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人才濟濟(求訂閱)

第731章 人才濟濟(求訂閱)

時光長河中。

蘇宇看向大周王,大周王深吸一口氣,一枚枚神文飛射而出,開口道:「忍道分支無數,忍道合一,我想對宇皇應該也有些參考作用,為以後的萬道合一做一些準備。」

蘇宇笑了,「什麼萬道合一?」

大周王也露出笑容:「陛下知道的。」

「不知道。」

「陛下知道的。」

大周王無語,幹嘛呢,當我眼瞎嗎?

你那文明志,不就是為了萬道合一的?

我周天齊的眼光,那也是一等一的,還真看不出來什麼?

蘇宇再次笑了,意味深長道:「你見過真正的萬道合一?」

「沒。。。」

大周王說完,見蘇宇盯著他看,只好無奈道:「人皇陛下曾和文王聊過,我之前說的同道合一,便是在那一次聊天中,他們透露的消息。」

大周王解釋道:「萬道合一,這大概是每一位頂級天才,頂級強者最終的追求!」

蘇宇微微點頭,「不過也不一定,死靈大道的主人,專!貪多嚼不爛,萬道合一,稍不妥,那就廢了。倒是死靈大道的主人,很有魄力,只專一道!」

只專一道,能走到那個地步,也是極其可怕的。

大周王點點頭,兩人跟著神文一起前行。

一邊逆流而上,大周王一邊道:「但是從更遠的將來而言,專,未必比得上博!就如死靈大道和時光長河的差距,時光長河,應該是萬道合一的代表吧?」

蘇宇點頭,笑道:「果然,人皇的文書就是眼光高,你說的不錯。」

大周王乾笑:「我只是隨意一說,比不得宇皇。」

蘇宇看了他一眼,笑了:「大周王還真是謙虛!不過也正常,你是人皇的貼身人,接觸的都是那些頂級規則之主,眼光不會太差,我只是有些好奇……」

「陛下好奇什麼?」

「好奇你為何非要選忍道?」

蘇宇笑道:「你擅長很多,比如靜默之道……當然,這條道也未必很厲害。但是我知道,你擅長空間大道,空間大道必然前景無限!我好奇,你為何不專於空間大道,那成為天王不難,以你的智慧,若是專註於空間大道,現在的成就,恐怕不會低。」

能被文王收到身邊,幫著處理一些事物,大周王能力必然是有的。

他不會不知道,什麼道,前景才更大。

大周王沉默了一會,許久,忽然苦笑道:「我若說……是意外導致,陛下信嗎?」

「意外?」

大周王嘆息一聲:「實話實說,有些事的確是意外。忍道,在我看來其實不差,而且也適合我。當年我的想法是,我先掌忍道,跨入規則之主境,之後,是忍道合一也好,還是再掌其他大道也好,都不耽誤。」

大周王說著,搖頭,嘆息一聲:「哪知道,後來上古大變,規則之主已成絕響!忍道本就是小道,哪怕感悟夠了,實力也就那樣,無法再進一步了!」

蘇宇瞭然,「你的意思是,你想先成為規則之主,然後再拓寬忍道,覆蓋其他同類忍道?」

「算是。」

大周王點點頭:「我之前說了,同類型的道,都差不多在一個區域。」

他看向蘇宇,笑道:「再說的更明白一點,就說肉身道,人族的肉身道,其實是無數種類型的肉身道匯合到了一起,任何一條道,不可能一開闢就很強大,都是後期慢慢拓寬強大的。」

蘇宇瞭然:「也就是說,肉身道其實吞併了所有類型的肉身道,才有了現在的強大。而你的想法是,先掌握一條忍道,再和肉身道一樣,開闢出一條強大的忍道出來。」

說到這,蘇宇摸了摸下巴,笑了,「這麼說,死靈大道,一開始也許也只是一條小小的道,之後,吞併了所有的死靈類型大道,然後匯聚,成為頂級大道。最後,死靈大道的主人,帶著這條道,半脫離了時光長河……」

