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王不見王(萬更求訂閱)

第774章 王不見王(萬更求訂閱)

走在人境的大地上,身後,跟著一群人。

百戰卻是再也找不回當年的那種感覺了。

他能感受到,如今的人境在排斥自己。

在場的36位府主,那種情緒,他也可以感受到,有憤恨,有無所謂,有不甘心,有怒罵。

這些人,太弱。

一些情緒波動,瞞不過百戰。。。

他們也許在恨,為何還要回來?

六千年前,你不是被封印了嗎?

不是已經戰死了嗎?

而今,人境已經有新人主了,你為何還要回來呢?

不止百戰感受到了,身邊幾人,其實都感受到了,他們實力不弱,自然也能感受到那種種情緒,甚至可以隱約聽到遠方,有一些人在議論。

有人在說,這新來的人主,都這麼多年了,還回來幹嘛?

當年不是死了嗎?

作為百戰之下最強者,南溪侯聽到了。

南溪侯臉色也有些複雜,忽然道:「陛下,都是一些愚昧之人,陛下勿要在意!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當年若是能勝,何至於此?」

「正因為無法勝利,不願意葬送整個人族,吾等才會如此!」

南溪侯臉色複雜,看向身側的夏虎尤他們,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出聲替百戰辯解了一句:「當年我們要是可以戰勝萬族,戰勝獄王一脈,我們不會如此選擇!也許……你們猜到了什麼,可是,若不是當年保留火種,也許隨著吾等戰敗,整個人族早已滅了!」

他有些不甘心,因為沒有得到任何回復,再次道:「人境看起來艱難,實際上,陛下一直在關注,在關心,若不是如此,也不會有周天邀請,太古巨人王馬上前來助戰之事!」

這事,雲水侯也提了。

南溪侯沉聲道:「太古巨人王願意助戰,便是因為陛下,否則,他何必趟這渾水?」

夏虎尤笑容滿面,點頭:「南溪侯前輩說的是,我們都理解!」

南溪侯皺眉,他知道,這只是敷衍之語!

可他,真的心有不甘。

真要是旁若無人,不以為然,無所謂,那反而說明他不是太在意這些弱者的看法,可此刻,他在意!

南溪侯低沉道:「你是戰王之後,既然能小小年紀,成為這一府之主,我聽聞你還是蘇宇好友……」

夏虎尤輕笑道:「前輩,我聽說……只是聽說啊,前輩好像是宇皇救回來的!用殺天王的代價,救回了前輩,前輩雖然年紀較大,也是我們的長輩……可是,宇皇陛下乃是第十潮汐之主,前輩直呼其名……在上界,前輩好像和陛下也有一些接觸,這……是否不太合適?」

南溪侯微微一怔,有些複雜,沒吭聲。

一旁,江海侯冷冷道:「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哪怕在上古時代,你先祖戰王……」

夏虎尤堆笑,點頭,不等他說完,誠懇道:「是的,我先祖戰王也不敢這麼和大家說話,得磕頭喊諸位爺爺!」

「……」

安靜!

絕對的安靜!

前方,正在四處環顧的百戰王,沒回頭,輕笑道:「好了,氣氛輕鬆一些,何必苦大仇深!江海,少說幾句。」

「陛下!」

江海侯有些惱火,他是斗王嫡系,和其他人還是不一樣的。

如今,這些人好像很排斥他們,讓他也有些惱怒。

陛下回歸,只會給人族帶來好處,難道會把人族如何嗎?

陛下當年在位,也是愛民如子!

第九潮汐,哪個人族不說一聲陛下聖明?

發自內心的那種!

大周王之前都經常說,百戰對盟族也許有虧,對人族是無虧的,當然,第九潮汐最後一戰,就不好說了。

夏虎尤笑了笑,也不繼續說。

再說,被砍了怎麼辦。

實力太弱。

不過,南溪侯直呼其名,他還是說了一句,反駁了一句,你欠蘇宇一條命,那你就不能不尊重!

南溪侯也有些複雜,嘆息一聲:「也許你是對的,的確,是他救了我。」

江海侯卻是皺眉低沉道:「錯了,若不是他上界搗亂,萬族豈會搜索道源之地?南溪,你覺得,是我們欠他的嗎?不,我們不欠他的!他若是不上界,豈會有道源之變?」

這事,他不覺得自己欠了蘇宇!

