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平定鳳界(萬更求訂閱)

第690章 平定鳳界(萬更求訂閱)

「噗!」

從死靈長河中走出,蘇宇一口黑血噴出。

嵐山侯幾人看他傷勢不輕,都是一驚,有些緊張,好在蘇宇回來了,但是依舊難掩擔憂。

蘇宇卻是露出一抹笑容。

這一趟,沒白走。

但是蘇宇知道,自己沒走的太遠,還有一些東西沒看到。

比如,大道的源頭在哪!

盡頭在哪?

這些,他都沒看到,但是現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好像找到了一條孕育自己最強大道的方法,竊取力量!

「時光師,給我提供了方法。文王給我提供了思路。。這兄妹倆,驚才絕絕!」

哪怕眾人都是提及文王多於時光師,但是蘇宇覺得,時光師才是真的驚才艷艷,一本時光冊,讓蘇宇真的一次次收穫巨大。

時光師的修道思路,修道理念,重開萬界,獨開一道,虛幻大道……

蘇宇很難想象,一個人,如此的讓人驚艷。

只是一本書!

沒看到她人,唯獨見過她的背影,還如同孩童一般哭泣,蘇宇那時候覺得,時光師還是嫩了點,現在再想,自己太小看這位了。

真的驚絕!

時光冊的思路,太完美了!

唯一可惜的地方在於,時代不對,那時候,強者太多,時光師沒辦法和現在的蘇宇一樣,橫行無忌,肆意妄為,否則,蘇宇覺得,她的成就一定極其輝煌!

「陛下!」

嵐山侯有些緊張,蘇宇擺擺手,雖然還在吐黑血,卻是笑道:「我沒事,我很好!」

說罷,側頭一看,意外:「大周王?」

大周王輕聲道:「宇皇,我已到來三天了。」

三天了嗎?

蘇宇一愣,有些無奈,時間過的真快,時光長河之中無歲月,蘇宇只覺得自己只是簡單的和一位侯的大道糾纏了一下,居然就過去三四天了。

大周王來,也得時間啊。

而此刻,不止大周王,此地,匯聚了不少強者。

死靈侯,南王麾下有10位,嵐山侯麾下有3位死靈侯,上次又有兩位合道,加上河圖和夏辰,這邊也有8位之多。

19尊死靈,外加大周王和蘇宇,足足21位頂級強者。

外圍,也有數十位死靈君主。

大周王見蘇宇出來了,也微微鬆了口氣,但是沒細問過程,只是道:「宇皇,現在就要突襲四大界嗎?要不等你療傷好,然後再等等外界的情報,老朱可能要合道了,他合道后,剛好可以配合我們一起行動,以免消息外泄。」

「大明王要合道了嗎?」

蘇宇笑道:「看來,獄王家的那位,不是一點好事沒做啊。我對陣法一道沒什麼接觸,大明王能踏入合道,那是好事,我人族又多一尊合道了!」

當初大明、大夏、大周、大秦四位,都是頂級存在,而今三人合道,萬天聖也後來居上,大明王再不合道,大概自己都要慪死了。

大周王笑道:「是好事,所以我看宇皇受傷了,不如修養兩天,等老朱合道了,我們再準備,不差這一兩天的。」

蘇宇點頭,的確不差這一兩天的。

而且,他也可以順勢觀察一下,自己借來的那隻雞,能不能給自己帶來一點驚喜?

死靈,本就有缺陷。

自己現在又在他的大道中,植入了蠱惑性的虛擬大道,對方只要意志稍微薄弱一些,就有可能忍不住蠱惑,暗中進行殺戮,甚至直接進行殺戮!

想到這,蘇宇忽然看向大周王道:「萬族,十萬年沒誕生任何一位規則之主?」

「沒有。」

大周王回道:「真的沒有,否則,人族也好,萬族也好,若是有規則之主,那早就解決戰鬥了!這麼多年,最接近這個實力的便是百戰王,是實力,而非境界!」

「十萬年都沒有,而之前,卻是誕生了140多位!」

蘇宇嘀咕一聲。

十萬年前的人,比這十萬年的天才,都要妖孽無數倍?

扯淡!

