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九層收穫(萬更求訂閱)

第725章 九層收穫(萬更求訂閱)

推門而出。

推開這門,並不難。

然而,當推開這門的剎那,蘇宇愣住了。

大周王他們一邊幫著換東西,一邊也在看,想看看外面的情況。

當這門被打開……所有人都愣住了。

廢墟!

是的,一片廢墟。。。

當年輝煌的人皇宮,而今已經成了殘垣斷壁的廢墟,到處都是碎裂的巨石,到處都是斷裂的規則大道。

其他人沒看到,蘇宇卻是看到了。

看到了那些斷裂的大道!

看到了那些亂成一團,如同無頭線團一樣,交織在一起,亂成了一片。

屍體!

蘇宇甚至看到了屍體。

一尊魔神,如同活人,被長槍釘在一堵牆壁上,怒目圓睜。

帶著強悍的氣息,動蕩四方。

蘇宇臉色微變。

迅速朝四周看去!

到處都是大戰過後的痕迹。

通天侯說,九層的人,消失的平靜,一點動靜都沒,都是扯淡!

不知道是這傢伙沒感應到,還是當初他睡著了。

整個九層,被打成了一片荒蕪。

蘇宇騰空而起,環顧一圈,陷入了獃滯。

整個九層,就剩下這一間屋子!

全沒了!

輝煌的人皇宮沒了,據說還有文王府在人皇宮中,也沒了。

什麼都沒了!

唯有血液,唯有屍體,唯有殘垣斷壁。

大周王他們也急忙衝出。

這一刻,忽然,火雲侯朝遠處跑去,不管那些斷裂的大道,不管那縱橫九層的煞氣。

迅速衝到一處殘破的大殿上方。

此刻,那地方,一尊身穿鎧甲的強者,被刺穿了頭顱,懸挂在虛空之中。

火雲侯飛速奔去,身上被那些斷裂的大道之力,劃出了一道道血痕。

而火雲侯卻是沒管這些,沒在乎這些。

他怔怔地看著那被釘死在虛空中的強者,忽然,老淚縱橫,砰地一聲跪倒在地。

「吾王!」

一聲慟哭,響徹雲霄。

火雲侯淚如雨下,跪倒在地,痛哭失聲,「吾王,末將來遲了!」

桀驁的火雲侯,暴躁的火雲侯,這一刻痛哭流涕,如同被人遺棄,放聲慟哭。

哪怕早就做好了準備,哪怕早就有心理準備,那些上古存在,早已不存。

可今日,他看到了自己的恩主!

今日,他看到自己的王上,被人釘死在了這人皇宮前!

蘇宇也是微微變色,看向那邊,看向那虛空中被釘死的一尊強大存在。

面貌很年輕,宛如活人。

氣息強悍無比,臉上帶著桀驁之色,火雲侯的桀驁,好像也學自此人。

一身黃金戰甲,傷痕纍纍,殘破不堪。

然而,依舊無法阻擋對方那霸道強悍之氣。

長發飛舞,渾身浴血。

這是一尊戰到最後一刻的強者。

他的頭頂上空,隱約可以感受到一股時光長河的波動。

一瞬間,蘇宇知道了!

這是一尊斷後的強者,或者說,這是一尊負責堵住迴路的強者。

此刻,蘇宇都能隱約想象到,當年那最後一幕的戰況。

大戰爆發,人皇強行驅逐那些規則之主,進入時光長河,封鎖了其他區域,唯獨此地開了一個口子,數十位人王,在九層爆發了大戰。

一些強悍的存在,選擇了堵住出口,或者是為了留守萬界。

結果,萬族規則之主太多,終究還是在這,血拚到底,紛紛戰死。

整個九層,此刻,唯有火雲侯的慟哭聲。

這才是他的恩主!

