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英武將軍(萬更求訂閱)

第713章 英武將軍(萬更求訂閱)

大周王見蘇宇思考,也是沉思了一陣,開口道:「宇皇,現在好不容易把萬族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混沌山那邊。一旦出手,除非我們還能隱藏身份,否則……那反而讓混沌山那邊有了緩衝的機會。」

但凡身份暴露,那打龍族的布局就廢了。

萬族很快知道,上界還有一方勢力。

他又道:「而且就算打了,萬族也會想,為何混沌山一脈,頻頻出手,是否有陷阱?」

「另外,混沌山一脈,我覺得在上界還是有耳目的!」

大周王沉聲道:「冒充一次還行,兩次三次的,對方一旦查出了我們的身份……那也是大麻煩。」

反正,不好打!

打,太容易暴露身份了,而且也太冒險。。。

巨竹侯,這次算是給人族出了一個巨大的難題。

大明王也是沉聲道:「我倒是覺得,現在不宜動手,太容易將我們剛建立起來的優勢全部丟掉了,這巨竹侯,此刻開出這條件,而且還是10天內,我覺得這位恐怕不單單是要看我們的實力!」

比預期的其實要更難。

殺三個合道,有希望嗎?

有的!

而且希望不小。

真不行,就蘇宇、藍天、大周王三人,一人去偷襲一個,偷襲完了就跑,其實也有希望完成。

然而,針對性太明顯,搞事情的意思更大。

因為殺三個合道,沒太大意義。

萬族也不是全部都是白痴,一看這情況,哪怕原本想打混沌山,也得考慮,要不要打了!

因為這種打法,太像第三方搞事了!

星宏也道:「這巨竹侯什麼意思?宇皇應該和他說清楚才是,現在不是時候……」

蘇宇搖頭,笑道:「錯了,他是聰明人!巨竹侯,很有智慧的一位強者,殺三個合道,對他有好處嗎?看實力,單純的看實力,我們殺不了三個合道嗎?他其實也看的出來,包括我們栽贓混沌山一脈,他也知道,甚至主動提及!」

「巨竹侯,就是要看我們應對的能力,稍有不慎,就是一團糟!」

蘇宇吐氣,這事一個操作不好,殺幾個合道問題不大,關鍵是,自己的一些計劃就被打亂了。

「那這老胖貓到底想做什麼?」

藍天幽幽道:「怎麼感覺他希望我們搞點事情出來,給獄王一脈一點機會,讓獄王一脈有時間去應對,這老胖貓,不會和獄王一脈有勾結吧?」

「勾結?」

大周王也是微微皺眉,看向蘇宇:「藍天這話……未必沒可能!」

此刻,讓他們再次出手,真的有點不安好心的意思。

蘇宇嘆道:「勾結……大概不至於,看看我們和獄王一脈的手段,倒是真的!我們一直在暗中,巨竹侯更希望我們能出現在明面上,看看能否和各方實力較勁!」

蘇宇說著,又笑道:「他希望更把穩一些,食鐵一族,實力不弱,兩位天王級強者,巨竹侯是有資本拿捏一些的。大家理解一下,畢竟選擇錯誤,就是種族覆滅,不是玩笑。」

蘇宇又笑道:「在下界,大家見過我們的手段,在上界,說實話,打龍族,也只是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這樣的手段,顯示不出我們的本事!」

巨竹侯沒看到蘇宇的厲害之處,九月吹噓的再多,那也只是九月的片面之詞。

他更希望,在這關頭,蘇宇他們能展示出,打爆下界的本事來。

因為此刻,萬族都很警惕。

這時候,也是最考驗應對能力,各種手段,魄力,實力的時候。

大周王沉聲道:「那現在,三個選擇!第一,人山。第二,道源之地。第三,三族大本營!打哪裡是一個問題,人山……其實很危險,我甚至更希望打他們的大本營……」

大周王說著又道:「還有,打,也要有目標。無端端的打萬族,萬族都會想,你圖什麼?就為了亮亮你的肌肉?你有病嗎?傻子都覺得有問題!要打,也得有個由頭,我們的目標是什麼,目的是什麼?」

大周王為蘇宇分析了一陣,緩緩道:「打大本營,是為了擊殺頂級強者,奪取規則之道!打人山,是為了破壞萬族的議會聯盟!打道源之地最危險……這個我不建議打,打的話,可以借口解放百戰王!」

先立目標!

