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真可憐(求訂閱)

第778章 真可憐(求訂閱)

死靈界。

數日來,蘇宇一直在研究復活之事。

研究室內。

蘇宇有些疲憊,許久,開口道:「差不多了,就差一次實踐了,再研究下去也是空話,先拿河圖練練手吧!」

「……」

河圖就這麼默默地看著蘇宇,愈發覺得可悲起來。

拿我試試手?

這是人說的話嗎?

一點信心都不給我,我很害怕的。

蘇宇則是看向河圖,笑道:「太多的希望,這要是失敗了,豈不是更絕望?現在少點希望,也是好事,因為……我的確不確定能否成功。。。」

河圖微微揚眉,很快笑道:「沒關係,真失敗了,其實也沒什麼,作為死靈,還會畏懼死亡嗎?」

「會的!」

蘇宇點點頭,河圖無語,沒法接話,算了,你當我沒說吧。

「走吧!」

蘇宇不再說什麼,看向河圖、劉洪幾人,「去混沌邊緣,大概率是沒辦法復活到時光長河中的,若是不行,那就只能復活到我的小天地中!」

河圖倒是沒什麼意見,笑道:「真復活到了陛下的世界,也是好事,倒是天然成大道,不用和其他人爭了!」

蘇宇也笑了,不再說什麼,迅速朝外走去。

李芸幾位死靈,此刻也紛紛跟上。

都帶著一些期待和渴望。

復活!

死人復活,這也許是開天闢地以來的第一次,到底可不可以,誰也不清楚,誰也不確定。

……

今日,強者們再聚混沌邊緣。

最近時日,蘇宇這群人經常來這,嚇得北王這些人,都不敢再靠近這邊,連封印之地那邊的強者,其實也越來越驚懼。

因為蘇宇這邊的力量,好像在不斷提升。

每次有強者飛過,都感覺比上一次更強,越來越強的那種!

這一日,蘇宇再次帶人飛過。

之前一直不吭聲的死靈帝尊,忽然從封印之地中傳出聲音,聲音有些低沉:「蘇人主,我聽聞……你好像……準備……復生死靈?」

轟!

其他各道光柱,紛紛閃爍起來。

蘇宇也是意外,俯身下看,笑道:「從哪聽的?」

死靈帝尊輕聲道:「你的人經常經過,我多少聽到一二。」

蘇宇笑了,「嘴巴不嚴!」

「那便是說,此事為真了?」

死靈帝尊這一次不再是呈現臉龐,而是直接浮現出一道黑暗無比的身影,帶著一些不敢確定,輕聲道:「人主可知,生死最難,死而復生……只是傳說!」

蘇宇俯身看他,笑道:「試試,帝尊難道也有復生之心?」

死靈帝尊輕聲道:「誰不想復生?沒人願意一輩子甘當死靈!只是迫於無奈,死過一次,作為曾經的失敗者,死亡,便是歸宿!哪一位死靈,沒有遺憾!生前的遺憾,誰都想去彌補。」

他聲音不霸道,不狂妄,也不囂張。

從第一日開始,就是如此,輕聲細語。

蘇宇忽然笑道:「帝尊生前是個讀書人嗎?」

「讀過幾本,不過讀的都是大道之文,和如今的讀書人,不太一樣。」

死靈帝尊說了一聲,很快,轉回話題:「人主想要死靈復生,需要我們幫些什麼嗎?」

蘇宇微微一怔。

「帝尊的意思是?」

「我們……想看到一點希望,一點期待,哪怕……我們未必會得到這樣的機會!」

死靈帝尊輕聲道:「無數歲月,人皇、文王這些絕世天驕,難道不曾想過復生之事?然而,都失敗了!每一次失敗,對死靈而言,都是一次打擊!我們更渴望看到,復生的希望!哪怕是我們的敵人被複生!」

他嘆息一聲:「哪怕是敵人!只要能復生,代表,我們還有希望!也代表著死靈並不是我們最終的歸宿!我想,死靈當中,真正有智慧的,不會去阻攔人主復生,甚至願意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蘇宇倒是有些意外了。

仔細一想,這才是真正的明白人。

是的,我嘗試復生,這些真正有智慧的死靈,其實都是渴望蘇宇能成功的,不管他是不是敵人,但是,起碼能讓大家看到希望!

