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機會(求訂閱)

第741章 機會(求訂閱)

蘇宇沒覺得自己有何不妥。

只是有些遺憾!

不說殺天尊,殺個天王也行啊,結果倒好,果然是偽道的廢物,自爆也只是炸死了兩位合道,白瞎你這天王實力了。

遠處。

摩天尊怒火中燒,更遠處,荒天尊震蕩大地,也有些憋悶,喝道:「摩天尊,小心一些!還有,他族合道並非敵人,不要逼迫的太過分!」

除了人族是必殺,其他任何種族,都是可以拉攏的。

在他看來,也許是摩天尊逼迫的太狠了。

而摩天尊有苦難言!

我逼迫了嗎?

放屁!

我壓根就沒逼骨翼侯,他自己忽然就自爆了,我擒拿他的時候,都收了力量,沒敢下太重的手。。。

混蛋!

摩天尊惱火無比,此刻,眼神有些冷厲,四處查看了一番,沒察覺什麼異樣。

不過,還是極其凝重道:「為何好端端的直接自爆了?哪怕走火入魔了,那也知道惜命,再瘋狂的傢伙,也該明白命是第一位,自爆……」

一尊沉眠了無數年的強者,出來就自爆,這不符合邏輯。

他看向不遠處的三月。

而三月,攤攤手,「別看我,我怕你們誤會,都沒靠近!」

看我幹嗎?

他嘴上說著,心中也是疑惑,自爆?

古怪的很!

難道說……和蘇宇有關?

不得不這麼猜測。

當然,他沒證據,任何人都沒證據,因為他們也是第一次發現這位骨翼侯,難道說,蘇宇早就發現了?

那也不至於啊!

就算真發現了,蘇宇又如何在對方大道中做了手腳呢?

三月想到了蘇宇說的偽道強者……也許,真是那傢伙做的,防不勝防啊。

這誰能料到!

這小子,下手也狠,一尊天王級強者,剛復甦,都沒來得及留下三言兩語的,就被你給弄死了。

……

蘇宇這邊。

骷髏頭看向蘇宇,聲音沙啞道:「是你做的?」

這傢伙能把自己挖出來,那就代表他掌握了一些東西,那之前的爆炸,大概率就是他做的,何況蘇宇早就預料到要自爆。

蘇宇笑道:「不錯。」

骷髏頭微微遲疑片刻道:「你……和那骨翼侯不熟悉吧,也不知道他情況吧,就這麼讓他自爆了?若是……對方是人族盟友……那……」

蘇宇笑道:「沒盟友,人族盟友我知道有哪些,沒聯盟的都不是盟友。」

說罷,蘇宇看向他,笑道:「你覺得不妥嗎?」

「有一些。」

骷髏也不否認:「起碼等對方表明了身份……」

蘇宇笑了:「都表明身份了,還怎麼出其不意地讓他自爆?」

「我不是這意思……」

「你不需要有什麼意思!」

蘇宇平靜道:「你只需要知道,你是我挖出來的,救回來的,那就足夠了!記情分,你就為我賣命!不記情分,你也翻不起浪花!」

「你很霸道!」

骷髏頭眼神清澈了一些,好像在漸漸恢復,「你好像就沒考慮過,我未必願意為你效命。」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沒想過這點,因為……不聽話的都死了!」

蘇宇笑了笑,再次看向他:「現在不是上古了,上古的底蘊沒了,都被百戰耗空了!如今的人族,這麼說吧,就是重起爐灶!一切上古的事情,都已經被消耗掉了,所以,你可以當現在的人族,就是新人族,和以往無關,這樣想,你會舒服一些。」

骷髏沉默不語。

而蘇宇,繼續觀看。

隨時等待啟動第二位天王的自爆。

那邊,月天尊他們正在緩緩靠近第二位天王所在的區域。

而蘇宇,四處探查了一下,微微皺眉,月天尊他們附近,人很少,這要是天王自爆,也未必能創造多大價值啊。

「可惜,不是全盛狀態下自爆,否則,天尊不死也得重傷!」

蘇宇再次遺憾,對方並非全盛狀態的天王。

沉眠時間太久了!

