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上界亂起(求訂閱)

第757章 上界亂起(求訂閱)

理想是偉大的,現實是殘酷的。

之所以要先挖洞,蘇宇其實也有梳理一下萬道的心思,他感悟大道不少,但是很多其實都是淺嘗輒止。

他需要系統地來梳理一下!

開道,沒那麼容易。

或者說,此刻的蘇宇,只是想摸著石頭過河,做一次簡單的嘗試,包括萬道相融,都是難點。

這時候的蘇宇,只是想開個頭。

後期再來完善!

而時光師的時光冊,其實是漸漸在雛形中完善,然後想著一次性搞定,一旦時光開道成功,也許瞬間就具備了死靈大道主人的實力。。。

這一點,是蘇宇和時光師的差別。

當然,萬道歸宗,本質上還是一樣。

只是蘇宇後期,想要完善,難度恐怕還要更大一些,因為他已經開了道,很難有糾錯的機會,容錯率較低。

「時光師……」

這一刻,蘇宇再次想到了時光冊。

要吞噬時光冊嗎?

時光師到底死沒死?

若是沒死,時光師最後,為何不用時光冊開道?

還是說,沒機會,沒時間了?

這是蘇宇目前還沒弄懂的。

他越看,越覺得時光師肯定也想開天,但是,為何不冒險一試呢?

「若是我,到了關鍵時刻,管他完美不完美,先開道試試,也許有翻盤的機會呢?」

時光冊被丟回了萬界,是時光師做的嗎?

最後一刻,沒機會開道了,還是說,天門之後的時光師,沒辦法開道?

存在缺陷?

種種念頭浮現。

開道,絕對沒那麼簡單,萬道相融,蘇宇可能做不到,開出來的道,也許只是一條極其簡易的大道,但是足夠了,萬事開頭難!

不開頭,怎麼繼續下去?

「藍天……」

蘇宇喊了一聲,很快道:「鴻蒙前輩,你喊上我老師他們,另外,河圖那邊有一些死靈,都是文王的學生,萬府長……」

蘇宇開口,一一招呼,沉聲道:「這幾日,大家都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所學,而我,要去研究一下大道的相融,半個月時間為限吧!」

「半月後,人境那邊收拾的應該差不多了,挖洞十天應該夠了……一月內,將整個天淵界沉入死靈界域,籌備開道之事!」

此刻,一群光點,都有些凝重。

豆包也不再追著鴻蒙玩了,大周王呈現出自己的虛影,看向蘇宇,輕嘆道:「此刻開道……恐怕很危險吧?」

蘇宇笑了笑:「危險?有一點吧,最大的危險是,萬道相融失敗了,無法從混沌中開闢出大道之力……那時候,文明志可能會被毀……我,也許就真的成了日月境了!」

這大概就是最大的損失了吧。

道斷!

蘇宇在文明志中投入的一切,都化為泡湯,那對蘇宇而言,才是真的巨大無比的損失。

一個文明志,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承載物許多,大量的寶物,以及無數屍體,光是規則之主,他都融過一具完整的屍體進去,而天王級,天尊級,蘇宇都融入過進去!

蘇宇這幾年,收穫的寶物無數,結果,大多都融入了文明志。

文明志一旦被毀了,這才是真正的底蘊盡毀!

一旦毀了,蘇宇再來一次……哪怕可以再來一次,他還有機會再來一次嗎?

到哪找規則之主屍體去?

到哪再去殺那麼多強者去?

聽到蘇宇的話,大周王嘆息一聲:「為何……不再等等?」

蘇宇笑道:「等什麼?時光師當年大概就是這麼想的,先完善了,再去開道!關鍵是……哪有那麼多機會,那麼多時間去等你?一切都可能發生,也許明天我就死了!」

時不我待!

等?

等完美的話,蘇宇要等大家徹底研究透徹了所有大道相融的套路,然後再等所有虛擬大道壯大到合道境最好,甚至最好成為規則之主境的大道。

那時候,他本身就強大無比,再開道,大道一成,可能瞬間就成了死靈之主他們這個級別的強者。

這,大概是時光師的理念。

可是,她出意外了。

很遺憾!

人皇開天,也在等,等著慢慢完善,等著慢慢去開……也出意外了!

