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人皇真奇葩!(求訂閱)

第719章 人皇真奇葩!(求訂閱)

「人皇!」

此時此刻,蘇宇唯有一個感覺,人皇留下的這小石頭印,到底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的?

星月埋藏這石頭印,到底是不是無心之舉?

也許是吧!

然而,此刻對蘇宇而言,道源之地的壓力,瞬間減輕了三分甚至更多。

小石頭,必然能鎮壓此地的規則之力。

哪怕不是全部,哪怕只能鎮壓三成,那天王級強者,被鎮壓了三成規則之力,撐死了也就二等合道甚至是三等。

「手段通天!」

蘇宇感慨。

道源之地,上界強者大多集中在此,而此地,卻是人皇的地盤,有人知道嗎?

萬族的強者,還真不怕人皇有傳承?

一旦有,也許也可以掌控此地規則之力,小心被一網打盡!

蘇宇想著這些,悄悄融入道源之地,光幕沒有引起任何波動。

進入道源之地的剎那,蘇宇也感受到了,感受到了無數的無主,無屬性規則之力。。。

「寶地啊!」

蘇宇心中驚嘆,這地方,還真是寶地。

這種無屬性的規則之力,蘇宇見過,在諸天戰場,越階殺戮的情況下,是有一些這樣的規則之力獎勵的。

在這,其實就相當於天天被獎勵!

「上界……難怪那麼多人想來上界,難怪大批合道離開下界,有道源之地這樣的寶地,我也想來!」

想當初,蘇宇為了弄點規則之力獎勵,多難啊。

而這,卻是有大量的無主無屬性規則之力。

要知道,此地還有許多強者在不斷吸收,卻是依舊濃郁無比,這代表什麼?

代表這種力量,在不斷誕生。

「時光長河中的河水就是規則之力,但是是固化一體的,無法引流出來……此地規則之力溢散這麼多,難道是人皇從時光長河中抽取了出來,進行了拆分凈化?」

蘇宇對道源之地,充滿了好奇。

他想看看,此地的時光長河,到底是什麼樣的。

他想看看,人皇開的道,到底是什麼樣的。

至於殺人……這個不急。

來上界殺人,不是蘇宇的主要目的。

在這,增長見識,強大自己,加深大道感悟,探查情報,這才是蘇宇這次上來的目的,至於殺了8位合道,那都是順帶的事。

是的,順帶罷了。

也不知龍族幾位合道,死了后,能不能化為死靈,大概率是不能的,沒有時光長河接引,若是能,大概死不瞑目。

「別的地方死了,大概率是無法被接引走的,但是在這死了,我覺得有可能能復甦!」

蘇宇心中想著,抬頭看天。

其他地方,不是時光長河覆蓋之地,但是這地方,被人皇的時光長河覆蓋了,是有可能化為死靈的。

蘇宇朝四周看了看,這屬於邊緣地帶,並未看到人。

他也不深入道源之地探查,他要走時光長河。

嘩啦一下,虛空被撕裂。

在這,能撕裂長河了!

嘩啦啦……

隱約可聞的水流聲,傳入了蘇宇耳中。

每個人撕裂的長河地段不一樣,當然,這裡不好說,蘇宇也很警惕,若是有人也在時光長河中怎麼辦?

會不會遇到彼此?

所以哪怕進入時光長河,也要小心一點。

蘇宇一步踏入時光長河,長河瞬間封閉消失。

……

道源之地中。

強者無數。

此刻,就在蘇宇進入的剎那,一座高山上,一尊強者,抬頭看天,眼中露出一抹金光,有人進入了時光長河?

