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道成(萬更求訂閱)

第771章 道成(萬更求訂閱)

黑暗。

無邊的黑暗。

連靈魂好像都沉寂了。

體驗死亡,說的簡單,真正遭遇到了死亡,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但是這一刻,蘇宇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他好像看到了一條大道,好像是死靈大道,那條道,好像想接引自己,但是……但是這是混沌之地,那條大道,好像沒辦法來接引!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

蘇宇隱約已經看到了那條大道了,卻是過不來,看來,死靈大道的確無法覆蓋到這裡,真可惜。

那我現在該做什麼?

意志,稍微有些渾濁。。。

好像在泯滅。

「閑得慌!」

這一刻,蘇宇忽然誕生了這樣的想法,真的閑得慌,開什麼大道啊,體驗什麼死亡啊,小時候天天做夢,天天死亡,還不夠嗎?

夢醒了,我就活過來了?

對,夢醒了我就該活了!

可是,我該怎麼從夢中醒來?

「生死之道……」

「我該開道?」

「開什麼道?」

一個個渾濁的念頭在浮現,好累,好像就這麼沉寂下去啊。

累了,就該休息,不是嗎?

6歲開始,就沒睡過一次安穩覺,到了18歲,夢境漸漸消失了,然而,18歲之後,四年來,戰爭不斷,無論我怎麼努力,我都無法擺脫一切。

文王,人皇,萬族的規則之主,混沌,天門,地獄之門,獄王……

這個世界,秘密太多了。

活了幾十萬年的人,都沒辦法解析全部秘密,為何讓我來解析?

為何要讓我來承受?

因為時光師選中了我?

時光師選中了我,我就該承擔這一切嗎?

我太累了!

我想睡一覺,從6歲之後,我好像從未好好地睡一覺,戰鬥,不停的戰鬥,我太累了。

蘇宇這一刻很清晰地知道,自己該開生死道了。

開了,他也許可以回歸現實。

但是……他忽然不想開了。

「就讓我就此沉眠吧!安心睡一覺,睡到天荒地老……」

是的,他的意志雖然渾濁,但是他知道,他該開道復生自己,他有能力開道,他做好了準備去開道。

可是……不累嗎?

「讓我當一回懦夫吧!這個世界,不是少了我就沒法轉動的……」

……

外界。

天門炸裂。

一個龍頭逃離了出來,而蘇宇……徹底無影無蹤了!

所有人臉色凝重。

蘇宇呢?

他在哪?

死了嗎?

萬天聖臉色難看,下一刻,低喝一聲:「包圍它!」

他要看到蘇宇!

蘇宇若是死了,他要殺了這頭龍!

一瞬間,上百強者,紛紛殺出,一瞬間,將想要逃離的巨龍頭包圍了。

巨龍斷了半截身體,氣息大減,但是依舊強悍,哪怕斷了半截身體,它也是頂級強者,不弱於天尊,在場的這些人,它真拚死一戰,不敢說殺死全部,殺死幾位頂級強者還是可以做到的。

萬天聖氣息有些波動,聲音低沉:「他人呢?」

巨龍巨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也有些低沉:「他是個瘋子,他撞破了天門,哪怕只是天門之影,那也不是我和他可以去的地方……他……也許死在天門中了!」

萬天聖臉色漸漸難看,他看向四周,陡然喝道:「醒過來!蘇宇,你在哪?」

他臉色很難看,這不對勁!

按理說,蘇宇此刻該開道復生了!

不管是復生為死靈,還是生靈,他都該復生了。

而不是一直不出現!

蘇宇既然敢開道,就是有把握的,為何……不出現?

一旁,通天侯走了出來,帶著一些凝重:「他……他不會陷落在了天門之中吧?」

萬天聖陡然看向他,咬牙,憤怒,絕望,「什麼意思?」

「天門是什麼?」

「陷落天門……天門內部是什麼?天門不是開竅之後的一門技法嗎?難道……天門背後還有神秘存在?」

通天侯被他看的有些發憷,結結巴巴道:「這個……天門……宇皇是知道的……他知道的!我……我不知道他為何……為何要撞破天門……但是他真的知道天門的事!」

萬天聖冷冷看著他,「告訴我……陷落在天門內,會有什麼下場?」

「我……我不知道!」

通天侯緊張道:「我也沒經驗,不知道什麼情況!還有,宇皇……宇皇……」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按理說,蘇宇不該撞入天門中的,他明知道天門可能封印了一個時代,為何還要這麼做?

還是說,他覺得,自己的天門,只是技法修鍊出來的,所以沒太在意。

通天侯結結巴巴的,而萬天聖,咬著牙,死死看向巨龍:「他若是死了,你今日必死!」

巨龍獸不語。

但是它已經做好了大戰的準備,那傢伙,可能真的死了。

天門……文王……

它好像聽到了文王的聲音!