阻攔蘇宇復生的,大概都是智慧不高的。

當然,蘇宇也不怕死靈阻攔!

他看向那死靈帝尊的投影,笑道:「帝尊倒是想的通透,帝尊真若有心幫忙,也不是不可以,比如我剝離死靈大道的印記,可能會導致大道暴動,帝尊不如幫著鎮壓一二?」

死靈帝尊陷入了沉思中,片刻后,微微點頭道:「也許會這樣,但是鎮壓……我恐怕難以做到!我猜測,復生的時候,死靈大道暴動其實用處也不大……人主要小心死靈本身!」

蘇宇微微皺眉。

死靈帝尊輕聲道:「我覺得,人主不需要帶太多死靈在身邊!一旦出現變故,可能會出現一種情況,大道驅使死靈去解決人主!我們被封印的也好,南王他們也好,還是北王這群人,都可能會成為大道的棋子,成為死靈大道的刀!」

蘇宇若有所思。

可能性不小!

這一點,自己倒是有些疏忽了,這一次來觀摩的死靈不少。

包括南王和嵐山侯這幾位頂級的存在,一旦都中途出現了變故,那就很麻煩了。

自己人,殺又殺不得,鎮壓的話,也是個麻煩。

而且,一旦到了最後關頭,來個死靈自爆,那就更麻煩了,敵人自爆完蛋就算了,嵐山這些人自爆了,那怎麼辦?

「多謝帝尊提醒!」

蘇宇笑了一聲,「帝尊看來是個明白人,比那地支羅強多了,還是老話,帝尊若是想來投,殺了地支羅當個投名狀,我可以考慮!」

「……」

下方,地支羅臉龐陡然浮現,帶著一些憤怒之色,想要咆哮。

可是,很快強忍了下來。

因為有條狗,可以踩他!

此刻,他已經看到遠處一條狗正在朝這飛,地支羅壓下心中的怒火,沒有說話。

而很快,肥球飛來,好奇道:「他們攔你了嗎?打死他們嗎?」

它靴子都取出來了!

蘇宇忽然在這停下,它以為要打架了呢。

雖然不太想打架,可是,蘇宇可是要去找主人的,這些人敢和蘇宇作對,就是欺負它肥球,那得找他們算賬的。

蘇宇笑了笑:「沒事,帝尊還是講道理的,不過每一位主導者麾下,多少有些不聽話的,性格莽的,敵對的情況下,倒是用的很爽的!」

也是大實話。

比如自己麾下,性格莽撞的人其實也不少。

譬如「乾死百戰」的聲音,也不少見。

當然,百戰麾下也少不得這些人。

其實,這都是有必要存在的,有些人是真莽,有些人是故意莽,甚至有些體悟帝王之心,故意拍馬逢迎之輩。

別看帝王未必會採納,可是……聽著也不錯啊。

蘇宇未必有幹掉百戰之心,起碼現在他不建議內訌,可是,聽著一些人說乾死百戰,心情也會不錯的樣子。

所以,百戰麾下,大概也少不得這種人。

死亡帝尊也不說什麼,更沒提地支羅的事,再次輕聲道:「那便預祝蘇人主成功了!」

「多謝!」

蘇宇笑了笑,踏空而去。

肥球跟著後面,搖晃著尾巴,叼著靴子,眼神好奇,「他怎麼忽然跟你聊上了,這是不是就是笑裡藏刀?」

「喲,你都學會笑裡藏刀了?」

蘇宇失笑,肥球鬱悶:「我是一條讀書狗!」

上次那頭八翼虎說它是讀書虎,肥球想了想,我也是讀書狗啊。

我也讀過很多書的!

