第706章 獄王一脈(求訂閱)

第706章 獄王一脈(求訂閱)

混沌山中。

蘇宇將這個小山頭,命名為道始山。

大道之始。

當然,名字取的不小,實際上就是萬千山頭中,極其平凡的一座,要說不平凡,唯一的不平凡,在於這地方有一座屏蔽混沌規則之力的大陣。

……

此刻,蘇宇帶著大明王正在探查這座道始山。

他要溯源,找到這屏蔽大陣的核心所在。。。

若真是陣法,那大明王學會了,就可以在這萬千山頭,找無人的山頭布陣了,這地方,會成為人族的大本營,因為萬族來了,必然會被壓制。

若不是陣法,而是寶物,那找到了寶物,也是好事,可以隨時帶走。

蘇宇開著天門,不斷順著那些屏蔽之力去探查。

大明王跟在身後,也不斷去判斷,這到底是不是陣法。

是人為的,還是天然的?

作為陣法一道合道的強者,大明王還是有點本事的,跟隨蘇宇探查了一陣,大明王臉色越來越難看。

許久,見蘇宇還沒找到源頭,大明王沉聲道:「宇皇,我有點事要說。」

「什麼?」

「這可能是陣法,但是應該用了什麼寶物當陣法的陣基。」

蘇宇微微點頭,大明王又深吸一口氣道:「關鍵不在這,而是在於……這陣法,我有些熟悉。」

「熟悉?」

「是!」

大明王吐氣道:「熟悉,之前我合道,靠的其實就是那獄王一脈的傢伙,留下的屏蔽大陣合道的,對方的陣法一道,造詣一般,但是對方布置的陣法卻是很強,因為她的陣法,其實就是模式化!她可能只會這一種陣法,是有人教她的,她知道如何布置,怎麼去布置……」

蘇宇臉色微變。

大明王又道:「這地方的陣法,我越看越像那套屏蔽大陣,當然,有些差別!但是核心陣法之道,應該是一個體系的。」

蘇宇沉聲道:「你的意思是,這可能是獄王一脈布置的大陣?」

「嗯,獄王不是說,曾來過此地嗎?」

大明王沉聲道:「我在想,這是不是獄王當年留下的。若是獄王留下的還好,若不是……那代表,獄王一脈,還有強者,而且……可能也在混沌山中生存!」

蘇宇眼神微變。

大明王又道:「我們都說,獄王一脈叛變,但是上界,現在還有人族的4方勢力,暗影侯都算不上。4方,很少了!」

「鎮南侯、火雲侯、雲水侯、英武將軍。若是獄王一脈,真隱藏在這些人當中,那太顯眼了……」

蘇宇若有所思,大明王繼續道:「所以,我就在想,獄王一脈,到底是不是在這些人當中?若是不在,那他們在哪?」

「還有,作為叛徒,我覺得,單獨出現,太過突兀。」

大明王沉聲道:「宇皇,你覺得有沒有這麼一種可能,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一脈真的存在,又能在混沌山這樣的險地開闢聚集地!那是否有大量人族,被他們庇護,或者當初一些逃離的人族,後來繁衍的人族,其實都在混沌山中!」

蘇宇再次皺眉。

大明王繼續道:「獄王一脈,作為叛徒,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到底是為了滅絕人族,還是單純的為了阻攔文王他們回歸,又或者是統一人族?」