蘇宇覺得,開天出意外,可能很正常。

因為,這是開天,真正的開天闢地,不可能給你輕易成功的!

還有……我的核心大道是什麼?

其實到現在,蘇宇都沒完善自己的大道理念。

人皇是責任,死靈之主是死靈之道,那我的核心大道理念,又是什麼?

這也是蘇宇要梳理的事。

這可能很關鍵,甚至是整個大道的核心,萬道相融,總得需要一個主道依附,為根基才行。

連根基都沒確定,如何開道?

蘇宇的只爭朝夕,讓大周王徹底無言。

他不知道該如何勸蘇宇,蘇宇籌備的太簡單了,人皇都耗費了無數歲月去準備,蘇宇……真的太突兀了!

太快了!

現在,真的並非最好的時間。

當然,對其他人而言,越早觀道越好,大家都能提升一下。

無數念頭浮現的大周王,虛影有些顫動,化為浮影,再次看向蘇宇:「當年人皇陛下開道,我雖沒有親眼目睹,但是這些時日,宇皇也跟我說過一些,那宇皇的道,還和人皇一樣,連接時光長河,汲取一些力量嗎?挖個口子,就是為這個準備的嗎?」

蘇宇卻是搖頭:「不,我暫時不會連接時光長河,時光長河的力量太強大了,我開道,只想開一條小道!不像人皇他們,需要大量的能量和規則之力支持!我目前,需要的力量不多,甚至能足夠讓我成為天王就行,哪怕不成天尊都無所謂……這樣的話,外界的遊離力量,就足夠我開道了!」

「時光長河之力太強,反而容易衝散我開的小道!」

「若是到了後期,我要強大我的大道之力,那時候,也許需要竊取大量的規則之力,去完善我的大道……但是,顯然不是現在!」

大周王點頭,這倒也是。

蘇宇要求不算高,他只是想先開個道,暫時不需要太多的能量支持。

「那宇皇……以什麼大道為基?」

他再問一聲,這個,蘇宇準備好了嗎?

他有些複雜,「我……還想再問一句,宇皇……是否曾在道源之地,感受到了什麼,是否……是否……」

蘇宇瞥了他一眼,嗤笑一聲:「你是說人皇大道?你果然知道的不少!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老騙子!我懷疑你就是給人皇選傳人的!什麼傳火者,你這老傢伙,就是給人皇選徒弟,或者選接班人的!不過,你這老騙子這麼弱,你確定你有資格?」

蘇宇哼了一聲,「老騙子,我嚴重懷疑你藏著什麼,藏著底牌!我說百戰和太古巨人族有勾搭,若是太古巨人族,是人祖留下的血脈……那你這老騙子,不會藏著人皇血脈吧?」

蘇宇嘿嘿冷笑:「有趣的事情多了,這諸天萬族……本質上,也許還是人族之戰!都是仙魔神來自人族,甚至包括太古巨人族也是……那仙魔神,是哪一位強者的後裔?現在出了個獄王一脈,若干年後,這些自稱聖族的傢伙,也許也會成為諸天種族之一……」

「那時候,別人會說,據說,傳說中,聖族也是人族分支……當然,那也只是傳說了,後來者只會嗤之以鼻,怎麼可能,我們是人族,聖族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蘇宇一聲感慨:「這諸天,複雜的超乎想象!你大周王看到的多,見識的多,我覺得,你還有一些後手,但是沒拿出來……算了,你留給人皇傳人去吧!」

