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 空間古獸(求訂閱)

第735章 空間古獸(求訂閱)

大明王說著要8道陣基,實際上,就是讓大秦王和大夏王斷臂重生。

新生出來的胳膊腿的,肯定沒現在強大,可此刻,沒辦法。

想躲入混沌山,必須要遮掩住萬道氣息,以免和混沌道衝突,導致古獸圍殺。

幾位天王,肯定都需要有獨立行動能力的。

否則,一旦整體大陣被破,那就麻煩了。

蘇宇也不多說什麼,這關頭,大家只能這麼做。。。

他看向其他人道:「我文明志中也許還能隱藏一些人,但是不能太多,太多了,氣息太強,超過文明志壓制的極限,恐怕會被發現異常,有沒有想躲入文明志的?」

藏個把兩個,問題不大。

關鍵是,這一次上來的人太多。

萬天聖笑道:「我們就算了,讓豆包和炊餅前輩藏入其中吧!他們是道則化身,藏身在其中,就算被發現了,也不過是覺得你多感悟了一些大道規則……不會想太多。」

噬神一族,都是道則化身,相當於多了兩枚神文。

豆包也有二等頂級合道的戰力,距離天王其實也只是一步之遙,實力還是可以的。

豆包則是無所謂,迷迷糊糊道:「在哪睡覺都一樣!」

反正它是無所謂的,在哪睡都是睡。

蘇宇笑了笑,開口道:「再看吧,先安排一下,四月,你們這邊……巨竹侯要留下,否則少了一位天王,萬族必然會懷疑。」

他看了看五月和圓月,想了想道:「除了我和藍天,其他人偽裝容易被勘破,所以你們三位,最好也留下一位。」

五月悶悶道:「我留下。」

四月則是看向蘇宇道:「人主,我留下吧!你就冒充五月,藍天道友繼續冒充圓月,我實力比五月強,留下來,也能提供更多的幫助……」

蘇宇遲疑道:「但是四月道友,若是按照之前的說法,會成為決策層中的代言人……」

四月憨笑道:「沒事,五月是我兒子,我不想做了,讓兒子去,也一樣。」

咱食鐵族的老規矩!

老子不想干,兒子去代勞,他笑呵呵道:「我就算去了,開一次會,就說頭疼,讓你去,其他人也不會懷疑。」

他還是希望五月能撤離,混跡在萬族群中,還是很危險的。

蘇宇也沒再說,看向眾人道:「那現在我帶大家去空間古獸一族看看……未必有傳送門,若是沒有的話……那暫時只能撤離了!」

被幾位天尊掃蕩,一兩個人想躲一躲,還有希望。

十幾二十位頂級強者想躲開,你真當天尊眼睛是瞎的?

之前天尊不好無顧忌地肆無忌憚地釋放意志力掃蕩四方,等各族遷移了,這些強者自然沒了任何顧忌。

而剛回來不久的英武將軍,輕嘆道:「幸好之前去一線峽,將麾下將士都給帶在身邊了,否則,這貿然被掃蕩,恐怕都難逃一劫!」

「也幸好追隨了宇皇,否則這一次大掃蕩,我們恐怕都要遭殃!」

萬族多年來都不曾掃蕩險地,現在連險地都要一起掃蕩了,早些年這麼干,他們6大合道,恐怕沒人能活下去。

蘇宇笑道:「一飲一啄,沒我們搗亂,萬族也沒現在這聯合之心,三大族藉機生事罷了!加上獄王一脈也跟著搗鬼,把冥族幹掉了,我們弄死了龍族,兩大強族被滅,其他種族幾乎沒有反抗的餘地。」

