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大道圖(求訂閱)

第724章 大道圖(求訂閱)

喘息聲回蕩。

蘇宇衝出了時光長河,劇烈喘息著。

沒有小石頭,他恐怕沒機會闖出來。

當然,沒有小石頭,也許就沒有上界之行。

喘息了一陣,蘇宇抬頭,眼神變幻了一下,他衝出來的地方,好像就在自己頭頂,也就是說,那個口子就在自己頭頂。

蘇宇環顧一圈,自己所在的地方,應該是一處修鍊室。。。

人皇的?

蘇宇心中微動,忽然文明志閃爍,放出了一些人。

他不認識,但是他覺得有人認識。

果然,當大周王這些人出來的瞬間,大周王微微一怔,看向四方,半晌,輕聲道:「我們……好像……在人皇宮?」

其他人紛紛看向他。

包括幾位上古侯。

他們其實和人皇不熟。

上古人族36王,還有4位極地之王,外加360尊上古侯,其實他們和人皇見面的時間很少。

人皇宮,也不是隨意能來的地方。

這地方,是人皇宮?

他們到了星宇府邸?

眾人都微微有些恍惚,從上界,忽然回到了下界?

大周王沒說話,朝四處看了看,半晌才道:「只是覺得有些相似,未必是。不過佈置,佈局,都像是人皇陛下的風格。」

這是一個不小的屋子。

蘇宇其實沒看出什麼獨特的風格,屋子中佈置的相當簡單,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大書架,書架一側,是一個兵器架。

一手刀兵,一手書的意思?

房間一角,是一張茶几,配了兩把椅子,若是人皇修鍊之地,那代表人皇在這可能還接見過誰。

而蘇宇他們所在的區域,相當空曠,只有一張蒲團,可能是人皇日常修鍊的地方。

蘇宇掃了一圈,看向大周王,低沉道:「你沒來過人皇的修鍊地?」

「沒有。」

大周王搖頭:「修鍊之地,那是很私隱的一件事,何況,我也不負責這些。只是從這些擺設來看,加上這裏是從時光通道中走出來的……大概率就是陛下的修鍊室了。」

他也四處探望,帶着一些緬懷之色。

這地方,應該是人皇的修鍊地。

一晃眼,無數歲月過去了。

人皇陛下何時才能歸來?

大周王並不忠於百戰王,他也好,兵窟也好,丹玉也好,傳火者,傳承的其實都是人皇之火,人族之火!

他們是人皇的屬下!

他們是人皇最忠誠的一批衛士!

他們留在萬界,便是傳承上古,傳承人皇的意志。

而今,忽然來到這,忽然進入了人皇宮,大周王思緒複雜,我……回來了!

一別十萬年!

上古覆滅之後,沒人再來過九層,誰也不行。

「人皇宮!」

藍天此刻也化為小女孩,四處張望,笑嘻嘻道:「好像都是寶貝,不過……怎麼感覺連個神兵都沒有,人皇很窮嗎?」

房間中,一些擺設,傢具,都常年受人皇影響,道蘊其實很濃郁,一看就知道是寶物。

不過,好像也只是日常道蘊蘊養而成,並非本身就是至寶。

大周王輕聲道:「到了人皇陛下那個境地,什麼寶物,什麼神兵,都是無用之物。只是一些日常所用,喜歡便是唯一。」

也是!

藍天微微點頭,他們距離人皇那個境界太遠了,遠到根本無法企及的地步。

而這時候,火雲侯他們其實都很拘束。

沒敢亂看,也沒敢亂動。

這是人皇居所!

在他們心中,這是聖地!

真正的聖地!

蘇宇也好,百戰也好,哪怕蘇宇表現的再搶眼,這一刻,和人皇比,也是與日月爭輝!

人皇,真正統一了諸天萬界的至強者!

鎮壓萬界數萬年,打造了開天闢地以來,唯一的皇朝,蔓延至今,依舊有無數強者,都來自那個時代,來自人皇的時代!

