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準備砍人(求訂閱)

第707章 準備砍人(求訂閱)

「宇皇,你……不避避?」

此刻,定軍侯有些意外,蘇宇不藏入暗中嗎?

蘇宇瞥了他一眼,笑了笑,「為什麼要藏?他不知道你被人帶走了嗎?欲蓋彌彰?」

「……」

好有道理的樣子。

定軍侯無話可說,蘇宇平靜道:「不用介紹我就行。」

「明白。」

定軍侯點頭。

而蘇宇,繼續自顧自地把玩着手指尖上的那一縷淡淡的灰色力量,微微凝眉,臉色依舊有些發白,此刻皺着眉頭在思考。

混沌之力,他臨摹出來了。。。

但是,不夠穩定不說,而且威力感覺也比現有的混沌之力要小一些,這不對,正常情況下,他從萬道之力中提取出了混沌之力,一定會更強!

經過梳理后的混沌之力,怎麼會比原始的混沌之力還要弱?

「還有一些成分,沒有分析出來。」

蘇宇心中有了判斷,還有一些力量,可能是他,包括藍天他們都沒分析出來的。

此刻的蘇宇,遮掩了大道之力,只是單純的轉換了一些混沌之力。

不是通過他自己,而是通過文明志。

經過「宇」字轉換,將蘇宇本身的力量,轉換為混沌之力。

原本的蘇宇,有二等左右的合道之力。

可此刻,轉換后不但沒變強,反而衰落了一些,蘇宇判斷,自己全力以赴,用混沌之力,撐死了三等合道之力。

哪有這個道理,越混越弱。

這代表,轉換過程中是出了問題的。

「力量沒有全部轉換過來,虛擬大道並未勾勒成功,這代表我對這混沌一道,感悟還不夠,現在只是純粹的進行配比,而不是對這道有了感悟。」

所以中間,產生了不小的力量流失。

三等合道之力,只能說還行吧。

大概和定軍侯差不多的實力。

定軍侯見他漫不經心,有些擔憂,傳音道:「宇皇,暗影侯還沒來,會不會是因為你在這邊,他……不敢來?」

蘇宇抬頭看他,半晌才道:「既然着急,再大的危險都會來,不着急,那就慢慢等!」

對方不知道你被人帶走了嗎?

知道啊!

那還有什麼好不敢的。

他看着定軍侯,微微皺眉道:「你好像很不希望我在你身邊。」

定軍侯苦笑,真沒有……好吧,有一點。

活了一大把年紀了,風光過,落魄過,見過人皇,斗過萬族,對蘇宇這樣的新生代,按理說沒必要有太多忌憚,大不了一條命。

可說實話,面對蘇宇,說忌憚,也不是忌憚,就是總覺得蘇宇給他的感覺,有些……讓他不太自在,有些話都不好說。

此刻,不得不再次對比百戰王,跟在百戰王身邊,要自在許多,舒服許多。

上個潮汐,他和百戰王單獨在一起,是不會有這種不太舒服的感覺的。

定軍侯心中嘆息,好吧,只能說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他見大周王他們,和蘇宇相處的就很愉快。

果然,只會打打殺殺,是沒前途的。

正想着,定軍侯眼神一動,此刻,他們所在的地界,荒野之外,一道黑色人影,緩緩浮現。

遠處,那是暗影侯。

這時候的暗影侯,也看到了定軍侯。

同樣的,還有定軍侯身邊的那位白髮青年。

「這就是帶走定軍侯的人?」

「好像是人族……」

「真實年紀應該不大,不過……好像受過傷,壽元消耗許多。」

「實力的話……永恆還是合道?」

暗影侯隔着一段距離,緩緩走着,默默看着。

心中不斷去推斷蘇宇的身份。

此人,他沒見過,也不熟悉。

但是可能身居高位,站在定軍侯身旁,倒是定軍侯有些不自在,雖然平行站立,定軍侯卻總是下意識地朝身旁看看,看看那年輕人的反應。

定軍侯好歹也是人族僅存的幾位上古侯之一,什麼人,會讓他感受到忌憚、不安?

