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再相聚(求訂閱)

第754章 再相聚(求訂閱)

是去是留?

誰走誰留?

選擇百戰,還是選擇蘇宇?

一邊是堪比上古人王的頂級強者,還有一些上古侯追隨,一邊是剛剛慘敗,打空了家底,要撤離到死靈界域的蘇宇。

兩人都是絕世天才,都是一代人主,百戰,大家也有些耳聞,外族也許會懼怕,但是人族,聽說百戰對人族還是很好的。

當然,六千年前,百戰慘敗過一次,可如今,蘇宇不也敗了嗎?

大殿中,此刻大家都沒走。

一個個都在傳音交流。

「老劉,你怎麼說?」

有人問大漢王。

大明王他們都沒了,是死了還是如蘇宇所言,意志海還存在,但是不知在哪躲著,這個大家不好判斷。。。

朱天道和夏侯爺都相當淡定,他們覺得,可能人還活著。

但是……誰知道是不是和蘇宇在唱雙簧呢?

蘇宇沒必要偽造一場慘敗吧?

人境都要放棄了!

人境之前,還剩下43位永恆,其中26位開府之主,剩下如夏龍武他們都是後期晉級的,沒算上夏侯爺和朱天道,算上他們,人境一共45位永恆。

如今,大周王4人沒了,夏龍武、雲塵、南無疆、滅蠶王、周天元五位也沒了,到了此刻,又少了9位強者,還剩下36位。

不過近期,也有幾位晉級,人族的永恆數量,此刻還有40位,這些天晉級了4位不算太少,加上朱天道他們,足足6位晉級,這還沒幾個月。

40位永恆境!

都沒跨入合道境。

不少人將視線投向大漢王、大唐王、大商王這幾位,這幾位在大明王他們消失之後,是最強的一批,也都接近合道領域了。

另外,新晉強者天鑄王,因為鑄兵太多,也接近合道領域了。

此刻,大家的視線都投向他們。

如何抉擇?

還有那些外族,又該如何抉擇?

空間獸皇看向六月,六月默默無言,一直坐立不動,沒有說話,好像化為石頭。

又有人看向人族少數幾位合道境,比如天岳,還有定軍侯留下的重明。

定軍侯,好像也戰死了。

那重明,又該何去何從?

天岳本就不是這個潮汐的人族,他呢?

外族的多寶,之前因為蘇宇勢力太大,主動來投,而今,蘇宇要撤離了,多寶呢?

那些鎮守,大概率會聽鴻蒙的,鴻蒙……此刻會跟著走嗎?

一個個念頭,在所有人腦海中閃爍。

死靈界,不適合生靈生存的。

蘇宇再怎麼搞,也不是長久之計,何況,蘇宇好像命不久矣了。

而這時候,朱天道起身,淡笑道:「諸位不用考慮太多,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各有各的選擇,誰也不會逼誰去死!」

「鎮守人境數百年,說放棄就放棄,不舍那是正常的!誰來當這個人主,對我們而言,也許都沒區別!」

大唐王看向他,忽然道:「你爹真隕落了?」

朱天道搖頭:「不太清楚,上界出了事,我爹和我修的不是一道,我未必能感受到。除非我們修一道,又有血脈聯繫,也許我能感受到,可現在……不好說!大秦王和大夏王不用說了,都轉換了血脈,我看夏小二根本沒感覺的!」

夏侯爺無言以對,半晌點點頭:「我是沒感覺到什麼。」

朱天道又道:「說實話,就算人還活著,結果也是這結果,宇皇若不是不敵上界,不敵百戰,不會選擇撤離的,誰會放棄剛打下的江山?也許此去……便是一去不回了!」

「諸位都好好思考一下吧,夏小二,跟我一起去清點物資,另外將消息擴散開,撤回所有大軍,告知軍中,願意走的就走,不願意的,我們安排好,讓留下的人鎮守!」

朱天道淡淡道:「百戰不仁,我們不能不義,畢竟都是為了人族!完整地將人族交給他,也不會造成動蕩!保留完整的統治機構,能讓他順利接手,要不然,苦的還是大家!」

夏侯爺點點頭,兩人瞬間離去。

大殿中,犼皇嘆息一聲:「我是無路可退了,我族不比你們……也好,去死靈界吧,比在這強,百戰……百戰再強,那也不是我們的依仗!」

他走了。

回去準備撤離事宜,放棄犼界。

犼族在上界不強,他幾次出手助戰,食鐵一族有三月和巨竹侯在,空間一族有裂空侯在,命族有天命侯在,他有什麼?

