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三侯隕(求訂閱)

第684章 三侯隕(求訂閱)

天古放鬆了,歡喜了。

還好!

問題不大!

他也是一聲暴喝:「殺入人境!」

是的,大周王走了。

那此刻,殺到人境好處很多,蘇宇他們一旦回援,那突襲失敗,搞不好三大古侯還能來個背刺。

一旦不回援,人族無合道,幹掉人族的永恆,滅了人族根基!

蘇宇以為命界就一位侯嗎?

瞬間就能被你們殺了?

想的真美啊!

而這一刻,各族也有默契,隨著天古的暴喝聲,神皇、鳳皇、冥皇、猿皇、天龍侯紛紛殺出界域,朝人境殺去!

你們滅命界,也要看看你們能不能做到。

大家都知道,命界多了兩位上古侯,還是那種一打二,甚至一打三的頂級合道!

也許蘇宇他們幾個,突襲之下,自己被反殺了!

這還真是送上門的找死!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一聲暴喝,從虛空中殺出,「太古巨人王,攔住寂無!」

太古巨人族,蘇宇沒去邀請。

因為這一族,情況不對勁,和大周王達成了什麼協議,蘇宇沒問,大周王也沒說,那很可能和百戰王有些關係,所以蘇宇沒管這一族。

但是現在,能借力最好,無法借力也沒關係,只看太古巨人族選擇。

蘇宇聯絡各族,各族也都相當主動,唯獨太古巨人族,自從上次出戰之後,界域緊閉,也不曾主動找人族,大周王也沒再提和太古巨人族聯盟。

基於此,蘇宇暫時只能當這一族處於中立狀態。

蘇宇也只是喊一聲,攔不攔截都無所謂。

他瞬間殺出,一筆點向命界,隔空一擊,大道之力震蕩!

命界入口,隕星侯、魔盪侯都是一驚,接著是安心,幸好,我們就在入口,而不是在界域內,否則有壓制力存在,被蘇宇殺進去了,反而是個麻煩。

現在倒好,他們隨時可以出界!

兩人對視一眼,都是露出一抹心動之色。

殺了蘇宇!

運氣還真不錯,蘇宇居然主動殺來了,難怪無命跑了,也許之前就感應到了什麼,當然,命族不說,也是正常,這一族就這鳥樣。

「殺!」

一聲低喝,兩大強者,以為蘇宇不知他們的存在,瞬間從界域通道中殺出!

遠處,蘇宇一筆點出,卻是被魔盪侯一拳轟的筆影破碎。

蘇宇面色劇變!

這一刻,魔盪侯和隕星侯都看到了他變色。

顯然,蘇宇好像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不可能!」

蘇宇一聲厲吼,下一刻,眼中狠色爆發,「速度來人,快!」

「遲了!」

魔盪侯冷笑一聲,跨越虛空,瞬間朝蘇宇殺來!

氣息爆發,強悍無邊!

那邊,隕星侯也是仙氣縹緲,帶著笑容,瞬間突破虛空殺向蘇宇。

與此同時,深淵侯也是暴喝一聲:「隕星侯、魔盪侯下界,上界已有大量強者下界,命族、鯤鵬、金烏、三頭魔狼各族,還不出手肅清人族?」

趁此機會,蕩平人族!

上界來人了。

而且還是頂級上古侯,古老點的強者,誰不知道這兩位的強大?

……

這一刻。

幾大古族界域,紛紛有虛影呈現。

三頭魔狼一族,一尊強悍的存在,三個腦袋浮現,帶著一些意外震撼之色,魔盪侯和隕星侯提前下界了?

蘇宇……這是要栽啊!

好死不死的,居然去突襲命界,關鍵是,天古這些人夠陰險,不聲不響的就接引了兩尊古侯下界!

萬族對決,這個潮汐,必要站隊。

中立,不存在的。

三頭魔狼其實早有想法,只是想著能拖就拖,可一想,這一次一旦人族被滅,蘇宇被殺,那再想站隊,就來不及了!

下一刻,一聲厲吼,三頭魔狼飛出界域,喝道:「吾來相助幾位古侯!」

表明立場,以防誤傷。

此刻,最忌諱敵我不明。

三頭魔狼第一個飛出古界,選擇了這時候參戰,他擔心沒有下一次出手的機會了,那以後萬族爭霸,日子就難過了!

