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 人族完了(求訂閱)

第744章 人族完了(求訂閱)

蘇宇當然不會放走她。

甭管她會不會修補大道,融合大道,天王級的存在,蘇宇放走了,成為敵人怎麼辦?

而琪蓉,也不再指望這些。

很快道:「人主,我之前建議你不要殺偽道強者,便是因為這些,偽道是可以剝離出來的,不管是用於真道也好,還是強化也好,都有很大作用!」

「偽道可以吞噬真道,那真道,自然也能吞噬偽道!」

蘇宇一怔,忽然想到了什麼,點頭:「你的意思是,若是吞噬大道規則一樣的偽道強者,那真道強者也會更強大?」

「嗯!」

琪蓉沉聲道:「就是如此!當年人皇開建道源之地,其實我覺得,可能就是為了強化真道強者!至於偽道,我覺得人皇未必有興趣掌握一些弱者……而是為了更好的強大自己麾下的那些強者!」

這是一個強化大道的基地!

人皇掌控那些弱者有什麼用?

琪蓉繼續道:「還有,我之前說的,當修鍊偽道的強者多了,我覺得,也有希望接引回人皇!道源之地的道,其實是一個路標,但是現在人皇找不到,或者沒辦法找回來。當這條道強大了起來,人皇也許可以直接穿梭回來。」

顯然,琪蓉對這些研究的很多,很透。

蘇宇摸起了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偽道,能強大真道。

這個蘇宇是知道的,他之前就讓大明王他們吞噬過一些他自己取走的那些小金龍,但是,他沒讓這些人去吞噬那些已經被掌控的規則之道。

都是直接殺了了事,崩斷了偽道。

如今,卻是在思考,偽道可以弱吞強,那真道為何不可以?

「也就是說,我手底下,現在有一位修鍊火之道的永恆,我可以讓他去吞噬修鍊了火之道偽道的合道,也許我手下這人就能成為合道境?」

蘇宇問了一句,琪蓉想了想道:「差距太大的話,吞噬的效率不會太高,容易出現大道之力流逝!若是差距不大,那吞噬效果,應該是最好的!」

「一位合道,吞噬一位偽道合道,那也許可以完全吸收對方的大道之力,不會浪費。而且如此一來,其實還拓寬了本來的大道,讓大道潛力更大!」

這番話,再次聯繫到了之前大周王說的同類型大道融合。

蘇宇也漸漸明悟起來。

「你說的不錯,那偽道強者,的確不該殺,這麼說,我之前殺了不少偽道天王……」

蘇宇忽然心臟疼,「我好像損失很大!前前後後,我都弄死多少偽道天王了,若是被我的人吞了,豈不是都能成為天王?哪怕不行,成個頂級合道也可以啊!」

太慘重了!

這些偽道強者,其實就是死靈界域的龍血侯啊,當成工具人來用的。

結果倒好……全被自己幹掉了!

