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傾盡所有(求訂閱)

第751章 傾盡所有(求訂閱)

這一戰,真的看傻了所有人。

月昊他們都被打懵了!

虧了嗎?

未必虧!

一戰之下,對方也死了多位天王,死的合道都是頂級合道,當然,還是有些小虧,他們死了一位天尊。

可是,這傳火一脈,底蘊沒多深了吧?

這一戰打下去,豈不是打空了對方?

甚至說,傳火一脈居然能匯聚這麼多天王,已經超乎他們想象了。

結果……這神秘無比的一脈,今日忽然瘋了,就這麼打崩了自己。

一朵朵煙花,還在升騰。

整個混沌森林后的大山,徹底化為天坑,化為巨洞!

「趁他病要他命!」

就在這一刻,三月一聲怒吼,咆哮而過,一竹子打出,打的天崩地裂,整個混沌森林劇烈一顫!

一頭巨大的混沌鳥,被他一竹子打了出來!

三月怒吼道:「殺!難道等他們恢復元氣嗎?哪怕殺不了天尊,殺了那倆天王!」

此話一出,月天尊這些人儘管有些異樣,還是紛紛踏空而去!

三月說的對!

此刻的三月,有些失態,在月天尊他們看來,也許……他們其實知道點什麼了。。。

三月,應該和傳火一脈有些關聯。

而今,傳火一脈忽然發瘋,死傷無數,三月不想報仇才怪了,難怪今日的三月,一直都衝鋒在前。

對面目前只有4位天尊,兩位天王。

而且都是大戰之後,殘血狀態。

當然,混沌森林中還有一頭天尊級大鳥,混沌河中,也有一頭巨大的鱷魚般的怪獸,不是天尊,而是天王級。

很強!

可在場的,足足有9位天尊!

「殺!」

一聲暴喝,九大天尊紛紛殺了過去!

不趁著這個機會,落井下石,那也太對不起傳火一脈製造出來的局勢了,四大天尊又如何?

哪怕加上那大鳥,也才五位。

二大一都差不多了!

而對面,月昊幾人臉色一變。

「撤!」

一聲怒喝,再也顧不得許多了,撤!

再不撤,也許真要倒霉。

遠處,一股強悍的氣息升騰而起!

那好像是這一族老祖的氣息,然而,九大天尊看了一眼,下一刻,不管不顧,瘋狂橫掃而過。

混沌一族的絕世強者?

傳火一脈說的不錯!

這一族,真的強大無比。

那氣息,動蕩人心,也許……也許真的有規則之主戰力。

那又如何?

規則之主……規則之主也要看什麼境界的,弱小的,三位天尊絕對可以匹敵!

大不了,一戰!

轟!

九大天尊,此刻,都是氣息爆發,一股股強悍的氣息,動蕩整個天地,那些古獸,此刻有些遲疑了,要繼續嗎?

混沌森林中,被三月瘋狂敲打的大鳥,咆哮一聲,陡然展翅飛翔,迅速逃離!

河流中,那頭巨鱷,也是瞬間遁逃。

明知不敵,送死,到了它們這個境界,一點智慧還是有的,撤!

外圍,被九大天尊擊殺了二十多頭合道境古獸。

它們也知道,危險了!

此刻,紛紛遁逃。

這一戰,不止蘇宇他們這邊,也不止混沌一族,混沌山中的古獸,也被擊殺了許多。

此刻,九大天尊聯袂朝那邊殺去!

殺氣震天!

「殺!」

轟!

隔空轟擊,道天尊一枚枚巨大的神文,覆蓋天地,大道經文甚至化為書籍,朝前方殺去。

荒天尊一跺腳,整個大地劇烈顫動,前方,無數道土牆瞬間化為巨人,朝月昊他們殺去。

各大天尊,此刻也是戰力爆發。

氣機動蕩!

摩天尊這時候,那也是魔氣滔天,和魔天兩人好像在醞釀什麼,下一刻,一股滔天魔氣升騰。

「魔臨!」

一聲低喝,兩大魔族強者,好像召喚出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虛空中,忽然一道魔影呈現,宛如從過去未來走出,一瞬間,落入月昊幾人當中。

巨大的身影覆蓋天地,轟地一聲,一腳將剛剛僥倖逃命的紫水天王直接踩的四分五裂!

