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剝奪王位(求訂閱)

第793章 剝奪王位(求訂閱)

巨竹侯他們回來了。

扛著一座大山回來的。

這也是當初從竹山扛走的大山,如今,短短月余,他們再次扛著大山回到了竹山。

巨竹侯、四月、五月、圓月,這些強者都很興奮。

自從蘇宇離開上界,損失慘重,食鐵一族就很難過了。

原想著,接下來的大戰,食鐵一族很可能成為炮灰,沒想到,沒多久,蘇宇就回來了,不但回來了,還強勢無比,讓萬族主動釋放了食鐵一族回歸。。。

「陛下!」

隔著老遠,巨竹侯就激動不已,再看三月,更是興奮。

回來了!

雖然竹山已不在原地,可竹山還是竹山,三月和蘇宇他們都在,這就足夠了。

蘇宇也是面帶笑容。

在上界,臨走的時候,他見過一面巨竹侯,那一日,巨竹侯說,他們會等待蘇宇回歸,除非蘇宇隕落,否則食鐵一族不會另投他主。

三月也一直在踐行這一點。

所以,當蘇宇回歸后,第一時間便想辦法將食鐵一族的人要了回來,如此一來,也能避免被萬族威脅。

「回來了!」

蘇宇露出笑容,麾下再多一位天王,四月也是二等合道,五月三等巔峰,也算不弱的力量了。

天王強者,又多了,剛剛通天也晉級天王。

如此一來,蘇宇這邊,天尊4位,天王都有3位了。

才來上界,戰力就出現了飆升。

蘇宇都尋思著,能不能強攻獄王一脈了,前提是,萬族不存在,萬族存在,強攻就不是好事。

「巨竹!」

三月也是欣喜,看向那山上,上萬食鐵族人,還是很興奮的。

食鐵族數量不算太多,上萬,這比下界都不少多少了,一旦這上萬族人,包括巨竹他們都沒了,那對食鐵族而言,也是不可估量的損失。

此刻,他們回來了!

這時候,那些食鐵獸也很興奮,他們剛剛也看到了蘇宇他們大發雄威,也聽到了蘇宇威懾萬族,逼著萬族送他們回歸。

此刻,一瞬間,上萬食鐵巨獸,紛紛暴吼,「拜見陛下!」

上萬食鐵獸,有的還啃著竹子,有的掛在樹頭,紛紛暴吼,場面有些滑稽,卻也讓人振奮。

蘇宇面露笑容,大笑道:「都免禮!諸位回歸,宇皇府之幸!今日,無法下界,無法和下界食鐵一族團圓,但是,那都是遲早的事!」

蘇宇發表宣言,大聲吼道:「在這上界,食鐵一族,會見證我們的輝煌!擊殺仇敵,為戰死的宇皇府精英報仇!」

「殺我蘇宇麾下一人,我當百倍償之!」

「諸位,吾等和獄王一脈,死磕到底,不死不休,殺光了他們,我們再下界!」

「不死不休!」

吼聲震天!

一群食鐵獸,也平白覺得熱血興奮,雖然這一戰,他們未必會參戰,但是,聽起來也爽啊。

蘇宇不是那種光說不做的,人家可是真的來上界報復的。

這不,今天剛上來,就把獄王一脈兩大天尊,打的遍體鱗傷。

這才是真的狠!

光嘴上狠沒用,關鍵是下手也狠。

而這一刻,蘇宇目光投向混沌山深處,聲震天地:「獄王一脈,背叛人族,勾結混沌,罪無可赦!人皇不懲,九代人主不懲,我懲之!」

「大逆不道,其罪當誅!吾剝奪獄王之人王名號,獄乃人族叛逆,其罪當誅!剝獄之一脈人族氣運,人皇見證,天地見證!」

「叛逆,當誅之!」

轟!

就在這一刻,蘇宇言出法隨,天地變色。

遙遠的東方,道源之地,人皇大道顫動。

混沌深處,蘇宇的人主印也在顫動。

以當代人主之名,判獄王有罪,剝其人族氣運!

……

獄王一脈,混沌深處。

忽然,山崩地裂。

天地變色。

烏雲遮日!

虛空中,這一刻,忽然呈現出一尊和蘇宇類似的巨人,巨人張嘴,一口朝群山中的國度吞下,那獄王一脈的老祖,臉色一變。

陡然一拳打出!

轟!