至於百戰,那只是他們扶持起來的強者罷了。

這一刻,大周王也是臉色複雜,傳音蘇宇:「那是岳王,岳王在人皇統一諸天之前,也是一方霸主,後來被文王鎮壓,收服,效忠人皇陛下。曾隨人皇陛下,隨文王武王,征戰諸天。獨自鎮壓了三頭魔狼界、魂界等諸多大界!」

「火雲侯是岳王麾下戰將,是岳王投效人皇陛下之前收服的戰將。」

「上古,其實算是分封制,火雲侯的主公只有岳王,岳王聽從皇庭之令,火雲侯才算是皇庭中人,岳王一旦離去,火雲侯這些家將也會隨之離去……所以,岳王是他的恩主……」

大周王臉色複雜無比。

這樣一尊強悍的存在,戰死在了這裡,無人知曉,懸屍十萬年!

「吾王……末將……無能!」

火雲侯慟哭,抬頭,跪伏在地,一步步挪移著上前,他要為自己的恩主收屍。

十萬年前,岳王他們失蹤了。

那時候,大家說他們死了,痛苦過,悲傷過,可畢竟沒有看到,還是帶著一線希望的。

今日,親眼目睹自己恩主戰死在此,十萬年無人收屍,火雲侯痛苦萬分。

而這時候,其他幾位上古侯,也是四處張望,帶著一些忐忑,一些恐懼,好像不想看到什麼,擔心看到什麼。

上古時代,大多如此。

都是一位強者,統帥一方。

只知自家恩主是誰,皇權還在恩主之下。

鴻蒙是恭王麾下,定軍侯是平王麾下,嵐山侯是武王麾下……

這些人,都有自己的恩主。

此刻,這些人忐忑,不安,帶著一些惶恐,哪怕十萬年過去了,傳聞人皇他們早就死了,可心中始終還是帶著一線希望。

若是看到屍體……那他們也無法接受。

他們眼中那些無敵的存在,豈會戰死?

可岳王屍體就在那!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忽然一步踏空上前,一下子攔在了火雲侯跟前,火雲侯頓時暴怒,雙眼血紅,「你要做什麼?」

殺機四溢!

你要做什麼?

一尊規則之主的屍體,能做的東西太多。

火雲侯長槍瞬間浮現,暴怒無比,兇狠地蹬著蘇宇,明知蘇宇強悍無比,此刻,依舊是殺機溢散,帶著決死之心,怒目而視!

整個人,如同要爆發的火山一般,稍有動靜,恐怕便是一場大戰!

而此刻,藍天分身一道道浮現,皺眉看著他。

蘇宇擺擺手,看向火雲侯,平靜道:「不要靠近,岳王戰死,氣機內斂,胸中還有一口殺氣!你若靠近,觸碰屍體,必死無疑!」

火雲侯一滯,半信半疑。

蘇宇沒再管他,扭頭看向那被釘死在虛空中的岳王,再看看遠處,那牆壁上懸挂的那具屍體,也是他第一眼看到的那具強者屍體,輕聲道:「岳王最後一刻,擊殺了這個傢伙,但是重傷在身,大道崩碎,自身也隕落在此。」

其他的屍體,其實沒看到,大多都是一些血跡,或者一些殘肢。

倒是岳王和那尊魔神,屍體保存的還很完整。

蘇宇看向岳王遺骸,已經回溯出了最後一戰,最後一幕。

岳王封堵迴路,這魔神可能要從時光長河中逃離,人皇他們帶著其他人已經朝上游戰去,岳王堵路,可能不止一人想殺出來,其他人也許都被殺了,或者被打了回去。

那魔神殺了下來,重傷的岳王,最終還是強行擊殺了這尊遁出時光長河的魔神。

可他自己,也戰死在了這裡,沒能跟上大部隊,也沒能留守在萬界。

唯有屍體懸挂高空,依舊鎮守那入口。

蘇宇嘆息一聲,微微躬身。

上古最後一戰,這些人還是可敬的。

為了人族安危,為了繼續壓制萬族,人皇帶著不到敵人一半的規則之主,帶走了萬界所有的規則之主,甚至包括大量的頂級侯。

720尊萬族上古侯,最後留下來的,其實不到三分之一。

同樣的,當年也有人族侯追隨而去。

大量的規則之主,頂級合道,都跟隨著人皇他們離去。

此刻,無數念頭浮現,蘇宇躬身施禮。

不為其他,只是敬重這些上古時代,明知必死,依舊義無反顧,霸道無雙,繼續鎮壓萬族的頂級強者們。

「不要動岳王了!」

蘇宇輕聲道:「我說了,他還有一口殺氣蘊藏在身,還在盡忠職守,等待給跑出來的傢伙致命一擊!」

岳王死了!