「混賬!」

月昊幾人大怒!

而對面,幾大天尊迅速靠近。

混賬?

殺了你們,你們就知道什麼叫混賬了!

機會難得!

若是平時遭遇,還不好對付,四位天尊,多位天王,數十合道,還有大量古獸……

真的不好對付。

可今日,地方暴露了,實力暴露了,從暗中走向明處,九大天尊也不是好惹的。

加上剛剛大戰一場,這些傢伙並未勝利,而是以慘重的代價,擊退了傳火一脈,月昊的地獄之門都被爆了,還囂張什麼?

那魔影呈現,直接就跺死了一位天王!

可見這魔影之強,這是魔族的種族天賦技,魔臨!

召喚冥冥中存在的魔族強者,召喚他們的過去未來力量,兩大天尊聯手召喚出來的,甚至比單獨一位天尊要強許多。

此刻,摩天尊和魔天都在操控這尊魔影,橫掃四大天尊!

而混沌一族,四大天尊也是咆哮聲不斷。

其中有人修鍊的乃是混沌一道,一拳打出,天崩地裂,大道都在顫動。

邊戰邊逃!

四對九,明顯不敵。

至於唯一活下來的天王,那位雨曦,此刻壓根不參戰,也無力參戰,迅速遁逃。

遠方,一股股強悍的氣息爆發。

一聲怒喝,響徹天地:「爾等找死!」

轟!

下一刻,那道氣息,貫穿虛空,以極其迅捷的速度,破碎了虛空直接遁空而來。

幾大天尊面色凝重!

是規則之主嗎?

還是百戰那個層次的強者?

他們不好判斷。

但是他們都知道,對方很強。

「冥天尊、月天尊、天命、雷暴,你們四人去迎戰!」

道天尊一聲低喝,他和荒天尊還有魔族兩位,再加上三月,五打四,壓制月昊這幾位再說,能殺就殺,殺不了再看!

先試試這位混沌一族頂級強者的實力!

四大天尊,也不多說,迅速破空而出。

這個關頭,這一族太強了。

不管是不是死斗,都要試試看。

轟!

巨大的轟鳴聲,瞬間響徹天地,砰地一聲巨響,一道冥河直接在虛空中呈現,眨眼間,被一拳打斷,冥天尊身影瞬間浮現,吐了一口鮮血,帶著一些駭然之色。

而就在此刻,道天尊一聲怒喝:「龍鳳二尊,前來助戰!」

「吼!」

「鏘!」

龍鳳齊鳴,遠處,一龍一鳳,在混沌山之外,破空而來,本體巨大無比,恢複本族,破空就朝這邊殺來,但是需要時間!

而這時候,虛空中,一拳打斷冥河的那絕世強者,怒吼一聲:「來人!」

遠處,再次有多道氣息升騰!

老人怒吼一聲:「爾等要在今日決一死戰?那就殺了你們!」

九大天尊都是震動!

這一脈,到底多強?

就在老人咆哮的瞬間,後方,再次有天尊氣息呈現,還有多位天王氣息,不止如此,大量的古獸吼叫聲響徹天地。

那老人怒吼道:「爾等非要死戰到底,讓古獸合圍嗎?」

此刻,之前遁逃的兩頭古獸,不知道從哪聚集了大量古獸,因為幾位天尊的排擠力,此刻,都在朝這邊殺來,帶著瘋狂!

它們可不會管誰是混沌一族,誰是萬族。

它們只認氣息!

被混沌氣息排擠,就是敵人。

混沌一族是有玉符,可交戰到了一起,古獸還管你有沒有玉符?

平日里就算了,隱藏一下行蹤還行,此刻,大規模交戰,吸引了大量古獸前來,壓根沒用。

「殺!」

道天尊再次一聲怒喝,不管如何,古獸合圍之前,看看能否殺一個,他傳音其他人,迅速道:「殺那個受傷的傢伙!」

說的是月昊!

