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聖族(求保底月票)

第726章 聖族(求保底月票)

蘇宇在星宇府邸收穫機緣的同時。

上界。

道源之地。

等待了一天後,摩天尊和月天尊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巨大的長河衝擊之力,哪怕他們,在裡面待了一天,其實也是消耗巨大,不得不退出。

至於蘇宇死沒死,他們不清楚。

上界強者隕落,沒有異象。。。

所有異象,都是死亡瞬間,大道崩斷,規則之力爆開導致的,引起了規則旋渦。

若是死在了別的地方,除非同族同道,否則,是無法察覺的。

蘇宇在他們看來,是混沌一族的強者,那蘇宇死沒死,恐怕也只有那所謂的混沌一族,同道強者,才能知道這傢伙到底活著還是死亡。

……

摩天尊和月天尊從時光長河中走出。

他們不確定蘇宇生死,從常理上說,必死無疑,不過若是對方真開了天門……這種絕世妖孽,有時候命很大,難殺的很。

不過這時候,他們也沒別的選擇了。

兩人走出時光長河。

一眨眼,身邊多了幾道身影。

來自大河之上的冥天尊,埋在土中的荒天尊,沉眠封印山的魔天,也是一位天尊級強者。

加上兩人,足足五位天尊級強者。

摩天尊走出,微微凝眉,大體上知道了情況,問道:「他逃了?」

那從土中沉眠而醒的荒天尊,不怒自威,微微點頭:「逃了,畢竟是百戰,規則之主下的極限,哪怕還有一道封印沒解除,也不是隨便能殺的。」

說著,又道:「不過付出了不小的代價,短時間內恐怕沒辦法出手了,唯一能做的,便是解開那最後一道封印。」

說到這,荒天尊又道:「那封印不簡單,所謂的混沌一脈……是不是就是獄王一脈?」

他看向其他人,不確定道:「當年那女人封印百戰,我看那手法,可能就是獄王的封印之術,百戰這麼多年都無法解脫,如今又出了混沌一族……這兩者,是不是能聯繫起來?」

他感覺有些像獄王當年的風格。

封印之術極強!

這一點,從獄王封印二月大道便可知曉,大道都給你封印了,無法呈現,無法修鍊。

冥天尊微微凝眉道:「不管是不是,這一脈……都很可怕!另外百戰能逃走……」

他嘴角微微揚起,冷笑道:「逃就逃了吧!百戰性格衝動,又被封印多年,若是去找那混沌一脈算賬,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找對方算賬,以百戰的性格,可能還會匯聚所有人族力量,集中到一起……那更好,一網打盡,也免得這六千年的事重演!」

百戰逃了就逃了,找混沌山麻煩最好,不找混沌山麻煩,百戰現在不敵他們,大概率會去收攏舊部,定軍侯這些人都和那混沌山混到了一起,現在可能都死了。

那百戰也許還會去找一些盟友,或者乾脆等待下界開啟,去收攏下界人族,雖然下界人族未必有多少強者了。

可這些人知道,鴻蒙這些人和下界人族攪合上了。

百戰最好把人族所有底牌,所有底蘊,都給掏出來,也好一網打盡,免得和這六千年一樣,人族到處跑,殺之不盡。

此話一出,月天尊輕聲道:「百戰實力在那,還是要小心一些的!」

冥天尊淡淡道:「那是六千年前了,當年的兵窟他們,都已經死了!如今,獨木難支,指望百戰一人,又能如何?」

摩天尊輕笑道:「他若是和混沌山聯手了呢?」

此話一出,眾人對視一眼,忽然都笑了。

「那才是大喜事!」

哪怕月天尊,也不由笑道:「他若是和混沌山聯手了,那最好!百戰加入混沌山,那隱藏的混沌山再也隱藏不住了,百戰性格急切,容易衝動,又習慣了當領袖,那混沌山到底誰說了算?他若是說了算,那還真不怕什麼。他若是說了不算,就他的性格,他能俯首稱臣,給混沌山做衝鋒之將?」

幾人都笑了。

笑歸笑,下一刻,幾人都瞬間收斂了笑容,摩天尊輕聲道:「混沌山……這一脈,也許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可怕!當年我們猜測,暗中可能還有一些人,也只是一些罷了,可如今,你們看到了……」