做一件事之前,若是自己都沒目標,那顯得太過突兀,太過做作。

眾人紛紛看向蘇宇。

打哪?

蘇宇思考了一陣,半晌才道:「第一優先打道源之地,第二是人山,第三才是他們的大本營!」

眾人心中一震。

大周王其實最擔心這個局面,此刻,臉色有些沉重。

他知道蘇宇這傢伙膽子大,三處可打,那他去打道源之地的可能性更大。

「我們對道源之地,一無所知!」

大周王沉重道:「哪怕定軍侯知道一切,也是六千年前的事了,六千年,足以改變一切!打道源之地,在我看來,是最危險的!那邊的天王,也許超過兩手之數!」

蘇宇點頭:「我知道。」

「知道……你還……」

蘇宇笑道:「不急!」

蘇宇想了想,笑道:「藍天,你這幾天,負責探查情報,道源之地的情報,包括人山和三族大本營的,也要探聽清楚了!」

「諾!」

藍天這次沒開玩笑,相當鄭重。

「大明王!」

「在!」

蘇宇看向大明王,考慮了一下,開口道:「你和藍天的一部分分身,去混沌山!」

大明王凝眉,蘇宇笑道:「去混沌山,搞點動靜出來,危險性不低!先吸引萬族的注意力,最好吸引幾位古獸出來,哪怕不出來,也要在混沌三區域,製造一點動蕩出來!你擅長陣法,藍天擅長渾水摸魚,最好能殺一兩頭古獸,製造一些屏蔽大陣出來。」

說著,蘇宇遲疑了一下道:「你們倆人,未必夠……星宏,你去幫忙!」

星宏臉色也很鄭重,點頭:「好!」

蘇宇再看看剩下幾人,九月不在,那就只有大周王、定軍侯、重明了。

「定軍侯……」

定軍侯看向蘇宇,蘇宇也看向他,許久,沉重道:「你怕死嗎?」

定軍侯欲言又止,半晌才道:「怕,但是活夠了,也不怕!」

蘇宇笑道:「給你一個任務,你可以完成嗎?」

「宇皇吩咐!」

「突襲各大小族!只有你和重明兩人!」

定軍侯臉色微變。

蘇宇輕聲道:「突襲小族,殺!不一定要殺合道,永恆、日月都可殺!你是大家的老熟人了,殺一些人,留下一些警告,膽敢參與萬族議會的,全部滅殺!」

蘇宇沉聲道:「很危險,你知道到底有多危險,稍有不慎,你就會死!而且,我覺得你智慧不夠高,也許會被人暗算死了……」

定軍侯無奈:「宇皇,別的不說,我逃命還是有一手的,否則,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只是宇皇身邊的能人太多,不需要我出謀劃策罷了!」

小瞧誰呢!

赤裸裸的鄙視人啊!

蘇宇笑道:「少廢話,你敢嗎?除了大族,冥、鳳這些種族也不好惹,主要針對合道不超過三位的種族,殺的他們不敢去參加什麼萬族議會,殺的他們不得不防守!殺的萬族覺得,我們就是不希望他們聯合起來!」

定軍侯一一記下,想了想道:「不追求殺合道?」

「當然!」

蘇宇笑道:「你和重明聯手,實力也就那樣,遭遇一位二等合道都難以抵擋,若是被合道纏住了,那你們死定了!反而要避開合道,就殺合道之下,殺的越多越好!」

「犼族、空間古獸族、命族不要殺,其他的隨意!」

定軍侯點點頭,又道:「那若是能殺合道呢?」

「放棄!」

蘇宇笑道:「因為九成九是陷阱,你覺得可以殺,我覺得現在給你殺合道的機會,大半都是陷阱!你的目標記住了,不是殺合道,而是製造混亂,讓小族人人自危!」

「明白了!」

定軍侯點頭,這也是他第一次在蘇宇這,接到單人任務,當然,重明是他屬下,這個就不說了。

「每個人,帶一個藍天!」

「……」

一瞬間,眾人臉色異樣起來。

蘇宇笑道:「上界傳訊不易,我也擔心傳訊會被截留,畢竟上界的傳訊體系不是我們搭建的,太容易被萬族截留破解!一人帶一個藍天好了,幾個分身罷了,藍天不缺這幾個,也方便互通有無,聯繫彼此,藍天在一定範圍內,都是可以感知彼此分身的。」

定軍侯其實不太願意,因為藍天很變態。

可蘇宇這麼說了,他也沒辦法。

而藍天,笑容燦爛,下一刻,化為小女孩,跳到了定軍侯身上,定軍侯面如死灰,我不喜歡小孩子,請滾蛋!