但是,大道斷裂,道則全部內蘊在身,相當於最後一刻,吞噬了所有大道之力,蘊藏在體內。

萬族強者,若是有人從通道中走出,恐怕,逃不過他的驚天一擊!

一尊頂級人王,生命中的最後一擊!

這一擊,不是火雲侯可以承受的,也不是蘇宇能承受的。

火雲侯臉色變了,而大周王,也很快走來,朝岳王遺骸,躬身施禮,看向火雲侯,嘆道:「相信宇皇,他沒必要欺騙你!岳王爺戰死在此,也不願讓敵人走出長河,禍害人族……王爺忠義,你為王爺部將,別壞了王爺最後英明。」

火雲侯暴動的氣息,漸漸緩和了下來。

此刻,雲水侯幾人,也紛紛走來,都朝岳王遺骸行禮,臉色都很複雜。

英武將軍也不知該說什麼,還是安慰了一句:「咱們……咱們還是別動岳王了!岳王大人也許……也許是在等人皇他們歸來……」

火雲侯臉色複雜,眼中帶著悲戚之色,「吾王……橫屍此地十萬載,我原想著……想著他……」

他此刻,也不知該說什麼。

原想為岳王殮屍,可蘇宇他們說,此刻動不得岳王,王爺還留下最後一擊,火雲侯只好放棄了這個想法。

他看向岳王遺骸,愈加悲傷。

隕落了!

這是已知的,唯一一尊隕落的人王,其他人,畢竟都只是失蹤,失蹤那代表還有一線希望,哪怕這希望渺茫到他們早已放棄。

可岳王,真的沒希望了!

此刻,大周王沉聲道:「宇皇,岳王戰死這麼多年,那他……能……能在死靈界域復甦嗎?」

此話一出,火雲侯眼神一亮!

蘇宇搖頭:「兩種可能,第一,沉眠在死靈長河中無法復甦,因為力量和大道不足以讓規則之主復甦。第二,這種層次的存在,死靈大道……可能無法接引對方!」

火雲侯眼神黯淡了下來。

蘇宇又道:「若是第一種,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復甦,等到死靈界域一些強大的存在被殺,足以誕生一尊規則之主,那還是有希望的!」

火雲侯再次帶有一些希望,急切道:「宇皇大人,那吾王……還有復甦的希望?」

蘇宇平靜道:「我不能給你任何保證!我只是說,有可能!」

他沒有破碎火雲侯的最後一些希望,但是,希望太渺茫。

這個層次的戰死了,死靈大道真的可以接引走嗎?

未必!

嚴格來說,死靈大道也是一條道,和規則之主是一個境界的存在,可以接引同境界強者嗎?

蘇宇不再去想。

給火雲侯留下一線希望吧。

他看向岳王屍體,帶著一些惋惜,一些感慨。

今日,見到了第一尊戰死的人王屍體。

當年,人皇他們的離去,並非想象中的輕輕鬆鬆。

也是,萬族規則之主那麼多,強者也多,仙皇這些人,也僅次於文王他們,都不見得比武王弱。

這麼多強者,哪會心甘心愿地跟著人皇一起離開萬界?

只能一路殺過去!

逼迫萬族強者,逆流而上,戰鬥無數歲月。

此地,就有兩尊規則之主的屍體存在。

不止如此,蘇宇天門開啟,眼中被刺的血淚橫流。

一道道斷裂的規則大道,在虛空中瀰漫。

蘇宇沒說出來。

其實……不止死了兩尊規則之主!

