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撿了個骨頭(萬更求訂閱)

第739章 撿了個骨頭(萬更求訂閱)

「現在去哪?」

從空間古族出來,藍天問了一句,又道:「你現在是五月,我是圓月,還得趕回去呢。」

「不急。」

蘇宇笑了笑,「不是十天嗎?才過去一天,急什麼。」

說著,迅速道:「先去把夏龍武他們都給找到,別給弄丟了!」

上次帶了一些人上來,胡顯聖還帶著定軍侯的女兒呢,夏龍武也單獨離開了,另外滅蠶王幾人也都不在,還有多位鎮守。

現在,幾位天尊已經注意到了他們,得及時帶人離開才行。

「也是!」

藍天笑呵呵道:「滅蠶得找到了,我看他挺怕我。。。」

「……」

廢話!

擱誰也受不了你!

蘇宇懶得理他,而藍天又道:「怕不怕裂空侯出賣咱們?」

蘇宇笑道:「怕也就這麼回事!到了這地步,咱們怕不怕的,都只能這麼走。萬府長他們去了混沌山,就算被出賣了,也不至於一點抵禦能力都沒……若是如此……其實也難打下去了。」

蘇宇嘆息一聲:「情報不準害死人!我原想著,上界七八十合道,天王三五位,還不是任我打!現在倒好……這些老古董,以前都不出來,到了我這個時代出世,什麼意思啊?」

合道七八十?

去你的吧!

三五百都有!

天王的話,死都死了11位了,不多說,現在各族加在一起,恐怕有30位,這還沒算上會不會再出老古董,再出,也許能到50位!

我去你的三五位,後面加個十差不多!

而天尊,現在都出來9位了,保不準還有。

也得超過雙手之數!

神族就一個天尊?

我不信!

龍族鳳族這些大族,真的沒天尊了?

我不信!

反正,蘇宇對提供情報的那些混蛋,都無言了。

哪怕這六千年不少人晉級了,可不少老古董藏著,之前沒說,這些傢伙也是十惡不赦。

「打仗,打的還是情報戰!」

蘇宇一聲感慨:「情報都不準,還打什麼?好在萬族現在自己要自爆底牌了,要不然,遲早被那些傢伙害死!」

藍天幽幽笑道:「沒辦法,誰讓這個時代太有意思,隱藏的都冒出來了!也好,一起解決了!也免得留下後患。」

「說的簡單!」

蘇宇搖頭,說的倒是容易,哪有那麼簡單。

蘇宇沒再繼續說這些,迅速道:「還是要強大自己,削弱敵人!混沌道值得研究,等這次把上界攪合亂了,我們下界,好好研究研究!」

「有計劃了嗎?」

「暫時還沒有。」

蘇宇搖頭,又道:「這一次,還是探查情報為主,摸清雙方的底細,查清楚雙方實力!摸個底朝天,能殺多少殺多少!」

「我擔心殺多了,雙方都會盯著我們!」

藍天幽幽笑道:「不如盯著一方殺?之前殺了不少萬族強者,這一次,我建議就殺獄王一脈的,讓萬族覺得,我們狗咬狗!」

這個比喻不好聽,但是也是實話。

弱小時期,雙方都打,太容易成為雙方的靶子。

藍天又道:「之前我們雖然殺了萬族的天王,可在萬族看來,我們是為了栽贓獄王一脈!現在再殺獄王一脈,讓萬族覺得,我們目標就是獄王一脈!獄王一脈實力再強大一些,讓人忌憚,那萬族一定樂得看我們互撕!」

藍天幽幽笑道:「我覺得,獄王一脈其實比萬族更可怕!萬族畢竟不是一族,三大族再怎麼齊心協力,也不是一體的!而獄王一脈不同,就說攻擊冥族一戰,我覺得,他們內部等級森嚴,令行禁止,和我們一樣!」

「烏合之眾不可怕,哪怕實力強大,可怕的是,成了體系,等級森嚴的團體!所以,若是讓我定位,哪怕現在獄王一脈實力不明,我更忌憚他們!」

藍天幽冷道:「還有,他們也擅長偷襲,那斂息大陣,其實很可怕,越強,用起來越可怕!冥族兩位天王藏身在他地,也被發現了,說明對方有探查大道的能力!和我們重合了,這也是極其難纏的一點!」

