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上界食鐵族(求訂閱)

第713章 上界食鐵族(求訂閱)

(腸胃不好,又拉了)

食鐵一族的道場,靠近南方區域。

神火山,其實也靠近南方區域。

在這片區域,還有藏身於天窟嶺的鎮南侯。

南部,在整個上界是一個較為複雜的區域,這邊,有親近人族的食鐵族,還有幾位人族合道隱藏,人族殘餘的強者,也喜歡在南部活躍。

食鐵族算是強族,在上界的道場,不是什麼巨城,也是一座超大的山脈,名為竹山。

南方山多,食鐵族數量不多,分佈在竹山之中,倒也逍遙。。。

……

所謂道場,便是有合道坐鎮之地。

合道的規則之力,瀰漫一部分區域,表明此地是自己的地盤,便是道場,外來者,尤其是同為合道境,一旦擅闖其中,除非主人允許,否則便是有敵意的表現。

此刻,蘇宇一行人從混沌山那邊很快趕來。

路上,也經過了一些種族的道場,不過蘇宇都特意避開了。

天門開啟的蘇宇,優勢太大。

有沒有合道埋伏,哪邊有合道,他都能知道。

雖然各大種族,因為龍族差點被滅的事,最近很是活躍,但是蘇宇想不遇到,對方也很難意外碰到蘇宇。

竹山,巨大無比的山脈。

顧名思義,就是竹子多,元氣還算濃郁,隔著老遠,就能看到一些食鐵獸在竹山上翻滾活躍。

九月隔空看了一眼,嘴巴有些流口水:「這裡的竹子好多,有些感覺很有勁道!」

想吃了!

蘇宇無奈,為啥你們會有這愛好?

竹子很好吃嗎?

有肉香嗎?

龍肉你都吃了一堆,還在乎這點竹子的?

蘇宇沒理會九月,他額頭天門呈現,四處查看了一下,眼神微動道:「你一族的幾位合道,都在竹山深處,聚集到了一起,這是擔心被突襲了?」

之前合道們都是分散開的,顯然,食鐵一族可能也感受到了危機。

看了一眼,蘇宇忽然挑眉。

不是三位,而是四位合道!

「嗯?」

蘇宇看向深處,眼神眯起,低沉道:「你族中,還有一位陌生合道,是三月還是後來晉級的合道?」

再看,還是不太對勁。

也不像!

而且,蘇宇好像沒感受到這四位合道,有天王級的存在。

不是說,巨竹侯,有天王戰力嗎?

四位合道,居然還不包括巨竹侯?

難道都是食鐵族的,只是有兩位後來晉級的?

帶著一些疑惑,蘇宇看了看四周,眼睛眯了眯道:「食鐵一族附近,好像有探子。」

藍天笑呵呵道:「有,我已經發現了,神魔仙各族,都安排了探子,不過應該沒入竹山,看樣子,都在盯著食鐵族。」

當然得盯著,這一族又不是弱者。

蘇宇摸了摸下巴,忽然笑道:「既然有人盯著,動靜不宜太大。我怕我們擅闖,會讓食鐵一族不太滿意,一旦起了衝突,那就不好了。」

「九月,你去!」

「我?」

九月憨憨道:「我一個人去?」

蘇宇考慮了一下,笑道:「不,我陪你一起去!」

話落,蘇宇忽然搖身一變,也化為了一頭食鐵獸。

接著,時光冊微微波動了一下,一股屬於食鐵族的波動浮現,緊接著,肉身顫動了一下,七十二鑄運轉到了極致。

如今的蘇宇,很少冒充別人了。

不過,不代表他無法冒充。

時光冊中有屬於食鐵一族的虛擬大道,蘇宇本人也會食鐵七十二鑄,如今他動用時光冊,不像以前,非要精血開啟了,隨著掌控力增加,稍微動用一些虛擬大道還是可以的。

一瞬間,原地出現了兩尊食鐵獸。

九月看著蘇宇,蘇宇也看著他,其他人則是扭過頭去,這倆對視的時候,讓他們覺得很可笑,但是得憋著。

九月看了一眼蘇宇,驚嘆道:「好像!」

他都快無法辨別出來了。

九月看了一眼,憨厚道:「那宇皇要不偽裝成十月?」

「……」

你占我便宜?

