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出其不意(求訂閱)

第794章 出其不意(求訂閱)

是的,主動權,再次到了蘇宇手上。

當蘇宇說出獄王一脈要接引一位規則之主,萬族其實沒選擇了,必須要阻止,要攻打。

而蘇宇這邊,四大天尊,三位天王,就顯得舉足輕重了。

……

竹山之上。

蘇宇面帶笑容,看向人山那邊,再看看混沌山深處,最後又看了看八翼虎和混沌龍那邊,大戰,要開始了。

至於自己,在這當中扮演什麼角色,還要看接下來的變化。。。

計劃,永遠是跟不上變化的。

萬族局勢,隨時會變,固定一個計劃的事,蘇宇從來不做,因為那樣,只會圈死了自己,往往會跟不上節奏。

當然,他是話事人,所以他可以隨時變。

若是和萬族一樣,每一件事都要去協商,那是沒這個應變能力和機會的。

哪怕有人想變,可其他人,會擔心,你是否會害他?

「要開始了!」

蘇宇低聲說了一句,快了,我來,就是戰爭的開始。

大家都想拖,抱歉,我不會給你們拖下去的!

……

時間,一點點過去。

忽然,三月開口:「陛下,人山那邊來人了!」

蘇宇猜到了。

肯定會來的!

主要看,來的是誰。

一道道氣息,漸漸升騰而起。

片刻后,數道身影浮現。

5位強者!

仙族天古,神族月天尊,魔族摩天尊,冥族冥天尊,以及天命侯!

三大強族,外加天命和冥天尊,也勉強能代表其他各族了。

蘇宇不意外其他人,而是意外天古居然來了。

這才是值得驚訝的事!

來的人,大多都可以代表各族意志,天古,這下界的帝王,還能代表上界仙族嗎?

蘇宇眼中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而且,他不太喜歡和下界的人打交道,無他,太熟悉了。

上界,你裝狠也好,裝傻也好,裝莽也好,大家打交道不多,別人不夠了解你,知道一點什麼,也只是道聽途說。

可下界的這些傢伙,大家打交道好幾年了!

都足夠了解彼此!

天古沒少研究蘇宇,尤其是仙族被擊敗之後,被迫封界,天古大概一天到晚都在琢磨蘇宇。

和這種熟人,打交道,蘇宇是不太樂意的。

他餘光瞥了一眼天古,露出笑容,「天古兄!」

「……」

天古沉默不語。

蘇宇要使壞了。

果然,蘇宇笑容燦爛道:「天古兄,在下界,你我經常打交道,我在下界能有今日,能迅速崛起,離不開天古兄的幫助,沒想到來了上界,天古兄居然又成了話事人,真幸福!」

此話一出,天古眼神異樣,眯著眼,輕聲道:「蘇人主,何必呢!」

這離間之計,有用嗎?

好吧,有點用的。

月天尊幾人雖然沒吭聲,可此刻,都在想一件事,在下界,一直都是天古主持,結果眼睜睜地看著蘇宇崛起不說,屢戰屢敗,蘇宇能有今日,還真和天古有關。

也許是蘇宇自己厲害,可也代表,在下界,天古做的並不好。

否則,就不會有蘇宇崛起的事了!

短短几句話,就讓大家有些質疑或者說,思考接下來天古若是作出什麼決定,大家要不要認同?

天古知道蘇宇的套路,此刻,平靜道:「人主,不請我們進去聊聊嗎?」

蘇宇露出笑容,「當然!其他人來了不說,你天古來了,我得請你坐下聊,要客氣點!」

月天尊幾人也不說話。

蘇宇離間的有些明顯,可有時候,你態度明顯不明顯,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的確擔心。

……

竹山大殿。

蘇宇直接居中而坐,幾位天尊見狀,也各自落座,其實大家來的目的,都是一清二楚。

來找蘇宇,也只是談談,是聯手對付獄王一脈,還是分開彼此對付?

