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達成一致(萬更求訂閱)

第733章 達成一致(萬更求訂閱)

葬魂山。

一群人從通道中走出,走出的瞬間,藍天呼吸了一下新鮮空氣……一堆蟲子被他吸入了嘴中,這傢伙居然還伸出分叉的舌頭舔了舔。

一下子,四周幾人瞬間離開。

天滅瞥了一眼,捅了捅星宏,傳音道:「你兄弟?」

「小阿滅,不要說我壞話哦!」

藍天笑嘻嘻的,伸手摸了摸天滅的大腦袋,天滅渾身僵硬。

腦袋被摸的有些難受!

想打他,考慮了一下,大概率惹不起,自家老大沒上來,在這,他好像一個都打不過,18人,他最弱。

天滅可憐兮兮地朝蘇宇看了看,剋制一下藍天!

這變態在自己身邊,天滅覺得很難受。。。

藍天笑嘻嘻的,也不管他樂意不樂意,陶醉了一番,聞了聞味道,享受了一番,這才緩緩道:「上界這幾日沒什麼戰事,好像第一次萬族議會結束了,不過好像沒達成一致。」

「烏合之眾!」

蘇宇淡淡來了一句,大周王倒是見怪不怪,輕聲道:「正常,這麼大的事,波及整個上界的戰爭,十天半個月的,怎麼可能達成一致。」

又不是人人都是蘇宇。

何況,萬族不是一族,各族都有一些訴求,十天內能擺平一切,達成一致開始出兵……那除非完成一統,否則,沒人能一錘定音!

所以,大周王是一點不奇怪。

就連英武也道:「正常,哪怕是上古,有些事也不是說能達成一致就達成一致的,人皇要做一些事,還得萬族議會同意,互相制約!往往一件事,能談幾年,甚至幾千年的都有過。」

此話一出,一些人也是嘆息。

的確,上古人皇也不能任意妄為,萬族制約,有些事也辦的拖沓無比。

倒是蘇宇,因為白手起家,小家小底的。

而且收服合作的幾族,那也是直接臣服,而非單純的聯盟,單純的聯盟,蘇宇都不要的。

多寶來投的時候,蘇宇那是拒絕的。

這種情況下,才有了蘇宇這邊的高效率。

一錘定音,無人反駁。

否則,也做不到這麼快速。

蘇宇微微點頭,輕笑道:「小家小業的好辦,加上還是平地起高樓,速度快點正常。一旦時間長了,人多口雜,有些事就不好辦了。」

蘇宇輕笑道:「就說宇皇府,我在,前期問題還不大,到了後期,尾大不掉,倚老賣老,仗勢欺人,家族崛起……到了那時候,也是一個樣!創業容易守業難。」

蘇宇說的感慨萬千,眾人微微變色,大周王笑道:「宇皇在,我覺得這些應該不會發生。」

「不談太長遠的!」

蘇宇笑道:「無所謂的事,我若是不在了,管他呢!我若是在……除非後期我老了,弱了,否則,大概……不會有這些!」

蘇宇笑呵呵的,其他人都默默聽著,記著。

蘇宇也沒再說,藍天見眾人安靜了,很快開口笑嘻嘻道:「第二次萬族會議好像快召開了。」

他在上界留了一些分身,不過上次逃跑,爆了不少。

當然,還有一些存留。

不過他在下界,這些分身會被切斷聯繫,回來了,才能重新接收一些訊息。

蘇宇微微點頭,「百戰有動靜嗎?被抓了還是如何?」

「跑了。」

藍天說著,忽然笑道:「你說有趣不有趣,萬族正在宣揚,百戰是個廢物,到哪坑哪。第九潮汐人族慘敗,都是百戰的責任,還說他色慾熏心,很快又要和月羅攪合在一起……」

藍天將上界的傳言說了一遍,眾人臉色異樣。

一些人眼神都不太對了,偷偷看了一眼蘇宇。

火雲侯此刻都在懷疑……這萬族是不是和蘇宇串通了?

