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萬更求訂閱)

第736章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萬更求訂閱)

傳火一脈真的還存在嗎?

誰也不清楚。

至於剛剛出手的,明顯就是混沌一脈,可是……誰能保證,這其中沒有傳火一脈的影子?

此刻,冥天尊和荒天尊回來了。

都是氣息溢散,臉色陰冷。

兩人自然也看到了那些字,冥天尊掃視一圈,眼神冷厲,強壓怒火,沉聲道:「混沌一族!」

摩天尊微微點頭,卻是輕聲道:「只是……我在想,之前道源之地那一戰,真是混沌一族做的嗎?」

眾人沉默。

摩天尊又道:「之前道源之地一戰,我們看到的准王,死了一位,名為紫煙……而之前有些小道消息流傳,諸位應該也聽說了吧?」

「知道,據說紫煙上個潮汐之後,就沒回上界!」

「沒回上界,上次如何會戰死在道源之地?」

這一刻,萬族強者,都是臉色異樣,憂心忡忡。

一個混沌一族就夠了,現在可能還有個傳火一脈。。。

仙族這邊,元聖侯忽然道:「下界局勢也不是太好,隕星侯、魔盪侯多位合道戰死,天古這些人,最近也沒任何消息傳遞上來,若不是知道他還活著,我都以為下界被攻克了!」

「大好局勢……何至於此!」

月天尊也是微微皺眉。

局勢大好,第九潮汐大戰,擊潰人族,明明是大勝之勢,人族巔峰時期都沒能翻盤,結果,明明快滅了,這關頭冒出了一堆變故。

冥天尊咬牙切齒:「敵暗我明,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問題!第九潮汐大勝,現在我們處於明面上,力量分散,再也不如當年那般,遭遇危機,萬族瞬間聯手,現在實力強了,反而彼此生疏了,道場都距離極遠,救援都來不及!」

先是龍族,再是冥族,關鍵就在於,敵人在暗,他們在明!

傳火一脈也好,混沌一族也好,你知道對方多少人嗎?

知道對方多少強者嗎?

什麼都不知道!

對方藏於暗中,明面上的人族都快滅族了,而暗中的人族,化明為暗,反而越來越可怕。

殺你,你都不知道誰殺的!

一時間,眾人都是臉色難看。

萬族大勝之後,再也沒有當初的小心甚微了,道場開了許多,合道分散,而就在六千年前,神魔仙三族的合道幾乎形影不離,其他各族道場,也幾乎連成一體。

一場大勝之後,各族搶佔地盤,人員增多,原本上界只有一些合道和一些永恆,而今,神魔仙三族,在上界居民都快千萬級了!

此刻,再看這滿目瘡痍的冥族,一群人臉色變幻不定。

人群中,一些小族強者,也是人人自危。

龍冥都是大族,都落得個如此下場。

那他們呢?

對方再出來幾個強者,豈不是滅了他們的種族?

摩天尊看了一眼道天尊,道天尊則是看向月天尊,幾位天尊對視一眼,摩天尊紫發飛舞,冷漠道:「敵暗我明,這就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弊端,力量分散,一旦遭遇危機,救援都來不及!」

他沉默一會,許久,開口道:「此事,之前我和幾位天尊商量過,人山極其強悍,又是修鍊寶地,只是有些大道之力影響,不過多年下來,也快徹底散去了!人山廣闊無比,吾等有意再建萬族聯盟!遷移人山,遷於此地,對峙混沌山!萬族從上界遷移,放棄道場,在人山紮根!」

此話一出,眾人眼神異樣。

有些大族不太願意,一些小族強者,咬牙,很快,有小族強者高聲道:「我族願遷移種族,受庇於人山!」

願意遷移!

萬族徹底進行聯盟。

冥族和龍族的事,反而讓萬族強者更加堅定了統合的事。

若是沒有冥族這一出,也許很多人都不會答應。

我當我的霸主不爽嗎?

為何寄人籬下?

