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撤離(求訂閱)

第753章 撤離(求訂閱)

今日之蘇宇,心情之愉悅,無人能懂。

百戰也好,混沌一族也好,武皇也好,佔據天地三界,都是人族!

是人族,那就好。

枷鎖得以解脫!

除非萬族獲勝,否則,再也無需擔心人族如何,這些人無論是何心思,都不至於屠滅普通人族,哪怕武皇,也沒說要把普通人全給殺了。

自從成了這人主,說不在意人族如何,豈能不在意?

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百億生靈,肩負重任,稍有差池便是族滅人亡!

而今日,解脫了!

我不需要太擔心這些了,只要那些普通人族不反抗他們的統治,不會有滅族之危。

再造人族,說的簡單,也沒那麼簡單。

有現成的人族,這些人不會想著什麼再造人族的。。。

老龜化身青年,跟在蘇宇身後,帶著一些迷茫和疑惑。

今日的蘇宇,狀況很慘,然而……卻彷彿讓他看到了當日的蘇宇,侃侃而談,囂張不可一世,我欲成為古城霸主,統領古城,佔據一方,成為這萬界一霸。

而蘇宇做到了!

橫行無忌,想殺就殺,三十六鎮守撐腰,毫無後顧之憂,想打就打!

自從成為人主,蘇宇漸漸變了。

變的捉摸不透,變的反覆無常,變的戰戰兢兢,擱在當初,去上界,帶著這麼多強者,豈會考慮太多,遇到一個殺一個,殺完了就跑,管他們如何!

可以自由來往上下界的蘇宇,無下界人族之拖累,管他上下界開不開,開了又如何?

老龜跟著蘇宇,沒問什麼,只是有些深思。

在上界,一定發生了點什麼。

讓蘇宇再次恢復到了當日的狀態!

「宇皇……」

「不用問,先去東裂谷!」

蘇宇沒給他問話的機會,前方,人族一方,很快有人破空而來,天岳低沉道:「拜見宇皇,恭迎宇皇回歸!」

蘇宇看向天岳,笑了笑,朗聲道:「天岳,去召集所有合道,所有永恆,去宇皇行宮!」

「記住,所有人,包括鳳界、猿界幾大界!」

天岳臉色微變,不留下震懾幾大界,不準備偷襲三大族了?

儘管不懂,可蘇宇既然這麼說了,他只能如此去做。

「諾!」

天岳迅速離開,召集各方開會。

其實,距離上一次合道之會,好像也沒幾日。

……

東裂谷。

巨大的宇皇行宮,佇立在這,而這裡,也漸漸成為了人族的精神信仰之地。

四百多年來,人族戰戰兢兢,雖是諸天強族,卻也受制於神魔仙各族。

大戰爆發以來,人族隨時都有滅族之危。

可沒多久,蘇宇登頂。

滅天淵,破萬界,擊殺數十所謂的半皇強者,威懾三大強族閉界等死,蘇宇之威,威懾萬界。

自從蘇宇登頂人主,手下合道變多,永恆作用降低,一般情況下,核心會議,也只有一些合道才會參與,永恆則是很少會參與這些會議了。

而今日,永恆會議再次開啟。

各大府主,各大新晉永恆,紛紛到來。

……

宇皇行宮外。

朱天道摸著下巴,看向一旁的夏侯爺,眯眼笑道:「夏小二,這宇皇回來的很快啊,之前不是聽說帶人打去上界了嗎?這才幾天,怎麼就回來了?」

夏侯爺懶得理他,不過忍不住想說幾句,傳音道:「聽說……只是聽說,可能在上界戰敗了,我聽人說,看到文王的狗尾巴斷了……」

朱天道若有所思,傳音道:「咱們家老爺子,你們家的,都沒回來,知道什麼情況嗎?」

「不太清楚。」

「聽說,連周破龍那些傢伙,這次都要回來開會,三十六城鎮守,都要回來,包括食鐵各族的永恆,好像都要來,是這麼個情況嗎?」

「對!」

夏小二點點頭,傳音道:「何止,一些軍方主要將領,日月境的都要回來開會,這一次不知道多少人要回來,攻伐萬界都被喊停了。」

兩人對視一眼,迅速達成了一致,有事,還是大事!