如今想想,讀書狗聽起來也很好,之前和八翼虎打架,它沒打過對方,還是有些耿耿於懷的。

蘇宇再次笑了。

邊走邊問道:「你的吞噬大道現在如何了?」

「什麼都能吃,什麼都能咬,就是感覺還差了一些……」

肥球鬱悶道:「總覺得哪裡差了點,你說,是不是因為我太笨了?」

「不好說。」

蘇宇笑了,「可能還是和你的大道有關吧,八翼虎說你是什麼噬日神犬,可你從良了,從混沌古族化為了萬族中的一員,大道是連接時光長河的!這期間,文王和時光師又專門教你開道,我覺得,未必開的是原本的道!」

「時光師和文王應該都有天門,見多識廣,既然教你開道,命名為咬道……我覺得吧,和吞噬道,可能還是有些差別的!」

他仔細想了想,覺得自己不能太武斷,肥球又不是野路子,它是真正有主人的,還是兩位至強者主人。

那它的道,被命名為咬道,也許的確和吞噬道出現了一些差別。

蘇宇繼續道:「咬、吞,感覺上差不多,但是實質上也許還是有一些區別的!吞……有囫圇吞棗之意,一口吞了就完事!但是咬……是否有咬而不吃的意思?」

肥球有些不太明白,它的確是讀書狗,但是要說養花吧,它是格外精通,可是……除了養花,它還真不算太精通其他的東西。

它有些好奇:「咬而不吃,什麼意思?」

一旁,劉洪輕咳一聲,笑道:「就是……怎麼說呢,就是咬死你,但是我嫌棄你臭,我都不屑於吃你!吞……吞的主旨還是吃下去,吞下去,吞噬之道,在於容納,在於吞噬!而咬,那在於狠,在於瘋,在於不殺敵不罷休!所謂咬人的狗不叫……」

肥球看向劉洪,劉洪乾笑一聲:「我也算文王半個學生,肥球前輩和我也是自家人!所以,我只是闡述一些我對於咬和吞的領悟。」

肥球微微點頭,還是茫然,再看蘇宇。

蘇宇笑道:「其實劉洪的話很明白了,咬,就是瘋狂,不死不罷休!簡單來說,肥球你,有些……佛系?」

「佛系?」

肥球眨眨眼:「你說的再簡單點。」

蘇宇笑了,「就是兇狠的勁!瘋狂的勁!劉洪的意思是,讓你當一條瘋狗!」

「……」

劉洪無語,是,老子是這意思。

可是,你幹嘛不說你自己說的?

這位,我不好得罪的好不好。

肥球倒是沒在意,而是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我被養的太善良了,要狠一點嗎?」

蘇宇笑了,「有點這意思吧!」

肥球齜了齜牙,忽然又有些沮喪,「可是,我凶不起來!要不我凶一個給你看看,你看看凶不凶?」

話落,它再次齜牙!

瞪大了眼睛,好像很兇的樣子。

小奶狗!

蘇宇無言了,很想撫摸它的狗頭,你這不叫凶,你這叫奶狗!

肥球體型本來就不大,肥嘟嘟的,怎麼看怎麼奶。

這傢伙養花十多萬年,真的養的有些奶了,慈眉善目的,眉清目秀的……咳咳,反正很好玩,就是不像凶獸。

蘇宇其實有辦法讓它凶,但是他又不太想試。

而身旁,劉洪、河圖幾人都是憋著笑。

奶凶奶凶的,大概就是這種吧!

這很兇嗎?

肥球好像感受到了,頓時沮喪,「怎麼辦,我凶不起來啊!」

真沮喪!

這麼說,我強大不了了?

蘇宇沉默了一會,「凶……也許也是一種本能!我有點辦法,但是你願意嘗試嗎?其實,現在的你,我覺得挺好的。」

「是嗎?可是……我想強大啊,你說了,主人等我去救他的。」

蘇宇沉默一會,忽然道:「我騙你的!」

「什麼?」

「你的主人,已經死了,最後一刻,有點意志力殘留罷了,都是我在欺騙你!不止你主人死了,你的小主子也死了,都死了!」

蘇宇平靜道:「其實,我只是在利用你,想說你主人沒死,讓你給我當個打手,你懂嗎?」

肥球愣住了,怔怔地看著蘇宇。

蘇宇平靜無比:「他們都死了,我在天門后看到了文王的屍體,殘破不堪,被一群野人一般的怪獸吞吃,他們一點點地吃掉文王的血肉,文王很痛苦……」

肥球眼睛有些發紅了。

「你……你騙我?」

蘇宇點頭,「是的,我騙你,一直都在騙你!因為我這邊缺乏天尊戰力,所以,我希望你能為我所用……」

「吼!」

這一刻,一聲驚天咆哮從它口中傳出。

下一刻,肥球身軀壯大無數倍,雙眼血紅:「你說……主人他們死了?」

「死了!」

蘇宇擺手示意劉洪幾人離開。

「你為什麼要騙我?」

「因為……你太蠢了!」

蘇宇淡淡道:「你是個當打手的好料子,我想著,你這打手,不用白不用!」

「我咬死你!」

吼!