絕對不止!

這地方,那大道混雜,都強悍無邊,也許有好幾條大道徹底崩碎了,而不是只有岳王和那魔神。

蘇宇想到這,忽然道:「魔族,不止一尊規則之主嗎?」

大周王沉聲道:「不止一尊!人族足足有41位規則之主,魔族豈會只有一尊。哪怕食鐵一族,也不止一位,一月是規則之主,二月也是!」

蘇宇微微點頭。

「那萬族規則之主,並非只有99位?」

大周王點頭:「有些上古萬族侯,是具備規則之主實力的!只是,不得封王,封王,是人族的專屬!」

大周王又道:「雖然不止99位,不過當年人族也有盟友……所以,人族也不止那麼多規則之主。」

蘇宇微微點頭。

環顧一圈,整個九層,滿目狼藉。

唯獨一座小屋,還佇立在其中。

便是他們剛剛飛出的那小屋。

在無數強者大戰中,居然還能保存下來,這並非意外,蘇宇手中忽然呈現出一副圖,便是那大道圖。

再看那小屋,蘇宇想了想,輕聲道:「此屋,人皇道蘊最重,又是連接上界的一個入口之一,防禦極強,道則之力也難以摧毀……倒是保存了下來。」

太多的強者,在這大戰。

結果,這屋子能留下來,已經算是不錯了。

說完,蘇宇沒再看岳王的屍體,這位戰神般的強者,還在等待著他的戰友歸來。

蘇宇看向那被他釘死在牆壁上的魔神,看了一會,輕聲道:「也是一尊規則之主,不過,看來還是不如人王強大!」

火雲侯怒目圓瞪,「宇皇大人,我想碎了他的屍,抽了他的血,剝了他的皮!」

岳王,就是因為這傢伙遁逃,這才打出了絕殺一擊,導致大道崩碎的。

這是害死岳王的罪魁禍首!

蘇宇輕聲道:「也不是不行,不過……廢物利用吧!一尊規則之主境界的魔神,規則之主的屍體,我就見過一位,荒天獸的屍體,改造了大秦王和大夏王的血脈,讓他們很快具備了頂級戰力……」

眾人看向他,大周王微微遲疑道:「宇皇的意思是,讓人轉修他道?」

「不是,他大道破碎了,轉修不了。」

蘇宇搖頭:「只是我要用,規則之主……好寶物,我的文明志,魔族一頁,可能要徹底圓滿了!」

蘇宇笑了笑,「魔族之道,我可能不需要再耗費時間了!」

有這樣強悍的存在,去蘊養魔道之力,偽道也能迅速圓滿了!

蘇宇說完,迅速上前,看向那屍體,此刻,這屍體被一桿長槍釘在了牆壁上,那長槍,應該是岳王的兵器。

蘇宇天門開啟,微微凝眉,大道之力波動了一下。

剛波動一下,那釘在對方額頭的長槍,瞬間化為齏粉。

火雲侯急了,蘇宇沉聲道:「別看我,長槍早就被岳王爆了所有神韻,只是空殼子,此刻,我要動這屍體,這兵器,必然會消失!」

火雲侯有些無奈,帶著一些悲傷之意,「吾王最喜愛這桿岳龍槍,乃是他斬殺一尊龍族頂級強者,抽其龍骨打造的……」

蘇宇也沒說什麼。

上古人族不是什麼好人,起碼對萬族而言是如此,蘇宇也從不覺得,這世道,有什麼好壞之分,都是立場不同。

人族覺得萬族可惡,萬族覺得人族可惡。

聽聽,抽了一條龍的龍骨鑄槍,這算好人嗎?

顯然不算!

可這位岳王,戰死在這,臨死也要盡忠職守,守衛那入口,不給萬族遁出,懸屍十萬年,只為那最後一擊,站在人族的立場,這是人族的大英雄!

敵之仇寇,我之英雄。

沒多說什麼,蘇宇再次看向這魔神,長槍化為齏粉,這屍體,依舊被懸挂在這。

氣機也是內蘊!