藍天越說越幽冷,「宇皇,這樣的對手,才是真的難纏!萬族強大,那都是紙老虎!還有,這一脈一直藏身混沌山,誰也不知道混沌山內什麼情況,為何可以誕生如此多的強者!天賦?資源?那戰鬥呢,沒有任何戰鬥,不可能成為強者!」

「我們擅長偷襲,擅長打閃電戰,對方也擅長!」

「我們是人族,他們也是,我們在一些地方,沒有壓制力,他們恐怕也沒有吧?」

「我們能偽裝混入萬族,他們呢?甚至可以混入我們當中!」

「……」

藍天一一例舉獄王一脈的難纏之處,哪怕如今只看到了冰山一角,他也覺得,當務之急,其實是對付獄王一脈,而非萬族。

「萬族就算有10位20位天尊,那又如何?」

藍天冷笑道:「說句難聽點的,星宇府邸那武皇一出世,保不準就把他們都給殺了!殺萬族,他會手軟嗎?我覺得不會!可是,你讓武皇殺獄王一脈……他憑什麼要殺?也許還覺得,他和獄王有共同遭遇,同仇敵愾,殺我們差不多!」

這一點,藍天提醒了一下蘇宇。

武皇出來,他就算真幫人族,幫誰?

當然幫獄王一脈更爽!

都是文王他們的仇人,都是人族,自詡人族的武皇,為了清掃武王他們留下的餘孽,不殺蘇宇難道殺文王他們的仇敵?

敵人的敵人,那就是朋友!

蘇宇面色微變。

藍天笑聲愈加幽冷,「宇皇,要我說,這當前,別真把萬族當敵人了,也許還是我們的幫手!」

蘇宇眯著眼,半晌才道:「你這傢伙,讓我幫著萬族打人族啊,哪怕對方不當人了,你還真是……壞的流膿。」

藍天瞬間幽冷聲消失,嘻嘻笑道:「宇皇哥哥怎麼這麼說人家,我是提醒宇皇哥哥,不要弄錯了目標,獄王一脈,比萬族真的難纏!」

蘇宇微微點頭。

十萬年……這十萬年,對方到底積蓄了多少力量。

還有,地獄之門,獄王坐鎮地獄之門千年,之後這些傢伙就躲到了混沌山,又有什麼聯繫?

獄王一脈有祖訓,不讓文王回來!

獄王留下的!

那代表,獄王也許知道文王在哪,遭遇了什麼,文王他們出事,是不是獄王算計的?

一個個念頭在心中浮現。

人皇和四極人王,都是那個時代最天才,最厲害的人物,四十多位規則之主,鎮壓萬族上百位規則之主,哪怕萬族聯手,最終也被人族打了個稀巴爛。

獄王到底為何要背叛?

文王懲罰他……都是四極人王,文王就算比他強,懲罰他,人皇也同意了,那獄王犯了什麼錯?

一團亂麻!

還有,獄王一脈和魔皇有血脈關係……

蘇宇都想八卦一下了,難道是因為人魔不能通婚,上演了一場棒打鴛鴦的好戲,文王就是那個棒打鴛鴦的,所以獄王才會反叛?

為了愛人……所以想把文王他們弄死?

嘖嘖!

真感人!

正腦補著,蘇宇忽然穿梭虛空,出現在一地,一把抓住一人,那人臉色大變,等看到是蘇宇,緩緩鬆了口氣。

「宇皇!」

蘇宇笑道:「滅蠶前輩,收穫還行啊!」

滅蠶笑了笑,剛想開口,臉色一變,看到一旁化為一位女人的藍天,臉色鐵青,咬牙切齒:「夠了!」

藍天幽怨道:「阿虎,你怎麼了?」

「……」

滅蠶王都要爆炸了,蘇宇輕咳一聲:「夠了,氣炸了滅蠶王,對你有好處嗎?」

「……」

滅蠶王咬牙切齒的,惱火道:「宇皇,這傢伙……離我遠點,我不想和他在一起!」

蘇宇笑了起來,點頭:「行,你去文明志中玩玩!對了,偽裝一下獄王一脈的,去找那個文起聊聊,就說你也是被我抓來的……你有獄王血脈,偽裝一下問題不大,試探一下,若是這傢伙有問題,趁早清理了他,文明志都快成大雜燴了!」

滅蠶王剛剛飽受藍天折磨,此刻一聽,頓時大喜,不用蘇宇多說,迫不及待道:「明白,文起是吧,宇皇說說情況,我也試試騙人的感覺!」

蘇宇簡單說了一陣,滅蠶王歡喜無比:「這個我行……」

藍天幽怨道:「你蠢笨蠢笨的,真的可以嗎?」

「閉嘴!」

滅蠶王惱火,雖然知道藍天強大,可是……壓不住火氣啊!

