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交接,探查(求訂閱)

第747章 交接,探查(求訂閱)

大周王給出的誠意,還是十足的。

幾大天尊仔細思量一番,他們收穫不小,付出的代價不算太大,只是送回去幾位人族強者,但是可以迫使傳火一脈和混沌一脈開戰,這是好事。

有了這基礎,雙方繼續談判了一陣,很快有了決定。

南溪侯幾人,會很快被釋放。

在傳火一脈沒有擊殺兩位準王,兩位頂級合道之前,巨斧會繼續被囚禁,直到傳火一脈擊殺一尊天尊為止。

到最後,雙方談到如何交人,如何交接。。。

這時候,蘇宇插話道:「幾位將雪蘭將軍他們送到一線峽外就行,之後幾位可以離開,我們會派人去接。」

一線峽,英武將軍之前藏身的地方。

幾位天尊在思考,這是不是意味著,傳火一脈就在那?

當然,可能性不大。

更大的可能還是藉助一線峽的天險,避開他們的追蹤。

月天尊也沒拒絕,雖然他很想找到這些傢伙在上界的藏身地,可真找不到,那也不必強求,只要傳火一脈願意先和混沌一族開戰,那有些事可以容忍一二。

說到這,蘇宇又道:「另外,之前月天尊你們擊殺了幾頭古獸,還希望能贈予我們。」

蘇宇很有誠意道:「我們為了遮掩行蹤,一直都沒有擊殺古獸,製造那些陣符,接下來我們要行動的話,需要一些古獸的屍體,製造陣符。」

月天尊面露笑容:「那可是合道的古獸屍體……也算是重寶了!」

蘇宇點頭,「是重寶,可若是無法製造足夠的陣符,我們只能先對付古獸,那樣一來……我們的行蹤不再隱秘,恐怕會徒生事端。」

月天尊很想說,你們不隱秘才好!

最好亮明了實力,和混沌一族殺一場。

不過,蘇宇很快又道:「我們就算殺古獸,也會是在外圍,如此一來,動靜太大,混沌一族必然會多一些小心和關注,甚至會猜測我們是不是為了製作陣符,否則,我們何必殺古獸?那時候,就徹底暴露了!」

徹底暴露,那萬族這邊也會暴露。

畢竟他們殺古獸,萬族沒管,這就很容易被猜到雙方合作了。

月天尊考慮一下,笑道:「行,我們上次殺了四頭古獸,其中兩頭送給你們。」

蘇宇思考了一下,點點頭。

此事就算是達成一致了。

接下來若是再有合作,得等蘇宇他們動手了之後,才會進行下一次合作了。

九位天尊,也沒多說什麼,等蘇宇將陣法的布置手段告訴了他們,幾位天尊很快便離開了。

……

他們一走。

大周王和蘇宇對視一眼,也沒做任何交流,很快,兩具分身燃燒殆盡,焚燒了一切痕迹,分身直接消散。

分身都是神文,神文其實就是規則雛形。

還是極其珍貴的!

然而,兩人為了不被追蹤,此刻,那也是手筆很大,直接把分身自焚了。

……

道始山之外。

虛空中。

幾雙眼睛,此刻都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道天尊聲音幽幽傳出:「很警惕,直接焚燒了分身,看來追蹤他們的行蹤很難!」

「快撤吧,附近的古獸感應到了我們的存在,走吧!」

幾位天尊眨眼間消失,虛空中,那都是他們的本尊!

稍微遮掩片刻,不被古獸發現,那還是可以的。

本尊親自到來,若是蘇宇他們也是本尊前來,這一次,也許他們會趁機拿下對方,結果對方只是分身,而且交流之後,直接就銷毀了。

這讓幾位天尊也很無奈!

……

過了一陣,幾位天尊回到了混沌山邊緣。

很快,幾位天尊齊聚。

道天尊看向混沌山深處,輕吸一口氣,緩緩道:「傳火一脈,目前來看,還是有合作誠意的!當然,我們的合作,都是因為混沌一族勢大,而混沌一族我們並不了解。既然他們甘當一次先鋒……那看看混沌一族的實力,我們再決定,是否要繼續合作!」

混沌山若是很弱,那就算了。

若是很強,那合作極其有必要。

魔天聲音冰冷道:「那我們真要把那幾位釋放了?」

他不太想放人!

