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重操舊業(萬更求訂閱)

第707章 重操舊業(萬更求訂閱)

查探了半天,蘇宇和大明王挖開了一片山石。

在半山腰,還有一個坑洞,封的嚴嚴實實,幾乎看不出曾經被挖出過通道。

蘇宇和大明王鑽入其中,很快,可能都抵達了山峰的核心區域,這才看到了一些亮光。

那是一塊不大的玉石,溢散出淡淡的光輝。

整個山頭上的屏蔽之力,都是從這裡為核心,溢散出去的。

蘇宇剛想走近看看,大明王一伸手,攔住了蘇宇。。。

仔細觀察了一番,這才輕聲道:「別動這個,這是陣法核心的陣基,我算是知道獄王一脈為何不撤走這個陣法了。」

「為何?」

大明王笑道:「這一脈應該是在這裡做實驗,這玉石,是這座山頭的元脈核心!簡單來說,就是這座山頭的基點!這東西一旦拿走了,這座山可能會崩塌,動靜太大了!」

「崩了一座山,動靜這麼大,可能會引起一些麻煩和變故,所以乾脆就放在這沒管了,反正也沒幾個人能感受到這陣法的存在。」

「你若是不說,我都難以察覺。」

大明王解釋了幾句,術業有專攻。

蘇宇對神符一道,神陣一道,煉丹一道都是門外漢,不可能全部精通,鑄兵一道他倒是拿手。

此刻,看這陣法,也不是太懂。

大體上可以看出一二,這玉石,便是整個陣法的核心源頭。

「也就是說,這陣法的核心,是基於這座山,而不是外來的寶物?」

「是的!」

大明王點頭:「倒是好手段,好想法!這山,在這佇立多年,沒被摧毀,自然也是寶物!這玉石,其實應該叫玉精,以這個為陣法之基,渾然天成!」

大明王感慨道:「獄王一脈,一定極其擅長陣法一道!若是如此的話,他們建立起大型的屏蔽之陣,其實不需要耗費太大代價!」

蘇宇點頭,這一脈,手段的確不弱。

蘇宇沉聲道:「我們可以將這陣法縮小嗎?縮小到,我們帶在身上,可以屏蔽掉混沌規則的壓制,要不然,在這戰鬥,倒是可以,不過很快會引起整個混沌山的排斥,導致四周古獸殺來。」

在這戰鬥,你感覺沒事,混沌規則有些壓制,其實影響也不大。

可是……一旦你戰鬥時間稍長,在你沒察覺到的情況下,整個混沌山都會排斥你,然後你就完了,必死無疑!

因為一定有大量古獸,會隨著混沌山的排斥,而過來殺你。

因為你的爆發,讓古獸也會感受到難受。

這種無形的排斥,往往會被人忽視,只會覺得,是因為自己倒霉,戰鬥起來,引起了古獸的注意,實際上,古獸壓根懶得管你!

這些傢伙,蘇宇其實也一直在觀察各大山頭的動靜,幾乎沒動彈。

其實混沌山也有一些弱小的生物,發生了戰鬥,動靜也不小,那些山頭的古獸也懶得去管,因為這些傢伙戰鬥,不會攪亂此地混沌之力,不會讓古獸覺得難受。

大明王沉吟一會。

想了想,開口道:「那得好好研究一下,另外,就算可以,也需要這些玉精,哪怕壓縮到個人使用,那起碼也得有才行,這東西一旦被取走,這山很快會被此地的混亂力量衝擊的爆碎。」

大明王低聲道:「動靜一旦大了,很容易惹出麻煩,第一是古獸,第二是獄王一脈。古獸其實還好,獄王一脈一來,看到山峰被毀,第一時間就會想到玉精,一看,玉精沒了,那很容易聯想到我們這邊,發現了他們的大陣。」