現在宇皇在這,老子發幾句火,你能咋地?

當然,蘇宇不在這,咳咳……遠離藍天,惹不起他。

藍天笑嘻嘻的,也不生氣。

滅蠶王卻是被他笑的不寒而慄,迅速鑽入文明志中,算了,這傢伙越笑他越害怕,你他么還不如給我發火一下試試。

……

蘇宇等他進去了,笑了笑,很快,化為嚴肅:「別鬧了,都是自己人,別鬧出火了,最後逼的一些人反叛!獄王這傢伙,當年也是人族頂樑柱之一,最後不也背叛了。」

藍天笑容微微一滯,許久,微微點頭:「也是……不過滅蠶這傢伙,沒背叛的本錢和智慧,我看,最有可能背叛的還是大周王!」

「……」

蘇宇無語,你還和大周王杠上了是吧!

藍天又幽幽笑道:「背叛的人,往往都是聰明人,傻子很少會背叛的!咱們當中,大周王背叛係數第一,天聖第二,我排個第三,宇皇防好了咱們仨,問題就不大。」

蘇宇忽然笑了笑。

藍田也笑道:「宇皇為何發笑?」

蘇宇笑道:「沒事,只是覺得,若是你們三人都背叛了……其實也無所謂,你們自己玩去!不跟你們玩,這世界好玩的多了,何必跟你們背叛來背叛去,最後還不知道為了誰!人皇是為了責任,我可不是,我修道以來,並非為了責任,只是在乎一個順我心意!」

順我心意!

藍天默默念叨著,何其難也!

世間強者無數,瑣事無數,哪能事事順心,蘇宇這追求,比人皇更難。

人皇也做不到事事順心如意!

……

蘇宇繼續接人。

巨竹侯也在幫著接人。

有藍天的分身定位,其實找人不難。

第二個接到的,是周天元,這位小周王,短短時日不見,氣息倒是強大了許多,隱約都有超過滅蠶王的趨勢,而滅蠶王,快要晉級永恆七段了。

這倆都差不多快七段了。

第三個接到的是一起行動的南無疆和雲塵,兩人都帶著不輕的傷勢,蘇宇找到他們的時候,這倆正被人追殺中。

……

一個個人被找到,被接到。

鎮守們也一一歸位,直到胡顯聖和月希被巨竹侯送來,再加上夏龍武,蘇宇清點了一圈,臉色微微有些異樣。

「怎麼了?」

接上頭的巨竹侯,見蘇宇臉色變幻不定,不由問了一聲。

蘇宇微微凝眉,半晌才道:「少個人!」

「死了?」

巨竹侯安慰道:「正常,死了也正常……」

「不是,失蹤了!」

他看向藍天,藍天也是皺眉:「是失蹤了,我的分身忽然沒了。」

「誰失蹤了?」

剛回來的夏龍武,氣息比之前強大了許多,問道:「滅蠶不見了?」

「不是他。」

蘇宇搖頭,輕聲道:「長河不見了!」

命族的長河!

吞天都找到了,唯獨長河不見了。

「長河?」

夏龍武臉色微變,「他……叛變了?」

蘇宇沉默了一會,搖頭:「不好說!也許……被某人接走了!」

蘇宇眯著眼,「天策之前跟我說那些話,都是天命侯讓他轉達的,天命侯倒是知道的不少,甚至看穿了什麼,連我們都能看透一些……那長河這位命族天才,帶著命皇的信物上界,他真的一點感知不到嗎?」

他懷疑長河被天命侯接走了!

