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人境大撤離(求訂閱)

第759章 人境大撤離(求訂閱)

人境。

動蕩不停。

這幾日,最大的消息就是蘇宇要撤離到死靈界域,上個潮汐,六千年前的人主也許要回歸。

大批的隊伍,開始朝一些地方匯聚。

大夏府。

一支疲憊的隊伍,正在朝星落山方向走去。。。

隊伍中,有能騰空而行的修者,也有隻能步行,拖家帶口的老人孩子。

虛空中,一支人馬落下。

夏虎尤看向下方那些拖家帶口的老人,無視了一些騰空的傢伙,落下地面,擋在了一位老人面前。

「老人家!」

夏虎尤面帶笑容,胖墩墩的身軀,攔住了這一家數口人的去路,帶著一些笑容,和煦道:「老人家,你們這是要去星落山?」

老人看了他一眼,再看看他身邊落下一些人,臉色微微一變,急忙行禮,「草民拜見府主大人!」

說著,就要跪地。

夏虎尤抬手,笑道:「免禮,老人家不用客氣,都是我大夏府子民。」

說罷,又道:「老人家,你們是要去星落山嗎?」

「是。」

老人不敢耽誤,急忙道:「這不聽說宇皇大人要去死靈界域嗎?府裡面也有消息傳達,想去的,都去星落山就行了……」

夏虎尤微微皺眉:「可是……我們建議普通人不要去的,死靈界域畢竟很危險,而且背井離鄉之下,離開了大夏府,離開了人境,也許一輩子都回不來了……」

「我們知道!」

老人年歲不小了,年輕的時候大概也修鍊過,可是不到騰空,年歲大了,氣血流失,早已無法保持巔峰狀態了。

此刻,稍顯疲憊,還是振作精神,面對這位新上任不久府主大人。

老人笑道:「府主大人說的這些,我們都知道!可是……我聽說,夏家也要跟著宇皇大人一起走了,大人們走了,我們怎麼辦?」

「我們追隨了夏家一輩子,夏家人都走了,大夏府沒了主人,新來的什麼百戰王,誰知道會如何處置我們?」

「我們跟著夏家,戰鬥了四百多年,我們也不想離開這個家……可未來……何去何從?我……擔心……擔心新來的人主,新來的府主,因為我大夏府是宇皇的出身地,會針對我們……」

夏虎尤一怔,輕聲道:「老人家的意思是,我們夏家走了,大夏府……老人家,我們就算走,也會安排好一切的,不會有事的。」

老人忐忑不安:「不一樣的,我們都是夏家人,府主大人高高在上,恐怕不知下面人心思……我們其實不想走,可是……我們必須要走。大夏王走了,龍武府主走了,虎尤府主恐怕也要走……夏家一走,整個大夏府,再也不是大夏府了!」

夏虎尤怔神,「不會的,我……我會安排好大夏府的,百戰王來了,也會順利接收大夏府的。」

老人一臉苦澀,「也許吧,可是我不放心啊,所以……累就累點吧,去繼續追隨夏家,追隨宇皇……哪怕死靈界域危險,也比在這強,前路看不清,我們無所謂,可家中還有老少!」

「我兒子,還是鎮魔軍一員,前兩日來信說,跟著走吧,夏家一走,鎮魔軍不少人也要走,不走的,接下來恐怕都沒好日子過!」

「一朝天子一朝臣!大人物都走了,小人物……那遇到了麻煩,真的是求爹爹不應,求天天不靈了!」

「跟著夏家一起走,起碼我們知道,夏家……還不會拋棄我們!」

「……」

老人說著話,嘆息了好幾聲。

不想走!

可是,換天了啊。

蘇宇當初繼承人主之位,那也是這個時代的人族,蘇宇,大夏府甚至人境都知道這傢伙,他爹也是軍人,蘇宇本人還推出過很多功法。

雖然年輕,可是我們認識啊。

他是大夏府的人,他來自南元,根正苗紅。

甭管是不是在外面如何,對人族,蘇宇除了殺了一些敵對的,比如那些單神文系的傢伙,蘇宇上位以來,儘管沒做什麼,可也沒改變大家的生活習慣。

日子,越來越好了。

大量的資源,從諸天萬界運回了人族,往日難得一見的元氣液,現在到處都是,都賣出白菜價了!