蘇宇眼神閃爍:「就說六翼,修鍊的應該是速度一類的大道之力,速度……小周王的時光大道,其實算是一種速度類型的大道,極致的速度之道!能否讓他吞噬?」

哪怕不行,總有這個類型的強者。

蘇宇迅速盤算了起來,又道:「琪王妃,你修鍊的是什麼道?」

琪王妃骷髏眼都變了色,半晌才道:「人主……」

蘇宇笑道:「琪王妃別誤會,我就是問問,也好有個安排,也許還能給王妃找個真道強者來吞噬一下。」

琪王妃有些無言,她不知道該不該說,可是,有些事瞞不住。

許久,琪王妃沉聲道:「我修鍊的乃是石化一道,類似於禁錮,不過禁錮方式不同,是將人石化,大戰之時,對方若是不強,可以將他石化封印!」

這算是封印中的一種……當然,蘇宇覺得,搞基建其實是把好手。

瞬間石化,蓋房子絕對一流。

自己手底下,好像沒有這一道的強者,封印一道,其實也沒幾個人擅長,獄王一脈其實擅長封印。

蘇宇笑道:「那倒是不錯,我這邊,擅長封印的還真沒幾個,倒是彌補了一下空白。」

「王妃早點恢復實力,如今任何一位天王,對我而言,都是舉足輕重的存在!」

琪王妃微微點頭,鬆了口氣。

她不是心善之輩。

然而,在蘇宇這小年輕面前,她不覺得自己有蘇宇毒辣。

這人炸死那些天王,跟炸死小雞崽似的,面不改色,笑容依舊,這樣的狠角色,哪怕琪王妃也覺得不好惹。

何況,能輕鬆掌控人族,哪怕老古董不多,手底下有準王是真的,他身邊的兩位準王,未必就比蘇宇弱,不也照樣乖乖聽話。

琪王妃點頭,蘇宇笑了,「那王妃還請繼續入文明志中小住幾日,最近上界不太平,怕被人感應到了王妃,王妃不嫌棄吧?」

嫌棄!

其實琪蓉很討厭那種狹小的封閉空間,閉關多年,她受夠了。

不過這時候,反對不了,她很快道:「不嫌棄,人主能給琪蓉一個容身之地,便是琪蓉的榮幸。」

「這話說的!」

蘇宇笑道;「好歹也是王妃,人主的道侶,岳剛前輩也是我的榜樣……咳咳,我會善待王妃的!」

榜樣就算了!

混到這個地步,連自己道侶都保不住,榜樣個屁!

琪蓉不再說話,蘇宇文明志呈現,琪蓉主動走了進去,蘇宇也往裡面塞了不少寶物,給她恢復。

……

等琪蓉進去了,蘇宇忽然笑道:「我在思考一個問題……」

幾人都看向他。

「你們說,百戰到底是真的蠢,還是假的蠢?」

幾人露出疑色,藍天笑道:「宇皇的意思是?」

「前面幾代人主那麼慘,都是傀儡,百戰可不算傀儡,不少人赴死給他讓道,後來都聽他的,傳火者為他赴死,被封印了這麼多年,大家還在期待他歸來……百戰真的蠢到家了?」

蘇宇眯眼笑道:「弄死了那些老古董,不會是因為那些老古董管的太多了吧?百戰順道把他們都給弄死拉倒。」

藍天笑呵呵的,搖頭:「不覺得!你也說了,老古董其實後來都聽他的,既然如此,何必這樣?我看,還是他蠢,和其他的無關!百戰實力太強,過的可不會和岳剛那樣凄慘!你看他,連巨人族都能勾搭上,誰會因為這些,去找百戰麻煩?說他勾結外族的?你再看,岳剛若是娶了個外族女人……所以,老古董也是看人下菜的,實力強大的話,說什麼都是對的!」

蘇宇頓時笑了,「也是!倒是我想多了。話說回來,百戰打到了混沌山深處,人怎麼就沒消息了?不會被弄死了吧?」

「那不至於,真死了,別人不說,下界的大唐王、大漢王這些人可能都晉級合道了!」

藍天說了一句,笑道:「我更懷疑,他是不是和月羅打著打著,打出了舊情,舊情複發了?」

藍天幽幽笑道:「可惜,我不知道月羅是什麼樣子,什麼氣質,什麼風格,否則……我也可以試試百戰的滋味……」

「……」

咳咳咳!

蘇宇開始咳嗽,瞬間看向他,咬牙:「出去!」

「……」

藍天幽怨地看著他。

蘇宇惱怒道:「先出去,我緩緩!」

「……」

藍天幽怨無比,帶著一些不情願,化身一位嫵媚妖嬈的女子,扭著小腰,不情不願地離去。

而蘇宇,長吐一口氣,大爺的,你為何會產生這種想法?

試試百戰的滋味,啥滋味?

你大爺的!

和藍天在一起,最近藍天正常了許多,蘇宇都快忘了之前的一些事,現在被他又給提及了,頓時深感無奈,算了,這變態,還是離我遠點好。

而一旁的巨竹侯和四月,對視一眼,都一臉的不寒而慄。

真變態!

