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三族之變(求訂閱)

第791章 三族之變(求訂閱)

「陛下,你就不擔心剛剛他們會出手?」

此刻,巨斧都有些要流汗了,剛剛怕怕的!

萬族的天尊,還是不少的。

一旦真出手了,咱們4個,也未必擋得住啊。

「嗯?」

蘇宇疑惑,「為何要出手?萬族有病嗎?」

「我們是來幫忙的,還送了人過來,如此友好,除了龍族被我們殺多了,其他人為何要冒著生命危險,打他們的援軍?」

援軍?

巨斧心中腹誹,你可沒安好心,這也算援軍嗎?

蘇宇笑道:「別擔心,萬族真要敢出手,早就對八翼虎他們出手了,還能等到現在?這些人,其實實力有,天賦有,戰鬥之心也有,唯獨差一點……沒辦法達成一致,都有小九九!」

比如龍天尊,就擔心自己死了,龍族完了。

鳳天尊擔心自己掛了,鳳族完了。

道天尊擔心自己死了,仙族會被壓制……

都是一個心思!

其實,大戰一起,也最忌憚這種心思,萬族缺乏一個優秀的領導人。

若是真能聚合萬族力量,其實真不弱。。。

哪怕現在,道、冥、荒、魔、摩、日、月、龍、鳳,這就是9位天尊了,另外,雷暴、天命現在好歹還在效命中,足足11位天尊級強者。

三月跑了,那也只是三月罷了。

11位天尊級存在,這還不是全部,仙魔最少還隱藏了一位,那就是13位,再加上先皇妃,足足14位頂級存在,外加多位天王級存在,也有十多位。

這樣的實力,肯定比蘇宇這邊強一些的。

關鍵在於,誰能掌控萬族實力?

這才是核心!

此話一出,巨斧和三月也是點頭,巨斧笑呵呵道:「陛下說的不錯,真能合作,早在當年就合作了,當年我們打萬界的時候,也是逐一擊破的!」

萬族好像始終沒合作過,除了被人皇一把帶走了,萬族這才聯合到了一起。

「先去竹山!」

蘇宇也不多說,現在上界紮根下來再說。

等萬族把食鐵族送來了,咱們再說其他。

……

同一時間。

眾人默默看著蘇宇他們離去。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久久無言。

而就在此刻,先皇妃老態龍鍾,輕咳一聲,「先回去吧!」

月天尊急忙道:「皇妃,我們如今都搬到人山了,上界萬族齊聚。」

「好事。」

先皇妃微微點頭,的確是好事,她想了想問道:「之前蘇宇上界,敗陣了?」

月天尊簡單將事情說了一下,先皇妃思考了一下,許久才道:「不一定,也許是什麼轉移視線的手段,算了,蘇宇目前就算積蓄了實力,暫時應該也沒對付我們的心思,他首要目標還是獄王一脈。」

月天尊無言,皇妃這意思……蘇宇上次也許只是個障眼法?

不至於吧?

而就在他們商討的時候,前方,天古和接他的人,已經匯合,此刻,側頭朝他們看來,看向道、荒二位天尊,平靜道:「二位,先回仙族駐地吧!我有事要說!」

荒天尊和道天尊對視一眼,朝月天尊他們微微點頭,很快,迅速朝那邊飛去。

先皇妃看了一眼,咳嗽幾聲道:「仙族這邊,天古上界,也不知誰能主持仙族大局!我神族這邊……」

她看向寂無,「寂無,你實力不夠,族中之事,先交給日月二位天尊來執掌吧!」

寂無微微點頭。

先皇妃咳嗽不斷,氣息動蕩:「月食,你和日冕……若是在當年,早已是規則之主,超越凡俗,族中的小事,讓寂無先來主持,等到封印破除,你們都是規則之主,一些瑣事,也無需多費心思,更多的精力,還是在修鍊之上。」