當年星宇府邸就是這樣,萬族強者匯合在星宇府邸,大家都不願意,可現在,混沌山輕易擊潰冥族,讓眾人都是憂心忡忡。

而蘇宇,心中也是微微一震。

很快,忍不住暗罵一聲。

艹你!

混沌山的混蛋們,這下好了,有點麻煩。

萬族要匯合到一起了!

之前,還能打個突襲什麼的,一旦萬族都聚於人山,你打了一個,馬上來兩個,如此一來,偷襲、閃電戰都很難使用了。

隨時要小心被圍殺!

能成功嗎?

冥族不滅,未必可以成功,必然有族群反對。

可現在,冥族這麼強大都落得個這樣的下場,小族不怕全滅?

果然,很快,一些小族,紛紛開口:「幾位天尊,當務之急便是對付人族,遷移人山至混沌山,可行!」

「混沌一族也好,傳火一脈也好,若是一體,那不用說。若非一體,他們實力必然不如吾等,否則,也不會一再偷襲,而不打正面之戰!」

「聯合萬族之力,人族必然不敵!」

「若兩者並非一體,也許還有仇怨……畢竟混沌一族算計了百戰……我們鞏固陣地,他們雙方也許彼此便廝殺起來了!」

「……」

月冥的計劃還是成功了!

不需要你們相信這是傳火一脈做的,但是現在,萬族必須要假想,這傳火一脈真的存在。

蘇宇嘴上說著我不是傳火一脈,可敵人現在是知道有這樣一股勢力的,不行的話,要不把大周王丟出去算了?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蘇宇心中暗罵,獄王一脈,干這事,吃力不討好。

蘇宇這邊自然受到了影響,可萬族合一,混沌山一脈接下來要打的話,那就是一場硬仗,對你有好處嗎?

「大爺的!」

蘇宇腹誹一陣,仔細一想,有些嘆息,人族……終究還是人族。

是的,換成自己,也許也會這麼干。

管他呢!

我知道,這樣我的一些秘密就暴露了,可我的秘密暴露了,我也要弄你一下,讓你也不好受。

你不是要隱藏嗎?

我非要把你給弄出來!

萬族打混沌山的時候,必然會防備傳火一脈的,這點毋庸置疑。

關鍵還不在於這一點,此刻,摩天尊沉聲道:「上界很大,強者很多,分散在各地,難以掃清!但是,萬族都聚於人山,人山廣袤無比,容納億萬生靈都足夠了!」

「匯聚萬族,昭告上界,凡不來人山聚集者,一律視為人族,視為萬族之外生靈!打混沌山,今日大家看到了,准王眾多,也許還不是混沌山全力!」

「集萬族之力抗衡,合道聚於人山,天尊級,隨我掃蕩上界,寸寸掃蕩,凡生靈不入人山,皆可殺!清空道源之地,清空各大險地,這些年,吾等因為無法一心……無法去做!」

「可此刻,強敵在外,當聯合一心,掃蕩上界,挖出所有敵人,一律斬殺!」

「人山之上,設萬族監察司,以防內外勾結,改人山為萬族山……清查下界上界通道,設立萬法塔,監測萬法波動,有異象,監察司出動,剿滅之!」

「先滅混沌山,先滅人族,再商討萬族之事!」

「唯有一心,才能抗衡人族!人族,上天寵兒,萬古不滅,人族不滅……萬族遲早要滅!」

「……」

幾位天尊,你一言我一語。

顯然,並非今日才有了決定,可能早就有決定了,只是沒有合適的時機,此刻,卻是提了出來。

此話一出,蘇宇沉重了起來。

好大的魄力!

集萬族聚集於人山,幾位天尊一點點地掃蕩整個上界,蕩平各大險地,平息後方一切禍亂,再有任何波動,不用管是誰,必是敵人,斬殺就對了!

這麼一來,也許……會出大事!

自己的人,往哪躲?

上界說大很大,說小,其實也就那樣。

險地多,但是擋不住頂級強者,一旦被蕩平……還有葬魂山通道,一旦天尊們一點點地蕩平一切險地,也許也會出事!

