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 遷移,挖洞(萬更求訂閱)

第760章 遷移,挖洞(萬更求訂閱)

蘇宇願意打回來!

既然願意,他就是個好人主……嗯,大家就是這麼感性。

我又不認識百戰,誰知道百戰什麼情況。

此刻,眾人士氣高昂!

蘇宇也士氣高昂……高昂之後,化為無奈,傳音道:「一群王八蛋,故意的吧?百戰真要對你們好,保准一個個忘了之前的話,也就忽悠忽悠人了,好在,我是個靠譜的讀書人!」

大家群情奮勇,連夏虎尤這些人都一個個激動的跟什麼似的。

蘇宇仔細一想……去你的吧!

一個個的,其實想什麼,蘇宇清楚的很。

因為要撤離了,終歸還是人心動蕩,離開的,沒走的,其實都會有些不安。

擔心未來,擔心留下來會不會被報復,擔心走了還能不能回來?

今日,一番逼宮,一番對話……其實……大半是在演戲。。。

蘇宇瞥了一眼大商王,大商王神在在的,一臉淡然。

好像剛剛激情昂揚的不是他一樣,沒事人似的。

見蘇宇看來,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大商王有些不太自在,傳音道:「我就是給大家鼓鼓氣,宇皇別看我!」

他說的話,七分真,三分假。

不想百戰當人主是真,想打回來是真,但是……真打不回來……那就算了。

先苟著再說,看蘇宇情況。

說句難聽點的,蘇宇真到掛了都沒打回來……咳咳,也沒多少年嘛。

那時候,百戰真的愛民如子,咱們也可以回來嘛。

而蘇宇若是不死,代表他都到規則之主了,那當然能打回來就打回來,打不回來,一個規則之主,也足以爭霸天下了。

是的,大家就是算的這麼清楚。

剛剛那番話,主要還是安撫民心,否則,留下的人,若是覺得蘇宇拋棄了他們怎麼辦?

蘇宇最近忙,也沒去安撫人心,大家幫著安撫,但是還不夠,今天,還得蘇宇自己說一下才行。

咱們先撤離,再回來。

等我們!

別著急!

各大府主鎮守人境四百多年,底蘊還是有的,百戰再牛,你沒有幾十上百年,也難以收服人心。

蘇宇瞥了他一眼,也懶得再說。

剛剛慷慨激昂的,弄的大家還真以為你大商王是個熱血好男兒……誰信啊!

大商王苟的很,又不是大秦王和大夏王他們。

一旁,大漢王不動聲色。

蘇宇也懶得多說什麼,有些事,還要看時機,真能打回來,其實也無所謂,他覺得自己和百戰遲早有一戰,真把百戰干趴下了,這人境不還是自己的?

所以,剛剛那番話,說了也就說了。

什麼遲疑,什麼猶豫,什麼糾結……有一點,但也有逢場作戲的成分在裡面。

「大家都進去吧,我一定會儘快帶著大家回歸人境!」

蘇宇一聲暴喝,眾人打了雞血似的,再也沒什麼悲傷之意了,咱們還會再回來的!

眾人紛紛進入。

然而……等待了一會,蘇宇微微皺眉。

陡然看向夏虎尤他們,蘇宇凝眉,再看夏虎尤幾眼,夏虎尤卻是一臉平靜,見蘇宇看來,飛身上前,低聲道:「我不走,不是欺騙大家,我是真不會走!」

蘇宇愣住了,接著凝眉道:「什麼意思?」

之前不是演戲嗎?

