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6章 我欲開道!(求訂閱)

第756章 我欲開道!(求訂閱)

融道,抽取筆道之力。

再融道,再抽取,再斷道,斷了就大量的抽。

蘇宇有些玩上癮了!

也就他可以這麼玩,其他人連融筆道都做不到。

正常人,也沒這麼玩的,這麼玩下去,真把自己大道玩崩了,誰承受的住?

一旁,萬天聖和通天侯看了一陣,很快,通天侯有些受不了了,喊道:「宇皇,咱們回去吧,我扛不住了!」

蘇宇這才從筆道中走出,帶著滿足的笑容。

文明志中,又多了一頁。

箭頭道!

他瞥了一眼通天侯,眯眼笑道:「實力一般,不過材質是真的好,這都沒把你沖死!我有些好奇,你是什麼材料鍛造的,誰鍛造的?天生之門,還是後天人為打造的?」

之前,他沒太在意這些。。。

今日,卻是好奇了。

門,能封印一個時代。

何其可怕!

當然,通天侯現在很弱小,但是本質上應該相當高等,否則,文王也沒必要忽悠他說,讓他去封印一個時代。

還有,封印了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人,是死了還是如何?

有些事,蘇宇現在還摸不清楚情況。

通天侯見蘇宇又提起這些,一臉悲哀,「我乃天生之門,可不是誰打造的,門存在於天地之間,後天鍛造的門,哪能比得上天生之門。」

是嗎?

那可未必!

蘇宇覺得,這天地間,不會無緣無故地多出幾道門,這傢伙很可能還是人為鍛造出來的,他自己不清楚或者不說罷了。

不過,這些東西,的確距離現在還遠,大體上知道一些就行,深究就沒必要了。

天門也好,地獄之門也好,短時間內,蘇宇肯定是無法接觸到的。

「先回去吧!」

在這,待的時間也不短了,先回去再說。

……

過了一陣,蘇宇幾人回歸。

眾人看到萬天聖,都是微微一怔。

而豆包,更是化為光球,瞬間飛來,露出虛影,眼中帶著一些茫然,什麼情況?

萬天聖也看向豆包,見豆包盯著自己看,笑了笑:「豆包道友,看我作甚?還有……道友不恢複本尊,保持這樣的狀態作何?」

「……」

豆包茫然,開口道:「我肉身爆了啊。」

「道友……開玩笑了!」

萬天聖失笑:「道友本是大道規則所化,哪來的肉身之說?肉身之說,只是固有印象,一種意志上的錯覺,讓道友覺得自己存在肉身,於是便有了肉身……實際上,那肉身也只是規則之力所化,道友只是規則之力流逝了許多,有些虛弱罷了。」

他還奇怪呢!

別人沒了肉身就算了,你豆包和炊餅湊什麼熱鬧?

也化為光球幹嘛?

你倆哪來的肉身!

這倆就是規則大道好吧!

哪個規則大道有肉身的?

豆包愣了一下,帶著一些思索,它活了很久,也知道自己是規則大道,但是,規則大道,是沒有肉身的嗎?

那我……為何會有一個毛茸茸的身子?

豆包茫然道:「可是……可是我覺得我存在肉身,而且我們一族的肉身都一樣啊。」

都是毛球啊!

萬天聖笑了起來:「豆包道友,這是唯心之道!也就是說,你覺得,或者說,當年的文王覺得,你該是毛球的樣子,給你灌輸了一個這樣的理念,你作為規則大道,隨心所欲,所以才會化為毛球!」

我認為你是什麼樣子,你就化為什麼樣子,之後,就產生了這樣的固有印象。

豆包一脈,三位毛球,其實是不同的大道,如何會是一樣的?

它們的本質是大道,又不是同一條大道!