不止是永恆境,一部分日月境強者,都被召回了。

還有三十六府,一些沒晉級永恆的府主,也在召回的範圍。

這恐怕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會議了。

在這之前,蘇宇都是和各方頂級強者打個招呼就行的。

兩人正想著,忽然一愣。

遠處,數十人抵達。

領頭的不是別人,而是浮土靈,浮土靈此刻一臉凝重,蘇宇讓人傳訊,要開會,五行族可以來,也可以不來,開會不是好事,來了也不是好事,蘇宇承諾,他們不來,也不影響任何東西。

浮土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衡量再三,還是來了。

五行族,到現在其實並未參戰。

因為蘇宇在等,等上界下界開啟,才準備讓五行族出手,那時候,五行族的強者也許更強一些。

可現在,忽然打破了這種默契,在浮土靈還沒晉級的時候,便召喚他們前來。

浮土靈也看到了朱天道幾人,帶著笑容,拱拱手道:「五行族浮土,見過朱府主,夏侯爺!」

夏侯爺有些意外:「你……你們這是……」

「宇皇相召!」

浮土靈笑了一聲,「特來覲見!」

說罷,帶人落地,笑呵呵地湊了過來,滿臉笑容:「二位大人,此次宇皇召集諸方,不知所為何事?」

夏侯爺笑眯眯道:「這個不太清楚,具體何事……開了會再說吧!」

誰知道呢!

正說著,又有強者到來,六月帶著八月他們一起來了,此刻,有些心神不寧,都沒怎麼說話。

又過了片刻,犼族也來了,空間古族也很快抵達。

但是……命族沒來!

是的,命族沒到。

夏侯爺他們一開始也沒在意,結果眼看著各族強者都到了,人族的合道,鎮守一系的強者,紛紛抵達。

而作為強族之一的命族,此刻一個人都沒來。

一瞬間,眾人心中都有點不好的預感。

命族,哪怕命皇來不了,永恆總是可以來的吧?

為何……命族一個沒來!

命皇上次還來了呢!

今日來的人多,卻是沒有上次壯觀,上次合道數十,而今日,合道也有一些,但是頂級的合道,除了鴻蒙,好像沒有其他人了。

天岳、多寶、雲霄、山啟這些人都到了,但是大多都是新晉合道。

老牌的,如六月、犼皇,實力說強其實也不算太強。

……

一群人,都在宇皇宮外等著。

下一刻,大殿門開。

開門的,不再是熟悉的萬天聖,不是大周王,此刻,開門的是大家有些陌生的柳文彥。

是的,柳文彥。

柳文彥開啟了宮殿大門,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陸續進入大殿。

大殿上方,蘇宇不再正襟危坐。

此刻的蘇宇,脫下了當日眾人為他披上的金色袍服,穿上了自己的白袍,不再佩戴王冠,有些懶散地靠在椅子上,帶著一些肆意。

這和之前不一樣!

到底有何不同,大家不是太清楚,但是,一些合道強者,其實隱約感受到了。

今日的蘇宇,不再是迷幻一片,他們……好像可以看透蘇宇。

肉身相當強大,但是,無大道規則之力動蕩。

雖強,可也沒有了之前讓人窒息的感覺。

「拜見宇皇陛下!」

眾人紛紛齊喝,聲震四方。

「別客氣!」

蘇宇面帶笑容,「都坐下吧,吃的喝的,都給大家準備了,就當是一次聚餐,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吃飽喝足,說說聊聊,然後……大家該幹嘛幹嘛!」

此話一出,有人微微變色。

蘇宇沒說什麼,看向浮土靈,笑道:「奇怪,我讓人跟你說了,來了,未必是什麼好事,不來我也不會怪你!你五行族不曾參戰,此刻,你怎麼來了?你是聰明人,怎麼做起了傻事?」