夏虎尤微微躬身:「我所言,皆是實話!我要留下來,不是為了和大家共存亡,也不是為了其他,我只是為了夏家盡一些責任!大夏府億萬子民,信任我夏家……我夏家不能全部撤離!」

「我父親可以走,我二爺爺可以走……他們強大,會成為眼中釘,而我,只是一位剛踏入日月的弱者!」

「我留下……百戰不會殺我,而我可以讓大夏府不會動蕩!」

「百戰若是強行拿下我,那就徹底失了人心,他想獲得人心,還是需要我來安撫大夏府子民……」

蘇宇皺眉不已。

許久,緩緩道:「你可知道,一旦你留下來,你實力短時間內不會有任何進步!而且,一旦我真打了回來,百戰要是拿你來脅迫我……」

夏虎尤笑了,看向蘇宇,忽然笑容燦爛:「若是真到了那時候,讓他殺了我!連對戰你的膽子都沒有,用一個弱者來脅迫你……你還怕他嗎?那他就廢了!我死了,你去接引我,我一定會在死靈長河中復甦!因為……我想活著!」

「蘇宇,你會怕一個用我來脅迫你的百戰嗎?」

他笑容燦爛:「百戰真要是雄主,他不會這麼幼稚!他要是這麼幼稚,他就是個真的蠢貨……何懼之?」

何懼之!

蘇宇沉默一會,忽然笑了,看向他:「咱們……都長大了!」

4年了!

從進入大夏文明學府那一天,到現在,已經進入了第四年了。

四年前,初見夏虎尤,他說,他是個打掃衛生的,他是個小奸商,而蘇宇,也是個一肚子壞水的傢伙。

四年後,大家實力不一樣,經歷不一樣。

但是,大家真的都長大了。

夏虎尤知道了什麼是責任,什麼是承擔,他要留下,為剩下的大夏府子民負責。

擱在幾年前,夏虎尤不會這麼做的。

夏虎尤笑道:「總有年少的時候,這幾年,大仗打過,小仗打過,丟過人,耍過賴,坑蒙拐騙都做過!到頭來,再看,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他笑容很燦爛,一如當初,「我畢竟是夏家人,大夏府的府主,大夏府不負我夏家,我豈能讓夏家負了他們?宇兄,不過是闊別一次罷了,你我,又不是無再見之日!」

蘇宇看向他,笑了笑:「也是!不過此次一別……我沒有足夠的實力,未必會再回來了!」

「需要多久?」

「儘快吧!」

夏虎尤笑了:「明白!三年內,你必回來!上界一開,你若是還不回來,那你就不是蘇宇了!你放心,三年時間,我若不死,這人境,還姓蘇!」

蘇宇哈哈笑道:「這都是無所謂的事!行吧,你若是願意留下……我相信,你能屈能伸,大不了喊百戰幾聲爺爺,我知道你的!」

「……」

夏虎尤臉色難看,看了蘇宇一眼,這話說的,我不會的!

呸!

就知道污衊人!

蘇宇再次哈哈大笑,很快,看向一群人,再看一群永恆,忽然笑了:「這麼說,永恆都要走,而永恆之下,大部分都要留下來嗎?」

此刻,一位位永恆境的強者,好像在和一些府主告別。

有的是父親對兒子,有的是對孫子,這些人,好像都選擇離開,這就有點意思了。

那邊,秦鎮正和自己老弟交代著什麼,見蘇宇這麼說,迅速飛身而來,感慨道:「永恆都屬於高端戰力了,還是走吧,免得被人看的不順眼!至於永恆之下,像我這弟弟,也不會太惹人眼!我就擔心,秦昊太莽撞了,宇皇,要不給他下道軍令,讓他聽話!」

遠處,秦昊一臉難看,說誰呢?

你很好嗎?

蘇宇笑了,「秦昊要留下?要不換個人,我也擔心他惹事出來……」

秦鎮嘆息道:「不行啊,我秦家這邊,我得走,我兒子秦放,宇皇也知道,天賦還是不錯的,我還是帶走吧,不然,被人抓走了怎麼辦?秦昊天賦一般……他就留下吧,死了也不虧……」

這話……真沒人性啊!

遠處,秦昊一臉幽怨,他么的,他要不是打不過自家老大,他現在就想上來打死他!

都欺負他!

朱家老二欺負他,夏家老二欺負他,劉家老大欺負他,現在自家老大都欺負他了!