至於所謂的萬法塔,在蘇宇理解中,可能類似於當初大明府的感應鏡,可以感知一切能量波動。

這時候,蘇宇有些想罵人了!

該死的混沌山!

好端端地滅了冥族幹什麼!

幾族天尊,藉機發揮,一下子將之前的一些難題,都給蕩平了,現在沒人會反對,誰反對……誰有問題!

果然,隨著幾位天尊的話語,三月、天命侯、雷暴幾人對視一眼,都微微皺眉,卻是無可奈何!

拒絕嗎?

這麼危險,混沌一族隨時可能會來突襲滅族,你們居然不願意結伴保命,為什麼不願意?

難道和對方有勾結?

正當眾人想著,荒天尊淡漠道:「諸位覺得如何?此舉,會保護大家,不再受混沌山或是傳火一脈突襲困擾!包括道源之地,雖然好處多,但是現在也不安全!各族若是還有人隱藏在道源之地修鍊,還請都召回,回歸萬族山!此次,若是掃蕩,道源之地也會掃蕩一遍!」

「這麼多年來,因為道源之地強者眾多,各族各自為政,也不好侵擾他族領域。其中隱藏了多少強者,誰能知曉?包括人族,也許都有古老的存在,隱藏在其中!」

荒天尊說完,又冷冷道:「另外,為了防止人族強者混入其中,凡各族永恆、合道,都最好留下一縷意志力製作成神魂令!人山通行,需要神魂令,也是為了大家安全!無令者,不得出入!」

此話一出,不少人變色了。

三月想開口,憋住了,他看雷暴好像想開口。

果然,雷暴聞言沉聲道:「神魂令?無令者不得出入,這和囚禁有何區別?」

「特殊時期!」

荒天尊冷冷道:「解決了混沌山,自然一切回歸正常!雷暴,你太古巨人族,損失不大,或者說沒損失,當然不在乎,各族都有損失,為何太古巨人族沒有?你問問這萬族,是安全保命重要,還是自由重要?何況,萬族山巨大無比,又是修鍊聖地,只要壓下了人族當年留下的大道影響,不耽誤任何事情!」

蘇宇暗暗祈禱,可別這樣,雷暴發飆啊!

而雷暴,此刻臉色變幻不定。

四周,幾位天尊,都氣息內斂,有些暴風雨降臨前的寧靜。

而雷暴,壓下了火氣,半晌才道:「好,我可以答應,不過……萬族議會,決策層,我太古巨人族要加入其中!」

之前不想當槍,現在,必須要爭權!

否則,鬼知道會被三大族如何算計。

摩天尊輕聲笑道:「這個沒問題,不止你一族……」

他掃視一圈,輕笑道:「哪一族,還有天尊存在,若是願意主動出山相助,都可以加入這決策議會當中!」

他們要把其他各族,隱藏的強者,全部給釣出來!

不出來,行啊。

不出來,那就我們決策,我們決策,其他種族生死就看命了!

摩天尊幾人,著重看向一些大族。

龍族還有天尊嗎?

鳳族呢?

靈族又如何?

鯤鵬,金翅大鵬,三頭魔狼,地獄神犬,金烏……

這些古族,難道一點底牌沒有?

想等三大族損失慘重再出來嗎?

萬族內部,畢竟不是一族,也是矛盾重重,算計不斷。

三大族早就想弄清楚各族的底牌,如今,也算是借題發揮。

現在連混沌一脈實力都不清楚,他們都開始要匯合上界所有力量了,這不是正常的反應,而是早有預謀,只是一直等待機會的一種決策。

各大種族強者,你看我,我看你,有多位合道的,合道紛紛各自傳音,都在思考。

而月天尊幾人,都是淡然無比。

冥天尊臉色難看,顯然也知道幾位的意思,趁機集權,先把萬族力量集中再說。

話語權弱的,那就丟出去當炮灰。

冥天尊沒說話,他也沒再管,此刻,默默收攏冥族的力量,此次冥族損失慘重,他也肉疼,族中兩位準王被殺,這讓他有些想吐血。

想到這,他忽然開口道:「混沌一族……應該有探查天機之能!上次有些人感應到了,這一次又是如此,冥樂他們都不在本族,而是隱藏在幽影一族,卻是被發現,率先被殺……顯然,對方可以查看清楚我們強者所在。另外,他們還擅長陣法,可能是獄王當年的欺天之陣!」

「那兩伙人,還是不是一夥的?」

雷暴忍不住問了一句,兩伙人好像都會差不多的技能。

又是觀察天機,又是欺天大陣的。

怎麼說回來了,又成一夥的樣子?