又摸了摸下巴,蘇宇又笑道:「這麼說……我在思考一個問題,比如說人族的肉身道,和萬族的肉身道,能否合併呢?」

大周王看向他,沒吭聲。

蘇宇若有所思:「若是可以,那就有意思了!你說了,同類型的道,可以合併,那所有肉身道,算是同類型嗎?若是算,那代表大秦王他們的荒天獸肉身道,其實是可以反向吞併人族的肉身道的,對嗎?」

「……」

大周王苦笑:「陛下自己去想,這個我不清楚。」

我只是提一句,你都聯想到這麼多了,我還能說什麼。

蘇宇也不在意,笑眯眯道:「那這麼說,萬族萬道,到最後,可能都有聯繫,最後完成一個閉合圈!」

「這個閉合圈,就成了如今的時光長河!」

「就如同交際圈,我認識你,你認識人皇,人皇認識文王,文王認識武王,武王認識嵐山侯,嵐山侯又認識我……如此一來,通過不同的人,可以將完全不相干的人聯繫起來。」

「就如同這大道!」

蘇宇笑了,笑容燦爛:「所以,萬道合一的時候,可能要建立起這樣的交際圈!火道和水道有什麼聯繫?水和土呢?土和風呢?一環扣一環,最終,將整個萬道編織,穿插,形成新的道,是這樣嗎?」

大周王無言!

蘇宇點頭:「我懂了!多謝大周王提醒。」

大周王一臉滄桑!

我到底提醒你什麼了?

我就開個頭,然後你自己就開始說,開始想,然後現在聽你的意思,好像連萬道合一的思路都有了。

你蘇宇,總是如此。

別人剛說一句,你就懂了,結果你懂的,和咱們說的完全不一樣啊!

偏偏在於,聽完了蘇宇說的,大周王覺得很有道理。

這就有些沒天理了!

蘇宇沒管他,反正我是懂了,這就行了。

此刻,蘇宇不斷想著,跟著大周王一路前行,邊走邊道:「大周王,你提出的理念,很有道理!之前我研究混沌一道的時候就在思考,萬道太雜,如何合一?如何做到徹底一統?」

「現在,我明白了,不是單純的分析大道成分,而是融合!包容!」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吃到最後,留下自己的核心大道為主!」

蘇宇有些振奮道:「對,就是如此!比如說忍道,忍道無數種,最後被你合一了,就一條忍道了,那忍耐當中會不會包含靜默的一部分?比如說,你讓對方忍著不說話,這算是靜默的一種形式吧?那你後期,就可以用靜默類的道,再來融合……靜默,算是禁錮大道中的一種吧?那你可以用禁錮大道來吞噬……這就是無線套娃,套到最後,萬道都能套到一起!」

「高明啊!」

蘇宇感慨,「大周王果然還是見識廣博,給我點名了萬道合一的核心,厲害!」

「……」

大周王默默無言,就差默默流淚了。

我沒說!

真的!

都是你這個腦補怪,自己去想的。

而蘇宇,還真不是諷刺嘲諷啥的,他是真覺得豁然開朗。

這人,有時候就差那麼靈機一動。

而蘇宇,此刻,也受到了啟發,那是靈感爆發,不斷思考,覺得大周王的話是很有道理的,這樣的話,萬道合一就不會弄的四不像了!

不是簡單的大道組合就行的!

而是融合!

這對於他未來開道,必然是有極大幫助的。

「我應該建立一個研究所,讓人去推演萬道的聯繫,形成一個閉合鏈!」

蘇宇說著,忽然吸氣:「我懂了,這相當於竅穴啊,720個竅穴,最後合成了天門!但是720個竅穴,就有無數種組合方式,那萬道合一……我去,這得多少種可能性?多少種推演結果,才能形成完整的閉合環?」

蘇宇吃驚道:「不行,這個任務,我一個人恐怕無法完成,必須要喊人來做,為我做前期的一些整合推演才行!」

研究所,必須要成立了啊。

此刻蘇宇才驚覺,這可能需要無數的人力物力腦力去推演,修道,簡直就是道數學題,推導無限可能。

大周王心中默默流淚。

你說了算!