沒他,沒有獄王一脈,萬族合作沒那麼簡單的。

只能說,有些事是隨著他們攪局,必然會發生的。

英武將軍微微點頭,又有些凝重道:「我擔心道源之地中,還有一些老友活著……那……那這次……」

「盡人事聽天命!」

蘇宇只能這麼說,當務之急,是把自己手下的這些力量保全,至於道源之地,有時間可以去看看情況。

「四月前輩,那你組織食鐵族遷移……速度不用太快,十天內就行!」

「好!」

四月點頭。

蘇宇看向巨竹侯:「巨竹侯前輩,你這邊,還要勞煩你跑一趟,把我的人都給帶回來。」

之前夏龍武他們都走了,現在萬族要掃蕩,蘇宇不太方便出面,只好看向巨竹侯:「巨竹前輩哪怕被人發現了,也不用太過理會……把人帶回來就行!」

夏龍武他們去不去混沌山沒太大關係,他們實力不強,藏身文明志,萬族也感應不到。

都不是合道,所以藏身哪裡都行。

巨竹侯點點頭,蘇宇看向藍天,藍天迅速分出一道分身,笑呵呵道:「跟著我分身走就行,他們現在也知道情況了,都準備撤離。」

「那我便去了!」

巨竹侯也不耽誤,趁著幾位天尊還沒弄完人山的事,先把首尾都給解決了再說。

……

蘇宇帶著人,迅速朝空間古獸一族領地飛去。

而整個上界,此刻,有的地方哀聲哉道,有的地方歡呼雀躍。

不是所有種族,都不願意遷移的。

有些小族,實力不強,最近都快嚇破膽了,此刻能遷移到大族庇護之下,那是好事。

真正不太滿意的,恐怕是鳳族、猿族這些相對而言較強的種族,因為遷移到一起,很容易徹底失去種族話語權,被三大族徹底掌控。

這一次,被削權的其實是這些中等的種族。

一支支隊伍,收拾好行李,收拾好家當,開始朝極西之地的混沌山挪移而去。

整個上界,都在大遷徙。

……

人山所在。

此刻,六大天尊級強者,已經到了。

荒天尊一聲暴喝,大地之力爆發,整個天地都震蕩了一下,而巨大的人山,卻是紋絲不動,顯然,這山,不是一般人可以挪移的。

當年,這人山乃是幾位規則之主從混沌山挪移回來的。

不過,畢竟被切斷過。

六位天尊級強者,紛紛暴喝,很快,巨大的神山,微微震動了一下,接著,拔地而起,有些騰空了。

顯然,當年這山還沒打造成功,所以並未布置大陣,否則,幾位天尊也沒辦法挪移。

「人山……」

摩天尊一聲感慨:「就這一座山,我們六人挪移都很吃力,當年的人族,的確強大的可怕!」

此刻,六大強者,分立六邊,紛紛全力以赴,將巨大的高山托起。

聽到摩天尊的感慨,荒天尊吃力道:「是強大,否則,如何一統諸天?各族規則之主那麼多,最後也得臣服,說是萬族共治……結果還不是人族一家獨大?」

說著,微微喘息道:「也正因為如此,那個時代,大家都知道,數萬年,我們這些人如同囚徒,被囚禁在星宇府邸!一代又一代,人族想融合我們……若干年後,也許就不再有萬族,只有人族了!」

「先輩們反擊,反抗,也是為了種族能蔓延下去……我們也是為了求存!人族想融合萬族,吾等豈能束手就擒?」

此話,哪怕天命侯和三月他們都無法反駁。

萬族反抗,談不上對錯。

人族想統一,萬族不願意,沒有任何種族願意被人殖民,很正常。

然而,人族強大,站在人族這邊,也是求存。

萬族強大,遲早也會有人滋生出野心……三大強族,這些年吞併了多少小族,他們自己也清楚。

「弱肉強食罷了!」

遠處,雷暴冷冷說了一句,說出了一切的本質。

幾位天尊都笑了。

不錯,這就是本質。

任何時代都是如此!

荒天尊幾人,一邊挪移著大山朝西邊前行,一邊暢聊著,這樣的機會很難得,以往,大家都是獨自修鍊。

此刻,荒天尊笑道:「道源之地的大道規則,諸位怎麼看?」

摩天尊平靜道:「規則不完全,不全,存在缺陷!包括上界的時光長河,其實都不完整!若是沒猜錯的話,上界的時光長河,可能更類似於死靈大道,而其中誕生的規則,也類似於死靈界域中的那些天王道……存在上限,也存在一些缺陷……」

