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2章 不寒而慄(求訂閱)

第762章 不寒而慄(求訂閱)

天淵界域。

隨著蘇宇不斷磨斷各種大道之力,此刻,整個界域中,大道沒一開始那麼純粹了,而是混雜起來了。

吸收起來更難!

但是,蘇宇本身的目標並非讓大家吸收,而是讓他們整理,梳理萬道之力。

此刻,萬天聖神情凝重了許多。

界域內,不斷有人晉級。

他沒顧得上這些人了,頓時高聲暴喝道:「所有永恆,隨我一起梳理大道之力,穩固大道,不要讓大量規則之力,衝擊界域!」

眾人紛紛停下了吸收,迅速騰空。。。

這也是蘇宇之前的要求。

他們來穩固河水!

當河水傾泄的時候,他們的任務就是將這些大道,鎖成一團,等待蘇宇回來,再來化為時光之道。

「五行道,我們來梳理穩固!」

浮土靈一聲低喝,給五行族接下了任務。

「空間道我們來!」

空間族也迅速接下了任務。

「吞噬道我來!」

「……」

一位位強者,迅速按照自己的大道屬性,開始分工,進行梳理。

而萬天聖、藍天,負責總管大道,其他無人梳理的大道,都需要他們來梳理,不要讓這些大道之力,化為混沌,衝擊整個界域。

一旦化為混沌,那界域內,就成了混沌山那樣了,對萬界修者的修鍊,並不算好事。

而空中,那個口子好像越來越大了。

蘇宇崩斷了大量的大道之力,導致河水開始有點傾泄的趨勢。

藍天來不及梳理了,但是還是強撐著。

獵天榜浮現!

一頁金冊,懸浮在空,藍天負責過濾,下方,萬天聖面色嚴肅,主要是輔助藍天,將一些無法分開的大道之力進行分開梳理。

所有人都徜徉在大道之中。

大家都在默默感悟著,梳理著,拆分著。

這是混沌化萬道,萬道合混沌的一個過程,機會的確難得,當年人皇開口子的時候,壓根就沒去想著讓大家幫著梳理。

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何必讓人去做?

人皇開道,也極其隱秘,知道的沒幾個,真正知道的,也不會在意,更不會讓規則之主之下的修者,幫著梳理大道。

就人皇開那麼大口子,規則之主之下的修者,一旦去梳理大道,是個人就得被沖死!

就在此刻,萬天聖環顧一圈,吼道:「南王,嵐山侯,二位速來!」

兩位強者,本在一側躲避著,因為死氣太濃郁。

此刻聽到呼喚聲,也迅速抵達。

南王沉聲道:「有事?」

「二位……」

萬天聖迅速道:「時光大道中,死道被抽離,不算太完善……現在我希望二位提供一些死靈之力,編製一條死靈之道出來,融入萬道之中,完善界域內的大道之力!」

兩人對視一眼,都很沉重。

編織死靈大道?

這可以嗎?

萬天聖沉聲道:「二位可以試試,這也是一種感悟,一種將自己所學全部化為大道的感悟,一旦成功,南王可能會晉級天尊,嵐山侯也能跨入天王境!這是機會!哪怕這次不行,一旦宇皇開道,再去大道圖中走一遭,二位必然都能更上一個台階!」

他知道蘇宇的心思,所以他也是不遺餘力,讓所有人,儘可能地都參與進來。

能者多勞,其實,藍天和他都可以做很多事,但是除非其他人做不了的,否則兩人都不會去做,他們做了沒好處,其他做了,也許就是一次至關重要的感悟。

「還有河圖……都可以來試試!」

萬天聖迅速道:「宇皇想要化死為生,等他出來了,先用此界之道融合試試,再去嘗試自我開道,向死而生,一旦成功,他就有可能將死靈復生!」

此話一出,幾位死靈心中震動。

蘇宇……準備復生死靈了嗎?

嵐山侯不管那麼多了,火急火燎道:「怎麼編織大道啊?」

萬天聖無奈!

你當年怎麼修鍊到合道的?