宇皇這些屬下,沒幾個正常人。

……

遷徙還在繼續。

陸陸續續的,一些種族都抵達了人山。

而掃蕩,也在繼續。

……

道源之地。

距離蘇宇離開,過去了一天時間。

這一天下來,隨著幾位強者的掃蕩,不斷有沉眠的強者被掃出來,當然,也有一些腐朽的枯骨被直接挖了出來,真有人閉關閉到了隕落,隕落到死都沒人知道,因為規則之力早就消散了。

此刻,三月他們這邊,挖出了一具完整的屍體。

身體栩栩如生,只是,氣息早已泯滅。

三月看了一眼,一聲嘆息:「這好像是人族的東祁侯,居然老死了,可惜了!」

摩天尊也看了一眼,認出了這位。

當年360尊人侯中,較為強大的一位了。

資歷不比岷山低,只是消失很多年了,沒想到在這挖出了對方的屍體。

在道源之地,掃蕩了一天多時間,這是他們發現的第二位人族強者。

至於第一位,現在正在後面被幾位強者看押著,被他生擒了!

而後方,那位被看押的鬚髮長到拖地的老人,看到東祁侯的屍體,眼中也露出一抹哀色,又一位老夥計隕落了!

死的無人知曉。

若不是這次掃蕩,恐怕屍體還會埋藏在地下無數歲月,直到有一日,被人意外發現,那時候,也許已經無人認識這位,只當是某位遠古強者的遺蛻。

後方,一位天王級強者,面帶笑容:「二位天尊,這傢伙雖然死了,不過屍體依舊強大,不如煉化了,化為精血,分給一些需要精血的小輩去修鍊……」

三月瞥了他一眼,沒吭聲。

而摩天尊,也沒理會,看了一會,淡淡道:「先收殮了!」

屍體,提取精血,意義不大。

起碼對他而言,毫無意義。

這屍體,也許可以交給傳火一脈,哪怕換幾枚能進入混沌山不被排斥的陣符也是好的,何必和屍體過不去。

後方,那天王見他這麼說,只好閉嘴。

很快,看向後方被看押的老人,咬牙道:「天尊大人,這南溪侯,當年也殺過我們不少人,現在被擒拿了,不如就地斬殺了,也免得給我們製造麻煩!」

南溪侯,雖然不是天尊,可隱約也有天王之力了。

當然,現在很虛弱就是了。

這位天王覺得,不如趁著他弱小,殺了了事,何必和現在這樣,封印了對方,還需要人來看守,浪費人力物力。

對人族,都該斬盡殺絕!

「斷血!」

摩天尊微微凝眉:「看守就好好看守,不要一直廢話!」

身邊的天王,正是斷血侯。

斷血侯無奈,好吧,我不說話了。

今日,摩天尊有些問題。

抓到了人族強者,卻是沒殺,倒是一些萬族強者,一旦反抗,摩天尊下手可不輕,就在前不久,一尊仙族的強者被他挖了出來,對方以為摩天尊是來殺他的,反抗了起來,被摩天尊打的肉身都快爆了。

斷血侯還想說點什麼,但是又擔心被呵斥。

正想著,遠處,忽然一陣轟鳴聲響起!

轟隆隆!

劇烈的響聲,響徹道源之地。

爆發之地,在月天尊他們那邊。

此刻,一尊強悍的存在,衝天而起,大戰瞬間爆發,月天尊和雷暴聯手壓制對方,不過雷暴有些打醬油的姿態,而這一次出現的強者,實力也是強悍無比,一柄巨斧,劈的天地變色!

三月一看,頓時一怔,「巨斧侯!」

摩天尊也是微微皺眉:「又一個人族的傢伙,居然還真掃蕩出了一位天尊級人族!」

有些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作為諸天霸主種族,人族總有些快要老死的傢伙選擇閉關。

果然,還是掃蕩出了一位頂級的存在!

真正的天尊級!

此刻,那持斧強者,一斧頭劈出,天崩地裂。

摩天尊這邊,被看押的南溪侯,被封印了,此刻,耗盡了力氣,凄厲吼道:「巨斧,逃啊!」

他瘋狂掙扎!

又一位人族侯被挖出來了,不是東祁侯那樣的屍體,而是活人,而且實力極強的存在!

