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心態崩了(萬更求訂閱)

第753章 心態崩了(萬更求訂閱)

去撈人,撈老萬。

蘇宇知道老萬的大道在哪開,只要自己把他撈上來了,就能救活他。

如此一來,人就齊了!

至於走了的,走就走好了,誰在乎啊。

當然,如今這群人也都很凄慘,一個個意志海漂浮,大晚上的看到了,還以為是鬼火呢。

鬼火就鬼火吧!

蘇宇最後叮囑了一句:「大家都在這待著,別亂跑,我去去就來!鴻蒙前輩,無命,你們在這守著,別出了事,百戰那傢伙若是現在跑回來了,忽然闖進來,把我一網打盡……那就真完蛋了!」

眾人不寒而慄。

通天侯忍不住道:「好的不靈壞的靈,宇皇,我跟你一起走,保留火種!」

此刻的他,這才知道居然全活著。。。

難怪蘇宇被人打成這狗樣,照樣淡定,一點悲傷都沒,通天侯現在覺得,在哪都不安全,人族太壞了,還是跟著蘇宇一起好了。

「你?」

蘇宇一愣,你跟著我幹嘛。

不過想了想,笑了,「行!剛好,我還想著,我大道斷裂,可能會有點麻煩,你來了最好!」

通天侯忽然有些不寒而慄,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我是不是不該和蘇宇說,我要跟他走?

「走了!」

天淵界也可以開時光長河,都是無所謂的事,現在還沒沉入死靈界域,在這開也一樣,反正都得一路往前走,走到老萬的人道那邊。

……

時光長河開啟,蘇宇瞬間消失。

等他走了,一群鬼火漂浮。

而人群中,還有活人。

琪蓉忽然道:「他走了,我現在走,無命、鴻蒙,你們會攔我嗎?」

兩人看向她。

鴻蒙微微凝眉:「琪王妃要離開?」

說著,鴻蒙遲疑了一下還是道:「琪王妃,要不還是等他回來了,你和他說,他應該不會攔……」

琪蓉無語,「我說了,他說我欠他一條命,先還命,還了再走!」

「……」

這……這就沒辦法了。

鴻蒙輕咳一聲道:「王妃……為何要走?如今,別人恐怕也容不下王妃,作為第三代人主的道侶,百戰未必歡迎你,王妃除了在這,好像也沒什麼地方可去了。」

琪王妃沉默一會,開口道:「我也不是非要走,但是我想去看看,我當年留下的一些東西,可否還在。」

「什麼東西?」

鴻蒙笑道:「若是王妃不介意,我可以代勞,幫王妃取回來。」

琪王妃看向鴻蒙,半晌才道:「老烏龜,當年我找你,想讓你幫岳剛,你幾次推脫,說上古職責所在,不得擅離職守!如今,你倒是巴巴地跟著他,他在幾方勢力中最弱,難道岳剛不如他?」

鴻蒙陷入了沉思中,許久,微微點頭:「大概是不如的,岳剛這人……還是差了點。」

「為何這麼說?」

鴻蒙笑道:「岳剛此人,天賦不弱,九代人主,不,十代人主,無一弱者!不過岳剛沒蘇宇狠,沒百戰強,不夠果決,終歸還是家養的,而非野生的!」

琪蓉皺眉。

老烏龜輕嘆道:「若是換成蘇宇,在第三潮汐,恐怕有很多選擇!當年琪王妃被處決,若是蘇宇,可能會帶著王妃離開,遁走,或者乾脆反出人族!若是換成百戰,哪怕和岳剛一樣,讓王妃假死,假死之後,百戰也會想辦法坑殺那些老傢伙,而不是最後一刻,還和萬族廝殺同歸於盡……」

