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召集部將殺天王(萬更求訂閱)

第721章 召集部將殺天王(萬更求訂閱)

筆道再進一步。

此時此刻,蘇宇盤坐在洪流之下,吸納無數規則之力,氣息也隨之增強!

大道感悟,好處就在於這點。

感悟到了,境界上去了,你就可以吸納更多的規則之力,迅速強大自己。

而在混沌山,蘇宇見過那些古獸。

古獸,提升要慢的多。

大道沒被梳理,混雜一團,想提升,得一點點去磨才行。。。

「有天王戰力嗎?」

許久,蘇宇睜眼,眼中帶著一抹精光。

此刻的自己,能和天王匹敵嗎?

還沒交手,他也不好判斷。

但是他自己能感覺到,自己對大道之力掌控力又強了三分,別看進步不大,可筆道到了後期,進步一點,都是巨大的提升。

蘇宇盤坐,消化了一下這次所得。

很快,起身朝下界通道方向飛去。

上界和下界的時間流逝應該是一樣的,不過時光長河中,還真不好確定,是不是一致,別過去好多天了,那就不太好了。

說好了一個小時后見,誰知道現在過去多久了。

……

下界。

時間的確過去一會了,萬天聖取了一千書頁,在這等了三個小時了。

蘇宇說一個小時后見,現在都沒出現,命皇顯得有些憂心忡忡,輕聲道:「宇皇是否遇到什麼麻煩了?」

畢竟道源之地,現在是萬族的地盤。

仔細一想,蘇宇拿下道源之地的可能性不大。

命皇哪怕不知道道源之地到底有多少強者,也明白,天王可能有雙手之數。

萬天聖平靜道:「稍安勿躁!」

才過去三個小時罷了。

若是三天後,蘇宇還沒動靜,他才會擔心,那時候,他就該帶人去上界找蘇宇了。

此刻,他還能等。

什麼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如今,不過是幾個小時沒露面罷了。

兩人正說著,空間波動了一下。

萬天聖凝重,也不吭聲。

命皇也是。

沒有主動去接觸,以防不是蘇宇,而是別人。

等待了一會,虛空中再次匯聚一張臉,比之前要清晰許多,隱約間已經可以看到蘇宇的具體相貌,這麼一會,蘇宇實力又強大了不少。

當然,此刻萬天聖和命皇倒是沒多想。

只知道,蘇宇總算出現了。

果然,下一刻,虛空中傳來蘇宇的聲音:「萬府長在嗎?」

「在!」

萬天聖應和一聲,此刻,手中迅速出現一本壓縮到了一起的書籍,凝聲道:「直接拋上去嗎?」

「稍等!」

這時候,空間通道劇烈波動了起來。

隱約可以看到雷霆閃爍!

而就在這時候,在萬天聖他們眼中,那通道中浮現出一枚巨大的石印,鎮壓而下!

雷霆熄滅,波動消散。

蘇宇喝聲傳來:「送上來!」

萬天聖用力一拋,那壓縮的書冊,暢通無阻,一路朝前。

下方,命皇看的是眼神閃爍。

鎮壓住了!

這是什麼?

他不知道那石印是什麼,但是他知道,必然是至寶,這上界通道,連天王下界都有生命危險,結果一枚石頭印,居然把那些懲罰之力給鎮壓住了!

轟!

下一刻,書籍消失,小石頭消失。

雷霆迅速爆發!

然而,此刻已經沒有了蘇宇的身影。

蘇宇已經撤離!

上空通道,漸漸平靜下來。

速度極快。

很快,通道消失。

萬天聖和命皇都鬆了口氣,命皇輕聲道:「萬署長覺得,宇皇說的上界遍地是寶……可信嗎?」

他也不是不知道上界的情況。

寶貝是有,也沒到到處都是的地步。

就算到處都是,你人族在上界,人人喊打,你怎麼去奪寶?

還有,蘇宇如何到了這上界之門附近?

反正,此刻的命皇,又是驚訝,又是疑惑,還有點說不出的佩服。

真行!

上去半個月,你連上界之門都給摸到了。

顯然,蘇宇都踏入道源之地了。

這可是萬族老古董的老巢!