暗影侯心中不斷思索,意志力無形中探索四方,沒發現什麼,也沒感應到四周有人,但是他知道,四周有強者。

一種多年經歷危險,保存下來的一種直覺。

暗中有強者在看着他!

可能還不止一位。

定軍侯好像沒受傷,現在好像也沒被封印,要不是定軍侯和這些人達成了什麼協議,要不就成了一夥的。

頃刻間,暗影侯分析了一大堆東西出來。

……

此刻,蘇宇也在看他。

隔着一段距離,看了一會,看向定軍侯道:「他修鍊的是影道?」

「不是。」

定軍侯傳音解釋道:「是黑暗之道。」

蘇宇若有所思,點點頭。

類似的大道很多,黑暗之道、影之道、陰影之道、隱匿之道……

都能套上這位。

沒交手,不好判斷具體是什麼大道之力。

這位走來,無聲無息,浮現身影,大概也是故意展露,隱身能力應該不弱,暗影侯,難怪可以在上界獨自廝混多年,一直幫着收集情報。

「是個不錯的傢伙,比你有用一些。」

蘇宇直言不諱,定軍侯無言以對。

這話說的!

「他在上古,地位應該比你高吧?」

蘇宇問了一句,定軍侯無奈,只好傳音道:「差不多,暗影侯在上古,是負責情報一塊的,和我們並非一個體系。」

蘇宇微微點頭。

片刻后,距離大概千米,暗影侯停下了腳步,看不到面容,帶着斗篷,輕聲道:「定軍侯,不為我介紹一下嗎?」

定軍侯遲疑了一下,蘇宇輕笑道:「無名!」

「……」

極其敷衍的稱呼,暗影侯也沒再問,很快道:「定軍侯,我找你,是為了說一件事,你可能不知。就在昨日,魔族議會使者,出使各大道場,廣邀萬族合道,要去神火山圍殺火雲侯。」

定軍侯心中一驚,急忙道:「殺火雲侯?」

「是。」

暗影侯也在注意觀察蘇宇,平靜道:「如今各大道場,都有道主響應,9日後,齊聚神火山!火雲侯危矣,定軍,我來找你,便是問問你的意見,是去營救,還是如何?火雲侯那邊,應該已經被包圍,恐怕無法逃離了。」

定軍侯臉色沉重,開口道:「營救?既然都已經鬧的人盡皆知,這……恐怕是陷阱吧?」

他嘆息一聲,也不是真的傻。

鬧的這麼大,廣邀四方強者,這明顯是為了釣魚。

以前,萬族要殺人族,都是悄無聲息地找到對方所在,雷霆一擊,瞬間斬殺對方,就是為了以防夜長夢多。

岷山侯被殺,他們都不知道這事。

直到動靜鬧大了,萬族傳出了一些消息,他們才知道岷山侯被斬殺了。

若是動靜小點,也許還會趁機搞點事情出來。

暗影侯輕聲道:「我知道,萬族這一次正大光明地要圍殺火雲侯,可能和你也有點關係。」

定軍侯臉色微變,下意識地看向蘇宇。

他也懂了。

針對蘇宇這群人來的!

既然你們營救了定軍侯,那現在火雲侯也危險了,你們救不救?

救,那就危險。

不救,那就先把火雲侯殺了,至於蘇宇這伙神秘人,萬族大體上也有個判斷,實力的判斷,境界的判斷,勢力的判斷。

蘇宇沒說話。

定軍侯咬了咬牙,沉聲道:「不能救!現在萬族一定在神火山佈下了天羅地網,一旦我們去救,必死無疑!萬族去多少合道,有多少頂級合道,我們都一無所知!」

「一頭扎進去,那最後的希望都沒了!」

他看向暗影侯,深吸一口氣道:「不但我不能去,你也不能去!其他人也一樣!萬族也許也想趁機把我們都一網打盡,尤其是你,萬族也知道你的存在,你一直活躍在上界各大道場……」

暗影侯輕聲道:「那隻能看着火雲侯去死了。」

定軍侯痛苦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而且,你還要通知到雲水和英武,都不能去救!我們力量太過薄弱,萬族這一次也許出動了數十位合道境……如何匹敵?」

