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全員復甦(求訂閱)

第784章 全員復甦(求訂閱)

死靈大道中。

蘇宇趁著亡靈之主消失,迅速開始復生眾人,雷霆四起!

生死之力,被蘇宇大量抽離,抽的整個生死交界之地,都在顫動。

第二個復甦的是南王!

南王的復甦,雷霆劫難強大的不可思議,一道道雷霆之力,劈的蘇宇的天地感覺都要被粉碎了!

南王撐過去了!

從焦炭狀態,恢復了過來。

恢復過來的南王,和嵐山侯一樣,換了裝束,不再是之前那死靈模樣,此刻的南王,面色依舊清冷,隱約和之前差不多的模樣,不過看起來更加冷漠一些。

居然比死靈狀態,還要冷漠一些。

氣息動蕩的南王,裝束也和其他人不同,沒有太豪華、太複雜,簡簡單單的一件長絲黑裙,沒有過多的裝飾。。。

南王,好像並非人族。

但是具體是什麼種族,之前蘇宇是不知道的,南王也不曾提過。

此刻,蘇宇卻是隱約有些感覺了。

南王,的確不是人族,也非神魔仙這些種族,蘇宇稍微感應了一番,南王可能是消失的人形古族,早已滅絕的種族之一。

不是魂族就是太古時期已經消亡的天人族。

這些太古、上古時期,橫行一世的大族,早已消失在歷史塵埃之中,難怪南王也不提及自己的種族,並非遺忘,只是已經消逝。

南王也選擇了一條大道,直接蔓延而上,幾乎是瞬間,給人的感覺,她便已經是天尊!

好像,她生前就執掌此道,也達到了天尊領域。

南王很早之前就是天王了!

她可能死前,便是天王,甚至天尊,更或者……那個時期沒有天尊,她就是規則之主,當然,蘇宇不曾聽聞有規則之主復甦,所以具體情況,恐怕也只有南王自己清楚。

此刻的南王,融合的一條大道,並非蘇宇選定,而是南王自己選擇的。

那是一條比較少見的大道之力,鞭道。

南王還有這愛好?

她是用鞭子的嗎?

不對吧!

前幾次南王出手,也沒用鞭子啊。

好吧,蘇宇也沒時間管了。

此刻的他,正在復甦下一人,他不敢拖延太久,拖久了,可能會讓亡靈之主再次復甦,他可沒有第二個龍血侯可以用了。

第三位,蘇宇總算輪到了河圖。

這把河圖給激動的,總算是到我了。

不過這一次,河圖的復甦,難度反而比其他人更大,不是他復甦起來難,也不是生機不夠,而是雷霆之力,別看嵐山和南王抵禦起來,感覺相當輕鬆。

攻伐河圖的雷霆之力,也很強大,河圖融合本源后,也只是二等合道之力。

而這雷霆之力,隱約卻是達到了天王的地步。

之前嵐山和南王的雷霆之力也很強大,不過可能存在一個界限,沒超過天尊的地步,所以兩人都抵擋住了。

而河圖,他復生更快,肉身存在,蘇宇都沒消耗太多生之力。

然而,雷霆之力,卻是差點活活劈死了他!

河圖,最終還是撐下來了。

可是,遍體鱗傷,可就沒有南王他們恢復后瀟洒了。

哪怕恢復,河圖也是渾身焦黑,一時半會的,恐怕難以消磨掉了。

而蘇宇,大聲喝道:「其他要復生的,自己考慮清楚了!此雷霆之力,不受我控制,乃是真正的復生之前的最後考驗,雷霆賦予一些生機,我們若是幫你們抵擋了,也可以抵擋,然而……那時候你們可能就要面臨生機不足,無法復生,又從死靈大道中剝離本源……那樣一來,恐怕只有死路了!」

他眼光也很毒辣,這雷霆之力,其實是賦予死靈一些復生的特殊生機的,阻擋的話,可能會直接導致眾人復生失敗,最好自己去接下。

那些融合了本源的死靈,此刻都沒說退出。

到了這地步,看到了希望再說退出,那就是真蠢了。

哪怕死,也要嘗試一次。

總共差不多30位死靈融合了本源,還沒融合的,現在沒機會了,蘇宇也不可能再給人去融合,再融合,那亡靈之主必然會再次出現。

之前,龍血侯好不容易填平了這個窟窿,如今,除非拿死靈帝尊來填,否則,可沒有人能來補這個窟窿了!