這一次,被殺了八尊天王級強者。

而對方,只是付出了一位天王隕落的代價。

當然,另外兩位可能也死了,就算如此,8比3,也是巨虧。

不過要是那位真開了天門,就另當別論了,也許不算虧。

他說到這,冥天尊問道:「那幾個傢伙呢?」

摩天尊搖頭:「沖入巨浪之地的盡頭了,我和月天尊守了一天,我們也承受不住巨浪衝擊了,對方無影無蹤。」

「那是死定了。」

冥天尊說著,月天尊則是沒給肯定的答案,輕聲道:「也未必,巨浪之地的盡頭,到底是什麼,誰也不清楚。我一度懷疑,可能和時光長河有關,或者有什麼特殊之處,真正的時光長河?還是下界的時光長河?總之,沒看到屍體,就不確定對方是否隕落。」

幾人若有所思,都是微微點頭。

很快,荒天尊吐息,帶起一陣陣規則波動,沉聲道:「好了,既然那些人被逼入巨浪之地的盡頭,那就當他們不存在吧!」

荒天尊沉聲道:「我在封印山,感應了一番,對方死了一位準王,名為紫煙!混沌一脈到底多強,目前不好確定,但是應該不敵吾等,否則,早就出山了!」

他說著,又沉重道:「不過實力不弱是真的,萬族議會儘快開啟,對付混沌山一脈,必須要儘快決定!否則,人心惶惶,此次損失太大,也不好和各族交代!」

說罷又道:「此次,我們幾族,隕落准王8位,對方隕落3位,外加合道多位……說慘重,對方損失也不小!」

荒天尊說到這,暫時給這次襲擊定了性,很快又道:「另外,要注意一件事……後來的規則大道……存在一些問題。」

此話一出,幾人都是凝眉。

荒天尊沉聲道:「你們也感應到了,鴻鼎幾人,最後一刻,氣息下滑的厲害,甚至大道之力直接消散了……」

他很沉重,「後來更換的大道,之前我們也查看過,有些虛浮,但是之前感覺問題不算太大,也能給大家提升實力的機會,現在看來是我們小覷了這其中的麻煩!混沌一脈也許有針對之法,若是如此……那更要滅殺對方,否則,換道的強者,不是一兩人!」

眾人都有些凝重,這事要重視!

他們的確都感應到了!

若是混沌一脈真的可以針對這些換道強者,那混沌一脈必須要滅,各族換道的強者都有不少,有些實力極強,准王級強者增多,和這些規則大道關係極大。

若是被針對了,起碼有三分之一的合道境,無法發揮出戰力,那才是巨大無比的損失。

摩天尊也點點頭:「此事的確值得重視!另外,三月和天命那邊,也需要小心一些,天命還好,當年就不曾和百戰牽扯,倒是三月,之前趕來這邊,恐有心救援。」

幾人目光都投向遠處,那裡,有一座山,三月的山。

魔天桀桀笑道:「跑了百戰,不如吾等聯手,先把三月斬殺了,也免得他有別的心思!」

摩天尊輕聲道:「三月面憨心黑,沒那麼好殺!真要殺,也不是不能殺,可是……混沌山一脈還沒探查清楚底細,此刻若是和三月交手,若是你我當中隕落了誰,那反而便宜了混沌山!三月願意幫人族,未必願意幫混沌山一脈,畢竟當年百戰被封印和這一脈關係極大,而且還有一點,人族底蘊耗空,也是這一脈做的……」

說到這,摩天尊輕笑一聲,「將消息傳播出去,百戰和月羅的恩怨,人族覆滅的真相,全部說出去!當年為了維持各族的威嚴,此事被封鎖了,既然百戰都逃了……那就傳播出去!我也想看看,萬族皆知,人族皆知,混沌山一脈就是造成人族底蘊耗空的罪魁禍首,他百戰有沒有臉面和對方聯手?」

「一旦聯手,我就不信,人族全都成了軟骨頭,一個都不敢反抗?若是內訌,那最好不過!」

「百戰信任人族叛徒,色慾熏心,導致人族潰敗,我也想看看,如今的人族,還敢不敢繼續效忠他!」

摩天尊幽幽笑道:「那些人族盟友,包括這三月,他們敢選擇百戰嗎?敗了一次,葬送人族底蘊,再敗一次,人族還有多少家底夠他敗的?」

眾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笑容。

殺人誅心!