夏虎尤微微有些走神,輕聲道:「所以老人家的意思是,我們都走了,這人境……大家都不放心了?」

「那哪能放心!」

老人苦澀道:「當家做主的人沒了,我們小老百姓,還不是上面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心裡沒底!這吃的喝的怎麼辦?我兒子是鎮魔軍,這新來的人主,會不會覺得是上個朝代的舊臣,都給殺了!」

「咱們給宇皇賣力,給夏家賣力,現在都是舊主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夏虎尤,「我聽聞府主寬容待人,我這麼說,府主不會生氣吧?」

夏虎尤笑了:「不會,都是我夏家子民,哪能和老人家生氣。」

說罷,笑道:「去死靈界域……未必是壞事,老人家慢走,時間還早,不著急!我安排了軍方護送,沿途都有軍方的人,有事及時找他們幫忙。」

說罷,夏虎尤騰空而起,空中,還有不少人跟隨他一起來的。

夏虎尤沒說話,而是迅速朝四面八方飛去。

到處都是人!

大量的人,都在遷徙。

隱約間,可以聽到一些聲音:「都走吧!不走,會被清算的!夏家都走了,大夏府再也不是大夏府了……新主來了,咱們可是舊主的人……」

「我們就是小老百姓,沒事的吧?」

「小老百姓怎麼了?咱們大夏府,誰家三代內,還沒個軍人!都是效忠舊主的!」

「……」

夏虎尤一路飛行著,這樣的隊伍很多,大量的普通人都在遷徙。

越看,越多。

越看,越是迷茫。

夏虎尤臉色不斷變換,許久,回頭,看向紀鴻,輕聲道:「紀署長,你說……我們走了,這些人會被牽連嗎?」

「不會。」

紀鴻迅速道:「百戰怎麼說也是人主,就算來了,也不至於和普通人計較,哪怕清算,也不會針對這些普通子民。」

夏虎尤臉色有些異樣:「可是……他們沒了主心骨了!覺得沒人給他們出頭了,沒人給他們撐腰了!大夏府內,億萬民眾,追隨了我夏家四百多年!」

「不可能都走的,能走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算不錯了!」

他面色異樣,「那剩下的人,人心惶惶,沒了精神支柱,是不是就亂了?」

他齜牙:「我夏家一代代紮根在此,而他們,也一代代地為我夏家征戰天下,掃蕩諸天!紀署長……你說……我們走了,這叫什麼事?」

紀鴻臉色微變。

夏虎尤似哭似笑:「我還真沒注意到這點,二爺爺也沒考慮太多,他也沒想到,大家會這麼擔心,原來,夏家和大夏府,早已是一體了!」

「府主!」

紀鴻臉色微變,夏虎尤有些苦澀:「我……我想留下來!我想告訴大家,別擔心!我夏家,不走!還在陪著大家!」

「我想告訴大夏府子民,夏家的人,一直都在!」

「百戰要來,要找麻煩,找我夏家!」

「要殺頭,殺我夏家人!」

「署長,我不能就這麼拋下了大夏府億萬子民……我不能這麼做!」

他愈發苦澀了,「艹他大爺的!我還想著,我跟著蘇宇一起走,我夏家,也是他的鐵杆支持者,我和他還是同學,是老友,以後,當個從龍之臣……那也不錯!」

「可我想想,我真的不能走!」

夏虎尤嘆息一聲,「我知道,我夏家去了蘇宇那,一定會得到重視,這一次,蘇宇一定會強化我們這些自己人……」

他知道,這一次蘇宇一定不會再讓跟隨的人弱小下去。

什麼資源,好處,一定都會無限傾斜他們,之前蘇宇為了迅速強大自己一方實力,只要不是太不靠譜的,好東西都是優先強者,而非親朋。

可此次,不一樣的。

這一刻,夏虎尤有了決定,不再嘆息,不再苦澀,看向那些遷徙的大夏府居民,笑了,「署長,這些人,才是我夏家屹立不倒的根基!我夏家乃是人王之後,我曾爺爺開闢了大夏府,庇佑蒼生……不是為了強大而強大,而是為了守護這些人!」

他笑容燦爛:「也好,我留下吧!百戰要找茬,找我好了!哪怕不找茬,我也要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讓大夏府子民,過的更好一些!」

他說著,又笑道:「還有其他要走的人,我……署長,我想聯繫一下一些人,我們一起留下來!守好人族,守好各大府,守好我們的根基!」

「開府這麼多年,人族雖有內訌,可都是自己人,自己的肉爛在鍋里,那也是自己人!百戰這些人,可是上個潮汐,甚至更早的人族!」

「他們和我們……不一樣的!」

真的不一樣!