驚天怒吼響起,下一刻,一張巨大的嘴巴,一口朝蘇宇咬去!

蘇宇一掌拍出!

而肥球此刻速度極快,雙眼血紅,「主人他們死了?不,你騙我……你肯定是騙我的!」

轟!

一聲巨響,蘇宇一掌拍在它的嘴巴上,打的它嘴巴流血,平靜道:「沒騙你,就是死了,你不是我對手,如今,我不需要再逢迎你,你要記住,你只是一條狗,你除了種花,你還會什麼?」

「我吃了你!」

嗷嗚!

一聲咆哮再次響起,下一刻,四周,不少強者迅速飛來,都帶著一些意外。

怎麼了?

肥球怎麼忽然失控了?

劉洪急忙示意眾人離開,齜牙咧嘴的,蘇宇真狠。

三兩句話,就刺激的肥球失控了!

……

「吼!」

這一刻的肥球,完全靠本能憤怒,要殺蘇宇,要吃了蘇宇,連靴子都沒動用。

然而,今日的蘇宇,今非昔比了。

此刻,蘇宇一拳轟出,打的肥球倒飛,冷冷道:「你太弱了,你就這麼點能耐嗎?」

「就這樣,你能吃了我?」

「你的主人,被人分屍了,被人吃了!」

「你這愚蠢的東西,只會種花,除了種花,你還會什麼?」

「嗷!」

肥球仰天長嘯,忽然,身軀壯大,再次壯大,白毛黑化,一瞬間,白毛化為黑毛。

這一刻,虛空中出現一條黑狗。

「嗷嗚!」

一聲咆哮,那黑狗一口朝蘇宇咬來,這一口,蘇宇還沒打飛肥球,忽然微微皺眉,只覺得自己主動朝肥球飛去,不止如此,連自己的大道之力,好像都被它汲取了過去!

「啊嗚!」

肥球一口咬在虛空中,然而這一口,好像咬到了蘇宇的大道之力,咔嚓一聲,蘇宇的萬道之力忽然被它一口咬的有些崩斷。

蘇宇暗暗心驚!

全力爆發,轟隆一聲,氣息強大起來,再次一拳打出,打的肥球倒飛。

而肥球,這時候有些失控了,瘋狂無比,張大了嘴巴,迅速朝蘇宇再次飛來,大道之力,愈加強烈。

「吃了你!」

巨大的嘴巴,吞噬天地,蘇宇被吸力再次吸到了它嘴邊!

肥球再次一口咬下!

咔擦一聲!

蘇宇的大道之力,再次被咬斷,而蘇宇,低喝一聲,強大的萬道之力,再次續接,再次朝它打去,一拳打的肥球嘴巴流血。

「你除了種花,你吃的了誰?」

「你找死!」

肥球再次瘋狂咆哮起來,氣息轟隆一聲,強大了許多,一眨眼,氣息隱約要追上蘇宇了!

原本的肥球,其實只能算是天王級。

天尊都不是,但是加上靴子,倒是可以和天尊一戰,可此刻,氣息瞬間強大起來,隱約間,更多的大道之力朝它體內洶湧而去!

轟隆隆!

整個區域,這一刻,充滿了暴戾之氣!

肥球頭頂,一尊黑色肥球虛影,一口朝蘇宇咬來,這一次,悶聲不響的,真正的咬人的狗不叫。

蘇宇心中一驚。

急忙倒退,剛倒退,咔擦一聲,虛空直接被咬爆了!

……

四周。

大周王他們吸氣,此刻,大周王傳音道:「這……進入天尊戰力領域了吧?」

肥球不算天尊境界,那是規則之主的境界,但是戰力,此刻應該是達到了吧?