人族,恐怕完了。

否則,在這道源之地,豈會放任這些外族強者,掃蕩四方,整個道源之地,此刻,南溪侯連一位人族都沒看到,除了東祁侯,就是現在這位剛冒出來的巨斧侯了!

……

遠處。

巨斧侯劇烈喘息,他聽到了南溪侯的吼聲,卻是帶著苦澀。

逃?

往哪逃!

此地,兩大和他實力相當的強者,都是全盛狀態,而他,閉關太久,處於一個休眠期,戰力不到巔峰,一對一都未必能贏,何況是一對二。

不止如此,附近這樣實力的強者,居然不止這兩位。

他感應到的,足足有6位!

而且,稍弱一些的准王,也有五六位,這樣的實力,他是完全沒希望逃離的!

而對面,月天尊也是眼神閃爍。

天尊!

人族閉關修鍊的老傢伙,居然還真冒出了一位天尊。

要生擒,抓住,交給傳火一脈嗎?

天尊,可是這個時代的頂級戰力!

要是天王,抓了,那交給對方,換取一些保證和其他的東西,月天尊覺得可以接受,可天尊,這就是真的資敵了,一旦被巨斧侯恢復到了巔峰,也許能要了他們的命!

「巨斧,束手就擒吧!」

月天尊淡淡道:「你覺得你可以逃掉嗎?」

四周,摩天尊、荒天尊他們迅速朝這邊趕來。

巨斧侯已經感受到了,自己到了絕路。

他帶著一些憤怒,一些不甘心,咬牙切齒,手持巨斧,怒道:「人族如何了?」

道源之地,可是人族在掌控!

為何會變成了這副樣子?

「三月,你也背叛了人族!」

巨斧侯感受到了三月的氣息,憤怒無比:「食鐵一族,乃是我族世代盟友,連你也背叛了人族?」

「……」

三月撇撇嘴,這話說的。

老傢伙做主,就是討厭!

看看人家蘇宇,多客氣啊。

張口就背叛,我又不是人族,何況,你說了又不算。

不過掃蕩出一位人族天尊,也出乎他預料,此刻三月也在思考,接下來怎麼辦?

蘇宇這邊,還沒天尊級強者……那肥球不好說,但是除了肥球,其他人絕對都沒到天尊級,若是能放走巨斧侯,被蘇宇收服的話,那人族這邊,算是有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尊天尊級強者了!

至於蘇宇能不能收服,成功率很大!

百戰,三月直接無視了。

此刻,三月迅速思考著。

其他方向,天命侯不動聲色,雷暴也不吭聲,荒天尊幾人迅速將巨斧侯圍在了中間。

巨斧侯滿臉絕望!

逃不了了!

死定了!

「我和你們拼了!」

一聲厲吼,巨斧侯持斧就砍,首當其衝,朝遠處的三月砍去!

「……」

三月大眼睛都瞪爆了。

艹你!

幹嘛啊?

我惹你了?

「叛徒,我人族對你食鐵一族不薄,你居然也背叛我族……」

巨斧侯憤怒無比!

神仙魔為敵,那是正常的,沒什麼,他不在乎。

可是,食鐵族,一直是人族盟友,三月居然也背叛了。

這是無法容忍的!

老子死也要咬你一塊肉!

一柄巨大的斧子,瞬間撕裂了虛空,砍破了天地,一斧落下,逼的三月有些想吐血的衝動,幹嘛?

一根巨大的竹子,一竹子劈出!

連擊!

轟隆隆!

接連七八竹子,打的巨斧倒飛,巨斧侯吐血,三月這才喘了口氣,眼中滿是無奈。

你大爺的!

是你先打我的啊!

我沒辦法才反擊的。

我不反擊,你也逃不了,反而讓三大族對我更加忌憚。

想到這,三月只能暗暗說抱歉了,你這蠢貨,從其他方向跑,我還能想想辦法,直接盯著我來,大家都看著,混戰都不算,我放跑了你,那我食鐵族恐怕要倒霉了。

巨斧侯算是栽了!