自己一族的天命侯,不出意外,恐怕也在這道源之地。

萬天聖笑了笑,「對他而言,到處都是寶物,但是我們若是去了,也許到處都是危機了!」

「也是。」

命皇微微點頭,又道:「署長覺得,現在上界局勢如何?」

「不太清楚。」

萬天聖輕笑道:「不急,宇皇既然上去了,看他這樣子,也沒準備短時間就回來,局勢應該還可以,否則,早就主動下來了。」

蘇宇沒報什麼不好的訊息,那代表,應該大多都是好消息,只是好消息,蘇宇現在懶得說。

命皇點頭。

看了一眼上空,再看看遠方,輕聲道:「近期,我感覺三大界,稍有變動,也許……誕生了一些強者,是不是誕生新合道了?」

三大界域封閉,但是最近命皇觀天機,雖然沒細看,也能感覺到三大界的氣機強盛了一些。

距離蘇宇離開才半個月而已,三界可能誕生了新合道,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萬天聖倒是不太在意,輕聲道:「正常,危機時刻,總有一些爆發!等宇皇下來了,是清剿三大界域,還是如何,再做決策,現在不用招惹。」

「那聽萬署長的。」

命皇也沒說什麼,蘇宇在上界混的如魚得水,倒不用太過擔憂這些。

……

而人皇長河中。

蘇宇此刻,迅速將那些書頁融入自己的文明志,這些書頁,等級很低,都只是地階罷了,比起蘇宇如今用的兵器,動不動就是神兵,那要弱的多。

這一次,萬天聖送來了千頁!

蘇宇心情不錯,融合了這些書頁,很快,再次朝下游跑去,此刻他也身心疲憊,但是心情好,可以遮掩一切。

「去薅羊毛了!」

蘇宇步伐愉快,薅人皇的羊毛去,多弄點無主的規則之力,甚至是那些屬性大道之力。

這比自己埋在時光長河那些大道中,抽取的要更快。

在那邊,蘇宇還得悄默默地吸收。

在這,肆無忌憚地吸就是了。

蘇宇速度飛快,朝斷口飛,路上,又看到了封印百戰王的那片區域,百戰王好像也感受到了,想要掙扎,結果一閃而逝,人又沒了!

被封印的百戰王,剛掙扎了一下,很快,有些暴躁,選擇了沉寂。

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感應錯了。

很快,蘇宇再次到了那個斷口,直接跳了下去!

雖然待會上不去,沒關係,待會再撕裂網格出去就是了!

……

到了網格之上,因為書頁較為脆弱,蘇宇先是一點點地用書頁吸收規則之力,去蘊養書頁,這裡規則之力太多,蘊養起來,很快,書頁都開始強化起來。

文明志為核心,這些書頁都是副件,主體強大,這些書頁的上限也就高了很多。

漸漸地,一頁頁書頁都在朝天兵進化。

而蘇宇,也開始尋找一些小一點的屬性大道,準備收入自己的書頁中,太強的,蘇宇擔心撐爆了自己的文明志,弱一點的就行。

一條條屬性大道,組成的小龍,被蘇宇的書頁吞噬。

有些很小,沒一點點大。

看起來跟泥鰍似的。

這樣的大道之力,若是傳下去,只能當成大道雛形來培養,誰融合了這樣的大道之力,恐怕是天底下最弱的永恆,若是誰掌握了這樣的大道,大概率也是天底下最弱的規則之主。

甚至會出現,規則之主不敵永恆的情況。

當然,蘇宇不在乎。

他只要不斷吞噬就行了,吸收,納入自己的文明志,打造出真正的一頁一道,一頁一世界!

等到萬道聚集,自己合萬道為宇宙文明道,自開大道!

那時候,這些大道之力,自然都會強大起來。

此刻,蘇宇偷的不亦樂乎。

沒人要,便宜了萬族,那也是浪費。

不如給我好了!

一條條小龍被他收走,若是此刻蘇宇不管,也許接下來幾千年,萬族都等不到新的無主規則大道降臨了。

而文明志,也越來越強大。

蘇宇如今用兵器,大多都是使用文墓碑。

有時候會用人主印。

但是他自己的證道之兵,文明志,一方面因為鎮壓了強者,一方面因為不夠強大,被他一直擱置,並未使用。

此刻,文明志卻是迅速開始壯大起來!

……

文明志,書封空間中。

西王妃微微皺眉。

蘇宇在做什麼?

她感應不到什麼,但是她能感覺到,自己所在的空間,越來越穩固了。

若是之前還有希望打破封印,現在再感覺,卻是發現這空間,越來越堅固,她也許無法再打破了,甚至她的大道之力,也越來越遙遠,已經到了無法感應的地步。

「蘇宇這傢伙,難道實力又進步了,還是鎮壓我的寶物強大了?」

西王妃皺著眉頭。

還有,墨玉到底送出去了沒有?

「時間太短,也許他還沒來得及實施。」

距離上次蘇宇找她,也沒幾天,蘇宇可能都沒聯繫到上界。

「不急,再等等!」

「上次蘇宇說,仙戰侯要下界,被人阻攔了,混沌之力,也許是族中有強者察覺到了不對勁,開始出山了。」

她想著這些,隱約有些期待,期待著族人來救自己!

也不知道,誰會來?