荒天尊微微點頭:「不錯,我也這麼感覺。上次那幾位迅速被壓制,被擊殺……就是大問題!我擔心,混沌一族還有這樣的手段,那我們這邊,不少准王和合道,麻煩就大了。」

這些年,借外來大道合道的不少,成為準王的也有不少。

一旦都失去了作用……那就麻煩了。

他們看向天命侯,摩天尊笑道:「天命道友可有什麼好辦法?」

天命侯輕聲道:「壓制那些換道成道的道友,恐怕也不是任何手段可以做到的!之前襲擊封印山的那批人,應該有些特殊之處,其中應該有一人開啟了天門……可能是那人天門影響,壓制了大道之力!尋常修者,連大道都無法看清,如何壓制?」

此話一出,幾人若有所思,摩天尊點頭:「封印山被襲擊之前,我的確感受到有人窺探我,能窺探我……恐怕的確是天門導致。」

「開天門……絕世妖孽啊!」

一群人感慨,「那傢伙真死了嗎?」

有人看向摩天尊和月天尊,月天尊輕聲道:「不好說,這樣的妖孽,未必容易隕落!此人到底是來自混沌一族,還是來自傳火一脈,現在也不好確定!總之,大家都多些小心,另外,混沌一族此次出山襲擊冥族,不惜徹底暴露自己的存在……我覺得,傳火一脈是真的存在!上次襲擊的那批人,也許真是下界來的!」

說罷,又道:「這兩邊,應該是彼此不和的!雙方衝突,其實也是好事,雙方都把彼此給暴露了出來,否則,我們可能還蒙在鼓裡!」

說到這,苦笑一聲:「人族的底蘊,無窮無盡,殺了一批,還有一批,殺之不絕!說實話,殺了這麼多年,都累了,可是……到了這地步,也沒緩和的餘地了!而此次,混沌一脈敢出手……我猜測,他這一脈實力不會弱,明知我們要對混沌山動手,還如此有膽魄……可見實力的確強悍!10萬年,積累下來,實力多強,你我也難以猜度!」

此刻,幾位天尊都有些唏噓。

「希望道源之地,還有一些道友!」

荒天尊感慨一聲:「應該還是有的,到了極限,只能封印自己,以免被撐爆!不過接下來大戰多,倒也不怕規則之力過多,而撐爆了自己……都該出現了,再不出現,也許死的都不明不白!」

道源之地肯定還有一些沉眠的傢伙。

摩天尊笑道:「先把人山挪移過去,然後我們便去道源之地盡頭,一處處掃蕩!道源之地是寶地,可是……如今若是天門可以壓制道源之地的大道,這寶地,重要性就下降了許多!毀了,也不算可惜!」

「若是能把人族的一些老傢伙,也給掃蕩出來,那也是好事!」

幾人笑了笑,繼續挪移著巨大的人山。

此刻,整個上界,都陸陸續續看到,一群頂級存在,挪移著一座高大無比的巨山,朝極西之地飛去。

那巨山,足足六位天尊挪移,關鍵速度還不算太快。

天尊抵達極西之地,快的話,也就一兩分鐘,跨越千萬里。

可現在,按照他們的速度,沒有五六天,都難以挪移過去,人山沉重無比,幾位天尊挪移一陣,就覺得有些累,不得不輪流開始休息,再次挪移。

……

混沌山中。

洞穴中。

雨曦幾人已經回歸,月昊忽然眉頭一皺,很快舒展眉頭,淡淡道:「倒是成全了三大族!」

眾人看向他。

月昊輕聲道:「三大族開始挪移人山,要萬族匯聚於人山,聚集一地,再次成立萬族聯盟!」

此話一出,有人微微變色:「萬族匯聚?」

「是。」

月昊點頭。

老嫗沉聲道:「那不如我們趁機突襲他們,打斷他們的聯盟……」

「不。」

月昊搖頭:「那這樣一來,我們就離開了混沌山,萬族現在有了準備,不說戰果如何,離開了混沌山,代表我們放棄了地利!失去了地利,哪怕真能對付萬族,我們也會損失慘重!這傳火一脈還沒出現,一旦我們和萬族廝殺到底,損失慘重,那就被傳火一脈撿了便宜了!」

若是只有兩方勢力,那大戰隨時可以爆發。

現在,不行。

有個第三方存在!

