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武皇又死了(萬更求訂閱)

第783章 武皇又死了(萬更求訂閱)

雷劫鑄新生!

被雷劈的半死的嵐山侯,瘋狂吼著,喊著,痛並快樂著!

有時候,死靈活著其實很悲哀。

無味覺,無痛覺,無觸覺。

眼中的天地,眼中的一切,其實都是灰暗的。

而今日,嵐山侯感受到了活著!

她還活著,她復生了!

空中的那些雷劫,好像在告訴她,你是個活人了!

儘管很痛苦!

嵐山侯吼著,吼完了,忽然道:「陛下,我是劍道,現在沒劍道給我融了啊!」

「……」

好傢夥,你才想到這個呢!

蘇宇都無語了,你之前都沒在意這事嗎?

虧我還在意了一下!

我還以為你是信任我,所以沒問,合著你是不記得這茬了,劍道這種常規大道,需要的人太多,之前就被星宏搶先了。

為了這個,連雲霄都被他打飛了!

「融鐧道!」

蘇宇一聲低喝,嵐山侯微微一怔,吼道:「陛下,我不會……」

「廢話,你持劍和持鐧一個樣,就是劈砍,管他什麼刀槍劍戟,你不都一個樣?」

「……」

沒毛病!

好吧,嵐山侯很無奈,想了想,吼道:「那……我融戟道吧,我好歹見過大家用,鐧這東西太少有人用了,我有些辨別不出來!」

「……」

蘇宇也是無言了,行吧,你開心就行。

此刻,下方天地中,一條大道如同長戟,懸浮在空,嵐山侯大喜,一身實力,迅速開始融合這條長戟之道,至於感悟……其實武夫之道,感悟差距不大。。。

何況,嵐山侯用劍,和用戟差距也不大,給她用斧子都差不多那情況。

此刻,蘇宇一邊吼著,一邊觀察著。

他沒管死靈巨人那邊,他將生死之道蔓延而出,通過墨道,延伸到了自己的天地之中,這一次,他親自接引生死之力,轉換生死。

而蘇宇觀察嵐山侯,也是擔心出問題。

仔細觀察一下,蘇宇很快有了幾個結論。

第一,這些人,的確不能回歸時光長河了,因為雷劫出現,這就是正兒八經的排斥,蘇宇和死靈大道的雷劫還算輕的,這要是時光長河也來劈,容易把嵐山劈死!

第二,壽元問題。

蘇宇再仔細觀察一陣,得出了一個結論,生前若是戰死的,比如死的年輕的,其實都差不多按照生前壽元來算,死靈這段時間,彷彿被終結了!

嵐山侯戰死的時候,其實不大,她很早就戰死了,還沒開闢人族皇庭之前,她還是死後封侯的那種,死的時候,大概也就千歲。

算是年輕的一批合道了!

比起如今的老古董,壽元要多的多!

恢復之後,倒是不怕老死了!

第三,實力問題。

嵐山侯生前是合道戰力,死後,之前差不多已經達到天王了,之後融合了本源,那是正式跨入天王領域,接近天尊境界了!

不過蘇宇看了一下,融合之後,嵐山侯氣息雖然瞬間強大,可比起融合本源之後,反而有些削弱,中間出現了一定的力量規則損耗。

當然,比沒融本源之前,那是要強大的多。

此刻的嵐山侯,氣息上面來看,應該也是頂級天王戰力,可是,不知道在自己的大道中,能發揮出多少力量,若是和大夏王他們一樣,那嵐山侯真正實力,也就二等巔峰和堪堪天王這個領域之間。

蘇宇微微凝眉,轉換之後,好像實力提升不是太大。

好吧,和自己有關。

這個不能怪嵐山侯!

是自己的大道太弱,反而倒是讓他們實力受到了限制,否則,嵐山侯就是真正的頂級天王,接近天尊的那種!

蘇宇還在判斷著,那邊,肥球嗷嗚一聲,黑化的肥球,強大無比,此刻卻是連狗帶靴子,一起被一叉子叉到了一起,叉成串串了,一下子叉的肥球痛苦大叫。

好痛!