閉關閉的好好的,萬族忽然來掃蕩,這還不都是蘇宇做的好事?

南溪侯不語。

一旁,鎮南侯倒是微微皺眉道:「江海,好了!你們剛回人境,陛下也累了,要不先休息片刻,然後見一見各府各城強者,宇皇府……咳,蘇人主臨走之前,沒有帶走之前打造的府邸,陛下可以前往那邊暫住。」

百戰微微點頭,笑道:「去那邊吧,鎮南,你肉身傷勢不輕,回去了,我替你恢復,也許有望跨入准王境。」

「多謝陛下!」

鎮南侯微微躬身,百戰再看看他身邊的文起,笑道:「文起也合道了,不錯!」

「托陛下洪福!」

「你啊……還是和當年一樣,喜歡說這些奉承話。」

百戰笑了笑,又看向天空,半晌才道:「我回頭再去看看,能不能救回暗影和霧山,能救活的話,差不多人便齊了!」

至於剩下的,那都不在這邊了。

百戰沒再說這些,一邊往宇皇府走,一邊問道:「你叫夏虎尤是嗎?」

「對,人主有何吩咐?」

夏虎尤一臉笑容,迅速跟上,笑的燦爛。

「我聽說,你和蘇宇關係不錯?」

夏虎尤堆笑道:「一般般,他高高在上,我就是個小人物,人主別誤會。」

「滑頭!」

百戰笑了,「放心吧,我沒想對你們如何!排斥也好,憤怒也好,憤恨也罷,其實……這人主,其實從我六千年前離開,也只是一個過去式了!當然,對人族,我無惡意,同根同源!」

「蘇宇離開,只是他覺得,他不想屈居我之下,而我……也不想為他效力,各有各的選擇吧!」

百戰邊走邊說:「現在,也不是他和我內訌的時候,我和他也許理念不同,想法不同,甚至道統不同!但是……我們還都是人族!」

他說著又道:「太古也好,上古也好,都是人族!其實太古和上古,就不曾斷開過,一直都是一體的,只是有先後罷了!而獄王,投靠了混沌……真要說人族叛徒,獄王一脈便是!」

他正色道:「我也許有錯,但是,我不曾背叛!太古、上古,才是一個時代!後面,都是人族!」

他可以不用解釋。

這些人太弱,日月境罷了。

可是,他還是解釋了。

再看到人境,和當年那種截然不同的感覺,讓他覺得,也許,自己還是要說幾句。

他和蘇宇,也許他代表了太古,蘇宇才是代表上古。

但是本質上,差別不大。

人祖也好,人皇也好,其實都是一個時代的!

這個時代,還沒徹底結束。

獄王一脈背後,已經不再是人族了。

夏虎尤笑著點頭:「人主說的是,宇皇陛下也是這說法,他走之前,就曾說,人主回歸,不會虧待人族的!也是對人主的信任,否則,根據我對他的了解,他不會將人境丟下的,若是獄王一脈、萬族襲來,他戰死在這,他也不會放棄人境!」

這也的確是蘇宇的心思。

夏虎尤知道蘇宇的想法,蘇宇其實相信,百戰不會對人族如何,否則,他不會就那麼走了。

這也是蘇宇和百戰,沒有見面,但是都有的默契。

你培養自己的親信也好,培養自己的嫡系也罷,那都沒關係。

人族,還是人族。

大家本質上,也都是人族。

沒有背叛這個族群!

只是,理念上存在分歧,蘇宇不認同百戰,百戰也未必見得認同蘇宇。

百戰也笑了,「你說的也是,如此說來,我倒是該開心!這些,其實都是不重要的事!如今,其實很多事情,都迫在眉睫!包括人皇這些人,也許都會陸續回歸……」

百戰又道:「人皇他們回歸,萬界必亂!這還是不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地獄之門之後的存在,也許要破門而出了!」

百戰嘆息一聲:「其實當年我便知曉一些,也是知道的多了,我才會如此無奈,甚至有些絕望……最終,不得不選擇另外一條路!」

夏虎尤也知道一些,當然,具體的不清楚,此刻,他小心翼翼道:「那人主昔年為何不博一次,也許……有希望呢!如今,自封六千年,實力還是那個實力,若是實力無變,豈不是六千年都浪費了?」

南溪侯幾人臉色異樣,這算是明目張胆的探聽情報嗎?

