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都給自己加戲(萬更求訂閱)

第765章 都給自己加戲(萬更求訂閱)

時空長河中,蘇宇帶著犼皇到處走。

就一個目標,尋道。

你覺得哪條道比較適合你,你就選哪條,甭管有人沒人,那都無所謂。

走在長河中,閑著也是閑著,蘇宇有些好奇,問道:「犼皇,你父親的事,介意聊聊嗎?」

畢竟是坐騎,有些時候,人家不願意聊怎麼辦?

犼皇倒是無所謂,直接道:「宇皇不用顧忌什麼,我父親就是武王大人的坐騎,萬界皆知!在那個時代,武王是天下第三人,我父親雖是規則之主,可是給天下第三當坐騎,是榮耀,並非恥辱。」

天下第三?

也許吧!

蘇宇見他不介意,笑道:「那武王離開的時候,你父親是跟著一起走的?」

「沒有。」

犼皇回想了一下很快道:「武王是隨著文王一起走的,文王消失不久,武王就追了過去,那時候我父親還在,後來人皇召開萬族會議我父親才離開的……」

說到這,犼皇很快道:「我父臨走之前,可能猜到了什麼,那時候就叮囑我,他走後,我最好閉界。。。」

「我父在八層是有府邸的,一開始我也住在那邊,但是在會議召開之前,我父就讓我離開……我不知是不是人皇告知了他,還是我父自己猜到的。」

在這之前,他覺得可能是人皇告知的,可現在,蘇宇說他父親是智將,那就不好確定了。

蘇宇微微點頭,想了想又道:「那武王臨走的時候,有交代什麼嗎?」

他其實想問問,知不知道天門的事。

文王可能是去了天門之內,那裡若是有時代被封印,很可能就是開天時代,而開天時代,不得不提的就是時光大道的主人,還有死靈大道的主人!

一個在開天之初,一個在開天之末!

當然,嚴格來說,人祖可能和死靈大道的主人是一個時期的存在,都存在於開天之末的時代。

之後,才有了太古。

但是人祖在太古出現過,所以人祖會存在於天門之內嗎?

這些東西,蘇宇還是很感興趣的。

追逐強者的腳步,哪怕蘇宇還弱,但是不妨礙他去追尋強者的蹤跡,也許,當年的時光師這些人,也是這心思。

任何時代,一個人走到了巔峰,肯定是想去尋找那些傳說和傳奇的。

蘇宇也不例外!

「交代?」

犼皇仔細想了想,搖頭:「武王畢竟距離我還有一層,交代什麼,我不是太清楚,就算有,也是和我父親交代一些東西。不過,我父親並未留下什麼……武王消失的千年,我父親說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大道萬千,唯武最純』!」

蘇宇微微挑眉:「是人族語,還是通用語?」

「人族語,那時候都習慣用人族語。」

蘇宇眯眼道:「唯武最純,你確定不是最蠢?」

「……」

犼皇訕訕:「那不至於,我父不可能會罵武王的。」

這話說的!

我怎麼接啊?

蘇宇卻是若有所思:「也許真在罵武王!文王走了,文王自己是知道的,心裡有數的!他走,是去救妹妹,這個是應該的。但是,武王、明王都在,加上人皇,我覺得未必會出事。」

「而且文王離開……以文王的性格,會走的大張旗鼓嗎?」

蘇宇挑眉:「按照我對文王的理解,哪怕他走了,也會悄無聲息,讓人摸不著頭腦,不知道他是不是閉關了,文王閉關,不出現,大家也不敢輕舉妄動。唯獨武王,性格張揚,他一旦離開……大家也許都知道了。」

犼皇微微一怔。

蘇宇嘆息一聲:「唯武最蠢大概是你父的真實想法吧!文王消失的事,肯定是被武王給暴露的!然後武王也跑了,文武都沒了,萬族不起異心才怪了!」

犼皇尷尬:「這……不會吧?」

蘇宇笑了:「你也經歷過那個時代,那我問你,文王失蹤,大家都知道這事嗎?」

「這個……」

犼皇陷入了回憶中,許久才道:「好像……好像一開始還真不是太清楚!具體什麼時候傳開的……」

他仔細一想,愣了一下,有些尷尬:「好像……是武王走之後吧?武王好像……好像有一次在大殿上發飆,說人皇不太夠意思……大體上就是這意思吧,後來他就不見了!」

「沒過多久,文王失蹤的事,就傳開了。」

「據說,好像就是因為文王失蹤了,武王想讓人皇去找找,人皇可能沒理他……然後他就自己去找了。」

蘇宇笑了,搖頭:「我要是人皇,我能氣死!」

真能氣死。

人皇大概早就知道文王去天門后了,但是他不能走,那時候收攏萬族的計劃還沒完成,開天還沒開成,他肯定不能走的。

他走了,那才是真的大事!