很強大!

一般人動這屍體,也是找死的命。

不過,蘇宇不怕。

岳王的屍體,他真要動,也不是沒辦法動,只是不想去動岳王屍體罷了。

既然岳王要站好最後一班崗,蘇宇便成全他。

至於這魔神……大可不必管他!

蘇宇手中,浮現出一枚印章,星宇印。

一印鎮壓而出!

暴動的氣機,瞬間平復了下來,蘇宇眼神閃爍,文明志浮現,有些殘破,書封消失了,此刻,其中一頁,屬於魔族的那一頁,本就很強大。

蘇宇手一抖,一尊差不多永恆二段的魔族虛影浮現,朝那屍體吞噬而去。

可是,對方太強大了!

這魔神虛影,有些忌憚,而且強行吞噬,也有些消化不了的跡象。

眾人都默默看著。

而蘇宇,微微凝眉。

忽然,剛剛被他收走的大道圖出現了。

而大道圖,此刻黑白輪轉,如日月交替。

「我文明志書封破碎……此乃我證道之兵,尋常書封,已經無法滿足我的需求……」

蘇宇看向星宇印,「今日,我欲用這大道圖,重鑄書封,還請人皇見諒!」

眾人心中一驚!

用大道圖,鑄書封!

這……好大的手筆。

「人皇對大道闡釋,鑄大道圖,而我之道,也欲開天,萬道合流,當這開天第四人!此圖,正合適我鑄文明志書封!」

蘇宇不知是對自己說,還是對他人說,或者對人皇說,又或者立下自己的誓言!

我要開天證道!

當這開天證道第四人!

文明志已經很強了,甚至之前鎮壓了天王,可是,還是不夠強!

蘇宇要更強!

他的對手,在不斷強大。

天尊都出現了,也許,他很快會遇到真正的規則之主,他的文明志,現在是不弱,但是也只能打打雜,比如這魔族頁面,算是強大的了,虛影出現,也只是初入永恆的虛影。

這樣的虛影,遇到頂級強者,一掌拍死!

當初,剛鑄造的時候,300日月,蘇宇就覺得強大的可怕,而今,他已鑄書頁2000多頁,幾乎都是日月境,一部分已經有永恆實力。

可現在,卻是依舊孱弱無比,無法匹敵強敵。

在文明志上,蘇宇耗費了無數資源。

當成開天證道之兵,豈能太差。

說著話,蘇宇大道之力呈現,手中忽然浮現一柄鎚子,那大道圖,自動落在了文明志之上。

而此刻,蘇宇一枚枚神文浮現。

宇宙文明!

四個大字,落入圖中。

蘇宇一鎚子敲擊而下,那捶打的聲音,在空寂的九層,瞬間傳盪開了!

此刻,蘇宇覺得,這大道圖,當這書封簡直太合適了!

而且,也真的好看。

黑白交替,如同白天黑夜交替,蘊人皇對萬道的闡述至理,人皇也好,蘇宇也好,時光師也好,都是萬道歸終,本質上都是一致的。

這也能填補蘇宇的一些空白,還能為他蘊養那四枚神文。

岳王戰死,人皇帶人離去,這也讓蘇宇覺得,人皇的局勢,未必好!

好,也不會讓岳王戰死在這。

帶走了那麼多規則之主,現在還有多少活著,也是難說的事。

「當!」

清脆的響聲,在整個九層回蕩!

他要重鑄書封,吞噬這尊規則之主的屍體,一旦完成,他的魔族一頁就算完滿了,甚至魔族一頁的虛影,有希望達到合道戰力。

那相當於,蘇宇兵器一出手,靠文明志,就能匹敵甚至擊殺一尊合道了!

不止如此,之前殺了許多人,蘇宇都只是收斂了屍體、精血之類,並未吞噬,等到書封重鑄,整個文明志的檔次會再次提升,那時候,就可以吸收消化這些了。

……

「當!」

八層。

通天侯心中劇震,這……九層傳來的聲音?