服了你了!

他也沒辦法,只好迅速教導道:「按照你心中所想,其實很簡單,你心目中的死靈道是什麼樣子的,那你就嘗試用規則之力,去化為大道,和其他大道進行一些比對,融合……」

可惜,大家沒開天門,單純的說,他也說的不是太清楚。

因為大道這東西,那真是懂的都懂,不懂的,你怎麼說,對方都很難理解。

而就在這一刻,一人浮空而來。

琪王妃忽然丟出一樣東西給嵐山侯,淡笑道:「這是虛擬死道,你自己感悟一下,也許有些收穫,等收穫了,再去考慮編織死靈之道!」

說完,琪王妃笑道:「石化大道出了嗎?出了的話,我吸收一些石化之力,完善我的偽道。」

正說著,一股石化之力蔓延。

藍天忽然被石化了!

藍天真要爆發,琪王妃騰空而起,迅速朝虛空抓去,大量的石化之力被她抓走,下方,河圖看了琪王妃一眼,微微凝眉。

他的先祖恭王,就擅長石化之道。

現在,又來了一位。

而不遠處,大秦王和大夏王都急了,他倆怎麼辦?

萬天聖如同保姆,也是心累,見那倆閑著,吼道:「你倆該幹嘛幹嘛,感悟槍、刀、金、攻、破各條大道!肉身道之力還沒呈現,不需要多管!」

這倆也不多說,迅速開始幹活。

遠處,大周王有點打醬油的意思。

其實也不算,不過這位,一會跑去感悟空間大道,一會跑去感受禁錮之道,一會跑去感悟忍耐之道,一會跑去感悟強攻之道……

如此一弄,看的萬天聖頭大,他知道大周王擅長各道,不過這老傢伙,打醬油打的有些明顯了。

「大周王!」

萬天聖一聲低喝:「還請大周王,布禁錮之陣,防止大道之力溢散!」

「……」

大周王有些無奈,我在感悟大道呢。

這是覺得我沒事幹?

算了,我繼續干我的去好了。

而這一刻,轟隆一聲,一股刀氣撼天,遠處,夏龍武手持歸元刀,一刀朝虛空斬出,虛空中,好像凝現出一把長刀!

遠處,大漢王這些人,紛紛一滯!

下一刻,大漢王幾人,臉色都有些異樣。

這……不對勁!

艹!

夏龍武合道了!

這不應該!

咱們誰不比他老?

何況,夏龍武證道永恆才多久?

上次大戰才證道的,怎麼這麼快?

而那邊,夏龍武面冷如霜,並未管其他人,側頭看向柳文彥這些人,尤其是柳文彥,他臉色冷峻:「柳文彥,我已合道!你還是日月九重……到底在等什麼?」

柳文彥臉色有些發白,夏龍武合道了!

這恐怕也是最近這些年,除了萬天聖、藍天這些瘋子之外,最快晉級合道的人。

夏龍武,本就天賦異稟。

蘇宇幫他踏上了刀道之後,他進步一日千里,而今,一步踏入合道,而當年比他還要年長一些的柳文彥,還停留在日月九重。

而遠處,萬天聖也看了一眼柳文彥,微微皺眉,喝道:「你天賦當年最強,遠勝龍武幾人,而今,龍武合道了,你的學生蘇宇,也成了宇皇!這麼多年了,你到底有什麼放不下?你的老師,當年之死,也非你的責任……」

柳文彥苦澀無比:「我……我對得起我老師!我唯一對不起的,只有我柳家……」

他對得起葉霸天!

所以,他不愧對葉霸天,他真正的心結,是柳家。

萬天聖皺眉,柳文彥天賦很好。

當年,多神文一系都在等他,都在看他。

而今,資源管夠,大道之力充盈。

趙立、趙天兵都有些證道永恆的跡象了,天鑄王感覺都要跨入合道了,趙立這些人,當年比柳文彥還是要差許多的。

朱天道、夏侯爺都證道了,雲塵、南無疆也都證道了。

就連洪譚,都在奮起直追,也達到了日月八九重,有超越柳文彥的趨勢,甚至現在已經超越了。

柳文彥,為何還是遲遲無法跨入永恆?