他選擇朝命界飛去!

滅人境,幾大強者都去了,用不著他摻和。

與此同時,一尊燃燒天地的金烏鳥覆蓋天地,一聲古老的喝聲傳來:「攔截蘇宇他們的後路,封鎖虛空,一網打盡!」

「嗡!」

焚天火焰出現。

金烏族強者出現了。

又一刻,海浪滔天,星辰海中,大海震蕩,一頭巨大的妖獸,化鯤為鵬,展翅高飛,遮天蔽日,厲嘯一聲:「鯤鵬一族,助各位斬殺蘇宇!」

都站隊了!

當隕星侯、魔盪侯突然出現,三大古族選擇了站隊,怕沒有下一次機會了。

這一刻,各方強者都笑了。

後路斷絕,前路也是強敵在側。

三大古侯在前,三大古族半皇在後。

蘇宇這邊,還能翻天?

大周王、蘇宇、犼皇、食鐵古皇、空間古皇,哪怕大周王那邊好像不止一人,帶上了書靈和茶樹,也不過7位。

看起來多,可是,戰力卻是不夠強!

三大古侯,可比幾位古族之皇要強大的多。

人族,完了。

此刻,天古這些人都露出了笑容。

後路被堵住了!

兩位古侯的出現,帶來了連鎖反應,瞬間出現了三大古族站隊的情況。

而這,其實也在預料之中。

蘇宇恐怕沒想到,這一次突襲,多的不止是兩位古侯,還有三位古族強者,足足5位合道,上次的損失,全部補足了不說,還更加強大!

……

蘇宇變色!

魔盪侯也隕星侯都看出了他的變色,都笑了。

你傻眼了吧?

太年輕了!

命界是那麼好突襲的?

還有,三大古族,遲早會站隊的,而且九成九會站萬族,你人族,真以為贏了?

只是之前,沒爆發戰鬥罷了。

「隕星,深淵,去攔住其他人,本座殺了這小子!」

魔盪侯一聲暢笑,轟,拳影覆蓋天地,一拳打出萬道虛影,隔空打向蘇宇,而蘇宇,也是揮筆戳破虛空!

那邊,空間古獸半皇第一個抵達,深淵侯瞬間出界,朝他殺去。

緊隨其後,六月揮舞著大竹子,一擊打破虛空,聯手空間獸皇戰他。

深淵侯是弱一點,可是也是上古侯。

隕星侯一看這情況,便要去迎戰大周王他們,大周王這邊,感覺波動不止一人,但是隕星侯自信哪怕不敵幾人聯手,這幾個傢伙,一時半會也別想奈何他!

最後一邊,犼皇朝蘇宇這邊飛來,準備幫蘇宇迎戰魔盪侯!

此時此刻,整個諸天戰場,強悍的氣息一道關聯一道。

數十道合道氣息遮天蔽日!

龍界那邊,原本天龍侯想去人境,此刻,看到這情況,也是迅速朝命界飛去!

擊殺蘇宇他們才是核心!

蘇宇他們,恐怕無法逃離了!

……

天滅古城。

這一刻,古城震蕩,所有古城中的活人,紛紛震動,害怕,驚懼,惶恐。

大戰又來了!

蘇宇主動發起了攻打命界之戰,可是……結果好像不是太如意。

古城一座古屋中。

四大山海,疑似上界來人,此刻,都是沉重無比,「蘇宇發動了戰爭,可是……簡直……簡直愚蠢,完了,下界一滅,上界……這……」

蘇宇發動戰爭,那是好事。

正如大周王所言,幾人的確是來和下界聯繫的,讓下界製造壓力,擊殺一些永恆,牽制一些上界強者。

可是,沒讓人族傾巢而出,去打一場滅亡之戰!

「愚蠢!」

「實力差距太大,葬送了之前的優勢!」

「太狂了,年輕!」

幾人又是憤怒,又是悲痛,情感很複雜。

一方面,不希望人族這邊戰敗,一方面又憤怒蘇宇愚蠢的主動傾巢而出作戰,一方面又有些期待,別滅了,殺幾個萬族合道,上界動蕩,也許會轉移對上界人族的圍剿。

總之,這一刻,幾人既希望人族能贏,又想著,蘇宇這麼愚蠢,死不足惜!