「放了!」

月天尊笑容滿面:「兩位準王是不弱,可關鍵在於,巨斧侯還在我們手中!傳火一脈不會輕舉妄動!而對方想殺同等數量的准王,也許自身也會付出慘痛代價,將兩脈隱藏的實力暴露,讓我們看個虛實,就這一點,那就不虧!」

幾大天尊思考一番,很快都點了點頭。

月天尊又道:「這一次,我送人去一線峽,天命兄和我一起,看看能否看出一二。」

天命侯雲淡風輕,微微點頭,並未拒絕。

……

道源之地外圍。

巨斧侯幾人都被關押著,等待發落,等待命運。

幾人都有些頹然。

閉關多年,一出關,就是被人抓捕,如今,幾位天尊幾乎沒接觸過他們,他們也沒看到任何人族的存在。

這讓幾人都很絕望!

此刻,他們幾個,被丟在一處山谷中,四周,都是萬族強者在看守。

巨斧侯掃了一圈,傳音道:「雪蘭,咱們還得想辦法逃命才行,哪怕付出代價,能逃一個算一個,否則這麼下去,咱們遲早會被他們解決掉!」

人群中的雪蘭侯,沒有琪蓉那麼枯瘦,瘦的皮包骨。

這位雪王後裔,依舊風華絕代,只是眼中帶著一些滄桑,頭髮白如雪,隨風飄揚著。

聽到巨斧侯的傳音,雪蘭將軍看向他,傳音道:「如何逃?我們現在被封印了,連弱合道都難匹敵……外圍數位準王境強者……」

巨斧侯有些煩躁,很快傳音道:「我單憑肉身,也還有一戰之力!我走的雖然不算純粹的肉身道,可也打磨的肉身強悍無比!」

肉身道的強者,哪怕封印了,實力還是有的。

比如百戰,被封印了,肉身也能搏殺天尊。

幾人聞言,迅速看向巨斧侯,而巨斧侯,也開始和幾人商量著如何逃跑。

最後,雪蘭將軍傳音道:「巨斧侯,我們當中,你最有希望逃離,若是真要逃,以你為核心,你能逃就逃吧!不用管我們了,一起逃走,那是不現實的!」

幾人已經有了決定,真要逃,那讓巨斧侯先跑。

能跑掉一個算一個!

他們正計劃著,忽然,幾人臉色微變,下一刻,一股強悍的氣息席捲而來。

「天尊!」

「大人!」

「……」

四周,一群強者紛紛問候,很快,幾位天尊的身影浮現。

下一刻,月天尊朝山谷中落下,很快,落在了幾人面前,看向巨斧侯他們,月天尊面帶笑容:「幾位,這幾日,過的還好吧?」

巨斧侯臉色難看,咬牙切齒:「狗東西,總算是來了!要殺就殺,別以為爺爺怕了你!」

月天尊也不動怒,笑道:「接下來,巨斧侯可能還要和我們相處很長一段時間,見面的機會常有,不急於一時。」

說罷,又看向雪蘭將軍幾人,面露笑容:「倒是雪蘭你們幾位,接下來想再見面,也許就難了!幾位道友和我也算老相識了,都沒來得及敘敘舊!」

巨斧侯臉色一變,「你想做什麼?」

這傢伙要殺人了?

月天尊笑道:「沒什麼,南溪,你們跟我走吧,送你們上路。」

巨斧侯臉色再變!

大怒道:「要殺先殺我,月食,你休想在我死之前殺了他們!」

他氣息勃發,肉身強悍,就要朝月天尊殺來。

大道雖然被封印了一些,可戰力依舊相當強大。

月天尊見他憤怒,似笑非笑道:「巨斧,不是殺他們,只是送他們離開!你還是別為他們傷心了,先為自己傷心一下吧!」

什麼意思?

巨斧侯瞪著眼睛,帶著憤怒之色。

月天尊笑容燦爛:「巨斧,他們幾位,有人族出了高價,買回他們……你實力太強,人族目前出不起這個價格,所以……你看來還要在這多留一些時日,也許……留很久很久!」

「……」

幾人都是一愣。

賣了他們?

什麼情況?