蘇宇點頭,也是。

想了想,蘇宇問道:「除了山峰,別的地方沒有玉精了嗎?」

「肯定有!」

大明王解釋道:「不止山峰,其實也不一定非要玉精,比如此地古獸強者的骨頭、牙齒、尖角之類的,只要足夠強大,都可以!既然古獸可以在這生存,那自然也能避開排擠!」

蘇宇瞭然,「所以最好的辦法,是擊殺古獸?」

「對,而且你想屏蔽合道的波動,那就得殺合道境的古獸……」

大明王解釋道:「得對應自身等級,否則,你全力爆發,這玩意也會破碎。」

蘇宇深吸一口氣,點頭道:「我明白了!嚴格來說,還是玉精更好點,畢竟這是一座存在無數歲月的大山,是這樣嗎?」

「算是。」

大明王笑道:「比如這座山的玉精,就足以讓一位合道境,肆無忌憚地出手了!」

蘇宇盤算了一下,齜牙,自己這邊合道不少。

若是想讓他們在混沌山肆無忌憚地出手,那得需要不少玉精,或者擊殺不少古獸強者才行。

「那再看看吧!」

蘇宇苦笑,不行的話,先不管混沌山這邊。

這次上來,也並非一定要殺人,關鍵是探查清楚上界的底細。

現在,又有了點意外收穫,獄王一脈的情況。

總的來說,其實收穫已經不小,包括蘇宇本人對大道的理解,也增強不少,在上界,蘇宇到現在沒發現時光長河的存在,現在倒也不好融筆道。

找個機會,找到了時光長河,他感覺自己還能在時光長河中的筆道上走上一截。

不走時光長河也行,那就得自己慢慢磨,順著筆道走,那樣速度會慢一點。

心中想著這些,蘇宇很快道:「那你在這研究這大陣,我先回去。」

「行!」

大明王倒是沒意見,在這研究大陣還是很爽的。

獄王一脈的陣法之道,在大明王看來,比獄王一脈的封鎖之道都要有趣的多,當然,封印和陣法往往不分家,陣法也能封印,封印也能當陣法來用。

「宇皇哪天若是拿下了獄王一脈,還希望宇皇能帶走感悟一下獄王一脈的陣法道,我們可能走的不是一個體系……」

大明王笑著說了一句,有些期待。

蘇宇點頭。

對大明王,他幫助不大,實際上大明府和自己的牽扯比大秦府都要深的多。

既然大明王覺得獄王一脈的陣法道,對他有幫助,回頭有機會再說。

……

安北侯所在的那個洞穴。

蘇宇很快回來了。

此刻,洞穴也被清理的乾乾淨淨,一群人都在等著。

看到蘇宇回來,不等其他人說話,星宏就道:「宇皇,咱們這麼多人,不能都在這等著吧?合道境的,跟你一起行動還行,合道之下的,其實沒必要跟著你一起。」

「我的想法是,讓霞光他們單獨出去行動,上界戰爭也不少……」

見蘇宇要說話,他馬上道:「放心,我們這些鎮守,之前一直沒怎麼動彈過,認識老大的多,認識天滅的也多,但是認識我們的還真不多!」

他解釋道:「就跟宇皇你一樣,你合道境,你會管人家合道的屬下有哪些人嗎?」

「……」

蘇宇失笑,聽明白了他的意思。

蘇宇其實的確有些擔心,擔心他們會被人認出來。

現在聽星宏的意思,老烏龜和天滅張揚的很,其他人倒是沒幾個人認識,之前也一直是大石頭,大概也沒人會在意他們到底什麼樣子。

不止他,下一刻,夏龍武也沉聲道:「宇皇,我也是這意思!來上界,不是為了遊玩的,也不是為了扎堆的!我的想法是,我們分散開,各自尋找機緣,尋找對手!順便也收集一下情報之類的,總比在這待著強。在這,我能感受到,感悟大道之力要簡單一些。」

「我們若是被發現了,就冒充天陽侯麾下,按照之前的方案進行。」

他迅速道:「合道畢竟是少數,上界極大,不是宇皇你所想象的那樣,隨便就能遇到的,只是你們所在的圈子太過高端,你在哪個圈子,才會接觸到哪個層次的人物。」

這話倒是不假!

