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復生開始,死靈意志(求訂閱)

第779章 復生開始,死靈意志(求訂閱)

死靈界域。

蘇宇放下了一切,目不轉睛地看著河圖。

而河圖,被他看的漸漸有些壓力。

「陛下……」

「會死的!」

蘇宇聲音輕微。

河圖微微皺眉,「沒事,我想嘗試一下,我是第一潮汐的弄潮兒,我不想一直留在死靈界域,連出去都沒辦法出去!那個潮汐,由我來終結的!陛下,我乃人王之後,絕世天才,我開360元竅,學周天竅穴之法,我曾戰萬界諸強……第一潮汐,當以我為尊,只是……我活的沒那些老傢伙久遠罷了!」

蘇宇看向他,笑了:「這一次失敗,你可就真死了!」

「陛下,我都死過一次了!」

蘇宇微微點頭,他只是將可能的後果再說一次罷了。

既然河圖不在乎,那就開始吧。。。

蘇宇瞬間正色起來,看向天空,沉聲道:「我要剝離死靈大道中的本源之力,劉洪,你負責牽引我帶著他的死靈印記回歸,這期間……恐怕會出問題!」

他環顧四方,沉聲道:「諸位,此次還需要諸位警惕!另外,南王幾位……我可能會一起復甦!」

南王眾人一怔,為何?

蘇宇沉聲道:「一次成功,會比多次更好,我擔心……一次之後,死靈大道復甦,沒有第二次了!」

這是蘇宇最擔心的事。

一旦死靈大道復甦了,那第一次是機會最大的,之後,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了。

所以情況允許的話,蘇宇會一次性將該復甦的強者全部復甦,否則,下一次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愈加鄭重了。

復活一人,和復活多人,還是不一樣的。

蘇宇又道:「南王,嵐山,你們先自封實力!以防死靈大道出現問題,會驅使你們陷入混亂,對我們出手!」

一群死靈強者,對視一陣,紛紛開始自封。

蘇宇又道:「其他人,全部從我天地中出來!看好南王他們,關鍵時刻,我擔心自封沒用,大道之力會讓他們失去理智!」

南王眾人也沒吭聲。

而此刻,蘇宇天地之中,大量強者飛出。

就連藍天,此刻也直接飛出,氣息愈加縹緲,隱約有些強大的樣子,具體情況,此刻蘇宇也沒心思細細探查。

蘇宇又看向封印之地,看向另外一處區域,那邊,龍血侯和北王他們都在。

此刻,這些傢伙顯然也在關注自己這邊。

蘇宇準備死靈復生的事,因為人太多,人多口雜之下,也不算大秘密。

死靈帝尊知道,其他人多少也知道一些。

而且,待會動靜必然不小,瞞也很難瞞住。

這一刻,蘇宇氣息升騰,聲音震蕩四方,冷喝道:「吾要復甦南王諸強,待會死靈大道動蕩,還希望諸位不要給我找麻煩!」

「北王,龍血,死靈帝尊,地支羅……還望爾等能夠三思而後行!」

「復甦死靈,也是你們復甦的希望……不要斷了最後的希望,更不要斷了自己的死靈之命!」

「死靈長河中復甦的存在,蟄伏也好,隱藏也好,也希望你們能夠聽到,聽進去,否則……今日便在這死靈界域,大開殺戒!」

蘇宇聲震四方!

直接警告震懾!

不警告,不知情的情況下,有些傢伙,也許還以為蘇宇要幹嘛,到時候給蘇宇找麻煩,那可就不好了。

這時候,上百道氣息,震蕩天地,威懾四方!

活人加上死靈,蘇宇這邊合道已經破百!

真正意義上強者如雲!

隨著這一道道氣息升騰,遠處,北王聲音傳盪而來,帶著一些複雜:「人主既要復甦死靈,的確也是吾等之光明,阻攔復甦之事,吾等不會做的!」

會不會,誰也不清楚。

但是此刻,必須要這麼說。

否則,蘇宇這邊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

同一時間。

星宇府邸,七層通道口,武皇還是悄無聲息地再次具現出了一道分身,此刻,就站在通道口外,默默朝深處看去。

帶著一些凝重,一些遲疑。

復甦死靈!

這可是文王他們都不曾做到的事,蘇宇可以成功嗎?