都切斷和大道的聯繫了,這樣的強者,比骷髏頭稍微強大一點而已,自爆之下,能炸死天王就算運氣了。

他正等待著第二次爆炸來臨,骷髏頭忽然道:「你在這,就是為了炸死他們?」

「不,削弱他們力量而已!」

蘇宇笑道:「能殺一個算一個,你不懂,這當前,他們一旦匯合,實力暴漲,那會更麻煩!」

骷髏頭聲音低沉:「你不該炸死這些偽道強者,他們都可以為人皇提供力量,為人皇的道,提供力量,你炸死他們……得不償失!」

說罷,他有些遲疑,不過還是道:「我看你,好像……對此地的大道了解很深,甚至知曉一些東西,你是新人族的領袖之一?」

「也許吧!」

蘇宇笑道:「有何指教?」

「這些偽道不是這麼用的……」

他沉聲道:「這些偽道,其實是可以剝離的!只要剝離出來了,就能讓人換道,直接成為你說的天王強者!當年此地偽道許多,但是都不完善,不圓滿,萬族的強者修鍊,其實是在完善這些偽道。當偽道足夠強大,你是可以剝離的,剝離下來,融入萬界的真道之中!」

他眼神愈加清澈,「也就是說,偽道強者,是可以成為真道強者的!比如你在下界修火道,但是下界之道難修,你在這修火道的偽道,去了下界,只要有辦法,就可以將偽道融入其中……因為大道本質其實是一致的!」

蘇宇一怔,看向他,眼神微變:「你是說……這裡的道,其實是簡化版,下界的道是強化版,但是可以先修簡化版的大道,然後去融合下界的大道,也能彼此相融?」

「能的!」

骷髏頭沉聲道:「所以偽道強者,是很珍貴的,他們相當於幫著養道。你把他們殺了……才是真的損失!當年我修此地之道,也有一些修鍊強大了,下界去融合真道的心思!當然,還有一種希望,希望人皇能回歸,做兩手準備!」

蘇宇若有所思。

偽道,可以融真道。

這是人皇的偽道,自己的文明志中,那些大道,其實也是偽道。

偽道,自己很多。

當然,都不強大就是了。

自己的偽道,可以竊取真道中的力量,那人皇的自然也可以。

蘇宇陡然看向骷髏頭,眯著眼,笑道:「你對這方面很擅長?」

「一般。」

骷髏頭低沉道:「我只是之前研究過一些年,不過後來融偽道,出了點問題,所以差點隕落,一直在沉眠恢復,可惜,修復的不是太好。」

蘇宇摸了摸下巴,這一次主動問道:「你叫什麼?」

「琪蓉。」

蘇宇笑道:「怎麼跟女人名字似的。」

骷髏頭沉默一會,半晌:「我是女的!」

「……」

蘇宇看著他,或者她,看了好一陣,看著那皮包骨的身體,看著那沒幾根呆毛的毛髮,看著那幾乎跟骷髏一樣的腦袋,許久,齜牙笑道:「我……覺得死靈更好看點!」

女的?

蘇宇無語!

女的變成這幅樣子,這……太可憐了,太可怕了吧!

真的比死靈都難看!

死靈好歹還能分出公母,你這是完全無法分辨啊。

星月都比你好看,雖然臉是黑的。

這人啊,就怕對比,一對比,真可怕。

琪蓉?

這是本名吧,而非封號,上古強者,一般都喜歡介紹自己的封號,誰會特意介紹本名的,蘇宇有些古怪,你說本名,誰認識你啊?

就說嵐山侯,她本名是什麼,鬼才知道!

蘇宇沒多問,很快道:「你好像對大道研究很深,知道此地是人皇的道呈現,以前做研究的?」

「不算。」

「不算?」

蘇宇疑惑,什麼意思。

琪蓉沉默一會,又道:「從上古之後,我只負責一件事,只是……到現在也沒成功,你不用問,你可以帶我見你們現在最高首領,我會和對方談,希望你們能繼續支持我。」

蘇宇挑眉。

最高首領?

說我呢!