要不然,這話……感覺是蘇宇傳出去的!

藍天造謠?

還是說,乾脆就是藍天分身傳出去的?

藍天見眾人看著他,無辜道:「看我幹嘛,我又沒說,這是萬族的地盤,我在這亂說什麼不是找死嗎?萬族這邊,好像是幾大強族聯手傳播的!效果特別好,現在整個上界都知道了,百戰是個大廢物,不用太擔心他,跑就跑了。」

幾位上古侯,都有些尷尬。

雖說,百戰有點莽,可是……可是也沒萬族說的那麼廢吧?

丟人!

堂堂一代人主,被敵人說廢,實力強悍無比,甚至是當今第一人,結果萬族說跑了就跑了,沒關係,他去哪禍害到哪,這……這恐怕讓人聽了都想死。

讓敵人懼怕,那才是牛。

讓敵人覺得你跑了也沒啥,那是真廢。

蘇宇笑了笑,「不管他,跑了……倒是還有些能耐的!走,去食鐵族看看。」

蘇宇剛想動身,天滅急切道:「夏龍武他們在哪?我去看看他們……」

藍天笑呵呵的,一把抓住他的脖頸,笑道:「小阿滅,別這樣,乖乖的,好不好?」

「……」

天滅無奈。

造化弄人啊!

想當初,老子想打哪個打哪個,現在,哪個想打老子就能打老子。

真是讓人悲傷的故事!

蘇宇見狀也是笑道:「藍天,對天滅前輩客氣點,一把年紀了,不容易!跟個二十歲的小夥子似的衝動,太難得了,回頭打天尊,還得靠天滅上呢!」

天滅有些訕訕。

總覺得這話是在嘲諷我。

算了,不和蘇宇一般計較。

蘇宇笑了一聲,踏空而行,一群人迅速跟上,大周王、大明王迅速遮掩眾人氣機。

葬魂山距離竹山不近,不過眾人都是頂級強者,一路暢行無阻,哪怕遭遇一些弱者,對方也未必能看到他們,至於強者,現在獨行的合道幾乎不可見!

蘇宇出手三次,殺了那麼多強者,現在萬族合道哪敢貿然單獨行走。

就連一些使者出門,那都是三五成群,不會單獨遠行。

……

竹山。

九月他們還在惆悵中。

忽然,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升騰,眨眼間,幾位合道還沒反應過來,一個大號的食鐵巨獸浮現在幾人面前。

「父親!」

「老祖!」

「三月!」

「……」

一群食鐵獸,頓時大喜,紛紛問候。

巨竹侯和三月是一個時代的,四月是他兒子,五月是孫子,圓月是不知道哪一代的後裔,三月輩分在這最高,歲數比巨竹侯也要大一些。

當然,關鍵是實力更強大。

三月比巨竹侯看起來還要大一截,此刻,也沒心情吃竹子了,瞬間落下,朝幾位後裔點點頭。

接著,愣了一下。

再看,還是愣了一下。

伸出手指頭點了點熊頭,「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

三月黑眼圈都消失了。

奇怪!

五個?

咱們老巢怎麼五個合道?

不是四個嗎?

算上自己也才五個啊!

再點一遍,三月異樣道:「咱們族中又出了一位合道?」

他看向九月,九月也看向三月,急忙道:「老祖!我是九月,繼承了二月老祖的吞噬大道。」

就是你爹的道!

三月一愣,他看向其他幾位食鐵獸,巨竹侯輕咳一聲道:「你這邊不好聯繫,所以也沒聯繫你,九月下界來的。」

「啊哈?」

三月再次愣了一下,「下界通道開了?」

「沒,走別的通道來的。」

巨竹侯簡單說了幾句,很快道:「之前的事,三月你應該知道,這事還和我有關……」

簡單說了一下讓蘇宇去殺人的事,然後……然後三月就驚呆了。

他看向巨竹侯,再看九月,再看其他幾位,愣愣道:「那些傢伙……是你讓他們過去殺人的?」

巨竹侯一臉惆悵:「沒啊,我就是讓他們殺三個合道給我們看看能力,哪知道他們殺了那麼多准王。」

三月大臉上滿是獃滯和無言,半晌才道:「卧槽!早知道……早知道我該出手解救一下那幾個傢伙,我看到他們跑到時光長河中去了,被摩天尊和月天尊追殺了一天一夜,之後就沒動靜了……不會掛了吧?」