……

復生,不斷的復生。

蘇宇抽取自己大道中的生之力,也在抽取死靈大道深處的生之力,這些強者復生,消耗都很大。

等復生到那位火神一族的傢伙,蘇宇差不多抽空了自己大道中所有的生之力,連帶著源頭那邊,都被蘇宇抽離的差不多了!

那天火,實力相當強大,消耗也太大,弄的蘇宇復生起來,差點失敗了。

天火顯然也感受到了,復生之後,乖乖融入火道,並未說什麼。

火之大道,蘇宇只有一條。

原本應該是火雲侯或者火靈族強者來融合,不過火雲侯是天王,沒有融入大道之中,火靈族這邊,其實讓蘇宇有些意外,因為五行族強者,都選擇了融入五行合一的大道。

和浮土靈一樣的選擇!

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一族,成規則之主希望很渺茫,但是,一起融一條大道,強大一條大道,可以讓浮土靈率先跨入那個領域!

和人族肉身道一樣,當浮土靈將五行大道壯大了,他們哪怕不能成規則之主,也能和上古肉身道人王一樣,顯然,五行族想把五行大道,給融成時光長河中的肉身道。

這其實也是一條路!

不得不說,這樣的決定,其實很明智,他們未必能具備規則之主的感悟,可是,大家一起壯大一條大道,要比別人更快。

五行族都融入五行大道,這也讓蘇宇天地中的五行大道比其他大道更強,浮土靈最近恐怕要成偽道天王了。

32位死靈強者,被雷霆劈死了6位。

其實蘇宇這邊,嘗試過讓人阻攔,結果阻攔了一陣,那位死靈自己就崩潰了,雷霆劈他們的同時,其實給他們提供了復甦的契機。

一旦沒了雷霆,又沒徹底復生,反而會造成崩潰。

死去6位死靈,蘇宇不太在意。

其中三位他都不熟悉,顯然,是後來從其他各方來的死靈,剩下三位,有兩位是南王麾下的合道,一位是後期從死靈天河中投靠來的死靈。

蘇宇都不算太熟悉。

他也沒那麼虛偽,都不太熟悉,死就死了。

撐不過雷霆之力,蘇宇也沒辦法。

……

復活了這些死靈。

很快,蘇宇看向還在融合本源的星月。

此刻的星月,氣息總算是出現了突破。

迅速跨入合道!

幾乎是眨眼間,從四等合道,成了三等,接著二等,緊接著就是天王氣息,再接著,隱約達到了天尊氣息。

達到了天尊之後,蘇宇其實感受到了,星月好像沒達到極限,她還能提升,不過,萬界規則,還是發揮了作用。

星月,也許生前是規則之主!

但是死了一次,此刻再復生,還是受到了人皇布下的封印影響,被限制了。

否則,此刻的星月,也許已經具備規則之主境界了。

雖然只是天尊,但是星月氣息還是不算上漲,這時候,黑白相間,生死之力輪轉,蘇宇仔細觀察了一陣,其實已經明白,她該如何復生了!

片刻后,兩條大道,從墨道中抽出。

一生一死,也是生死相間。

蘇宇看向星月,星月也睜眼看向蘇宇,眼神略顯複雜,忽然開口:「你……要確定要復生我?」

此刻,死靈大道中,只有蘇宇和星月的存在了。

蘇宇笑了:「都到這時候了,當然要復生!」

星月看向他,許久才道:「我在死靈界域,保持了十多萬年的死靈本性,我一直都是死靈,而不是生靈!我沒有悲傷,沒有快樂,唯有平靜。」

她一直都是這種狀態,實力的緣故,她之前也不曾恢復什麼本心。

死靈的本性,便是冷漠,殺戮,憤怒。

只有這些!