他什麼都沒,不走也沒用。

犼皇破空離去,帶走了犼族幾位永恆,別無選擇。

此刻,重明也起身了,他之前帶回來了上千定軍侯下屬,其中永恆也不少,此刻的他,要去那邊看看了。

天岳見他起身,迅速跟上,傳音道:「重明道友,你……要留下嗎?」

定軍侯戰死了。

而定軍侯,是百戰上個潮汐的支持者,重明留下的話,其實是個不錯的選擇,而且重明這邊,執掌定軍衛,還是有一些強者的。

重明邊走邊道:「不知道,我問問大家的意見!侯爺不在了……問問大家,何去何從!大家覺得該繼續追隨宇皇,我就繼續追隨,若是覺得留下等百戰王……那就留下!」

說罷,問道:「天岳道友,你呢?」

「我?」

天岳輕聲道:「跟隨宇皇,我是文王一脈,獵天閣本是監天閣,如今,文王一脈的傳承就在宇皇身上,我自然要跟隨。」

重明點點頭,接著,有些難受和消沉:「你說……好端端的,怎麼會如此?侯爺真的隕落了嗎?我們剛看到了希望……很快變成了絕望!」

帶著說不出的無奈和悲哀。

天岳一時間也是無言。

他也不知道,為何就突然如此了。

……

這一日,消息開始在人境流傳。

戰無不勝的宇皇,帶著大量強者去了上界,在上界戰敗了,損失慘重。

如今,第九代人主百戰,即將回歸。

宇皇選擇了撤離,要撤到死靈界域,欲要東山再起,他和百戰,註定無法合作,無法共事,蘇宇鄙夷百戰也不是第一次了,不少人都是知道的。

而今,一部分上古侯還活著,選擇支持百戰復辟,蘇宇實力大損,壽元不多,選擇了退出人境,讓出江山,一時間,掀起萬重浪!

……

大明府。

人聲鼎沸,說書人正在傳播消息,那說書人語氣激動:「諸位,府主已經下令,願意追隨宇皇的,十日內齊聚星落山!背井離鄉……哎,此去,也許一輩子都無法回歸故土了!」

「聽聞百戰王對人族還算照顧,也不知百戰王回歸,會否會善待吾等。」

「這要去死靈界……聽說和地府一個樣,看不到太陽,別說享受了,吃喝都是個問題,我聽說,去了那邊,只能吃屍體腐肉……」

「不會吧?」

「真的!」

「我隔壁的隔壁,老王頭他兒子就在軍中服役,聽說,上次和死靈有過接觸……我的天,都是喝血吃腐肉的……」

「這麼慘?」

「就這麼慘!」

「宇皇怎麼就打敗了呢,哎,這下子好了,丟掉了萬界……我們可是剛打下諸天萬界,我還想著帶自家媳婦去其他各界旅遊一下呢,這就沒了?」

「你們說,新來的那個什麼百戰王,有宇皇厲害嗎?聽說幾千年前,也大敗一場,死了很多強者的……」

「……」

議論紛紛。

是去是留,這個問題,在整個人境掀起了熱議。

對百戰,大家不熟悉。

對蘇宇,大家還算熟悉,起碼知道,這位新人主,帶著他們打到了人生巔峰,萬界臣服!

當然,現在戰敗了。

死靈界域……要是在人境,大家還是願意支持蘇宇的,畢竟就算敗了,蘇宇還是有人心的,主要還是對百戰不了解。

可是,要去死靈界域,真正的生死兩隔,這就讓無數人打消了念頭。

這個……沒法追隨啊!