蘇宇笑道:「別鬧了,化成別的!」

小女孩藍天有些不樂意,鼓著嘴,半晌,氣鼓鼓地化為一根靈草,插在了定軍侯腦袋上。

定軍侯無奈。

真討厭!

其他人,身邊也陸陸續續多了一些東西,有石頭,有草木,星宏更慘,頭頂上多了個癩蛤蟆!

星宏覺得藍天這混蛋,是在故意內涵自己。

我不是癩蛤蟆!

老子是魚頭怪,顯然,上次在葬魂山吃蟲子,藍天這傢伙記住了,覺得他是癩蛤蟆。

「好了,各自行動吧,定軍侯這邊最危險,遮掩氣息也不行,自求多福。」

定軍侯有些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心思,這話說的,好像我出去,必掛似的。

很快,眾人各自分散。

……

蘇宇身邊,此刻只剩下了大周王。

大周王看向蘇宇,輕聲道:「那我們做什麼?」

蘇宇笑道:「去見人。」

「見人?」

「嗯,幾位人族強者。」

蘇宇輕笑道:「能說服最好,說服不了……拿下他們!拿下不了,逼迫他們現身,讓萬族出力去殺,擾亂這個上界!」

大周王吸氣:「這……太狠了吧?」

蘇宇搖頭:「不狠!好說,那是最好的!不好說,只能這麼做,這些人已經在干擾我的一些計劃,我沒讓定軍侯陪我,就是不希望他來摻和這些,而我相信大周王是聰明人!」

蘇宇嘆道:「對上界人族,我沒興趣趕盡殺絕,甚至沒興趣去收服,可是這些傢伙,不聽話,自己一心想著解救百戰王……他們想著沒事,卻是干擾到了我!尤其是我們打了龍族一場,這些人好像看到了機會,恨不得現在就殺到道源之地,去解救百戰王……我不怕別的,我怕我殺到了道源之地,我沒暴露,被這些傢伙給暴露了!」

蘇宇嘆息。

大周王也是苦笑,「他們不知道我們的情況,真殺去了道源之地,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蘇宇點頭,「可這種不知道情況,瞎摻和,讓我更頭疼!」

蘇宇搖頭,「必須要解決!不然,這個問題會一直困擾我們,會給我們後期製造很大的麻煩和弊端!」

「可是,這些傢伙實力不弱!」

大周王沉聲道:「而你我,只有兩人,他們都在險地,萬族都難以奈何他們,我們出手,恐怕也一樣!」

「暗影侯先不算,現在有鎮南侯、火雲侯、雲水侯、英武將軍。」

蘇宇笑道:「先去找這位英武將軍,實力應該最弱吧?最好在七天內,解決他們,再想辦法,對付萬族!」

大周王迅速思考了一番。

蘇宇很大概率還是要去對付道源之地的強者,風險極大,而且一旦出事……

他正想著,蘇宇幽幽道:「放心吧,你別忘了,我手上還掌握著一位強者,獄王一脈的,關鍵時刻,還能用得上!栽贓也好,陷害也好,甚至當成爆炸物給炸掉也好,都能起到極大的作用的!」

大周王心中一震,低沉道:「殺她……那獄王一脈就知道,是下界來人了!」

蘇宇點頭,笑道:「知道……那又如何?」

蘇宇幽幽道:「他們知道了,可人,的確是他們的人,不是嗎?」

蘇宇手中把玩著一塊墨玉,輕聲道:「知道了就知道了好了,也不知,此物破碎,能否引來強者接應,若是能引來……那就坐實了一切!」

蘇宇玩味道:「手中還捏著一張王牌,一尊天王級強者,死了……你覺得萬族會覺得是開玩笑?你覺得萬族會不會仔細探查,到底什麼來歷?那時候獄王一脈說,這是下界上來的……那又如何?」

這是天王!