「也許是混沌一族故布迷陣,讓我們多心,一切皆有可能,做好兩手準備就行!」

月天尊笑了一聲,算是解釋了。

不管是不是一夥的,先當兩伙的看就行了!

而就在此刻,各大小族中,忽然,一尊合道強者開口道:「稟報諸位天尊,說起混沌一族的事,我想起一件小事,據我族中情報,近期,我族附近有一些強者,遭遇了一些可能是人族餘孽的傢伙……實力不強,有人遇到過日月,有人遇到過永恆……不知是否和混沌一族有關?」

「你族也有,我族好像也有人提過……」

此刻,又有人插話。

而摩天尊幾人臉色微變,很快,摩天尊怒道:「為何不早彙報!」

幾位合道,尷尬無言。

廢話,一點小事罷了。

個把日月永恆,這點事,我們知道就行了,還要和你們彙報的嗎?

我們又不是你們下屬!

摩天尊臉色冷凝,很快道:「萬族聚合萬族山之事,馬上提上日程!魔天尊,道天尊,冥天尊三位封鎖混沌山外圍,我們幾位挪移萬族山到此,挪移結束,我們幾位,外加10尊准王,一一清理上界險地!六千年前,我曾提議清掃那些險地,大家都不贊同,讓人族有了可趁之機,定軍侯他們遲遲沒能剿滅,而今……死了這麼多強者,我想諸位,也該清醒了!」

那時候覺得人族沒威脅了,最大的危險是彼此。

現在呢?

還沒威脅嗎?

……

而這時候,三月急了,傳音蘇宇:「現在怎麼辦?挪移人山到這,三大天尊封鎖混沌山,其他人從道源之地開始掃蕩……那……那麻煩大了!」

釜底抽薪啊!

萬族這麼多年來,都沒完成一統,這次,反而有可能促進他們一統。

三月也是無語了!

而蘇宇,也是凝重,那幾個小族,說的大概是夏龍武他們,還有一些鎮守。

而遷移種族,那食鐵一族這邊怎麼辦?

四月他們都在,還有萬天聖他們,他們很難瞞過多位天尊掃蕩的。

從東掃蕩到西,也許要耗費不少時間,可是……一點點掃蕩,還真不好辦。

從葬魂山下去的話,葬魂山也會被掃蕩,那通道會不會被發現?

發現了,一旦這些人能強行下界……那是更大的危機。

此刻,蘇宇將混沌山的混蛋罵了一萬遍!

艹!

我的計劃還沒開始呢,怎麼感覺我的危險要來了,混沌山的混蛋反而可以先看戲了!

萬族鐵了心要辦,怎麼辦?

反對,那是不可能的。

一旦反對,這些傢伙可能會先對食鐵族出手!

蘇宇腦海中,一個個計劃浮現,很快又放棄。

行不通!

而此刻,天命侯嘆息一聲,輕聲道:「吾等在上界立足多年,道場也設立多年,放棄一切,來萬族山重新立足嗎?若是如此……命族道場,有些事還要我們親自去安排才行……吾等不比神魔仙,強者眾多,還需要回去安排一下才能遷移,另外哪怕放棄道場,也要封印道場,也免得多年心血,毀於一旦!」