死靈巨人,越來越強大了,手持巨叉,叉的肥球暴吼,而死靈巨人,一步步上前,好像要把三月他們也給叉死!

「繼續!」

蘇宇掃了一眼,微微凝眉,喝道:「下一個!」

三大天尊,此刻明顯不敵死靈巨人。

要知道,三大天尊不弱了,何況肥球其實都相當於兩位了,之前三大天尊大戰四位死靈天尊都沒落入下風,此刻,卻是被這死靈巨人打的凄慘無比。

顯然,這巨人實力越來越強,已經超越蘇宇了。

蘇宇沒管那些,此刻,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大道之力,又增強了,天地也在擴大,下方,大量的強者,在強行轟擊死靈大道,削弱死靈大道的力量。

原本萬米方圓的天地,上次大量強者融道,已經擴大了十倍都不止,現在,隨著嵐山侯融入,再次擴大了一截,而蘇宇自己,也在擴大世界,侵佔死靈界的地盤!

復生了!

這一刻,所有人再看嵐山侯,融合了長戟之道的嵐山侯,都有些驚駭,真的復生了!

是的,這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

蘇宇的天地中,空中,一位英氣勃勃的女性強者,手持長戟,身穿火紅色鎧甲,血紅色披風隨風飛舞,的確英氣逼人!

看起來很年輕!

嵐山侯不說話,不笑的時候,的確是個美人胚子。

然而……此刻的嵐山侯,一手握著長戟,一手插著腰,瘋狂大笑,笑的粗魯無比,再好看,大家也看不到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

嵐山侯的笑聲,衝擊天地,她都要笑瘋了,我是天地之間,第一位復生的死靈!

就差說,讓我叉會腰,嘚瑟一下了!

「陛下,我這侯服好看嗎?」

嵐山侯大笑:「這是昔年武王大人,親自送到死靈界域,為我穿戴的!陛下,我若能封王,陛下可否為我再打造一套嵐山王服!」

蘇宇瞥了她一眼,懶得理會。

這傢伙,現在復生了,表情都變了,以前沒看出來張揚,今日是真看出來了,相當張揚!

以前表情不明顯,現在……那叫一個明顯!

而這一刻,死靈巨人,也朝下方掃了一眼,淡淡道:「嵐山王服,我看蘇宇沒機會了,嵐山葬服,倒是有機會!」

他氣息越來越強大了,遙看各方,淡漠道:「你們幾個,也要違逆我嗎?」

他看的,是幾位頂級死靈強者。

北王,死靈帝尊,龍血侯。

這些傢伙,都要抗令嗎?

死靈帝尊閉目,就當沒聽見了,他是聰明人,此刻,他不會吭聲的,蘇宇也好,這死靈巨人也好,你們自己斗去!

他不幫蘇宇,蘇宇不會怪他,這是應該的。

他不幫死靈巨人……這巨人,又不是死靈之主本尊,他也不是太畏懼。

真要本尊來了……算了,不用自己幫,蘇宇一下子就能被人弄死!

……

遠處,北王還控制著幾位合道下屬。

此刻,這群死靈,都是戰戰兢兢。

怎麼辦?

幫死靈巨人,不太敢,這是實話,之前地支羅那邊,那麼多強者,都被幹掉了,誰不怕?

可幫蘇宇,那也不可能!

他們又沒復生的機會,無法復生,作為死靈,那他們還是要受死靈大道轄制的!

北王臉色複雜。

如今,死靈界域,大量的死靈強者被殺,其他的,都在復活。

唯獨他,龍血,死靈帝尊這幾位,目前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死靈,可是……他們也違逆了死靈之主的意志,哪怕這只是殘留的意志。

死靈界,已經不再純粹了!