到了合道,大部分死靈才會穩固本心,恢複本我,也和記憶的恢復有關,而星月記憶恢復很少。

蘇宇微微點頭。

星月又道:「是你,讓我感受到了生氣,惱怒,你一直都在欺負我……」

蘇宇失笑:「大人說笑了,我可不是那種人,我如何欺負大人了?」

星月不理他,繼續道:「所以,到了這個時刻,我其實想復生了,我想再次為人,體會一下不同的感覺,不同的感受……」

蘇宇微微點頭:「那是應該的!」

「蘇宇!」

星月看向蘇宇,悶悶道:「所以,我復生后,你便是陌生人了,對嗎?」

蘇宇想了想,點頭:「挺好!」

星月看著他,見蘇宇平靜無波,最終,點點頭:「那……便復生吧!」

蘇宇不再多說,生死兩條大道,朝星月蔓延而去。

一條大道延伸到了時光長河的缺口那邊,一條連接著死靈大道。

緊接著,蘇宇取出了一顆丹藥,丟給了星月:「這是長生丹,你服用了吧!你生前也許是規則之主,但是你生死參半,其實也在度過歲月,如今只是恢復了天尊之力,可能會在恢復后老死!」

長生丹,星月其實不太清楚作用,不過還是很快服用了。

「吞噬生死大道之力!!」

蘇宇說著,繼續道:「吞噬后,你還是生死參半……生死平衡,並未打破生死!」

說罷,天門呈現,看向星月:「你吞噬了生死之道后,用死道攻擊我的天門,死氣化生氣!」

星月看向他,「攻擊你嗎?」

「對!」

星月沉默。

蘇宇皺眉:「這是唯一的復生途徑,你如今實力,甚至隱約要超過我,哪怕服用了長生丹,我這邊的生之力,也無法滿足你的復生!」

沒給星月說話的機會,蘇宇沉聲道:「還有,你復生之後,迅速進入時光長河,掌握自己昔年掌握的大道之力,這方天地,如今不支持後來者再成規則之主了,大概率只能保持天尊狀態!」

星月微微點頭。

「算了,說再多,待會你記憶復甦,可能會把這些衝擊的消散,不說太多了,開始吧!」

星月悶不吭聲,開始吞噬生死之道。

氣息,也越來越強,卻是始終無法突破那個界限。

蘇宇倒是不太在意,現在是沒用,但是只要封印一破,規則之主不再成為限制,星月很快會在規則之主大道上再進一步。

好處,遲早還是有的。

生死之力被吞噬,眨眼間,星月氣息強大的都超過了蘇宇!

轟隆隆!

而此刻,死靈大道再次震蕩,連介面那邊,時光大道也在震蕩。

兩股力量衝擊而來!

蘇宇默默觀察著,不夠,他喝道:「吞下長生丹!」

星月迅速吞下長生丹。

生機,稍微強大了一些,不過長生丹不是一次性丹藥,而是長期發揮作用的,臨時爆發出來的生機,還是不夠。

蘇宇天門呈現,喝道:「轉換生死,將死之力,全部攻擊過來!」

星月看向蘇宇,蘇宇眼神一變,喝道:「速度!我耗費如此大的代價,不是讓你遲疑的,快!」

星月有些發怒,「你……」

蘇宇總是這麼霸道!

心中抑鬱,生死之力迅速轉換,大量的死氣溢散出來,下一刻,一道強大的死之力打向天門,天門震蕩了一下,一股生氣爆發,瞬間覆蓋死氣,將死氣化為生氣。

而蘇宇,卻是皺眉,再次喝道:「沒吃飯嗎?廢物!我說全部的死之力,而不是一小半,快點,再拖下去,亡靈之主再次復甦,甚至時光大道中有存在復甦,你才樂意嗎?」

星月氣急,「你不要總是命令我好不好?」

蘇宇眼睛一瞪:「閉嘴,我說怎麼做就怎麼做!」

廢話那麼多幹嘛?