可怕的存在!

四周,一位位強者,此刻都很沉默,蘇宇不是該開道了嗎?

為何……始終不出現!

為什麼?

……

同一時間。

無邊黑暗之地。

白衣男子還是沒忍住,再次朝遠處看了一眼,微微皺眉,「周武,你真沒聽到聲音?」

「真沒有!」

壯漢怒道:「我要是聽到了,我能不告訴你嗎?你一直問,煩不煩!不行就去看看好了!」

「好的,就等你這句話了!」

他剛說完,壯漢罵道:「神經病啊!別亂跑,那邊危險,一旦遇到了……」

「少廢話!」

白衣男子皺眉道:「我得去看看,真的,我好像看到了一頭龍!」

「龍個屁!」

壯漢怒罵一聲:「哪來的龍,我怎麼沒看到?我若是看到了,我早弄死了,弄死了吃一頓,多少年沒吃了,我都餓死了!」

「廢話真多!」

白衣男子不理,整理了一下衣衫,迅速朝那邊飛去,壯漢見狀,再次怒罵一聲,扭頭看了一眼,不知道在看什麼,好像有些緊張:「你他么別亂跑,動靜太大,被那些傢伙看到了就麻煩了……」

「我怕他們?」

「廢話,你不怕的話,你去打啊!」

「再說!」

「……」

兩人斗著嘴,迅速朝那邊飛去,好像跨越了時空,飛了好一會,甚至跨過了一道道長河,一條條山嶺巨脈,這才抵達了白衣男子剛剛看到的地方。

壯漢四處看了看,罵道:「白痴,我說沒有龍吧!」

說完,微微一怔。

虛空中,若隱若現,一條巨大的龍尾巴出現了!

壯漢愣住了!

奇怪!

他么的,哪來的?

還真出現了!

他陡然看向白衣男子,帶著一些震撼:「哪來的龍?」

白衣男子不理他,隨意看了一眼龍尾巴,很快,轉移了視線,朝四處看去,漸漸地,眉頭皺起,「這裡……好像死了一個人!」

「死了人?」

壯漢上前把龍尾巴撿了起來,有些興奮:「新鮮的!新鮮的,你看到了嗎?管他呢,我們有吃的了!」

「閉嘴!」

白衣男子臉色微變,忽然,額頭上,天門開啟,一瞬間,他好像閃花了眼,使勁搖搖頭,側頭看向壯漢,「你開天門看看!」

「啊?」

壯漢一怔,開天門幹嘛?

好吧,開就開吧!

很快,他天門開啟,也一下子被閃花了眼,「卧槽!」

壯漢一驚,駭然道:「卧槽,我好像看到了萬道之力……什麼鬼?閃瞎我的眼!」

那天門所看之處,好像有萬道呈現,但是肉眼看不出來。

而在那萬道的一頭,好像有一枚大印,大印上,睡著一個人。

此刻,那人影好像也感受到了什麼。

實際上,此刻外人看來,此地只有一片死寂。

但是對於白衣男子而言,他再看,果然看到了一個人,一個年輕人,正懶洋洋地睡在那大印上。

白衣男子關了天門,面前空無一物。

再開,又被閃了一下。

那大印上,的確睡著一個人,而這個人,頭頂萬道,正在酣睡。

他愣了一下,半晌才道:「真的有人!我……我好像看到了……看到了……他枕著一本書!」

「又是個讀書人?」

壯漢獃滯道:「這什麼狀態,閉眼看不到,睜眼看萬道,什麼鬼?」

「他死了!」

「嗯?」

壯漢一怔:「可我開了天門,看到他還活著。」

「他還活著。」

「……」

壯漢暈了,怒道:「說人話!」

白衣男子微微蹙眉:「他死了,也活著,但是……他好像在開萬道,可是……這萬道太弱了!也不對,這傢伙……不對不對……什麼個情況?難道……難道開萬道之生死道,中途出錯了?」

「也不對……他好像還可以開生死道復活?」

「也不對,不對勁……他枕著的書,怎麼看……怎麼像我妹的?」

此刻,白衣男子也是頭疼了,奇怪!

奇怪的狀態!

這是什麼個狀態?

他其實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狀態。

很快,他看到了一道有些殘破的門,是的,快要消散的門,他微微一怔:「天門……這是個開了天門的傢伙,他應該誤闖到了此地……不好!天門一旦徹底消失,他就沒辦法復活,要徹底隕落了!這是人族的傢伙?」

壯漢也是一驚,「開天門的傢伙?也是,不開天門,幾乎來不了此地……他還能復生?」

「能!」

白衣男子點頭,迅速開啟天門,朝那個酣睡的青年看去,下一刻,天門波動:「醒醒!」

「快點醒來!」

「再不醒,你就徹底死了!」

……

睡夢中。

蘇宇聽到了聲音。

有些煩!

