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大道長河中的見聞(求訂閱)

第720章 大道長河中的見聞(求訂閱)

「都在養魚,就看誰手段高明一些嗎?」

「可惜了,人皇被迫停止了開道。」

「文王……巨坑!不對,武王巨坑!」

蘇宇嘀咕著,文王走了,救妹妹還情有可原,武王跟著跑了,這就坑爹了,人皇大概被坑的不輕。

蘇宇都在思考,當年文王和武王陸續跑了,人皇是啥表情?

目瞪狗呆?

真慘!

我道開了一半,你倆跑了,萬族暴動,無法繼續開道,只能出手帶走那些強者,換成蘇宇,大概也想吐血。

笑了笑,想象了一下當年的場景,一定挺有趣。

「無主的規則之道,都是偽道!」

「穩固性不高,但是的確能讓實力強大起來,感悟起來更簡單一些。」

這時候,蘇宇看向自己盤坐的地方,這附近,這種無主之道不少。。。

人皇這個養魚的不在,其實危險性不大。

不然,容易被收割。

「我所在的地方,沒人來過嗎?」

「感覺來這,還是很簡單的。」

「小石頭的鎮壓作用?」

蘇宇猜測,可能是小石頭鎮壓效果極好,自己來這,倒是沒太大壓力,其他人的話,也許來不了,否則,還搶什麼無主大道,就在這奪取好了。

還不用被破碎!

「好地方!」

「補充自己的規則之道也好,重修大道也好,這地方,都是個寶地!」

說話間,蘇宇自己也吸收了一些無主的規則之力,稍微強化了一下自己的大道。

在這,他其實隱約可以感受到筆道的存在了。

只是,想徹底連接筆道,最好還是進入真正的時光長河中才行。

「稍微強化一下筆道倒是沒問題……」

「或者,想辦法鑽入真正的時光長河去!」

到了真正的時光長河,和時光長河大道連接,哪怕沒到筆道範圍,蘇宇也能更快地強大自己。

殺人,小事。

不急!

想到這些,蘇宇起身,想往上飛,再逆流而上,去真正的交接點看看。

結果飛了一陣,有些上不去了!

蘇宇飛了幾次,都被那湍急的瀑布給衝擊了下來。

這地方,易下難上啊!

蘇宇微微皺眉,思考了一下,忽然身上冒出淡淡的仙氣。

接著,他低吼一聲,撕裂下方的網格。

這裡應該也可以下去!

他剛剛都聽到有人喊話了。

既然上不去,那就……下去!

網格被他的巨力,撕裂出一個小口子,蘇宇暴吼一聲,瞬間鑽入其中!

……

與此同時。

剛剛一條殘缺大道出現,此刻,一座巨大的峽谷當中,七八尊合道強者,正在搶奪,彼此交戰,打的天崩地裂。

就在這時候,忽然,蒼穹裂開!

一瞬間,一道人影浮現。

正在交戰的幾人,紛紛看向那人。

「仙族?」

有人低呼一聲,仙族強者,該死,仙族又來人了!

而此地,也有兩尊仙族合道,見狀頓時大喜,一人連忙喊道:「快來……」

撕拉一聲!

剛浮現的蘇宇,掃了一眼情況,瞬間再次撕裂人皇大道,消失在原地。

安靜無比!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剛奪取到大道的一位仙族強者,愣了一下,接著想破口大罵!

艹!

這是哪個王八蛋?

不熟悉!

當然,熟悉不熟悉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王八蛋出來了,很快又跑了。

什麼意思?

至於蘇宇瞬間出現,只當他從時光長河中破空而來了。

這孫子既然來了,跑什麼?

而原地,還有幾尊強者,剛剛都有些心驚,剛剛浮現的那位,氣息不弱,恐怕是頂級合道,他們還擔心那傢伙參戰,不好對付。

結果,對方眨眼間跑了!

一尊魔族合道大喜過望,哈哈大笑:「雨生侯,看樣子你仙族同道,不願意摻和此事,這大道,你還是交出來為妙!」

「殺!」

一群人迅速朝兩位仙族強者殺去,至於剛剛突然出現,突然消失的那位,稍微警惕一下就行。

對方既然跑了,未必會再來。

當然,也許是喊人去了。

反正速戰速決就對了!