萬天聖微微點頭:「大概率達到了!」

這時候,連蘇宇都不得不避其鋒芒,肥球這還是沒用靴子呢。

不過此刻看來,蘇宇倒是還能鎮壓肥球一頭。

萬天聖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其他,迅速傳音道:「這……肥球失控,陛下不擔心無法讓它恢復?」

這才是麻煩!

此刻的肥球,都有些黑化了,一旦徹底失控,那才是大麻煩!

眾人也是心驚。

對,這肥球好像黑化了,此刻實力大增,蘇宇能鎮壓下去嗎?

……

轟!

爆鳴聲再次響起,虛空破碎。

此刻的肥球,連嘶吼都不嘶吼了!

它體型巨大,速度卻是極快,一眨眼,嘴巴一張,一股強悍的吞噬力席捲而來,蘇宇身形微微顫動,轟隆一聲,再次被席捲到了肥球身邊。

「喀嚓!」

又是一聲脆響,如同玻璃破碎,肥球牙齒寒光閃爍,這一口咬下,不單單是針對肉身,連大道之力都被咬的崩斷。

蘇宇凝眉。

剛要再次爆發,忽然,從天而降一隻大腳!

轟!

這一腳,蘇宇一拳打出,卻是被那大腳跺的直接下墜。

不但如此,一腳腳跺下,跺的蘇宇肉身都在爆裂。

此刻的蘇宇,也是頂級強者。

然而,被黑化強大的肥球,配合上靴子,跺的卻是連連下墜。

轟隆!

又一聲巨響,蘇宇被一腳跺入了地底,大地崩碎,無數死氣沸騰而起。

肥球瞬間沖入地底,巨大的靴子再次跺下!

轟!

大地龜裂,一個巨大的黑洞呈現了出來。

悶聲戰鬥,肥球氣息越來越強!

而蘇宇,瞬間飛出,一刀劈出!

砰地一聲,長刀斬飛了靴子。

蘇宇破碎虛空,眨眼間出現在肥球頭頂上方,一腳跺下。

肥球轉身就朝蘇宇咬去,好像要咬死蘇宇。

蘇宇急忙抽腿,肥球卻是一口咬中他的腿,蘇宇一拳打出,打的它腦袋都快炸開了,肥球這一次卻是死不鬆口!

「嗷嗚!」

喉嚨里傳來野獸的咆哮聲,肥球雙眼血紅,氣息越來越強,就是不鬆口,咬死這個混蛋!

蘇宇一連打出數拳,結果,腿都快被這傢伙咬斷了,它還是不鬆口。

蘇宇打的它頭破血流了,它還是不鬆口。

再打下去,蘇宇擔心打爆了它腦袋。

有些無奈,這黑化的太厲害了吧!

片刻后,蘇宇聖化神文飛出,開始安撫肥球:「騙你的,你主人都還活著,沒事的,就是刺激你一下,肥球,醒醒!」

肥球不理,繼續撕咬,瘋狂咬住他的腿,咬的血肉模糊。

蘇宇不斷安撫:「真的騙你的,就是刺激你一下,你看,你不是晉級了嗎?」

「啊嗚!」

肥球喉嚨里傳來嘶吼聲,咬死你!

很快,四周,其他人紛紛上前。

大周王幾人頓時皺眉,此刻的肥球,咬的蘇宇血肉模糊,骨頭都露出來了。

大周王傳音道:「陛下,鎮壓它吧,它失控了!」

蘇宇擺擺手,使勁揉了揉肥球的黑腦袋,笑了笑,這傢伙,還會變身,倒是我沒想到的。

變身之後,再掌控靴子,戰力還真不弱。

之前那八翼虎,遭遇剛剛的肥球,可能不敵肥球。

難道這黑狗,就是噬日神犬?

再次揉了一會肥球的腦袋,見它還咬著自己不放,蘇宇想了想,取出了聖化印,一股淡淡的柔和力量,安撫力量朝肥球滲透而去。

肥球血紅的雙眼,漸漸有些清明起來。

蘇宇笑道:「真的騙你的,你主人活的好好的,不但活的好好的,臨走的時候,還記得提醒我幫他把妹,就這傢伙,能死的那麼快?」

「還有時光師也活的好好的,真沒事,行了,別咬了,還真咬!」

聖化印滲透出淡淡的能量,大印上,裂縫稍微大了一些,這玩意,之前蘇宇對西王妃用過一次,後來在時光長河中,對武皇也用過一次。

此刻,再對肥球稍微用了一下,已經有些破碎的跡象。

蘇宇仔細觀察了一下,也許再用一次,就得破碎了。

又釋放了一些力量,肥球漸漸平和了下來,蘇宇這才收起了聖化印。

甩了甩腿,肥球還在咬著不放,蘇宇看了一眼肥球,這傢伙好像睡著了一樣,此刻,甩都甩不開,倒是黑毛漸漸褪去,又化為白毛了!