很快,月天尊幾位強者,紛紛一擁而上,這時候可不會來什麼單打獨鬥,沒意義。

迅速拿下對方再說!

數位天尊聯手,眨眼間,打的巨斧侯血濺四方,肉身爆碎。

眼看著巨斧侯有自爆的趨勢,月天尊幾人對視一眼,眼神閃爍,並未阻攔,巨斧侯自爆死了,那傳火一脈也沒什麼話說。

對方反抗的厲害,我們無法生擒,那沒辦法。

總不能冒著生命危險,去阻攔他自爆吧?

幾人正想著,甚至等待著他自爆,忽然,一股特殊的力量波動,朝巨斧侯覆蓋而去,天命侯身上,一股讓人安靜到極致的氣息爆發,覆蓋到其他幾位天尊,幾位天尊忽然都心神安寧了下來。

正要自爆的巨斧侯,也是一下子忽然安靜了起來,帶著一些享受之色。

不過,很快巨斧侯清醒了過來。

然而這時候,一根大竹子一竹子打來,直接打的他暈頭轉向!

三月的想法是,活著比死了強。

活著,還有救援的希望。

死了,那真是什麼希望都沒了,天命侯阻攔了對方自爆,他順便給他一竹子,打暈了巨斧侯再說!

而這時候,月天尊幾人傳音:「天命侯和三月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阻攔我們,或者說阻攔巨斧侯自爆?」

「他是傳火一脈的人?」

「傳火一脈,到底在我們這邊,埋了多少釘子?」

天命侯的舉動,在他們看來,有點保住巨斧侯的意思。

此刻,巨斧侯被生擒了,這時候再強行殺他,就有些故意殺人的意思了,傳火一脈知道了,會不會報復回來?

若是報復,偽道強者,恐怕要死許多!

月天尊眼神閃爍,陡然,暴喝一聲:「大膽狂徒,找死!」

這一聲暴喝,聽的三月幾人是莫名其妙。

都被抓住了,還喊個屁啊!

而就在這一刻,遠處,一座小山上,一塊石頭,忽然睜眼,好像復甦了,瞬間化為一道人形,看了一眼那邊,隔空和月天尊相望。

過了一會,石頭化成的人影,撇撇嘴,砰地一聲爆裂,死了!

……

月天尊幾人臉色難看。

石頭?

這附近,還真存在傳火一脈,關鍵是,他們之前也沒在意,沒掃描到那邊。

那身邊,有嗎?

這一刻,幾人都不敢確定。

雖然沒出來人,可是,誰知道是不是故意隱藏了?

而三月,眼神微變,啥情況?

天命侯也是一聲不吭,不斷盤算,到底什麼意思?

雷暴更是滿頭霧水:「剛剛那邊是什麼玩意,怎麼忽然爆了?」

月天尊幾人沒說話,而是迅速封印了巨斧侯,接著,將怒目圓睜的巨斧侯,丟到了南溪侯身邊,月天尊掃了兩人一眼,幽幽道:「一位天尊,一位準王!」

這可是大魚!

真要送給傳火一脈嗎?

越想,越覺得不妥。

可是……殺了他們,自己幾大族,那上百合道和五六位準王還要嗎?

頭疼欲裂!

摩天尊也是冷冷道:「再看吧,道天尊他們分身要到了,到了,我們再商量!」

雷暴有些忍不住了,皺眉道:「幾位,道天尊他們分身前來,到底所為何事?」

摩天尊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商量擒拿百戰,擊殺百戰,雷暴天尊覺得如何?」

雷暴皺眉看著他,你這語氣……不太對勁。

月天尊笑了笑,「摩天尊,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摩天尊淡淡道:「該說,還是要說的,免得大家揣著明白裝糊塗!」

摩天尊環顧一圈,平靜道:「在場,我們六位,立場恐怕都不相同,只是想說,在人族眼中,我們畢竟都是外族,人族所謂的萬族,從來不包含人族自己,人族是人族,萬族是萬族!哪怕食鐵一族,也只是食鐵族,而不會是人族食鐵一脈!」

三月乾笑:「那當然,我一直都是支持萬族議會的!」

「……」

摩天尊笑了笑,不再說什麼,只是有些感慨:「有些事,讓人心寒!不過,不得不承認,人族不愧是上天寵兒,諸天霸主,滅了一茬又一茬,始終不滅,始終強大……」

傳火一脈,混沌一脈,這可都是人族的!