儘管死靈界域這邊,死靈不是被封印就是被震懾了,這期間,也許恐怕也會有麻煩。

「蘇宇……越來越瘋狂了!」

他喃喃一聲,此刻的他,愈發覺得,蘇宇就是個瘋子,就是個亡命徒。

他什麼都敢幹,什麼都能幹!

別人不敢的,他敢。

別人不幹的,他干!

這傢伙,很瘋狂,每一次都在賭博,他不知道復甦死靈是什麼情況,他就敢幹,這傢伙的存在,就是做別人不敢做的事。

……

這時候的蘇宇,氣息愈發強大起來,提升到了巔峰。

站在混沌之地邊緣,蘇宇氣息越來越強,越來越強,隱約間,甚至還要超越之前。

隨意扒拉了一下肥球,肥球自覺地不再咬了,連忙飛走,此刻,也沒人在意肥球這邊了。

眾人臉色都很凝重,紛紛看向蘇宇。

而蘇宇,陡然出手。

低喝一聲:「開!」

天門洞開!

這一刻,蘇宇眼中,一條粗大的死靈大道浮現在眼前,好像就在頭頂。

不過到了這邊,也有些邊緣地帶的意思了。

「大道開!」

一聲暴喝,轟,一聲巨響,響徹死靈界域,這一刻,好像天塌了!

隱約間,所有人都看到了一條巨大無比的大道,呈現在大家眼前。

死靈大道!

「現!」

蘇宇暴喝一聲,這時候,身上冒出大量的死氣,死氣不經過天門,而是從他身上溢散而出,好像要把整個死靈大道牽引下來!

而之前,大家看不見的死靈大道,此刻好像正式呈現了出來。

一條粗大無比,蔓延整個天地的大道,就這麼直接出現了!

四面八方,強者們都是心驚。

蘇宇這是做什麼?

而蘇宇,氣息愈加強大,天門懸挂在頭頂之上,天門四周,死氣避開,濃郁的生氣從天門中浮現。

他一步步踏上天空,聲如洪鐘:「我要入死靈大道,撈取諸位大道本源,我要顯化死靈大道,所有人給我看著,誰敢阻攔我,阻擋我,殺之,不需要任何命令!」

「封印之地,膽敢有人出手,殺之,不惜一切代價,斬盡殺絕!」

「我為諸位顯化大道,諸位看好了,任何死靈本源動蕩,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但有異常,斬盡殺絕!」

「諾!」

一聲齊喝,響徹天地。

上百強者,紛紛暴喝!

合道氣息衝擊天地,震撼人心。

強者太多了!

而蘇宇,一步步踏上天空,直接撕裂死靈長河,喝道:「河圖,上來!」

河圖臉色凝重,飛身而起。

到了這一刻,大家只能寄希望一切順利,其他的,都無能為力。

蘇宇在前,河圖在後。

長河裂開!

蘇宇一步踏入滾滾長河之中,死靈之水,衝擊天地,蘇宇低喝一聲,星宇印浮現,鎮壓天地,鎮壓長河!

「河圖,沿著你的大道本源所在走!」

河圖也不說話,跟著蘇宇走入死靈長河,感應了一下,帶著一些凝重,迅速朝一個方向飛去。

而蘇宇,大印在手,鎮壓長河。

不讓任何能量去干擾河圖尋找自己的大道本源所在,在死靈大道中,不存在分支,所有人的大道本源,都只是一滴水,這滴水具體在哪,只能一點點去找。

整個死靈長河,此刻好像都在咆哮,衝擊。

但是到了蘇宇那邊,瞬間平復了下來。

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長河,看到長河中的蘇宇和河圖,如同巨浪中的小舟,在這條波動的長河中前行。

……

封印之地。

一道道虛影呈現。

死靈帝尊仰頭看天,喃喃道:「波濤壯闊,大道之美,超乎想象!」

也許,這是此生第一次能如此完整地看到整個死靈大道了。

一旁,地支羅冷笑一聲:「帝尊,這蘇宇,跋扈無比!待會……」

死靈帝尊側頭看向他,平靜道:「地支羅,莽夫、武夫、智者、奸佞、小人、謀士,都有他們的存在價值!但是,這些人中,最怕一種人,你知道是什麼嗎?」

地支羅微微凝眉,很快搖頭:「不知,帝尊明示。」

「蠢貨!」

死靈帝尊淡淡道:「莽夫也好,武夫也罷,不代表一定會蠢!蠢,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地支羅,你跟我許多年了,或者說,在封印之後,你才是我的人!不管如何,也過了許多歲月了,我希望你莽一些,衝動一些,但是……沒希望你蠢,你明白嗎?」

