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 開口子很爽(求訂閱)

第761章 開口子很爽(求訂閱)

就碗口那麼大!

蘇宇默默說著,挖的太大了,他還怕自己沒辦法穩固呢。

看看,人皇挖那麼大,衝擊力極強,連天尊都過不去,多危險啊。

鑽入時光長河,蘇宇迅速朝前飛去。

這一次,萬天聖他們都會在下方梳理大道,挖口子這事,只能靠蘇宇自己來做了。

一路前行。

主要其實還是依靠星宇印。。。

不得不說,如今的蘇宇,對星宇印的依靠程度,比時光冊還要多一些,若不是從星月那邊,得到了星宇印,什麼時光長河挖口子的事,都不好做。

包括上下界域,都有難度。

星月……

這一刻,蘇宇又想到了星月,也許星月不在乎星宇印,或者已經完全遺忘了,不過,自己還得記情的。

這位一開始就和自己打交道的死靈君主,如今很是低調,繼續住在自己的死靈城堡,很少能看到星月外出,這位可是正宗的宅女。

一宅,那就是十幾萬年。

心中想著事,星宇印繼續發揮威力,平盪整個時光長河的波濤,讓此刻大道斷了的蘇宇,依舊可以一直遠行。

不知道走過了多遠,都快超過筆道了,蘇宇感應到了天淵大道的氣息。

很快,一條不小的支流呈現在眼前。

蘇宇仔細看了一下,判斷了一下,這應該就是天淵大道本道所在。

不算太強大!

整個支流,跨度大概也就千米左右。

比起筆道,要弱不少。

甚至還不如荒天獸的大道,自然也就不如武皇的大道。

「天淵皇的實力,也就這樣!」

蘇宇大體上感應了一番,挖洞,就在這附近就行,不過還要鎖定好位置,以免挖錯了地方,挖到了界域之外,那就白挖了!

蘇宇很快在支流前停下,丈量了一下,就在支流對應的主幹道位置落了下來。

此刻,河水滔滔。

這河水,都是萬道之力,萬道之力,會將對應的大道之力,流入那些支流中,為支流提供規則之力,這就是整個時光長河的運轉模式。

正常情況下,哪怕天尊,也只是專精於一道,一旦貿然潛入時光長河河底,稍微拖延一會,就會被這時光長河的力量給衝擊死。

萬道之力,包含太多,包括腐蝕、攻擊、必殺……等等規則之力。

這樣的衝擊力,是沒人能承受住的。

「星宇印,不知道能鎮壓多久!」

蘇宇也不確定,因為之前幾次,他都是淺嘗輒止,鎮壓片刻,很快就會撤離。

現在,挖洞……大概不好挖。

時光長河不會那麼脆弱,你說挖就給挖出來了,真要那麼簡單,時光長河早就漏洞百出了。

「鎮!」

蘇宇沒再多想,先試試再說。

一聲暴喝之下,星宇印爆發出璀璨光輝,一瞬間,整個時光長河好像微微滯留了一下,蘇宇一瞬間鑽入河底,星宇印化為防禦罩,擋在了他四周。

但是,此刻,巨大的河流力量,還在衝擊著蘇宇,蘇宇穩固不住。

一旦被沖走,就會偏離天淵界域了。

腦海中,時光冊微微蕩漾起來。

文明志上,大道圖溢散出淡淡的光輝。

人皇的大道圖,時光師的時光冊,星宇印……

這些寶物,此刻都發揮出了強大的威力。

蘇宇繼續下潛,稍微有些吃力。

那些河水,從他四周衝擊而過,蘇宇感受到了萬道之力,各種力量匯聚,強大的嚇人。

他一路下潛,不知道潛了多久,好像觸底了。

蘇宇低頭一看,眼神微動,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清晰地看到河底到底是什麼。

壁壘!

那壁壘又是什麼?

「混沌!」

蘇宇喃喃一聲,是的,混沌!

時光長河的河底,是混沌,是混沌之力,也就是融合的萬道之力,混雜的萬道之力。

「原來如此!」

「以混沌為包裹,開自己的道,穩固時光長河,外混沌,內萬道!」

「厲害!」

蘇宇心中驚嘆,大道壁壘,原來是混沌包裹,這為他接下來開道,倒是提供了不少思路。

蘇宇一拳打出,結果,河底紋絲不動。

是的,一點動靜都沒。

水花都沒濺起!