可不是什麼小人物,這樣的強者死了,萬族必然會仔細探查。

當然,具體計劃,蘇宇還沒完善。

一邊走著,蘇宇一邊道:「她這次肯定要好好利用一下的!這身份,不用就太可惜了!」

大周王點點頭。

西王妃的身份,還是很好用的。

貨真價實的獄王一脈,天王級強者!

「解封百戰王,沒有她參與,那怎麼能行!」

蘇宇笑道:「順便探探百戰王的底,看看道源之地,還有……」

蘇宇沉聲道:「在道源之地,可能可以回下界。」

「通道?」

「不,時光長河!」

蘇宇判斷了一下,「時光長河應該有個口子在那邊,但是距離下界一定很遠,我現在不確定具體在哪個地段。正常情況下,天王大概沒辦法回到下界,否則,早就有人嘗試了。」

「但是我開了天門,也許可以感應一下,看看筆道在哪,能否回歸下界!若是可以的話……道源之地,來去自如,不怕什麼!」

「只可惜,我壽元燃燒太多,否則,再遠,我也敢闖一下!」

蘇宇笑道:「就算不行,筆道在那邊應該能感應到,我對大道感悟最近也有些提升,哪怕不能離開,提升一下實力也不錯。」

「恭喜宇皇!」

大周王心中感慨,又要提升了,這傢伙,真的妖孽。

蘇宇擺擺手,「走吧,去一線峽,不知道能不能見到這位英武將軍,聽說是女人……女人難纏,尤其是十多萬年的老女人了。」

大周王無語。

「你認識嗎?」

蘇宇問了一句,大周王點點頭:「見過幾次。」

「她有什麼愛好,知道嗎?」

「愛好?」

大周王搖頭,這個真不知道。

蘇宇又笑道:「英武將軍之前是誰麾下?」

「算是明王麾下。」

「她崇拜文王嗎?」

「這個……不清楚,那個時期的女將,大部分都崇拜文王吧。」

蘇宇若有所思,大周王忽然想到了什麼,有些異樣:「咳咳,那個……你不會準備……這不好吧?」

蘇宇笑道:「準備什麼?」

「色誘?」

大周王低聲說了一句,人家就算崇拜文王,你也別這樣啊。

多不好!

蘇宇嗤笑,「我這麼低端?」

「那……認師娘?」

大周王吸氣道:「這真的不合適,南王就算了,你再來……文王哪天真回來了,我覺得吧,你可能……可能要和文王那個……」

文王不在,你也不能這麼玩。

無端端地,給人家找了一堆道侶。

「不會,英武將軍不值得我付出這樣的代價。」

蘇宇平靜道:「這天下,就看值不值得!南王實力強,又坐鎮死靈界域,她值得我去用計,英武將軍……暫且不值這個價!」

很直接,但也是事實。

蘇宇淡淡道:「我沒事幹,給自己頭上找那麼多婆婆做什麼?」

「南王不能進入生靈界域,我不介意給南王一些尊榮,而英武將軍,算起來還是百戰的餘孽,我一旦給她足夠的尊榮,被人當真了,成了文王道侶,那我蘇宇再對付她,對付百戰,豈不是過河拆橋,連文王都要對付?」

大周王沉默。

蘇宇這傢伙,是真的算計的明明白白。

一聲師娘,那也不是什麼人都能當的。

自己倒是多慮了。

兩人很快朝一線峽飛去,一線峽,也在南方區域,人族幾位強者,唯有雲水侯不在南方,其他幾位,都在南方區域。

神火山、天窟嶺、一線峽都在。

……

一線峽。

南部險地之一。

易守難攻,兩座巨大無比的高山,合攏而成,在這中間形成了險地,一線峽谷。

而這兩座高山,都位於海中。

海中,還有一些妖物存在。

唯一的主要通道,有巨大的瀑布流呈現,這瀑布,從天而來,據說,乃是當年人族開發上界時期,打破了蒼穹,不小心戳破了天空,導致混沌中有混沌之水下落。

無數年,都不曾乾涸,不斷衝擊下來,也將兩座山淹沒了一部分。

這裡的主通道只有一條,內部卻是四通八達,小道很多。

一旦誤入其中,危險無比。

偏偏,從外面還很難找到其他通道口。

英武將軍,也是三千年前據守此地,萬族知道她在這裡面,也攻打過幾次,結果損兵折將。

兩千年前,一尊天王親自帶隊進入其中,結果還沒找到英武將軍,被內部的一些妖物給攻擊了,那一次,損失了數位合道境強者。

從那之後,就很少有人進入一線峽了,英武將軍也很少會出來,或者說,幾乎不會出來。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已經隕落了。