反正,我真就開了個頭。

而此刻,兩人一路前行,這一次,沒有太遠,過了肉身大道不遠,大周王的神文停了下來,大周王看了一眼四周,開口道:「陛下,就在這了。」

蘇宇天門一開,朝兩側看去。

很快,看到了一條條小小的支流,都不算大,但是這一片,有五六條支流存在。

他再看大周王的神文,幾枚神文,都隱約和一些支流連接,連接最緊密的,是其中一條支流,對應的那枚神文,也很強大。

「忍、耐、憋、安……」

蘇宇看了一眼大周王的神文,笑了,「你同類型的神文,倒是勾勒了許多,最強的便是這忍字神文,算是正式跨入了合道巔峰,剩下的幾枚,都處於永恆階段。你現在準備勾連那兩條道?」

「忍耐!」

到了這地步,大周王也不多說,蘇宇看的比他清楚,他直接道:「將忍耐兩道,打通!」

大周王沉聲道:「我當年有些想法,掌握忍道之後,開拓忍道,覆蓋耐道!可現在,我無法掌控,那就無法開拓,那我的想法是,現在在這兩條道之間,再搭建出一條支流……聯繫兩條道,陛下覺得可行嗎?」

蘇宇思考了一下,點頭:「有可行性,你這支流,準備搭建在什麼方位?」

說著,蘇宇一枚小天門,落入大周王額頭。

大周王也仔細看了一眼,隱約可以看到一些,沉聲道:「搭建在哪都行,不過搭建在時光長河之外,我擔心會被人摧毀,所以我的想法是,搭建在時光長河內!」

他又道:「每一條支流之間,都有些間隔,我想將這間隔,打通一些。這些間隔,其實也是忍耐一道之間的一些道,也是感悟……我想打通,其實相當於開道了,只是開的不長,只需要開闢出能關聯兩條道之間的小小區域就行。」

蘇宇點頭:「想法很好,你可以嗎?」

「應該可以,不過還是需要陛下幫忙。」

「如何幫你?」

蘇宇看向他,每個人對大道理解不一樣,蘇宇目前也不知道該如何具體地幫他。

大周王自己則是清楚,沉默了一會,開口道:「我開道,將兩條道貫通,但是,這時候我不需要時光長河中的力量,我需要兩條道互通就行……陛下要做的是,幫我鑄堤壩,阻攔時光長河中的河水倒灌進入我開闢的小水渠當中。」

很直觀!

他要開個小水渠,但是不要時光長河中的水,只需要兩條小河流彼此互通就行了。

蘇宇一聽,卻是嘴角抽搐:「你……讓我幫你鑄時光長河的堤壩?」

大周王一臉的笑容,點頭,是的,就這樣,簡單吧?

我都不需要你費心的!

而蘇宇,卻是牙疼,看向他:「你確定?時光長河之水,強悍無比,你讓我幫你攔截這些河水倒灌進入你的小水渠?」

「是的!」

大周王笑道:「陛下不需要堅持太久,只要我開闢成功了,兩條道連接了,完成了互通,那時候陛下就可以不用管了。」

蘇宇看了他一陣,「就是人形沙袋,先幫你擋著,然後你弄完了,我就可以撤?」

「算……算是吧?」

大周王笑的謙遜,「陛下……此事……應該不難吧?」

滾!

蘇宇想罵人!

時光長河的水,絕對不是那麼好攔截的!

去你的吧!