想著這些,又想到蘇宇那自信的模樣,不由心中冷笑一聲。

蘇宇,你還是太幼稚了,太年輕了!

這個世界,比你想象的要複雜的多。

我族強者無數,你不會真以為我是天王,便是族中最強者吧?

「也好,他不殺自己,便是機會!」

西王妃不再去管,空間強化就強化好了,反正自己暫時沒準備強行逃跑,實際上難度很大。

……

而書封背面,也有一個空間。

此刻,兩人被鎮壓在其中。

文起一開始還在嘗試破開空間,此刻,也感受到了空間的強化,有些頹然,「侯爺,沒辦法破開。」

這空間,越來越強大了!

鎮南侯皺眉,「這些傢伙到底要做什麼?」

一言不合,就把自己給擒拿了。

進來一看,文起比他來的還早。

文起嘆道:「不清楚,都沒給我說話的機會,抓了我,我還以為他們要問點什麼,結果什麼都不問,就把我關押了!」

鎮南侯凝眉,許久,低沉道:「對方有人主印,還會筆道,大概是下界人主,文王的傳承者!」

縱然是文王的傳承者,一言不合就擒拿了他,鎮南侯還是惱火無比。

這下界人主怎麼上來的不說,這直接把自己抓了,是什麼情況?

他都不認識對方!

兩人對視一眼,都很無奈。

逃也逃不走,沒辦法。

這鬼地方,到底在哪?

兵器空間的話,之前感覺還不強,怎麼越來越強了。

現在兩人明顯能感受到,鎮壓之力更強大了,對外界的大道感應,也越來越微弱了,甚至到了快感應不到的時候,真到了那時候,不用封印了,兩人就是日月境。

……

小小的文明志中,封印了三位強者。

蘇宇說其他人喜歡封印強者,他也一個樣,有時候封印起來比殺了要強。

這一次,蘇宇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了。

吞噬了無數規則之力,強大了那些書頁,不少書頁甚至都到了天兵的地步,蘇宇也是大量的寶物不斷融入,強化自己的書頁。

這一次上來,他沒帶什麼寶物。

可殺了合道,滅了龍城,他寶物還是很多的,反正蘇宇也不準備留下,此刻,都當材料丟進了書頁中,強化這些書頁。

文明志上,金紋越來越多了。

漸漸地,甚至開始呈現出170道金紋。

文明志,哪怕到了170道金紋,殺傷力感覺都不夠,神兵中的頂級存在了,依舊缺乏殺傷力,而蘇宇卻是一點不在乎。

文明志,還沒到蛻變的時候。

真到了蛻變的那一日,蘇宇相信,一定強大的可怕。

一頁一界!

到了那一日,才是文明志真正強大無比的時候。

直到將網格上的庫存,幾乎差不多都給收完了,蘇宇這才喘著氣,笑了一聲,準備離去。

此刻,他身上冒出一股魔氣。

帶著一些魔族的味道,面容虛幻,一爪撕裂網格,迅速鑽出!

……

轟!

當蘇宇出來的時候,愣了一下,戰鬥居然還在持續。

而且好像還是之前那些人!

當然,仙族的人好像沒了,不知道是被殺了還是逃了。

但是,那之前鑽出去的大道之力,現在應該換了主人了,在魔族手上。

蘇宇感應到了!

此刻,魔族一方也是兩人,對付魔族的,是兩位神族,一位鳳族,一位冥族。

狗咬狗!

而看到蘇宇出現,幾人也是一怔。

魔族強者?

之前,也就是七八個小時前,來了一位仙族強者,結果跑了,仙族兩位不敵他們,最終選擇了丟棄大道逃離。

現在,來了個魔族。

而且感覺氣息很強大!

魔族的頂級強者?

也看上了這大道之力,可是,今日出現的,只是一般的殘缺大道啊,這樣的強者也在意這種殘缺大道?

「大人!」

那兩位魔族強者,也是欣喜。

心中雖然疑惑,是哪位強者,不過道源之地,一堆老古董在,連各族本身都很難知曉,自己族中在道源之地隱藏了多少強者。

就像人族,也不知道道源之地,是否還有人族強者沉眠一樣。

「6個……」

蘇宇看了一眼,6位合道。

若是現在聯合兩位魔族出手,也許可以留下其他幾人。

不過仔細一看……蘇宇暗罵一聲。

感覺都還有餘力。

並非死斗!

道源之地的這些傢伙,都玩過家家呢!