蘇宇之所以經常遇到合道,那是因為他能殺合道,小人物他也能遇到,但是看不上眼,看到了也懶得去管。

不代表這上界,到處都是合道境。

以前蘇宇接觸不到永恆圈子,也覺得永恆太罕見,見不到。

後來發現,你到了那個位置,你眼中的只有永恆,永恆之下你都懶得多看一眼的。

這一次,他上界,帶了幾位人族。

非合道的,夏龍武、滅蠶王、南無疆、雲塵、小周王、胡顯聖這6位。

胡顯聖最慘,日月巔峰。

其實進步飛快了,他踏入日月都沒多久,還是蘇宇給他開了小灶,大量的寶物給他堆上去了,因為胡顯聖是人族少見的幾位能運用空間一道的強者。

這一次帶他們上來,的確有讓他們更進一步的心思。

不過,蘇宇還是皺眉道:「單獨行動,太過危險了……」

夏龍武沉聲道:「宇皇,我們是戰士,不是孩童!跟你上來,也不是為了蹭點好處,而是想找個能全力一戰,再次體會噹噹初那種生死危機感的地方!而今的下界,已經沒有這種感受了,大戰我們摻和不上,合道之戰,沒我們的份,永恆都被殺的不敢出門了!」

夏龍武低沉道:「我們是戰者!也是天驕!並非普通的士兵,聽令行事就行,我們有自己的道,也有想衝擊更高層次的心思!」

夏龍武看向蘇宇,沉重道:「我是夏龍武,日月能殺永恆的夏龍武!我是萬族不願讓我證道的血屠王,還請宇皇成全!」

他是天才!

也是蘇宇這些人之前,領先一個時代的天才。

他年歲不大,比很多人都年輕,在殺蘇宇之前,那是萬界皆殺夏龍武,雖然沒有針對蘇宇那麼誇張,也是那個時代最拔尖的人物!

現在,他上來,是為了強大自己的,他不想一直跟著蘇宇,那樣對他沒有任何挑戰!

一旁,南無疆和雲塵,這兩位也是眼神複雜,南無疆輕聲道:「讓我們自己去闖蕩一番吧!庇護,是無法庇護出強者的!」

南無疆輕笑道:「我們,怎麼說也是一個時代的領軍人物,雖然現在落伍了,可不想一直落伍!」

蘇宇身旁,大周王笑了笑,開口道:「宇皇,讓他們出去吧!雄鷹翱翔於空,不是靠庇佑就可以的,需要放飛他們!」

「要說戰鬥經驗,夏龍武領軍作戰數十年,從東殺到西,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天元蟄伏獵天閣多年,也是步步驚心,南無疆冒充玄甲隱姓埋名,多年無人發現。雲塵冒充原始教主,也是主動暴露……」

他一一說著這些人,笑道:「你既然帶他們上來,就有心想讓他們強大起來,你自己也是一步步,在廝殺中成長起來的,還不放心這些老前輩?」

老前輩?

一旁,定軍侯遲疑了一下,傳音九月道:「食鐵族的朋友,忘了問了,這宇皇……多大了?」

「22?」

九月好像記得是22,因為到新宇元年了嘛。

此刻,定軍侯好像投降了,九月也沒那麼避諱了,傳音道:「咋了?」

「沒事。」

22歲!

定軍侯心中泛起了嘀咕,想了想又傳音道:「那我為何感覺他壽元不多?」

「哦,好像是為了藍天開道,燃燒了壽元。」

九月倒是無所謂,又傳音道:「你可別招惹藍天,也別在藍天跟前說宇皇壞話,要不然你就死定了!當然,跟我說說沒事!」

九月這麼說的,心裡想的卻是,你說了,我馬上去告狀!

這樣,我還有檢舉的功勞。

定軍侯則是沒去管他了,而是在想著九月剛剛的話。

蘇宇才22歲!

為了藍天開道,他燃燒了自己的壽元,難怪自己覺得他壽元無多,還有些奇怪,以為自己看錯了。

此刻,定軍侯也不知道自己該是什麼心思。

很複雜!

一方面是蘇宇活不久,讓他擔憂。

一方面蘇宇為了別人開道而燃燒壽元,這算是仁主嗎?

可是……蘇宇的仁慈,好像只針對他親近的那些人。

複雜的心思。

……

蘇宇這時候也沒管定軍侯如何。

他看了一眼場中的這些非合道境,許久,點頭:「好!自己小心,另外,每個月要回來一次,也許會離開。」

「諾!」

眾人大喜。

蘇宇卻是心中嘆息一聲,罷了,只能如此了。

他知道夏龍武他們是對的,只是想著,會不會讓他們死在這。

算了,就這樣吧。

道理蘇宇都知道,庇護下,是不可能出現真正的天才和強者的,那樣的強者,也一定如泥糊的一樣,一推就倒。

這時候,定軍侯的女兒,也有些激動,開口道:「宇皇,我也想出去歷練!」

蘇宇瞥了她一眼。

歷練?