這是一位哪怕消失了十幾萬年,依舊讓人敬畏的存在。

這些上古侯,在百戰面前可以擺老資格,在蘇宇面前可以擺資歷。

然而,在人皇面前,他們只是那個時代精銳的兵士罷了。

人皇才是那個時代的核心,四王是重臣,三十六人王是支柱,360人侯,都只是一方之將罷了,距離人皇還有很多層次。

尤其是英武將軍這種封號將軍,在那個時代,幾乎沒有單獨面見人皇的機會。

而今殘存的幾位上古侯,也不是那個時代頂級的人侯。

真正的頂級人侯,幾乎都死了。

死在了一次次動蕩中,頂級的存在,才是大家關注的目標,圍殺的目標,最後剩下的,其實一開始也只是小角色。

這一刻,哪怕人皇消失了無數年,哪怕英武喜歡罵百戰,在這,也很乖巧。

幾位上古強者,都微微躬身,以示尊重之心。

他們居然來了人皇宮!

而蘇宇,也沒說什麼。

微微休息了一會,緩和了一下,等到喘息聲不再出現,蘇宇這才有時間仔細觀察一番。

原本,他背對着後方牆壁,正對着前方的門戶所在。

能看到書架,兵器架,以及一側的桌椅。

其實都很普通,沒什麼大不了的。

哪怕蘇宇,也不是拿不出這些東西,文王府邸中的傢具擺設,不比人皇這裏的差。

好像,這裏也沒什麼特殊的。

可蘇宇,忽然有些感應,扭頭一看,頓時一怔。

在牆壁後方,懸掛着一副巨大的畫像。

不是人皇的自畫像,也不是風景畫,那是一副黑白交替的潑墨之作,第一感覺是抽象!

第二感覺是壓抑!

那黑色,好像是烏雲遮天,那白色,好像是終見光明,黑白交替,隱約有些其他東西在其中。

蘇宇一看,完全被吸引了目光!

此刻,整個房間中的其他一切,都被他無視了,他的眼中,只有這幅畫。

其他人其實也在觀察蘇宇,見蘇宇忽然扭頭看向那副畫,大家也紛紛朝那副畫看去。

這一刻,大家都在看。

可好像每個人看到的東西不一樣。

大明王看去,只見那畫面上,好像起了狂風暴雨,天是黑色的,地是灰色的,暴雨傾盆,有天崩地裂之相,大明王隱約看到了一個人。

那人在狂風暴雨中,看着蒼天,帶着決絕之色,忽然一揮手,一道道陣基散落在天地四方。

很快,一道大陣,被人勾勒。

在那天崩之際,一道大陣浮現,穩固天地。

大明眼神獃滯,看了一會,眼中滿是駭然之色。

陣法!

這……這是什麼?

有人佈下了驚天之陣,在蒼穹破碎之際,用大陣穩固了天地?

而此刻,其他人看到的各有不同。

星宏也在看。

他看到的也是黑色的天,黑色的水。

那水中,無數太古巨獸在爭渡。

此刻,一頭巨大的魚頭怪,在那黑水之中遊盪,吞噬四方,口中陡然噴出一口長劍,殺戮四方。

爭渡!

魚躍龍門!

……

而藍天,看到的就比其他其他人有意思多了。

他看到了混沌!

他好像回到了開天之際,看到了一尊強悍無比的存在,撕裂混沌,開天闢地,他看到了時光長河,看到了萬道蔓延。

如同一棵大樹,漸漸地,長出了枝條。

萬族林立!

那時候,這萬界,好像還是一片混沌之地,後來,無數強者,紛紛開界,開一方小界,庇護各自種族,從混沌時代,跨入了萬族萬界時代。

無數種族,都在開道。

那個時代,道,都要自己開。

……

大周王看到的也和其他人不一樣。

狂風暴雨中,天地黑暗。

一尊古老的存在,行走在漆黑的大地之上,步履闌珊,衣不遮體。

走着走着,一頭巨獸浮空而過,那衣不遮體的行者,趴伏在地,等待巨獸離開,這才起身繼續行走。

在這片黑暗的大地上,危險無數,危機無數。

每一次,每一步,都是危機。

衣不遮體的行者,堅定地朝前走着,忍耐著,蟄伏着,等待着。

一點點光明,在腳下漸漸綻放。

與黑暗相比,那般的羸弱。

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當這行者,跨越了千山萬水,走遍了四方大地,度過了一次次危機,避開了無數強敵,最終,黑暗消散,無數光點,匯聚一團!

光明四射!

天亮了!

黑暗中傳播火種,實力不夠,蟄伏等待,點亮一個個火種,終有得見光明之時!

這一刻,大周王眼神充滿了得見光明的喜悅!

這一路上,那行者歷經千山萬水,磨難無數,趴伏過,跪拜過,祈求過……最終,他見到了天地光明!

