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三月和巨斧(萬更求訂閱)

第777章 三月和巨斧(萬更求訂閱)

「呵呵,女人!」

此刻,蘇宇飛遠了,搖頭,失笑。

看看,多好解決。

文王最後叮囑自己的話,蘇宇其實聽到了,他很好奇,文王讓自己復甦星月,到底是為了什麼?

感情?

還是星月其實是後手?

管他呢!

蘇宇本來就準備復甦星月,這也是早有計劃的,文王說不說都一個樣。

……

研究所內。

蘇宇很快抵達。

此刻,河圖正被人解剖!

是的,文王那幾個學生,正好奇地解剖他,那位女性死靈,如今蘇宇也知道她叫什麼了,李芸,文王當年那群弟子中算是傑出的一位。。。

此刻,李芸正帶著其他幾位死靈,正在研究河圖。

看到蘇宇來了,李芸奇怪道:「蘇皇真要復生他?」

蘇宇見河圖投來求救的目光,不由笑道:「有這打算,幾位有研究出什麼嗎?」

「死轉生……」

李芸沉吟一會道:「這和之前蘇皇轉生不一樣的!之前,蘇皇只是在自己的天地內生死,而他們,其實都被死靈大道轄制了!這其實相當於從死靈大道中奪取他們的控制權……而死靈大道,其實很霸道,很獨!」

獨!

這是李芸的說法,蘇宇想了想,點頭。

「是很獨!」

萬道唯我!

是的,這就是死靈大道的主人。

萬道,唯我死道!

而死道,也是我道唯一!

不許開分支,如今的墨道,也是文王強行開闢的。

這樣的存在,對死靈掌控度是很高的,而此刻,蘇宇復甦死靈,其實就是在死靈大道主人的飯碗里搶吃的。

李芸正色提醒:「蘇皇,你想復生他們,小心一點,我猜測,死靈大道有可能會被激發。」

「激發?」

蘇宇皺眉,「你的意思是?」

「復甦!」

她解釋道:「如今的時光大道也好,死靈大道也好,我覺得,都處於一個沉眠,或者說被動應變狀態!可是,一旦觸及到底線,可能會大道復甦!」

蘇宇心中一震。

不會吧!

死靈大道強的可怕,可是開闢一界的存在,這要是復甦了……那不是麻煩大了。

嚇我呢!

李芸又道:「當然,就算復甦,我覺得也不會太大動靜,畢竟死靈大道的主人,可能死了,可能徹底消失了,沒有主人在,大道也只具備被動之力!」

蘇宇微微點頭。

哪怕被動,也許也很可怕。

這讓蘇宇心中多了一些憂慮,這樣的話,復甦難度就更大了啊。

此刻,李芸再次切開了河圖,沉吟片刻道:「河圖和我們還真不一樣,這麼說吧,我們的核心其實就是死氣,我們死氣轉生氣,可能會徹底死亡,他的話,他有肉身!」

說著,她取出了河圖黑乎乎的心臟,「黑心!」

「……」

河圖抑鬱,你才黑心,我他么死靈一個,心臟當然是黑的。

難道還是紅的?

無語了!

「他心臟都在!居然沒有腐爛,這其實也很奇迹!」

李芸說著,又道:「還有,把這位也給我們切一下,可以嗎?」

她指了指劉洪。

劉洪臉色難看。

蘇宇好奇,李芸解釋道:「他是半死靈,我覺得切了他,也許有另外一種結果,半死靈是什麼心態,死靈是什麼形態,河圖這種存在肉身的死靈又是什麼形態……進行一個對比,以免復甦過程中出現差錯!」

專業啊!

蘇宇點頭,果然,專業的就是不一樣。

蘇宇其實是抱著一個方法去試的,聽李芸這意思,是要分開來算了。

蘇宇看向劉洪,劉洪臉色陰鬱,我不幹!

你也是半死靈……

蘇宇輕咳一聲:「劉老師,我不是半死靈了,我現在是活人了,哎,悲哀啊,都沒人可以轉換我了,不然我倒是可以親自上陣試試看!」

是的,斷了死氣通道,死而復生,蘇宇算是活人了。

現在,他可不是什麼半死靈。

劉洪愈加鬱悶了,蘇宇笑道:「劉老師,都是合道了,肉身切開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

你說的簡單,你來試試啊!