就跟冬天窩在被窩裡,被一個煩人的傢伙,掀開被子,使勁搖晃你一樣!

陡然睜眼,那聲音,太煩人了!

聒噪!

「大膽!」

一聲冷喝傳出,蘇宇睜眼,抬頭看去,一瞬間,在天空中好像看到了兩道門,微微皺眉,冷喝一聲:「何人?」

此刻,一聲厚重宏大的聲音傳來:「你是哪個?你死了沒?你還不走?再不走,天門要關閉,你就走不了了!」

這是壯漢的聲音。

壯漢好奇道:「你開了天門進來的?可你這進來的不對勁啊……你是人族?你到底死沒死?你開了什麼玩意,開了那麼多道,什麼鬼,閃瞎了我的眼!」

「好了,別問了,來不及了……」

一聲較為柔和的聲音傳來:「你趕快離開,此地不宜久留,你好像在開道,開道途中出了意外,你再不走,你就走不了了!會徹底隕落!」

聞聲識人。

這一刻,蘇宇隱約其實知道了什麼,一瞬間,無數想法湧現,下一刻,皺眉道:「你們出不去?」

「呔,你小子瞎說什麼大實話……」

「……」

武王?

一聽這聲音,蘇宇瞬間明悟,出不去!

「我特意來找你們的!」

蘇宇盤算了一下,感應了一番,迅速喝道:「少廢話,閉嘴!你個莽夫別插話,耽誤我時間!」

……

外面。

壯漢愣住了,我……我他么被人罵了?

這話……這話為何這麼耳熟?

他扭頭看向白衣男子,這話……我經常在這傢伙口中聽到。

此刻,他忽然再開天門,再看,這一刻,他看清楚了,那閃瞎他眼的萬道之下,有一位白衣白髮的年輕人,氣度不凡,白衣飄飄!

此刻,那人好像也在看他們,可能看不到,可能看得到,誰知道呢。

壯漢覺得,這傢伙剛剛好像就是對自己說話!

他發愣了一下,再看白衣男子,忽然一驚,帶著駭然,眼睛瞪大!

白衣男子微微皺眉,扭頭一看,眉頭皺的更緊!

「你……兒子?」

壯漢駭然!

哪來的?

我為何不知道?

可怕!

卧槽!

他有兒子?

白衣男子瞪著他,再看那殘破要消失的天門,輕聲道:「快走,不然來不及了!」

「我有分寸!」

下方,蘇宇沉聲道:「天門消失還有30秒,若不是你們吵醒了我,我起碼可以再睡20秒,真正意義上的深度睡眠,你們這倆個傢伙,干擾到我了!我定了時間,破碎10秒前,我會醒來的!」

我很難得有這樣的機會。

他不給這兩人說話的機會,迅速道:「時光師還活著嗎?別廢話,直接回答是和否!」

……

外面。

壯漢愣住了,再看白衣男子,震撼,卧槽,你兒子好剛猛,比你還亂,咋辦?

「活著!」

白衣男子也是震動,他沒管壯漢,因為時間太少了,那門,要破碎了。

「你們出不去?」

「是。」

「這裡可以從天門進入,但是平時不行,強大到什麼地步可以進入?」

「周武這個地步就差不多了!」

「遭遇了強敵?」

「是!」

「天門有真正的實體門戶存在嗎?」

「有!」

「在哪?」

「不好說,會移動!」

……

下方,蘇宇迅速詢問了一些問題,很快再道:「你開天了?」

「開了!」

「比人皇道強?」

「不強,不知道他現在開到什麼地步了。」

蘇宇皺眉,再次道:「時光冊為何會飛回萬界?」

「尋求幫助……我妹快死了,我也受傷了,在這沒辦法開天……」

「我下次還能過來嗎?」

「不好說。」

這次,白衣男子忍不住了,「我問你,你在開天?」

「是。」

「這麼弱開什麼天?」

「非要強才開天,我有病?」

「……」

白衣男子無言以對,又道:「你在開生死道?」

「是。」

「生死難開,你……」

「我有把握,你不來搗亂,我自己就醒了,自然會出去,我太累了,休息一下,都是你們乾的好事,否則,我豈會這麼累?」

白衣男子一愣,我們乾的?

這話說的!

我居然背鍋了?

「時間來不及了!」

此刻,蘇宇迅速道:「萬界除了四大屋子,還有什麼好處嗎?筆道別說了,太垃圾,我融了幾次,感覺不符合我,沒繼續融了!」

……

外面。

壯漢張大了嘴巴,看向白衣男子,卧槽,你兒子真的狂到沒邊了!