民間,軍中,各大學府,各大家族,此刻都在議論,在商量,在抉擇。

而各地,朱天道他們都在迅速收集所有資源,吃喝的都留下,一些基礎物資也沒管,可一些秘境,一些剛掠奪來的高等資源,那是一點沒給百戰留。

百戰也不可能什麼都沒,這麼多年,他雖然被封印了,可他手下不是無人。

……

整個人境,都在動蕩。

而蘇宇,卻是沒時間管這些。

此刻的他,帶著人抵達了天淵界,沒幾個人,蘇宇、鴻蒙、肥球、命皇、通天侯,就他們幾個。

命皇踏入此界,有些唏噓,「當年,天淵一脈叛變,就如如今的人族,也不算叛變吧,一些理念上的不和,讓我們選擇了分道揚鑣!」

和人族現在很像。

蘇宇,有些像當年的天淵族,帶著一些人,選擇遁入死靈界域。

蘇宇笑道:「我可不想成為天淵族!」

說罷,看向四周,滿目瘡痍,這裡不但被大周王他們一頓狂轟,那時候,還有大量死靈湧入,導致規則懲罰爆發,整個天淵界,幾乎是被規則懲罰掃蕩了一圈。

真的滅族了!

偌大的天淵界,此刻,連一點生氣都沒有,到處都是殘垣斷壁。

遙遠的深處,隱約還有一些死氣朝這邊滲透而來。

命皇也看向遠處:「找到天淵界的界域核心,將此界融入死靈界域就行!相當於在死靈界,開闢出一個小界,就和諸天萬界一樣!」

蘇宇點點頭,萬界也是如此,本來無小界,後來有人開闢了小界,這才有了萬界。

「開界不難!」

蘇宇點頭:「其實只要有合道戰力,就可以開闢,開出來的界域,強弱不一樣罷了!天淵界還算強大,不需要我們自己開界,關鍵在於,融入其中后,如何阻擋死氣侵襲。」

這才是難點!

命皇笑道:「這個……那就需要石化之術了!當年恭王的石化之術,阻擋死氣還是有一手的,你看那些鎮守就知道了,十萬年都沒有被侵襲……」

蘇宇微微一怔,石化之術!

對啊!

而且……我現在好像掌握了一位會石化之術的,琪蓉!

偽道天王,那也是天王!

不需要十萬年,幾百年行吧?

不行的話,幾十年可以嗎?

「在界域外,整個界域,都石化一層……」

蘇宇喃喃一聲,命皇搖頭:「不需要,在一些薄弱點石化就行了,天淵界不弱,界壁也有抵禦能力,不是到處都會有死氣滲透進來的!」

蘇宇點點頭,不過,能全部石化,那是最好的!

琪蓉!

對石化之道,蘇宇不擅長,想到這,蘇宇瞬間召喚出琪蓉。

命皇嘴角一抽!

去你大爺的!

你不是說,你手底下人打完了嗎?

這……這是天王吧?

我艹你!

大騙子!

蘇宇解釋道:「我路上撿的,琪蓉琪王妃,你認識嗎?」

「琪王妃?」

無命微微一怔,看向現在越來越飽滿的琪蓉,隱約看出了一些以往的痕迹,有些意外:「琪王妃……還活著?」

「無命?」

琪蓉也看到了無命,帶著一些意外,再看看四周,有些古怪:「這裡是……」

「天淵界!」

蘇宇笑道:「我之前在上界戰敗了,正考慮帶著天淵界沉入死靈界域跑路!但是我擔心死氣侵襲天淵界,琪王妃,你擅長石化之術,和恭王的差別大嗎?」

琪王妃心中疑惑萬千,但是沒問,迅速道:「這麼說吧,就是真偽之差,恭王若是在,那我就可以吞噬他!」

「……」

無命嘴角再次一抽,這話聽的……好彆扭!

而琪蓉沒管這些,看了看四周,再看看深處,點頭道:「可以石化,但是我畢竟不是規則之主,抵禦不了太久!三五百年後,必須要加固一次!」

蘇宇笑了:「那就沒問題了!」

琪王妃,這位撿回來的骨頭,還是有作用的!