他被大周王自爆炸了一下,又被肥球用文王的靴子跺了好幾腳,又被肥球大道咬了好多次。

此刻也是傷勢不輕。

道天尊他們沒準備現在死戰到底!

可是,能殺一位天尊,那是最好的結果。

至於殺一個天王,那算什麼?

重傷的天王,而且還是九位天尊一起出手,殺不了一個天王才是稀奇。

五大天尊,難得有些默契,一起出手朝月昊殺去!

月昊也是憋屈!

換成平日里,這五位,任何一位來了,他都不怕,甚至有希望戰而勝之。

可這時候,他和肥球交戰許久,又被大周王自爆炸裂了地獄之門,實力大打折扣!

此刻,食鐵族三月瘋狂無比,大竹子就朝他一人打,魔族召喚的虛影,也在迅速對抗三大天尊,他被道天尊和三月他們聯手圍攻!

「老祖!」

月昊咆哮一聲。

就在這一刻,那虛空中的老祖,冷哼一聲。

「你們……真是找死!」

下一刻,他額頭上,也是一道門戶浮現,這一道門戶剛浮現,一股強悍無比的氣息外泄出來,好像門戶中存在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那老祖丟出門戶,一把朝雷暴砸去,雷暴剛要出手,心中一悸,迅速倒退。

就在這一刻,那門戶上,忽然伸出兩隻爪子,朝他破空抓去!

雷暴迅速倒退,卻是被擦中了一下,噗嗤一聲,腿上,血肉瞬間笑容,被抓下了一大片血肉!

而那老祖,一人匹敵三大天尊,卻是依舊強悍無邊,一拳砸出,再次砸的冥天尊倒飛吐血。

天命侯和月天尊都是凝重無比。

天命侯看了一眼,下一刻,低喝道:「雷暴,拖住那道門,他操控這道門戶,也需要付出代價!」

那老祖臉色一冷,「天命,不識好歹!」

一拳打爆虛空!

而天命,好像早有預判,瞬間偏離,可是,此刻那老祖眼中浮現出兩道門戶,冷冷道:「命族躲得過別人,躲的過我嗎?」

砰地一聲,拳頭以不可思議的角度,一拳砸的天命侯血肉橫飛。

天命侯微微變色,下一刻,冷喝一聲,額頭上也懸浮出一隻眼,窺天之眼!

「假天門罷了!」

天命侯冷哼一聲,「地獄之門的投影,又不是真的天門,也不是真的地獄之門!」

他窺天之眼一出,一指點出,那老祖剛要再次出拳,忽然一拳打了個空,再看前方,無人!

天命侯冷哼一聲,「和百戰當年差不多……百戰當年我也敢戰,何況是你!月天尊,破了他的地獄之門,那裡面封印了邪魔!破開那門,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月天尊一言不發,瞬間朝雷暴那邊殺去,要打破他的地獄之門!

冥天尊也迅速飛回,和天命侯一起對付這位強悍的老祖。

四位頂級天尊,此刻聯手戰他。

那老祖也是憋屈!

出山第一戰,四大天尊圍剿。

這是當年百戰都沒享受到的待遇,他眼神不太好看,可惡!

這一次忽然爆發大戰,也出乎他的預料。

而且一下子死了足足5位天王!

至於合道,不用說了,30位,哪怕他也心疼的不行,混沌一族雖然多年不出世,可最近,接連死了6位天王了,因為還有個紫煙!

這對任何種族而言,一下子死6尊天王,也是難以承受的損失!

雙方鏖戰!

就在此刻,四周,大量的古獸氣息升騰,古獸要來了,三四十頭,甚至還有古獸不斷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再演變下去,就是一場大決戰了!

而這一刻,一聲嘆息聲傳來,從混沌深處傳來,帶著一些感嘆,一股氣息,好像在復甦。

而同一時間,人山之上。

神族領地。

忽然,一股如同大日耀陽的氣息,也瞬間升騰而起!

日冕天尊!

月天尊的兄長,這一刻,一股蓋壓其他天尊的氣息,從人山上升騰而起!

「退回來!」

日冕天尊聲音震蕩而來,「佔據混沌山外圍,以混沌森林為界!混沌一族……看來,昔年吾等沒猜錯,果然強大,還真有一股強悍勢力存在!」

此刻,仙族、魔族領地,好像都有氣息要升騰而起!