月天尊微微點頭。

先皇妃輩分高,地位高,她既然上界了,面子還是要給的。

而先皇妃咳嗽聲越來越重,「獄王一脈,要清除掉,具體的消息,我不是太清除!但是據說,存在一位頂級強者,是嗎?」

「對。」

先皇妃沉默一會,開口道:「我要死了,大概也等不回來先皇了!此人,交給我吧,我用最後一戰,解決此人!除了此人之外,我族這邊,你和日冕,再殺一尊天尊……咳咳……」

她咳嗽起來,看向四周他人,喘息道:「必須要快了,蘇宇上界,不會平靜的!先以最小的代價,滅殺獄王一脈,再聯手……聯手對付蘇宇他們!」

她說話越來越急促:「上界也許不重視蘇宇,哪怕他一方多位天尊,也會小覷一二,可在我看來……蘇宇比獄王一脈還要難纏!獄王一脈不算什麼,蟄伏了十萬年,都沒能冒出水花來,只能說,之前小覷了他們,實際上,現在既然知道了他們的存在……他們只是強敵,而不是死敵!」

眾人心驚,月天尊忍不住道:「皇妃的意思是,蘇宇這一方,比獄王一脈還要難纏?」

「那當然!」

先皇妃點頭:「三年,四年不到的時間,掀起萬界風雲,在下界征伐四方,不要說什麼下界實力弱……下界實力弱,人族更弱!天古也好,寂無也好,都不是廢物,已經極其高估蘇宇了,一次次都是派出最強力量去殺他……第三次,其實天古他們都親自出手了!」

第三次就親自出手了!

這可是一族之皇!

誰會為了打一個小孩子,第三次,本族的皇就參戰了。

天古他們就這麼做了!

然而,還是遲了。

十萬年都沒發展的怎麼樣的獄王一脈,先皇妃其實不怕,她更擔心蘇宇,也許上界的傢伙不懂,甚至因為蘇宇上次慘敗小覷他,可先皇妃不會。

不止她,下界來的,都不會小看蘇宇。

哪怕蘇宇看起來猖狂,魯莽,衝動,都是表象。

這是一個年輕,但是極其深沉、詭計多端的傢伙,每次當他出手,除了先期沒辦法,剩下的,都是有十拿九穩的把握,甚至建立在己方不會失敗,不會死人的基礎上,他才會出手。

否則,他就和暗中的毒蛇一樣,隨時會給你一口,一擊不中,迅速撤離。

今日蘇宇上來了,只能代表一點,他有把握了!

對於蘇宇,先皇妃不介意用最大的可能性去推測他。

此刻,先皇妃的話,讓人有些覺得過於高估蘇宇了,龍天尊在一旁不以為然道:「他們是很強,可是,他們只有幾個人,蟻多咬死象,光是我們的合道數量,就足以圍殺他們!」

先皇妃看了他一眼,傳音月天尊道:「遠離他!此人腦子不好,遲早要死!三大族不要小覷蘇宇就行,至於其他各族,想找死的話,讓他們自己去嘗試!」

「我是神皇道侶,守護神族十萬年,不會希望神族滅亡……我願付出我最後一滴鮮血,為神族打下萬世基業,但是,我不希望……我神族,滅亡在蠢貨手中!日冕和你,都是聰明人,希望不會出現這種事!」

月天尊心中凝然,傳音道:「皇妃,您覺得,這蘇宇比起百戰如何?」

「百戰並非蠢貨……當然,百戰這邊具體如何,我不是太清楚,百戰此人,也許也有自己的算計,但是百戰……此人不好說,他對人族,守護之心,其實不算太強烈……蘇宇此人,若是類比,可能和當年的人皇有些類似!」

這是至高無上的評價了!

月天尊愈加凜然。

先皇妃又道:「其實很簡單!三月、巨斧這些人,是徹底的白痴嗎?若不是,為何會義無反顧地跟隨蘇宇?蘇宇多大?能修鍊到天尊境的,有幾位是白痴?尤其是三月,其實很聰明,很精明,食鐵族多年不滅,從第一潮汐開始,他就沒有明確表態……如今,卻是明確站在蘇宇這邊,你覺得呢?」

月天尊愈加鄭重,傳音道:「那按照皇妃的說法,也許……我們該先對付蘇宇?」

「不!」

先皇妃傳音道:「先對付獄王一脈,蘇宇連我們都放著不對付,先去對付獄王一脈,這代表,這一脈目前可能更危險!蘇宇這邊……我不建議直接和他動手,而是拖!」

「拖?」

月天尊驚訝,什麼意思?