老烏龜搖頭:「岳剛此人,每次到了關鍵時刻,都有些優柔寡斷!每次都錯過了最好時機!岳剛喜歡謀而後動,一旦稍有風吹草動,瞬間會終止所有計劃,缺乏冒險精神……」

老烏龜評價了一下岳剛,最後道:「所以王妃若是想著尋回岳剛,或者找到他的死靈身,再次扶持他爭霸諸天,還是算了吧!」

他感慨道:「有百戰在,有蘇宇在,說句難聽的,大家可以選擇的人選很多,為何要選岳剛?十代人主,就算不選這兩位,選武王之子,都比岳剛強!」

「所以,哪怕王妃真找到了岳剛的死靈身,我勸王妃還是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吧!倒是王妃,現在宇皇用得上王妃,若是用不上……王妃如此徘徊,恐怕很快就會和暗影侯他們一樣,被宇皇拋棄!」

琪王妃還有些消瘦的臉上,露出一抹異色,看向他,再看看命皇幾人,最終嘆息一聲:「原來岳剛在你們眼中,如此不堪嗎?」

「不!」

老烏龜搖頭:「所有人主,都是一時俊傑!都是一個時代的精英,他們短短時間內,紛紛踏入天王之境,甚至天尊之境,這不是那些上古侯可以比擬的!能站出來,當這人主的,豈會不堪?然而,正因為都是天驕,才有區別,才有更妖孽的存在,遮掩他們的光輝!」

所有人主,無一不堪。

都是人中精銳!

琪蓉無言,許久沒有出聲,最後,卻是依舊抬頭看向他,「還是讓我出去一趟,我會回來的,我的確要去取一些東西。」

鴻蒙皺眉。

蘇宇在這的時候你不說,現在不在這,你說這話,我怎麼好做決定?

放走了你,你要是告密去了,或者帶著人殺來了……這裡一大堆還沒恢復的強者呢,一鍋端了,蘇宇大概能哭瞎,說完蛋,結果真完蛋了!

「王妃要去取什麼?」

琪王妃沉默一會,有些心累,還是開口道:「一些偽道。」

「嗯?」

鴻蒙皺眉,什麼意思?

琪王妃沉聲道:「一些我當年自己收集的偽道,我要去拿回來,免得丟失了,現在還在不在都不好說了。若是在的話,可以製造一些偽道強者出來,這些偽道,都經過我的培養,相當強大。」

這不是蘇宇收集的偽道可以比的,蘇宇那是初始狀態,沒經過後天蘊養,其實都不強,大道,也需要人來培養的。

可是鴻蒙真的不好做決定。

蘇宇不在的話,相當信任萬天聖,萬天聖要是在這,倒也可以做主一二,關鍵是,萬天聖也不在啊。

鴻蒙眼珠子轉了轉,忽然,看向肥球,肥球正在撲擊著豆包,光球豆包,玩的起勁。

「肥球道友,琪王妃要出去,肥球道友覺得如何?」

肥球正把光球豆包按在了爪子下面,正要咬一口,聞言抬頭,狗眼中帶著一些茫然,半晌才道:「啥?」

「琪王妃想出去拿點東西,肥球道友覺得可以嗎?」

「……」

肥球懵了,我不知道啊。

你為啥問我?

好吧,儘管不知道情況,肥球思考了一下,還是道:「好啊,那我跟她一起去吧!」

「……」

琪王妃看了一眼肥球,再看看鴻蒙,暗罵一聲!

一群混蛋!

鴻蒙笑了起來,傳音叮囑了幾句,很快,肥球搖晃著還沒長全的尾巴,跟著琪王妃一起離開。

等他們走了,無命這才輕笑道:「琪王妃是不是留下了一些後手,說是取什麼偽道,我倒是覺得,更大的可能是找她自己的大道,或者說……找恭王之道?」

蘇宇說了,琪王妃現在修的石化之術。

而恭王,真道就是這條道。

當然,恭王的歸元刀也是一絕,不知道琪王妃是不是有一些安排。

鴻蒙倒是不太在意,而是輕聲道:「不知萬府長能否回歸……若是不能,那結仇就結大了!」

至於和誰結仇,百戰、混沌一族都仇怨大了去了!