蘇宇暗罵一聲,沒想到你九月濃眉大眼的,也憋著壞呢。

「不,我是八月!」

我要當你爹!

九月憨憨道:「那不行,我爹年紀超過六千歲了,上個潮汐就活著。」

蘇宇無言,「那就當我是你們一族一尊普通的永恆境,我是你的護衛,大竹子。」

「……」

九月想笑,忍住了,點點頭,憨厚道:「好的,大竹子!」

改口的那叫一個快。

蘇宇和九月也不拖沓,很快,兩人現身,從遠處朝竹山走去。

……

附近,盯梢的一些強者,瞥了一眼兩人,也沒去管。

食鐵族,在他們看來,其實也都一個樣。

出出入入的,都正常。

他們在這盯著,只是盯著食鐵族大體上的動靜,真的強者,直接遁走了,他們也未必知道。

……

竹山中。

蘇宇和九月一踏入,就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規則之力瀰漫。

兩人對視一眼,都微微點頭。

覆蓋此地的合道強者,也許已經發現了他們。

正常的,蘇宇也沒讓九月特意收斂隱瞞,免得靠近對方,鬧出了大動靜。

……

同一時間。

竹山深處,一座巨大的碧綠色的巨竹鑄造的大殿中,此刻,三位食鐵族合道,正在和一尊人形合道說著話。

就在此刻,一位一直埋頭吃東西的食鐵族合道,忽然抬頭,朝外看去,大眼中帶著一些茫然。

感應錯了?

沒有吧!

我族……咋忽然冒出一個合道了?

是合道沒錯吧?

大眼睛眨了眨,這吃東西的食鐵獸,再次朝外看了看,大道之力波動了一下,帶著一些古怪,是我一族的嗎?

不會是有人冒充吧?

感覺氣息不太熟悉啊!

很快,他大道之力波動起來,大殿中,其他兩位食鐵獸,和那人形合道,都朝他看來。

「五月,怎麼了?」

居中的那位食鐵獸,問了一句,外圍,是五月的道場,四月倒是沒感應到什麼。

五月吃著竹子,一邊吃,一邊緩緩道:「沒事,你們談你們的,我沒興趣,你們繼續!」

見他這麼說,四月也沒再說什麼。

繼續和那人形合道,聊了起來。

……

竹山外圍。

此刻,九月身邊也圍了一些食鐵獸,有一尊胖墩墩的小食鐵獸翻滾了過來,聞了聞九月,好奇道:「大人,怎麼沒見過你呀?」

蘇宇不清楚,這些傢伙是怎麼辨別彼此的,只能去想,也許和人族一樣,人看人,是能分辨彼此的。

但是看其他種族,若是沒有特殊標誌,還真未必能分清楚,只能靠氣息辨認。

「剛回來!」

「哦!」

那小食鐵獸很快翻滾著離開,而此刻,附近的規則之力,稍微濃郁了一些,朝兩人靠近。

好像是在探查他們。

而九月,一邊吃著東西,一邊憨笑道:「自家人,別看了。」

看啥看!

規則之力,微微波動,一個迷你小食鐵獸在空中呈現了出來,帶著一些茫然和疑惑。

好像……是食鐵一族的。

不是冒充的!

當然,大道之力好像有些特殊,血脈之力是沒問題的。

「你是誰?」

迷你的五月,帶著一些古怪,你要說多出一個弱點的,他還不在意。

可是,多出了一個合道,這是什麼鬼?

九月憨憨笑道:「你猜!」

和蘇宇學的!

那五月,好像有些茫然,很快真猜了一下:「你是巨竹侯在外面生的?」

說著,震驚道:「巨竹侯還真在道源之地生了小巨竹,你都合道了?」

好快啊!