而這麼多年,一個都沒誕生,那個時期,卻是一百多位,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大到可怕的地步了。

大家融道,可能都有點問題。

或者,融道的道,主人都活著。

蘇宇不去深想,大體上問了一下,很快便道:「那我療傷,你們準備好了,隨時發動!不止是合道,永恆也要瞬間拿下,至於永恆之下,都出不了界域,死了也只是界域中有點動靜,外面一點沒動靜!」

永恆之下,死光了蘇宇都懶得去管。

蘇宇迅速道:「爭取全部活捉,四大界的永恆,單獨一界,不可能超過20位!所有死靈侯,一人對付一位永恆,不得出現任何差錯,活捉!配備三位君主!若是永恆數量不多,兩位合道對付一位永恆,永恆之下不管,若是如此都出現了差池……追責!」

蘇宇最後一句說的冷酷。

若是一兩位合道,連一個永恆都拿不下,真的可以去死了。

眾人心中凝然,不敢怠慢。

蘇宇再道:「你們自己商量好了,安排好了,不要出現幾位合道對付一位永恆,其他永恆沒人管的情況,一旦對方自爆,導致動靜過大,被神魔仙三族探知,那偷襲的意義,不復存在!」

「我,大周王,南王,嵐山侯,四人聯手對付合道!」

這四位,一位天王,大周王二等,嵐山侯也接近二等,蘇宇算是最弱的那種,若是連一個四等左右的合道都拿不下,也白活了!

「盡量不要製造殺戮!」

蘇宇再次補充道:「死靈殺戮,可能會導致規則懲罰,引來上界之門變故!爭取不要殺一人,全部活捉是最好的!」

「明白!」

眾人紛紛應聲。

蘇宇笑了笑,憑空消失,他去療傷了,順便觀察一下自己的小可愛,也最好探查一下,到底是哪位死靈侯,他之前也不確定具體身份。

現在他出來了,其實龍血侯就算屁用都沒,現在也有個好處,定位。

蘇宇能感應到自己的書頁所在!

他可以定位龍血侯的位置,由此,北王他們的行蹤,也就一切盡在蘇宇掌握之中了!

……

蘇宇一邊療傷,一邊通過書頁去感應一切。

第一天,一點動靜都沒。

龍血侯的位置,沒有任何移動,好像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第二天,龍血侯還是沒動,但是蘇宇卻是察覺到了一些異常。

……

北王領地。

北王當初撤離,其實帶走了不少精銳,大量的君主和日月死靈。

當然,現在在歸墟之地,北王也低調許多,圈定的地盤不大,比之前的北王域小了無數倍。

新的北王府,比之前也要簡陋的多。

所有死靈侯,和北王的距離,其實不遠,但是也沒就真的待在一起,畢竟都是有智慧的死靈,多少有些秘密,不太喜歡聚在一起。

簡陋的龍血寶殿。

龍血侯忍耐了一日,但是心中卻是愈發煩躁,機會就在自己眼前,他想做點什麼,可又怕動靜太大,引起北王他們的注意。

而今日,龍血侯按耐不住了。

也剛好抓到了機會。

此刻,大殿中,數位君主,跪地稟報消息,其中一尊君主,忐忑道:「大人,歸墟之地太複雜,死靈數量雖然少,但是存在不少強者,甚至隱約有死靈侯隱藏,龍血軍開闢地盤,遭遇了不少阻礙,損失不小……」

「廢物!」

龍血侯大怒,「難道你讓我麾下數十萬死靈大軍,就駐紮在這小小的峽谷之中?廢物東西,要你何用!」

他本只是想呵斥一陣,結果,腦海中不由自主浮現出一句話:「天命在我,時不我待,吞噬一切……」

龍血侯憤怒之中,也帶著一些期待和忐忑,眼看著幾位死靈君主,跪地不敢言語,也愈加憤怒,陡然,眼中厲色一閃,怒道:「都是你們這群廢物,無用的東西,讓本座丟盡了顏面!」

一張巨大的手掌,陡然朝之前說話那人拍下。

轟!

在其他幾位死靈君主戰慄和驚懼的眼神下,龍血侯暴怒中,一掌將這尊毫無防備的君主拍的四分五裂!

對方大道瞬間潰散,而龍血侯,眼中血色一閃而逝,一瞬間,他的大道中,那張死靈頁面,好像活了,陡然伸出巨大的嘴巴,一口將對方的大道吞噬了!