哪怕蘇宇他們這邊合道也不少,定軍侯也不敢說讓蘇宇去救人。

一旦不敵,那就完了。

蘇宇這群人都栽了,那就真的一點希望都沒了。

從感情上來說,他想去救,可是,從現實來看,不能去。

定軍侯能在上界活到現在,關鍵時刻,還是能作出決定的。

而此刻,蘇宇笑了笑,開口道:「暗影侯知道神火山去了多少合道嗎?」

暗影侯其實也一直在等蘇宇開口。

此刻,眼神微動,緩緩道:「具體的我不知,我只知道,負責此次圍剿的,是魔族議會,斷血侯為主!魔族,之前明面上有議事長三位,議員18位,總共21尊合道境!」

蘇宇挑眉,「21尊?」

還挺多!

因為按照一些人說法,上界合道就七八十,若是魔族都有21位了,神仙都差不多,那三族就有60多了,其他各族呢?

暗影侯沉聲道:「是,21尊!這6000年來,人族式微,萬族發展的很快,定軍侯他們一直躲藏,知道的不多,而我一直在這片大地行走,我知道的比他們更多。」

「而魔族,魔盪侯隕落了,之前在明月花谷,又死了兩位,這些時日,死了3尊合道,現在是議事長3位,議員15位。」

暗影侯沉聲道:「這一次,魔族出動合道,恐怕不少於5位,而其他各族,都會給予一些支持,仙神出動合道不會少於3位,三族出動合道就會超過10位!」

「另有龍、冥、鳳各族,總共出動合道,一定超過20位!」

他看向蘇宇,「斷血侯是准王境,那仙神可能也都會出動一位準王境負責策應,最終,應該是三位準王帶隊,合道大概20位!」

三位天王級,20位左右的合道。

定軍侯聽的臉色發白,他知道蘇宇這邊實力不弱。

天王級的都有一位,便是那藍天。

可也只有這一位!

大周王距離天王,其實還差了一些,蘇宇本人也是如此。

這邊,加上暗影侯,總共也才8位合道。

加上火雲侯,那也才9位。

差距太大了!

對方的數量,是人族這邊的一倍還多。

而這,還不是全部,一旦那邊沒能迅速拿下蘇宇他們,很快,還有增援,各方都有強者,隨時可以調動。

正面作戰,是打不贏的!

定軍侯一臉絕望,很快道:「不救了,暗影,不是我們不救,是沒有辦法救!如今人族的局勢你知道,正面迎戰,只會讓我們全部隕落!」

暗影侯沒說話,而是看向蘇宇。

蘇宇笑了笑:「看我做什麼?3位準王,二十位合道,我又不是規則之主,我也沒辦法。」

是真沒辦法!

這可不是假的。

我要是能解決三位天王,外加20位合道,那我殺個三五次,可能就把對方給殺絕了,還偷偷摸摸地幹嘛。

暗影侯一聲輕嘆:「無名道友,也沒辦法嗎?」

蘇宇搖頭,「沒辦法,這明擺着送死,我可不想去送死。」

「也是。」

暗影侯嘆息,開口道:「無名道友……是人族?」

「是。」

蘇宇笑道:「你問了我一個問題,我有件事也想問問你。」

「道友問便是。」

「岷山怎麼死的?」

蘇宇問了一句,暗影侯輕聲道:「仙族發現了他的行蹤,聯繫了幾位準王強者,突襲了他的藏身地,斬殺了岷山侯。」

「仙族准王多嗎?」

「和魔族一樣,明面上都是三位。」

暗影侯輕聲道:「仙魔神三族,都差不多,實力也差不多。岷山侯,也是准王境,但是遭遇了四五位準王圍殺,最終隕落了……」

暗影侯惋惜道:「他若是不死,萬族對我們還是有些忌憚的,一尊准王強者,暗中偷襲各族,各族也要小心。」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那我若是帶着人,去偷襲各大道場,神火山的圍剿還會繼續嗎?」

暗影侯輕聲道:「偷襲道場?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人族也做過。但是你也聽到了,就說主持的魔族,出動了5位合道,那剩下的十多位,都在魔族領域!合道趕到也只需要瞬間,十多位合道一旦匯合,還有準王境議事長在,偷襲……只會葬送自己!」

蘇宇點點頭:「那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暗影侯苦澀:「我的想法是,潛伏到神火山附近,若是火雲侯運氣好,可以借用神火山的危險地形,擺脫萬族,逃跑成功,那我們可以在外圍接應他!」

這就是賭運氣了!