星月氣急,無奈,但是也不敢再拖,她只是想著,自己全部爆發,蘇宇可能會被重傷。

好吧,打死這個王八蛋才好!

下一刻,一股強悍的死之力,從她身上爆發而出,星月低喝一聲,全部的死之力,一掌朝天門拍來!

天門之上,甚至隱約浮現出一些意志,屬於天門本身的意志。

死靈之主想內外合擊,破開天門?

這,也許是天門的想法。

下一刻,一股濃郁到極致的生之力,逆轉死氣,星月那些死氣剛浮現,就被迅速逆轉成了生氣,這對死靈而言,是一種重創!

可對星月而言,死氣迅速被逆轉,原本的一半死氣,迅速化為生氣。

她體內的生機,一下子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這一刻,時光長河口子那邊,一條大道之力,蔓延而來,好像在接引它的主人,她執掌的大道,好像感受到了她的復甦!

而蘇宇,也隨著這一股強悍的生死衝擊,倒飛數千米,咳了口血,微微皺眉,看向生死交接之地。

那邊,星月身上生機爆發!

那個死靈之主挖出的口子,此刻,一股特殊的力量波動蔓延而來,具體是什麼大道之力,蘇宇不太清楚,應該是星月生前掌握的大道之力。

此刻,星月氣息幾次變化,黑白相間的她,一下子白色之力壓下了黑色力量。

四面八方,一股股大道之力,帶著一些攻擊性,朝她殺去!

死靈長河之力,也朝她殺去!

好像在阻止她復生!

不過就在這時候,之前被蘇宇交給星月的星宇印,忽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一下子將四周大道攻伐之力鎮壓了。

蘇宇看了一眼,笑了。

好像,不需要自己做什麼了,人皇可能當年都安排好了,需要的,只是一股不同的生死之力,刺激星月復甦,讓生之力,壓過死之力便可以了。

而星月那邊,此刻,記憶好像在復甦,面上露出痛苦之色!

低聲悶哼幾句,氣息越來越強了。

然而,始終還是在一個界限中。

時光長河那邊,好像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要接納她回歸,她自己的大道之力,也在拉扯著她,好像想把她從死靈狀態拉回去!

蘇宇見狀,喝道:「回去吧!」

星月陡然睜眼,看向蘇宇,眼中生機大過死機!

此刻,後方的洞口,傳來一陣陣強大的吸引力,星月睜眼看向蘇宇,眼神和之前不再相同,好像不斷有記憶復甦,她看向蘇宇,有些艱難,生機溢散,一字一頓道:「我……記憶……在被衝擊……」

蘇宇點頭。

「我……恐怕……會忘記你……」

蘇宇笑了,「挺好!」

星月看向他,微不可見地露出一抹惱怒之色,「你……就沒有……一點點遺憾?」

蘇宇笑道:「別給自己加戲了,速度點,行嗎?」

星月悵然若失,嘆息一聲:「那我……要走了!」

她看向蘇宇,眼神複雜:「我若是徹底恢復……我恐怕……要去上遊了!」

蘇宇微微皺眉。

星月臉色複雜,此刻,劇烈的記憶衝擊再次席捲而來,她知道,自己快要撐不住了,迅速道:「我……我的哥哥,在上游……有危機!他……好像受傷了!我……我必須要去……我執掌治癒之力,擅長生機之道,在這,我只能保持天尊狀態,我去上游,可以恢復成規則之主!」

星月記憶中,關於死靈的記憶,再次被衝擊!

她不得不再次加速,直接意志力傳音:「你說我喜歡種花……教時光師種花……其實不是種花……而是一種生機之力的運用……」

「上游,其他人,恐怕都有傷,我哥哥一直不回來,恐怕是不能現在回歸……所以,我必須要去為他們治療傷勢,也好阻攔更長的時間……我並非逃離……只是希望,能在前面拖延更久……蘇宇……你要更強大……否則,他們回歸……你就沒機會了!」

蘇宇微微皺眉:「你要去參與規則之主的大戰?」

去上游!

那是規則之主的大戰,還不是一兩個,而是數十上百!