這一刻的夏虎尤,徹底有了決定,不但他不能走,他還要聯絡一些人,都不要走。

他們,要釘在這裡!

清洗,那也清洗我們好了。

免得人跑完了,百戰惱羞成怒,遷怒這些普通人。

紀鴻臉色變了,「府主!你是宇皇的嫡系,宇皇上位,說句難聽點的……夏家和朱家才是真正的強烈支持者,可是,越是支持,到了新朝,越是難受!」

「其他人留下也許沒事,百戰若是明主,不會和其他人計較……可是,夏家不一樣!」

「宇皇其實也算明主了,可你也看到了,他對那些非嫡系,是什麼態度?」

「一朝天子一朝臣!」

「此話,並非沒道理,任何時代,再聖明的人主,帝王,都不會允許上個朝代的人得勢!尤其是……宇皇還在!」

蘇宇死了,那還好說。

關鍵是,他還活著。

那夏虎尤留下,就有點含義了,百戰稍微多想一些,也許就會覺得,這是蘇宇留下的眼線,留下跟他作對的。

夏家,可是蘇宇最忠誠的支持者。

不會出現反叛蘇宇的情況的!

那唯有釘子這個含義了!

夏虎尤笑道:「我知道,但是……蘇宇活著,也是好事!百戰不想徹底撕破臉,起碼不會殺我……殺了我,那就是結下死仇了!至於其他的,我都可以忍受!」

夏虎尤笑道:「署長,你覺得呢?」

紀鴻心情沉重。

「一旦宇皇無法再次打回來……我們……」

「是我!」

「不,是我們!」紀鴻低沉道:「府主若是留下,我們都會留下!夏家不走,我們豈會離開!」

夏虎尤皺眉:「我曾爺爺和父親,還有二爺爺他們都會走的,只有我留下……」

「一樣的!」

紀鴻沉聲道:「夏家人還是府主,那我就是夏家的署長,豈能擅離職守!」

夏虎尤不走,他也不會走的。

身後,幾位將軍,此刻,紛紛低喝:「誓死追隨!」

夏家但凡還有一人在,大家都不會走,留下來,守衛這片土地!

夏虎尤深深看了他們一眼,許久,自嘲一笑:「不曾想,我夏虎尤平日里被你們小覷,不當個府主對待,今日……你們這些傢伙,倒是表起了忠心,真他么可惡!」

紀鴻笑了,其他人也紛紛笑了起來。

既然府主留下,那大家就一起留下,平日里,你爹他們都還活著,誰拿你當回事?

現在,他們肯定要走的。

永恆嫡系不走,那不一樣的。

而夏虎尤,也許會是夏家留守人境的唯一一人,從此以後,這就是他們的主了。

……

這一日開始,夏虎尤開始聯絡一些人。

朱家,他聯繫了朱廣深,朱天道的大兒子。

秦家,他聯繫了秦昊,這位秦家老二。

還有大唐府,大漢府……

這些可能都會跟著蘇宇一起撤離的大府強者,夏虎尤希望,能留下一人,留下一脈,能守住這凈土。

未來,不可知。

留守,不知前路。

但是,義無反顧!

我們該留下,否則,這追隨了我們數百年的子民,誰來為他們當家做主?

……

半月時間,轉瞬而過。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匯聚。

比想象中的要多,比預期中的要多。

這還是不斷有人安撫的原因,否則,只會更多。

人族這邊,都會齊聚星落山這邊,各大府,願意走的人,都在軍方的護送下,陸續抵達星落山,在這,他們會被一波波地傳送離開。

星落山。

大量的人員齊聚。

各大府強者,開府之主,現任府主,都陸續抵達。

近期,蘇宇會來這邊,帶走願意追隨他的人,一起離開。

整個星落山,人山人海。

大家都在為不知前途的未來而恐慌,而擔憂。

……

而這一刻,蘇宇也回到了人境。

帶著疲憊之色,回到了人境。

半個月了,大家也該有決定了。

當他回到人境,感受到星落山區域,那濃郁的氣息,蘇宇都微微一怔,好多人。

單純從氣息來看,恐怕不下三五千萬!