地支羅臉色變幻。

死靈帝尊再看其他人,平靜道:「非要找死的話,大家可以搗亂,不想死的話,還是老實一點!人死了一次不可怕,就怕死了一次之後,一點記性不漲!」

「大家都活了這麼多年,生前活的長,死後也活的不短,難道……眼睛都隨著死亡瞎了嗎?」

外面,上百合道,十多位天王。

還有蘇宇、肥球這樣的存在,此刻,搗亂,真的不怕死嗎?

此地強者也多,足足15位。

其中,也有足足10位天王級存在,4位天尊級存在,可是,那又如何?

真殺起來,恐怕是他們全滅,蘇宇那邊損失慘重。

死靈帝尊不再說話,也不再理會地支羅。

你要找死,那你自己試試吧!

……

同一時間。

隨著蘇宇踏入死靈長河中,下方,通天侯微微皺眉,忽然傳音道:「大周王,萬署長,天淵界域上空,好像有強者在探查我們通道所在……其中……好像有一位是食鐵族的,難道……是三月?」

他沒仔細探查,也不是太清楚。

但是,他感應到了兩股強大的氣息,在這附近探查。

萬天聖心中微動,三月?

三月可是在上界,怎麼會下來?

不過三月具備天尊戰力,這一點,他是知道的。

三月,還有一位是誰?

萬天聖思考了一下,傳音道:「你出去,應對一下,但是不要急著讓他們進入,探查清楚情況,若是有需要……那再喊他們進入!」

萬天聖也擔心出現變故,當然,更擔心此刻三月他們的到來,不是好事。

除非真遇到了大麻煩,也許可以試試讓三月他們進入,死裡求生,當個預備。

通天侯也是明白人,迅速道:「我明白!真要遇到了危險,我把他們傳送到那些最危險的傢伙面前,你看如何?」

萬天聖笑了,這傢伙,還是這麼善解人意,雖然話多了一點,不過最近好像好多了,說話都不算太多了。

「好,若是真有麻煩……」

萬天聖思考了一番,「要不傳送到封印之地,要不傳送到死靈天河,或者武皇所在區域……你等我消息!」

「明白!」

通天侯點頭,這個我懂,放心吧。

反正誰強傳送到誰那!

這兩位,不管是好意還是歹意,反正肯定和死靈界域的傢伙沒溝通過,好意的話,那兩位強者,自然要戰最危險的強者,歹意的話,你不想戰,那些人也不會相信你們是來打醬油的。

片刻后,通天侯無聲無息地消失。

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通天侯經常玩消失,這也是正常現象。

……

天淵界域原本所在,此刻,早已化為虛無。

三月和巨斧探查了一陣,三月凝眉:「界域通道都消失了,這麼看來,這是徹底封死了死靈界和生靈界的通道了。」

找不到!

這就很麻煩了,那如何溝通蘇宇呢?

蘇宇這邊,好像也沒留下通訊的手段,難道去人境?

人境那邊,百戰還在呢,三月不太想和百戰打交道。

巨斧也是到處亂飛,找不到通道所在,頭疼道:「要不先去人境吧,我探查了一下,三十六城好像都不見了,這可就沒辦法了!」

三月剛要點頭,忽然,空間微微波動了一下。

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現,正是通天。

通天侯一看到兩人,頓時笑道:「三月尊者,巨斧侯,久違了!」

三月鬆了口氣:「通天,你出現了就好!」

上次通天侯也去了上界,他還是知道通天和蘇宇是一夥的。

這麼看來,這界域通道,是被通天封鎖了。

三月很快道:「宇皇還好吧?」

通天笑呵呵道;「還行!二位不是在上界嗎?怎麼下來了?」

「這事說來話長……」

三月剛想說,長話短說,通天侯卻是笑呵呵道:「那說說看,我最近太閑了,剛好有時間聽,三月尊者,巨斧侯,難得見一次,我們聊聊天吧!」

三月微微皺眉,巨斧也是一臉無語,沒好氣道:「通天,聊什麼天,你話多的嚇人,誰有興趣陪你聊天,對了,蘇宇呢?還有,上次你們跑了,天王都死了,現在還有別的天王嗎?」

探查實力!