將消息,傳播的上界皆知,下界皆知,人族難道就沒一點硬骨頭?

有,那混沌山一脈和人族就湊合不到一起。

儘管現在人族實力不強了,可誰知道還有沒有底蘊了。

就說這道源之地,誰敢保證,人族就沒沉眠的強者了?

下界人族,之前能殺隕星侯他們,別的不說,合道肯定還是有一些的,包括豆包、鴻蒙這些傢伙,他們敢和百戰聯手?

「善!」

幾人點頭,此事就這麼辦。

百戰逃了,那就將他的一切都給傳出去,人為製造混亂。

百戰若是沒解封,沒逃,那說不說出去,都沒必要。

人都被封印了,很多人都以為他死了,傳出去了,反而容易讓人族出現新的人主,新的救世主。

……

有幾大天尊許可,操控,很快,消息幾乎是瞬間傳遍了上界。

混沌一族,正式浮出水面。

三大准王,多位頂級合道進入道源之地,解封百戰,雙方一共戰死准王11位,合道超過雙手之數,解封百戰的強者全部隕落!

而六千年前那一戰,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也傳開了。

當年百戰信任混沌一族的強者月羅,色慾熏心,被月羅背叛,封印在了時光長河之中,導致人族和人族盟族戰死合道上百!

而今,混沌一族解封百戰,只是為了讓百戰率領剩下的人族,繼續成為他們的棋子,他們的先鋒!

萬族為了刺激百戰,甚至有傳言,百戰色心不死,哪怕因為他自己和月羅,導致人族潰敗,此次,百戰逃走,也許還會和月羅合作,為搏月羅歡心,不惜讓人族再潰敗一次,甘當混沌一族先鋒!

這些消息一出,哪怕萬族一些強者,也是鄙夷。

百戰!

吃了一次虧還不夠,難道逃離了,還要再去和月羅勾搭,再賣人族一次?

消息,傳的沸沸揚揚!

整個上界都在議論這事。

百戰的事情,混沌一族的事情,甚至壓下了大量准王戰死的事。

至於百戰逃離了,如今不是當年,百戰獨木難支,加上當年百戰被封印,神話被打破,而今萬族對百戰,倒是沒太多恐懼。

逃就逃了!

加上傳言中,百戰葬送人族底蘊,色慾熏心,天然讓人低看三分,哪還有太多敬畏之心。

……

食鐵族。

當消息傳出來,巨竹侯臉色變了。

整個大殿中,幾尊合道都變了臉色。

死了?

他們紛紛看向九月,九月則是不太在意,搖頭:「肯定是謠言,宇皇實力不說,手段極多,保命手段更是多的嚇人,豈會輕易隕落。」

說著,又笑道:「真要隕落了,也該有些動靜,規則之力爆開。現在沒動靜,說是葬身在了時光長河中,那我更不信了!宇皇開了天門,時光長河他是一覽無遺,別人死在了時光長河,我還信,宇皇這邊,不可能!」

九月又道:「退一萬步說,真的沒辦法逃走,以宇皇的性格,絕對會決死一戰,追殺他的強者,絕對會被殺,哪怕同歸於盡!」

九月反正沒當真,沒當回事。

謠言罷了!

就蘇宇那性格,他真的無路可退了,他就是自爆,也得咬下敵人一塊肉,不可能和現在一樣,安安靜靜,連點浪花都沒掀起。

巨竹侯若有所思,看向他,「你這麼相信他?」

九月搖頭:「不是我相信他,是老祖們應該相信所看到的一切,當初我食鐵一族也不相信他能贏,六月老祖出手幫他,也只是因為盟族之情,加上他學會了食鐵七十二鑄……之後的一切,我族也沒想到會是如此結果!」

「之前,巨竹老祖相信宇皇能殺8尊天王嗎?至於死去的紫煙,那其實也是敵人,其實是9尊!到現在,萬族都蒙在鼓裡,白痴一樣,要去針對混沌一脈……」

九月笑呵呵道:「既然如此,還擔心什麼?幾位老祖放心吧,宇皇若是沒事,也許很快會來竹山!人族還有不少人在上界,宇皇不會放棄他們的。」

巨竹侯幾位都沒說什麼。

九月身邊,那圓月倒是擔心道:「九月,聽說百戰王也解封出來了,若是百戰王來我食鐵一族,我族又該如何自處?」

九月笑道:「好酒好菜招待著,然後告知宇皇,讓宇皇決定!先敷衍著,不宜和百戰為敵,但是也不用為友,至於聯盟,更是不用理會!」

巨竹侯笑了,「就是敷衍他的意思?」

「那當然!」

九月理所當然道:「不說他和那獄王一脈不清不楚,就算他和獄王一脈沒任何關係,百戰和宇皇之間選擇……幾位老祖都知道該如何選擇!而且消息也說了,宇皇可能跨入天王境了,若是如此,還用管百戰如何?」