他原本想著,星月復甦,哪怕不記得什麼,其實也沒什麼。

在這萬界,危險不大。

可若是去上游,那隨時可能會隕落。

星月意志海不斷轟鳴,大量的記憶衝擊而來,她語氣急促,連帶著意志力都急促起來:「我是醫療師,我必須要去……為他們恢復!太多年了,他們傷勢恐怕都不輕……」

蘇宇再次皺眉,治療師?

他忽然笑道:「你一個醫生,把自己給治死了,這算不算庸醫?」

星月原本還想著他會說什麼,一聽這話,頓時忍不住了,怒道:「你聽我說話了嗎?我不是庸醫,我死亡……只是意外,被人針對了,一些強者懼怕我掌握生命之道……咳咳咳……」

她不斷咳嗽,氣的。

蘇宇的關注點,永遠和別人不一樣!

星月迅速回頭看向後方,急忙道:「我必須要走了,現在我走,還能接引大量生之力,再遲,我恐怕很難藉機離開此地了,我必須要借著這股剛復甦的力量,用星宇印鎮壓波動,前往上游……」

她要去上游參戰了!

蘇宇也不再說什麼,人皇……人皇恐怕就是她哥。

這萬界,不是哥哥救妹妹,就是妹妹救哥哥,果然,還是獨生子好,兄弟姐妹多了,還得一直去救,真可憐,可是,蘇宇想了想,有個妹妹可以救,好像也不錯的樣子。

這時候,蘇宇也知道,那時光長河中接引而來的力量是什麼了,居然是生之力!

生命之道!

這倒是有些意思了,仙族的皇,掌握的好像也是這種類型的大道,不過好像又不太一樣。

星月說她當年,是被人針對了。

所以被人暗殺了?

那時候,人皇可能都沒成人皇,而是人主吧?

一個個念頭閃爍,蘇宇看向她,迅速道:「所以,你馬上就要走?」

「是……我……我沒辦法留下,否則,錯過了這次機會,我就沒辦法再去上遊了,那他們很快會回歸,也許會敗退……那便是萬界的災難,也是你的災難……」

人皇他們一旦潰敗而回,蘇宇作為人族,恐怕也得倒霉。

道理,是這個道理。

可蘇宇還是忍不住道;「別提我啊,你是去救哥,聽這話的意思,怎麼感覺是為了救我,你才去上游的,我多無辜啊!」

星月心累,此刻,無數的記憶開始復甦,衝擊整個意志海。

片刻后,星月嘶吼一聲,轟!

一股獨特的氣息,展露出來。

此刻的她,身上死氣幾乎徹底消散了,她再看蘇宇,眼神微微變幻一下,帶著一些陌生,微微遲疑地看了一眼蘇宇。

蘇宇也看向她,笑了:「嗨,你好,星月!」

星月好像想到了什麼,又好像不記得了,微微皺眉,忽然回頭看向時光長河的口子,手持星宇印,這一次,星宇印溢散出不同的光輝,她直接一步踏向缺口,頭也不回!

強大的星月,攜帶著星宇印,幾乎沒有任何難度,一步跨入了那個口子,再回頭,看向蘇宇,眼神有些清冷,聲音也出現了變化,帶著一些冷漠:「我還記得你,蘇宇!不過,你欠我的,這次你還清了,你我之間,不再有誰欠誰,我也曾救過你!」

蘇宇笑了,點頭:「當然!」

星月漠然地看了他一眼,此刻,她腳下浮現出一條生之大道,星月一步踏入時光長河,隔著生死交界之地,再次看向蘇宇,聲音隱約傳來:「你很有天賦,不過,比起一些人,你未必比他們更強,好自為之吧!」

話落,她身影從缺口處消失,劇烈的生機,在時光長河中爆發。

好自為之?

蘇宇撇撇嘴,女人啊,真夠無情,之前還一副捨不得的樣子,眨眼間,果然就變了一個人。

蘇宇笑了笑,變就變了吧!

挺好!

