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施恩圖報(求訂閱)

第743章 施恩圖報(求訂閱)

「呵呵呵……」

蘇宇喉嚨里發出了笑聲,笑的有些壓抑。

剛剛冒險嗎?

很冒險!

第一次在兩位敵對天尊面前暴露真身,這對蘇宇而言,是一次巨大的生思考驗。

自從他實力大進,掌控了大量強者,蘇宇很少會冒這樣的險了。

上次突襲封印山,那也是有把握的。

這一次,兩大天尊一旦翻臉,召喚其他天尊,暫時放棄搜索上界,放棄封鎖混沌山,蘇宇想逃命,難度極大。

片刻后,藍天來了。。。

此刻,藍天也是后怕,看到蘇宇,吐氣道:「太冒險了!」

蘇宇笑的燦爛,「可是……收穫也會很大,不是嗎?」

「他們會合作嗎?」

藍天露出不確定的眼神,「會不會很快就翻臉?」

蘇宇笑道:「在解決那些偽道強者的問題之前,他們不會貿然翻臉,三分之一的力量,哪怕沒有天尊,五六位天王,外加近百合道,你覺得,他們在沒有把握克制之前,會翻臉嗎?」

這才是核心!

蘇宇笑容燦爛道:「何況,與其一次打兩方,不如聯手一次打一邊!我們想找他們合作,你覺得他們不想找我們合作?若是混沌山找他們,先滅了我們,你覺得萬族會答應嗎?」

蘇宇輕笑道:「萬族現在的情況是,誰找他們合作,他們都有可能會答應,防著就是了,但是我們還是混沌山那邊,死一個少一個,死一個,那就少一分力量!」

藍天點頭:「他們一定會防範我們的!而且也會尋找解決偽道受控的辦法,甚至一點點地讓人轉修真道,從而擺脫我們對他們的轄制!」

蘇宇點頭,露出笑容,萬族肯定會想辦法解決這些問題的。

他們不會讓這麼多強者,受蘇宇控制。

那太危險了!

至於一次性把這些強者都給弄死了……萬族也不可能會做的,損失太大不說,一旦暴露,哪怕真道強者也得兔死狐悲,畢竟很多人,包括三大族也有大量偽道強者。

或是朋友,或者親人,甚至是父子長輩,哪有那麼簡單殺了就了事。

蘇宇笑著道:「還有一種可能!」

藍天看向他,蘇宇輕笑道:「找到我們,和混沌山合作,滅了我們!因為我們,才是控制偽道的威脅所在,他們哪怕不清楚到底哪些人可以控制,但是他們知道,當年的兵窟他們都不行……那我們這邊,也許只有數人才可以。」

「我算一個,把大周王抬上去,也算一個……」

蘇宇笑道:「所以,萬族一定也有滅殺我們的心思!我們死了,偽道……那不就是真道嗎?」

合作,那是與虎謀皮!

一定要處處小心!

當然,若是合作談成了,起碼錶面上,雙方能過得去,暗地裡就不好說了。

如今,三方都是各懷鬼胎,為了利益聯盟罷了,誰也不會真把對方當盟友對待,真付出真心,那才是取死之道!

蘇宇深吸一口氣,又道:「只要獄王一脈,爆出一些實力,那這個聯盟就能暫時穩固!別獄王一脈,弱不禁風,那就沒法穩固這個聯盟了!」

藍天笑呵呵道:「那獄王一脈要是偽裝虛弱怎麼辦?」

「哪有那麼容易!」

蘇宇笑道:「剛出山,十萬年來正面迎敵第一戰,真要裝虛弱,就不怕他們一脈士氣喪失?哪怕士氣不喪失,萬族一路打到他們老巢,那也會付出代價,混沌山一脈,更大的可能還是防止萬族衝破那原始森林進入內圍!」

藍天再次點頭。

兩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一些笑容。

這一次,也許是一次轉折點。

雙方仇深似海,萬族殺人族強者無數,蘇宇這邊也是如此,可殺歸殺,到了關鍵時刻,出現一個更強的勢力,弱弱聯手,也就成了必然。

蘇宇盤算了一下,有利有弊,不過合作的話,總體而言,利大於弊!