蘇宇這時候也陷入了沉思中。

半晌,緩緩道:「所以大明王的意思是,獄王一脈若是真的存在,而目的,不是為了滅絕人族的話,可能暗中自己培養了一批人族強者,現在一直都躲在混沌山中!」

蘇宇眼神異樣道:「此地,大道混亂,若是對方真能開闢出一塊凈土,萬族不敢來,人族也來不了。修鍊到日月,沒任何難度,此地元氣太過濃郁,唯一考慮的是,證道太難……」

「證道是難……但是,宇皇,非要證道嗎?」

蘇宇一怔,大明王又道:「古獸證道了嗎?」

蘇宇凝眉:「你的意思是……」

「就單純的強化肉身,甚至乾脆就走這混亂的混沌一道!」

大明王沉聲道:「若是如此的話,其實進步也不慢,實力也不弱!修鍊規則之力,又不是唯一的道路!不行的話,就在此地修鍊到日月巔峰,然後找個地方證道去。」

大明王深吸一口氣,「現在,唯一需要弄清楚的是,獄王一脈的目標到底是什麼?若是為了滅絕人族,那可能不存在我說的這些。若不是……那就有這個可能!」

他感應了一下那微不可見的屏蔽之力,沉聲道:「這陣法,我覺得很可能不是獄王布置的,因為……太外圍了!」

「獄王就算真的來鎮守,也不會在這外圍一個小山頭,布置一個陣法,這山頭,我倒是覺得,更像是一種試驗。」

「獄王一脈的強者,可能在此地做了一次試驗,布陣,屏蔽了混沌之力的影響!」

這時候的大明王,通過陣法,分析了很多東西。

而蘇宇,也陷入了沉思中。

大明王又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外面的人族,其實就是棄子!獄王一脈通過外面的人族,吸引了萬族的注意力,這些人都是被拋棄的!」

「而他們一脈,可能吸收了不少強者,或者培養了不少強者。」

大明王看向蘇宇:「這一脈,是從一開始,就背叛的!按照宇皇的說法,他們一開始就要擊殺戰王一脈後人,滅絕文王的筆道傳承!顯然,他們是知道筆道的存在的,不想讓筆道再現世間!並非上個潮汐開始,他們才叛變,然而,直到這個潮汐,我們才發覺了一二……那前面的9萬年,他們在做什麼?」

「為何沒幾個人知道,這一脈叛變了?」

蘇宇看向他,大明王笑呵呵道:「這代表,前面9萬年,也許他們都在隱藏,都在暗中,不一定就有多少人出世了,而是一直在培養自己的勢力!」

「佔據了混沌山這樣的寶地,起碼資源是不缺的,上界其實也容易悟道,獄王一脈傳承不斷的話,不敢說合道能比整個人族多,但是上個潮汐,人族合道近百,獄王一脈呢?」

「這可是一位四極天王留下的完整傳承,甚至還有魔皇留下的……兩位頂級強者,我覺得,可能底蘊比仙神這些大族都要深厚!」

「獄王,甚至知道會有上古覆滅的一天,甚至是他主動暗中掀起的,若是這樣的話,他留下的後手,難道比各族要少?」

「宇皇,我們一直把獄王一脈當成人族中的一支,錯了,我們應該把他們當成一族,極其強大的一族,兩位頂級的存在,真要按照上古來分,僅次於人族的一方勢力!」

蘇宇內心震動。

他看向大明王,久久無言。

是的,他一直想著,獄王一脈背叛,那也只是人族中的一支罷了,這一脈能有幾個人?

十個?

20個?

可現在,大明王告訴他,也許對方並非一支,而是一族!

獄王加那位上古魔皇,這就足足有兩位頂級的存在了,比仙族、神族底蘊都要深厚。

若是,這動亂,是獄王主動發起的。

人皇這些被動的人,都留下了大量後手,獄王呢?

蘇宇臉色一變再變,一個西王妃,就是天王境的存在,蘇宇之前覺得,天王妃可能是這一脈最強的存在了,如今再想,真的是嗎?

若是最強的存在,能把她留在下界,就當個眼線來用?

大明王也是通過這陣法,產生的一些聯想。

因為在這之前,大家都覺得,獄王一脈的人,就隱藏在殘存的人族當中。

可看了定軍侯的情況,太慘了!

就這麼千把人,確定能有強者隱藏在其中?

眼睛不瞎的話,一個個去找,一個個去探查,也不費事。

若是其他4位有勢力的人族合道,一人麾下萬人,也就四五萬人。

很多嗎?

很少!

這麼點人,隱藏強者,太容易被發現了,也容易被拆穿。

而大明王判斷陣法來自獄王一脈,而這裡,是混沌山,那一切,也許就有了解釋。

獄王昔年還曾坐鎮過此地,在這待了千年,獄王一脈不可能對這一點不了解。

這裡,危險無比,但是也安全無比。

同樣,隱秘無比!