而混沌山深處,忽然,一道強大無比的氣息升騰而起,超越了所有人,甚至超越了那位老祖,嘆息聲好像帶著一些女人的味道,輕嘆一聲,「以混沌森林為界,退出去!」

「不要逼我出手!」

那女聲帶著一些惆悵。

而天命侯,眼神變幻,朝那邊看去,下一刻,冷哼一聲:「故弄玄虛!先從地獄之門中出來再說!」

他窺天之眼開啟!

此刻,不再是平日里的隨和,而是威嚴無比,看向深處,「我窺天地,你族……必定沒落,必死無疑!」

「是生是死,還輪不到你來質疑。」

那嘆息聲帶著一些無奈,一些憂愁,下一刻,天命侯忽然眉心炸裂,窺天之眼破碎。

而那老祖,也是趁機一拳打出,轟!

天命侯倒飛而出,吐血不止!

那老祖臉色並不好看,一聲冷哼,地獄之門,席捲天地,擊退了雷暴和月天尊,一瞬間,朝魔族虛影鎮壓而去!

轟!

虛影破碎,老祖探手一抓,將月昊幾人抓入手中,而三月趁機一竹子打出,砰地一聲,打爆了月昊半個腦袋,下一刻,那老祖帶著所有人撤離,瞬間消失!

三月還想再追,不過看了一眼四周,很快停下,帶著一些怒意。

再看四周都是古獸,也不廢話,一把將冰封在原地的雪蘭將軍抓起,封印到了自己的竹子中,其他幾人都看到了,微微皺眉,不過都沒說話。

之前幽鎮自爆,炸的雪蘭肉身爆碎,不過雪蘭意志海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她意志海冰封了。

此刻,擊退了對方,三月趁機撈走了,其他人也沒說話。

「退!」

道天尊也沒說什麼,迅速低喝一聲,四周古獸太多了,再戰下去,就不是他們殺人,而是被古獸圍殺了!

九大天尊,迅速撤離。

很快,和龍鳳兩族的天尊匯合,足足11位天尊強者,瞬間朝人山飛去。

11位天尊,都很凝重。

對方很強!

四大天尊不說,後來來的那位老祖,恐怕有當年百戰的實力了,而再後來暴露氣息的,可能更強,可能是真正的規則之主!

至於人山上,神族的日冕天尊,雖然也強,可恐怕比起那老祖都要差一些,萬族強在天尊多!

算上這日冕天尊,如今暴露的就有12位天尊之多!

當然,混沌一族也不弱,後期好像還有兩位天尊氣息暴露。

加上死去的一位,足足7位天尊,兩位更強的存在!

這讓這群人,都很震撼!

傳火一脈沒說假話,不但不是假的,真實情況,可能比他們說的還嚴重!

深處的那老傢伙,為何不出來,此刻,他們紛紛看向天命侯,而天命侯元氣大傷,見大家看來,低沉無比:「她好像在地獄之門後面,好像……好像沒辦法輕易出來,具體的我沒看清楚,被地獄之門擊碎了我的窺天之眼,除非天門,否則,一般的窺探之術,沒辦法深入探查!」

道天尊深吸一口氣:「沒事!傳火一脈倒是給我們引出了這群傢伙,果然強大!不過……吾等無懼!想當棋手,可笑,吾等聯手,規則之主也可殺!」

荒天尊也是冷冷道:「若不是天地規則限制,吾等都是規則之主,何懼一兩尊規則之主?天地封印一開,那就是十多位規則之主,混沌一族想戰,隨意!」

他們雖然不具備規則之主的戰力,卻是有同等的境界,擱在上古,也是人王一級的存在!

此刻,一個個也是氣息爆發,有震動,也有憤怒。

好一個混沌一族!

隱藏暗中這麼多年,這一脈,積累的實力太可怕了!

之前,他們猜測這一族不弱,但是也沒料到會強到這個地步。

傳火一脈說,萬族一旦不齊心,可能會被攻破,果然不是假的。

這一次,傳火一脈也真瘋了。

死了那麼多人!