「不是蠻力……」

蘇宇皺眉,很快,有所明悟,接著,苦笑一聲:「艹!」

他有些明白了!

挖洞,其實不是硬挖,而是要梳理混沌,在混沌中開口子,這相當於剖析混沌道啊。

「挖個洞,合著還得感悟大道,明悟大道才行!」

混沌,就是混亂的網。

蘇宇此刻,要做的是把這混亂的網,給梳理一遍,然後,抽掉其中一些關鍵的線,讓網格散開,這樣,才算是挖出了洞。

而到了這時候,蘇宇想到了人皇!

人皇開那麼大的口子,合著不是蠻力,而是人皇對大道感悟極深,深入剖析混沌一道,然後抽掉了整個混沌壁壘,這才導致那麼大的口子出現。

「厲害啊!」

蘇宇再次感慨,開口子,不簡單。

就目前蘇宇所知,這個潮汐,他、藍天、萬天聖有希望能開口子,其他人,應該都沒戲,因為對萬道了解不深,對混沌了解不深。

「百戰他們可以嗎?」

不好說。

反正,挖洞不是力氣活,而是腦力活,啥時候連挖個洞都是文化人才能幹的事了,蘇宇再次嘆息,武夫,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

再不努力,連挖洞這種力氣活,你們都沒法幹了啊!

「剖析混沌……還好,這些時日,我和藍天他們研究了不少,也許可以完成。」

這半個月,他一直和幾位死靈,包括藍天他們研究這一切。

擱在之前,蘇宇也許還真的有些無從下手。

「這樣也好,當做我開道之前的一次測試吧!我若是連解析都沒辦法解析,談何開道?」

大道,就是一個機器。

你連拆都沒辦法拆,如何去造?

混沌道,就是萬道的綜合體,蘇宇唯有將這個先拆了,才有可能去造出來,否則,他開道成功率極低!

蘇宇蹲下身子,不管外面河流的衝擊。

文明志和星宇印都在懸浮,鎮壓此地,短時間內問題不大,時間長了,沖走了,自己大不了再來,怕什麼。

「混沌壁壘,我得先找個線頭出來才行,不然不好拆啊!」

蘇宇看著堅固如牆壁,光滑無比的混沌壁壘,有些頭大,我從哪條道開始呢?

「怎麼先引出一條線呢?」

這東西,還真得抽絲剝繭才行,這不是形容詞,而是真的得抽絲剝繭。

「先從五行開始吧!」

蘇宇手中,一股火焰升騰,那壁壘上,也映射出一道火焰光輝,蘇宇火焰越來越強,壁壘上,火焰之道也越來越強。

蘇宇心中微微一細,仔細感悟一番,若有所思。

強行斷掉,恐怕很難。

「得以道克道!」

「水火不容,木生火,以木道催生火道,壯大火道,以水道破滅火道……斷掉火道之線!」

蘇宇一個個念頭升起,先牽引出火道,很快,他木字神文爆發,木道催生,壯大那條火道,漸漸地,壁壘上的火道越來越清晰,隱約有突出的跡象。

果然,還得看大道感悟才行,蠻幹是不可能打破壁壘的。

水道呈現!

瞬間澆築!

嗤嗤一聲響,然而,突出的火道,瞬間湮滅了水道。

「不行,我太弱了。」

蘇宇頭大,我的道太弱小了,這麼下去,我得水磨工夫才行,光是磨斷一條道,我就得耗費大量精力才行。

這萬道,我得什麼時候才能都給磨斷?

「看來,還得借力!」

下一刻,文明志中,一頁水道之頁呈現。

一條虛擬水道,和蘇宇連接到了一起。

緊接著,腦海中,時光冊中,也有一股水道之力湧入體內,蘇宇水道瞬間壯大起來,再次澆築在壁壘上的火道之上。

嗤嗤!

這一次,水道效果要強多了。

然而,想弄斷這條火道,恐怕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蘇宇不管這些,這是對自己大道感悟的一次考驗,這一次,哪怕挖不了口子,也是對自己的一次考核。

「開天者,若是連挖洞都挖不出來,那也沒辦法開天了!」

「這倒是有點類似於考核了,考核不過關,代表我連基本的開天資格都沒有!」

蘇宇繼續水磨工夫,開始磨那條火道。

四周,大量河水衝擊而來,星宇印爆發璀璨光輝。

但是,漸漸地,也有些暗淡下來。

力量消耗太大了!