通天侯瞬間覺得,巨斧不懷好意,算了,不理他。

通天侯很快笑道:「二位,聊聊吧,我正在通知陛下,陛下正在閉關,等陛下許可,我才能開門給二位進去,二位下界,也是為了見一見陛下吧,這不趕巧了,剛好閉關了,我可不能隨便放人進去……二位多多體諒,先聊聊天,只要陛下出關了,我馬上去請示陛下,讓陛下親自來迎!」

閉關了?

聽通天這麼說,三月想了想,點點頭:「那再等等吧,這次下界,我們的確是為了看看宇皇的情況,上次分離的匆忙,具體情況,我們也不是太清楚,巨斧此次前來,也有協助宇皇之心……」

說了幾句,他又有些擔憂道:「那現在,下面的人都還好吧?」

蘇宇好像帶了不少人下去,關鍵是食鐵族都去了,他很擔心過的很難。

通天侯暫時不好多說什麼,隨意敷衍了幾句,很快岔開了話題。

而三月見他說的敷衍,更擔心了。

這是很麻煩?

通天侯想了想提前打埋伏道:「咱們在下面,過的不算太好,還有,一些很強的傢伙,往往會來找麻煩,這幾日,經常也會被人找麻煩,二位來了也好,都是頂級存在,若是有麻煩的話,二位願意出手幫一幫嗎?」

「那當然!」

三月沉聲道:「義不容辭!」

巨斧也點點頭:「過的是難,有麻煩,我們肯定會幫忙的,不過死靈界域太強的存在也沒有,倒也不算大麻煩,你們需要的話,隨時可以!」

他仔細想了想,死靈界域,強者就是四位天王級存在。

自己一打二,一打三,都是有希望的。

加上三月,四大天王齊出,他也不怕什麼。

這點都是小事!

通天侯笑了,「那勞煩二位了,若是真有麻煩,我會傳送二位進入死靈界域,直接面臨對手,那時候也是權宜之計,二位可要多多幫忙。」

三月皺眉:「下面難道打起來了?」

「那倒沒有!」

通天侯笑道:「只是為了以防萬一……因為最近變故不少,二位放心吧!我沒騙二位,騙二位,我都不是門!」

是沒騙你們,下面現在還沒開打的。

三月微微點頭。

也是,真打起來了,通天也不會出現了。

這傢伙,就是故意找點話題是吧?

行,繼續聊著唄!

很快,三人閑聊了起來。

……

死靈長河中。

大浪滔天。

蘇宇一路前行,橫衝直撞。

河圖不斷感應自己的道源所在,面色凝重,很快,沉聲道:「陛下,應該還在前面!合道可能更靠前一些!」

蘇宇微微點頭,再往前,都要到龍血侯所在區域了。

河圖實力不如對方,應該在近一點的地方。

蘇宇繼續前行,又走了一陣,河圖眼神微動,「陛下,就在這附近!」

但是具體在哪,河圖也有些難以感應了。

此地,波濤太大。

蘇宇低喝一聲,大印再次爆發,鎮壓波動。

此刻,長河之水中,隱約呈現出一滴巨大的水滴,那水滴之上,隱約間浮現出河圖的面貌。

河圖的死靈之源,找到了!

蘇宇看向那本源,再看河圖,低沉道:「你嘗試著將本源融入你體內!」

融入本源?

河圖仔細一想,點頭,很快鑽入河流之中,這一鑽入,河圖頓時凄厲嘶吼起來,大量的死氣在腐蝕他,哪怕他是死靈,此刻也有些難以承受。

蘇宇微微皺眉,跺腳一震,將死氣河水震蕩開。

這一震蕩,河圖倒是輕鬆了許多,迅速將河中一滴水液撈取到了手上,這一撈取,整個死靈長河,微微顫動了一下,好像感受到了什麼。

或者說,死靈來撈取自己的死靈本源,其實是不允許的,不被規則允許的!