「拖到先皇他們歸來……」

先皇妃傳音道:「快了,我已經感受到了,大道之力在波動,在雀躍,他們快回來了!」

先皇妃喃喃一聲,繼續傳音道:「拖!蘇宇,在這個時代,其實很難對付他,拖到封印破碎,拖到先皇他們歸來,這才是對付蘇宇的機會!」

「若是拖不了,那就防!防不了……甚至可以先聯繫百戰,抵禦蘇宇,讓百戰站在前面……」

「打獄王一脈,其實也可以拖!」

先皇妃迅速傳音:「打,一定要打,但是要拖時間!」

對於先皇妃的話,月天尊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抉擇。

這叫什麼話?

忌憚,但是不敢打,蘇宇這邊,先皇妃居然說,比獄王一脈還要難纏。

甚至隱約有點懼怕的意思!

先皇妃可不是弱者,昔年也是規則之主,難道連規則之主,都忌憚蘇宇了嗎?

月天尊心中想著,一時間,對蘇宇也多了幾分重視。

真的很難纏嗎?

他們和蘇宇接觸的太少,最後一次,還是蘇宇戰敗,莽撞、衝動,這是蘇宇給他們留下的印象。

……

而此刻,仙族這邊,氣氛要凝重許多。

天古悶不吭聲,帶著人朝人山飛去。

後方,道、荒兩位天尊,微微蹙眉,也沒說話,一路跟著,仙戰侯是此次來迎駕天古的,此刻,見氣氛凝重,轉移話題道:「吾皇,我上次扔下去的兵器,陛下……沒帶上來嗎?」

「在蘇宇那!」

天古想都沒想,哪怕不知道情況,也直接說出了這話,平靜道:「我和你沒交流過,若是有,那都是蘇宇的事!」

仙戰侯一愣,「那……可我是在命族和他……」

「下界命族大概投靠他了,上界不好說,天命那邊不要太信任就行!」

天古邊走邊道:「荒,聖侯可在?」

荒天尊眼神微變,低沉道:「在閉關!」

「讓他出關!」

天古平靜道:「通知聖侯,該出關了,生死存亡,就在此刻!」

荒天尊微微皺眉道:「天古……」

天古側頭看向他,許久才道:「我不想奪你們的權,但是你們對蘇宇一無所知,我不奪權,你們遲早會死在他手上!」

天古冷漠道:「告知聖侯,出關!我要執掌仙族!你和道若是覺得不妥,可以對我出手,試試看!」

權柄?

天古說在意很在意,說不在意,其實也就那樣。

可他,必須要奪權!

他奪權,不是為了單純的權利,而是為了不讓仙族陷入絕境,這些人,對蘇宇一無所知,永遠也不知道,蘇宇的可怕之處!

他們只會輕視他!

若是對手只是獄王一脈,他不會此刻奪權,沒必要。

你們打就是了,他實力不夠,才達到天王領域,何必和兩位天尊翻臉?

可此刻,哪怕翻臉,他也要奪權!

兩位天尊,臉色都不是太好看。

而天古,壓根不再理會,速度極快,很快,已經抵達人山,前方,仙戰侯為他開道,迅速開啟人山禁制,天古直接跨入人山,迅速朝仙族領地飛去。

前方,元聖侯此刻也帶人來了,看到天古,有些皮笑肉不笑,不過還是客氣道:「天古上來了,我正準備為你接風洗塵……」

元聖侯,和天古一樣,都在修仙皇大道!

之前,許多修仙皇大道的,不是死了,就是轉修了,唯獨元聖侯,一直還是修鍊此道。

元聖侯,和天古,其實有關係。

雙方也許還能算師兄弟!