「宇皇,那現在我們做什麼?」

道源之地,蘇宇大概不會再去了。

蘇宇笑了笑,「現在?現在先回去,回食鐵一族,你忘了,我們還是食鐵族合道呢?這馬上都要去萬族山了,我們不去,豈不是被人懷疑!」

藍天笑了。

「那要是萬族那邊真掃出了人族,交給了我們……」

蘇宇平靜道:「沒事,萬族送來了,也不能馬上信任,先關押著,等待時機合適再說!」

蘇宇壓根沒指望現在收服誰,那不現實,而且太危險。

如今,內部不能出問題。

作為三方中最弱的一方,內部出現問題,那接下來的戰鬥,沒法打了。

說完,蘇宇想到了什麼,忽然放出了一人。

滅蠶王一出來,滿臉的哀怨。

我現在就是個工具人!

要我血的時候,抓出來提點血,太傷人心了。

蘇宇笑道:「滅蠶前輩,剛剛也是為了咱們的大計劃,前輩多付出一些,以後立下大功,也好早日進入合道!」

「……」

滅蠶王心累,幽怨道:「下次提前通知我一聲。」

蘇宇笑了,點頭,又道:「文起如何了?」

「揍了他幾次!」

文起被鎮壓了,滅蠶王雖然實力沒到合道,揍他還是行的。

說著,又道:「不知道是不是怕被你監聽,我讓他投靠獄王一脈,他都沒理我,是不是有心背叛不好說……但是目前來看,大概是沒背叛的。」

蘇宇微微點頭,「那就把他丟給百戰,百戰現在和月羅殺到了混沌山內圍,那邊很危險……算了,過些天再看。」

文起這樣的狗頭軍師,其實能用,但是蘇宇現在不想費心思去鎮壓,太麻煩。

還是去給百戰當狗頭軍師吧!

……

很快,蘇宇和藍天,向食鐵族遷移的方向追去。

至於骷髏頭,到了食鐵族再說。

……

同一時間。

道源之地。

月天尊、摩天尊都回來了,六翼則是被他們鎮壓了,畢竟六翼之前殺了神族不少強者,無論如何,現在也要表示一個態度,鎮壓六翼,而不是讓六翼大搖大擺地出現。

下次六翼出現,最好也要改頭換面,以免讓那些被殺強者的朋友親人暴動。

兩人回到了原地,此刻,摩天尊傳音而來,詢問道:「此事,到底要不要和大家談談?談的話,三月他們,要不要參與進來?」

月天尊傳音道:「談……最好還是談談!至於三月他們……當然要一起談,若是他們和傳火一脈有合作,那不喊他們,他們也知道情況!若是沒合作,也趁著這機會,試探一下他們的心思!三月的心思,你我都知道一些,可雷暴和天命,你我都不知道具體情況。」

「尤其是雷暴……百戰和雷暴有聯姻嗎?為何我們都不知道!」

這話一出,摩天尊也是抑鬱,很快傳音道:「此事恐怕也沒幾人知道,百戰當年出事,雷暴也沒參與,之前他解封,雷暴也沒管……不知是隱藏的太深,還是在等待時機爆發!」

月天尊也沒多說,很快道:「我們繼續掃蕩,讓冥天尊、道天尊、魔天尊幾位派遣分身前來,趁早將此事洽談清楚,至於是合作,還是圍剿傳火一脈,也該有個決定!關係上百偽道強者,不能不當回事!」

摩天尊沉默一會,傳音道:「你覺得他們到底如何控制偽道的?是隨意控制,還是需要特定條件?」

骨翼侯和六翼,都是爆發之後才出了問題,之前沒連接大道之力,可能是這個時期,被對方抓住了破綻。

而月天尊不太在意這個,直接道:「不管是不是特定條件,你忘了,之前六位準王如何死的?」

那總不是特定條件吧?

對方也許無法控制,但是壓制,那是一定可以的,而且還不需要什麼條件!

