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一切都是為了大人(求訂閱)

第776章 一切都是為了大人(求訂閱)

大道融入,時光長河顫動。

道爭!

是的,當融入的人多了,蘇宇忽然有種冥冥中的感覺。

麻煩!

大道之爭!

這一刻,蘇宇忽然有了一些預感,他好像有點麻煩了,但是問題可能不是太大,可他在奪取時光長河的一些東西。

「大道之爭……死靈長河……」

此刻,蘇宇忽然隱約有點感覺,死靈大道主人的消失,是否和時光長河大道的主人有關?

因為死靈之主,奪了時光之主對死氣的掌控!

「大道爭鋒嗎?」

「這大道,說的到底是什麼?是開天者之間的爭鋒?還是不同規則之間?還是不同時代?」

蘇宇看著不斷擴張的新天地,心中有些預感。

也許……有朝一日,我會和時光大道的主人相遇。

也許,遇到了就是麻煩。。。

因為,我們幾個好像都在薅他的羊毛。

人家養好了萬界,結果他也好,人皇也好,死靈大道的主人也好,為了走捷徑,都直接盜取他轉換的力量,正常情況下,應該是轉換混沌的!

可是,轉換混沌太慢了。

所以我們幾個小偷……這要是被主人遇到了,不得打死我們?

這一刻,蘇宇莫名地有些羞澀。

我……沒偷啊!

偷的是人皇和死靈大道的主人,你看我,我開天,都沒連接你,可現在,是藍天這些人,想著法地逼著我偷,我很無辜的。

我也是被黃袍加身了!

蘇宇虛偽地嘆息一聲,是的,我沒偷,倒是有點這想法,主要還是擔心時光長河的口子太大了,力量湧入太多,同化了自己。

結果,藍天他們自己帶藝投師!

就是這意思吧!

這些人,原本都有大道之力在身,現在其實算是轉投門庭,擱在時光之主那邊,都能算是背叛宗門了!

然後這些帶藝投師之後,還把原本時光大道那邊學來的規則之力,都給融入蘇宇這邊了,瞬間壯大蘇宇這邊的力量,時光長河的力量,其實本質上是被削弱了一些的。

當然,很微弱。

一群沒到規則之主境界的,就算走人了,對時光長河而言,影響也不是太大。

……

就在蘇宇思考這些的時候。

時光長河。

繼續動蕩。

這一次,動蕩一波接著一波,長河之力有些洶湧澎湃。

上游的人皇那些人,顯然是感應到了的。

其實不止人皇。

同一時間。

人境,肉身大道內。

有人也感受到了。

盤坐在肉身大道之中的百戰,忽然睜眼,那一波波地波動,正在衝擊整個時光長河,儘管不算太強烈,還是讓他感覺到了這股波動。

而這一刻,百戰身邊,也有一群人在。

是的,他直接帶著人來了。

就在肉身大道中,百戰鎮壓大道之力,任由那數十人汲取肉身之力,直接恢復肉身,比蘇宇那邊要方便的多。

上游的肉身道人王,感受到了肉身之力下滑,並非百戰在大量抽取,而是為了恢復麾下這些強者,他在鎮壓整個肉身道波動,將肉身規則之力供給麾下強者修鍊。

這時候,也有一些人感受到了長河波動。

有人沉聲道:「陛下,長河異動,是出事了嗎?」

百戰看向主河道,許久,輕聲道:「無事!」

他看向下方眾人,平靜道:「快點汲取力量,鎮壓時間長了,一些上游的肉身道人王,實力衰弱,最好別這時候被人殺了,否則,少不得結下仇怨!」

此話一出,不少人心驚,急忙開始恢復。

有人急忙道:「陛下,我們抽取多了,上游的人王會被削弱力量嗎?」

「會。」

百戰淡淡道:「不過你們汲取快一些,我會抽取時光長河之中的肉身之力,補足之前消耗!」

眾人不敢再耽誤,急忙開始修鍊。

六千年來,很多人肉身都沒恢復,一直保持意志力狀態,感悟大道之力,進步很快,沒有肉身的限制,不過如今恢復肉身,需要的力量也會更強大!