這一脈,到底為何要這麼做?

對,天龍侯!

天龍侯還活著,還有,那個雪蘭也活著,但是雪蘭未必知道什麼,畢竟她才出來,才被送走,很快就爆發了大戰!

一群天尊,迅速飛上人山,月天尊聲音震蕩天地:「封鎖混沌山,不許任何人,任何古獸出入靠近!」

大量強者,開始分散,朝四面八方飛去,封鎖整個混沌山的出口。

……

很快,人山大殿。

此地,此刻坐著一人,如同耀陽般璀璨,來自神族的日冕天尊。

加上歸來的11位天尊,足足12位天尊在列。

下一刻,天龍侯意志海被拋出,道天尊一揮手,大量的生命力湧入,眨眼間,天龍侯肉身浮現,只是不夠強大。

還帶著一些茫然和后怕。

等看到在場的這些強者,頓時倒吸一口氣,急忙躬身:「天龍見過諸位尊者!」

12位!

太可怕了!

好在,他看到了一位龍族的強者,帶著一些不確定,小心道:「您……您是……玉龍侯?」

那位玉龍侯,看著他,微微皺眉,點點頭:「說說什麼情況,你怎麼和傳火一脈在一起?」

這龍族身邊,一位化身人形的婦人,也帶著一些惱火:「為何我感受到了我族下界的鳳皇被殺了?」

天龍侯急忙道:「我們都被蘇宇擒拿了……」

「蘇宇?」

「下界人主!」

天龍侯急忙道:「我們在下界,被他們偷襲擒拿了……」

「他什麼樣子?」

天龍侯急忙化出一道人影,月天尊一看,微微凝眉:「是他!周天道,傳火一脈的副脈主,傳火一脈周天的孫子……」

蘇宇?

眾人意外,人主?

下界人主?

實力可不弱!

這一次,好像就他帶著幾人跑了。

大戰,好像也是此人在發號施令,那個周天,他們其實也看到了,實力好像沒到天尊地步,最後也自爆了!

說實話,此戰,他們都有些沒看明白!

沒怎麼說話的月天尊,迅速道:「你說說下界到底什麼情況,還有,這蘇宇到底是誰,你們難道不是被傳火一脈抓了嗎?」

「傳火一脈?」

天龍侯急忙道:「這一脈都消亡了,不對,下界大周王好像還活著,就是後來自爆的那個!他應該是傳火一脈的!傳火一脈早就沒了,這一戰,我也感受到了一些,就是蘇宇帶著他的人,在殺戮……這瘋子,居然殺到上界來了!」

「蘇宇……瘋子?」

幾人看向他,看的天龍侯緊張無比,他急忙道:「我是被他抓去的,不是和他一夥的!元聖侯他們都知道,當日我下界,是因為龍族出事了,我才下界的!後來被抓了,再出現,就是現在了,被逼的自爆大道,還好接連幾次自爆,猿皇、鯤鵬半皇幾位自爆死了,我才僥倖逃脫……」

月天尊皺眉道:「你說,這一次出手,不是什麼傳火一脈,而是下界人主帶人殺上來了,是這意思吧?」

「對!」

他急忙點頭:「在下界,如今已經完全不同了!那蘇宇開了天門,實力強大,拉攏了大量強者,鴻蒙、豆包、六月這些人紛紛投靠了他!他麾下還有多位強者,這個時代的天驕,藍天、萬天聖、大秦王、大夏王都是他麾下頂級強者,傳火一脈的大周王,也被他收服,為他征戰下界……」

他擔心自己會被當成同黨,哪敢耽誤,急忙一窩蜂地都說了出來。

而眾人,此刻臉色都變化的厲害。

不存在什麼傳火一脈了!

這一脈,滅了!

只剩下一個所謂的大周王,而大周王,投靠了蘇宇!

此刻,按照天龍侯的說法,剛剛大戰的那些人,好像已經算是他們想象中傳火一脈的所有實力了,除了鴻蒙、六月少數幾位沒有參戰,好像……都戰死了!

不少人看向三月,三月一臉平靜,也不說話。

幾人見狀,也沒說什麼。

三月,和這一脈,也許是有聯繫的。

可此刻,這一脈……出事了!