至於蘇宇,沒人去追,追他幹嘛,神經病嗎?

大道又不在那傢伙手中!

大戰再次爆發,兩位仙族強者鬱悶的要死,好不容易運氣好,這殘缺大道剛出現,就被他們搶到了。

結果附近也有不少合道,原本那突然出現的傢伙,實力強悍,他們一看,還有了希望,哪知道人家眨眼間就跑了,樣子都沒看清,只知道是仙族強者。

「剛剛到底是哪個王八蛋?」

「回頭到了議會,一定要參他一本!」

「……」

兩位仙族強者彼此交流著,迅速遁逃。

一想到剛剛那個傢伙出現給了希望,接著又不負責任的跑了,兩人都是抑鬱無比。

……

而此刻的蘇宇,才懶得去管他們。

七八個合道,雖然強者不多,可蘇宇也不想和他們糾纏。

真打起來,聯手對付蘇宇,蘇宇也受不了。

他可不是天王境!

此刻的蘇宇,再次撕裂時光長河,進入其中,這次出現,不是在剛剛的瀑布底下了。

這一次,蘇宇也不再順流而下,而是逆流而上。

小石頭鎮壓,蘇宇速度很快。

一路朝上游飛去!

大道兩側,依舊有一些零散的支流,恐怕都是人皇大道提取出來的偽道,現在應該都有人在修鍊。

而這一次,之前的「責任」之道核心並未浮現。

可能是剛剛蘇宇不負責任的一跳,讓這大道之力,覺得他不太靠譜,又開啟了再次考核狀態。

蘇宇也不管這個,不出來最好。

人皇這條道太強,一旦繼承了,他恐怕擺脫不了,自己繼續玩自己的筆道就行,筆道比這個弱多了。

「也不是非要繼承……不行的話,找機會,把人皇的大道之力給偷了!」

蘇宇忽然產生這樣的心思。

文明志養道,但是其實還是很缺規則之力,尤其是蘇宇要養萬道,人皇這邊又有提取機構,還是無主的那種,人皇道沒人管。

「對!」

蘇宇眼神閃爍,要不我把人皇的大道之力給偷走算了。

「可惜,我書頁不夠了,其他的都在養道,要不哪天抽取出來,來這偷力量,養我自己的虛擬大道!」

越想,蘇宇越是激動。

對!

就這麼干,人皇這道,是無主之道啊。

隨便自己怎麼偷,反正人皇回不來。

人皇偷時光長河的,我去偷人皇的。

真把人皇偷回來了,蘇宇還得笑,你總算回來了,人皇回來了,誰還管人族如何,也用不著我來管!

心中盤算著,蘇宇迅速朝前飛去。

他想去介面看看,那邊,更適合他去強化自己的筆道。

先強大自己!

哪怕去不了下界,也得先看看介面到底距離自己多遠。

越是朝前飛,蘇宇越是感應明顯。

筆道之力,距離自己更近了!

顯然,缺口不小,筆道之力能輻射過來。

飛著飛著,蘇宇微微一怔。

他也不知道自己飛了到底多遠,反正不近就對了,而就在此刻,他看到了什麼?

缺口沒看到,他在人皇長河中,好像看到了一個人!

被鎖住的人!

好像只是投影,是虛影,此刻正在劇烈掙扎著。

那虛影,好像也感受到了什麼。

蓬頭垢面,陡然朝蘇宇這邊看來!

人影,處於一條巨大的支流當中,剛好處於支流和主道之間。

而蘇宇,也看到了前方的滔滔河流,好像此地距離時光長河的口子也不遠,就在這附近。

而人影所在的支流,蘇宇仔細看去,好像是多條支流交叉而成,將那人影死死鎖住。

簡單來說,就是被一些偽道鎖住了!

人影在掙扎,掙扎中,也朝蘇宇這邊看,好像感應到了有人到來,好像從另外一個時空傳來了聲音,帶著一些憤怒和不甘,「是誰?」

「放本王出去!」

轟隆隆!

數條支流大道不斷震蕩,那人影劇烈咆哮。

「本王出去了,一定殺光你們!」

「月羅,月羅……為什麼!」

「……」

轟隆隆!

那人影此刻好像很瘋狂,好像許多年不曾和人說話了,不曾看到人了。

此刻,哪怕隔空感受到了一些氣息,也激動起來,咆哮起來。

他被支流大道鎖在了這裡!