「和大道有關?」

「是。」

蘇宇盤算了一陣,笑道:「行,回頭帶你去見!」

說著,笑道:「你先進我道兵修養一下?反正現在看也看了,沒必要再看了。」

琪蓉低沉道:「我還是希望你能少殺一些偽道強者,他們都是有用的,有些,甚至是我當年特意培養的,只是現在可能都走失了……」

蘇宇一怔,看向她。

琪蓉認真地點頭:「你沒聽錯,萬族有些偽道強者,是我當年特意培養出來的,當然,他們自己不知道。這個計劃,只有我和當年的岳剛知道,可惜岳剛死了,可能沒有傳遞下來……所以你們不知道這些。」

帶著一些遺憾,琪蓉又道:「我希望你能早日帶我去見你們現在的最高首領,否則,殺一些偽道強者,用處不大。」

蘇宇掃了她一眼,忽然道:「既然你相當重要,怎麼就跟死人似的,直接就埋在地下了?」

打個比方,現在萬天聖他們也相當重要,真要閉關,閉死關,蘇宇怎麼著也會了解一些,在哪閉關,何時出關,而這位,好像被遺棄了。

「可能是岳剛死了的太突然,他是知道我在哪閉關的。」

琪蓉聲音很難聽,沙啞的很,嘆息一聲:「所以,我看到你們的時候,想的便是岳剛派人來了,結果不是……」

蘇宇皺眉:「前面幾次潮汐,各代人主戰死,雖然戰死了,可傳承都沒斷,一些老傢伙都還活著,岳剛沒和他們說起你?」

前面幾次潮汐,大戰也有,人主戰死了不少,可傳承沒斷,那些人主,其實都是打架的,實力強大就夠了,在蘇宇看來,其實就是上古老傢伙們的傀儡。

人主死了,可岷山侯這些傢伙,可是一直活到了最近才死的。

琪蓉再次沉默一會,開口道:「我當年負責的事,不宜公開。」

蘇宇笑了笑,還很神秘!

行吧!

「那你先休息吧,很快我帶你去見這一代首領!」

說罷,直接將對方納入文明志。

等我炸了第二個傢伙再說。

……

因為骨翼侯自爆,遠處那些一點點探查的天尊們,也多了一點警惕。

若是再發現隱藏的強者,都要小心一些,以免引起災難。

此刻。

月天尊和雷暴,繼續探查,萬法塔繼續掃蕩。

查看了一陣,萬法塔忽然有些動靜,月天尊警惕的很,隔空探查了一下,喊道:「雷暴,此地好像有人沉眠!」

雷暴迅速走來,也隔空探查了一下,有一點微弱的規則之力波動。

很快,有些異樣道:「好像……是神族氣息?」

他看向月天尊,你們一族的?

月天尊也是疑惑:「我族強者沉眠的話,大多會主動說出自己閉關地所在,若是多少年後無法出關,都會讓後人去取走遺留……」

是我族強者嗎?

真要是,可能比較古老了。

第三潮汐之前的人物!

因為那個時期,人族相當強大,萬族勢弱,所以往往會東躲西藏,第三潮汐之後,萬族實力倒是強大了許多,不太怕人族了。

他仔細感應了一番,隱約覺得有些熟悉。

這是哪個老傢伙?

可能還真是神族強者。

很快,有人潛入地下,深入地下開始探查,過了一會,有人上來了,急忙道:「大人,下面的確有人,不過還在沉眠中,不知何時才能覺醒。」

這一次,月天尊沒有莽撞,而是一股微弱的意志力,探查了下去。

深入地下很深,這才感應到了對方存在。

而那尊蘇宇第一位發現的強者,此刻,眼睛微微顫動,眼皮子顫動了一陣,忽然睜眼,耳邊,很快響起有些熟悉的聲音。

「我乃月食侯,閣下是?」

「月食侯?」

帶著一些迷茫,漸漸地,下方的強者清醒了過來,有些虛弱,緩緩道:「我是六翼!」

此話一出,月食侯倒是有些意外,「六翼兄?」

六翼神族的族長,早就消失很多年了!

下面是這位?

這位論起資歷,比他還老一些,居然還活著!

這倒是意外之喜!