稍有一步差池,便沒有這璀璨的天地!

……

眾人都跟隨着蘇宇的目光,看向那副圖。

每個人,看到的都不同。

而蘇宇,此刻也在看。

這一刻,他看到的和其他人也不太相同。

他看到的,也是一片黑暗。

無邊的黑暗!

在這黑暗之中,漸漸地,好像傳來了心跳聲。

混沌不知歲月。

不知多少年後,忽然,一聲輕響傳出,在那無邊黑暗中,之前的心跳聲忽然停止了一下,接着,浮現出一道黑影。

那黑影,看不清樣貌,看不清種族,唯獨看到一雙清澈的眼睛。

帶着一些迷茫,帶着一些無知。

在混沌中前行,在黑暗中遊盪。

不知歲月為何,不知生死為何。

忽然有一日,不知發生了什麼,那黑影,忽然咆哮起來。

陡然,混沌被撕裂!

那黑影不斷撕裂混沌,開天闢地,這期間,無數古獸誕生,在那黑暗中呈現。

還是不知歲月,那開天黑影,好像有些感悟,揮舞大手,天地之間,一條美麗的長河,一點點浮現。

一條長河,漸漸被開闢出來。

你黑影觀摩萬族,觀摩萬物。

一點點添加一些東西進去,那長河,千米,萬米,十萬米……開始朝天地的盡頭蔓延!

不知時光流逝。

不知歲月沉淪。

直到有一日,這天,被徹底分開了。

上下黑暗,中間光明,一條長河貫穿混沌。

那黑影,消失了。

又不知多少歲月之後,天地之間有生死,無輪迴,生老病死,七情六慾,有喜有哀。

這一日,忽然,一尊龐大的存在,鑽入長河。

「生死,有生便有死,生而可見,死而消散?誰能不死不滅?」

「我欲開死道,掌死亡,萬族萬物,生死輪迴,生靈你掌,死靈歸我……」

轟!

長河動蕩,一股股死亡氣息傳盪天地,很快,那些死亡氣息匯聚,那巨大的身影,沿着長河,朝天地下方的黑暗之地,繼續開闢天地!

開死靈界域!

開死靈大道!

蘇宇此刻好像跟隨着這位,一起在開闢大道,在開闢一條震鑠古今的大道!

死靈之道!

又是無數歲月,一條死靈大道,蔓延而下,死靈界域誕生。

而那巨大身影,也隨着開闢大道,之後,時間輪轉,無數歲月,巨影消失。

這一次,再次出現一人。

沒有過多的前奏,蘇宇看到的便是,這人仰頭看天,輕聲道:「開我人道,庇我蒼生,我欲再開一天!」

「陛下,開天兇險……」

「我知,但我人族,欲要傳承萬萬代,當開我天,人道之天!」

轟!

天破了,畫面一轉,這人再開天地,朝上開。

混沌無極限,世間本無天。

有人開了這天地,才有了這萬族萬物。

一個個絕世天驕,感悟大道,明悟天地本質,嘗試開天闢地,為這混沌,再添一處凈土。

……

畫面,在這人開天之後,戛然而止!

蘇宇眼神先是渾濁,很快,恢復清明。

「時光、死靈、人皇……」

蘇宇喃喃一聲,他看到的,好像是一些古老的意志記載,意志傳承。

分別介紹了三位開天之人!

而人皇……恐怕便是那最後一人。

開天闢地以來,有多少人開天,蘇宇不知。

但是他知道,人皇很傲。

是的,很傲。

他看到的一切,都在說,這混沌,唯有兩人可以與我並立,時光大道的主人,死靈大道的主人,我欲成為第三人……不過好像失敗了!

此刻,蘇宇再看,眼前的畫,好像沒有了之前的神韻,神韻內斂,恢復了原樣。

黑白交替的一副普通潑墨畫而已。

然而,蘇宇扭頭一看,只見,其他人好像都沉浸在這畫中。

此刻,大明王也好,大周王也好,都大道氣息波動!

實力最弱的星宏,身上湧現出一道道劍氣。

大明王身上,也冒出一股股朦朧的陣道氣息。

其他人,都各有收穫。

蘇宇再次看向這畫,輕輕吐了口氣,好手段,好能耐!

這是大道圖!

這恐怕是人皇自己書寫的,自己的感悟,自己的一些大道理念,都灌輸其中。

整個房間,此物最珍貴!