而蘇宇,放緩了腳步,帶著一些異樣。

百戰?

百戰,被鎖在了這裡!

「被大道鎖住了……不止一條。」

蘇宇眼神變幻,有意思。

這是有幾位強者,把百戰給鎖住了。

就在這交界口附近。

「是在下界打鬥,然後打穿了時光長河,剛好從缺口中被打到了這邊?」

「不對……下界入口!」

蘇宇心中一動,下界入口也在這個區域。

那代表,這人皇長河,可能還有個下界入口。

百戰是在那被打上來的?

所以被鎖在了下界入口、交界口這附近區域。

「原來被封印在這了,被幾條大道鎖住了,難怪無法逃脫……」

蘇宇隔空觀察了一陣,那人影只是投影,並非真人在這。

百戰,一定在道源之地哪一個地方,被人鎮壓了。

有人在看管他,並非無人管。

而且看管他的,可能是幾位偽道強者!

……

就在蘇宇想這些的同時。

道源之地。

一處巨大的大山,被稱為封印之山,傳聞,此山封印了百戰王,當然,真假難辨,但是數千年前,此山曾爆發出百戰的氣息,有人來營救百戰。

封印之山,平時是沒人會來的。

這地方,很容易出事。

規則之力,極其暴動。

而就在今日,忽然,轟隆一聲巨響,巨大的大山震蕩起來,而這一刻,大山之上,浮現出一道道看不見的鎖鏈之影。

「吼!」

野獸般的咆哮聲震蕩四方,四方,一道道屏障浮現。

下一刻,一尊尊腐朽的,古老的,帶著歲月光輝的身影浮現。

一尊腐朽氣息濃郁的強者,咳嗽一聲,微微喘息道:「忽然暴動了,這是感受到下界將開,想破封而出嗎?」

遠處,有人輕聲道:「下界一開,長河動蕩,規則之力消散,那時候想鎮壓他,難度很大……這傢伙被鎮壓了這麼多年,還是如此強大……不愧是最接近規則之主的強者!」

「甚至已經算是了吧?」

一群古老的存在,你一言,我一語。

太多年了!

他們活了太多年,而在這,也坐鎮了數千年,這個瘋子,不斷掙扎,很難對付。

有人吐氣道:「他力量不如當年了……削弱他的力量,否則,不好對付。」

被封印多年,他們也消耗極大,不過可以補充。

百戰無法補充,每一次暴動,都是在消耗他的規則之力。

有人吐息道:「現在,恐怕也還有頂級准王之力……要不嘗試一下,吾等進入,擊殺他!」

百戰被封印多年,卻是沒死,不是殺不了,是沒人想去送死。

他被封印在一個小小的空間之中,雖然出不來,可外人進去,也得小心被他格殺了,哪怕同時進去七八位準王,也要小心被他自爆給同歸於盡了!

六千年來,眾人全力封鎖他,不給他抽取規則之力,消耗他的力量。

可肉身成道的百戰,強在肉身。

肉身之力強大無比,哪怕六千年不曾吸收規則之力,也依舊保持著極其強大的姿態。

有人提議進去擊殺,很快,有腐朽的老人喘息道:「不要輕舉妄動,一旦吾等進入,封印破碎……被他逃出來了,才是麻煩!封印他,也有封印的好處,起碼,人族被他阻道,很難再出他這樣的強者,甚至合道都不能……」

殺百戰做什麼?

起碼現在沒必要!

就封印他,封印百戰,也會讓人族不能誕生肉身道的至強者。

一舉兩得!