說著,又看向九月:「你剛剛說,你繼承了誰的大道?」

「二月老祖的!」

三月有些惆悵道:「我那消失的爹,真的死了?哎,我還想著,也許……還有希望呢!想著跟著人皇他們走了,結果……真沒了啊!」

九月急忙道:「是獄王做的,之後宇皇去我們一界,解開了封印,二月老祖最後還有一些殘念留下,讓我繼承了這吞噬之道。」

「好孩子!」

三月拍了拍九月的大腦袋,感慨道:「以後,你就跟我兒子一樣了……」

四月無言中。

五月忍不住道:「爺爺,九月是六月的重孫子,六月是我侄子!」

亂了輩分!

什麼就跟你兒子一樣了?

這話說的,那我還得喊九月叔?

「一個樣,無所謂。」

三月倒是不太在意這些,繼承了我爹的道,總不能認爹吧?

隨便吧!

一旁,巨竹侯倒是樂得看戲,跟他無關,他和三月他們並非一脈的,食鐵族也有幾脈,圓月嚴格說起來,還算是他這一脈的。

巨竹侯等三月了解了一下情況,很快道:「三月,現在萬族要我們去開萬族議會,你說咋辦?」

「沒辦法!」

三月搖著大腦袋,嘆息:「摩天尊他們幾個老傢伙一直盯著我,道源之地沒法待了,這不只能回來了,回來了,那幾個傢伙暫時不來找我,不去開會,遲早還得來!」

麻煩!

他在山上待的好好的,現在卻是沒法待了,因為那幾個天尊,最近都盯著他。

應該和他之前走出了大山有關。

百戰一解封,他就跑出來了,摩天尊這些人自然要盯死了他。

天命的待遇就比他好多了,從頭到尾沒管,萬族也沒太管天命。

那傢伙就是個打醬油的,去開會,他不吭聲,大概也當他不存在。

他看向九月,正想說幾句,忽然眼睛一瞪,朝遠處看去,面色稍顯凝重。

很快,巨竹侯也是眼睛一瞪,朝遠方看去。

過了一會,四月眼睛一瞪。

然後,五月一瞪眼!

接著,九月瞪眼,最後才是圓月瞪眼!

6位食鐵獸,紛紛瞪眼,朝那邊看去,接著,三月凝重無比:「什麼情況?」

幾頭食鐵獸,都很緊張。

巨竹侯沉聲道:「萬族……圍剿?」

這麼快,還沒說不去參加會議呢。

這就來了?

而瞪眼的圓月,帶著一些懵,小聲道:「怎麼了?」

「……」

九月掃了她一眼,默默感慨,我家圓月真可愛,不知道怎麼了,你瞪眼幹嘛?

而五月,也是輕咳一聲:「怎麼了?」

「……」

九月無語,半晌也道:「咋了?」

沒辦法,沒感應到啥。

可是,三月瞪眼,他們不跟著瞪眼,顯得格格不入,何況,四月和五月先瞪眼的。

三月沒心情理會,此刻真的很凝重,甚至是沉重。

他隱約看到了一股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在微微傳盪,朝他靠近,其實巨竹侯感應的都不明顯,而三月,卻是感受到了。

一群強者!

准王恐怕不少於五位!

萬族圍剿?

還是其他?

這樣的實力,哪怕他在這,都有可能被剿滅!

天尊級強者是厲害,可厲害的天尊,那也不是規則之主,百戰這種能多打幾位天王,尋常天尊,一打三也就撐死了,厲害點的一打五……那算是頂級的了!