天古和元聖侯,都師承仙皇,都是一脈之人,所以這才主修仙皇大道,不過元聖侯更老一些,天古是上古末期的人物了。

「不用了!」

天古直接越過了他,元聖侯臉色有些難看,而天古沒看他,直奔仙族領地而去。

他抵達仙族領地,那是二話不說,氣息大漲,瞬間爆發,低喝道:「聖侯,我來了!」

話音落下,仙族新領地中,忽然,一座小山裂開。

下一刻,一尊古老的存在,迅速出現,一眨眼,撕裂虛空,出現在天古面前,眼神有些欣喜,有些激動。

「殿下……」

天古抬手,眼中也有些激動,「聖侯,我來了!」

「殿下!」

這年邁男子,有些激動,「殿下早該上界了,下界提升艱難……」

「不!」

天古搖頭:「上界未必好,大道虛浮,同等戰力,還是不如下界的!」

說著,迅速道:「不說這些,既然來了,那就只能如此!召開仙族議會,召集所有合道,我要執掌仙族!」

「諾!」

這聖侯,氣息強大,下一刻,一枚印章懸浮在空,喝道:「仙族,召開仙族議會,合道之上,無論閉關、外出,速來議會大殿!」

「聖侯!」

此刻,道天尊微微皺眉,剛想說什麼,聖侯沉聲道:「道,你有意見?」

他氣息震蕩之下,一人鎮壓兩位天尊,居然讓這兩位天尊都感受到了壓力。

而此刻,仙戰這群強者,也是紛紛氣息爆發,朝元聖侯這些人威逼而去!

天古一臉平靜,既然來了,既然聖侯還在,那這天,就翻不了!

元聖想和自己斗嗎?

他還差的多!

哪怕兩大天尊,那也不行。

此刻,眾人都是心驚。

片刻后,仙族塵封多年的議事大殿開啟。

……

大殿中,一群強者,迅速湧入。

此刻,整個仙族的底蘊,這才全部暴露出來。

這一刻,外界看到了,才能知曉,仙族到底有多強。

巨大的大殿中,一座座空蕩的寶座上,很快,坐滿了人。

天尊三位!

天王,足足6位。

天王之下合道,總共有65位。

一族之中,74位頂級強者,這還是被蘇宇殺了不少,包括當初被殺擊殺的幾位偽道天王,否則,仙族強者更多。

74位頂級強者,此刻,三大天尊和天古並立而坐,至於元聖、仙戰幾位,卻是要稍微下一個台階,代表了地位的不同。

元聖侯面無表情,不知想些什麼。

而天古,看向下方眾人,毫不客氣,平靜道:「我不管你們是樂意也好,不樂意也罷,今日起,仙族,唯我之令,才是仙族之令!除我之外,任何人不得發布任何掉調遣合道之令!」

此話一出,有人皺眉,下方,一尊天王沉聲道:「天古,這不是下界!」

天古看向他,冷漠道:「上界,也一樣!」

「天古,你……」

那天王有些不滿:「你是否太過霸道了?你對上界了解嗎?你一來,就要如何?你在下界做的很好嗎?被人打的封界待援!」

又不是在下界做的如何好,在下界,被一個新人打的閉界求援,也不知天古哪來的底氣,上來就要奪權!

這天王又道:「上界可不一樣,這些年,在幾位天尊和元聖的帶領下,強者越來越多,我族發展的比其他各族都要好,要我說,天古你初來乍到,我看,還是等等再說吧……」

「大膽!」

仙戰侯怒喝一聲,「放肆!你一個後晉准王,哪來的資格在這大放厥詞?」

那新晉天王,眼神難看,看向仙戰,而仙戰侯冷聲道:「看什麼?若是當年,治你一個大不敬之罪!陛下早在仙皇消失之後,通過公推,接掌仙族,十萬年來,仙族蒸蒸日上,都是陛下之功!哪一次潮汐,不是陛下從沉眠中覺醒,打贏了一次又一次潮汐之戰!」