既然如此,此次復生了你,我就不再欠你的了。

……

時光長河中。

一股濃郁的生機之力爆發,星月隱約要打破封印,甚至她有希望打破封印,可以打!

可就在此刻,她皺了皺眉。

打破封印?

打破封印,自己倒是可以成為規則之主,卻也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導致所有天尊,趁著這機會,跟著一起晉級!

遲疑了一下,再次回頭看向那缺口,此刻,已經被河水覆蓋,星月忽然冷哼一聲:「王八蛋!」

都沒見他說一句好話。

活該你單身一輩子!

她再次看向上游,眼中露出一抹憂心之色,上游,她已經感受到了哥哥的狀態很不好,血脈相連,她能感受到距離不算太遠了,但是哥哥可能被重傷了。

此刻,這股爆發的生機之力,正在朝上游蔓延,她可以趁著這機會,去上游。

朝下方看了看,已經看不到蘇宇了。

但是,她依舊好像看到了蘇宇的樣子,看到了他的無所謂,看到了他的不在意。

「混蛋!」

再次罵了一句,下一刻,她本想直接去上游,可是,好像想到了什麼,忽然扭轉身體,強行沖向下游,速度極快。

一眨眼,她抵達了一道支流附近,那支流強大無比。

此刻,支流中好像有人,忽然,一人睜眼,迅速從支流中飛出。

百戰有些震撼,這是誰?

轟!

沒等他說話,一股強悍無比的力量,瞬間爆發,一掌落下,轟隆一聲,打的百戰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星月探手一招,一道人影浮現,監天侯略顯茫然,然而,下一刻,張大了嘴巴,他忽然被星月捏在手中,化為千萬道絲線,一下子,將百戰圍困在其中。

星月聲音清冷:「你乃我朝之運,便是我臣,鎮壓他片刻,否則,斷你氣運!」

一聲清喝,監天侯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下,直接被她化為大網,罩住了百戰。

百戰皺眉。

他剛想爆發,忽然,微微遲疑了一下,沒有選擇魚死網破,打爆監天侯,和這神秘女子大戰。

而此刻,下方支流,一道道身影浮現出來。

長青這些人,紛紛有些震撼,這是誰?

「逆臣!」

星月冷哼一聲,探手一抓,這些人剛想反抗,忽然,一股股鎮壓之力浮現,下一刻,星宇印浮現,轟隆一聲,鎮壓了那些上古朝臣!

這和在蘇宇手中,截然不同!

蘇宇拿著星宇印,並沒有鎮壓這些朝臣的作用。

可在星月手中,卻是有了這樣的作用。

長青幾人忽然變色,一個個臉色劇變,這……這是……皇庭執掌者之一!

她是誰?

她要做什麼?

星月不做什麼,她再次探手朝那些人抓去,這一刻,大家知道她做什麼了!

就在這一刻,一位位強者身上,大量的生機之力和肉身之力,被她抓出,抽取了出來!

遠處,百戰臉色一變,低喝道:「大膽!」

轟!

百戰氣息瞬間強大三分,一下子衝破了監天侯的封鎖,而就在此刻,星月氣息一變,再次將監天侯一把抓入手中,化為一柄長劍,遙指百戰:「不要過來!你想逼我此刻打破封印,讓各方都晉級規則之主嗎?」

百戰微微凝眉:「你是人族!你要如何?真都晉級了,與我而言,雖有變故,也並非不能承受!」

星月想了想,也許也是。

她不再說這個,而是指向長青這些人:「他們是我家臣,叛變我皇庭!我抽一半肉身之力,一半生機之力,背叛之罪,一筆勾銷!百戰,你不想你的人,一直擔負叛徒之名吧?」

百戰微微凝眉:「你能代表誰?」

「我代表人皇!」

星月手持星宇印,鎮壓那些人,再持監天長劍,冷冷道:「我代表皇庭!」

「任我抽取,叛逆之罪,我赦免他們!」

百戰臉色變幻,他很強,真要全力爆發,並不怕眼前這女子,之前被打的一個趔趄,也只是剛出來,沒料到對方上來就打罷了。

他看向長青眾人,此刻,眾人臉色複雜。

叛逆之罪!