三月不算最頂級,一打三四個有點希望,多了,沒戲。

何況,對方好像不止那麼點准王,還有許多頂級的存在!

此刻,三月極其凝重,看了一眼竹山,此地,可是他們一族在上界的根基,來不及逃離了!

他正想號令這些食鐵族躲起來,忽然,一股淡淡的波動傳來:「人族蘇宇,叨擾三月前輩了!」

「……」

一群食鐵獸都是一怔,九月看了一眼三月,悶悶道:「老祖……是宇皇,那個……沒必要這麼害怕。」

老祖幹嘛呢!

不是說很厲害嗎?

據說都是天尊了!

宇皇來了,你也不用這麼害怕吧,眼珠子都快瞪下來了!

而巨竹侯,此刻也感受到了,眼睛再次一瞪,看向三月,迅速傳音:「之前沒這麼多,就一個準王……這……」

兩位強者對視一眼,難掩震撼。

這哪來的那麼多強者?

而此刻,虛空波動,一群人浮現。

一道淡淡的陣法波動傳出,遮掩天機。

蘇宇在前,其他人在後,蘇宇笑了笑,朝三月和巨竹侯微微拱手:「諸位,蘇宇來遲了,這位是三月前輩吧?見過前輩,前輩果然實力蓋天!」

三月沒吭聲,掃了一眼這群人。

18位!

准王波動有6位,頂級合道波動有7位。

這是巨竹說的,就一位準王?

不,巨竹說蘇宇可能踏入了准王境,那也就兩位啊!

怎麼有6位?

看了一眼,他忽然看向豆包和肥球。

此刻,豆包睡在肥球腦袋上,而肥球搖著尾巴,四處張望著,帶著一些好奇,好像小宅狗一般,事實也是如此,它很久沒出門了。

見三月看自己,肥球狗臉上勉強露出一抹笑容,繼續張望。

然後,見三月還盯著自己,肥球忍不住了,好奇地看著三月,「你一直看我幹嗎?」

三月心中一驚,瞬間清醒,再看蘇宇,深吸一口氣:「三月見過人族之主!」

說罷,再看肥球,多看了幾眼。

蘇宇笑道:「下去聊如何?三月前輩,認識肥球?」

他看三月盯著看了好一會,難道認識?

可肥球好像不認識三月。

三月深吸一口氣:「這是……文王家的那位嗎?」

肥球好奇地看來,「我們見過嗎?我不記得了。」

「沒見過。」

三月沉聲道:「不過……我父親在世的時候,曾經說過,文王曾向他取經,吞噬大道如何修鍊,如何改造,將吞噬道,化為適合他家狗能修的大道……我一看這位道友……加上豆包在這,便有了些猜測。」

「哦!」

肥球倒是不太在意,豆包卻是認識三月,此刻迷迷糊糊地睜眼,好像剛醒來一樣,看了一眼三月,再看看其他幾頭食鐵獸,懵懵道:「眼花了!」

都一樣!

三月沒理他,別說我們,你噬神族也差不多,都長一個樣!

三月壓下心中的心思,迅速道:「下去聊,有失遠迎了!之前在道源之地,是人主窺探我?」

蘇宇笑道:「孟浪了,當日正在探查道源之地的強者,剛好前輩在那邊,我便順勢看了一眼。」

「難怪,原來是天門!」

三月感慨一聲,怪不得可以看到自己。

他說著話,餘光看了一眼其他幾位,火雲侯他認識,運氣不錯,居然進入准王境了。

而萬天聖和藍天,他不認識。

豆包和肥球,他認識豆包,猜到了肥球身份,再看大周王,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再看看其他人,一個個都很強!

除了那大猴子弱了點!

他掃了一眼,半晌,好像認出了那大猴子,問道:「鴻蒙道友麾下的那位天滅?」

天滅朝他看了看,覺得打不過,點頭:「是我!」

「恭喜了!」

三月恭喜一聲,「從鎮守位置上退下,倒是運氣,當年聽說鎮守千年後,你也能封侯了,我還在想,你若是封侯,也不知鴻蒙道兄能不能撐住,不曾想,這一鎮守就是十萬年!」

有些唏噓。

他今日看到了不少熟人,又看到了通天侯,掃了一眼,卻是沒和他搭訕,心中有些古怪。

通天侯也出來了?