天地炸開,可是,卻是沒能打到那虛影。

這形似蘇宇的巨人,出現的突兀,一口吞下,沒有傷到任何人,然而這一刻,一些頂級強者,卻是有些心悸,忽然,感覺空落落的,少了什麼。

整個獄王一脈,氣運陡然下降。

被供奉在大殿中的獄王雕像,忽然咔嚓一聲破碎,跌落神壇!

不過很快,這雕像迅速聚合,恢復完整。

再次飛上神壇!

然而這一刻,卻是隱約少了點什麼。

「罪!」

就在這一刻,虛空中那巨人,口中忽然爆出一聲低喝,下一刻,一個巨大的「罪」字,烙印整個獄王國度!

無數民眾,抬頭看天,都是心生惶恐。

忽然,覺得自己有罪!

……

此刻。

蘇宇身上,氣運之力爆發,轟隆隆,好像無形中和什麼對抗一般,此刻,蘇宇面色發白,卻是狂笑不止:「獄,你已被我定為人族之叛逆,何必反抗?我乃人主,人族之主!我說你是叛逆,你就是!你再強,昔年也不過四極人王之一,地位不過如此,如何和我爭鋒?」

「何況……你能回來嗎?」

「哈哈哈!」

蘇宇猖狂大笑,氣運之力不斷爆發,鎮壓天地。

管不到萬族,我還管不到你人族了?

九代人族,上古氣運,其實被蘇宇給繼承了,包括監天侯被他抓來,百戰自己脫離,可以說,整個上古人族氣運,都聚於蘇宇一身!

既如此,我不打你,氣運上定你為叛逆,那你就是!

這一刻,在所有人眼中,在萬族眼中,弱者其實看不到什麼,可強者,明顯可以看到,混沌山深處,一股股烏雲鋪天蓋地地朝某一處匯聚!

氣運消散!

獄王一脈,也不全都是人族氣運,蘇宇也做不到全部摧毀,可此刻,明顯氣運消散了。

……

人山之上。

天命侯迅速開天眼!

不止他,其他能開天眼的強者,紛紛開啟各種道術,朝遠處看去,這一看,都是心驚。

看的清楚的,比如天命侯。

此刻,他看到了一頭金色巨龍在獄王國度上空掙扎,而巨龍身上,騎著一人,正是那蘇宇虛影,蘇宇一點點抽離其中的一些氣運。

轟隆隆!

那是無形中傳來的轟鳴聲!

那巨人蘇宇,手持大印,鎮壓金色巨龍,眨眼間,抽離其中接近三分之一的氣運之力,轟隆一聲,這些氣運之力消散。

整個巨龍,瞬間縮小一圈。

而蘇宇那巨人,也瞬間消失,潰散在了原地,金色巨龍,一下子化為白色,金色開始褪去!

天命侯心驚不已!

蘇宇不是皇!

獄王的職位,不是蘇宇冊封的,蘇宇只是人主,按理說,和獄王同等。

人皇不拿下獄王的職位,沒人可以拿下,哪怕文王也不行。

為何會如此?

為何會這樣?

何止天命侯震撼,這一刻,人山之上,一位位天尊,都是心驚不已,看向遠處的蘇宇,而遠處,蘇宇氣息動蕩,好像也受傷不輕。

兩敗俱傷!

可這時候,蘇宇狂笑聲再次傳來:「我定你們為叛逆,所謂獄王一脈,從此消失,唯有罪族!你族,從此以後,皆為人族之罪孽!罪族,適合你們!」

這時候,那仙族聖侯都忍不住驚聲道:「這……他……他比歷代人主都要有人主之氣,他位格居然比獄王還要稍高一籌,這是為何?」

蘇宇在上古皇庭中的排序,位格居然比獄王還要稍高一些!

不可思議!

這東西,其實說不重要,也不算太重要,要說重要,那也是相當重要的。

剝離了獄王人王之位,這代表,獄王一脈,不再共享人族氣運之力!

百戰自己抽離了自己的人族氣運之力,蘇宇剝離了獄王一脈,如此一來,如今的人族氣運,唯有蘇宇和上古人皇那邊共享。

氣運剝離,這恐怕還是第一次發生!

後世人,居然剝離了前人的人王位格,不可思議!