眾人也很煩躁和惱火,傳火一脈,攪屎棍!

沒這個勢力,他們不至於現在這麼為難。

月昊嘆息一聲,很快笑道:「萬族匯聚,是壞事,也是好事!壞在突襲不好使了,萬族力量集中更強大了。而好就好在,萬族匯聚,一切行動,都在眼皮子底下,隱藏的力量也很快都會暴露!」

說著,又淡淡道:「萬族決定要掃蕩上界,好事!讓那些鬼祟之輩,都暴露出來!不需要搗亂,最近不要出去,不要襲擊萬族強者……就讓他們掃蕩,安心掃蕩,蕩平整個上界!」

把隱藏的所有傢伙,都給掃蕩出來,這也是他想看到的!

月昊低沉道:「整個上界,持續了十多萬年,到底還有多少人隱藏在暗中?當年覆滅的一些古族,真的沒有任何強者存在了嗎?像一些強大的古族,如魂族、地精、骷髏、修羅……這些種族,真的徹底覆滅了嗎?」

上古時代,強族林立。

那個時代,才是真正的萬族爭霸!

一些強大的古族,實力都強悍無比,而今,卻是隨著時間流逝,早已消失在時光歲月之中。

這些種族,真的徹底覆滅了嗎?

還有沒有強者存活了下來?

不清楚,不知道。

也許就藏在上界,藏在道源之地,藏在各大險地。

萬族掃蕩上界,月昊是支持的。

此刻,他深吸一口氣:「所以,等吧!也許會出現一些變故,萬族掃蕩期間,也許會出現一些劇變,讓一些隱藏消失的存在,都現身,我也想看看,這十萬年來,到底還有多少人假死脫身!」

眾人看向他,都微微點頭。

有些凝重。

也是,十萬年了,上界險地多,這些險地中,不說各族強者隱藏,險地本身就有一些生靈存在,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冒出一些頂級的存在。

……

就在其他人等待掃蕩的同時。

空間古獸一族的領地到了。

道場之外。

蘇宇他們也都看到了,整個空間古獸一族,也在準備遷徙了。

道場不多,只有三個。

但是這一族的合道,蘇宇稍微開啟天門查看了一下,足足有5位,而且西邊最少還留了一位,那就是起碼6位合道境強者。

道場,真的代表不了什麼。

有些合道,壓根不開闢道場。

之前在人山,幫著冥天尊開啟的那位空間獸族強者,此刻也在道場內。

一旁,五月在這次撤離目標中,也跟著一起來了,此刻,傳音介紹道:「空間古獸一族,現在在上界的族長是裂空侯!」

「裂空侯實力也很強大,據說也達到了准王境,而且還是空間古獸一族,空間一道造詣極深!哪怕天尊要殺他,難度也不低。」

可以隨時傳送!

蘇宇微微點頭。

上一次上界,他其實帶了一位空間古獸一族的強者,空空。

不過空空現在不在這,但是蘇宇知道,空空就在附近。

是等空間古獸一族遷移走了,再去找空間傳送門,還是現在就去找裂空,這讓蘇宇有些遲疑。

下界不能代表上界!

下界的空間古獸一族合作,不代表上界的就願意合作,否則,蘇宇早就拉攏天命侯了。

蘇宇閉目沉思。

空間古獸一族要遷移,等他們走了,自己再去找空間傳送門,也許是最好的選擇,怕就怕,這其中會不會有些問題,對應的混沌山內圍,又是哪裡?

對方若是設下什麼非空間古獸族啟動,就會炸掉空間傳送門的設置,也不是不可能。

這一族6位合道境,實力可不弱,尤其是裂空侯還有天王級戰力。

蘇宇看向大周王:「空間古獸族,前面九次潮汐之變,態度如何?」

「偏向於中立!」

大周王低聲道:「因為他們這一族,擅長空間一道,所以萬族和人族,都不太願意和他們作對,因為比較難纏!他們偏向於中立,各族也不太管。」

偏向於中立!