好像感受到了一些微弱的波動。

默默感知了一會,這尊強悍的存在,沒有理會。

這裡,經常有人踏入時光長河,不過之前多,現在很少了。

踏入時光長河,往往是為了融道或者開道,平時,倒是沒有必要。

……

一處谷地之中,也有一尊和大地融為一體的強者睜眼,朝上空看去。

開時光長河,一些強者會稍微注意一二的。

雖然可能性不大,但是,還是要警惕一些,因為時光長河中,有東西存在。

……

這一刻,數位強者都有微弱的感應。

不過也正因為感應微弱,覺得開啟者實力不強,波動不大,之後時光長河平穩,這些人也沒再管。

進入時光長河,是常有的事。

一般人不用理會,但是若是有絕世強者,那就得理會一下了。

……

這時候的蘇宇,自然沒察覺這一切。

在他看來,開時光長河,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這裡的人應該都能開,當然,能開多大,能走多遠,那就是不確定的事了。

有小石頭在,鎮壓一切,人皇開的長河之力,蘇宇一進入就覺得不如真正的時光長河,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壓力。

此刻,河水湍急。

和真正的時光長河很相似,又有些不同之處。

進入的瞬間,蘇宇微微有些感應。

默默體會著那種感覺,蘇宇緩緩前行,帶著一些凝重,一些鄭重。

這,其實是人皇的道。

我想看看,人皇他修的是什麼道,感的是什麼理。

死靈大道,死氣為主。

這條道,又是以什麼為主?

沿著河流,順流而下。

蘇宇知道,順流而下,應該是斷口,逆流而上,才是真正的時光長河交接點,河水源頭在時光長河。

當然,此刻的他不急。

感悟大道的事,急不得。

先順流而下看看。

沿著河流朝下遊走,越走,河流越是湍急,衝擊著蘇宇,好像小石頭在手,同源之力,鎮壓效果更好點,對蘇宇影像不大。

「水之道?」

「火之道?」

蘇宇默默感悟著,他好像體驗了到了人皇的大道之力,仔細感悟,卻是微微皺眉。

不是!

這些金木水火之道,只是有些混雜,不代表這道,就是這些大道之力為主。

走著走著,前方的河道,越來越寬了!

而蘇宇,臉色越來越凝重。

「又是萬道合流!」

果然,這個世界,真正的絕世強者,走到最後,都是萬道合流!

他有些感悟了!

河流越來越寬,代表越來越多的不同大道之力,融入了河道之中,拓寬了河流。

但是,人皇的主要力量,蘇宇還是沒感受到。

這不對勁,一般情況下,應該是主要力量最明顯才對,比如死靈大道,你一進入,你就能感受到,那死氣的力量。

「難道平衡發展,做第二條時光長河?」

蘇宇陷入了沉思,若是如此的話,人皇就是在仿照時光長河,單純的合萬道,而這也是蘇宇之前的想法,但是哪怕蘇宇,也有側重點的。

「人皇一代雄主,連一絲絲屬於自己的獨特大道之力都沒有嗎?」

蘇宇搞不懂,也沒再多想。

繼續前行。

走著走著,蘇宇帶著一些異樣,兩側,也沒有什麼支流,沒有幾條……但是有!

存在!

蘇宇眼神閃爍,正常人看不到,他能看到。

「這……這也有支流!」

相當於死靈大道上的墨道,在支流上開闢支流。

但是,人皇的道,才開闢啊!

「瘋了吧!」

蘇宇吸氣,很快有些駭然,「這……這是不是意味著,有人在人皇大道上,感悟了自己的道,開闢了自己道,可人皇的大道,自己就開了那麼一點點,在這開支流,太容易出事了!」

人皇的大道,又不是完整的大道,人皇自己都沒開完。

你在他的大道上再開一個道……那這條道可能不會太強,就算不弱,蘇宇覺得,穩定性太差,太容易出事了,這相當於人皇大道的分支。

「人皇若是想做第二條時光長河,那的確可以開道。」

「死靈大道的主人,則是不想成為第二條時光長河,所以沒給人在他大道上開道,而是所有大道,都融入死靈大道,化為一體。」

死靈大道的主人,應該相當霸道。

我的道,開在這,你們要不當我奴僕,要不就不要來,來了,只能修我一道!