百戰笑道:「實力自然還是有變化的!六千年,既然做了選擇,豈會一點沒變化?那不是如你所言,六千年都耽誤了嗎?這六千年,也算是一個沉澱期吧!」

夏虎尤圓臉都笑開了:「那人主這邊,天尊一定很多了?那人族就強大了,有人主在,人族之幸!」

百戰失笑。

一旁,南溪侯也輕咳一聲。

就差直接問,你這邊有多少天尊存在了?

百戰笑了:「具體多少天尊,我還真不清楚!六千年前,我留下一些人,讓他們一直在悟道,甚至一直隱藏在大道之中,多少會有一些變化。運氣好,五六位應該能出吧?運氣不好……那我就不清楚了。」

五六位?

夏虎尤迅速記錄了下來,百戰沒必要在這上面忽悠他,沒必要。

百戰也有點讓他轉達給蘇宇的意思。

夏虎尤此刻倒是覺得,自己和蘇宇是朋友這身份,好像不錯,百戰也許知道,加上他是戰王之後,百戰倒是對他還算客氣。

夏虎尤又急忙道:「那人主,覺得我們可以擊敗萬族和獄王一脈嗎?」

「希望還是有的!」

百戰點點頭:「但是,最好雙方能爆發大戰,都出現損失,否則,就算能勝,那也是慘重無比!人皇他們就算回歸……局勢其實不會好,只會更壞!」

「不要寄希望人皇回來了,局勢就好轉了!」

百戰王沉聲道:「第一,人族之前的規則之主,沒有萬族多!這麼多年了,也許損失更大,萬族絕對是佔據優勢了!第二,地獄之門也許很快會開啟……甚至其他地方也會開啟!那時候,反而是人族最糟糕的時代!」

「所以我們要勝,不能是慘勝,一旦慘勝,那就完了!」

「縱然要誕生規則之主,也只能是人族誕生,誕生多一些,給予他們支持!」

百戰這一說,夏虎尤也是心中微動。

人皇回來了,未必是好事嗎?

可能……的確如此!

蘇宇,其實也隱約這麼提過。

人皇若是佔據優勢,早就回來了,何必拖著不回來,回來,那恐怕就是大麻煩。

這一點上,百戰和蘇宇倒是都是一樣的心思。

「那……我們一點希望都沒有嗎?」

「當然有!」

百戰王笑了:「沒有的話,我何必復出?當然,有些事,不用說太多,時間一久,你自然會清楚!」

夏虎尤點點頭。

此刻倒是覺得,百戰其實還行……嗯,也許吧。

但是,誰讓我認識蘇宇呢。

誰讓蘇宇才是這個時代的主人呢!

很快,一群人抵達了宇皇府。

看著恢宏的宇皇府,百戰笑了笑,倒是沒說什麼,江海侯卻是微微皺眉,「鋪張浪費,當年陛下繼承人主之位,也不曾建造如此恢宏之寶殿!」

的確挺鋪張的!

這宇皇府,是朱天道和夏侯爺造的,兩人為了拍馬屁,那是使勁花,剛好,前線打下了萬族,正在攻打萬界,那真是什麼寶物都往回拉。

萬界的一些寶物,一些特產,適合建造宮殿的,都給拉來了!

甚至拆了不少萬族萬界的寶殿,就為了那一塊木料,一塊磚瓦。

夏虎尤笑呵呵道:「前輩誤會了,這不算什麼!宇皇帶著我們,擊潰了萬族,打下了萬界!除了神魔仙三族不宜動,其他各界,任由我們索取!區區一座宮殿罷了,何足道哉!」

你有能耐,你自己打啊!

打下了萬界,你想改天庭都行,也沒人攔著你!

江海還想再說,百戰抬抬手,笑道:「的確很有能耐,能攻下萬界,這也是流傳萬古的偉業!」

「陛下!」

江海侯低沉道:「若不是陛下當年……下界也不會只有這麼一些合道!說是擊潰萬界,其實,也就數十位合道,這樣的實力,不足一提!」

夏虎尤不說話,笑了笑也不吭聲。

也許吧!

其他府主,有人心中冷笑,有人低頭不看。

不足一提?

不足一提,也不曾見你攻下萬界!