蘇宇呵呵笑著,沒多說。

而是看向不遠處的蘇龍,忽然露出笑容。

蘇龍咳嗽一陣,朝其他方向掃了幾眼,沒看蘇宇。

蘇宇看向自己老爹,笑了笑:「誰把我爹喊來的?」

眾人都不吭聲。

蘇宇又笑了:「怎麼,擔心我爹不來,壓不住我?」

「……」

還是無人吭聲。

見狀,朱天道也咳嗽一聲:「沒這回事,蘇將軍自己來的……」

「他自己來的?」

蘇宇笑了:「他自己來,你們就沒發現?得了吧!不需要你們來演我,我演戲的時候,你們還未必有我演的好!」

雖然很想說,我演戲的時候,你們還沒出生。

可一想,算了,都是老傢伙。

最小的夏虎尤,都比自己大一些。

朱天道也沒繼續這個話題,而是笑道:「宇皇,我們要去天淵界域嗎?」

轉移話題!

蘇宇嘿嘿笑著,看了他一會,「老朱,你賊眉鼠眼的,我覺得,今天的事,和你脫不開關係!」

「……」

朱天道無言,你怎麼說話的?

誰賊眉鼠眼的?

你忘了當初你怎麼喊爺爺的!

呸!

蘇宇心情其實還不錯,並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沉重,看著眾人陸續進入書頁,也不計較剛剛的事,一邊探查四周,一邊道:「人心這東西,少用!」

他很淡然,「鼓舞士氣當然不錯,不過,也要小心適得其反!我年歲也許沒有諸位大,但是,有些事,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做!你們現在弄這一套,我知道是好事……但是前提是,建立在我能贏的基礎上!我若是輸了,反而給人族製造了一些隔閡……」

蘇宇輕笑一聲:「諸位都是我前輩,長輩,偏向我很正常,但是……也別真把我當救世主對待!我不是無所不能的,這一點,大家還是要清楚,太過信任我,可能真會導致一場大敗!聽我話就行,沒必要連思想都給變了,內心深處就覺得,我無所不能,那不是好事!」

大漢王笑道:「宇皇讓我們陽奉陰違嗎?」

蘇宇笑了:「也不是這個意思,大漢王自己知道!算了,你們啊,我都懷疑,是不是大周王給你們傳訊了?他教你們的?」

「大周王沒死?」

大漢王一臉驚訝!

蘇宇呵呵一笑,一臉鄙夷:「得了吧!誰會當真?夏侯爺和朱府主笑的臉上天天都在開花,誰會相信他們真死了?也就騙騙外人!我都懶得說什麼!」

朱天道和夏侯爺一臉尷尬,有嗎?

我們沒笑啊!

真是的,我們笑,也是職業性假笑。

此刻,氣氛很好,大家其實都相當輕鬆,雖然丟了人境,其實也不算太慘,該帶走的都帶走了,該撤離的都撤離了。

留下了個空殼子人境罷了,除了人多點,真的沒什麼。

至於蘇宇在上界的慘敗,說實話,大家信一分,其他九分,那是一點不信!

就是覺得實力不夠,不想在這給人當靶子打罷了。

而留下夏虎尤這些人,危險性沒那麼大。

正如夏虎尤自己說的,百戰到了用他們威脅蘇宇的時候,那時候的百戰,真的完全不足為懼了!

真死了……也許還能撈回來呢。

到死靈界去找找,未必找不到。

蘇宇見人群進入書頁,還需要一點時間,笑道:「我去別的地方看看,你們在這等著!」

話落,他人已消失。

並非進入文王故居,而是去了某個隱蔽地帶。

……

南元城下。

蘇宇遁入地底,一道虛影浮現,很快,化為鎮南侯的模樣。

此刻,鎮南侯一臉緊張。

蘇宇卻是沒太在意,淡淡道:「百戰要回來的事,知道了?」

「嗯。」

蘇宇看了他一會,笑了,「懶得對你下手,你比雲水他們要好點,自己自爆了,也沒給我搗亂……就一個要求,百戰若是對人族不利,開死靈通道,召喚我回來,我弄死他!」

鎮南侯尷尬:「不會的……」

「呵呵!」

蘇宇冷笑:「百戰真把自己當人族?不,或者說,他真把自己當第十潮汐的人族?」

「他……」

鎮南侯想解釋,蘇宇淡淡道:「行了,我知道的也許比你還多!百戰可能是人祖後裔,斗王難道也是?算了,這不重要!我給你的死氣,你留著!你鎮南侯心中是百戰為大,還是人族為大,自己想清楚了!」