蘇宇撇嘴:「我去人皇大道的時候,那大道想主動融合我……抱歉,我不幹!那大道,也許你都知道點什麼,那是人能走的?那是當牛做馬的道!人皇想的,只是人皇,而非我!」

「……」

大周王虛影顫動,帶著一些震動,一些不冷靜,聲音顫抖:「你的意思是……人皇之道,選擇了你,而你……拒絕了?」

「對啊!」

「……」

「為什麼!」

大周王咆哮一聲,此刻,再也忍不住了。

蘇宇拒絕大道的事,他不知道,蘇宇也沒說過。

大周王憤怒無比:「為什麼要如此選擇?人皇陛下,開的道,沒有陷阱!陛下才是這世界上,最關心人族的強者,他比文王武王都要強大,都要有責任心!」

「他不會和文王他們一樣,為了一己私利,選擇放棄人族,選擇離開,選擇讓人皇來承受那滅世的災難!」

「他們享受著人族的尊榮,賦予他們的神話地位,他們眼中……私心遠大於公心!」

「文王也好,武王也好,他們更在乎的都是自己!」

「唯獨陛下,為了人族,殫精竭慮,他鎮壓了內患,解決了外患,再給他幾萬年,他就可以徹底容納整個萬族,將這諸天,徹底化為人族的領地!」

這一刻的大周王,不復往日的冷靜,也許肉身的破碎,大道的創傷,讓他沒那麼冷靜了!

也許蘇宇那輕蔑不屑一顧的態度,讓他發狂了!

你為何要拒絕?

人皇的道,不好嗎?

「陛下是真正的皇!他所做一切,都是為了人族……而不是現在那些人主,一個個都帶著私心,一個個都帶著私利……」

大周王怒道:「你既然能繼承,為何不繼承?繼承之後,哪怕沒那麼快融合,你也可以很快成為天王,成為天尊,甚至成為百戰乃至於超越百戰,真正可戰規則之主的存在!」

蘇宇為什麼要拒絕?

而蘇宇,一臉平靜。

四周,一群人原本都要散開了,此刻,一個個膽戰心驚,在一旁不吭聲,都保持沉默。

蘇宇……好像和大周王發生了衝突!

或者說,這是大周王主動第一次找蘇宇的茬。

在這之前,大周王都是最能忍的。

哪怕蘇宇故意找茬,他都能冷靜對待,輕鬆化解。

蘇宇看著他,等他不再咆哮了,平靜道:「那又如何?我說了,我不是人皇!人皇的大道核心是什麼,你知道嗎?也許你是知道的!但是……你覺得我蘇宇是那種人嗎?」

蘇宇看向四方,緩緩道:「所以,人皇只有一人!所以,文王只是文王,武王也只是武王!在那個時代,能壓服文王他們,能讓文王他們,為之欽服,人皇自然有偉大之處,誰也不會否認!」

一個妖孽叢生的時代!

一個四王光耀萬界的時代!

而那個時代,只有一位共主,人皇!

沒人能否認人皇的偉大,沒人能否認人皇的功績,可是……又不是人人都想成為人皇!

蘇宇就不想!

蘇宇冷冷看著大周王,淡淡道:「人皇,肩負重擔,想苦了自己,幸福他人……他是聖人,也許他也有私心,也許他也有自己的盤算……可是,他在我眼中,的確算得上聖人!」

「可是……大周王,不是人人都想成為聖人的!」

「聖人太累,太苦,太難!」

「我寧願像文王他們那麼瀟洒,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想殺就殺,想保就保……也不想,這人族,這世界,成為我的枷鎖!」

「百戰回來了,我抽身而退,不願和他爭鋒,你還看不懂嗎?」

蘇宇聲音宏大,震蕩四方,「我若是真要成為人皇第二,此刻,我就不會撤離人境!我說過,我蘇宇,要保護的,要守護的,只有我想守護,想保護的,才是我該去負責的!」

蘇宇大聲喝道:「百戰這種人,你讓我保護他嗎?他沒錯,也許他是對的,可是,他拋棄了我們,我憑什麼這時候要去幫他?當他有能力的時候,他為了更大的勝利,選擇了隱忍,我為何要去對他負責?」

「寬容……也是相對的!當初,在學府中為難我的周明仁他們,你讓我去原諒他們,寬容他們,一笑泯恩仇,可能嗎?」

「禁天王也算人族,他是沒背叛人族,起碼沒背叛你眼中的人族,可是,他對不起我柳文彥老師他們,我要寬容他們嗎?」

「暗影侯這些人,為百戰效力,不算錯,我臨走的時候,不該放棄他們,這也是寬容,因為他們是人族,可是……我不爽,我為何要帶走他們?」

蘇宇高聲喝道:「所以,我就不是那種人!人皇大道,當初我一時心軟之下,呈現過一次,讓我去繼承……我放棄了,後來,再也沒出現過,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大道也知道,那只是瞬間的責任感……而不是一直持續的!」

「大道想讓我為這個人族負責……開什麼玩笑!」

蘇宇冷冷道:「我不是聖人,我說過很多次!我只是這萬千眾生中的一員,我有了能力,我願意承擔起一定的責任,我願意幫助一些昔日幫助過我的人!我願意去幫助一些可憐人,因為憐憫,而非責任!這不是我的責任,我也不願承擔起這個責任!」

「強加給我,我不需要,周天,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

這是他第一次直呼其名!