蘇宇的到來,直接讓整個死靈界七零八亂。

北王看了一眼那邊的大戰,忽然,看向身邊幾位合道,嘆息一聲:「你們要不現在追隨死靈巨人,小心一些,避開一些,未必會死!要不,此刻去投靠蘇宇,復活未必有希望了,可是蘇宇帶走了大量的死靈強者,他還想掌控死靈界域,就需要真正的死靈強者!」

眾人看向他,有死靈合道忍不住道:「那……大人你呢?」

「我?」

北王自嘲一笑:「我本不是果決之輩,若是果決,早就沒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我生前就畏畏縮縮,瞻前顧後,導致死亡,死後,還是如此……東王找過我,勸我聯手,我不願意!」

「西王找我,我也不願意!」

「南王也曾找我,我還是不答應……」

「聯盟人族也好,敵對人族也好,其實,都是一個選擇,然而,我唯一所想,就是自立為王……卻是偏偏又沒那份實力,那份機緣,那份魄力……我這種人,也許便是大家所說的志大才疏!」

他敵對人族,也敵對萬族,他不是為了敵對而敵對,他就是想自立,想當自己的王,關起門來,大家別理我,讓我當這個王就行!

可是,他又沒那個實力和才情,這就是他自己說的,志大才疏!

不想投靠任何一方,那也要實力支撐的!

他沒有!

「你們自己選擇吧,我也不耽誤諸位前程,至於我……」

北王看向遠處,看向死靈天河,那條專門用來牽引死靈的天河,他笑了笑:「我想進去歸隱,卻不知是否還有機會,這死靈界域,已經無我容身之地了!」

歸墟之地,也不再安全了!

蘇宇涉足其中,死靈帝尊也要破封了,自己還能如何選擇?

他正說著,忽然,口中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龍血侯身影漸漸浮現,輕聲道:「大人,這天下,已經變了,所以……大人還是安心去吧!」

這一刻,四周幾位合道,都是駭然!

龍血侯浮現,一爪子抓穿了北王的死靈印記,力量不斷被龍血侯吞噬,此刻的龍血侯,顯得有些妖異,他看向上空遠處的大戰,笑了笑,露出邪魅的笑容。

「真是一場好戲呢!」

其他幾位合道,想跑,卻是被他瞬間抓在手中,噗嗤聲不絕於耳,都是他爪子抓穿死靈印記的聲音。

龍血侯輕笑道:「今日,還真是一場好戲呢!」

「死的死,復活的復活,到頭來,這死靈界域,真正的死靈強者,卻是沒幾位了!」

北王目光有些渙散,沒有說什麼,只是看向那邊,許久,忽然道:「龍血,這個時代,總有人自以為聰明,最終,卻是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

龍血侯笑道:「大人是在說我嗎?」

他捏碎了北王的死靈印記,不斷吞噬他的本源之力。

北王忽然露出一抹笑容,很快,嘆息一聲:「也許……唯有你,才真的想當這死靈吧!龍血,你沒錯,這個界域,你才是真正該當王者的!因為……這是死靈界域啊!唯有你,甘之如飴,而我們……終究還是想當一回活人!」

他氣息愈發渙散,眼神有些迷茫,「我其實不想當死靈,不想當這天王,什麼北天王……都不是我想要的,我真正想要的,其實只是安平的生活。」

「寧做太平狗,不做亂世人!」

北王露出笑容,身影開始漸漸消散,嘆息一聲:「龍血,你想當這死靈之王,前路坎坷,你走的太順了,你的變化,我看在眼中……你不覺得,這很突兀嗎?多年不曾有變化,如今,實力卻是增長的極快,如同天助……」

「你不懂!」

龍血侯露出嘲諷的笑容:「北王,你真的老了,你也太安於平庸了!你不懂,這個時代,總有一些人,是你無法想象的存在!我的氣運,我的天賦,我的一切,都是真正的死靈之主賞賜的!」

「而眼前這位,只是一抹精神烙印罷了,正如蘇宇說的,那又不是本尊!」

「比起身份,他還未必比得上我,我,才是這片天地的主人!真正的死靈之主,選擇了我,你懂嗎?」

北王艱難扭頭,看向龍血,身影越來越渙散,眼神卻是有些清明起來,忽然,咳血一笑:「你……你算什麼?龍血……你……很平庸!你能和誰比?和人皇?和蘇宇?還是和文王、武王他們?還是覺得,你真的就比我們四大天王更有才情?」

他咳著黑血,笑容燦爛:「你啊……還是太年輕,你……其實真的不配,並非我被你所殺,而說這些話,而是希望你能看清自己……龍血,看清自己,你還有機會,看不清……你……下場不會太好的!」

「可惜……你看不到了!」

龍血侯笑了!