是,幾十位合道,下界合道的確不多,可也不想想,人族起步什麼局面?

一個合道都沒!

又不是第九潮汐,老古董合道近百!

看力量對比,又不是看力量強弱。

規則之主打敗了永恆,那不叫奇迹!

日月打敗了永恆,那才值得大家銘記!

百戰也不想說這些,打斷了江海侯的話,很快,一群人進入了宇皇府。

宇皇府中,稍微聊了一陣,百戰王便道:「那我先去尋人,看看暗影和霧山還能不能帶回來!其他一切,都照舊!」

他沒更改如今人境任何規則的意思,也不想費那個神。

既然人境安居樂業,何必去改什麼。

百戰也是果決的主,說完,直接就撕裂長河,消失在了宇皇府,臨走的時候,倒是說了一句:「人境之事,暫由南溪、鎮南執掌,夏虎尤輔助,其他人,暫時聽命於三人!」

沒讓江海管事,容易壞事。

也沒讓雲水侯管事,雲水侯這邊,因為之前和人族強者都碰過面,此刻,不少人其實很排斥。

他們記得,上次在蘇宇麾下,看到過雲水侯的存在。

此話一出,夏虎尤倒是笑了。

看來,這位老人主,心裡跟明鏡似的,什麼都清楚,也什麼都看的明白。

真要讓江海、雲水執掌,也許還會出麻煩。

等百戰一走,夏虎尤笑眯眯道:「幾位前輩,有任何吩咐,儘管提!能做到的,我都儘力安排人去做,幾位前輩但有所需,定當竭力!」

江海侯冷冷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不要覺得陛下寬容,就一再挑釁!」

夏虎尤一臉無奈,我挑釁啥了?

你怕不是個二傻子吧?

算了,懶得理會他。

一旁,鎮南侯微微皺眉,輕咳一聲:「江海,算了,你應該也想看看如今的人境,我領你去看看吧!」

「沒什麼好看的!」

江海侯淡漠道:「這裡……不再是當年的人境了!」

鎮南侯微微一怔,片刻后笑道:「不能這麼說,這裡,畢竟是我們的根,是故土……」

江海侯沉聲道:「然而,你覺得如今的人族,是歡迎我們回歸嗎?鎮南,我們沒有任何東西留在這裡,沒有後裔,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在這……除了這個界域,這裡的一切,都和我們無關了!」

鎮南侯有些皺眉,也有些低沉:「可是,這是我們的起源之地!江海!」

江海侯冷漠道:「也只是地方,而不是那些人!鎮南,清醒點!」

鎮南侯皺眉看著他,再看看南溪侯和雲水侯,低沉道:「二位……也是這心思?」

南溪侯一聲嘆息:「別聽江海胡說!江海,故土畢竟是故土,這裡的人族,也是同源同根,有些話不要再提了,六千年前的事,也許我們覺得沒錯,也許……在他人眼中,的確就是錯了!」

江海侯冷哼一聲:「錯了?非要當年死戰到底,和萬族殺個兩敗俱傷,然後被獄王一脈覆滅?然後整個人族徹底覆滅?我不明白,為何這些人會覺得錯了!當年也是!若是不按陛下所言去做,南溪,你覺得如今還有人族存在嗎?」

他覺得這些人說不通,那就沒必要多說!

當年若是真死戰到底,現在恐怕都沒人族了!

一點希望都沒!

見他們自己吵起來了,夏虎尤也沒興趣看熱鬧,帶著其他府主,笑著打了聲招呼,很快帶人離開!

百戰都不在了,和這些傢伙掰扯這些幹嘛。

……

同一時間。

百戰進入了時光長河尋找暗影和霧山。

這兩人剛隕落,也許還活著。

……

而此刻,星宇府邸中。

蘇宇沒有一直等待劉洪和周昊,他讓通天侯先把他傳送回去,他要帶大秦王和大夏王,去尋道,找找適合他們的刀槍之道。

至於荒天獸的道,可以抽離規則之力,幫大家恢復肉身了。

時光長河中。

蘇宇也進入了,從他自己挖的那個口子進去的。

他和百戰,一前一後,一左一右。

這一刻,都在長河中探查大道。

蘇宇在找適合的刀槍之道,而百戰,在找暗影和霧山的大道。

……

時光長河中。

大夏王也在左顧右盼,念叨道:「陛下,給我找個強大的刀道!得比我孫子的強!」

他孫子,夏龍武。

現在都跨入合道境了!