摩天尊輕笑道:「不如我安排人幫你回去清理如何?元聖侯他們足以勝任……斷血這些傢伙,也可以做!若是天命道兄不信任他們……」

天命侯微微蹙眉:「摩道友這是作甚?」

摩天尊淡漠道:「不做什麼,只是……諸位現在分散,我擔心有危險!三月、雷暴幾位道兄也是如此,我的想法是,我們幾位,從道源之地開始清理掃蕩,四月他們不是在嗎?安排一人回去,稍作安排,封印之事,急什麼?難道還怕各族侵佔道場不成?」

三月憨憨笑道:「道友這是怕我們回去跑了不成?怎麼可能,上界就這麼大,下界通道沒開,我們能去哪?」

摩天尊笑道:「道友誤會了,只是此刻,危機降臨,刻不容緩!我陪同三月道友,道天尊陪同天命道友,月天尊陪同雷暴道友,兩兩一隊,也能有個照應!」

六位天尊,三人封鎖此地。

另外三人,先挪移人山,再兩兩聯手,開始結隊清掃上界。

兩位天尊聯手,哪怕百戰解封了,要殺他們,恐怕也是一場鏖戰,其他人自然可以及時救援。

而且,還能防止這三個傢伙,搞什麼幺蛾子。

等族人一到,被安排到了人山,人山封鎖,那時候,你們除非不要族人,單獨背叛出去了,否則,一切盡在瓮中!

三月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很無奈。

天命侯苦笑一聲:「何至於此!」

「以防萬一!」

天命無奈,只好道:「罷了罷了,那便如此吧!萬族人心不齊……豈能成事……」

「此次聚與萬族山,人心自然可齊!」

摩天尊笑道:「當年,上古人族霸道,那個時期,萬族不也齊心一致?萬族議會,拖延了人族統一諸天的步伐,若不是議會存在,還有吾等今日嗎?議會雖然消失,而人族上古霸權,也就此沒落!都說人族底蘊深厚,萬族何嘗不是?我們的先輩,反過來說,也幫我們掃平了障礙,起碼不需要我們面對人皇、文王那些霸主!」

從萬族的角度來說,上古消失,人族是留下了許多東西,可萬族何嘗不是呢?

不是那些先輩弄走了人皇他們,他們現在的敵人就是這群妖孽!

如何和這些傢伙匹敵?

現在的人族,再妖孽,也沒到那個時期,完全無法抗衡的地步。

三月已經懶得再說什麼,心中暗罵一陣,很快看向蘇宇和藍天,沉聲道:「四月,你和圓月先回去!遷移竹山族群,封印竹山,起碼不能讓一些流浪強者進入,以免破壞竹山道場……」

那邊,摩天尊淡淡道:「都是強者,十日內,各族都要匯聚於萬族山!」

「十日內?」

有人忍不住道:「這……是否太著急了?各族畢竟還有一些弱者……」

摩天尊冷冷道:「再弱,也能飛翔!不行的話,先收入兵器空間,各族再窮,不至於連天兵都沒有,若是連天兵都沒有……活該被滅族!至於東西,先放棄,難道連地板都要挖走嗎?」

「從極東之地,一位日月趕來,也花不了五天!給你們十天,足夠了!還是說,諸位覺得,混沌山一脈,不會再出手了?」

會出手嗎?

不會……也會!

混沌山不出手,三大族不會冒充嗎?

讓你10天來,你就得10天來!

食鐵、天命、太古巨人都震懾住了,還震懾不住這些小族?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滿是無奈。

而摩天尊又道:「各族最少留下一位合道在此,若是只有一位合道,合道不要離開,安排永恆去做!」

至於食鐵族,無所謂了,三月在這就行。

各大強者,都是議論紛紛。

明明是來對付混沌山的,這稀里糊塗的,就成了遷徙了!

三大族,藉此機會,輕鬆完成了一統的最重要的一步!

族群匯聚,人員匯聚,這是一統的基礎。

此刻,只要三大族能達成一致,不起衝突,起碼短時間內,是沒人可以推翻的!

……

三月必須要跟著摩天尊一起離開,此刻,三月把蘇宇和藍天喊到了一邊,傳音道:「這事鬧的,我原想著,大不了當一回先鋒,哪知道……三大族會趁著冥族出事的機會,收攏各族!」

這比預期的還要差!