……

蘇宇和大周王,沒多久,也趕到了一線峽。

隔著老遠,就能看到那滔天的瀑布,重重砸下,大周王看了一眼,有些異樣,看向蘇宇,蘇宇微微點頭:「有點像星落山的時光瀑布,不過這不是時光瀑布,而是混沌之力組成的水流……」

蘇宇看了一會,笑道:「有意思,這地方,上通混沌嗎?」

他抬頭看天,看了一會,開口道:「這麼說,上界之外,可能還有天!」

「混沌!」

蘇宇笑道:「有意思了,這天,還真是一層隔著一層!死靈界域,萬界,上界,上界之上可能還是一片混沌……若是說,這天地本是一片渾濁,當年時光大道若是有主人,他開闢了萬界!過了許多年,死靈大道的主人,開闢了死靈界域,又過了一些年,人族來開闢上界……等到人族把上界開闢完了,那繼續開天!」

蘇宇感慨道:「世界之大,真的越看越奇妙,觀天之道,這天下,吾等還是太過渺小!」

大周王被他說的心有戚戚,「宇皇的意思是,我們生存在一片混沌中!在黑暗的混沌中,強者開天,才有了我們的存在,那這強者,從何而來?」

蘇宇笑道:「混沌無生物嗎?」

他笑了笑,撈起一滴水,嘆道:「這水中,就沒生物嗎?有的!在這些生物眼中,一滴水,就是一個世界!水中生物強大了,他也能開天!開啊,開啊,開到最後,破開了這滴水,他會發現,這世界,好大!」

蘇宇笑道:「混沌古獸從哪來的?不就是混沌中誕生的生物嗎?」

蘇宇感慨一聲,「若說,文王他們有敵人,那混沌生物的可能性就不小!」

蘇宇說著,看向天空,帶著一些感觸。

越是了解,越是渺小。

觀天,這天,觀不盡!

大周王此刻也是心有戚戚然,看向天空,看向那無根之水,看向那從天而落的混沌之水,嘆息一聲:「吾等的天,太小,太低,太矮!」

文王這些人的天,要高的多!

他見蘇宇看天,彷彿看到了許多人,看到了人皇,看到了文王。

他們,昔年也時常如此抬頭看天。

站得高看得遠。

蘇宇也許實力還沒達到文王他們那個地步,眼界卻是不斷被拓寬。

「宇皇,這地方不好進。」

大周王打斷了蘇宇的沉思。

這地方,萬族都不好進去,他倆進去,也很容易栽進去。

蘇宇點頭:「我知道,也沒準備進去。」

笑了笑,蘇宇取出了一樣東西,那小石頭,以及他的人主印,蘇宇輕笑道:「我想看看,這英武將軍,願不願意來見我。」

大周王變色,「這……不妥!一旦動用人主印,英武將軍也許可以感應到宇皇你的存在,可是……人主……這個時代的人主,除了來自下界,上界只有百戰王了!那英武將軍稍微聰明一些,就能猜到,下界來人了,還是下界的人主!」

一旦對方背叛,後果不堪設想!

大周王覺得,蘇宇不該如此冒險。

蘇宇平靜道:「她能感應到我的存在,我也能迅速感應到她的存在!如此一來……找她,就會簡單多了!她若是心在人族,無論如何,她都該見我一面!就如當日的嵐山侯,心在人族,此代人主來了,你無論如何,都要出來見見,哪怕不認同也好!」