「怎麼,你不服嗎?」

仙戰侯冷冷道:「不服也給我憋著!陛下一直在下界就算了,既然上來了,那上界,就是陛下的領地!」

無人吭聲。

上方,聖侯見狀,淡笑道;「既然大家沒意見,那就按照殿下的話來辦,仙皇陛下不歸,仙族,還是交給殿下來執掌……」

道天尊微微凝眉道:「我覺得,天古對上界可能不太了解,這樣,要不先讓天古跟在元聖後面學習一二……」

聖侯淡漠道:「不用,上界小小的彈丸之地,有什麼需要學習的?在場的,誰不認識殿下?既然如此,其他事情很容易交接,元聖,三日內,和殿下交接完畢!」

元聖侯臉色變幻,很快,輕聲道:「遵令!」

天古看了他一眼,自己這老師兄,未必服自己,他心中有數。

早些年,雙方就因為仙皇大道的事,鬧過彆扭。

此刻,他其實不想和這些人鬧彆扭!

鬧彆扭,受損的還是仙族實力。

然而自己這麼想,對方未必這麼想。

「元聖,過來!」

天古一聲輕喝,眾人都是皺眉。

現在就要找麻煩嗎?

會不會太快了!

天古向來不是這樣的急性子,這一次上界,卻是急不可耐,為何?

元聖侯也是眼神變幻!

這就要找茬了嗎?

天古這一次上界,和以往還真不一樣了!

元聖侯心中暗罵!

仗著聖侯支持,你就肆無忌憚了嗎?

這些年,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道、荒二位天尊閉關期間,都是我在執掌仙族,你敢此刻對我動手嗎?

他心中泛現無數念頭。

一步步朝上方走去,我倒想看看,你天古,是不是要當眾殺我!

你敢嗎?

此刻,道天尊幾人,也是面色凝重,兩人看向聖侯,卻見聖侯一臉冷漠地看著他們,兩人都是無奈。

聖侯,是仙族的底蘊。

也是日冕那一層次的強者!

或者說,日冕都要比他差一些。

此刻天古上界,聖侯瞬間出現支持,加上仙戰等人,除非想仙族分裂,否則,此刻只能如此,只能尊從天古再次接掌仙族的意志!

元聖一步步上前。

很快,站在了天古下方的台階上。

雙方距離不到一米,彼此對視,元聖眼中露出一抹桀驁,你敢殺我嗎?

都是仙皇弟子!

他還比天古年長!

是天古師兄!

他就是不服,若是以前就算了,後來,天古一直在下界,實力不增長了,而他卻是跨入了天王領域多年。

別看天古現在晉級了,可也只是剛晉級罷了!

身份地位差不多,實力他比天古還要強大一些。

為何,仙族是由天古執掌?

而不是自己?

以前不說,這個潮汐,天古做的很不好,仙族在下界,並無任何建樹,反而被下界的人族打的丟盔棄甲!

他天古,有什麼臉面上來就奪權?

帶著不服氣,他桀驁地看著天古。

而天古,聲音平靜,看向他:「你是我師兄,你一直不服我,我都知道!」

元聖不吭聲。

你知道最好!

「早些年,是我過於自傲,過於跋扈……」

元聖微微一怔,天古平靜道:「這些年,我並非一切做的都好,但是……我守護仙族之心,從未變過,我想,你也是如此!我們都是仙皇門徒,仙皇離開的匆忙,沒有選擇誰來執掌仙族,但是,我們作為門徒,當為仙皇守好這仙族!」

「我此次上界,並非為了權,那些,毫無意義!名利與我而言,也許早些年看不透,現在,其實也都看透了!」

「沒了仙族,我們什麼都不是,如今,我只希望仙族可以傳承下去!」

「仙皇可能快回歸了……他還活著!」

天古看向元聖,元聖眼中露出一抹嘲諷之色,淡淡道:「師弟這是要和我談情分了?」

「不需要!」

天古漠然道:「你我,也沒太多情分可言!早些年,我讓你自斷大道,你不願意,你我早就埋下仇怨,我只是想說,此刻,不是計較這些仇怨的時候。」

元聖笑了!

真可笑!

你一句不計較就完事了?