至於其他的東西,什麼桌椅板凳,什麼書籍、兵器,哪有此物萬分之一的珍貴。

「大道圖,或是開天圖!」

此刻,蘇宇腦海中,其實也是一陣陣感悟明悟心頭,開天,不是簡單的事。

他欲要開獨立一道,也許比想像的更難。

哪怕人皇,最終也沒能開闢成功。

至於是突發變故讓他失敗,還是已經無法開闢下去,這個不得而知。

……

不知道過了多久。

房間內,所有人氣息縱橫,漸漸地,都開始平穩下來。

一位位強者,睜開眼睛。

一陣長長的舒氣聲,在房間中響起。

「我好像……晉級了?」

這一刻,星宏率先開口,帶着一些震撼,「好一個魚躍星海圖!」

眾人紛紛看向他,你眼瞎吧?

什麼魚躍星海圖!

英武將軍沒好氣道:「明明是大道化千圖!」

星宏一愣。

大明王則是輕聲道:「錯了,是陣道之基!」

「什麼玩意,這明明是火焰滅世圖!」

「……」

幾位強者,你一言我一語。

漸漸地,其實都若有所悟。

我們看到的,也許不盡相同。

而藍天,則是笑嘻嘻道:「都錯了,這是蒼生圖!蒼生包萬道,我看到的應該才是最全的!我看到了星宏化為魚了,正在吃小魚!我看到大明王佈陣了,陣法一般般……我看到大周王被人打的跪地求饒,都在喊著『我忍』!」

大周王黑著臉!

我去你的!

你編故事倒是一流。

眾人其實都知道了,大家看到的不一樣,也許,便是這圖的厲害之處,這好像是道圖!

看到什麼,可能都和自己的大道有關。

英武將軍有些好奇,看向蘇宇,「人主看到了什麼?」

蘇宇沒有回頭,繼續看着那黑白圖,許久,輕笑道:「看到了三個人,或者說三位生靈,而我……想成為第四個,或者真正意義上的第三人!」

幾人微微一怔。

什麼意思?

大周王若有所思,輕聲道:「宇皇可看到了人皇陛下?」

「嗯。」

蘇宇輕笑一聲,轉身,看向眾人,微微點頭,感慨道:「看樣子,都有收穫,星宏,你和大明王,也許過些天,就是三等合道了!」

星宏露出笑容,點頭:「再看到天滅,我把他打出屎來!」

天滅,之前也就五等合道實力的樣子。

可能比星宏稍強一些。

而星宏,之前吸收了大量規則之力,吸收規則之力其實提升有限,大道感悟才是根本。

今日,他在這幅圖中,看到了許多東西,感悟了許多。

給他一點時間,他也許可以迅速跨入三等合道的地步。

三等合道,也是許多上古侯還保持的境界。

二等合道,那都是頂級的存在了。

天王,並非任何一道都能達到的存在。

而所謂天尊,便是天王的巔峰極限了。

英武將軍也喜笑顏開,「我覺得,我若是按照人主的標準,過些時日,我也有希望,跨入二等合道之列了!」

大家收穫都很大!

此刻,他們都看向那副圖,藍天笑呵呵道:「這圖,至寶!拿回去給大家一看,我覺得吧,肯定都有一些收穫,我們這些規則之主之下的存在,對大道感悟都沒達到極限……只是,好像只能看一次。」

蘇宇搖頭:「不是只能看一次,只是,需要自己有所感悟,才能得到新的東西,你自己都沒感悟,耗空底蘊,如何感悟新的東西?」

他看向那圖,輕聲道:「這圖,居然在這存留了這麼久,人皇既然傳火,為何沒把此物傳承下來?」

這裏的一切,都沒這幅圖珍貴!

蘇宇覺得,自己並未感悟透徹這圖,只是稍有一些感悟罷了。

這東西,至寶!

「大周王,你知道這幅圖的存在嗎?」

大周王搖頭:「我不知道,這地方,我也沒來過,恐怕也唯有文王進入過。這圖……之前我並不知曉。」

蘇宇點點頭:「是個好東西!」

「若是帶出去,讓一些合道觀摩一二,或者讓永恆觀摩一下,都會有很大收穫。」

「開天門,畢竟只有我,是少數,大家悟道,更多的還是瞎悟道……這圖,只是將一些道,闡述的更直觀一些,更明白一些!」

大周王苦笑。

瞎悟道?