豆包再次發怔:「也就是說,我的肉身……不,其實我不存在肉身,我只是受傷了,規則之力消散了許多,所以顯得我有些虛弱?」

「對!」

萬天聖此刻,其實也處於一種這樣的狀態中,自然是知道豆包情況的。

豆包怔神片刻,片刻后,它好像想通了。

漸漸地,光球化為了大毛球。

和之前,如出一轍,也沒感受到什麼肉身破碎的跡象,只是,氣息的確要弱不少。

但是,它還是憑空出現了。

漸漸地,讓人感受到,它的肉身好像恢復了,其實,這就不是肉身!

恢復了自己本來模樣的豆包,看了一眼萬天聖,帶著一些好奇,很快,看向那邊的母球,喊道:「媳婦,你也可以恢復!」

「怎麼恢復?」

「你就想著,我有肉身,我有肉身……多想一陣,你就有了!」

「當家的,這麼容易嗎?」

「對!」

兩口子對話一陣,又過了一會,母球也恢復了,和豆包一樣,也只是有些虛弱,但是肉身恢復了。

其他光球,都帶著一些意外。

也都若有所思!

規則大道!

這倆,和大家還是不一樣的。

噬神族很特殊,規則大道成靈,其實很罕見,但是噬神族足足有三位。

如今,其實萬天聖不恢復肉身,都能勉強說,他也是規則大道成靈,只是保存了一些記憶,這就是和豆包他們的差別。

豆包這幾位,也許之前也是強者,融入了大道,化為大道之靈。

此刻,蘇宇只是旁觀,豆包和炊餅恢復,是好事。

比之前稍微弱一些,但是多恢復一下,這倆傷勢沒表現的那麼重。

蘇宇倒是有些古怪,看向豆包,半晌才道:「豆包前輩,你到底是不是吞噬之道?」

「啊?」

蘇宇皺眉:「你不會感覺錯誤吧!你若是吞噬之道,怎麼感覺和九月不太相同……」

豆包茫然道:「我不是吞噬之道啊,你不知道嗎?」

蘇宇愣了一下,不是?

豆包看著他,帶著一些異樣,好像覺得蘇宇是個大白痴,解釋道:「上次我和天古打架,我都借力文王了,讓文王大人附身我……我是時光逆轉之道!」

豆包本來就不是什麼吞噬大道,只是蘇宇自己以為是吞噬道罷了。

豆包又道:「我的道,逆轉時光……」

蘇宇卻是皺眉:「時光是不可逆轉的!」

豆包愣了一下。

不可逆轉?

蘇宇沉聲道:「你上次借力文王,我看到了,不是沒看到,但是我是知道的,時光這東西,是不可逆轉的!若是豆包前輩覺得,時光可逆,你修的就是逆轉時光之道……那你這麼多年,沒有成為天王,天尊,甚至規則之主,那都是應該的!」

因為,你感悟錯了!

和老烏龜一樣!

老烏龜的道,不是防守之道,而是強攻之道。

豆包居然會覺得它的道,真的可以逆轉時光。

若是一直在這上面下功夫,它能到二等合道巔峰,算是出人預料了!

他之前還以為豆包清楚自己的大道規則,畢竟修鍊到了這個地步,結果,豆包好像還在覺得,它的道,是逆轉時光的道。

一旁,萬天聖也微微點頭:「逆轉時光是不可能的!時間,是唯一!人是不可能回到過去的!任何生靈都做不到逆轉時光!」

他看向豆包,「豆包道友,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大道,可以扭轉時間,讓人回到過去?」

豆包喃喃道:「是啊,我都可以把時間逆轉到很久之前……而且我一直都在做夢,夢中不知歲月,好像可以回到過去的……」

它知道自己不是吞噬大道,這一點外界想錯了而已,但是它覺得,它是可以逆轉時間的,難道也錯了?

此刻,蘇宇發現肥球和琪王妃不見了。

他也不太在意,應該是一起離開了。

這時候的他,對豆包的大道更感興趣。

豆包也算老牌合道了,很老的那種,在文王時期,它就合道了,一直到現在,它同時代的那些傢伙,大部分都成了天王天尊甚至是規則之主了。

按理說,豆包本身就是大道,沒道理到現在還卡在二等合道境。

蘇宇之前曾說,豆包它們才是上天寵兒。

結果,這寵兒,有些拉胯了!

