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抓監天,生道晉級求訂閱)

第787章 抓監天,生道晉級求訂閱)

無盡虛空。

監天侯走出來了。

沒有躲藏。

今日,他要和蘇宇決一死戰!

……

而蘇宇,也很快感受到了監天侯的氣息。

蘇宇迅速破空而去。

當監天侯感受到三月和巨斧的氣息,臉色微變,冷漠道:「蘇宇,你是要帶人圍殺我嗎?」

蘇宇居然不是自己來的!

那兩位天尊,是來觀戰的,還是為了圍殺的?

「二位止步!」

蘇宇笑了一聲,讓三月和巨斧止步,不是為了講規矩,而是擔心監天侯嚇跑了,那就不好了,這要是跑了,我到哪去找人!

三月和巨斧對視一眼,沒吭聲,卻是迅速止步。。。

沒什麼可擔心的!

蘇宇之前打天尊都打的簡單,監天侯進步再快,氣運再昌盛,現在應該也沒到天尊地步,就算到了,撐死了剛入天尊領域。

蘇宇打他,難度不大。

……

無盡虛空。

蘇宇來了,單獨來的,破空而至。

對面,監天侯微微鬆了口氣,還好,蘇宇還算講規矩,否則人多了,他肯定要逃,明擺著送死的事他不幹。

此刻,蘇宇也看向監天侯。

白衣如雪……現在看到穿白衣的,蘇宇就不爽,都他么穿白衣服,裝讀書人呢?

「蘇宇,既然來了,那就決一死戰,你我無論誰贏,這天地間,都可能會……」

砰!

一聲巨響,監天侯話都沒說完,蘇宇隻手遮天,五行囚籠爆發!

囚籠瞬間炸裂虛空!

將監天侯四面八方堵住!

不是天尊,蘇宇感受到了,監天侯進步不慢,大概是頂級天王了,其實還是很強的,之前他也才二等合道,現在一看,都快馬上天尊了。

這實力,一般人還真不好對付!

可是……他遇到的是現在的蘇宇。

如今的蘇宇,不說能一個打十個天尊,打兩三個,他還是能打的,一個天尊打兩三個天王……好傢夥,監天侯這個天王,還真不夠蘇宇打的!

何況,蘇宇手段也是極多的。

監天侯氣運之力瞬間爆發,而蘇宇身上,一股更強烈的氣運之力爆發。

比氣運?

監天侯代表上古氣運沒錯,上古很強沒錯,可監天侯也只能代表如今萬界的上古氣運,而蘇宇,自開天地,合道過百,收服各族強者,天尊都有不少。

比氣運,你能比得過我?

氣運之力,瞬間爆發!

何況監天侯的氣運之力,還有一部分還是蘇宇提供的。

此刻,蘇宇氣運之力一爆發,低笑一聲:「玩氣運?你還真不是個!摔倒!」

砰!

平地摔!

監天侯一個趔趄,氣運這東西,是好用,可一旦被反噬,那更麻煩,戰場之上,真比氣運,你氣運之力一旦被壓制,那真什麼都不是。

監天侯摔倒在地,滿臉震撼。

怎麼可能!

「掉進籠子!」

轟隆一聲,一股空間波動無風自動,監天侯下意識地避讓,砰地一聲,掉進了五行囚籠之中。

而囚籠中,數百條鎖鏈,瞬間落下,將他籠罩,一眨眼,將監天侯鎖住。

監天侯瞪大眼睛,無法置信。

不可能!

怎麼可能會是這樣,他爆發了,一瞬間,他身上強大的氣息爆發了,瞬間浮現數百枚神文。

「萬道歸我!」

他數百枚神文剛出現,蘇宇身上冒出數百條大道之力,一瞬間,同等大道之力爆發,眨眼間,將數百枚神文壓制!