我是蘇宇,我不是人皇第二,也不是人皇傳人。

我有我的想法,我不想要這些強加給我的責任感。

「也許有一天,我會改變,但是……不是現在!」

蘇宇恢復了平靜:「你若是覺得不妥,現在滾蛋!你應該還有一些底牌,你自己去干去!我需要的,只是一群志同道合之輩,我想殺人,隨我一起殺人!我想喝酒,陪我一起喝酒!我想滅了萬族,隨我一起征戰這諸天萬界!」

「隨心所欲,暢所欲言,坐看這風雲起落!」

「哪一日,我若是覺得這人族,討厭了,他自生自滅,我又何必去管?」

「若是哪一日,這人族都是不聽我話的,我還要腆著臉,去討好他們不成?」

「求爺爺告奶奶地,讓他們幫我一把,好好聽話,大家一起來中興這人族?」

蘇宇嗤之以鼻,「武皇當日問我,為何不求他……求他什麼?你可知,我如何回他的?我說,我願求外族,不求人族!」

「就如今日之百戰,我可以投靠他嗎?也許是可以的,但是……憑什麼!」

「武皇也許想著,我求他,他過了癮,出了氣,說不定還真願意幫一下人族,可是……憑什麼?」

「這事,也許人皇會去做,因為在他眼中,人族是他的責任,他可以為了人族,去求這些人……我不行!」

蘇宇漸漸冷靜下來:「周天,若是不想跟我混,你就滾蛋!愛如何如何!若是覺得百戰是你心目中的合適對象,也趁早滾蛋,去投了百戰,我不會阻攔你!」

大周王氣息波動,許久,幾乎是咬牙切齒,「我不是這意思……我只是……只是不明白,機會就在眼前,人皇陛下看中你,你自己開道,就一定可以超越人皇陛下嗎?為何……為何要拒絕!就因為不想負起這責任?」

「你也可以等你大道完善了,再去開道,再找傳人……」

蘇宇嗤笑一聲:「滾蛋吧!當我白痴嗎?我雖然年輕,但是我又不傻!人皇的道,只是半開!我一旦融入其中,我想繼續強大下去,必須要去完善這條道,完善途中,我整個人都會融入這條道……那大道核心,就漸漸和我融合了!」

「筆道,我還能隨時放棄,人皇的道,我可以隨時抽離嗎?」

「扯淡去吧!我都懷疑,人皇故意開到一半,丟在這,就等著下一個人去接手!」

「就和豆包的意志暗示一樣,人皇勝過豆包千萬倍,你覺得我這實力,我這意志,融入其中,我還有機會逃離?」

「別以為我傻!」

大周王心累:「不是傻,就算無法放棄,人皇陛下的道,也是千萬中無一的存在,註定可以成為絕世強者。」

蘇宇笑道:「那我寧願弱一點,我開心就行!我覺得,責任道的規則之主,都不如隨心所欲的騰空,你不服不行,因為……我樂意啊!」

「……」

艹!

這就沒法說了。

蘇宇說,他樂意,他不要這強大的實力,你能奈何?

大周王想死的心都有了,崩潰道:「可是……十萬年來,你是第一人,為何……為何要如此,也許再也沒有下一人可以繼承人皇陛下的道了……」

蘇宇笑呵呵道:「那你當我不存在,你再等下一個好了。」

「不是……等不到了啊!」

大周王絕望,崩潰,他都快氣瘋了,「若是能等到,你以為我會和你說這麼多廢話嗎?」

「你也知道是廢話!那你就別等了,等人皇自己回來繼續開好了。」

去你大爺的!

能等到人皇回來,我還受你的鳥氣?