柳文彥見萬天聖朝他看來,再次露出一抹苦笑,忽然,面前浮現一枚神文:「我欲走真正的文明一道,直跨合道,神文入合道!但是……我心難安,此神文……恐難成道!」

他想當真正的文明師!

什麼是真正的文明師?

神文壯大,直接跨入合道境,這就是真正的文明師,不存在什麼永恆階段。

這一點,其實萬天聖、藍天都差不多,他們神文一開道,就是堪比真正的合道甚至天王強者。

柳文彥並非開道,但是,他也想用神文直接融道成為合道境強者。

而他面前的那枚神文,很特殊,是一個「鎖」字。

很少見的一枚神文。

柳文彥看向萬天聖,輕聲道:「鎖情鎖道,萬師叔,這麼多年,我心有鎖!我對得起我師父,對得起整個多神文系,我一直都不曾放棄,一直都在為多神文系掙扎……我對不起的,便是我柳家那上千性命……」

萬天聖皺眉,鎖!

心鎖!

柳文彥自己把自己鎖住了,難怪遲遲無法證道,洪譚這些人都快了,甚至陳永都快了。

柳文彥這個當日直接跨入日月九重的傢伙,還是日月九重。

心鎖難開!

此事,萬天聖也沒辦法。

當然,萬天聖知道一件事,柳家……除了柳文彥大伯,還有人活著,當年的那個嬰兒,如今的黃九,這事知道的人不少,柳文彥卻是不知。

而黃九之前說,不用在柳家人面前提起她。

她從小被空空養大,人是人族,心卻是空間古獸一族,黃九並沒有錯,生恩未必比得上養育之恩,何況,她對柳家沒感情,唯獨有感情的,也只有空空。

蘇宇並未提及這些,也沒有再說這事。

萬天聖知道,此刻若是提及,若是黃九願意認祖歸宗,願意原諒柳文彥……也許能解開他的心鎖。

但是,萬天聖餘光看了一眼遠處的黃九,最終心中嘆息一聲,沒有開口。

解開柳文彥心鎖,也許他可以跨入合道。

可是……何必呢。

黃九不想認祖歸宗,沒必要強求。

當年的柳文彥,的確牽連了整個柳家,為了守護葉霸天的神文,死也不願意交出來。

此事……也許還得找大周王麻煩。

而不遠處,大周王迅速消失。

他感受到了惡意。

他覺得自己很無辜,當年針對柳文彥一系,又不是他的心思,大周府都沒管,當然,大周府也選擇了作壁上觀,算不上好人,可是,我又沒摻和!

不能因為我沒摻和,就找我麻煩啊!

陳芝麻爛穀子的老事了,別盯著我啊!

萬天聖沒再管柳文彥,這事,不好說,柳文彥遲遲無法證道合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他看向各大鎮守,老牌鎮守。

眼神微亮,喝道:「霜雪諸位鎮守,想辦法晉級合道!」

這些老牌鎮守,都有希望。

之前都是永恆九段了。

鎮守,36位鎮守,有5位選擇了退出,選擇了養老,如今有的還在古城中閉關,有的去了各大小界養老,加上鴻蒙,31位老牌鎮守,但是只有10位是合道。

剩下的,都沒踏入合道境。

這一次,也是他們的機會。

萬天聖操控規則之力,更加偏向於這些人,讓這些鎮守有希望晉級。

而大漢王、大唐王這些有望晉級合道的人族強者,也都得到了一些偏向,大量的規則之力,朝他們湧入。

這一次不成合道,蘇宇開道再不成,感悟大道圖,總能成了吧?

三次機會都沒辦法成為合道,那代表……真的資質有點差了。

可是,在這個時代,能成為永恆高段的,有幾個是太愚蠢的?