怎麼這麼多?

雖說,比起整個人境,不算太多,可是,他這是要去死靈界域,又不是去遊山玩水的,都說普通人盡量不要去,騰空之下,最好都不要跟去。

人族哪有三五千萬的騰空!

此刻,蘇宇微微皺眉,覺得人太多了。

當然,放在天淵界,是可以待這麼多人的,別說三五千萬,再多十倍,都能放下,可是……背井離鄉,這些人怎麼想的?

蘇宇不太懂!

有些無語,此刻,看向跟著一起來的大漢王,微微凝眉道:「到底多少人匯聚到了星落山?」

大漢王搖頭,他不知道。

一旁,朱天道卻是笑呵呵道:「大概五千萬人左右吧。」

「這也太多了!」

蘇宇無言以對。

朱天道笑道:「大家都相信宇皇,所以多是多了點,其實我們一直在勸,否則,只會更多!若不是我們不斷安撫,別說五千萬,五個億都打不住!」

蘇宇凝眉,沒再說什麼。

五千萬,堪比上界全部人數了。

他沒再說什麼,很快,一行人抵達星落山。

星落山這邊,外圍都是軍方的人。

這一次撤離,軍方的人,恐怕都布下千萬。

人境精銳部隊,幾乎都聚齊了。

……

「拜見宇皇陛下!」

當蘇宇呈現蹤影,下方,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聲傳來,震蕩天地!

蘇宇微微凝眉,有些愁眉苦臉,但是遮掩住了。

好多人!

他其實不太想帶這麼多人走,何況,還有不少老人和孩子,這湊什麼熱鬧?

去天淵界域,雖然他想著融入死靈界域不會被死氣侵襲,但是……也難說啊。

這些普通人去了,能撐住嗎?

這不是自找麻煩嗎?

人群中,三十六府居民,按照不同方位排列,將整個星落山佔據了,圍成一圈。

罷了罷了!

既然來了,那就帶走好了。

蘇宇看了一眼四方,人還真不少,該來的都來了,覺得不該跟著自己一起走的,也都來了,古怪的很,難道這些人都改變心思了?

蘇宇還急著辦事,也沒多說,直接喊道:「大家有序進門,不要慌亂,我先把大家收入兵器空間,到了地方,再把大家放出來!」

說罷,文明志浮空,一頁頁書頁浮現,一個個門戶呈現。

上千書頁分佈在四面八方。

蘇宇喊道:「大家陸陸續續進入,不要擁擠,都有地方,此次大家跟隨我一起遷移,蘇某不會虧待大家……」

他正說著,有些官方用話的意思。

就在這一刻,忽然,有人大聲道:「宇皇陛下!」

蘇宇側頭看去,是大商王。

蘇宇微微皺眉,要搞什麼幺蛾子?

你愛去不去,不去拉倒!