月天尊微微凝眉道:「你的意思是,這一戰,幾乎是他們的全部實力了!那蘇宇此人,為何要如此做?不但葬送了自己所有的實力積蓄,連收服的那些上古人族強者,都給葬送了!」

天龍侯搖頭,見月天尊不滿,急忙道:「可能是因為他恨這什麼混沌一脈……這混沌一脈,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幾位大人,可以和我簡單說說嗎?」

「獄王後裔!」

簡單的一句話,天龍侯瞬間明悟,馬上想到了什麼,急忙道:「那就正常了!蘇宇是文王的傳人,而獄王一脈,一直在下界追殺文王傳承,蘇宇老師的全家,就是被獄王一脈後裔殺死的,他的師祖,也被對方擊殺了,他最痛恨這一脈,曾經親自出手,斬殺了這一脈的人族叛徒禁天王……」

「而且蘇宇此人,睚眥必報,報仇不隔夜,囂張跋扈無比!」

他急忙道:「此人天賦絕頂,年紀其實很小,只有人族歷20多歲,一向是一言九鼎,說一不二,任何人不得反駁他的意見!」

「我聽到他讓人自爆……此人就是如此性格,兇殘無比,一旦戰事遭遇危機,不惜一切代價,都會讓敵人遭受巨大損失……」

他急忙道:「諸位大人,我真的不是他的同黨!對了,那條狗,我也知道!那是文王的狗,當初也曾出現過,實力極強,蘇宇因為繼承了文王的衣缽,所以這條狗也追隨他!他在下界,橫行霸道,殺戮無數,如今,除了三大族,我想其他各族大概都被他拿下了……他帶人來上界,我是沒想到的!」

「此戰,他麾下強者,除了留守下界的,我看,可能都戰死了……」

「他太可怕了!」

天龍侯還是表示了蘇宇的可怕,心驚膽戰道:「我和他交手,其實就在不久前,我下界不久,那時候他才有合道戰力,一下子成為準王了……不止他,萬天聖、藍天這些人,之前都只是弱者,一下子忽然都變的這麼強,萬天聖之前殺了下界冥皇還算強大,可藍天之前很弱……沒想到也成天王了!」

「他開了天門!」

天命侯淡淡道:「開了天門,只要找到正確的大道,是有可能讓他們迅速強大的,倒是不足為奇,但是也需要這些人本身天賦驚人,而且底蘊深厚,否則,不是人人都能成為準王的!」

而月天尊幾人眼神異樣無比:「也就是說,這個狂妄的人主,其實不是什麼傳火一脈的人,他只是借用這一脈的名聲,在上界行事,然後……知道了混沌一族這個仇家,所以……帶著人和他們血拚到底?」

這也太瘋狂了吧!

按照天龍侯所說,那幾位準王,都是蘇宇積累到現在的底蘊,如今,他帶走了肥球,可能下界還有個鴻蒙,除了他們,大概沒強者了?

這傢伙,圖什麼?

就為了報仇?

因為獄王一脈,在下界招惹過他,殺了他師父全家,又殺了他師祖,所以他要報復?

瘋狂的報復!

太瘋狂了!

眾人都是皺眉,日冕天尊輕聲道:「先不說這蘇宇,說說這混沌一脈,很強,當年月羅封印百戰,我們就猜測過,是否還有一些強者隱藏在暗中,如今,已經證明了這一切!不是一些,而是很多!一戰之下,死了5位準王,一位天尊,30合道,對方依舊強大……」

他有些頭疼,嘆息一聲:「這算是人族內訌嗎?若不是這蘇宇瘋狂無比,也許……我們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能探查清楚對方的實力。」

有些哭笑不得。

最後,居然還是人族幫他們探查出了這混沌一族的實力。

而且,九位天尊的戰果,並不大,僥倖殺了一位準王罷了,倒是蘇宇這些瘋子,靠自爆,硬生生地把對方強者炸死了一大批!

關鍵是,天尊都弄死了一位!

太瘋狂了!