結果,他還藏著文王消失的消息,武王急了,覺得人皇不夠意思,咱們兄弟幫你打天下,你打下了天下,就變了心了!

現在老文消失了,你都不急,不去找的!

行,你不找,我去找!

這一找……出事了!

蘇宇同情了一下人皇:「人皇真可憐!」

犼皇疑惑道:「不是文王和武王大人更慘嗎?」

「你……」

你這思路,算了,沒救了,棄療吧!

蘇宇心累。

再次同情一下人皇,有這些傢伙在,何愁你不倒霉,果然,豬隊友有時候還是很可怕的。

「希望不是又一個百戰……」

蘇宇心中默念了一聲,武王從傳說來看,是真的莽撞,不是天賦不夠,不是不想用腦子,而是身邊有幾個腦子極其好的存在。

人皇,文王,獄王,明王,按照傳說,都是極其智慧的人。

和這些人在一起,一切都給你安排的妥妥噹噹,武王不需要動什麼腦子的,能打就行,何須自己去思考。

如此一來,武王大概率也懶得去多想。

只知道文王是自己兄弟,兄弟出了事,兄弟的妹妹出了事,他當然得第一時間去救人!

夠義氣……就是坑慘了人皇。

一人一犼,邊走邊聊,蘇宇忽然止步,看向一個支流大道,感受到了一些吞噬之力,問道:「這地方,有什麼特殊感覺嗎?」

「沒有!」

犼皇搖頭。

蘇宇也不在意,繼續走。

又走了一陣,繼續問,不過都是沒有。

因為他大道還沒斷,除非特別匹配的大道,否則,他肯定沒太大的感覺,這個蘇宇倒是不奇怪。

走走停停的,很快,又到了一個支流。

這一次,不用蘇宇問,犼皇忽然微微一動:「這個有感覺!」

他已融了一道,現在對他道還有感覺,顯然,這條道肯定相當適合他!

蘇宇朝一側看去,笑了。

感應的倒是不錯,還真是一條相當強大的吞噬道。

大道相當寬闊,大概兩千多米寬,比荒天獸的道弱一些,但是差距不大,顯然,這條道若是有主人的話,主人相當強大。

不過,現在就算有主,也回不來了。

蘇宇笑道:「這條道不錯,你已融犼族之道,還能感應到,說明這條道和你匹配度也高!」

犼皇有些悲哀:「這麼說,我融道真的融錯了?」

「那我父親的大道……豈不是無人繼承了?」

蘇宇笑道:「你父親若是沒死,繼承了又如何?出不了下一個規則之主,除非你弒父!但是,別人的吞噬大道,若是不熟,或者是敵人,弄死了事,還有希望晉級成規則之主!」

這麼一想,犼皇點點頭,雖然他這輩子沒想過要成為規則之主,但是……宇皇這麼說了,我就信一下好了。

蘇宇看了一眼那條道,忽然笑道:「犼皇,玩個有意思的咋樣?」

「什麼?」

蘇宇眯眼笑道:「你要斷了之前的道才行!斷了,也是浪費,悄無聲息地斷道,不好玩!這樣,我帶你玩個好玩的,讓萬界看個熱鬧!」

犼皇不太懂,但是可能有點懂,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

萬界。

諸天戰場。

隨著蘇宇這幾天的蟄伏,萬界再次恢復了平靜,這次是真平靜,因為攻殺萬界的人族大軍都撤離了,所以,現在是真的萬族無戰事。

而就在這一刻,一聲怒吼響徹天地。

「蘇宇,你倒行逆施,我犼族和你勢不兩立!你在上界戰敗,苟延殘喘……還想脅迫我族為你效力嗎?你要撤離到死靈界域,我族為何要跟隨你一起撤離?」

怒吼聲響徹天地!

