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大道之友(求訂閱)

第758章 大道之友(求訂閱)

上界,巨斧率先發難。

一位天尊,無牽無掛,無人族拖累,無守護目標,這樣的獨行強者,才是各方最為忌憚的。

……

下界。

蘇宇帶著萬天聖、藍天,去找研究員了。

研究這方面,多神文一系其實都相當擅長。

因為多神文系,神文多,本就是為了筆道準備的,筆道算是大道中較難的一道,多神文系的天賦都不弱,對大道感悟都還行。。。

不過,如今的多神文系,強者倒是不多。

……

死靈界域。

鎮靈域,河圖國度,也就是老龜下方鎮壓的區域,之前河圖的地盤。

白楓幾人都在這。

上次蘇宇去上界之前,將他們安排到了古城,鴻蒙去天淵界域之前,將他們幾人都安排到了下面的死靈界域中。

白楓、吳嵐幾人實力都相當弱小,生氣不算濃郁,倒也不擔心激起死靈長河變動。

有老龜的守護之力防禦,也能避免他們被死氣侵蝕。

元神研究所。

這不知道是大家建立的第幾個研究所了,每一次都是很快搬遷,很快換研究項目。

研究所中。

河圖在,不止河圖,還有幾位陌生的死靈。

這些,都是昔年文王的學生。

有些是近期才復甦,有些是之前復甦,但是流落在其他地方,記憶恢復不多,隨著河圖他們尋找,為他們提供了足夠多的死靈印記,這才恢復了一些記憶。

人不多,只有4位。

文王當年的便宜學生,可不止這麼多,看文墓碑中那些神文戰技就知道了,當年修鍊神文戰技的,幾乎都是文王的學生,不說上前,幾百還是有的。

而今,卻也只找到了4位,都是實力相當強大的,弱小的可能沒復甦,或者乾脆沒被接引。

蘇宇帶人抵達的時候,眾人正在研究室內商討著什麼。

等蘇宇進入研究室,眾人齊齊看來。

緊接著,除了河圖走來,其他人並未搭理他們。

河圖走來,蘇宇也抬了抬手,沒和他過多寒暄,而是聽幾位死靈和白楓他們在爭吵。

「白楓,你太年輕了,你連大道都沒感悟,知道什麼叫大道相融嗎?」

「你太幼稚了,空間之道,包羅萬象,但是不是唯一……你想用空間之道為核心,為基點囊括萬道,這是行不通的!」

「……」

幾位死靈正在呵斥白楓這個小輩,多神文系都可以算是文王傳承,算下來,白楓是他們不知道多少代的傳人。

幾位死靈記憶恢復了不少,雖然死了,可照樣不給白楓面子。

小孩子,知道個屁。

連大道都沒接觸過,就敢胡言亂語!

而白楓,臉色漲紅,怒道:「你們才是腐朽了,研究非要親自去接觸萬道才行嗎?是,有點空想主義,可我提的是理論上的一些分析,我也勾勒過許多神文,理論是理論,實踐是實踐!」

「在我看來,空間道,包含的東西極多,空間和速度有關嗎?當然有!空間穿梭,肯定要涉及到速度方面,空間包括挪移、壓縮、快慢、切割……種種大道,都和空間道有關!我們所住的地方就是空間的一種,大道呈現的地方,都在空間之內!」

「包括時光長河,它也在一個空間內!」

「宇宙也好,時空也好,生靈、死靈,哪一樣東西不在空間內?」

「包括虛無縹緲的意志力,大道之力,規則之力,哪一樣不在空間內?」

白楓臉紅脖子粗:「你們說,空間一道,能否成為這個基點,進行延伸?你們有能耐,有能耐的話,你們提出一個核心基點,來進行萬道延伸!我只是提出理論,具體能不能操作,還需要蘇宇和藍天這些萬道匯聚的人來試驗才行……」

門外。

蘇宇默默傾聽著,自己這老師,實力的確不強,到現在也才剛入山海不久。

山海……如今聽起來都很遙遠了。

可白楓的話,蘇宇聽著,忽然覺得還是有道理的,理論上,空間一道,的確包羅萬象,以空間道為核心大道如何?