浮土靈急忙起身,笑道:「不管是好是壞,來總比不來強,宇皇相召,五行族之幸!」

「矯情!」

蘇宇笑了一聲,「都坐吧!」

下方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再看大殿兩側的一些案幾,只好紛紛落座。

合道在前,中間是永恆,後面是一些日月。

此刻,鎮守幾大界的一些強者,包括大漢王他們,也都回歸了,都有些疑惑,卻是再也找不到領頭人了。

大周、大夏、大秦、大明四大強者,今日一個不在。

隱約中,都稍有不安。

蘇宇端起酒杯,笑道:「相聚是緣,諸位與我,也算有緣,舉杯,喝一杯!」

話落,一飲而盡!

眾人不知該如何做,只好紛紛舉杯,一飲而盡。

蘇宇喝完這杯酒,下一刻,笑容收斂:「合道應該看出了什麼,多寶,你來說,你看到了什麼?」

人群中,多寶臉色僵硬,半晌,支支吾吾道:「我沒看出什麼……」

蘇宇眼神一冷,「那你這合道就廢了,算什麼合道?眼睛瞎了?」

「……」

多寶欲哭無淚,我不敢說!

「說!」

多寶戰戰兢兢,咬著牙,許久,低著頭道:「我……我看到宇皇……好像……好像跌境了!從天王,跌落到了日月境……」

轟!

此話一出,四方震動。

都帶著一些不可思議,帶著一些憤怒,紛紛看向多寶,而多寶低著頭,暗罵一聲,我說了我不敢說,非要我說。

欺負老實人是吧!

而人群中,其他合道,都面色凝重,沒說什麼。

倒是六月,見狀憨憨笑道:「宇皇一定是修鍊出了一些小問題,我覺得很快就可以解決……」

蘇宇抬手,打斷了他的話,平靜道:「六月前輩,不需要為我辯解!」

「這次,說點直接點的,乾脆點的!」

「我跌境了,大道崩斷,跌落到了日月境!而我的壽元……大概不到百年了,甚至更少!因為我跌境了,原本融道增加的壽元,不說收回去,但是之前剩下的那麼一點壽元,能活十年二十年,算是運氣吧!」

「十年二十年內,我若是無法踏入規則之主境……大概率沒辦法活下去了!」

眾人心悸。

這麼短了嗎?

天王到規則之主不遠,可是……日月呢?

蘇宇繼續道:「此次,我帶著一些強者上界了!人才濟濟,強者如雲!然而……我敗了!」

蘇宇笑道:「敗的很慘!這麼說吧,除了我,肥球,通天侯,其他人……大概率都回不來了,不是隕落了,就是重傷垂死,留下一點意志海,不知道在哪躲著呢!」

轟!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下子,整個大殿都沸騰了。

雲霄激動道:「那天滅和星宏他們……」

蘇宇平靜道:「隕落了!」

雲霄呆若木雞。

六月震動無比,顫顫巍巍,「宇皇……這……開玩笑的嗎?」

蘇宇平靜道:「不,我不開玩笑!也沒必要開這樣的玩笑!在我最巔峰的時刻,我敗了!不管我殺了多少對手,殺了誰,我還是敗了!我帶上去的人……差不多打空了!」

這才幾日啊!

眾人都是震動無比,哪怕鴻蒙,此刻也忍不住道:「多位天王境強者……」

蘇宇吐氣,「遭遇了兩位天尊,6位天王,30位合道,發生了一場正面遭遇戰!另外,對方還有三位天尊來援,甚至有規則之主參戰,萬族匯聚了十多位天尊級強者……」

「何為天尊?」

此刻,有人忍不住問了一句。

蘇宇淡淡道:「就是因為規則限制,沒踏入規則之主,但是具備規則之主境界的存在!而規則之主,就是上古人王,上古諸天皇者那個境界!我如此說,大家應該明白了吧?」

此話一出,之前一些不知道天尊是何的強者,紛紛變色。

天尊!

十幾位?