怎麼可能!

九層不是沒人了嗎?

怎麼會有聲音傳來!

通天侯化形而出,看向遠處那議會庭上空,那是九層入口,不過,此刻規則混亂,危險無比,他也不敢過去。

遲疑了一下,通天侯瞬間消失。

……

很快,七層。

通天侯喊道:「武皇,出來!」

「聽到了聲音嗎?」

虛空波動,以前,外人看不到的武皇,此刻卻是凝聚了肉身,外人可見的肉身。

帶著一些怨氣,一些霸道之意,桀驁,狂放,冷冷看向通天侯。

而通天侯卻是顧不得許多了,緊張道:「八層有聲音,這裡有嗎?你聽到了嗎?武皇,這裡可就咱們兩個活人,怎麼會有聲音?難道……難道人皇他們回來了?」

「當!」

「對,就是這個!」

通天侯大驚,「就是這個聲音!聽到了嗎?」

武皇微微凝眉,此刻,他也聽到了。

原本還以為是這蠢門胡說,現在卻是凝重了起來。

人皇他們回來了?

這……這要是回來了,自己如何自處?

他皺著眉頭,這聲音,一聲聲地傳盪而來,根據通天侯的說法,來自九層。

星宇府邸,一到七層,都是他武皇的肉身鑄造。

至於八層和九層,那倒不是。

八層和九層,都是另外鍛造的。

武皇雖強,再強,他的肉身,也不足以容納數百位規則之主存在,所以八層和九層,都是後期打造的。

此刻,那有韻律的鍛造聲,不斷傳來。

武皇抬頭看天,帶著一些凝重。

真是人皇他們回來了?

不可能!

一旁,通天侯緊張道:「武皇,是不是人皇他們回來了?若是回來了,我投靠了宇皇,這算是叛變嗎?不算吧!還有,你也是,你要倒霉了!」

武皇冷冷看著他。

通天侯作死道:「真的,你肯定要倒霉!我說的可是實話,你叫囂著要殺了現在的人族,滅絕了人皇陛下的傳承,肯定要被殺!」

武皇冷冷看著他,有些惱怒,「回來又能如何?」

「回來你就死了!」

通天侯急忙道:「你不怕嗎?」

武皇想弄死這個傢伙!

一掌朝他拍去,而通天侯,瞬間消失,又瞬間出現,「別打別打!有話好說,我就是個看門的,武皇真打死了我,這八層和九層墜毀,武皇死的更快。」

武皇冷冷掃了他一眼,不再理會,而是默默傾聽這聲音,許久,沉聲道:「有點鍛兵的味道!」

「鍛兵?」

通天侯一愣,很快道:「你有什麼證據說是鍛兵?我覺得吧,可能是打鑼聲,可能是敲門聲,可能是喝酒撞杯聲,可能是磕頭求饒聲……」

他不斷說著,武皇氣息變化,看向他,冷厲道:「通天,你再廢話,本皇今日宰了你!」

廢話忒多!

他現在雖然還沒徹底解封,可是,實力不斷在恢復,大道封印也在慢慢地一點點地解開,如今,殺通天不是不可能!

通天侯鬱悶,不再說話。

帶著一些無奈。

我說真的啊!

的確可能是我說的這些情況啊。

你說鑄兵,我覺得可能不是,你說不過我,就用武力威脅我!

武皇不再理會他,繼續傾聽著。

……

而蘇宇,繼續鍛造著。

鎚子,不斷敲擊。

一次又一次。

大道書融入文明志,不簡單。

每一錘,不再是和當年一樣的蠻力,而是一錘一道,夾雜著蘇宇自己對大道的感悟。

大道書,對應人皇對萬道的理解。

這擴神錘,則是敲出了蘇宇對萬道的理解。

他也曾遊盪時光長河,也曾竊取萬道之力,掌握萬族功法,埋藏萬族書頁。

蘇宇本人,對萬道也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

一錘如火,一錘如風,下一錘帶著空間之力,又一錘帶著震蕩之道!