算嗎?

也許……算吧!

星月冷漠道:「不要耽誤我時間,快點!」

人群中,血影幾人嘆息一聲,低頭,「抽吧,抽取之後……我們和上古皇庭臣屬關係……便徹底結束了!」

星月平靜道:「昔年,你們為皇庭效力,而今叛變,我抽生機肉身之力,代皇庭赦免你們!人皇並非放棄諸位,而是在前線為諸位阻擋強敵!此不算人皇放棄你們,是你們自己背叛了人皇!」

人皇並未放棄他們,其他人王也是,他們一直還在前線戰鬥!

所以,這些人便是叛逆!

這並非皇者不戰,皇者禦敵在外,一直都在!

星月不再解釋,迅速抽取大量生機和肉身之力,很快,取走鎮壓他們的星宇印,一把丟出監天侯,迅速消失在原地。

百戰臉色變幻一下,低沉道:「敢問閣下,和人皇是何關係?」

遠去的星月,並未理會。

她很忙!

沒時間理會百戰,至於百戰麾下強者,被她抽取一半生機,一半肉身之力,又死不了,生機無法恢復,肉身之力,倒是可以恢復的。

百戰執掌肉身大道,遲早可以恢復他們。

星月迅速前行,很快,甩掉了百戰那些人。

她額頭上,一道門戶呈現。

四處探查了一下,很快,跨過了一些大道,片刻后,抵達一處支流。

「這是荒天獸之道嗎?」

她感應了一下,判斷了一下,應該是的。

下一刻,她將剛剛抽取的大量生機之力,包括肉身之力,全部融入荒天獸之道,迅速封印大道。

做完了這些,她看了看前方,來不及了,必須要走了。

她迅速朝前趕去,沿著生機之力,一路朝前,再次走到了之前的缺口所在,她看向下方,此刻,河水已經覆蓋了那個缺口。

她想了想,蘇宇這個白痴,也許未必會短時間去動用荒天獸之道。

雖然,她都聽到好幾次,說這傢伙要斷了荒天獸之道,幫其他人修復肉身,可他好像經常忘事。

星宇印再次爆發,一下鎮壓了河流,星月一掌擊破河流,露出了下方的缺口,隱約再次看到了蘇宇。

而此刻的蘇宇,好像在忙活什麼,正要離開死靈大道。

忽然,蘇宇朝前方看去,有些古怪,你怎麼又回來了?

星月隔空相望,冷冷道:「荒天獸之道!」

啥玩意?

蘇宇茫然,「說人話!」

星月有些惱怒,哼了一聲,去死吧你!

迅速封閉缺口,星月轉眼間消失。

而這一次,蘇宇摸了摸下巴,笑了笑,忽然從缺口那邊鑽了出去,剛好看到星月迅速朝上游飛去。

他又不是不能鑽過來,只是沒了星宇印,鑽出來難度要大不少。

看著星月迅速朝上游逆流而去,蘇宇看了看,喊道:「記住了,哥哥是拿來坑的,不是拿來救的!別把自己弄死了,有時間,我去找你哥玩玩!」

星月頭也不回,卻是腳步有些僵硬,這傢伙,好像永遠都沒個正經。

蘇宇哈哈大笑道:「保重!別記仇就行!星月,到了上游,告訴你哥,你有個強大的下屬,很快就會打過去,驚掉你哥下巴,哈哈哈!」

「記得,別透露我的消息啊,不然,真遇到了人皇,看不到人家驚掉下巴的表情,我會很失望的!」

惡趣味!

星月頭也不回,迅速離去,蘇宇這混蛋,永遠都是這麼不正經!

而蘇宇,揮了揮手,面帶笑容,很快嘆息一聲。

打個屁,短時間內,我是不可能打上去的!

吹個牛罷了,別當真!

至此,所有人全部復甦,至於星月到底還有沒有保留什麼記憶,蘇宇也懶得問,其實,他猜測應該保留了不少,算了,回頭去荒天獸大道內看看情況就知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4章 全員復甦(求訂閱)

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