而人皇這殘缺的大道,居然還有人在上面開道。

蘇宇古怪無比。

仔細探查了一番,很快,繼續前行,心中一個個念頭浮現,隱約有些想法。

他繼續前行,順流而下。

走了很久,別看外面看起來時光長河斷掉了,好像不遠,真正走在時光長河上,蘇宇發現,人皇其實開闢了不短的距離。

走了好一陣,蘇宇的小石頭上,散發出淡淡的光輝,和整合人皇長河幾乎融為一體,蘇宇才能保持平穩。

河流,愈加湍急了!

陡然,前方如同大瀑布一般,蘇宇迅速止步,他看到了前方的光亮!

斷口!

人皇的大道,開到這,就斷了。

大量的河水,從這流出,如同瀑布一般,砸落在道源之地,這大概就是道源之地規則之力濃郁的由來。

「我從這掉下去,是會直接掉入道源之地,還是被沖走,衝到不知時間的未來?」

蘇宇此刻好像站在瀑布巔峰,大量的河水迅速衝擊而來,朝下方衝去,這些河水,都是規則之力,源頭來自於真正的時光長河。

時光長河被開了個口子,經過人皇的長河引流,到這,大道斷裂,不再開闢,這些河水墜落化為了規則之力。

「這是無主規則之力的由來!」

蘇宇仔細看著,默默體悟。

他看著大量的規則之力,從河流中墜下,還沒落下去,就化為一道道,一縷縷規則之力溢散開。

此刻,衝擊力越來越大,好像也想把蘇宇墜下去。

小石頭光芒閃爍,穩固住了蘇宇的身形。

蘇宇仔細看著,看著那瀑布,看了一會,忽然眼神異樣,盤膝坐下,繼續看著。

只見,無數的規則之力,在這,好像被凈化了一下。

原本是萬道匯流,有火屬性,有土屬性,有水屬性,都是帶著屬性的規則之力。

可蘇宇之前在道源之地,明明感應到的是無屬性的。

之前蘇宇還不懂,可現在,他看到那下墜的瀑布中間,好像升起了一層網,這網,好像過濾網一般,將那規則之力中的屬性之力提取了出來,過濾了出來!

「帶屬性的,掉不下去……」

蘇宇眼神閃爍起來,他忽然很想下去看看,到瀑布中央看看!

他不知道這樣會有何後果,會死嗎?

會迷失在時光長河中嗎?

他不知道!

可是,蘇宇想去看看。

一條開天之道,才開啟,還沒完善,這樣的大道,對蘇宇的誘惑力太大了。

「我若是迷失了呢?若是在這困了千萬年怎麼辦?」

蘇宇忽然有些掙扎!

他想觀道,他若是一人,他毫無顧慮,他馬上就會下去!

「責任……」

這一刻,兩個字,映入腦海。

責任!

他還承擔著許多責任,蘇宇自己就曾說過,這人主,其實是負擔,是責任,並非好處。

這一刻,他糾結了起來。

他承擔著太多的責任!

若是必要性的冒險,那是應該的,可此刻,只是為了觀道,為了觀道而冒險……若是在這丟了性命或者迷失在這其中,那自己帶到上界的人怎麼辦?

「朝聞道,夕死可矣!」

蘇宇喃喃一聲,這是藍天之前說的,他很想像藍天一樣洒脫,一樣瀟洒。

我也是修者,我也想朝聞道夕死可矣。

修道,修的便是一個求索。

求未知,索未來。

大道漫漫,上下而求索,探一個未知之道,求一個未來前路。

可這一刻,他還是遲疑了。

「我……終究還是給自己戴上了枷鎖!」

蘇宇喃喃一聲,而今的他,很多時候都在求穩,其實不再是當年光腳不管不顧的時候了。

那時候,無懼一切。

那時候,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無負擔,無責任。

「責任!」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這責任,這枷鎖,是我自己給自己套上的。

大周王他們推舉自己上位,成為這人主,自己就入瓮了,那一刻,他三分不情願,三分不樂意,三分故意,一分則是因為一些人,一些話。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萬天聖曾告訴他,達則兼濟天下,那時候,蘇宇掌控三十六城,算是發達了。

回歸人境,還是帶著一些盡責任的心思。

責任這兩個字,再次在蘇宇腦海中閃爍。

下去嗎?