月天尊此刻也是玩味十足,「還不懂嗎?抓了你們,就是為了賣給一些人的,結果現在因為巨斧實力太強了,對方出不起這個價格,買不了。所以,巨斧,我若是你,還是多擔心擔心自己!」

你給誰出頭呢?

用得著你來出頭?

這幾位,馬上都要送走了,被釋放了,真正被關押的,只有你,你沒點數嗎?

而巨斧侯一愣,帶著一些不敢置信,帶著一些異樣:「你……你說,你把雪蘭他們賣了?賣給了誰?人族……人族還沒滅絕?」

月天尊輕笑道:「自然還是沒有的,不過多餘的我就不說了,雪蘭他們應該很快都能知道,倒是你……巨斧,安心在這住著。」

巨斧侯這下子臉色變了。

南溪侯幾人也是臉色異樣,雪蘭將軍聲音清冷,開口道:「月食,你的意思是,我們很快就能自由了,而巨斧……沒辦法離開?」

「那是當然!」

月天尊笑呵呵道:「他修鍊到了天尊領域,豈能輕易放走,巨斧,後悔自己成為天尊嗎?若是不成天尊,這一次,也許送你一起走了!」

巨斧侯臉色一變再變,合著,我實力強,人族這邊買不起了?

這……這算什麼?

月天尊很快又笑道:「當然,人族那邊,其實也不想買你,你實力強,又不聽話,如今天尊便是戰力極限,那些人並不想買一個不聽話的傢伙回去,無法轄制!」

他笑呵呵道:「我們給了他選擇,二選一,都是同等的價格,是買雪蘭四人,還是買你,對方很快有了選擇。」

巨斧侯哼哧哼哧,雪蘭將軍微微皺眉,傳音道:「別聽他胡說八道,巨斧,安靜一些,不要受到干擾!」

她擔心巨斧會被月天尊給刺激到了。

巨斧這種戰者,脾氣向來暴躁。

「我知道,沒事!」

巨斧侯很快回了一句,「這傢伙就是故意在刺激我!」

知道歸知道,還是有些不好受,都被買走了,自己還得在這待著才行。

而月天尊,也不在乎這些,繼續笑道:「走吧,雪蘭,你們很快就自由了,不過我還是有些話要和你們說說,順便說說如今的局勢。」

很快,他一揮手,將幾人囚禁在一個透明氣泡中,在巨斧惱怒的眼神下,帶著人迅速離開。

……

路上。

月天尊一臉笑容,很快,又化為一聲輕嘆:「你我皆棋子,蒼生皆棋子!距離你們閉關很久了,我就簡單說說情況吧!」

他把第三潮汐到第九潮汐的事情都簡單說了一下。

很快道:「直到最後,我們才知道,人族也好,萬族也好,都是棋子!傳火一脈和獄王一脈的棋子,或者說,是人皇和獄王他們的爭鬥蔓延下來的鬥爭!」

「百戰也好,月羅也好,都只是棋子,真正的棋手,是傳火一脈的脈主和獄王一脈的執掌者!」

月天尊嘆息道:「好手段,以萬族蒼生為棋,以合道為卒,雙方大戰十萬年,死傷無數,當年的上古侯,十不存一,一代代強者天驕隕落!誰還沒有三五好友,而今,都已隕落了吧?」

「結果,一切的緣由,只是因為這兩脈內訌導致……可悲!」

此刻,四大強者,臉色都有些異樣。

棋子?

我們都是?

南溪侯壓下心中的複雜情緒,平靜道:「月食侯說這些,是想告訴我們,我們接下來回去了,也只是傳火一脈的棋子,是嗎?」

月天尊笑道:「事實如此罷了!」

他又道:「所以,在這萬界,倒是你我,才是可憐人!我們不信命,但是不得不信,不得不臣服於命運的選擇……我們生來就是棋子,反抗……如何反抗?」

他唏噓無比,最後嘆息道:「幾位道友,如今我們和傳火一脈合作了,雙方廝殺多年,戰死無數強者,如今卻是不得不合作,也是個天大的笑話,然而……不得不如此!幾位若是有什麼想法,以後可以來萬族山聊聊,隨時歡迎,定當掃榻相迎!」

雪蘭微微皺眉:「多謝月食侯好意了!」

這傢伙,是想離間他們嗎?