筆道垃圾?

他融了幾次,不融了!

而白衣男子,也瞬間想到了之前的幾次感應,臉色微變,「筆道不弱!」

「對開天者而言,太弱!」

無言以對。

白衣男子迅速道:「我沒留下太多東西,四間房和筆道就是全部。」

「你坑苦了人族,居然不留下別的?」

「……」

我……我他么到哪說理去!

第一次遇到這種咄咄逼人的傢伙,他迅速道:「你來找我的?」

「算是,我猜測你可能在這,但是沒想到真能遇到,遇不到,我很快就會回歸……」

蘇宇迅速說著,還有5秒。

得馬上走了,外面的人也許急了。

他給自己定了時間,想睡覺是真,想逃避是真,但是……現實不允許!

他只是抱著萬一的希望,才闖入了天門,至於出去……他自然可以出去!

「真沒好處了?」

「沒了!」

白衣男子抑鬱,為何……為何我他么要給你好處?

憑啥啊!

筆道和四間房,難道還不夠嗎?

「算了,走了,問了也白問!」

蘇宇也抑鬱,還真沒好處了,白瞎我來這一趟了。

雖然早就猜到了,真聽到沒了好處,還是抑鬱無比,轉身就要朝破碎天門飛,回去了!

不在這和這倆傢伙浪費時間!

而此刻,壯漢急了:「你從萬界來?我後裔咋樣了?」

「死了!」

「……你……你胡說……」

「被你害死的,跑什麼跑,你跑了,萬族叛變,世界大亂,文王大概猜到了,文王就不問這種愚蠢的問題,文王好歹留下了點東西,你是一點後手都沒……都懶得搭理你!」

「呔,小子猖狂,老子有後手……別急著跑,老子封印了……」

「武皇,我知道,走了!」

「……」

一瞬間,殘破的天門消失。

與此同時,白衣男子好像想到了什麼,陡然喝道:「你能復生,記住,復生星月……開生死道有希望復生星月……記住了!」

他咆哮了一聲,臉色有些發青,我擦,剛剛被這小子唬住了,沒來得及說。

這小子,聽到了沒有?

壯漢愣住了,扭頭看向白衣男子,怔怔道:「你兒子……好狂!還有,你還惦記星月呢?真不是人!」

「你兄弟差不多!」

白衣男子微微皺眉,沒接星月這話茬,很快繼續剛剛的話題道:「果然,你這蠢貨當年追來,我就知道,萬界要出事,果不其然!此人繼承了我的筆道,拿到了時光冊……結果自己跑來開道了,居然還來了這……此次……居然只是想見我一面?」

「尋父?」

壯漢震撼道:「真孝順!」

至於星月的事,他也沒再提,算了,好兄弟,不提這些傷心事。

「少廢話!」

白衣男子皺眉:「萬界局勢恐怕不好,否則,他這麼弱,就來開道,這不應該,而且……看樣子是和這巨龍發生了戰鬥!」

他迅速推測著一些東西,許久,看向壯漢:「你這傢伙,果然不幹好事,看看,麻煩了!」

「……」

壯漢憋悶,很快鬱鬱寡歡:「我兒子好像死了!」

白衣男子微微一怔,片刻后才道:「也許化為死靈了,若是能回去,我幫你找,想辦法復活!」

「那好吧!」

說著,很快將這事壓下,這事沒法管,他迅速道:「剛剛那個真不是你兒子?感覺……比你還狂,還要拽!」

「那是你兄弟!」

「……」

壯漢盯著他,你在罵我!

別他么以為我聽不懂,信不信老子揍你!

白衣男子剛想說什麼,臉色微變:「走,麻煩來了!」

壯漢也迅速跟著撤離,聲音隱約傳來:「你真沒留後裔?剛剛那小子,真的跟你有點像!我的天,居然破門來找你,這感情……真深厚!」

「閉嘴!」

「你看,說話語氣都一樣!」

「你再不閉嘴,我弄死你!」

「讀書人,注意分寸,……」

「我……」

兩人迅速消失在原地。

……

混沌中。

大戰一觸即發!

蘇宇,遲遲沒有復生!

可能真的出事了!

巨龍也是氣息勃發,混沌氣息溢散,做好了大戰到底的準備。

而就在這一刻,空間微微波動了一下,下一刻,一道有些虛幻的聲音傳出:「開!」

一聲低喝,響徹世界。

一瞬間,一條黑漆漆的死靈大道呈現,這一瞬間,一道人影浮現,憑空出現,但是白衣化為了黑衣。

「陛下!」

眾人大喜!

那巨龍也是一震,他……還活著!

虛空中,蘇宇踏著那死靈大道,沒有急著說話,而是皺著眉頭,低吼一聲:「開!」

一條生之大道呈現!