真把百戰給弄死了,或者放出來了,都是大麻煩。

「也是……再等幾年,下界開啟再說……對了,他多年不曾暴動,今日為何又暴動了?」

「不太清楚。」

「會不會是時光長河有問題?」

「不至於,你我都到不了那個區域,找不到對應地,其他人,也到不了。」

「……」

幾位腐朽的老者,不斷溝通,從四面八方浮現,繼續鎮壓。

一條條鎖鏈大道,封鎖了整個巨山。

百戰,的確被封印在這。

傳聞沒錯。

不過,沒人能過來,來了,也得馬上走,否則,可能會面臨危機,危機,便是這些腐朽的老人帶來的。

……

而這一刻,蘇宇也靠近了那些雜亂的支流大道附近。

那人影,還在咆哮。

「本王發現你了!」

「你是誰?」

「你在時光長河之中窺探本王?」

虛影劇烈掙扎,可蘇宇也看出來了,附近幾條支流大道,都在鎮壓他,不止如此,那虛影身上,好像還有一條大道之力,不是支流大道,而是好像從遙遠的時光長河傳遞來的力量。

「獄王一脈的封印?」

蘇宇心中想著,這麼說,百戰是被雙重鎮壓了。

一邊是獄王一脈的封印,一邊是幾位偽道強者。

「沒想到在這,會遇到百戰……」

蘇宇暗暗吃驚。

當然,解救百戰,不可能的事。

附近幾條支流大道,給蘇宇感覺不弱,也許都是天王級強者。

哪怕是偽道,那也是天王。

哪怕蘇宇可以驅散一些規則之力,天王都成了頂級合道,也足夠聯手乾死蘇宇了。

我傻了才會為了百戰冒險!

我現在藏的好好的,別被這傢伙給暴露了。

蘇宇迅速收斂一切氣息,壓根不回話,也不接話,百戰是個白痴,被鎮壓了活該,蘇宇還擔心這傢伙干擾自己呢。

看到對方被鎮壓的凄慘,蘇宇也不同情。

死去的上百合道,葬送了人族底蘊,你被鎮壓的凄慘,還沒掛,算你運氣好了。

「下界口子在哪?」

蘇宇沒看百戰,他氣息一收斂,百戰也感應不到任何氣息存在了,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好像有些失望,沒人了。

氣息不見了!

他只是隱約感受到了一些氣息存在,現在沒了,既然沒了,也沒必要浪費力氣繼續咆哮,慢慢消磨那些封印之力就是。

百戰不咆哮了,蘇宇這次繼續朝那邊看去。

「吸……」

吸氣!

蘇宇仔細觀察,嘖嘖稱奇,百戰還挺厲害啊。

蘇宇仔細看,能發現6條支流大道在封鎖他!

這代表,有6位偽道強者在鎮壓他。

而這,未必是全部。

因為,不是偽道的話,而是從萬界領悟了大道,沒有換道,那是觀察不到的,起碼在人皇長河中是觀察不到的。

「最少6位,最多……不好說了!」

「這些偽道強者……」

蘇宇簡單判斷了一下,也許都是天王實力。

若是有幾位真道強者,那封鎖百戰,恐怕也是天王戰力。

一個被封印的百戰,居然出動了這麼多強者,不一般啊!

「這傢伙實力是真的不弱!」

蘇宇沒接觸到百戰,看到的投影,也只是大道投影,就和當初在時光長河中,遇到武皇一樣,武皇也被封印了,但是蘇宇也在時光長河中看到武皇的投影。

不過,武皇上次看到,好像都快解封了。

好像比百戰要舒服點。

「真慘,一個百戰,一個武皇……大家幹嘛都喜歡封印人?」

蘇宇笑了笑,沒有同情,倒是有些幸災樂禍。

「救援百戰……鎮南侯他們想的真簡單,6個人一起來,也是送死的命!」

「來6位天王差不多!」

蘇宇心中想著,沒再看百戰,不值得多看,反正沒準備救他。

他迅速掃蕩四方,下界入口怎麼看不到?