「心不在人族,是叛徒,也許也會來見我,若是不來……那是鐵了心不在乎我這什麼人主了,若是如此……強行進入,鎖定她的位置,斬殺她!」

蘇宇平靜道:「連見,都不願意一見,那她覺得,到底什麼才重要?殺她,其實也不損失什麼,不是嗎?」

大周王面色凝重:「我擔心的是,她不認可此代人主。」

蘇宇平靜道:「不認可,那也要解決隱患,平時我懶得管,現在必須要管!不認可,那也得拿下她,或者擊殺,不能放任!」

大周王嘆息一聲。

蘇宇不再說什麼,看了看那瀑布,「進去吧,這樣也好,在裡面,動手的話,外界動靜不大!」

大周王不再多言,跟著蘇宇,四處探查一下。

此地,也有一些眼線存在。

但是人很少,而且實力也不咋樣,這些眼線的作用,不是防合道,只是防止一線峽中,一些弱者出入,給英武將軍收集更多的情報和資源罷了。

蘇宇和大周王,迅速穿過瀑布,進入了兩座大山內部。

進入的瞬間,蘇宇就察覺到了此地的兇險。

兩人剛進入,一頭巨大的鱷魚怪獸一口朝兩人咬來,大周王隨手一揮,將這頭怪獸切成了兩半。

而蘇宇,仔細一看,笑道:「對方知道有人進來了!」

大周王微微一動,眼中冒出神光,看向被切碎的怪獸,微微凝眉,很快道:「是我有些大意了,這怪獸,好像是養殖的。」

誰知道忽然竄出來的一頭怪獸,還是人工養殖的,顯然,這就是英武將軍的眼線。

蘇宇沒理他,一邊前行一邊道:「繼續深入,這地方,不少這種怪獸,都是養殖的,有一些微弱的規則之力存在,大概密布整個一線峽!英武將軍倒是好手段,這是她布下的防線,你一路殺過去,她知道你從哪殺來的,殺到哪了……」

「只要有生氣,這些怪獸就會主動攻擊你,防不勝防!你殺了,她知道你在哪,你不殺,她其實也知道!難怪多次圍剿,她都可以逃離。」

蘇宇笑道:「有意思,可惜……我覺得我都不需要動用人主印了,這些怪獸,有利有弊,最大的弊端在於,為了關聯這些怪獸,都有一些微弱的大道之力牽引。正常人看不到大道之力,你覺得我可以看到嗎?」

大周王一聽,頓時笑了,蘇宇開了天門的!

英武將軍將一絲絲大道之力,牽引在這些怪獸上,這眼線倒是一流,可是,也暴露了她的藏身地。

大周王感慨道:「有了天門,很多東西都不再是秘密,什麼陷阱、封印,多少都有一些大道之力的痕迹,沒有大道之力存在,對我們威脅不大,有大道之力存在,偏偏又能被發現……這天下,可以強殺宇皇的有,暗殺宇皇的,恐怕不存在了!」

殺蘇宇,只能強行殺他。

埋伏他,算計他,暗殺他,在蘇宇眼中,那都是個笑話。

天門……這玩意,太厲害了!

蘇宇當初開720竅,到了感悟大道的時候,覺得有些沒啥用了,可實際上,一個天門,對蘇宇的幫助比任何東西都大,包括大道感悟,有天門,也是事半功倍。

蘇宇沒說什麼,他天門開啟,看向四周各個小道中密布的那些怪獸。

這些怪獸,身上都有一道幾乎不可見的絲線。

「英武將軍……算是個厲害人物。」

蘇宇朝絲線匯合的地方走,邊走邊道:「她的道,有點意思,掌控力不弱!能分散成千萬道,給我的感覺,不像是莽夫,可能比定軍侯不弱甚至更強!對大道感悟的不低!」

蘇宇邊走邊解釋道:「分散成這麼多股……也是一位掌控系的強者!」

大周王點頭,「按照宇皇的說法,的確不弱!」

「這是唯一存活的人族封號將軍,那麼多侯都死了,封號將軍還活著,還合道了,可見一斑!」

蘇宇笑道:「這位已經發現我們了,好像在準備撤離,嚇唬嚇唬她,陪她玩玩。」

……

同一時間。

一線峽深處。

一處黑漆漆的水底下,穿過水底,穿過那些巨石,穿透很遠,忽然,一個空曠的空間呈現。

此刻,一位英氣勃勃的女將,忽然臉色一變!

有人來了!

不但來了,而且直奔自己的藏身地而來。

巧合?

意外?

還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哪!