「我族聯盟人族,可不是為了送死的!」

九月也是侃侃而談,「我族和人族聯盟至今,宇皇帶來的只有好處,百戰的話……還我爺爺命來!還有獄王一脈,殺了我二祖,更是仇深似海!豈能和百戰合作!」

他爺爺,也就是七月,可是去援助百戰,被人斬殺的,這個他記著呢。

四月也是微微點頭:「百戰這邊,的確不宜聯手!九月此話倒是不錯,敷衍著吧,若是真來了,也不用敵視,百戰畢竟實力強大。」

幾位食鐵獸,很快都達成了一致。

至於蘇宇死沒死,再等等看吧。

九月篤信他活著,巨竹侯這幾位考慮了一下,的確可能性不小,而且這位新人主,是個十足的狠人,讓他去殺三個合道,他去殺了8位天王。

若是覺得他死了,就如何如何……那也得小心後果。

……

整個上界,都在議論這一切。

而作為話題的中心,混沌一族,獄王一脈,此刻也是糟心無比。

……

混沌山深處。

那巨大的山谷平原中。

宛如國度般的新世界。

此刻,那古老的大殿中,傳出了一陣怒喝聲!

「廢物!」

「一群廢物!」

「該死的,為何會這樣?」

「紫煙死了,她怎麼上來的?」

「她上來了,為何不聯繫我們?」

「說是紫煙解封了百戰,那其他兩位準王從哪來的?」

「……」

咆哮聲不斷。

獄王一脈雖然在上界極其低調,可不是一點信息都收不到,否則也不會知道上次龍族被襲的事了。

此刻,那位被稱為老祖的強者,憤怒道:「上次龍族被襲的事,我就覺得隱隱不妥!沒想到這才幾日功夫,翻天覆地,整個上界都知我這一脈存在了!」

「隱忍了十萬年,為何最後一點時間都忍不住?」

老祖憤怒,很快,有人輕聲道:「老祖息怒,這個潮汐,我族本就準備出手,其實也難瞞住,月羅姑姑當年出手,就已讓萬族警惕……」

「混賬!」

那老祖一聲怒喝,打斷了面前中年人,怒道:「知道歸知道,萬族不知底細,只以為我們最多幾十人,幾百人,合道未必都有幾位!而今,一連擊殺萬族9尊准王,殺合道8位……白痴都知道,我之一族,實力強大,當全力以赴,警惕萬分,這能一樣嗎?」

月羅當年出手,的確暴露了一些。

可是,暴露,那也只是月羅一人。

萬族豈能知道他這一脈到底多強?

這麼多年,萬族也沒探查到什麼,只以為這一脈只有幾人,隱藏在了某地,哪能猜到,這一脈實力強大無比。

結果現在好了……你殺了萬族9位準王!

你再說你實力一般,誰會信你?

這老祖憤怒之下,又冷冷道:「此事不太對勁,紫煙隕落了,具體情況無從得知!但是紫煙如何上界的,這是一個問題!第二,紫煙真上來了,也不會貿然行事,除非她被人脅迫的,否則,紫煙豈會為了救百戰,而導致自己隕落!」

「第三,那剩下的兩位準王,到底是何方神聖?下界上來的?若是下界的,下界有準王境存在嗎?」

「第四,現在萬族要開議會,商討如何對付我族,這是我們此次最大的損失!」

「第五,百戰解封了……以百戰的性格,他一定會來找我們,找月羅報復!百戰雖然還被封印著,實力卻是依舊強大,能從幾位天尊手中逃離,他封印之下,也強大的可怕……」

被算計了!

這老祖其實已經猜到了,他深吸一口氣,看向大殿中不吭聲的眾人,沉聲道:「你們覺得,誰在操控這一切,算計我們?」

眾人還真不好判斷。

下界有這樣的實力,去算計他們嗎?