這傢伙,話太多,算了,不和他掰扯,否則扯不清。

……

一群人,迅速落下,進入大殿。

此刻,三月也勉強恢復了鎮定,一揮手,上方出現兩張椅子,笑道:「人主請!」

說罷,他化為一尊憨厚的中年男子,在右側椅子上坐下,左邊留給了蘇宇。

蘇宇笑了笑,也不客氣,徑直上座。

其他人,也各自落座。

此刻,九月憨笑著,開始主動上前給眾人倒茶,也是暗暗心驚,宇皇這是把家底都給掏出來了啊!

來了這麼多人!

而且,感覺有不少,氣息都強大了一截。

難怪老祖之前瞪大了眼睛。

合著,是被震到了?

「人主和巨竹的約定,我之前也聽巨竹說了,巨竹胡鬧,早知如此兇險……」

蘇宇笑道:「沒事,巨竹侯也只是讓殺幾位合道玩玩,這不趕巧了,我抓了獄王一脈紫煙,正想著把這一脈給弄出來,順道去道源之地殺幾個准王,讓萬族重視一下。」

順道!

三月無言,這口氣,夠狂!

可是不得不說,乾的真漂亮,一點首尾沒留下,連他都覺得,是混沌一脈乾的好事。

他見蘇宇身邊多了不少強者,還是問道:「人主……可否介紹一二?」

蘇宇笑道:「應該的,是我疏忽了!」

「肥球和豆包,三月前輩都知道,文王府的。火雲侯前輩應該比我還了解,大周王乃是昔年人皇帳下行走,也是傳火者三大領袖之一。萬天聖署長,是我當初學習時期的學府府長,藍天副署長,也是我學府中的長輩……」

他一一介紹,三月心中卻是微微震動。

第一震動於這些人來歷複雜,第二震驚於那藍天和萬天聖,他忍不住道:「萬署長和藍署長,不知年歲如何?」

感覺,相當年輕。

蘇宇笑道:「萬署長年歲稍大一些,人族年102歲了,藍天副署長稍微年輕一些,七十多了。」

「……」

這話說的,三月無言以對。

什麼叫年歲稍大一些?

這讓我們這些十多萬歲的老傢伙怎麼接話茬?

他有些無奈,這個潮汐,人族居然出了好幾位妖孽,這麼年輕,居然都達到准王層次了!

不是說,封印了百戰,人族連合道都不會出了嗎?

合著,萬族白封印了是吧?

早知道如此,萬族大概早就集合力量,幹掉百戰了吧!

因為封印了沒啥用,那還封印幹嘛?

三月心中想著這些,再看這些人,還是難掩震撼。

壓下震動,問道:「此次人主……是下界了一趟,又上來的?」

蘇宇點頭,笑道:「當日兩位天尊追殺,我可不敵他們,只能遁逃,先下界了一趟,召集部將,再上來摻和一手!」

說的跟上下界域很簡單一樣!