你算什麼?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

你說我不配,難道你配嗎?

笑話!

……

而就在這邊發生這一切的時候,死靈巨人和蘇宇其實都有感受,那邊,北王好像出事了!

就當龍血侯說出北王看不到的時候,蘇宇忽然罵了一聲:「艹,等死我了!」

「……」

被打的快掛了的三大天尊,肥球一臉茫然地回頭看他,此刻的肥球,已經成了血球,帶著一些茫然,什麼等死你了?

蘇宇罵罵咧咧的,「真磨蹭啊!」

我早就等你對北王下毒手了,你怎麼才下!

真讓人著急!

剛剛才晉級天尊沒多久的龍血,殺了北王和那些合道,戰力在飆升,蘇宇都能感受的到!

不過,距離規則之主還差不少。

可此刻,蘇宇哪還在意,已經到極限了,短時間內,龍血是沒辦法再提升了!

除非,他去殺了死靈帝尊,可是有這個可能嗎?

沒可能的!

這位天命之子,該完成使命了!

這死靈巨人,越來越強,還是很麻煩的。

尤其是到了這時候,蘇宇需要主持復生,哪有時間搭理死靈巨人,不麻煩嗎?

當龍血侯吞噬了北王的瞬間,蘇宇一聲暴喝!

死靈長河中,忽然,一滴巨大的水滴本源,其中浮現出一頁小小的頁面,這是蘇宇之前埋藏的死靈頁面,這也是蘇宇下了血本的,融入了自己的一枚神文的,死字神文,那是正兒八經地融入了進去的!

「歸我大道!」

一聲低喝,下一刻,那滴本源之力,迅速朝蘇宇飛來。

與此同時,蘇宇低吼一聲:「真軀降臨!」

轟!

一聲悶響響徹天地,下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幕,手還抓著北王的龍血侯,瞬間呈現在死靈大道中。

此刻,龍血侯愣了一下。

死靈巨人也微微皺眉。

而還剩下最後一口氣的北王,忽然看向蘇宇,再看那本源之力,再看那當中的書頁,忽然……笑了!

「哈哈哈!」

笑聲震蕩天地,這輩子,都沒這麼笑過,都沒這麼歡快過。

笑死我了!

我看到了!

龍血……這蠢貨,果然,我就說,這變化來的太快,和蘇宇到來的時間差不多一致,果然,都是蘇宇做的。

而龍血侯一臉獃滯,這是什麼意思?

他看向蘇宇,為何我會突然出現在這?

而蘇宇,來不及多說了,趕時間呢,急忙道:「別問了,問了也沒用,你是我兒子,呸,你當兒子我都嫌棄,你說你是天命之子,天命就是我……呸,天命侯不是我,算了,說了也白說,快點融合本源!」

龍血侯臉色一變,頓時怒喝道:「蘇宇,你找死!」

「閉嘴吧你!」

哪有時間搭理你,我都快急死了!

他迅速將那滴本源,強行融合到龍血侯那邊,龍血侯想抗拒,卻是無法動彈,這一刻,他好像才想到了什麼,頓時驚怒道:「你……那……我融入的死靈之道……」

「我造的!」

蘇宇撇嘴,「廢話,就你這德行,我不給你送機緣,你哪來的機緣?快點融,融了,我看能不能達到規則之主,達不到也沒關係,差不多就行,我忙著呢,速度!」

「不可能!」

龍血侯瘋狂了,「不可能,我是真正死靈之主選擇的繼承人,蘇宇,你這騙子……」

「閉嘴吧你,我不比死靈之主有潛力?」

「你認他當爹,和認我當爹有區別嗎?」

蘇宇懶得搭理他,探手一抓,龍血侯剛想爆發,轟!

