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六大合道齊入瓮(求訂閱)

第717章 六大合道齊入瓮(求訂閱)

「人主,現在去找火雲侯還是鎮南侯?」

一行兩人,變成了一行四人。

雲水侯和英武將軍都沒帶屬下,而是讓那些屬下繼續隱藏,畢竟,現在還不確定在蘇宇這邊待多久,也許過不了幾天就要跑路了。

英武將軍剛問了一句,雲水侯就柔柔弱弱打斷道:「雲水更好奇,人主從何處上界的?」

蘇宇笑道:「傳火者的通道。」

雲水侯見他沒說具體地址,笑了笑,也不再問,還是柔柔弱弱的樣子。

蘇宇傳音大周王:「盯著點雲水侯,這種柔弱的女人,發起狠來,比誰都凶!」

「宇皇如何知曉?」

「書中自有解釋!」

蘇宇鄙夷,你當我沒看過書?

我蘇宇,那是真的讀書破萬卷,英武將軍這種還好對付一些,雲水侯這種,其實在蘇宇看來,更難纏。

聽聽剛剛的問題,從何處來上界的?

我能說從葬魂山來的?

這明擺著是打聽具體位置嘛,我能說?

「她和百戰關係不太好吧?」

蘇宇又問了一句,大周王傳音道:「一般,也談不上不好。。。」

蘇宇點頭,主動開口道:「英武將軍,我聽你之前話中的意思,百戰王和哪個女人糾纏不休,你還勸說過?」

一聽這話,英武將軍冷哼一聲,「還能是誰,月羅那個妖艷之貨!」

大周王微微凝眉,開口道:「你說月羅?月羅和百戰王之間,沒太多的糾纏吧?」

「你知道個屁!」

英武將軍鄙夷,「你們這些男人,知道什麼!百戰和月羅早就勾搭上了,我還撞見過,那時候我就勸他,月羅這女人妖艷的過分,最好別招惹,還不如雲水侯……」

雲水侯面帶柔笑,看了她一眼。

英武將軍輕咳一聲,很快道:「結果百戰那白痴,當我是放屁,理都不理我!月羅是什麼人?她之前就和幾位天才武者曖昧不清,欲拒還迎,當我們傻子呢?看不出來她的心思?最後釣到了百戰,百戰那時候天賦最強,結果被月羅釣上了,我一看就知道百戰遲早倒大霉!」

馬後炮!

大周王暗暗吐槽一句,很快笑道:「月羅……我記得月羅最後沒參戰吧?她實力不是太強……」

「呵呵!」

英武將軍冷笑一聲,「沒參戰?當然沒參戰,最後一戰,百戰為了保護她,大概是收入自己的兵器中了!怕萬族動蕩,衝擊到了月羅,月羅那賤人要不死了,要不和百戰一起被封印了,要不……就是被月羅坑了!」

「我雖然不滿百戰剛愎自用,可要說百戰是徹底的廢物,那也不至於!」

英武將軍還是說了句大實話,「他實力是真的強,三五准王遭遇他,大概率會被殺!最後一戰,百戰引走了六七位準王,十多位頂級合道……縱然贏不了,也不可能一個沒殺,他就被封印了!」

英武將軍說著,沉聲道:「結果你們也看到了,最後一戰,百戰就這麼悄無聲息地沒了!一點動靜都沒!你要說百戰背叛了,那百戰背叛,出來圍殺我們,那真的一個活不下去!百戰卻是被封印了,背叛大概不至於,但是一定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人給算計了!」

「除了月羅,我想不出還有誰了?」

英武將軍搖頭:「絕對是月羅,百戰對她毫無防範之心,甚至將她藏身在自己兵器中,或者不是兵器,乾脆就是一件單獨的兵器空間……貼身藏著,月羅但凡有問題,百戰必然被坑!」

大周王臉色變幻,許久,嘆息一聲:「若是如此……他被輕易封印,就情有可原了!」

貼身藏著一位強者,隱藏的獄王一脈強者。

毫無防範之心!

一旦對方背叛,那絕對被坑。

否則,萬族再強,想封印百戰,不死了兩三個准王都難。

而蘇宇,只是默默聽著,並不插話。

有意思!

月羅!

獄王一脈的強者嗎?