蘇宇見狀,也沒理會,腿上帶著一條狗,繼續前行。

大周王幾人朝他看來,蘇宇笑了笑:「沒什麼事了,這傢伙,實力說提升就提升,就差一個契機,要是能靈活運用,將黑化狀態的實力化為正常狀態,不用靴子,一般的天尊也未必能匹敵它!」

配合上靴子,那就是真正的頂級天尊戰力了!

這在此刻,算是成為蘇宇麾下第一強者了,南王實力比起肥球,都要差了一些。

「陛下……要不喊醒它?它不會再失控了吧?」

「不用了!」

蘇宇看了一眼腦袋上被白光籠罩的肥球,笑了起來:「太累了!」

太累了?

眾人陷入了沉思,什麼意思?

倒是剛飛來的書靈,知道了蘇宇的意思,微微躬身,「多謝陛下!」

肥球,累了。

十萬年!

不,不止十萬年,十幾萬年了,從文王他們去了星宇府邸,它就一直在種花,種花,種花……三天澆水一次,別人在沉眠,在閉關,在修鍊,在打坐……唯獨它,每三日會澆水一次,每天幾乎都去打掃一下小院中的衛生。

太累了!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不是一兩年,足足十幾萬年!

此刻,聖化印的能量,讓肥球陷入了沉眠中,它太疲憊了,這一次忽然輕鬆了,自然便睡著了。

「呼嚕嚕……」

此刻,眾人也聽到了那小白狗鼻子中傳來的小呼嚕聲,一時間,都是眼神異樣,這肥球,還真睡著了!

可是,這麼咬著蘇宇的腿,也不合適啊!

「陛下!」

蘇宇擺擺手,「沒事,吾輩修者,身上掛個狗,不覺得更有氣勢嗎?」

「……」

眾人忽然失笑。

身上掛個狗……好吧,蘇宇不介意,大家也不再說什麼。

大周王不再說,只是疑惑道:「它……算是達到了天尊領域嗎?」

蘇宇點頭:「正常狀態我還不清楚,但是黑化的肥球,絕對具備天尊戰力!配合文王的靴子,那就更強了,比我弱,也弱的有限!」

說罷,又笑道:「黑化的它,也許才是它的本尊!你見過哪位古獸,是這麼純良的?」

肥球的確相當良善。

蘇宇第一次進入,肥球都很熱情地招待他,除了不許他進文王的屋子,其他的都很好說話。

蘇宇去借精血,也是一口氣借了許多。

文王和時光師,才是它唯一的寄託。

這次黑化,也是蘇宇說文王他們死了,肥球才會黑化。

蘇宇一邊走著,腿上一邊掛著一條打鼾的狗,笑了笑,忽然一把凌空將遠處大毛球腦袋上的小毛球抓來,「小毛球,文王養了條狗,給他看家看了十幾萬年,我尋思著,我養你也不少時間了,你回頭給我看家嗎?」

小毛球大眼中滿是沮喪,不理蘇宇。

最近,它不喜歡香香的了,好久都沒舔神文了。

用到人家的時候就是噬神太子,不用的時候就是小毛球了。

現在還讓自己給他看家,才不要!

「不要!」

小毛球委屈!

你都有新的夥伴了,我還是永恆,不給你看家!