好吧,也許是的。

只是,有些扎心了。

蘇宇感慨道:「此次,哪怕一無所獲,光這一幅圖,就足夠了!比什麼都珍貴!」

他走上前,準備將這幅圖帶走。

這東西,是寶貝,能迅速提升自己麾下強者,對大道的感悟。

這比蘇宇帶他們看時光長河,也許還要直觀。

因為蘇宇,只是轉述自己看到的,他沒能力將自己的感悟,將大道化為他人的感悟,讓他們自己去感悟領會。

而這幅圖,可以!

對蘇宇而言,這圖,只是借鑒之用,畢竟他開了天門,看到的東西其實很多,大道本質,蘇宇自己其實也能感悟一些,看透一些。

可對其他人而言……這東西也許足以讓規則之主瘋狂。

人皇對大道的闡述!

一位開天闢地來,也許可以位列第三的存在,為大家闡述大道,這是多麼大的誘惑。

蘇宇剛要去拿這圖畫,忽然微微一怔。

伸出去的手,稍微停滯了一下。

很快,蘇宇露出一抹異色。

忽然,他取出了小石頭。

而此刻,小石頭上,溢散出淡淡的光輝。

蘇宇笑了,「人皇……我還以為他放在這,就是隨便別人拿的,感情也弄了考驗?」

「……」

眾人無言。

這話說的,隨便放在這,隨便給人拿……可能嗎?

他們也在想着,這東西會不會有危險呢,還想提醒一下蘇宇,蘇宇自己倒是發現了問題所在。

蘇宇笑了,「很有意思!」

蘇宇取出了小石頭,小石頭上面,溢散出淡淡的光輝。

漸漸地,這光輝越來越強烈。

過了一陣,石頭的表皮,忽然有些要破碎的徵兆。

蘇宇這些時日,一直在用。

之前,也都一直呈現出石頭的模樣。

可這時候,蘇宇忽然發現,這東西,可能並非石頭模樣,只是寶物蒙塵,一直沉寂罷了。

「咔嚓……」

蘇宇聽到了碎裂的聲音。

漸漸地,石頭上,那表皮開始碎裂,一道金色光輝,溢散出來,讓其他人有些頂禮膜拜之感。

咔嚓!

破碎聲繼續。

過了一會,砰地一聲,外面的一層石頭皮忽然全部裂開,一抹金光耀射的整個房間都是金色。

一方小小的大印,浮現在眾人眼前。

「星宇!」

是的,那大印上,浮現出兩個字——星宇!

和星宇府邸一樣,這大印,也有星宇二字。

可能真是人皇的名諱!

而大周王,此刻微微一怔,片刻后,忽然半跪在地,帶着一些複雜,一些感懷,許久,輕聲道:「微臣周天,拜見陛下!」

蘇宇扭頭看向他。

頓時笑了,「你叫什麼?」

大周王尷尬,半晌,低着頭,輕聲道:「微臣本名周天,化名周天福、周天火、周天道、周天明、周天文、周天武、周天生、周天齊……」

一群人,紛紛看向大周王。

一個個嘴巴張大。

半晌,火雲侯喃喃道:「我……我好像認識一個周天文……」

大周王輕聲道:「是我。」

火雲侯張大了嘴巴,半晌來了一句,卧槽!

「你……你到底冒充了多少人?」

大周王輕聲道:「沒有冒充,從始至終,都是我,何來冒充之說?只是不同的化名罷了!我和藍天不同,他喜歡冒充、偽裝,我只是換個身份,不太顯眼罷了。」

我沒冒充誰!

我又不是藍天!

一旁,藍天化身小女孩,繼續吃着棒棒糖,一臉好奇地看着大周王,好像大周王說的不是自己一樣,看了一會,好奇道:「你怎麼跪下了?」

「見令如皇!」

大周王看向蘇宇,看向他手中的那方印章,輕聲道:「我其實也有些猜測,只是,這封印破碎,我才確定,這是人皇陛下的人主印!」

他看向蘇宇,「人皇印,我是見過的,並非如此模樣!不過人皇印,是諸天一統之後,人皇陛下集萬族之力,一起鍛造而成!可能被人皇陛下帶走了,畢竟他有人皇印,可以鎮壓萬族……這應該是人皇陛下留下的人主印!諸天一統之前,統一人族,所鑄造的印章!」