「集合!」

英武將軍一聲輕喝,附近,四面八方,很快,大量身穿鎧甲的將士,迅速朝這邊匯合。

仔細一看,人數上萬。

比定軍侯那邊要多多了。

其中,還有不少女將,也比定軍侯那邊多多了。

英武將軍臉色沉重,在她的感知中,敵人正在不斷縮近和她的距離,什麼障眼法,什麼危機,什麼岔道,對方都避開了。

不止如此,一線峽中,還有幾頭強悍的原生生物,此刻,那來犯的強敵,居然也輕易避開了,好像早知道那地方有危險!

有幾處危險地,還是英武將軍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才知道在哪的。

她把藏身地定在這邊,也是因為,找她,會經過那幾處危險之地。

然而,今日來犯強敵,好像比兩千年前的那位準王更可怕,一路上,沒有戰鬥,沒有停留,就是直接朝她這邊趕來。

太熟悉了!

熟悉一線峽的情況。

英武將軍臉色變了,被出賣了!

是嗎?

若不是被出賣了,為何來犯強敵,直接就來了。

可是,有些地方的危險,自己沒告訴過任何人!

一時間,她也摸不清狀況,卻是知道,危險降臨了。

「進去!」

她一揮手,一張遮天的巨大旗幟張開了巨口,身邊,一尊副將聲音清脆道:「大人,是不是有敵來犯?末將率人前去阻攔……」

「進去!」

英武將軍低喝一聲!

額頭上,漸漸有汗液冒出。

太快了!

敵人正在迅速接近她的藏身地,快的不可思議。

該死!

危險無比的一線峽,就一點阻攔不了對方嗎?

其他人見狀,也感受到了將軍的急迫,很快,一個個飛快進入那旗幟的空間。

英武將軍迅速收起旗幟,看了一眼藏身多年的寶地,有些不舍,卻也沒辦法,只能逃離,敵人居然知道自己在哪!

她迅速鑽出藏身地,無聲無息,潛入峽谷兩側小道。

然而,當她移動了一陣,忽然臉色發白,在她的感知中,敵人正在朝她現在所在的區域趕來。

「不可能!」

英武將軍震驚到了。

為什麼?

難道……難道有人帶了定位的東西?

她看了一眼手中的旗幟,帶著一些震怒,難道……自己的人當中,有人身上攜帶了定位之物,這才讓敵人一次次地找到自己!

「若是如此……」

她看了一眼旗幟,帶著一些掙扎,那這些人就沒法帶走了!

否則,自己也逃不了一死。

「再試試!」

她繼續遁逃,然而,無論她怎麼逃,也沒辦法擺脫追蹤。

通過那些怪獸,她能感應到,對方一直跟著自己。

「混蛋!」

英武將軍心中怒罵!

我被人背叛了!

有人定位了自己的所在,否則,不可能會這樣!

……

而此刻的蘇宇,笑道:「她大概懷疑人生了吧!」

大周王無奈:「宇皇……這興趣……真的不一般,她若是急了,以為被人背叛了,殺了她麾下那些人,那就不好了。」

別玩的太過火了!

蘇宇笑道:「不,我就是要試探一下她的心性!你覺得,她是哪種人?棄卒保車?丟下她麾下那些人?若是丟下,是藏起來,還是直接全部殺了算了,以免暴露她的信息!若是丟下藏起來,也算英明,若是直接全部殺了,夠狠,就是少了點人味……」

大周王皺眉:「宇皇,人心不值得試探,你自己說過。」

何必呢。

蘇宇笑道:「沒事,我能感應到她大道之力,她若是要動手,我震蕩人主印,她就會知道,並非她屬下那些人背叛了!」

惡趣味!

大周王心中吐槽一句。

而就在此刻,蘇宇忽然愣了一下,很快笑道:「你猜她幹了什麼?」

「什麼?」

「她好像把人藏起來了,但是……她沒跑,她居然還想反殺我,躲在藏人地方的附近了!」

大周王失笑:「膽子很大,她覺得是被定位了,就在麾下那些人當中,她藏在附近,準備給我們致命一擊?」

「大概是這意思。」

蘇宇點頭,笑道:「膽子不小,魄力也不小,不怕來的是天王?」

「真要是天王,她也得賭一下,不然麾下全部丟了,她一人逃了,也未必有機會翻身了。」

「也是。」

兩人閒情逸緻,談性不錯。

很快,靠近了一個入口,那入口,蘇宇看的一清二楚,一條大道之力,隱藏在了下方那些混沌水流中,這水,可是帶有一些腐蝕之力的。

而此刻,英武將軍,就潛伏在水中,沒有動用任何力量護身,以免產生力量波動。

她默默等待著,如同狩獵的猛獸。

等待敵人出現!