蘇宇仔細一想,大體上也明白,此地的無主規則之力不少,大道也時常出現,每次都死斗,都死幾個合道,那早就死完了。

這麼多年下來,此地的強者,恐怕也有了默契。

說是爭奪,還是切磋為主,下死手的概率不大。

尤其,今日只是一條殘缺的大道之力,更不值得這些人拚死一戰了,完整的強大的大道之力還有可能。

「我要是下死手……那才是突兀!」

蘇宇心中腹誹一句,暗罵一聲,一聲冷哼,「一群無知的小輩,滾蛋!打擾到我休息了,一條殘缺大道,滾遠點爭奪!」

果然,此話一出,蘇宇雖然沒參戰,可幾位合道,好像也不算太吃驚。

顯然,這位沒興趣摻和。

那兩位魔族強者,有些失望,有些無奈,也只好迅速趁機遁逃。

可惜不認識!

認識的話,還能喊這位強者幫忙,這位恐怕是准王境強者。

而蘇宇,目送他們離去,微微皺眉。

還真聽話!

真的生死搏鬥,恐怕不會這麼聽話,讓滾就滾,顯然,這群傢伙只是當成一次正常的奪取戰。

「如此一來,哪怕我拋出十條八條殘缺大道,也難以讓這些傢伙死鬥起來了,各族的紛爭,都控制在一定範圍內,大概是高層有了一些協議。」

有些小小的失望,否則,蘇宇還真準備這麼干。

丟出一些殘缺大道,讓這些傢伙死斗去!

想著這些,蘇宇天門開啟,朝四周看去,一一掃過,暗暗心驚。

就這一小片區域,除了剛剛幾個合道,居然還能看到兩位合道的大道痕迹。

他繼續掃蕩,忽然,眼神一變。

遠處,一座高山之上,一條強大的大道之力,動蕩不休,就在蘇宇天門開啟,探查的瞬間,大道忽然波動,一道淡淡的聲音順著大道之力,朝蘇宇蔓延而來:「何方道友,窺探與我?道友,探人隱秘,殊為不妥!」

蘇宇迅速消失在原地!

心中駭然。

這什麼實力?

天門開啟,窺探大道之力,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感應到了。

那是一座高山,上面一尊強者,蘇宇沒看仔細,但是他知道,這座山上,有一位絕頂強者!

「接近規則之主?」

「還是如何?」

蘇宇心中驚駭,好強,我到了這地步,開天門窺探,居然都被發現了。

幸好距離極遠,否則,還有可能被對方順藤摸瓜,直接摸了過來。

「小覷天下人了!」

蘇宇一直覺得,自己天門一開,無往不利。

今日實力又大進一步,他覺得,哪怕上界,自己也是想看誰就看誰,可此刻,蘇宇知道自己錯了,哪怕到了天王戰力,天門開啟,也能被人發現!

……

就在蘇宇逃離的瞬間。

那高山之上的強者,也就是蘇宇剛來之時,鑽入時光長河中,對方就察覺到一些動靜的絕世強者,此刻眼睛睜開,看向四方。

英氣逼人,看起來年輕,眼神卻是滄桑無比。

紫紅色的長發,隨著他盤坐,拖在地上,頭髮都好像長在了石頭中,好像無數歲月不曾動彈過了。

要知道,人族失去道源之地的掌控,也才六千年。

而看他頭髮長在石頭中,也許在這不止六千年了。

「初入准王境嗎?」

「窺我大道……膽子很大。」

紫發強者喃喃一聲,「是命族的窺天之眼?還是神族的三眼神眸?又或是仙族的大道之眼?」

紫發強者自問幾句,倒是隱蔽。

何況,能讓自己大道觸動,恐怕非一般術法。

「要說窺探之術……當屬天門,天下第一……可惜,再也沒人能開天門了。」

呢喃一聲,紫發強者再次閉眼。

算了,初入准王,自視甚高,恐覺天下無人能治,登頂萬界之巔,都有睥睨天下之心,窺探四方,倒也不足為奇。

「准王……終究還只是融道境罷了。」

微微搖頭,紫發青年不再言語。

永恆也好,合道也好,准王也罷……再怎麼接近規則之主,那還是融道境界。

上古之後,就真的沒辦法踏入規則之主境了嗎?

紫發青年心中思考著。

這一步,到底欠缺在哪?

他朝遠方的一處山谷地看去,那裡,在蘇宇進入之前,也有一尊強者,睜眼看了四方,此刻,紫發青年看向那邊,在思考,他知道,這一步差在哪嗎?

……

山谷地中。

那幾乎和大地長成一體的強者,也陡然睜眼,好像在看遠處的高山,沒有說話。

只是看了一會,繼續閉眼。

規則之主!

十萬年歲月,天地輪轉,萬族爭鋒,強者換了一茬又一茬,為何始終無人踏入那等境界?

「感悟夠了,規則之力夠了,卻是始終欠缺了一點,無法躍出那一步……為何?」

為什麼,這天地不再允許規則之主出現?