片刻后,一聲低喝傳出。

一道身影浮現,肉身強悍無比,氣息縹緲,隱約有規則之主之像,只是走的並非肉身一道,而是他道。

此刻,迅速浮現在百戰身邊,面帶笑容:「陛下!」

百戰也露出笑容,「恭喜長青侯!」

長青侯,他當年麾下的頂級謀士,也是頂級強者之力。

六千年後,再見長青,而今,肉身恢復的瞬間,境界也呈現了出來,天尊!

一位具備規則之主境界的強者。

「多謝陛下才是!」

長青侯長發飛揚,很快落下,站在百戰身後,看向下方眾人,面帶笑容:「這一次,我們會比上一次更強!我想,我們不需要再躲六千年了!」

百戰微微點頭,輕笑道:「我也不想!」

正說著,一聲咆哮聲傳出,轟!

一尊巨大的人影浮現!

那巨大的人影,手持一柄門板一樣的長刀,飛身而來,哈哈笑道:「陛下!」

「武極!」

百戰再次露出笑容,文武二位強者,全部復甦了!

此刻,這武極氣息也是極其強悍,甚至隱約蓋過了長青。

武極哈哈笑道:「陛下,六千年,宛如昨日!陛下這六千年,可還好?」

「還行!」

百戰笑容滿面,長青也笑道:「武極,看樣子,刀道又有長進,這一次出山,你又可以過癮了,不需要再和之前一樣天天找我們抱怨絮叨了!」

「哪有!」

武極身材巨大無比,哈哈笑道:「我可不曾抱怨!」

說罷,看向百戰,笑容愈加燦爛:「陛下,咱們這次直接殺出去嗎?乾死萬族和獄王那一脈?」

「不急!」

百戰輕笑一聲,長青也笑容柔和道:「急什麼!」

說罷,開口道:「陛下,人族這個潮汐的事,我們也隱約有些耳聞,蘇宇帶著人離開了,我們是攘外先安內,還是先一起對外,再對內?陛下對蘇宇,有幾分了解?」

他只是提出兩種方案,結果還需要百戰來定。

而武極卻是大大咧咧道:「陛下,先拿下蘇宇那邊再說!他以為他封閉了死靈界域,我們就沒辦法過去嗎?一山不容二虎,要是我們在上界和人斗個你死我活,這小子忽然冒出來給我們一下子,那不是倒霉了?」

他想的也直接。

蘇宇帶人去了死靈界域,就在他們屁股下面,這一旦不管,很容易出事的。

百戰王輕聲道:「不用,先對付獄王一脈和萬族吧!」

說罷,他看了一眼下方還在修復肉身的眾人,輕聲道:「我知道大家都在聽著,有些人,恐怕也不希望我和蘇宇先內訌……這一點,我不會貿然和他衝突的,諸位放心便是。」

下方,有人接話,聲音輕柔:「陛下,蘇宇之事,吾等也有所耳聞,並無出格之舉,師出無名!人心所向,此刻兵伐蘇宇,並非好事,武極不喜歡用腦子,還是少出點主意!」

一人踏空而上,武極看了一眼,撇撇嘴,沒有說什麼。

這是一個女人。

英氣十足,長發散落在肩,身著琉璃長袍,卻也不掩身材之豐腴。

女人面上帶笑,說話也不重,卻是有些咄咄逼人:「陛下,若是陛下能拿下上界,擊潰萬族和獄王一脈,自然可以讓蘇宇麾下強者知曉陛下之偉業!那時候蘇宇一旦戰敗,大家必然會主動來投,都為人族!「