大道劇烈波動,隱約間,徹底失去了對大道的掌控之力!

沒了大道之力,他算什麼?

什麼都不算!

一眨眼,被蘇宇抓到了手中,蘇宇拿起那滴本源之水,笑容燦爛:「乖,吃了!」

這一刻,蘇宇化身某種奇怪的存在,給龍血侯喂葯……喂本源水!

「不……蘇宇……你……」

「閉嘴,吃了!」

蘇宇一拳打的嘴巴張開,一下子將本源水融入其中,不止如此,蘇宇咬牙,將那頁書頁都給融入了其中,嘆息一聲,怕我抽走了,你變弱了,那就不好了!

這一融入,龍血侯氣息瞬間強大了一截!

眨眼間,從初入天尊不久,一下子就達到了一個極致,幾乎有超越蘇宇的趨勢。

「蘇宇!」

龍血侯劇烈掙扎,可是,他大道之力不受控制,而蘇宇也不理會他,在其他人震撼的眼神下,他把龍血侯揉捏了一遍,很快,龍血侯發不出聲音了,只能瘋狂掙扎著。

氣息,也越來越強大!

那邊,正在和三大天尊交戰的死靈巨人,忽然停手,看向蘇宇,冷冷道:「你要做什麼?」

「你不知道嗎?」

蘇宇笑了,「你的出現,是因為我抽走了大量的死靈本源之力!可是……你看,我把自己的死靈本源之力都給貢獻了,我讓龍血殺了那麼多強者,他可是存了不少本源之力……我現在把他整個人都給填入大道中,我想道友就沒道理,沒理由繼續復甦了!」

蘇宇笑容燦爛:「和道友這樣的分身烙印戰鬥,打贏了,也沒任何好處,不是嗎?打輸了,還得死人,何必呢!既然如此,我抽走多少,我填回來多少,道友也該離開了,不是嗎?」

蘇宇哈哈笑著:「你看,他多強啊!」

「你看,都快成為真正的規則之主了!」

「還有啊,這書頁中,有我自己對死靈大道的感悟,我一起給填充進來,塞進死靈大道本源,這算夠意思了吧?當然,要是死靈之主回來之前,沒發覺這些,我就要偷他的大道了!」

這一刻的蘇宇,笑的很賤!

「老兄,我可不想和一具機器人大戰,導致我手下損失慘重,你啊,還是安心回去吧,再見了!」

下一刻,龍血侯陡然咆哮一聲,帶著不甘心,帶著憤怒,帶著絕望,帶著瘋狂,朝死靈巨人飛去,身上氣息越來越強,強大的可怕!

蘇宇喊道:「肥球,你們撤!」

三大天尊,此刻都是駭然失色!

紛紛遁逃!

巨斧和三月一邊逃,一邊心中狂罵!

這到底什麼世界?

剛剛打了規則之主,或者說被打,現在,另一個接近規則之主境界的強者,又被蘇宇弄的要自爆了,這世界太可怕了。

這還是下界嗎?

這還是死靈界嗎?

怎麼感覺比上界打的激烈多了,上界一個天尊都沒掛,在這,天尊都掛了一大把了!

如今,這倆都算是規則之主境的,也要掛了嗎?

真可怕啊!