其他人都不吭聲,化為光圈,四處遊盪。

本尊沒恢復,這些人也懶得說什麼。

……

同一時間。

蘇宇帶著通天侯,迅速朝時光長河深處走。

通天侯絮絮叨叨的,有些不太樂意,蘇宇懶得理會他。

一直走了很遠,直到走到筆道那邊,蘇宇朝筆道看了一眼,之前自己融合的部分,此刻全部炸開了,筆道有80%的區域,現在都很混亂。

蘇宇其實可以再次融道,前提是,把這亂糟糟的規則之力,給他捋順了!

需要耗費一些時間,但是有星宇印在,先鎮大道,再去梳理,其實不算太難。

畢竟本就融合過一次,大道感悟在這。

「也許半個月,我就能理順了,再次成為一位具備准王戰力的強者!」

融道80%,其實只是永恆,但是筆道還是很強的,蘇宇並非真正的准王,准王,一般情況下,都是融道95%以上,甚至融道99%的存在。

他融道80%出頭,就具備准王戰力,可見筆道還是很強大的。

到了90%,一定具備天尊戰力。

95%以上,也許就具備百戰這些人的戰力了,堪比弱規則之主的那種。

蘇宇的路,有很多,只是他不太願意走罷了。

「筆道……」

蘇宇笑了笑,這條道,自己還是可以掌控的,文明志中,也缺支筆呢!

沒再多看,蘇宇繼續朝前走去。

走了一陣,總算看到了老萬開的道了。

天門開啟,一看,老萬的大道,跟個活人似的,別的道是支流,老萬的道,倒是有點像一個葫蘆掛在樹藤上。

蘇宇迅速抵達,看向那大道支流,露出笑容,轉頭看向喘息的通天侯:「你的用處來了,老通天,來,給我搭個腳,你躺下,我踩著你去萬府長的大道中看看……」

是的,當橋樑!

老萬的大道,畢竟不是自己的,蘇宇對人道也不算太了解,他未必可以跨過去。

有通天侯在,可以給自己當個踏板。

通天侯臉色難看:「宇皇要踩我臉過去?」

過分了!

蘇宇輕咳一聲:「你可以屁股朝上……」

「那我和武皇有何差別?」

通天侯憤怒:「不可以,這是羞辱我!」

「……」

蘇宇無語,算嗎?

有那麼難堪嗎?

懶得搭理他,蘇宇取出文明志,考慮了一下,準備用文明志搭橋過去,剛準備搭橋,通天侯忽然憤怒道:「宇皇怎麼不說話了?」

「不開個價嗎?」

「……」

蘇宇愣了一下。

轉頭看向他,通天侯比他還要愣,「宇皇為何不開價?」

「……」

開什麼價?

通天侯心累,「宇皇,我為你兢兢業業地開門,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如今,你要踩我過河,你若是開個王位……我可以考慮的!」

不懂嗎?

我現在是侯,你允諾我一個王,我就答應給你踩過去啊!

結果你就說了一句,然後你就自己幹了,都不帶討價還價的,我覺得我很虧的。

通天侯苦口婆心道:「宇皇府以後肯定還是缺個門面的,所以我想,宇皇要不允諾一個通天王給我,如此一來,我幹什麼都有動力了!」

蘇宇失笑:「你要王位做什麼?你族,就你一人,你是侯是王,有區別嗎?」

「當然!」

通天侯無言了,「宇皇,你看我如今,我是侯,還是文王冊封的侯!所以,我地位很高的,你看我,看到了定軍侯他們,給他們面子嗎?給他們臉嗎?他們地位又沒我高!若干年後,若是宇皇府也滅了,我作為門戶,不死不滅的存在,也許,近古之後還有一個時代……那時候,我就是通天王了!後來者看到我,我都不用給他們面子的,我是新宇時代的王……」

烏鴉嘴!

「那時候,我就說,我是新宇時代,萬族之皇冊封的王,爾等都是低等存在……宇皇覺得,這樣是不是更有面子?」

他喜滋滋道:「就像現在,我若是說,我是人皇冊封的王,是不是就更有面子了?」

蘇宇想了想,點頭,有道理!