感覺這頭小食鐵獸,年紀也不大,他只能這麼去想。

巨竹侯現在不在竹山,而是去了道源之地。

「是不是因為龍族變故,巨竹侯讓你回來了?」

九月都愣了一下,是嗎?

巨竹侯這麼風流的,還生了小巨竹?

「不告訴你,你是幾月?」

九月生的晚,還真不認識這幾位。

「五月!」

九月這下子更不說了,五月對人族有些敵視,他只是問道:「四月前輩在嗎?」

「在的!」

迷你五月說著,看了一眼他身邊的蘇宇,好奇道:「又一個更小的,巨竹侯生了兩個,還是你生的?」

九月想笑,很快道:「他叫大竹子,我們見了面再說。」

大竹子!

五月一聽,巨竹侯的後裔啊,大竹子,巨竹,都是一脈相承啊!

就和他們一脈一樣,都是幾月幾月的。

難道巨竹侯,準備把自己的一脈,變成大竹子,中竹子,小竹子,小小竹子?

「現在嗎?」

五月遲疑道:「最好現在別來,不太方便。」

「為啥?」

「來了個討厭的人族,又找我們聯盟,很煩,我不想搭理他,四月非要見一面,誰讓他是我爹,沒辦法,只好在這見面了,聽的都煩死了。」

一旁,蘇宇眼神微動。

人族!

暗影侯?

不對吧,他看到的大道,不是暗影侯的,這麼說,另有其人?

蘇宇也開口道:「哪來的人族?」

「天窟嶺那邊來的。」

五月倒是沒隱瞞,這倆,應該都是他一脈的,他能感應到血脈氣息,也能看出蘇宇修鍊了七十二鑄,而且好像造詣極深,甚至可能完成了整個72鑄!

外族冒充不了的,食鐵七十二鑄,別說外族不會,會了,也修鍊不到這麼高深的造詣。

蘇宇心中微動,天窟嶺,鎮南侯。

沒想到,這食鐵族和鎮南侯還有聯繫。

「是鎮南侯來了?」

「不是。」

蘇宇一怔,不是,那他看到的可是合道。

「是鎮南侯麾下的文起將軍,前些年合道成功了。」

蘇宇瞭然,運氣倒是不錯。

合道成功,定軍侯麾下的重明也合道了,這東西,不是有些人不能合道,而是找不到機會合道,機會合適了,自然就可以合道了。

定軍侯他們情報,都是很久之前的,有些偏差也正常。

蘇宇開口道:「那我們也去聽聽!」

「你們也要來聽?」

五月倒是沒什麼意見,只是有些嘀咕道:「很煩的,小夥子們,我都想走了,人族,討厭!」

蘇宇見他說討厭,但是也沒說趕走那文起將軍,倒是安心了一些。

五月對人族不太友好,但是看樣子,還沒很敵視。

蘇宇也九月不再多說,迅速朝深處趕去。

蘇宇也想聽聽這位文起將軍怎麼說,也想看看食鐵一族的反應。

這文起將軍,選擇這個時機來造訪食鐵一族,蘇宇覺得,時機把握的還是可以的,相當不錯。

……

巨竹大殿中。

五月大道之力一直在波動,四月朝他看了好幾眼,敲了敲桌子,「五月,怠慢客人了!」

幹嘛呢?