日月巔峰,但是未必戰鬥過幾次,甚至一次生死危機都沒經歷過,夏龍武這些人都身經百戰,問題不大。

這位……算了吧!

不是蘇宇看不起,這位出去了,三天後橫屍街頭都是看得起她!

人族本就被萬族圍剿,一個日月巔峰的雛,出去了,能活三天蘇宇算她厲害。

果然,定軍侯也有自知之明,聞言頓時冷著臉道:「不可,胡鬧!」

自己這女兒,幾乎沒經歷過什麼像樣的戰鬥。

和一群殺氣撼天的傢伙比,那真是找死了。

在場的,日月巔峰也有幾位。

胡顯聖、長河、吞天,就這三位,給定軍侯的感覺,哪個都能輕鬆擊殺了自己女兒。

「父親!」

定軍侯的女兒有些不甘,「我知道,我沒經驗,可是,經驗都是積累出來的,你們越是不讓我出去,我越沒有經驗!現在如此,以後如此,不出去,一輩子都不會有經驗!」

「宇皇之前說,讓我見識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想見識一下!」

蘇宇瞥了一眼定軍侯,定軍侯一臉陰沉,沉聲道:「你會死的,不是為父不想讓你去歷練,而是……時機不合適……」

「父親,那只是因為我是您女兒!新生代的上界人族,不止我一人,若是時機不合適,那人人都不會有進步了!」

這個,好像還挺有道理。

定軍侯卻是頭疼,而這名為月希的女子,卻是眼巴巴地看著蘇宇。

月希,明月花谷中的希望。

定軍侯給自己女兒取名的時候,顯然也帶著一些期盼和渴望。

此刻,月希也知道,蘇宇才是這裡的話事人,自己父親說了不算。

蘇宇沉吟片刻,想了想道:「你想出去?」

「想!」

蘇宇笑了,「行,胡院長,你和她一起!」

「我?」

胡顯聖愣了一下,想吐血。

蘇宇笑道:「你是院長,教書育人,這些都是老師該乾的!而且你擅長空間一道,可以逃跑!兩個日月一起,目標要小的多,不會引起太大的關注。」

說罷,蘇宇笑道:「月希,你要全程聽話,聽胡院長的……」

說到這,蘇宇臉色淡淡道:「不聽話,豬隊友害人的事不是一次兩次,那時候,胡院長可以放棄她,直接自己逃回來!你的重要性,比她重要的多!空間傳送大陣,還等著院長來做!單純從重要性而言,院長比她父親都要重要一些,不用顧慮太多。」

蘇宇淡淡道:「定軍侯若是覺得不妥,現在可以拒絕!不然,死在了外面,我不會管!她死了沒事,胡院長若是被她害死了,我還要追究定軍侯的責任!」

「……」

定軍侯想吐血。

鬱悶的想哭。

我女兒死了沒事,這胡顯聖死了,你還得追究我的責任……這……我感覺我好慘,連一位日月都比我重要嗎?

他看向女兒,無奈道:「月希,你也聽到了,還是算了吧!」

都沒把你當侯爺的女兒對待!

你爹我,都沒這日月重要,關鍵時刻,你把人坑死了,你爹我還得背負責任!

這下子,那月希也是臉色微變。

蘇宇平靜道:「自己考慮!」

一旁,胡顯聖倒是樂呵呵的,這話聽的舒服。

聽聽,自家人還是自家人。

上古侯怎麼了?

我把你女兒丟了沒事,你女兒把我坑死了,你還得倒霉,這下子,優越感憑空而起,舒坦。

之前他還埋怨,蘇宇給自己丟了個包袱。

現在一聽,有啥啊!