一旦成功,這一次,必然可以誕生大量合道境強者。

不過,頂級戰力還是稀缺。

萬天聖再次看向幾位天王級存在,大周王不用管他,倒是鴻蒙,這位當初幾乎是萬界第一人的老烏龜,萬天聖微微凝眉道:「鴻蒙前輩,你需要什麼大道之力?」

鴻蒙見萬天聖找上他,有些無奈。

他知道萬天聖的心思,跨入天尊,也許也是蘇宇希望看到的,不過……

老烏龜想了想還是道:「我想成為天尊,恐怕極難!不過,也不是沒機會,我的道侶,當年觀太古神山,開闢此道,若是讓我再觀一次太古神山,也許我可以感悟更多,跨入天尊領域!具備掌握大道之力的根基!」

天尊,其實就是規則之主,只是如今無法掌控大道罷了。

「太古神山?」

萬天聖凝眉道:「上界有個人山,也是混沌山中的神山,強大無比,難道是這座山?」

「不是。」

老烏龜解釋道:「是另外一座,當年我道侶也是在混沌中遇到,此山現在……在哪我不清楚!但是這山和其他神山不同,如同老龜盤龍……」

啥意思?

老烏龜還能盤龍?

萬天聖正想著,天滅哈哈笑道:「就是老烏龜身上有坨屎,懂了吧?」

「……」

懂了!

形象!

萬天聖瞬間明悟,你直接說好了,就是像烏龜,烏龜殼子上還有坨屎,對吧?

而老烏龜,此刻臉色漆黑,看向天滅,恨不得弄死他。

那叫老龜盤龍!

懂不懂?

什麼叫老烏龜身上有坨屎!

去你的!

天滅齜牙咧嘴的笑,喊道:「大棒之道在哪?給我來點大棒之力,我覺得我要跨入三等合道境了!」

老烏龜淡淡道:「三等又如何?你打架又沒打贏過!」

扎心是嗎?

誰不會嗎?

呵呵!

天滅臉色難看,不吭聲了。

我沒贏過嗎?

他想到了什麼,忽然朝角落處一個鬼鬼祟祟的傢伙看去,陡然喝道:「多寶,上次我是不是打贏了你?」

誰說我沒贏過?

我贏過多寶!

多寶暗罵一聲,堆笑道:「對對對,天滅兄贏過我!」

天滅見他這麼慫,瞬間沒了興趣,贏了這慫貨毫無意義!

無趣的傢伙!

而萬天聖,也不管他了,再看其他幾位天王,尤其是肥球,萬天聖微微皺眉道:「肥球前輩,你開道有進展嗎?」

肥球本身不具備天尊戰力,只是天王,配合上靴子,可戰天尊。

若是本身就具備天尊戰力的話,再配合上靴子,不說戰規則之主,也比一般天尊要強大。

可是,如何讓它進步呢?

肥球此刻正在到處亂跑,別人在梳理大道,它倒是沒什麼事可干,很是無趣。

聽聞此言,考慮一下,想了想道:「我擅長咬道,開的也是咬道!怎麼繼續開下去……我也不知道啊!」

「……」

頭疼!

幾位天王,好像就沒有有希望晉級天尊的,如此一來,無天尊戰力,還是極大的缺陷。

至於他和藍天,其實希望很大,但是需要一點時間。

老烏龜要觀山,火雲的話按部就班就行,琪王妃正在吸收石化之力,肥球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開道,大周王的話,只要忍耐二道都徹底貫通,也許還是有機會的。

這麼一大批天王,就沒有能晉級天尊的嗎?

他正想著,遠處,忽然,一頭巨大無比的食鐵獸,瘋狂咆哮一聲,身軀越來越大,瞬間強大到了極致,氣息一下子強大起來。

眾人一怔,還以為是六月,仔細一看,居然是九月!