死靈界的規矩,不允許這些死靈來撈取自己的本源之力。

河圖剛拿到那滴死靈本源,忽然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咬牙道:「陛下,這本源,好像……有些排斥我!」

蘇宇迅速探查,微微凝眉,沉聲道:「是大道之力在阻止,不管他,強行融合試試!」

「好!」

河圖迅速將本源之力融入體內,這一融合,轟!

巨大的死靈巨浪朝蘇宇這邊衝擊而來!

轟隆隆!

這一刻,星宇印都有些不管用了,鎮壓不了那巨大的浪花,蘇宇暴喝一聲,鎮壓之力迅速從體內爆發!

「鎮!」

一聲低喝響起,蘇宇眉頭皺起,朝四處看去,這剛融合,居然就有變故,這不是個好兆頭。

「轟隆隆!」

兩側,再次有大量的河水,衝擊而來。

而河圖,也在迅速抽取本源的力量。

那滴河水,正在被他吞噬。

這吞噬之下,河圖的力量,居然明顯開始提升了。

原本,本源之力和他本尊是分離的,這時候融合到了一起,河圖之前只是四等合道,他因為是死靈,幾次感悟大道,他其實都沒提升。

可這一刻,氣息瞬間提升了許多,眨眼間,河圖氣息就達到了三等的地步。

而且,還在提升。

河圖卻是瘋狂嘶吼起來,太多的本源力量沖入他體內,河圖一邊嘶吼,一邊咆哮道:「陛下,死靈大道汲取了我們一部分力量,就在本源之中,現在這股力量被我奪回來了!」

蘇宇瞭然,這就是大道扣留的部分力量。

死靈大道和時光大道不同,死靈大道的主人更霸道,可能奪取了不少屬於死靈強者的力量,用以維持整個死靈大道的運轉,畢竟死靈大道從時光長河中抽取的死氣,未必足夠。

此刻,河圖拿回本源,其實就是在奪取整個死靈大道的力量,這樣的話,也會導致死靈大道出現反抗。

「鎖!」

蘇宇一聲低喝,一條條大道之力爆發,瞬間呈現在四面八方,鎖住了那些滔天巨浪,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麻煩!

一個河圖,就引起了這麼大的麻煩,那南王他們呢?

此刻的蘇宇,倒是還能堅持,問題不大。

然而,這樣的話,會不會導致整個死靈長河出現復甦?

這時候,就有點復甦的跡象了。

會不會召喚回死靈之主?

或者觸動死靈之主留下的一些後手?

蘇宇此刻也有兩難,是此刻讓南王他們一起來,還是先把河圖復甦了,再想辦法?

「我就怕……沒有第二次機會!」

「可一起的話,一旦失敗一人,就是全部失敗,那……那就全部完蛋了!」

這樣的抉擇,讓蘇宇一時間無法下定決心。

而且人多了,也有一個麻煩,他的壓力會很大,大的可怕。

「誰來告訴我,我該如何選擇?」

蘇宇心中問自己,作為決策者,在別人面前,他得表現出冷靜、有信心、輕描淡寫,可實際上,這一刻的蘇宇,真的不好下定決心。

失敗,就失敗河圖一人。

可成功,也許也只能成功河圖一人。

「大爺的!」

「煩啊!」

蘇宇很煩躁,他嘴上說的輕鬆,可一旦南王、嵐山、星月這些人都復甦失敗,這對蘇宇而言,打擊也會很大。

內心掙扎,卻是無法表現出來。

蘇宇此刻巴不得來個人,阻攔自己,然後自己順勢做出決定,乾脆只復活河圖試試。

可是這時候,沒人來阻攔他。

還沒到時候!

蘇宇深吸一口氣,片刻后,有了決定,聲如洪鐘,震蕩四方:「想復生之死靈,來我這邊!九死一生,自己選擇!」

……

話音落下。

下方。

南王看了一眼上空,再看看嵐山,露出一抹笑容:「去嗎?」

嵐山侯也笑了,「去啊!」

她們知道,蘇宇還沒復甦河圖,忽然就喊大家過去,恐怕是真出了什麼變故了,沒關係,一起好了。

嵐山侯騰空而起,笑呵呵道:「南王,我們應該可以成功吧?」

「誰知道呢!」

南王笑了,兩人踏空而起,朝上空飛去。

片刻后,下方,又有幾位合道死靈朝上空飛去,夏辰轉身看了一眼大夏王,笑了笑:「若是我成功了,我再回來教訓你這不肖子孫,暗中詛咒我很多次了!若是失敗了……把戰王一脈傳承下去!以後,夏家就靠你了,還有龍武也很不錯,小二差了點,也要多多努力!」