若是,那能封印百戰,也不是一般人,實力恐怕不會弱,在百戰面前隱藏實力,也不簡單。

月羅,紫煙……

蘇宇想到了自己,忽然想笑,我現在也隨身攜帶著一位獄王一脈的女人,而且也很強,天王實力。

這麼一看,倒是和百戰差不多了。

當然,百戰是帶著保護,蘇宇是帶著隨時準備當炸彈。

若是西王妃沒被封印,而是潛藏在文明志中,關鍵時刻,哪怕蘇宇有天王戰力,和強敵對峙,也很容易被天王弄死。

「輸的不冤!」

蘇宇心中念叨一句,百戰輸的一點也不冤,你他么大戰當前,帶著一位女人隨身保護,不坑你坑誰!

月羅!

這個名字,蘇宇記下了,也許可以抽空問問西王妃。

也許還是西王妃的親戚!

路上,雲水侯也沒什麼話。

蘇宇也不太說話,一向話少的大周王,倒是話多了,和英武將軍聊了起來,主要還是探聽一些情況,蘇宇問不合適,大周王倒是不介意問一些情況。

上界六千年,很多情報,早已過時了。

……

飛著飛著,接近神火山了。

英武將軍這才知道,先來的神火山,想了想提醒道:「火雲侯脾氣暴躁,實力強大,比我們都要強大一些。」

英武將軍,三等合道的戰力。

雲水侯,三等巔峰甚至接近二等。

這些活下來的侯,都不簡單。

哪怕定軍侯,那也是三等合道戰力。

而火雲侯,可能接近二等巔峰,堪堪要邁入天王領域的強者了。

「鎮南侯、火雲侯實力都很強,之前的岷山侯,是真正的准王境,可惜隕落了,除了岷山侯之外,鎮南侯和火雲侯誰強點,目前不好說。」

「暗影侯最神秘,也接近合道巔峰戰力……」

反正6位合道,算下來,定軍侯和英武將軍實力相當,暗影侯和雲水侯實力相當,剩下的兩位要強大一籌。

蘇宇微微點頭。

活下來的人少,但是都是精銳。

在這神火山,火雲侯應該可以戰天王。

靠近神火山,蘇宇眼中浮現天門,朝神火山看去,神火山中,火山太多,火之力強盛,蘇宇一一掃過,繼續前行。

雲水侯有些不太適應,蘇宇剛想開口,雲水侯柔弱道:「我跟著一起沒事的。」

善解人意!

蘇宇卻是不喜歡!

的確不喜歡這種,我更喜歡那種猜不透我要做什麼的人,英武將軍就挺好,說個沒完,沉默寡言的都不太好打交道。

雲水侯此刻自然不知蘇宇想些什麼。

她也默默觀察蘇宇,這位下界人主,讓她隱約有些熟悉感,彷彿看到了昔年的文王,可她也很細膩,仔細一看,其實也不像,只是一種感覺罷了。

而此刻,蘇宇傳音道:「大周王,你我聯手,有把握拿下火雲侯嗎?」

「難!」

大周王傳音道:「在這神火山,難度很高!對方接近天王戰力,你我想拿下他……抗衡還是沒問題的!」

「藍天隨時可以來。」

蘇宇傳音:「他分身在這,主身可以隨時抵達。」

大周王吸氣,我去,還能這樣?

難怪蘇宇非要隨身攜帶一個藍天分身。

「加上他的話,若是雲水和英武不搗亂,拿下對方應該沒問題。」

而蘇宇,剛說完不久,忽然朝一個方向看去。

此刻,一處火山上,暗影侯也感受到了一些動靜,有人窺探自己。

這時候的蘇宇,並未隱藏什麼。

這邊,除了暗影侯之外,也沒他人。

火山那邊,暗影侯心中微驚,這位怎麼來了?

之前蘇宇讓他去聯繫其他侯,他第一個自然想到的是火雲侯,在這約見火雲侯見面,只是對方現在還沒出現罷了。

感受到蘇宇的氣息,暗影侯遲疑了一下,還是迅速從火山中飛出,身體化為影子。

片刻后,暗影侯浮現,有些驚訝。

雲水和英武也在!

他隔著一段距離,沉聲道:「無名道友!」

蘇宇看向暗影侯,笑了笑,「你在這等火雲侯?」

「是。」

「你效率很慢。」

「……」

無言以對。

蘇宇讓他聯繫其他人,他到現在還在神火山,蘇宇這邊,兩大合道都跟著蘇宇了。

這叫效率!