千錘百鍊!

不斷錘擊,隨著蘇宇大道感悟融入,大道書也漸漸開始融入文明志中,一張黑白交替的書封,漸漸開始成型。

大周王這些人,默默傾聽著。

漸漸地,這些人,也有些感悟了。

這一次,他們收穫也不小。

才在大道書中,感悟了人皇對大道的闡述,很快,又在蘇宇這,相當於聽了一遍蘇宇對大道的感悟。

人皇也好,蘇宇也好,都是絕世妖孽。

蘇宇實力是不如人皇許多,可對大道感悟,比一般的規則之主,不差多少,更重要的是,他涉獵極廣,並非專註一道之力。

收穫最大的,其實還是藍天。

他的道,蒼生道。

也是萬道匯流的一種!

人皇也好,蘇宇也好,都算是這種類型的道,此刻,藍天無數分身浮現,一個個分身盤膝而坐,默默傾聽。

藍天對大道感悟不低,可是再強,也比不上蘇宇這種開了天門,相當於開掛的傢伙比。

火焰升騰,五行之道被蘇宇敲擊而出。

靜默大道,隨之而出。

大周王也是若有所思,感受蘇宇對靜默大道的理解,蘇宇本人也經常使用這一道,在這一道上,造詣不淺。

唯獨大明王,聽了一陣,暗暗腹誹。

宇皇,對陣法一道,還是感悟太少了。

也有,但是那點感悟,還不如大明王自己。

大明王無力,算了,不指望了。

敲擊,無數次的敲擊。

蘇宇額頭上,汗液不斷滲出。

大道書和文明志,融合的越來越多,道蘊顯露,此刻,一看文明志,就知道是一件絕世至寶!

也不知道敲擊了多少次,轟隆一聲!

文明志和大道書化為一體!

此刻,金色紋路蔓延!

漸漸地,紋路蔓延到了180道!

180道金紋,按照等級劃分,都算是神兵巔峰了!

所有的書頁,都強大了一些。

魔族那一頁,原本永恆二段左右的虛影,忽然氣息漲幅,一下子,感覺就有了四五段的實力。

而這虛影,也是趁機朝那屍體吞噬而去。

之前還紋絲不動的屍體,這時候,一點點力量開始流逝,蘇宇用星宇印繼續鎮壓,額頭上汗液一滴滴滾落,那虛影不斷吞噬。

越來越強!

敵弱我強!

這屍體,畢竟是一位規則之主的屍體,哪怕死去無數歲月,精血之力也沒外流,只是大道之力崩碎了而已。

虛影氣息開始強大!

永恆六段!

繼續吞噬。

過了一會,屍體的氣息,開始明顯削弱,而虛影的力量,開始增長。

七段!

大周王他們也是暗暗心驚!

蘇宇這證道之兵,相當可怕。

屍體氣息還在減弱,氣血流逝,魔族虛影實力再次提升,八段!

此刻,這虛影漸漸有些凝實的跡象!

身上,一條大道之力,纏繞在身。

這其實就是道的化身!

若是蘇宇賦予這虛影一些靈氣,讓虛影開智,那其實就相當於豆包那樣的存在。

當然,此刻的蘇宇沒興趣讓這大道成靈。

何況,這只是偽道。

是他勾勒出來的虛擬大道!

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道,除非自己合萬道開道成功,那這些虛擬大道,都能化虛為實。

九段!

就在這一刻,虛影實力再次提升!

身上纏繞的大道,愈加凝實了。

如同一條黑龍,纏繞在虛影身上。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屍體,都被吸收了一半了,蘇宇低喝一聲,一股股規則之力,湧入魔族那一頁,那是他在人皇大道中汲取的無主規則之力!

轟!

一聲巨響傳出。

「吼!」

那虛影如同太古魔神,陡然咆哮起來,身上的黑色大道,迅速凝現,強大無比,一眨眼,氣息暴漲!

轟!

氣息溢散,一瞬間,大周王這些人都是微微變色,合道!

跨入合道了!