蘇宇一腳踏上去,黑色氣息,卻是無法消散。

死氣無法消散掉!

生死衝擊之下,他沒辦法化為生靈,蘇宇皺眉,再次低喝一聲:「復生!」

轟隆隆!

一股強悍的氣息,在他身上升騰而起,然而,死氣始終無法消散,反而越來越多。

蘇宇臉色微變,再次低吼一聲:「復生!」

他一腳踏入生之道,生死氣息衝擊,嗤嗤作響,卻是依舊無法讓他化為生靈,蘇宇怒吼一聲:「再開!」

一條條大道呈現!

「生死開!」

那無數大道留下的兩條縫隙,被兩條大道填補上了,然而,卻是沒辦法連接上。

生死有些分明!

沒辦法融合!

蘇宇皺著眉頭,看向萬天聖眾人,帶著一些無奈,聳聳肩:「別看了,我就知道,我可能化生為死沒問題,這化死為生……大概率會失敗!」

蘇宇嘆息一聲:「我能經受住死亡,不需要河圖給我什麼感悟,什麼提醒!我不是第一次經歷死亡,哪怕只是夢中,我的韌性,還不至於抗不住一次死亡!」

哪怕是真的死亡,他也能撐住。

關鍵就在於,死亡之後,此刻,他算是死靈了,現在,他走不回來了!

沒辦法化為生靈!

這樣一來,大道就沒辦法完善了!

而那巨龍,卻是驚呆了,看向蘇宇,有些結巴:「你……真能復生?」

「廢話!」

蘇宇皺眉道:「沒復生,沒看我是死靈狀態嗎?眼瞎了?我開道失敗了,你滿意了?」

「不是……你……你最後一刻,你……是不是在喊誰?」

蘇宇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你的運氣不錯,我想著你可能會留在其中,你居然跑出來了!哦,你尾巴好像被人拿走了,具體是不是,我也沒看到,不過……大概率會被拿走,被人吃了!」

巨龍臉色變幻不定,他猜測,是被誰吃了……但是不敢說什麼。

蘇宇看向它:「可以走了,你阻攔我一次,算是盡職了,再不走,真以為我的人殺不了你?」

萬天聖沉聲道:「不殺了它?它遲早會成禍患!」

蘇宇笑道:「算了,真殺它,他自爆了的話,炸死我們一些強者就不划算了!讓它走好了,它實力可不弱!」

巨龍看向蘇宇,再看萬天聖,巨眼中閃爍一抹光芒:「你開道,真的失敗了?」

蘇宇眯眼,「失敗又如何,成功又如何?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殺不了你?」

他氣息陡然強大起來,只是,都是死氣,缺乏生機。

此刻,比之前和對方大戰的時候,要更強一些。

巨龍沉默一會,漸漸後退,一直退了很遠,沉聲道:「你在混沌中開道,遲早會和混沌為敵!」

「閉嘴吧你!」

蘇宇沒好氣道:「我現在狀態不好,別招惹我!」

巨龍再次沉默,轉身就走。

此地,不能留了。

文王!

那位恐怖的存在,它之前聽到了聲音,蘇宇能否召喚出來?

誰也不知道!

它有些怕了!

巨龍退去。

蘇宇微微鬆了口氣,那傢伙還有極強的戰力,真爆發戰鬥,這邊死一些人,不划算,沒必要的爭鋒,能嚇退它最好!

可他鬆氣了,其他人卻是緊張了。

火雲侯看著死氣縱橫的蘇宇,緊張道:「陛下……你這……怎麼辦?」

真死了?

這是化為死靈了啊?

由生到死簡單,這從死到生,蘇宇開了生之道,都沒辦法復生,是不是完蛋了?

蘇宇沒搭理他,而是看向遠處的歸墟之地,沉默了一會,許久,深吸一口氣,再吐一口氣,吐出來的都是死靈之氣。

「生死一念間罷了!」

蘇宇倒是沒太在意,他在思考,下一刻,聲音震蕩:「開吧,牽引生死之力過來,我再嘗試一下!」

說罷,看向萬天聖眾人,低沉笑道:「去吧,全部去歸墟深處,震懾那些封印的傢伙!另外,威懾北王他們,讓他們低調點,別給我搗亂,我再嘗試一下,真不行……死靈就死靈!我自己再想辦法!」

萬天聖皺眉,很快點頭:「我去威懾北王他們,肥球前輩,你帶著其他人震懾封印之地的傢伙,若是他們搗亂,強行破陣,弄死他們!」

「……」

肥球無言,真的假的?

打不過啊!