而蘇宇穿梭而至,一瞬間,出現在監天侯面前,單手鎮壓而下,一掌落下,砰地一聲,打的監天侯倒飛而出。

與此同時,籠子里,上萬條鎖鏈浮現,一下子,從四面八方將監天侯鎖的嚴嚴實實。

緊接著,囚籠縮小,一眨眼,化為飯碗大小。

蘇宇伸手拿住囚籠,監天侯也變小了,正在裡面劇烈掙扎,嘴中發出咆哮:「不可能!」

哪怕天尊,能贏他,也很難抓住他。

因為他是氣運的化身!

和他對戰,對方肯定要倒霉的,打不中自己都是很正常的事,被自己反殺,也不是不可能!

這就是氣運一道的魅力!

蘇宇懶得理會,比氣運,你被我壓制,比實力,你被我碾壓,既如此,你跟我比什麼?

啥也不是!

一下子鎮壓了監天侯,無數鎖鏈鎖住了他,蘇宇封印了整個籠子,讓他聲音都無法傳出,緊接著,探手一抓,將多寶抓來:「你也進去,陪他嘮嘮嗑,讓他少給我掙扎,我現在是在保護他!」

多寶齜牙,也不好拒絕,點頭,很快被蘇宇送入了囚籠中。

算了,進去陪監天侯聊聊天!

太可怕了!

多寶都震撼的不行,監天侯給多寶的感覺,那是無往不勝,雖說現在天尊都出現了不少,可在多寶看來,哪怕遭遇天尊,其實監天侯也能一戰。

氣運這東西,太邪乎了。

說不重要,真打起來了,天尊和多寶戰鬥,不斷倒霉是一定的,只要你氣運壓不過監天侯,比他強,也可能會被他反殺當場!

而蘇宇,卻是淡然的很。

監天侯不是自己對手,這是必然的。

氣運?

這東西,沒個數值之分,真要說,監天侯的氣運是絕對不如自己的,上古氣運?

扯淡!

上古這邊,文王、時光師、人皇的氣運,也許都在蘇宇這邊,包括明王、戰王這些人的氣運,也許也都在蘇宇這邊,因為他們的後裔都在蘇宇一方。

氣運這東西,唯心的很。

監天侯所謂的代表上古,也只能代表那些死去的傢伙了,沒死的,不是被蘇宇分了,就是被百戰分了!

蘇宇這邊,剛拿下監天侯。

一道強大的氣息升騰而來。

不是百戰!

遠處,一道巨大的人影浮現,居然是雷暴。

此刻,雷暴掃視而來,還沒看到蘇宇,就被三月和巨斧攔在了面前,雷暴剛想說什麼,蘇宇聲音傳來:「通天,走人!」

三道門戶,在蘇宇三人面前浮現。

下一刻,三月和巨斧對視一眼,沒說話,瞬間踏入通道,緊接著,三人和通天一起消失在原地!

雷暴臉色微變,接著微微皺眉,朝無盡虛空看去。

監天侯呢?

沒看到三月和巨斧出手,剛剛此地也只是小小波動片刻,監天侯去哪了?

他連蘇宇人都沒看到!

雷暴皺緊了眉頭,忽然朝一個方向看去!

那裡,是仙界。

蘇宇再次浮現!

此刻,蘇宇聲如洪鐘,聲音震蕩諸天:「天古、寂無、魔戟!爾等三界諸強,準備一下,隨我一起去上界!三月和巨斧與你們三族強者達成一致,爾等上界,助戰萬族!萬族遭遇強敵,你們與我之間的仇怨,以後再算!」

此話一出,遠處,雷暴心中一驚。

真送上去?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蘇宇居然直接出面代替三月和巨斧說話,這……這不明擺著告訴三大族,三月和巨斧,都是他的人?