他不動聲色道:「活人不需要研究一下嗎?也對比一下差距……」

李芸古怪道:「活人?我們又不是沒當過活人,活著的時候,活人也沒少研究,數據都在腦海中,記憶也復甦了,何必需要活人?」

「……」

心累。

劉洪無奈,看樣子,讓蘇宇上陣,那是沒機會了。

而蘇宇,眯著眼看了他一眼,笑容燦爛。

劉洪心中咯噔一跳,算了,這孫子心眼小的很,既然沒希望,那就不表現出來了,他很快笑道:「行,為了偉大的復甦事業,我肯定要支持的!」

很快,劉洪自覺地躺上了研究台,悲哀啊。

可是,沒辦法!

李芸幾人,那也是不客氣,直接開剖!

反正都是合道境的強者,怎麼折騰也很難死的。

蘇宇倒是有些好奇,探頭看了一會,劉洪臉色難看,算了,閉眼,不看了!

李芸一邊切,一邊和幾位死靈剖析。

蘇宇也上前查探了一下,感應了一下劉洪和自己化為半死靈時期狀態是否有些不同。

查看了一陣,蘇宇微微凝眉道:「劉老師的力量組成,比我當初倒是更均衡一些,真正的生死相間!」

想到這,蘇宇眼神閃爍。

他會一門功法,元竅逆轉之法!

生氣化死氣,死氣逆轉為生氣。

這只是特殊功法,並非大道規則,蘇宇之前嘗試過化為規則,結果是行不通的,連神文都沒辦法化成,只能當成特殊功法來用。

想到這,蘇宇沉聲道:「我會元竅逆轉之法,360元竅逆轉的話,可以化生氣為死氣,這功法有用嗎?」

此話一出,李芸陷入了沉思。

幾位死靈沉吟片刻,李芸問道:「蘇皇此刻還可以逆轉嗎?」

別說,蘇宇很久都沒用這功法了。

此刻,他元竅化為天門,還真不清楚能不能用了。

想到這,蘇宇嘗試著逆轉了一下,這一逆轉,天門浮現,忽然,一股死氣從天門中湧出。

蘇宇微微一喜,點頭,還能用。

然而,就在這一刻,忽然,一股強烈的生機從天門中衝擊而出,一瞬間,將死氣擊潰!

蘇宇一震!

急忙天門具現,此刻,那浮現的天門之上,生機盎然,死氣迅速被擊潰。

蘇宇眼神變幻不定,下一刻,喝道:「通天!」

片刻后,有人影浮現。

通天侯有些茫然,「怎麼了?」

忽然喊我幹嘛?

古怪!

蘇宇沉聲道:「你看!」

通天侯這才朝天門看去,這一看,微微一動,很快知道蘇宇召喚自己的目的了,想了想,遲疑道:「這……天門……陛下在天門內動用死氣了?」

蘇宇點頭,沉聲道:「之前沒事,之前我也有天門,也在用死氣,都很正常!今日再用逆轉之法,逆生為死,居然被天門擊潰了!」

通天侯陷入了沉思中,許久才道:「這……不好說!可能是之前沒觸及到天門……」

「扯淡!」

蘇宇皺眉:「之前我天門具現,還經常納入死氣!」

通天侯也是頭大,遲疑了一下道:「可能現在和之前不同,最大的不同在於,陛下之前破碎了天門,後來重聚了天門!」

蘇宇沒說話。

這期間,有什麼差別嗎?

通天侯繼續道:「所以,我推測,可能是陛下破碎一次后,導致之前的天門更加活躍了,或者說,被門族盯上了!」

蘇宇凝眉,什麼意思?

什麼叫被門族盯上了?

我被天門盯上了?