人族既然來了,給點面子。

那文起將軍,聞言輕聲道:「無妨,五月道主隨意就好,這一次我來,也帶來了鎮南侯的歉意,當年戰爭爆發,人族照顧不周,導致五月道主後裔隕落,此事,侯爺也一直深表遺憾……」

五月懶得理會。

第三潮汐,他後裔隕落,所以,才有了今日的六月上位,不然,現在食鐵族一脈,還是他們這一脈傳承,當然,現在的六月是他大侄子,都差不多。

過去很多萬年了,五月也懶得再說這些。

不過這傢伙既然開口和自己說話了,五月還是回了一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七月不也被折騰死了?這個潮汐,不知道是八月去送死,還是九月十月……反正你們也不在乎。」

文起將軍嘆道:「上個潮汐的事,侯爺和我,也是大為遺憾,若是知道七月皇子親自赴戰,無論如何,也會護他周全……」

五月嗤之以鼻,懶得理會了。

現在說這些,有啥用。

正說著,四月微微一怔,看向五月,五月也感應到了那兩位來了,開口道:「巨竹侯的後裔回來了,從道源之地回來的。」

「巨竹侯後裔?」

四月一愣,巨竹侯在道源之地誕生後裔了?

我咋不知道!

仔細感應一下,好像的確是食鐵血脈,他有些疑惑,很快,微微皺眉,看向五月,你確定是巨竹侯後裔?

別搞錯了!

而一旁,文起將軍也是心中一動,輕聲道:「巨竹侯前輩的後裔回來了?」

「那巨竹侯……」

四月解釋道:「巨竹侯短時間內大概回不來,道源之地現在情況複雜,最近又出現了幾道無主的規則大道,各方都在爭奪。」

說話間,蘇宇和九月進門了。

這一進門,四月臉色微變,看向九月,九月憨笑一聲,見四月好像有些警惕,比五月要警惕許多,憨憨笑道:「見過四月前輩,五月前輩。」

說著,爪子中浮現一塊令牌,一閃而逝。

四月心中劇震!

食鐵令!

見鬼了!

這玩意不是在下界嗎?

由六月執掌!

此刻,四月一臉的茫然,什麼鬼,這傢伙哪來的,明擺著不是巨竹侯的後裔,可持有下界的食鐵令,還是合道境,也是本族血脈……

一時間,他都有些恍惚了。

九月憨憨笑道:「四月前輩,剛好聽到五月前輩說有人族到了,我們也旁聽一下,可以嗎?」

四月心中帶著無數疑惑,此刻,思考了一下,點點頭:「你們在一旁坐下,別亂跑,也別亂插話。」

「好!」

九月笑呵呵的,很快,走到了五月身邊。

此刻,大殿中有4位合道。

四月五月,還有文起將軍,另外一位,也是食鐵族的合道,不過感覺新晉級不久。

見九月看著他,那食鐵獸也憨憨道:「圓月!」

九月一怔,「雌的?」

居然是一頭雌性食鐵獸,還是合道境,好稀奇啊!

原本還在朝五月走的九月,忽然轉了方向,朝這圓月走去,邊走邊道:「圓月,你多大了?」

「巨柱長了九節了。」

「哦哦……那還好。」

九千歲的意思,比自己稍微大一些,但是,還在接受範圍內嘛。

他迅速走到了圓月身邊坐下,而蘇宇……有些想罵人。

這傢伙,幹嘛呢?

這母的食鐵獸,和你們有差別嗎?

不都一個樣嗎?

上方,四月和五月也朝九月看來,都有些異樣,這新來的,一來就要勾搭我族最好看,最強大的圓月嗎?

過分了!

他們在想著,而那文起將軍,稍微觀察了一下,笑道:「既然巨竹侯後裔來了,那四月道主,之前的話,我就多說一次,不介意吧?」

「你說吧。」

四月現在更關心,這倆傢伙打哪來的,下界嗎?

下界可以上來人了?

古怪!

文起將軍看向九月和蘇宇,笑道:「事情是這樣的,二位到來,應該也是知曉了龍族變故!此事,是由我人族定軍侯負責突襲的,人族一些隱藏的強者,這一次都現身了。」

文起將軍笑道:「現在,龍族血龍侯被殺,人族實力雖沒恢復到巔峰,但是也具備一定的反擊之力了!而百戰王,很快也即將解封……所以鎮南侯大人的意思是,現在再組人族聯盟。」

「食鐵族,一直是我人族最好的盟友,鎮南侯大人希望能和食鐵族達成一致……」

蘇宇聽了幾句,大體上明白了。

來拉盟友的!