太氣人了!

他們下界,還在觀察,探聽蘇宇情報,也負有收集這一代人主情報的職能,傳達回上界,給上界老古董作出判斷。

現在不用判斷了,蘇宇把自己作死了!

「哎,大周王居然沒有阻攔,他應該是傳火者吧??」

「可能吧!」

「古城沒法待下去了,一旦戰敗,古城恐怕要覆滅,迅速撤離!」

「……」

幾人說了一會,準備迅速撤離!

而就在這一刻,古城屏障升起,天河一聲怒喝:「所有人回歸古屋,不得出入,天滅大人隨時準備迎戰!覺得自己可以匹敵天滅大人,儘管製造混亂!」

此話一出,四人皺眉,無法走了。

古城中,可是天滅。

永恆九段,頂級永恆。

那先避避吧,真打到了古城,再見機行事吧。

……

各方都在做決策。

甚至已經做好了這是下界最後一次大戰的準備。

蘇宇給他們機會的!

轟!

嘎吱,虛空被打爆,發出了玻璃破碎般的聲音,前有強敵,後方,幾大強者雖然慢了犼族這些種族一步,此刻,也是迅速朝這邊合圍!

一步錯,步步錯!

蘇宇走錯路了!

自尋死路!

否則,萬族也不想此刻爆發大戰,更願意拖到上界開啟。

魔盪侯陰冷的笑容,已經近在咫尺,拳影打破虛空,覆蓋天地,規則大道化為拳頭,打向蘇宇的筆道,儘管這些合道看不出大道具體在哪,可多年的作戰經驗,也知道如何斗大道之力。

虛空中,一支筆,一隻拳,迅速糾纏。

筆如刀!

後方,犼皇吞天而來,大道之力,朝魔盪侯吞噬而去。

魔盪侯陰冷一笑:「不知死活,本座上古封侯,魔族合道眾多,吾能封侯,豈是你們這些垃圾可懂!」

一瞬間,千萬道拳影爆發。

魔氣沖霄!

蘇宇低喝一聲,以手代筆,刻錄一枚枚神文。

封,鎮,壓,破,滅……

爆鳴聲不斷,無數刻畫出來的神文破碎,而虛空中,拳影也不斷爆碎。

下一刻,三人好像都跨入了時光長河之中!

這是合道戰鬥到巔峰的場景。

三人好像都處於時光長河之中,浪花滔滔,無數浪花化為拳印,蘇宇也是抬手一招,無數筆刀浮現,在長河中彼此廝殺!

筆刀破碎,拳影爆裂。

在外人眼中,能看到三人都沒動,但是身下不斷有屍體掉落,那是大道之力消耗,就和老烏龜昔日戰監天侯一般。

死去的身影,都是他們的規則化身。

這比肉搏更兇險,稍有不慎,就是大道崩碎。

各方速度都快到了極致。

此刻,蘇宇這邊好像全面落入了下風。

噬神二球,被天古和符王打的倒退連連,魔界這邊,魔戟、魔躍雖然不敵老龜,可此刻,就在魔界附近的猿皇也迅速趕到,沒去人境,而是選擇到這助戰!

三大強者聯手,倒也能勉強擋住老烏龜!

蘇宇完了!

這一刻,太古巨人王並未出手。

蘇宇一方少了一位合道,而萬族,卻是多了5位合道,監天侯和多寶還沒出現,但是也感受到無盡虛空的動蕩了,那兩位距離遠,此刻大概也感應到了動靜,朝這邊趕來!

……

「蘇宇,你們敗了!」

魔盪侯一聲暢笑,天古高估這傢伙了!

蘇宇面色陰沉,並未言語。

他在想,大周王他們,需要多久可以殺隕星侯!

五大強者,大周王被蘇宇列為二等,大秦王、大夏王三等,書靈、茶樹四等,而對面的隕星侯,撐死了二等邊緣,或者三等。

殺他,需要很久嗎?

這五位,抵擋天王都行了吧!

「敗了?」

蘇宇冷哼一聲,筆刀從時光長河中飛出,無數筆刀殺出,「我還有肥球在,我豈會敗?」

他有些歇斯底里的感覺。

魔盪侯冷笑,他倒是聽說了,一條狗,是吧?