一刀劈出去,實力是沒他強,可是,刀氣比他要旺盛,夏家的刀道第一人,不再是他大夏王了,悲哀的事!

「那當然!」

蘇宇笑道:「肯定要比夏龍武的強,否則,豈不是丟了天下第一……」

「咳咳!」

大夏王咳嗽一聲,你想說啥?

真是……煩人!

大秦王扭頭看向他們,奇怪道:「怎麼了?」

「沒你事!」

大夏王懶得搭理他。

大秦王冷笑,笑的是那種皮笑肉不笑的那種,他也不喜歡笑,此刻卻是笑的難看:「不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的事嗎?」

「……」

大夏王一怔!

陡然看向蘇宇,蘇宇聳肩:「別看我,和我無關!」

大秦王嗤之以鼻:「看什麼!夏辰前輩在下面,你眼睛瞎了?前幾天,夏辰前輩和我們談起過往,什麼沒說!你小時候尿床的事都說了!哦,你那時候剛好不在,你孫子喊你,你出去了,還好,除了夏龍武,大概所有人都知道了,這算秘密嗎?」

「……」

蘇宇聳肩,我的天,這下真丟人了。

我可是守口如瓶的人!

這不是我說的,是你們夏家自己人說的,也是,我還是從夏辰這聽到的,夏辰都沒把這當什麼大事看,在他眼中,大夏王還是那個中二少年。

大夏王臉都紫了!

全知道了?

他咬著牙,低沉道:「全都知道了?」

「那當然!」

大秦王不以為意:「當時都在,當然都聽到了!」

「你們……這幾天,為何沒人和我說?」

大夏王憤怒,大秦王安撫道:「沒事,說句難聽點的,現在……誰還沒點黑歷史?放心吧,只限於這個時代,我們都說好了,若干年後,誰也不許再提!所以一切,都要封藏!誰要是敢留下隻言片語,我們群而攻之!」

他瞥了一眼蘇宇,你懂不?

你明白不?

這話,也算上你了!

咱們現在黑就黑吧,但是下一代,不許有人再知道了!

蘇宇微微點頭,一臉淡然,沒事。

我不是那種人!

我都想好了,我退休后,我就在大道深處銘刻這個時代的傳記。

放心吧,除非頂級的存在,妖孽一般的存在,否則,沒人會發現我們這個時代留下的傳說,但是,多少要給後人留下一點了解傳說的希望。

身旁,大夏王嘆息一聲,恨不得掩面而泣!

丟人啊!

不想活了!

多殺年前的事了,還拿來說,偏偏他夏家還有個老祖宗活著,什麼屁事都往外說,自己還沒當回事。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現在,也是人族大名鼎鼎的大夏王,瞎搞啊!

這火,還沒法發。

蘇宇笑呵呵地聽著兩人閑聊,此刻,心情倒是不錯。

繼續探查大道,大夏王也不再提及那事,而是有些凝重道:「陛下,你說,復生的話……真的可以成功嗎?」

夏辰也在死靈當中呢。

蘇宇笑了笑:「有點把握,但是……不好說!復生的話,難點很多!第一,壓制死靈大道,他們其實都算是被死靈大道禁錮了!第二,賜予他們生機,生機何來?生之道,足以讓他們復生嗎?」

「第三,連接時光大道,恢復他們本來的道,這一點,其實也很難!按照文王的想法,隨便弄點道糊弄一下就完事了,紙道,大概率就是為了這個準備的!」

「第四,復生后,死人復生,我覺得可能會天地不容!」

蘇宇沉聲道:「也許……時光大道不會再容納他們,死靈大道也不會!他們在萬界,在死靈界域,其實是被排斥出去的!」

大秦王沉默了一下,「那陛下的意思是?」

「兩個選擇!」

「第一,想辦法去上界,連接人皇大道,第二……連我之道!」

兩人心中一震!

連你的道?