大周王心累,心傷,發出了哀怨無比的聲音:「我真不明白,陛下的道,到底哪裡不好了……還有,你真不繼承,你剛剛就別說,你說,你可以繼承,你又不繼承,你這不是玩我嗎?」

蘇宇不說,他還不崩潰。

這一說,又不幹,這種才是最讓人崩潰的。

等待了十萬年,沒等到一個可以繼承的,十萬年來的希望,早已化為絕望了,他早就死心了,其實也不是太在意了。

他剛剛其實只是想問問,蘇宇在人皇大道中,有沒有感受到一些人皇留下的痕迹。

老主子走了太久,結果……蘇宇這畜生啊,忽然告訴他,我可以繼承大道啊,但是我不繼承。

這他么……是人做的事嗎?

大周王真要氣瘋了。

從希望,到絕望,早就習慣了。

可是,這期間經歷了10萬年,一點點去轉變的,就在上一秒鐘,蘇宇又忽然給了他希望,無限的希望,下一秒中,蘇宇忽然重重地打擊了他,化為了絕望。

瞬間的轉換,讓大周王心態崩了。

蘇宇,不是人!

不當人子!

孽畜!

我當初就該一巴掌拍死你個王八蛋啊,太氣人了!

他有些發狂地吼叫,四周,鴻蒙幾人都躲的遠遠的,大周王被蘇宇給玩瘋了?

真可怕啊!

殺人誅心,蘇宇這是把大周王的肉身爆了不說,還要誅他的意志啊。

真狠。

「老周……」

大秦王幾人喊了一聲,安慰道:「別這麼大火氣,好好說話,怎麼了這是?不繼承就不繼承,多大點事……」

「你給我閉嘴!」

大周王怒道:「閉嘴,聽到了沒有?你知道個屁!你這蠢貨,我他么還指望你去繼承,結果你就是個笨蛋,是個廢物,你有能耐,你去繼承了啊!老子給你當小弟當了幾百年,就想你靠譜點,就想著你為人族多付出一些,就希望你能大公無私一些,就想你成為這一代人主,成為人皇陛下認可的存在……你半道上撂挑子,你個王八蛋,老子弄死你!」

「老子擔心你會和其他人主一樣,身份都不表明,默默守護著你,都不給你壓力,不給你指手畫腳,給你安心當配角,你他么都沒能成為人主……我……我一定要弄死你!」

轟隆隆!

大周王瘋了,化為光球,上去就打大秦王!

而蘇宇,愣了一下。

忽然想笑!

大秦王……是的,大秦王其實也是很特殊的存在,在這個時代,沒有任何老古董插足他的事,他也算大周王暗中培養的人主,但是,大秦王沒能壓服所有人。

但是,大秦王的確為人族付出了許多,責任感很重。

他不摻和內部之爭,他一心對外,他鎮守東裂谷幾百年,別的永恆勾心鬥角,大秦王一心都在抵抗幾大種族……

他沒受到任何老古董的干擾!

可以說,大秦王,和前面九代人主都不一樣。

結果……他沒能成人主。

大周王一心想讓大秦王自由發展,也許……也許大周王知道人皇道是什麼,或者說,他百分百知道,他心目中的理想人選,可能真的是大秦王。

他給予了大秦王最大的自由,也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大秦王,讓他不去想太多,守護人族就完事了。

現在,蘇宇不幹,大周王拿蘇宇沒辦法。

大秦王忽然插話,大周王不瘋狂才怪了。

轟隆隆!

大戰爆發,大秦王惱火無比:「夠了啊,你再來,我反擊了!」

「你來啊,你打死老子啊!」

「秦廣,你這狗東西,來啊!老子忍你很久了!」

大周王怒不可遏,「你打啊!你小時候練武,為了讓你鋤強扶弱,老子給你設計了多少救世主的橋段?為了激發你的責任心,為了讓你為民請命,又是讓你英雄救美,又是讓你匡扶正義,拉起一支隊伍,反抗王朝暴政!你他么的,你知道個屁啊!」

「你真以為你他么路上能撿到錢,你隨便挖挖就挖出了一座金山,就能招兵買馬了?」

「那金山,老子埋的!」

「你真以為當初大家非要都跟著你混,那是我把所有人都弄的迷路了,暈頭轉向的,都撞到了你這邊,跟著你一起打江山……就想讓你多點戰友……」

「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顧你,生怕你和岳剛那混蛋一樣,生出了反抗之心,覺得有人干擾你,都不曾告訴你,都不曾表露絲毫,費心費力地隱藏自己的存在……」