此刻的九月,身軀強悍無比,當然,都是虛幻,而是大道強悍無比,他肉身爆了。

九月之前只是四等合道,此刻,氣息一下子達到了三等,緊接著就到了二等,甚至隱約朝天王晉級。

他身邊,六月的身軀都顯得小了一些。

九月大眼憨憨,見有人看來,憨憨笑道:「我……我沒啥感悟的,都是我家二祖灌輸給我的,這是二祖開的道,二祖隕落,但是當初有一些殘念留下,直接把道就給我了……」

他的確感悟不多,但是……他的道,和其他人不一樣。

九月道,是二月殘念最後一刻,直接送給九月這個傢伙的。

那時候,二月也說了,九月繼承他的道,可能極限就是規則之主了,但是也足夠了。

而之前,九月缺的就是規則之力。

此刻,規則之力足夠,這傢伙隱約有點要晉級天王的意思了!

眾人無言,心中都是暗罵一聲。

二世祖!

是的,就是二世祖。

罵歸罵,還是眼紅。

沒辦法,誰讓人家老祖宗厲害,死之前,把大道傳承給了他,九月壓根不需要努力的,也許睡個十萬年,再醒來,他就成規則之主了!

九月這個二世祖剛晉級,下一刻,忽然,一股強悍的五行之力,沸騰了起來!

就在這一瞬間,若是開了天門,就能發現,一條五行合一的大道,上面一條小道,瞬間蔓延,將五行分離的大道,有強行合攏的趨勢。

蘇宇曾去五行族看過,他們的大道被強者強行撕裂了,撕裂成了五條小道,無法合一,自然也就沒辦法成為合道。

這一族,唯有有希望的就是浮土靈。

他是五行老祖的本源所化!

當他成為合道,將五行大道再次合一,那整個五行族,就有希望再次誕生合道境。

此刻,整個五行族,十多位永恆境強者,紛紛興奮的無法想象。

一個個看向浮土靈,此刻,浮土靈氣息波動,大道之力溢散,卻是遲遲無法完成五行大道的合一,大家哪怕看不到大道,也能感受到,他體內五股力量有分散趨勢,無法融合!

藍天和萬天聖一看,瞬間就懂了。

因為,最近他們就在研究這個。

五行力量,沒有形成閉環。

浮土靈雖然不如蘇宇他們,要走萬道合一,但是他是五行合一,現在,五行力量還是單獨存在的。

萬天聖一看,頓時喝道:「五行閉環最為簡單,五行相生的道理,浮土靈你應該都懂!金生水,水生木……」

浮土靈體內五行力量淤積,有些痛苦,點頭:「我知道,可是,可是我的五行之力,還是無法合一……這樣下去,我是沒辦法踏入合道的!」

無法踏入合道,他就沒辦法強行將五行大道歸一,那族中的生靈,依舊沒辦法踏入合道境!

在整個萬界,五行族算是強族,可是……真到了合道層次,就是個屁。

當年的強族,如今,連一個合道都沒有!

這才是最悲哀的事!

浮土靈追隨蘇宇,其實就是希望,五行族可以打破這個魔咒,他希望能跨入合道境,他若是能跨入合道境,五行族別的不說,五位老祖,都有希望瞬間跨入合道!

因為他們,都達到了永恆巔峰,但是,這也是極限了,無法再進一步了!

他族在上界還有強者,五行族卻是一個都沒。

食鐵族在上界有天尊,有天王。

命族也是!

空間古族差一點,可也有天王。

至於犼族,那是遭遇了危機,導致上界只有一位二等合道。

可五行族,號稱強族,如今投靠蘇宇,卻是一次大戰沒參與過,因為沒資格,這才是最悲哀的事。

五行族,不可能一直靠賭運氣!

唯有自身強大,才能在蘇宇這邊,佔據一席之地。

他想合道!

他不斷吞噬大量的五行力量,然而,始終還是無法合一,他比其他五行族要強多了,其他五行族,連五行之力都無法使用,只能單純的吸納一種。

他能吸納五種,然而,無法合一的五行力量,沒用的!

萬天聖也仔細看去,微微皺眉,露出疑惑之色。

浮土靈的五行力量,都很均衡,但是均衡,也沒辦法合一,這是為何?

他也研究過五行合一,蘇宇他們都在研究。

按理說,此刻,就該達成均衡,完成五行相扣,五行合一狀態了!