雖然天命侯現在好像還在搬山……可是,長河一個非合道,哪怕分身,也能輕易帶走他。

所有人都沒事,唯獨長河這個命族的傢伙沒了。

蘇宇吐氣:「算了,是被帶走了,還是死了……都沒辦法。」

巨竹侯沉重道:「那若是不是被命族帶走了,而是……被其他人抓走了呢?那我們的事,包括下界的事,豈不是暴露了?」

蘇宇搖頭:「不至於,我在他們意志海中都放置了一些規則之力,很容易引爆!探查記憶是沒辦法的,除非……長河自己主動交代,那我就沒辦法了!」

「現在,那道規則之力也被屏蔽了,對方的位置,我無法定位……肯定是強者做的,一般人無法屏蔽我的定位。」

長河失蹤了!

蘇宇擔心嗎?

有一點。

不過他猜測,更大的概率是命族自己做的,天命侯這老奸巨猾之輩,也許早就知道了點什麼,此刻帶走長河,也許是為了了解更多一點東西。

一旁,藍天也是凝眉,低沉道:「宇皇,不可將所有一切,都壓在命族會幫我們的基礎上,得考慮長河吐露一切,天命侯暗中告知所有人,暗算我們的可能性!」

不能將命運交給別人!

如今,不比當初了,當初是賭命,現在,還是安全第一。

「不外乎下界的一切被知曉……」

「長河知道下界通道所在!」

藍天沉聲道:「這才是關鍵!」

下界的消息,知道就知道好了,又無法聯繫下界。

怕就怕,葬魂山的通道,會被人發現,那才是最麻煩的事。

長河一旦主動暴露,當初蘇宇只是設下了被動搜索記憶的手段,可沒有預防大家主動去說的手段。

蘇宇微微挑眉,很快低沉笑道:「那邊,我設下了一些小陷阱,真被人發現了,我會知道的!真到了那時候……第一時間走時光長河下界,先滅了命族再說!」

「那也遲了……」

「遲什麼?」

蘇宇笑道:「不行就在下界先打一場!強者沒死,一般情況下,誰會先殺弱者?萬族真殺光了人族,那他們想好了,我們都躲起來,時不時的殺一下他們的弱者,誰耗的起?」

萬界之戰就是如此,族中強者沒死的差不多,很少有人會對弱者下手。

滅族的事,也不太常見。

滅族,那也是建立在對方強者死傷殆盡,剩下的掀不起風浪的情況下。

藍天沒再說什麼,只是深吸一口氣,帶著一些幽芒。

我的分身被滅了!

若是命族的話……不管天命侯想幹什麼,都走著瞧!

而蘇宇,也壓下了那些煩躁。

長河失蹤,讓他有些不太爽利。

若是他族做的,長河不主動暴露,規則之力沒被觸動,代表對方沒獲知什麼,最怕長河主動暴露消息。

若是命族……那長河很可能主動透露消息,尤其是葬魂山的通道問題。

自己在這上面,倒是有些大意了。

沒考慮的太過周全!

當日上來的人,都知道通道具體位置在哪。

人無完人,蘇宇也不是神,他不會從一開始就去考慮長河他們背叛的事,真要一個信不過,那也不會帶人上來了。

舔了舔嘴唇,蘇宇笑了一聲,笑的有些釋然:「不管了!下界通道真被發現了,那就大幹一場!誰下界,干誰!」

蘇宇笑呵呵道:「下界通道,我掌握的又不止一個!」

藍天也是嘿嘿笑道:「也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咱們……其實還光著腳呢!」

「好了,不說這些!」

蘇宇中斷了這個話題,看向夏龍武幾人,「先進文明志,幾位鎮守看樣子有希望晉級……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巨竹侯,你去主持遷移的事,順便遮掩一下我們不在的事。」

「……」

蘇宇囑咐了幾句,巨竹侯很快離開。

夏龍武他們,也顧不得許多了,迅速鑽入文明志中。

而蘇宇,看向東方,笑道:「去道源之地!趁著幾位天尊還在搬山,我們先去探查一下情況,今日開天門,肆無忌憚地開,多少可以看出一二!」

走出去9位天尊級強者了!

道源之地中就算還有,有多少?