「人皇?還是誰?」

埋在土中的強者,心中閃過這些念頭,他覺得,只差那一線,就差那麼一點點,為何還是始終不可以?

一聲輕嘆,在山谷中回蕩。

繼續閉目。

這個潮汐,下界再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感觸,也許,自己該下去一趟看看了。

上界雖好,可他已經感受到了一些不同。

這麼多年,上界的道,越來越虛浮了!

「如鏡中月,水中花,可望不可即……」

……

「呼!」

蘇宇迅速遁逃,朝邊緣地帶遁逃,帶著一些凝重。

道源之地,果然處處兇險。

我就隨便一看,就能看到危險。

「真正的老古董了!」

蘇宇心中判斷了一下,就那大道強大的樣子,恐怕都不是偽道!

偽道,那還好點。

哪怕是天王,蘇宇給你鎮壓三分,自己也有天王戰力,還真不懼你,來兩個,我也能打!

可不是偽道,若是下界真道,那在這地方,蘇宇唯一能做的,只是抽離一些無主的規則之力,不給對方恢復罷了,想鎮壓對方,那就難了。

「對付偽道,這地方,是我的地盤。對付真道……只能說稍佔優勢罷了!」

蘇宇心中想著,巴不得這裡的人都能獲得完整的大道規則,然後自己換道,換了道的,我都愛你們!

不換的,都不可愛!

蘇宇一路逃到了邊緣地帶,這時候,也不怕了,繼續開啟天門,大不了不朝那邊看好了,他還是要觀察一下,整個道源之地的強者分佈。

若是再看到強者,被人發現了,大不了逃離道源之地好了。

他繼續觀察,隱約間,眼中浮現出很多條大道之力。

「合道真不少啊!」

蘇宇看了一會,吸氣,這鬼地方,這些年,到底多了多少合道?

外界合道就不少了。

可道源之地,蘇宇一眼掃過,簡單掃一下,已經看到了七八位合道了,加上之前看到的那些大戰的合道,都有十五六位了!

而這,只是看的一小部分。

「百戰在哪?」

蘇宇主要還是想看看,百戰王被封印在哪。

這一次,也許自己要去攻打那邊。

雖然那邊天王恐怕不少,關鍵是,蘇宇知道的,就有6位偽道強者了,而且,這些人鎮壓百戰,其實也被牽制了實力。

再被蘇宇用石頭印鎮壓一下,未必就比頂級合道強,也許還不如頂級合道。

殺天王,多有成就感。

順帶著,還能讓人看到,我真的是去救百戰的。

有能力殺幾位天王,還是去救百戰的……這活,可不是人族可以做到的。

「巨竹侯不是讓我殺三個合道嗎?殺給你看看……驚呆你這大肥貓!」

若是簡單的殺三個合道,那不算太難。

不過……食鐵一族,也別小看了我們!

在盟友面前,蘇宇必須要保持絕對的強勢才行!

蘇宇繼續看,這一次,忽然臉色再次一變,再次迅速遁逃,與此同時,一股淡淡的聲音傳來:「何方道友,窺我天命?我族中立,不參與任何紛爭……道友還請三思而後行!」

遁逃的蘇宇,知道是誰了!

天命侯!

當年甚至阻擊過百戰王的強者!

又一位能發現天門的絕世強者。

「山上一個,天上一個……」

天命侯在天上,蘇宇看到了,那傢伙好像在天上建了一座雲朵組成的屋子,藏的很深,尋常強者根本看不到。

蘇宇瘋狂遁逃著,臉上露出一些凝重之色。

這鬼地方,真不好窺探。

天門啊,這麼快被發現了兩次。

天命侯,也是接近規則之主實力的存在,顯然,之前那位也是。

「這樣的存在,還有多少?」

換了個地方,蘇宇繼續開天門,繼續窺探,今日就算被人發現了,被人追殺,他也得看一下,這道源之地,強者到底多少。

心裡有個數!

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就這些強者,讓其他人來探查情報,都是扯淡,人家壓根發現不了這樣的存在!

你走到對方面前,你都未必能發現他。

「鎮南侯他們還要來救人……救個屁!」

蘇宇吐槽一句,繼續看,這一次,好像看到了一座大山,下一刻,蘇宇面色一凝!

「好多!」

這一次,他看到了一群強者匯聚之地。

仔細一看,足足八道強大無比的大道之力,貫穿了天地!

蘇宇仔細一看,心中一震。

「百戰封印之地!」

其中6道大道之力,雖然強悍,但是在蘇宇眼中,有些虛浮,另外兩道大道之力,要凝固的多,顯然,6條偽道,兩條真道。

「8位強者!」

「恐怕都是天王……」

蘇宇吐氣!

真行!

就這陣仗,鎮南侯也敢忽悠食鐵族來救人?