這不對勁啊?

他也嘗試著吸納五行之力,一瞬間,五股力量合一,眨眼間,化為一股新的力量,遠處,浮土靈眾人紛紛看來,等看到他隨意拋下一股特殊的力量,忽然,浮土靈這位強悍的天才,一直堅定的天才,忽然崩潰了!

「為什麼?」

他有些不甘心,有些瘋狂,為什麼啊?

萬天聖這些輔修的人,隨意都能五行合一,為何我們不行?

我們五行族,為什麼無法完成五行合一!

萬天聖喝道:「別著急,可能和當年將五行大道拆分的人有關,我沒開天門,看到的不仔細,等宇皇回來了,也許可以看到點什麼!」

他的確沒辦法看到什麼。

但是浮土靈現在吸收的力量極多,再吸下去,小心把自己吸爆了!

浮土靈為何無法五行合一,也許問題還是出在大道上。

他們正說著,上空,好像隱約出現了一個口子,天,好像要破了!

而此刻,隱約間,他們看到了一個人,一道巨大的身影!

那是蘇宇!

他從時光長河中,映射到了界域之中,身軀強大無比。

這一刻的蘇宇,好像還不知道什麼,沒感受到,正在瘋狂咆哮:「好痛啊!」

「艹!」

「好痛啊!」

「啊啊啊啊!」

「救命啊!」

「別來了!」

「啊啊,爹,救命啊!」

「……」

一群人,眼神異樣無比。

這是蘇宇嗎?

不是吧?

那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有點小孔成像的意思,明明蘇宇身軀不大,但是映射在這,幾乎整個天空都是蘇宇!

蘇宇,這傢伙向來狂傲,保持讀書人風範,背後如何不說,人前,那都是淡定、跋扈、驕傲、冷靜……

反正各種情緒都有。

卻是從未如此刻這般……痛的要喊爹!

一瞬間,大家臉色都變了。

下一刻,萬天聖一揮手,天空黑了,萬天聖傳音道:「所有人不要提……自己提及了,被知道了,如何被報復……咳咳,自己知道!大家藏在心中即可!」

蘇宇一直八卦別人,這次……這次可不是我們要八卦你!

這天,居然漏了!

蘇宇自己都沒感應到,天漏了,他被投射到了天淵界域。

這一刻,整個界域中,在外面的數千人,一個個面色詭異,但是大家都不吭聲,當做不知道。

這事……大家看看就完了,別提。

正如萬天聖說的,誰提誰倒霉!

那邊,天滅偷偷摸摸地在天空中戳了個小洞,好像以為大家沒看到,悄默默地偷著看。

肥球見好像沒人在意它,尾巴搖了搖,尾巴尖戳破了天幕,也戳出了一個小洞,偷摸著朝小洞中偷瞄。

豆包打了個噴嚏,噴出了一個小洞,一家三口齊聚,六隻眼睛一起朝上空看。

於是乎,片刻后,剛剛萬天聖布下的屏障上,到處都是小洞!

而萬天聖,自然也是清楚的。

一臉無奈!

這群傢伙,幹事不行,看熱鬧第一名!

這事,被蘇宇知道了……誰在他面前提,誰等著挨揍!

百分百的!

他也沒再阻攔,也好,讓大家知道蘇宇的真實一面,蘇宇並非只知道霸道,只知道囂張,他承受的痛苦,往往都是他人不知的時候。

蘇宇這麼有韌性的人,此刻痛苦萬分,顯然,開口子的事,沒那麼簡單。

大家都在享受蘇宇帶來的便利,帶來的好處,恐怕也沒想到,蘇宇在時光長河中,到底在承受什麼。

果然,看著看著,大家少了幾分八卦的眼神。

這一刻的蘇宇,在瘋狂地咒罵,在瘋狂地嚎叫!

他很痛苦!

萬道攻心!

嵐山侯這些人眼中,從開始的興奮,到此刻,漸漸化為一些心疼之色,他很痛苦!

