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都在付出(求訂閱)

第769章 都在付出(求訂閱)

雖然斬殺了那隻老鷹,暫時沒有強大的存在過來。

但是蘇宇依舊不敢大意,混沌中,真的不存在規則之主級別的古獸嗎?

這可不好說!

也許還沒到,也許在沉眠,可是,也要做好這個準備。

轟!

雷霆越來越強了!

四面八方,那些混沌之力席捲而來,要破開蘇宇開闢的新世界。

而蘇宇,文明志上,一頁又一頁的書頁飛出。

他不斷編織著大道,那些戰鬥結束的強者,此刻也紛紛朝這邊看來,趁機感悟一些,開道,從無到有,是很神聖的一件事。

而此刻的蘇宇,卻是微微皺眉。。。

大道編織,越來越難了。

哪怕他將整個大道編織,分成了三段,此刻,第二段的萬族道,依舊有些難以融入,尤其是神仙魔這些強族之道,融入之後,因為太強,和其他弱小的大道之力,有些衝突。

大道之力,稍微有些失衡。

一次失衡,就是一次大麻煩。

其他人剛斬殺完那些古獸,忽然,一聲炸裂聲傳來,蘇宇面前,一條大道被炸裂開,而蘇宇本人,也是口吐鮮血,倒退幾步,面前,其他大道都劇烈震蕩起來。

「陛下!」

大周王眾人都是一驚!

其實,早有預料,蘇宇不可能一次錯誤都不犯,可是,真等蘇宇出現了失誤,眾人還是心焦如焚。

這可如何是好?

蘇宇閉目,沒有言語,迅速穩固其他大道,排序出現了錯誤,剛剛融道,融的那條道不對。

不是力量失衡導致的,而是排序錯誤,這條道上一條融入的道不相融。

而這,不是難點,不是大麻煩。

最大的麻煩是,剛剛這條道炸裂,會導致後續的大道,無法相融,整個排序都出現了錯誤。

三千頁面,蘇宇這才融合了一千頁左右,三分之一。

這代表,後續三分之二的大道,可能無法續接上了。

歸墟之地。

其他人暫時還沒搞懂,還以為蘇宇大道炸裂就是最大的麻煩,但是看到蘇宇穩固了大道,大家都鬆了口氣。

可是,這一刻,有人卻是變了臉色。

那幾位文王的學生,白楓,河圖……

這些人,紛紛變了臉色。

麻煩了!

推演還是出了問題,時間太短了,如今,蘇宇斷了一道,少一兩條大道沒關係,關鍵是,後面的如何續接上?

這個問題,之前大家也考慮過。

也做了預備方案,可不管是哪一種,都很難完美解決這些問題。

河圖身邊,那女性死靈大喝道:「不要貿然嘗試融下一條道,斷了一條,整個排序都要進行變化!」

說著,她直接朝這邊衝來,大喝道:「等我們重新梳理,我們之前做過一些預備方案,給我們三天,我們幫你重新篩選出下一條大道之力……」

剩下的道,都要重新篩選,選出最匹配的大道之力才行。

……

蘇宇看著面前的大道,微微凝眉。

三天?

三天後,誰知道混沌中會出現什麼,何況,他也未必能維持三天,將這個大道穩固。

「算了!」

蘇宇淡淡回應了一句,開口道:「不行的話,就先以這千條大道之力進行閉合,比預期的要更弱一點,但是也能接受!」

續接,難度其實很大。

蘇宇自己也做過一些估算,真斷了道,無法續接上,那就以當前數量的大道之力,進行融合閉合。

如此一來,開的道會更弱一些。

他開天,本就不太強。

現在,又只能閉合三分之一的大道,那他這個開天者,也許……可能連天王都難成就,頂級合道嗎?

有些難以接受,不過天王蘇宇覺得問題應該不大。

希望可以成功!