好吧,你說了算。

它迅速離開,不過臨走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蘇宇,有些疑惑:「你……那個……我……」

「見到你主人了,不過隔著一個時空,隔著一個生死……」

肥球一怔。

蘇宇笑道:「還活著,時光師小題大做,說是要戰死了,屁,都還活著!武王中氣十足,我看一點也沒要死的跡象,受傷的確是受傷了!」

他沒說時光師好像不在,可能是出事了,這個沒必要提。

肥球眼神雪亮,他……看到主人了!

真的假的?

蘇宇又道:「別問真假,就是真的!文王說,很想你,嗯,就是這樣!」

「騙子!」

肥球忽然傷心了,「主人不喜歡我,他喜歡豆包……」

「……」

蘇宇無言!

一旁,豆包眨眨眼,沒吭聲,不出聲最好,肥球可能要揍它!

蘇宇無言以對,迅速道:「沒有的事,文王說了很想你!愛信不信,只是他現在出不來,他說了,他需要援軍,讓你早點跨入規則之主境去找他!」

「真的?」

「我從不騙人!」

蘇宇點頭。

反正……你又不是人!

肥球迅速搖起了尾巴,忽然歡快了起來,「主人真活著?我就說,我好像聞到了味道!」

而此刻,其他人也是微微一動。

文王?

蘇宇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為何感覺不是那麼太相信呢!

蘇宇沒理他們,愛信不信,他闖入天門,這一次其實就是為了試探一下,果然,他真遇到了。

自己開的天門,也許就是一個契機。

當然,此刻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

蘇宇喝道:「好了,都去吧,我要嘗試逆轉生死!」

宇之道,到現在都沒完善。

真弄成了死靈,我還怎麼出去?

黑乎乎的,一點不瀟洒了。

眾人紛紛離去。

很快,虛空顫動,整個死靈界域,一道道氣息升騰而起,威懾四方!

……

死靈大道中,大周王臉色凝重。

此刻,他正和嵐山侯開闢生死通道,大周王身上,生機之力不斷溢散,嵐山侯身上,死氣也在溢散,他們構建的通道中,一股黑白之力交纏到了一起。

此刻,嵐山侯面色痛苦,幾次問道:「還沒連接到墨道嗎?」

身後,南王在長河中抵禦各方強者的威壓,沒吭聲,看向前方,墨道,還沒到。

大周王咬著牙,低沉道:「快了,堅持一下!記住,別死了,只要你不死,陛下就有希望復生你……復生了,你機會就來了……也許……這個時代,你就是嵐山王了!」

「真的?」

嵐山侯興奮:「封王的感覺……一定很好!」

「真的!」

大周王笑了,嵐山侯也笑了:「封王了,你欠我的糧餉,會不會還我?」

「……」

大周王無言,許久才點頭:「活著就還,死了就沒了!」

他已經看到嵐山侯的死氣在溢散,溢散速度極快,生死之力,嵐山侯這種純粹的死靈,是很難承受的,其實蘇宇和劉洪都可以承受。

可惜,一個在混沌之地沒法走,走了,大道就崩了。

一個得開墨道,而且劉洪實力不夠,未必可以把生死之力牽引來。

嵐山侯笑道:「那行……欠錢的傢伙,別看了,我死不了……何況,我本就死了一次了,再死一次,也沒什麼!」

她死氣不斷溢散,隱約間,身形都虛幻了一些,後方,南王見狀,剛想上前幫忙,忽然臉色一變,冷喝一聲:「地支羅,你還真敢搗亂!」

轟!

死靈長河中,一道虛影從水中呈現,帶著一些厲笑聲:「擅闖我的領域,玉紫綺,你才是找死!」

轟隆!

大戰爆發,那是規則之力的戰鬥。

南王還要維持通道不被破壞,此刻,雖然對方被封印了,但是在死靈長河中,在對方的領域,打起來依舊艱難。

……

同一時間。

封印之地之外。

肥球居然一怔,眼睛好像看到了什麼,看到了一道光柱劇烈波動,好像知道了什麼,下一刻,憤怒無比,「大膽,你找死!」

轟!

一個巨大無比的靴子,從天而降,直接朝封印之地踩去!

這一踩……地支羅沒當回事,你踩啊,你踩爆了封印最好!

然而,當那靴子接觸到封印,忽然,封印閃爍了一下,好像感受到了文王之力,一下子,封印忽然好像失去了作用,轟隆一聲巨響!

這一腳,直接將地支羅所在的光柱,跺的有些破碎!

肥球也是一怔,咦,打進去了?

下一刻,它嚇了一跳,急忙操控靴子飛了出來,而此刻,最深處,死亡帝尊的光柱一閃而逝,剛想衝擊而出,砰地一聲,封印再次出現!