「打仗,哪次不是我給你找機會,讓你大勝一場,收服人心……結果你這混蛋,一點用處都沒有,我弄死你算了!」

「……」

這一刻的大周王咆哮不斷,憤怒無比。

而大秦王,愣了一下之後,很快怒罵道:「好啊,我就說,我這一生為何如此順利,倒是沒覺得有太多苦難,哪怕萬族針對,老子都百戰百勝,合著是你這王八蛋弄的!怪不得老子不太喜歡動腦子,都是你弄的,老子錘死你再說!」

「……」

轟隆隆!

這倆這次真打起來了,兩道光球交錯,打的不可開交!

大周王覺得大秦王辜負了他,大秦王覺得要不是大周王這老東西暗中幫他,他多經歷一點苦難,也許現在要聰明的多。

反正,打就是了!

而蘇宇,不動聲色,錄製了一圈,呵呵笑了一聲。

有意思!

你們打吧,我才懶得管你們。

而大夏王,看了一會,見大秦王不敵,忽然哼了一聲,「我不比老秦聰明?怪不得我每次都輸給了老秦,合著是你這老東西乾的好事……老子打死你!」

轟!

他參戰了,幫著大秦王打大周王。

……

蘇宇懶得管了,大周王忽然爆發,大概是忍久了,這不忍無可忍,忍到了極致,就爆發了!

難道是大道感悟加深了?

上次的大道融合,就是忍無可忍,然後就爆發了,大周王這是為了更好的感悟大道?

管他呢!

很少見到大周王發狂的時候,一直跟個老陰貨似的,今天發個火還不錯。

至於這火是自己挑起來的……關我啥事?

我又沒打架!

這幾個傢伙,都成光球了,還能打,倒是不錯,狀態看起來還行。

蘇宇還得忙事,可沒時間多看,稍微錄製了一些,隨意道:「大周王,那道我是不會繼承的,雖然上次一直跳出來,巴不得我馬上繼承……可我才不會接!大秦王被你暗中操控了這麼多年,你繼續操控幾年,也許就足夠資格去繼承了……不打不成器,打打更健康!」

「……」

「啊!」

大周王瘋狂的吼聲響起,蘇宇不理會,帶著老萬和藍天,三人笑眯眯地朝界域外飛去。

打吧打吧!

萬天聖傳音笑道:「非要刺激他做什麼?」

「老傢伙隱藏的東西多,你看,他知道人皇大道吧?可是就不跟我說,大概是覺得,我是沒資格繼承的……呵呵,我氣死這老東西,我有資格,我就是不要,他當寶,我當草,氣炸了他!」

惡趣味啊!

萬天聖也是無言了,蘇宇這傢伙,這次大概真把大周王氣的不輕。

蘇宇又道:「他可能還藏著一手呢,不管他,等他自己往外冒!老傢伙這次總算露了點底!我們先去研究一下萬道融合的事,過幾天,再去看看有哪些人跟我們走。」

藍天笑呵呵地傳音道:「咱們要不玩一把大的,把人都給撤走了,我給他留幾萬個分身算了……」

「……」

不是人!

蘇宇齜牙:「當個人,百戰要是看到剩下幾萬人,大概能氣瘋了,再看到都是你……呵呵,我都怕他會爆開了,何必呢。」

話說,真有趣啊!

蘇宇忽然笑道:「噁心一下他也不錯啊,這樣,給他留個皇宮,藍天,你化身幾百個美女,陪他玩玩如何?」

「……」

藍天瞥了蘇宇一眼,萬天聖頭大如斗,想逃離此地。

這……太狠了。

蘇宇又道:「他可能會發現,百戰也許也開了天門,哪怕沒開,我覺得也有類似的手段!要不這樣,咱們想辦法,隱藏一下,做好防範準備……再弄點帥哥出來,去勾搭雲水侯她們……」

做個人吧!