此刻,月天尊見蘇宇不語,直接率先開口笑道:「上次也曾和蘇人主見過一面,只是上次不知人主真身……」

「虛偽嗎?」

「……」

蘇宇的忽然發話,讓月天尊瞬間無言。

蘇宇平靜道:「虛偽不虛偽?來找我,是為了對付罪族,不是嗎?客套這些有用嗎?」

「看不上萬族,就是因為這點,永遠也抓不住重點!」

幾位天尊眯眼,摩天尊紫發飛揚,淡漠道:「蘇宇,你別忘了,對付獄王一脈,也是你的訴求!」

蘇宇平靜無比:「是我的訴求,可是……我躲起來,反正我這邊沒什麼家業,難道罪族還能咬我?你們不同,罪族要發動,必然先打上界,上界的強者,要撤離嗎?」

蘇宇嗤笑一聲:「你們以為我封印了下界通道,單純的為了防百戰?廢話,我是為了怕你們跑了!只要你們不跑,那就得和罪族開戰!要不然,一山不容二虎,你們覺得,罪族會對你們客氣?」

此話一出,眾人有些異樣。

蘇宇封印下界通道……居然還有防止他們跑了的心思!

該死的傢伙!

滑溜無比!

蘇宇蔑笑一聲:「在上界,你們跑不掉的,而我……跑的掉!不是嗎?當日摩天尊和月天尊在時光長河中追殺我,難道忘了我是如何逃脫的?沒有命族的通道,我照樣可以跑!」

「多謝諸位了,若不是你們為我提供大量的議員令,我也沒那麼輕鬆封鎖通道,不是嗎?」

蘇宇笑呵呵道:「現在,上界就是個彈丸之地,罪族的規則之主一旦出山,難道不打你們,還先來打我不成?我又沒根基在這,我的根基在死靈界域,就算真打下去了,也是先打百戰,跟我何干?」

「……」

天古微微挑眉,輕聲道:「人主,萬界可未必就是我們的基業,真打沒了……」

「那就打沒了!」

蘇宇接話,笑道:「天古,你是知道我的!我這人,說的好聽點,知恩圖報!說的難聽點,我的人都在死靈界域,其他人和我無關,死多少,和我無關,不是嗎?我的責任,我的承擔,都是針對那些願意追隨我的人,不願意的,那就不是我的人!」

月天尊深吸一口氣:「那人主的意思是?」

蘇宇笑道:「我沒什麼意思,我只有一個目的,報仇!報復!罪族殺了我的人,那我自然要報復回去!而且,這一族蟄伏多年,野心不小,還是人族叛徒,能殺就殺,殺不了就撤!」

幾人對視一眼,天命侯笑道:「人主!」

「天命兄!」

蘇宇笑眯眯道:「天命兄,都是自家人,何必說兩家話!」

天命臉色一僵,蘇宇笑呵呵道:「天命兄,我在下界,和無命合作的很愉快,無命和我關係默契,你我都是自家人,你有話直接說,不需要客氣什麼!」

這話一出,其他幾人都沒吭聲。

這是欲蓋彌彰,還是蘇宇真的只是想坑害天命?

不管如何,以後,對天命還是要適當小心一些的,當然,原本就是這心思,所以,此刻倒是沒什麼太大影響。

蘇宇笑呵呵道:「好了,你們這些人,意見不一致,想法不一致!讓你們一個個和我談,那談個沒完,指望你們,我還不如自己殺人!」

「當然,有你們幫忙更好!」

蘇宇平靜道:「我說說我的訴求吧!很簡單,月羅、月昊交給我們!至於罪族,目前探查到的強者,好像也就那所謂的老祖,外加5位天尊!當然,也許很快會出現一位真正的規則之主!」

蘇宇舔了舔嘴唇,笑道:「這規則之主……也交給我們!這樣,夠意思了吧?」

蘇宇齜牙笑道:「一位規則之主,外加兩位強大的天尊!萬族這邊,只需要負責那老祖外加三位天尊,以及十多位天王即可!若是如此,你們還覺得不行……那就算了,我們慢慢來!」

此話一出,幾人卻是心驚,月天尊眼神異樣道:「人主此言當真?」

他居然要負責對付規則之主!