如今道源之地之中,強者大多離去,數量稀少,正適合大規模地探查一下。

……

道源之地。

光幕籠罩,一如既往的神秘。

在這片廣袤的大地上,埋葬了不知多少豪傑,有人直接老死在了這片聖地,有人遲遲無法晉級,選擇了長眠於此。

十萬年歲月!

一些在上古結束,壽元就無多的強者,也許早就老死在了這裡。

合道,壽元也就十多萬年。

比如蘇宇,他壽元其實就十多萬年,為了藍天開道,燃燒的差不多了,沒到規則之主,他可能一輩子無法增加什麼壽元了!

而上古消失,都已經有十萬年了。

有些強者,在上古時期,就活了好幾萬年了,哪怕隨著道行加深,大限之期拖延,到了此刻,有些人也撐不住了。

老一輩,其實很多人都撐不住了!

在蘇宇這個時代,大量的老輩強者走出,也是靜極思動,一個個有些坐不住了,這才選擇了出世。

壽元,擱在十萬年前,就是個笑話。

還有十多萬年可活,你讓我擔心壽元問題,豈不是笑話?

修者,很少有擔心這些的,尤其是到了永恆,幾乎沒有老死的。

日月還有可能!

可如今,老死,好像成了隨時可能發生的事,包括蘇宇上次在封印山殺的那些天王,一個個都很腐朽了,若是再過幾百年,不需要蘇宇去殺,他們自己就老死了!

……

蘇宇再次到了道源之地。

星宇印壓下光幕暴動,此刻,整個道源之地,安靜了許多,顯得有些冷清了。

大量的強者,撤離了道源之地,選擇了離開。

上次多位天王的隕落,讓一些合道感受到了危機。

加上混沌山那邊傳來的消息,這裡,不斷有合道朝外飛去。

就在蘇宇剛進來不久,遠處,一道強悍的氣息升騰而起,一尊強大的存在,撕裂了大地,帶著彪悍的氣息,一聲怒喝:「混賬,參與什麼萬族議會,遷移道場,可笑!我族立足上界無數歲月,豈能隨意遷移道場?」

顯然,這是一尊剛復甦的老古董,帶著憤怒,在一位合道的陪同下,迅速朝外飛去。

蘇宇遠遠觀察了一下,微微揚眉。

「天王級!」

藍天點頭,笑道:「好像……是記載中的饕餮一族。」

蘇宇掃了一眼那道強悍的身影,微微點頭:「和記載中有些相似,下界好像沒有看到了吧?」

「下界沒了,據記載,第三潮汐就覆滅了!上界好像還有一些,但是數量不多……」

「嗯。」

兩人議論著,剛進來就遇到一尊復甦的天王,不得不說,也是運氣。

不過蘇宇沒興趣對付對方,沒必要。

這一族,在上界實力一般,現在這老饕餮復甦,也許是去找三大族麻煩的,看熱鬧就行。

蘇宇天門呈現,笑道:「萬族若是願意讓我幫他們找人,我幫他們一寸寸掃蕩,再強的傢伙,也給他們掃蕩出來!」

藍天嘿嘿直笑,可能嗎?

而蘇宇,一掃而過,微微挑眉:「人真的少了許多,之前一掃而過,起碼能看到幾位合道,現在掃一圈,隱約只能看到前方有一位合道境,難怪一尊天王出世,都沒引起什麼動靜。」

平日里,一位天王復甦,怎麼著,也能引起一些合道爆發氣息,前來查看一二。

當然,查看有風險,熱鬧不要湊。

藍天笑呵呵的,也不在意。

少了就少了。

蘇宇繼續朝前探查,一寸寸去看,他也想看看,這鬼地方,到底隱藏了多少人?

之前9大天尊在這,他不好多看,現在,倒是有些肆無忌憚了!

眼中,呈現出和別人不同的世界。

蘇宇本身此刻也具備了准王戰力,這時候再探查天尊,對方都未必能發現。

不過道源之地,真的很大!

蘇宇思考了一下,忽然道:「先進時光長河看看,先看看還有沒有偽道強者!」

真道強者,不好找。

但是偽道強者,哪怕你沉眠了,我也給你挖出來!