之前萬族哪怕猜測,也沒確定,也沒捅破這窗戶紙。

可此刻,蘇宇倒好,直接就說出來了。

雷暴皺著眉頭。

就聽蘇宇再次喝道:「三日後,我來接人!」

此刻,仙界那邊,天古聲音傳盪而來:「你也要上界?」

蘇宇冷冷道:「自然!我在上界遭遇一次慘敗,我縱橫萬界,所向披靡,沒人可以讓我遭遇失敗,誰也不行!獄王一脈,大逆不道,倒行逆施,我能殺他,他們也敢殺我?膽大妄為,當誅全族!天古,爾等準備一番,三日後,我來接人,走多少,你們自己衡量,不走,你們未必有機會再走了!」

就在這一刻,神界,一股虛弱到極致的意志力波動而來,先皇妃聲音傳盪:「宇皇是準備和萬族談合作對敵之事?」

蘇宇側頭看向神界,「皇妃這是要徹底隕落了?我觀你氣運消散,大道之力散亂,這是要死了?」

「活久了,總有死的時候。」

先皇妃的確要死了,本就是苟延殘喘,如今,為了寂無他們強大,更是直接給他們灌輸大道之力,此刻,也就吊著最後一口氣了!

蘇宇淡笑道:「死,最好也是去上界死!免得上界那些老東西,以為我在下界殺了你們!當然,我不怕他們誤會,不過先皇妃身份尊貴,若是真死在了下界,上界神族,也許會和我翻臉!什麼日月天尊,也都是不弱之輩!皇妃還是吊著口氣吧,你死還是不死,可不是我殺的!」

蘇宇氣度非凡,映射諸天,背負雙手,淡漠道:「先皇妃若是覺得,你死在下界也沒事,神族與我撕破臉,日月天尊被我殺了,莫怪我下手太黑,只能說,神族自己找死,皇妃是上去還是不上去,自己衡量!」

囂張!

死,他都不給人死。

因為先皇妃一死,神族若是以為是蘇宇殺的,和蘇宇翻臉,按照蘇宇的話說,死的肯定是日月天尊,此話,哪怕三月和巨斧幾人,都覺得有些囂張了!

然而,神界沉默一陣,先皇妃聲音傳盪而來,帶著無盡的虛弱,輕聲道:「那老身……就去上界死!」

是的,先皇妃認了。

也只有下界的這些強大存在,才能明白蘇宇的恐怖之處,他實力未必強大,但是他就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每當遭遇危機,都能化險為夷!

他總是能逆轉一切!

命皇這些人,上界還沒選擇,下界就選擇了蘇宇,因為蘇宇,真的太奇迹了!

哪怕如今百戰歸來,哪怕百戰強大,包括天古在內,其實不太怕百戰,更懼怕已經遁逃到死靈界域的蘇宇。

因為,這是真正從他們眼皮子底下,一點點地掀翻萬界的存在。

從騰空開始,日月來殺,到合道來殺,殺到最後,蘇宇不但沒死,反而越戰越強!

他太傳奇了!

傳奇到,天古也好,先皇妃也好,寧願和百戰這傢伙一戰,其實也不太想和蘇宇一戰!

……

三月和巨斧對視一眼,古怪的很。

都不質疑的嗎?

蘇宇這麼說,你們就信?

他說,要帶你們上界,你們就信了?

就在他們想這些的時候,遠方,魔戟聲音傳盪而來:「蘇宇,上界走命族通道?」

「不!」

蘇宇淡淡道:「走傳火者通道!」

「人數可有限制?」

蘇宇蔑笑:「你若是有能耐,把整個魔界打包上去,我也不攔你!」

魔戟無話可說。

神界,寂無聲音也傳盪而來:「是否需要自封?」

「不需要!」

蘇宇淡漠道:「好自為之,不需要你們自封,搗亂,我就全部宰了了事!若是覺得,不需要依靠上界力量,就能對付我,你們儘管試試!」

三界無聲。

沒這想法!

那也就是說,蘇宇真的會帶他們上去。

這一刻,龍界,有永恆聲音傳來,有些聲嘶力竭之意,「那我龍族可能去人?」

蘇宇看向龍界,龍界強者差不多被他殺光了,天龍侯跑到了上界,算是唯一活下來的合道了,如今的龍族,在下界實力微弱無比。

蘇宇冷漠道:「想走,也行,不怕死,不怕去了上界當炮灰,儘管去!如今的萬界,對你們這些弱者而言,反而更安全,想當炮灰,我也成全你們!有天尊之族,都可來人!三大族,外加冥、龍、鳳、命都可去!至於巨人族,你們看雷暴心思,雷暴也下界了,走不走,隨你們!」

「三日後,無盡虛空等我!」

蘇宇聲音宏大,震蕩萬界:「太弱的,我不是保姆,走通道,自己走,死了別怪我,除了先皇妃不好死,其他的人,死多少,那都隨你們心意!」

萬界無聲!