關鍵是,神皇他們此刻都殺向人境,多位合道去了,一條狗,能擋住全部嗎?

今日滅了你們全部!

轟!

長河中,大戰再次爆發,犼皇不斷支援蘇宇,倒是讓蘇宇能和魔盪侯一戰,三人打的長河大浪滔天!

魔盪侯並不擔心什麼。

後方的援軍,要來了。

……

隕星侯也是這想法。

纏住對方即可!

大周王到了,沒關係,他也感受到了數道合道氣息,無妨,一時半會的,這些傢伙殺不了自己,自己怕什麼?

後面都是我們的人!

而大周王抵達瞬間,不是做別的,而是瞬間布下一個大陣,陣盤覆蓋虛空,沒別的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干擾四方視線。

隕星侯一劍盪出,附近虛空被切碎,他覺得不太妥當,不想讓大周王布下這個陣盤。

大周王不說什麼,繼續布陣。

糾纏了一陣,大周王這才一枚神文浮現。

神文之上,浮現出四道人影。

隕星侯倒是微微一愣,另外兩個是誰?

愣歸愣,不耽誤他的戰鬥,他主要防守,不準備和這幾人硬拼。

然而,就在此刻,四人同時爆發。

遠比隕星侯想象的要強大的多!

尤其是大夏王和大秦王,兩人聯手之下,虛空中,好像浮現出一頭太古巨獸,張大嘴巴,一口朝長劍咬去!

嘎嘣一聲!

長劍斷裂,斷裂的徹底。

「噗!」

一口金色血液噴出,隕星侯臉色變了,這……不可能!

哪來的兩尊頂級合道!

這兩人聯手之下,強大的超乎想象,就這兩人聯手,他大概率都會敗,何況還有書靈他們在。

「永安初,長河動蕩,吾以鐵索鎖之,原是古道成靈,成惡靈,禍害蒼生,滅其惡靈,捕其大道……」

此刻,書靈又念出了一些不曾讀出的文章。

這時候,虛空中浮現一人,虛影,手持鎖鏈,只看到背影,一鎖鏈將大道鎖住,那是隕星侯的大道,書靈身體震蕩,隕星侯暴喝一聲,震蕩大道,不願被鎖!

而就在這時候,大周王大道發動,忍道。

「一切皆可忍,任他殺我,我不動如山……」

他念念有詞,卻不是自己忍,而是大道影響隕星侯,隕星侯心中忽然升起一個念頭,我忍!

我給他們殺!

我忍住不動!

我不動,忍耐,他們殺不了我。

這樣的念頭,如此強烈,強烈到,他沸騰大道之力,有那麼一瞬間,稍微停滯了一下。

很快,他瘋狂晃動腦袋,眼露駭然之色,他好像被人干擾了。

下一刻,大周王再次念叨:「心靜可安心,殺我,誹我,肉身不過皮囊,忍他一時又何妨?」

轟!

一聲巨響,一頭荒獸,一口咬斷了隕星侯的胳膊,隕星侯劇痛之下,大道震蕩,瞬間清醒,剛想還擊。

大周王又呢喃道:「我當成聖,以身飼魔,忍他!」

嘎吱!

另一隻手被咬斷,隕星侯瘋狂搖晃腦袋,不,不對,不能忍!

我的雙手都被吃了,怎麼還能忍?

不能忍的!

要還擊,要反擊,要殺了面前的敵人,他眼神有些瘋狂,有些渾濁。

大周王大道之力也是強悍無比,此刻,也是額頭冒汗,汗水不斷滴落,念叨道:「忍他!他強任他強,我自忍他……」

「不……不能忍……」

隕星侯眼神波動的厲害,瘋狂掙扎,卻是有些失了分寸,胡亂反擊。

而大秦王和大夏王戰鬥經驗何其豐富,戰鬥了數百年,此刻,兩人心中也是驚駭,大秦王忍不住心中怒罵一聲,艹!

老周這傢伙,邪門!

忍耐?

都快把人腦袋砍了,他居然還讓人忍耐,關鍵是,隕星侯先是被書靈鎖住大道,又被他們兩人突襲,此刻被大周王干擾之下,已經有些渾濁了!