死靈巨人沒有阻攔他們逃跑,也沒阻攔龍血侯飛來,帶著一些平靜,在龍血侯飛來的瞬間,問道:「蘇宇,你覺得,我和真正的死靈之主,差距在哪?」

蘇宇笑了,「很多!」

「可否賜教?」

死靈巨人問著。

蘇宇笑道:「第一,實力!」

「第二,智慧!你看似有智慧,實際上,都是一種模仿,一種程序,你並無自己的感情,你只是一段程序罷了。當死靈之主需要啟動你的時候,你只能按照他設定的程序來做!」

「第三,應變!你只能按照教程走,其實,你沒有任何應變能力……」

「第四,魄力!」

「第五……」

蘇宇不斷說著,龍血侯已經飛到了巨人那邊,巨人露出一抹思索之色,蘇宇忽然笑道:「你看,你現在就很好,你居然會思考了……也許……你真想成為下一個死靈之主,可是,你畢竟只是一道烙印,當然,烙印也不是沒機會!不過,我若是你,首先要做的,是改個名字,不要和死靈之主混淆了!」

蘇宇笑眯眯道:「我給你取個名字如何?」

死靈巨人看向蘇宇,此刻,他並未後退,他就算離開了,當龍血侯炸裂,填充進入死靈長河,他也差不多該消失了!

「還請賜教!」

他客套了一下,我該有自己的名字嗎?

蘇宇笑道:「亡靈之主!」

蘇宇笑呵呵道:「人家死靈之主,你叫亡靈之主如何?我覺得吧,你哪怕這次消失了,但是烙印還在,沒事就偷偷竊取一點死靈大道的力量,把他化為你的亡靈大道!等死靈之主回來了,呵呵……沒了,死靈大道都成你的了,那時候,你就是亡靈之主了!」

死靈巨人若有所思,而其他人,安靜無比。

我去!

蘇宇這不要臉的,他居然慫恿死靈之主的分身叛變,當個人行嗎?

死靈巨人……不,也許此刻該叫亡靈之主了,他帶著一些深思之色,一叉子將龍血侯叉在叉子上,一邊思索道:「亡靈之主?蘇道友……死靈和亡靈之差別,又在哪裡?」

蘇宇笑道:「死亡之差別,還是很大的!死,人族談及死,往往代表肉身的消滅,人族還有一句話,叫肉身死亡,但是精神不滅!這就是死靈之主追求的!」

「而亡,其實是一種極致,真正意義上的消亡,肉身滅了,精神也滅了!」

蘇宇笑道:「一種純粹的死,一種極致上的死,那叫亡!真正的亡靈,其實,是虛無的!真正的死亡之道,其實是更極致的,比死更極致!」

這一刻,何止他,其他人聽聞此言,都微微走神。

是這樣嗎?

感覺……有點道理的樣子啊。

亡,比死更純粹,更極致嗎?

這一刻,亡靈之主也是眼神微動:「也就是說,亡靈比死靈更極致,更強?」

蘇宇笑道:「看你個人,又不是說,我刀就一定比槍強,反之亦然,還不得看你修鍊的如何,感悟的如何,是吧?」

「你說的不錯……多謝道友賜教!」

「那我……便叫亡靈之主了!」

他忽然露出笑容,看向龍血侯,「那我今日,也想感受一下,什麼是真正的消亡!」

「來吧!」

轟!

在龍血侯想發狂的情況下,不用龍血侯自爆了,這亡靈之主,忽然拉著龍血侯一起自爆了。

「艹你祖宗!」

龍血侯那瘋狂,那不甘,那憤怒,那要撕裂長河的委屈,傳出了最後一聲凄厲之吼!

至於是罵誰?

真不好說!

大概率是蘇宇,小概率是亡靈之主。

而南王眾人,此刻,都是震動,看向蘇宇,再看那死靈大道中掀起的驚濤駭浪,都是震動不已,這也行?

而蘇宇,卻是默默看著,微微皺眉,許久,失笑道:「他……不會真能感悟一下什麼亡靈之道吧?我就是胡說的,這……感覺他好像真的有所領悟!」

亡靈之主,最後一刻,可能真的有些收穫。

真他么古怪!

至於他自爆,其實對蘇宇而言,沒什麼差別,他不自爆,龍血侯也得自爆!

不外乎誰先誰后罷了!