可是,他行事沒蘇宇那麼大膽,敢到處跑,他都是小心謹慎,也正因為如此,才能一直活躍,還活到了今日。

蘇宇前後其實也沒多久,兩天都不到。

他身邊都跟著兩位合道了。

暗影侯無奈,只好道:「我擔心引起注意,所以小心一些。」

還有一點,其他幾位侯的具體藏身地,他是不知道的。

只知道大體位置,所以聯繫起來,難度要大一點。

說完,他問道:「道友來此……是找火雲侯?」

蘇宇微微點頭:「你去見火雲侯,告訴他,他欠我一條命,他本人也許不知道,但是你是知道的!其他的我不想多說,他要為我效命三年,去吧!」

暗影侯微微沉吟片刻,沉聲道:「無名道友若是想收服火雲侯,我覺得……也許可以緩和一些的手段……挾恩圖報……」

蘇宇平靜道:「就是挾恩圖報!不需要他臣服我,都說火雲侯脾氣火爆,脾氣火爆沒關係,一般脾氣火爆的人,都耿直!若是火爆的脾氣,但是偏偏不耿直……這樣的人,我要他何用?」

這話沒毛病。

雲水侯和英武將軍,此刻倒是有些意外,這位感覺……和之前不太一樣了。

英武將軍此刻也看向暗影侯,問道:「你們見過面了?」

她警惕道:「暗影侯,你是哪邊的?」

什麼哪邊的?

暗影侯心中腹誹,就聽英武將軍又道:「人主要和百戰爭人族之主的位置,你支持誰?」

「人主?」

暗影侯微微一怔,看向蘇宇,蘇宇之前沒和他暴露過身份,此刻,卻是改變了主意,暗影侯……別想走了!

所以,也不介意英武泄露身份。

此刻,見暗影侯看來,淡淡笑道:「我是下界人族之主,暗影侯很意外嗎?」

暗影侯心中震動。

人主!

廢話,我當然意外。

不過他知道的比英武他們多,這位……不好惹,說翻臉就翻臉!

而且心思陰沉,麾下還有多位強者。

更是開了天門的存在!

天門……人主……此刻暗影侯倒是釋然了,人主開了天門,好像就可以理解了。

暗影侯謹慎道:「是有些意外,暗影見過人主!之前不知人主身份,怠慢人主了!」

蘇宇輕笑道:「客氣了!去吧,火雲侯在第七座火山下方,你去見他,跟他說,欠我的命,還我三年,就是如此。」

「那……他若是不答應呢?」

暗影侯遲疑了一下,蘇宇平靜道:「忘恩負義,欠命不還,你覺得該如何?」

暗影侯心中震動,意志力微微朝四方探查一下。

他想知道,那位分身無數的傢伙,有沒有來。

若是來了……這位開了天門,火雲侯躲的過萬族,卻是躲不過他,一旦那位來了,加上這裡幾位,火雲侯真要不聽話,可能會死!

而且他可是知道的,定軍侯當初是被擒拿走的!

之後,乖乖地為這位幹活。

這位,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暗影侯心中想著,有些沉重,「好,那我去見火雲侯!」

「勞煩了!」

「不敢當,應該的!」

暗影侯迅速消失。

而英武將軍有些意外,看向蘇宇,「你認識他?這傢伙陰沉的很,今天倒是好說話。」

蘇宇笑道:「他不知道我要反對百戰,所以給個面子,要是知道了,也許會對我不客氣了。」

「也是!」

英武點頭:「這些傢伙,都一根筋,知道了可能就得反對你了。對了,你說救了火雲,是因為之前對付龍族的事嗎?」

蘇宇笑著點頭:「不錯,我帶人殺了龍族強者,這邊的困境才解除了,火雲侯欠我一條命,不是嗎?」

「當然!」

英武點頭,這個沒毛病。

……

同一時間。

一座火山底。

火雲侯心中一驚,暗影直接朝他這邊來了!

怎麼會?

我在這藏著,暗影怎麼會知道!

路過?