……

同一時間。

時光長河深處。

一道虛影再次呈現,忽然回頭,看向遠處。

「星宇印……」

喃喃一聲,人影感受到了星宇印,就在這條河中,也許在未來的某一處,上流過去,下流未來。

未來,有人將星宇印帶入了時光長河中,一直在鎮壓河流。

在做什麼?

星宇印,力量好像在劇烈消耗。

「星月將星宇印送人了嗎?」

帶著一些疑惑,虛影微微凝眉,那好端端地,一直停留在某地不動做什麼?

奇怪!

最近,奇怪的事情越來越多了,上次還有個傢伙,極其古怪地,沒有接受自己的傳承。

正想著,前方有人迅速破空而來,疲憊不堪,大聲吼道:「陛下,他們再次衝擊了!前方有些擋不住了!」

虛影顫動了一下,顧不上後方了:「攔住他們!」

「陛下!」

前方,人影急促道:「退吧!」

「不能退!」

人影低喝一聲,「退?再退,恐怕快回歸萬界了!萬界並無任何改變,無人打破封印,成為規則之主!援軍沒至,退無可退,再退……人族必敗!」

「陛下!文王他們也許回來了……」

「不可能!」

人影低喝道:「若是回歸,早就來援了!聽我號令,全軍壓上!萬界人族……搞什麼玩意!」

最後這話,低不可聞。

但是,的確想罵街。

他么的,多少年了?

就一個靠譜的強者沒出現?

一個有用的沒出現?

我他么留下的後手不少吧?

靠譜一點,早就拿下萬族了,拿下萬族,一統天下,出幾個規則之主沒問題吧?

不說多,這麼多年,十個八個規則之主一出,老子帶著人殺回去,好歹有援軍吧。

結果……封印都沒破。

這代表什麼?

代表一個規則之主都沒出現!

去你瑪德!

虛影心中發怒,廢物何其多!

人族難道在自己這代就要斷了?

活見鬼!

越想越氣,下一刻,聲音宏大:「全軍壓上,不許再退!後方無路,退無可退!」

「諾!」

喝聲響起,遠方,戰鬥爆發。

一條條規則大道,縱橫長河,長河波盪洶湧,後方,虛影鎮壓波濤,長河波動太過劇烈,影響到了後方,後方恐怕有大災難,影響未來。

遙遠方向,有冷漠聲傳來:「看來,萬界還沒出規則之主……人皇,你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距離吾等回歸,沒多久了!」

「一旦回歸萬界,人道衰落,人皇陛下,你的路……便是末路了!」

宏大聲響徹長河。

帶著一些冷漠,一些譏嘲。

縱然被堵千萬年,那又如何?

萬界人族,沒了你們在,照樣是廢物,吾等回歸萬界,打破封印,也許,萬族會出大量規則之主,他們已經感應到了,萬族氣運不低!

虛影不理。

當然,心中少不得怒罵。

人族……搞什麼玩意。

越想越悲哀。

無數歲月,就沒個天才嗎?

太傷心了!

虛影正想著,忽然,心中微動,再次扭頭朝後方看去,不是有人成了規則之主,而是……那星宇印停留的地方,好像有點異動。

隱約……有點不太對勁。

什麼異動?

距離太遠,他也無法感應清晰,罷了罷了,再怎麼異動,也沒出規則之主,真是天命不歸我人族嗎?

……

與此同時。

河底。

磨!

蘇宇不斷地磨,磨了不知道多久,咔擦一聲!

那凸顯出來的火道,嘎嘣一聲斷裂了!

蘇宇滿頭大汗,有些欣喜,也有些無奈。

我勒個去!

就一條道,就把我磨死了。

這挖洞,太難了吧。

之前還真小覷了這挖洞的活,這麼下去,我得磨多久才行啊?

「也不一定要全部磨斷,把一些主要大道磨斷了,也許時光長河,會自己把這洞給沖開了!」

想到這,蘇宇齜牙:「五行斷了火道,四行不穩,五行破開,看樣子,可以先破五行了!」

而就在此刻,時光長河中,忽然,一股火行規則之力,從萬道中剝離,化為火行之水,朝蘇宇這邊襲來,一眨眼,沒入那個斷口。

蘇宇心中微動,這一瞬間,火行之力消失了。

「去哪了?」

「難道……流入天淵界域了?」

……

就在這一刻。

天淵界域。

大家嚴陣以待,默默等待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一股火焰從天而落,那火焰,焚天滅地!