大道吞噬,一般是不會發生的。

可蘇宇的文明志,打造出來,就是為了吞噬用的,本質就是吞噬精血、血肉,勾勒模擬大道。

此刻,對方的大道之力,直接被龍血侯的虛擬大道給納入了頁面中。

當然,在龍血侯看來,那是被自己的大道種子給吃了。

他也是瞬間一喜!

真的可以!

之前,他這樣的強者,殺一尊死靈君主,哪怕吞了他的死亡印記,其實用處也不是太大,可此刻,龍血侯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大道種子強大了一點。

強大一點才正常!

畢竟蘇宇勾勒的虛擬大道,其實不算太強大,很弱小,此刻,吞噬一尊死靈君主,多少有些提升,對蘇宇而言,提升的一般般。

對龍血侯這種幾萬年都幾乎無法提升的存在而言,這一點點,就是天與地的差距!

他迅速吸收了對方的大道之力,眼中露出一抹滿足之意,很快,卻是愈加饑渴。

不夠!

我還要!

太少了,這點力量,太少了,不夠他提升。

這一刻,他躁動無比,甚至想一起把大殿中另外幾尊君主也給殺了,給吞了,剛誕生這樣的念頭,遠處,一道道意志力探查而來。

龍血侯心中一震,迅速恢復了冷靜,冷聲道:「廢物,死不足惜!再去探,清理四周一切阻礙,擴大地界,聚在一起,死氣稀少,如何提升?數百萬死靈匯聚一地,有多少死氣夠我們吸收的?」

他依舊保持憤怒,喝道:「還不滾!」

幾尊死靈君主,都是戰戰兢兢,迅速出了大殿。

下一刻,北王包括幾尊侯的身影浮現在龍血寶殿,北王微微皺眉:「龍血,我們帶出來的君主不多,丟了北王域,以後也很難補充!不要因為一時之怒,就亂殺君主!」

他有些不滿!

沒了死靈天河補充兵員,現在這數百萬死靈,就是最後的家底了!

君主級的,大概還有五六十位,一尊侯麾下也就那麼三五位。

動不動就殺一個,那豈不是幾天下去,君主就死完了?

北王明白一個道理,強者,也是從弱者中走出來的,一旦沒了後續力量,就他們這群人在,遲早會覆滅!

也許短時間內沒什麼影響,長遠來看,北王府勢力,遲早要崩塌。

龍血侯皺眉道:「北王大人,這是我自己的麾下……」

北王沉聲道:「所以我只是勸說!」

龍血侯也低沉道:「辦事不利,廢物!讓他們開拓疆土,卻是遲遲沒有斬獲,什麼歸墟之地隱藏的強者多,都是推諉,擔心遭遇強敵罷了!」

說到這,龍血侯有些憤怒,開口道;「既然這群廢物無法做到,那我請命,親自去開拓北王域!我也想看看,這歸墟之地,到底有多可怕?死靈侯?天王大人,我也想試試,這裡的死靈侯,到底有多強!」

「初來乍到……」

北王剛說完,龍血侯就沉聲道:「天王大人,您是怕招惹那群傢伙?深處那些被封印的傢伙?大人可知,上次我們前去,地支羅暗中傳音給我們,讓我們暗殺了大人,投奔他們!大人不想招惹他們,他們卻是想對付大人!」

北王臉色微變。

龍血侯陰冷道:「不止我一人,我想,很多人都收到了地支羅的傳音,卻是無人告訴大人,我看……大人再蟄伏下去,小心被自己人給坑了!我說話太直,做事也果斷,但是我知道一點,大人死了,我們未必有好下場,除非我們當中再出一位天王……可能嗎?」

他帶著嘲諷之意,「大人,現在你還擔心我招惹了那些傢伙嗎?」

北王臉色微微變幻。

地支羅,暗中勾結他麾下的死靈侯。

這個其實可以理解,關鍵在於……沒人和他說,這才是恐怖的地方,若不是龍血侯說出來,他到現在其實都不知道。

他麾下足足14尊死靈侯,結果,就一位告訴了他!

這……是一個不太好的徵兆!

顯然,他的蟄伏,他的隱忍,人族的強大,封印之地的強者,讓這些傢伙,彼此心照不宣,甚至做好了賣了北王的準備!