三月很是鬱悶,迅速道:「二位回去后,小心一些!至於其他的……我不說什麼,五月他們都會聽你們號令。」

如何安排,他不說什麼了。

但是,這事鬧不好,蘇宇這次帶來的人都會暴露。

「竹山道場,哪怕人員離開,我擔心也會有人來掃蕩,或者暗中探查……所以,人還是不要留在那邊!」

三月嘆息一聲。

這事鬧的!

他忍不住罵道:「獄王一脈,害人不淺!」

混蛋東西!

好好的,突襲冥族幹什麼?

蘇宇深吸一口氣,傳音笑道:「也是好事,起碼,萬族這一次隱藏的力量,九成九都會暴露!包括道源之地的強者數量,也會暴露!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之前,萬族強者層出不窮,誰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強者……這一次,是危機,也是機會!」

徹底摸清楚上界強者的數量!

連道源之地都要清掃,那隱藏的老傢伙們,大概也很無奈,不出來也得出來了!

包括一些徹底沉眠的傢伙,都可能會被清掃出來!

三月想了想,也是,不過還是擔憂道:「我擔心道源之地有人族潛藏的強者,一旦被掃蕩出來……這局勢,恐怕逃無可逃!」

往哪逃?

沒法逃了!

六大天尊掃蕩,三大天尊封鎖西方,一點點地掃蕩,遲早能把人掃出來!

蘇宇沒說話,的確危險,自求多福吧!

三月又道:「另外,族人遷移而來,我們還是會受到一些制約的,除非徹底放棄族群!」

可強者,都不是單獨存在的。

放棄族群,說的簡單?

再強的強者,也是從族群中誕生的。

別看這些人現在弱,可三月這些人也是從中走出來的,沒有新鮮血液,遲早會覆滅,再強的種族都是如此!

人皇這些人,帶走了那麼多強者,不也是為了族群?

蘇宇點頭:「我會想辦法的,真不行的話……就隨身攜帶在兵器空間中,食鐵族數量不多,也好攜帶!」

只能暫時如此考慮了!

……

很快,蘇宇和藍天離開了這邊。

正飛行著,後方,一位強者迅速追來,喊道:「四月道友!」

蘇宇回頭看去,大體上知道對方的名字,笑道:「天策道友!」

命族的強者!

跟在天命侯身後,實力也很強,蘇宇之前便感應過,也許也有天王戰力,但是對方氣息朦朧,不開天門,感受的也不清楚。

蘇宇心中狐疑,喊我做什麼?

那天策,迅速飛來,看向四月,笑了笑:「四月道友別誤會,之前天命大人囑咐了,此次聯盟,你我兩族,彼此照應一番。」

說了幾句,天策笑道:「我出來之前,天命大人讓我給四月道友帶幾句話。」

「請說。」

蘇宇不動聲色,什麼話?

天策迅速道:「天命大人這幾日,曾觀天象,覺察食鐵一族氣運昌盛,遠勝往昔!不止如此,就連我族本身,也是氣運上漲,包括空間古獸,甚至犼族,都有氣運漲幅……大人覺得有些異常,這幾族,並無關聯,為何會出如此異象?唯食鐵一族,氣運漲幅最強……不知四月道友可否解惑?」

蘇宇心中微動。

天命一脈,還真能看的這麼清楚?

氣運漲幅……也是,也許真能感應到一些,畢竟當日無命好像就曾看到過一些。

何況是更強大的天命侯!

對方也許真從氣運一道上看出了什麼。

蘇宇憨憨笑道:「為何問我,還不如問我父親,我哪知道這些。」

天策笑道:「天命大人說,四月道友之氣運,他之前稍作推演,反噬極強,也許和這些有些關聯,所以想問問四月道友的意見。」

推演我?