他對大商王,也不算有什麼好感,當初和商家的後裔商天嬌是有些衝突的。

大周王不管蘇宇臉色如何,大聲道:「陛下,商某想問陛下一句,陛下能否給我一個答案?」

蘇宇沉聲道:「你想問什麼!」

「我問陛下,我們何日可以歸來?」

蘇宇皺眉:「前路未知……」

「不!」

大商王高聲喝道:「我不想聽這樣的答案,我的臣民也不想聽這樣的答案!今日離去的五千萬民眾,留守在人境的百億人族,都不想聽到這個答案!」

「我們想知道,宇皇,會不會再回人境?」

他高聲喝道:「我們想問,陛下到底是何心思?是放棄了人族,還是沒放棄?若是沒放棄,陛下還有打回來的心思,那前方哪怕是艱難險阻,吾等也願追隨!」

「百戰,畢竟不是我們潮汐的人族,他是何心思,我們不知!」

「我們只知道,宇皇來自人族,來自大夏府,是我們一步步看著崛起,看著陛下成為人主的!」

「而今,陛下要讓我們去死靈界域,我們願意追隨,只想陛下給我們一個答案……還會回來嗎?」

「還會回到這片故土嗎?」

「他鄉再美,也不是吾等故鄉!落葉歸根,我們希望……能葬在這片大地之上!我們希望,能魂歸故土,而非,身死客鄉!」

大商王聲音高亢,大聲吼道:「我想問陛下,到底打不打回來?哪怕蟄伏千萬年,只要陛下還願打回來,我們願意追隨!」

「若是陛下不想打回來了……那就讓我們留在此地,和這人境,共存亡!」

蘇宇臉色一變再變,低沉道:「百戰也是人族……」

「不!」

大商王高聲暴喝:「他縱然是人族,他也不是我們所知的人族!他是百戰王,他是六千年前的人族!指望六千年前的人族,為普通人爭命嗎?指望他們駐守東裂谷,打到只有一兵一卒嗎?」

「戰況但凡有些逆轉,陛下覺得,他們是否會和六千年前一樣,拋棄人族,蟄伏他鄉,等待機會?」

「他們會為了人族,戰至只有最後一滴血嗎?」

大商王怒喝道:「陛下回答我,他們會嗎?」

蘇宇不語。

大商王暴喝:「那陛下若是不願打回來,只想逃離人境,丟下人境的包袱,輕裝上陣……那我們便成全陛下,今日,再選人主,可以臣服百戰,卻不會歸心!願和百戰為伍,卻是不會承認他是人主!老夫不才,若是無人願當這人主……老夫便當一次!」

他毛遂自薦,要當人主。

並非為了奪權,只是想告訴蘇宇,你若是不想打回來了,我們不會跟你走的!

蘇宇沒吭聲,他看向那數千萬雙期盼的眼神。

他看出來了,看出了他們的渴望。

他們……想打回來!

外圍,上千萬軍士,此刻,忽然齊齊下跪,一位日月巔峰強者,騰空而起,高聲喝道:「宇皇陛下,老臣吳寂!若是陛下不願再歸來……吾等便留在人境,繼續征戰四方!我人族,征服萬族,打下了萬族,百戰歸來,是否還會繼續?是否會選擇蟄伏?還是其他?」

「仇怨不消,萬族不服,一旦百戰離去……是否會再現萬族齊攻人族之慘狀?」

「四百多年前,萬族入侵,我人族付出血的代價,驅逐萬族……今日,吾等不願歷史重演!」

「陛下,還打回來嗎?」

「還回來嗎?」

一聲聲暴喝,響徹天地。

你還回來嗎?

你若是不回……我們不走了!

這是我們的故鄉,我們的故土。

蘇宇環顧四方,一時間,他有些失措。

我……還回來嗎?

我丟下人境,就是為了放下包袱,我想著,我帶走這些人,就足夠了,不愁吃穿,不怕沒有修鍊資源,你們跟著我,我不會讓你們吃苦。

可是……大家都在問他,你還回來嗎?

蘇宇沉默一會,輕聲道:「我不是直接帶大家去死靈界域,而是入駐天淵界域,改造后的天淵界域,其實和人境差不多,不會和傳說中的一樣,和死靈打交道。」

「那也不是故土!」

大商王喝道:「若是當年我們願意,可以帶著自己人,撤離到其他界域去!可是四百多年來,我們都沒有做,哪怕人境再危險!」

「因為,這是生我養我的地方!」

「我們都在為這片土地而戰,我們在為土地上人族而戰!」

「我們的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這裡,是我們的故鄉,是我們的根!」

大商王沉聲道:「自古以來,丟棄本界的種族,無一有好下場!顛沛流離,失去了根基,失去了根,沒了凝聚心,沒了種族的榮耀……若干年後,我們會不會改變種族?我們會不會成為新的天淵族?」

「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也許陛下覺得,老臣是在找茬……不錯,我就是在找茬!」

他鬚髮皆張,「我就想問,陛下,是不是要放棄這故土?」

「……」

這一刻的蘇宇,有些無法接話,他可以一巴掌拍死這傢伙,凈給自己找事!