一尊巨大無比的巨犼,氣息強悍無比,遮天蔽日。

這一刻,萬界當中,不少界域震動。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身影浮現,冷冷道:「我說了,哪怕我戰敗,也不是你們可以反抗的!神仙魔三族還沒吭聲,你倒是敢反了……找死!」

轟!

一聲巨響傳出,下一刻,大道崩裂!

一張擎天巨手,遮天蔽日。

「蘇宇!」

犼皇絕望的吼聲響徹雲霄,「你麾下強者,十不存一,你縱然殺我……又能如何?遲早也是死,我等你!」

轟!

爆鳴聲響起!

大道崩斷,一股強悍的規則之力溢散。

斷開了和犼界大道的聯繫,犼界劇烈震蕩,下一刻,一股血雲覆蓋而來,此刻,蘇宇手中隱約呈現出60枚議員令,召喚血雲降臨!

血雨瞬間滴落!

蘇宇冷哼一聲,喝道:「犼族不聽號令,意圖謀反,當誅!來人,滅古犼一族!」

在萬界強者一頭霧水中。

伴隨著一陣巨響,整個犼界,瞬間劇烈震蕩起來。

而蘇宇,踏空而行,當他走到犼界那邊,血雲再次匯聚,手中議員令翻動,整個犼界,被血雲籠罩!

蘇宇一聲暴喝:「今日,誅滅犼族!萬族當以此為鑒!我蘇宇,戰敗又如何?對付你們,還是手到擒來!在我沒有徹底消失之前,都給我乖乖當孫子!即日起,萬族之人,不得出界,違令者……殺!」

一聲殺字,震動天地。

夾雜著大量的血雲,溢散的規則之力,天地異象,犼族好像被徹底滅族了!

這一刻,四方震動。

……

仙界。

天古臉色微變,什麼鬼?

怎麼忽然把犼族給誅滅了!

他迅速探查而去,感悟大道之力,臉色再變,還真是誅殺了犼皇!

這……見鬼了!

這麼說,犼族被滅了?

……

太古巨人界。

此刻,太古巨人王也是一臉沉重:「他瘋了!此刻,他敗退了,但是此刻,他還是萬界的皇,誰敢違逆他,都會死!」

三大族這時候都不敢招惹蘇宇。

哪怕傳聞蘇宇在上界戰敗,損失慘重。

犼族算是較早支持蘇宇的強族了,結果,一言不合之下,不願和蘇宇一起撤離,就這麼被誅殺了,滅族!

太古巨人王身旁,一道虛影呈現,帶著一些凝重:「他如此瘋狂……果然,戰無不勝只會讓人驕傲,一次戰敗,他就徹底失衡了!此人……現在不用去招惹!」

上次蘇宇逼迫太古巨人族交出4塊議員令,他們還不爽。

現在……算了吧。

這傢伙已經徹底瘋了。

支持他的犼族,就因為不願意和他一起撤離,就這麼被他誅殺了!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有些瘋狂,有些猖狂的聲音再次響徹萬界!

「爾等聽好了,我遲早會回來的,都給我小心一點,都給我老實一點!老子要去死靈界域稱皇了,但是……死靈界域,也能打開你們的界域通道!」

「哈哈哈!」

「記住了,死靈界域,從此以後,就是我的!而各界,界域內死氣過多,我會鎖定到你們的位置的!」

「我會鎖定你們的界域位置,找到你們的存在,就和滅了龍、鳳、猿、鯤鵬四大界域一樣,哈哈哈!你們這群蠢貨,永遠只是最低等的存在!」

「……」

此話洞傳四方!

瞬間,引起萬界震蕩。

什麼?

四大界滅了?

怎麼可能!

沒看到蘇宇攻打四大界……不對,蘇宇說什麼?

他從死靈界域打上去的?

難怪沒動靜!

而此刻,四大界,一點動靜都沒。

一下子,四方變了臉色。

……

仙界。

天古也變了臉色,蘇宇是從死靈界域打進去的,而定位的目標物,是死氣!

他臉色微變,下一刻,低吼道:「來人,仙界內,銷毀所有死氣!」

瘋了!

他差點忘了這茬,對,蘇宇把天淵界域都給墜入死靈界域了,顯然,他要稱霸死靈界域,可是,死氣是可以開通道的。

他知道蘇宇大張旗鼓的意思,你們銷毀不銷毀死氣?

不銷毀,我隨時鎖定你們,開啟通道,殺入你們界域之內!