「陛下若敗,人族也有一支後手!」

「蘇宇之事,我聽聞過,雖年輕,雖衝動,卻也有朝氣,我們老了,謀划更多一些,但是年輕也有年輕的好處!」

女人面帶笑容,看向長青侯,「長青,不要慫恿陛下做什麼!我們和蘇宇之爭,在於如今的人境執掌之權,蘇宇既然讓出來了,何必趕盡殺絕,咄咄逼人?」

她再看百戰,又看武極,「你們要知道,我們是六千年前的古人了!百年換一代,也換了60代人了,蘇宇他們才是這個時代的英才,殺蘇宇,那隻會讓我們和人族越走越遠!」

女人又道:「諸位征戰四方,總有一個信仰!」

她聲音漸漸宏大:「這個信仰,在大家心中!人族!是人祖所傳的人族也好,還是人皇傳承的人族也好,都是人族!」

「獄王勾結混沌,必殺之!」

「可蘇宇,不曾勾結混沌……」

此話還沒說完,有人悶悶道:「他在勾結萬族,不是嗎?你看他,麾下都是什麼人?」

下方,又一人騰空,年歲較大,看起來也較為蒼老,看向女人,「紅月,蘇宇所依仗,大多都是萬族之力,你覺得呢?」

紅月看向他,沒有說話。

下方,再次有一人破空而起,是一位男子,年輕的很,身穿黑色勁裝,語氣冷漠:「長眉侯,行了,有些事何必在意那麼多!蘇宇依仗食鐵各族,情況你知我知!認清現實,不要推卸責任,六千年前我們放棄了,這是事實,既然放棄了,還不允許別人自救嗎?」

他面色清冷,看向老人,再看長青幾人,「紅月說的不錯,陛下,蘇宇正得人心,此刻,吾等佔據人境,已是人心惶惶,非要逼的我們和人族徹底撕裂?我們不是人族嗎?」

他看向眾人:「我們也是人族!哪怕六千年後的人族不認可我們,那也是人族!長青和長眉之語,都是推卸責任之語!勾結萬族?什麼叫勾結萬族,按照這個說法,乾脆把人皇他們也定義成叛徒算了!」

他語氣略有不善,「其他人說說就行,陛下不可聽信這些讒言!六千年前,陛下不敵各方,不願死戰一場,吾等可以理解,大家都是逃兵!」

「既然當了逃兵,就要有逃兵的覺悟,沒必要去美化自己,醜化他人!長青只是提議,長眉,你倒好,乾脆定個勾結萬族之罪名……你這人,不可深交!」

他一聲冷哼,身旁,長眉老人微微凝眉:「血影,你說我們是逃兵?」

冷峻青年冷淡道:「是不是,自有公論!我是,你是,有什麼好辯解的!當然,不敵各方,逃……也是一種手段,我也覺得該逃,否則,昔年不會追隨陛下!可逃,大家心中有數一些,不要覺得自己是對的,也許你覺得你是對的,可對六千年後的人族而言,吾等拋棄了他們!」

「六千年來,他們無依無靠,四百多年前,萬族強者無數,人族連一位永恆都沒。之後出了一些永恆,卻是遲遲不出合道……陛下斷了他們的肉身晉級之路,而今還要再去責怪他們勾結萬族……非要結下死仇嗎?」

血影冷漠道:「可以說一聲理念不合,不要再給別人栽什麼大帽子!長眉,你這種人,我一直厭煩!」

長眉氣息波動,冷冷道:「你在動搖人心?」

「你再說一聲試試?」

血影也是冷冷看著他,「動搖人心?等了陛下六千年,這麼容易就動搖了,那就乾脆讓大家散了算了!若是陛下靠你這種人來統治籠絡,我心不滿,自然會走,還需要你來趕我?」

他一聲冷哼,黑髮飄揚,「長眉,不要覺得自己跨入了所謂的天尊境,就能如何?當年我便不希望陛下帶著你這種諂媚小人,現在依舊如此!長青出謀,只出不定,你倒好,什麼事都喜歡擅作主張!再敢慫恿陛下,我便拿你開刀!」

長眉大怒!

百戰看了一眼幾人,長青、武極、紅月、長眉、血影,這五位剛復甦的強者,都是頂級的存在,都具備天尊級戰力。

這也是這些年來,大家最大的收穫。

當然,昔年也有天尊,只是已經隕落,比如兵窟。

此刻,這幾位,都算是後期晉陞的。

百戰見他們劍拔弩張,微微凝眉:「夠了!都是自家兄弟,多少年了,還斗個沒完!長眉,血影所說,便是我之心意,不用再提這些了!」

長眉微微皺眉,整個長眉都在抖動,「陛下,你知我,我非私心!」

百戰微微點頭,他知道長眉的意思。

他看向下方,平靜道:「血影所言不假,既然大家跟我一場,沒必要用這些手段!願意留下的,自可留下,不願的,自可去找蘇宇!」

「當然,我也不需要晃點諸位,此刻的蘇宇,恐怕不會接受外來人!諸位若是有此心,三思而後行!」

他這不算假話,因為雲水侯他們的事,蘇宇現在願意接納外人才怪了!