「你們覺得,是現在去談談,還是等他們走了,暗中去找空間傳送門?」

幾人對視一眼,萬天聖想了想道:「我們現在實力不弱,但是還不夠!若是能拉攏,那自然還是拉攏的!下界的空間古獸一族和我們有合作,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他偏向於去談!

大周王則是輕聲道:「怕就怕,他們會轉頭賣了我們!」

「若是假意合作,告知了萬族我們的位置,甚至傳送的對面,乾脆就在獄王一脈附近……那對我們而言,便是巨大的麻煩了!」

萬天聖點頭:「是這個理,可是,我們動了他們的傳送門,他們真的不知道?一旦知道了,或者說,不確定是誰,說不定會主動告知三大族,那更危險!」

說罷,他又道:「還有一點,這傳送門……真的是固定在原地的,不會被他們隨身攜帶?」

萬天聖輕聲道:「大周王也擅長空間一道,把空間傳送門固定,隨身攜帶,也不是不可能吧?」

大周王嘆息,點頭:「存在這個可能!」

那樣的話,這次就白來了。

蘇宇沉默一會,傳音五月道:「你通知一下巨竹侯,先去找空空,把空空帶來!空間古獸,還是可以談的!真出賣了……就出賣了好了,現在我們的存在,不算太隱秘,萬族和獄王一脈都知道還有第三方存在。」

五月沒多說什麼,迅速傳訊給巨竹侯。

……

在原地等待了一陣,遠遠地,蘇宇感應到了巨竹侯的氣息,一閃而逝,並未久留。

沒一會,空空飛來了。

這位當初的黃甲長老,後來在星宇府邸證道成功。

這些時日,有進步,但是不算太大。

給蘇宇的感覺,氣息大概在永恆五段左右。

算是很快了,可是空空原本就在證道榜前列,原本就具備永恆戰力,證道后,就具備永恆四段左右的實力,這麼多天,也就提升了一點點,相對而言,提升真的很慢。

看到蘇宇這些人,空空心中一驚。

這麼多人?

這麼說,蘇宇又下界喊人去了!

他再朝前看,眼神微動,這裡是哪,他知道。

空間古獸族的領地!

「宇皇!」

「諸位大人!」

空空微微躬身,此地,都是強者,個個都給他一種窒息感,比族中獸皇還要強大!

空空也是心驚,怎麼感覺都提升了許多。

到了合道之後,還能提升這麼快嗎?

蘇宇看向他,許久才道:「空空,你我也是老熟人了,在獵天閣就相識。我問你,你有把握說服裂空侯嗎?直說,不用打機鋒!」

空空皺眉,半晌,搖頭:「沒把握!只能說……讓空間古獸一族繼續保持中立!」

空空沉聲道:「宇皇放心,哪怕無法說服裂空侯投靠我們,但是,我空間古獸一族根基還在下界,除非裂空侯想要下界空間古獸滅絕,否則……他哪怕不支持我們,也不會背叛我們,只會裝作不知道!」

「我空間古獸一族數量不多,上界多少,我知道,不超過500位,下界要多一些……而下界的獸皇大人,和裂空侯其實關係很大,裂空侯不會背叛的。」

「父子?」

蘇宇問了一句,上界和下界聯繫比較緊密,大多情況下,都是父子之類的,或者一脈傳承。

「不是……」

空空有些詭異地看著他,半晌才道:「那個……是道侶!裂空侯,是雌性空間獸……宇皇不知?」

「……」

蘇宇木然。

是嗎?

我見過裂空侯,壓根沒感覺。

你告訴我,她是母的?

空空也有些尷尬,「宇皇不知也正常,空間古獸……也是,各大種族,其實化為本體,也不好辨別雌雄!」

算是給了蘇宇一個台階下。

而蘇宇,也是無言以對。

半晌,這次沒忍住,問道:「五月,空空,在你們眼中,人族男女好辨別嗎?還是說,都一個樣?」

「……」

五月訕訕,空空倒是笑道:「人族還是可以辨別的,因為萬族都以化為人形為榮!人族,得天獨厚,神魔仙人冥……強族,幾乎都是人形!包括巨人族,命族……」

空空感慨道:「所以,在萬界,人形很常見,哪怕在各大種族內部,也時常能看到各族強者,化為人形,甚至一直保持人形生存修鍊!如此一來,人族特徵其實相當好辨別!」

因為萬族都以人形為標準。

沒辦法,強族都是人形。

而蘇宇,此刻陷入了沉思中,許久才道:「你這麼說,我倒是有些疑惑,難道說,人神魔仙在一開始,都是同源?」

這個就不好說了,那得追溯到太古甚至開天時期了!