大家在下方聊的起勁,吸收的痛快,可是,好像忘了蘇宇還在時光長河中開口子,大家覺得,只是挖洞而已,結果,此刻才知道,蘇宇在承受無法想象的痛苦。

……

「啊!」

「艹!」

「我不玩了,老子不幹了……」

時光長河中,蘇宇的確在瘋狂咒罵!

好痛!

痛就算了,各種大道之力流淌而來,以他為中轉,有的大道之力,癢的你鑽心,真的很難承受。

有腐蝕之力,腐蝕的他瞬間肉身化為白骨。

蘇宇在這邊,算是粗加工,第一道加工!

比下方的藍天,承受的痛苦要多很多,藍天這邊,經過了蘇宇,經過了時光長河的壁壘,其實力量已經衰弱許多了。

萬道感悟,雖然都在加強,可是,蘇宇真的扛不住了。

他瘋狂地吼叫著,咒罵著!

他哭泣著,嚎叫著,喊著老爹來救命,喊著百戰是孫子,喊著獄王是條狗……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宇好像感受到了什麼,朝下方看去,隱約間,他好像可以看到天淵界了?

是打通了嗎?

蘇宇不知道!

但是,他眼神微變,瞬間住嘴,沒打通吧?

時光之水,流淌起來,好像沒那麼順暢。

「應該沒打通?」

蘇宇想著,若是打通了……大家看不到我吧?

帶著一些疑惑,壓下了痛苦,蘇宇陡然吼道:「藍天,在不在?」

無聲。

蘇宇吐了口氣,還好,應該沒打通!

……

天淵界域。

蘇宇一聲暴吼,嚇得藍天都稍微顫抖了一下,但是他憋著,沒吭聲。

我沒聽到!

此刻,不能應話。

整個天淵界,此刻安靜的嚇人,大家哪怕梳理萬道之力,也遭受了一些反噬,都一個個悶不吭聲。

憋著!

這要是被蘇宇知道,大家都在看著……會倒霉的。

上到天王,下到日月。

此刻,大家都裝聾作啞,全都不吭聲。

時光長河中,蘇宇吼了一聲,見沒人回應,也覺得大概還沒打通,繼續開始磨斷大道之力,一邊磨著,一邊咒罵著:「一群王八蛋,到現在一個口子都沒打通,不會打到了界域之外吧?」

天滅很想喊一聲,沒有!

但是,他剛想喊,一道道眼神看來,掃視而來,嚇得天滅急忙閉嘴!

對,不能喊。

萬天聖傳音而來:「大家該做什麼做什麼,別吭聲就行,好了,繼續梳理萬道之力,一旦口子破開,大量的萬道之力會衝擊而來,化為混沌之力,一定要把萬道之力梳理好……不能讓此界化為混沌區域!」

大秦王也傳音而來:「咱們……咱們確定不通知一聲?這要是他覺得打錯了方向,換個地方繼續打怎麼辦?」

「廢話,都快打通了,此刻怎麼會換地方,就算換,他也會把這個區域打通再換!」

「那就行!」

大家都不吭聲了,而蘇宇,也再次嚎叫了一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轟隆隆的響聲傳來。

蘇宇吼叫道:「他么的,還沒打通嗎?星宇印都要爆了!老子撐不住了!」

他真的快撐不住了!

怎麼還沒打通啊?

打個小洞而已,這麼難的嗎?

他都磨斷了上百條道了,按理說,怎麼也能磨穿一些了吧?

而此刻,下方的藍天,感應了一番,大體上有些感悟,憋了一會,有些憋不住了,還是正事要緊,他傳音所有人道:「待會就說剛剛聽到他說話……」

大家心有靈犀,紛紛點頭。

而此刻,藍天忽然吼道:「是宇皇嗎?聽到我們聲音嗎?能聽到嗎?「

他一聲暴吼,聲音隱約傳盪進入了時光長河中。

……

蘇宇正在狂吼,忽然,感受到了一些大道波動。

下一刻,他好像聽到了藍天的聲音,頓時大喜,打通了嗎?