你要是王,別說,地位的確高。

關鍵是……你他么都考慮到我新宇時代滅亡的事了,是不是想太多了?

就在蘇宇想這些的時候,通天侯忽然嘆息一聲:「其實,我想和天門、地獄之門一樣,各自封印一個時代!成為那個時代的標誌!」

蘇宇愣了一下,忽然,頭有些炸裂的感覺!

汗毛都豎起來了!

什麼玩意?

他陡然看向通天侯,而通天侯也是臉色一變,忽然化為門戶,躺倒在支流上,急忙道:「宇皇快過去吧……」

蘇宇臉色鐵青,看向他,低沉道:「你說什麼玩意,剛剛的話,你再重複一遍!」

「沒……」

「通天!」

蘇宇冷冷道:「我聽到了!」

「沒有,宇皇聽錯了!」

他急忙道:「真的聽錯了!」

蘇宇頭皮發麻,看著他,咬牙,「天門……地獄之門……地獄之門是存在的,天門是人修鍊出來的,你卻是說,天門封印了一個時代,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宇皇聽錯了啊!」

通天侯幾乎是哀怨嚎叫了,「真的沒什麼意思啊!」

蘇宇卻是臉色一變再變,咬牙道:「若是,地獄之門和天門都真的存在!地獄之門,封印了混沌時代!那天門,若是有這個天門存在,我問你,這天門,封印了什麼時代?」

蘇宇倒吸一口涼氣:「如果,地獄之門后,是混沌時代的縮影,之後,有開天時代,有太古時代,有上古時代……上古沒有終結!太古沒有被封印,而是依舊存在一些痕迹,比如太古巨人族,比如武皇,都屬於太古時代,唯獨開天時代,幾乎毫無存在感……」

「時光大道的主人,封印了混沌時代,那是誰,終結了開天時代?時光長河的主人在哪?死靈大道的主人在哪?」

蘇宇吸氣不斷:「傳說,人祖終結了開天時代,那人祖又在哪?開天時代,為何一點傳說都沒留下!唯獨一點點痕迹殘留……天門,是從什麼時候出現的?」

通天侯的一句話,讓蘇宇瞬間聯想到了無數東西!

而通天侯,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哀怨無比:「沒有,真沒有,誤會,宇皇聽錯了!」

「你說,你想成為第三道封印一個時代的門,成為一個時代的標誌和縮影!」

蘇宇冷冷道:「我聽到了!我在想,若干年後,是否有人可以開通天門?就如我開了天門,而混沌一族,好像在開地獄之門!我們開的門,到底是什麼?就是單純的一道門?」

「……」

通天侯要瘋了,急忙道:「宇皇,不能再說了!」

「哼!」

蘇宇冷哼一聲,「傳說,天門出,聖人出,偉人出!這個天門,到底是我們勾勒的天門,還是什麼?地獄之門,連接混沌,那天門在哪?連接了什麼?」

蘇宇眼神閃爍:「不對,文王他們到底在哪?」

蘇宇忽然想到了什麼!

震動道:「人皇在時光長河中,這個我知道。地獄之門后,是混沌古獸,這個我有猜測,我之前想著,文王他們是否在那門后?」

「畢竟諸天萬界,就這麼大!」

「可是,你說天門……文王、武王、時光師一定都開啟了天門,開天門……他們到底去追逐什麼,去尋找什麼,遭遇了什麼敵人?天門……難道他們去追逐天門之後的開天時代嗎?」

「……」

通天侯幾乎崩潰了,一句話而已。

我就是有感而發的一句話罷了!

結果……結果這一代人皇,瘋了啊,一瞬間聯想到了無數的東西,他是瘋子嗎?

他腦袋怎麼長的?

通天侯哀怨無比:「不要再猜了,再猜……我要倒霉了,倒大霉了!」

蘇宇冷冷道:「為什麼?」

為什麼要倒霉?