顯然,蘇宇是想銷毀萬界所有死氣,讓其他人沒辦法踏入死靈界域。

可是……你必須得銷毀。

這瘋子,真有可能根據死氣的位置,鎖定界域位置,從而從死靈界域中帶著大量死靈殺出!

果然,就在這一刻,蘇宇瘋狂大笑:「來人,給我巡查死氣位置,鎖定各方,辨別各種死氣對應界域!哈哈哈……我倒想看看,誰藏著大量死氣?」

他探手一招,虛空裂開,大量死靈浮現。

其中,南王死氣撼動天地。

不用多說,下一刻,南王冷冷喝道:「所有將士聽令,探查死氣所在,記住氣息,辨別界域,不要擾亂萬界秩序,小心規則懲罰……」

蘇宇哈哈笑道:「不用擔心,我掌控60枚議員令,足以壓制規則懲罰,諸將,給我搜!」

轟!

一道道強悍無比的死靈氣息升騰。

這一刻,萬族才徹底震撼了。

死靈!

無數的死靈!

而且,其中合道氣息數十。

太可怕了。

……

「快,消耗天元氣和元氣,摧毀死氣!」

此刻,一界界中,無數強者瘋狂大吼。

快點!

收集死氣,這不是一兩個人在做,很多人其實都收集了一些死氣,用於開啟死靈通道……雖然未必有什麼用。

當初古城在,古城中死氣瀰漫,收集起來不難。

仙族、神族一些大族,經常會用死氣開啟死靈通道,派人下去,和死靈強者溝通。

符王就曾去過幾次,還找上了東天王。

而這一刻,大家都是驚恐萬分。

銷毀死氣!

這東西,留不得。

死靈對死氣自然是極其敏感的!

一旦被盯上了,真的能從死靈界域中殺出來,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

仙界在銷毀,神界在銷毀,魔界也是。

儘管,三大族知道,這可能是蘇宇的計謀,他就是不給人藏匿死氣,可是……知道又如何?

你不怕嗎?

一旦死靈通道開在你界域內,數千萬數億死靈大軍殺入,那是什麼下場?

開個小通道,勾結一下死靈還行。

可開了一個大通道,導致整個死靈界域殺上來……那就玩笑開大了!

……

犼界上空。

蘇宇笑了笑,挺好。

一些後患都給解決掉,滅了犼族,其實是為了上界的犼族著想,犼族在上界太弱了,就一位二等合道,犼族真要跟自己一起走了,消息外泄,上界不敢對付食鐵、空間,五行族沒人,那自然只能找犼族算賬了!

滅了犼族,那是一點不可惜。

就一位二等合道,上界還怕了犼族不成?

殺一儆百,當然殺犼族更划算。

至於演戲演的真不真……重要嗎?

不重要!

規則大道崩了,異象呈現,這是事實,犼族被滅了,一個人都沒了,再灑點血肉,這一界沒人了!

此刻,萬族好意思對付犼族在上界的人嗎?

順帶著,把死氣也給消磨掉。

免得一些人想法設法地,想打開死靈界域。

哪怕現在大家藏一點,也不會藏太多。

沒了36古城,這些傢伙很難收集到死氣,很難收集到能支持強者進入死靈界域開啟的通道,也許還有一些死氣殘留。

但是死氣不夠,就算開了通道,容納一些弱者進入還行,強者別指望了。

而弱者進入死靈界域,等死吧!

從此以後,死靈界域,就真的很難打開了。

當然,鎮南侯手上有不少。

但是蘇宇覺得,這傢伙不會用,用了,不外乎兩種可能,一種是召喚蘇宇幹掉百戰,一種是召喚百戰幹掉蘇宇……百戰真敢來死靈界域,蘇宇有他好看的!