月希則是一咬牙:「我……我願意跟著胡院長出去!生死自負!絕不會牽連胡院長!我若死,胡院長也不用來救我,我也是軍中長大,這些我都清楚,我父親也是軍中侯,我自然明白新兵最容易拖累老兵!宇皇,我只是沒經驗,並非愚蠢!」

蘇宇微微一怔,笑了笑:「也是!倒是有些自知之明,那就這樣吧,你自己對自己負責!你若是死了,你父親若是遷怒胡院長,或者乾脆心一狠,背叛了我,那就殺了祭旗,正嫌棄上古侯太聽話,找不到一個祭旗的呢!」

「……」

艹!

定軍侯心中都快罵死蘇宇了。

你……你這感覺,為何都感覺你想故意弄死我女兒,然而逼我造反,給你殺了祭旗算了。

是這意思嗎?

他都有些擔心了,這胡顯聖會不會故意坑殺了自己女兒,然而蘇宇找個機會,把自己幹掉拉倒,誰讓自己說了,二主並立這話。

何止他,這一刻,不少人看向胡顯聖,一個個眼神意味深長。

蘇宇是這意思嗎?

包括胡顯聖自己,此刻也是眼神閃爍,傳音道:「宇皇,咱們……出去了,我那個……把她坑殺了?這……不合適吧?挺可憐的一個孩子,這……這我也不好下手啊,要不你讓藍天去干?」

不太合適啊!

他都覺得,蘇宇是不是真有這心思。

有可能啊!

殺個上古侯,震懾一下其他幾位上古侯。

而蘇宇,都想翻白眼了。

去你的!

我什麼時候這麼說了?

我只是故意這麼一說,讓這月希,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因為蘇宇也是最討厭豬隊友的,豬隊友往往破壞力比強大的對手更可怕。

我嚇唬一下而已,你們真他么能聯想!

還故意坑殺了這月希……我都佩服你們了!

蘇宇無語,開口道:「好了,都不要多想,只是說一些事情可能的後果罷了,沒讓你們殺了月希!」

月希臉色一白,定軍侯也是一臉訕訕。

你這麼說,不會是為了安撫我吧?

真的是伴君如伴虎,心驚膽戰的。

蘇宇懶得再說什麼,淡淡道:「行了,就這些,該說的都說了,出門在外,大家自己小心!若是誰接近合道境了,要突破了,不要突破,先卡著!此地突破,動靜一定很大,比下界大的多!真要突破,找個機會,一起突破,不給敵人逐一擊破的機會!」

眾人點頭。

「長河、吞天、空空,你們三位,最好是單獨行動,而且回到各自種族,探聽一下情況。」

九月急忙道:「那我呢?」

蘇宇看向他,笑了,「你實力太強了,他們還好,日月境,冒出來了,也沒人在意!你一個合道冒出來了,食鐵族的高層都得疑惑,族中怎麼多了一個合道。」

「那好吧!」

而此刻,命族這邊,長河輕聲道:「宇皇難道不擔心我回到了上界命族,會出賣宇皇?」

「我信任你!」

長河有些忐忑,信任?

真的嗎?

蘇宇很快笑道:「放心吧,我撐死了讓藍天派幾十個分身跟蹤你們,最多不會超過一百個!對你們的信任度,我還是有的,當然,我這人,喜歡把穩一點,你一旦和命族接上頭了,一旦有何異動,藍天會儘快幹掉你,我會迅速回歸下界,先滅了你命族的,放心好了!」

「……」

長河無言以對。

這話說的,虧我還想著,你居然信任我,我要不要感動一下呢。

無語!

蘇宇笑道:「信任歸信任,必要的保障還是有的,我這人,不太喜歡將命運交給別人掌控,你們也別覺得不妥,現在是特殊時期,監視什麼的,可能會有!可能只是嚇唬嚇唬你們!當然,你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是藍天,自己腦袋聰明點,別把誰都當好人。」

「……」

一群人個個獃滯。

這話的意思是,我們出去了,不但要小心敵人,還得小心,我們身邊的人,甚至是路人?

蘇宇又笑道:「另外,這次上界的人,有些人其實並非本尊,而是藍天分身,大家知道就行,別太在意,藍天冒充人,本事還是有一手的。」

心太累了!

而蘇宇身邊,那吃著棒棒糖的小女孩,一臉的單純,嘻嘻笑道:「放心吧,我偽裝很厲害的,滅蠶王是知道的,對不對?」

滅蠶王臉都白了!