北王看向龍血侯,許久,笑道:「胡說八道!你啊!龍血,其實此事我早已知曉,也有不少人告訴了我,但是,有些事,沒必要說出來。」

他笑道:「你這麼一說,顯得大家要背叛本王一樣!其心可誅!既然你非要去開疆,罷了,隨我們前來的君主,有57位,被你殺了一位,你麾下只有3位了,每位封侯麾下,徵調一位君主,陪你一起去吧!」

他心中也是暗怒!

到頭來,居然是龍血這個莽夫說了出來。

行,你們既然不說,那我先削弱你們麾下勢力,一位侯麾下徵調一位君主,如此一來,龍血侯執掌16尊君主,而他本人麾下,也有8位君主當侍衛。

56尊君主,他和龍血侯執掌24位,也不算少了。

他就不信,此刻有人敢拒絕!

自己,畢竟是天王,除非這些人都決定了,現在要反!

果然,其他封侯強者,都沒說什麼。

只是有人眼神異樣地看向龍血侯,心中暗罵,他們未必就是一定要背叛北王,只是給自己留點後路罷了,畢竟現在看來,封印之地的強者更多。

大家心照不宣,彼此都不說,一旦封印之地的強者真出來了,那北王也許就是投名狀,沒出來,那就繼續廝混著。

龍血倒好,居然就這麼說了,這白痴!

你以為你討好了北王,對你有好處嗎?

眾人都是憤怒,北王,現在可不是之前執掌北王域的北王了。

出了北王域,北王還是很強,但是沒有規則之力壓制,一個打五六個死靈侯,那就是極致了,而在這之前,在北王域,有北王印壓制,他一個打八個都行!

眾人也是無語,這白痴傢伙,服了他了!

而龍血侯,卻是冷笑一聲,懶得理會。

很好!

16尊君主,非常好,不但如此,還挑撥了北王和其他封侯的關係,他甚至已經在想,下一次,要不要聯絡北王,暗中殺幾個侯!

名正言順地殺!

殺了這些傢伙,北王大概都不心疼。

「不過在這之前,還得表示我的忠心,對付封印之地那群傢伙的附庸,要下死手,讓北王信任我,那些傢伙,起碼現在無法出來,此刻,還是北王為尊!」

龍血侯心中不斷想著,此刻,成為死靈后,波瀾不驚的內心,卻是心潮澎湃!

野心,也在不斷膨脹。

什麼北王,什麼封印之地的強者,遲早都是自己的口糧!

但是,現在自己還沒到那個地步,需要隱忍一些。

等自己到了天王級,再說。

他很快道:「大人,那我馬上徵調強者,滅了那些傢伙,什麼地支羅,可笑,等他們解封了再說!」

龍血侯陰森道:「都是一群階下囚罷了!等他們解封了,我們還活沒活著都不好說,真以為那人主和南王是好相與的,等他們打來了,指望這些沒解封的傢伙嗎?可笑,還不得依靠北王!」

北王從沒有哪一刻,覺得龍血侯如此明智!

是的。

一群還沒解封的傢伙罷了!

蘇宇他們真打來了,這些傢伙還未必能出的來,到了那時候,還不得指望自己?

一群愚蠢的傢伙!

他心中憤怒,卻是沒表露出來,此刻,卻是覺得,龍血侯這傢伙,看似魯莽,心中卻是門清,至於之前殺戮他麾下君主的事,都是小事了。

殺一個君主罷了,殺就殺了好了!

而龍血侯,也是迅速起身:「大人,那我去抽調精銳,在這歸墟之地,打下屬於我們自己的王域!至於死點人,死就死了,大人想的是未來,有沒有未來都難說!」

丟下這話,他很囂張地直接飛了出去,凌空而行,點到一些君主,喝道:「你,還有你……都跟隨本侯,一起去征戰!」

明明只是讓他徵調13位君主,加上他自己麾下,16位君主,他卻是抽調了20位,其中兩位來自北王麾下,另外兩位,也都是接近合道的頂級強者。

而大殿中,那些侯當中,有人不滿,剛想說話,北王就淡淡道:「隨他去吧,他願意帶人去開疆,也是好事,此地大家都不熟,畢竟危險,或者……其他人願意的話,也可以去,殺個一尊侯回來,也是好事!」

眾人無聲。

算了,給龍血侯這個莽夫去吧。

此地,一定有地支羅他們的附庸和眼線,上次襲擊北天王的那尊死靈侯就不弱,去開疆,容易出事。

龍血侯要去,就給他去好了!