蘇宇遲疑道:「當年你和文王在一起,文王沒說過,你的大道本質是什麼嗎?」

「吃啊!」

豆包懵道:「那時候,我就負責吃,其他的不管啊!」

吃?

蘇宇搖頭,這肯定不是關鍵。

這些老古董,總容易遺忘一些關鍵信息。

蘇宇覺得,文王不可能不說,但是文王這個讀書人,未必會說的那麼清楚明白。

文王就是這種人!

他喜歡弄的玄虛一點,顯得有文化,比如筆道,他就弄的複雜無比。

做什麼,都喜歡弄的似是而非。

大概是想讓豆包自己去悟,反正那時候不差豆包一個規則之主,結果,他走的匆忙,也沒丟下什麼。

「時光逆轉……」

蘇宇天門開啟,看向豆包。

天門是可以看到大道,也可以看的清楚,但是有些道,蘇宇自己感悟不深的話,他也容易弄的暈頭轉向,被誤導。

豆包修鍊多年,都覺得自己是時光逆轉之道,真是嗎?

時光,在蘇宇看來,大多和速度有關。

比如小周王的時光加速!

可逆轉到過去,這就不是速度的問題了。

蘇宇仔細看去,豆包的大道之力上,的確存在一些影像,若隱若現。

好像,它真的可以逆轉到過去。

蘇宇忽然道:「豆包前輩,給我逆轉一下,把我逆轉到過去看看!」

「啊?」

豆包意外道:「你……你太年輕了,我要是一下子把你逆轉到了過去,你直接沒出生怎麼辦,你就死了!」

有道理!

蘇宇點頭:「你逆轉一下鴻蒙前輩。」

鴻蒙老古董一個,倒是無所謂的。

此刻,鴻蒙也不拒絕,笑道:「豆包,試試吧!大道本質,有時候我們身在其中,未必可以看透!之前,我還覺得,我這一脈,就該防守呢!」

結果,他道侶的道,可不是防守,而是一隻喜歡打架的母烏龜。

豆包此刻雖然茫然,但是還是願意嘗試一下。

一瞬間,大道之力爆發。

鴻蒙並未防守,抵禦,也沒抗拒,任由豆包的大道之力侵襲而來。

肉眼可見的,鴻蒙好像在回到過去,在逆轉時光,漸漸地,變的年輕起來。

而蘇宇,一直仔細看著。

他發現,鴻蒙好像真的變年輕了,當然,年輕一點,對鴻蒙而言沒區別,實力也沒變化,但是過了一會,鴻蒙好像從天王實力,跌落到了二等合道!

豆包也是氣喘吁吁,開口道:「你們看啊,我說我可以逆轉時光吧,你看,老烏龜都跌境了!」

它喘著氣,很快,收回了大道之力。

而鴻蒙,過了一陣,才驅逐了大道之力的影響,再次恢復到了巔峰。

此刻,蘇宇看向萬天聖,萬天聖也看向蘇宇。

忽然,蘇宇取出星宇印:「你逆轉一下試試!」

「什麼?」

「對著星宇印!」

豆包苦惱道:「我只針對活物,不針對死物的!星宇印是石頭啊,怎麼逆轉?」

蘇宇笑道:「試試看,石頭也有過去!」

豆包無語,只好繼續嘗試。

而星宇印,那是真的一點影響都沒。

蘇宇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開口道:「對我試試,稍微加點規則之力就行。」

「好吧!」

豆包又給蘇宇丟了一點規則之力,只是一點點。

而蘇宇,承受了一些規則之力,默默體會著,片刻后,忽然身軀縮小了一些,實力下滑了一些,眾人都是一驚,生怕他一下子回到了娘胎里!

好在,豆包急忙收回了規則之力。

而蘇宇,也很快恢復到了原本的模樣和實力。

豆包咕噥道:「你看,我說會把你逆轉到過去吧!」

蘇宇默默體會著,過了一會,忽然笑道:「你再試試!」

「還來?」

「再來一次!」

好吧!