當日6位準王,輕鬆被殺,瞬間被壓制,這一點,當日魔天就在那邊,還是有些感應的,他們也隔空感應到了一些。

「另外,混沌一脈若是真如他們說的那樣強大……此刻,聯手這些傢伙,削弱混沌一族,也是我們希望的結果!摩天尊,你說……這一族,真的存在規則之主嗎?」

月天尊問出了一個大家都在迴避的問題。

真的存在嗎?

不好說!

有這個可能,但是一旦真出現了,一位規則之主,哪怕弱小的那種,也許三五位天尊都難匹敵!

天尊,已經是這個時代的極限了!

摩天尊也是沉默不語,不知道有沒有,有些事蘇宇並非無的放矢,他說混沌道不在限制中,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

摩天尊想到這,又傳音道:「他們來自下界,那下界現在……恐怕不太好過!」

「寂無還活著。」

「魔戟也還活著。」

兩人隔空對視一眼,沒再多說什麼,下界難去,也許……也許這一次合作,還可以談點別的,比如,開放下界通道?

哪怕傳火一脈不答應,起碼也要他們答應一些條件,比如……讓寂無他們來上界!

是的!

這一刻,他們知道,下界恐怕難以保住了!

但是寂無他們沒死,這是真的。

寂無也好,天古也好,包括魔戟這幾位,都是頂級的合道戰力,一直在下界待了無數年,上界的話,可能會實力再進一步!

又或者,想個辦法,讓這幾個傢伙,打破下界的通道,讓傳火一脈失去最大的保障!

合作,那也不是朋友,依舊還是對手。

一個個念頭浮現,很快,兩人開始傳訊混沌山那邊的三大巨頭,讓他們分身前來洽談大事。

他們這邊,三月幾人都有些疑惑,不過這倆回來后什麼都不多說,幾人只好打消了詢問的念頭。

一群人,繼續開始忙碌,搜索道源之地。

有了六翼他們的事,此刻這些人搜索起來,更加小心了!

……

回到食鐵族遷徙的隊伍中,已經是第四天晚上了。

食鐵族並未將人裝在兵器空間中遷徙,而是上萬頭食鐵獸,也扛著多座大山,一路朝人山前行。

是的,食鐵族也搬山而行!

一座座長滿了竹子的大山,被他們搬離,哪怕去人山,人山光禿禿的,有啥好的,多少得帶點土特產過去才行,又擔心人山不適合竹子生長,這些傢伙倒是敢想,搬了七八座大山,準備移到人山上去。

小的食鐵獸,都在山上打滾嬉戲,絲毫沒有背井離鄉的痛苦。

大的食鐵獸,一個個的,也都沒怎麼在意,就當一次遠遊了。

而一座最大的山頭中,食鐵族那個巨大的竹子打造的大殿,都被巨竹侯他們給搬來了,就坐落在大山之上。

……

此刻的食鐵族,巨竹侯和四月都在。

看到蘇宇和藍天回來了,兩位都鬆了口氣,巨竹侯急忙道:「之前道源之地,死了不少強者,是宇皇做的?」

蘇宇笑道:「恰逢其會,順手弄死了幾個。」

巨竹侯都憨笑不起來了,后怕道:「那邊天尊多位,宇皇還是要小心!太危險了!」

既然投靠了蘇宇,看的也是蘇宇前途。

蘇宇冒險,這是大家不想看到的結果。

蘇宇笑道:「放心,我會注意的,只是如今,要說一點危險不冒,那也不可能,咱們還沒到那個時候,此刻,高風險高回報!」

說完,蘇宇吐了口氣,又笑道:「接下來,也許會稍微好過一些。」

沒再多說這些,蘇宇很快道:「我們離開,有人過來探查過嗎?」

巨竹侯笑道:「他們不敢,我在這呢,不過催促我們快一點倒是有的,元聖侯那邊派人過來了一趟,說我們動作太慢了,大部分種族已經抵達了,我們才走了一半。」

說是10天內,可正常情況下,不需要這麼久的。

食鐵族晃晃悠悠的,太慢了!