鎮南侯深吸一口氣:「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人族為大!也許如其他人所言,我們這些老古董,在這無牽無掛,未必把自己當人族了……這種人,有!而且還不少!但是,我不是!我支持百戰王,是因為覺得他比宇皇更有希望……是的,就是更有希望!」

「也許宇皇覺得不中聽,可百戰王……此刻就具備規則之主戰力了!而且,他有希望更進一步……宇皇,目前肯定是沒他強大的!」

他看向蘇宇:「我們這些人,還是忠於人族的,而非忠心某位人主!」

蘇宇笑道:「隨便吧!文起我一直沒機會丟出去……那我交給你了?」

鎮南侯點點頭:「可以。」

蘇宇隨手一抖,一人被釋放了出來。

正是那文士文起!

一出來,文起有些狼狽,看到了蘇宇,也看到了鎮南侯,急忙道:「侯爺!」

他迅速跑到鎮南侯身邊,看向蘇宇,眼中帶著一些警惕和疑惑,蘇宇的氣息……好像很弱!

蘇宇看著他,笑了:「好了,別這麼看我,我一個日月境,還能吃了你不成?文起,咱倆不熟,但是我知道,你是個有腦子的……好好輔助百戰!坑別人就行了,別坑我的人,坑百戰也行,記住了,別跟我過不去,好不好?」

文起臉色凝重:「不敢!人主說笑了!」

他和蘇宇也不熟,但是他被蘇宇鎮壓的是真快,還真有些含糊蘇宇。

到現在,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哪怕蘇宇說他是日月……我也不敢幹啥啊!

蘇宇眯眼笑道:「廢話就不說了,鎮南、文起,二位好自為之吧!各為其主,下次遇到了我,也許就是真正的敵人了!」

「另外,幫我給百戰帶句話!」

鎮南侯沉聲道:「宇皇請說!」

「我無意和他為敵,他在我眼中……算不上壞人,但是也不算好人!並非實力比他差,我就說軟話,沒那個必要!」

蘇宇笑道:「我不想和他為敵,但是,當我回到人境的時候,他最好還是把人境完整地交給我,現在先幫我守一段時間!這一點,當償還人情了!他欠我人情,別的不說,南溪侯這些人,是我救下來的!對太古巨人族,我也沒動,人情我是給到了,他領不領是他的事!」

鎮南侯沉聲道:「我記下了,我會轉達的!」

「那就好!」

蘇宇笑了一聲,踏空而去,瞬間消失。

直到他走了,鎮南侯吐了口氣,文起傳音道:「侯爺,最近……是發生了什麼嗎?百戰王要回來了?」

「嗯!」

鎮南侯點點頭,看了一眼文起:「你聽我的就行,不需要自作主張,任何事,都要和我商量著辦!另外……不要有什麼怨憤之心,這位……並沒有那麼好惹!別覺得百戰王回來了就能如何。」

他說了幾句,不再說話,再次遁入地底,選擇了沉默。

文起見狀,也不說話,默默跟著。

他和鎮南侯相處很多年了,對侯爺很熟悉,顯然,侯爺對這位人主,是充滿了忌憚和敬畏的,文起不太明白,但是他知道,鎮南侯惹不起,他也惹不起!

……

撤離還在繼續。

一天時間,五千萬人,陸續進入了文明志中。

蘇宇的文明志,全部回歸,化為整體,但是,沉重了許多。

身邊,只剩下少數一些人了。

蘇宇看向夏虎尤這些人,露出笑容:「諸位辛苦了!諸位留守人境,就一個目的,不要讓人境亂了!其他的,該如何就如何!不要和人故意作對……做好大家分內事就行!其他事,我和你們的長輩會解決!」

「今日留守之人,都是有功之輩!我會記住諸位!」

「喪氣話不說,但是哪天真死了,能被接引走,化為死靈,我會想辦法去接引大家!」

「所以,死亡,未必就是終點!」

「山高路遠,諸位……期待早日重逢!」

此刻,通天侯開啟了門戶,對面,直接連接著天淵界域之外!