她看了一眼其他三人,三人都皺眉不語。

任誰聽到這些,也不會太舒服。

戰爭無數年,結果現在有人跳出來告訴他們,這些其實都是兩脈的算計,一切盡在他們掌握之中。

這能好受嗎?

關鍵是,內訌的兩脈,還都是人族的!

上個潮汐一戰,更是導致上百合道戰死,這……無法容忍。

其中還有不少他們的老友,就這麼戰死了,死在了傳火一脈和混沌一脈手中。

而月食侯又笑道:「幾位回去了,最好也不要提及這些,傳火一脈哪怕迎接幾位回歸,也會多加防範,未必會讓幾位參與一些核心之秘!」

明擺著就是挑撥!

雪蘭將軍冷冷道:「多謝月食侯提醒,我們知道了!」

這傢伙,不安好心。

怕就怕,傳火一脈真的會防著他們,甚至是排斥他們,那就很麻煩。

一路上,月食侯對他們也很客氣。

客氣的不像敵人!

一直到了一線峽,月天尊朗聲道:「可有人在?雪蘭幾位老友,我送來了,還請早日接他們回去休養,這幾日,慢待這幾位了!」

很快,一線峽中,出現一位氣息縹緲的強者。

藍天的分身!

不過這一具分身,實力不弱,勉強有合道的氣息。

月天尊笑了笑,忽然解封了幾位人族強者,後退了一步,笑道:「幾位老友,之前怠慢了,現在跟著這位一起離開就行了!」

藍天分身微微皺眉。

解封了!

解封可不是什麼好事,解封,一旦出現問題,就很難控制了,畢竟有兩位天王在,剩下的兩位,也是頂級合道。

而月天尊後退幾步,再次笑道:「人我給你們送來了,交易達成了!不過,我覺得還是徵求一下這幾位的意見,願不願意和你們一起離開……」

他看向幾位強者,笑道:「幾位若是自己離開,找個地方休養,我覺得傳火一脈也不會阻攔,都是人族,接下來幾位在上界活躍,我們也不會對幾位不利。」

不遠處,藍天默默看著他們。

朝月天尊看了一眼,半晌,忽然笑了一聲:「一輩子也成不了大事!」

不知是在說月天尊,還是在說雪蘭幾人。

藍天也懶得多說什麼,直接看向4人,淡淡道:「自己把自己封印了,能接受就過來,不能接受就去和月天尊他們廝混去!」

幾位強者,臉色有些變幻。

南溪侯微微皺眉道:「道友來自傳火一脈,可否認識兵窟……」

「不認識!」

藍天平靜道:「月天尊,提前說明白了,這幾位若是跑了,那按照之前的約定,他們就不算在份額中了,你們是殺還是抓,都和我們無關!來幾個人,我們做多少事!」

月天尊笑道:「那是自然!」

挑撥一下……也不錯嘛!

哪怕這幾位選擇跟著這傢伙走了,那心裡,多少有些不爽吧?

以後也許可以用上!

用不上,那也沒關係,反正自己又不損失什麼。

而南溪侯幾人,此刻都是微微皺眉。

月天尊他們都解封了他們,結果,人族這邊,反而要求他們自我封印,這算什麼?

不信任嗎?

不信任的話,為何還要救他們?

而且,弄的跟買菜似的,讓幾人多少有些難受,幾人都看向雪蘭,看向這位人王之女,想知道雪蘭是什麼意思。

雪蘭看了藍天一眼,片刻后,氣息開始下滑,自我開始封印,面無表情,誰也不知道她想些什麼。

其他幾人見狀,有些無奈,只好紛紛封印自己。

有些憋屈!

藍天笑了笑,直接抓過幾人,更是讓幾人難受,藍天很快帶人朝一線峽內部飛去,笑道:「月天尊就不用送了,我們自己會回去!」

月天尊站在一線峽外,笑了笑,也不跟著。

等他們進入了一線峽,月天尊輕聲道:「天命兄,看出什麼來了嗎?」

天命侯瞬間浮現,看了一會,輕聲道:「他們不會在一線峽久留,應該是通天侯來接人!我感應到了一些微弱的空間波動。」

月天尊微微點頭,深吸一口氣:「這群傢伙,隱藏的倒是深!如今看來,只有等了,等他們對混沌一脈發起攻擊,才能看出深淺了。」

……

一線峽內。

的確是通天侯來接人的。

此刻,幾人深入一線峽,片刻后,通天侯出現,掀起一陣微弱的空間波動,一出現就嘖嘖有聲道:「又暴露了一條通道,為了這幾個傢伙,值得嗎?」

說著,通天侯看向幾人,很快,笑呵呵道:「雪蘭將軍,南溪,久違了!」

「通天!」

南溪侯帶著一些意外,「你居然在這!」

通天居然在這!