好像是滅世之火。

完全沒有任何顧忌地燃燒,無數死氣被燃滅,藍天臉色一變,太強了,這股火焰之力,肆無忌憚地燃燒,太強大了。

萬天聖也是變色,下一刻,怒喝道:「五行之火行族,出列,吸收火焰!修火道者,速度,吸火行之力!」

五行族這邊,幾位火行大道的修者,迅速飛入上空。

那精純無比的火行之力,讓他們駭然。

幾位永恆,迅速吸收火行之力,然而,火焰還是瘋狂升騰。

萬天聖臉色微變!

不行,火行道吸收的力量太少。

下一刻,他一抖書頁,數萬火行族強者浮現,有強有弱,這是蘇宇留給他的,蘇宇可不敢帶著所有人去時光長河。

「火行族,吸收火焰之力!藍天,壓制火焰強度,其他人……都幫我壓制力量!」

萬天聖不斷暴喝,下一刻,聲音響徹那容納五千萬人的書頁中:「可有感悟火行神文強者?可以修鍊火行之道戰者?有的話,速度出列!」

靠幾位永恆,完全無法將這些火行之力吸收完畢。

萬天聖臉色嚴肅,仰頭看天。

什麼情況?

為何只有單獨的火行之力滲透而出,力量嚴重失衡之下,火焰焚天,這麼下去,遲早會燃燒整個天淵界。

大量的火行強者,瘋狂吸收著這些精純無比的火行之力。

這就好像是天地獎勵。

關鍵是……太多了。

多到讓人恐懼,會撐爆大家的。

五行族這邊,火行老祖一開始是爽,很快,變成了驚恐,看向正在吸收的浮土靈,驚恐道:「這麼多,咱們吸不完的!」

人生最快樂的事,莫過於吸收無數的對應屬性規則之力。

人生最痛苦的事,也是吸收了無數對應屬性規則之力,他么的,吸不完,吸的自己都快被燒死了!

浮土靈也是顫抖,好多!

大量的天火,從天而降。

蘇宇在幹嘛啊?

別單純的放火啊!

火太多了,力量失衡之下,其他強者壓根沒辦法進入其中,吸收這些火焰的。

正想著,大家正瘋狂地吸收著,忽然,大量的天水從天而來,萬天聖再次變色,什麼鬼,不是挖洞嗎?

怎麼力量失衡的如此嚴重!

這些力量精純是精純,關鍵是,受眾不多啊。

還好,五行族人不少。

下一刻,他再次怒吼:「藍天,分散水火之力,五行族之水靈族,吸收水行之力,凡修水道強者,全部進入!」

空中,藍天忍不住罵道:「你自己干啊,我一個人,你當我是神嗎?」

他都想罵人了!

啥事都是藍天,藍天吃你家的喝你家的了?

天聖一點不可愛了!

沒看到我在忙嗎?

萬天聖也是鬱悶,沒辦法,就他和藍天能分開這些大道之力,其他人,都差了點。

想到這,萬天聖忽然吼道:「火雲侯,你死了?在幹嘛呢!過來吸啊!」

他平時對這些老輩還算客氣,此刻,忽然想到了,火行道還有個傢伙呢?

人呢?

遠處,火雲侯化為虛影,光球閃爍,帶著無奈:「我們沒肉身啊,力量太剛猛了,藍天道友,稍微化解一些,柔和一點……」

去你瑪德!

藍天暗罵一聲,都把自己當過濾器了是吧!

罵歸罵,還是迅速開始削弱那些火行力量,充當人形開關,控制力量滲透強弱。

萬天聖見狀,眼神一亮:「藍天,去空中,堵住力量滲透點,堵住那個口子,充當開關,調節力量釋放強弱!」

藍天,這一刻真的好用。

藍天再也忍不住了,怒道:「你要弄死我你就直說,你當我是什麼了?」

「少廢話,去不去?」

萬天聖也怒:「除了你,別人能行嗎?別看此地人多,都是吃乾飯的,能者多勞,不懂嗎?」

「……」

四周,一群強者,面上無光。

這話……真扎心。

我們也不想啊!