聽這意思,搞不好還帶著一些忽悠的意思。

蘇宇一下子抓住了重點,也不客氣,直接道:「這事,我們是聽說了!巨竹侯也很重視,這次回來,也是讓我們打聽打聽情況,聽將軍的意思,這次突襲龍族的強者,都是人族的?」

「是。」

文起將軍笑道:「都是人族。」

「哦,那能說說,這些人來自哪裡嗎?」

蘇宇笑道:「為何之前一直沒有動靜?」

「之前幾位前輩,都蟄伏在各處險地,岷山侯隕落之後,鎮南侯大人聯繫了一些各方隱藏的前輩,他們都選擇了出山,原本是為了解封百戰王大人才會出山的,可現在局勢緊張,只好提前出現……」

蘇宇笑道:「據我所知,他們當中有準王存在,准王都是老前輩了,可否透露一下,這位準王前輩是誰?難道是哪位上古人侯?要不然,不可能憑空出現一位準王強者……」

文起將軍笑道:「准王自然是有的,否則也殺不了血龍侯,這位準王前輩的名諱……不太好說,主要是擔心消息泄露,被萬族知曉,查清楚了准王的身份,會針對性的布置一些陷阱。」

蘇宇笑道:「我們都要聯盟了,難道連一個名號都不能透露?那……我們可不敢貿然和你們結盟,哪有對盟友一無所知的!」

文起將軍微微挑眉,看了一眼蘇宇,再看看四月。

四月也是有些異樣,之前他只是聽,倒也沒怎麼插話,此刻見這新來的不斷提問,有些古怪,我族後裔,啥時候這麼多問題了。

儘管古怪,還是點頭:「這位……」

蘇宇開口,「我叫大竹子!」

好吧!

「大竹子說的有道理,文起將軍,你們人族的這位準王,說說看吧,也許我還認識。」

文起將軍面不改色,好像在思考,過了一會,這才嘆道:「那好吧!我人族此次出山的前輩,是上古文安侯。「

「文安侯?」

四月沉聲道:「文安侯,不是據說隕落了嗎?」

「只是隱藏,並未隕落……」

文起解釋了一句。

蘇宇已經大體上明白了,倒也沒覺得有什麼,現在鎮南侯這邊急需拉攏一批盟友,帶一些忽悠,很正常的事。

不過,忽悠到連人都是假的,那一旦戳穿了,可不是好事。

忽悠,那也得半真半假才行。

結果這傢伙嘴中,那是一句真話都沒,蘇宇笑了笑,又道:「那鎮南侯想結盟,結盟之後,我食鐵族要做什麼?」

文起鬆了口氣,總算沒再糾結這些了,文起侯迅速道:「巨竹大人不是在道源之地嗎?最近,萬族有些動靜,可能會匯聚商討針對定軍侯他們的事,道源之地,都可能會出動一些強者。」

「鎮南侯大人的意思是,聯合起來,找到百戰王大人的封禁之地,先把百戰王大人解救出來!只要百戰大人出來了,那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文起激動道:「百戰大人實力強大,已經真正接近規則之主的境界,迅速三四位準王也無法匹敵他,甚至會被他擊殺!」

一位準王,哪怕東天王那種,對付五六位合道都行,換句話說,二三十位合道,百戰都能一人對付。

實力還是極強的!