遭遇了天尊!

還有……規則之主?

犼皇也是震撼無比,「這世界,還有規則之主?」

「當然!」

蘇宇笑道:「這麼多年過去了,哪怕規則所限,可總有人能避開規則!」

空間古皇也是忍不住道:「宇皇,此事……此事為真?」

蘇宇點頭:「我在上界,見過你道侶裂空侯!我把空空留在了那邊,也算好事……在上界,我還沒來得及和他們多接觸,就遭遇了這次慘敗,一戰之下,家底打空了!」

大漢王沉重無比,開口道:「宇皇,那……大周王他們?」

「可能死了,可能意志海還有一些保存……」

蘇宇淡淡道:「都自爆了,具體如何,不太清楚!」

「那萬府長他們?」

「一樣!」

蘇宇嘆息一聲:「萬府長他們……也許徹底隕落了!」

帶著一些自嘲,很快,化為笑容:「鬥不過了!沒辦法!上界比我想象的要強大的多,我去上界,殺了很多人,斬殺了很多強者……然而,越殺越多,越殺越是絕望,無奈!」

「不過好在,我們之前做了一件事,解封了百戰王,百戰王還活著,也許很快會下界……」

此話一出,馬上有人道:「百戰就是個廢物,宇皇難道指望百戰帶領人族?」

百戰的事,萬界皆知。

因為之前,包括蘇宇,都做過一些宣傳,當時為了防止百戰歸來奪權。

當然,此刻蘇宇笑道:「百戰是不是廢物,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麾下強者不少,不止如此,他本人也具備規則之主的戰力,哪怕是弱小的那種,在這萬界,而是最強的一些人了!」

「雲水、暗影、鎮南……這些上古侯,有人逃了,應該去擁護百戰了,他們知道上界通道在哪,應該可以帶人回來,很快……他們也許就會下界了!」

此話一出,六月臉色一變:「宇皇的意思是,雲水他們背叛了宇皇,選擇了百戰?」

大漢王他們也是紛紛變色!

什麼情況?

「談不上什麼背叛吧!」

蘇宇笑道:「各為其主罷了!本來就不算我的人,我也從未收服過他們,只是……這些傢伙,用了我的大道圖,關鍵時刻,不聽從我之軍令……這是罪過,不過背叛之說就算了,沒必要這麼說!」

蘇宇笑道:「百戰是第九潮汐人主,他們效忠的本就是百戰!我是我,百戰是百戰,第九潮汐和這個潮汐,終究不是一體的!」

沉重無比!

所有人都很沉重。

而蘇宇繼續道:「百戰要回來了,上界我也打不過,我的人也都打沒了……所以,我要撤了!」

蘇宇淡淡道:「我當老大當習慣了,不習慣給人當孫子,所以……找個地方,窩著,躲著,所以準備撤離到死靈界域了!」

轟!

此話一出,不少人連眼前的桌子都打碎了,氣機溢散。

要撤?

朱天道這些人,此刻都來不及多想,來不及傷心了,而是震撼。

當然,震撼之餘,幾人其實有些狐疑,老爹死了?

死了……多少有些感應啊。

沒啥感應的。

難道說,老爹換了血脈,所以死了我們都不知道?

當然,這些也沒時間多想了,此刻,唯有震撼,蘇宇……打下了萬界的蘇宇,他要撤離龜縮了!

蘇宇等他們安靜了,平靜道:「是的,你們都沒聽錯!百戰一回來,他肯定要再次統一人族,我不想給他當孫子,所以我決定出走!我不是甘於失敗的人,我還會想辦法東山再起!但是,我大道崩斷是真,強者損失殆儘是真,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這一日!」