找死呢!

百戰的大道之力,蘇宇沒看到,可能徹底被封印了。

「足足8位天王……」

蘇宇凝眉,道源之地的天王,超過10位了!

道源之地之外,各族也有幾位,外面起碼也有10位。

蘇宇牙疼,不是說,上界天王不算太多嗎?

哪來的這麼多天王!

百戰那個時期,好像參戰的天王也沒多少啊。

「這6000年,難道很多人晉級了?」

蘇宇心中想著,繼續朝四周探查,不但要探查清楚百戰封印之地的強者實力,也要探查清楚四周的強者分佈,以及逃離路線,逃離過程中,如何避開一些頂級強者。

要不然一頭撞到了那些接近規則之主實力的強者門口,那才是倒霉。

沒有天門的話,蘇宇覺得,哪怕來個天王,都得栽!

「當年,獄王一脈可能來人救援了,又是如何避開的?還是說,來的人,強大無比,也接近規則之主境界?」

繼續探查,封印百戰的地方,附近沒什麼人。

一路掃蕩,掃蕩了一陣,蘇宇忽然嘴角一抽。

就在他看向那邊的同時,忽然眼前一黑,一根通天大竹子朝他砸來。

蘇宇迅速消失!

那大竹子砸下,沒有任何波動。

眨眼間,也消失了。

無聲無息!

而逃到了幾萬米之外的蘇宇,臉色微微發白,艹!

大竹子!

一看到大竹子,他就忍不住想到了一族,食鐵一族。

別告訴我,這位接近規則之主境界的強者,是食鐵一族的三月?

三月好像沒死!

一月和二月,好像都規則之主,那三月,接近規則之主,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

遠處。

一座大山之上,長滿了竹子,一頭巨大無比的食鐵獸,就在山上吃著竹子,有些笨拙,此刻,朝一個方向看了一眼,一邊吃,一邊想著什麼。

「窺探之法?命族?神族?仙族?還是……人族?」

巨大的食鐵獸,繼續吃著,懶得再去想。

你看我,我就捶你!

……

「放肆,何方宵小,混賬東西,膽敢窺探本座?」

一聲厲喝,衝擊蘇宇腦海。

蘇宇再次遁逃!

這是他繼三月之後,再次發現的一尊強者。

無往不利的天門,今日已經被發現了4次!

蘇宇無奈,欲哭無淚。

這些傢伙,不會都有了規則之主的境界,只是不能突破,所以卡在了准王巔峰吧?

「不能再看了……」

蘇宇此刻將封印之地的前後左右都看了,上千里的地界,都給掃蕩了一片。

道源之地太大,他還沒看完。

但是,不能再看了!

接連看到了4位頂級的存在,也許已經被他們互相察覺到了,再看下去,引起一些騷動,對方甚至會懷疑什麼。

「還好,附近好像就這4位……若是那大竹子是三月,不用管。天命侯既然中立,大概率也不會管。剩下的兩位……只要避開這兩位,問題就不大。」

「不過,這樣的強者,一旦出手,速度必然極快!」

「一旦擅長空間之術法,也許更快!」

……

蘇宇觀察了一陣,衡量了一陣,迅速使用小石頭,平復光幕,接著很快朝外界飛去。

在道源之地,太壓抑了。

強者太多。

哪怕剛剛蘇宇也提升了一截,此刻,也是心有餘悸。

這鬼地方,說是我的地盤,卻是被這些傢伙佔據了,想收回來,難度不低。

……

道源之地外。

一處山谷中。

雲水侯他們還在等待著。

距離蘇宇進去,已經一天多時間了。

而距離蘇宇和食鐵族的約定,剛好過了三天,快四天了。

十天之限,過去了三分之一。

「怎麼還不出來?」

火雲侯有些急躁道:「說了裡面危險,不會出事了吧?」

一旁,藍天吃著棒棒糖,瞥了他一眼,嘻嘻笑著,笑的火雲侯有些不太自在,笑什麼笑,我又沒說什麼,只是正常發牢騷。

而大周王,輕笑道:「稍安勿躁,裡面也沒什麼驚天大動靜,也沒合道隕落的跡象,問題不大。」

「那要是被人擒拿了呢?」

火雲侯迅速道:「我告訴你,裡面強者可不少,准王境的,恐怕不下雙手之數!」

「那蘇宇……」

藍天再次看向他,火雲侯暗罵一聲,很快改口道:「那宇皇,還沒到准王之境,一旦遭遇准王……恐怕也難以逃脫。」

他說著,帶著一些煩躁道:「就不該獨自去探查,哪怕有天門也不行,實力不夠,天門也不是沒人可以察覺到。」

「說的不錯。」

這時候,火雲侯耳邊傳來一聲輕笑,「實力不夠,的確容易被人察覺到!」

火雲侯心中一驚,卻見藍天笑嘻嘻道:「恭喜宇皇哥哥!」

蘇宇身影浮現,原本還在萬米之外,眨眼間出現在眾人面前,蘇宇淡笑道:「沒什麼可喜的,天下之大,強者無數,不過小進一步罷了。」

此話一出,大周王看向他,臉色微動:「宇皇……跨入天王領域了?」

其他幾人,都是一驚。

這麼快?