就這樣,龍血侯帶走了20尊君主,近百萬死靈,迅速朝未開拓的疆域殺去,龍血侯也是興奮,可以正大光明地遠離北王他們了!

死一些君主,是正常的。

只要能斬殺一些強者,那都是應該的,還能藉助這些人的力量,去殺地支羅他們的手下,最好鬧的雙方大戰,自己也許可以撿一些便宜。

……

而這一切,蘇宇都有些感應。

療傷中的蘇宇,也是忍不住想笑,這人有了野心,哪怕是死靈,也會迅速蛻變,改變作風,會用腦子了。

此刻,他大體上也知道是誰了。

龍血侯!

隨著他的死靈頁面壯大,他也愈加能感應到龍血侯的動靜,心思,包括一些想法,這些舉動,不知道龍血侯情況的人不好猜測,蘇宇卻是始作俑者,當然門清。

「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蘇宇心中感慨,忍不住去想,既然我一切盡在掌控之中,那……時光長河若是有主人,那麼那些在時光長河開道的存在,是否也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死靈大道的主人活著,那這些死靈,是否也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再退一步,各條道的融道者,若是大道主人或者,是否也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這個世界,到底誰在控制誰?

誰在掌控誰?

文王他們戰鬥的到底是誰?

文王為何要剝離大道,是單純的因為大道太弱,還是覺得,不太保險,因為筆道再強,那也是建立在時光長河之上的。

「萬界的秘密,比我想象的要多!」

至於此刻,上界,萬界,都不是什麼大秘密了。

真正的大秘密是,上古的消失,和這一切是否有關?

「越來越有趣了!」

蘇宇露出一抹笑容,天門的開闢,讓自己看到了太多東西,時光冊和文明志,讓自己感悟了太多東西。

……

沒再療傷,傷勢還行,差不多也恢復了。

大道的感悟,也不是閉關打坐就有感悟的,戰鬥、算計、謀划、經歷、見解,這些才是大道感悟,而不是單純的閉關打坐,那都是笑話,十萬年可能只前進那麼一小步。

老烏龜這些人,閉關沉眠太久,不懂的始終不懂。

十萬年前什麼實力,到現在大概還是什麼實力,這就是閉關的弊端。

很快,蘇宇從虛空中再次浮現。

此刻,人群中,又多了一人,是老烏龜,老龜看到蘇宇,笑道:「宇皇,我就不入界了,我有壓制力,但是若是有麻煩,可以將對方打入死靈界域!只要進入死靈界域,哪怕天王級,老朽也能一戰!」

說完迅速道:「大明王踏入合道了,不過動靜不小,萬界可能有些感知。」

大明王總算合道了!

蘇宇笑道:「無妨,現在多出一位合道,萬族也沒辦法!多一位也好,還能更加威懾幾分,知道就知道好了!」

大明王踏入合道,蘇宇還是很高興的。

大夏王、大明王,這算是最早支持自己的兩位強者,只是可惜,蘇宇真的對陣法一道不懂,肉身道,也更適合大秦王和大夏王。

否則,怎麼著也得把大明王弄到合道去。

現在好了,他自己晉級了,這是好事。

感謝西王妃!

西王妃的那隱匿陣法,對大明王絕對幫助不小,否則大明王換道之後,不可能走的這麼快,輕易就踏入了合道,這代表西王妃的大陣,讓他看到了很多大道至理。

說起西王妃,到現在還被自己封印著呢!

其實過去也沒多久,個把月罷了。

這麼點時間,算什麼?

對西王妃這種強者而言,蘇宇只要不封印她太久,個把月,那就當蘇宇打磨她的性子了。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

此刻的西王妃,還在翹首以盼,等待蘇宇見她,她覺得,自己這段時間表現的還不錯,倔強中帶著柔弱,柔弱中帶著不甘,不甘中帶著無奈,無奈中帶著絕望,絕望中帶著臣服……

就這樣的表現,蘇宇若是暗中在觀察,一定會動心。

殊不知,蘇宇總共看了她兩次,不是觀察別的,而是擔心外界死人太多被她知道了,她自殺了怎麼辦?

那可不行!