「我要去暗無天日的死靈界域了,那裡……也許才是我唯一的機會!」

「上界強者太多,百戰太強,星宇府邸還有個不聽話要殺我的武皇……」

蘇宇自嘲一笑:「這幾年下來,自己人沒多少,敵人倒是一大把!當然,大家都有退路,是繼續追隨百戰也好,還是直接留下來不管不問,其實都沒什麼危險!」

「不過……我的一些親近好友,還是跟我一起撤離吧!」

蘇宇看向一些人,看向鴻蒙,笑道:「鴻蒙前輩跟我一起走吧,如今,只是回到了當初的時候,回到了我還沒成為人主的時候罷了!鴻蒙前輩,不會拋棄我吧?」

鴻蒙很沉重,許久,沉聲道:「老臣……定當追隨!」

蘇宇笑了,點點頭:「命皇那邊,我已經告知他了,此次他沒來,大家不用在意!命族的事,大家也不用多提了,本就沒太多的合作!」

他看向六月:「你問題不大,三月在上界,實力強大,有天尊實力!現在萬族遭遇強敵,還需要仰仗三月,你和我之間的事,哪怕被人知道了,問題也不大!「

他又看向空間古皇:「你道侶裂空侯,好歹也是天王,你之前協助我殺敵,也沒殺人,只是抵禦了幾次合道,問題應該也不大。」

他再看向犼皇,嘆道:「本不想拉你下水……可是,你族在上界太弱,只有一尊二等合道,連天王都沒有!你若是不嫌棄……可以跟我走,不跟我走的話,蟄伏你犼界,負荊請罪,也許也不會有大礙!」

犼族在上界不強的。

蘇宇又看向浮土靈,「你們倒是沒大礙,不曾出戰,但是你這次來了……可能會引起一些麻煩,不過無所謂了,問題不是太嚴重!」

蘇宇又看向人族:「你們可以追隨我,一起去死靈界域,等待我東山再起!但是,何時可以重見天日……我自己都不清楚!你們留下,百戰回來了,也不會太過虧待你們!百戰對外族也許不太友善,但是對人族……就算不如嫡系那般重視,也不會殺你們,不會故意苛待你們!」

蘇宇笑道:「他好歹也是一代人主,這樣的氣度,應該還是有的,只要你們別給他搗亂就行!」

他一一叮囑。

然而,整個大殿,死氣沉沉,眾人都是臉色難看無比。

慘敗!

不但慘敗,連人族這基本盤,蘇宇都丟了,他要放棄人境,撤離到死靈界域,撤離到那個死氣沉沉,暗無天日,不知何日才能東山再起的死靈界域去了!

下方,大漢王沉重道:「宇皇,你之前說過,舊的時代已經過去,新宇時代開啟了!而今……你要放棄了嗎?」

「我沒放棄!」

蘇宇平靜道:「我從未放棄過,去死靈界域,我也是為了東山再起!只是,下界不適合我了,百戰肯定會回來,你不能讓我在他面前俯首稱臣,我不願意!兩王不相見!王見王,同為人主,見面,我就要分勝負!」

蘇宇說罷,又道:「我會想辦法,再次崛起,我本就孑然一身,手無餘物!現在,比我當初出走大夏府,比我孤身前往諸天戰場要強的多,起碼……我還有點底子在!」

蘇宇並非一味的說自己要完了!

他也給予了大家一些希望,我還在努力,還在掙扎,還在奮鬥!

至於信不信……這就要看大家了!

他手底下,還有人。

只是,這一次遭遇了慘敗,若是連一次慘敗,大家都無法接受,未來,也許還會遭遇慘敗,那該走的遲早會走,現在,起碼沒到生死存亡的時刻。

此刻,若是大家選擇了離去……蘇宇只能說,本就是必然的結果。

萬天聖說的對,在自己還沒到巔峰的時候,敗一場看看!

誰能不敗?

蘇宇也不能避免!