看火雲侯自己運氣強不強。

在20多位合道的圍剿下,還能逃出來,這得逆天的運氣才行。

蘇宇想了想又道:「那有沒有什麼地方,是萬族極其在意的,一旦攻擊,斷血侯這些人必定會回援的那種,甚至放棄追殺火雲侯。」

這樣的地方,有嗎?

暗影侯眼神閃爍,半晌,低沉道:「有,但是,極其危險!」

此話一出,定軍侯臉色微變,喝道:「不可!」

他連混沌山都敢來,此刻卻是阻攔暗影侯說話,定軍侯有些惱火,沉聲道:「暗影,宇……無名道友乃是人族,也是我們的希望!你不要故意引導他!」

暗影侯平靜道:「我沒引導什麼,定軍,你多慮了。」

定軍侯惱火,見蘇宇看向自己,沉聲道:「他說的一定是道源之地!」

定軍侯沉聲道:「就是溢散出無主的規則大道的地方!那是萬族把守的要地!昔年,是人族掌控!那地方,經常有無主的規則大道溢散出來,萬族爭搶,也派了重兵把守!那地方,聚集的准王都不止一位,各族若是有隱藏實力,也十有八九都在那邊!甚至有一些老傢伙,在那邊閉關多年不曾出現!」

「自從6000年前人族大敗,那地方,人族徹底失去了掌控力。」快眼123

蘇宇微微點頭。

他,大體上猜到了那地方是什麼地方。

時光長河的缺口!

是的,一定是。

那地方,一定是當年人皇想開道的起始之地,就和生死交接點一樣,劉洪現在所在的地方,只是,上界沒有死靈大道這樣的道。

所以,時光長河被挖了個洞,必然有大量的規則之力溢散了出來。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無主的規則大道的由來。

蘇宇其實之前就在猜測,上界有這樣的一個地方,只是不知道在哪而已,現在聽他們這麼一說,蘇宇知道了,道源之地。

蘇宇其實還是好奇,他在思考,難道時光長河的河水,流淌了出來,沒人去管,就會形成那些完整的規則大道?

還是說,經過什麼轉換,才形成了規則大道。

否則,大道不是簡單的這樣形成的。

對面,暗影侯則是平靜,輕聲道:「這地方,是萬族最重視的地方,哪怕駐守的力量,足以守護,但是一旦有些風險,斷血侯他們也會回援!比起一個火雲侯,這地方才不能出事。」

他輕聲道:「人族掌控過這地方,所以我和定軍都知道情況,在那修鍊大道,速度比其他地方要快的多!修鍊快是一點,一旦你運氣好,捕捉到了一些規則大道,你可以融入自己的大道,也可以換道,都是機緣!這也是合道最大的機緣地!」

「人族合道越來越少,萬族越來越多,便在於這地方被他們完全掌控了,在6000年前,人族和萬族,是共同執掌此地的!」

暗影侯輕聲道:「若是無名道兄,願意出手相助,可以攻打此地,萬族必定會放棄圍殺火雲侯。」

定軍侯惱怒道:「扯淡!神火山若是只有3位準王,那鬼地方,起碼多一倍!與其如此,我還不如直接攻打神火山,暗影,你別搞事!」

他急忙回頭看向蘇宇,傳音道:「宇皇,別聽這傢伙扯淡!那地方,萬族極其看重,絕對比火雲侯要重視的多,萬族隱藏的實力,九成都在那邊!甚至有真正接近規則之主境界的頂級強者在那邊!」