對你大爺!

他看向蘇宇,咽了咽口水道:「宇皇,我要單獨行動!另外,任何人不要接近我,不要找我,我提前說好了,哪怕是自己人,我不理你們,你們別理我,誰理我,我都當敵人給殺了!」

「……」

蘇宇想笑,憋住了。

這大概是滅蠶王最後的倔強了。

我只管我自己,誰來找我,我都要殺,我都提前打過招呼了,非要來找我的,肯定是敵人,不然就是藍天。

蘇宇笑道:「行,大家都不要去找他。」

其他人,此刻也是無語。

有藍天在,說實話,真有人想叛變,也得考慮一下,會不會和你接頭的,就是藍天分身!

太可怕了!

一群人也不再說什麼,倒是夏龍武想到了什麼,開口道:「宇皇,設個意志海封禁吧……」

蘇宇皺眉,很快笑道:「不用……」

「不是那意思。」夏龍武解釋道:「是擔心遇到了強敵,反應不過來,自爆都沒機會,被人探索到了記憶。一旦被知曉了這條通道所在,知道了下界的局勢,可能會帶來一些麻煩。」

他倒不是為了自辯清白,沒必要,他是真擔心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一旦出現一位天王,瞬間突襲他,緝拿他,搜索他記憶,他可能沒機會去反抗,去自爆。

蘇宇凝眉,夏龍武又道:「不需要弄的太複雜,就壓縮一點規則之力進去,一旦接觸到第三方規則之力,就爆炸的那種!」

夏龍武笑道:「都放在意志海深處了,都被其他人的規則之力探入了,那代表沒救了,這時候爆了就爆了,沒太大關係。」

此話一出,其他人也點頭,幾位鎮守也道:「這個倒是方便,連我們意志海都入侵了,那正如夏將軍說的,的確沒救了!」

蘇宇想了想,點點頭。

探手一招,大量的混沌之力出現在眼前,迅速壓縮,壓縮成了一個個圓球,丟給眾人道:「意志海很脆弱,大家自己小心,別給弄爆了!這東西,接觸除了我和你們本人的意志力和規則之力,都會爆開!就是防個萬一,別沒事幹,把自己意志海敞開了給人玩……」

眾人無言。

這話說的,誰有病才這麼干!

自己的意志海,還敞開了給人玩,你把咱們當傻子嗎?

眾人也不多說,紛紛將圓球植入意志海,蘇宇笑道:「這也有個好處,我能找到你們,有定位的效果,你們要是丟了,我還能去找找看。」

「遇到了強敵要探查意志海,也別急著死,就說會爆,拖延一下時間,也許我還能救你們!」

「多謝宇皇!」

眾人紛紛應聲,片刻后,這些傢伙也乾脆,很快,一個個收斂大道之力,從洞穴口飛走,他們要去上界闖蕩闖蕩了。

與此同時,藍天的一道道分身浮現,迅速消失在虛空中,看的眾人牙疼。

大周王都忍不住苦笑道:「我還以為你隨便說說。」

蘇宇失笑:「怎麼可能!又不是關係我個人的小事,長河這些傢伙真要把我賣了,那死的可不止我一個!我為了裝大方,就不管,隨便他們,真把你賣了,你都不知道!」

蘇宇笑道:「我都提前打招呼了,若是還出現這事,那我不是傻子嗎?」

蘇宇才不在意這些!

面子值幾個錢?

一句我信任你,就對你掏心掏肺,轉頭,長河或者吞天他們,把蘇宇他們賣了,蘇宇完蛋了,這裡的人都完蛋了,下界人族大概也完蛋了。

就為了一個面子,把自己坑死了?

蘇宇才不會幹這事!

就實打實地說,不太放心你,讓藍天分身暗中跟著,就這麼簡單!