死亡帝尊人臉浮現,甚至浮現出一道虛影,陡然看向外面的肥球,眼神異樣:「這是……文王的靴子?」

「不錯!」

小白狗急忙收起靴子,有些欣喜:「咦,明王居然給我主人留了後門……你們完了,我沒事就要來踩你們幾腳!」

而直到這一刻,地支羅的臉龐,才在關註上呈現,帶著一些痛苦之色,狂怒道:「混蛋,你……」

「踩!」

地支羅瞬間防禦,卻是發現小白狗只是嚇唬嚇唬他罷了,而肥球也有些歡喜,樂滋滋道:「不踩你,那個傢伙居然想跑,真跑了,那就麻煩了!除非那傢伙不跑,我才來踩你!」

死亡帝尊沒說什麼,只是看了看它,再看看地支羅,平靜道:「好了,不要節外生枝了!」

大道中的動靜,他也感應到了。

但是,現在還是封印狀態。

非要和這些人斗個魚死網破嗎?

地支羅就是閑的!

而地支羅被踩了一腳,大道內爭鋒,也被南王趁機揍了一頓,此刻有些憋悶,也不再搞事。

……

片刻后。

歸墟之地深處,劉洪臉色一動,下一刻,大道之力震蕩,看向遠處的蘇宇,吼道:「要來了,你行不行啊?」

蘇宇瞥了他一眼,沒理會他。

而就在此刻,劉洪也不再說話了,大道之力劇烈顫動,下一刻,暴吼一聲,一條大道呈現了出來,「引入其中!」

轟!

一股生死之力,順流而來。

下一刻,大周王帶著嵐山侯飛出,此刻,大周王頭髮白了許多,而嵐山侯,氣息弱了一大截,卻是還活著。

蘇宇見狀,微微鬆了口氣。

大周王露出笑容:「放心,她真要死,我會阻攔的!我知你心思!」

真為了開道,死了人,那蘇宇恐怕會找他麻煩的。

而蘇宇瞥了他一眼,忽然道:「你好像消耗了許多生機之力,你活不久了!」

大周王笑了:「和陛下同命!陛下若能打破封印,讓我成為規則之主,我便能活!陛下都只有短短十多年壽元,我何須多留?」

蘇宇笑了:「周天,你不再等待下一位了?」

「不等了!」

大周王露出笑容:「因為……我等到了!再等,人皇陛下就回來了……恐怕不是太順利,否則早就回來了!一直阻攔著,恐怕是希望人族能有援軍出現!」

他猜到了。

人皇那邊的局面,恐怕不是太好。

要不然,早就不會阻攔,直接回歸了!

蘇宇微微點頭,也沒多說什麼,此刻,一股黑白之力,從劉洪身上溢散而出,他本就在生死交界處待了許久,對這股力量倒是沒有太多的負擔。

劉洪暴吼一聲,一步步走到混沌邊緣,吼道:「別聊了……快……快點接引啊!」

還聊什麼啊!

而蘇宇,一步步走到混沌邊緣,笑了,「劉老師,看在今日為我接引生死之力的份上,當年你強奪我的幾萬功勛,這筆賬,我就給你清了!」

「……」

劉洪獃滯。

我的天!

幾萬功勛,你還記著呢?

我的老天!

那都多久前的事了?

那都什麼時候的事了,還有,幾萬功勛……你現在還在乎功勛?

那都是養性時期的事了,這……這他么是個人就該忘了吧?

居然直到此刻,蘇宇才給他清了這賬。

劉洪忽然想哭,我是不是該感動一下?

「我……謝謝你啊!」

劉洪哭著道謝,蘇宇點頭,「不客氣,應該的!」

我艹你祖宗,應該個屁。

這一次,總算見識到了這傢伙的小氣。

而此刻,一股黑白之力,湧入混沌之中。

蘇宇笑了起來,大道呈現,那粗壯的大道之力,瞬間勾連上了黑白之力,無數生死之力洶湧而來!

「向死而生……死而復生……」

蘇宇吸收著大量的生死之力,喃喃一聲,「死亡,新生,半生半死……也許,我應該最清楚才對!時光冊讓我體會了無數次,我應該比誰都清楚!」

而剛剛那瞬間的真死,也讓他感悟更深。

此刻,黑白兩股力量在他身上交織!

而這一刻,蘇宇忽然知道,自己為何不能向死而生了?

他陡然扭頭看向一個方向,忽然笑了:「抱歉了,先斷一斷,合著……你還給我輸死氣呢!」

蘇宇嘆息一聲,哭笑不得:「我不是死氣不夠,我是生氣不夠,女人啊……哪怕死了,都容易辦壞事,不靠譜!」

劉洪幾人微微一怔,什麼意思?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頭頂上,一條無形的通道,忽然斷裂開了!

死氣偏重了一些!