而遠處,天古沉默一會,緩緩道:「也許……因為他身份地位的確很高!他繼承了文王傳承,得到了明王、戰王後裔支持,得到了傳火一脈支持,也許還得到了人皇的認可……」

「人皇和四極人王中文、明……也許還有武王的支持,再加上人族人心向他,食鐵各族支持,他的確是歷代人主中,氣運、天賦都極高的一位,我懷疑,他還抓走了監天侯,氣運之力更強三分,監天被抓的話,代表監天氣運不如他……」

此刻,唯有感慨,唯有嘆息。

而有人卻是有些疑惑道:「他好像受傷了,如此大張旗鼓地剝奪氣運,到底有什麼作用?」

不是人人都了解氣運之力的作用的。

此刻,聖侯輕聲道:「作用?作用就是獄王一脈氣運下滑,原本大戰爆發,他一族強者,一旦敗退,本來有希望逃生,有希望重傷脫離,結果就是……會死!」

「氣運不是萬能的,只能說,起到一些輔助作用,你實力強大,氣運剝離,其實沒什麼影響!」

「可一旦,你打了敗仗,你會發現,你越來越倒霉!」

「你療傷的時候,都有可能自爆……」

剛說完,轟隆一聲巨響,從遠處傳來。

……

獄王國度。

獄王老祖暴怒之下,一拳打向天空,好死不死的,這一拳下去,剛碎了肉身的月昊,忽然一下子被牽扯了進去,噗嗤一聲,剛恢復一點點的肉身,瞬間被攪碎。

意志海急忙逃脫!

下一刻,他臉色慘白地逃到了一邊,看向那老祖,而老祖臉色也變了,咬牙切齒:「不可能!怎麼可能!就算真被剝離了,我族實力強大,除了人族氣運,我族本身就有強大無比的氣運之力!強者都是氣運,強者本身就是氣運的源泉,為何會如此?」

倒霉,也不是這麼倒霉的!

獄王一脈本身就具備強大的氣運之力。

強者,其實就是氣運的組成部分。

如今,只是說,人族賦予的氣運,消散了一些,不代表獄王一脈本身就沒了氣運,真沒了,那會死人的,走路都能跌死!

這不可能!

剛剛他沒朝月昊那邊攻擊,結果月昊居然被捲入了進去。

此刻,其他幾位天尊強者,也是紛紛變色。

一個個臉色鐵青!

怎麼會這樣!

人主居然可以剝離人王氣運之力,開什麼玩笑,還不是一般的人王,而是四極人王之一。

嘴上說著,人族不算什麼,而今我成聖族。

可是,獄王地位之高,不單單是因為實力,還有他在上古皇庭的地位,那是四極人王之一,上古地位最高的五人之一!

今日,在上古消失之後,卻是被一個小輩給剝離了!

獄王……是的,這個四極人王的位置,真的就被蘇宇給剝奪了!

不可思議的結果!

他不是人皇,哪怕上古,也只有人皇可以剝奪獄王的位置,文王都不行!

……

同一時間。

時光長河,上游。

星月到來也沒多久,或者說,幾乎就是剛剛的事。

可就在這一刻,時光長河沒再顫動,但是,一股冥冥中的意志之力,席捲而來,這一刻,所有人族強者,忽然微微一怔。

這一刻,好像耳邊聽到有人在說:「獄王一脈,大逆不道,人皇不懲,九代人主不懲,我懲之!剝獄王王號……」

聲音,在所有人族強者心底升起。

一群人,臉色變幻。

有人……要剝奪獄王的王號!

我的天,誰啊?

九代人主……顯然不是,難道……難道是星月之前說的那第十代人主?

這麼霸道?

獄王可是上古四王之一!

而這一刻,人皇虛影,也是微微顫動一下,陡然看向遠處,看向下游,許久,喃喃一聲:「可!」

轟!

一股氣運之力,沸騰而起。

下一刻,人皇附近,浮現出4個巨大的金色光點,36個小一點的金色光點,360道白色光點。

四極人王,三十六普通人王,360位人侯!

這就是當年人族的巔峰戰力!

此刻,其中一個巨大的金色光點,忽然破碎,原本四個光點,化為三個,形成了三角形,圍繞著人皇,很快,這些光點消散。

明王走出,語氣複雜:「陛下!」

人皇嘆息一聲:「都是隨我一起征戰諸天的兄弟姐妹,我不想拋棄任何一人……獄王之事,我從未想過,剝離王位之事,更未想過,驅逐人族!哪怕背叛,也是人族!可如今,第十代人主不這麼想,而且……氣運震蕩而來,人心所向,氣運如虹……你……讓我拒絕嗎?」

他可以拒絕!

那是他冊封的!