算了吧!

太危險了。

而且付出未必還有回報,上次為藍天付出,那是因為藍天有希望成功,成功了,人族就會多出一位頂級戰力。

事實證明,上次蘇宇贏了!

這一次,只是為了觀道罷了。

「算了,以後還有機會。」

蘇宇心中帶著一些遺憾,我其實想看看,但是,我帶到上界的人,還在等著我帶他們回下界。

太過沒必要的冒險,就算了吧!

哪怕他知道,也許自己可以感悟一些東西。

蘇宇起身,轉身,一步步朝上遊走去。

離開吧!

再看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會跳下去。

而此刻,人皇大道微微顫動了一下。

蘇宇微微一動,朝長河看去,此刻,湍急的河流,忽然呈現出一條小小的平穩之道,漸漸從水底浮現。

蘇宇怔神。

那浮現的小小長道,有些類似於當日藍天開道的血路,此刻,也為蘇宇鋪平了一條路。

「責任!」

蘇宇喃喃一聲。

人皇!

這……這是人皇道的核心?

這麼簡單?

不,或者說,人皇這位雄主,他的理念,他的感悟,居然是責任!

「他覺得,庇佑人族,便是他的責任嗎?」

蘇宇帶著一些說不出的滋味。

成皇了,就一定要背負責任嗎?

哪怕上古人皇也不例外?

那些大道之力,朝蘇宇體內湧入,蘇宇微微皺眉,忽然渾身竅穴一震,這些力量忽然被他驅散。

蘇宇輕嘆道:「你要找一個有責任心的繼承者?我不是……抱歉!」

蘇宇搖頭。

此刻,他眼神帶著一些說不出的無奈。

他居然無意中觸動了什麼!

人皇開的這條不完整的道,核心是責任,對人族的責任,對種族的承擔。

這條大道的核心,想讓蘇宇繼承這些力量。

「你也太草率了,都不考驗的嗎?」

蘇宇苦笑,人皇,在這條道中,居然也留下了一點東西,他居然輕易地要將這條半開的大道,傳承出去!

這是蘇宇第一次遇到,這種因為你一時間的心境,就要給你繼承大道的。

「我若是真願意繼承,是否意味著,我可以漸漸掌控這條道,徹底成為道源之地的主人,然後沿著人皇的道,繼續開闢下去?」

蘇宇覺得人皇太傻了,就這樣?

你都不好好考察一下?

好吧,這條道的觸發條件很多。

人族,甚至是人主,對人族的責任心,對道的追求,對大道的感悟,對種族的庇佑……

當然,蘇宇卻是不太願意。

不是因為來的太輕鬆,只是,不想成為下一個人皇。

這道,並未開闢完全。

這道,若是蘇宇真繼承了,也許需要很多時間去掌握,去開闢,而他,也就成了徹頭徹尾的下一個人皇,連道,都是人家開給他的!

「我有自己的道。」

蘇宇輕笑一聲,「而且,我只是想借力,不想成為下一個你!」

「你的責任心……和我理解的不一樣!」

「你我,終究不是一種人!」

「我的責任,我的寬容,我的善良,只針對那些寬容我,善待我的人,你我的責任,是不一樣的!」

蘇宇輕聲說著。

然而,大道之力,還是往他體內湧入。

蘇宇繼續排斥!

大道之力繼續湧入!

「艹!」

蘇宇忽然罵了一聲,「沒見過你這麼賤的道,我都說我不要了,你給我套枷鎖呢!套路我,是不是?」

蘇宇忽然覺得,自己被套路了!

哪有趕不走的大道之力!

我都說我不要了,我有自己的道,你還非要往我體內涌,什麼意思啊?

他迅速看向小石頭,再看自己的人主印。

果然!

這兩樣寶物,都在鎮壓四周規則之力,唯獨這責任之道,力量無法鎮壓!