神族隱藏的強者,其實月食侯都知道,但是這六翼出現,倒是意外之喜了。

他迅速撕裂大地,很快,大地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深洞,下方,一座小石屋中,呈現出一道人影。

月天尊見他對答如流,不像是失控的樣子,也安心了一些。

沒失控就好。

之前的金烏族強者,也沒失控,閉關不代表一定失控,骨翼侯只是例外而已。

撕裂了大地,那石屋中,一尊強大的存在,緩緩起身,抬頭看天,看到了月食侯,也看到了探頭看來的雷暴,有些意外,太古巨人族怎麼也和神族這邊湊到一起了。

他緩緩朝上空飛去,吐氣道:「你們怎麼找到我的?」

此刻,他也嘗試著連接一下大道,沒那麼慌忙,月食侯在這,他還看到了幾位神族強者,顯然,這裡沒那麼危險。

月天尊查看了一下他的氣息,他的狀態,笑道:「我們正在清理道源之地,沒想到居然找到了六翼兄,六翼兄當年……不是已經大道崩潰,隕落了嗎?」

「僥倖逃生。」

六翼嘆道:「不得已之下,用捕捉的大道,保住了性命,只是為了保命,只能閉關融合大道之力,結果,這大道和我有些衝突,這一眨眼,也不知過去了多少歲月。」

說罷問道:「清掃道源之地?人族戰敗了?」

「算是吧!」

月天尊面上笑容越來越多,六翼好像沒出問題,這是好事,雖然聽這意思,可能是大道受損,甚至換道了,那也無妨,本身實力不弱,這就足夠了。

一直到六翼飛到身邊,都沒什麼問題,這下子月天尊倒是不擔心了。

而身後,之前避開的一些強者,也紛紛飛來。

幾位神族速度極快,其中一人更是歡喜道:「六翼兄,還記得我嗎?」

六翼朝那邊看去,也露出笑容:「霜神侯,你這狀態,好像還不錯,比我好不少……」

他一一看去,臉上露出笑容。

我神族,好像強者不少。

身旁,雷暴瞥了一眼,撇撇嘴,有些酸,神族居然又冒充一尊准王,他有些皮笑肉不笑道:「恭喜月道兄了!」

月天尊也露出笑容,難掩欣喜:「同喜同喜,也許很快就能發現巨人族的道兄在閉關,這道源之地,十萬年來,不知多少人在這閉關不出。」

六翼也看了一眼雷暴,笑了笑,也沒說什麼。

此刻,他還虛弱的很。

和幾位神族強者寒暄了一陣,眾人很快和他介紹當前的局勢。

六翼點點頭,不斷吸收消化這些消息,臉上也漸漸露出笑容,這麼說,神族現在算是勝利者之一,萬界霸主之一了。

難怪這一次敢來清掃道源之地。

而一旁,月天尊見他氣息波動,不由笑道:「六翼兄,要不暫時休息片刻,恢復一下元氣,現在溝通大道之力,容易讓肉身受損,我看你肉身有些油盡燈枯了!」

之前幾人迅速勾連大道,那是為了自保。

可六翼不需要。

這裡,神族強者多著,貿然勾連大道,容易讓肉身受損嚴重,本就因為沉眠,肉身消耗巨大。

六翼聞言,也是笑道:「那……勞煩月食兄了!」

能恢復一些元氣,那最好不過了,只是他閉關多年,耗空了底蘊,此刻也沒什麼寶物來恢復肉身了。

而月天尊自然也知道這些,很快,送來一枚儲物戒,笑道:「六翼兄儘管用,不夠再說!如今神族不比當初,我族寶物還是夠用的,不需要和當年那般,為了一些資源,不得不和人族廝殺了!」

六翼查看了一下,也是唏噓:「今非昔比啊,我看月食兄實力進步許多……」

他又看了看四周,「好像不止我族和巨人族在這?」

「對,這次還有其他幾族強者也聯合一起掃蕩。」

月天尊笑道:「剛剛摩天還吃了個小虧,掃蕩到了骨翼侯,結果骨翼侯走火入魔,自爆了!可惜了骨翼侯,魔族也死了兩位合道……幸好是我遇到了六翼兄,否則被他們遇到了,指不定會如何呢!」

六翼也笑了,運氣!

其他人遇到了,哪怕不殺自己,為了自保,他也會瞬間勾連大道,那樣的話,閉關多年的肉身,就有些虛不受補,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了。

「閉關到走火入魔……」

六翼搖頭:「也是少見了!」

骨翼侯,廢物!