這傢伙,蘇宇還有大用,甚至是釣上界大魚用的,可不能現在弄死了。

蘇宇自己都想著,抽空安撫一下西王妃。

一定要給她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千萬不能把人給憋久了,自殺了,那他會哭的。

「大明王合道了是好事,現在萬界封界,只要不太明顯,哪怕靠近對方界域,對方也感應不到!」

蘇宇笑了一聲,很快道:「鴻蒙前輩,傳訊給鎮守,讓他們轉達萬署長,讓萬署長、食鐵獸皇,噬神二皇,書靈,茶樹,迅速前往無盡虛空,圍殺監天侯和多寶!把他們堵在無盡虛空,別壞了我的好事,這倆到現在都沒進入小界躲避!」

「諾!」

老龜迅速通過鎮守之間的聯繫,讓鎮守們傳訊給萬天聖。

先去圍堵那倆個傢伙!

「傳達信息給大明王,先去鳳界,一旦有動靜,馬上布下大陣防禦,若是沒有動靜,那就罷了!」

「諾!」

老龜再次傳訊,此刻,老龜也有些激動,「那先拿下鳳界?」

「對!」

蘇宇笑道:「先鳳界,再猿界,然後鯤鵬界,最後才是龍界!天龍侯實力最強,怕對付他,引起變故,導致後續突襲,無法完成!」

眾人都沒意見,蘇宇安排的很妥當!

大周王其實都覺得,和蘇宇一起做事,其實相當舒服,因為你想的東西,蘇宇大部分都想到了,你沒想到的,他可能也準備好了。

這比和大秦王合作,要舒服的多,比百戰王……其實也要舒服一些。

起碼,和蘇宇合作,蘇宇實力是弱,但是你會覺得,他一定可以成功,因為這傢伙腦子轉的很快,往往一瞬間,就能做出絕對正確的選擇!

而蘇宇,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數十合道,對付一位合道,這都干不贏,白活了!

但是,最大的難度在於,抓合道的活口!

這才是其中關鍵!

「大周王,你的忍道,一定給我發揮到極致!」

蘇宇沉聲道:「能不能抓活口,你的忍道極其重要!南王和嵐山侯,主要攻破鳳皇肉身,囚禁他的意志海,大周王讓對方不要發出太大動靜,而我,會進入時光長河,想辦法封印鳳皇大道之力!不給對方自爆的機會!」

「諾!」

幾尊強者,也是很凝重,殺,肯定能殺,毋庸置疑,抓活口,這才是難度。

……

鳳界。

一棵巨大無比的梧桐樹上,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宮殿,這便是鳳皇殿。

此刻,鳳皇其實也很不安。

這種不安,讓她有些惶恐。

她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其他幾位合道被殺,導致的不安,反正自從冥皇他們死後,她就沒平靜過。

巨大的大殿中,不止她不安,那些永恆也很不安。

下界,敗了。

以大到無與倫比的優勢,最終卻是慘敗,不得不說,可笑無比。

前前後後,死了11尊合道。

就算如此,現在萬族還有12尊合道境強者,其實從表面來看,也不比人族弱多少,可大家都明白,沒用。

仙神魔都沒有死戰的決心!

因為他們有退路,有了退路,想的就多,有了退路,哪還願意和人族死戰到底?

上界一開,人族必滅。

帶著這樣的念頭,大家想的都是自保。

而此刻,鳳皇卻是不安到了極點,她召集了所有永恆,匯聚鳳皇殿。

除了她,鳳族還有16尊永恆境,之前死了一些,儘管如此,依舊強大。

鳳皇臉上帶著一些威嚴,看向下方也都沉重的族中強者,威嚴道:「下界潰敗,已成定局!如今,唯有上界開啟,才能遏制蘇宇這惡魔!而蘇宇自己也說了,上界開啟之前,必攻萬族!他說五年,可能只是障眼法,迷惑我們,也許只有三年,甚至兩年……」

鳳皇深吸一口氣:「我族不比神魔仙,我族實力衰弱一些,一旦被人族強攻,很可能會覆滅,所以,本皇想問問諸位,如何避過這次難關?只要避開了這一次,上界一開,人族再也沒有囂張的機會!」

她判斷了一下,蘇宇說五年,別當真!

這魔頭,說話從來都是半真半假。

他說五年,你減半就對了。

兩三年,其實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兩三年,族中也很難走出合道,就自己一人,如何抵擋蘇宇和他那些盟友?