可是……可是他沒辦法出這個手。

他臉色變幻不定,沒吭聲。

而就在這一刻,遠處,夏虎尤騰空而起,看向蘇宇,帶著一些複雜,「大夏府夏虎尤,願留守大夏府,為吾皇鞏固江山!百戰再強,也非吾皇!六千年前的人族……可以為將,為帥,為先鋒,為尊客……不可為主!」

「吾等,願留守人族,鞏固人族江山!」

這一刻,數十位強者,紛紛騰空而起。

高聲暴喝!

我們願意留守人族!

哪怕危險,哪怕會被清算!

蘇宇沉默。

身旁,朱天道眼神變幻不定,一旁,大漢王也是眼神複雜,下一刻,低聲喝道:「胡鬧!大商王,你要做什麼?」

「不做什麼!」

大商王冷聲道:「我們只想要一個答案!哪怕……哪怕宇皇欺騙我們一句,願意打回來,千年,萬年,我們願意去等!」

「我們只是不想……就此放棄!」

「百戰回來了,我們就將拚死守護的人族,交給他們嗎?」

大商王怒吼道:「四百多年前,他們在哪?」

「我的同袍戰死在沙場,他們在哪?」

「而今,他們回來了,六千年前的人族,和現在的人族,還一樣嗎?」

「他們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兄弟在這!他們只是過客!他們孑然一身!」

「第九潮汐,和第十潮汐,隔離太重了!」

大商王高聲吼道:「不像前面九次潮汐,傳承不斷,血脈不斷!前面九次,大量的強者,上古強者,上一個潮汐強者,都在!前面九次潮汐,那才是一體的!他們師徒代代相傳,他們父子血脈綿延不斷,他們除了死了個人主,就沒任何差別!」

「可我們,一樣嗎?」

他怒髮衝冠:「不一樣的!陛下何必自欺欺人,完全不一樣!這就和陌生種族,陌生人,沒有任何差別!在百戰眼中,人族是臣民,他族也許也是……都說百戰愛民如子,可愛的是六千年前,和他一起征戰的臣民!也許,那些人當中,有的他老師,他的學生,他的兄弟,他的愛人,他的袍澤,他的子女……如今的人族,有他什麼?」

「什麼都沒有!」

他怒吼著,咆哮著。

蘇宇成人主,大家勉強接受了。

蘇宇的父親在這,他的老師,他的朋友,他的長輩,他的同學,他的知己……都在這!

都是人族!

都是這個潮汐的人族!

蘇宇和人族割捨不斷的。

他能放下大夏府嗎?

不能!

他能拋棄大明府嗎?

也不能!

他能看著大秦府覆滅嗎?

照樣不能!

於是,他可以成為人主,哪怕大家不服他,哪怕大家覺得這傢伙就沒個人主的樣,可是,大家依舊能接受。

百戰……真正想通透的人,是不會接受的。

誰會接受一位無親朋,無好友,無家人,無師長,無戰友,無袍澤的傢伙,來守護這個人族?

不可能的!

大戰一起,人族死活,和百戰有什麼關係?

也許在百戰眼中,數百億人族,死了99億,剩下的,也夠繁衍了!

不死光了就行!

一尊尊強者,此刻,都紛紛看向蘇宇。

我們,還會回來嗎?

無數雙眼睛,看向蘇宇,我們還回家嗎?

局勢不利,撤離,我們願意,畢竟誰也不會一生不敗。

可是,我們想回家。

……

空中。

蘇宇想開口,他想說,我不回來了!

這裡,很好嗎?

丟給百戰好了,我就是這麼打算的,我丟下了你們,我覺得我一身輕鬆。

我沒了枷鎖,我很爽啊!

可是……可是他好像忽略了什麼,百戰,會善待這個潮汐的人族嗎?

他會把這些人,當成自己的同族嗎?

他會和大秦王他們一樣,在那東裂山之巔,坐鎮四方,抵禦四方強敵嗎?

他會禦敵於外,不給萬族踏入人族一步嗎?

百戰,好像更信任太古巨人族吧?

上個潮汐他假敗,若是那個時候,上界封閉的慢一點,諸天戰場封閉的慢一點,沒了大周王,沒了夏辰,那這個潮汐,人族還能在一開始抵禦住萬族入侵嗎?

百戰……到底有沒有放棄他們?

這個問題,蘇宇好像忽略了。

上個潮汐,他都能放棄,那這個潮汐呢?