這傢伙,瘋了吧?

真正的規則之主!

這樣的強者,日冕、聖侯幾位聯手,倒是可以抵抗對付,可也很麻煩,甚至會死人。

所以,萬族一知道對方要接引規則之主,這才擔心無比。

可蘇宇……他要自己去扛!

蘇宇有些癲狂地笑道:「怎麼了?我的實力,在天尊當中,也是頂級的!我和肥球聯手,難道還怕了一個規則之主?月昊重傷,三月他們聯手,難道還對付不了他們兩位?」

蘇宇笑呵呵道:「付出越大,收穫越大,我一直篤信這一點!宰了一位規則之主,她的屍體,她的寶物,她的大道之力,她的一切,都是我們的!」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都沒說話。

不是蘇宇的條件苛刻,而是蘇宇一下子接過去三大強者,說實話,反而讓大家有些遲疑,這傢伙,付出的太多了。

對付規則之主,能抵擋是一等,能壓制是一等,能殺……那是另外一等了!

蘇宇還想殺了對方,就這一點,他這邊四大天尊聯手都未必可以做到。

此刻,天古看向蘇宇,微微凝眉道:「你如何對付對方的規則之主?你和肥球恐怕未必足夠吧?難道……還有其他援兵?」

蘇宇笑眯眯道:「你猜不猜?」

我不猜!

天古迅速判斷蘇宇的心思。

這傢伙,從來不吃虧的!

可是,蘇宇開出的條件,真的很好了。

天命侯此刻倒是異樣道:「那人主就沒任何要求嗎?」

「當然有!」

蘇宇笑了,「殺規則之主,那也是殺了之後的好處,沒殺之前,能有什麼好處?」

蘇宇獅子大開口,笑道:「我之所以如此好說話,一方面是敵人是大家的,一方面,是對萬族也有一些訴求,希望萬族可以答應!」

此話一出,大家反而有些安心。

艹!

剛剛你那麼說,我們都嚇到了,你這麼好人嗎?

真不敢相信!

最難啃的骨頭,你居然要去啃,你蘇宇,還真是大公無私。

此刻,月天尊笑了:「不知人主有何要求?」

此刻,蘇宇那是真不客氣,直接道:「第一,所有偽道強者供我驅使,反正是炮灰的命,給我當炮灰更有價值!」

「第二,所有未使用的偽道之力,都送我,我有用,可以利用來提升實力!」

「第三,我記得萬族有一座屎山,不知道被誰煉成了寶物,要送我!」

「第四,所有擊殺的古獸屍體要給我,我也有用!」

「第五,之前的議員令都送我!」

「第六,萬族要為我提供萬枚神文。」

「第七……」

蘇宇不斷說著,眾人傾聽,沒急著打斷,等他說的差不多了,天古輕聲道:「人主真正想要的,有哪幾條呢?」

蘇宇笑了!

看向他,天古開口道:「你說的屎山……我猜測,應該是那座龍盤神山,好像在龍族手中,現在被龍尊煉製成了自己的兵器!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我看,這大概是人主的目的之一!」

「另外,偽道強者不可能給你,那代表,人主可能更在意那些無主偽道!」

「還有,議員令,對你而言,說有用有用,說沒用,用處不大!神文,也許人主更在意。」

他一件件地說著,分析著。

而蘇宇,卻是迅速收集情報。

老烏龜需要的屎山,居然在龍天尊手中!

很好,重要情報到手!

這個東西,必須要拿來,老烏龜拿到了,可以成為天尊,這個是必須要的,也是第一位,至於其他的,其實說實話,有沒有,關係不大!

不行,我就搶!

主要是屎山,蘇宇都不知道在哪,現在知道了,別的不說,就這一條情報,其實什麼都值了!

當然,蘇宇不動聲色。

能直接拿到,那最好。

拿不到,那就搶!