通天侯繼續道:「是這樣的,天門……天門的存在,封印了開天時代,而開天時代,一般認為是死靈大道之主、人祖這兩位其中一位封印的!」

「會不會是人祖封印的,連帶著死靈之主也給封印進去了?」

他又道:「很有可能的,開天門的,我目前所知的,好像都是人族,萬族據說能開……但是我不曾見過!」

他看向蘇宇:「所以我覺得,會不會是人祖封印了死靈之主,現在天門被觸動,天門也許覺得是死靈之主想出來?」

「或者死靈族想去救死靈之主?為他解封?」

「……」

一個個推測說出,蘇宇凝眉,還真有可能。

天門,是人祖製造的嗎?

或者說,是人祖從天地間找到的,開天時代,就是被人族封印的?

人祖的肉身大道很強,這點蘇宇知道。

可是……除非人祖也單獨開天了,肉身大道,只是昔年用的大道。

一個個念頭在腦海中浮現。

很快,蘇宇深吸一口氣,不去想,越想,越是複雜。

他迅速道:「這麼說,我現在天門無法觸及死氣了,不對,死氣多了,會被自動擊潰,化為生氣!」

蘇宇眼神一亮,「這……也許是個好事!」

的確,死氣觸及天門,居然會被化為生氣。

這……之前蘇宇真不知道。

若是如此的話,他忽然看向河圖,河圖被他一看,頓時齜牙,我又得當小白鼠了,是吧?

你直說就行!

蘇宇眯眼笑道:「河圖,死氣化生氣啊!」

好事!

河圖無奈,只好輸出一點死氣,蘇宇迅速呈現天門,果然,這一次和之前真的不一樣了,當死氣襲來,瞬間被逆轉成了生氣。

砰地一聲,這股生氣,瞬間回返到了河圖體內,河圖悶哼一聲。

他是死靈,這些生氣其實很傷身的。

這下子,他吃了個小虧。

而蘇宇,卻是眼神微亮,那股生氣,在他體內竄動,居然許久才被死氣鎮壓了下去!

蘇宇越想越是興奮,如此一來,轉化死靈,也許有更好的辦法和保障了。

……

幾位死靈繼續研究,半死靈和死靈差距還是很大的。

肉身都在,生氣死氣并行。

而死靈,自然不會存在生氣,如何讓生氣和死氣並存,這也許也是復活的關鍵。

幾人開始深入研究下去。

至於外界之事,眾人也懶得管了,包括蘇宇,都懶得再管,除非封印之地的死靈破封,否則,此刻沒有什麼大事需要他去處理的。

……

就在蘇宇研究復生的同時。

上界。

混沌山區域。

此刻,混沌山區域相當混亂,萬族開始正式進發混沌山,外圍,已經有各族的先鋒軍開始掃蕩。

一隊隊強者,開始朝混沌山進發。

萬族以人山為基,大量強者匯聚。

人山之巔,一群天尊級強者匯聚。

此刻,月天尊正在和眾人介紹情況,臉色有些凝重。

「據目前探查,混沌山區域,混沌古獸,合道境的恐怕不下於80尊!之前,都是各自為伍,除非有外人進入,才會匯聚,智慧不高!」

「可自從上一次變故,混沌山深處出現了兩位恐怖的存在,一尊八翼虎,一尊斷尾龍!」

「那八翼虎絕對具備天尊戰力,而斷尾龍,據我所知,是帶傷在身的,可能和混沌深處恐怖的存在作戰過,儘管如此,對方也絕對具備天尊戰力,全盛狀態下,恐怕……超乎想象,和獄王一脈的那位老祖實力相當!」

道天尊輕聲道:「獄王一脈那位老祖,到現在還沒探查清楚身份嗎?」

月天尊搖頭:「不好判斷,獄王當年好像沒後裔,可沒後裔……這些人哪來的?那就可能是秘密誕生的後裔,這位所謂的老祖,極有可能是獄王的嫡系血脈!」

說到這,月天尊又道:「繼續說混沌山的事,現在,這斷尾龍和八翼虎各據一方,一個佔據靠南區域,一個佔據了北方區域……都在混沌山深處,各自匯聚了數十合道,上百永恆古獸!」