這一刻,各界都在銷毀死氣。

這東西,天元氣是可以消磨掉的。

而南王,正在收集那些將士溢散出的死氣,不給這些傢伙留絲毫。

蘇宇等待了一陣,過了一會,一群合道強者回歸,南王露出笑容:「除非藏的極深,否則,幾乎都被他們消磨掉了,三大界內,死氣感應都不是很大,大概率也消磨掉了死氣!」

蘇宇也笑了:「這些傢伙,也怕我此刻發瘋,真從界域內打穿了界域,帶著死靈殺進去……他們也得哭!」

「大家先回去吧!」

南王也不多說什麼,很快,帶著死靈從蘇宇開啟的通道中離開。

蘇宇抽離死氣,封閉了通道。

而蘇宇,張揚地笑著,猖狂道:「一群懦夫!還以為你們敢留下死氣,賭一把,賭我不能開啟死靈界域,結果,這麼快就認慫了?」

「一群廢物!」

「哈哈哈!」

伴隨著大笑聲,蘇宇消失了。

……

太古巨人界。

此刻,太古巨人王嘆息一聲:「夠猖狂……不過,這麼猖狂,也未必是好事!他在死靈界域,不可能待一輩子的,現在臨走了,還這麼猖狂,真的好嗎?」

蘇宇又不是一輩子不上來了,除非他真的在死靈界域等死。

身旁,虛影輕聲道:「也好,他臨走這麼一鬧,萬族都不敢有什麼異動!陛下回歸的話,倒也不用大張旗鼓,低調一些也好!」

蘇宇這麼一折騰,上界不開,誰敢貿然出動?

蘇宇又不是出不來,他就算封死了死靈界域,別人進不去,他肯定給自己留了通道出來。

進可攻退可守,不得不說,蘇宇威懾力還是有的。

到了那時候,哪怕三大族,也會低調的。

甭管蘇宇在哪,他還活著,各族都會忌憚他。

太古巨人王微微點頭,沒再說什麼。

只是有些感慨,蘇宇真的是個人物!

若不是時運不濟,這傢伙若是不早早帶著人去上界廝殺,也許……還真能在下界成了氣候。

再給他幾年,或者十多年,他說不定也能稱霸一方!

這一刻,太古巨人王倒是覺得,蘇宇幸好敗了,否則,陛下回歸的話,蘇宇可能會成為阻礙,這傢伙,可不是善茬,報復心極其重!

想到這,他忽然道:「陛下回歸的話,蘇宇讓出了人境,恐怕不會甘心,還是要小心一些這傢伙的報復!」

「他?」

虛影笑道:「他報復陛下?那是找死……」

「別小覷了他!」

太古巨人王微微皺眉,悶聲道:「他怎麼說,哪怕戰敗,此刻也還掌握了死靈界域,剛剛你也看到了,大量的死靈強者為他效命!他哪怕敗陣,撤離萬界,他也是死靈界域的霸主……之前出現的是四大天王之一吧?死靈界域,雖然環境糟糕,可是,進可攻退可守,是一大戰略要地……別小覷了蘇宇!」

太古巨人王畢竟見證了許多東西,還是著重提醒了一下。

這位,不好惹。

他現在都擔心,哪天蘇宇忽然從死靈界域殺出來了,那才是大麻煩!

……

而這一刻的蘇宇,不在乎那些了。

時光長河中。

蘇宇抓著氣息萎靡的犼皇,笑呵呵道:「好玩不?」

「……」

犼皇想哭,太好玩了!

好玩的都嚇死了!

差點以為蘇宇真把他打死了,還好,保住了小命!

不過,他還是道謝道:「多謝宇皇照顧!」

這一次演戲,對犼族而言,尤其是上界犼族,還是多了一點安全保證的。

而蘇宇笑道:「沒事,小事罷了,也是我應該做的!我盡量爭取萬族還不知道你們活著,就把上界的天給打破!」

犼皇笑了起來:「我相信宇皇可以做到!」

蘇宇給他的感覺,相當厲害!

舉手之間,天翻地覆。

就剛剛隨意鬧騰一下,殺一個合道祭旗,召喚一下死靈強者,萬族瞬間消磨了死氣,若是不殺犼皇,就這麼直接威脅,大家還真未必怕。

蘇宇也笑了,很快,帶著犼皇進入剛剛的那條大道。

他在外等著,等著犼皇融合這條新發現的吞噬大道。

犼皇在吞噬大道上浸淫多年,走了錯誤的道,都能走到三等合道,蘇宇覺得,他再這麼下去,也許都能自己開一條吞噬大道出來了!

吞噬大道中,微微震動。

蘇宇等待了相當長一段時間,犼皇這才走出了吞噬大道。

氣息不算強大。

還是三等合道!

然而,蘇宇卻是眼神一亮,而犼皇,也是眼神雪亮!