以此為基點,萬道相融,也許真可以形成一個閉環。

蘇宇正想著,其中一位可能是女性的死靈,帶著一些不屑:「你說的都是廢話!空間一道是包羅萬象,不代表就能成為閉環的核心點,你是想以此道為核心,乾脆一鍋燴了是吧?若是那麼簡單,那任何一位修鍊空間道的強者,都能合萬道了!」

「這是不現實的!空間道,也只是萬道中的一種,可以作為閉關的核心之一,但是不能成為唯一核心!萬道相融,還是需要一點點地去嘗試,一條條地大道去關聯……你這是走捷徑,走捷徑,是行不通的!」

他們幾位,對白楓是不滿的。

白楓的理念,就是空間道為主,萬道一鍋燴,大亂燉就行。

一鍋燉成混沌!

有道理嗎?

糊弄外行還行,不,糊弄一下不算外行的也可以,比如蘇宇,他就覺得有道理。

可此刻,那女性死靈卻是極盡鄙夷,這是不負責任的推測和理論,她迅速道:「這東西,不是開玩笑,一旦融合錯誤,大道崩斷,一條道崩斷,可能會導致萬道全部崩斷!」

「這就和360元竅一樣,可以形成一個完整的閉合圈,但是要對應竅穴連接……你呢?你就是把360個竅穴,全部連起來就行……這就能形成功法,形成周天功法嗎?不可能的!瞎連接,你可以試試看,不炸了你的竅穴才怪!」

「年輕人總想走捷徑,研究出一點不起眼的東西,就自以為掌握了大道,不知天高地厚……」

「……」

雙方爭吵的很嚴重,蘇宇身邊,河圖傳音道:「宇皇,他們吵了有幾天了,從一開始雙方磨合,就一直存在理念上的分歧!」

「白楓想要的是精簡,萬道慢慢推導相融,耗費時間太久,難度太大!按照李芸道友的說法,白楓是囫圇吞棗,他的唯一道核心,太過粗鄙,編織萬道,相當於編織一張萬道之網,錯不得一步,必須要萬道一道道地來編織……」

蘇宇默默聽著。

他知道白楓的心思,白楓不知道,萬道一點點編織才更好嗎?

他知道!

但是白楓也知道自己學生的情況,蘇宇需要速度。

萬道一點點地去編織,太慢了。

所以,白楓的想法是,先打個基礎出來,後面再慢慢理,大體上能把萬道合攏就行。

萬道一點點去編織融合,需要多久?

這個誰也不確定的事!

蘇宇心中想著,邁步走入。

「出去!」

一位死靈忽然呵斥一聲,河圖臉色一板,「混賬,這是宇皇陛下!」

蘇宇擺擺手,而屋中,幾位死靈全部朝蘇宇看來,之前,他們並未見過蘇宇,蘇宇上次只是讓河圖這邊下達了一些指令罷了。

幾位死靈,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

蘇宇卻是不多說這個,直接道:「幾位前輩,我是白楓老師的學生蘇宇,我先問一下,若是萬道慢慢相融,單純從理論上來說,需要多久,才能形成一個閉合圈?」

幾位死靈對視一眼,見蘇宇沒提其他,直奔主題,幾人也不再糾結,那女性死靈迅速道:「目前來看,混沌道中,夾雜著大量的大道之力,具體多少,我們還沒分析出來,說是萬道……誰也不清楚是不是真的萬道。若是按照目前的發現來看,恐怕不下於3000大道!」

女性死靈繼續道:「3000大道,不需要一一去嘗試相融,有些明顯不會有關聯的大道,不需要嘗試,大道融合也是有邏輯的……當年我們將筆道拆分為99種大道之力,其實也是一種大道相融,我這麼說,你能理解嗎?」