這天,還是蘇宇的天。

當百戰選擇低調,在這萬界,百戰的威懾力遠遠不如蘇宇!

霸道無雙!

他說誰走,誰才能走,他說要誰走,誰就必須要走!

至於是否是欺騙他們……好像……沒太大必要。

蘇宇真有能力滅殺他們,其實都不需要欺騙,將他們聚集起來,反而是個麻煩,還不如一界界地攻打,那反而更好!

聚集到了一起,各方反而更強!

……

人境。

百戰沒出聲,武極卻是有些泛嘀咕:「陛下,這蘇宇,挺狂啊!他這把人帶走了,那……那咱們……」

三大族的強者,其實算是他們的人質了。

這要是蘇宇把人都給帶上去了,那怎麼辦?

倒是長青輕聲道:「未必是壞事,雷暴的話,大家也都聽到了,帶去上界的話,上界暫時便不會再管下界,否則,萬族還得擔心這些人出問題,視線一直不曾離開我們!」

說著,他倒是有些遲疑,「這蘇宇,要去上界?」

才到下界蟄伏,這就要跑去上界報仇了?

不遠處,長眉淡淡道:「這還不容易理解,三月和巨斧的到來,給了他底氣!兩位天尊級強者,加上他那邊,還有文王的狗,也就是三位天尊級存在,他覺得去上界,也能佔據一席之地!」

說罷,冷笑道:「我之前就說,他遲早會勾結萬族,血影和紅月還不信,為他辯解……如今呢?他可是直接說了,要去上界,和萬族談合作之事!」

蘇宇自己都這麼說的!

你們還怎麼洗?

血影和紅月懶得理會他,只是有些凝重,這蘇宇,要去上界?

上界,如今可不太平。

很不明智的想法!

蘇宇如何想的,他們也不清楚,既然躲到了死靈界域,何必此刻冒頭呢?

巨斧和三月就算支持,支持力度有多少?

真到了上界,萬族還真能把你當合作對象?

當炮灰差不多!

蘇宇在下界,殺了多少萬族強者,大家可是知道的,而且他在上界,也沒少殺三大族強者,更別說龍族那邊,合道被蘇宇差點殺光了!

這樣的仇怨,蘇宇去了上界,能有好下場?

百戰看了一會,平靜道:「隨他!」

蘇宇要上去,他也不會阻攔。

長青倒是輕聲道:「巨斧……如何考慮的?」

蘇宇不說,巨斧跟著一起走,這一次下來,連人境都沒回,而是直接去找蘇宇了,現在又要護送蘇宇去上界,巨斧是怎麼想的?

「巨斧重義氣,他算是蘇宇救下來的,跟著蘇宇也正常。」

百戰倒是沒多說什麼,巨斧本就這種性格。

這一次,被蘇宇救下了,跟著蘇宇,其實不奇怪。

倒是三月,這一次,蘇宇幾乎是徹底講明了,三月就是跟著他蘇宇混的,這才是讓人意外的地方,三月就不擔心接下來的處境?

食鐵一族不蠢,真蠢的話,早就覆滅了。

……

人境那邊如何想,蘇宇不在意。

他篤定,百戰他們此刻不會冒頭。

好不容易蟄伏了,現在冒頭,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蘇宇既然出頭了,那就讓蘇宇解決好了。

不止如此,這一刻,遠處的雷暴,都忽然道:「宇皇,那到了上界,還要多多照應了!」

蘇宇側頭朝那邊看去。

笑了!

這算什麼?

給百戰轉移視線嗎?