實力,沒變化。

可是,別忘了,他才斷了道,現在在融新道,結果融新道,他居然瞬間抵達了三等合道,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之前的感悟,真的都是針對吞噬大道的。

他對吞噬一道,感悟極深。

這一次,是真的走對了道。

此刻,犼皇心服口服:「陛下,我真走錯了!我族的道……的確不是吞噬道!」

說著,有些哭笑不得:「所以我父真不是吞噬道強者,而我才是!」

他苦澀無比:「我被我父親給誤導了……可是……可是我很早之前就感悟吞噬道,我父親也沒提醒我啊!」

無語了!

我不知道,我父親總是知道的吧?

為何後來不提醒我,我融道了,他也沒管?

關於這一點,蘇宇也是疑惑:「你融道的時候,你父親還在?」

「在!」

犼皇苦澀道:「我融道,一直到了永恆九段,我父親才離開的!永恆,也是融道階段,我父親知道我融了他的道,為何不提醒我?我一開始就當吞噬道來融的!難怪我當初融道,難度極大,還是我父親幫助,我才融道成功!」

我他么都以為我天賦真不行了!

在一群武二代當中,我可是沒少被嘲諷。

大家都是規則之主的後裔,別人早早就合道了,我還是融道,別人都成天王了,我還是融道,能不被嘲諷嗎?

可現在,他剛剛融合吞噬道很順利啊!

若是早點融吞噬道,他可能都成天王甚至天尊了!

要知道,現如今的一群人,規則之主的兒子有幾個?

蘇宇思考了一下,搖頭:「想不明白,也許……你父親希望你自己悟出來?」

有這個可能性。

有些人就是如此,說話說的不透徹,美其名曰,自己去悟!

關鍵是,有時候鑽了牛角尖,哪有那麼容易走出來。

犼皇也不糾結了,很快笑道:「此次我知道,我的確錯了!那我們犼族……算了,就走吞噬道吧!我父親的那條道,留給他自己吧!回去后,我督促大家換道……陛下,給我一些時間,我想,我也能成天王!」

還有第二次,第三次機會!

觀蘇宇開道,看大道圖,上次他看了,但是屬於白看。

這一次,他走上了真正的吞噬道,也許會有不小的收穫。

蘇宇也笑了,「希望很大!你和其他人不同,你之前受限於道路錯誤,就和豆包感悟出錯一樣,豆包明悟了,所以瞬間跨入了天王……你也有希望成為天王!」

如此一來,又能多一位天王級了。

而上界,蘇宇也有人的。

三月和巨竹,一個天尊,一個天王。

無命這邊,暫時不知道和天命侯關係怎麼樣,可空間獸皇的道侶,裂空侯,大概率能拿下的。

這麼一算,蘇宇除了天尊少點,在天王級和其他領域,實力不弱,哪怕不如萬族和混沌一族,恐怕不見得比百戰麾下實力弱。

「我們這邊,唯獨差一位真正的頂級存在!」

蘇宇喃喃一聲,如百戰,如混沌族老祖,如萬族中的日冕天尊這些人。

若是有一尊這樣的存在,那四方實力,差距不算太大。

而這個人選……還得看我!

此次我若是開道成功,不知能否具備天尊級戰力。

……

天淵界域。

蘇宇再次歸來,這一次,他沒再東跑西跑,而是選擇閉關三日,沉澱一下,回想一下今日的收穫,等待接下來的開道。

道,開在哪合適?

一開始,也許沒辦法移動自己的大道,那在哪開,就很重要了。

要在混沌之地才行!

雖然開道,別人未必能看得見你的大道在哪,但是,若是有人能看到呢?

比如地獄之門和天門,誰敢保證,那些傢伙看不到?

混沌族有地獄之門,百戰也許有天門呢。

「天分三層……上界、萬界、死靈界域,在這三層之外,都是混沌!」

「歸墟之地深處,就是混沌!上界混沌山就是混沌,萬界的無盡虛空就是混沌……歸墟之地深處!」

蘇宇喃喃一聲,如此一來,他其實沒得選!

只能去歸墟之地深處了!