她擔心蘇宇無法理解。

而蘇宇,卻是點頭:「我知道,任何功法也好,大道也好,都有特殊的規律,比如竅穴的對稱性,比如連接竅穴的唯一性……那按照前輩的說法,需要多久才能完成融合?」

「一條大道,融合起來,三天吧!」

「算3000大道,哪怕不眠不休,最少需要9000天以上,大概30年左右吧!」

那女性死靈露出笑容:「這還是建立在,你們能提供一些大道之力,各種大道之力的基礎上!而且之前,我拿到了一份資料,是一些混沌大道的成分配比,各種大道所佔的成分……這份資料對我們的幫助很大,若不然,別說30年,300年、3000年都難!能分析出大量成分配比的,這才是強者,天才……」

她看向蘇宇幾人:「這位分析出大道配比的研究者,可以介紹給我們認識一下嗎?我們想親自溝通一下……」

最少30年!

這還是之前蘇宇他們對混沌道進行分析之後,這幾位給出的時間。

蘇宇微微皺眉,很快道:「太慢了!另外,當初混沌道的分析,是我、藍天、萬府長几人一起做的,我們都算是合萬道之道,所以能分析一些配比……」

他看向幾人,「幾位前輩,我知道你們對於研究,都是精益求精,但是……我沒時間了!」

「我準備開道,開萬道合道之道!」

「我需要儘快地完成,也許……只有半個月時間。」

「……」

幾位死靈呆住了。

多久?

半個月?

開什麼玩笑!

哪怕白楓,此刻也是震動道:「別開玩笑,哪怕我的一鍋燴,也不是半個月就能給搞定的,那也需要大道不排斥,還得一一嘗試才行,就算不需要30年,三五年總是要的,你開玩笑呢!」

半個月?

滾蛋吧!

不可能的事。

那幾位死靈,這時候也是有些惱火,「這不可能!半個月……大道全部相融?怎麼可能,文王老師在這,也做不到這一點!」

蘇宇點頭,「我知道,我本人也不是一無所知。」

蘇宇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會深入時光長河,時光長河之力和混沌之力,一個是梳理后的萬道,一個是梳理之前的,我會進行一些對比,匹配,做一個記錄,大體上,目前的想法是先參照時光長河之力進行配比……」

「那也不行!」

女性死靈搖頭:「大道不是看到就行的,那我問你,你掌握了萬道嗎?」

「沒有!」

蘇宇搖頭:「我對百多條道有些淺薄的了解,要說掌握萬道……我畢竟涉足太淺,也沒那麼多精力和時間去鑽研……當然,我自己勾勒了數千條虛擬之道,就是簡單的做一些基礎領悟……」

其實就是文明志那些書頁,去竊取了一些力量。

對這些大道,蘇宇都有一點簡單而又淺薄的了解,並未深入。

儘管如此,幾位死靈還是微微有些震動,那女性死靈遲疑道:「你就是那位掌握了筆道的繼承者?」

蘇宇點頭:「對,之前就是我融合了筆道!」

「難怪!那你也是絕世天才了,筆道被我們拆分成了百道之力,你能繼承筆道,代表你起碼對百道有過了解和感悟,勾勒成了神文,才有了筆道……」

這下子,幾位死靈倒是沒把蘇宇當外行了。

能融合筆道,勾勒出百枚神文,這代表蘇宇最少掌握了百道之力。

很妖孽了!

女性死靈此刻也沒那麼咄咄逼人了,沉聲道:「半個月太短了,為何要這麼匆忙?」

蘇宇解釋道:「如今局勢,千變萬化,上界那邊,文王的大敵獄王一脈崛起!萬族的威脅不說,下界這邊,百萬王即將回歸……百戰王……可能和我們道統不一樣!他佔據了肉身道,也許和人祖有關!」

「萬界之爭愈發嚴酷,不再是單純的統一之爭,而是道爭!」

是的,道爭!