「平時殺了人,上界才會感知到,而且得殺不少,那代表這入口,若是真連接人皇長河,恐怕也很隱蔽,唯有人死多了,引起規則波動,才會被人感知到。」

「隱蔽……再隱蔽,能躲過我的天門探查嗎?」

蘇宇天門開到最大,可能就在封印百戰的附近,否則,當年說了,百戰是在下界大戰,不可能拖著百戰來上界,封印的同時,打上來還是有可能的。

蘇宇額頭上天門開到最大,冒出一道道神光。

其實應該挺好找的,蘇宇是這麼覺得的。

這裡不如真正的時光長河,大道無數,這裡只有一些支流,數量不多。

「在河底嗎?」

蘇宇尋思著,若是在兩側,那有可能會被發現,若是在河底,倒是隱蔽。

「不過,也難說,當年人境強者也得出入上界下界,不可能每次都從河底冒出來……」

一次次地推斷著,蘇宇判斷了一下,很快斷定,可能不在河底,就算在,應該也有個支流連接出去了,這樣一來,才能貫穿上下界。

「下界的時光長河,上界的人皇長河,兩頭力量支撐,維持這個通道存在嗎?」

蘇宇不斷掃視,維持這個通道,必然要消耗規則之力的。

附近哪個地方,規則之力出現消耗,可能就是通道所在。

找到了通道,葬魂山那邊若是被人發現了,也能冒險一下,從這邊通道跑,危險是危險,蘇宇有小石頭,鎮壓效果強,未必會死。

兵王符王那些渣渣都能下去,自己強行下去,也未必能弄死自己。

隨著天門探查,漸漸地,蘇宇感受到了一些波動,就在封印百戰不遠的地方,好像有個小旋渦,在抽取一點點的規則之力。

蘇宇迅速朝那邊飛去!

等飛到了旋渦上空,蘇宇四處觀察,很快,一咬牙,陡然潛入河底,洶湧的規則之力,衝擊著蘇宇,不過大半都被小石頭抵消了。

而潛入河底的瞬間,蘇宇看到了,就在河水的壁壘旁。

有個小小的口子!

「下界出口?」

蘇宇判斷了一下,很有可能!

支流大道,都開在河面上,這是河面之下的一個支流大道,十有八九就是下界入口。

「所以,下界入口,平時是不呈現的,但是,一旦下界死人多了,出現劇烈的規則波動,同族的同大道強者,也許可以感應到這個口子的存在!」

設計的相當隱蔽和複雜!

蘇宇遲疑了一下,一股微弱的意志力,朝那個小支流潛入進去。

剛進去……轟!

一陣亂流暴動,將蘇宇的一抹意志力撕的粉碎。

蘇宇眼神一亮,是通道!

他從傳火者那個通道上來的,可以感受到差不多的氣息,這的確是下界通道。

「還真是……難怪平時沒人發現,沒人能傳遞訊息,這誰要是亂闖,小心被這大道之力衝擊而死!」

……

同一時間。

下界。

命界。

天命山之上,命皇正在招待客人。

萬天聖!

隨著蘇宇他們離去,萬天聖負責監察諸天,尤其是三大界和命界。

大秦王他們,現在進入命界會被壓制,人族強者,現在有希望壓制命皇的,可能只有萬天聖了。

蘇宇他們離去的半個月,萬天聖不是在人境鎮守,就是在諸天巡查。

今日,到了命界。

此刻,萬天聖正在觀天,看了一會,也沒看到什麼,輕聲道:「最近上界沒有動靜吧?」

命皇笑道:「沒有,下界這邊,除非三大族再次自損日月,驅逐懲罰之力,才能引起上界一些波動,讓上界強者察覺到通道所在,察覺到懲罰之力消散一些……才有希望下來!」

「可自從隕星侯他們被殺,天古他們也不傻,真驅散了一些力量,引的上界再來強者,反而危險!」

天古他們,現在不幹這事了。

現在下界,人族為尊。

命族很可能投靠了蘇宇。

一旦再有強者下界,在命族被壓制,命皇和人族強者出手,斬殺一些合道,那才是巨大無比的損失。

萬天聖點點頭,他也料到天古他們不會再干這事。

死了大量日月不說,可能還會害死合道。

傻子才繼續這麼干!

沒把握全部開啟通道,他們不會再送死的。

「仙戰侯送過議員令下來嗎?」

「暫時沒有。」

命皇搖頭:「最近萬界無大戰,通道波動不明顯,仙戰侯也很難找到通道在哪,除非下界再死一些仙族強者,仙戰侯應該可以感應到通道所在,不要多,死個兩三個仙族永恆,就現在這情況,可能就可以感應到。」

萬天聖失笑:「那還是算了。」

闖入仙界去殺永恆嗎?

算了吧!

正聊著,命皇忽然臉色微動,萬天聖也是眼神微變,迅速消失在原地。

虛空中,一條通道若隱若現。

好像要開通道!

此刻,命皇臉色變了,怎麼回事?

好端端的,通道怎麼會有些變化。

難道三大族又弄什麼幺蛾子了,驅散規則之力,可在這之前,一點動靜都沒有啊!