這尊強大的上古侯,都快被玩壞了。

而茶樹,也是一臉獃滯,好好玩。

她也化為萬千枝條,偷偷摸摸地將隕星侯雙腿綁住,又開始蔓延到他腦袋,隕星侯只是瘋狂咆哮,好像並不知道被綁住了。

而大周王,此刻也念叨不出太長的話了,不斷低喝道:「忍!忍他!忍一時風平浪靜!」

「一定要忍住!」

「忍住就能贏!」

「忍住啊!」

「……」

嘎嘣,雙腿被攪碎,骨骼斷裂,血液灑落虛空,隕星侯眼神渾濁,又有些清醒,睜眼,看向大周王,怒吼:「不,不能忍……」

「忍住!」

「不……」

雙方的大道之力,不斷糾纏。

下一刻,大夏王和大秦王對視一眼,兩人這時候都不急了,紛紛蓄力,準備一擊乾死對方!

感覺……打起來很輕鬆啊!

兩人都露出笑容,下一刻,一刀、一槍,不斷蓄力,不斷強大,就當著隕星侯的面去蓄力,去強大。

虛空中,那荒獸也是不斷強大,巨大的四肢,也不斷踐踏虛空,準備一腳將對方大道踩斷!

蓄力!

大周王心中暗罵一聲,我消耗很大的。

這倆混蛋,倒是輕鬆!

「忍他!」

「不……」

雙方重複著這一幕,而大秦王和大夏王,也蓄力完成了,此刻,兩人手中,一槍一刀,都是強悍無邊。

下一刻,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喝道:「殺!」

嗡!

刀槍降臨!

轟!

巨大的聲響,震蕩天地,大道被鎖住,此刻,一頭巨獸踐踏而來,轟隆一聲,將大道踩斷!

刀槍落下,隕星侯的屍體瞬間化為飛灰。

意志海剛呈現,就徹底破滅。

「忍他!」

這一刻,大周王還在喊,其他人紛紛回頭看向他,大周王臉色發白,見大家看來,喘息一聲,懶得搭理。

「讓他忍著別喊痛!」

幾人無言。

感覺……殺起來真輕鬆啊。

下一刻,天崩地裂,血雲匯聚,血雨飄落,隕星侯到死,都在忍。

是的,在忍!

忍著不哭!

忍著不喊!

死亡的那瞬間,他還在想,可以再忍一會,可以的,他能堅持住。

然後……沒然後了。

他被兩大強者,聯手瞬間斬殺了。

……

遙遠的方向。

仙界。

忽然劇烈動蕩起來,正在打豆包的天古,微微一怔,恍惚了一下。

真的恍惚了一下,被豆包一口咬的一根手指斷裂,他都沒在意,瞬間倒退,回頭看向仙界,此刻,仙界上空,一道巨大的身影忽然撞擊仙界,墜毀了!

仙界動蕩,天災瞬間爆發,無數仙族死亡。

天古下意識地看向符王,遠處,符王正在和炊餅糾纏,天古看了他一眼,眼神還是有些茫然,符王活著。

他沒死!

符王沒死,那……

天古看向遠處的命界,看不到什麼,但是,他看到了血雲,看到了血雨,看到了那邊升騰而起的元氣,看到了那氣血光柱,看到了強者隕落的跡象……

這時候的天古,徹底驚呆了。

由不得他不獃滯。

大戰才爆發,別看感覺很久,實際上,有些傢伙都沒趕到戰場,前後不超過20秒。

然後,好像……他仙族的頂級侯,隕星侯好像掛了。

是的,不是符王,不是自己,那自然是其他的仙族合道了,除了隕星侯沒別人了。

可是,死了,都沒什麼動靜的?

都不喊一聲的?

都不預警的?

沒有哪個合道,死的這麼窩囊的,不,金翅大鵬死的也窩囊,不過天古記得,他臨死的時候,好歹咆哮了一聲。

而隕星侯,這位絕世強者,好像死了都在咬著牙,不吭聲地死。

「不可能!」

這一刻,天古清醒了,一掌拍的豆包倒退,怒吼一聲:「不可能!」

怎麼可能!

搞錯了!

天地異象一定是搞錯了,這怎麼可能,我們剛開戰,你告訴我,隕星侯無聲無息的死了?

要不是天地異象,都沒人知道的那種!