大道雖然有動蕩的可能,可走火入魔,真的太少見了,只能說,骨翼侯對大道那是一竅不通,也許是強行融合上去的,太過廢物。

他沒再多說,開始吸收消化那些寶物,強化肉身。

腐朽的肉身,漸漸開始恢復,飽滿,充盈起來。

氣息,也漸漸強大起來。

……

而外圍。

蘇宇皺眉。

什麼情況?

月天尊他們發現那傢伙了吧,可是……為什麼沒自爆,也沒發瘋。

難道說,對方沒勾連大道?

因為遇到的是神族強者,所以對方覺得沒危險,選擇了暫時不勾連大道。

蘇宇也是無語。

這麼一來,還有效果嗎?

對方要是一直不勾連大道,豈不是自己的手段沒用了?

「我不信你一直不勾連大道!」

蘇宇暗罵一聲,虧我等了半天,就想看看你自爆的樣子,結果倒好,你居然不勾連大道。

……

摩天尊這邊。

摩天尊他們也感應到了那邊的情況,摩天尊有些發酸,淡淡道:「居然是六翼,看樣子,神族再增一員猛將了!」

自己這邊,剛死了兩位合道,月天尊那邊發現了六翼侯,這一對比,真的讓人難受。

而三月,也朝遠處掃蕩了一眼。

心中有些古怪,這六翼,氣息有些虛浮,感覺像是修鍊偽道的。

之前,修鍊偽道的骨翼侯出了事,這位卻是沒事,難道說,之前骨翼侯真是走貨入魔,而不是蘇宇動了手腳?

不然,沒道理六翼沒事啊。

心中想著,臉上卻是帶著憨憨的笑容:「好事,咱們現在越強,對付混沌族越有把握,不是嗎?」

「也許吧!」

摩天尊笑了笑,也不再說。

多一尊天王,是運氣不錯,不過,也許接下來自己這邊,也能發現魔族隱藏的強者呢。

……

各方都在聊著,繼續尋找。

而六翼這邊,肉身不斷強化,流逝的氣血和元氣都在迅速恢復,臉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還不錯,雖然這麼多年來,消耗極大,可起碼境界是穩固住了。

此刻的他,勾連大道,再適應一段時間,很快就可以恢復到巔峰狀態了。

不像金烏族的金火侯那幾位,強行勾連大道,肉身必然受損,恐怕還需要不少時間去恢復。

月天尊也等待了一會,見他恢復的不錯,不由再次露出笑容:「六翼兄看樣子恢復的不錯,此次出關,再適應一段時間,也許……有希望再進一步!」

「難!」

六翼搖頭:「修鍊的畢竟不是本道,有點虛浮。」

說著,又笑道:「月食兄強大就行了,回到了神族,見一見老友,到時候有什麼吩咐,儘管說便是!」

說罷又道:「月食兄忙你的吧,我再適應一下就行!也看看,能不能再碰到幾位老友,一起聊聊。」

月天尊笑容滿面,點點頭,繼續在前面開始掃蕩。

其他人,也陸續歸位。

之前招呼他的霜神侯正在操控萬法塔,面帶笑容道:「六翼兄,來這邊吧,這是新出的道兵萬法塔,道兄看看威能如何!」

六翼也來了興趣,笑了笑,朝那邊飛去。

此刻,他開始嘗試勾連大道了。

肉身強大了許多,再勾連大道,他就具備天王戰力了。

大道一點點連接,他氣息也越來越強大,距離霜神侯也越來越近,霜神侯也感受到了,感慨道:「我看道兄恢復了,實力應該比我還要強一籌!難怪月天尊說,道兄有望更進一步,也許,我神族又要再出一位天尊了。」

「說笑了。」

六翼笑了,好聽的話,誰都喜歡聽,不過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很難!

此刻,他稍微有些不太適應。

大道之力湧入體內,肉身越來越強,腦海中,卻是隱約浮現一個念頭,殺了霜神侯!

這樣的想法,讓六翼心中一驚。

開什麼玩笑,這位當年和自己關係還不錯。

為何自己想著要殺他?

他心中微驚,可腦海中,越來越多的瘋狂念頭呈現了出來。

殺了他!

殺了所有看到的一切生靈!

彷彿有人不斷在告訴他,殺,殺掉這些傢伙,這些傢伙都該死!