蘇宇茫然了,我該如何回答他們?

連他以為一定會跟著自己走的夏虎尤,這一刻,都站了出來,告訴自己,他不走了,他要在這守護人族,他要在這,隨著人族共存亡!

他不認那個百戰!

他看到了大秦王的秦昊,那個二愣子一般的傢伙,此刻,面色嚴肅,他也不走,他要守護這片土地,庇護此地人族!

他看到了那個喜歡嬉笑的朱廣深,他也說,他不走了。

他要留在這,他擔心百戰不會真心對人族。

沒人質疑過蘇宇這個問題,因為大家知道,蘇宇放不下。

蘇宇臉色變幻不定。

他扭頭看向夏侯爺他們,看向一直支持自己的朱天道,此刻,朱天道依舊面帶笑容,看向蘇宇,見蘇宇看來,笑道:「陛下,我們……會打回來的,不是嗎?」

一時的得失,不算什麼。

丟了陣地,我們再拿回來好了,哪怕希望渺茫,可我們……希望有一個精神支柱。

蘇宇環顧一圈,人群中,有耄耋老者,帶著一些期盼,好像在說,只要願意打回來,吃再多苦,哪怕進入死靈界域,那也沒關係!

否則,哪怕是去享福……也不安心,不甘心!

人類,對他們的土地,對他們的家鄉,情有獨鍾!

故土難離!

「你們……都想打回來嗎?」

蘇宇喃喃一聲。

「想!」

這一刻,有人回答了他。

夏侯爺。

此刻,夏侯爺不再帶笑,點頭:「我們想打回來!宇皇,這是我們的家!今日,可以讓出去,但是,我們要回來!這一代不行,那就下一代!下一代不行,那就下下一代!」

「我們就怕,宇皇沒有這心思,從此以後,我們再也沒有回家的機會!」

更遠處,柳文彥臉色也很複雜:「我們都想回來!但是,我們也願意跟你走!跟你走,是信任你,想回來,是我們的精神支柱!人離鄉賤,這不是從大明府遷移到大夏府……而是從人境,去往他界!」

若是單純的在人境內遷移就算了,可是,今日是去他界!

那裡,不再是故鄉了。

不是一片天,不是一塊地。

蘇宇閉目,陷入了沉思。

我呢?

我想過要回來嗎?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這一刻,忽然有人從人群中走出,取下了帽子,露出了真容。

蘇龍踏空而出,看向蘇宇,喝道:「你就沒想過要回來是嗎?你是把人族當成了包袱是嗎?若是如此……你自己走吧!這是我們的家!你回頭看看,那是南元!我在幾年前,選擇了再次從軍,不是為了夏家而戰,而是為了我的家,為了我的兒!」

「蘇宇,人族不是包袱!你可以不管,你打不過你可以逃,但是……你不能帶走了大家,就不帶大家回來!」

「數千萬人,他們信任你,他們追隨你,他們願意和你共進退……但是,他們是人!」

蘇龍怒道:「我問你,你到底有沒有想過,要不要回來?若是沒想過……你自己走吧!誰願意跟你走,那就走!我們,要留下!我們不想數十年,數百年後,有人問我,你知道人族是什麼嗎?你知道人境在哪嗎?」

蘇宇看向自己的父親,他早就知道父親在這,他以為,父親是要跟著自己一起撤離。

可此刻,他的父親,站出來告訴他,你要走,你就走吧!

這一刻,蘇宇有些茫然。

原來……我想的一些東西,和大家不一樣。

我想著,我會帶你們開啟新的時代,當然,未必是在人境。

我會給你們最好的資源,最優厚的待遇,讓你們避免戰鬥,讓你們安心養老……

可是……你們不願意嗎?