很快,一位年輕女子,輕聲道:「要真被算計了,會不會是傳火一脈的最後一人?」

此話一出,眾人眼神微動。

這女子輕聲道:「別忘了,下界到上界的通道,只有兩條,第一條是命族那條,另外……傳火者應該掌握了一條通道!」

那老祖聞言,微微點頭:「傳火者有三大領袖,兵窟和丹玉隕落,但是據說最核心的那人,一直活著,沒有現身!當年月羅問百戰,百戰也曾讓兵窟邀請對方出山,兵窟卻是說,那位才是他們傳火一脈的主導者,他們可以戰死,那位不行……百戰最後也沒辦法,只能放棄了。」

說到這,那老祖微微皺眉:「若是如此,紫煙上界,倒是有解釋了!這位傳火者的領袖,兵窟都有天尊之力,對方也許也不弱……那擒拿紫煙,威脅紫煙,也能解釋的清楚。」

「至於兩位準王境配合紫煙行動……也許是傳火者的餘孽!」

老祖說著,深吸一口氣:「那按照這些線索,紫煙恐怕是被傳火一脈的第三人給擒拿了,或者乾脆出賣了我們,將消息外泄,這才有了今日的算計!」

帶著一些憤怒和無奈,失策!

大殿中,之前發話的中年人,又開口道:「老祖,現在就算我們辯駁,恐怕……也是有口難言了!」

「辯駁?」

老祖冷冷道:「你會相信你的敵人辯駁?你會相信隱藏了十萬年的我們說的話?你會相信封印了百戰的存在,是好人?」

捫心自問,換成他們是萬族,也當你是放屁!

扯淡!

你們一脈隱藏十萬年,還搞了不少動作,又是封印百戰,又是解封百戰的,殺了大量的准王,這時候你說你們是好人,誰信你?

老人也不再多說這些,沉聲道:「召集在外所有人,馬上回歸!閉關的,全部準備出關!萬族議會一開,對付我們,也許很快會提上日程!之前萬族不敢深入混沌山,但是現在,未必了!」

「外圍那些古獸,想辦法驚動起來,匯聚到一起,免得給萬族逐一擊破,匯合起來,萬族想殺古獸,也需要付出大代價!」

「準備備戰!」

老人冷冷說著,「另外,不管萬族信不信,將消息泄露出去,起碼讓萬族和我們都有個準備,可能還存在第三方,便是這傳火一脈!」

說罷,又道:「還有,小心百戰這邊……」

中年人遲疑了一下,「要不……讓月羅再去試試,百戰他……」

老人沉默一會,半晌,點頭:「我會通知月羅,哪怕不能再拿下百戰,也要讓月羅牽制住百戰,免得百戰給我們帶來麻煩!」

「既然無法隱瞞,無法隱藏……那就讓外界知道,我聖族,到底有多強!」

老人陡然直起了身子,氣息強悍無比,沖盪大殿,冷冷道:「當年,我族之王,獄王為人族立下大功!平魔界,鎮天淵,盪龍族……功勞之高,不下文王!結果,文王這佞臣,仗勢欺人,人皇識人不明,聽信讒言,懲我王,昏聵無能!」

「既然人族不容我等,那就再立一族,有我聖族!」

「而今,天地已變,我族積累十萬年歲月,強者無數,這諸天……當尊我聖族!」

老人慷慨激昂,「六千年前,百戰無能,人族潰敗!六千年來,人族氣運衰敗,我族昌盛,人族氣運轉移,我族人傑地靈,強者如雲!而今,既然無法隱瞞,那就出世,當讓萬族知曉,我聖族,才是這諸天之主!」

大殿中,一尊尊強者,此刻也是氣勢如虹!

紛紛激動無比,高聲應和。

那中年男子,也是高聲笑道:「無論是否是算計,萬族隕落9尊准王是真,那傳火一脈隕落兩位準王,瞬間減少11尊准王,這些都是事實!萬族之力,瞬間削弱一截,天佑我聖族!」

是不是算計,現在追究不起來。

但是,萬族這邊,加上龍族血龍侯,死了9位準王這是真的!

死了,那就是實力衰弱,也是真的。

否則,這第三方不冒出來,這些人也能戰。

老人笑了!

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倒是舒服多了,是的,不管如何,萬族實力大損,這是事實!

只是可惜了紫煙……

不,活該!