此刻,蘇宇也說出了這個詞,哪怕他沒聽到文王的話,此刻,依舊說出了道爭這個詞。

蘇宇沉聲道:「我雖沒繼承上古人皇、文王他們的全部道統,但是我的道統,基礎是來自他們的!這麼說吧,獄王一脈現在可能代表混沌時代的道統,百戰也許代表了太古的道統,而我……現在大概率算是上古的道統!」

「但是我實力太弱,我這一方,實力太弱!」

「我若是此刻不開道,等待30年……那不可能,那時候,也許我就覆滅了!」

有些話,他之前沒說,但是此刻,卻是和幾位死靈說了。

其實不熟悉,也正因為不熟悉,而且這幾位是文王的學生,蘇宇才會說出這些。

蘇宇自己,並非獨立在外的。

他其實的確算是上古道統繼承者!

當然,大周王這些人,身在山下,也許還沒看透,或者說,沒看透百戰的本質。

但是蘇宇心中是有猜測的,百戰,代表的也是不是上古道統,他是太古道統的繼承者。

如今,都不能簡單以人族和萬族來區分了。

而是道統的不同!

獄王反叛,獄王一脈阻擋文王繼承者出現,這一切,恐怕也是源於代表的勢力和時代不同,獄王代表的可能是混沌時代!

這一點,從通天侯說出門戶的事,蘇宇自己做出的一些推測。

「道爭!」

幾位死靈臉色微變,那女性死靈,帶著一些驚訝:「道爭……這……小友的意思是……不同時代的大道,道統,都在出現,要恢復不同時代的統治和規則嗎?」

蘇宇點頭:「有這個可能!我猜測……只是猜測,混沌、開天、太古、上古,多個時代開始匯聚,接下來,萬界肯定會大亂!」

說著,蘇宇又低沉道:「各個時代的天驕,強者,都可能會匯聚而來!」

此話一出,哪怕萬天聖和藍天都是變色。

什麼意思?

蘇宇卻是不管他們,繼續道:「消失的,失蹤的,隕落的……一個個時期的強者,都可能從某地走出,從封印中走出,這個時代……也許要合流!」

他不知道猜測是否為真。

但是,門……封印時代的門出現了!

人皇要回歸,文王他們可能也要回歸,一切的一切,都可能會出現。

所以,蘇宇必須要儘快開道!

他沒辦法去等待了!

這一點,如今,也許只有他能懂。

也許,百戰或者混沌一族也有人懂,萬族知不知道,這就不確定了。

女性死靈儘管理解的不多,但是大體上還是知道了蘇宇的意思,急,很著急!

然而,再急,萬道融合也不是簡單的事。

她死死皺著眉頭,身邊其他三位死靈,也是一個個愁眉不展。

難!