蘇宇皺眉看著他,這事不簡單,聯通兩條道,大周王這想法……不得不說,很異想天開,但是在這個時代,無法成為規則之主,那雙道合一,也許是他打破界限的唯一方法。

蘇宇衡量了一下兩條道之間的距離,從他肉眼的角度看,兩條道也就數百米的間隔。

大周王要在這兩條道之間,開闢一個水渠,而蘇宇,要阻擋時光長河這主河道中的水流落下。

大周王又道:「陛下,我專修忍道,不可以讓這些混雜的萬道之力,湧入其中,否則產生干擾,我恐怕無法雙道合一,所以陛下必須要保證,沒有一滴河水落入,以防大道干擾!而這種精細的活,也只有陛下開了天門,才能幫我。」

蘇宇凝聲道:「一旦發生干擾呢?河水落下呢?」

大周王嘆息:「那隻能死了這條合一的心了,等待以後有機會,跨入規則之主,再去嘗試合一。」

蘇宇沉聲道:「雙道合一的話,你覺得你進入天王有難度嗎?」

「沒有。」

大周王笑道:「雙道合一,我潛力更大,跨入天王應該是不成問題的,甚至所謂的天尊境,也不是不可能,兩條道,怎麼也比一條要強。」

蘇宇深吸一口氣,「我可不敢保證一定沒問題!你對自己的大道很明確,對自己的未來也很確定,我不是你,所以也不給你建議……既然你讓我鑄堤壩……那也行,不過需要星宇印、人主印,我都放在文王故居了!早知道這麼難,我就拿來了……算了,我現在去拿一趟,你在這等我!」

「陛下……」

大周王一臉期盼地看著他,「陛下……你可不能一去不回!」

我看你的表情,覺得你很可能會丟下我啊。

難是難了點,可是,這不是沒辦法嗎?

蘇宇有些噁心,怒道:「不要學藍天,一個藍天就夠了!」

他么的,這些傢伙,現在為何都這麼噁心人?

這眼神,讓蘇宇覺得,自己有種始亂終棄的感覺。

一個個老頭子,這麼噁心幹嘛?

大周王瞬間收起表情,我可不是藍天。

蘇宇哼了一聲,破空離去。

等他一走,大周王恢復了平靜,看了一眼時光長河,很快,視線投向上游,看向遠方,好像看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輕聲嘆息一聲。

在那盡頭,也許……人皇就在那。

然而,自己這些人,是沒辦法去參與什麼的。

哪怕蘇宇,膽大包天,強悍無比,當初說要打上上界,卻是從未提及,要主動逆流而上,去參與那大戰,因為那裡,數十上百的規則之主,誰去誰死!

小胳膊小腿的,也就只能在這玩玩了。

……

大周王等待了沒多久。

蘇宇再次穿梭而來。

此刻,他取走了人主印和星宇印,至於肥球,被蘇宇送回去鎮壓文王故居了,以免故居崩塌。

「開始吧!」

蘇宇也不廢話,迅速道:「你開闢一點,我幫你阻攔一截,要快!這也相當於開道,看你感悟深不深,深的話,開闢的快,我就可以迅速抽身,要不然,我也堅持不了太久!」

「好!」

大周王也是乾脆,二話不說,直接橫渡長河,瞬間跨入支流,那是忍道。

轟!

一聲巨響,此刻,忍道支流,瞬間凸起一片,那是根部朝一側延伸,大周王要做的是打通到「耐」道的渠道。

開闢很快,一瞬間,一條一兩米的口子出現了。

而時光長河中,河水開始下落,要朝那口子涌去。

而蘇宇,也是低喝一聲,星宇印和人主印同時爆發,鎮壓長河,渾身規則之力爆發。

倒灌而下的河水,被蘇宇強行鎮壓住,大周王也是迅速開道,他對忍耐二道,感悟都極深,開闢起來也很快,他開闢多遠,蘇宇鎮壓多遠。

漸漸地,蘇宇有些吃力了。

大周王開闢的速度也慢了起來。

蘇宇無奈!

別跟我又來一次藍天的經過,我可扛不住又一次。

過了一陣,開闢到了一半了。

開道,這代表大道感悟,而非強行打穿就行。

此刻,大周王明顯有些吃力。

一邊開闢,一邊陷入了沉思,顯然,他在邊開邊感悟,感悟更深的道。

而蘇宇,也不好乾擾他,就這麼繼續撐著。

撐了一會,大周王繼續。

蘇宇繼續鎮壓更多的河水,巨大的壓力,壓的蘇宇有些想吐血。

就沒一個省心的!