因為沒有必要的事,萬族和人族都不會來這,找死差不多。

大明王又道:「或者,他們安插一些人,在各個勢力當中,但是我覺得,可能只是少數,更多的人,還是隱藏在混沌山,前提是,這陣法是他們布置的!」

有這個屏蔽陣法,就可以避免被混沌之力擠壓,弱者也能生存下去。

而且,也不會被古獸輕易發現。

若是陣法再強大一點,古獸大概都看不到他們的存在。

西王妃的屏蔽大陣,就很厲害。

兩大合道巔峰大戰,萬族都沒發覺什麼動靜。

這陣法的核心還沒找到,蘇宇卻是被大明王說的有些頭疼,此刻,沉聲道:「按照大明王的說法,這一脈,還真可能自成一方勢力了!你說的不錯,有獄王和炎火魔皇血脈,這可是兩尊強悍無比的存在……」

說著,蘇宇忽然異樣道:「炎火魔皇……這位魔族魔皇,是上古時期的魔皇嗎?」

上古時期的魔皇,是叫炎火嗎?

蘇宇還真沒太在意,畢竟上古已經消失,而且對這些強者的名諱,也極少提及。

「大概是吧。」

大明王也不清楚,隨意道:「這些強者,名諱很少提及,就如我們,我們也不知道人皇叫什麼,四極人王叫什麼,我們都不是太清楚。」

我知道,武王叫周太山。

至於其他人,別說,還真不清楚。

都是尊稱!

蘇宇皺起了眉頭,「先不管這個,這麼說,按照大明王的推斷,如果……當獄王一脈是一族,那這一族的實力,也許比仙魔神還要強大!但是偏偏十萬年不曾現身,只是在私底下搞點小動作……」

「可不小!」

大明王沉聲道:「若是上個潮汐,是他們算計的,那人族和萬族,加在一起,戰死的合道接近150位!這樣的動作,還小嗎?不小了!也許是之前,他們沒有實力,去征服整個諸天萬族,可是上個潮汐之後,也許他們就有足夠的實力了!」

蘇宇吸氣:「艹,你的意思是,這一族,積累的實力,可能足以和現在的萬族匹敵?」

「不是沒可能!」

大明王看向混沌山深處,皺眉道:「這地方,是危險,但是好東西也多!別人進不來,都是他們的地盤,無數歲月,又不用出去征戰,在這積累下來,實力累積下來,有多可怕?」

「隨便派出幾人,就能掀起風雨。」

「那西王妃,實力強悍,但是前面九次潮汐,她都沒有什麼動靜,唯獨第九潮汐之後,她才去了死靈界域,聯絡西天王他們,為何之前不聯絡?」

「因為他們覺得,前面九個潮汐,各方太強,不宜暴露,不宜現身,但是第九潮汐結束后,他們可能覺得,實力足夠了!」

大明王,分析的頭頭是道。

他本就是文明師,也是一位城府極深的老將了。

能把自己兒子藏了幾百年,藏到證道了都沒人知道的存在。

能把萬族忽悠到,都以為他大兒子死了的地步,這位可不簡單,只是因為蘇宇崛起,大秦王這些人陸續獲得了蘇宇的一些幫助,迅速合道了,他才顯得低調許多。

實際上,他才是真的靠自己合道的存在。

嚴格意義上說,大明王是這個潮汐,唯一一位真正的人族合道境!

是的,唯一一位!

大周王不是這個潮汐的,藍天和萬天聖是自己開道的,開道不存在合道之說。

天岳也不是這個潮汐的,大秦王和大夏王現在走的是荒天獸的道,唯獨這位,靠著西王妃的陣法,自己踏入了陣法道的合道境。

蘇宇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這位,這位還真是口風緊,蘇宇嚴重懷疑,大明王可能之前就這麼懷疑過,想過,但是一直憋著沒說。

到了這一刻,發現陣法有點問題,這才一股腦地全告訴蘇宇了。

不愧是朱天道他爹!

夏侯爺那麼精明的人,在朱天道手上一次次吃虧。

大明府,聰明人很多。

打了400多年的仗,大明府死的人不多,但是實力可不弱,老一輩強者,可能大明府存留的最多,如今一府四大永恆,不,三位永恆,一位合道境。

這樣的實力,比起大周府、大夏府,那是一點不含糊。

見蘇宇看著自己,大明王笑道:「怎麼了?」

看我幹嗎?

我說的不對嗎?

合理的推斷罷了,這位一直盯著我看做什麼?

我臉上有花?