那裡,也許封印了不少強悍的存在,但是,不可能到處都是封印的強者,先找個沒人的地方,蘇宇不怕這些死靈強者。

死靈,局限還是很大的。

「那地點就定在歸墟之地深處!」

蘇宇默默想著,暫時先把地點確定了。

至於開道的能量來源,他不準備再開什麼時光大道口子,太強的力量,他大道未必可以承受住,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提供。

「那時光長河,力量源泉在哪?」

蘇宇陷入了沉思,許久,忽然想到了什麼:「混沌!對,時光長河,一頭一定是混沌!對方轉換了混沌之力,提供時光大道運轉!」

這麼說,一切的力量來源,其實還是混沌。

我開道在混沌中,後期,也許可以嘗試著轉換混沌之力。

混沌之力,才是最常見的一種力量來源。

「死靈大道,人皇大道,其實還沒開始嘗試用混沌之力轉換,這代表,這兩位對混沌之力,還沒研究透徹,比起時光大道的主人,還要差了一些!」

至於蘇宇自己,自然也不行,但是可以當成一個計劃來做。

這三日,蘇宇不斷思考。

不斷去完善自己的一些推測,包括之前開口子的一些領悟。

「可是,開道的話,我可能要收回書頁……其他書頁好說,死靈大道的書頁,我要收回來嗎?」

蘇宇陷入了沉思中,許久,笑了:「不,我再開一個死靈頁面,龍血侯的先放放,他也許還是我一個好用的棋子!」

龍血侯的,暫時不收走。

讓這位天命之子,給自己一點驚喜,蘇宇感覺那傢伙,好像已經跨入了天王領域,速度極快。

歸墟之地的混亂,也許還需要他來平定。

一點點地完善了自己的所有計劃,三天時間,轉眼便至。

……

「諸位,出關,隨我去歸墟之地!」

一聲低喝,響徹天淵界域。

下一刻,一群強者,紛紛飛出。

合道數十,永恆數百!

這一次,合道和永恆都會去。

一群人,有人激動,有人擔憂,有人興奮。

擔憂的,都是擔心蘇宇開道失敗,那才是大麻煩,興奮的,則是無比相信蘇宇能開道成功,比如天滅,興奮的無以復加,壓根沒去思考蘇宇會失敗!

片刻后,數百強者,氣息遮天蔽日。

近十位天王級存在的氣息,橫掃死靈界域,這一刻,哪怕死靈天河和歸墟之地,也都安靜無比。

一點動靜都沒!

好多強者!

星宇府邸中,武皇虛影浮現在七層,通過死靈通道口,看向遠處,帶著凝重。

來殺我的?

我之前感受到的危機,就是這次嗎?

蘇宇,真的帶人來殺我了!

果然,之前心血來潮感應到的都沒錯!

這一刻,武皇面色凝重,好多強者!

天王很多,頂級合道很多,甚至永恆都來了數百,為了殺我,蘇宇還真是不惜一切代價!

這麼多強者……自己這次……恐怕必死!

畢竟,他還被封印著。

可是,哪怕死,我武皇也要咬下你一塊肉。

這一刻,武皇氣息爆發,如同戰神,虛影陡然浮現在七層通道口之外,那是死靈界域。

武皇氣息爆發,怒吼道:「蘇宇,來啊!爺爺不怕你,今日本皇縱死,也不會讓你好過!」

咆哮聲震蕩死靈界域!

我不怕你!

今天,我要大開殺戒!

……

蘇宇這邊,數百人,紛紛看向蘇宇。

個個茫然!

什麼鬼?

蘇宇這是又幹嘛了?

他不是一直和大家在一起嗎?

怎麼把武皇刺激成這樣子!

而蘇宇,微微皺眉,看向那邊,冷笑一聲:「他自己給自己加戲嗎?無聊的傢伙!」

真夠無聊的!

我白痴啊?

我帶人去殺你,死一個,我都虧得慌!

神經病一樣!

「不用理他,他腦子有問題,又不是第一天了,一直就存在問題,之前還以為他清醒了,合著還沒清醒!」

蘇宇搖頭,有些同情。

可憐的傢伙。

到現在,腦子還是混亂的。

真可憐。

……

而這一刻,武皇怒髮衝冠,等待大戰到來!

本皇就算戰死,也不會妥協,不會認輸!

然而……漸漸地,那數百道氣息,跨過了死靈長河,進入了四王域,又從四王域,跨向歸墟之地。

漸漸地,武皇臉色發青,發紫,發紅。

難道……不是對付我的?

我……反應過激了?

可是,之前我真的感受到了惡意,難道說,蘇宇虛晃一槍,待會還得帶人來打我?

這一刻的武皇,有些茫然了。

架勢都擺起來了,蘇宇不來就算了,理都沒理自己,這算什麼?

PS:今天就兩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5章 都給自己加戲(萬更求訂閱)

7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