他恢復的比骨翼侯強,沒骨翼侯那麼快失控,然而,隨著他吸入的大道之力越多,這種殺戮之意越重,骨翼侯吸收的大道之力,反而不是太多。

而他,此刻吸收的大道之力越來越多!

氣息,也越來越強!

此刻,他和霜神侯,距離已經近到了極致,霜神侯也感受到了他的氣息強悍,再次感慨道:「六翼兄若不是當年受傷了,如今,我族絕對會多出一位天尊……」

身旁,幾位神族合道也是不斷點頭,帶著笑容。

我族又出一位強者了!

六翼心中殺戮之意越來越盛,強忍著這種殺戮之意,勉強道:「過譽了!」

心中卻是自動浮現出霜神侯的可惡笑容。

他在嘲諷自己!

嘲諷我,當年受傷了,現在,當年還有些不如自己的月食侯都成為天尊了,而自己,卻是連月食侯都不如!

「殺了這個可惡的傢伙,殺光他們!」

「他們都在嘲諷我,都想殺我……是的,他們想殺我……」

「……」

「六翼兄?」

此刻,霜神侯帶著一些疑惑之色,怎麼了?

六翼臉色有些難看,難道閉關太久,還沒完全恢復?

「沒……沒事……」

六翼再次看到了他的臉,那可惡的臉,帶著虛假的關懷之色。

而他們前方,月天尊也回頭笑道:「六翼,你若是身體不適,就先休息休息,我讓人護送你回萬族山……」

月食侯也很可惡!

他居然讓人護送我,什麼意思?

是護送,還是暗中派人殺我?

因為我可能威脅到他的位置?

帶著這樣的念頭,帶著殺戮的慾望,他一步步靠近霜神侯,在霜神侯面帶關切的眼神中,露出了笑容,忽然,六隻翅膀浮現在身後。

嗡!

那六隻翅膀,如同利刃,一閃而逝,劃過了虛空!

噗嗤!

碩大的人頭,帶著一些茫然,飛天而起!

霜神侯的人頭浮空,帶著不解!

為什麼?

六翼為何要殺我?

他瘋了嗎?

噗嗤一聲,六翼速度奇快無比,一閃而逝,人頭被他鋒利的翅膀劃過,瞬間切割成無數塊,意志海都被切割成了無數塊!

其他幾位神族強者,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個個人頭飛起。

一尊天王,在他們毫無防範的情況下,就在身邊突然爆發,一下子,這些人都懵了,一個個人頭飛起。

這些上古侯,幾乎都是走的融兵法,兵器都沒出,實力也不是巔峰,還沒有防範,此刻,人頭飛起,意志海被切碎。

一眨眼,加上霜神侯,足足4位頂級強者,都被斬殺當場!

正說話的月天尊,愣了一下,下一刻,帶著無邊的憤怒和震撼,暴吼道:「六翼,你在做什麼?」

而六翼,雙眼血紅,速度快的無法想象,瞬間破空而起,沒有去殺月天尊,他知道自己不敵對方,哪怕瘋狂,他還保留了一絲理智。

逃!

逃走了,我找機會再殺他們。

嗡!

虛空被他翅膀切割開,下一刻,六翼挪移數百里,瞬間逃離此地,而月天尊身後,一下子,四道煙花爆開!

月天尊暴怒,帶著不解和瘋狂,咆哮一聲,撕裂虛空就追了過去。

「混賬,你該死!」

他迅速追殺而去,吼道:「雷暴!」

而雷暴,也是意外無比,很快道:「你族中之事……你自己解決,我還要繼續掃蕩道源之地,免得我離開了,有人趁機從我們的缺口返回,那就得不償失了!」

混蛋!

月天尊大怒!

可是,此刻他顧不得許多了,他怒不可遏,他對六翼算是禮遇有加了,又是給他寶物恢復肉身,又是安排人送他回萬族山。

結果,六翼居然殺了霜神侯他們!

該死!

他迅速追擊,後方,摩天尊幾人對視一眼,都帶著一些疑惑和意外。

摩天尊微微皺眉,剛剛骨翼侯也瘋了,現在,這六翼也瘋了,這其中,是不是有些聯繫?