而就在這一刻,前方,藍天飛速沖回,笑呵呵道:「斷在哪了?」

蘇宇抬頭看去,藍天笑容燦爛。

此刻的藍天,維持的相貌是當日蘇宇認識的趙明模樣,藍天笑容一如當年,有些不羈,帶著一些弔兒郎當,笑呵呵道:「說啊,斷在哪了!別浪費時間,非要等混沌強者來襲嗎?」

文王那學生,此刻也是微微一動,看向蘇宇,沉聲道:「我覺得……你可以讓他試試!」

蘇宇看向藍天,藍天笑呵呵道:「我又不會死,分身在,我很難死!你什麼時候,如此婆婆媽媽了?」

當日焚燒壽元之情,他記著。

道友不多,當珍惜。

蘇宇閉目,遠方,萬天聖眼中露出一抹掙扎之色,很快喝道:「別浪費時間了,讓藍天先試試,你告訴他,斷在哪了?」

蘇宇睜眼,眼神清澈,看向藍天,笑道:「斷在隱身道了,隱身道,本來連接的是暗影道,結果暗影道居然斷了……」

藍天笑了,「錯在這了?奇怪,之前我們想過斷裂的節點,沒想到會斷在這,這兩條道很類似啊?」

他想不明白,但是想不明白,也不用去多想了。

下一刻,他身邊浮現出數十道分身,每一個藍天都帶著笑容:「隱身道……斷了暗影的話,你覺得哪條道會合適一些?」

蘇宇沉默。

他不清楚,不好判斷。

藍天笑道:「算了,我自己來想……」

他判斷了一下,很快,一具分身呈現,又一具分身呈現,一具是隱身道,一具是他選擇的道:「隱身,相當強大的一道,隱蔽行蹤,我連接藏匿之道試試看……」

他迅速融合兩具分身,兩具分身上,瞬間爆發出大道光輝,下一刻,忽然炸裂開!

藍天迅速將隱身道分身護住,另外一具分身卻是炸裂開了,他也不在意,繼續道:「還是不對,暗影和藏匿都不對的話,可能是隱身道本身有點問題……否則,契合度應該還是很高的!」

他也有些困惑,趕來的那女死靈,也是皺眉不已,很快,沉聲道:「隱身……隱身雖然說是隱身,可能只是一種光線上的錯覺,你試試光之道……」

「行!」

藍天迅速嘗試,然而,結果是再次炸裂。

還是不對!

藍天頓時皺眉,接下來,又嘗試了五六個分身,然而依舊在炸裂,都不對。

這下子,藍天也急了。

為什麼都不對?

而蘇宇,漸漸平靜了下來,都不對的話,可能這隱身道,的確很難找到匹配的道,問題出在哪了?

若不是藍天嘗試了七八次,蘇宇自己去嘗試,去選擇的話,可能此刻大道已經崩了。

而就在這一刻,遠處,豆包忽然道:「隱身……隱身是不是一種錯覺?就跟我一樣,我想著我隱身,大家就會覺得我在隱身……一種意志上的干擾?而非真正的身體沒了?」

此話一出,蘇宇眼神微動。

有時候,大家容易鑽牛角尖。

豆包未必有多聰明,但是它記得之前蘇宇和它說的話,它的時光大道,只是一種意志干擾,那這隱身道,會不會也是如此?