他一直在觀察暗影,擔心暗影有問題,加上剛剛暗影好像去了外圍和誰交談,他愈加不安,但是此刻暗影直奔此地而來,火雲侯極為警惕,不敢大意。

而暗影侯也知道火雲侯必然會警惕疑惑,此刻,騰空到了火山之外,看向那座火山。

開了天門的強者,說火雲侯在這,那一定在。

他也不去質疑懷疑什麼,沉聲道:「火雲,不要緊張,聽我說!你先前被圍困在此地,是有人突襲龍族,擊殺龍族血龍侯等6位合道,萬族動蕩,你才解圍成功!」

「現在那位托我來告訴你,你欠他一條命,這個不知你是認還是不認!」

……

火山底。

火雲侯皺眉。

欠人一條命,對方擊殺了龍族六位合道,包括一尊准王?

真的假的?

不過,這也能解釋,為何斷血侯他們迅速撤離的原因,若是如此的話,那就沒問題了。

「火雲,我知道你在這,不要多想,真要對付你,真要和萬族有關,知道你具體位置,三尊准王,足夠輕易擊殺你,毫無損傷!你在此地再強,也只是堪比准王,你最大的底牌在於沒人知道你具體在哪!」

「此刻,定軍、雲水、英武都已投靠這位,這位托我問你,你欠他一條命,他讓你為他效命三年,你可願意?」

火山中。

火雲侯確定,自己位置暴露了,加上聽到其他幾位的名字,微微凝眉,忽然浮現在火山之外,看向不遠處的暗影侯,沉聲道:「為他效命?他是誰?你說的一切,可是真的?」

暗影侯看向火雲侯,點頭:「一切都是真的!而且當日還是我去見定軍,希望他們能來救你,之後,那位帶人突襲了龍族,斷血侯他們為了應對危機,不得不撤離此地!」

「他是誰?」

「此代人主!」

「人主?」

火雲侯笑了,「你開什麼玩笑,哪還有人主……」

「下界來的!」

火雲侯笑聲一滯,而暗影其實沒聽到蘇宇說他來自下界,但是他猜到了。

那群人,都來自下界!

人主,准王,定軍侯投靠……

那些人,必然來自下界。

他很快道:「那位從下界而來,如今,其他三位都已追隨!此刻,人已在神火山之外,他讓你為他效命三年,報答救命之恩,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火雲侯有些躁動道:「三年?三年管什麼用!他從下界來的,下界……下界還有人族強者嗎?」

「有!」

火雲侯急躁道:「多強?」

「比我可能稍強一些,沒到准王。」

火雲侯頓時失望無比,沒到准王!

「那他如何殺的血龍侯?」

「他麾下有準王強者。」

「下界還有準王?」

「這個潮汐誕生的。」

火雲侯一驚,「這個潮汐誕生了准王,你說的人主卻不是准王,你在開玩笑吧?人主就算有,也該是那准王強者吧?」

「這個我不清楚,也許定軍更清楚一些。」

「定軍在哪?」

暗影侯搖頭:「不知道,沒來,只看到了雲水和英武,以及當年的周天生,那個永恆,不過現在應該是合道巔峰,不知是不是隱藏了實力。」

暗影是瞬間認出了大周王,大周王上古身份沒人知道,但是上個潮汐的身份,和現在差距不大。

火雲侯皺眉:「他說讓我給他效命三年?還說其他的了嗎?」

「沒有!」

暗影侯搖頭:「這位……行事詭秘,具體想什麼,我也不清楚,只是見過一面罷了!見面一個時辰,龍族就沒了,行事果決,當日我也被驚住了。」

火雲侯皺眉:「你這話中,好像還有話。」

暗影侯沉默一會,開口道:「算是吧,當日見面,雖然聊的不多,但是此人給我的感覺……唯我獨尊,霸道無比,讓我想到了一些人,想到了一些事。我要做的,必須要做,做不到……你便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火雲侯心中震動,面色變幻,「什麼意思?我若是不為他效命,他還能殺了我不成?」

「可能吧!」

暗影侯看著他,「可能性很大,定軍你也知道,不是個好脾氣的人,可是,上次我見到定軍,對他極為恭敬。而且,前日我才見過他的人,那位準王強者,剛讓我去通知你們見一面……眨眼間,雲水和英武出現在了他身邊,顯然,是出現了一些變故,這位需要我們追隨效力,或者是……不要擋他之路!」

暗影侯深吸一口氣,「兩日,雲水和英武都出山了,臣服了,兩日,我找都找不到她們……火雲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知道。」

火雲侯眼神變幻,「你是說,他隨時可以發現我,隨時可以殺我,是嗎?」

「是。」

火雲侯皺眉道:「他也是人族,我也是人族,他就算是當代人主,我還是上古侯呢!」

「你欠他一條命!」

暗影侯看著他,「不止你,你麾下那些人,都是因為他才能活下去,他現在讓你償命,你給不給?」

火雲侯煩躁,「我都對他不熟悉!這傢伙,客氣話都不會說嗎?我怎麼著也是老前輩,一句為他效命,不聽話就殺的意思,什麼意思?」

他只是覺得,這新人主,好像有點不尊重自己!