蘇宇說,他們傳火一脈和混沌一脈,下棋博弈下了十萬年,以諸天萬族為棋子,是真的嗎?

也許……是吧!

雷暴皺眉不吭聲,不明白這傢伙為何突然感慨這些。

而天命侯,也陷入了沉思中,沒能推算出摩天尊想說什麼,三月也是,不太懂這傢伙的意思。

摩天尊笑了笑,也沒再說,看向那邊被封印后,依舊不服不忿的巨斧侯,忽然道:「你們說,我們還能成為規則之主嗎?據說,萬族不能踏入規則之主境,是人皇的封印,天命侯,你智勇無雙,你覺得,我們如何打破封印,跨入規則之主境?」

月天尊也輕聲道:「不錯,我們境界都達到了,可始終距離規則之主一線之隔,好像被什麼阻礙了,也許便是人皇的封印,這封印,如何打破,天命侯有頭緒嗎?」

「人皇封印?」

天命侯看向幾人,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才道:「幾位……為何會覺得是人皇做的?」

月天尊笑道:「難道不是?」

天命侯思考一番,許久,開口道:「有這個可能!否則,不至於十萬年,無一人踏入規則之主境!封印……未必是封印,這些年,我也曾思考過,因為封印不可能連人族一起封印了,所以我覺得……更大的可能,還是一種覆蓋諸天的規則之道!」

天命侯解釋道:「當年,也許設下了一些規則之道,封鎖了成為規則之主的可能,那打破這規則之道,就需要一些契機,需要引子……就如三身法證道,會被懲罰一樣,現在成為規則之主,也被設定成了不允許的事!」

「打破三身法的桎梏,需要強大的實力,壓制規則懲罰。」

「想打破成為規則之主的桎梏……我覺得,這其中,需要做到幾點才行,第一,找到源頭所在。第二,壓制規則暴動。第三,驅逐以往的規則限制……」

他一個個說著,既然大家問到了,都處於這個境界,他也不介意多說幾句。

而荒天尊,若有所思道:「源頭……你覺得所謂的源頭或者引子,會是什麼?」

天命侯想了想,開口道:「可能是一樣物體,或者一個人,或者一件兵器……承載了這條規則之道的源頭!不大可能是公開的規則之道,否則,當年萬族的規則之主也有許多,大概率不會讓人皇布置成功!只會是無聲無息間,布下了這規則之道……」

天命侯其實沒細說,他覺得,萬族包括人族一起被壓制,也許和上古氣運有些關係。

當然,這樣的猜測,不好提。

摩天尊則是道:「那會不會和人族的存在有關?若是我們滅了人族,徹底覆滅,斷絕人族的一切傳承,這規則,有可能會被打破嗎?」

「有的!」

天命侯這次沒否認,點頭:「是有可能的,所以滅了人族的話,這些桎梏是有希望被破開,讓我們完成晉陞的!」

人族一滅,氣運消散,還是有希望打破的。

天命侯心中判斷著,又道:「幾位是想成為規則之主?」

廢話!

荒天尊悶悶道:「誰不想?只是沒辦法罷了!」

說著,荒天尊悶聲道:「天命,你覺得,傳火一脈,有沒有可能,掌握破開封印,讓人晉級的辦法?」

「傳火一脈?」

天命侯異樣道:「大概不行吧,若是可以,早些年,傳火一脈的兵窟,早就晉級了,不還是沒晉級。」

月天尊淡淡道:「兵窟只是個外圍成員,傳火一脈三大核心,死了兵窟和丹玉,第三人一直沒出現,我覺得這位才是傳火一脈真正的核心,所謂的脈主!也許他知道呢?」

天命侯無言以對,只好道:「也許吧,就算可以,我覺得他們也不可能讓我們知曉,畢竟人族本身沒幾個可以晉級的,一旦打破封印,我們都成了規則之主,人族反而沒有,那……人族肯定不會這麼做!」