若是如此的話,往隱身上靠攏,自然也會出現錯誤。

蘇宇他們將這條道命名為隱身道,也許從命名上就出現了錯誤。

藍天也是眼神一亮:「別說,還真有可能!若是意志上的干擾……那代表我們融合就錯了,定位就錯了!」

下一刻,他笑道:「要不試試意志干擾方面的大道之力!」

不等蘇宇回話,他再次讓一具分身融合。

這一次,沒再出現爆炸,藍天眼中一喜:「連接幻道試試!」

蘇宇等待了一會,迅速開始連接。

果然,這一次新誕生的大道,進行融合,沒出現排斥。

可是,接下來依舊麻煩。

後續的道,可能都要更改排序。

而那女死靈,見狀也是迅速道:「藍天,你繼續,按照之前的大道排序,跟著幻道之後,繼續按照原本順序來融合……我們再看看,這中間斷開的一些大道,如何排列上去!」

藍天也不多說,蘇宇的大道排序,他們幾個都是知道的,也是親自製定的。

此刻,他迅速道:「你跟著我來,我融合出現問題,你就不要再嘗試!」

蘇宇默默點頭。

藍天迅速按照自己的排序,將分身一道道融合,他速度很快,只是給蘇宇打個樣,並非他也要融萬道。

後續,很順利。

幻道之後,一連融合了五六百分身,轟隆一聲巨響,又一道分身炸裂開,這代表融合再次出現錯誤。

當然,這不耽誤蘇宇,蘇宇還沒開到那麼多。

藍天皺眉,其他幾位死靈,包括白楓、萬天聖、大周王這些人,都迅速趕到。

「陛下,你繼續融道!」

大周王低喝一聲,幾人迅速圍繞藍天,制定新的連接方案。

……

蘇宇默默開道。

藍天嘗試過一遍,問題應該都不大,至於中間炸裂,等自己開到那,也許已經解決了。

藍天一開始就說要幫蘇宇嘗試一次,蘇宇拒絕了。

此刻,卻是只能讓藍天幫他進行測試。

蘇宇在開道,旁邊,一群人迅速商討,很快,藍天再次開始嘗試,這一次,再次炸裂,和之前一樣,大道排斥。

藍天一連嘗試了七八次,都失敗了。

前前後後,他都炸了快20分身了。

這些分身,和以往炸裂的分身,還是不一樣的,以往分身死亡,大道可以轉移,不需要動用大道之力,這次,每一次分身炸裂,都是一次大道創傷。

因為需要動用大道之力!

藍天的蒼生道,顯然是受創了!

道傷!

不過藍天也不在意,他開道,本就是意外,是蘇宇讓他開了這道,否則,他開道早就死了,如今,只是道傷罷了。

起碼,他不會那麼容易死。

一群強者,迅速探討著,琪王妃也迅速加入其中,此刻,也沒人排斥她,這時候需要大家一起出力。

蘇宇開道,本就沒避著大家。

……

歸墟之地。

南天王默默看著,看了許久,忽然有些感慨:「嵐山,你說……這修道,到底是一個人修號,還是大家一起修更好?」

「一起修?」

嵐山侯疑惑:「修道……不都是自己修嗎?」

南天王看向蘇宇那邊,輕聲道:「是嗎?那現在呢?你覺得,他還是一個人在修道嗎?」

嵐山侯也朝那邊看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還算蘇宇單獨在開天嗎?

也許不算吧!

有人為他做前驅,真正意義上的為王先驅,先融道嘗試,其他人,也都在迅速探討,群策群力,如何讓蘇宇融道更順利。

若是蘇宇自己,也許幾次嘗試之後,就失敗了。

修道,到底是修什麼?

這一刻,嵐山侯覺得這個話題太深奧了!

她不是太明白,忍不住道:「當年武王他們修道,都是靠自己的,南王,你覺得哪一種更好?」

南王搖頭,她也說不上來。

不過……許久,南王笑道:「我不知道哪種更好……可你有沒有覺得,當他開道的時候,彷彿大家一起在開道,更有一種……參與感?」

參與感嗎?

南王其實想說的是更多了一種歸屬感。

你看,我們的皇,開個道都需要我們一起來開,他果然還是個孩子。

嵐山侯也笑呵呵道:「是啊,陛下開道,我也覺得……是我在開道呢!不過,我們好像沒參與進去,好羨慕藍天他們,可以直接決定陛下怎麼開道。」

這一刻,這種感覺很明顯。

而南王見她有些羨慕,笑了笑,傳音道:「想參與進去嗎?」

「當然!」

嵐山侯點頭,側頭看向她,「南王難道也會分析大道?」

我們不是這塊料啊。

南王好像也沒太多的大道感悟吧。

南王則是不說什麼,沉默一會,傳音道:「想參與進去,還是有機會的!他生死兩道,一直沒開,生死之道,恐怕感悟不深,又或者沒把握完成生死之道的開闢……」

「尤其是死之大道,此道,也許最難開!」

嵐山侯好像明白了什麼,傳音道:「南王的意思是?我們如何能幫到他?」

南王遲疑一下,再次傳音:「由生到死不難,難的是如何以死到生!河圖應該會展露如何化生為死的過程……可是,如何復甦呢?」

「當年文王想復活誰,卻是一次次失敗,死了就是死了,想活過來,哪有那麼簡單?」

「他開萬道,若是不夾雜生死,也許沒那麼難……可既然他想開不同的大道,開生死,那就難了,可不開生死……他的道,就不完善!」

蘇宇也想不開生死,可不開生死道,他的大道,如何能圓滿?