那……會有什麼結果。

蘇宇平靜道:「連接人皇之道,那就是偽道強者,連我之道……那是偽偽道強者!更偽!因為我開的道太弱,太細,跟著我的話,這麼說吧,我現在才具備頂級天尊的戰力,這些人跟著我,我若是不提升,他們一輩子撐死了就是個天王,不會超過我的!而且戰力,也會受到約束,受到整個大道中規則之力的約束!」

蘇宇嘆息一聲:「我還是更希望時光大道可以接納他們,否則,這兩個選擇都不是什麼好選擇!起碼目前來說,我也好,人皇也好,開的道,都不行!」

比起完善的時光大道,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大秦王和大夏王對視一眼,都有些皺眉。

這可不好選擇!

但是大秦王還是道:「我覺得,若是真沒辦法,大家也許會選擇陛下的大道,不過,對陛下有影響嗎?」

蘇宇笑了笑,搖頭:「不會,只會幫我完善大道!真要有影響,時光大道就不會開在諸天,給大家去感悟大道了,大家感悟大道,也是幫著完善大道之力!」

「那倒是好事!」

大秦王笑道:「若是陛下能迅速成為規則之主,大家自然也能水漲船高,我倒是覺得沒什麼不妥,真不行,我和老夏先試試,要不……陛下,你大道中的刀槍之道,給我們算了!」

蘇宇愣神,大夏王也笑眯眯道:「萬界的道,太分散了!一個刀道,起碼分成了幾百條,但是陛下的道,刀道只有一條,陛下一旦強大了,我們就是鐵板釘釘的規則之主啊!」

大夏王笑道:「哪怕現在,我和老秦又不是天王,但是獨掌一道,也許還能具備天王戰力呢,哪怕只是個偽天王!偽天王……那也是天王!大不了和陛下一樣,不擅長持久戰,可強者之戰,還在乎太長時間嗎?」

這一刻,蘇宇忽然看向兩人,微微凝眉:「你們倆位……怎麼覺得今天就在這等著我呢?」

怎麼忽然覺得,這倆給自己下套呢?

忽然提死靈復生的事,然後又提大道的事,雖然是自己說的,可是……總覺得被這倆算計了,下了套!

大秦王輕咳一聲,「並非在這等著陛下!」

大秦王嘆息一聲,「我們……其實我和老夏有自知之明!我們積累不夠,實力不夠,換了道,我們就能成為天王?陛下,你自己說,這個潮汐,除了你,還有誰成天王了?」

「藍天和萬天聖,那也是自己開了道,而不是走固定之道,開道,還是不一樣的,我和老夏終究差了一籌,我倆開刀槍之道嗎?開出來的,還未必有現在的強大!」

「所以我和老夏想了想,陛下現在的那些大道,可能不夠強,但是我們可以蘊養!」

他又道:「萬道,也是大家蘊養出來的,我們獨掌一道,不行的話,就在時光長河中,多竊取一些刀槍之力,這樣,就不再是陛下一人養道了!」

大夏王也點頭:「琪王妃也說,真偽之道,其實可以互相融合!我和老秦的意思是,可以先在這融了一道,然後,咱們帶著真道之力,融入陛下的刀槍之道中,這樣的話,我們受益,陛下也會受益!若是真有萬人來融道,一人來融一道,也許很快就可以讓陛下的大道之力圓滿起來!」

蘇宇看向兩人,凝眉:「不像你們自己思考的結果,又是誰慫恿的?」

這事可行嗎?

當然可行!

可是,蘇宇冷冷道:「我覺得有人在慫恿你們,你們要知道一點,一旦我死了,你們就廢了,就完了!我大道一旦崩斷,那就都和我一樣,一起完蛋了!」

大夏王笑了:「現在還分得開嗎?」

分不開了!

大秦王也沉聲道:「老夏說的不錯,沒辦法分開了!陛下不也用人主印作為大道之基嗎?人主印破碎,陛下恐怕也沒好下場!老周的意思是,大家沒希望更進一步的,沒辦法在時光長河中晉級天王的,都去陛下的大道中融道算了!」

「偽道天王就偽道天王,哪怕不敵真正的天王,二打一還是可以的吧?」

「陛下若是大道完善了,那就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

「那時候,我們也算是開道之祖了!」

大秦王平靜道:「命運,早就連在一起了!當日,我和老夏他們推你當這人主的一刻,大家就只能共進退了!你給我們單獨的道,我們為你養道,你死,大家一起完蛋!我們死,你大道恐怕也要受創!」

「大周王……」

蘇宇呢喃一聲,忍不住失笑:「這老東西,又跑去慫恿你們了?」

「不算。」

大秦王開口道:「他雖然討嫌,可他說的話,不是沒道理!陛下覺得,我和老夏多久可以晉級天王?」

蘇宇想了想,「若是順利的話,也許……三五年?」

可能吧!