蘇宇笑道:「此次來食鐵一族,見到了三月前輩,那我也不打機鋒,直言直語,開門見山,食鐵一族,可願和我宇皇府聯盟?」

「宇皇府?」

三月聽出了一些問題,微微沉吟道:「這宇皇府……和人族,是否有差別?」

蘇宇笑道:「沒太大差別,只是……我代表不了所有人族,何況宇皇府中,各族強者都有不少,在外行走,就不提人族了,也免得各位前輩尷尬。」

三月默默感悟著什麼,想了想道:「巨竹之前也說了,只要人主能達到他提出的要求,我食鐵一族,自然會支持人主!」

「人主道源之地一戰,擊殺多位準王,釋放了百戰,比巨竹說的更強大,而且自身也無損失……更是讓人刮目相看,我族和人族本就聯盟多年,此次再締結盟約,也是理所當然。」

他說到這,沉默了一會,這才緩緩道:「三月冒昧問一句,人主和獄王一脈,有冰釋前嫌的可能嗎?」

蘇宇看向他,笑了:「不可能。」

三月又道:「那獄王一脈,若是願意臣服人主……」

「怎麼可能!」

三月還是道:「人主,若是萬一呢?」

「殺!」

「……」

三月遲疑:「殺……又是何意?」

蘇宇笑道:「殺光了了事!免得麻煩!這一脈,野心大,心黑,手辣,坑殺了人族上個潮汐所有底蘊,留著他們幹嘛?當然殺光了了事!」

三月沉默一陣,又道:「人主應該知曉一些事,九月的道,便是人主解封的。」

蘇宇點頭:「我知道!二月前輩被殺,應該是獄王的手筆!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我食鐵一族,恐怕沒有獄王一脈強大……」

三月沉重道:「何況,那一脈畢竟是人族,同源!我所擔心一點,不外乎日後獄王一脈臣服,人主若是……」

他說到這,頓了頓,輕聲道:「三月也不多說什麼,若是獄王一脈真的臣服人主,三月唯有一個要求,讓食鐵一族能退出宇皇府……」

蘇宇抬手,打斷道:「不用提要求!獄王一脈……說句實話,也許人很多,甚至超乎想象的多!有些,還未必是獄王一脈的血脈……這些我不會多管,臣服也好,不臣服也好,獄王一脈的主系,全殺!一個不留!至於其他的,看看再說!」

蘇宇笑道:「若是有些一輩子都沒出過混沌山,也不知道什麼情況的普通人,那殺了,也沒意義!若是三月前輩能接受這一點,那盟約就沒問題!非要趕盡殺絕……殺光所有不相干的人,我倒是無所謂,就怕人族有些動蕩。」

三月陡然鬆了口氣:「足夠了!誅殺首惡,其他人,都是無知之輩,連自己是不是人族,都未必知曉,三月也不會和這些人計較。」

他擔心的就是這個。

二月隕落,他早有準備。

可是,知道了是獄王殺的,他若是還不管不顧,要是蘇宇真拿下了獄王一脈,他該如何自處?

蘇宇笑道:「我蘇宇拉了不少盟友,不是蘇某自誇,到今日,沒有一位盟友說我蘇宇虧待了誰!講的就是公平、規矩、義氣。」

此地,也就三月和他沒打過交道,蘇宇也乾脆,「三月前輩放心,食鐵一族哪天若是真想走,只要做到一點,想走隨意,我蘇宇不攔著!就是走之前,跟我說,不要反戈一擊,來個背刺,那你們哪怕正大光明地走了,去投了萬族,我蘇宇不說一個不字!」

說著,蘇宇沉聲道:「這話,對所有人適用!想走,隨意!唯獨就這點,你要和我為敵,那也隨意,不要在我陣營之中,反戈一擊,那就是彼此最好的結果!」

下方,大周王見氣氛有些凝重,笑道:「三月道兄,宇皇一言九鼎,既然如此說了,必會如此做!今日,吾等都在,也都見證,宇皇也不會食言而肥,我人族之皇,還沒有不守諾的。」