我可沒什麼感應,扯淡的話。

當然,天命侯可能真的看出了點什麼,想到這,蘇宇憨憨笑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你也知,我族和人族聯盟多年,氣運上漲,難道和百戰解封有關?」

蘇宇嘆息:「可惜,百戰解封,也讓各族對我族警惕無比。」

天策若有所思,輕笑道:「道友的意思是,和人族有關?」

蘇宇憨笑:「不好說。」

「我明白。」

天策嘆息一聲,點點頭:「行,我知道如何和天命大人稟報了!」

說到這,他見蘇宇要走,遲疑了一下還是道:「大人還有一句話,托我轉告。」

「道友請說。」

天策傳音道:「之前道源之地一事,讓各族都在猜測,是否有下界通道,直通上界!混沌山一脈,也有一些傳言流出,說是傳火者掌握一條通道……那下界也許有人上來了!此次,三大族如此做,上來的人,恐怕難以隱藏。那時候,唯有混沌山可以藏身,混沌山外圍不大,內圍卻是巨大無比,唯有遁入混沌山才能避開探查。」

蘇宇默默聽著,你想說什麼?

三大天尊封鎖,如何逃到內圍去?

蘇宇都想好了,不行的話,就讓他們先下界。

葬魂山的通道若是不好走,我直接走道源之地帶人先撤。

想這麼簡單地圍殺我們……三大天尊可不夠,多幾個都不行。

再不行,那就先斷開大道,躲入文明志中,應該也可以隱藏,只是,如此一來,自己身上攜帶的強者太多,就怕一些特殊術法,可以看出點什麼。

天策則是繼續傳音道:「天命大人說,若是無路可走,可以嘗試著去一趟空間古獸族領地,那空間古獸一族的老鬼,早些年就為自己留後路,空間古獸也是當年古獸一支!這一族,經營道場多年,恐怕族中有多條傳送通道,隨時通往上界各大險地!甚至是混沌山內圍,畢竟同為古獸一族,他們若是斷裂大道,混沌山都不會排斥他們!」

蘇宇心中微動。

還真有這個可能!

空間古獸!

這一族,最擅長空間之法,不會一點後路不留,在上界各處打造傳送地,也不是不可能!

而混沌山危險,號稱第一險地,越危險,反而越安全。

所以若是真有連通混沌山的空間傳送陣,可能性是有的。

天命侯這傢伙,知道的還真多。

不到萬不得已,蘇宇不想下去。

此刻,心中開始衡量起來。

也許……是陷阱!

反正小心點!

天命侯的話,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

這老傢伙,觀氣運,也許察覺到了危險,現在正在各方投注中。

「受教了!」

蘇宇憨憨一笑,也不多說,迅速和藍天一起離去。

而天策,看著他們離去,也迅速朝命族道場飛去。

此次,是福是禍,他也不清楚。

他也能觀天機,可沒有天命侯看的清楚,這時候,連天命侯都看不清未來。

「下界應該真的來人了!」

「無命的道蘊之力都浮現了!」

他心中喃喃一聲,蘇宇還是沒能查出來,他上次攜帶長河上界,長河的確沒有去命族彙報什麼,可長河攜帶了命族的信物,那蘊含了一縷命皇的道蘊之力。

天命侯何其強大,還是感應到了一些蛛絲馬跡的!

下界,必然來人了!

其他人不確定,天命侯斷定,這傳火一脈,是真的存在,而且就是從下界上來的。

是魔族,滅龍族,去道源之地,都是下界的人做的。

唯獨這次,才是混沌山一脈做的。

雙方彼此給彼此潑髒水,其實把兩邊都給暴露了!

說到底,還是人族的內訌!

否則,兩邊都隱藏的相當到位。

到頭來,反而是佔盡了優勢的萬族,其實暴露了一切,還未必能敵六千年損失慘重的人族。

天命侯不得不為種族未來考慮!

不過,此刻天命侯還沒下定決心,起碼這兩脈,他要看看再做決定。

……

竹山。

蘇宇一回來,大周王他們迅速匯聚,藍天的分身在這,其實早就將消息告訴他們了。

此刻,大周王幾人,都是面色凝重。

這走一趟人山,結果倒好,把人都給走沒了!

遷徙種族去人山匯合!