「恭送宇皇!」

眾人齊聲吶喊,蘇宇一步踏入門戶,笑聲傳盪而來:「別送,回頭我還要來搬家,諸位送早了!」

「……」

艹你!

剛剛醞釀的情緒,全部被你給毀了。

眾人無言。

今日的蘇宇,不知是童心發作,還是本性如此,說話相當扎心。

然而這樣的蘇宇,又好像多了點人味。

直到看到蘇宇離去,門戶關閉,眾人這才對視一眼,夏虎尤笑呵呵道:「諸位,接下來,還要靠我們自己了!多了不說,三年內,大家要保持人境一如既往,不會出現任何動蕩!」

「當然!」

眾人紛紛點頭。

……

同一時間。

天淵界域外,此刻,人很多。

當蘇宇傳送出來的瞬間,遠處,上千頭犼族佇立虛空。

另一邊,數千上萬的食鐵獸,齊刷刷地看來。

再一邊,空間古獸族,數量也過了千,正在佇立,其中空間獸皇身邊,還有個面具人,正是那黃九。

再另一邊,數萬的五行族,分為五個方陣,金木水火土齊聚。

都來了!

蘇宇意外,他不意外一些人的選擇,但是,還是意外與有些傢伙的選擇,他看向浮土靈,笑道:「你是怎麼想的?」

浮土靈笑道:「跟著宇皇走,五行族希望在宇皇身上!我賭了好多次,一次沒輸過,這一次,也不例外!」

蘇宇笑了,又看向空間獸皇:「獸皇又是什麼想法?」

空間獸皇也笑道:「上界不懂,下界,吾等親眼目睹宇皇崛起,天地之氣運在於宇皇!不以一時成敗論英雄!上界人如何選不重要,下界人不會選……那就是愚昧!」

因為上界,不曾見證蘇宇的傳奇!

所以,裂空侯他們如何選,那不重要。

老獸皇又笑道:「如今,唯有命族沒來!但是我相信,無命那個老東西,他心中有數……」

一側,天淵族界域通道中,忽然冒出一個腦袋,正是命皇的,看了一眼四周,眾人也紛紛看向他,命皇輕咳一聲:「不要沒事就帶上我!諸位記得保密,我是好人!」

「……」

一群人都無言以對。

這傢伙,早就來了?

這……還真是齊心啊!

蘇宇笑了,四處看了看,笑道:「這麼說,現在,好像都來了,沒人沒到?」

大概都到了!

大家四處看了看,都笑了,好像也是。

那邊的天岳和重明他們在一起,遠處的鎮守一脈也都到了,更遠處,一座座巨城林立。

「都到了!」

命皇也笑了笑,下界果然沒人是瞎眼的。

都是眼睛瞪大,知道該如何選擇。

正說著,忽然有人道:「咦,是不是少了一個?」

「嗯?」

「多寶呢?」

「那白痴跑了嗎?」

「大概跑了吧,那傢伙膽小如鼠……不對,本就是老鼠,跑了也正常,跑了也好!」

「……」

六月他們交流著,好像就多寶跑了。

跑了就跑了吧。

剛剛大家都沒太在意到他。

蘇宇也笑了,跑了?

那就算了!

多寶膽小的很,他跑了,那也是正常事,懶得管他。

正準備帶人進入界域,忽然,遠處,虛空波動,一道人影穿梭而來。

下一刻,多寶浮現在眾人眼前。

見所有人齊刷刷地看著他,多寶一臉獃滯,看我幹嗎?