蘇宇笑了,忽然道:「大明王,問你件事。」

「宇皇請說。」

「當初夏辰前輩和大周王,都給你開了一個遺迹,唯獨大明府兩個遺迹,其他各府,都是一個,大明王怎麼沒把遺迹交給當時更有希望證道的牛府長,而是交給了朱天方?」

大明王乾笑道:「這個……咳咳,老牛當時名氣不小,他證道了,大家都知道,多一個明面上的永恆,意義其實不大。天方證道之後,接掌了獵天閣黃部,黃部是獵天閣信息的來源……說實話,人族這些年,損失不大,大戰十戰八勝,和天方還是有很大關係的。」

他開始給自己兒子邀功了,笑道:「天方主管情報體系,宇皇也是善戰之輩,也明白情報的重要性!若是沒有獵天閣,及時為我們提供那些情報,人族可能堅持不到現在,也沒辦法在後期站穩腳跟。」

蘇宇微微點頭。

大明王又道:「而且,大明府只是低調,不代表立功不如大秦大夏他們。恰恰相反,在我看來,大明府立功比他們更大!」

大明王笑道:「別的不說,諸天征戰,各大府軍械,有三成來自大明府提供!那些莽夫打造的軍械,有我大明府強大嗎?」

「我大明府有百道閣,可以批量製造各種中低級的鑄兵師,大明府鑄兵師,也是人境最多的!」

蘇宇再次點頭,的確有點模式化生產鑄兵師的意味。

他自己進入過,也知道,只要你有這方面的天賦,不需要消耗原材料,你就可以成為鑄兵師,不但是鑄兵師,其他行業也一樣。

批量製造!

當然,這種大批量製造出來的,一般都不精,但是對於模式化生產軍械,那是足夠了。

大明王笑呵呵道:「不止如此,我大明府在其他各個產業上,也立下了巨大的功勞!比如儲物戒吧,其實就是產自於大明府!數量不多,但是夠用!」

「比如市面上流行的一些低端功法,其實大半來自大明府!」

「衣食住行……這些東西,大明府都在推動,宇皇,說句良心話,沒我大明府,現在的人族,還在過原始人的日子,有我大明府之後,才漸漸過上了現在這種日子!」

大明王笑呵呵道:「有時候,善戰者無赫赫之功,不是說殺了多少人,就是厲害!四極人王中,我先祖名聲最小,不代表我先祖對上古沒貢獻,否則,單純的看實力,就一定可以成為四極人王?據我所知,我先祖當年負責的,應該也是後勤方面的事,上古征戰諸天,前線打仗,後方全靠我先祖撐著!」

蘇宇笑了,「大明王的意思是……」

大明王也笑道:「咳咳,沒啥,我的意思是,夏家一群莽夫,戰鬥還行,幹活不行!以後打下了天下,交給我朱家來負責後勤保障,絕對比夏家乾的漂亮的多!」

「……」

蘇宇哭笑不得!

大明王見他笑,馬上道:「此話,老夫可沒說假話!宇皇你在大明府和大夏府都生活過,你覺得是大夏府富裕還是大明府富裕?是大夏府安樂,還是大明府安樂?底層的民眾,那麼好戰做什麼?各司其職就行了!完全的軍管,你看大秦府就知道了,未必是什麼好事……」

「就說大夏府,文明師做一個研究,有足夠的資金支持嗎?」

「在大明府,你就是不靠譜成胡顯聖那樣,區區山海,跑去研究空間傳送,大明府都在大力支持。」

大明王笑呵呵道:「我們大明府,吃著玩著喝著樂著,結果立功也不比各大府小,你看看大夏和大秦,苦大仇深的,日子過的苦兮兮的,也沒見打下多少地盤!」

「……」

無法反駁。

蘇宇自己就在大明府生活過一段時間,的確很爽。

吃喝玩樂,那都是隨意。

各種新東西,也是層出不窮。

蘇宇笑道:「大明王說的也有道理,修鍊,也不單純只是為了殺戮。這些先不說了,那按照大明王的想法,獄王一脈可能就在這混沌山?」

「可能性極大!」

大明王點頭:「要不然,在其他地方,上界強者這麼多,不可能一點沒發現,除非都藏在幾大人族侯勢力當中,那又不太可能。」

蘇宇也是微微點頭,看了一眼混沌山深處,輕吐一口氣道:「有點意思,這個,我之前倒是疏忽了,或者說,萬族和人族,都不曾去想過這一點,在大家看來,獄王一脈,可能和其他三王傳承一樣,要不斷絕了,要不泯然眾人了。」

想到這,蘇宇笑了笑,很快道:「你稍等我一會,我去咋呼一下西王妃。」

「……」

大明王無言,都忘了這茬了。

蘇宇也不耽誤,他的確需要做一個判斷,一個之前沒考慮過的判斷。

獄王一脈,在蘇宇的固有印象中,存在於上界,存在於火雲侯這些人的勢力當中,可能就那麼三五人,隱藏的很深。

他沒去想過,這一脈既然如此強大,還隱藏個屁啊!