這話一出,搞的好像雷暴也是我的人一樣。

蘇宇笑了,點點頭:「放心,我會好好照顧的!」

我不招惹你們,你們也別想給我甩黑鍋,你雷暴真要跟我玩套路,我能玩死你。

很快,蘇宇不再多說。

我忙著呢,沒時間搭理你們。

「通天!」

通天侯傳送門戶再次開啟,這一次,蘇宇獨自踏入,三月和巨斧留了下來,蘇宇叮囑道:「二位多看看,三天後匯合!」

兩人點頭。

目送蘇宇離去。

等蘇宇走了,雷暴破空而來,沉聲道:「監天呢?」

三月瞥了他一眼,憨笑道:「跑了,一看我們人這麼多,跑的比誰都快!」

跑了嗎?

雷暴不是太確定,他其實趕到的速度很快,可是,他去的時候,監天侯已經不見了。

到底是跑了,還是被抓了?

他也不好判斷!

他再看三月,沉聲道:「二位,巨斧不說,三月兄這邊……真要和蘇宇一起上界?」

這對食鐵族而言,那就是徹底站隊了!

之前食鐵族態度不明,如今,蘇宇當著萬界的面在說這事,對食鐵族而言,未必是什麼好事。

三月笑道:「一起上去!我其實想試試,能不能要回族人!」

他笑道:「聯手巨斧、肥球,好歹也有三位天尊,日冕他們要是不想撕破臉,我覺得還是有希望的!要不雷暴兄也加入我們,也許可以多一分希望?」

雷暴迅速思考,很快笑道:「算了,我在明不如在暗,我會支持三月兄的,不過三月兄真離開了萬族陣營,也缺乏一些情報,還是我當這個中人吧!」

「呵,好!」

三月心中嗤笑,雷暴當然不會選擇直接站隊蘇宇,那樣的話,一旦蘇宇出事,他就麻煩了。

他是百戰的人,默默潛伏在萬界陣營就行。

至於萬族強者懷疑,那又如何?

三月盤算了一下,也不在意,這次上界,還是有很大希望,和萬族談判,將自己的族人都給弄回來的,這樣的話,就少了許多顧忌了!

至於危險,那也是蘇宇戰敗后的危險了。

可是,別人不知,他三月還不知道蘇宇的實力嗎?

很可怕!

那新天地中,那麼多強者,如今,萬界除了蘇宇這邊,還沒人知曉,這是一股足以顛覆萬界的力量。

……

蘇宇走了,三大族也開始準備上界的事。

此刻,他們也是想著,能走就走。

不走,下界的確越來越危險了。

百戰在這,蘇宇也時不時地出來,而今,上界好像也在開戰,未必有機會管他們了,不去上界遲早會出事。

仙界。

天古一邊命令人收拾一些東西,一邊在思考事情,許久,忽然道:「他大張旗鼓地來找監天侯,然後忽然就走了,符王,你說監天去哪了?」

符王疑惑道:「跑了?」

跑了?

天古陷入了沉思,跑了,蘇宇就這麼算了?

他動靜不小,蘇宇這人,是那種善罷甘休的?

未必吧!

他其實隱約有些猜測,許久,開口道:「也許……監天被抓了!」

符王一震,「不至於吧?我看三月和巨斧,好像沒出手!」

監天侯可不弱!

這麼一會功夫,真就說幾句話的功夫,大家打了個照面而已,就被蘇宇獨自抓走了?

天古不確定,但是他還是懷疑,監天侯被抓走了!

這一刻,他也頭疼。

很快,他道:「算了,去了上界再說吧!」

說罷,天古微微沉吟道:「去了上界,現在仙族是道和荒在執掌吧?」

「是。」

天古沉默一會,笑了笑,「算了,去看看吧!」

他才是仙族的王,不過,他在下界太多年了,上界的一些傢伙,如今實力強大了,未必會聽他的,哪怕他跨入了天王領域,在上界,也未必有足夠的話語權了!

去上界,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上去。

「也好!」

天古輕笑道:「去了上界,大道更加虛浮,也許很快就會有一個進步!」

沒再繼續,他默默離開。

走了,未必就能回來了,今日,好好看看這執掌了十萬年的仙界吧。

這一次上去,蘇宇不去還好,蘇宇一去,他是閑得住的人?