眾人心中微微一凝,沒出去探查情況的雷暴沉聲道:「他們匯聚了?」

「是,匯聚了!」

月天尊嘆息一聲,「上次大戰終結,也是因為這兩位的突然出現!否則,上次有希望拿下月昊的!」

說著,他又道:「另外,現在據我們所探查,獄王一脈,除了門后還有一尊恐怖的存在,最強的便是那位老祖,另外,還有月昊等5位天尊級存在,天王十多位!」

「若不是之前蘇宇那群人擊殺了多位天王和一位天尊,實力還要更強一籌!」

越說,幾人越是鬱悶。

當你以為外面沒什麼敵人的時候,敵人比你想象的還要多,還要強,不得不鬱悶。

月天尊繼續道:「而且這些天尊中,月羅實力極強,上次和巨斧交手,大家看到了,巨斧不敵,不到三十回合,被月羅重傷遁逃!這月羅實力,就算弱於那位老祖,也比我們稍強,恐怕也日冕差不多了!」

一旁,日冕微微點頭:「大概不比我弱,能封印百戰,的確強大!」

雖然看起來,萬族天尊更多。

可對方,實力也不弱。

加上門后那尊恐怖的存在,雙方實力差距不大。

月天尊又道:「現在,遊離的天尊還有三位……不,算上不知所蹤的百戰,足足還有四位!」

「這也是一個極大的變故!」

斷尾龍,百戰,八翼虎,巨斧!

足足四位天尊,不確定立場,不確定在哪,百戰和斷尾龍的實力,也許都要超越天尊,達到了真正上古肉身人王的地步。

更是讓人忌憚!

月天尊將情況簡單說了一陣,沉聲道:「所以到了此刻,我們如何擊潰混沌一脈,也是大麻煩!這幾位遊離的天尊,尤其是兩位古獸,更是麻煩,我擔心它們會和獄王一脈聯手!」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都有些頭疼。

數量不少!

這不是一個兩個,而是足足有4位頂級存在,態度不明。

月天尊說著,又道:「巨斧這邊,他要還蘇宇人情,目前主要針對獄王一脈,可巨斧的實力,說實話,在天尊中算是墊底!他獨自對付獄王一脈,幾乎沒任何收穫!」

「三月兄!」

月天尊看向三月,沉聲道:「三月兄可否聯繫巨斧,讓他和我們一起行動?人族和我們的確有仇,可獄王一脈,一方面是人族的叛徒,一方面,是蘇宇這群人的仇敵,巨斧若是真要還人情……不如和我們聯手,也許可以製造更大的戰果!」

三月一臉憨憨:「我可沒辦法聯繫。」

信了你的邪!

幾人顯然不信,釋放巨斧,是三月一力主張的,怎麼可能和巨斧一點聯繫都沒有。

「另外一個問題,百戰到底去哪了?」

月天尊沉聲道:「不止百戰,上次南溪、江海、雲水幾人遁逃了,如今也不見蹤影,是去找百戰了嗎?若是去找百戰了,那現在藏身在哪?蘇宇他們能從下界上來,那他們就能下去,雲水這群人之前跟著蘇宇,是否也知道下界通道在哪?」

除去命族之外的通道!

月天尊沉聲道:「百戰若是帶著他們幾人下界了,會否在這中間出現變故?」

「蘇宇一方,的確損失不輕!可蘇宇這邊,我若是沒記錯,還有一條狗,那條屬於文王的狗還活著,之前也鏖戰月昊,不落下風!」

「那這條狗,蘇宇,百戰……這些人,一旦在下界聯盟,也是一個大難題!」

「都是人族一方勢力……」

眾人越說,越是抑鬱。

不好弄!

現在,若是和獄王一脈廝殺到底,會損失幾位天尊?

會死多少人?