幹嘛要隱藏在這些人當中?

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一個西王妃,都有天王戰力了,現在的上界人族,還有天王戰力的存在嗎?

還需要用什麼陰險手段去背叛,去陷害嗎?

真要滅殺他們,出動一位天王,知道他們所在的準確位置,那就直接殺了,或者直接賣給萬族好了。

也許,獄王一脈還真沒出賣岷山侯他們。

因為他們需要,這些人在外面製造點動靜出來,和萬族繼續廝殺。

……

文明志內部。

小空間。

西王妃一怔,又來了?

這次蘇宇來的可真夠快的。

她看到蘇宇,這次也不誘惑了,直接道:「我們現在在哪?為何我覺得我被封印的大道,有些被壓制?」

蘇宇挑眉道:「你還能感應到外界?」

「稍微有些感覺罷了。」

西王妃輕笑一聲,化出了一張床,自己靠在床上,輕笑道:「人主既然來了,坐下聊聊?」

蘇宇懶得理會,也化出一張椅子,在她對面坐下,淡淡道:「東西,我想辦法託人弄到上界去!不過命界被看守的森嚴,需要一點時間。」

西王妃笑道:「急什麼,慢慢來,百戰不是還沒解封嗎?」

蘇宇瞥了她一眼,冷冷道:「不過,上界最近也有些消息傳下來,我要和你驗證一下。」

「人主有何疑惑?」

西王妃嫵媚笑道:「只要能說的,紫煙必當知無不言,畢竟,你我現在是一條道上的。」

蘇宇蔑笑一聲,很快,開口道:「岷山侯死了,你知道嗎?」

西王妃皺眉,這個蘇宇上次沒說,此刻,她微微挑眉,笑道:「死了就死了,有什麼好意外的。」

蘇宇冷冷道:「是你一脈的人做的!雖然我看不上上界的那些老傢伙,可是,你們這些雜種,又坑殺了一尊上古侯,我遲早要滅了你這一脈!」

西王妃嗤笑一聲:「別什麼事都讓我們背黑鍋!岷山自己廢物,死在了萬族手中,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蘇宇,你太可笑了,只要失敗,總有借口……」

蘇宇一掌拍出,打的她吐血,粉碎了那張床,蘇宇冷冷道:「少跟我囂張!你記住了,現在的你,是階下囚!」

西王妃默默站起,再次化出一張床,坐了上去,幽幽笑道:「你也只能對我發泄一些火氣了,看樣子,你很生氣,不如姐姐安慰你一下?」

蘇宇冷著臉,盯著她看了一會,許久,開口道:「還有一件事,我要問你!之前下界大戰爆發,動蕩不安,仙戰侯欲要下界,卻是被人阻攔了,在上界阻攔的,是一位人族,實力極其強大。對方和你一樣,也是神秘無比,黑衣黑袍,出手之際,加在一些混亂的規則之力,戰力卻是強悍無比……」