通天侯崩潰道:「宇皇,門……也是有種族的!門族啊!我在門族地位不高啊,上面壓著大佬啊!我瞎說話,我要完蛋的!」

「除非我也能封印一個強大的時代,讓這個時代,化為通天門,我才有資格和大佬們平起平坐啊……宇皇,你別坑我了,我不能再說了!」

通天侯哀怨無比:「真的不能再說了!」

蘇宇吸氣,許久,笑了:「有意思了!若是我猜測的沒錯,天門是真的存在的,而且的確封印了一個時代,開天時代!地獄之門,封印了混沌時代!那太古時代、上古時代包括現在,其實都是一個整體,還沒斷絕傳承,起碼從太古到現在,還有種族存在……那就是說,你通天侯的存在,其實是為了封印這個時代,終結這個時代的,對嗎?」

通天侯想哭,可憐巴巴道:「我要射門栓!」

嘴上沒個把門的!

偏偏又遇到了蘇宇這樣的妖孽,他只是有感而發,一句話罷了,很多人都容易忽略過去,蘇宇居然瞬間推導無數東西!

我他么服了啊!

我錯了!

我再也不敢瞎說話了!

蘇宇冷笑一聲:「少廢話!我就問你一句,你回答是還是不是就行!我問你,文王他們,是不是進入了真正的天門內,是還是不是?」

通天侯想哭,不吭聲。

「行,不回答就是默認,我知道了!」

蘇宇點頭,又道:「那獄王,是不是進入了地獄之門?」

他還是不說話。

蘇宇點頭:「這個不好判斷,也許是在和人皇那邊一起……」

通天侯瘋了,我他么一樣不說話,你為何得出了兩種結論?

你猜測的邏輯是什麼?

「門……」

此刻,蘇宇笑容燦爛,沒有了之前的緊張,而是意味深長,「無意中,我居然知道文王他們在哪了!」

我什麼都沒說!

通天侯心如死灰,我真的什麼都沒說。

我就說了一句話,半個字都沒提文王!

而蘇宇,再次俯視他,笑了,「你不說,是擔心天門找你麻煩?還是說,文王讓你不說的?古怪……你這傢伙,到底是文王安排的,還是天門安排的?還是地獄之門的同夥?」

通天侯一臉悲哀,這一次,不是屁股朝上了,而是臉面呈現在躺倒的大門上,苦兮兮道:「文王當年找到我,說讓我成為一個時代的標誌,他說,一個時代的終結,都有一道門,那門中,無數的故事,無數的傳說!」

「他說,他和他的同伴們,開啟了一個新時代,若是這個時代結束了,可以讓我來封印這個時代,將這個時代,化為傳說!」

通天侯一臉悲哀道:「可是,到現在還沒終結,我很沮喪,看樣子,我成不了這個時代的標誌了,我想著,也許宇皇可以封印了這個時代,終結這個時代,開啟新的時代,重新再來……那我,也許就可以成為一道時代之門了!」

蘇宇吐氣,笑了:「你怎麼又願意說了?」

通天侯苦惱道:「我怕你把我打碎了!」

「你還有點自知之明!」

蘇宇笑了,「時代的終結,難道是人都死光了?」

「也不一定!」

通天侯沮喪道:「具體怎麼樣算時代的終結,其實我也不知道,可能有什麼大事發生,或者其他……我只知道,太古到現在,都沒終結掉!」

蘇宇笑容燦爛:「越來越有意思了!這個世界,真神秘啊!天門……居然可能真的存在,真的有一道門,也許,我該發掘一下天門的其他作用了,而今,好像只有觀大道的作用,感覺還沒地獄之門強,看看人家,還能封印文王的靴子。」

通天侯老臉耷拉著,這日子沒法過了。

我啥也沒說!

都是蘇宇自己聯想的,和我無關。

老天爺,劈死這個腦補怪物吧!

蘇宇不再理他,一腳踩在他老臉上,實際上臉只是投影,這傢伙就是一道門,也沒臉可言。

但是,此刻通天侯還是露出了老臉扭曲之相,好像在告訴蘇宇,你看,你踩我臉了,我都沒說話,隨便給你踩,你別找我麻煩了!