他皺眉不已,考慮一下,迅速道:「三月,你繼續清掃,其他人協助三月道兄,我去看看!」

他沒帶走所有人,免得三月放水。

不過六翼速度太快,他擔心月天尊未必能追上,看神族熱鬧,他樂得如此,可現在,六翼情況不對勁,也許……其中有些不同尋常之處。

這些強者,為何一個個都忽然失控了!

……

而遠處,蘇宇也是吸氣。

行啊!

這神族的傢伙,居然還能保持一些理智,而且感覺氣息很強大,這是恢復了一些實力才殺人的。

關鍵是,殺了人之後,他居然還知道跑!

他也看到了兩道光芒,一閃而逝。

速度都極快!

一個是六翼,一個是追殺而來的月天尊。

蘇宇眼神閃爍。

我去找三月,合作幹掉那些留下來的傢伙?

得了吧!

附近還有幾位天尊呢。

蘇宇舔了舔嘴唇,判斷了一下他們追逃的方向,月天尊這是怒火滔天,要殺這個神族叛徒了?

那……是否有機會,趁機弄死一位天尊級強者?

或者……

一個個念頭閃爍,不耽誤蘇宇作出選擇。

蘇宇迅速撕裂時空長河,趁著沒人注意,加快速度,迅速朝之前六翼所在的大道飛去,一路飛馳,很快,蘇宇找到了六翼的支流大道。

「朝西北方向飛!那才是唯一生路!」

蘇宇打出一道道規則之力,融入那條支流,干擾六翼的選擇,讓他去西北方向。

西邊是混沌山,西北方向,靠近鳳族一些。

一道道規則之力打出,蘇宇也不管六翼會不會受到影響了,大概率是會的,這傢伙現在融入了大量大道之力,有些癲狂,也許會把這當成大道的啟示。

……

很快,蘇宇從時光長河中走出。

迅速朝道源之地之外跑去。

一路上,他不斷傳訊藍天。

「去西北方向,鳳族所在區域等我命令!」

此刻的蘇宇發現,若是這麼下去,月天尊一路追殺,也許……真有機會弄死他!

弄死一位天尊,至於道源之地,管他呢!

少了一位天尊,他們掃蕩都不好掃蕩。

……

而此刻。

萬族山方向。

一位位強者,都皺起了眉頭,就這麼一會,東邊方向,忽然升起了7道煙花,其中骨翼侯和霜神侯,都是頂級強者,算是天王級存在。

怎麼回事?

不是才掃蕩嗎?

怎麼一下子就死了這麼多人!

正在邊境封鎖的三大天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帶著一些不安,難道遭遇了強敵?

……

混沌山中。

混沌森林後方,此刻,月昊眾人也在登山觀望,一個個露出異色,月昊輕笑道:「難道是清掃道源之地,逼出了人族的頂級強者,正在大戰?」

「好事!」

「看樣子,萬族又損兵折將了!」

他露出了笑容,萬族最近損失很大,這是好事。

至於誰被掃蕩了出來,那都無所謂,生也好,死也好,他們都不損失什麼。

有熱鬧可看了!

……

而蘇宇,這時候正迅速跟著他們。

不過並非直線,他也感受到了摩天尊的氣息,這位也在追蹤!

「兩位天尊……摩天尊也跟來了。」

蘇宇挑眉,這樣的話,倒是有些麻煩。

如何把這些傢伙,送到混沌山去?

讓他們和混沌山的傢伙,廝殺一場,那是最好的結果。

可惜,此刻蘇宇還沒找到混沌山那些傢伙的藏身之地。

空間古族的那些空間通道,這次也許可以用上一些。

這些傢伙,速度都很快,嚴格來說,比蘇宇都要快一些,六翼擅長速度,和幾位天尊不相上下,倒是蘇宇,速度要慢一些,漸漸地被甩開了距離。

蘇宇也不慌,空間古族的通道到處都有,我想去哪,隨時可以抵達!

而這時候,六翼的確在朝西北方向逃。

「走一步看一步吧!」

蘇宇慢慢跟著,看情況再做決定。

若是真有機會殺一位天尊,管他能不能栽贓給混沌一族,殺一個少一個,也能減少一些威脅。

有個瘋狂的六翼在,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此時此刻,一場追逐大戰,正在上界發生著。

六翼瘋狂中還帶有一絲理智,居然逃離了道源之地,讓蘇宇看到了一些機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1章 機會(求訂閱)

7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