有永恆沉聲道:「皇,蘇魔頭如今在下界已經無人可制!他又掌控了命界,切斷了我們和上界的聯繫,我們最好都不要讓上界通道鬆動,導致上界來人,被他伏殺!若是,蘇魔頭到時候真的強攻本界……那也只能魚死網破,盡量留存一些種子,等待大戰結束,復甦本族輝煌!」

「只能如此嗎?」

鳳皇嘆息一聲,她其實更希望,大家出個主意,讓蘇宇不會把他們當成目標,最好是神魔仙,或者龍界也行。

只要蘇宇他們強攻一界,對方魚死網破之下,可能會導致上界提前開啟,死道友不死貧道!

破滅一界,自然是他界破滅更好!

他們正說著話,鳳皇微微凝眉道:「今日,我有些不安,總覺得有事要發生,界域通道,封鎖好了嗎?」

「封鎖好了!」

很快有永恆嚴肅道:「絕對嚴防死守,哪怕合道強攻,也能支撐一會,不會被破!」

「那便好!」

鳳皇覺得自己有些被嚇破膽了,大戰剛結束,各界都封界了,此刻,萬界無大戰,何必自尋煩惱。

而就在這時候,鳳皇微微凝眉:「你們……有沒有什麼感覺?」

「嗯?」

眾人疑惑,什麼感覺。

鳳皇不說什麼,只是探查了一番,此刻,大殿外,一隻小鳳凰,正在和其他幾頭小鳳凰,無憂無慮地玩耍著,好像在追逐一顆火球。

這也是鳳族的一個小遊戲,鳳皇自己小時候也玩過。

那火球,是鳳凰山的一種火種,吞噬的話,對感悟大道有些幫助,一些強者會去採集回來,但是數量不多,會讓一些小輩自己去爭奪。

追火球,也是鳳族有名的爭奪遊戲。

火球中植入一些意志力,讓它自己亂飛,然後爭奪者去奪取,誰飛的快,不怕火,控制力強,最後一般會獲勝。

此刻,那火球在迅速飛行,正朝大殿正門。

其他永恆也看到了,都是苦笑。

也就這些小傢伙,無憂無慮了。

哎!

算了,讓他們去玩耍吧。

有永恆見鳳皇臉色不太好看,呵斥道:「天凰,你們控制火種出去玩,沒有規矩!」

那火球,都要飛到大殿內部了。

鳳皇心情不好,衝撞了鳳皇,免不得責罰一下這些小輩。

「知道了!」

一頭小鳳凰回應了一聲,那火球,卻是依舊朝大殿飛來。

鳳凰皺著眉頭,此刻,只覺得不安到了極致。

她意志力迅速掃蕩,沒發現什麼,不過,很快,看向那火球,忽然,臉色一變。

不對,這火種中,包裹了什麼?

威脅!

什麼東西,會對自己造成威脅,不可能,除非合道親自降臨,否則,哪怕這火種是規則之主的神符,也沒那麼容易對付一位合道!

「混賬!」

鳳皇一聲怒喝,她感覺不妥!

一掌拍向那火球!

其他永恆倒是沒察覺到什麼,有永恆強者還迅速勸道:「皇,小輩玩鬧罷了,我馬上驅逐他們……」

上綱上線呢!

多大點事?

被藍天那混蛋偷走了三千鳳凰卵,族中小輩都快沒了,現在大家對這些小輩,也多了一些寬容,何況,滅族之危都快來了,還計較這些幹嘛?

鳳皇真是的!

他正勸著,鳳皇卻是眼神劇變。

就在她出掌的那一刻,忽然,火種潰散,一股死氣溢散而出,接著,那火種消失,露出了一枚大印。

這還不算,大印下方,忽然出現一個小小的空間旋渦。

「忍住,不要喊!」

一聲低喝從旋渦中傳出,鳳皇臉色狂變!

大周王!

死靈通道!

完了!

她剛想咆哮,爆發,卻是神情微微恍惚了一下,而下一刻,一股滔天的死氣傳來。

南王瞬間浮現,一掌拍向鳳皇!

與此同時,十幾位死靈侯全部浮現。

一人一個,朝那些永恆殺去。

而大周王緊隨其後,額頭汗液滲透,暴喝道:「忍住!天無絕人之路,只要忍住,一切難關皆可度過!」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鳳皇劇烈掙扎,不,不能忍!