關鍵是,我們都是專修一道,誰修這麼多道啊。

藍天無奈,只好飛身上天,怒吼一聲,化為一個巨大的八爪魚,一下子將天空堵住了!

接著,嘴巴一張,吐口水似的,吐出一些火行之力,再吐,吐出水行之力。

而下方,眾人臉色一僵。

火雲侯忍不住道:「道友,這……要不……換一個方式?」

吐出來的!

有點噁心!

「噗嗤!」

八爪魚放了個屁,放出了大量水行之力……

眾人被噁心到了!

藍天這王八蛋,故意的。

是的,他就是故意的。

誰讓大家讓他去當開關的,你們愛吸不吸。

萬天聖也是無言以對!

真不是個東西!

算了,反正我又不吸。

「大家不要在意,都是純粹的規則之力,並非藍天的口水尿水……」

你不說就算了,一說……算了,還是繼續吸吧。

正說著,轟!

一股土地之力滲透而來,萬天聖隱約已經知道了,喝道:「土行族準備,宇皇正在一點點地釋放規則之力,諸位,機會難得!如此精純的規則之力,錯過這一次,未必有下一次了!」

開口子的瞬間,這些力量都很精純,一點點地滲透出來。

再之後,恐怕就得混合了。

而此刻,五行族算是撿了個大便宜,蘇宇在上面釋放五行之力,下面,藍天在控制規則之力滲透的強弱,這對他們而言,就是天賜良機!

相當於不斷有天地獎勵出現!

浮土靈也在瘋狂吸收,他是五行強者,五行力量都可以吸收,而且他還是五行老祖的本源所化。

嚴格來說,浮土靈其實和豆包他們差距也不大。

他也勉強算是大道之靈!

此刻,氣息瞬間暴漲。

大量規則之力被他吸收,浮土靈笑的齜牙咧嘴,果然,我就知道跟著蘇宇,有好處拿。

此刻,大量的五行族強者,紛紛晉級。

對於弱者而言,這麼多規則之力,瞬間湧入,雖然境界可能會虛浮一些,可這的確是提升的最佳時機!

修鍊五行力量的強者們,不斷增強。

火雲侯這位火行道的天王級強者,此刻,虛影瞬間凝實,大量的火行之力被他吸收,之前肉身破碎的他,這時候,用火行力量勾勒出了一副完整的火行之軀。

下一刻,意志海中,一柄兵器浮現。

緊接著,上萬人出現,火雲侯大吼道:「吸!都給我吸,純粹的火行規則之力!」

那些人,紛紛開始吸收,都有些茫然。

咱們在哪?

而萬天聖掃了一眼,微微皺眉,火雲侯訕訕,喊道:「是我的人,在神火山帶下來的,之前沒來得及放出來!他們都很強……」

說著,看向其中一位火爆的女性,喊道:「火月,快點吸,合道啊!」

那火爆女性,一臉茫然,但是也不管了,吸啊!

哪來的這麼多火行之力?

還有水行之力,對,還有土行之力。

這些人,都很茫然。

但是,這地方比神火山的力量都要精純百倍,的確是他們修鍊的好地方,這些人當中,永恆可不少。

一個定軍侯,當初麾下千餘人,都有不少永恆。

火雲侯這邊,麾下永恆更多。

遠處,定軍侯幾人對視一眼,下一刻,定軍侯吼道:「重明,咱們的人呢?快放出來,吸!」

重明急忙釋放他帶來的定軍侯麾下。

而英武將軍不動聲色,也從自己意志海中放出一件兵器,放出上萬人,有修五行的,都給我吸!

當日上界六位上古侯,暗影無麾下,雲水離開,鎮南侯那邊,蘇宇也沒管他的人,他的人都在鎮南侯自己那邊。

此刻,定軍、英武、火雲三位強者,麾下加在一起,差不多三萬人,而永恆,超過百位!

多年的積累,此刻在這些老牌強者身上,展露的淋漓盡致。

大量的強者,開始吸收那些五行之力。

尤其是火雲侯這邊,那火月,力量不斷攀升。

一眨眼,轟隆一聲!

大道之力瞬間強大起來,一股屬於合道的氣息,眨眼間升騰而起!

而此刻,英武將軍嘆息一聲。

可惜了!