「你也是傳火一脈的人?」

雪蘭將軍沉聲道:「你一直守衛星宇府邸八層入口,什麼時候加入了傳火一脈?不是說,傳火一脈都是人族嗎?」

通天侯笑呵呵道:「誰說的?行了,廢話少說點,走人,再遲點,被對方鎖定到了老巢就不好了!」

說完,看向藍天:「你走嗎?」

「暫時不去!」

藍天笑道:「你先帶人走,我清掃一下這邊的痕迹。」

「那我先走了,放心吧,這幾個傢伙敢搗亂,馬上全部弄死……」

雪蘭幾人無言,這通天侯,說話還真是討人厭!

很快,幾人進入通天侯呈現的門戶,傳送離去。

而藍天,迅速消除一些殘留的波動,嘆息一聲,感慨道:「最近分身損失慘重啊,得多弄點了!」

損失很大的!

為了保密,每一次分身出現,附近一旦有強者,就得就地焚毀,這也是蘇宇下的命令。

……

而傳送途中,通天侯並未將他們幾人傳送到混沌山內部。

而是兜兜轉轉了一下,很快,在中途接上了一人,正是蘇宇。

蘇宇一聲不發,在雪蘭幾人異樣的眼神下,迅速傳送到了道源之地外圍,此地,幾位天尊剛掃蕩完道源之地,才帶人離開不久。

而蘇宇,則是帶著幾人進入了道源之地,撕裂時光長河。

在幾人有些憤怒的眼神下,直接將幾人丟入長河中不斷沖刷。

南溪侯年紀相當大了,白髮蒼蒼,此刻,大體上明白蘇宇的意思,還是迅速道:「這位道友,月食侯他們並未在我們身上留下什麼追蹤印記……否則我們自己會發現的!」

他知道,這位白髮的傢伙,好像是擔心被人追蹤,可是,他們好歹也是天王級強者,哪有那麼容易被人追蹤。

蘇宇不理會,繼續沖洗他們。

過了一會,眼中呈現出兩道小小的天門。

朝幾人看了一眼,忽然微微凝眉,一掌拍向雪蘭將軍,雪蘭將軍心中一驚,卻是被封禁了,沒來得及反抗,就見蘇宇探手一抓,好像從虛空中抓出了點什麼。

下一刻,雪蘭將軍感覺大道微微波動了一下,蘇宇手中抓出一抹淡淡的氣息。

蘇宇微微凝眉,忽然冷哼一聲,「天命,這老鬼再跟我玩這些,下次遇到了,對你不客氣!」

轟!

捏爆了那一縷氣息,蘇宇繼續掃蕩一圈,大道都仔細探查了一番,這才帶著幾位有些駭然的強者,迅速離開原地。

……

一線峽之外。

天命侯不動聲色,心中卻是微動,被發現了!

自己隱藏在大道中的一些氣運之力,居然這麼快就被捕捉泯滅了。

對方一定開了天門!