蘇宇微微點頭,傳音道:「這麼說,這傢伙想坑我?」

「也不是,可能只是試探……暗影這傢伙多疑,他也未必有壞心思,只是他行走上界,不小心一些,他早就被殺了,還請宇皇見諒。」

蘇宇再次點頭,傳音問道:「你去過道源之地,我問你,那地方可以進入時光長河嗎?」

「可以的!」

定軍侯迅速道:「道源之地很大,甚至不比混沌山小,那一片區域,都可以開啟時光長河,那也是修鍊的聖地,在那修鍊,更容易感悟大道,晉級永恆和合道都要簡單許多!比起下界,也少了許多那種……那種壓力。我不好形容,只是覺得,在那修鍊,修鍊起來很輕鬆。」

蘇宇點頭,這就對了。

想到這,蘇宇又問道:「下界之門在哪?」

「也在那片區域,不過平時不會呈現,只有萬族或者人族哪一族死了許多人,那道門戶才會呈現出來,附近的各族強者會感應到……比如神族死了10位永恆,那附近的神族強者,很快就可以感應到門戶的具體位置,這道門,是會移動的,但是只在道源之地這一片區域。」

定軍侯嘆息一聲:「我人族,已經失去了對這片區域的掌控力,所以,哪怕人族死了再多永恆,哪怕我們感應到了門戶出現,我們也去不了!」

「具體方位在哪?」

「東方!」

蘇宇挑眉,混沌山在西方,道源之地在東方,一東一西,剛好在兩極。

這大概不是意外,而是人皇故意的,因為在混沌山附近開闢大道,可能會受到混沌山影響。

距離混沌山遠一點,這樣干擾會小很多。

而且一旦在上界開闢大道,那混沌山中的古獸可能會反抗。

大道開闢成功,混沌山可能會被壓制,和下界一樣,開天時期的一切跡象都會迅速消失。

被同化!

「這地方,不好打。」

蘇宇說了一句,定軍侯急忙點頭,廢話,當然不好打。

打這地方,你還不如去打神火山。

「萬族的實力,比預期的要強,道源之地一群強者,神火山一批強者,按照暗影侯的說法,他們的道場也有一批強者,你確定,上界就七八十位萬族合道?」

定軍侯尷尬:「6000年前大概就這麼多,這些年,我就不知道了。雖然晉級合道動靜很大,可是……我們也不敢探查,都是封閉躲藏,所以萬族什麼情況,我們現在不清楚。」

蘇宇無言。

也就是說,自己掌握的一些情報,其實都是6000年前的。

而隕星侯這些人,記憶中很少提及這些。

當然,可能蘇宇沒看到。

他也沒敢多看,這些活了十多萬年的傢伙,你把他們的記憶全部看一遍……那你是蘇宇,還是隕星侯或者魔盪侯,那就難說了!

蘇宇只是挑選了一些重要部分查看了一下,當看故事了,可不敢真的沉浸在其中,一直去經歷他們經歷的一切。

對面,暗影侯見他們傳音好像在商量。

等待了一會,開口道:「定軍,你和這位無名道友,願意出手嗎?」

定軍侯皺眉道:「暗影,你是老人了,一再慫恿什麼!火雲出事,我們都不想,之前也不是沒有過這種情況,哪一次會不顧一切去救援的?人族到現在還有我們幾位活着,不是因為我們強,只是因為我們更能忍一些!」

「岷山活着的時候,就一再說過,遇到這種情況,只能放棄!你暗影什麼時候這麼沉不住氣了,若是如此,你早就死了!」

他有些惱火道:「還有英武和雲水,也不是那種沉不住氣的人,是不是你故意想引出她們?」

暗影侯輕聲道:「我並無此意,我只是在想,無名道兄這邊,實力好像不弱。火雲實力也不弱,比你我要強一些,能救下來,那是最好的結果!如今下界情況不明,上界只有我們6位了。再死了火雲……下界一開,到時候,救不救下界?救的話……我們還是要去送死。」

他嘆息一聲:「事到如今,有些事,其實已經無路可走了。」

定軍侯皺眉不語。

而蘇宇,卻是在判斷一些利弊。

救嗎?

蘇宇可不想去送死,說實話,他和火雲侯又不熟悉,幹嘛冒險,帶着自己麾下這些強者去冒險,搞不好會折損幾位。

那就虧大了!