他也沒管,急忙堆笑道:「宇皇陛下,我前幾天去找監天侯了!我得到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這不馬不停蹄地就找來了,大家怎麼都在這?」

說著,他喜滋滋道:「是這樣的,監天侯說,最近人族氣運沒跌反漲!所以他斷定,大周王他們也許還活著,陛下,這是天大的好事啊,代表我們還有希望救回他們!監天侯雖然是咱們敵人,但是他觀運還是一流的!這一場大敗,咱們居然氣運不跌反漲,這代表否極泰來……」

蘇宇異樣地看向他,笑了,「你去找監天侯了?」

「對啊,我這不是擔心大家沮喪嗎?我和監天侯關係還行,我問了一下,人族氣運沒跌……」

蘇宇笑了:「所以,你是看了氣運之後,又跑回來了?之前是準備跑了?」

「沒有!」

多寶義正言辭:「我就沒想走,我要和宇皇府共存亡!」

「……」

信了你的邪!

還真是膽小如鼠,也許就是去問監天侯,該不該跑了。

蘇宇笑道:「他還說了別的嗎?」

「說了……」

多寶急忙道:「他說,他實力又強了!還有,他說,他當年在百戰出事後,氣運跌落,恐怕有些問題,並非百戰被封印導致的,而是百戰直接剝離了一部分氣運之力走了……」

蘇宇點點頭,笑道:「不意外。」

百戰大概率是剝離開了,和人族氣運分離了,所以導致監天侯當年氣運之力下跌,第九潮汐后,屢屢倒霉。

「還有嗎?」

「有!」

多寶馬上點頭道:「監天侯還說,宇皇強,他便強,但是他越強,宇皇也越強,這未必是好事……這代表宇皇現在和他有些牽扯了……」

蘇宇笑了,「這傢伙,倒是感應的挺準確!」

監天侯代表上古,如今的蘇宇,反而有些繼承上古餘暉的意思。

百戰,反而從中擺脫了。

這陣營之說……有時候就是這麼變來變去!

當然,牽扯不算太大,蘇宇笑呵呵道:「行了,我知道了!宰了他,還沒到時候!這時候,我不會殺他,百戰大概也不會……等著吧!」

百戰不會殺監天侯的,哪怕他知道監天侯代表什麼。

不過,殺了監天侯,對百戰沒好處,反而只有壞處。

上界可能會多出十幾位規則之主!

甚至更多!

百戰麾下,有多少天尊?

他走肉身道,封印破不破,其實都一樣,百戰大概還得保護監天侯。

敵我關係,往往就是這麼複雜。

此刻,誰弱誰就會保護監天侯。

也就萬族不知道,不然,大概率會瘋狂衝下界,乾死監天侯了事!

至於多寶……

蘇宇也不多說什麼,這傢伙,氣運其實不錯。

關鍵時刻,往往能逃過一劫。

「入界吧!」

蘇宇不再多說,帶著眾人紛紛入界。

……

天淵界域。

依舊是滿目狼藉。

不過,今日蘇宇便要改造此界了!

也將此界沉入死靈之地,沉入之後,挖洞開萬道。

「琪王妃!」

蘇宇一聲低喝,剛回來不久的琪王妃,迅速飛來。

蘇宇踏空而行,看向整個天淵界域,沉聲道:「我要將此界沉入死靈界域,琪王妃,接下來,主要需要你來石化此界,難度不低!」

琪王妃微微點頭。

蘇宇再喝:「鴻蒙將軍!」

鴻蒙迅速抵達。

「開三十六城通道,生死連接,為我助力!」

「諾!」

鴻蒙一聲低喝,下一刻,吼道:「三十六聖城,開通道!」

轟隆隆!

三十六座巨大的古城,瞬間開啟死靈通道,一道道死氣貫穿了天地,整個天淵界域,瞬間死氣瀰漫!

外界,隱約有規則之力要掃蕩而來。

蘇宇沒太在意。

這時候的他,默默感應著,片刻后,天門開啟,眼中,呈現出一條大道,那是天淵大道,蘇宇眼神一亮,喝道:「命皇,助我斷開天淵之道!」

斷了此道和生靈界域的聯繫!

蘇宇一指點出,虛空中,呈現出一道光影,命皇也不多說,一股大道之力瞬間爆發,天命之道和天淵之道,眨眼間糾纏起來。

「肥球,助力,咬斷天淵道和本界聯繫!」

「嗷嗚!」

肥球大道虛影呈現,一口朝那呈現出的天淵之道咬去,此刻,天淵大道劇烈震蕩,好像不願意斷開連接!