月天尊和摩天尊都有些慶幸,慶幸當日沒對蘇宇出手,否則,當日真要打起來,這些瘋子,是否會把他們也給炸死?

天王還是不少的,配合那條狗,也許真能把他倆弄死!

「文王的傳人……難怪!」

道天尊輕聲道:「天賦妖孽無比,不過最後他退走的時刻,我看他……筆道好像斷裂了!這瘋狂的傢伙,為了殺那位天尊,連筆道都給點斷了……這報復心太強了!」

那一刻,蘇宇是能退走的!

包括萬天聖!

兩人有希望逃走,包括帶著肥球一起走,當然,結果是不能殺了天尊,但是,也不至於成了現在這樣,萬天聖戰死,蘇宇筆道斷裂。

這一股勢力,瞬間就沒了。

唯獨剩下一條受傷的文王之狗!

「不止如此,南溪侯幾人,好像不是太聽他的命令……我聽到蘇宇喊了一聲,讓他們自爆,都沒答應,而是自己突圍了……」

「正常!那些老傢伙,哪有那麼輕易服從一位年輕人的命令!」

這一點,大家倒是不太意外。

蘇宇天賦再妖孽,你還太年輕,加上南溪他們剛回去不久,哪有那麼容易就為你赴死。

天命侯眼神複雜道:「這麼說……這一脈,算是廢了……哪怕鴻蒙成為準王,加上那條狗,可能……只有這條狗和鴻蒙,具備威脅了,其他人,包括蘇宇自己,都失去了威懾力!」

他還在考察呢!

按照長河的一些說法,其實天龍侯說的沒錯,這就是蘇宇一方全部實力了!

他還在想,蘇宇蟄伏一段時間,也許還有機會。

可是……可是為何要如此選擇?

太讓人失望了!

因為仇恨嗎?

若是為了仇恨,就葬送了這麼多強者,太讓人惋惜了!

這時候,有人看向三月,淡淡道:「三月,之前好像有一位食鐵族強者參戰了……」

三月冷冷看著他,冰寒道:「怎麼了?被他抓走的,難道有問題?至於六月,天龍說什麼就是什麼?天龍還自爆幫他殺准王呢,難道龍族也有問題?」

三月很少發怒,此刻,卻是怒的很,剛剛開口的魔天瞬間閉嘴,不再刺激這傢伙。

這傢伙,百分百和蘇宇一夥有勾結。

結果大概也沒料到,蘇宇這夥人,忽然瘋狂地自殺性襲擊對方,導致蘇宇這邊,戰力削弱九成!

本就是三方中最弱的一方,這下好了,三大族任意一族,都能碾壓他們!

三月也懶得多說,咬牙切齒道:「巨斧侯,我要了!」

眾人皺眉。

三月冷冷道:「怎麼了?對方做到了,不但殺了准王,還殺了一位天尊,萬族議會,不至於連這點誠信都沒有,食言而肥,若是如此,如何統帥萬族?一諾千金,放了巨斧!」

眾人再次皺眉,月天尊淡淡道:「三月,你想好了!巨斧就算被放走了,也未必會去幫那蘇宇,你要知道,南溪這些人被放走後,也照樣不聽他令,那還是之前,現在……蘇宇這邊強者隕落殆盡,你覺得他們能轄制一位天尊嗎?」

他看向三月:「三月道兄,你的想法,我們其實也清楚!可如今……三月兄多思量一二!人族畢竟是人族,外族就是外族,哪怕巨斧走了,也不會去幫蘇宇……何況,蘇宇本人大道崩斷,你覺得,巨斧侯會去幫一個跌落到日月境的瘋子?」

是真的瘋子!

哪怕他,也得說,蘇宇就是瘋子!

三月咬牙切齒,半晌,點頭:「也許你是對的,也許……不管如何,我覺得還是放了巨斧!告訴他,蘇宇為了他,付了贖金。如今,蘇宇的人被混沌一族斬殺殆盡,我想問問巨斧,是幫蘇宇報仇,還是忘恩負義?」

他低沉道:「若是人族都不幫人族,若是人族都忘恩負義,不管救命恩人……我族,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巨斧,也許……也是一個標杆!諸位,這算是我的請求,放了那個傢伙,讓他自己去選,我看他是和我們敵對,還是去對付混沌一族,又或者……繼續躲起來當縮頭烏龜!」

眾人再次皺眉。

放走一位人族天尊……這不是個好選擇!