「不用理會他們!」

蘇宇笑了一聲,也不再說,很快,放出一具骷髏。

琪蓉很警惕,出來瞬間,掃蕩一圈。

微微一驚,食鐵族!

她好像認出了巨竹侯,恢復清澈的眼神,瞬間投向巨竹侯,而巨竹侯卻是沒認出她,有些古怪,「骷髏一族的?」

「……」

蘇宇笑了,「不是,人族的,只是閉關太久,快隕落了!」

說著,又笑道:「巨竹侯認識她嗎?琪蓉,女的。」

身旁,藍天都愣了一下,掃了一圈琪蓉,笑了笑,沒開口。

巨竹侯倒是不在意男女,想了想,搖著大腦袋,不認識。

四月也是看向琪蓉,疑惑道:「琪蓉……沒聽說過!」

而琪蓉,看向他們,也保持了沉默。

蘇宇輕笑道:「一位強者,能把偽道修鍊到天王境,怎麼也不會是無名之輩,琪蓉,看樣子,你好像沒什麼名氣。」

「我一直在幕後……」

蘇宇笑道:「行了,不說這些,我對你的真實身份不感興趣!」

蘇宇淡淡道:「你不是要見人族現在的最高首領嗎?我現在在上界,無法回人境,就在這吧,巨竹侯他們都在,給你多個見證。」

此話一出,琪蓉便知道他的意思了。

沉默一會,問道:「你……是此代人主?」

蘇宇笑了笑,微微點頭,也不廢話,先是取出了星宇印,朝她鎮壓而去,琪蓉骨骼都被壓的嘎吱作響,蘇宇平靜道:「人皇的星宇印,統一諸天前用的印章,認識嗎?」

琪蓉眼神中露出一抹駭容,許久,微微點頭:「聽說過,難怪……你可以在道源之地,控制那些偽道強者,難道……便是因為這個?」

蘇宇笑道:「也許吧!」

說著,天門開啟,朝她看去,看的琪蓉再次露出駭然之色:「你……開了天門?」

「嗯。」

蘇宇平靜道:「這些,足夠了嗎?不夠的話,可以等下次回下界,去了人境再說。」

琪蓉輕嘆一口氣,微微屈身,施了一禮,「琪蓉相信了,有星宇印和天門在,哪怕還有其他人主,閣下也是當之無愧的人皇傳承……」

蘇宇笑道:「不算,我可沒繼承人皇什麼。」

他沒多說這些,看向琪蓉,「之前你說,有事要見了人族最高首領才說,現在說說看吧。」

琪蓉沉默一會,開口道:「請容我介紹一下我自己,我真名的確是琪蓉……不過,我有正式冊封……」

幾人都看向她,神神秘秘的,上古侯他們見過不是一兩位,到底是誰?

琪蓉深吸一口氣:「我是第三次潮汐,人主岳剛冊封的琪妃!」

「……」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巨竹侯瞪大眼睛,半晌才道:「你……是琪王妃?」

他眼睛瞪大。

見蘇宇他們看著自己,急忙道:「第三潮汐,人族之主是岳剛,人主都算和人王同級……琪王妃是岳剛的道侶,可是……可是琪王妃早就隕落了,你……」

琪蓉聲音沙啞道:「並沒有,我只是一直在幕後做一些事情,後來修鍊出了一些問題,所以……我閉關了!因為大家都覺得我死了,所以我閉關也是悄悄閉關,唯有岳剛才知道我在哪。」

她說著,有些感慨,唏噓一聲:「岳剛……隕落了。」

死了!

她第一眼看到蘇宇,就問他,人主岳剛呢?

而蘇宇,給出的答案是隕落了。

那是她的道侶,也是人主。

臨死的時候,都沒能見一面,她知道,岳剛也許死的很突兀,或者來不及來見自己一面了。

骷髏頭上,露出一抹哀色,很快消失,輕聲道:「琪蓉,見過當代人主!」

她再次施禮,蘇宇這次回了一禮,「怠慢了,原來是王妃!」

蘇宇其實有些好奇,還是第一次見到某位強者的王妃道侶……不對,神皇那邊,他也見過先皇妃。

而巨竹侯,卻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忽然一變。

不止他,四月也想到了什麼,陡然道:「你……你假死?」

琪蓉微微點頭。

四月震動道:「不對,你當年……當年不是……不是被處死了嗎?你怎麼假死的!」

「……」

蘇宇愣住了,處死?