而蘇宇,暴喝道:「南王,嵐山侯,死靈大道之力覆蓋!」

下一刻,古城中,幾位死靈強者浮現,紛紛出手!

用死氣切斷天淵大道和時光長河的聯繫!

蘇宇不斷指揮,將一界沉入深淵,難度還是有一點的,不過,對他而言,不算太難。

伴隨著一位位強者出手,整個天淵大道,有些斷裂的趨勢,此刻,整個天淵界劇烈顫動。

轟隆隆!

巨響聲,響徹天地。

……

這一刻,神魔仙人各界,都有一絲絲力量滲透而出。

很快,各界好像都知道了什麼。

仙界。

天古一臉沉重,輕聲道:「好一個蘇宇!」

一旁,符王凝眉道:「大人,他們在天淵界域做什麼?」

「做大事!」

天古感慨一聲:「蘇宇……恐怕要撤離萬界了!他正在將整個天淵界,沉入死靈界域!」

好大的魄力!

一界沉入!

從此,萬界無天淵界域了。

而符王,其實還是不懂:「這是說,蘇宇真的戰敗了,他要逃了?大人,你說我們現在聯手神魔,能否阻攔他逃亡……」

天古瞥了他一眼,白痴!

「閉關修鍊吧!」

天古懶得多說。

阻攔?

為何要阻攔!

找死嗎?

蘇宇說戰敗,你就信了?

他在上界,恐怕也是殺人無數,真戰敗了,敢搞出大動靜,他也不怕你!

三大族敢此刻出手……那都等死吧!

蘇宇人都要跑了,他還在乎不在乎上界開啟?

小心這傢伙來一次狠的,連三大族都給滅了!

……

轟隆隆!

劇烈的響聲,震蕩整個下界。

巨大的天淵界域,不斷下沉!

……

天淵界中。

天淵大道,劇烈掙扎,好像不想剝離和此界的聯繫,蘇宇等的不耐煩了,喝道:「肥球,跺它!」

轟!

一個巨大的靴子,一腳跺去!

那天淵大道,好像活了一般,迅速避開,有些驚悚的感覺。

蘇宇笑了:「天淵大道……這麼說,它的執掌者也許還活著!」

當年的天淵皇,大概率還沒死!

不過,這只是大道的一些投影連接罷了,哪能躲開文王的靴子,一連跺了多次,轟隆一聲,大道被一腳跺的有些潰散。

在這,肥球其實是受影響和壓制的,然而,這靴子卻是不受影響!

隨著這大道虛影,有些潰散,整個界域中,那股針對外族的壓制力,有消退的趨勢,這就是規則!

如今,規則本身都開始要潰散了,壓制力自然也要潰散。

轟!

響聲再起,整個天淵界此刻死氣瀰漫,漸漸地,開始下沉,36個通道內,大量的死氣瀰漫而來!

轟隆隆,巨響聲一陣接著一陣,劇烈的震蕩,震的界域內山川崩塌!

死氣,從四面八方滲透而來。

蘇宇卻是不在意,未必是壞事。

死靈大道的主人,把萬界的死氣都給抽走了,萬界的道,其實不算太圓滿,少了死道!

現在滲透一點死氣過來,那是好事,回頭時光長河挖個口子,衝散一下,中和一下,此地的道,也許還能恢復到死靈大道主人開天之前!

更加圓滿一些。

當然,這時候,蘇宇天門開啟,忽然看到了一條巨大無比的死靈大道,隱約衝擊壁壘而來,死靈大道感受到了此界沉入,居然想同化此界!

蘇宇一聲暴喝:「劉洪,給我攔住!侵吞死靈大道之力!」

界域之外,被藍天弄出關的劉洪,咬牙切齒,爆吼一聲,一股死氣瀰漫,一條大道呈現,迅速抽取死靈大道的力量,讓死靈大道不得不朝墨道侵襲而去。

轟!

整個界域,開始正式下沉!

「琪王妃,去封非36通道口的地方,不要讓死氣全面滲透!」

琪王妃也迅速飛出,開始石化整個界域其他各地的薄弱處!