月天尊眼神閃爍:「也是,不過人族若是也能出幾位規則之主,比如巨斧侯這些,你說,人族會不會多一些考慮,打破封印,讓大家一起晉陞算了?」

他此刻在思考,巨斧侯這些人不殺,也許是好事。

殺了,人族沒有任何天尊存在的話,或者就個把,比如那脈主,那人族打死也不會讓萬族跟著一起晉陞的。

可人族,若是也有兩三位天尊,可以晉級,那人族會不會鋌而走險,讓大家一起晉級?

傳火一脈,無法對付混沌山的話,會不會冒險?

也許,這一脈真的有辦法!

對於成為規則之主,大家都太渴望了!

此刻,摩天尊也傳音而來:「月天尊,也許……此事可以和傳火一脈談談,甚至試探一下他們,到底有沒有辦法!我知道,你兄長還活著,就在神族!同樣的,仙族也好,神族也好,魔族也罷,天尊,我想……不止我們看到的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行的話,抓幾位人族天尊,給那傳火一脈,又能如何?若是都能晉級……那人族晉級兩三位規則之主,而我們,可能是八九位……甚至更多!」

月天尊傳音道:「再看吧,現在只是一些猜測,之前那傢伙也沒說這些,不知是不知道,還是故意隱瞞了,若是真的願意合作,可以趁機和他們再談一次!」

「下次若是見面,我覺得,可以試探一下,我們不晉級,沒有規則之主,若是他說的是真的,混沌一脈有,下界也有,我們真的可以贏嗎?」

「也是!」

幾人交談著,很快,紛紛散開,不再交流,繼續掃蕩!

……

而被擒拿的南溪侯,此刻扶起了重傷被封印的巨斧侯,一臉悲哀,看向巨斧侯,嘆息一聲:「巨斧,看來我們都難逃此劫了!」

巨斧侯咬著牙,「死就死,本就壽元無多,閉關也是為了減少損耗!不過,我人族如何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我也剛被逼出來,不知情況。」

南溪侯看向四周,嘆息一聲:「除了你我,只有東祁侯的屍體了!難道,這諸天萬界,只有你我兩位人族存活了下來?」

太悲哀了!

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否則,萬族豈敢掃蕩道源之地?

哪怕還有人活著,恐怕也是苟延殘喘,流落四方,東躲西藏。

巨斧侯咬牙切齒,看向那些還在繼續掃蕩的天尊。

一路跟著,漸漸地,有些古怪道:「這些傢伙,掃蕩出來這麼多老傢伙,鎮壓的鎮壓,驅逐的驅逐,對我們,還不算太苛待,難道想收服我們不成?痴人說夢!」

他的確有些奇怪,斷血侯對他們不太客氣,可是,幾位天尊,看到他們,往往只是一掃而過,也沒說殺他們,更沒說把他們送走關押,就這麼一直帶著他們。

奇怪!

萬族到底想做什麼?

也不殺,也不問什麼,好像把他們遺忘了一樣。

自己好歹也是接近規則之主的強者,就這麼丟在這不管了?

都沒個人來逼問一下?

想到這,巨斧侯忽然心灰意冷:「人族恐怕真的完了,也沒必要從我們這詢問什麼,因為不需要了!」

南溪侯也是一樣的想法。

是的,人族大概完了。

要不然,拿他們去威脅人族也是好的,真不行,換一些寶物也是好的,結果,這些人壓根不管他們,自顧自地掃蕩著。

越想越悲哀!

兩人心如死灰,一時間,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而道源之地,隨著他們的不斷掃蕩,不斷有強者出現,人族倒是很少,不過,等深處掃蕩結束,還是出現了第三位被擒的人族強者。

同樣的,也沒擊殺,只是封印了,丟在一邊,讓他們三個自己抱團安慰彼此去。

這下子,幾位人族強者,愈加覺得,人族徹底完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4章 人族完了(求訂閱)

7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