關鍵在於,現在遊離的天尊還有不少。

摩天尊微微凝眉道:「可是,現在是不得不打!否則,拖下去的話,恐怕會有變故!日冕知道情況,地獄之門可能要開了!一旦開啟,內部還有一位恐怖的存在!這位存在,又是誰?她是否是獄王一脈的頂級強者?為何會困在門后?她是主動去的,還是被動的?獄王一脈目的是什麼?開啟地獄之門嗎?」

摩天尊說著,沉重道:「所以,無論如何,獄王一脈的麻煩,我們需要趁早解決才行!還有,人皇這些人,可能都要回歸了,蘇宇也沒必要欺騙我們……但是,回歸后,是我們萬族的規則之主佔據優勢,還是人皇他們佔據優勢,一切也很難說!」

說著,摩天尊最後低沉道:「最後一件事……我們自己!我們現在都是所謂的天尊,天尊……可不是規則之主!各族強者回歸了,我們如何自處?我們會在未來成為什麼存在?還是上古侯,聽從號令嗎?」

「這個階段,我們需要爭取成為規則之主!」

「破開封印,晉陞,這樣,哪怕大家回來了,人皇他們佔優也好,我們的人佔優也好,都有抗衡之力!」

萬族的天尊多,若是都成為規則之主,也是一股龐大的勢力!

三月有些不耐煩:「行了,現在當務之急是獄王一脈的麻煩!這一脈不解決掉,遲早出大事!你看,這一脈現在悠閑無比,若是人皇這些人還沒回歸,地獄之門先開了……咱們都要倒霉!誰知道後面是什麼情況?先把爪牙都給打斷了,才有希望面對後面的麻煩……」

眾人都是無奈。

越想越無奈!

之前,覺得大家無敵了,如今再看……艹,到處都是強敵啊!

百戰、蘇宇這邊,力量也不算弱。

月天尊又道:「百戰和蘇宇可能都在下界,暫時不管他們,但是,斷尾龍和八翼虎必須要管,就在戰場上,不管,兩位天尊,帶著七八十合道,這能不在意嗎?」

誰也無法忽視這股力量!

月天尊繼續道:「而且,這混沌古獸,我真擔心和獄王一脈聯合,因為可能性很大,地獄之門之後,當年傳聞就是為了封印混沌古獸!」

眾人再次凝重起來。

月天尊看向眾人:「所以,現在我們需要有人出使這兩方,拉攏兩位古獸,哪怕不能,也要探清楚它們的立場!」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尋找下界入口!」

月天尊凝重道:「必須要找,不能將萬族的安危,都寄托在蘇宇百戰他們不敢出手的情況下!下界,目前也就天古幾位存在!這樣的實力,可是無法匹敵百戰他們的!」

眾人再次沉默。

月天尊忽然幽幽道:「這樣,三月負責出使下界!尋找下界入口!我去找斷尾龍,天命去找八翼虎!」

三月悶悶道:「我怎麼找?」

他心中暗罵!

不懷好意!

月天尊笑道:「試試看吧!不行的話,你和雷暴一起找!」

雷暴微微皺眉。

而月天尊幽幽道:「二位一起去找,我覺得應該可以找到的!找到了,二位下界,我們只需要達成一點一致,我們不會主動攻入下界,在下界入口開啟之前,不會和百戰他們為難……但是,他們需要將天古這些人送上來!」

「二位覺得如何?」

他放任兩位天尊離開,當然,前提是只有他們兩位,兩族強者不許走!

不回來……那就等著當炮灰吧!

此刻,他們一方面擔心下界,一方面又迫切地需要和混沌一脈開戰,以防地獄之門后的存在出來!

麻煩很多!

明知三月、雷暴和下界的人族有聯繫,此刻,他們也選擇了讓他們下去聯絡,這兩人,也許都知道如何下界!

月天尊幽幽笑道:「若是還不行……我們諸位一起聯手,強行開闢命界通道,幫助二位下界,當然,那時候存在一點危險……可是,我們現在也沒辦法了!」

月天尊嘆息一聲:「下界的安危,完全寄托在人族身上……諸位,你們覺得妥當嗎?」

當然不妥!

若不是下界現在無法開啟,大家一起下界,先滅了百戰和蘇宇,這是必然的!

下界各族,都是生靈無數,也是他們的根基和大本營。

上界才多少人?

上界這些合道,大半都是下界誕生的,上界規則又不是太完善,誕生合道,現如今發現,都他么是偽合道,誰還能放心?