白拿的東西,他不香嗎?

天古這個攪屎棍,又開始來攪屎了!

蘇宇不怕他攪屎,此刻,微微點頭,笑道:「天古兄,不愧是我肚中蛔蟲,猜測的全部都對!你所說的,都是我想要的!」

眾人眼神異樣,他么的,你到底想要什麼?

被蘇宇這麼一說,大家又不確定了。

此刻,冥天尊凝眉道:「那我們要是不給,人主難道就不對付獄王一脈了?」

蘇宇笑道:「那不會!對付他們,是共同敵人,豈能不對付?關鍵在於……真要如此,那個規則之主真要出來了,我們就不幹了,打不動!」

眾人凝眉,摩天尊沉聲道:「你的意思是,給了你東西,你就願意對付,那又如何保證,給了你東西,你會對付那規則之主?」

「還有,此刻我們阻攔,能否攔住獄王一脈,讓他們無法接引那位規則之主出來?」

蘇宇點頭:「問到點子上了,其實此刻阻攔,還是有機會的,關鍵在於……萬族這邊還得協商一下,還得商討一下如何對付對方,還得拖沓一下……說實話,有這時間,人家都快出來了!阻攔的概率不大!」

「至於如何保障我拿了東西會對付這規則之主……」

蘇宇摸著下巴,笑道:「也是啊,怎麼保證呢?要不……你們給我出個主意如何?」

光拿錢,不干事,好像也很爽的樣子!

雖然這個事,蘇宇是準備交給混沌龍他們來干。

可是,我這不是給他們要好處嗎?

你看我,多好啊!

眾人對視一眼,天古倒是乾脆,平靜道:「其實簡單,真要爆發大戰,對方的規則之主出來了,人主先殺個把天尊,那規則之主自然會出手對付人主!不需要過多的牽引!」

蘇宇笑道:「你的意思是,你們先打個醬油?」

天古搖頭:「非是如此,只是,人主擅長突襲戰,擅長強殺,我覺得人主殺天尊,也許更快一些!」

蘇宇再次笑了:「好處呢?」

天古不語。

先不談!

蘇宇笑了,「萬族……真磨嘰!想合作吧,又怕我拿了好處不幹活!不合作吧,又擔心我給你們背後一擊!你們啊,一天到晚的,考慮太多!」

蘇宇搖頭道:「說實話,你們這些傢伙,其實我還真不擔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一到關鍵時刻就掉蓮子,彼此都有小心思,就說上界這麼點人,這麼幾位上古人族強者……你們硬是殺了六千年沒殺完!」

蘇宇嗤笑:「為何沒殺完?他們很強嗎?都不是!而是大家擔心,殺人,我族會損失幾個合道?殺了,對我族有什麼好處?我族去殺,為何不是他族去殺?」

蘇宇不斷的搖頭:「哪怕到死,都是這情況!說人族內訌嚴重……這一點我不否認,可人族,也有一統的時候,萬族就從未有過!」

天古沉默一會,平靜道:「你說的不錯,可是……這不是很正常嗎?若是真的願意被人領導,當年我們服從人族領導就行了,何必反抗呢?我們反抗的目的,就是不想被人騎在頭上!現在,你說的都對,可對歸對,真出了一個騎在我們和頭上的傢伙,那還反抗什麼?乾脆還讓人族當這領袖好了!」

蘇宇一怔!

這話……他么的,好有道理啊!

天古沉聲道:「我們各族聯合,聯盟,只是因為人族勢大,只是因為不想被人踩在頭上,所以,於是有了萬族聯盟!人主覺得我們太亂,錯了,我們本族都是一心,亂,也只是為了本族利益!起碼本族內,我們可以迅速達成一致,這一點,是人族無法比擬的!」

蘇宇摸起了下巴:「可此刻,你們局勢好像不是太好,還這麼亂,不怕出事?」

天古正色道:「共治,聯盟,是這個聯盟的基礎!人主想法就錯了!獨裁,是我們反抗的根本!若是此刻,我們也獨裁,那就失去了反抗的根本!」

「我們知道弊端,但是,一旦獨裁,我會想,他會想,既然都是被人統治,我為何要成為神仙魔三族的附庸,為何不成為人族的附庸?」

「當然,我們不否認,我們有這想法,可是……在沒有達成一致之前,這樣的想法,也只是想法!」

三族都想獨裁,前提是,能順利過度,成為第二個人族。

否則,那就只能聯盟!