連核心點都沒辦法建立,必然會開天失敗的!

這一點,南王哪怕不是太清楚,也知道蘇宇是被迫之下,只能如此選擇。

「由死到生……」

嵐山侯念叨一聲,是啊,如何向死而生呢?

這個的確很難!

萬天聖好像嘗試過一次,但是萬天聖,也是藉助時光長河之力,蘇宇卻是沒有,他都沒連接時光長河。

「南王有辦法嗎?」

南王活的很久遠,而且,她當年在死靈界域,還和文王接觸過一段時間,就是文王想復甦星月的那個時期。

那個時期,文王也在考慮,如何讓死靈復甦。

南王思考了一陣,再次傳音:「他畢竟不是真的徹底死亡,而是開死道而已,他就算開死靈之道,也不會太強大,你我都是死靈道的強者……若是他開死道失敗……他也許不會死亡,但是恐怕此次開天就徹底失敗了!」

嵐山侯急切道:「你說有沒有辦法啊?」

南王絮叨這些幹嘛。

蘇宇開道失敗,隕落的可能性也不大,不過,蘇宇所有的積累恐怕都廢了。

未必再有下一次機會了!

當然,真開失敗了,蘇宇也許可以去繼承筆道?

安心當個筆道二代?

嵐山侯心中想著,忽然有些想笑,也是呢,蘇宇就算失敗了,未必就徹底廢了,不需要太擔心。

但是……她還是希望蘇宇成功。

此次廢了,蘇宇這一生未必就有第二次機會了,時間上來不及,機會,也未必一直有,那蘇宇的成就,就被限定了。

規則之主,也許是他們的夢想,顯然,那不是蘇宇的夢想極限。

南王很快傳音道:「若是真失敗了,你我將死靈大道中的大道規則之力抽取出來!」

嵐山侯默默聽著,等待南王的解釋。

南王迅速道:「我知道一個地方,被他們稱之為生死交錯點,就在死靈大道的盡頭!那是生死兩道的交匯之地……找到劉洪,通過他的墨道,我們抽取出死靈大道之力,將生死交匯地的生死之力,牽引而來,融入他的大道中……」

嵐山侯驚訝,傳音道:「可以如此嗎?那……那為何陛下不這麼做?」

南王頭疼:「廢話!他怎麼做?他現在在混沌之地開道,而死靈大道的盡頭,在死靈界域,這本就是一件很衝突的事,他沒辦法做到兼顧!」

嵐山侯這腦子,不是南王鄙視,有時候真的不太靈光!

蘇宇要是能做到兼顧,還需要你說的?

就是因為不行,所以才沒辦法。

南王繼續道:「你我死靈大道之力都很強,真到了那時候,我帶著你,進入生死交錯點,你我聯手,一起耗力,凌空搭建出一條死靈大道的通道出來……就是渠道,進行引流!將生死之地的力量,引入他的大道中!」

「這……能做到嗎?」

「能,但是需要人幫忙,需要劉洪幫忙,藉助他的墨道……」

南王四處看了看,劉洪這次好像也來了,但是這傢伙低調的嚇人,不知道現在跑哪去了。

她四處找了一下,這才看到劉洪躲在夏辰身後,不知道在幹什麼。

南王也不廢話,迅速上前,一把抓住夏辰背後的劉洪。

劉洪一臉茫然,怎麼了?

此刻的他,正在寫寫算算的,不知道在幹嘛。

南王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也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很快,提著他朝外走了一些,嵐山侯也迅速跟來。

劉洪一臉茫然:「二位前輩,怎麼了?我沒招惹二位啊!」

好好的,抓我來這幹嘛?

奇怪了!