此刻的蘇宇,位格還是沒他高,只是氣運傳盪而來,其實人皇不許可,蘇宇只能如大臣一般建議,可當人皇許可了,一切就順理成章了!

蘇宇代天巡狩,如同手持尚方寶劍,有了人皇之允許,自然可以撤銷獄王之爵。

「蘇宇?」

此刻,明王低聲呢喃。

這一次,他記住了這個名字。

之前,星月提過,但是大家都沒太在意了,一位日月開天者,現在可能廢了。

然而,此刻,這位開天者,第十代人主,居然剝奪了獄王的王位,這一瞬間,大家記住了他。

獄王,那是大家的戰友。

當然,背叛了的戰友。

可是,畢竟是戰友,感情還是很複雜的,平時,無人提及剝奪獄王王位之事,如今卻是有人做了。

這一瞬間,大家都很沉默。

而星月,四處看了看,狀若無意道:「肯定是獄王一脈的人,又做壞事了!這一脈,無惡不作!勾結西天王,幾次要殺鎮守鴻蒙,擊殺三十六位鎮守,想帶領死靈殺入生靈界域!」

「在上界,這一脈,勾結百戰,暗害傳火一脈,兵窟、丹玉這些人全部被殺,岷山這些老將,也陸續戰死……」

「等到蘇宇去到上界,上界活著的老將,就有少數幾位了,定軍、火雲、英武,這就是蘇宇收攏的全部上古老將了,哦,還有個周天……」

眾人一聽,頓時心有戚戚,有些悲傷。

還沒談到這事呢!

明王心中微微一震:「就……這幾位了?」

「嗯,剩下的一些,還有,但是都被百戰策反了,如今,只有這幾位了!」

一群人,瞬間崩了。

上古大戰爆發,他們起碼留下了100多位上古侯,還有大量的封號將軍,無號將軍,如今……都沒了嗎?

悲哀啊!

此刻,人群中,有人意外:「定軍……還活著?」

一群人看向一位壯年男子,那男子見大家看來,有些尷尬:「我是說……定軍……有點弱,其他人都死了?」

我去!

定軍還活著呢!

大家都認識這位,平王,肉身成王的存在,定軍就是他麾下。

實力……好吧,在上古侯中,的確弱了一些。

定軍活著……大家也沒什麼好說的。

不好說什麼!

人皇虛影剛剛還有些悲傷,此刻都有些想笑:「你麾下侯活著,不是好事嗎?」

「……」

平王尷尬,是好事,但是……我沒料到啊!

定軍還活著呢!

運氣真好啊!

明王也笑了:「英武還活著也不錯,她當年只是封號將軍,能活到現在,也算運氣極好了!」

至於火雲侯,岳王已經戰死,大家倒是沒多說什麼,火雲實力本來也不弱。

「哎,不說這些了,撤了王位就撤了吧!」

人皇沒再多說。

星月的一句話,讓大家都不是滋味。

獄王一脈,在當年看來,他們走之前,其實沒出現,沒什麼,哪怕獄王叛變,那也是他們這群老戰友之間的事,外人摻和不得。

可當星月說,這一脈,無惡不作,害死了無數人,滅絕人族,此刻,大家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星月不動聲色,見大家都消停了,也不再說了。

多簡單的事!

要會用腦子!

遇事不決,先用腦子,這個腦子……就是指,想想蘇宇會怎麼說。

若是蘇宇,肯定得造謠。

幸好,我沒蘇宇那麼無恥,我沒造謠,我只是實話實話,一點也沒摻假。

有人嘆道:「獄王就算背叛,也是我們之間的事,不會對普通人下手……結果下面的人,全都沒了規矩,沒了分寸,居然如此惡毒!王位剝離,也是好事!」

「是啊,對文王不服,也不該牽連下面的人,其他人何辜?」

「該殺!」

「……」

一群人,有些憤怒,有些無奈。

而此刻,人皇沒再說什麼。

只是疑惑,這第十代人主,蘇宇,哪來的這麼強大的氣運?

古怪!

不是廢了嗎?

他略顯狐疑地看了一眼星月,傳音道:「這個蘇宇,是第十代人主,就是救了你的那人?」

「嗯。」

「他很強嗎?」

「不強。」

「哦!」

不強!

那……難道真是人心所向,所以氣運沸騰,想到這,他又道:「他愛民如子?」

星月想了想,是嗎?

沒感覺!