「這便是長河說的那位宇皇嗎?」

天命心中想著,倒也不在意,只是小小試探一番罷了,若是對方連自己的追蹤都無法察覺,輕易帶著幾人到了他的老巢,那這些人,其實不足為據。

也不足以讓他產生動搖的心思,投向他們,因為這些人手段太少。

如今自己留下的東西被發現了,反而代表這些傢伙手段不弱,警惕性也很強。

而一旁,月天尊忽然道:「天命道友在想些什麼?」

「沒什麼,只是在想,接下來的大戰,會不會有老友隕落……」

月天尊看了他一會,笑了笑,也沒多說什麼。

……

通天侯繼續帶著人傳送,這一次,蘇宇用星宇印鎮壓波動,空間波動極其微弱。

片刻后,眼前一亮,地方到了。

這是一處洞穴,不過內部光亮的很,地方很大,這是當初空間古族給自己準備的退路,能容納許多空間古獸。

雪蘭幾人,迅速掃過這洞穴。

微微一震,裡面強者不少。

關鍵不在於別人,雪蘭忽然看向某條狗,眼中露出一抹異色,而肥球,也剛和萬天聖一起回來不久,鼻子抽動了一下,朝雪蘭看來。

眼中帶著一些疑惑,很快遲疑道:「我好像見過你!」

雪蘭異樣道:「是見過,很久以前了!你是……肥球?」

「是我!」

肥球搖了搖尾巴,回想了一陣,疑惑道:「你……你是不是跟著雪王來過我們家?」

雪蘭微微有些震動:「真是你!文王大人……回來了?」

「沒有啊!」

肥球搖頭,見蘇宇看來,開口道:「她跟著雪王,好久以前去過一趟主人家……」

蘇宇微微點頭。

人王的女兒,去過文王故居,其實也算正常,不過過去很多年了。

此刻,其他人也紛紛圍了過來。

「宇皇!」

「陛下!」

眾人紛紛問候,蘇宇點點頭,見雪蘭將軍幾人警惕萬分,也不廢話,直接道:「不談感情,不談交情,我從萬族手中將你們救回來,代價是擊殺兩位準王,兩位頂級合道!以及讓出了能避免混沌山排擠的陣法,還有不對付他們偽道強者……」

蘇宇沉聲道:「我付出的代價很大,不指望你們服我!也沒時間一點點地去馴服你們,你們既然花費了我這麼大代價,為我製造這麼多的利益就行!之後,你們是走是留,我懶得管!」

蘇宇說完,不等他們開口,迅速道:「都介紹一下自己吧,順便介紹一下自己擅長什麼!」

雪蘭幾人看向火雲侯他們,這些,他們都認識。

此地,居然有不少老熟人。

不過這時候,感覺都相當低調,也沒和他們幾人打招呼。

雪蘭將軍心中判斷著這些,迅速道:「我是雪蘭,雪王之女,准王境,擅長冰雪之道!」

南溪侯見狀,也很快道:「南溪,准王境,明王麾下!擅長追蹤,昔年是明王麾下斥候衛統領!」

「霧山,雲王麾下,擅長迷霧之道,合道巔峰!」

「江海,斗王麾下,肉身道,擅長槍之法,合道巔峰。」

四位強者,分屬不同人王麾下。

聽到江海,也就是那位斗王麾下戰將,蘇宇微微凝眉,看向這位肌肉發達的中年男子,臉上滿是滄桑之色,蘇宇微微凝眉道:「斗王麾下?」

「是!」

江海有些異樣,這麼看我幹什麼?

不止蘇宇,四周一些人都在看他。

蘇宇沉聲道:「百戰就是斗王後裔,知道百戰嗎?」

江海微微一怔,半晌才道:「月食侯說過,葬送了第九潮汐上百合道的那位人主……」

他是斗王後裔?

難怪大家都這麼看他。

江海想說什麼,蘇宇抬手:「好了,不說這些!」

他看向幾人,「你們有什麼不知道的,回頭問其他人,我時間緊急,不和你們多說!」

蘇宇迅速看向萬天聖他們:「如今,萬族還在一步步籌劃,指望他們打混沌山,還不知道需要多久!再這麼拖下去,拖個幾年,下界就開了!」

蘇宇深吸一口氣:「混沌山也知道我們的存在,他們也樂得拖下去,也許拖下去更有利,下界一開,也許這些傢伙還和死靈界域那歸墟之地有些聯繫,很容易給我製造混亂!」

蘇宇沉聲道:「所以,此刻我們要主動發起進攻,第一是為了加速戰爭的爆發,第二是讓獄王一脈暴露實力,第三是換回巨斧侯!」

「但是,就算要打,不說能不能贏,就算真贏了……也需要我們贏的痛苦和艱難,絕不能贏的太輕鬆,讓萬族小覷了獄王一脈,反而對我們更多幾分警惕!」

萬天聖凝眉道:「宇皇的意思是,我們要打?」

蘇宇點頭:「肯定要打!我篤定,混沌一脈實力極強!這一次怎麼打,我在考慮,一方面不能暴露我們的全部實力,一方面,最好死一些人!」

幾人吸氣,死人!