南王懶得廢話,迅速傳音道:「你的墨道,你能掌握嗎?」

「這……」

「廢話少說,我問你,若是藉助墨道,貫穿生死交匯地,開闢一條力量通道,能否將生死之力,引流進入混沌之地?」

劉洪一怔,「你倆偷窺我?」

「什麼?」

「我正在算啊!」

劉洪急忙道:「我正在計算,看看有沒有成功的希望,不過目前來看,希望渺茫!生死之地,距離我的墨道還有一段距離,想引流的話,首先得鎮壓住河流中的那些強者意志領域才行!接著,要開闢出一條單獨的通道……然後將力量灌輸到我的墨道,之後,才能想辦法引入混沌之地……」

需要經過幾段才行。

南王傳音道:「那若是我和嵐山出手呢?」

「你們?」

劉洪思考了一下:「不夠,還差一位,最好再來一位生之道的強者,但是如此一來,你們都很危險!這麼說吧,接引生死之力,你們是死靈,會被生之力腐蝕,而活人,會被死之氣腐蝕!」

「我的墨道,問題不大,因為我是半死靈……但是,這需要頂級強者來做,頂級強者的話,又沒辦法轉換成半死靈……你們二位就算答應了,也需要一位生之力強者才行!」

「生之力?」

南王皺眉:「我們沒人修鍊生之力!」

她很快道:「不需要生之力強者,難道不行?」

「不行!」

「你們就算願意……但是你們死氣太重,容易導致生死失衡,這又不是拚命就能解決的問題。」

劉洪掌握墨道,對這些還是很了解的。

想了想,他環顧一圈,傳音道:「其實……也不是沒有合適的人選,但是不知道人家干不幹。」

「誰?」

「沒人修鍊生之道,那就需要一位生機旺盛的頂級強者才行!最好還是人族,同為人族,不會將生死之力弄的出現偏差……」

劉洪迅速道:「若是南王和嵐山侯都沒意見,我是這麼建議的,南王負責鎮壓那些大道中的強者意志,嵐山侯負責開闢通道,開死道,接引死之力,而另外一位,負責接引生之力,實力和嵐山侯相當就行。」

南王不耐煩:「直接說,誰合適?」

「大周王!」

南王微微一怔,劉洪解釋道:「萬府長、藍天都不太合適,活的時間太短,簡單來說,這生之力,其實就跟大樹一樣,活的久,生之力就濃郁點!不過,又不能太老,比如定軍侯他們,其實生命力感覺無多了,包括琪王妃也是,倒是大周王……還真是老的年輕!」

這叫什麼話?

南王和嵐山侯都是無言,這話……聽著不太對勁。

劉洪再次解釋道:「真的,大周王別看年紀大,但是他生命力極其濃郁,我懷疑他服用過什麼至寶,導致他的生命力強悍無比!」

這個倒是真的。

而南王思考了一下,正想說什麼,嵐山侯就道:「難道是長生丹?我記得當年文王斬殺了仙族的一位至強者,煉製了三顆長生丹,獻給了人皇,後來就沒了消息……這老傢伙是人皇陛下的文書,難道人皇賜給了他?」

劉洪聳肩,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他只知道,大周王絕對能活,活的不見得比規則之主短。

大家都死了,他都未必會死。

而此刻,嵐山侯和南王對視一眼,都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大周王……還真是不太好說。

大周王要說是蘇宇嫡系,其實算不上,此人只負責給人皇傳火,偏偏又就是他適合,其他人要不太弱,要不就是生命力不夠旺盛。

嵐山侯思考一下,「要不問問看?不願意就算了……」

接引生死之力,也是給蘇宇接下來準備。

此刻的蘇宇,融道極快。

有藍天幫忙,排除了一些麻煩,此刻,蘇宇融道速度比之前要快的多。

而南王也道:「得提前做準備,哪怕他成功了……最好也要準備!不然事到臨頭,來不及就麻煩了!趁著他還在融道,我們先把道路開闢出來,關鍵時刻,可以隨時接引生死之力過來,通過大道傳輸!」

嵐山侯點點頭,看向遠處的大周王,忽然傳音道:「那個剋扣我糧餉的傢伙,過來一下!」

遠處,大周王正和眾人商量著後續,聞言微微一怔,有些哭笑不得。

誰剋扣你糧餉了?

這女人,死了都這麼記仇!