蘇宇嘿嘿一笑:「咱們慢慢來,放心,以後真把上古終結了,我給你當上古時代的標誌,成為通天門!到了下一個時代,大家不開天門,不開地獄之門了,都開通天門!」

通天侯忽然有些想入非非,而蘇宇更是眯眼笑道:「不開在額頭上,開在屁股上,你看如何?」

「……」

通天侯半晌無言,這……很不對勁!

蘇宇哼了一聲,不再理會他,星宇印浮現,鎮壓朝蘇宇襲來的人道規則之力。

踏入人道的瞬間,蘇宇好像看到了很多東西。

這道,是萬天聖開的。

才開不久,而且還在用。

此刻,蘇宇一瞬間看到了許多東西,看到了當日讀書的萬天聖,看到了教書的萬天聖,做實驗的萬天聖……

哪一個才是萬天聖留下的殘念?

蘇宇四處看著,張望著,他剛想喊一下看看,忽然一愣,他看到了憤怒的萬天聖,悲傷的萬天聖,哭泣的萬天聖,還有……正在和妹子幹壞事的萬天聖!

蘇宇眼睛瞪大!

卧槽!

什麼鬼?

老萬居然不是處!

呸,老萬居然和女人勾搭過,這傢伙沒救了啊,難怪越混越差!

「辣眼睛!」

蘇宇呸了一聲,很快嘟噥道:「我去,那個女人不會是藍天變的吧?太可怕了!不寒而慄!」

打了個冷顫,蘇宇急忙轉頭看其他的萬天聖。

很快,又看到魔氣滔天的萬天聖,看到了慈眉善目的萬天聖。

見鬼了!

老萬的人道,居然是這鬼樣子!

「眾生相?」

蘇宇腦海中忽然浮現這個詞!

藍天是蒼生道,老萬是眾生相,那我……我好像也差不多,若是將文明志比作自己的分身,其實,自己也是眾生相,蒼生道,萬道齊全。

有魔有聖!

「果然,大道同歸,都一個樣!」

簡單看了一眼人道,蘇宇忽然對大道多了更多的了解。

人有百面,有惡人,有善人,有好人,有壞人……

人生來就是如此,只是看惡多還是善多。

人不可能天生就是聖人!

哪怕老萬,其實心中也有惡,此刻,他就看到了一個惡人萬天聖,在這個惡人萬天聖的影像中,蘇宇看到了凶神惡煞的萬天聖,正在殺人,欺負弱小!

很快,又看到善人萬天聖,正在拯救蒼生。

接著,又看到了武夫萬天聖,正在衝殺……

什麼鬼!

蘇宇越看越是無語,這是幻想出來的,還是真實發生過的?

老萬說,他的道,是他的感悟,是他的閱歷,是他的人生。

這麼說,老萬可能真的做過這些!

真可怕!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很快,蘇宇又看到了一個死氣沉沉的萬天聖,這好像是死靈之道的一種演化,生死之道,萬天聖其實也沒感悟過死亡。

而這一次,他算是真的死亡了!

蘇宇看向那個死靈萬天聖,忽然若有所悟,這……也許就是萬天聖留下的本我!

他死了!

但是,他留下了自己的死靈身,向死而生!

蘇宇摸著下巴,看著那個獃獃的死靈身,忽然,一聲暴喝,如洪鐘大呂,喝道:「醒來!」

這一聲暴喝,夾雜著大道之韻!

哪怕蘇宇斷了大道,這一聲暴喝,依舊是道蘊十足。

他的道,從未斷過,斷的,只是外道,他的道,在文明志中!

那死靈萬天聖,忽然睜眼!

夾雜著死氣!

這一刻,人道中,一個憤怒的萬天聖朝蘇宇陡然殺來!

一個悲傷的萬天聖,也一臉哀怨地看著蘇宇,一個歡喜的萬天聖,正在鼓掌,一個貪婪的萬天聖正看著蘇宇,好像想吃了他!