無人說話。

很快,再次有人復甦,這一次,要更弱一些了,天王級的存在。

再接著,二等合道,三等合道,這才陸續恢復。

實力越強,雖然恢復的肉身也越強,可汲取力量的速度更快,恢復起來肯定比弱者更快一些。

漸漸地,人聚齊了。

45位。

新復甦45位強者,外加南溪、雲水、江海、暗影、霧山,足足50位強者,加上百戰,便是51位!

弱小的,也有三等合道之力。

四等五等,那幾乎不存在了。

三等合道不少,二等倒是一堆,剩下的都是天王天尊,實力相當強悍。

這還不算太古巨人王,太古巨人族那邊沒人來。

若是算上了,上界還有位天尊境的雷暴。

足足有6位天尊強者,外加百戰這樣的存在。

百戰看了一眼,笑了,「諸位都有一些進步,還算不錯,誕生了5位天尊級存在,比當年只強不弱!」

人是少了,可力量卻是不弱。

弱小的合道,不是死了,就是現在進步了,三等合道起步,這樣的實力,擱在上界,也是絕強的。

萬族合道是不少,獄王一脈也是。

可是,三等合道,一打二,打四五等的,還是可以做到的。

二等合道也多,也許很快,還會有人跨入天尊境。

此刻,長青也是面露喜色,輕聲道:「陛下,那……運靈那邊……」

百戰看了一眼眾人,「天尊達到10位,便想辦法謀取突破之事!」

如今,不算百戰,加上雷暴,也才6位,還差四位。

但是,百戰覺得快了。

有幾位天王,感覺都快達到天尊領域了。

十位!

這放在當年,是不敢去想的。

可現在,卻是看到了希望。

萬族天尊不少,可萬族天尊並非一體的,何況,萬族也缺乏百戰這樣的至強者。

用六千年的蟄伏,換取抽身而出,也算是一件好事。

眾人正想著,長眉又道:「陛下,那蘇宇那邊,會不會壞事?他攻下萬界之事,萬界皆知!上下界域一開,上界萬族必然也知,那時候,若是先攻蘇宇……蘇宇麾下戰力現在如何,也不好判斷。」

蘇宇麾下強者還有多少?

此刻,大家都不是太清楚。

江海侯他們在上界倒是看到了一些東西,可是,誰也不敢保證蘇宇那邊的情況。

百戰輕聲道:「好了,蘇宇的事暫時不用管!上界之戰,戰而後熄,萬族和獄王一脈,還沒下定決心撕破臉,此事,還需要再等等。」

「那月羅那邊……」

長眉再問。

百戰輕笑道:「還可以,那邊……也會有一些安排!諸位放心便是,六千年前,單獨打萬族,我們也未必能贏,現在,若是再對付萬族,應該足夠了!」

六千年前,雖然看起來強大,可很多老古董都沒現身。

真和萬族殺到底,未必有好處。

如今,實力卻是壯大了一截。

尤其是他自己,從六千年前,只能堪堪戰獄王一脈那位老祖,到現在,再遇到那位老祖……那可就不好說了!

……

百戰那邊,強者齊聚。

三天後。

蘇宇這邊,也是真的強者齊聚。

天王之下,幾乎都選擇了融道,除非大道只有一條,大家都修鍊這條大道,那隻能放棄。

到了這地步,蘇宇麾下強者,也是強者如雲。

天王戰力有許多位:

肥球、豆包、鴻蒙、大周王、萬天聖、藍天、命皇、琪王妃、火雲侯,以及剛踏入天王境的炊餅、九月,這兩位,也在這幾天內,一個藉助大道是二月傳承,一個藉助琪王妃的偽道,紛紛跨入天王境。

偽天王,則是也誕生了好幾位,大秦王、大夏王、星宏、英武都跨入了偽天王領域,定軍侯其實也有希望,但是他有些鬱鬱寡歡,因為他也是走槍道的。

槍道,被大秦王佔據了。

此刻的定軍侯,別提多悲傷了,吃屎都沒趕上熱乎的,不得不悲哀一下。

到了此刻,是真的人才濟濟的感覺了。

可蘇宇,覺得還是不夠。

天尊戰力,還是差了點,肥球大概會是第一個跨入天尊領域的,藍天希望很大,萬天聖不好說。

最大的保障,其實是南天王。

南天王一旦復甦,九成九會跨入天尊領域。

哪怕不能走時光大道,融入蘇宇大道之中,蘇宇都猜測,南天王有希望跨入規則之主境,直接掌握一道,成為偽規則之主。

到了此刻,復甦,必須要提上日程了!