只要你有這條道,哪怕你不連接,這條道也存在於時光長河中,人皇的道又不是太長,和萬界的時光長河沒法比,我一點點地探查,也能找出來。

藍天沒意見,在這,蘇宇比他本事強的多。

很快,蘇宇鑽入時光長河之中。

……

蘇宇鑽入其中,先從斷頭那邊開始查,很快,帶著藍天,用星宇印鎮壓規則之力,一路跑到了盡頭,接著才返回一點點地探查。

有支流的地方,就有偽道。

偽道強者若是離開了道源之地,那走出去,附近沒人,大道斷開,是可以看到的。

若是沒出去……那代表對方還在這裡。

偽道,也要看對方融合了多少,這也是大體上可以看出來的,若是融合的不多,那是永恆,沒必要多看,主要看那些融合的極多,甚至有些要掌控趨勢的偽道。

這代表,不是合道,就是天王,不然就是天尊級強者。

偽道天尊蘇宇也不怕!

真交手起來,他一鎮壓,誰勝誰負……大概率是自己能贏,怕他個屁!

走了一截,第一條偽道呈現。

蘇宇瞬間撕裂長河,和藍天一起走出,迅速探查了一番,很快,蘇宇搖頭,開口道:「出去了,應該是一尊合道境,不在道源之地,附近沒他的大道連接氣息,大道有些投射到混沌山那邊的意思。」

這代表對方走了。

蘇宇繼續查找。

……

第二條,第三條,都是如此。

人都不在這邊,都離開了此地。

第四條,第五條,蘇宇簡單看了一下,大道很弱小,是不完整的規則之道,哪怕全部煉化,成為合道就撐死了,他都懶得多看。

連大周王的忍道都不如,是不可能成為天王級強者的。

一路走,一路看,很快,蘇宇眼神微動,前方,一條支流感覺相當強大。

他動靜稍微小了一些,和藍天悄無聲息地撕裂了長河,出現在了外界。

……

這是一座石山,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

蘇宇一出來,就朝大道連接之地看去,微微凝眉,傳音道:「對方可能就在這,並沒有死,但是切斷了大道聯繫,可能徹底沉眠了!」

他看向腳下的石山,很平常,在道源之地,這樣的地方不少見。

而這地方,可能沉眠了一尊強大的存在。

「土遁下去看看!」

切斷了大道聯繫的偽道強者,哪怕復甦也需要時間,蘇宇那是絲毫不擔心。

兩人都能土遁,瞬間遁入土中。

一路朝下遁去,越往下,地面越是堅固,在這挖地,你可不一定能挖到水,也許挖了幾年,挖到了一塊巨石,甚至挖到了界壁,永遠也挖不穿!

不知道遁了多久,蘇宇和藍天收斂了所有氣息。

在這大地深處,一座小小的石屋呈現在眼前,屋中,盤坐著一尊人形生物,好像早已死去,宛如枯骨。

沒有絲毫生氣,唯有淡淡的腐朽之氣,在石屋中環繞。

「禁法石打造的石屋,可以消除一些氣息,這是一尊坐死關的強者!」

藍天迅速傳音,而蘇宇,也朝對方看去,看了一會,傳音道:「不是人族的,好像是神族強者,有點淡淡的神族氣息……偽道也修鍊到了巔峰,偽道不算太弱,恐怕復甦的話,具備天王戰力!」

這是一尊神族強者!

在這坐死關不知道多少年了!

「要出手嗎?」

藍天看向蘇宇:「你用星宇印鎮壓,對方都沒連接大道,沒復甦,鎮壓之下,恐怕只有永恆戰力,很容易拿下對方!」

其實只有日月之力,可畢竟是天王強者,哪怕不連接大道,也能爆發永恆戰力的。

「拿下對方做什麼?」

蘇宇笑了,眼神眯起,「閉死關的偽道強者,對我而言不算什麼……可是對其他人,也是天王,貨真價實的!」

「三大族不是要掃蕩強者嗎?行……我去給他大道添加點料,讓他一連接大道,就瘋狂起來,月天尊掃蕩到了這位才好,自家人殺不殺?不殺的話,一尊瘋狂的天王……哪怕天尊也要小心應對!」

「你真壞!」

藍天聲音忽然變的陰柔,帶著嫵媚,蘇宇渾身起雞皮疙瘩,他么的,別這麼說話!