反正太古時期,就有種族之分了,就有神魔仙人了。

蘇宇也沒在意,就算同源又如何?

太古巨人族,據說就是人族的一支。

天命族和天淵族,在上古才分離,也是一支。

獄王一脈,還是真正的人族一支,那又如何?

該敵對,還是敵對。

蘇宇沒糾結這個,很快道:「那你去約見一下裂空侯,我不去空間古獸一族了,我在這等他!」

空空沉聲道:「好,此次上界,我也帶來了獸皇大人的信物……宇皇大人在此等待便是,我想裂空侯應該願意來見!」

蘇宇微微點頭。

很快,空空消失。

……

空間古獸一族的道場中。

此刻,裂空侯正在安排遷徙事宜。

等安排好了,裂空侯打發走了其他幾位合道,打出一道道規則之力,很快,寶座後方,呈現出一道小小的空間門戶。

裂空侯穿梭進去,一進入其中,若是蘇宇看到了,恐怕會驚訝無比。

小小的空間中,布置的如同迷宮。

而在這迷宮中,一道道門戶,呈現在眼前。

裂空侯化身人形,的確是一位女性,看起來有些疲憊,四處查看了一下,看著滿眼的空間傳送門,嘆息一聲,不知心情如何。

這些,都是空間古獸一族,無數年來的底蘊積累。

每一道門戶,都通往一個秘境,一個險地,代表一條生路。

當然,能不用到,那是最好的!

而今,要遷徙到人山之上,這些東西,帶不帶走?

帶走的話,很容易被發現。

這些空間通道,大多都是被固定在這的,可挪移的空間通道,需要的代價很大,並非所有的空間門戶,都可以挪動的。

「十多萬年……留下了這些,幾位合道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耗空了一切,隕落在此……如今,要放棄了嗎?」

有些不舍!

這些門戶,是自己這一族的底蘊所在。

為了探查那些險地,為了尋找一塊可以安全藏身,退守的地盤,空間古獸一族,的確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食鐵一族合道不多,那是因為被打壓。

空間古獸一族合道也不算多,那是因為死了不少,哪怕中立,也死了不少,主要就是為了開闢這些通道。

很快,裂空侯看向其中一道巨大的門戶。

這道門戶,付出的代價更大。

直通混沌山內圍!

是空間古獸一族,上一位準王強者,暗中多次偷渡到了混沌山開闢的!

裂空侯沒告訴任何人,哪怕此地要圍攻混沌山,她也沒說。

若不然,萬族完全可以避開外圍的兇險,直接殺到內圍,甚至前後夾攻,包圍混沌一脈,在關鍵時刻,從背後殺出!

「三大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混沌一族也是……」

裂空侯喃喃一聲,反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何必暴露自己一族的底蘊。

日後,若是有大族對付空間古獸一族,那也會做好準備,豈不是斷了自己的後路?

此刻的裂空侯在思考,要不要將族中一些年輕的小傢伙,暗暗送走,可是……沒人護道,走個把永恆還行,走了合道,萬族必然會發現的!

而在上界,一些險地,沒有合道護道,那就是找死的命!

「不知下界情況如何了。」

裂空侯心中再次嘆息一聲,下界的老傢伙,也不知道有沒有將下界帶向絕路。

「下界有了傳火一脈,實力強大,老傢伙合道巔峰都沒到,實力不強……若是和人族站在了對立面,危險很大!可是,和人族為伍,與天古他們作對,也是危險無比……」

裂空侯心中想著,又想到了當年為了開闢下界的空間傳送門,付出了巨大無比的代價,卻是都失敗了,還死了幾位合道,頓時一陣唏噓。

否則,聯繫上下界,也不需要這麼艱難了。

一切都靠猜測!