片刻后,藍天的聲音,隱約再次傳來:「宇皇,還差一點,再堅持一會,快打通了,可能有一條關鍵性的大道之力沒崩斷!一旦崩斷,整個口子就開了!」

蘇宇頓時大喜!

大喜之後……微微一怔。

什麼意思?

我打洞,需要崩斷各條大道,我沒說,你咋知道的?

你怎麼知道,我挖洞,需要崩斷大道?

古怪!

蘇宇皺眉,難道是藍天隱約感應到了。

也是,下方應該一道道大道之力傾泄,這麼說的話,藍天他們猜到了也正常。

蘇宇稍微安心了一點,此刻,也沒心思多想了。

還差一條關鍵性大道之力被崩斷嗎?

「生死,陰陽,五行……這些關鍵大道我都崩斷了啊!」

「空間大道都給崩斷了……還有什麼關鍵性大道之力?」

下一刻,蘇宇若有所思。

也許……還真有。

肉身道!

這也是一條基礎大道!

對,肉身道還沒崩斷!

一旦崩斷,必然有大量的肉身規則之力湧出,也許……這是大家恢復肉身的機會。

蘇宇眼神一動,迅速開始尋找肉身大道。

很快,果然,他的天門中,呈現出一條堅固的大道。

顯然,這條道,可能阻礙了整個口子,無法和人皇的天河口一樣,讓河水瞬間流出。

「崩斷肉身道!」

蘇宇不斷開始轟擊,肉身震蕩,打磨。

咬著牙,堅持著。

就差最後一點了!

打通了,我就可以直接出去了。

轟!

肉身大道,被蘇宇崩斷了,這不是人族的肉身道,也不是萬族的,只是壁壘上混雜的肉身道罷了。

一下子崩斷,無數的肉身之力湧入蘇宇體內。

這一次,蘇宇得到了不小的好處。

整個肉身,瞬間強化起來。

轟!

而就在此刻,整個長河中形成了一股旋渦之力,洞口開了!

……

下方。

藍天噗嗤一聲,一口鮮血噴出,吼道:「快,穩固萬道,長河之力外泄,快穩固!」

一位位強者,再也顧不得蘇宇的八卦了,瘋狂開始穩固萬道之力。

隱約間,天淵界域,被衝擊的好像要回歸混沌!

這一刻,蘇宇一步踏出,踏出的瞬間,白衣如雪,飄飄欲仙。

一臉的堅毅和淡然!

「穩固萬道,我來構建大道壁壘,不要慌!」

這一刻的蘇宇,順著河水衝出,卻是瀟洒無比,好像剛剛去挖洞,很輕鬆一般,帶著迷之自信!

若不是大家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大概真以為很輕鬆的樣子。

這一刻,大家腦海中都浮現一句話——打腫臉充胖子!

這就是讀書人!

明明哭的跟個孩子似的,此刻,卻是自信的跟個爹似的!

而人群中,南王一臉憐惜地看著蘇宇,可憐的孩子!

嵐山侯一臉崇拜,也一臉的憐愛,宇皇真可憐,但是真好,看看,受苦再多,都不說。

那邊,雲霄就差說一聲,宇寶寶不哭了,剛剛哭的太凄慘了,我都聽到了,好可憐!

蘇宇一開始還沒在意,迅速穩固整個口子,結果剛想喊南王提供點死氣……回頭一看,愣了一下,這麼看我幹嗎?

我臉上有花?

古怪!

沒時間多想,蘇宇暴喝道:「南王,提供一些死氣給我,你們搞什麼,萬道不均衡,眼睛瞎了,幫我穩固萬道!」

南王一點也不在意,迅速提供死氣,滿眼的憐愛,真是個死要強的小孩子,太可憐了!

蘇宇感受到後方傳來的眼神,彆扭無比。

艹!

幹嘛啊?

他隱約想到了什麼,心中不寒而慄……應該不會吧?

之前,沒打通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2章 不寒而慄(求訂閱)

7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