而蘇宇,其實也在準備。

他看向劉洪,劉洪如今進步不慢,但是,蘇宇想要他壓制死靈大道,恐怕有些麻煩。

他又想到了龍血侯!

也許,龍血侯該干點事了,比如擊殺了北王這些人,吞噬北王他們,之後,這傢伙最好能在關鍵時刻,成為天王甚至天尊,規則之主最好!

這樣一來,關鍵時刻,這傢伙可以反向去壓制死靈大道波動。

龍血侯的天命之子之路,可能就要到這止步了!

今時今日,蘇宇麾下偽天王,偽二等合道不少,換算下來,也是三等的存在,三等合道也是一堆。

31位鎮守,全部跨入了合道境!

單純從這來看,就是一股強悍無比的力量。

何況,蘇宇還有一個殺手鐧,那便是聖化印,關鍵時刻,也有大用!

「短短几日……」

蘇宇看向眾人,也是心思起伏,強大的一股力量,比之前要強大的多!

下一刻,他大道圖忽然從天地中浮現。

「諸位,大道圖,之前有人看過,有人沒看過,但是,看過的也沒關係!現在大家感悟的道,和之前不一樣了!」

「再看,必有收穫!」

「我要準備一段時間,去復甦死靈,大家就在這修鍊吧,觀摩大道圖,我希望大家都能自己跨入天尊境!」

……

大道圖浮空,眾人幾乎是應接不暇地,再次接受大道的灌輸感悟。

這些時日,大家快樂無比,卻又痛苦無比。

快樂的地方在於,機緣太多,一直去感悟大道,大道感悟大大加深,不快樂的地方在於,感悟太多了,大家都有些消化不良的感覺。

……

而蘇宇,沒有久留。

他帶著河圖、劉洪眾人,朝死靈界域內飛去。

河圖有些興奮,有些激動,也有些忐忑。

復甦!

而他,是第一人選。

之前,他就想復甦,可真的要復甦的時候,卻是忐忑不安。

蘇宇沒管他的忐忑,邊飛邊道:「文王當年為復甦,準備了筆墨紙硯四條大道……但是,我和文王的路不太一樣,因為我自己開天了,我可能會讓大家在我自己的天地中復甦!」

「文王當年可能也開天了,但是文王也許是想復甦人,直接在時光長河中復甦,所以他的選擇,會更難,而我的相對要簡單一些!」

蘇宇迅速道:「我的難點在於,如何剝離大家在死靈大道中的存在,又能賦予大家生命,這才是最難的一點,死而復生……並非小事!」

幾人點點頭,劉洪也是沉重道:「這事還真不好辦!尤其是我,陛下,我是真不保證,我可以壓制死靈大道!這道太強了,不是我一個三等合道可以解決的!」

蘇宇點頭:「我知道,所以會有人來協助你!」

誰?

劉洪心中想著,難道說南天王他們?

那也很難啊!

何況,南王他們也是大道中的一員,真要反抗大道之力,也許會出事的!

蘇宇沒管他們,很快飛到了一處地界,看向幾人:「你們先去研究所那邊,我再去問問情況。」

河圖他們朝那邊看了看,這也是死靈界域內,尤其是鎮靈域內最為特殊的一處了。

一座古堡,佇立了無數歲月。

到現在,從人皇時期,到宇皇時期,依舊佇立,哪怕蘇宇之前清掃了整個鎮靈界域,這邊,也是一直存在的,沒人動這座古堡。

河圖笑了起來,「那陛下和星月好好交流一下,我們便先去研究所了!」

蘇宇微微點頭,懶得管他們的眼神,踏空而去。

等他走了,河圖笑道:「陛下對星月倒是挺關心,我覺得,復甦我們,只是附帶的,這是專門為了復甦星月才提復甦的事嗎?」

劉洪瞥了他一眼,不吭聲。

懶得搭理你!

甭管是不是,我都不接話。

這接了話,傳到了蘇宇耳中,就那小心眼的傢伙,小心被他找麻煩!

我才不會上這個當!