豆包見他要求,也不客氣,繼續丟了點和剛剛差不多的規則之力,但是這一次,蘇宇卻是一動不動,一點反應都沒,如同石頭。

豆包愣了一下,繼續加大規則之力影響。

而蘇宇,還是保持原狀!

又過了一會,豆包惱火萬分,繼續加大規則之力輸出,蘇宇喊道:「停!」

豆包有些喘氣:「你怎麼做到的?」

居然沒被影響,蘇宇好像也沒用規則之力抵禦啊,何況,他現在也沒什麼規則之力。

蘇宇卻是笑了!

「有些懂了!」

他看向萬天聖,這個話題,他其實和萬天聖以前討論過。

而萬天聖也看向蘇宇,微微點頭:「意志干擾!」

蘇宇也點頭,笑道:「是意志干擾,或者說……幻境!」

萬天聖再次點頭:「是的,我也這麼猜測!時光一道,不是速度之道,那大概率就是幻境了!一種類似於自我催眠的手段……」

他見眾人看來,解釋道:「當初,我和宇皇討論過,穿梭時光,回到過去,回到某個節點,其實都是一種意志力的干擾手段!比如豆包之前借力文王,是因為意志力太強,穿越了一些時空屏障,在某個節點留下了一些強烈的意志呼喚……讓文王產生了一種心血來潮感。」

「算是一種預判,在某處,留下了一股力量,多年後被豆包借走了!」

「而此刻,豆包的時光逆轉,其實是一種幻境干擾……一種意志上的擾亂,讓你覺得,你自己被干擾了,被逆轉了……具備強烈的催眠效果!」

豆包愣了一下,那邊,光球天滅都聽懂了,忽然哈哈笑道:「你的意思是,豆包其實就是個催眠的,它其實不是什麼逆轉時光的強者?」

豆包也沮喪無比,不會吧?

萬天聖笑道:「你大體上說的不錯,但是……強者還是強者,催眠,那也是強者!強的地方不在於催眠,而是在於意志上的直接作用,讓你意志相信這一切!」

「所以豆包哪怕對付鴻蒙道友,鴻蒙也會覺得,他回到了過去,境界跌落……」

蘇宇總結道:「總的來說,我覺得還是可以當成幻境來解釋!給敵人製造幻覺,讓他不得不去相信,我被逆轉到了過去,豆包的規則之力,具備強烈的引導性質,當它的規則之力,接觸我的瞬間,我會產生一種感覺……我要回到過去了,我要被逆轉了,我要跌落境界了……」

至於第二次,蘇宇沒受到影響,那是他意志力強大,自己堅信,所以沒受到太大的影響。

此刻,豆包沮喪道:「那我就是個催眠製造幻境的嗎?」

我是可以逆轉時光的強者啊!

蘇宇笑道:「這道,不弱!我倒是覺得,很厲害!任何大道,都很厲害!逆轉時光也好,幻境催眠也好,其實本質上我覺得差別不大!」

他看向豆包:「豆包前輩,可以在這方面多想想!大道本質,其實一樣!時光逆轉,就比這道要強大?那也不見得!」

「……」

豆包還是沮喪。

而蘇宇又笑道:「豆包前輩,多想想吧,我覺得,這比時光逆轉要厲害,我的第一枚神文,也具備幻境效果,對我幫助很大!」

「何況,你這種不是單純的幻境,還夾雜著一種意志上的催眠,簡直就是神搭配!」

蘇宇笑道:「不信,你現在轉換一下你的固有思路,不要想著催眠人回到過去……你想著,天滅是條狗,用規則之力對付他,他哪怕知道被催眠了,可能也會覺得自己是條狗……」

「真的?」

豆包意外,可以嗎?

而天滅化身的光球,瞬間遁逃!

然而,他哪有豆包快,一眨眼,他被豆包攔住了,豆包規則之力瞬間爆發,帶著強烈的呼喚之意,「你是狗,你是狗!」

天滅光團劇烈掙扎!