太難了,蘇宇給的時間太短了。

蘇宇又道:「接下來,我,藍天,萬天聖府長,我們三人都會配合大家!」

「我知道難度很大,我有個想法,大家聽聽我的意見……」

眾人紛紛看向他,蘇宇沉聲道:「是這樣的,修鍊一道,可以一步步來,就如我開竅,我可以先開一個,再開第二個,不是說,非要一次性開啟720竅!」

「我在思考,以什麼道為起始點,比如我老師說的空間道,我先以空間道為起始點,邊開道邊完善,一道開一道,一道融一道,最終,形成閉環,完成整個大道的修鍊和開啟!」

此話一出,白楓都忍不住道:「這樣……太危險了,容錯率比我提議的一鍋燉還要低!」

蘇宇點頭:「所以,每次開一道,都需要大家經過精密的計算!此道開了,下一道開什麼?開完了,下下一道,可能要考慮整個閉環的大道融合問題!」

「一旦其中一道出現了差錯,可能需要廢了那道,重新再來,就是不算的試錯!」

蘇宇平靜道:「我做好了這樣的準備,就是省去試驗的時間,直接從我身上開始,我直接成為實驗者!」

所有風險,自己去承擔。

也許開到了2999條道,忽然發現,第二條是錯誤的,不該如此排序,廢了第二條,也許後面的幾千條道都廢了,都需要重新開始。

那時候,就是天大的麻煩。

這一刻,哪怕幾位死靈,也是震動,這麼搞的話,危險性極大,而且,很容易出事。

再加入,到了中途發現,前面的道構建錯誤,那會導致蘇宇的道,徹底錯誤,需要重新開始。

「你叫蘇宇對吧?」

此刻,那女性死靈沉聲道:「你若是選擇這樣,那就可以跳過很多步驟,進行大道相融!甚至直接可以開始了,15天時間,我們可以用一條道為起始點,為你推演後續幾十或者幾百條道的融合,但是,我們不能保證是正確的,更不敢去保證!」

「我們雖然對大道有些了解,可是太過淺薄。」

「另外,這起始大道,你要選擇什麼大道,這也要你自己去衡量……任何一條道作為起點也許都可以,但是,起始的道,承受更大的壓力,需要很強大的大道領悟之力,也許也是你大道的核心點……」

她不算訴說著。

蘇宇要求太高,要求的時間太急,她有些不忍,「再給我們30年……不,我們爭取20年內,為你推演一遍完整的閉合大道環!進行一次試錯,可以有效避免很多麻煩,不會折騰人……20年,並不算太長,這已經超乎想象來了,蘇宇,你覺得如何?」

她可以給蘇宇爭取縮短一下時間,因為一位走上筆道的傳承者,嚴格來說,蘇宇算是文王的嫡傳。

若是修廢了道,那太折磨人了。

哪怕不死,也是天大的麻煩。

蘇宇笑了:「幾位覺得……我還能活多久?」

幾位死靈忽然朝他看來,下一刻,一個個臉色變幻。

蘇宇……壽元不多!

死氣要蓋過生氣了!

那女性死靈忍不住道:「這……不如你先修鍊筆道,強化筆道,爭取20年內,筆道踏入規則之主境界,如此一來,便可以延緩壽命。」

蘇宇搖頭:「20年?來不及了!我就算真的20年內掌握了筆道,完全掌控,20年後,恐怕一切都來不及了!筆道是強,可在各個時代匯聚的時刻,筆道……不足以逆轉什麼!」

幾位死靈面面相覷,這蘇宇,野心很大,或者說雄心壯志,眼界很高。

他覺得,哪怕掌握了筆道,也無法參與一些大事。

開萬道……

這時候,白楓開口道:「就按照蘇宇說的來吧!以一道為基,我們盡量推演後面的融合之道,進行排序,爭取能在15天內,整理出數百甚至上千大道的排序。」

「但是,蘇宇,你要給我們一個基準點,到底以什麼道為開端?」

他看向蘇宇,正色道:「以什麼道為基,也許不重要,也許很重要,你自己想想。」

蘇宇笑道:「老師之前說,開空間道……空間道,其實也是宇道,上下四方為宇,宇為空間!我考慮了一下,不管如何,就以宇為道之基吧!」

他吐了口氣:「宇宙文明,宇為始,宙為終!文明穿插其中,萬道文明,萬族文明……我既鍛造宇宙文明志,那其實早有準備,早有想法!天地四方為宇,是空間之道,也不是空間之道,我名為宇……那就宇為始!」

此話一出,幾人眼神異樣。

蘇宇,沒有考慮太多。

他直接就決定了!

宇為始!