一個個的,開個道,麻煩的要死。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老萬好,開道的時候,蘇宇都沒怎麼管。

又過了一陣,大概開到三分之二了,眼看著都要快連接到「耐」道了,大周王忽然飛了出來,蘇宇一臉懵,卧槽,你幹嘛?

「陛下,我有些卡殼……我去耐道那邊朝這邊開試試。」

「……」

你逗我呢?

蘇宇咬牙:「速度點!我快撐不住了!」

大周王乾笑,迅速沖入耐道。

這次,從頭開闢,速度又快了一些,而蘇宇,也繼續雙邊鎮壓,實際上,此刻,蘇宇幾乎承受了所有區域的河水壓制,累的直喘氣。

大周王繼續開,這一次也很快,開了大概四分之一。

整條渠道,剩下不到10%的區域,沒被開通。

而大周王,速度再次慢了下來。

蘇宇咬牙切齒的,大爺的,你到底行不行?

看你信心滿滿的,還以為你很快可以貫通呢。

一點不讓人省心!

大周王繼續開闢,蘇宇衡量著,8%,7%,5%……

最後,大概還剩下3%左右,沒被貫穿。

兩邊開出的渠道,就差那麼一點,無法開通。

蘇宇也是絕世妖孽,一看就明白,這位在中間應該有些大道無法感悟明白,這才一直無法開通。

蘇宇嘆息一聲,微弱的時光冊之力,開始蕩漾,鎮壓河水。

只能稍微動用一下時光冊了!

要不然,蘇宇真的堅持不住了。

大周王這王八蛋,你到底什麼時候感悟完?

……

這時候的大周王,也是凝重。

他覺得自己對忍耐一道的感悟已經極深了,其實之前也想著,很快可以開闢完成。

可此刻,大周王卻是陷入了沉思。

他的感悟,都已經耗盡了。

忍耐一道,卻是沒被打通。

還欠缺了點什麼?

「差了點什麼?」

大周王默默想著。

他盤膝坐在那開闢出的渠道中,在思考,忍耐一道,到底差了點什麼?

為何中間一點點,始終無法打通。

這代表,自己的感悟不圓滿。

大周王閉目,開始思考。

此刻,他無視了一切,忍耐一道,能忍能蟄,其他的,都可以不放在心上。

而蘇宇,此刻也不斷朝下看去,看了一陣,忍不住想罵人!

他知道,大周王這老傢伙遇到麻煩了!

就差這麼一點點!

蘇宇也許迅速沉思,大周王的忍耐一道,還不夠成熟嗎?

為何開闢不了?

他思考著,想著,壓力越來越大,有些扛不住了,也有些忍不住了,大周王你這王八蛋,說好的很快呢?

忍不住了?

蘇宇微微挑眉,下一刻,怒罵道:「試試爆發!」

通道中,大周王一怔,抬頭朝上看。

大周王看向蘇宇,帶著一些茫然,蘇宇怒道:「忍耐忍耐,忍不住也要忍嗎?忍耐是為了更好的爆發!不是一直忍下去,一直忍下去,那是豬!忍不住了,那就爆發!你擅長隱忍,也隱忍也要爆發,才會有收穫,若是沒有爆發,和一塊石頭有什麼區別?」

大周王眼神閃爍。

忍耐和爆發,那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含義。

在這開忍道,要爆發嗎?

他不知道蘇宇對不對,但是……此刻的他,也感受到了蘇宇的壓力,甚至隱約有些要動用壽元燃燒的趨勢了。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

也許吧!

也許……我真的忍過頭了,忍耐是為了更好的爆發?

這樣的理解對嗎?

他不知道!

但是,他要試試!

下一刻,一直平靜的大周王,眼中煞氣沸騰!

如同被點燃的火藥桶!

轟!

他好像在爆炸,忍到了極致,那會是什麼?

這一刻,大周王告訴了大家,忍耐到了極致,那就是極致的爆發,帶著無窮的憤怒,無窮的殺意,轟隆隆!

渠道中間,那最後一點點沒開闢的地方,直接被瞬間衝破!