可是,沒用。

過了一會,光團中,天滅的虛影好像改變了形狀,漸漸地,化出一條和小白狗差不多的小狗虛影,眼神還帶著一些茫然。

很快,天滅晃了晃腦袋,好像還在迷茫。

「天滅,你是什麼種族的?」

蘇宇問了一句。

天滅扭頭,遲疑了一下,有些掙扎,很快還是道:「狗族,怎麼了?宇皇難道忘了?」

「……」

四周,一群光團都是一震!

艹!

什麼鬼?

而天滅,有些不太自在的樣子,搖了搖尾巴,又有些迷茫,很快,看向豆包:「豆包,你剛剛對我幹嘛了?」

「……」

豆包也愣住了,很快,撤回了規則之力。

而天滅,漸漸地,消除了規則之力的影響,下一刻,忽然慘叫一聲:「艹,我不是狗,我不是!」

眾人心悸!

紛紛看向豆包,而豆包,也整個眼睛都是茫然之色,這是它第一次如此嘗試。

在它的固有印象中,它就是時光逆轉一道的強者!

為何……不是時光逆轉?

蘇宇和萬天聖卻是不意外,時光逆轉,他們早就說過,當日萬天聖在古城教蘇宇規則之力的時候,就提過,時間是唯一,其他一切和時光有關的,其實都是一種意志上的干擾或者速度上的錯覺。

此刻,蘇宇笑了,「豆包前輩,接下來,你在這上面多上心!天滅現在重傷,本就不強,你干擾他很簡單,但是干擾天王就難了!你若是干擾一位日月,你說他是你孫子,他都能當真!」

主要是豆包太強,但是干擾同層次的存在,難度就大了。

蘇宇眼神變幻道:「豆包前輩,這道好啊!」

豆包有些沮喪:「好嗎?感覺……沒什麼用啊!」

蘇宇笑了,這些老傢伙,思想有些僵化啊:「豆包前輩,你錯了,在我看來,你的道開發到了極致,厲害無比!比如,大戰當場,你干擾一些弱者,弱小的合道,給他們灌輸一個理念……你們都是我的分身,或者是我方間諜,現在該撥亂反正了……也許會讓合道反叛!」

蘇宇眼神發亮道:「這其實也是一種控制之道,很厲害的!當然,在同層次當中,未必是頂級的,但是對弱於前輩的,我覺得,反而比什麼肉身道,戰者道,要強大千萬倍!」

「前輩若是到了天王,也許天王之下,都可以控制!大道干擾他們,我覺得比忍耐一道都要厲害許多!忍耐一道,只是讓他們忍!」

「可前輩這道,可以讓他們背叛原來的主人!」

蘇宇眼神越來越亮了,「豆包前輩,你要多開發一下,要發散思維,現在的你,光想著讓他們逆轉到了過去……過去,會讓他們實力衰弱,這其實不是個好選擇!」

「你可以讓他們想著背叛……當然,這種會讓他們產生劇烈的抵抗,但是,你可以讓他們產生錯覺,比如說,你讓天滅覺得他是一棵樹,不會動的那種……」

豆包迅速朝天滅動用規則之力!

天滅瘋狂逃竄,嗷嗷直叫:「不要拿我試驗,換星宏啊!」

可是,他重傷之下,如何能躲過豆包?

下一刻,天滅的光團,忽然化為一棵樹,樹上,好像還有天滅的臉,帶著一些茫然,「我是一棵樹,我不能動!」

「……」

眾人不寒而慄!

這也行?

豆包也愣住了,忽然,眼神雪亮起來,下一刻,天滅化為一條魚,「我是一條魚,人人都能吃!」

又接著,他化為一個小毛球,「我是噬神族,我可以吞噬天地……豆包是我大爺!」

「……」

眾人看向豆包,豆包卻是玩的不亦樂乎,有些雀躍,有些歡喜,有些興奮。

這……好好玩!

感覺比時光逆轉好玩多了!

意志上的強烈干擾,讓天滅這種比它弱的,根本無法反抗!