不可惜別人,可惜雲水侯,雲水若是在,此刻,雲水一定有希望晉級天王,而且雲水侯麾下,大多都是修鍊水行一道的,也許也能誕生大量水行強者。

晉級合道,並非是夢想。

英武將軍覺得太可惜了,但是,這也是雲水自己的選擇。

而火雲侯,笑的嘴巴都快裂開了。

爽啊!

老子麾下,也出合道了。

他哈哈大笑:「火月,加把勁,繼續吸!還有火烈、火爆……你們幾個,給老子吸,別便宜了五行族,五行族的傢伙進入不了合道,咱們沖啊!」

他興奮無比,而萬天聖見他一個勁地吼叫,怒道:「閉嘴!火雲,你多感悟火行之道,此刻是你唯一晉級天尊的機會!」

這老東西,廢話怎麼這麼多!

快他么吸,感悟大道之力。

火雲侯上次晉級了天王,這次若是運氣好,沒了肉身干擾,多感悟一下大道,也許能進入天尊的,火行道必然是可以晉級天尊的。

這種基礎大道,都很強,不是大周王那種小道,哪怕修鍊到了巔峰,也未必能成天王。

火月這些人,都有些茫然。

不過,見火雲侯乖乖地去感悟大道了,眾人有些異樣,也都不吭聲,默默去吸收力量。

為何覺得,自家老大在這地位不高?

這是哪?

下界嗎?

下界哪來的這麼多規則之力,真古怪。

一位位火行強者,不斷強大,而虛空中,再次浮現金道之力,這一刻,不少人歡喜,萬天聖也是喜形於色:「快,戰者也可感悟,兵器皆為金道!金道,攻伐之道!」

這道,哪怕大家不修,不是專修,也可感悟!

攻伐之道,哪個修者還沒接觸過?

萬天聖臉上露出喜色,沒想到,開口子居然是這樣的,這要是隔山差五地開一個……那豈不是……都發達了?

「發財了啊!」

「蘇宇會開口子,那三天開一次,每次都是大家徜徉在規則之力中,感悟各種精純的規則大道,這堆也能堆出天尊了啊!」

萬天聖想著這些,有些古怪,人皇既然能開,當年怎麼不多開一些?

三天開那麼一次,人族不說規則之主,起碼合道能出一大堆吧?

……

而這一刻的蘇宇,不知道萬天聖所想。

不然,他得罵死老萬。

去你的吧。

五行之道,都沒開完,蘇宇已經臉色慘白,四周,文明志也好,星宇印也好,都在瘋狂顫抖!

壓力太大了!

隨著他磨斷了一些壁壘之道,四周,各種力量朝他湧入,蘇宇自己也吸收了大量規則之力,此刻,有點要爆炸的感覺。

「好熱!」

「好冷!」

「好痛!」

「啊,我石化了!」

「……」

反正沒人,蘇宇不斷吼著,大罵著。

老子下次再也不開口子了,這口子一開,各種大道都要經過之力,才會滲透出去,千刀萬剮的意思啊。

這開口子,開一次,就要了老命了。

「我開的還算弱,開的還算小……」

「當年人皇開那麼大的口子,那麼多大道之力湧入,人皇肯定也在瘋狂慘叫!」

蘇宇自己安慰著自己,不丟人!

肯定不止我如此,人皇當年在沒人看到的地方,一定也在慘呼,我開這麼小,你開那麼大,哪怕你強,你也得哭。

「這是我們開天者的秘密,大家都不會泄露的,嗯,一定的!」

蘇宇被火燒的都快哭了,一會又被水凍的化為了冰棍,一會又被木之力救援救的呻吟不止,太爽了,一會又被金道之力衝擊的五臟六腑都破碎了!

痛哭流涕!

反正沒人看到,這有啥啊。

這一定是大家的秘密,人皇不說,死靈大道主人不說,我不說,還有誰知道?

大道,被他一道道磨斷。

每磨斷一種,都會給蘇宇帶來一種特殊的感受。

比如磨斷了魔道之力,蘇宇化身魔頭,桀桀怪笑。

磨斷了仙道,蘇宇仙風道骨,雖然一邊流淚一邊痛哭,依舊仙氣凜然。

此刻的蘇宇,真正意義上,去接觸各種大道之力,也讓他更多了幾分感受。

不同的大道,帶來了不同的體驗。

好像角色扮演一般,此刻的蘇宇,化為千面人,有些癲狂,有些狂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1章 開口子很爽(求訂閱)

7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