不是剛剛還是頂級合道嗎?

一眨眼,你就准王了?

蘇宇輕笑道:「勉強算是吧,不過裡面強者無數,我算不得什麼,今日進去,倒是漲了見識了!接近規則之主戰力的都有幾位!」

蘇宇搖搖頭,感慨道:「天命侯那個等級的存在,我居然看到了四五位!」

他看向雲水侯幾人,微微有些疑惑道:「我人族,難道就沒有這種層次的存在?直到出了百戰?若是如此,第九潮汐之前,如何匹敵這些人?」

而此刻,其他人都是獃滯中。

英武將軍艱難道:「你……你跨入准王了?」

為何,你晉級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又不是閉關很多年,你才進去,很快就出來了啊!

蘇宇微微皺眉:「我之前說了,我也許很快可以踏入那個層次!大道感悟,在於悟道,感悟深了,晉級自然簡單!」

說的簡單!

英武將軍心中想吐槽,可此刻,卻是有些說不出口,再看蘇宇,已經是臉色異樣,吐氣道:「你……」

「不要轉移話題!」

蘇宇微微凝眉,「我的問題,你們還沒回答我!」

在百戰出現之前,那人族如何匹敵這些傢伙的?

除非,這些傢伙一次沒出手。

可是,有這個可能嗎?

蘇宇覺得,應該是有人出過手的!

既然如此,人族應該也有強者可以匹敵對方才對。

眾人紛紛看向大周王,蘇宇疑惑,看大周王做什麼?

大周王見蘇宇看來,苦笑,開口道:「你要說天命侯這個層次……人族是有的!之前不是說了,傳火者中,還有兩位準王嗎?一個兵窟,一個丹玉。兵窟就具備這個層次的實力,不過……上個潮汐死了。」

蘇宇意外:「你的意思是,這兵窟接近規則之主的境界,他死了?誰殺的?」

蘇宇意外無比,這一點,之前他們都沒說。

只是說,這兩位有準王境界。

大周王嘆道:「死了,最後突圍的時候死的,當時圍殺的人太多了,接近規則之主,那也不是規則之主!當時百戰消失,那些傢伙出來了,必須要有頂級強者斷後,否則……如何能逃生?」

蘇宇凝眉:「白痴!這麼說,用這位兵窟的生命,換了現在這6位弱小的合道?」

「……」

火雲侯這些人,一個個臉色異樣。

這6位弱小的合道,說的是我們吧?

一定是!

大周王苦笑道:「當時活下來的不止這麼多,後期在上界戰死了,怎麼說呢,不算虧吧,畢竟在上界征戰了多年,也拖住了上界,否則,上界恐怕比現在更險峻。」

他又道:「兵窟這人……怎麼說呢,他性格有些莽撞衝動,從第三潮汐就暴露了身份,之後就一直活躍在諸天萬界,百戰上位,兵窟也出力甚多……百戰戰敗,兵窟其實也覺得沒臉見人,那時候,大概也是哀莫大於心死,所以選擇了斷後。」

大周王嘆道:「他選擇斷後,我也沒說什麼,沒參與,沒阻攔,沒阻止。百戰消失,導致人族潰敗,死傷慘重,兵窟就算活著,我也擔心他會瘋,推百戰上位的,兵窟應該算是主要人物之一……」

「我們三人,兵窟負責武力支持。丹玉負責資源和後勤……」

蘇宇看向他,「你負責出謀劃策?」

大周王尷尬,「也不算,我負責……負責……留一手。」

蘇宇無語,什麼叫留一手?

好吧,就是忍唄!