客套話都沒一句!

來了就讓暗影威脅自己,他不太舒服。

暗影侯輕聲道:「下界什麼情況,你是知道的,他能從下界殺上來……其實不用我多說,你應該能體會到一些東西才對。」

火雲侯凝眉,半晌才道:「那你的意思是,我該為他效命三年?」

「你自己決定。」

火雲侯罵罵咧咧的,我決定個屁!

好一會,有些頭疼道:「總覺得沒好事……早知道,還不如讓斷血侯來圍剿我!算了,三年是吧,三年……好像不算太長!那行,我安排一下,自己過去,大爺的,這傢伙感覺不太好相處。」

暗影侯沒說什麼。

而火雲侯,很快消失。

他也不準備帶人去,雖然神火山暴露了,可屬下在這,更好藏身,跟著那位不知道情況的新人主,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

蘇宇在神火山外圍,等待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這才看到暗影侯和一位一頭火紅色頭髮的壯漢朝這邊飛來。

那火紅色頭髮的壯漢,隔著老遠,有些桀驁,拱拱手道:「火雲,見過人主!」

他朝大周王拱手!

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真覺得大周王是人主,實際上,故意的可能性更大,畢竟暗影已經提了大周王。

而大周王,卻是瞬間消失在原地,臉色微微變幻,輕笑道:「火雲侯認錯了,不敢當,在下周天齊,忝為上古人皇帳下行走,負責人皇宮暗衛執勤事宜,身份低微,侯爺可別拜錯了!」

此話一出,幾位強者都是變色。

紛紛看向大周王,包括英武將軍也是,此刻,雲水侯也是微微震動,「是你!難怪……有些熟悉,你是人皇宮座下?」

大周王笑道:「無名小卒,不敢和幾位侯爺比肩。」

幾人卻是臉色依舊凝重。

無名小卒?

宰相門前七品官。

何況是人皇!

文王家的狗,實力都比上古侯強,何況是人皇的帳下行走。

這都是貼身人!

不是人皇信任之人,豈會成為這帳下行走。

幾人看向大周王,大周王笑道:「周某讓諸位見笑了,之前也曾見過幾位侯爺,只是另負任務,不敢坦誠。傳火者一脈,而今已經成為過去……」

一聲嘆息,大周王搖頭道:「當初,我曾勸過丹玉、兵窟二位,不可一舉將傳火者全部暴露,兩人執意不聽,哎,我也無力勸阻,只能放任!」

他苦笑一聲,「如今,傳火一脈,也許只有我一人了!」

而此刻,火雲侯卻是震動道:「傳聞,傳火者有三巨頭,三人負責,丹玉、兵窟是其二,你認識他們,還能勸說他們……你便是第三人?」

他有些驚訝,「當年百戰王詢問第三人是誰,兩人誰也不肯說,不願說,只說第三人才是他們的核心,傳火者的最後火種……說的便是你?」

大周王輕笑:「抬舉我了!我們三人,都是一起接人皇之令,共同負責火種傳承罷了!核心豈會是我?」

他說著,再次嘆息:「可惜,傳火者多年的底蘊,一朝而空!」

他是這麼說,這時候,幾位侯,卻是都凝重無比。

傳火者真正的核心人物!

並非准王境,他們一度以為,是一位準王,結果並不是。

不是准王,卻是核心人物……這更不一般。

代表當年人皇很信任這位!

「丹玉和兵窟都是准王……」

暗影侯輕聲說了一句,大周王笑道:「他們天賦比我強,我天賦不行,蹉跎多年,也只是堪堪進入合道巔峰。」

這話說的,幾位侯都有些尷尬。

我們不也是?

何況,我們還未必比你強,起碼此地,可能只有火雲侯和他實力相當,其他幾人都要弱一籌。

而大周王自陳身份,很快笑道:「所以火雲侯認錯人了,我可不是人主,宇皇陛下才是人主,千萬別再認錯了。」

這話,更是讓人不由深思三分。

蘇宇也瞥了一眼大周王。

我知道他不簡單,今日才知,這傢伙居然是傳火者最核心的人物。

能忍!