一次失敗,就葬送了一切根基,那代表根基虛浮,根本不得人心,沒必要為離開的人感到傷心。

蘇宇又道:「大家若是還有什麼疑惑,可以問我!包括百戰這邊的實力,勢力,以及上界各族的一些實力,勢力,情報,我都會告訴大家!」

蘇宇笑道:「我不會欺瞞你們,沒那個必要!去死靈界域……說實話,真的可以殺回來嗎?我不知道,但是我帶有希望!也許只是空想,但是……我蘇宇不會放棄的!」

蘇宇笑道:「不用擔心你們選擇留下,選擇離開,我會生氣,會對你們如何!我蘇宇為人,的確不算大氣,但是,大家只要敞開了說,不搞什麼小動作,你離開,那是你們的自由!」

「我討厭背地裡暗算我的人,但是我不討厭,因為理念上的不和、局勢的惡化,正大光明選擇離開的人!」

「大家共事一場,也曾一起戰鬥過,今日選擇離開,那是你們的自由,若是跟著我去了死靈界域,無法忍受死靈界域的孤寂、黑暗、絕望,那最好還是不要去,去了,想再回來……那我就當你是叛徒!」

蘇宇臉色一冷:「正大光明的離開,那沒問題,叛徒……我必殺之!」

整個大殿,極其安靜。

許久,大殿中,夏侯爺看了一眼朱天道,朱天道也在看他,下一刻,夏侯爺剛想開口,朱天道迅速道:「宇皇,到了死靈界域,南王這些人,會有異變嗎?」

他話速很快,「嵐山侯這些人,能否保證依舊服從我們?畢竟,上界的慘敗,讓我們實力大損!百戰回歸的話,他也是人族,嵐山侯他們是服從人族,還是服從宇皇府……此事有待商榷!」

夏侯爺想接話,朱天道又迅速道:「還有,三十六鎮守,周破龍他們若是想離開,能否找到足夠的人手替換?若是不能替換,沒有鎮守,會不會出事?」

後方,周破龍剛想說話,朱天道又道:「撤離的話,普通人性命能否有保障?能容納多少人?衣食住行都要負責,死靈界域,是否適合種植?當然,我們可以搜刮諸天,哪怕億萬人,百十年內餓不死!」

「還有,死靈界域缺乏元氣,不能都修鍊死氣吧?如何保障元氣和死氣不會衝突。哪怕我們攜帶了大量元氣寶物,也要考慮不被侵蝕……」

夏侯爺剛要插話,朱天道迅速道:「對,還有,死靈界域會不會把人變成死靈?還可以保障大家生兒育女,繼續傳承嗎?」

夏侯爺張嘴,朱天道又道:「那邊感悟大道之力難不難?」

夏侯爺繼續張嘴,朱天道馬不停蹄道:「好像不可以進入時光長河,那可以想辦法把時光長河引入其中嗎?」

「我……」

夏侯爺要說話了,朱天道迅速道:「物資方面,撤離方面,後勤工作,我大明府可以來做!當然,需要一些協助,還要看人員多少。是分批撤離,還是一起撤離,撤離途中,三大族是否會出現阻攔?」

「哦,對了,百戰回來的話,我們是把所有資源全部帶走,讓他們過苦日子,還是看在人族的面子上,給他們留點吃的喝的,不至於餓死?」

「另外,若是犼族這些種族願意跟著一起撤離的話,那到了死靈界域,是否會進行種族的一種融合,不過這樣的話,種族隔離還是有的,我覺得還是要商榷一二!」

「……」

夏侯爺張了張嘴,最後選擇了閉嘴。

去你大爺的!

朱舔狗!

你這個混蛋,你都說了,我說什麼?

而朱天道語速依舊快的無比,繼續道:「還有,我們撤離和百戰回歸,是否有個空隙,那這期間,若是三大族殺出來怎麼辦?」

「萬族反抗怎麼辦?」

「還有,一些文明的傳承,是否要留下?」

「另外,文王故居怎麼處理,那好像不好帶走,但是放棄的話,豈不是毀了?」

「……」

朱天道那是一口氣說出了幾十上百個問題。

明明在討論誰去誰留,結果到了他口中,都開始安排怎麼撤離,怎麼帶人走,怎麼在死靈界域生存下去了。

連以後的生兒育女,他都在考慮了。

「最後,既然我們撤離了,帶著他族人員一起撤離,那以後,人主這個稱呼,我覺得可以廢除了,直接就是宇皇吧!」

「宇皇府,以後就是宇皇府吧!人主,以後我覺得就是百戰了,沒必要和他爭奪人主的稱謂。所以,還要統一一下尊號,免得出現了誤解!」

蘇宇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他。

我在商量哪些人走,哪些人留,這麼悲傷的時刻,你有點搶風頭了!