他臉色變幻,等待著上界的變故。

是有人要下界?

還是簡單的窺探一下不下來?

他還在想著,忽然,通道上方,隱約可以看到一張臉,不太清晰,大體上可以看出是人臉的樣子。

命皇抬頭,隔著一界,他也感受不到對方的氣息。

只是疑惑,這是哪一族的強者?

人臉?

也就三大族了,正常情況下,其他族投影,都會投射本尊模樣。

「無命,在不在?」

「呼叫無命!」

「……」

命皇一瞬間有些恍惚,什麼情況?

找我的?

這……這誰啊?

為何,那淡淡的意志力波動,有些熟悉的樣子。

而這一刻,剛剛潛藏的萬天聖,也浮現了出來,帶著一些異色,這人臉……感覺有點熟悉啊。

「在不在?下面有人嗎?有人回一句,在上面感受太模糊了,有沒有人在?無命呢?給我回個話!速度點!」

「……」

命皇眼神愈加異樣,萬天聖也是古怪無比,迅速傳音道:「你意志力接入一下!通道內干擾太大,他好像無法探查到我們。」

命皇不再說什麼,迅速意志力接入。

這一接入,上界,蘇宇也感應到了,頓時大喜:「命皇,是我!」

……

下界。

命皇嘴巴張了張,卧槽!

蘇宇?

你把上界打下來了?

要不然,你怎麼會在上界通道出現!

他有些恍惚,這年頭,都這麼嚇人的嗎?

你不是才走沒幾天嗎?

他知道蘇宇走了,因為蘇宇帶走了長河,也找命皇要了一些信物,準備帶去上界,尋求和命族的合作。

此刻,命皇獃滯了一下,傳音道:「閣下……閣下是哪位?」

他裝著沒聽懂。

難道是上界試探我的?

有這個可能!

畢竟隔著一界,感應太微弱了,而此刻,蘇宇迅速道:「少廢話,上次你大道給我畫圖過!」

「……」

明白了!

還真是蘇宇!

命皇震撼之餘,也是無言,這……這位怎麼跑去通道上方了?

他看向萬天聖,露出一抹苦笑之色,「是……宇皇。」

萬天聖吐了口氣,笑了,「我說,怎麼看這張臉有點眼熟,還真是他!」

太意外了!

很快,萬天聖意志力也迅速接入,「是我,萬天聖!」

……

上界。

蘇宇也是意外,很快歡喜,老萬也在這呢。

看樣子,還挺負責啊。

蘇宇也隱約感受到一股排斥力了,老萬在這最好,他也不廢話,迅速道:「去人境,找天鑄王,讓他迅速把我的文明志剩下的書頁給我送上來,上界到處都是寶,到處都是規則之力,都是無主的,我需要這些東西!」

蘇宇都後悔死了,自己上來的時候,沒帶點空白的書頁上來。

現在,他文明志中,也就神魔仙幾頁。

我需要很多書頁,都要空白的,我去偷人皇的大道之力去!

「送上去?」

萬天聖遲疑,這……不好送啊!

蘇宇當然也知道,迅速道:「沒事,速度點,我待會先短暫鎮壓一下通道,長時間不行,速度快點還是可以的!給我馬上送來……」

「好!」

萬天聖也不多說,蘇宇說上界到處都是寶,好吧,他這麼說,我就信了吧。

上界下來的人也不是沒有,也沒說上界到處都是寶啊。

此刻,蘇宇再次迅速道:「上界和下界時間流速應該一致,你速度點,我一個小時后再來,準點開啟,排斥力太大,我說不了幾句了……」

「行!」

轟隆一聲,通道封閉,蘇宇的大臉消失。

命皇一臉震動:「這……還能送東西上去的?」

萬天聖聳肩。

命皇的確有些獃滯,蘇宇這是把上界當自己家了?

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上界現在什麼情況了?

這通道,不是在道源之地嗎?

道源之地,現在應該在萬族掌控中吧?

蘇宇怎麼會摸到了通道這邊!

萬天聖則是不管這麼多,蘇宇要東西,而且很快就要,他得去取,迅速穿梭虛空,也不耽誤,急忙朝人境飛去!

不但要取東西,萬天聖還在思考一件事。

蘇宇居然能開啟上界通道了,是不是代表,他也有可能帶人上去?