什麼鬼?

而巨竹侯,也是眼神變幻,迅速道:「琪王妃當年好像是因為叛變,被人族親手處死了吧?岳剛親自下的令,此事當年還鬧出了不小的動靜,這也是多年來,第一位被處死的王妃……」

「叛變?」

琪蓉聲音沙啞,有些自嘲:「我為何要叛變?我的夫君,乃是人主,人族地位最高的存在,我有必要叛變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人主……傀儡罷了!我只是不想岳剛當這個傀儡,被人忌憚罷了,最終落得個如此下場……好在我那夫君,雖然迂腐,卻也知,我是為他好……暗中救下了我!不過,我大道的確被斷了,否則,我也不會修偽道。」

蘇宇微微凝眉,大八卦啊!

不過,感覺不是什麼圓滿的八卦。

蘇宇輕聲道:「琪王妃的意思是,當年你被人族定下了背叛之罪,被處死了!岳剛親自下令,斷了你的大道,之後又暗中救下了你,為你續接了偽道?」

「人主說的不錯。」

琪蓉輕嘆一聲:「時過境遷,也沒什麼好說的,我看人主身邊沒有一些老古董存在,也許舊時代的消亡,也是好事,起碼……不會再當這個傀儡了!」

至於巨竹侯,畢竟是外族。

她看蘇宇身邊沒有人族上古強者,這才多說了幾句。

蘇宇卻是笑道:「傀儡……你的意思是,第三潮汐的岳剛,受限很嚴重?」

琪蓉自嘲:「受限?那時候,岳剛真要說……只能說,是一員戰將!什麼危險的戰鬥,都是他衝鋒在前!那些人說是培養人主,實際上就是為了培養一些戰將,而非真正的人主!因為他們都忠於人皇,等待人皇回歸,在這之前,他們不會樂意讓其他人,有任何取代人皇的機會的……」

蘇宇想了想,笑了:「有意思,百戰好像也是這情況,不過百戰好歹夠強,岳剛……他實力如何?」

「和人主應該差不多。」

那就是剛踏入准王不久了,這樣的實力,在那個時期,的確沒辦法掌控人族。

畢竟那個時期,人族老古董太過,准王不少,天尊都有。

「你是被冤殺的?」

蘇宇問了一句,琪蓉沉默一會,「也不算!他們說我背叛……其實……嚴格來說,的確不算太冤枉我。」

蘇宇皺眉。

剛剛還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現在又說不算冤枉,你不是自我矛盾嗎?

琪王妃平靜道:「這麼說吧,那時候,我不甘心讓岳剛成為他們的打手,暗中也做了一些事情!包括讓人修鍊偽道,包括想辦法讓岳剛再進一步,甚至讓岳剛找機會,處死一批人族強者,殺一儆百……」

蘇宇笑道:「你做了?然後被人發現了?」

「算是。」

琪蓉嘆息一聲:「畢竟還是太勢弱了,身邊眼線太多,包括一些覺得忠誠的屬下,其實也是那些傢伙安排的!」

她無奈道:「後來計劃暴露了,那些老傢伙震怒之下,便要滅殺我!岳剛為我求情,不過也沒用,最後,岳剛只好親自下令處決了我……甚至是他親自動手的!」

琪蓉笑道:「你說可悲不可悲?人主……連自己道侶都無法保住。」

她再次嘆息:「所以後來岳剛戰死,我其實不意外,當打手的,哪有活的太久的!我當時見到人主,問岳剛是否還在,也只是抱有一絲希望罷了,這麼多年,他都不曾來看我,恐怕早就隕落了!」