石化術,好像很不錯的樣子。

「那就想辦法將此地沉入死靈界域吧!融入其中,封鎖出口,挪移三十六城過來,重建此地……」

說著,蘇宇又道:「忘了說了,這地方沉入死靈界域,會不會和萬界斷絕關係,不再有大道影響,所以,也不會再受到壓制力?」

蘇宇說到這,陷入了沉思中,「有壓制力,還是不妥!畢竟,未必只是一族進入,人族不受影響,其他各族若是被壓制,還是不太好!」

大體上判斷,應該會斷絕影響,界域內的壓制力,其實和界域之主有關,就是開闢此界的強者有關!

沉入死靈界域,當年開界的那些強者,製造的那些規則,應該都會消散。

命皇也點頭道:「應該會斷絕,否則,你看死靈,不分種族,在死靈界域,也不會受到任何壓制!因為整個死靈界域,就一條大道之力……」

說到這,他微微有些遲疑:「宇皇,那如何保證大家的修鍊,這就是個問題了!永恆之下,可以用元氣修鍊,永恆之上,還是要感悟大道的!」

蘇宇也是頭疼,想了一會,眼神微動:「開個口子吧!學學人皇,在天淵界域,開個小口子,把時光大道牽引一部分過來……」

如同聽天書!

鴻蒙都忍不住道:「這……可以嗎?」

能做到嗎?

琪蓉也是駭然,能行嗎?

蘇宇點頭:「找到了切入點,應該是可以操作的!當然,前提是我能打破時光長河,我覺得難度不小!」

這相當於在時光長河上,挖個洞。

開道是開道,開的專一的支流道。

而挖洞是挖洞,挖的是萬道支流,兩者不一樣的。

蘇宇摸著下巴道:「而且,還得穩固洞口才行,不然,一下子全部湧出,完了,搞不好此地會化為混沌,那可不行,還得一點點梳理,穩固,構造一條能暫時容納時光長河之力的通道才行……這才是難度!」

幾人都是吸氣,皺眉。

這恐怕是融入死靈界后,保持修鍊的最大難點了吧!

而蘇宇,眼神微微閃爍:「別說,這其實是一種修鍊感悟大道的好辦法,真正意義上,去接觸一下萬道之力,當然,危險也有!但是,我有星宇印,應該可以稍微控制一下,而且,挖口子不用學人皇,一下子挖那麼大,也不用學死靈之主,一下子也挖那麼大!」

死靈之主,在時光長河中挖了個磨盤大的洞,人皇倒好,挖了個池塘那麼大的洞!

而蘇宇要求不高,我挖個碗口那麼大的洞就行!

暫時足夠大家修鍊了!

除非後期強者多了,甚至出現了規則之主,真到了那個時候,老子都打回去了,還在乎這個?

「萬道之力流淌,我們要一一梳理,整合,穩固……這的確是感悟大道的好辦法!」

蘇宇喃喃道:「所以,這一次,我可能會帶上一些人,跟我一起打洞!」

「……」

眾人無言,你……還真是膽子大!

命皇遲疑道:「能挖出來嗎?時光長河,大家也接觸過,哪怕不如宇皇看的清楚,可是,光是下潛進入河底,這就是一個難題,一般人是做不到的!而且截斷河流,那股衝擊之力,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抵擋的,合道都會被沖刷死!」

蘇宇笑道:「用時光冊和星宇印穩固,短暫的穩固還是可以做到的!這個我來想辦法,你們要做的其實很簡單,我在裡面挖口子,放水進來,但是你們在下面,幫我梳理那些河水,不能混雜,否則,就成了混沌之力了!」

命皇忽然嘆息一聲:「這是要送我們好處了嗎?」

只是在下面,幫著梳理罷了!

忽然覺得,蘇宇這人,有時候真他么大氣,仗義!