也許,上界很快就會爆發大戰了。

至於自己,要是死,不是死在蘇宇手上,就是死在獄王一脈手中,真的未必有希望再回下界了。

心中,其實還是有些絕望和預感的。

不過他沒說出來,說出來了,也未必有人會信。

……

蘇宇忙忙碌碌,搞定了萬界,再次回到死靈界域,開始忙碌其他的。

……

與此同時。

時光長河中,一道身影,逆流而上。

星月不知道逆流了多久,一直到腳下的生機之力都要徹底消散了!

而星宇印,也不復光輝了。

星月看向前方,還沒到嗎?

若不是有星宇印,若不是剛復生,蘊含了大量生機之力,她恐怕都沒希望走到這。

「還沒到嗎?」

她有些焦急,再不到地方,她只能順流而下了。

正想著,忽然,她好像跨過了一個界限。

這一刻,她身上氣息大變,一眨眼,一股濃郁無比的生機之力蔓延開來,星月一怔,回頭看去,她好像穿透了一層薄膜!

「我……穿過封鎖地帶了?」

她氣息越來越強,比之前還要強大的多,一眨眼,一股濃郁到極致的生命力在她腳下沸騰,大道之主!

是的,她晉級了!

或者說,她恢復了。

規則之主!

星月微微有些怔神,這麼說,哥哥當年也只是封鎖了一段區域,也是,真要有這實力封鎖整個時光長河,那人皇早就堪比時光之主了!

「也就是說,下游的強者,若是能穿過這段封鎖區域,也能突破?」

仔細一想,太難了!

她之前算是達到極限了,配合復生之力,再加上星宇印,若不是規則之主,恐怕沒辦法來這,若是,那來不來的,也沒區別了!

人皇封鎖的地段,剛好!

不到規則之主來不了,到了的,來了也是一樣的結果。

此刻,恢復了實力的星月,氣息還在緩緩強大,之前復生時候,融合本源,她實力進展不小。

「生死之道?」

她本就只掌握生命之道,可這一刻,她身上隱約還傳出一些死氣,她當死靈多年,又融了生死本源各一半,之後,又融了蘇宇的生死之道。

此刻,生死兩道之力,都在她體內。

這一刻,當她重新執掌生之大道的瞬間,星月忽然微微遲疑了一下,她體內是生之力,遠大於死之力的,因為她相當於掌控了兩條生之大道。

「時光長河中的死之大道早已沒了,算是被死靈之主抽取了,所以,時光長河中,不存在死之大道了!」

所以,到了這一刻,生之力倒是好強大,死之力,卻是有些不好強大了。

除非,生死轉換。

將生之力,轉為死之力。

「而生之力,是主要強化哪條生之大道呢?」

她有兩條!

想了想,下一刻,她將時光長河中的生之大道的力量,抽取了不少,忽然融入了體內的兩條大道中,其中白色的那條大道之中。

強化蘇宇的生之大道試試看!

她算是蘇宇天地中,第一位規則之主,真正意義上的,因為她執掌生之大道,早就是規則之主,此刻,恢復境界,也是瞬間執掌了蘇宇的生之大道,甚至包括死靈大道,她也執掌了。

當死靈太多年了!

一般人執掌,容易化為蘇宇世界中的死靈,星月倒是沒什麼問題,生之力始終壓制死之力。

這一刻,當她恢復的時候,其實她同時執掌了三條大道。

當然,其中兩條有點弱,和時光長河中的大道一比,差距還是很明顯的,兩條算是極其重要的大道,融合到了一起,也才勉強堪比一條大道之力。

生死大道,這可是基礎大道,一條都強大無比,何況兩條,現在融合了,感覺都不如自己的生之大道強大。

星月盤算了一下,蘇宇的天地之道,還是太弱小了!

「生死大道在我這,我若是強化生死之道,他的天地,應該也會擴張……」

星月執掌大道,很快,將時光長河中的一些生命之力抽取,融入蘇宇的大道之中,對她而言,其實影響不大,不過如此一來,會出現一些偏重。

……

而就在此刻。

蘇宇剛回到自己的天地中,下一刻,他微微挑眉,這方不大的天地,忽然再次擴張,而且這一次,擴展的很快,很大!