伴隨著琪王妃的石化,36通道口中,大量死氣湧入,虛空中,天淵大道,陡然,徹底潰散開了,虛影斷裂,界域內,一切壓制力消散!

轟!

這一刻,一聲驚動萬界的聲響,傳盪開了!

許多強者,都朝天淵界域這邊看來。

距離最近的神界,不少強者窺探意志力而來,很快,迅速退回,無他,劇烈的死氣,衝天而起,腐蝕的各位強者意志力都嗤嗤作響!

……

天淵界域內。

蘇宇他們明顯感受到了界域下墜!

伴隨著下墜,天黑了!

下一刻,好像沉入了地底,轟隆一聲,大地震蕩,好像和死靈界域接觸到了,整個界域徹底融入死靈界域中。

一股強烈的衝擊波,衝擊著死靈界域,也衝擊著天淵界域。

死靈界域,星宇府邸連介面。

忽然,一道人影浮現。

武皇浮現,看向遠處,其實不算太遠的地方,一個巨大的圓形界域,好像星辰一般,整體墜入死靈界域,墜入鎮靈域中!

「瑪德!」

武皇忽然罵了一聲,這瘋子,好端端地把天淵界墜入死靈界域幹嘛?

不止他感應到了,這一刻,歸墟之地,北王忽然浮空,看向遠方,也看到了那巨大的界域墜入!

頓時臉色一變!

這是一界墜入?

蘇宇做的?

這是要幹嘛?

「多事之秋!」

北王心中嘆息一聲,這死靈界域,也許要不太平了,哪怕之前就不太平,可現在,蘇宇將一界完整沉入,顯然,接下來更麻煩!

而身旁,龍血侯氣息強大,帶著一些渴盼,忽然道:「這麼說,我們可以拿下此界,直接連通生死兩界了!」

大手筆啊!

龍血侯感慨,但是卻愈加興奮,好事!

這要是能拿下……那從此以後,生死兩界,是否直接就打通了?

……

同一時間。

歸墟之地深處,一道道光柱動蕩,一張張人臉浮現,看向遠處,也都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界域墜入死靈界域。

都很意外,也很震動。

生靈界域一界墜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

而蘇宇不管其他人如何想,當巨大的衝擊波衝擊而來,蘇宇興奮無比,成功了!

「封鎖36通道!」

伴隨著他一聲暴喝,通道全部被封鎖,無數的死氣瀰漫!

此刻,整個界域,有些類似於半死靈界域。

而蘇宇,這時候要去挖洞了!

趁著剛墜入,死靈大道還沒侵蝕而來,去時光長河中挖個洞!

要不然,遲了的話,還不好弄。

「藍天!」

一聲暴喝,下一刻,虛弱的藍天鑽出來了,緊接著,大量的強者光團浮現。

蘇宇一揮手,永恆境和合道境強者,全部浮現。

至於之下的,蘇宇沒放出來。

太危險了!

這裡,死氣還是很多,何況,永恆之下,感悟大道,好處不是太大。

蘇宇正色道:「我去挖洞,一旦挖穿了,大量的規則之力,會衝擊而來……諸位,只能靠你們一點點去梳理大道了,此地適不適合我們居住,就看大家梳理的效果了!」

「宇皇放心!」

眾人齊喝!

都有些興奮,要挖口子了!

而蘇宇,迅速鑽出天淵界域,此刻,和生靈界域的通道還沒消失,也沒封堵,只要找到天淵大道,蘇宇沿著那邊去挖,方位就不會錯!

畢竟在這之前,天淵大道就連接在這。

蘇宇迅速撕裂時空長河,鑽入其中。

他也要學前輩們,開始給時光長河挖洞了,也不知道這道的主人還活著沒?

若是活著,哪天看到自己的大道,被人挖成這樣子,大概會氣的想殺人了!

「反正不是我第一個挖的……」

帶著這心思,蘇宇瞬間沒了負罪感,我又不是第一個,我就挖個碗口大的就行,對,就這麼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0章 遷移,挖洞(萬更求訂閱)

7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