一旁,藍天此刻也不再嬉笑,帶著一些凝重,「宇宙為閉合兩點嗎?宇之道還好說,那宙之道呢?宇為空間,宙為時間,而時間之道,之前你和天聖都說了,時間唯一……難道你要打破這樣的概念?那你之前說的,就成了笑話了!」

宇之道,為始,他沒什麼意見。

可宙之道為終,他覺得問題很大。

這可能會導致,蘇宇最終無法閉合萬道,無法擰成一股繩,讓蘇宇的大道,充滿了破綻,甚至最後徹底崩潰。

萬族文明穿插其中,萬道文明穿插其中,這個倒是好想法,並無問題。

蘇宇笑道:「時間是唯一,這一點,我一直保持肯定!但是,我要建自己的萬道,建自己的天地,我屬於開天者,那我開的天,時間之始,也在我手中掌握!我說什麼時候是天地初開,那就是天地初開……我讓天地回歸混沌,那就回歸混沌……這就是宙之道!」

「時間,在我手中!」

蘇宇文明志懸浮,宇宙文明四個大字在大道圖製造的封面上顯示了出來。

此刻,蘇宇鬥志昂揚:「我道如此,本就註定!死靈之主,開死靈之道,人皇開責任之道……我不,我要開宇宙文明之道!」

「夾雜自己的一些意志,一些傾向,那這樣的道,局限性太大,比如死靈大道,只適合死靈,這不是我的追求……哪怕我會失敗,我也想摒棄一些自己的想法,單純的開一個純凈的天地之道!」

「人皇的道也是如此,充滿了限制,責任……為人族負責,這樣的道,肯定不弱,但是,背負的太多!」

「所以,盡量以我為主,而非外人為主……宇宙文明,貫穿始終!」

下一刻,宇字浮空。

空間動蕩。

宇為上下四方,天地四方,是空間之道,然而……也不全是!

蘇宇的「宇」字,其實是一些大道組合而成,此刻,蘇宇又道:「宇為天地,天地有生死,有陰陽,有五行,有氣,有地,氣浮為天,氣沉為地……這些,都是接下來需要融合的道!」

「構建宇的基礎,都要算上,推演好,如何融合……15天,足夠了!」

蘇宇笑道:「我只看現在,不看未來,未來不可求,真要在未來失敗了,無法閉合我的大道……那就讓我成為開天的失敗者好了!」

「日後,為我留下一篇『宇皇開道而中道崩殂』……好像也是不錯的傳說!」

眾人都很沉重。

萬天聖深吸一口氣:「聽蘇宇的,以宇為基!接下來,我們多試驗一下,簡單的做一些嘗試,這半個月,藍天,你和我多試試各種大道之力!還有幾位前輩……都是研究類的天才,此事,也拜託諸位,多多計算了,推演之道,麻煩很大,我們並不擅長。」

幾人點頭。

一位年老的死靈男性,此刻,也第一次開口,聲音低沉:「最好能用一些虛擬之道,嘗試一下!但是蘇宇的道,需要用於開道,無法輕易嘗試……」

他想了想道:「有沒有別的辦法,去弄一些虛擬道,去做一些簡單的嘗試融合,這樣,安全性更高!」

虛擬道……偽道……琪蓉!

蘇宇眼神微動,琪蓉也是研究大道的專家,鴻蒙已經說了,琪蓉和肥球去取一些偽道了。

要不要把琪蓉也拉進來?

一起進行研究!

此刻,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

想到這,蘇宇點頭:「我會馬上去找人,幾位還有什麼需要嗎?」

「有!」

那老年死靈迅速道:「要神文,大量的神文!神文也是規則大道的雛形,我們需要神文來做一些實驗!還有,我們需要各種大道之力……」

蘇宇笑道:「這個我有,文明志還有上千頁埋藏在大道之中,雖然汲取的力量不多,但是暫時足夠用了!」

一旁,白楓沉聲道:「你不是還有一本時光冊嗎?拿出來用就是了!我建議用時光冊當試驗品,哪怕時光冊比你的文明志要強,可文明志是你的證道之兵,時光冊……拿來當試驗用的也是好的!」

「時光冊?」

幾位死靈對視一眼,好像聽說過。

蘇宇剛想開口,藍天笑道:「那麼麻煩做什麼?我去取來獵天榜,還有……別忘了,我是萬道合一蒼生道,拿我試驗就行!」

他笑呵呵道:「什麼道,我都會!萬族有的道,我大多都會,哪怕不會,也可以馬上去學,去吞!獵天榜,也是蒼生道的道兵……不用浪費時光冊,獵天榜廢了就廢了,反正只是文王鍛造的廢品。」

幾人再次看向藍天,你可知,這是我們的老師鍛造的!