河圖找死,我可不想找死。

劉洪暗暗記下了,下一次河圖招惹自己,自己可以賣了河圖,賣給蘇宇,不知道能不能賣個好價錢!

……

星月古堡。

古堡沉寂。

巨大的堡門緊閉。

當蘇宇踏空而來,那些星月麾下的死靈,一些死靈認出了蘇宇,頓時大喜,幾位準無敵境的死靈,紛紛跪迎:「恭迎大統領!」

自從蘇宇冒充了一次大統領,到如今,這邊的死靈看到他,都會這麼喊。

哪怕知道,如今的蘇宇,早已是死靈界域的主人。

蘇宇笑了笑,看了一眼緊閉的堡門,笑道:「星月大人這是閉關了?」

「沒有吧!」

被蘇宇命名為星大的死靈,遲疑道:「大人沒說要閉關,不過有幾日沒出門了。」

蘇宇笑了笑,點了點頭,邁步朝古堡走去。

「星月大人,我進來了!」

「滾!」

堡壘內,忽然傳來一聲怒喝。

蘇宇笑呵呵地,直接推門而入。

滾什麼滾,脾氣還不小。

……

大殿內。

星月本就發黑的臉色,愈加漆黑,冷冷看著蘇宇,「你來做什麼?」

「來和大人彙報一下最近的情況……」

星月冷笑一聲:「別假了!蘇宇,你和我之間的死靈通道已經斷開,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死靈生活,如今,我也沒什麼可被你算計的,你要寶物是嗎?就這古堡了,你若是要,拿走便是!」

蘇宇笑了:「大人說笑了!死靈通道的事……」

「呵,我不想聽!」

蘇宇聳聳肩,下一刻,大喝道:「閉嘴!女人真是煩人!聽我說!」

這一下子爆發,震的星月一顫。

剛想開口,蘇宇強大的壓力席捲而來,直接鎮壓了她。

星月怒目而視!

過分!

蘇宇這才笑了,開口道:「我當日在開生死大道,懂嗎?我要掛了,正需要生靈之氣呢,你一個勁地給我傳輸死氣,你是巴不得我馬上死嗎?」

星月微微一怔,什麼玩意?

蘇宇又道:「你們女人啊,太麻煩,死了都麻煩!我差點都掛了,都是被你害的,大人,你這是差點害死了我,你知道嗎?」

「多少人指望我活著呢,你差點弄死了我,我都沒說什麼了,你還跟我生氣?」

蘇宇哼道:「我沒和大人生氣,那是因為我善良,再考慮到大人也是為了我好,我想了想,就不和大人計較了!」

星月有些茫然,是我錯了嗎?

可是……你沒說好不好!

蘇宇看著她,又笑道:「當然,都是小事,如今我活了,這不,我來找大人說清楚!我這次開生死大道,開天,都是為了復活大人的!」

蘇宇一聲感慨:「誰讓大人是我上司呢,我有了好事,不得第一個找大人嗎?」

「我把河圖拉來當小白鼠了,先去復活河圖!」

「河圖掛了就掛了,大人可別掛!」

蘇宇笑呵呵道:「所以這一次,我特意來找大人說一下情況,免得大人又給我惹什麼麻煩……」

說著,他看向星月,皺眉:「大人還是無法理解我的心情?哎,那我白說了!」

「行,那我走了……」

他轉身就要走,星月卻是憤怒無比。

你祖宗!

你禁錮我了!

你讓我說什麼?

等蘇宇快要出去了,星月的封印這才消失,星月怒極道:「你去哪?」

蘇宇轉身,一臉無辜:「大人不是不理我嗎?」

「……」

星月都想掐死他算了!