無奈,他只好迅速飛來。

嵐山侯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還是說道:「你怕死嗎?」

「……」

「你是不是吃過長生丹?」

「對!」

大周王點頭,倒是沒否認,笑道:「嵐山侯也想吃一顆?可是這東西,只有活人才能吃,何況,三顆長生丹都用掉了。」

「都用了嗎?」

嵐山侯也沒在意剩下的兩顆被誰用了,她很快道:「陛下開生死之道,恐怕會有麻煩!我和南王他們商量了一下,想接引生死之力過來,需要一位生之力強者輔助……你干不幹?不幹就算了!」

大周王此刻微微有些走神,片刻后才道:「你們……他若是自己開闢成功了,就不需要生死之力輔助!」

「那要是失敗了呢?」

嵐山侯雖然覺得這麼說很沒士氣,還是繼續道:「少廢話,你不幹就拉倒!我們找別人試試……」

大周王笑了,低聲道:「你們考慮好了,這事,其實我想過,不止我,你們以為其他人不知道這點?別人不說,萬天聖和藍天應該都是考慮過的!可是,難度很大,危險性很高!對生靈其實還好,對死靈的話……你們死了,就真的死了!」

「宇皇失敗,大不了是斷了道,死靈失敗,就徹底結束了!」

「而且,這還需要頂級強者才行!整個死靈界域,要說合適的……恐怕還真只有你們二位了!」

大周王輕嘆一聲,「包括宇皇自己,心裡也有數,但是他沒開口,也沒說這些!其實我們知道他的心思,大不了就失敗了好了,失敗了……他就去繼承筆道!人皇道,他可能不會繼承,筆道,他還是願意繼承的……所以,他失敗了有退路,你們接引失敗,可能會徹底隕落!」

嵐山侯微微一怔道:「陛下也知道?」

「當然!」

大周王失笑:「幾位不會覺得宇皇這麼愚笨吧?他又不是沒去過生死交匯之地,你們知道,還是他說的,你們才能知道!二位都考慮到的事情,他能不清楚?」

沒提這一點罷了!

嵐山侯朝蘇宇那邊看了一眼,此刻,蘇宇都快開出2000條道了,蘇宇本身就3000頁左右,這麼下去,很快就需要開生死道了。

她問道:「我們接引失敗就死了,那怎麼算是失敗呢?」

「中途出現問題自然就失敗了……」

大周王嘆息:「死靈大道,可不是弱道,在其中開闢一條密封的通道,需要生死兩位強者,齊心協力,維持生死平衡,一直接引出來……」

他看向劉洪:「你們大概是想走劉洪的墨道對嗎?」

「這樣的話,安全性的確高一些,劉洪為節點,他在歸墟之地待著,接引送到宇皇那邊,的確要簡單許多!」

說到這,大周王又道:「可是,期間容不得一點差錯,南王若是選擇鎮壓死靈大道中的強者意志,必然會和一些強者起衝突……也危險無比!」

嵐山侯皺眉:「我不怕!反正我都死過一次了!南王……南王你怕嗎?」

南王輕笑:「別忘了,是我提醒你的!」

好吧!

嵐山侯又看向大周王,「你廢話很多,就問你干不幹,說這麼多,是怕了是吧?那算了,我們換個人問問……」

大周王笑了笑:「嵐山侯還是這急脾氣!我沒說拒絕!何況,除了我,其他人未必合適!」

「你答應了?」

嵐山侯意外,大周王這老傢伙,居然能答應?

大周王笑道:「我說了,對我而言,危險沒那麼大!但是,我有一個要求……我說什麼便是什麼,我說怎麼做就怎麼做,否則……我不想和白痴一起送死!」

這是說誰呢?

嵐山侯看了看劉洪,劉洪滿臉笑容,一副無辜的樣子。

再看看南王,南王高冷無比,一點表情都沒。

她再看大周王,臉色難看了許多:「你在說我?」

是在說我,對嗎?

大周王笑了,傳音道:「沒,別誤會,我說劉洪呢,對吧?」

他看向劉洪,劉洪笑眯眯地點頭。

我認了!

大家心照不宣就行!

大周王也懶得多說,瞥了一眼遠處的藍天幾人,迅速傳音道:「若是你答應的話,全部聽我的,那我們就有成功的希望,問題不會太大,但是若是不聽我的……可能會死!」

「聽你的!」

嵐山侯嘀咕一聲:「放心吧!我知道你們這些奸詐的傢伙,鬼主意多!當年我和武王大人一起行動,也是全部聽你們的!」

「大人出去滅了界,都得拿出錦囊看看,都給安排好了,這個我懂!」

習慣就好!