大周王怒目圓睜,一瞬間,將兩條道之間的渠道貫通!

轟隆隆!

兩條大道之間,河水開始交匯!

大周王的氣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強大起來,兩種極其矛盾的氣質不斷轉換。

忍耐,爆發!

這種氣質,迅速轉換,如同精神分裂。

而蘇宇,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老傢伙總算是成功了,再不成功,蘇宇都準備跑路了,我可沒多少壽元給你燃燒的。

他迅速撤回大印,一躍而起,跳上了時光長河。

而大周王這邊,此刻,時光長河中的水流也不再下落,因為那渠道中,已經灌滿了來自忍耐一道的規則之力。

轟!

一聲巨響,大周王破道而出。

瞬間出現在蘇宇面前,帶著憤怒,帶著爆發之意。

氣息強大許多!

看向蘇宇,此刻,和之前截然不同,不再是之前的謙和隱忍,而是怒意勃發:「陛下,多謝了!」

「……」

艹!

你這感謝,怎麼跟我是你殺父仇人似的?

蘇宇無語,只好道:「沒事。」

「陛下,你很不滿?」

大周王怒目圓睜:「我在道謝,你居然如此不滿?」

轟!

氣息強大無比的大周王,一步上前,怒目相視,「陛下不接受我的感謝?」

「……」

艹你!

蘇宇知道,這老傢伙好像在適應他的道。

關鍵是……老子不慣著你啊!

下一刻,蘇宇舉起星宇大印,瞬間鎮壓而下,揮拳就朝他打過去!

早就看這傢伙不爽了。

你自找的。

轟隆隆!

時光長河中,瞬間爆發了大戰。

……

大戰持續了七八分鐘。

等到戰鬥停歇,蘇宇哼了一聲,整理了一下衣服,冷冷道:「出去!」

說罷,踏空朝回走。

後方,大周王鼻青臉腫,也不暴怒了,而是恢復了隱忍,低著頭,有些可憐兮兮的樣子,跟著蘇宇一起往外走。

……

時光長河再次被撕裂。

蘇宇出來了,很快,大周王也出來了。

藍天愣了一下,看向大周王,再看蘇宇,再看大周王……半晌,駭然道:「你……你好這口?」

大周王這一副被摧殘的表情是什麼情況?

下一刻,藍天不變小女孩了,瞬間化為一個糟老頭子,看向蘇宇,柔情蜜意道:「宇皇哥哥……」

轟!

一拳轟出!

蘇宇怒了!

我手底下就沒一個正常人嗎?

一拳轟飛了藍天,再回頭看大周王,大周王也是一臉無辜,小聲道:「陛下,我是大道剛開,有些不習慣,他是故意的。」

我們不一樣的!

蘇宇瞪著他。

剛好,此刻,萬天聖恍恍惚惚地走出來,看到蘇宇,剛想開口,蘇宇怒道:「年紀很大嗎?十幾萬歲的英武他們,都跟小年輕似的,鴻蒙幾十萬歲了,都化身年輕人,你們很大嗎?弄個糟老頭子的樣子,噁心誰呢?」

「……」

萬天聖茫然無比。

我……我怎麼了?

我保持這樣子,很久了,順其自然,百歲的人了,我就是個老頭子啊。

此刻,大殿中,其他人也陸續感悟完畢,紛紛側耳傾聽,就聽蘇宇罵道:「白鬍子白頭髮,很瀟洒嗎?弄的跟個老不死似的,到底噁心誰呢?」

「……」

大殿中,命皇不動聲色,頭髮轉黑。

這是蘇宇自己白髮,不給大家白髮了?

嫌棄老頭子了?

命皇瞬間年輕了起來。

其他一些合道,化身年紀大的,此刻,都不動聲色,化身年輕人,一時間,都是俊男靚女。

蘇宇要發飆了!

萬天聖和藍天都被揍了,這可是親信,還是低調點好了,這時候可別出風頭。

等蘇宇跨入大殿中,愣了一下。

整個大殿,男的年輕,女的靚麗,好像都二十歲左右,一時間,好像進了年輕人的聚會地。

他看了看命皇幾人,這些人之前都是糟老頭子,此刻,忽然年輕了起來,看的蘇宇有些彆扭。

再一想自己剛剛罵萬天聖的話……有些無語。

大爺的!