「不是懷疑……」

三月解釋道:「只是家父隕落,多少有些鬱氣難消,倒是讓諸位見笑了!」

他很快笑道:「人主能給出這樣的答覆,三月已經很滿意,人主但有吩咐,三月定當竭力,不會推搪!」

蘇宇哈哈笑道:「前輩爽快!食鐵一族,也都很爽快!」

三月笑了笑,沒多說什麼。

答應的這麼痛快,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

第一,蘇宇這邊實力不弱。

第二,之前巨竹侯答應了。

第三,下界食鐵族本就投靠了蘇宇。

第四,現在食鐵族不好過,因為和人族聯盟太多年,哪怕第九潮汐沒參戰,萬族也盯著他們,這個時候食鐵族稍有不慎就容易成為靶子。

第五……

總之,三月考慮了一番,衡量許久,覺得還是有必要和人族聯盟的。

當然,具體要不要為蘇宇出死力,他還得考察一下,觀察一下才行。

不過這位宇皇,恐怕也不簡單。

三月儘管沒和他打過交道,可道源之地的准王大規模隕落,他可是看在眼裡的,這位比百戰精明多了。

而蘇宇,和三月他們簡單聊了一陣。

也知道了,萬族邀請他們參加會議。

這也是必然的。

蘇宇不算意外,和三月聊到這一點,蘇宇笑道:「參加!我原本就在考慮,怎麼混入萬族議會中,現場掌握第一手情報!」

蘇宇笑道:「食鐵族要參會,而且答應參戰!不外乎先鋒軍,殺獄王一脈,這都沒問題!」

蘇宇見三月好像有些憂心,很快笑道:「放心,不會讓前輩難做!我和藍天,會混入其中,冒充食鐵一族,問題不大,其他人暗中隱藏在食鐵一族!」

他和藍天,走的道特殊,冒充的話,大家難以看出。

其他人的話,有天尊在,哪怕大周王,也很容易暴露。

「人主……要去人山?」

三月還是遲疑了一下:「那地方,這一次萬族議會,恐怕是強者如雲!道源之地的那些老傢伙,恐怕都會出現!光是天尊,應該不會少於五位,風險太大了!」

蘇宇笑道:「冒險是有必要的,就現在這局勢,不可能不冒險!宇皇府就算加上前輩,加上這些天王,前輩覺得,可以和萬族匹敵嗎?」

三月搖頭:「無法匹敵!萬族這邊,天尊級,目前有摩天尊、月天尊、荒天尊、冥天尊、魔天尊、道天尊……這還是我知曉的,有些老傢伙,可能徹底封印了自己,我都未必知道!而准王境,三大族,哪怕被殺了不少,可那些被殺的,人主應該知道情況,都是後期誕生的!」

蘇宇點頭:「6個都是後期換道誕生的!」

三月點頭:「人主知道,那是最好的!三大族,可不止這些換道的准王,沒換道的准王,也有不少。第九潮汐,破滅了人族之後,三大族接收了人族在上界的一切遺留,整個人族的底蘊,包括被滅古族的底蘊,都被三大族瓜分了!」

三月嘆息一聲:「據我所知,三大族現在的准王,恐怕不少於15位,一族5位還是有的!人族滅,萬族肥……」

「百戰廢物!」

蘇宇說了一句,一瞬間,所有人都是心有同感。

百戰廢物!

是真的人族滅,萬族肥。

在第九潮汐之前,萬族是沒這樣的實力的,結果人族破滅,同盟古族破滅,萬族接收了人族和盟族所有遺產,甚至是大量合道屍體,能不肥嗎?

15位以上的准王,還只是三大族的。

其他如冥族、龍族、鳳族、猿族……下界那些種族,能留下合道的,在上界,恐怕都有天王坐鎮。

蘇宇也是一聲嘆息:「這六千年,萬族大概誕生的准王,比前面十萬年都多!」

三月苦笑,「還真是!前面十萬年,大家彼此剋制,彼此針對,還有一些強者不時隕落,到了最近六千年……萬族內部其實爭鬥不大,都在積蓄實力,準備滅了人族之後,再爆發萬族之戰……」

「道源之地,哪怕爭奪大道,幾百年也未必會隕落一位合道,當年人族在的時候,爭奪的話,三五年也許就會死一位合道……所以合道數量都保持在一定的規模,沒有大規模增加。」

三月感慨一聲:「你看我族就知道了,我族現在合道加上我,都有數位!因為這六千年被針對了,其實還算少的,當年一些不如我族的古族,現在合道都比我族多!」

蘇宇微微點頭,「所以,這當前能不暴露,那就不要暴露!真暴露了,也得削弱各方實力才行!起碼要維持三足鼎立的局勢!」

「不至於出現,一方隨便消耗一點力量,就能消滅了我們!」

蘇宇笑道:「如今加上巨竹侯和三月前輩,我們實力也不算太弱。」

三月微微點頭,考慮了一下道:「那人主若是真要跟我們一起去人山,還需要多多克制!」

他擔心這位在人山也來道源之地那一套,那就很危險了!