三月不吭聲,雷暴悶悶道:「我可不知道下界通道在哪!」

月天尊輕笑道:「怎麼會,百戰若是真下去了,雷暴兄會不知道?」

雷暴冷冷道:「諸位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雷暴兄心裡不清楚嗎?」

月天尊淡淡道:「何必說的太透徹,那不是大家都難堪嗎?我們說了,現在,以和為貴!混沌一族,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不是嗎?這一脈忽然出現,蟄伏多年,就目前展露的實力,還未必是全部……難道諸位就不擔心嗎?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那也得看這鷸蚌強不強!小心成了別人的菜!」

他再次看向兩位強者,「二位,下界的事,交給你們了,可以嗎?」

三月悶悶不說話。

雷暴看向三月,三月憨憨道:「雷暴兄看我作甚?我又不是百戰他岳父,也不是他大舅哥……你看我有什麼用?」

雷暴皺眉。

三月又道:「當然,雷暴兄若是願意接下,我就陪雷暴兄走一趟!」

雷暴暗罵一聲!

去你的吧!

你和蘇宇一方沒勾結,我才不信!

月天尊聞言也笑了:「這麼說,三月兄是答應了?那雷暴兄呢?」

雷暴皺眉,半晌才道:「我跟著三月便是!不過我覺得,我們人太少,未必可以找到通道,這樣,讓巨竹、雷烈跟著我們一起找……」

月天尊幽幽笑道:「那不合適,何必勞煩他們,這樣,真不行,我讓元聖侯幾位跟著大家!」

「……」

好吧。

雷暴其實也只是試探一下,事實證明,行不通!

顯然,巨人族和食鐵族,現在成為了萬族限制他們的手段。

聚集在人山,更是一種控制手段。

之前的話,還能暗暗撤離,現在,沒機會了!

大家都在人山,人山中,存在的強者太多。

任何人想離開,都需要幾位天尊的同意才行。

片刻后,雙方達成了一致,三月和雷暴想辦法下界。

不求對人族如何,只希望能送上來一批強者。

尤其是有幾位,比如天古,現在也許是天王了,也許……天尊?

誰知道呢!

還有神族這邊,月天尊還特意叮囑了一句,通知先皇妃上界,一定要上界,先皇妃戰力很強,只是如今狀態不好,但是,狀態再不好,上界的話,也許也能最後一戰。

先皇妃到底什麼實力,神族這邊都不是太清楚。

這些人,篤信這兩人可以下界!

……

等雷暴和三月走了。

荒天尊冷冷道:「這兩個傢伙,絕對和人族有勾結!」

明擺著的!

道天尊倒是輕笑一聲:「勾結就勾結吧!我倒是更好奇,蘇宇和百戰如何共處?蘇宇的事,大家都在天龍侯那邊得知了一二,是個霸道的主,不甘人下!而百戰,也是如此!三月在上個潮汐都沒選擇幫百戰,這個潮汐,卻是和蘇宇有了一些勾結……那三月是幫蘇宇還是百戰呢?他們倆一起下界,才有趣!」

「人族內訌,也不是一兩日了,也許不需要我們如何,下界自己就鬥起來了!」

「作為上古到現在的主角,人族氣運昌盛無比,強者輩出,不內訌,還真未必有我們什麼事!」

道天尊感慨一聲:「百戰,蘇宇,獄王一脈,三方可都是人族,真要聯手,尤其是上個潮汐末,百戰和獄王一脈聯手,也許就沒我們的事了!」

他笑了笑:「所以,人族太強,也未必就是壞事!如今,人族三方鼎力,倒是給了我們機會!諸位不必不甘心,人族壓制了我們十多萬年,我們才壓制人族六千年,要說不甘,也輪不到我們不甘心!」

眾人微微點頭。

也是。

霸主,還是人族。

萬族,稱霸了六千年,其實已經很不錯了!

上古時代,萬族那麼多規則之主,不還是被人族壓制了!