這傢伙,真敢想!

天古平靜道:「今日,我們恩怨做個了斷如何?」

「嗯?」

元聖微微一怔,天古淡漠道:「我修仙皇大道,你也是,你我都達到了天王層次,你我大道爭鋒,誰勝誰負,今日做個了斷,也免得你給我找麻煩!」

「什麼意思?」

「大道爭鋒!」

天古冷漠道:「你我互吞大道之力,贏者天尊,敗者斷道!兩位天王,換來一位天尊,不虧!」

「不可!」

此刻,三大天尊,都是出聲阻止!

這可不行,誰斷了道,都不是好事!

天古沒理他們,看向元聖,淡漠道:「要試試嗎?」

元聖侯面色沉重,看向他,冷冷道:「你吃定我了?」

「不!」

天古平靜道:「看大道感悟,我剛晉級,也許還不如你!」

元聖侯卻是沒太大信心。

他天賦,的確不如天古,對大道感悟……也未必比得上天古,只是天古一直不上界,大道凝練,其實,下界的天王,大體上都比上界的強一些。

今日,天古一上來,居然就要和他比拼大道!

互相吞噬!

顯然,這傢伙是想借自己的力量,成為天尊!

元聖侯眼神變幻。

我會輸嗎?

大概率會!

可是……我不甘心啊!

道、荒二位天尊,顯然也這麼覺得,道天尊微微皺眉道:「天古,這不合適!都是自己人,元聖還是你師兄,你豈可如此……」

顯然,他覺得元聖會輸!

元聖侯心思萬千,最終,笑了,咬牙道:「行!比就比!我不信,我一輩子都會輸給你!天古,我不服你,本來就是如此!也好,今日就讓我們分個高下……我若是輸了,你成天尊……也好,免得讓人說,仙皇座下,一位天尊都無法誕生!」

來!

我就是不服你,你憑什麼佔據皇位?

因為你有天賦?

那以後乾脆只看天賦算了!

輸了,我就退出,仙族交給你,也好,你成了天尊,也能更好控制仙族。

元聖侯大道之力呈現,冷冷看向天古。

他的大道之力,稍微有些虛浮,上界強者,其實都是如此。

而天古,此刻大道之力也呈現了出來,比他要弱一些,但是更凝練一些。

這就是多年積累,多年底蘊的呈現。

一個是鋼鐵柱子,一個是木頭棒子。

誰更強?

此刻,其實眾人心中還是有數的,大概率,元聖侯會不敵天古!

眾人心情複雜!

縱然天古能贏,可是……可是這些年,大家在上界,的確是元聖侯帶著大家走到了今日,不是你天古,你……何必呢!

既然已經說了,你為主,何苦斬盡殺絕!

天古大道之力呈現,不管眾人如何去想,下一刻,兩道大道之力互相碰撞,一眨眼,連接到了一起,組成了一條更強大的大道之力!

一瞬間,兩人氣息,隱約都達到了天尊層次。

當然,這是合體狀態。

此刻,大家都默默看著,大道吞噬,這是極其兇險的一件事,大家都隱約看到了,天古的大道之力,迅速鎮壓元聖侯!

元聖侯,劇烈掙扎,可大道蓬鬆,明顯有些不敵。

真正交手,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可大道爭鋒,這就靠感悟了。

元聖,不敵!

「吼!」

元聖侯劇烈咆哮,大道掙扎,卻是被天古壓制的死死的。

此刻,元聖侯絕望,頹廢,有些不甘,有些釋然……我……真不如他!

大家都說,天古是天才,卻是無人說,元聖是天才。

果然,哪怕如今大家同等境界,我依舊不如他!

元聖侯自嘲,心中一笑,罷了!

一山不容二虎!

也許,我真的該退出了。

也好!

而就在這一刻,鎮壓了他大道的天古,忽然,一股股大道感悟,一股股大道規則之力,朝元聖侯大道中湧出!

其他人還沒看出來,而元聖侯,先是絕望,接著,忽然愣住了。

天古……搞錯了吧?

是吞噬,不是吐出來!