這也許是人皇選擇他當這個核心的原因,沒有大周王,也許這個潮汐,人族已經覆滅了。

實力,未必最重要。

這個潮汐,大周王就算有天王戰力,其實也沒用,早點暴露,萬族恐怕早就打來了。

關鍵是,能忍。

一般人,真忍不住。

火雲侯剛剛還有些桀驁,此刻,微微變色之後,態度要恭敬了一些,沉聲道:「火雲見過人主,多謝人主救命之恩,接下來三年,人主但有吩咐,儘管下令,我火雲,也不是忘恩負義之輩!」

只是報恩,沒說臣服。

很正常!

蘇宇也不在意,你聽話就行了,其他的,都可以放在一邊,三年後,你一個合道巔峰,我還看不上!

蘇宇笑了笑,沒說什麼,點點頭。

很快,看向暗影侯,而暗影侯見蘇宇看來,大體上猜到,蘇宇要收服所有上古遺留強者,此刻,吐氣道:「暗影願為人主出力!」

「客氣了!」

蘇宇笑道:「同為人族出力罷了,人主只是個名頭而已。」

回應了一句,蘇宇笑道:「如此一來,只有鎮南侯還不知道什麼了。」

6位合道,5位納入麾下。

臣服也好,算計也好,等待也好……都無所謂。

放在身邊盯著,比自己亂動要強。

蘇宇笑道:「諸位覺得,鎮南侯會聽令嗎?」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暗影侯輕聲道:「鎮南侯也是老將了,大局觀還是有的,只是……」

他還是提前打了個埋伏,「只是鎮南侯有些桀驁……」

蘇宇輕笑道:「桀驁?如何個桀驁法?」

暗影侯不好多說,倒是火雲侯不以為然道:「那傢伙,脾氣比我還暴躁一些,而且……不太服人!說句難聽點的,人主用救命之恩,可以讓我效力,可對鎮南侯,卻是沒有救命之恩,他未必會理會,他眼中的人主,這些年,也就只有百戰王!」

蘇宇笑著點點頭:「我明白了!」

說罷,笑道:「那我若是要拿下他,幾位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嗎?」

「拿下他?」

火雲侯一愣,而英武將軍和雲水侯也是微微一怔。

暗影侯則是沉重道:「只是拿下……還是……斬殺?」

蘇宇平靜道:「看情況,若是死也不願聽話,我們也未必能控制住,那隻能斬殺之!」

此話一出,幾人變色。

火雲侯有些躁動道:「你要殺他?我們這些人,在上界艱難掙扎多年,為了人族的傳承……」

蘇宇輕笑道:「是我讓你們掙扎的嗎?是我導致你們面臨如此困境的嗎?為何,要和我炫耀此功勞?而且,這不是功勞,這是恥辱,而這恥辱,並非我帶來的!」

「你們葬送了大好局勢,下界危若累卵,不應該是你們羞恥,對不起下界嗎?」

蘇宇輕笑道:「為什麼,如此羞恥的一件事,到了你們口中,好像是榮耀一般?真正的罪人,是我嗎?不是應該怪罪百戰王嗎?我很好奇,你們為何會產生一種想法,你們在上界掙扎求存,是為了我們一樣?」

蘇宇看向幾人,輕聲笑道:「話不多說了,幾位,再問一次,我若是要拿下鎮南侯,幾位願意出手嗎?」

沉默了大概五六秒,蘇宇笑道:「沒關係,畢竟同袍一場,幾位和我也不是太熟悉。」

「馬上就叛變了自己的同袍,我還不太放心呢。」

「只是……希望這是幾位唯一一次抗令,不會有第二次!」

蘇宇說的平靜,「既然幾位答應了幫我,那希望能聽我的,我說什麼,盡量能做到,實在做不到,說明原因,不希望諸位自作主張!」

幾人都沒吭聲。

而此刻,英武將軍和雲水侯,都有些異樣。

雲水侯看向英武,眼神好像會說話一般。

這就是你說的很可憐,很慘的新人主?

這就是你口中的傀儡人主?