這廢物,也許出賣了他們,否則,傳火者豈會那麼容易栽贓給他們。

就是不知道,當初安排紫煙去解封死靈界域的一些強者,收服西天王他們,這些計劃有沒有完成。

老人心中想著,沒再多想。

紫煙死了,現在一切也無從得知了,等下界開啟,自然就知道情況了。

老人很快打發走了眾人,考慮了一下,一步踏入虛空。

片刻后,老人出現在一處無比黑暗之地。

那地方,一道巨大無比的黑色門戶呈現。

門戶附近,有不少強大的氣息展露。

這裡,才是他在這一脈的核心地。

也是當年獄王鎮守的地方,地獄之門!

黑暗中,隨著老人到來,有人睜眼,有人問候,有人好奇……

而老人,徑直朝前走。

很快,在那巨大的門戶下,一位身材極佳的女子呈現在眼前。

感受到老人到來,女人睜眼,眼中,帶著絕世的柔情,看向老人,不用說話,只是眼神,便讓人迷戀。

「老祖……」

女人聲音輕柔,帶著說不出的讓人憐惜之意。

老人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一抹慾望,很快化為冷靜,輕聲道:「月羅你這實力,越來越可怕了」

「老祖過譽了。」

女人輕輕一笑,笑的老人再次露出一抹迷戀之色,很快又恢復了鎮定,深吸一口氣:「百戰解封了!除了你那最後一道封印,萬族封印都被他破了!」

月羅輕柔道:「他……出來了嗎?」

帶著一抹柔情,一些懷念,輕聲道:「真好呢,當年封印他,我也是後悔不已,老祖,他出來了?」

老人當沒聽到,月羅的話,你千萬別當真!

「我來找你……」

「老祖不用說了。」

月羅輕聲嘆息:「我去見他,當年是我對不起他,要殺要剮隨他,只求他,能明白我心。我也是為了種族,他也是為了種族……怪只怪,有緣無分……」

老人壓下心中的躁動,也不多說,迅速道:「那你準備一下,哪怕沒辦法鎮壓他,也要把他拖住!」

說罷,再次迅速道:「另外,傳火者第三人可能出現了!算計了我們,若是有辦法的話,你讓百戰想辦法對付他……當然,沒辦法就算了……」

月羅柔柔弱弱道:「老祖,你怎能這麼狠心,百戰才解封,還需要休養。」

老人不回話,他知道月羅情況,也不想多說什麼,最後道:「百戰就交給你了,萬族可能會進入混沌山。我族現在無精力去應對百戰……」

說完,老人轉身離去,後方,月羅有些幽怨道:「老祖這就走了嗎?月羅還沒和老祖親熱一番……」

老人走的更快了!

整個黑暗之地,別的地方,還有人在一起修鍊,唯獨月羅這邊,一人獨佔地獄之門,附近一個人都沒。

走出了地獄之門的範圍,老人這才喝道:「準備備戰!近期,隨時準備出山!」

「諾!」

四周,響起一道道回話聲。

老人安心了許多,迅速離去。

他剛走一會,黑暗中,柔弱的月羅走了出來,四周,瞬間悄無聲息。

「一群狠心人!」

月羅說話帶著嬌弱,帶著嬌憨,帶著一些幽怨,你們豈能如此對我?

瞬間,有人起了憐惜之心,有了慾望,帶著衝動,就想出聲應和幾句。

很快,附近人輕咳一聲,震蕩虛空,讓那些人瞬間冷靜了下來。

而月羅,一臉的心碎之意,幽怨道:「罷了罷了,我去找百戰,你們這群狠心人,真壞!」

說完,月羅臉上露出一抹嫵媚笑容,和之前的柔弱截然不同。

等她消失,四周,傳出一陣吐息聲。

有人吐氣道:「月羅總算是走了,她越來越可怕了!」

「百戰解封了?這下好了,月羅有的玩了,也好,讓月羅陪百戰玩去。」

「百戰搞不好還會上鉤……這蠢貨……」

「不提他,看來大戰要來了,諸位都準備一下吧!」

聲音,漸漸弱了下去。

而深處,那地獄之門,隨著月羅離去,巨大的門戶上,好像浮現出幾雙眼睛,從門后朝門外看。

眼睛中,帶著清冷,帶著寒意。

PS:1號求保底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6章 聖族(求保底月票)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