不能出現獨裁者!

否則,和他們的宗旨就違背了,那樣的話,當年還反抗人族幹嘛?

人族一統的時候,也沒見太過苛待萬族。

給自己再找個爹,還不如認原來的爹!

而這一刻,蘇宇也陷入了沉思,他一直覺得,萬族缺乏一位獨裁者,一位一言九鼎的人物,可此刻被天古一說,他忽然醒悟了過來!

是的!

若是萬族也出現了獨裁者,這他么……不就是第二個人族嗎?

大家都想,但是大家都做不到,所以,乾脆繼續維持聯盟好了。

這一刻,蘇宇算是徹底明白了!

頓時醒悟:「明白了,人無完人,我倒是從我這邊去考慮萬族的實際情況了,難怪呢!我說你們對萬族的控制力不算太強,合著……是有這個可能,逼急了其他人,倒是容易讓他們再次投入人族的懷抱!」

蘇宇笑了:「這麼說,現在已經算是高度一統了,起碼高層,大體上都能達成一致!」

這一刻,天古的話,的確讓蘇宇醒悟了過來。

萬族不是不能統一,而是統一了,反而更麻煩,各族就沒想臣服其他人,否則,沒必要和人族作對。

自己想的還是太少了!

天古幾人也不在意這些,蘇宇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

他抨擊萬族政策錯誤,其實是他自己想的太少罷了。

三大族此刻能維持這樣的局面,其實已經算是開明了,各族高層都達成了一致,很難得了。

蘇宇笑道:「行,那不說你們政策錯誤了,只能說,根本上不支持獨裁!那我之前開的條件,大家能答應嗎?答應了,沒說的,你們這邊說什麼時候開干,我們馬上開干!我當先鋒,你們跟著就行,別我開幹了,你們縮回去了,那我可就慘了!」

「你們要是不答應……那我們只能自己打自己的!」

是讓蘇宇當這個先鋒,還是各自干各自的?

這也是大家來的主要目的!

月天尊輕聲道:「蘇人主,你的條件太多了,也不可能達成!你直接說你最想要的,我們可以考慮一下。」

蘇宇想了想,笑道:「我給你們縮減一下,三條,屎山、偽道之力、萬枚神文,這不,天古都幫我選了嘛!三條答應了,沒二話,說干就干!」

天古無言。

這一刻,他又懷疑,蘇宇是不是真的想要這些東西了,還是單純的,只是找個借口,其實,不給蘇宇,蘇宇也願意聯手?

頭疼!

蘇宇總是這麼出人預料!

蘇宇笑道:「諸位,時間不等人!我猜測,現在罪族,那是加班加點地開幹了,正在迅速接引那位規則之主,非要等到對方人馬聚集了,大家才開干?你們是不是太教條了?就不能趁著他們還在接引的時候,給他來個千鈞一髮?」

蘇宇無奈道:「哪怕不能打斷,也要趁著這機會,多殺一些人,讓他們付出更大的代價吧!你們和我商討的這時間,現在出手,也許對方要多死幾位天尊了!」

「還有,5位天尊,未必是他們的全部!10萬年,真就誕生了5位天尊?好吧,就算被我殺了一個,那也才6個,10萬年,萬族和人族,誕生多少天尊了?」

蘇宇掐指一算,「我們大戰不斷,天尊死去的加上活著的,超過20了吧!憑什麼認定,對方就剩5個?你們的情報體系,就是個屁!」

蘇宇搖頭不已,「非要等,非要拖,真等人家規則之主完好無損地恢復了,出來了,你們才聚集了人馬,然後上去送死?我就想不明白了!」

是真不明白,萬族到底怎麼想的。

這時候,哪怕沒獨裁者,也該知道,趁他病要他命啊!