不過,萬族力量匯聚到了神火山,也許方便自己做一些事。

他手指尖,又冒充一點點混沌之力。

「混沌之力,獄王一脈,西王妃留下的墨玉,萬族……」

一個個念頭,在心中閃爍。

「藍天、大周王、大明王、九月、星宏、定軍侯,加上我,7位合道戰力,若是加上定軍侯麾下那位隨時可以突破的總管,便是8位,再加上這暗影侯,就是9位!」

9位合道,還有一位天王,還是可以做不少事的。

蘇宇摸了摸下巴,看向暗影侯輕笑道:「你說,我們襲擊神魔,對方還有強大的力量留守,那不可能各大種族,都和神魔仙一樣強大吧?」

暗影侯看向他。

蘇宇笑道:「為什麼偏要去襲擊神魔仙族?」

暗影侯沉聲道:「不打魔族,他們不會撤的!你打其他各族,哪怕其他種族的合道走了,也不影響大局。」

「神魔仙為主,只要這三族不亂,其他族哪怕亂了,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蘇宇笑道:「為什麼非要他們撤?」

「無名道兄的意思是……」

暗影侯沉聲道:「用火雲的命,換攻打他族的機會?」

蘇宇笑道:「什麼叫用火雲的命……我又不認識他,也救不了他!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既然他能吸引走20多位合道,那反而是好事……不如殺幾個合道,替火雲侯陪葬,火雲侯死了,大概也很開心,你覺得呢?」

蘇宇笑道:「東邊靠近道源之地,強者太多!神火山靠近南邊,最好也別去!那只有西邊,也就是這附近,外加北面,是最好的襲擊區域!神魔各族的道場,主要都在中央區域……不如把西邊當成主攻點,這附近,我記得是冥族道場的匯聚地,是吧?」

暗影侯沉默。

蘇宇笑呵呵道:「不如殺幾個冥族合道玩玩!若是能引走斷血侯他們,那也是變相救了火雲侯,若是不能……那也沒辦法,暗影侯覺得呢?」

暗影侯沉默一會,開口道:「道友說的不錯,也許……這也是唯一的辦法。可冥族實力也不弱,去神火山的合道,可能只有一兩位,也許只有一位……而冥族的合道,明面上就有7尊!其中,還有一位是准王!」

蘇宇笑道:「你所謂的明面上,是什麼意思?」

「就是不算道源之地的!」

暗影侯沉聲道:「因為道源之地,現在人族沒辦法靠近,具體什麼情況,除了他們自己,人族是不會清楚的!」

蘇宇點頭:「那就是說,他們的大本營,最多只有7尊合道境!」

「不錯。」

暗影侯試探道:「道友可以帶來多少合道?」

他又道:「另外,合道是強,可冥族永恆也多,三五個不是合道對手,可是,三五十……合道也要被殺!看起來只有7尊合道,卻是可以爆發出10位合道的戰力……」

蘇宇不理會,而是笑道:「暗影侯可願意和我們一起行動?」

暗影侯遲疑一下,看向定軍侯,許久,沉聲道:「可以!」

他要跟着這些人,探探底。

也要摸清楚,這群人到底什麼來歷,具體有多強的實力。

而定軍侯,此刻也鬆了口氣,對付冥族的話,那倒是不太危險,他知道蘇宇這邊的實力如何,對付冥族還是可以的。

想了想,定軍侯傳音蘇宇道:「宇皇,為何上次對我,是直接擒拿,而對暗影,是聊了這麼久,還是邀請他加入,而不是擒拿他?」

有些……不太爽。

這不公平!

他都以為,藍天他們消失,是為了暗中擒拿暗影侯的,為何不是?

不爽啊!

當然,他知道,擒拿暗影,蘇宇大概也不會殺他,既然我是這待遇,他其實也想暗影是這待遇,然後,好好跟暗影語重心長地說幾句,你就認命吧。

現在好了,沒有這步驟!

蘇宇笑了,也傳音道:「因為……本尊沒找到啊!」

「嗯?」

定軍侯微微一怔,而蘇宇,笑了笑,開口道:「暗影侯,若是出手,還是希望你出動本尊,這分身雖強,可真遭遇了合道,也是一戳就破!」

對面,暗影侯身體微微一僵!