鎮南侯,打的居然是解封百戰的主意。

難怪這時候跑來找食鐵一族,食鐵一族的巨竹侯,有天王戰力,就在道源之地,而三月可能也活著,定軍侯知道,那鎮南侯大概也知道。

若是能拉攏食鐵一族,再把百戰王解封了出來,的確很有希望對抗萬族。

文起又迅速道:「定軍侯他們會幫我們牽制萬族,吸引更多的萬族強者,只要食鐵族願意幫忙,解封百戰王,那此次,人族機會很大!」

他帶著期盼之意。

蘇宇則是看了他一會,再次開口道:「解封百戰王?這麼多年了,能解封的話,人族自己早就解封了,食鐵一族雖有準王,可道源之地危險無比……很難吧?」

文起急忙道:「以前也許難,可現在,機會就在眼前!龍族出了這麼大的事,龍族在道源之地的強者,必然會馬上回歸,沒了龍族,各族都會抽調一批強者回來……小族還要自保,那道源之地,只有三大族還有餘力……」

文起急忙道:「只要百戰王大人出來了,以後,食鐵一族就是我人族最鐵杆的盟友,若是人族可以再次一統諸天,食鐵一族,必將凌駕於萬族之上,僅次於我人族!」

蘇宇想了想道:「那你人族,會出動多少人手,和我們一起行動?」

文起微微變色,稍微遲疑了一下,很快道:「我,鎮南侯大人,我們盡量還會去通知其他幾位,一起行動,不會讓食鐵族承受太大壓力……」

說完又道:「當然,我人族其他人,哪怕不去,也會在各地給萬族製造混亂!」

「那位人族准王,真的會和我們一起行動?」

「當然!」

蘇宇眯眼道:「若是這邊,無法和我們一致行動,一旦沒糾纏住萬族的強者,解封百戰王動靜不小,各族強者回歸,那我們就麻煩了!」

「放心!」

文起迅速道:「一定會策應我們的!」

扯淡!

策應你大爺。

就是想先忽悠了再說,等真的去了道源之地解封,萬族回援,那時候後悔也來不及了,只能寄希望能解封百戰王。

主意打的不錯。

蘇宇笑道:「這樣吧,你的保證,我們不敢全信,要不……你讓文安侯親自來我食鐵族一趟,洽談一番!」

文起將軍急忙道:「文安侯現在被萬族盯著,不能輕舉妄動,一旦來了食鐵族,也許會給食鐵族帶來巨大的災難!」

「這倒也是!」

此刻,蘇宇好像成了食鐵族的代言人。

蘇宇想了想道:「這樣,那邊不來人沒事,你,鎮南侯、火雲侯、雲水侯、暗影侯、英武將軍,起碼來三人以上,我們才敢行動,要不然,要是鎮南侯一人的主意……那豈不是害了我族?」

文起將軍臉色變幻一陣,很快,咬牙道:「好!我盡量聯繫其他幾位大人,必定會讓食鐵族滿意!」

蘇宇笑道:「那等人到了,再談吧!」

文起看向四月,四月笑道:「就按照大竹子說的做!我族,不是不幫人族,只是,幫助人族的同時,也要保證我族強者的安全,保證種族的存亡!解封百戰的事,沒那麼簡單,單純靠文起將軍一人當說客……我族也不敢全信。」

文起將軍無奈,之前談的還算順利的。

結果,這巨竹侯後裔一來,又不是太順利了。

罷了罷了!

他只好道:「那我先告辭了,諸位等我下次登門拜訪,必定比這次誠意更足!」

蘇宇笑了笑,也沒說話。

見文起將軍起身告辭,走了一會,蘇宇這才對著爪子上抓著的竹子笑道:「去抓了他,低調點,別搞出什麼動靜,免得這些傢伙壞了我的好事!」

之前準備不管這些人了。

結果,搶我盟友就算了,一旦真跑去解封百戰王……我去你的,那混沌山的戰鬥,會不會被他們搞沒了?

大爺的!

添亂不慫,打架不行。

解封百戰,肯定會讓萬族暫且放下一邊。

萬族不會讓百戰脫身的,到時候,也許要抽調天王回去道源之地坐鎮,那對付混沌山,力量可能就不夠了。

這可不是蘇宇要見到的。

手中的大竹子,那是藍天分身。

這文起,蘇宇也懶得管他好壞,壞人,也許算不上,解封百戰,這也是上界人族的既定策略,至於坑了食鐵一族……都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了,坑盟友,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幹了。

但是在蘇宇眼中,你搞你的,別壞了我的事。

壞了我的事,我可就得收拾你了!