她有些惱火,哼了一聲,「閉嘴!本座說話,輪不到你來插話!」

說著,有些好奇道:「什麼開天?」

「……」

蘇宇差點笑了,很快嚴肅道:「就是單獨開一條生死大道,我將我自己弄死了,嘗試著化為死靈,然後再復活,就是為了大人復甦做準備的!」

「單獨?」

星月一怔,「單獨……什麼意思?」

「就是在混沌中開道,不依靠時光長河!」

「啊?」

星月震動,「那……那你化為死靈了?」

蘇宇點頭:「化為死靈了,也就是那時候,大人給我傳輸死氣……」

「不是!」

星月急忙道:「那時候,你好像忽然消失了,好像力量耗空了,我看你沒有力量了,我才……我才給你傳輸了一點死氣,沒想到會是這樣……我不是故意的……」

蘇宇嘆息一聲:「沒事,差點真死了而已,真死了,化為死靈也不錯,大人你說是吧?」

星月愈加委屈的樣子,急忙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算了!」

蘇宇笑道:「我原諒大人了,畢竟我們這些當下屬的,得給上司面子。」

星月鬱悶無比。

什麼下屬,你這個騙子,這傢伙現在都強大的可怕了,麾下強者一堆,還一天到晚故意裝下屬,不要臉!

蘇宇笑容燦爛:「大人,那之前的事,就算了結了?」

星月瞥了他一眼,總覺得不太對勁,可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

有些煩躁,有些憋屈,悶悶道:「算了,本座不和你一般計較!」

蘇宇笑呵呵的,很快道:「行,那就沒說的了!還有一件事,大人你應該被人封印了,你生前實力可能不弱,死後也不弱,但是被人封印了,把你復活之前,我可能得解封你才行!」

星月鬱郁道:「封印?哪個王八蛋乾的?」

「文王!」

星月一怔,文王?

蘇宇笑眯眯道:「就是他!文王故意封印了你,所以大人吞噬再多死靈印記,也不可能強大的!」

「王八蛋是文王?」

星月忍不住怒罵道:「原來如此!我說我十萬年不曾強大,原來都是他!混蛋!」

欺人太甚!

下一刻,又道:「他為何要封印我?」

蘇宇笑道:「可能是要復甦大人吧,但是又沒辦法,最後想了想……先封印著吧,這種人,太不負責了,是吧?」

星月點頭,是不負責!

既然沒辦法復生,你給我解封啊!

王八蛋!

蘇宇又笑道:「所以啊,我這邊,既然要復甦大人,那肯定是要準備好了,才會這麼做,不會和文王一樣,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你封了再說!」

「也不想想,十萬年,不對,封印應該不止十萬年了,這麼多年,大人實力又沒辦法進步,這要是被死靈殺了,豈不是冤枉?」

星月點頭,是的,可惡!

文王,太不靠譜了!

「那……那文王為何要復甦我?」

星月疑惑,蘇宇聳肩,笑道:「那就不清楚了,難道是惦記星宇印?文王真不是個好東西!」

「……」

總覺得蘇宇說的有問題,但是……算了,不和蘇宇一般計較。

星月遲疑道:「我真的可以復甦嗎?」

「不好說,但是希望很大!」

蘇宇笑道:「我會做好準備,再來救大人的,我把文王的家都給搬來死靈界域了,到處都是花,回頭大人復甦了,可以去暫住一段時間,肥球應該會歡迎的!」

「花?」

星月點頭:「記憶中,的確有很多花,時光師種花,也是我教她的……」

是嗎?

蘇宇無言!

你可真夠古老的,也夠閑的,教人種花幹嘛,害的肥球種了十多萬年的話,我可憐的肥球,十萬年來,都沒休息過,真可憐!

合著,罪魁禍首就在這呢!

「大人,那我先走了,你要是有興趣,可以去研究所那邊看看……」

「不去,我只喜歡待在這!」

星月拒絕了,雖然挺有興趣的。

蘇宇失笑,超級腐宅!

算了,這些年,星月好像也沒怎麼出去過,就上次去了一趟星宇府邸,還是為了救自己。

「那行,我先走了,大人,下次我再來彙報進度!」

星月勉強點頭,保持威嚴:「退下吧!」

「多謝大人!」

蘇宇撤離。

很快,星月古堡再次開啟。

星月心情還不錯,不再閉門不出了,而是去打理自己的花草了,好幾日沒管了,都是那個混蛋,差點害的自己養死自己的花。

算了,看在他為我復活準備的份上,本座不和他計較了!

星月喜滋滋地,繼續開始打理自己的死靈花。

外面,那些死靈都是看在眼裡,無奈在心中。

大人……是不是太善變了?

之前還生氣來著,這大統領來說了幾句話就跑了,大人這就沒事了?

果然,還是大統領厲害!

PS:下午被大佬拉著去吃飯,回來遲了點,抱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6章 一切都是為了大人(求訂閱)

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