而在這自爆中,一直被忽視的北王,最後一抹意志也徹底消亡,帶著一些悵然若失,帶著一些釋然,也帶著一些說不出的感慨。

果然,這世界,還是這些陰險的傢伙的世界。

他們算計來算計去,也不嫌累!

龍血這莽夫,以為他是天命之子,真可笑,北王都覺得他想太多了,沒想到,龍血還先自己一步走了,剛剛的意外風發,一下子都成了笑話!

當然,人都死了,笑就笑吧!

北王倒是不再遺憾,帶著笑聲,徹底消散在了這人世間。

最後一刻,終究還是徹底釋然了!

我本就沒有這霸主之心,霸主之實力,霸主之算計,那我之死,也許,也是必然的。

東南西北四天王,都落幕了。

「四天王的時代……今日起,終結了!」

北王留下了最後一句話!

東西北三王隕落,南王即將復生,上古傳承下來的四王時代,徹底落幕,這也預兆著,上古在死靈界域的統治,也徹底告一段落!

這死靈界,姓蘇了!

墨道之中,南王默默看著,沒有說話。

是的,四天王的時代,終結了!

大浪滔天!

死靈界域,大道劇烈顫動,整個死靈長河,都在劇烈波動,這下子,甚至連整個時光長河,都被波動到了,長河顫動起來,這兩者,還是有連介面的!

這一次,顫動劇烈無比!

……

而這一刻。

時光長河深處。

先是嵐山復生的顫動,讓所有人目光投向虛影。

有人嘀咕:「武皇又死了一次?」

「……」

虛影人皇覺得,這傢伙是在內涵自己。

兩次了!

第一次,他說武皇被殺了,第二次,他說武皇意志海破滅了,徹底消亡。

那此刻,第三次波動……代表什麼?

顯然,大家覺得可能不是武皇了,當然,閑著也是閑著,內涵一下他們的老大,也是一種樂趣。

虛影想了想,這些傢伙既然這麼說了,自己不說出個一二三來,那還真對不起他們了。

他想了一會,平靜道:「武皇又死了!」

「……」

眾人鴉雀無聲,等著人皇陛下給他們一個合理完美的解釋,這次,武皇怎麼死的?

說說看!

虛影平靜道:「第一次,肉身消亡!第二次,意志海消亡!第三次,化為死靈之後,被人迅速抓了出來,以強大的實力,擊殺了他的死靈,動蕩了死靈長河,引起了時光長河的波動!」

「……」

這……誰信誰傻!

有人笑呵呵道:「陛下,武皇是不弱,可他化為死靈了,再死,能掀起整個死靈長河的波動嗎?甚至牽引到整個時光長河,有這個可能嗎?」

虛影蔑笑一聲:「無知者無畏!時光長河和死靈長河,其實是連在一起的,你們這都不知,懂什麼?就敢胡言亂語,否定我說的一切!」

好吧,人皇總是能把死的說成活的,說到文王他們都不得不妥協的地步,行,你說了算!

然而,當第四次波動傳來,這一次,還有些連綿不絕的感覺,眾人都是一怔,看向人皇虛影。

你繼續!

第三次,你說的死靈分身都掛了,第四次,你怎麼說?

有人笑呵呵道:「難道……武皇還能死四次?陛下,要不換個說法吧,這次誰死了?」

虛影默默看著他,半晌才道:「還是武皇!」

「……」

大家憋著笑!

這……陛下為了爭口氣,這是連臉都不要了啊!

還是武皇?

呸你一臉!

死了三次了,死靈都掛了,你給我們說說,怎麼還有第四次?