一旁,巨竹侯悶悶道:「岳剛早就死了,死了數萬年了!第三潮汐,也爆發了一場大戰,五月的兒子,也就是我孫子,便是在那次潮汐之變戰死的。」

蘇宇倒是想起了這事。

不止如此,蘇宇還想到了不少東西,開口道:「第三潮汐,的確好像出了不少變故。五月的後裔戰死,傳火者正式現身,據大周王所說,兵窟就是在第三潮汐正式露面的,第三次潮汐結束,傳火者通道被廢棄。還有許多事,這麼說來,第三潮汐,變故不小。」

巨竹侯點頭:「嗯,岳剛也是一員猛將!琪王妃被處死後,岳剛蟄伏了一些年,後來,帶著一些上古侯,主動掀起了第三次潮汐結束的那一次大戰,那一次,戰死的合道也有數十位!那一戰,上古侯死了許多,萬族也算是慘重,岳剛戰死……」

下方,琪蓉眼神中露出一抹苦澀,很快道:「他應該早有準備,我就知道,他會如此……遲早會對付那些上古侯的,只是可惜……還是沒能扭轉乾坤!」

蘇宇笑道:「這鬧的,看樣子,這人主不好當啊,都是喪命的買賣!也是,9位人主,除了百戰還活著,其他的都死了!每一次潮汐之變,都以人主隕落為終結……也挺悲哀的!」

人主死了,才會罷戰,才算是一個潮汐的結束。

直到百戰,因為他太強,所以這個魔咒才解除了,儘管如此,百戰也被封印了六千年。

蘇宇笑道:「人主,這還是個喪命的位置啊,大量的上古侯都活著,倒是人主死了一堆,真可憐!」

也不好說什麼對錯,人主本就是上古強者培養出來的,前面九代都是!

不,第一代不是,武王的兒子,那是個莽夫,自己把自己弄死了,否則,也未必有後面那些人主了,畢竟武王還是有大量麾下強者的。

蘇宇又笑道:「還好,我這個時代,老傢伙都掛了,沒掛的也都在上界,我也沒吃他們的喝他們的,倒是不用太在意他們的意見!」

琪蓉輕嘆道:「感受到了,否則……人主不該一開始就把我封印,人主對待我的態度,讓我感受到了,老輩強者,也許……在人主這,並非太吃香!」

是的,她敢在蘇宇面前自爆身份,其實早就猜到了一些,包括蘇宇的身份。

她是聰明人,蘇宇對她這態度,讓她覺得,這位恐怕對那些上古強者的態度,也就那樣。

蘇宇說定軍侯還活著,琪蓉罵了一句廢物,結果蘇宇連反駁都懶得反駁的,若是心向他們,或者受到控制,哪怕不反駁,也不會那副表情。

別看琪蓉剛復甦,察言觀色之下,其實很快就猜到了一些東西。

而此刻,她看到蘇宇在坐著,巨竹侯、藍天這兩位準王在站著,四月也是站著,整個大殿中,唯獨蘇宇坐著,神在在的,這不是一般的人主可以達到的。

第三潮汐的時候,往往是一些老輩強者坐著,岳剛站著和他們商討一些事情,這就是區別。

而蘇宇,聽到琪蓉這麼說,頓時笑了:「琪王妃可別挑撥我,我這邊還是有不少上古強者的,比如定軍侯、火雲侯、暗影侯這些人。這些老人,我還是很尊重的!」

「桀桀桀……」

蘇宇瞪了一眼傳出怪笑聲的藍天,藍天乾笑一聲,不再壞笑。

你很尊重嗎?

好吧,當我沒聽到算了。

就連巨竹侯,也有些異樣,尊重個屁!

說這話,你不臉紅?

那些老輩強者,在蘇宇這邊,可沒什麼面子可言,真正有點面子的,其實還是外族,人族這邊,蘇宇都壓制的厲害。

而琪蓉,忍不住看了幾人一眼,輕聲道:「人主……好像完全掌控了局面?」

蘇宇笑道:「多謝百戰王,第九代人主,把人族坑慘了,老輩強大的死光了,剩下的都不咋樣,我手底下有實力,有底氣,自然不用太怕,當然,我這人心善,畢竟是前輩,還是很尊重他們的!」

「嘿……」

蘇宇眼睛一瞪,藍天閉嘴了,蘇宇有些惱火:「出去!」

藍天無奈,我是真沒忍住。

你怎麼對誰都睜眼說瞎話!