蘇宇居然培養了一尊合道之靈,不,不算靈,只是兵器之靈,其中一頁的靈。

當虛影跨入合道的時候,這虛影凝實了許多,呈現出了一些面貌,和蘇宇完全相同,只是魔氣十足,帶著魔性,看起來冷酷無比。

眾人盯著看了一會,都忍不住看了一眼蘇宇。

這魔性十足的大道之靈,感覺挺可怕的。

蘇宇本人若是冷著臉,大概也差不多這樣子。

他自己看這冷臉的魔道蘇宇,會不會覺得不好看?

蘇宇則是沒想那麼多,自己的證道之兵,呈現的虛影,和自己一樣那是正常的,他哪有時間去想其他人的心思。

此刻,那規則之主的屍體,力量被吸收了大半。

蘇宇不放過,繼續吸收。

魔影瘋狂吞噬,速度比之前快了許多。

氣息,再次開始強大起來。

屍體越來越孱弱了,力量被吞噬七成,八成……轟,魔影氣息再變!

大周王挑眉,看了一眼星宏,星宏看了他一眼,不滿傳音道:「看我做什麼?最多四等合道之力,我很快就能到三等……不過這魔影,可能可以打天滅了,真可怕!」

這只是一頁,蘇宇可是要打造萬頁!

不敢想!

當然,其他頁面大概沒這麼強大的希望了,畢竟,這可是吞噬了規則之主。

哪怕這是一尊死去的規則之主!

屍體,漸漸開始消散。

等到最後一點力量被吞噬,屍體徹底消失,而魔影氣息再次一變,強大無比!

三等合道之力!

蘇宇微微皺眉,很快舒展眉頭:「畢竟是死了的規則之主,而且大道之力崩斷,只能勉強造就一尊剛踏入三等合道境的魔道虛影……還可以。」

不算太差!

而此刻,整個文明志,也是魔氣縱橫。

不過,魔氣蔓延,剛到書封,就被大道書鍛造的書封給吸收了,黑白輪轉,神秘無比。

魔氣被壓制!

「恭喜宇皇!」

大周王道賀,蘇宇的證道之兵,比之前強大了一大截。

蘇宇笑了笑,「只是完成了萬分之一的鍛造罷了,這玩意,越來越消耗資源了,我都不知道,有沒有徹底養成的那天。」

蘇宇搖頭,算了,沒到合道也沒什麼,其實只要虛擬大道呈現了,就可以嘗試合萬道再開道。

蘇宇說罷,笑道:「九層,好像也沒什麼了,各位清掃一下戰場,此地讓岳王鎮守吧……我們下去看看!」

八層他熟悉,到了八層,他就可以隨便去哪了。

眾人也是紛紛點頭,幾位上古侯,火雲侯有些不舍,可是,他也沒辦法,在這,一天到晚看岳王屍體,也徒增悲傷。

沒有多說什麼,眾人開始清掃這片戰場。

一些殘缺的兵器,一些灑落的血液,都是他們收集的目標,包括原本人皇宮的一些寶物,此刻,拿出去了,也能當承載物來用了。

而蘇宇算了算時間,距離他出來,都快兩天了。

也不知道上界現在什麼情況了。

夏龍武這些人都在上界,自己還得上去才行。

星宇府邸九層,其實收穫不小,不過,蘇宇掃了一眼岳王頭頂的那個入口,也許……那才是九層的核心所在!

人皇他們,大概率就是從那邊進入了時光長河,一路逆流而上,殺了過去。

那若是自己進入其中,也逆流而上,是否可以找到人皇他們?

人皇他們在這,那文王他們在哪?

一個個念頭,在蘇宇腦海中閃爍。

必須要儘快平定萬界之患了!

否則,真等那些傢伙殺回來了,還不知道人皇他們死沒死呢,也許是萬族大勝,來幾尊頂級規則之主,那時候可就不好辦了!

PS:10月最後兩小時,月票不投就浪費了,大家投一下吧,謝謝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5章 九層收穫(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