蘇宇輕笑道:「不用太過防範,你的本尊,我大體上能鎖定一個位置,我若是真想對你不利,此刻,在那河溟道場,稍微製造點動靜,你就會被人注意到。」

蘇宇遙看遠方,那裏,是距離混沌山最近的一座道場,一尊合道坐鎮。

蘇宇笑道:「你也是上古時期的老人了,我畢竟是晚輩,客氣幾句也是應該的……不過一直防着我,不太好!」

說罷,蘇宇朝遠方再次看去,笑了,「你本尊別亂跑,動靜鬧大了,對你不好。」

暗影侯分身再次僵硬。

蘇宇朝那邊看去,此刻,額頭上隱約呈現出一隻眼,看向遠處,笑道:「往左點,再往右,你要和那河溟道主相遇嗎?」

「天……天門!」

暗影侯身體僵硬無比,看向蘇宇,帶着不可思議和震撼。

天門!

對方開了天門!

在開了天門的強者眼皮子底下搞什麼隱身,都是個笑話。

哪怕是藍天,他若是動用大道之力,在蘇宇面前偽裝,也是個笑話。

因為,你大道就那麼直晃晃地在那,開了天門,啥玩意看不到?

此刻,暗影侯帶着震動,帶着震撼,再也不復之前的平靜,急忙道:「你到底是誰?你開了天門,你是誰?」

開天門,需要的東西太多。

絕世的天賦!

沒有流傳下來的功法!

沒有這些,你開什麼天門?

這代表什麼?

代表傳承!

他眼中露出一抹駭然之色,「你有人皇陛下或者四位人王的傳承?」

是他們的傳人?

是嗎?

好像也只有他們的傳人,才有這個機會開天門了!

蘇宇其實想說不是,因為他開天門的功法,真的不是從他們手中獲得的,而是武皇。

不過,既然對方這麼問了,蘇宇還是笑道:「你猜!」

猜?

暗影侯想吐血,他沒想到,自己會獲得這樣的答案!

我不想猜,我只想知道,到底是不是!

蘇宇笑了笑,「好了,廢話不說了,就冥族吧,距離這邊近!明天一早,行動,你最好不要暴露了……」

「明天?」

他再次一愣,「為何明天,神火山那邊,還有9天才會發動……」

蘇宇無語:「我幹嘛要配合他們?」

「……」

這話一出,暗影侯愣了一下,很快,露出苦澀。

是啊,幹嘛要配合萬族。

這話,好熟悉。

當年,人族一些強者也說過這樣的話,戰爭,打的就是主動,而非被動防守,可自從6000年前,人族再也沒有打過一次主動戰爭了!

都是被動防守,被動的,他都習慣了。

而蘇宇很快笑道:「明天一早,你來這等我,希望看到你的本尊。」

「我……知道了。」

暗影侯應了一聲,看了一眼蘇宇,很快離去。

帶着一些惆悵!

這位到底是誰?

而他剛走,蘇宇身邊多了幾人,蘇宇笑道:「走,去龍族地盤。」

定軍侯愣了一下,「不是等他嗎?」

一旁,藍天無語道:「蠢不蠢,他要是叛徒怎麼辦?隨便說說罷了,還真能當真!他要是叛徒最好,現在趕快通知萬族,去冥族那邊等著,我們去龍族玩去!明天一早……明天一早都打完了,還明天一早!」

藍天嗤笑一聲,這定軍侯,真是上古戰將?

怎麼這麼傻!

而定軍侯,一臉獃滯,半晌,苦笑一聲。

你們這些傢伙,對上界防範太重了吧!

打冥族是假的,明天開打也是假的!

你們到底哪句話才是真的?

此刻的他,腦子一片空白,算了,你們狠,我就跟着你們完事了,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了。

暗影侯那傢伙,明天一早過來……也許都不需要,明天一早,也許都打完了。

蘇宇要去打龍族!

龍族在北面呢,距離西邊的冥族還有一段距離呢!

定軍侯一臉木然,管他呢!

算了,不管了。

本侯現在就負責殺人,你讓我打誰,我就打誰,就這麼簡單!

這一刻,他好像回到了上古。

那時候,他好像也是如此?

反正上面下令,我帶人去砍就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7章 準備砍人(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