大周王感慨萬千,「我昔年好像曾聽聞過,有此印存在,只是聽說早已遺失。還有人說,早就融入了人皇印之中,今日才知,並沒有!」

「恭喜宇皇陛下,收穫此印!」

大周王跪拜,輕聲道:「人主印,人皇陛下的人主印……宇皇陛下拿到了,得到了認可,陛下,才是真正的正統之人!」

「名正言順!」

大周王聲音高亢,「上古至今十萬載,文王有傳承留下,武王有後裔留下,明王也有後裔,獄王背叛,唯獨人皇陛下,一直不曾有傳承!」

「前九代人主,只是後人簇擁,並無人皇陛下傳承,也不曾執掌人皇陛下之印,唯獨宇皇,得人皇認可,傳承人主之印……宇皇若非正統,這天下,誰人敢說自己是正統?」

大周王語氣高昂,「陛下,無論是繼承上古,還是開闢新朝,這天下,這人族,唯有宇皇陛下,有此資格!」

此話一出,定軍侯這些人,也是微微變色。

這是人皇的人主印!

這……有些不可思議。

據說,早已消失的人皇人主印居然都出現了。

無數歲月了,也不曾有人獲得過,今日,居然在蘇宇手中看到了,之前大家還在好奇,到底什麼至寶,能鎮壓道源之地。

此刻,大家明白了!

這一刻,定軍侯眼神變幻,片刻后,緩緩跪地,「微臣定軍,叩見陛下!」

雲水、火雲、英武、暗影……

這些上古強者,你看我,我看你。

一時間,情緒複雜無比。

片刻后,都紛紛跪地參拜。

大周王……是不是故意的?

他們不知道。

但是他們知道,這一拜……便是臣服與效忠了。

而蘇宇,看了眾人一眼,沒太多的波動,平靜道:「都起來吧,沒必要如此!我非上古人皇,正統之說……也並非太在意。」

「陛下……」

大周王還想再說,蘇宇沒理會,此刻,他轉身,拿起那星宇之印,朝那大道圖蓋下!

轟!

一聲巨響,大道圖上,多了一個烙印,原本的一些殺機,全部蟄伏了下去。

蘇宇笑了。

「我要是沒這印章,還拿不到這東西?」

可這印章,在文王故居中!

而星月若是不說,誰知道文王故居埋藏了這個。

這是一個死結!

蘇宇都在想,除了自己,這個世界,真的有人可以拿到這大道圖嗎?

星宇之印,文王故居,小白狗,星月,星宇府邸九層……

這麼多的因素集合在一起,才能帶走這幅圖。

太麻煩了!

心中想着,蘇宇搖搖頭,沒再去管。

也是,若是不難,能輪到自己嗎?

十萬年了!

真要是簡單就被拿走了,還能等到自己來拿?

也好!

將大道圖拿到手中,大道圖瞬間消失,浮現在蘇宇意志海中,居然與時光冊並立。

「好東西!」

蘇宇感慨一聲,再看房屋內其他東西,笑了。

「給人皇前輩,換新傢具!」

「……」

一群人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蘇宇淡笑道:「人族缺寶物,用新傢具換了舊的,給人皇陛下打掃一下衛生,換點新氣象,也好讓人皇回歸,可以有點新感受!好了,大周王,你帶大家去做,記得,不許損壞任何東西,破壞這裏的一切,要保持原樣!」

「……」

大周王哭笑不得,無奈至極。

不過也很快點頭:「人皇陛下,也是願意的,我馬上去辦。」

蘇宇也不是為了自己,大周王想了想,人皇真知道了,大概也樂意將這些東西化為有用之物,交給人族,因為人皇陛下責任之心很重。

必然會同意的!

而蘇宇,沒再管他們,現在有下手在,他不自己操刀了,太跌份。

此刻,他看向那道門,他想出去看看。

這九層,到底還有哪些東西。

當年人皇好像在九層開會,帶走了所有人。

在這之前,蘇宇曾判斷,人皇是在這,開闢了一個口子,帶着人踏入了時光長河中。

難道就是自己出來的這個口子?

未必吧!

畢竟,剛剛出來的口子,是人皇道的連介面,人皇未必會帶他們走這邊。

蘇宇不再猜測,邁步朝門戶走去。

出去看看自然就知道了!

PS:寫不動了,啥時候開始,八千多字一章我都覺得少了,暈死!10月最後一天,大家投點月票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4章 大道圖(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