不就是聽令嗎?

沒問題!

想當年,武王那麼強,出去打個仗,照樣天天看錦囊,不是文王給的,就是其他人給的,都給他安排妥當了才行,武王自己懶得去想,去思考,太累了。

人生苦短,享受就行,何必那麼累。

大周王哭笑不得,得,比想象的還要順利。

他也不再多說,迅速傳音道:「那就好,這樣,我去把星宇印借來,咱們就去生死交匯地準備一下,你們說的不錯,有準備比沒準備強!」

「借來……那不是被陛下知道了?」

「當然!」

大周王嘆息一聲:「必須得告訴他,否則……他中途自己放棄了怎麼辦?他這人,果決異常,也許覺得不妥,就直接放棄了,那溝通不到位,就麻煩了!」

說罷,他笑了一聲:「沒事,到了這時候,他被架上去了!他這人,我們得推一推,也讓他多點壓力,讓他知道,他失敗,不是他一個人的事!」

嵐山侯微微點頭。

而大周王,很快衝向混沌之地。

……

片刻后,蘇宇臉色不太好看,還在繼續開著道,此刻,開了兩千多條了。

距離最後幾百條不遠了。

那時候,他必須得連接生死才行。

「你逼迫嵐山她們的?」

蘇宇看向大周王,大周王無奈,這話說的。

「不是,是她們逼我的!」

蘇宇冷哼一聲,我信嗎?

「嵐山她們,都未必想到這點,是不是你故意引導的?」

他反正就是懷疑大周王暗中唆使的。

大周王這次這叫一個委屈,大爺的,不是我啊!

是嵐山侯主動找我的!

我他么到哪說理去?

這……太冤枉了啊!

「陛下,我冤枉!」

大周王苦笑,「真不是我……算了,你就當是我吧!」

「陛下,星宇印,你借也好,不借也好,我們都決定了,去試試看……不借,危險更大!」

蘇宇深吸一口氣:「我失敗了,我就安安心心,不再考慮開天的事,我沒大礙,繼承筆道而已,雖然筆道垃圾,可我照樣有希望!沒必要為了一次開道,去死人,你知道嗎?」

筆道是垃圾點,可是……勉強湊合著用唄!

蘇宇又不是非要開道成功才行,只能說,開道成功,成為天尊甚至規則之主更快一些。

這話,文王也就沒聽到,否則,此刻還不知道怎麼想呢。

合著,在蘇宇眼中,繼承筆道很垃圾?

大周王笑道:「陛下,不一樣的!起碼,我們希望你能成功,成功了,我們才有希望勝利!否則,就算筆道成為規則之主,在接下來的變故中,也未必有任何優勢!」

「現在的付出,是為了將來的少付出!」

「現在開道失敗,未來,也許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蘇宇沉默一會,一枚大印飛出。

「去吧!小心一些!」

說完,蘇宇沉聲道:「事不可為,那就退走!還有……我若是真失敗了……筆道沒希望……那我……那我就去繼承人皇道!」

大周王心中微微一震,蘇宇沉聲道:「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你不許故意給我弄失敗了,否則……我不會放過你!記住了,一旦不妥,可能會死人,那就放棄!」

大周王深吸一口氣:「好,我知道了!陛下放心,我希望……你能成為第二位皇,而不是人皇第二!」

很快,大周王帶著幾人離去。

這一刻,蘇宇心情複雜。

藍天也好,大周王,南王……

這些人,都在為自己開天負責。

此次若是失敗,自己真對不住這些人了。

我會成功的!

一定!

哪怕逆轉生死,我也會成功的!

沒有哪一刻,信念比現在更強。

「筆道……我不要,垃圾!」

「人皇大道,人皇回來了,自己去修,我才懶得幫你修!」

「我要修,那就修自己的道!」

蘇宇心中吶喊著,此刻,大量的大道被他開闢,編織,整個大道之力,越來越強,而蘇宇的氣息,此刻也迅速強大起來!

隱約間,已經達到了天王層次!

道,還沒開完全呢。

此次開道成功,最少一個天尊跑不掉了!

PS:別催了,今天開完大道,可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9章 都在付出(求訂閱)

7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