「套路!」

蘇宇忽然罵了一聲,都是套路!

我去你的!

人皇這老東西,是不是早就算到有這一日了,套路後輩!

小石頭和人主印,可以鎮壓其他大道之力,唯獨無法鎮壓這股責任之力,就是套路!

「艹!」

蘇宇再次罵了一聲,人皇這老不死的,當年一定在這設定了什麼規則。

「我不幹!」

蘇宇拒絕!

絕對不幹!

自己當這人主,是想盡一份責任,但是,不是把責任當枷鎖,當己任,當成生命的核心。

我去你的!

這麼搞,以後幹啥,我都會想著,我的責任是庇護蒼生,庇護人族,扯淡,這不是我蘇宇的風格。

以後有人欺負我,若是人族,也許我還會想著要寬容他,因為我是人族,照顧人族是我的責任!

「老傢伙,去死吧你!」

蘇宇狂罵一句!

上套了!

不行,我可不接受。

可是,此刻撕裂長河離開,再進入,可能還會是這樣。

去你的吧!

忽然,蘇宇扭頭,瘋狂朝剛剛的盡頭跑去,大罵道:「做夢去吧,我才不繼承,這什麼玩意,半開的大道,還要買我未來……當我傻呢!」

轟隆一聲,他從瀑布上跳了下去。

剛剛只是一時間有感而發罷了!

又不是說,我蘇宇真的非要盡責任地去庇護人族,又不是說,我啥人都要庇護,就說獄王一脈,這些人也是人族,我要去庇護?

就說百戰這些蠢貨,我要去盡責任地去保護?

呸!

人皇自己干去,我可不幹。

隨著蘇宇直接跳下,那浮現的責任之道,好像遲疑了一下,漸漸地,開始消散,隱入這條人皇長河。

……

同一時間。

真正的時光長河,深處,極其深處。

一道虛影,再次呈現。

帶著一些唏噓,一些古怪,一些茫然。

「而今的人族,到底什麼情況?」

最近,時光長河動蕩不斷,人族可能有異變,這也就算了。

另外一條人皇道,或者說,責任大道,這可是通天之道,剛剛好像找到了繼承者,能觸發這繼承的,一定不簡單,一定是自己心目中合適的繼承對象。

可是……可是什麼情況啊!

那繼承者,好像在瘋狂抗拒,抗拒完了,好像直接逆轉了什麼,硬生生地把繼承的過程打斷了。

這……我的道,不強嗎?

「只要繼承了這道,而今萬界還沒規則之主,定能橫掃諸天……」

「只要繼承了這道,就有希望沿著我的路,再開一天,成為天之主!」

「只要繼承了這道,就能成為真正的人皇……為何……抗拒?」

懷疑人生了!

這世界,如此奇葩了嗎?

只是,讓你盡一份責任罷了,可你既然能觸動這道,你該有這份心才是。

為何……又拒絕了?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一聲說不出的無奈,道不盡的滄桑。

真是奇葩!

能觸發此道繼承的程序,符合的條件是很多很多的,並非簡簡單單的事。

當然,蘇宇能觸發,因為他真的都符合。

比如,天門。

比如,四極人王中,兩位和兩位以上的認可,當然,或者是後裔,或者是四極人王傳承的認可。

比如,濃郁無比的人族氣運。

比如,強烈的責任心。

還有許多其他因素,人皇設置的考驗,蘇宇幾乎沒感覺到,可都是在無形中設置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是闖過幾個關卡,你就可以繼承的。

而是慢慢的累積,最終產生了質變,如此一來,才能順利繼承。

可是……被拒絕了啊!

這一刻,虛影都有些發狂了,為什麼啊?

而今的人族,好像很麻煩。

一些年前,好像出現了什麼變故,導致人族損失慘重,氣運消散九成之多,有滅族之危險,按理說,此刻不是急需強大自己,拯救人族嗎?

艹!

為什麼要拒絕啊?

不懂!

真想殺回去,看看這孫子到底是誰!

真他么奇葩啊!