「那這麼說,在這之前,抵禦這些頂級准王的,就是兵窟?」

大周王點頭:「是他,其實這樣的存在很少,而且很少會出手!因為大家都知道,出手的話,大概率難分勝負,同歸於盡的可能性更大!所以,兵窟他們的作用,更多的還是震懾!我記得,從第三潮汐到第九潮汐,除了第九潮汐,他就出手過一次……其他時候並無這個層次的強者出手。」

蘇宇微微點頭。

很快道:「行,我知道了!這個層次的存在,都是戰略核心,不會輕易出動!廢話不多說……」

蘇宇看向火雲侯幾人,眼神眯起:「我要準備殺天王級強者,你們幾個,敢和我一起出手嗎?」

幾人變色。

雲水侯輕聲道:「人主……何必如此冒險?」

蘇宇皺眉:「不冒險,如何收穫?按部就班?等待上界開啟,把下界一網打盡?現在我們要做什麼,你們知道嗎?」

蘇宇沉聲道:「第一,削弱敵人實力!第二,強大我們自己!第三,拉攏足夠多的盟友!第四,展示我們的實力,身份暴露的那一天,萬族也得忌憚,要不要血拚到底?」

「雙方實力差距還是極大,之前我覺得,上界若是只有七八十合道,未必不能匹敵!」

「結果,你們這些人,給我提供的情報,都是六千年前的!」

蘇宇有些慍怒,「這就算了,在這之前,你們不曾告訴我,萬族還有幾位真正接近規則之主實力的強者,我唯獨知道天命侯,還是命族自己說的!你們……一無是處!」

說罷,看向大周王,也是輕哼一聲:「大周王,你也逃不脫干係!你既知道,為何不說?」

大周王苦澀道:「這個層次的存在,很少,而且極少出手……是生是死,我也不是太清楚,不敢貿然說出,以免動蕩人心……」

「扯淡!」

蘇宇一聲冷哼,看向藍天,「以後,人族的情報體系,你來建立!靠人不如靠己,這個世道,唯有我們自己人才能靠得住,其他人……都是廢物!」

一句話,除了藍天,都給罵進去了!

大周王苦澀,好不容易建立起一點信任感,好傢夥,又沒了!

不是他不說,只是他真的不太清楚,還有哪些頂級存在活著。

這要是死了,說對方活著,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大周王無奈!

而英武將軍這些人,也是一個個臉色異樣,被罵了。

這位,真夠霸道的。

雲水侯再次看向英武將軍,眼神微動,這下,你覺得蘇宇還可憐嗎?

英武將軍無言以對。

眼神回復都沒了。

這個不怪我,在這之前,他表現的真的很好的。

蘇宇不管她們,凝聲道:「回答我的話,若是對手是天王,敢戰嗎?」

蘇宇說著,語氣冰寒徹骨:「不敢,直接說!我撐死了讓人盯著你們,不讓你們出手!但是,一旦戰鬥途中,給我撂挑子,我就是放著萬族不管,也要先殺你們!亂我軍心,必殺!」

幾人臉色一凝,這殺機……讓他們都駭然。

這是殺了多少人?

這傢伙,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卻是個大殺胚!

英武將軍這時候不得不開口道:「我們幾個,聯手的話,殺天王還是能做到的,你和藍天都是准王境……」

蘇宇沉聲道:「不,我和藍天不算!」

「……」

暗影侯此刻也是頭大道:「人主說殺天王,這……對手是幾位天王?」

「七八位!」

「……」

一群人,瞬間安靜。

大周王都忍不住看向蘇宇,瘋了吧!

藍天也是棒棒糖咬碎,嘎嘣一聲,獃滯無比,看向蘇宇,我以為我是瘋子,後來我才發現,比起你,我就是個正常人!

徹頭徹尾的正常人!

這世道,你蘇宇敢說第二瘋,沒人敢說第一!

蘇宇冷冷道:「大概率是8位,都是准王,敢嗎?」

脾氣火爆的火雲侯,忽然苦笑一聲:「要去自殺嗎?行,人主既然非要去自殺……那就去好了!人主都不怕,我們還怕什麼?我原想著,此代人主,看起來比百戰王要斯文,要冷靜……原來,更瘋狂!」

他苦澀無比,「那就瘋狂一次好了!」

簡直無話可說!

殺8位天王!

去你的吧,我們自殺好了,行,你不怕死,你以為我們就怕了?

我們也是想留待有用之身,等下界開啟,去拯救下界,你們下界的傢伙倒好,一個比一個猖狂!

雲水侯也不由看向蘇宇,輕聲道:「人主不像是找死之人,那這8位天王,是否……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

蘇宇看向她,微微點頭:「你說的不錯,是有些特殊,但是……依舊當八位天王來看!」

雲水侯暗暗鬆了口氣,她也覺得,蘇宇不至於瘋狂到非要找死的地步。

現在這麼說,還有希望。

蘇宇沉聲道:「哪怕不是八位,也要當成五六位來看!」

蘇宇說完,迅速道:「召集其他人,定軍侯他們全部都匯合過來,我要擇機殺進去,目標,擊殺六尊天王!」

只有那六位,剩下的兩位,蘇宇不太想管。

至於百戰能不能解封……關我屁事,最好出來,在道源之地,和幾位頂級強者大戰到同歸於盡!

這樣,我也省了很多麻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1章 召集部將殺天王(萬更求訂閱)

7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