他說著,西王妃沒動靜,心中卻是微微一震,然而,在這,蘇宇主宰一切,自然不是西王妃可以瞞過的。

蘇宇皺著眉頭道:「我問了大周王這些人,他們都說不認識,沒見過,不是上界已知的一些人族強者。你也曾在上界待過,你可知,這人身份?」

「上界何其大,人族隱藏的強者,也許還有許多,我豈會都認識。」

西王妃嗤笑道:「你居然問我,真可笑!」

蘇宇皺眉:「對方裝扮和你上次來殺鴻蒙,很相似……」

「呵呵!」

西王妃嘲諷一笑:「黑衣黑袍的多了,真可笑啊!」

蘇宇冷冷道:「你再這個態度,我宰了你!」

西王妃這才消停了一些,笑容嫵媚道:「這麼說,之前大戰,還有很多熱鬧可看呢?那人居然可以抵擋仙戰侯,仙戰實力可不弱……」

「不錯,正因為如此,我才在想,此人是誰,仙戰可能有天王戰力,那此人,也許也有天王戰力!」

蘇宇沉吟道:「會不會是你一脈的強者?」

西王妃笑道:「我這一脈,為何要為你們阻擋仙戰?」

「也是!」

蘇宇點頭:「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不確定!但是此人之道,很特殊……」

蘇宇還是凝眉道:「有些混亂,後來我讓人去探查過,打聽過,仙族也不知此人來歷……難道說,上界還有人族天王活著?若是能收服的話,百戰出來了,也能抵擋一二……」

西王妃笑了笑:「那你去收服好了。」

「你閉嘴!」

蘇宇惱怒:「我擔心,那是你這一脈的叛徒!」

西王妃笑而不語。

「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暫且放下!」

蘇宇吐了口氣,「最後一件事,我已逼問出上界通道在哪,我想派人上界,看看能否讓我的人,先進入上界,打探一下局勢!定軍侯的人,和我約定,可以去混沌山會談……而大周王說,混沌山古獸極多,危險無比,我擔心定軍侯是不是想故意坑殺我?」

蘇宇想了想又道:「我本人就算不去,也會派遣頂級強者過去……我擔心出問題。」

說著,眼神冷酷無比道:「所以,我思考再三,想要約見上界殘存的所有人族強者,就在混沌山見面,但是……我想引動古獸之潮,將他們一網打盡!」

西王妃臉色微變。

蘇宇沉聲道:「但是,我需要你的一些幫助,你會那屏蔽大陣,我想讓大秦王上去,又擔心他會被殺,所以,用你那屏蔽大陣,也許可以避開獸潮……」

西王妃淡淡道:「那些古獸,不是你想引動就引動的,你以為沒人想過引動獸潮,對付自己的敵人?往往都是自己先死了!」

蘇宇冷笑一聲:「廢話,你當我是白痴?我當然知道!不過,大秦王他們繼承了荒天獸的大道,嚴格來說,和古獸算是一體的,據我所知,同為古獸,還是有些聯繫的,我想讓大秦王試試,也許可以引動……不行的話,荒天獸屍體還在我手上,我把那屍體交給大秦王,給引爆了,你說,能不能引出古獸?」

西王妃這次真的有些變色,當然,很快消失,失笑道:「你真夠瘋狂,真夠歹毒的!你居然要坑殺上界那些人族……你比我這一脈,還要心黑!蘇宇,你說我一脈不是東西……我看,你才不是東西!」

蘇宇冷冷道:「無毒不丈夫!既然不支持我,我要他們給我添亂嗎?還有,我不需要你來評價我,我只是在問你,有屏蔽大陣在,可以遮掩自己,不被古獸發現嗎?」

西王妃嗤笑:「怎麼可能!你想多了,所以你的計劃,註定不可能成功。」

蘇宇皺眉道:「真的不可以?上次我們交手,幾乎沒有任何氣息傳出……算了,你先把大陣交給我,我讓人去研究,不管行不行,試試再說,對你而言,也沒任何損失,你們一脈不是希望人族滅絕嗎?那好,我把上界人族都給滅了!」

西王妃淡淡道:「我不會交給你的,蘇宇,那大陣,乃是我一脈不傳之秘,你別妄想了!」

蘇宇冷聲道:「一道陣法罷了!只是有些遮掩氣息之效,又沒有太多的殺傷力,你教會了我的人,我去滅了上界人族,這不符合了你們的心意?還是說,定軍侯這些人當中,有你一脈的人,你不想我去殺了他們?」

西王妃不語,也不解釋。

反正,就是不會給!

不能給!

給了,蘇宇這瘋子,也許真的會派人上去,在混沌山製造獸潮。

雖然可能性不大,可是按照蘇宇的說法,他有荒天獸的屍體,大秦王他們上次的確用了荒天獸的大道,荒天獸也是古獸中的一員。

若是它的屍體爆開,會引起混沌山的動蕩嗎?

不好說!

一旦真引起了動蕩,那才是大麻煩。

所以,西王妃唯一能做的,就是陣法不給蘇宇,蘇宇也必然捨不得讓支持他的大秦王和大夏王隕落,這樣的話,倒是能避免這一切發生了。

此刻的蘇宇,極其憤怒,一把抓住她的脖頸,捏的嘎吱作響,怒道:「你這蠢貨!滅了上界人族,對你一脈,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只是一道陣法罷了,為何不給?」