……

「真奇葩!」

此刻,跳下去的蘇宇,也是暗罵一聲。

人皇真奇葩啊!

這種大道之力,繼承居然都不需要考驗的,我就想了一下,居然就要我繼承大道,神經病吧!

「虧我還說人皇雄主,雄主個屁,就因為我想著要負責,你就要我負責到底?」

「開什麼玩笑!」

「人族一旦平定了下來,我還要負責?我當幾年的僕人還不夠,你還想讓我當一輩子?」

「扯淡!」

蘇宇罵罵咧咧的!

心中卻是多了些心思,別說,現在自己還有退路,還有機會,他不太樂意繼承。

可是……若是哪天沒有退路了呢?

「也許,那時候我可以來撿個破爛!」

蘇宇此刻跳下來了,但是沒落下去,而是被瀑布中間的那層網格阻擋住了,蘇宇也不意外,只是有些古怪地想著。

人皇的這條道,哪怕不完整,但是極其強大是真的。

給蘇宇的感覺,若是開闢完整了,未必比死靈大道差,也許還要更強點。

「若是人皇能開闢成功,那他就是諸天第二人!」

第一人,被蘇宇暫時送給時光長河的主人了。

當然,現在開闢失敗,那就是諸天第三人?

第二人,絕對是死靈大道的主人了!

「比人族的肉身道還要強大,哪怕開闢了一點點,我要是從頭融道到位,也許……也能堪比規則之主了吧?」

「這條道,這麼容易繼承,前面居然沒有人族繼承?」

蘇宇古怪的很,為啥?

有什麼難度嗎?

沒難度啊!

我他么第一天進來,都不想要,這道還瘋狂地逼著我要,那這麼多年來,沒人繼承?

「天才……太孤獨了!」

蘇宇一聲感慨,天才,真的太孤單了。

大道都搶著被我繼承。

什麼文王道,人皇道,時光道,這些強者的大道,都一個個地搶著被自己繼承,我太難了,我壓根不想要。

當然,心底深處,蘇宇知道,肯定沒那麼簡單。

不過,不妨礙蘇宇自戀一下。

的確太天才了!

沒辦法的事!

「不繼承你的道,只是抱有一線希望……真的繼承了你的道,代表我的道就終結在這了。」

蘇宇心中嘆息一聲,不到絕路,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想放棄自己的大道的。

修鍊,悟道,最終卻是走上了前人給你安排的路,一模一樣,複製了下一個人皇,何必呢。

人皇都失敗了,複製一個就能成功?

一聲輕笑,蘇宇將剛剛的一切念頭拋開,責任之道,是人皇的,不是我的。

「奇葩的人皇,活該你沒繼承人!」

蘇宇腹誹一句,這麼多人你不選,你選我,你不知道我蘇宇就討厭被人強加枷鎖嗎?

「可以當個備選!」

此刻,蘇宇將這條道,安排成了自己的備胎,沒有任何路可走,沒有任何選擇的情況下,可以想辦法,再來一次,再試試看。

他沒再去想,也不去想,剛剛自己放棄了一個可能成為規則之主的機會。

換成別人,也許會很遺憾。

而蘇宇,卻是沒有什麼太多遺憾的,規則之主又如何?

一條不完整的大道罷了!

其實,還是看不上,若是把完整的死靈大道和時光大道送給我……咳咳,可以考慮一二。

是的,沒說錯,沒太看上人皇的道。

主要還是你開了一點點,你開的更強點,我還能重視一下。

蘇宇露出笑臉,沒再管這個,仔細觀察自己所在的網格,上方,大量的河水繼續衝擊而下,而這層過濾網,好像將屬性規則全部給過濾了下來。

蘇宇盤坐在大網之上,默默觀察著,感應著,感受著。

任由河水衝擊自己,小石頭和人主印都在抵禦這些力量。

漸漸地,蘇宇看到了一點東西。

他看到了,大量的火屬性規則,聚集到了一起,很快,這些屬性規則,被聚攏,沒多久,這些火屬性規則之力,化為一條小小的瀑布流。

如同一條小龍,正在網格上掙扎遊盪。

這小龍,好像想鑽出去,鑽到網格之下,但是力量明顯不夠,這樣的小龍,不止一條,而是很多條,都想鑽出去!