三月再次道:「這巨斧,若是真去找蘇宇了,以蘇宇的性格,必然會想辦法再次報復混沌一族,諸位……這瘋子,很瘋狂,他不會善罷甘休的!他的人死了這麼多,諸位覺得,他會就此善罷甘休嗎?哪怕此次實力大損,他還有一位天尊,下界還有鴻蒙在!還有一些合道在!」

眾人都在衡量利弊。

道天尊輕聲道:「那若是巨斧不去找蘇宇,而是想要報復我萬族呢?無牽無掛的一位天尊級強者,一旦暗中報復我們,還是很麻煩的!」

三月看向他們,半晌,咬牙切齒,喝道:「他要不去對付混沌一族,要不就去找蘇宇他們,要不就去找百戰對付月羅,若是他對付萬族……我三月在此發誓,我必殺他!我食鐵一族,絕對不會放過他!」

他此刻直接許多,不再憨厚,而是怒氣滔天:「我會將事情和他說的明白,我也在這給諸位一個保證,他若是真對萬族出手……我哪怕放棄食鐵一族,也要追殺他到底!諸位,這樣足夠了嗎?」

三月和萬族不是一心,這點大家清楚,他還是投靠了蘇宇,只是……運氣不太好,還沒發動,蘇宇這一方几乎完了!

此刻的三月,好像是炸藥,隨時都會炸!

不放巨斧,三月可能會選擇反叛萬族議會,甚至出工不出力,但是,他不管是投靠蘇宇,還是和萬族一條心,此刻,都會對付混沌一脈!

想到這,幾位天尊暗中傳音了一番,很快,日冕天尊輕笑道:「三月道兄消消氣,沒說不放巨斧!既然能抓他一次,就能抓他第二次!聽三月道兄的,回頭就放了巨斧!」

他面露笑容,「萬族議會,還不至於怕了一位天尊,在場的諸位,誰也不會怕了那巨斧!他真敢如何,那就殺了他,也好絕了他的心思!」

眾位天尊,紛紛點頭。

巨斧,是小事!

此刻,眾人對視一眼,再次沉重起來,「巨斧不足為慮,蘇宇這邊……他可能逃亡下界去了,目前不好判斷情況,但是混沌一族的威脅,就在眼前!」

「諸位,這一脈……可能存在兩位規則之主,除了沒來的那位,來的那個老傢伙,比起當年的一些弱小規則之主,並不差什麼!恐怕,足以匹敵百戰了!」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沉重。

難纏!

日冕天尊,也未必能匹敵他,當然,應該有希望一戰,但是,戰敗的概率更大。

而日冕天尊,輕聲道:「不行的話,喊出另外兩位道兄,我們三人,應該可以拿下那個傢伙!」

此話一出,有人眼神異樣。

另外兩位道兄……三大族,果然還是底蘊雄厚!

恐怕說的是仙魔兩族吧!

三大強者聯手,居然說有把握拿下那位老祖,這實力,可非同尋常,要知道,之前四大天尊聯手,都沒能對抗對方。

而道天尊幾人沒吭聲。

萬族,底蘊還是有的。

人族有底蘊,他們也有。

上個潮汐,哪怕月羅不封印百戰,萬族也未必會敗,一些老傢伙還沒出手呢。

當然,真生死搏殺,最後的結果,肯定是兩敗俱傷就是了。

「百戰呢?」

這時候,天命侯忽然皺眉:「他難道真打到混沌山深處了,還是如何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

百戰一點動靜都沒!

要知道,這一次,可是人族出手,在殺混沌一族,混沌一族是百戰的大仇,結果百戰一點消息都沒,若是百戰出現,也許這次沒這麼慘!

哪怕被封印了,對付那月昊還是可以的!

「百戰這莽夫,不會再次被月羅封印了吧?」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無言以對!

也許……真有可能!

若是如此,百戰這傢伙,沒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1章 傾盡所有(求訂閱)

7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