而四月、五月包括圓月,都是微微一怔,他在和誰說話?

抓誰?

他們瞬間看向九月和蘇宇,四月沉聲道:「這位小道友,你為何會有食鐵令?」

九月正在和圓月聊天,聞言,憨憨笑道:「四月老祖,我是現在的食鐵獸皇,自然有食鐵令。」

四月一怔。

九月撓頭,憨憨笑道:「六月老祖將獸皇的位置傳給了我,我是九月,現在……我應該算是獸皇了吧?」

他憨憨笑道:「下界的獸皇,在上界管用嗎?」

此刻,五月張大了嘴巴,憨憨道:「你……你不是巨竹侯的後裔嗎?」

圓月也意外地看著九月。

九月憨憨笑道:「不是啊,我又沒說,是五月老祖你自己說的,我是六月老祖的後裔啊!」

「你來自下界?」

「嗯!」

九月起身,憨憨地朝兩位老祖行了個禮,憨厚道:「我從下界而來,此次來上界,也有一段時日了,龍族之事,就是我們做的!」

四月和五月都是一震!

「那文起……」

「他就是個大騙子!」

九月憨笑道:「明月花谷和龍族的事,都是我們做的,我還一口氣吃了八座龍城,吃了近百萬龍族呢……」

說著,他嘴巴一張,打了個飽嗝,一條小龍浮現,下一刻,被他咔嚓一口咬斷,打著飽嗝笑道:「還有好多沒消化,慢慢吃,四月和五月老祖要吃嗎?可以吃很久的!」

「……」

幾位食鐵族合道都驚呆了。

龍族,是被九月給吃掉了!

還吃了上百萬!

我們?

四月眼神微動,看向蘇宇,再看九月,沉聲道:「你怎麼上來的?還有,你和誰一起上來的?」

「我走別的通道上來的,和下界人皇一起上來的……」

九月不等他們開口,笑呵呵道:「我族已經在下界和人族聯盟,我族,空間古獸,犼族,命族都已和人族結盟,滅殺下界各族合道,逼迫神魔仙三族自封界域!」

九月迅速道:「我也是在宇皇的幫助之下,晉級了合道!繼承了二月老祖的吞噬大道!」

「此次,我們從下界殺上來,先後滅殺魔族合道兩尊,龍族合道六尊,只是先探探上界的底!」

九月這時候雖然憨,卻是語速極快,笑呵呵道:「六月老祖在我上來之前,告訴我,來了上界,多聽幾位老祖的意見!再給老祖們帶點禮物,我從下界來,怕一般的禮物幾位老祖看不上,所以吞了龍族百萬龍族,獻給幾位老祖一起吃,味道還行!」

四月和五月三頭食鐵獸,都瞪大著眼睛,看著他。

這滅殺龍族的驚天劇變,居然不是什麼隱藏人族做的,而是下界來人做的!

自己一族的九月,居然也參與了其中!

「你……」

四月震動道:「下界哪來的准王?」

九月憨笑道:「這個潮汐誕生的,宇皇的麾下戰將!此次,只是來了一尊而已,下界還有!宇皇已經打下生死兩界,擊殺東天王、西天王,收服南天王,驅逐了北天王……為了不驚動上界,所以才沒滅殺三大強族,否則,萬界早已一統!」

如同聽天書一般,四月聽著聽著,有些恍惚了!

倒是五月,忽然喝道:「你說文起是騙子,你……你這麼說,是否也在欺騙我們?」

人族,都狡猾多端。

眼前這傢伙,雖然是自己同族,可五月很惱火,剛剛這傢伙騙自己!