「當然!」

蘇宇笑了,我又不傻。

打的過才會打,打不過,我幹嘛找死?

正聊著,忽然,蘇宇這群人,紛紛朝西方看去!

三月臉色微變,蘇宇也是微微皺眉。

大周王變色:「百戰的氣息?」

什麼鬼!

此刻,極西之地,一股強悍的氣息升騰。

下一刻,哪怕在竹山,都隱約聽到了雷霆般的怒吼聲:「月羅,本王殺了你!」

「……」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三月一臉無語,看向蘇宇。

而蘇宇,也是一臉無語,看向火雲侯他們,半晌才道:「百戰再怎麼說,也是當過人主的,當過領袖的!他脾氣就暴躁成這樣?這時候,萬族都在盯著他,都在找他,他就這麼把自己暴露了?」

「……」

火雲侯幾人臉色變幻,這……還是大周王苦笑一聲,無奈道:「他……他大概也是憋了數千年,氣暈了,這……大概是遇到了月羅?」

可能是這樣!

否則,百戰這麼多天藏的好好的,也沒吭聲,忽然就爆發了,顯然,是實在忍不住了!

蘇宇想了想,無奈:「太衝動了!不過對我們而言是好事,可能月羅出現了,這也驗證了混沌山一脈的存在,現在萬族恐怕都在關注那邊了。」

幾人也感應了一番,好像傳來了一陣波動,但是很快消失。

連帶著百戰的氣息,也很快消失了。

蘇宇感應一番,開口道:「可能進入了混沌山區域,氣息被遮掩了!萬族大概率不會此刻進入混沌山,但是能明確百戰和月羅,都進入混沌山了,那這一次萬族議會,幾位天尊強者,大概率會追求迅速完成一致!」

百戰和月羅的出現,只會刺激萬族加快合作的步伐。

這對蘇宇而言,的確是好事。

不然再拖下去,蘇宇還擔心生變故,混沌山之戰不會爆發了。

三月凝重道:「百戰進入混沌山了,那地方若是對方老巢,百戰就很危險了!他身上還有一道封印沒解開!」

蘇宇擺擺手:「不管他!他性格太衝動了,月羅也許是故意引誘他進入混沌山……他居然真追進去了,那出事也是他自己的麻煩!」

蘇宇冷漠道:「自己出事,自己負責,別指望別人去救他!大家也一樣,若是執行任務出了麻煩,或者遭遇萬族,不得不開戰,能救一定救,但是因為自己的不理智出了麻煩……我不會為了某個人,去付出更大的代價!」

說到這,他看向天滅。

天滅一臉無辜:「我不至於比百戰還衝動吧?我都是有分寸的,百戰是傻,我只是衝動好戰,不一樣的!」

你看我幹嘛?

而這時候,大周王他們已經無力說什麼了。

百戰,太凄涼了。

天滅這莽夫都要鄙視一下你,這……真的沒辦法了!

蘇宇也是失笑。

點點頭:「也是,你打不過的時候,跑的也快,這個我還是知道的。」

天滅鬱悶,這話說的,你打不過,難道還會硬打?

打不過,明知必死,除非不得不戰,否則,幹嘛不跑?

蘇宇不管百戰了,好事,進入混沌山,那代表混沌山之戰百分百會爆發了。

他不再說這些,迅速道:「那我冒充四月,藍天冒充五月!」

藍天幽幽道:「算了,我冒充圓月,不給你當兒子!」

「……」

一旁,九月欲言又止,不要啊!

你冒充圓月,我會有點心理陰影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3章 達成一致(萬更求訂閱)

7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