琪蓉也是無語了,蘇宇說這話的時候,巨竹侯他們眼圈都更黑了,顯然有些不忍直視的意思。

琪蓉大概猜到了,也不多說這些,也不給蘇宇再說的機會,迅速道:「之前人主問我做什麼的,我說我一直負責一件事,此事,其實很簡單……」

她看向蘇宇,沉聲道:「培養屬於自己的忠實下屬,這一點,和偽道有關!我當年想要做的,就是這個,用偽道取代真道,甚至是……擊殺這些真道強者,取代他們!」

她深吸一口氣:「所以,他們殺我,我其實可以理解,因為我也想殺他們!我想培養一些同樣大道的偽道強者,然後下界,去奪取這些真道強者的大道之力,將這些老輩吞噬了!」

蘇宇吸氣:「夠狠!」

巨竹侯他們也許沒聽懂,蘇宇倒是懂了,「你這是盯著這些老輩強者,想要逐步取代他們,又不損耗實力,是這意思吧?」

琪蓉微微點頭:「是!比如定北侯,他修槍道,那我就要培養一位修鍊槍道的偽道強者,下界后,禁錮定北侯,讓那位偽道強者,吞噬他的大道之力,甚至融為一體!」

這話一出,巨竹侯他們都懂了,一個個臉色變幻起來。

這女人……還真狠啊!

最毒婦人心……咳咳,幾人瞬間壓下這心思。

但是琪蓉當年若是真成功了,不敢想象,也許……也許真能取代這些強者,前提是,大道融合能否成功。

琪蓉聲音沙啞:「也許諸位覺得我狠,然而,岳剛既然成了人主,為何還要當這個傀儡?什麼危險的事,都是他去做,無權無兵,一切都要聽從那些人的話,我不甘心!後來,計劃泄露了,那些老傢伙震怒,計劃破產……看樣子,後期應該沒人繼續提及,否則,不會是現在這樣!」

蘇宇摸著下巴:「你研究多年,不會一點把握都沒,就貿然施行吧,你如何確定,一定可以融合?」

「萬變不離其宗!」

琪蓉聲音依舊沙啞:「我找人試過!巨竹侯也許知道,當年人族一位頂級合道失蹤了……」

「失蹤?」

巨竹侯想了想,開口道:「巫山侯?」

「是他!」

琪蓉沉聲道:「我不是好人,也不會標榜自己是好人,巫山羞辱岳剛,動輒呵斥,後來……我讓人暗中擒拿了他,讓修鍊同道的偽道修者,融合了他!吞噬了巫山!」

狠啊!

這女人,蘇宇都覺得挺狠的,之前還以為是鑽心搞研究的,合著,是個狠人啊!

「吞噬巫山的那位,不但完全接收了巫山的大道之力,還更進一步,有跨入准王的希望……」

巨竹侯忍不住道:「難道是後來的岳奇?」

琪蓉微微點頭。

巨竹侯微微震動道:「還真是他!後來岳奇和岳剛一起發起了最後一戰,岳奇也的確進入了准王境,他也是岳剛最得力的屬下……原來……是這麼來的!我說,岳奇年紀不大,在那個時期,短短數千年,居然就跨入了准王境!」

說完,有些惋惜道:「可惜,後來和岳剛一起戰死了。」

琪蓉平靜道:「猜到了,岳剛死了,他大概也死了,他是岳剛親侄子,自家人,總比外人值得放心一些!他也是我唯一一位成功的實驗者,後來,我也沒機會再做了。」

計劃暴露了,自然沒機會再做了。

她自己也被處死,岳剛雖然救了她,可換道途中,她也出現了一些問題,不得不閉關解決,這一閉關,滄海桑田,早已和當初不一樣了!

這樣的計劃,當年若是爆出來,恐怕會引起大動蕩,難怪後來無人提及!

這是用上古強者的命,換新生代取代他們,都是要命的!