夏家幾人,都是面色凝重,紛紛點頭。

夏辰破空而起,朝上空飛去,一位位死靈強者,有人遲疑,有人果決,都朝上空飛去。

人族的正陽侯,浪雲侯,翻海侯,都紛紛朝上空飛去。

文王的幾位學生,對視一眼,也露出笑容,紛紛朝上空飛去,很興奮。

死亡,經歷過一次了。

死而復生,還沒經歷呢。

第二次死亡,也沒經歷過呢。

……

同一時間。

遠方。

一道身影浮空,星月仰頭看天,看到了蘇宇,看到了河圖,再看看那些飛上空的強者們,也迅速朝上空飛去。

這一刻,差不多三十位死靈強者朝上空飛去。

有合道,也有永恆。

……

更遠處。

北王這群人中,忽然,一尊死靈侯朝上空飛去,他也想復生!

復生,哪個死靈不想。

蘇宇又沒說,非要他自己人,何況,此刻飛進去,蘇宇都未必認識,對,抱著萬一的希望,他太渴望了,哪怕他知道,這次復生可能會徹底死亡。

北王微微皺眉:「復生……只是傳說,未必真的可以,諸位,不要輕舉妄動!」

而上空,那尊死靈合道,迅速朝缺口處飛去。

那是蘇宇之前開的口子!

此刻,不少人看著,人群中,瞬間飛出幾位頂級強者,而蘇宇也看到了,忽然喝道:「不要阻攔,不過我事先說清楚了,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非我陣營死靈,想復生,我成全你,但是,你要為我先驅,成功,你便復生,失敗,你便第一個死去!」

此話一出,一些死靈心中微微一震。

非蘇宇陣營,也可復生?

下一刻,巨大的死靈長河中,忽然,一道身影浮空,氣息強大,隱約居然有天王氣息了,此刻,那虛影暴喝道:「吾乃火神一族天火,太古時期存在,願嘗試一次,失敗成功,皆由我命!還望人族至強者成全!」

蘇宇朗聲道:「來便是,不要給我找麻煩,我讓你們做什麼……那就做,否則,我必殺你!」

「定當遵令!」

那虛影,騰空而起,破空而出,瞬間朝長河中鑽去。

這一刻,各方,瞬間有數十道身影朝上空飛去,有永恆,也有合道。

北王他們這邊,也有兩三位死靈侯咬著牙,帶著十多位永恆,騰空而起。

生死有命!

再博一次!

龍血侯微微皺眉,看向北王,北王也看向他,沒說話,但是北王並無此刻嘗試之心,因為蘇宇這邊,失敗的可能性極大!

……

轟!

眾人正看著,一群飛上天的強者,一尊日月死靈,瞬間爆碎。

遠處,蘇宇皺眉,喝道:「日月不要上來,都沒大道之力,上來找死嗎?」

此話一出,一些具備一些靈智的日月死靈,紛紛避退。

日月居然連上去都不能!

可怕的長河之力!

而其他人,迅速朝蘇宇那邊飛去,可是此刻有大浪席捲而來,蘇宇麾下強者,彼此扶助,倒是問題不大,一些合道強者,也能勉強承受,迎風破浪,朝蘇宇那邊飛去。

可一些獨行的永恆,有些卻是被大浪瞬間打的支離破碎,死靈核心爆裂,直接就融入了死靈大道之中,徹底消散!

這一幕幕,看的一些還想再去的死靈強者,紛紛驚懼,避退。

獨行的永恆,很危險!

不過,這時候一些剩下的獨行死靈,彼此對視一眼,紛紛聯手前行,破開巨浪,朝蘇宇那邊飛去。

帶著對生的希望!

……

蘇宇沒主動去。

這只是復生途中的一點小小坎坷,若是連這都無法承受,別提接下來的麻煩了。

他朝遠處一道身影看去,正是星月。

星月也只是永恆七段,此刻,卻是迎風破浪而來,並未和蘇宇這邊其他人一起,蘇宇看了一陣,見她能壓制那些巨浪,便沒再多看。

他身邊,河圖氣息越來越強了,整個死靈本源,快要被他全部吞噬了!