她正想著,忽然臉色微變,迅速從這迷宮中退出,急忙打出一道道規則之力,將那迷宮徹底封印,空間波動一會,整個迷宮徹底消失,不見蹤影!

裂空侯眼神冷厲,迅速穿梭空間,眨眼間消失在原地,沒有掀起絲毫漣漪。

……

空間古族一座道場古城中。

裂空侯瞬間浮現,看向面前一位老人……好吧,在她眼中,對方只是一頭年幼的空間古獸。

裂空侯臉色微變:「下界來的?」

空空躬身:「下界空空,拜見裂空侯。」

裂空侯見他手中拿著一方小印,臉色再變,迅速揮舞一下虛空,眨眼間,她和空空來到了剛剛的大殿中,沒有掀起任何空間波動。

裂空侯臉色變幻不定,看向他,半晌才道:「在下界,你們投靠了人族?」

空空點頭。

裂空侯猜到了,因為能上來,代表這傢伙和人族強者一起上來的,沒投靠,人族怎麼可能帶他上來。

她深吸一口氣,有些不安,「為什麼會偏向於人族,我族一直中立!」

空空沉聲道:「人族出了新皇!上界幾次事件,都是新皇做的!新皇已經在下界完成了一統,壓服眾生!天古這些人,只是待宰羔羊!只是顧忌上界通道開啟,所以才沒有拿下,只是讓他們自封在界內!」

「新皇?」

裂空侯臉色一變:「皇?」

「是,而非人主!」

空空沉聲道:「獸皇大人來之前,囑咐我,若是見到了裂空侯,告知大人,哪怕不和新皇聯盟,也不可為敵!新皇崛起之快,前無古人!獸皇大人說……他看到了第二位人皇!」

裂空侯吸氣,「老傢伙真這麼說?」

「是。」

裂空侯沉默了一下,「你來,是新皇讓你來的?」

「是,他想見大人……」

「為了……傳送門?」

裂空侯好像想到了什麼,臉色微變,萬族剛要掃蕩,這位新皇就知道了消息,不止如此,還直接來了空間古獸一族,顯然,很可能是為了那些傳送門!

誰告訴他的?

誰知道這事?

空空沒說話。

裂空侯沉聲道:「除了我族,還有誰在下界投靠了他?」

「命族,犼族,食鐵族……都投靠了!」

「命族?」

裂空侯眼神一變,「無命投靠了他?」

「是!」

裂空侯這一次坐不住了,「命族老奸巨猾,居然……投靠了他?」

她臉色變幻一陣,問道:「他在哪?」

「就在道場之外。」

裂空侯臉色一變再變,過了一會才道:「迅速將你知道的一切告訴我,我做判斷!」

「是!」

空空迅速傳音,意志力傳盪,將知道的一切,全部告知了裂空侯。

而裂空侯,臉色也是不斷變化。

年輕的新皇!

壓服了下界眾生,從下界打到了上界,很快在上界掀起了波濤。

甚至連死靈界都完成了一統!

開創了上古之後,人族的再一次輝煌。

她消化了一些訊息,很快,沉重道:「我去見他一面……」

說著,看向空空:「你和我一起!」

「諾!」

裂空侯不再多言,空間波動,瞬間消失在原地。

沒一會,她帶著空空,出現在了蘇宇他們這邊。

這一刻,裂空侯忽然捏緊了空空的脖子。

老娘弄死你!

艹!

不是說,就一尊准王嗎?

你這混蛋,瞎眼的蠢貨!

這是一尊?

目之所及,前面一排,全他么是准王!

有那麼一刻,她真想把空空捏死算了!

眼睛瞎了吧你!

這是你說的一位準王而已?

混蛋!

不止准王,頂級合道都有不少,這樣的實力,若是突襲空間古獸一族,都來不及反應也許就滅了!

此刻,裂空侯后怕無比。

她還尋思著,就一位準王,自己哪怕不敵,也不會輸,自己傳送一道可是極強的。

可現在……坑死老娘了!

裂空侯捏的空空都快翻白眼了,而空空,只有滿臉的無奈和鬱悶,怎麼了?

我沒幹什麼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5章 空間古獸(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