蘇宇摸了摸下巴,笑道:「有點意思了!不過……我這邊也沒合適的人手啊,取代誰呢?取代火雲侯?算了吧,這些人都很聽話啊!感覺有些雞肋了!對了,人族可以取代萬族嗎?」

「道則差不多,應該都行,在上界,在道源之地,和下界不一樣,修什麼道都有可能……」

蘇宇點頭,笑道:「也是!別說……這要是在道源之地,修鍊了肉身道,難道能取代百戰?」

蘇宇忽然來了興趣:「我找個修鍊肉身道偽道的傢伙,自己人,然後去把百戰給吞了,你們覺得如何?」

琪蓉忍不住道:「第九代人主……很強嗎?」

蘇宇笑道:「強,強的離譜,都快達到上古人王的地步了。」

「……」

琪蓉不說話了,這第十代人主,好像很瘋狂,第九代人主那麼強大,他居然敢打對方主意。

說歸說,蘇宇忽然道:「既然可以融合,可以取代,問你個問題,大道可以修補嗎?」

琪蓉微微一愣:「修補?」

「對,人族的肉身道,應該出了一些問題,導致受損了,否則,不至於只能出一個百戰這樣的傢伙,你說,偽道中的肉身道,能否修補人族的肉身道?」

「應該可以……」

琪蓉愣愣道:「修補大道……修補了,那也只是便宜了別人……」

蘇宇笑道:「怎麼會!修鍊肉身道的,人族肉身道的,那都是我的人,除了百戰這傢伙,都是我的人,誰厲害了,都是我厲害了,怎麼叫便宜了別人?」

「……」

都是你的人?

此刻,琪蓉忍不住多想了一些,這傢伙,難道……真的徹底掌控了整個人族?

那比岳剛要強多了!

可他實力,也就和岳剛相當啊。

蘇宇又笑道:「有趣,太有趣了!修補大道,說實話,術業有專攻,這事吧,我自己都辦不到,我一直在考慮,這大道出現了問題,我該怎麼解決……你倒是送上門來了!取代大道,我沒興趣,當然,也可以試試看,偽道好修,我現在想的是修補大道,甚至是融合同種大道……你好像對這些有很大的研究,尤其是大道融合!」

上次,大周王融合了兩條道,累的半死。

這也是一種融合!

偽道和真道的融合,也是一個道理,這讓蘇宇想起了很多東西,甚至在思考一個問題,我能不能把大秦王和大夏王,再給他融回來?

融到人族肉身道中!

這倆本就強大,融回來,也許可以再進一步,而且還能搶佔百戰的大道份額!

蘇宇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再看琪蓉,笑容燦爛無比:「我這人,不喜歡戰力太強的,唯獨喜歡用腦子搞研究的,我本就是研究員出身,我很欣賞琪王妃,琪王妃,岳剛死了,也許我可以找到他的死靈身,讓你夫妻團聚……但是,你幫我做點事,問題不大吧啊?」

「死靈界?」

琪王妃一怔,蘇宇笑道:「對,死靈界現在我掌控,我可以幫你找人,當然,你要是不需要就算了!」

琪蓉愣神了一下,「真的可以找到?」

「不確定!」

蘇宇笑道:「死了這麼多年,現在還沒復甦,也許不能復甦了,也許還在死靈天河中,誰知道能不能找到,我不給你保證!」

琪王妃深吸一口氣:「那我若是不答應,人主會如何處置我?」

蘇宇笑道:「這話說的!我不是那種人!若是琪王妃真不答應,那就算了,頂多和文起一起,先關押個幾年再說,我還能殺了你們?」

「……」

琪蓉試探道:「人主……不願意放我離開?」

蘇宇失笑:「這話說的,你欠我一條命。還沒償還呢!這施恩圖報,當然是必須的,我救了你,你欠我一條命,你不還我,我能給你走了?那你太小看我蘇宇了!」

琪蓉好半晌才道:「當年岳剛若是有人主這魄力……也許……不會有後來的事發生。」

這施恩圖報,說的那是大義凜然!

琪蓉聽在耳中,只覺得刺耳無比,這位新人主,真不是一般的人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3章 施恩圖報(求訂閱)

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