不能!

完了,她眼中露出絕望之色,完了,鳳界完了,死靈通道居然開到了家門口,開到了鳳皇大殿,不可思議!

就在她眼皮子底下開啟了!

而就在鳳皇劇烈掙扎的時候,一道柔和笑聲傳來:「放下屠刀,保全種族。我不殺你,殺戮,帶不來和平,和平,需要談判,我們好好談談。」

蘇宇!

鳳皇眼中帶著一些迷茫,蘇宇。

他的聲音,鳳皇不會忘記!

他在說什麼?

談判?

蘇宇也是滿頭大汗,「聖」道神文之力,發揮到了極致,此刻,一步踏入時光長河,口中還在念叨:「談判,才是唯一的出路,鳳皇,坐下好好談談!」

「忍住,我們好好談!」

大周王低喝,「談判,忍耐,蟄伏,才有機會!」

鳳皇眼神時而清明,時而渾濁,帶著劇烈的掙扎之意!

可是,她遇到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大忽悠,一個忽悠她忍住,頂級的合道戰力。

一個用聖道去感化她,實力也不比她弱。

此刻,嵐山侯和南王更是迅速壓制她的大道之力,一尊天王,更是她無法匹敵的存在,一眨眼,她大道有些萎靡下來。

虛空中,蘇宇一筆點出,在她的鳳凰大道中,迅速勾勒出一道道文字!

不止如此,一頁圖冊,也隨之飛出,迅速纏繞鳳凰大道!

南王一掌拍出,打爆了她的肉身,嵐山侯手持人主印,迅速鎮壓她的意志海!

大周王還在暴喝:「一定要忍住,忍耐才是唯一的出路,信我!」

轟!

鳳皇肉身爆開,意志海被鎮壓,大道被蘇宇的筆寫出無數文字,直接封鎖,文明志一掃而過,聖化印直接鎮壓而下!

一瞬間,鳳皇消失了!

都沒說出話來!

而與此同時,十多尊死靈侯,帶著數十位君主,迅速擊潰一尊尊永恆,速度奇快無比。

眨眼間,整個大殿中,只剩下大殿外幾位還在玩耍的小鳳凰,一個個獃滯無比,而就在這一刻,之前領頭的小鳳凰,雙翅展開,笑嘻嘻道:「親愛的朋友們,和我融為一體好了,眼不見為凈!」

雙翅將那些小鳳凰全部收入翅膀之中,一瞬間,一股火焰升騰,那些小鳳凰一個個帶著痛苦之色,漸漸化為飛灰,消失在眾人面前!

大周王嘴角微微抽搐,而蘇宇,卻是笑容燦爛。

他不由看向藍天,真行!

這傢伙,之前定位的大府印,其實不在這,但是藍天好像發現了大府印的動靜,藍天倒是敢幹,直接把大府印給踢到了鳳皇的眼皮子底下!

不服不行!

一戰,順利無比!

幾乎沒太大動靜,鳳凰族的強者,被一網打盡!

而藍天,笑嘻嘻道:「愣著做什麼?還有一個永恆,在通道口,快點,別給對方跑了!」

「怎麼可能!」

蘇宇笑了,「大周王,你們去拿下對方!」

「嵐山侯,抓捕所有日月山海,逃跑的全部殺了,剩下的先俘虜!」

蘇宇露出笑容,文明志席捲而過,鎮壓了所有永恆!

都只剩下了意志海,鎮壓起來不難。

先不殺!

留著!

鳳凰這一頁面,很快就可以成長起來了!

蘇宇從大殿中走出,笑容燦爛無比,俯瞰鳳界,環境真美,我喜歡!

不費吹灰之力,拿下一界!

剩下的三界,很快也會歸入我手,諸天萬界,很快只會剩下神魔仙三族不在掌控之中了!

而這一刻,死靈出動,整個鳳界,瞬間震動起來!

帶著不敢自信,和無法置信,這些弱小的鳳凰,根本無法抵擋這麼多死靈強者,一個永恆都沒,在這些合道手下,連自殺都沒戲!

眨眼間,就看到大量的鳳族,被一位位死靈侯串成一團,朝蘇宇這邊拖來!

整個鳳界,徹底陷落!

而外界,無聲無息,無任何波動。

鳳界,陷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0章 平定鳳界(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