從命界帶人上去?

或者帶人下來?

當然,走另外一條通道也一樣,但是走命界的話,若是有強敵追殺下來,那會被壓制,有希望迅速斬殺。

萬天聖心中浮現無數念頭。

很快回到了人境,朝天鑄王他們那邊飛去。

……

這時候的蘇宇,微微喘息。

無法溝通太久,排斥力太強,難怪上次仙戰侯溝通了一會,就不得不退走。

而且感應很微弱,仙戰侯那個大白痴,沒發現自己是偽裝的,也正常。

「文明志還缺不少頁面,若是弄一些上來,用人皇大道盡頭的那些屬性規則之力填充,很快,我的書頁都會強大起來!」

蘇宇有些期待了,人皇留下的東西,都是好東西啊!

他沒再久留,迅速離去。

趁著這個時間,再去一趟交界口,去接觸時光大道,提升自己的筆道,再拿到文明志書頁,自己這一次探索道源之地的目標就差不多完成了。

「百戰的封印地,我知道了。下界入口我找到了。人皇大道的核心,我發現了。偽道的真面目,我也發現了……」

短短的一次人皇大道之行,對蘇宇而言,收穫巨大。

實力雖然沒什麼提升,但是也快了。

很快,蘇宇朝大道盡頭趕去。

片刻后,蘇宇看到了一副駭人的景象,前方盡頭,好像大壩潰堤,一個巨大的口子出現,如同天河奔騰,無數河水不斷湧入。

轟隆隆!

河流聲奔騰不息。

「天河口……」

蘇宇想到了之前他得到的訊息,此地,以前叫天河口。

太形象了!

這就是天河的口子,崩潰了,河水奔騰而下。

蘇宇避開了那些河水衝擊。

「人皇真狠!」

蘇宇嘀咕一聲,死靈大道的主人,也開了口子,可是,對方好像沒偷這麼多力量,死靈大道的主人,只是偷了大量的死氣力量。

人皇倒好,人家死靈大道的主人,是挖個洞,你這是挖了個巨坑出來了啊!

「一個比一個狠!」

時光大道若是真有主人,遇到這倆小偷,大概想哭。

而這時候,蘇宇其實也感應到了筆道力量,很明顯的筆道力量,顯然,這裡就是真正的時光大道範圍了。

轟隆隆!

伴隨著河流奔騰聲,蘇宇在一側沒河水衝擊的地方,盤膝坐下,開始感悟筆道之力,在這感悟更快,更明顯。

加上規則之力不缺,蘇宇這一次上界之行,感悟也極深,也許可以再進一步。

他如今,也有二等合道戰力了。

若是再進一步,也不知能否抵達天王之境。

蘇宇不再管那些,開始感悟大道,一股明悟,沿著那河水,朝真正的時光長河中蔓延而去。

大道感悟!

……

筆道中。

之前,蘇宇覆蓋了差不多75%的區域。

此刻,隨著一股來自蘇宇的大道感悟之力,蘇宇覆蓋的區域,開始蔓延。

蔓延速度沒有之前那麼快,卻是真真切切地在蔓延,在融道。

76%,77%……

漸漸地,蘇宇覆蓋的區域,接近80%了,而按照蘇宇自己的推斷,到了80%左右,他可能就具備天王戰力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

轟隆一聲!

蘇宇大道蔓延而上,一舉衝破了一個界限,超過了80%,繼續蔓延了一點點,很快所有感悟消退!

……

同一時間。

無盡黑暗之地。

白衣強者再次扭頭,有些恍惚。

艹!

為何感覺一眨眼的功夫,那繼承了筆道的傢伙,好像又有了感悟。

什麼個情況?

這裡和萬界的時間流速差距很大嗎?

難道一眨眼,過去了百年千年了?

不至於吧!

真要如此,萬界豈不是過去百萬千萬年了?

「不至於吧……」

「真要如此……這麼多歲月……不可能……不會的……」

白衣強者有些震動,不可能這麼久!

千萬年,那早就滄海桑田無數次了。

「真要如此,武皇都該掛了,活活老死了,我覺得他還活著……」

一聲呢喃,白衣強者只能去猜測,那個繼承筆道的傢伙,可能又有些感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0章 大道長河中的見聞(求訂閱)

7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