等,等個球啊!

月天尊苦笑一聲:「有些事……也許人主是對的,只是……習慣了罷了!」

蘇宇嗤笑:「習慣等死?」

「你們這群傢伙,永遠都是被迫等待,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你們三萬年都不成!據我所知,當年你們反抗人族,其實開會了許多次,最後還是人皇一把帶走了你們的強者……」

蘇宇嗤笑:「我要是人皇,我都不帶走你們!人皇也是急了,其實不該著急,就你們萬族的情況,不商討個千兒八百年的,都不會造反!」

有這個可能嗎?

有的!

文王和武王失蹤有一段時間了,萬族商討了好幾次,還沒下定決心,人皇帶走他們,反而讓萬族下定了決心,達成了一致。

否則,按照蘇宇所言,還真未必能迅速造反。

千年很長嗎?

也許千年後,都反不了!

人皇有那時間,多開一下大道多好,開的更強一點,乾脆帶走自己的大道,何必像現在這樣,把大道丟在這!

這話有些扎心!

但是,也未必就沒道理。

幾位天尊沒說什麼,但是仔細想想,當年人皇不主動,他們萬族的規則之主,會不會真的商量千兒八百年的?

若是真的……只能說,蘇宇眼光太毒。

此刻,天古再次開口:「偽道之力可以給你,其他的,都不行!神文我們沒有,龍盤山是天尊兵器,給不了你……」

說到這,他沉聲道:「你要龍盤山做什麼,我不清楚!但是,你我雙方,還要協定一點,在獄王一脈滅亡之前,你不得對龍天尊出手!」

蘇宇都笑了:「天古,你這話說的,我是那種人嗎?」

是的!

天古心中知道,自己可能犯了個錯,告訴了蘇宇,這龍盤山在誰手上,蘇宇之前未必知道。

當然,這個錯誤,現在不好再說。

也不能著重去提!

免得龍天尊以為自己故意的,其實天古只是下意識地提及,還真沒想到,蘇宇可能不清楚這東西在哪。

蘇宇開了一大堆條件,最後,天古這邊只答應了一條。

蘇宇淡淡道:「太少!你要是說,無主偽道就一條,那還談什麼?」

天古點頭:「不說數量,的確不合適!10條偽道!都具備合道之力,如何?」

蘇宇凝眉看著他:「你能代表萬族?」

「可以商量!」

天古看向蘇宇:「人主不用再挑撥了,而今,先皇妃和魔戟他們都在,我們知道你的為人!而且,此刻,三大族和其他各族,也都知道危險就在眼前,不會因為人主幾句挑撥,就從而翻臉的!」

蘇宇嘆氣:「不該帶你上來的!」

天古笑道:「一樣的,上界很快也會看透人主的真面目!」

「說的我跟惡魔似的!」

蘇宇笑哈哈道:「我一個小年輕,20多歲,除了衝動也沒別的了,天古兄還真是夠看得起我!」

天古不語。

而他不提,大家還沒想到,一提,幾位天尊都是心中微微一震。

也是,這傢伙太年輕了,其實多一些忌憚,也是必須的。

蘇宇最後嘆道:「罷了,20條合道偽道,給我了,我給你們當先鋒!開打,隨時可以,最好三天之內!否則,機會就錯過了,看到你們錯過時機,我都替你們著急!」

眾人對視一眼,月天尊迅速道:「三天……不,一日內,我們給人主答覆!」

蘇宇微微點頭。

幾人不再多言,迅速起身就要離去,蘇宇卻是笑道:「天命兄,聊幾句啊,急著走做什麼?」

天命訕訕道:「算了,多謝人主款待!」

說罷,匆匆離去。

心中卻是想著別的,很快,傳音幾位強者道:「他故意的,諸位,可別誤會!無命的事還不確定!他這麼一弄,大家起了隔閡,反而不是好事!」

眾人點點頭,至於懷不懷疑,那也各自藏在心中了!