他們彼此攻擊,彼此撞擊,被過濾后的純凈的規則之力,從網格中溢散了下去,而這些有屬性的,卻是沒有,一直在撞擊彼此,在衝擊。

漸漸地,蘇宇眼神異樣起來。

他看到了一條比較大的金色小龍在遠處浮現,帶著鋒利之氣,好像在切割網格,卻是遭到了網格的鎖緊,鎖住了這條金龍。

轟!

一聲巨響傳來,那金色小龍,忽然爆開。

網格上,也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裂縫。

爆開的金色小龍,還剩下一點點,迅速鑽出裂縫,而這一瞬間,蘇宇隱約聽到有人在狂吼:「規則之道,兵道,殘缺的!」

一瞬間,好像有許多人在喊,在吼!

很快,那破開的網格,在迅速恢復。

而網格之上,已經沒有了如那金色小龍那麼強大的規則之力匯聚。

蘇宇眼神異樣無比!

「這……就是道源之地那些無主的,規則大道的來源!」

「這道,殘缺了!」

為什麼殘缺?

因為剛剛為了衝下去,被網格破碎了,所以,這一次掉下去的是殘缺的大道,若是能完整的偷渡下去,那就是完整的大道之力了!

「原來如此……」

蘇宇喃喃一聲,帶著一些震動。

很快,眼神變幻了一下,卧槽!

那這麼說,他附近的這些小龍,其實都是一些雛形大道。

蘇宇皺眉:「雛形大道,規則具現……這網格過濾這些屬性之力,匯聚成道?這網格是什麼玩意?」

「那這些雛形大道,其實我可以取走,交給別人,相當於繼承了規則大道?」

「不對……哪有這麼簡單,這些規則大道……不完善!」

蘇宇忽然搖頭,眼神瘋狂閃爍,這些大道,不完善!

廢話,人皇大道都不完善,何況是從人皇大道中,過濾出來的一些屬性之力,那更不完善了!

「比起萬界的道,要差許多,但是更容易掌握,更容易融合……」

蘇宇想著想著,眼神閃爍,喃喃道:「上界的傢伙,若是拿這個當自己大道的滋補,那是好東西,若是真的放棄自己的大道,萬界大道,而是轉修這些看似完整的大道……會死的很難看的!」

有這樣的人嗎?

也許有的!

畢竟,給你一條完整的大道,沒人修鍊過的,你一人獨掌,你能不心動嗎?

「那這麼說,這人皇大道上的一些支流,可能是這些取走了大道,然後修鍊,然後嫁接到了人皇大道上的強者?」

人皇大道,也有支流。

蘇宇之前還好奇,還奇怪,就人皇開闢了這一點點大道,還有人能在這上面再開道?

也沒那麼多力量給你開道啊!

現在懂了!

是匯聚而成的,無數的屬性力量規則,匯聚成了一條偽道,而這偽道,被人修鍊了,因為來源就是人皇大道,所以自動連接上了人皇大道!

「合著……都是偽道強者?」

蘇宇失笑,「這……這……我去!」

忽然臉色一板!

人皇……人皇這道,怎麼和自己的想法有些類似,借雞下蛋啊!

只是,蘇宇是用圖冊,讓人修自己的假道。

人皇……不會也打的這主意吧?

在這地方,用偽道忽悠人,然後這些大道,被人奪走,然後修鍊,然後連接上人皇大道,為人皇大道提供穩定的來源。

「呼!」

蘇宇長長吐氣,眼神不斷閃爍,人皇是這意思嗎?

還是意外之下造成的?

若是的話,人皇……不是個好東西啊,居然和自己一樣,也在借雞下蛋,這萬界的強者,會不會被我們玩壞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9章 人皇真奇葩!(求訂閱)

7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