「一定是規則混亂了……一定是!」

他喃喃自語,這個真的沒辦法接受。

隕星侯又不是兵王那種重傷后,上古之後的合道,他在上古侯中也不是弱者,若是打的驚天動地被人殺了,那天古能接受。

就這麼死的不明不白,他無法接受這是事實!

……

何止他。

就在隕星侯附近的魔盪侯、深淵侯,其實都不知道隕星侯戰死了。

直到天地異象浮現,魔盪侯還下意識地看了看天,下雨了?

他沒感覺到隕星侯那種拚命的爆發!

就那麼很突然地,一個頂級侯沒了。

魔盪侯稍微獃滯了一下,下一個念頭是,誰死了?

直到此刻,還沒能想到隕星侯,這實在是太荒謬了。

大周王的一個「忍」道,配合幾位頂級強者,殺的隕星侯死了,大家都覺得荒謬無比。

不止他,蘇宇都覺得荒謬。

我還以為你們沒發動!

他也沒感覺到,因為那邊大戰波動不強烈,大周王一來就布下了陣盤,又用靜字道封鎖,其實四周動靜真的不大,若是沒異象,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死人了。

而很快,蘇宇清醒了!

死了!

管他呢,反正他知道,死的不是自己人,那就沒問題了。

筆刀橫空!

一刀朝魔盪侯斬去,專門斬他大道,而魔盪侯,此刻微微遲疑了一下,這一刀沒能避開,大道嘎吱一聲響,魔盪侯大道震蕩,倒退一步,瞬間無數念頭浮現。

不能戰了!

好像出事了!

他剛想著,身邊忽然冒出五位強者。

「殺!」

一聲暴喝,而蘇宇和犼皇,也是二話不說,全力出手!

來了!

殺了隕星侯的五大強者都來了,七大合道戰力,聯手殺一人。

魔盪侯此刻再也沒了笑容,只有絕望!

他朝遠處看去,看到了正在和空間古獸皇、食鐵獸皇糾纏的深淵侯,深淵侯好像也很恍惚的樣子,他再朝遠處看,天龍侯正帶著剛參戰的三大古族強者,朝他們這邊飛,不遠。

很近!

再給他們七八秒,大概就能抵達戰場了。

強者大戰,再快,不至於幾秒鐘擋不住吧?

而事實是,魔盪侯知道,自己……可能擋不住。

七位強者,其中好幾位感覺比他還強點,其他幾位,稍弱一些,弱的不是太多,包括蘇宇,哪怕比他弱,兩人交手,魔盪侯想殺他也沒那麼簡單!

「不會的……為什麼會多出兩位頂級合道?」

他想不通。

為什麼啊?

哪來的?

完全沒有預料的!

可是,來不及了。

「忍他!」

大周王暴喝。

「鎖道!」

書靈怒吼。

「開天刀!」

「斬!」

「戳死你!」

「吞天!」

「……」

七大強者,紛紛咆哮,全力以赴,殺了一個就別指望隱藏什麼了,大家速戰速決,殺了魔盪侯再說。

這樣的組合,別說魔盪侯,天王來了,也得掂量一下,能不能抵擋。

這一刻,魔盪侯露出了絕望和苦澀。

艹!

我要死了。

活了無數歲月,他不曾想過,自己會這樣死去。

忍耐?

忍住別哭?

別喊?

他腦海中浮現這樣的念頭。

不,我要倔強一次,我是絕世強者,我豈能被人大道影響。

這一刻,魔盪侯還是爆發了,魔氣衝天,一聲咆哮:「我不忍!我好痛啊!我不甘心啊!」

轟!

七大強者,一招落下!

蒼穹粉碎!

天崩地裂,大道斷裂。

文明志覆蓋虛空,吞噬一切,什麼都沒了,唯有一朵巨大的烏雲浮現,血雨傾盆而下。

兩尊上古就存在的老古董,強大的侯,就這麼死了。

別說其他人,在場的七人都一個個獃滯恍惚了一下。

殺的是不是有點快?

遠處,深淵侯徹底變色,二話不說,朝命界遁逃,完了!

哪怕後面有援軍,有個屁用!

兩位強大無比的侯,忽然被殺了,這出乎所有人預料,不跑,等死嗎?

而命界通道口,此刻,一位白髮老人浮現,看向蘇宇他們,看向深淵侯,帶著一些震撼和異樣,就這麼殺了隕星侯他們?

他都沒想到!