九月憨憨笑道:「沒騙人,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現在是下界食鐵一族的獸皇,何必騙幾位老祖!」

九月憨厚道:「要是不信,我可以喊那些人一起過來,此次,我們上界,就是要干一番大事的,萬界,也就上界還沒被拿下了!」

大殿中,此刻安靜無比。

四月臉色變幻不定,沉聲道:「下界,你們參戰了?」

「對!」

「前車之鑒就在眼前,上個潮汐幫助百戰王的盟族都滅了……」

九月搖頭:「不一樣的,這個潮汐的宇皇,聖明無比!我族參戰以來,幾乎毫無損失,反而讓我晉級了合道,各族都紛紛投靠,包括鴻蒙鎮守這些人,也紛紛投靠!犼族各族,都爭相投奔,宇皇騰空時期,三十六鎮守就為他護道。滅萬族合道,壓制百戰勢力,人族一統,重定河山,可沒有上個潮汐的老人為他護持……」

九月很快道:「宇皇和百戰不一樣,投靠宇皇的萬族,都得到了好處,沒有任何壞處!統一生死兩界,盟軍合道,無一隕落!倒是擊殺了數十合道強敵……」

一旁,蘇宇默默聽著。

我總覺得,你這傢伙故意在拍我馬屁,可惜我沒證據。

算了,我就聽聽好了。

而九月,依舊興奮激動:「是,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敵上界各族,可此次上界的,最多只有下界三分之一的力量,若是全部上界,也能和上界各大強族一爭高下!」

「至於百戰……宇皇的意思是不用管他,隨他去,膽敢阻路,殺之便是!」

九月興沖沖道:「幾位老祖,這是新的時代,下界已經是新宇元年,不再是上古了,改朝換代了!」

「……」

四月有些茫然,下界,變成這樣了嗎?

五月也是震動,急忙道:「那這宇皇,什麼實力?」

九月笑了笑:「頂級合道!」

「才頂級合道?」

五月一愣,接著忍不住罵道:「胡鬧,准王都不是?」

九月憨笑道:「宇皇還年輕,按照人族的演算法,才22歲,他麾下已有多位準王戰力!」

此話一出,五月再次一愣,「22歲?」

他狐疑道:「22個潮汐年?」

「不是,就是人族的22歲!」

九月憨笑道:「就是我們睡一覺的時間,嗯,就那麼大!」

九月憨厚無比:「宇皇天賦異稟,善待各族,19歲騰空,21歲融道,22歲跨入頂級合道,我想,很快就可以成為準王了……也許用不了幾天!」

這一刻,三位食鐵族強者,只覺得是在聽天書。

太可笑了!

這九月,在騙我們?

可是……很快又都平靜了下來,四月看向蘇宇,「他……是我一族的強者嗎?」

感覺是,感覺又不是。

九月呵呵笑道:「算是吧……暫且不說大竹子。」

九月笑道:「此次我來,也是徵詢幾位老祖的意見。」

「和你們聯手?」

四月沉聲道:「是這意思嗎?」

「不是。」

九月憨憨道:「是徵詢幾位老祖,要不要帶著食鐵族遷移到下界,上界現在危險,大戰很快會爆發,我們的意思是,遷移食鐵族下界,和上界對峙,以界壁為限!」

遷移族群下界!

四月心中再次震動,而不是幫他們殺人,四月沉聲道:「此事事關重大,我也無法作出決策,而且……你的話,我也不知真假!雖然你持有食鐵令,不過……我儘快通知巨竹侯回歸!」

「好的!」

九月憨憨笑道:「那先這樣吧,這幾日我們不會走,老祖儘快通知巨竹侯回歸,至於文起和鎮南侯他們,不用理會!百戰一系,都是莽夫,不同搭理他們!」

「……」

這話說的。

四月有些哭笑不得。

「你說的那宇皇……也是這態度?」

「當然!」

九月笑道:「百戰就是個大坑,宇皇的意思是,他就算出來了,也只是拉萬族仇恨的,不要在意他,如今是新朝了!」

四月聽的眼神不斷變化,很快道:「那我儘快通知巨竹侯回歸!」

比起剛剛應對文起將軍,那要重視的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3章 上界食鐵族(求訂閱)

7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