但是……既然哥哥問了,她還是回道:「是吧。」

「他對人族有責任心嗎?」

「有!」

星月點頭,有的,蘇宇對他親人朋友可好了,對他手下人也挺好的,挺有責任心的!

「那……他去過天河口嗎?」

「去過吧?」

星月記得,好像有人提過,大概是去過的。

「星宇印,你之前給他了?」

「嗯。」

「他是人主,有星宇印,對人族也有責任心……」

這一刻,人皇好像明悟了什麼,喃喃道:「這孫子,放棄了我的大道,跑去開自己的小道,他開出的小道,難道還有我的大道強?」

他帶著憤怒!

看不起誰呢?

我的大道,強大無比,哪怕開了一小段,也不是你這孫子日月開天可比的!

可很快,他明悟了,喃喃道:「難道……他放棄,只是為了開生死大道,救你?」

這一刻,他震撼,看向星月:「妹妹,這蘇宇……和你很好嗎?」

星月想了想,大概算吧?

微微點頭,算吧。

人皇臉色變幻!

一位絕世天才,人族之主,責任之心重於泰山,結果,居然被死靈狀態的妹妹給折服了,居然……為了妹妹,放棄了江山。

這算什麼?

愛美人不愛江山?

放棄了自己的大道,人皇是有些無語,想罵人,可是,當蘇宇開天,只是為了復活星月,他忽然又有些複雜了,能繼承自己的大道,那是天地人傑啊!

和自己一樣優秀!

不知道該不該說一聲可惜了!

是有些可惜了!

這樣的人傑,居然放棄了繼承自己的責任大道,一時間,人皇也是複雜無比。

再看妹妹……哎!

也不知該不該說,紅顏禍水,這也就是自己妹妹,要不然……真的太可惜了啊!

「蘇宇……第十代人族之主!」

人皇呢喃一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

同一時間。

天門之後。

再次遁逃的武王和文王,忽然一怔。

武王驚訝道:「咦,你感受到了嗎?」

廢話!

白衣男子不理他。

壯漢震撼道:「有人把獄給剝奪王位了,是吧?」

是的,但是我不想理你。

「誰幹的?好像不是老大,這麼猛,為什麼啊?」

還是不想理你!

「老文,你啞巴了?」

白衣男子繼續遁逃,逃了一陣,這才喘息一聲,開口道:「不清楚,不想問,現在猜測沒意義!至於是誰……你應該見過。」

「我見過?」

武王一怔,下一刻,張大嘴巴:「上次那個?」

「大概是!」

「你兒子乾的?」

「你爹做的!」

白衣男子惱怒,那是你爹,不是我兒子,這傢伙,說了好幾次了,沒完了是吧?

武王撇嘴,很快,笑道:「算了,不管了……對了,咱們什麼時候能把文鈺救出來。」

「不知道!」

白衣男子說完就沉默了。

武王見狀,只好閉嘴。

但是很快,又忍不住道:「文鈺會不會快死了?」

「……」

烏鴉嘴,白衣男子想弄死他!

「不過我會去救她的!」

武王嚴肅,這是兄弟的妹妹!

他說完,又嚴肅道;「救出來了,我給你當妹夫吧,雖然文鈺有點丑,不符合我的審美!」

白衣男子瞬間眼神如電!

武王訕訕:「給自己打個氣,不然我都怕我沒動力了!」

「閉嘴!」

「好,我閉嘴……不過話說回來,真把文鈺救回來了,老文,讓她多吃一點吧,這瘦的,可憐哦!」

壯漢嘆息,看看,把我家妹子給瘦成什麼樣了!

心疼!

現在又陷入了危機當中,還不知道瘦成什麼樣了,真可憐,心疼。

我說當你妹夫,只是安慰你一下,你還當真了?

我才不會這麼做!

白衣男子懶得理他,繼續前行,遁空,傳音道:「外面的事,少費心!」

「我沒費心!」

算了,文王不想說什麼,他大概的確沒費心,只是感應到了一點,這才說了幾句。

……

這一刻,人族強者,多少都感應到了幾分。

而竹山之上。

蘇宇面色發白,氣運消耗,卻是哈哈大笑。

獄王?

不是了!

以後,就是獄了!

獄王不管是死了,還是在地獄之門後方,他都沒辦法,又能如何?

我以人主的身份,剝奪你王位!

對獄王也許沒什麼影響,可對他這一脈,卻是有巨大影響的,我讓你氣運消散,倒霉!

身旁,巨斧獃滯道:「陛下……你……不會只是喊喊吧?」

還真能給剝離了?