朱天道好像沒看到,繼續道:「還有一點,撤離的話,我希望通天侯能配合一下我,他負責傳送,我覺得好處很大,甚至可以將整座城市傳送離開……我需要一些強者,幫我搬運一下,比如人境剛打造的宇皇宮,以及我大明府的大明學府,宇皇的元神研究所……這些地方,都可以完整切割下來,直接傳送走!」

「如此一來,可以省去我們重建的時間,至於百戰……他回來,他自己弄好了!」

朱天道侃侃而談,「所以,宇皇放心,所以一切後勤工作,全部交給我就行!我建議,宇皇府成立一個後勤總部,我覺得,可以取名保障署,現在大概沒人願意干,不過我可以暫代保障署署長……等宇皇找到了合適的人選,我再讓位……」

「……」

夏侯爺幽幽道:「朱府主,話說完了的話,我也要說一句,我覺得……我可以勝任!」

「……」

你倆幹嘛呢?

蘇宇默默地看著兩人,這是很悲傷的時刻,你們倆個混蛋,此刻在奪權?

蘇宇臉色有些發黑!

我他么要撤離到死靈界域了!

不是諸天霸主了!

頭疼!

而這時候,其他人也是眼神異樣,一個個地看向兩人,這是敗退撤離啊,放棄下界,去暗無天日的死靈界域,和死靈為伍,你們,真的一點不擔心嗎?

還有,大夏王和大明王他們可能都死了,你們……不擔心嗎?

而蘇宇,也被這兩人弄的頭大,很快道:「大家自己考慮一下吧,朱府主,你安排撤離工作,夏侯爺輔助!不管多少人願意跟著一起走,都隨大家!另外,臨走之前,給我搜刮萬界萬族,所有能用的寶物,全部搜颳走!」

「不許在外胡吹大氣,敗了就是敗了,我蘇宇能承受失敗,不需要欺騙誰跟我一起走!」

「將事情,和整個人族,包括盟族,全部說一遍!」

「還有,沒必要去貶低百戰!」

蘇宇淡淡道:「百戰是廢物也好,還是梟雄也好,都不需要貶低太多,我貶低是我的事,你們沒必要說這些,讓人族自己判斷就行!另外,建議普通人族,不要跟我走,太危險!背井離鄉,遠赴死靈界域……沒那個必要!」

「另外,哪怕走,也要保證人境秩序不亂,不要出現各種混亂,讓百戰完整接手吧,也算是我對人族最後的一些交代!」

「還有,基礎的修鍊資源,留下一些,高等的都帶走,不用留下!」

說到這,蘇宇擺擺手,有些意興闌珊:「都回去想想吧,百戰回來……我看大概需要一個月左右,他可能知道我在撤離,王不見王,我撤離之前,他不會太早回來的!」

「最後,一些現在鎮守古城的鎮守,不想繼續鎮守了,找鴻蒙前輩撤銷自己的職務,暫時不需要安排人駐守了!」

「朱府主,一月內,安排好一切!」

蘇宇起身,舉杯,「正如我所言,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今日,最後一杯酒,敬諸位!」

蘇宇一飲而盡!

暢聲笑道:「敗是敗了,一次失敗,我承受的起,留下的,還希望和百戰可以和平共處!我和他的事,那是我的事,和諸位無關!」

話落,蘇宇轉身離去。

身影消散。

整個大殿中,眾人紛紛一飲而盡,帶著說不出的無奈和惆悵。

怎麼……忽然就這樣了!

蘇宇,他要撤離了!

剛打下的江山,就這麼拱手讓人了,一時間,讓人唏噓無比,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3章 撤離(求訂閱)

7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