而下一刻,那個死靈萬天聖,睜開眼,陡然,所有萬天聖忽然合一,朝他合攏而去!

生氣,開始勃發!

漸漸地,生機取代了死氣。

而整個人道,開始顫動,好像又朝前蔓延了一些,通道中,漸漸地,只剩下了一個萬天聖,和平日里見到的萬天聖無差。

此刻,萬天聖眼中還帶著一些茫然,很快清醒,化為清澈,再看蘇宇,淡漠道:「出去吧!」

蘇宇瞥了他一眼,感覺很陌生,很快,嗤笑一聲:「裝,繼續裝!我都看到了!居然是眾生相,這就算了,還有色相!府長,人設崩了,挽回不了了!」

萬天聖清冷的臉上,陡然露出一抹惱火之色,咬牙切齒:「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閉嘴吧你!你說出去,有人信嗎?」

萬天聖此刻再也綳不住了,艹,蘇宇居然鑽入了自己的大道,窺探自己大道,這就算了,這混蛋……看到啥了?

他憤怒道:「你以為都跟你似的,見個女人就以為是藍天?這蒼天,造了男女,男女就是區分開的,就是為了男女相合……當然,你很悲哀!」

萬天聖罵罵咧咧道:「你就嫉妒去吧,你被藍天折磨的有心理陰影了,別想我,我不怕!老子找女人的時候,藍天還沒出生,我比他大了30歲,抱歉,老子30歲之後專心修道,不玩了!」

「你這個悲哀的傢伙,詛咒你遇到一個女人都是藍天變的!」

「老子那個時代,還沒藍天呢!」

「……」

蘇宇臉都綠了!

這話……好像也沒毛病!

萬天聖那是惱羞成怒,呵,小傢伙,還跟我斗!

平日里懶得搭理你罷了!

居然還刺激我?

來啊,誰刺激誰啊?

誰怕誰啊?

你這個註定單身狗的傢伙!

很快,萬天聖一甩衣袍,一臉瀟洒道:「行了,走吧!這地方,呆久了不好,咱們出去后,你不說我,我也不說你,都是小事,剛剛的事情,都遺忘了吧!」

蘇宇鬱悶,心情不好,忽然覺得看到的八卦不香了!

「府長,你這到底算不算死了?」

萬天聖見他不提了,鬆了口氣,笑道:「算吧,死道的一種感悟,向死而生!上次藍天開道,發現少了死道,後來我發現,我其實也如此!」

「你說眾生相,我說情之道,生死是情,喜怒哀樂皆是情……少了死,大道是不圓滿的!」

他看向蘇宇:「死靈大道的主人,把死道抽走了,其實萬道現在被拆分了,不過時光長河中,我覺得還是蘊含死道的!」

蘇宇微微點頭。

算了,不八卦老萬了,直接說正事,他很快道:「那府長你現在……算是意志海狀態?」

「不是。」

萬天聖搖頭,笑道:「我現在,算是噬神族狀態,我化大道,大道為我!脫離了肉身,由死亡而新生,之前我就在準備,只是你的計劃,讓我提前一步感悟了一下死亡……死亡,是擺脫肉身桎梏的一種好辦法,當然,肉身有肉身的好,我現在,狀態有些特殊!」

蘇宇凝眉:「是好是壞?」

「不好評判!」

萬天聖笑道:「有肉身,我覺得還是好處多一點,我這種狀態,實力倒是不弱,但是,一旦遭遇對大道有針對性的地方,我就麻煩了!比如說,在一個封印大道的地方,你有肉身,你還是頂級強者,而我,大道被封禁,代表我本人被封印,就徹底沒了戰力了……所以,還是尋機恢復肉身吧!」

蘇宇點頭:「我看死道的感悟,好像讓人道更近一步,難道府長達到天尊境了?」

「那沒有!」

萬天聖搖頭,笑道:「之前只能算是初入准王境,弱天王罷了,現在感悟更多一些,稍微更強一些,但是不如天尊是必然的!現在的我,可能不輸於那些老牌天王……要說天尊,那不可能這麼簡單的!」