西王妃咳血,笑道:「祖訓,不能外傳,你殺了我也沒用。」

「混賬!」

蘇宇憤怒無比,很快,冷哼一聲:「就算你不給,也沒什麼,屏蔽氣息的大陣,未必只有這一種……」

西王妃咳血,笑道:「你別痴心妄想了,不可能成功的,混沌山的大道之力,和萬界的不一樣,萬界的陣法,到了那,十有八九都會失去效果……你開了天門,不在上界而已,若是在,你就會發現,在那地方,規則之力會被壓制的,別異想天開了!」

她笑道:「你麾下合道戰力本就不多,再葬送大秦王和大夏王,你遲早會死,你死了倒是沒什麼,我可不想為你陪葬,我還是勸你,放棄這個想法吧!」

「何況,真把上界人族滅了,他們死光了,上界一開,你連一點掙扎的機會都沒了……」

西王妃幽幽笑道:「你既然能派人去上界,還不如想辦法收服了他們,百戰現在畢竟沒有解封,不是嗎?這也是你的機會。」

蘇宇皺眉。

西王妃笑道:「蘇宇,別一天到晚想著殺,我若是沒被你擒拿,那我也希望你去殺,你去死,可現在,我倒是希望你能活下來了,否則,我不是倒霉了?」

蘇宇皺眉看著她,半晌,冷笑一聲:「蠱惑我?懶得搭理你!」

說罷,身影消散。

而西王妃,等他走了,半晌,輕輕吐了口氣。

蘇宇這瘋子,他居然要去混沌山引起獸潮,荒天獸的屍體……能引動嗎?

不太確定。

西王妃心中有些凝重,顯然,蘇宇是打上混沌山的主意了,希望這傢伙,早點放棄這心思才好。

……

而出去的蘇宇,臉色也有些變化。

西王妃不希望自己在混沌山引起獸潮!

哪怕自己說是為了滅殺上界的人族,她也不願意把陣法布置之法交給自己,什麼祖訓,都是扯淡的話!

「她在擔心什麼?擔心獸潮,會影響到獄王一脈的人?」

「若是如此,大明王的推斷,可能就是正確的,這一脈,真的隱藏在其中!」

「我說出了一位能抵擋仙戰侯的強者,她都沒覺得不可思議,那可是天王級,人族多出一位陌生的天王級強者,不是很讓人震動的事嗎?她居然沒追問,只是說不認識……」

「岷山侯被殺,我說是她一脈的人背叛導致,她否認了……」

一個個念頭閃爍,半晌,蘇宇大體上確定了。

大明王的推斷,大概率是真的。

這一脈,真的隱藏在混沌山,而且絕對還有天王強者,西王妃把那個出手的黑袍……當然,蘇宇虛構出來的,但是西王妃當真了,可能覺得是她的同族,所以才沒說出來。

「真想殺了她,吞噬她的精血,看看記憶!」

這一刻,蘇宇真想幹掉西王妃算了,又知道,幹掉了她,也許會引出獄王一脈的強者,以及讓他們警惕。

……

大明王見蘇宇出來了,一直在思考,也不打斷。

等蘇宇清醒了,他才道:「如何?」

蘇宇深吸一口氣:「大明王也許判斷對了,這一脈,還真可能就在混沌山,而且強者不少,絕對還有天王級存在!」

大明王倒是不太意外,畢竟他自己推斷的,此刻,他也有些感慨:「這是準備當漁翁啊!萬族和人族廝殺多年,他們倒好,積累實力,一點點消耗萬族和人族的實力,然後一舉殺出,奪取萬界控制權……若是如此,那野心可不小!」

蘇宇冷著臉,看向混沌山深處,半晌才道:「沒在意就算了,既然注意到了,想漁翁得利,哪有那麼簡單!」

「這一族,一定沒有絕對的實力控制萬界,否則,早就殺出來了,他們還在等,西王妃既然去聯繫了西王,代表他們實力還不夠!他們也許還希望百戰王解封,出來再和萬族戰一場,消耗雙方實力……既然如此,那就還有時間和機會!」

大明王微微點頭:「大概也是!不過若是如此,我們在這待著,危險就不小了。」

「我知道。」

蘇宇點點頭,不過這是外圍,可能對方早就放棄了外圍,以免引人注意,暫時倒是危險不大。

「繼續找陣法核心,其他的先放放,另外不要對外透露這些。」

蘇宇沉聲叮囑了一句。

大明王點頭,也沒多說什麼,這事傳出去了,未必是好事。

至於傳給萬族,萬族未必信不說,真信了,也需要合適的時機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6章 獄王一脈(求訂閱)

7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