大周王想了想,點點頭,苦笑道:「也是!」

蘇宇,是真的警惕到家了。

而就在他們說話間,定軍侯一臉不舍地看著遠去的女兒,帶著憂心,帶著憂愁。

他不想女兒去,但是,再想想,也不能一輩子如此,經驗,還是靠積累的。

這位軍中老將,關鍵時刻,還是能放手的。

正憂愁著,忽然臉色微變,迅速取出懷中一枚玉佩,蘇宇幾人也紛紛看向他,此刻,那玉佩正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定軍侯仔細看了一下,很快將剛剛的兒女情長丟下,沉聲道:「是暗影侯!他是我們幾位活下來的人之間的聯絡人!也不算聯絡人,只是他平時收集到一些情報,會通過一些手段告訴我們。之前,他主要和岷山侯聯繫,現在岷山死了,他也很久沒聯繫我們了。」

蘇宇挑眉:「他找你?」

「嗯!」

定軍侯沉聲道:「這玉佩,不是傳訊用的,其實也沒任何傳訊功能,當玉佩亮起,代表暗影侯想見我。亮一次,代表真的想見,亮兩次,代表有危險,亮三次,代表他不確定要不要見我,由我來選擇。」

此刻,玉佩再次亮起,這是第二次。

等待了一會,又亮了一次。

三次!

定軍侯笑道:「他在試探我,想看看,我是否背叛了,背叛了,會不會出賣他,考驗我呢。」

蘇宇笑道:「你真要背叛了,又主動答應去見,他不還得上鉤?」

定軍侯嘆道:「沒辦法的事,只能鋌而走險,他可能也和其他人示警了!一旦他死了,玉佩碎裂,加上示警了,其他人就知道,我可能背叛了!死一個,比全部都被坑了強。」

蘇宇仔細一想,點點頭:「若是此人沒問題,倒是個果決忠義之輩!不過他主要聯絡岷山侯,岷山侯死了,他未必就是好人。」

說著,又笑道:「暗影侯,我也認識一位暗影!大明府還有個暗影衛,不過那邊是好人,這邊就不好說了。」

定軍侯苦笑:「應該不至於……」

「再說吧。」

蘇宇笑道:「你要見他嗎?」

定軍侯考慮了一會,點頭:「我想見見他!暗影一直在外行動,掌握的情報比我多的多,若是他來了,對宇皇幫助更大!」

「他若是有問題呢?」

蘇宇平靜道:「此刻,帶著無數強者,在等著我們呢?」

「……」

定軍侯凝眉,想了想道:「那就在混沌山邊緣見面,他真帶來了人,背叛了我們,那也要看他們有沒有膽子,殺入混沌山了!」

這倒也是。

蘇宇點頭:「那你如何約他見面?」

定軍侯笑道:「找個地方,捏碎了這塊玉佩,代表在哪見面,他能感應到。見了面,他會再次給我一塊玉佩……」

搞的很複雜,很麻煩。

但是蘇宇知道,這些人也是沒辦法,暗影侯的通訊方式,都是單向的,也是擔心一個出了問題,其他人都會被牽扯進來。

上界的人族,還真是水深火熱。

蘇宇忽然笑道:「原本還指望你們下界來救我們,現在一看,你們才是水深火熱,需要拯救的那批人。」

定軍侯很尷尬,乾笑道:「宇皇說的是,這……其實也出乎我們預料。」

心中嘆息,我們還以為你們水深火熱呢!

哪知道,你們小日子過的逍遙,在下界打的萬族膽寒,就差滅了三大族,一統萬界了!

早知道是這情況,我就不讓那麼多人下界了,還死了不少。

不用我派人下界,搞不好這位遲早也得找上來!

蘇宇沒管他怎麼想,很快道:「遲兩天再見面,不急於一時,等夏龍武他們走遠了再說!」

「好。」

定軍侯答應的痛快,而蘇宇又道:「這兩天,我會探查一下四周的情況,先把鄰居們認熟了,若是真出了問題,帶鄰居們出來玩玩!」

眾人無言,大周王勸誡道:「小心一些,借力的話,小心把自己折進去了!」

古獸的力量,可不是那麼好借用的。

蘇宇笑道:「放心,我也該重操舊業了,干點老本行的事。」

定軍侯有些疑惑,大周王他們卻是知道蘇宇說的啥意思。

老本行?

不是騙就是忽悠,不是忽悠,就是冒充,就這些了。

蘇宇就是靠這些起家的。

也不知道對古獸有沒有用。

幾人也不多說,隨蘇宇玩去,他天門開啟,不至於輕易把自己玩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7章 重操舊業(萬更求訂閱)

7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