既然被對方追上了,那就找機會殺了對方。

此刻,她睜著眼睛,任由水流腐蝕眼睛,就是不閉眼,朝通道外看去,只見,兩道人影,漸漸浮現。

「再靠近一些……」

英武將軍心中想著,再靠近一點。

而就在她祈禱的時候,兩人卻是停下了腳步。

蘇宇朝岔道口看去,笑道:「大周王,你覺得不靠任何力量,只靠肉身,被這混沌水腐蝕的話,多久會哭?」

大周王失笑,「好歹也是合道,哭……不至於吧?」

蘇宇笑眯眯道:「也是,但是我覺得,可能會相當痛苦!」

說罷,他又笑道:「現在,對方也許在想,聊什麼聊,還不靠近一點,艹,再不靠近,我要瘋了。」

水中,英武將軍心中劇震。

說誰呢?

我剛剛就是這麼想的!

而蘇宇,惡趣味道:「現在,她肯定在想,說誰呢?難道我被發現了?不可能啊!」

「……不可能!」

英武將軍心中再次劇震,不可能,對方不可能發現我,除非對方將定位的東西,放在了自己身上!

而蘇宇,又笑道:「她一定在想,對方難道把定位的東西放在了我身上?不會吧,我身上也沒帶什麼啊,要不丟了兵器算了……」

「找死!」

這一刻,英武將軍再也忍不住了!

被發現了,而且對方故意調戲自己!

無法忍耐,我要殺了你!

她心中震動不已,為什麼對方可以發現自己?

不可能啊!

到底哪裡出了差錯?

帶著這心思,她出手了,那是一柄劍,但是一出手,那劍化為萬劍,千萬道大道之力,控制著長劍,朝蘇宇殺來。

蘇宇迅速判斷了一下,三等合道境界!

真的不弱了,這位是封號將軍,代表上古不是合道,居然進入了三等合道境,和定軍侯差不多了,真的不錯。

「放肆!」

大周王一聲輕喝,「住手!」

英武將軍微微一個恍惚,住手?

為什麼要住手?

下一刻,蘇宇面前浮現出一個大印,印章溢散出淡淡的光輝,這一刻,英武將軍眼神微變,有些親近感,有些壓迫感,有些震動!

這……這是……人主印?

人主!

她帶著一些震動,陡然看向蘇宇,瞬間收回自己的長劍,倒退一步,帶著一些茫然和震動。

人主?

哪來的人主!

人主印,除了人主自己,或者賜予一些人使用,其他人,是無法動用人主印的!

這……這是人主?

哪個時代的人主?

這一刻,英武將軍迷茫、震動、驚喜、皺眉、狐疑……

無數情緒爆發。

這個故意調戲自己的王八蛋,是人主?

我怎麼沒見過!

她迅速倒退,警惕無比,看向蘇宇,再看大周王,帶著一些疑惑,很快,眼神微變,再看大周王,遲疑道:「周天生?」

大周王意外,「你認識我?」

「你化成灰我都認識!」

英武將軍冷冷道:「上個潮汐,見你第一面,我就覺得有問題,讓百戰王查查你,結果沒人理會,果然,你有問題!」

大周王吸氣,怎麼可能!

女人,好可怕。

難怪蘇宇不找女人,嵐山侯都死了,第一眼看到自己,說認識自己,他么的,我氣息、樣貌都變了,這都能認出來,死了都記得自己!

現在倒好,英武將軍也認識自己。

倒是定軍侯那個笨蛋,和他在一起待了很久,自我介紹之後,那傢伙才記得自己。

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別嗎?

一時間,大周王心情複雜,蘇宇不找女人,太有道理了!

而英武將軍,也是迅速思考。

周天生……上個潮汐見過他。

那周天生身邊這位是誰?

人主?

這個潮汐的?

不對,周天生好像在下界,為何會在這出現?

一時間,她眼神變幻不定起來,下界!

這兩人……來自下界?

而蘇宇,看了一眼大周王,嘆息,為何認識你的都是女人,你得罪多少女人了?

真可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3章 英武將軍(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