和這條通道有關,干擾了我的生死平衡。

通道斷裂的瞬間,蘇宇身上,生死平衡瞬間達成了!

與此同時,遙遠的方向,一座古堡中,一道身影忽然浮現,看向歸墟之地深處,看著看著,帶著一些落寞之意,緩緩落下。

斷了!

也好!

斷就斷了,我早就想斷了!

「哼!」

一聲冷哼傳出,轟隆一聲,古堡大門關閉,古堡外,一些麾下死靈,紛紛寂靜無聲,吾王好像很憤怒,算了,此刻不能打擾吾王。

……

而這時候的蘇宇,笑容燦爛:「大概很不爽吧?」

大概是!

可是,不斷不行,星月不懂自己在做什麼,看自己消耗大,一個勁地輸入死氣,通道不斷,自己永遠別想復生。

「回頭再說吧!」

蘇宇也不著急,這一刻,身上生死漸漸平衡了起來,死氣被驅逐,生氣開始復甦。

接著,生死再次產生了偏差,生氣壓過了死氣。

「合!」

一聲低喝,震蕩四方,大道之中,生死兩道忽然爆發出璀璨光芒!

而這一刻,整個混沌之地,忽然劇烈顫動!

轟隆隆!

一條巨大的大道,橫貫天地,所到之處,混沌氣息紛紛消散,開始退避!

那大道覆蓋之處,所有混沌之力,紛紛消散!

天地開闢!

這一刻,真的好像天地初開,混沌虛空中忽然誕生了大地,誕生了天空!

一直朝深處蔓延,大道蔓延之處,這天地就開始蔓延!

整個死靈界域,好像都顫動了一下,接著,死靈大道好像都在顫動,好像感應到了什麼。

不止如此,這一刻,萬界的時光大道好像也感受到了什麼,微微顫動起來。

上界,人皇大道也在顫動!

這天地間,又多了一片凈土!

蘇宇開闢的那天地,有些渾濁,和死靈界域不同,和人皇大道也不同,和萬界的時光大道類似,但是,多了一股生死之力!

這時候,蘇宇身上氣息越來越強!

轟隆隆!

混沌萬界,都在顫抖,但是很微弱,因為,蘇宇開的天太小。

但是再小的天,也是天!

那宛如彩虹般的大道,一路開始延伸,延伸到了千米之外,萬米之外,萬米之外后……戛然而止!

蘇宇也是臉色一變,很快,嘆息一聲:「弱!」

太弱!

人皇的道,哪怕開的不完全,也造就了道源之地那麼大的地盤,地盤的大小,往往代表了大道的強弱!

而我的天,萬米方圓!

這天,算天嗎?

好吧,勉強算是吧!

大道蔓延的瞬間,整個混沌再次開始震蕩!

天地開始穩固!

而蘇宇的氣息,一路提升,也越來越強!

「此道,暫時便為宇宙文明道吧!」

名字很大,其實很弱,但是蘇宇卻是希望,有朝一日,這道,真能成為真正的宇宙文明核心!

萬米方圓的天,又如何?

我遲早要把它擴大的比萬界還大!

這一刻,蘇宇生氣爆發,信心滿滿,下一刻,大笑一聲:「武皇,老子來陪你玩玩!」

轟!

一股滔天氣息升騰而起,蘇宇飆射而出,撕裂虛空,瞬間消失在混沌之中。

去找武皇練練手!

……

同一時間。

時光大道深處。

一股微弱的波動,漸漸擴散開,擴散,繼續擴散!

一直蔓延!

直到到了上游深處,忽然,那虛影再次呈現,帶著一些疑惑,又發生了什麼?

什麼鬼!

最近萬界到底在搞什麼?

正想著,轟隆隆!

長河之水,忽然顫動起來,咚咚咚地震蕩!

虛影微微一顫,很快,露出茫然之色:「又死了規則之主?」

天!

到底什麼情況啊?

我感應不到太遠!

這震蕩,難道是武皇死了第二次?

見鬼了吧!

不是武皇死了,難道還有其他規則之主在萬界,現在被人幹掉了?

「陛下,又發生了什麼?」

有人疑惑。

金色虛影遲疑了一下,半晌才道:「武皇被殺了!」

「……」

古怪的情緒爆發。

不對啊。

不是前一刻才被殺了嗎?

又被殺了一次?

金色虛影覺得,也許缺乏點說服力,想了想,再次補充道:「前一刻,是武皇大道崩斷了,現在,是意志海被擊碎,徹底隕落了!」

對,這個就沒錯了!

間隔時間也不長,大概就是這樣吧!

要不然,他也沒辦法解釋,為何最近時光長河,動不動就顫動一下。

眾人無聲。

行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勉強相信你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1章 道成(萬更求訂閱)

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