這話說的,真有些欠揍!

而蘇宇,微微皺眉道:「你分身都炸了,現在分身就這一尊,再切割意志海,我怕你切死了!」

藍天笑呵呵道:「無妨,我再走一趟我的蒼生道,汲取大道之力,其實恢復起來很快的!」

君以國士待我,我便以國士報之!

融道,融他藍天,比什麼都要方便。

分身再炸,他實力必然會受到影響,甚至會錯亂,大道出現瑕疵,那又如何?

這個時代,本就瘋狂。

我縱瘋魔,也還記得,我是藍天!

那就足夠了!

此地,有我道友,助我開道。

「蘇道友要開道,當開強道,當日道友助我開道,我自可助道友開道!」

藍天此刻笑容滿面,「此事不需要多說,我去取來獵天榜……劉洪那個傢伙,也該出關了!朝聞道,夕死可矣!道友,既然明確了大道,當一往無前地走下去!」

藍天笑容愈發燦爛:「你若死,也不會虧,我們這些人,此生不就是為了尋道嗎?能看到自己開出的道,不管是好是壞,都是一種成功!」

「道友若是真隕落了,那也足以讓人銘記……」

蘇宇失笑:「烏鴉嘴!」

「這叫做最壞的打算!」

藍天笑道:「道友若是證道失敗,也免得後面難受,在巔峰中落幕,不錯的結局!」

這一刻,蘇宇笑了,藍天也笑了。

一旁,萬天聖也露出笑容。

對面,白楓心中一聲嘆息,我這學生……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

下一刻,白楓恢復了冷靜,開口道:「你們幾個,就別說這些喪氣話了!蘇宇,你去準備一下我們需要的東西吧,現在,馬上,我們開始進行基點鎖定,匹配大道,盡量將風險降到最低!」

蘇宇點頭,沒有多說,迅速消失。

他都沒來得及去問,這幾位到底叫什麼。

當然,大家也不在意就是了。

研究者,不需要在乎這些,理念上能達成一致就行。

而藍天,也迅速消失,他要去找劉洪,收回獵天榜。

萬天聖思考了一下,看向河圖:「河圖道友,我需要一些你的幫助。」

河圖疑惑,萬天聖沉聲道:「蘇宇不好說,我就直接說了!他以宇道為基,必然囊括生死,死道也是他需要前期就要勾勒的大道之一!他可能會在開道中途,感悟死之大道,化生為死,踏入死靈之境!那時候,我希望道友能為蘇宇提供一些當年化生為死的感悟……」

河圖微微變色。

萬天聖點頭:「對,我需要道友恢復全部記憶,包括生死那瞬間的感悟!我也有這樣的經歷,但是不夠純粹,此次,蘇宇能否開道成功,生死轉換也是其中重要一環……他沒說,大概是想自己去準備,但是我希望,道友可以給予一些支持。」

生與死的瞬間,有大恐怖,河圖未必願意去回憶這瞬間,那種種感受,蘇宇也壓根沒提。

可此刻,萬天聖還是提了。

河圖沉默一會,點頭:「好,那我這幾日,也準備一下,當年死亡的瞬間……我看到了深淵……我不太想去回憶,但是……我希望宇皇可以開道成功!」

他可能是第一位,直接生人化死靈的強者。

萬天聖躬身:「多謝道友!」

「萬府長客氣了!」

河圖看向他,一聲嘆息。

道友……修道之友,蘇宇修道,大道不孤,起碼,有些人,願意為他付出。

幾位死靈對視一眼,有些複雜。

修道一生,也許,大家最想要的,便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吧。

PS:下一章六七點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8章 大道之友(求訂閱)

7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