得了,我想多活幾年,死不死的,上界開啟了再說,現在,人族士氣如虹,我……還是搭把手好了。

命界通道,忽然被堵住。

命皇手心一滴滴血液溢散而出,將整個通道封鎖的嚴嚴實實,開口,「我去上界通道看看,幫你加固一下,免得再來人,死兩個合道,肯定有動靜,不客氣!」

不等蘇宇說話,他迅速消失!

別來我命界打,我怕命界被打爆。

你們就在外面堵住深淵侯殺就行了,我去幫你們封鎖上界通道,暫時不給對方來人。

命皇一邊朝上界通道飛,一邊心臟砰砰砰地跳動。

嚇死了!

他很強,比隕星侯還強,可是,那倆傢伙也不弱,就這麼掛了,他能不怕嗎?

同一時間,砰地一聲,深淵侯撞在了通道口外。

他露出了一些絕望!

給他點時間,他可以打破封印,這個封印不是太強大。

可是,他沒時間了。

他面對的不是7位合道,是9位!

比魔盪侯還多!

九位啊!

而他的實力,還不如魔盪侯他們。

這一刻,深淵侯陡然道:「我投降,我認輸,別殺我!」

「殺!」

蘇宇一聲暴喝,九大強者,再次同時出手!

認輸個屁,要你何用?

三大上古侯?

都去死吧!

「忍他!」

大周王聲音再起,眾人都是頭皮發麻,第一次感受到了這傢伙的邪門和可怕。

被殺了,還要忍。

你做個人吧!

「殺!」

轟!

天崩了,這一次,蒼穹再次被打爆了,九尊頂級的存在,打一個深淵侯,不要太輕鬆。

轟隆一聲巨響,深淵侯都沒來得及留下什麼話語,肉身瞬間消失,大道崩斷,烏雲浮現,血雨降臨,異象倒是不小,關鍵是,被殺的人卻是沒太大動靜。

文明志再次掃蕩而過!

只看到一條黑洞,貫穿了命界。

幾人沒能收住,連帶著命界入口都被打的虛無一片。

三大古侯,不到一分鐘,解決戰鬥。

全部隕落!

這一刻,四面八方,戰鬥全部停下。

後方,天龍侯帶著幾位合道距離他們不到百里,一瞬間,幾位強者,掉頭就跑!

臉上,只有驚恐和駭然!

什麼情況?

三大古侯,出戰到都隕落,沒活過一分鐘!

……

更遠處,天古也是恍惚再恍惚,下一刻,凄厲嘶吼:「撤!都撤!快撤!」

「逃!」

「快!」

「攻人境!」

攻打人境,是對其他人喊的,逼迫蘇宇他們回歸,都撤離!

一眨眼,被殺了三尊侯,再不逃,他擔心天龍侯這邊幾位都要死!

不用他提醒,各方強者,飛出去不遠的,紛紛朝本界遁逃。

飛的快到人境的,咬著牙,帶著一些忐忑不安,先去打人境幾下,逼迫蘇宇他們回歸,再準備逃。

而天龍侯身後,三大剛出戰,剛站隊的強者,鯤鵬、金烏、三頭魔狼,第一時間遁逃,跑的飛快,都是駭然失色。

都在歡呼,三大侯,就這麼掛了?

說好的這次可以打爆人族呢!

都是騙子!

是假的三尊侯吧?

一定是假的!

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哪怕上古,這三位也不算弱者啊,就這麼死在了這,都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

無盡虛空。

剛出來的監天侯,二話不說,掉頭就跑,繼續遁入虛空。

遠處,探頭的多寶,齜牙,一臉驚悚,迅速遁逃,想著,我怎麼聯繫人族,我要投降了!

真的想投降了,太快了,蘇宇將閃電戰發揮到了極致。

以最快最可怕的速度,斬了三侯。

否則,真要聚齊了兵力,雙方交戰,未必有這麼輕鬆。

其實,差距不大,甚至蘇宇這邊不佔優勢的,萬族多了5尊合道,蘇宇這邊,只是出了大秦王、大夏王兩位罷了!

然而,結果卻是三侯瞬死。

因為蘇宇是主動開戰,掌握一切情報,打的就是一個信息差。

大戰,來的快,結束的更快。

所有萬族合道,都在遁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4章 三侯隕(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