文王他們不走,都不會爆發後期的事。

道天尊又笑道:「當務之急,其實還是打破封印,成為規則之主!是,人族的強者不少,可是,都到了界限了!就說獄王一脈的那老祖,百戰,一個是混沌道,一個是肉身道,打破封印對他們實力提升也沒任何幫助!」

「蘇宇麾下的那條狗,本身其實沒到天尊,打破封印,也沒任何幫助!」

「倒是我們,一旦破開封印,瞬間多了十多位規則之主,實力一下子就會飆升!」

道天尊笑呵呵道:「獄王一脈的5位天尊,目前來看,三位都是混沌一道,打破封印,也沒幫助!所以,這萬界,真正渴望打破封印的只有我們!」

眾人再次點頭。

道天尊又道:「打破封印,滅人族……我覺得難度很大!倒是找到方法,破開封印更好,上次蘇宇他們和我們見面,說的話,未必全部是真的,可也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武皇也好,岳王屍體也好,都值得一試!」

眾人默默點頭,此事,也該提上日程了。

月天尊很快道:「那我和天命去試探一下兩尊古獸的態度!下界通道,我們能發現最好,發現不了……真到了必要的時候,強行破開也不是不可以!」

如今通道中的懲罰之力,比當年衰弱許多了!

這也是強行破開的機會!

眾人商討了一陣,很快各自散去。

打混沌一脈還是要打的,可是,前提是,打他們,不會出現變故。

……

而這一刻。

離開的三月和雷暴,一路走著,都沒說話。

直到過了好一會,雷暴低沉道:「三月道兄,人族和食鐵族聯盟多年了吧?」

三月憨憨笑道:「算是吧!」

「百戰……」

雷暴剛想說什麼,三月憨笑道:「不太熟,我和百戰沒怎麼接觸過,我只知道,我家七月,被他坑死了!」

「……」

雷暴惋惜!

惋惜的同時,還是再次道:「可蘇宇的情況,你看到了!你覺得,他還有能力翻盤嗎?他有些過於衝動了,上次那一戰,其實可以避免的!」

三月不語。

巨竹侯都跟他說了,蘇宇未必有什麼損失,但是上次的一切,他也看在眼裡。

下界……也許也是一次機會。

他要去找蘇宇,看看蘇宇這邊,到底還有沒有後手了,若是沒有了,單純的就蘇宇和肥球,他也要考慮食鐵族的未來了!

百戰這邊,和他有七月被殺之仇,雖然不是百戰殺的,可他不能接受百戰的理念。

獄王那邊,別說了,自己老爹就是被獄王殺的。

萬族這邊,現在也篤定他們和人族有勾搭。

三方人族,他其實只能寄希望蘇宇,希望蘇宇可以給他帶來一些驚喜。

「雷暴,你先忙,我回頭找找看下界通道在哪!」

三月獨自離開,他還得去找一下巨斧,再把上次冰封的雪蘭將軍帶著,自己這邊的族人,那是別想帶走了,但是帶走人族,問題不大。

現在,其實大家巴不得人族都滾蛋,別來搗亂!

而巨斧、雪蘭若是有機會臣服蘇宇,蘇宇這邊,很快又能聚集幾位強者,這樣的話,還有一些機會。

加上自己,巨斧,肥球,三大天尊級存在,蘇宇自己要是也能到天尊,四位天尊,這也是一股不弱的勢力了!

「希望人沒事,希望蘇宇這邊還能保存一點力量……」

三月心情不算太好,一切都只能寄希望如此了。

至於下界通道,他當然知道在哪。

至於雷暴知不知道,那就不關我事了!

反正他沒準備和雷暴一起走!

單獨行動!

很快,三月找到了還被冰封的雪蘭,也懶得解封,直接收起雪蘭,很快離開人山。

……

離開人山不久。

混沌山附近。

巨斧侯鬼鬼祟祟地四處張望著出現,低聲道:「三月?」

很快,三月浮現。

巨斧小心翼翼地四處探查了一下,鬆了口氣,罵道:「月羅那娘們,真的不弱!人丑實力強!上次交手,我受傷可不輕!」

有些無奈,上次被打慘了!