他去挖口子,給大家在下面梳理大道,其中的危險度,那是不一樣的。

蘇宇笑道:「別想太多,難度很大!萬道梳理起來,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而且,肯定需要一位強者來執掌,掌控,藍天才行……」

說著,蘇宇一拋,一個小女童出現,氣息微弱,帶著一些幽怨,看向蘇宇:「宇皇哥哥,我炸了,完了!」

命皇扶額!

艹!

藍天?

果然,我就知道蘇宇說話就是放屁!

這叫掛了?

雖然……弱的可憐,這分身,可能只有日月之力,可是,不還活著嗎?

蘇宇笑道:「少廢話,給你恢復的機會!我要在時光長河中挖個洞,你在下面接著,可以私吞一些萬道之力,強大你的蒼生道,如此一來,你應該可以很快恢復!」

說到這,蘇宇又道:「我想辦法,把老萬撈出來,他掌人道,七情六慾,若是在這時候能梳理一下自己的人道,感悟一下萬道,也許也能迅速恢復……」

「……」

命皇一臉淡定了。

他其實想問一句,到底哪些人真掛了?

你別說哪些人沒掛,我知道,肯定很多,我只想知道,真掛了的有多少!

而蘇宇,又摸著下巴道:「別說,我若是挖洞開口子,讓大家都來梳理萬道之力,也許,都可以趁機恢復一些,而且還能感悟大道,在失去了肉身的情況下,不去感悟肉身道,而是真正意義上地感悟屬於自己的道……這樣一來,反而是好事,可以摒棄肉身道對大家的干擾!」

因為肉身道,影響太大。

大秦王也好,大夏王也好,這些人說是修槍法,刀法,最終,都會回歸到肉身道上面,現在都沒了肉身,沒了肉身影響,也許是好事!

當然,正常人干不出這種事,為了更好地去悟道,把自己的肉身給爆了,多少人的肉身,修鍊了無數歲月,說爆就爆,誰捨得?

神經病啊!

若是沒收穫,那不是虧到吐血?

藍天嘻嘻笑道:「挖洞?好玩,我也要去挖!」

「你挖個屁!」

蘇宇沒好氣道:「你現在這實力,下去被河水一衝,你就掛了!」

蘇宇不一樣,他有兩樣至寶在身,還是有希望潛下去,截斷河流,挖那麼一下的,其他人,哪怕天尊,沒有這兩樣寶物,下去了,大概過一會就被沖死了!

蘇宇罵了一句藍天,很快,笑眯眯道:「這麼說,此次若是梳理的順利,大家對大道感悟,應該都會有一些本質上的提升!然後,沒進過大道的,再去感悟一下大道圖,可能都會有一些大道上的提升!」

「唯一一點……」

蘇宇皺眉:「肉身不好恢復,不是不好恢復,而是不好恢復到之前的狀態!再強的強者,哪怕不走肉身道,肉身也不會弱,這是力量的載體!但是肉身恢復,需要肉身道的規則之力補充……」

蘇宇忽然罵道:「百戰那孫子,霸佔了肉身道,如此一來,我們能牽引到的肉身之力,其實不多,這樣的話,修復起來,難度不低!否則,肉身其實也好修補!」

一旁,命皇沒忍住,低聲道:「聽宇皇這意思……大家只是肉身隕落,而意志海……都還在?」

蘇宇看向他,眯眼笑道:「你覺得呢?」

我覺得個屁!

我覺得,可能真的一個沒死。

艹!

不是人!

我之前居然判斷著,這麼慘,殺了那麼多人,可能會死一些,合著……都沒死?

萬族和百戰王他們,都被你耍了?

命皇心中一個個念頭泛現,而下一刻,蘇宇一揮手,附近,一個個光團呈現。

那都是意志海!

很快,一道道虛影呈現,你看我,我看你,都帶著一些無奈和悲哀。

完犢子了!

都成意志海了!

現在咱們在哪?

好傢夥,大家都看到了熟人,都還活著呢。

而這些虛影中,定軍侯有些鬱悶,發出了沉重的聲音:「宇皇,其他人……如何了?」

他沒看到很多人!