蘇宇笑了,「倒是不錯,看來,死亡也是一種新生……這也為我接下來復甦一些死靈提供了一些思路!」

萬天聖點頭:「死靈當中,我覺得河圖最容易復甦!他是有肉身存在的,可以拿他當小白鼠,我覺得河圖復甦,簡單的很!」

河圖化為死靈,老烏龜是開了後門的,殺了他之後,直接見他肉身化為死靈了!

河圖是沒去過死靈天河的,直接就去了死靈界!

萬天聖笑道:「河圖的狀態,其實在我看來,更像是半死人!要是河圖成功復生了,就可以積累更多的經驗了!我,藍天,你,其實都走上了這種生死合併之道……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先開道,再復生!你不開道,你感悟還是差了一籌,如此狀態下復生,難度很大!」

蘇宇若有所思,點點頭:「沒錯,也許我該開道了!我之前將虛擬道,丟入各個大道中蘊養,若是百戰回來了,被他看到了也不好……也許可以收回來,為我開道做準備了!」

蘇宇說到這,忽然笑道:「我想到一個好主意,多竊取一些大道之力!府長,我先去修復筆道,耗費一點時間,然後再融筆道,融了筆道之後,我再把我掌控的筆道之力,全部給抽走,塞入文明志……這樣,我筆道一頁就能極其強大了……對,就這麼干!」

萬天聖也是點頭:「好主意,只是,我擔心筆道被你給抽崩了,真崩了的那種!」

「那沒關係,反正文王不要了,我去試試看……」

蘇宇和萬天聖一腳踏出人道,踩在通天侯身上。

通天侯帶著一些茫然,看向萬天聖,再看蘇宇。

卧槽!

怎麼回事?

不是說死了嗎?

這麼大個活人,居然能藏在大道中?

活見鬼了!

今日的通天侯,有些毀三觀。

還真是什麼怪情況都被自己看到了,遇到了。

這蘇宇不正常就算了,這萬天聖也不太正常啊!

這人族,就沒幾個正常人嗎?

下一刻,兩人踏空而行,通天侯急忙追上,喊道:「帶我一個,二位別走那麼快啊……」

蘇宇不理他,他想試試,能不能平定筆道的波盪,再融一下試試,然後抽走筆道的力量,融入我的文明志中,嗯,就這麼干!

……

片刻后,抵達筆道。

然後,蘇宇用星宇印鎮壓,再次梳理筆道力量,然後開始融道,從最開始開始融!

……

這一刻。

無盡黑暗之地,正在逃跑的白衣男子愣了一下,「嗯?」

又過去多少年了?

感覺就在剛剛發生的,我的傳人斷了道。

結果……又有人融道了?

是之前那個,還是新時代開啟,新人來了?

古怪!

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下一刻,臉色一變,「咦!」

又斷道了?

什麼鬼!

……

而蘇宇,融道了一點點,掌控了一點點規則之力,然後瘋狂抽取那些筆道之力,封入了文明志。

很快,一頁書頁,內部呈現一個箭頭!

蘇宇大喜!

還真行!

我去,這麼說,我完全可以抽離筆道力量啊!

至於抽崩了,關我啥事!

……

無盡黑暗之地。

白衣男子再次一愣,又過去多少年了?

又有人融道了!

過了一會,又斷了道,我的傳人又死了?

又死了!

又死了!

「啊啊啊!」

白衣男子忽然瘋狂了,艹,什麼鬼啊?

我感應錯誤了嗎?

不可能啊!

一會融道,一會斷道,艹你祖宗,什麼情況!

難道,一瞬間,外面就是千萬年過去了?

「我要崩了,我死了多少傳人了?」

他一聲大吼,真有些瘋狂了,到底什麼情況?

時間流速,到底差多少啊,外界是不是過去了幾千萬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3章 心態崩了(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