眼看著,甚至開始接近二等合道地步了,進步快的嚇人。

而就在此刻,河圖的本源之力,忽然消失,被他全部吞噬了。

而就在這時候,變故出現了!

轟隆!

一聲巨響傳出,整個死靈大道顫動了一下!

冥冥中,一股強悍的意志,好像在復甦。

「奪本源,不允許!」

「吾賦予爾等新生……本源便是代價!」

那冥冥中的意志,席捲西方,在整個大道中迅速呈現。

這一刻,一股強悍的意志力,衝擊四方。

好像是死靈大道的主人,留下的意志力在復甦。

他在告訴所有死靈,你們能活第二次,是我賦予你們的新生!

既然再活一世,那就需要付出代價!

轟!

一尊巨大的存在,化為死靈巨人,邁著巨大的步伐,帶著一些機械式的茫然,轟隆隆,踩著河流,朝蘇宇這邊迅速飛來!

沿途,剛好有一尊合道境的存在,正是北王那邊,第一個飛出來的合道強者。

還沒來得及避讓,轟隆一聲,被這巨大的死靈一叉子直接叉的粉身碎骨!

那巨大的死靈,強悍無邊,甚至不帶任何情緒,一叉子傳叉死了那尊合道,繼續朝蘇宇那邊飛速前行!

……

「死靈意志!」

蘇宇面色瞬間凝重了許多,低喝一聲:「前路上,所有人避退!快點避開!」

此刻,前方還有幾位強者,正是南王他們。

南王臉色微變,迅速拉著其他人,破空而來,不管其他,橫衝直撞,直奔蘇宇而來。

後方,轟隆聲不斷。

那巨大的死靈,手持叉子,繼續邁著快捷無比的步伐,朝蘇宇這邊跑來!

有人在奪本源,妄圖剝離自己的本源之力。

這是不允許的!

不可以!

死靈大道的支柱,就是這些本源之力,今日你來剝離,明日我來剝離,豈不是要毀了死靈大道?

轟隆隆!

此刻,那巨大的死靈,席捲著大量的波濤之力,帶著巨浪,迅速襲來!

隔著老遠,眾人已經感受到了危機。

南王幾人紛紛變色!

天王,甚至是天尊!

這不是他們變色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在於,河圖……哪怕此刻,也只是二等合道,那代表什麼?

代表著,一旦南王這樣的存在吞噬本源,可能會出現規則之主!

南王徹底變色,我……不該上來的!

不,也許不去吞噬本源更好!

對,不去吞噬。

否則,一旦出現至強者,蘇宇是無法解決的。

……

這一刻。

封印之地,死靈帝尊看天,一聲嘆息:「果然!」

果然沒那麼簡單!

復生一個河圖罷了,結果死靈長河居然出現了這樣的變故,這才到復生第一步,吞噬本源,後面還有麻煩呢!

身旁,一尊天尊級存在,也是一聲輕嘆:「看來,失敗的概率很高!單純只是這一尊死靈意志巨人,都是不小的麻煩了!」

死靈帝尊微微點頭,眼神複雜:「太古之前,不存在死靈界域,死靈界域,在開天後期才被開闢,是死靈之主開闢,於是,有了死靈,賦予了我們第二次生命!」

「既然得到了,那就要付出!」

「此刻,蘇宇是在和死靈之主奪取這些死靈的控制權,死靈之主哪怕消失,也不會任由他人奪取自己對大道的掌控權的!」

一聲長嘆,他看不到希望。

這才是開始罷了!

何況,蘇宇還想復甦其他人。

可是,不復甦其他人,死靈意志被驚動了,也許真沒第二次機會了。

「他會放棄嗎?」

這時候,死靈帝尊看向虛空中的蘇宇。

蘇宇身影筆直,好像並未準備妥協,他依舊準備同時復甦這些人。

因為蘇宇也知道,這一次不復生,下一次,不知是什麼時候了,驚醒了死靈之主留下的一些意志,恐怕不會再有下一次了,除非蘇宇能匹敵這些意志力。

「那就……拼了!」

蘇宇齜牙,試試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9章 復生開始,死靈意志(求訂閱)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