萬天聖迅速轉移話題道:「時間會不會太短了,你這麼快開道,我擔心你開出來的道,漏洞太多!甚至會崩潰!」

蘇宇點頭:「有這個可能,不過……還是嘗試一下,後面再完善。若是在上古時代,我這麼開道,大概會被規則之主一眼看穿漏洞,一巴掌拍斷大道……可現在,不是沒那種人物嗎?」

蘇宇笑呵呵道:「現在的老傢伙們,都是剩下的,沒幾個能看透的!」

敢這時候提出開道,蘇宇也衡量過利弊的。

「先去找人,把大道相融的一些理論弄清楚……」

蘇宇也不管太多,真要等下去,自己開道,那就不知何年何月了!

「還有,我不開道的話,還有個大麻煩……」

「什麼?」

「文王故居搬不走啊!」

蘇宇解釋道:「搬不走,人主印就沒法用了,我就算不當人主,也得把這人主印收回來,化為死靈印也行啊,何況,我還掌控著大量人族呢!還有,不搬走,肥球怎麼會跟來……」

「我唯有開道,甭管小不小,弱不弱,那都沒關係,先把文王故居搬來,先放在岔道口,岔道口放不了,就先放在我的大道中,順帶著幫我鎮壓一下虛浮的大道……剛好把肥球他們帶走!」

萬天聖一聲感慨:「你這是要把文王家搬空?」

「有嗎?」

蘇宇笑道:「我又沒動他家,只是換個地方而已!」

不再說這個,很快,蘇宇帶著兩人,迅速出了界域,眨眼間消失。

多找點人,幫著自己研究一下大道相融理論。

然後就開干!

……

同一時間。

葬魂山。

百戰停下了腳步,忽然輕笑道:「等等吧,需要一點時間。」

身後,雲水侯輕聲道:「陛下的意思是?」

「等他作出決定吧,是離開,還是留下,又或者……和我比斗一場?」

百戰王淡笑道:「從你口中,我可以知道,這蘇宇,恐怕不會願意和我為伍……不管之前是真敗還是假敗,你們沒聽他的話,也許……他也猜到了什麼。」

一旁,南溪侯低沉道:「陛下,那……我們現在不回去,他若是……破罐子破摔……」

「沒關係。」

百戰王淡笑道:「真如此,那就重新再來!」

話落,他盤坐下來,看向那個若隱若現的洞口,輕笑道:「下界一別六千年,不知如今是否變化很大……」

雲水侯點頭:「變化挺大的,不過還算欣欣向榮。對了,陛下說他要走,那他能去哪?」

「去哪?」

百戰王笑了笑,「死靈界域,無盡虛空,都可以選擇!」

「那他要是不走呢?」

「不走?」

百戰王想了想,再次笑了:「不會的,據你所說,他是聰明人,既如此……和我相見,又不願意臣服……那唯有一戰了,現在的他,無法匹敵我。」

「那陛下……沒想過……」

雲水侯有些遲疑,百戰王微微擺手:「不需要!而今,還沒到那時候,強敵在側,何必讓他人看了笑話!」

百戰一聲朗笑:「更何況,是不是人主,與我而言,其實也無關緊要!」

說完這些,他扭頭朝混沌山那邊看了一眼,半晌才道:「下去了,低調一些,維持現狀!獄王一脈和萬族還沒鬥起來,而我們,也需要一些時間,來恢復並強大實力!」

幾人微微點頭。

南溪侯剛想繼續說點什麼,忽然,混沌山區域,一柄巨斧橫天!

一道人影橫空而行,巨斧一斧砍斷一座巨山!

「獄王一脈的叛徒,出來,你爺爺我殺了你們!」

轟!

巨斧橫空,正在推平一些巨山。

百戰王看向那邊,笑了笑:「巨斧出來了,看樣子,上界之亂,可能會始於巨斧!」

南溪侯微微皺眉:「巨斧莽撞,這麼直接衝過去,一旦被獄王一脈圍殺,恐怕……」

「萬族不會讓巨斧輕易隕落的,這不是當年了,如今,萬族最大的敵人,是獄王一脈!」

百戰王說著,閉目道:「不用管了,巨斧沒那麼容易死,獄王一脈也不會輕易對他下手,給萬族可趁之機!」

幾人沒再說什麼,陛下既然這麼說,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7章 上界亂起(求訂閱)

7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