蘇宇懶得理會他,悄悄向上面遁去,遁到了一半,釋放出一點點規則之力在石頭中,傳音道:「我可是全套服務,還擔心他們找不到這位呢!留點神族氣息,讓月尊者看到了,開心一下,也許這是一尊他神族遺忘的強者……一下子復甦一位強者,還是天王,他大概能笑開花!」

「宇皇哥哥越來越壞了!」

藍天再次發出滲人的甜蜜聲,蘇宇真想一拳打爆他的腦袋,不再理會他,迅速朝上遁去。

藍天在後面追逐,傳音道:「那若是他們鎮壓了這人,而沒殺他怎麼辦?」

蘇宇傳音道:「廢話,我能不知道嗎?給他大道加點料,要是被鎮壓的話,就自爆……讓萬族癲狂一下!」

「能行嗎?」

「不要問行不行,在萬界,真不行,在這,真的行!」

星宇印在,就是最大的保障,對方的大道連接都斷開了,蘇宇只要再用星宇印鎮壓一下,哪怕把他大道改造的亂七八糟,對方都無法發現。

而在萬界,蘇宇是做不到的,否則,他早就大規模竊取萬界的大道之力了。

……

很快,蘇宇進入時光長河,開始用星宇印鎮壓,改造對方的偽道。

癲狂,混亂,殺戮,瘋魔!

各種意志力,蘇宇都會。

此刻用起來,也是手到擒來!

耗費一些代價,將偽道好好改造了一番,蘇宇很滿意,只等看結果,真希望那些天尊早點來,一尊瘋狂的天王,按理說也是一個層次,也許有好戲看!

……

蘇宇記下了這個地方,繼續尋找。

很快,又找到了第二位沉眠的合道,只是合道,給蘇宇的感覺,只有三等合道之力,很垃圾……蘇宇連改造都懶得改造,免得引起萬族強者注意。

偽道強者不少,不過大部分都離開了。

……

耗費了接近一天時間,蘇宇這才找到了第二位沉眠的偽道天王。

這是一處大河深處。

藍天和蘇宇都皺了皺眉頭,河底深處,一具宛如骷髏狀的人形物體在爛泥中沉寂了下來,一點氣息都沒,好像真掛了!

「是人族?」

藍天不太確定:「感覺像人族……不過是不是死了,一點氣息都沒了。」

對方在這沉眠不知道多少年了,原本閉關的地方,未必都有這條河。

如今,這條河都出現無數歲月了,將對方的洞府可能給衝垮了,把骷髏架子都給衝出來了。

蘇宇仔細觀察了一下,天門開啟,許久,搖頭:「活著,但是感覺快死了,我們不來,再過一些年,大概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掛了!這傢伙能不能復甦都難說……人族當年也修鍊偽道?」

這傢伙閉關許多年了,這代表不是最近萬年的,甚至是十萬年前的都有可能。

那時候,人族就開始修鍊偽道了?

真是不求上進!

據定軍侯他們所說,第九潮汐之前,人族幾乎不修偽道的,因為偽道修鍊起來,很虛浮,每一代人主,包括百戰,都建議不要修鍊這些偽道。

藍天笑了笑,「也許快死了,求個保命機會……這個怎麼辦?要不也給炸了算了……」

「你真毒!」

蘇宇鄙夷一句:「好歹也是人族!」

「那要是敵人呢?」

「炸了了事!」

蘇宇說著,又傳音笑道:「也不一定,不是所有老古董都是敵人的,偽道天王也是天王……看看情況再說,我先鎮壓,你拿下對方,別鬧出大動靜!」

「好!」

兩人分工明確,蘇宇星宇印鎮壓而下,那一點點的大道連接之力,瞬間斷開。

而此刻,河底深處那枯骨,微微顫動了一下。

好像想清醒,但是都沒來得及清醒,被藍天一張大網覆蓋,一把擒拿住,收入網中,藍天齜牙咧嘴:「我第一次抓到這麼弱的天王,感覺連永恆都不如!」

都沒見過這麼弱小的天王級強者!

而被網兜兜住的那枯骨,此刻,眼皮子掙扎了一下,過了好一會,才勉強睜眼,眼中帶著茫然和一些死色,那是閉關太久,快要掛了的表現。

茫然了好幾秒,枯骨口中才發出沙啞無比的聲音:「你們……是誰?」

他好像認出了蘇宇是人族,聲音沙啞無比:「人主……還是岳剛嗎?」

岳剛?