大秦王笑了:「就算三五年吧,可是,來得及嗎?那若是融了陛下的槍道,我多久可以成為偽道天王?」

蘇宇盤算了一下,「我協助你們來掌控,很快!但是,這個天王,和真道天王的實力差距會比較大,不如人皇道的天王,得下跌一個境界計算,只能和現在一樣,算是二等合道!」

融他的道,那得下跌一個境界才行。

哪怕融他的道,到了天尊,其實也只能算是天王戰力。

這一點,人皇道都比蘇宇強不少。

大秦王再次問道:「那陛下若是有了真正的規則之主實力,我們實力會水漲船高嗎?」

投資原始股的感覺!

蘇宇笑了,「會!等我真具備了那個實力,你們也會實力提升。」

說到這,蘇宇其實不再多說這些,直接道:「你們自己想好了再做決定,而不是聽大周王那個忽悠的話!」

兩人點頭,又不是孩子了,大家都知道如何抉擇。

而這一刻,蘇宇默默探查著大道,心中也在思考著。

正想著,眼神微動。

遙遠地方,一道身影,也微微一滯。

下一刻,蘇宇額頭浮現天門,同樣,遠處,那人也額頭浮現一道門戶,兩人隔空相望。

片刻后,蘇宇眼神微動,閃爍了一下:「我們朝來路去找,這邊未必有我們要找的道!」

大秦王和大夏王倒是沒感覺到什麼,都點了點頭。

蘇宇轉身帶人朝來路走,遠處,百戰沉默一會,也轉身往回走。

走了一截,兩人同時回頭,再次對視一眼。

百戰遲疑了一下,一股波動席捲而來:「你若是想回去……人境歸你,我便去巨人界!」

「暫時不用!」

蘇宇也是規則波動:「誰強誰入主!前提是,不要在人境弄什麼幺蛾子,你也好,我也好,終究都當過人主!」

「這倒也是!」

百戰王波動中帶著一抹笑意:「雲水他們的事,我知道你也許心存芥蒂……各為其主,有什麼賬,算在我身上便是!」

「再說!」

蘇宇也不接茬,很快,兩人各自走遠,直到規則波動無法聯繫對方,兩人都不再想剛剛的事。

不相見最好!

見了面,其實也沒什麼好談的。

……

大夏王和大秦王都是一無所知。

隱約倒是感受到了一些規則波動。

而蘇宇,卻是面色微微有些凝重,百戰……很強!

比自己現在要強!

果然,六千年來,他沒閑著。

他覺得無勝機嗎?

萬族和獄王一脈的底牌,比我預期的還要強大嗎?

思索中,大秦王還真感受到了一條槍道,歡喜地開始融道,他準備先融道,把真道之力給偷了,再輸送到蘇宇大道中!

而另一邊,百戰也同樣從一條大道中,撈出了一位強者,暗影侯。

此刻,人族的兩位頂級強者,都在強化自己一方的實力,準備參與上界之戰。

是的!

上界之戰!

這兩人,都註定不會只在下界看戲,只要機會合適,兩人都會參戰,先把獄王一脈和萬族給滅了!

此刻,雙方還是有默契的。

起碼首領都是有默契的。

先把實力都給提升上去,至於人境,打滅了各方再說。

蘇宇甚至已經開始在思考,如何想辦法,主動去狙擊萬族規則之主的事了,最好在地獄之門、天門開啟之前!

坐以待斃,可不是個好選擇。

一旦人皇他們打回來了,天門和地獄之門都一起開了,那時候,才是巨大的麻煩。

很快,大夏王也找到了一條刀道,開始融道,至於荒天獸的大道,兩人都暫時放棄了,由蘇宇暫時封鎖,等待抽取其中的力量,滿足大家的肉身修鍊。

PS:疲憊不堪,鋪墊章節,寫的沒激情,之前說了18號后請假,待會寫個請假條,起點這邊年底了開個會,和作者面個基,請假休息兩天,我再激情飽滿地寫下個大劇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4章 王不見王(萬更求訂閱)

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