沒看到萬天聖,沒看到那些上古侯,上古強者,他只看到了少數幾人,比如英武、火雲侯,而暗影、雲水包括後來4位,都不在。

蘇宇平靜道:「你自己不是清楚嗎?」

定軍侯眼中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虛影有些晃蕩,「我……」

蘇宇淡淡道:「行了,大概率都還活著,不過好像有人死了,暗影可能死了,具體的不清楚,百戰也許有機會救人吧!」

定軍侯沉默不語。

一旁,藍天意外地看向蘇宇:「這傢伙也知道?」

他才是剛知道!

蘇宇笑了笑:「哪怕不知道,這麼多年了,一點沒猜到?定軍侯是有些耿直,不代表就是蠢貨,真要是蠢貨,那麼多人都死了,他還能活著?」

蘇宇譏嘲道:「天滅這傢伙,看似莽撞,都精明的跟鬼似的,何況定軍侯!」

那邊,虛影天滅左顧右盼,說我呢?

你覺得我會不會接你話?

不可能的事!

而定軍侯,虛影動蕩了一下,許久,有些沮喪道:「我……只是有些猜測,因為百戰王……真的不是那麼容易被人坑的……在這之前,我們百戰百勝!」

是的,百戰百勝,哪怕不勝,死的也是盟族強者。

結果,一次葬送了所有人!

還有,在這之前,那些赴死的強者,都是百戰的嫡系,有些事,終歸還是能看透一二的,尤其是過了六千年,這六千年,他們多少還是猜到了一些,哪怕當初不知道。

蘇宇淡淡道:「這麼說,計劃你不知道?」

定軍侯尷尬:「不知道。」

「呵呵!」

這是嘲諷的笑,定軍侯聽懂了!

定軍侯無奈:「我那時候,實力要弱一些,而且……我性格較直,也許百戰王覺得,告訴我的話,我……我會泄密,或者無意中暴露?」

說罷,他又有些渴盼道:「宇皇陛下,今日你能讓我們假死,那昔日……那些道友,那些同僚,是真死還是假死?」

蘇宇既然可以偽裝他們假死,那百戰呢?

這個,他不是太清楚。

蘇宇平靜道:「不太清楚,死,肯定會死一批!我若是百戰,不聽話的,不服從的,我管他死活,死就死了,總不能一個真死的都沒,那太不正常了!」

一旁,火雲侯虛影沉重道:「應該死了一批,我若是沒記錯,後來戰死了一批人,恐怕大部分是真死,倒是之前為了讓道而死的,大概率還活著!因為後來百戰王被封印,他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布局救人……當然,可能有人會暗中收屍。」

蘇宇意外:「你也不知道?」

不至於吧?

他覺得火雲侯可能是知道計劃的。

而火雲侯嘆息一聲,搖頭:「我是岳王嫡系,我效忠的是岳王大人,走的也非肉身道,可能還是多了一些隔閡……」

「扯淡!」

蘇宇失笑:「雲水、暗影他們走的也不是肉身道,也不是斗王嫡系!只能說,你們幾個,當初效忠百戰,也不是太忠誠!你們這些人……一個個的,沒法說什麼。」

這些人不知道百戰的計劃,只能說,他們並非完全忠誠於百戰。

忠誠於百戰的,蘇宇覺得,應該都是知道情況的。

火雲侯也不辯解。

也許吧!

完全忠誠?

有時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越是耿直,越難從上一任恩主那邊,轉移忠誠,很快就去效忠下一位恩主。

定軍侯也好,火雲侯也好,都有自己的恩主,沒那麼容易就效忠了別人。

而蘇宇,看了一眼一直不吭聲的大周王,也不說什麼。

很快,將自己的計劃提了一下。

「肉身沒那麼容易恢復到之前,但是可以感悟一下大道,更好地貼近一下大道,肉身強度就算恢復不到之前,應該也能恢復一些,加上大道規則之力若是強大了,戰力未必比之前低!」

「然後再恢復肉身,你們的實力,也許都能進步一些!」

人群中,英武將軍忽然道:「雲水……她騙了我,是嗎?」

蘇宇笑道:「什麼叫騙?人家仰慕文王也許是真的,鄙夷百戰也許也是真的,後來被百戰收服了罷了,怎麼能叫騙?何況……騙就騙了,你還能如何?」

「……」

英武將軍抑鬱無比,不吭聲了。

大明王則是急忙道:「那萬天聖呢?」

真死了嗎?