你把自己大道感悟和大道規則之力,傳輸給我做什麼?

這蠢貨,難道弄反了?

不會吧!

元聖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哪有這麼蠢的人!

他剛想說什麼,忽然,腦海中傳來天古的聲音,帶著冷漠和蔑視:「感悟,修鍊,否則你一輩子也成不了天尊!你這蠢貨,師尊帶走了那些強者和天才,我因為年輕被留下,你是單純的因為弱小和愚蠢!」

「……」

元聖侯心中一驚,想罵人,卻是無法說話,他大道之力被鎮壓了!

「速度,廢物!」

天古傳音:「我只希望你成為天尊后,不要成為最弱天尊!丟了仙皇大道的人!」

「那……你呢?」

元聖侯意志動蕩,不敢置信。

你呢?

「仙戰奪取了偽道中的肉身道,我先借用一下,肉身之道,基礎大道,我很快可以成為天王乃至天尊!此道不弱,只是如今好像受制於蘇宇……無妨,我遲早會更換大道!仙皇大道,不能成為規則之主,也剛好適合你這蠢貨!」

「恰好,為我仙族,再增一位天尊!」

在元聖駭然的目光下,在其他人還沒看清的情況下,忽然,天古一聲悶哼,轟隆一聲,自斷大道之力,所有感悟,全部融入元聖侯大道之中!

下一刻,他探手一招,仙戰侯有些悲哀,將一條大道之力拱手送上!

天古迅速融合,眨眼間,氣息達到了合道!

肉身道!

這是上次仙戰侯和斷血侯爭奪的大道之力,仙戰這位天王都想換道,斷血也想,可後來,還沒來得及,就傳聞偽道有麻煩!

仙戰只好放棄了!

此刻,卻是被天古拿去用了!

一眨眼,天古氣息,節節攀升,身旁,元聖侯也是氣息瞬間暴漲,朝天尊進發!

直到這一刻,其他人才感覺到了什麼,不敢置信,有人低聲道:「元聖……贏了?」

而此刻,聖侯微微皺眉,仙戰侯咬牙切齒,怒道:「什麼贏了?是陛下自己讓出了大道之力,否則,元聖拿什麼贏陛下?」

眾人一怔!

為什麼?

而天古,迅速融合肉身偽道,片刻后,氣息穩固了一些,隱約也有二等合道之力,這些強者,對肉身道都不陌生,正因為換道可以很快提升上去,他們才會選擇換道。

也許用不了多久,天古就會成為肉身道天王。

而此刻,天古瞬間睜眼,淡淡道:「元聖成為天尊,我戰力不會受損,相當於我族多了一位天尊!如今,仙族之存亡,就在眼前,沒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獄王一脈,只是危險,真正的滅族之危,在於蘇宇!信也好,不信也好,這都是我接下來的執政方陣!」

「嚴防死守,小心蘇宇,事關蘇宇,都當三思而後行!」

轟!

一聲氣爆聲響起,元聖侯氣息瞬間強大到了天尊的地步,睜眼,再看天古,一臉複雜,「你……」

天古冷漠道;「我不需要你的感謝,太廉價!接下來,不要和我作對,聽話,就是最好的結果!仙皇大道,也不是萬能的,更多的還是對生命的領悟!此道,無法突破到規則之主,這也許也是代價!當然,現在談這些,為時尚早!」

元聖侯無言,許久,躬身道:「元聖……知曉!當遵陛下之令!」

這一刻,他選擇了臣服。

因為,天古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了。

這一刻,天古實力雖然下滑,可三大天尊,都是微微點頭。

而下方,很快,響起了臣服之聲。

「吾等,遵陛下之令!」

聲震仙族!

天古上界第一日,瞬間拿下整個仙族。

同樣,先皇妃,也迅速重新執掌神族,魔族那邊,魔戟幾人,據理力爭,也想在魔族,發揮出自己的話語權,

都是一個意志,獄王一脈危機,不如蘇宇危機!

PS:下一章11點前,老時間,最近有些扛不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1章 三族之變(求訂閱)

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