蘇宇瞥了他一眼,淡笑道:「巨斧侯,要不我對你試試?」

「……」

別!

我可不想!

這要是真的,那我不是侯位都沒了?

蘇宇笑了笑道:「剝奪王位,沒那麼難!只要人皇沒意見,其實就沒什麼!當然,對獄而言,王位沒了,實力不受影響,其實也沒什麼!可對這些罪人而言,影響還是有的,不算太大,但是……什麼僥倖逃脫,死裡逃生,那都可能不存在了!」

蘇宇淡笑道:「我要的就是這個,讓他們絕了希望!大戰一起,要不他們殺光了敵人,要不……沒有退路!因為,一旦撤退,可能就是潰敗,人心惶惶,死無葬身之地!我是給他們壓力,給他們動力,好事,他們得感謝我!」

三月點頭,有些凝重,很快道;「陛下,也受到了影響吧?」

蘇宇點頭:「無妨!消耗了一些氣運之力罷了,沒什麼!」

的確沒什麼!

氣運這東西,我強,自然會繼續增長。

如今,也是蘇宇氣運如虹的時候。

何況,新生的天地中,也在誕生氣運之力,蘇宇正在積蓄自己的氣運之力,氣運之道。

上界第一天,蘇宇幹了兩件大事。

或者三件!

擊潰了月昊他們,帶回了食鐵一族,剝奪了獄王王位,如此一來,整個獄王一脈,現在大概恨死了蘇宇,恨不得馬上殺了他!

而蘇宇,好像還嫌熱鬧不夠大,聲音再次震蕩天地:「罪族,你們想接引那位規則之主,速度一點,哈哈哈,要不然,我一定會阻攔的!最好焚燒幾位天尊接引,速度還能快點,萬族愚蠢,總是瞻前顧後,愚蠢到一無所知,想瞞我蘇宇,太難了!得罪了我,你們的死期,不會太遠!」

遠方,死寂一片!

……

人山之上,一群強者,你看我,我看你,許久,聖侯沉聲道:「對方……真要接引那位規則之主出來?」

若是如此,不要等蘇宇來談合作了!

那太遲了!

很快,聖侯沉聲道:「我們主動去找蘇宇,他麾下通天吞了那門戶,也許真知道點什麼,若是合作……最好合作!」

之前還說等蘇宇來談合作,現在算了,主動去找蘇宇吧!

蘇宇這瘋子,好像沒什麼合作的意思。

或者說,主動等他們去談!

這傢伙,手段真的不弱,一來就想抓住主動權。

至於之前說,蘇宇三天還是五天來談合作,都成了笑話。

人家十有八九不會來的!

此刻,日冕天尊也沉聲道:「找蘇宇談談吧!不能讓對方真的把規則之主接引了出來,否則,我們就算可以匹敵,但是要死幾位天尊才夠?」

這一次,萬族效率倒是很快,很快,各方達成了一致。

決定主動去找蘇宇談談!

蘇宇這邊,戰力不弱,關鍵在於,蘇宇這一方都很瘋狂,真要合作起來,那對付獄王一脈,就要簡單的多。

而先皇妃說的拖延戰術……瞬間就行不通了!

必須要儘快攻打獄王一脈!

先皇妃嘆息一聲,沒有說什麼,卻是無奈,她想拖延,但是明顯行不通。

她猜測,這可能也是蘇宇的策略之一。

蘇宇這傢伙,越看越邪門。

他好像預判到,大家可能想拖延,結果,他一次大戰下去,拖延就行不通了,一下子,大家都得被他牽著鼻子走。

萬族也好,獄王一脈也好,都得做好大戰的準備了!

人群中,天古也是若有所思,許久才道:「和他合作,其實是好事,和他合作,也許可以製造更大的戰果,殺更多的強敵,損失更少的人……唯獨需要擔心的是,不要被他坑了!」

和蘇宇合作,若是同盟,其實還是很爽的!

這傢伙,手段多,情報犀利,好像無所不知,瞬間掌握一些至關重要的情報,這一點,萬族都沒構建起來。

有時候,天古都有些無奈。

萬族也打造了不少情報體系,結果情報來的還沒蘇宇快,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很讓人無奈的事。

就說接引規則之主的事,萬族一無所知。

蘇宇一上界,他就知道了!

如此對比之下,只會顯得萬族強者都很廢物。

天古嘆息一聲,主動權,再次落入蘇宇手中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3章 剝奪王位(求訂閱)

8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