蘇宇輕聲道:「打回來……打回來,也許就要參戰,死亡無數人!此地,五千萬人,跟著我蘇宇,我有一口吃的,便餓不到大家,可以安心地坐看萬族大戰……不會死人,起碼不會死太多人。」

大商王怒道:「我們怕犧牲嗎?當年和我一起起來反抗的人,如今沒幾個了!當年他們若是怕死,若是願意苟且偷生,他們隨便找個小界躲一躲,就不會死!」

「我們有私心,我們自私,我們貪權,我們愛慕虛榮,我們明爭暗鬥……可我們,從未退縮過!你奪我一寸江山,我一定會奪回來!」

這一刻,蘇宇悵然若失,有些失神,許久,輕嘆道:「原來如此!諸位……都想打回來,是嗎?」

「不錯!」

蘇宇苦笑:「我只是覺得,百戰也是人族,他不會太過苛待大家,我並非說,人族滅了,我看都不看一眼。我只是……只是覺得……」

蘇龍罵道:「那只是你覺得!百戰……誰他么認識百戰?我不認識!我只認識你,你是我兒子,你是大家共同選出來的人主!你就算再不靠譜,你爹我在這,你老師他們都在這!你就是沒了良心,也不至於不要爹了!可那什麼百戰,你覺得他會在乎這一切嗎?」

蘇龍呵斥道:「你爹我今日當著大家的面,問你一句,你走了,要不要打回來?不打回來,你就自己滾蛋好了!」

蘇宇苦笑一聲,忽然又燦爛笑道:「這麼說,大家其實覺得,我比百戰要靠譜是吧?」

「……」

這話……不太好接,不過,很快朱天道笑道:「那當然!你怎麼說,也是我們看著一步步走上來的人族,同族,戰友,同袍!南元之戰,你費心費力!星宇府邸中,你為了救大秦王,不惜暴露!你在諸天殺萬族,也不見你去殺人族,你屠萬族合道,也不見你殺人族合道……」

蘇宇笑了:「真他么有趣了!我還以為,我走了,大家該歡呼雀躍才對!總算把這瘟神送走了,迎來了愛民如子的百戰!結果……你們居然這麼希望我打回來!」

「那當然!」

夏侯爺朗聲道:「這是我們的江山,我們的地盤,我們的天下,豈能讓給外人?」

「宇皇也許覺得自己沒做什麼,可是……錯了!宇皇的出現,我們人族稱霸了諸天,我們報仇雪恨,當年欺辱我們的種族,滅的滅,降的降!三大強族,如今也得乖乖當孫子!我們未必最強,但是我們願意享受這榮光!」

蘇宇深吸一口氣,再看諸方強者,片刻后,朗聲笑道:「你們……真是賤!好日子不過,非要想著打回來,非要打個血流成河?」

話落,不等其他人回話,蘇宇陡然喝道:「不過,老子喜歡你們的賤!也許是我錯了,不錯,之前我想著,丟了這人境……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你們說的對,這地方,老子打下來的!」

「不,也許是你們先打下來的,可現在,是老子的!」

蘇宇高聲喝道:「這江山,有我一份,有你們一份!你們說的不錯,幹嘛要讓給別人?可現在,老子干不過百戰,又不想給他當孫子,就先讓了這江山!」

「沒關係,等老子實力強大了,咱們再回來!」

「他百戰,讓了最好,不讓……咱們把他打出屎來!」

蘇宇高聲喝道:「所有人族,都給我聽著!百戰來了,你們就先認了,他敢對你們不好,老子回頭實力夠了,錘死他!」

「你們先給我忍著,別反抗!」

「他要是對你們還行,那就不理他,對你們不好……我找個機會就弄死他!」

蘇宇大聲吼著,震蕩天地。

甚至特意針對某處,高聲暴喝道:「我一定會帶著大家再次回歸人境!先忍他一時,不會忍耐一輩子!真要受不了了,來個人通知我一聲……我回來給你們做主!」

「大不了,咱們斗個魚死網破!」

這一刻,忽然,山呼海嘯般的吼聲響徹人境。

「打回來!」

「打回來!」

「……」

吼聲震天!

蘇宇忽然覺得,人族氣運大漲,也是無言以對,我都替百戰感覺委屈,真可憐,這人都沒來,就被大家排斥這這鳥樣。

我可沒黑你!

最近為了順利交接,我還特意讓人說說你好說,說你愛民如子……結果,果然,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大家都看出你不是好人了!

蘇宇忽然笑了,笑容燦爛。

「走!咱們戰略性撤離,這地方……很快還是我們的!」

這一刻,士氣高漲,再也不復剛剛的頹廢。

走!

走了,咱們過些天再回來。

PS:下一章12點之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9章 人境大撤離(求訂閱)

7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