下一刻,豆包丟下了天滅,興奮無比,忽然看向老烏龜,一股強悍的規則之力席捲而去,老烏龜急忙避開,豆包喊道:「給我試試……」

「滾!」

老烏龜都有些不寒而慄,滾開。

你他么的,你要幹嘛?

「老烏龜,玩玩啊,我看看,你能不能變成母烏龜……」

「……」

去你的!

而遠處,天滅清醒了,清醒之後,沒了大道干擾,他其實一切都記得,此刻,那叫一個悲憤欲絕!

混蛋!

欺人太甚!

豆包,我遲早打爆你……打不過你,我去打你兒子去!

對,打那個小毛球去!

而蘇宇,此刻露出笑容,看向豆包,沒管它和老烏龜的一追一逃,看向萬天聖,笑道:「府長,豆包……我覺得可能快到天王了!」

萬天聖點頭,也笑了:「豆包對大道感悟不是太強,或者說,對大道本質了解的不多。靠蠻幹,耗費這麼多年,都能達到頂級合道的地步,如今,明悟大道本質,雖然不是自己明悟的,但是按部就班,應該也很快能抵達天王境了!」

一旁,命皇真的有些感慨:「這是天賦,羨慕不來!像我,其實對大道感悟不低,然而……天賦在這!豆包,硬生生靠著錯誤的大道理解,居然能跨入頂級合道……這……這都可以開出新道來了!」

沒法說!

真的是羨慕不了,這就是天賦,這就是資質。

大道之靈!

而那邊,炊餅眼巴巴地看著蘇宇,蘇宇笑了:「炊餅前輩,我倒是覺得,真可能是吞噬之道!並非弄錯了,因為前輩的道,相當簡單,我對吞噬一道也有些了解,前輩的道,我覺得還是感悟正確的!」

豆包的道,有些複雜。

炊餅,還真沒那麼複雜。

而炊餅,卻是極其沮喪:「那麼說,我不能和當家的一樣,隨便玩了?」

豆包的道,太好玩了!

可以讓人變成狗,變成樹,變成魚,真好玩!

蘇宇笑了:「吞噬一道,也很強大!九月也是吞噬一道,我覺得二位可以多探討一下。」

解決這幾位的問題,蘇宇又看向其他人:「目前來看,大家恢復起來,問題都不大!稍微等我一段時間,我籌備一下,另外……我可能準備開道了!是開道之前挖洞,還是開道之後,這個要看文明志的情況……」

蘇宇笑道:「開道之後還是之前,都沒太大差別,不過我盡量在開道之前挖洞!」

命皇遲疑道:「宇皇還是開了道之後來吧,更安全一些。」

蘇宇搖頭:「不,先挖洞,這樣,大家會強化大道,實力提升,再恢復肉身!而我開道……我會從混沌中開道,混沌化萬道,那時候,我會邀請大家來觀道!」

觀道!

命皇心中一驚!

蘇宇……要給大家觀道?

觀一位開天者開道嗎?

蘇宇……算是開天者嗎?

這一刻,命皇無數念頭泛現,而其他人,有些理解,有些不理解,而藍天,也迅速出現,帶著一些凝重:「你要單獨開道,還是在時光長河中開道?」

「單獨,混沌中開道!」

藍天皺眉:「如今,哪還有混沌?」

蘇宇笑道:「非界所在,皆是混沌!死靈界域之下,上界之上,混沌山中,無盡虛空……都是混沌!時光長河、死靈大道、人皇大道之外,皆是混沌!」

「混沌化萬道,萬道化混沌……諸位,你們若是能抓住這兩次機會,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大道,也許……都會有一些收穫!」

蘇宇忽然有些狂傲:「我蘇宇,縱然不如時光之主,死靈之主,也不如人皇,可在當今,我蘇宇也許是唯一一位願意自我開天者!」

開天!

他要開天,再開一天,如人皇一樣!

哪怕開的沒人皇的強,沒人皇的大,但是,他也願意開一下試試!

當年的時光師,好像沒有選擇開天,而是一直保持偽道狀態,蘇宇不太清楚時光師的想法,也許……是覺得完善了時光冊之後,再去開天!