……

等他們一走,蘇宇眼神眯起。

龍天尊!

找機會弄死!

這一次,別的不說,這龍盤山就不錯。

「屎山在龍天尊手中,不殺他……也不是不可以,搶就是了!」

搶兵器,未必要殺人的!

蘇宇摸著下巴,忽然道:「通天,盯著龍天尊,最好現在就有機會對他下手,強行搶了他!」

眾人一愣!

什麼玩意?

蘇宇眯眼道:「現在搶了他,他們發怒也不會翻臉的!大家也不會想到,我會現在搶他!這叫趁人不備,出其不意!」

是的,現在誰會想到,蘇宇會去搶人!

才剛談合作呢!

蘇宇笑呵呵道:「值得!拿到了龍盤山,鴻蒙大概率能進入天尊領域,多一位天尊,我還在乎得不得罪他們?遲早的事!就趁著他們不翻臉,才去搶!」

好傢夥!

幾人暗暗腹誹,你是真行!

這邊還談著合作,那邊就想著搶劫了!

通天侯也是齜牙咧嘴,蘇宇又道:「等等……我想想……就在他們答應合作之後,決定出戰時間,我們搶完了龍天尊,馬上去找獄王一脈開戰!」

蘇宇笑道:「我去當先鋒了,這時候,萬族再不滿,難道還會此刻對我下手?那才是真蠢!所以,他們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對,就這個時機點!

幾人對視一眼,點頭,好吧!

還是跟著蘇宇刺激!

看看,這獄王一脈還沒打,他都開始準備打劫一位天尊了。

通天侯不由道:「那……八翼虎他們那邊?」

「沒事,接引一定可以成功的!」

蘇宇篤定,其他人不確定地看著他,為何這麼說?

蘇宇失笑:「八翼虎就是個大騙子,他不篤定那規則之主會出來,他不會告訴我實情的,他既然說了,代表一點,其實對方快出來了!」

此話一出,眾人微驚。

三月忍不住道:「陛下的意思是,八翼虎……其實故意說錯了時間,他說過些天,其實就是馬上的事了!」

「那當然!」

蘇宇失笑:「當然如此,他們期待那規則之主出現,豈會讓我們那麼快得知消息,從而導致對方出不來!之前我出手試探獄王一脈,只有月羅和月昊出現,後來也只是來了個獄王老祖……難道你們覺得,其他幾位天尊,那麼大的事,還在家裡睡大覺嗎?」

蘇宇無語了!

「你們不會思考嗎?那幾位,肯定到了關鍵時刻,無法離開啊!否則,這一族再囂張,哪敢讓兩位天尊對付我們4位,也是沒辦法,才會如此做的!」

「……」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巨斧反正一本正經,什麼話都不說,偽裝我看出來了!

至於看沒看出來,大家心中有數。

抱歉,我們真沒多想!

合著,獄王一脈不是輕敵,而是真的沒辦法一下子拿出那麼多強者,是吧?

他們還以為對方輕敵呢!

蘇宇見狀,也懶得再說什麼了。

這些人,逐漸天滅化!

武夫,只會越來越多。

原本不是的,被一群武夫圍著,遲早也會變成是了!

可悲!

他不再管這幾個偽裝的自己都知道的傢伙,陷入了沉思中,這一次,會否會出變故?

混沌深處的那些人,什麼時候上場最合適?

還有……百戰真的甘心就在下界待著?

換成我,我會甘心嗎?

不會的!

還有,兩位古獸,真的那麼放心我?

扯淡!

所以,這一次,變故一定會有,不會那麼順利的。

「所以,有些事,還得做兩手準備才行!」

蘇宇心中嘀咕著,迅速完善自己下一步計劃。

PS:最近第三更都10點半左右,下次不說了,恢復到9點多,我會通知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4章 出其不意(求訂閱)

8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