這些人,閑得慌!

有些無力,也懶得多說,蘇宇很快道:「大周王晉級天王,可喜可賀!萬署長,你呢?」

萬天聖此刻一臉無辜,我剛被你罵了一頓,你是準備繼續罵我?

他迅速道:「我有很大收穫,給我一點時間,十天……不,三天,三天內,我爭取具備天王戰力!」

蘇宇意外,還真有收穫?

三天?

這個倒是可以。

蘇宇又看向大秦王,大秦王臉色一板,大聲道:「三天,三天後我和大夏王都會跨入二等!」

別找我們麻煩!

蘇宇好像想找茬!

蘇宇再次一怔,也挺快啊,這是收穫不小?

他再看豆包,豆包的毛臉上,露出一抹無辜之色:「那個……我……我家小夥子,永恆了!」

急忙舉起了小毛球,至於他自己,好像感悟不太多,恐怕跨入天王還差一點。

接下來,蘇宇掃到誰,誰便急忙彙報進度。

蘇宇微微點頭,有些意外,都收穫不小。

而這一刻,人群中,天滅一臉幽怨,你掃我啊,你看我啊!

下一刻,看蘇宇不問了,他怒了,咬著牙,高聲喊道:「我三天內跨入四等!」

「……」

蘇宇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我看出來了!

四等……我看不見嗎?

真是的!

天滅見狀,心都冷了,急忙道:「我……我要上界!我上界大棒砍死幾個,我就三等了,我要上界!」

蘇宇說了,三等之下不考慮。

他不幹!

他要上去!

而蘇宇,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你確定?天滅,你打架打了這麼多場……要不還是在下界待著吧,下界的話,你還是一等一的!」

你打架都沒贏過!

就算跨入了四等,你上去,可能也是挨揍的份。

你確定要一直挨揍?

還不如在下界待著呢。

天滅咬牙切齒,太扎心了,他憤怒道:「我要上界!」

忍不住了!

星宏這王八蛋都比我強了,現在大周王和萬天聖,都快跨入或者已經跨入了天王這個層次,鴻蒙這一次,好像也徹底跨入了這個領域。

到了這時候,火雲侯再跨入,蘇宇麾下天王就有不少了。

他再不跟上,那是真的吃灰都沒他的份了。

蘇宇笑了起來,很快道:「再說!三天後,我會公布這一次去上界的名單!大家這三天內,都好好鞏固境界。這一次再上去……咱們也不是弱者了!」

藍天,大周王,萬天聖,若是火雲侯也能晉級,豆包……有點笨,算了,笨也是二等巔峰,再加上雲水侯這些即將跨入二等的,以及大秦王他們這些二等合道。

再上去,蘇宇這邊的實力,可就極其駭人了!

還有肥球這邊,蘇宇考慮,這一次要不要帶它上去。

至於文王故居,真不行的話,先把自己的人主印丟在這邊,配合大木頭,鎮壓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

若是把肥球也給帶上去了,再去食鐵族喊上巨竹侯……

蘇宇盤算了一陣,戰力比之前上界要強一大截。

還有大明王……大明王在明王府也收穫不小,看他的情況,也許很快可以跨入三等了,到時候,也有大用。

至於鴻蒙,倒是暫時沒辦法帶去上界了。

死靈界域,還需要人來鎮壓。

直到這一刻,蘇宇才有種,麾下人才濟濟,強者如雲的感覺了。

還有炊餅,三等合道戰力,蘇宇考慮,要不要帶著,這一家三口,從很久之前就開始出手幫自己了,帶上去,也許會有些收穫。

一個個念頭浮現,很快,蘇宇開口道:「三天後公布名單,五天後一起上界!」

到那時候,距離他消失,也快10天了。

不知道這10天左右,上界有沒有什麼大變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1章 人才濟濟(求訂閱)

7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