但是蘇宇覺得,不需要等太久!

時光師的野心很大,時光冊先養道,養的強了,再去開天,可能成就更大。

可是,蘇宇現在等不及了!

先開了再說,哪怕開出來的道,弱小無比,那也是開天之道!

這世界上,開天者幾人?

時光之主,死靈之主,人皇,目前就這三位,文王……開天了嗎?

不好說!

文王放棄了筆道,也許也選擇了去開天,但是文王的天,開在哪?

這個不知道!

開到了什麼地步?

蘇宇也不清楚!

還有人祖,肉身道,真是人祖唯一的大道嗎?

這個也不好說,也許人祖早就放棄了肉身道,選擇了另外開天,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群人,也許都是開天者。

而觀摩開天,哪怕蘇宇開的再弱,那也是開天者,換在過去,規則之主都沒這個機會去觀摩!

而今,蘇宇卻是願意給人去看!

看了又如何?

蘇宇笑道:「諸位也都準備一下吧,等我確定了,到底我這邊會來多少人,兩次機會,希望大家都不會錯過,還有人皇的大道圖,也許……算是三次機會!希望一些人,能抓住這次機會!」

這樣的機會,太難得了。

蘇宇對大道的感悟,人皇對大道的感悟,挖掘時光長河,梳理萬道的感悟……

這一切的一切,在任何一個時代,也許都是頂級強者們夢寐以求的機會。

這一刻,命皇也有些戰慄。

開天!

蘇宇想開天!

在這個時期,他選擇了放棄在時光長河上開道!

此刻,命皇一聲低嘆:「宇皇……雄心萬丈,無命嘆服!」

蘇宇卻是搖頭:「不是雄心,只是借鑒前人!當我看到一位位絕世強者,選擇了自我開道,選擇了另開一天……我就知道,這才是大道歸途!」

蘇宇輕笑道:「時光之主,為我們開啟了這新天地,後來者,都是為了超越前人,而非故步自封的!當然,也許會失敗……人皇都中斷了開天之道,此道極難……」

蘇宇看向他:「你知道開天的意思?」

命皇點頭,嘆息一聲:「知道!當年,我族先祖就說過,這世間,有幾人,是我們永遠無法超越的!他們將自己的傳奇,烙印在了這世界的任何角落……你永遠不會忘記他們!哪怕千萬年後,你遺忘了所有人,當你站在一定的高度,你就會看到他們,仰望他們!」

他帶著一些羨慕,一些憧憬:「那些人,哪怕死了,哪怕隕落億萬年,庸者不配知道,而傳奇,才能看到傳奇!」

這也是當日蘇宇的心思。

他當日,想到的是死靈之主,哪怕他真的隕落了,真的死了。

只要後人能看透大道本質,就該知道,死靈之主有多偉大,多傳奇!

若是後人看到了人皇大道,就會明白,有多遺憾!

他們一定和自己一樣,迫不及待地去了解這些人的過去,了解他們的傳奇。

人皇為何會開道失敗?

如今,蘇宇他們還知道,無數歲月之後,也許大家就忘了,但是,有一天,有人看到了那半成的大道,一定會充滿了好奇。

這樣一位開天者,為何開到一半,選擇了放棄?

那又是怎樣一個傳奇的故事?

一定會感興趣的!

就如蘇宇,其實對時光之主,死靈之主他們就極其感興趣,哪怕他們並未出現過,哪怕……也許早已隕落千萬年!

這就是蘇宇他們對傳奇的嚮往!

古來聖賢皆寂寞,寂寞的不是聖賢,而是聖賢之後無聖賢,無人能懂,無人能知,你不配去知道他們!

而那些聖賢,顯然也不會在意,你們這群庸人能否知道他們。

傳奇,只會在乎傳奇!

蘇宇抬頭看天,看向時光大道,一時間,忽然有些心潮澎湃,我想開道了!

筆道再強,那也不是我要走的路!

這個時代,需要有人來見證傳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6章 我欲開道!(求訂閱)

7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