果然,揭人短是很結仇的一件事,月羅上次瘋了似的打他,打的他都快炸了。

三月憨笑道:「巨斧兄膽子可不小!」

「實力不夠硬,沒辦法!」

巨斧也笑了,「三月道友找我有事?」

「我想下界一趟!」

三月沉聲道:「上次蘇宇敗退,現在情況不明!百戰可能下界了,一山不容二虎!雲水幾人選擇了背叛蘇宇,繼續追隨百戰……我尋思著,上次蘇宇也算是救了你一命,這次下界,若是百戰鎮壓了蘇宇……也許還需要巨斧兄說和一二!」

巨斧微微皺眉:「百戰不至於吧?」

「誰知道呢!」

三月笑呵呵道:「巨斧兄願意走一遭嗎?若是下界情況不明,你巨斧兄願意幫蘇宇一把嗎?」

巨斧皺眉道:「若是蘇宇真的實力微弱,沒辦法反抗……我建議,乾脆安心養老!百戰雖然不靠譜,可實力強大。當然,若是百戰真要殺蘇宇,我會出面,不會任由百戰如此!」

「那若是蘇宇一方,實力不弱呢?」

三月看向巨斧,巨斧沉聲道:「不弱?他的人,上次打光了!哪怕三月兄幫他,加上食鐵一族……他有能力反抗嗎?」

如今,不單純是對付百戰,那是人族的事。

關鍵在於,外敵強大!

三月笑道:「若是不弱的話,巨斧兄願意幫一把嗎?」

巨斧有些撓頭,「我得看情況,首先,肯定得人族的大利益為主!若是蘇宇非要和百戰爭個高低,偏偏實力差距太大,我會保他性命……百戰若是要殺他,我肯定會出手!可是……可是他若是和百戰差距太大,那我不能為了他,去和百戰打個你死我活吧?這樣的話,削弱的是人族整體實力!」

三月點頭:「那……巨斧兄覺得,什麼樣的實力,才算是不弱?」

「起碼蘇宇自己得有天王實力吧?」

巨斧尷尬道:「我聽說他爆了筆道……咳咳,現在可能跌落到了日月……那個……那個最少也得頂級合道才行吧?不行的話……合道!對,再次恢複合道戰力也行!他手下,除了那條狗,好像也沒什麼人了,沒有十個二十個合道,外加三五天王,這……這沒法爭啊!」

哪怕加上食鐵族,這實力也不夠,可好歹還有希望。

太弱的話,他巨斧……真沒法幫!

三月盤算了一下,蘇宇本人恢復,大概沒問題。

可三五天王……他也不敢肯定。

遲疑了一下,三月沉聲道:「這樣,蘇宇本人實力恢復了,再有三位天王境活著,算上肥球,巨斧兄就來相助如何?若是沒有這實力,不用巨斧兄說,我也不想自家一族全部去送死!」

巨斧沉思了一會,咬牙,點頭:「真要有三位天王……算上肥球,你和肥球和我,加在一起,也算三位天尊了,再加上兩位天王境,這實力……也能抗衡一下了!他救了我一命,我沒能殺了月昊他們,就還他一次人情!」

關鍵在於,能活三個嗎?

聽說全部掛了!

而三月想的是,鴻蒙還活著呢!

肥球也活著!

還有,巨斧這傢伙沒說不算死靈,據三月所知,南王也投靠了蘇宇,這不,三位天王齊全了嗎?

行了!

這樣的話,巨斧就能入坑了!

如此一來,實力倒也不弱!

巨斧倒是沒想太多,他、三月、肥球,三人聯手,大體上能對抗百戰了。

若是蘇宇這邊再多幾位天王,那當然比百戰這邊要強,我幫蘇宇,好像也沒啥毛病!

也許還能趁機說和一二呢!

我說和能力,還是相當強的,巨斧心中想著,對,說和他們!

三月默默想著,臉上露出憨憨笑容,而巨斧想著事,也露出憨憨笑容,此刻,一人一貓,也不知誰是真憨,誰是假憨!

PS:本月更新拉胯,不過70萬以上沒問題,大家放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7章 三月和巨斧(萬更求訂閱)

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