此刻,火雲侯急躁道:「不如趁機,在這後方先殺個痛快,然後下界,據守下界!三月天尊實力強悍,擺脫摩天尊問題不大,我們帶著其他食鐵族逃離上界!」

這也是個辦法!

萬天聖他們卻是知道,蘇宇恐怕不願就此放棄。

大周王迅速道:「葬魂山的通道,我可以去一趟,先遮掩一二,起碼短時間內不會暴露。」

蘇宇看向他!

大周王尷尬:「我只是遮掩一二,沒隱瞞其他東西,這通道當年是人族強者開闢的……」

蘇宇冷冷看著他,半晌才道:「能遮掩最好,這條通道不能暴露!」

「諾!」

大周王無奈,這麼冷淡幹嘛,我又沒隱藏什麼,本來就可以遮掩,你又沒問過,這點小事我也得告訴你一下嗎?

真是的!

而一旁,肥球打了個哈欠,有些懶洋洋,無精打採的,不太在意道:「那個天命說去空間古獸族看看,其實也可以……混沌山古獸……混沌山古獸我也吃過!我從這邊聞聞味道,加上豆包,也許可以判斷出,是否真的通往混沌山內圍。」

豆包也點了點身子:「我們可以先藏到那邊去……至於傳送波動……帶上星宇印也許可以鎮壓住,如此一來,哪怕傳送到了那邊,也沒人知曉。」

萬天聖也道:「若是不願意就此下去,藏身那邊,也許是最好的機會,最合適的機會!」

大明王則是道:「我可以布置道始山那樣的陣法了,遮掩住大道波動,但是現在缺乏足夠的材料,製造適合個人的遮掩陣符……我需要一些古獸的屍體!」

蘇宇皺眉,古獸屍體不好弄。

他剛想著,大秦王悶不吭聲,咔嚓一聲,掰斷了胳膊,丟給了大明王。

「……」

一群人獃獃地看著他。

大秦王沉聲道:「看什麼,製造陣符看看,我們現在算是荒天獸!也是古獸一員!老夏,掰一條胳膊給老朱研究研究……」

大家嘴巴張大,大夏王一臉無奈,咔嚓一聲,掰斷了一條胳膊。

「老朱,不夠儘管說!」

大秦王那叫一個大氣,夠不夠?

不夠,我們再掰斷幾條胳膊幾條腿給你!

「……」

蘇宇也是無言,無語了。

這個……也許真行!

荒天獸的確是古獸一員,現在這倆算是合道境的小型荒天獸!

而大明王,稍微探查了一下,研究了一下,驚喜道:「沒問題!你倆四條胳膊四條腿,應該可以打造8枚陣符,不過……得用一個布置整體的隱藏大陣,那剩下的7個,才能製造出7枚陣符,讓單人使用!至於後期催生的胳膊腿什麼的,荒古氣息太單薄,未必能行,除非修鍊一斷時間……」

說罷,他急忙道:「要不你倆把所有肋骨都給拆了,脊柱骨給抽出來,也許可以多打造一些……」

大秦王嘴角抽搐。

艹你!

我就客氣客氣,你還真開條件了,乾脆咱倆把肉身都給你算了!

你還是個人嗎?

大夏王也憋不住了,怒道:「咱倆肉身都給你好了,這樣一來,留下一堆爛肉,也能打爆對手!」

想什麼呢!

蘇宇也是揉了揉額頭,看向大明王,別說,他剛剛也尋思著,要不拆了這倆算了,再一想,算了,太不人道了。

輕咳一聲,蘇宇迅速道:「7枚,暫時足夠了!天王級一人配備一枚。火雲、巨竹、萬署長、藍天、我、肥球、大周王,一人一枚!其他人……等大戰爆發,古獸必有損傷,那時候再想辦法!」

「那好吧!」

大明王有些遺憾,上下打量了一番大秦王兩人,真想拆了這倆看看,能不能多製造點出來。

大秦王心累。

這人啊,實力不夠,只能拿骨頭來湊了,真悲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6章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萬更求訂閱)

7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