蘇宇卻是沒管他們,輕輕抬了抬手,手上,好像環繞著一條竹環,蘇宇輕笑道:「藍天,你都聽到了,先放放混沌山的事,來我這邊,那位鎮南侯,恐怕還需要我們自己出力拿下!」

「諾!」

一聲輕笑,下一刻,虛空開始波動。

蘇宇原地等待了片刻,手中竹環脫落,漸漸地化形成人,很快,人影越來越凝實。

又過了一陣,藍天化為一個童子模樣,笑道:「宇皇陛下,那現在去拿下那傢伙?」

「宜早不宜遲!」

蘇宇笑了笑,「混沌山還好吧?」

「還行。」

藍天說著,又笑道:「另外,定軍侯已經行動了。」

蘇宇微微點頭。

又看了一眼雲水侯幾人,笑道:「幾位若是不介意的話,就在此地稍侯我片刻。」

暗影侯沉聲道:「不如我們跟著一起吧,也能和鎮南侯說說……」

蘇宇居然準備直接拿下!

這姿態……可不是正常收服的意思。

蘇宇笑道:「沒事,我很快就回來,放心,能說服,那我會盡量說服的。幾位在此地不要亂跑,若是遇到危險,可以先離開……」

說著,看向藍天,笑道:「藍天,給他們留下一些聯繫之物。」

藍天嘿嘿笑著,那小小的童子,在頭上拔出了一些毛髮,笑呵呵道:「幾位保留好了,可別亂跑哦!」

幾人皺眉,接過毛髮,那些毛髮,如同繩索,迅速纏繞在幾人手腕之上。

「走吧!」

蘇宇笑了一聲,三人瞬間消失在原地,天窟嶺也在南方,不算太遠。

……

等到蘇宇他們走了,英武將軍忽然道:「我……怎麼覺得,他一點不可憐?」

可憐?

暗影侯看著她,有些古怪,「英武為何會如此說?」

英武將軍遲疑道:「他實力沒到准王,麾下據說還有三位準王境強者,就連那周天生好像都比他強一些,而且身份尊貴,人皇座下……他又年輕,被人壓制,一點話語權都沒有,還不可憐嗎?」

感覺,很可憐啊。

可現在,隱約覺得,又不太可憐了!

為什麼?

那個新來的傢伙,好像是准王境,可是,對這蘇宇,也很客氣啊。

讓幹嘛就幹嘛,讓去打架就打架,讓來就來,讓走就走……

還有那周天生,不,現在叫周天齊,也很聽話啊。

這一路上,對那蘇宇都很客氣。

暗影侯有些無言,半晌才道:「這些只是英武你的猜測,我覺得……可能需要等等看,才知道這下界具體情況如何。」

眾人微微點頭,此刻,四人你看我,我看你,許久,火雲侯沉聲道:「鎮南侯能答應嗎?」

「不好說。」

……

同一時間。

大周王也這麼問,蘇宇笑道:「不管他,直接拿下!先鎮壓著!沒工夫去說服他,先鎮壓著再說,這位既然連麾下都派出去拉攏人,準備救百戰……這麼危險的事都願意為百戰去做,我沒興趣慢慢感化他!」

蘇宇又笑道:「何況,6位上古強者,多少要來點殺雞儆猴,不然,真以為我很好說話,這鎮南侯……算他倒霉,能不殺先不殺,壓著過了這次再說!」

藍天和大周王都沒意見。

藍天嘻嘻哈哈地笑道:「那就拿下,一個非天王強者,咱們聯手,瞬間拿下!」

……

天窟嶺。

數萬洞窟,無數洞穴,洞洞相連。

此刻,其中一個巨大無比的洞穴中,亮堂一片。

鎮南侯正在踱步,皺眉。

文起怎麼還沒回來?

不會出事了吧?

他皺著眉頭,帶著一些不安,難道食鐵族扣留了他?

不應該啊!

就在此刻,他忽然眼神微動,此刻,遠處洞穴,傳來一陣腳步聲,鎮南侯心中一震,低聲喝道:「誰?」

「大人,是我!」

文起!

鎮南侯稍微鬆了口氣,也是,這數萬洞窟,除了文起知道自己在這,誰還知道自己在這?

哪怕找,也得找個幾年!