蘇宇迅速想了想,好像有點印象,第三潮汐的人主?

大概是的吧!

這麼說,最少七萬年了!

還以為人主是岳剛呢!

「岳剛死了好幾萬年了……」

枯骨眼中露出一抹迷茫之色,死了好幾萬年了?

今夕是何年?

「那……岷山……岷山呢?」

「剛死不久。」

「死了?」

枯骨一怔,「那……兵窟呢?」

「死了!」

「天陽侯呢?」

「死了!」

「丹玉呢?」

「死了。」

「定北侯呢?」

「死了!」

「漁陽侯呢?」

「死了!」

「……」

枯骨徹底崩潰了,眼中帶著絕望,「都死了?」

再睜眼,滄海桑田!

認識的人,都死了!

為何會如此?

此刻,枯骨聲音沙啞到了極致:「就沒……一人活著嗎?」

蘇宇想了想,活著的你也一個沒問啊!

「定軍侯還活著……」

「怎麼可能!」

枯骨駭然,「那廢物,實力微弱無比,強者隕落,他……怎麼可能活著?」

「……」

蘇宇覺得,這時候定軍侯不在這,簡直就是天大的損失!

聽聽!

這話說的,我要是定軍侯,現在掐死這枯骨,你都什麼鬼樣子了,還嫌棄別人呢!

不過這位口中說出的那些上古侯,實力都相當強大。

這些人死了,定軍活著,的確讓人難以置信。

蘇宇敷衍道:「沒辦法,前些年,人族一個強大的人主,很廢物,帶著上百合道,打萬族,被萬族一把打滅了,死光了。」

「強大……廢物?死光了?」

枯骨震動。

蘇宇點頭:「不錯,實力很強,辦事很廢,被萬族一網打盡,你認識的那些人,都在那一次被一網打盡了!」

「此人……是誰?」

「百戰王!」

「廢物……咳咳……」

枯骨咳嗽,都咳出黑色血液了。

難以置信!

我人族強者,被一網打盡了?

「百戰……」

枯骨呢喃一聲,帶著一些怨憤:「怎會如此……那你們……又是何人?」

蘇宇笑道:「新生代人族!好了,你快掛了,少說幾句吧!找了半天,找了個偽道人族強者,還不知道能不能復甦……感覺虧了,藍天,走了,別給弄死了,多少輸入點元氣保命!」

「行!」

藍天呵呵笑著,輸了點元氣進去。

蘇宇將此地留下的痕迹全部消除,迅速帶著枯骨離開。

至於枯骨能不能復甦,管他呢。

不能拉倒,不能的話,感覺也活不長了。

就一具枯骨,一窮二白的,修的還是偽道,蘇宇興趣不大,連點家底都沒。

蘇宇也不管他,帶走了枯骨,繼續探查時光長河。

先把偽道強者探查清楚了再說。

又足足耗費了一天時間,蘇宇再次發現了一尊偽道強者,而此地,已經靠近長河盡頭的天河口,顯然,這可能是最後一尊強者了。

這一尊強者,並非人族,也非三大強族的人,蘇宇仔細觀看一下,應該是一頭大鳥,至於什麼鳥,大概率不是鳳凰,可能是滅絕的種族之一。

對方也有天王戰力,蘇宇那是一點不客氣,照葫蘆畫瓢,按照第一位天王強者的待遇,給對方大道下了點料。

至於誰倒霉,看運氣吧。

探查下來,偽道天王只有三位,指的是沉眠的這種,二等合道五位,其他的蘇宇懶得去多看。

剩下的偽道天王,大概都離開了,具體多少,蘇宇無法判斷清楚,大概有五六位。

加上上次被他殺的6位,算下來,這些年誕生的偽道天王足足有十五六位了,其實也不少。

而此刻,也到了第三天。

蘇宇剛給第三位天王弄了點手腳,便感應到了一道道強悍的氣息傳盪而來。

六大天尊到了!

蘇宇都沒時間,去探查那些真道強者。

顯然,人山已經被搬走了,這些傢伙要來掃蕩道源之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9章 撿了個骨頭(萬更求訂閱)

7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