蘇宇笑了,捏了捏小毛球,把它捏的舌頭都快吐出來了。

蘇宇笑道:「弱點好,太強了也沒什麼用,太強了會被人打死的!你看,肥球活到現在,沒人管,其實就是當年和文王比,它太弱了!你也一樣!現在和我比,你是弱了點!無數歲月後,你就和肥球一樣了,哪天,我消失了,你也許還能留下來……」

「有朝一日,這個時代若是被人封印了,也許你還存在!」

蘇宇笑道:「所謂封印的時代,封印的都是強者,我也沒見普通人都被封印了,弱者被封印了,弱點好啊!」

一聲感慨,蘇宇笑了起來:「別委屈了,肥球那是文王的,你不是我的嗎?」

「……」

小毛球忽然眨了眨眼,眼睛忽然眯成月牙狀,心情忽然愉悅起來,「我要吃神文!」

蘇宇笑了,一把抓住它,按入了自己的天門中。

「裡面都是吃的!」

把毛球塞了進去,蘇宇再看其他人,笑道:「肥球成為天尊了,希望大家都儘快!這一次復生成功,南王也必然能成,嵐山也有希望!」

說著,蘇宇很快抵達了混沌邊緣。

今日,他要在這復生河圖。

至於肥球晉級的事,路上聊到了,突發奇想罷了。

成功是好事,不成功,也沒什麼。

而就當蘇宇籌備著,開始復生河圖的時候,肥球眼睛忽然睜開,看了看蘇宇,再偷瞄了一下其他人,再看看蘇宇被自己咬的血肉模糊的腿,忽然眼中露出一抹不好意思,急忙閉眼。

繼續裝睡!

蘇宇露出笑容,心中感慨,狗都知道不好意思,人啊……真複雜。

「河圖,來吧,準備復生!」

河圖迅速走來,帶著一些緊張和凝重。

復生,渴望多年,此刻,便是機會了,這也是一場豪賭!

……

就在這一刻。

葬魂山對應的下界入口。

兩道身影浮現,三月一臉警惕,四處張望,巨斧則是一臉唏噓,「回來了!」

總算是回來了!

三月沒說話,四處感應了一下,迅速朝食鐵界飛去,邊飛邊道:「先去我界,還不清楚人境情況呢!」

很快,一人一貓抵達食鐵界域。

結果三月一感應,愣住了。

我的族人呢?

怎麼一個都沒了!

不會是死了吧?

巨斧也是一臉懵,很快,小聲安慰道:「三月兄,上界還有族人,下界……下界就算滅了族,也有希望,千萬別沮喪,別傷心,上界發展起來了,也會很好的!」

真可憐!

同情一下三月。

巨斧安撫了一陣,也是替三月悲哀,完了,食鐵族沒了。

不會是百戰乾的吧?

那……就很麻煩了啊!

而三月卻是無語,皺了皺眉,肯定沒死,真要死了,自己不會一點感覺都沒,那人都去哪了?

很快,三月在界域之外,隨意抓了一個遊盪的傢伙。

也沒指望得到什麼消息,結果……居然意外得知,蘇宇帶人撤離了,撤離到了死靈界域,而且還是大張旗鼓地撤離的,將整個天淵界域都給沉了下去!

三月微微一怔,去死靈界域了?

那這實力,到底是恢復了還是沒恢復啊?

巨斧則是再次同情道:「可憐,這……百戰過分了,將人逼到了死靈界域,那地方,是人待的嗎?死氣縱橫,這……日子也沒法過啊!」

太慘了!

一想到這,巨斧嘆息一聲:「還是上次損失太慘重了,這也是為了救我們才會和獄王一脈起了衝突,罷了罷了,若是蘇宇這邊,除了那條狗,再有一尊天王……我……我就幫他一把!」

太可憐了,算了,我降低一下要求吧!

就這情況,別說三大天王了,除了肥球,還能再出一個,都是奇迹了!

好歹也是一代人主,混的太凄慘了!

「百戰也不是個東西,就算打下了人境,好歹給人留下個棲身之地啊,連萬界都不給住了,趕到了死靈界域,這不是趕盡殺絕嗎?」

巨斧有些無奈,「君王豈能如此,太不合適了!」

責罵了百戰幾句,他看向三月,「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去天淵界域那邊,看看情況!」

三月也有些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算了,先去找到蘇宇他們再說吧!

他之前覺得沒什麼,可被巨斧一說,忽然也覺得,蘇宇挺慘的,現在過的恐怕很苦,我族都跟著,也許……也很凄涼!

一想到這,三月也是一臉同情。

真可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8章 真可憐(求訂閱)

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