蘇宇看向大周王,笑道:「這事,大周王不是可以做到嗎?」

大周王凝眉道:「陛下的意思是,哪怕不死人,也要偽裝的死人,用假神文去引起規則暴動?」

蘇宇點頭:「不錯!當然,之前都是偽裝永恆,可以偽裝合道嗎?」

「有點難度!」

而萬天聖迅速道:「我還真發現了混沌一脈的基地,但是……極其危險!」

萬天聖沉重道:「我和肥球一起去的,已經切斷了大道聯繫,還帶上了遮天符,結果只是多看了幾眼,距離對方很遠,還是被感應到了一些,那處基地,可能存在天尊級強者!」

「那裡人不少,而且都是頂級強者……突襲那邊的話,我擔心很危險,而且對方也擅長隱匿和窺探之法,大道波動,對方也許可以看清楚!」

蘇宇點點頭,能看到大道波動,這才是最可怕的。

就像蘇宇,很少有人可以埋伏他。

突襲,也只是個笑話。

天門一開,附近有哪些強者,他看的一清二楚,除非對方切斷大道聯繫,那樣一來,你連接大道的時間,足夠我去殺你了!

「暫時不清楚這一脈的窺探之術,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

蘇宇想到了什麼,當日紫煙死的時候,自己可是收集了一些精血,雖然未必能保留全部記憶,但是應該也有一些記憶殘留。

不知能否查看到一些什麼?

之前沒查,一方面是太忙,一方面則是因為紫煙精血和其他兩位天王混雜到了一起,蘇宇擔心會出現一些記憶混亂。

混亂就混亂吧,還是要看看的,這也是一條了解混沌一脈實力的機會。

蘇宇很快道:「大家準備一下,這次我會帶隊突襲……通天,你想辦法把五月和圓月送回去,也好,我們出手,這些人都在,大家不會多想。」

通天侯急忙點頭。

而其他人,都有些緊張,這是要和混沌一脈,第一次開始真正的對決了嗎?

對方不清楚自己這邊的情況,同樣的,蘇宇他們也不了解對方。

雙方對彼此的情報掌握的都不夠!

倒是萬族在明面上,情報他們掌握的最多。

而蘇宇,看向雪蘭幾人,微微凝眉。

第一次和獄王一脈交手,到底要不要帶上他們?

這些人,和獄王一脈有關係嗎?

又或者,會不會中途搗亂,或者不聽話之類的。

可是,這幾位實力不弱,足足兩位天王境強者呢!

不帶上,不甘心。

帶上了,蘇宇又擔心危險,一時間,有些兩難,這些傢伙被自己交換回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人多了,有時候未必就是好事。

這些老古董,其實不算什麼好人。

否則,不會出現幾位傀儡人主的情況。

蘇宇有些兩難!

有時候,希望自己身邊強者多點,有時候又擔心這些人不聽話,反而導致自己這邊戰力被牽制了,更麻煩!

這一次,也是他們對混沌一族的一次試探。

萬天聖發現了對方的基地,否則蘇宇想深入混沌山探查一下的。

很快,蘇宇有了決定,迅速道:「此次,不以殺敵為主,而是以吸引混沌一族強者出現為主,出現的越多越好,哪怕出現五六位天尊……那是大好事,大家唯一的目標是吸引強者,另外……保命!」

沒準備第一次就殺了誰,也沒那個必要。

就是吸引對方強者出現,被萬族注意到,讓萬族知道,這一脈的強大,並非蘇宇杜撰。

「火雲侯,你們和雪蘭將軍他們多聊聊,萬府長,我們再去探查一次!」

蘇宇迅速下令,也沒提給幾人解封的事,還是老老實實先封印著吧,更是暗中傳音肥球:「這幾位有異動,馬上吞了他們,然後帶人撤離!」

肥球看了一眼蘇宇,尾巴搖了搖,算是應下了。

而蘇宇,也不再說,很快,和萬天聖帶上陣符離去,順便將兩具古獸屍體丟給了大明王,讓他繼續製造一些陣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7章 交接,探查(求訂閱)

7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