一股濃郁的生機,在整個天地中爆發出來!

萬天聖迅速飛來,看向這方天地,再看蘇宇,帶著一些驚訝:「擴張了!而且感覺比南王之前復生融道,擴張的還要快!」

蘇宇點頭:「有人成為真正的規則之主了!」

萬天聖瞭然,星月!

她成規則之主了,蘇宇這方天地的規則之主。

這也代表,星月一瞬間,真正的執掌了生死大道之力,生死完善,此刻,原本小鎮大小的天地,擴張速度極快,眨眼間,都達到了南元小城的大小了!

不止如此,此刻,蘇宇抬頭看天,他能看到一些東西,大量的生命力量還在融入,整個天地中,死氣幾乎被徹底壓制,強大的生命力量,讓蘇宇都覺得,自己生機恢復了許多,人都在變年輕。

連帶著,白髮都有些轉黑的趨勢。

蘇宇挑眉,很快明悟,有一股外來的生命之力,融入了自己的生之大道中!

星月晉級了,不但在自己的天地中晉級了,她還掌握了時光長河中的生命之道,此刻,將自己的那條大道之力,融入了一些進入蘇宇的生之大道中。

萬天聖看了一會,其實也判斷了出來,笑道:「她好像晉級規則之主了,而萬界沒動靜,這是不是代表,她已經到了人皇那邊了?」

「應該快了吧!」

萬天聖盤算一下:「挺久的了,在時光長河中,逆流了一天多時間,這還是帶著星宇印,要不然,三天都到不了,這麼說,非規則之主,幾乎沒辦法過去的!」

蘇宇點頭:「肯定的,那麼簡單的話,早就有人闖過去了!一天多時間……」

蘇宇想了想道:「若是時間流速快,也許一兩年,人皇他們就得回歸了!」

當然,這只是他自己的判斷。

他看了一陣,沒再去管,好事,何況,他也管不到,此刻,星月又不在這邊,說了對方也聽不到。

蘇宇迅速走向天地盡頭,很快,一方大印呈現。

大印自動開啟!

蘇宇看了一眼,大印中,都是萬道源頭,此刻,還有一些藍天的分身在,不過好像在連接時光長河中的萬道之力。

大印內部,好像是中控中心。

蘇宇取出囚籠,囚籠化為正常大小,監天侯正在和多寶說話,囚籠一出現,他朝四處看去,心中一驚,這是什麼地方?

在這,他甚至有些感應不到萬界的氣運之力了!

蘇宇也不解釋,看向他,直接道:「給我在這待著,別想跑,也跑不掉!」

「這裡是我天地的核心之地,你要是能跑掉了,我算你厲害!」

蘇宇說完,迅速道:「我還有事,你在這,可以感悟一下我天地中的氣運之道,但是……」

蘇宇冷冷道:「不允許融入我的氣運之道,否則,弄死你!」

這傢伙,要是融入了,那就是將萬界的氣運之力都抽取走了,如此一來,麻煩很大,萬界再無任何限制,封印破碎,這可不是蘇宇想要的結果。

當然,沒他允許,監天侯想融也難融。

蘇宇繼續道:「不過,你可以感悟,順帶著將自己的感悟,留在此地!放心,我不殺你,殺你做什麼?」

蘇宇幽幽笑道:「你可是我的重點保護對象,你要是死了,我豈不是更難受?監天侯,好好在這享受我的保護吧!」

監天侯此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只有頹然,他和蘇宇的差距,越來越大了嗎?

天地核心,聯繫到剛剛多寶說的,他已經知道了是什麼地方。

蘇宇,自己開天了!

他在擺脫整個萬界的限制!

監天侯沉默一會,開口道:「你就算控制了我,也沒用,當萬界氣運消散,我會死,大家還是會晉級!」

蘇宇眯眼笑道:「也是,不過……那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你覺得我會需要那麼久才能解決對手?」

好吧,監天侯想了想,也許真不用。

這傢伙,愈發可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7章 抓監天,生道晉級求訂閱)

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