天窟嶺,洞窟無數,他連自己麾下都沒安排到一起,怕被人一網打盡,有些地方放置一些,零零散散的分佈在整個天窟嶺中。

能直奔自己而來的,也只有文起了。

自己剛剛還想著,這傢伙總算回來了。

鎮南侯也朝外走去,邊走邊道:「食鐵族的傢伙答應了嗎?見到了巨竹侯嗎?」

洞窟外,蘇宇化為文起,迎面走來,開口道:「答應了,也見到了巨竹侯……」

兩人間隔不到百米,走著走著,鎮南侯心中一動,忽然道:「文起,有人跟蹤你?」

「怎麼會!」

蘇宇笑道:「大人多慮了!」

他這一笑,鎮南侯忽然臉色一變,怒喝一聲,「你出賣我?」

他調頭就要跑,忽然心中一驚,後方,大周王呈現,笑道:「別跑!」

鎮南侯臉色再變,迅速扭轉身體,要朝另外一個洞窟跑去,藍天浮現,嘻嘻笑道:「我這無路!」

「混賬!」

鎮南侯大怒,直接朝蘇宇衝去!

混賬東西,他被文起背叛了!

文起什麼實力他知道,此刻,他不敢朝另外方向跑,直奔蘇宇而去。

殺了你這叛徒!

而蘇宇,手中陡然浮現一支筆,我可不是文起。

文起還在被關押著呢,你還是和他一起吧。

一筆點出,一瞬間,千萬支筆浮現,直奔他大道而去!

藍天和大周王,也是迅速爆發,三大強者,強行壓制。

藍天無數分身化為大網,朝他罩下!

大周王忍道發揮到了極致,也不喊了,而是禁止鎮南侯吼出聲!

蘇宇更是戰力全開!

他本就不比這鎮南侯弱,何況這傢伙此刻還被人壓制了,千萬支筆點出,眨眼間,點破了鎮南侯所有元竅,鎮南侯想暴吼出聲。

帶著一些不敢置信,這傢伙是誰?

不是文起!

還沒吼出來,他看到了一塊小石頭直接朝自己砸來,這還不算,蘇宇自己的人主印,也是瞬間爆發,人族氣運壓制!

「鎮!」

蘇宇低喝一聲,鎮一個侯,難道還不行?

人王都不是,你能擋住人族氣運?

鎮南侯臉色再變,這是什麼?

人族之主?

不可能!

就算是,就算是下界人主,人族氣運不夠,下界人族很弱,如何能鎮壓自己這尊上古侯?

不可能!

轟!

帶著一些不可思議,那大印直接朝他鎮壓而下,轟隆一聲,將他壓在地面上,地面穩固如神兵,他鑽都鑽不下去!

「別動,我只鎮壓你,不殺你!」

蘇宇平靜道:「我乃人族之主,你聽話,我不殺你,別逼我斬了你!」

鎮南侯劇烈掙扎,蘇宇也不客氣,巨筆點下,點的他肉身不斷破碎,甚至精血都被蘇宇抽取了許多,眨眼間,他氣息微弱下來。

蘇宇撇撇嘴,手持巨筆,不斷刻畫。

過了一會,將之大道封印。

接著,文明志浮現,將他納入其中,最後,聖化印落下。

蘇宇吐氣:「這文明志,沒法用了!」

鎮壓了三尊強者,文起最弱,剩下的兩位,一尊二等合道,一尊天王,反正目前這文明志,是無法再動用了。

「搞定,收工!」

蘇宇笑道:「這傢伙,一看就是冥頑不靈之輩!定軍侯看到了人主印,看到了文王筆,都乖乖不動了,他還敢掙扎!」

大周王笑道:「那是定軍侯弱小一些,這傢伙實力強大一些。」

蘇宇也笑了,「不管他,鎮壓了就行!有文明志和聖化印在,他想翻天,難了!」

幾人對視一眼,笑了。

三人合作,順利無比。

一位二等合道,沒怎麼掙扎,就被三人聯手給拿下了。

「走,回去!」

三人瞬間消失。

……

不到一個小時,雲水侯他們還在等待著。

蘇宇出現,帶著笑容:「鎮壓了,這次倒是不怕有麻煩了!」

幾人心中震動!

鎮壓了?

這才多久,趕路的功夫,鎮南侯被鎮壓了!

這……完全沒有談話的時間啊!

顯然,蘇宇壓根沒談話,去了就擒拿了對方,是這樣嗎?

幾人再次偷偷看向英武將軍,尤其是雲水侯,此刻,她都忍不住想罵,你說他很可憐,很凄慘,為何覺得,這傢伙霸道的無法想象!

直接就把鎮南侯給擒拿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7章 六大合道齊入瓮(求訂閱)

7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