「萬署長……我還得走一趟時光長河看看!」

萬天聖的對手是天尊,沒那麼容易意志海逃生,而且造假都難,因為那時候,月昊他們也都在看著,大戰到了最後關頭。

所以萬天聖,是真的被打崩了。

但是老萬有準備,在自己的大道中留下了一些東西,應該是可以撈回來的。

蘇宇不再多說什麼,很快道:「我先去撈回萬署長,然後我想辦法開個口子,將天淵界域融入死靈界,大家都感悟一下大道,梳理一下大道,這一次,是機會!不破不立,破而後立!平日里,你們肉身還阻礙了你們觀道,後期我會想辦法讓你們肉身恢復……不行的話,弄死了百戰,奪了他的肉身道!」

蘇宇笑容燦爛。

而一旁,琪蓉忽然低沉道:「蘇人主……」

「我不是人主了!」

蘇宇淡笑道:「叫我名字吧!」

「蘇……算了,他們喊什麼,我也便喊什麼吧。」

琪蓉很快調整了一下心態,開口道:「宇皇,肉身恢復,也未必一定要人族的肉身道,萬道不離其宗,肉身道,其實不止人族肉身道一條!我看這兩位,走的好像是別的肉身大道……」

她指了指大秦王和大夏王,眼光很毒辣,畢竟這倆現在沒了肉身。

「這條道,我覺得,也許可以分割一下,大家一起走,恢復一下肉身之力……不見得要融道,而是剝離其中的肉身之力……」

她提議道:「天下的大道,其實我之前說了,同宗同類,最終是可以融合的……」

此話一出,一直沒開口的大周王,忽然看向琪蓉,半晌才道:「你是琪王妃?」

琪蓉看向他,微微皺眉。

大周王輕聲道:「琪王妃果然學究天人!同宗同類的道,是可以融合的,此事,宇皇應該也看到過,非人族的肉身道,其實也是肉身道,只是當年被人改造的更適合某個種族!大秦王他們修鍊的荒天獸之道,也是肉身道的一種,可以分割一些肉身之力出來……但是如此一來,此道會被削弱,老秦和老夏,也許又要改道了!」

蘇宇摸了摸下巴,笑道:「這個嘛……好像也不是不行,我看這兩位,走肉身道真的太慢了,不如還是走刀道和槍道吧,未必要和夏龍武他們走一樣的,走別的也行!走哪條刀槍之道都一樣,因為最終的目的,是同道合一!」

當然,這是以後的事了。

此刻,大秦王悶悶道:「也好,我也覺得我不太適合肉身道,我和老夏,還是適合走刀槍之道!」

挺好的!

之前荒天獸的道,也不算浪費,起碼現在可以讓大家分著吃掉算了!

一起恢復肉身!

如此一來,大家實力恢復,只會更快,至於損失了什麼……也許什麼都沒損失,只是損失了一些不夠信任的人。

蘇宇笑道:「那就行動起來!速度搞定一切,安心修鍊,讓他們打去!一個個都要裝烏龜,咱們也裝一段時間,等實力積蓄夠了,咱們無牽無掛,還會怕誰?」

而蘇宇,他自己也要考慮開道的事了!

筆道,也就那樣!

蘇宇其實不太想融筆道,當然,若是機會合適,可以把筆道的力量也給全部竊取了,不,不用竊取,這本來就是我的了!

我直接把筆道力量全部剝離了,融入我的文明志,那又如何?

文王還能咬我?

他都不要了,傳承給我了,不就是我的嗎?

真是的!

想到這,蘇宇摸起了下巴,有道理,這道,還是歸我才行!

從文王的筆道,正宗的變成了蘇宇的筆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4章 再相聚(求訂閱)

7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