虛影平靜道:「這一次波動,和之前一次是連接的,相差時間不遠!我猜測,之前,只是武皇的死靈死了,但是死靈本源沒滅,這一次,是死靈本源滅了,導致死靈長河波動!」

眾人當中,又有人不懂了,「死靈本源?」

「當然,愚昧無知者,不要反駁我!」

虛影淡淡道:「死靈,是存在本源和本尊的,這一點,若是深入死靈大道探查過,其實都知道,不知道的,大概也不配和我談論這個問題!」

這下子,倒是真有人接話茬:「陛下說的不錯,死靈的確分成兩部分。」

「真的假的?明王,你不會為了照顧陛下的面子,故意這麼說吧?」

「怎麼會!」明王笑呵呵道:「沒必要,其實,不止我一人知道,不信的話,問問去過死靈長河的幾位!」

很快,有人給了支持:「是有本源之說!」

好吧,之前覺得人皇沒理由的,現在都蔫了。

這……又沒法反駁啊。

人皇說的頭頭是道,第一次,肉身,第二次,意志海,第三次,死靈本尊,第四次,死靈本源……

好傢夥,武皇死了四次,次次驚動時光長河,這排面,也不一般了!

有人打趣道:「再來個第五次,那就有趣了!」

眾人差點笑死,的確,連本源都給滅了,第五次,我們的陛下會給出什麼答案呢?

而就在這一刻,第五次波動,隨之而來!

這一刻,死靈界域,蘇宇復甦了南王,這一次波動,比嵐山王那一次還要大,強烈的波動,讓整個長河顫動的比之前還要厲害!

這下子,所有人看向虛影。

你繼續!

第五次,你還能說出是武皇死了,還能有理由的,我們就真服你!

而這一刻,虛影轉身看向後方,眼中帶著一些古怪之色。

哪個孫子一天到晚搞事情!

你是跟我沒完了是吧?

「開天了嗎?一個開天的了孫子,一天到晚在搞事?」

有這個可能!

人皇此刻做出了判斷,一定是一個開天的孫子,不斷在搞事,否則,不會一天到晚震蕩時光長河的。

這孫子,事情真多!

他背對眾人,思索一番,繼續道:「武皇又死了!」

「……」

所有人默默等待著,這次武皇怎麼死?

「死靈本源炸裂,不代表武皇就沒辦法死了……」

虛影思索一番,忽然道:「對,這一次,是武皇的天門徹底爆了,之前,他死亡,天門其實一直存在,其實還算活著,而天門爆裂,這算是徹底隕落了!」

有人幽幽笑道:「陛下,那這麼說,武皇不會死第六次了,是吧?」

算你第五次過了!

那第六次再波動,你怎麼說?

虛影不吭聲,有第六次嗎?

應該……有的!

至於多久,他不清楚。

下一刻,他清楚了,第六次,好像來了!

算了,老子找不到理由了!

既然找不到……那就不要讓他有第六次了!

虛影淡然道:「不會死第六次了,這次,武皇徹底死了!」

「我去前方轉轉……你們繼續防守,我看看還要多久才能回歸萬界!」

他踏空離去,很快,抵達前方,下一刻,一腳跺下,第六次的波動,不算太強,被他一腳鎮壓!

嗯,這很好!

不需要再去想武皇怎麼死第六次了!

一群傢伙,還和我杠上了,我能輸給你們?

呵呵!

我永不會輸!

第七次,第八次,你來便是,我不怕,都給你一腳踏平了!

然而,當他誕生這樣的想法,一次次的波動出現,他都能平靜對待,可是,當最後一次,劇烈無比的波動出現,虛影忽然跳腳。

「卧槽!」

一聲大喝,響徹四方!

那虛影,氣息陡然變幻,一股強大的氣機,沖盪長河!

虛影眼睛瞪大,瞪大,瞪大!

遙看遠方!

卧槽,我是不是感覺錯了?

星月……復活了?

「卧槽!」

又一次大喝,虛影震撼無比,怎麼會!

感悟生死大道的強者?

不對啊,萬界無規則之主!

誰啊!

他么的,難道武皇開天了?

我死也不信!

PS:別問為什麼遲更了,之前解釋了,可能大家沒看到,小鷹寶支氣管炎複發,咳嗽拉肚子到脫水,一直在醫院掛水,才四個多月,當爹的總得看顧一下,誰還沒點急事,是吧?嗯,下次就不再解釋了,提多了對娃不好,今天也沒少更,對吧?互相理解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3章 武皇又死了(萬更求訂閱)

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