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5章 大戲開幕了!(萬更求訂閱)

第795章 大戲開幕了!(萬更求訂閱)

這一次,萬族速度的確不慢。

20道偽道之力,其實不算什麼。

這些年,守著道源之地,各族都沒少獲得這些無主的大道之力,關鍵許多人其實不想換道,有的大道一看就弱小無比,換這些大道之力,毫無意義。

至於交給蘇宇,蘇宇能製造出20位合道嗎?

很難!

就算可以,也是那種弱小的合道,還未必能斗得過頂級永恆,萬族,還真不怕蘇宇這邊多一些垃圾合道。

所以,這一次的交易,相當順利。

……

對方晚上來的,半夜時分,就有人上門了。。。

送來了那些合道之力!

這一次送東西來的,不是別人,而是雷暴,萬族其實也擔心,擔心什麼?

擔心來別人,被蘇宇給策反了,或者其他。

雷暴……你要策反就策反吧。

現在,雷暴是明牌!

大家都知道,這傢伙就是百戰的人,但是,我們不說。

沒意義!

我們當你是打手就行!

……

竹山。

雷暴眼神稍有複雜,霸道的蘇宇,上來就給了萬族下馬威不說,此刻,帶走了食鐵族還不夠,這不,萬族為了讓他出手,還給他送寶物。

雖然不算太珍貴,可20條合道之力,所謂不珍貴,也只是對那些天尊而言。

這東西,丟給小族,小族若是能誕生20位合道,再弱,那也是合道強者,一下子,小族就成大族了!

「宇皇,萬族議會的意思是,能早出手,就早點出手……」

雷暴帶來了萬族的要求。

越早越好!

這次,萬族不拖了。

蘇宇笑了。

「行!」

蘇宇點頭:「明日一早吧,我不喜歡夜襲,但是……我也有要求!」

「宇皇請說!」

雷暴相當客氣。

而蘇宇,卻是不客氣,淡淡道:「讓萬族所有天尊,明日一早,來送我!」

「嗯?」

雷暴一愣,這算什麼要求?

蘇宇淡淡道:「本皇出征,這些傢伙,不來送行嗎?擱在上古,這就是御駕親征!讓各族強者,都給我過來,列隊給我送行,本皇要的就是一個面子!」

「……」

雷暴真的有些怔神,我去你的!

蘇宇這要求,真的出乎他預料。

讓萬族送他出征!

艹!

這算什麼要求?

「宇皇,這個……」

蘇宇冷冷道:「小小的一點要求,萬族都無法滿足?那就讓我當這先鋒?真以為我非要求著萬族合作不成?告訴萬族,不但要給我送行,還有,天古、寂無、魔戟這幾位三族在下界的首領,明日,給我穿上古將軍服,對,其他人,也給我換成上古服飾!是侯的,都給我換成侯服,無名之輩,都換成上古軍服……」

「……」

雷暴愣住了!

這……他皺眉道:「宇皇,這個,恐怕難!」

蘇宇冷冷道:「難?一點也不難!三大族是那種死要面子的人嗎?他們不是,而我……是!」

蘇宇狂妄道:「明日,我穿上古帝服!出戰之前,也要體驗一把,上古人皇的滋味!天古幾人……不穿將軍服了,讓他們給我穿上古各族皇者的帝服!」

蘇宇哈哈大笑道:「對,就這樣!不止他們,各族首領,都要如此!我要體驗一把,萬皇禮拜之儀!」

雷暴這次,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這……這比讓幾位天尊來送蘇宇,更讓人無法接受。

我的天!

蘇宇這瘋狂之輩,居然想讓萬族恢復上古禮制,都來送他,還要以上古帝王之禮,來送他御駕出征。

一時間,雷暴有些糾結,這個,我回去也不好說啊。

而蘇宇,冷淡道:「別抗拒!回去了,好好說!另外……還有一點,我問你,你和月羅有聯繫嗎?」

雷暴一驚,急忙笑道:「宇皇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和什麼月羅有聯繫。」

蘇宇平靜道:「好!我給你機會了,明日,我若是殺了月羅,你遇到了百戰,別忘了告訴他,可不是我想殺,而是那月羅不識抬舉!」

「你若是能聯繫月羅,那你告訴她,我若是明日出戰,她最好找理由別在我面前晃悠……否則,我這人,最討厭這種搔首弄姿的女人,別怪我不惜一切代價擊殺她!」

雷暴笑呵呵毆道:「那是那是……不過我真和月羅不說,宇皇別誤會!」

蘇宇嗤笑一聲,「說實話,百戰和你族聯姻的女子,是你什麼人?難道說……你故意想讓我弄死月羅?也好為你女兒或者妹妹,少一個情敵?」

「宇皇真的誤會了……」

蘇宇忽然不再嚴肅,笑呵呵的,八卦道:「這裡又沒外人,咱們誰跟誰啊!來,雷暴,告訴我,到底是你什麼人?還有,百戰生的孩子到底是誰?好歹是人祖嫡傳後裔,怎麼沒點動靜的?百戰藏的這麼緊,我不信,一點能耐都沒,是個廢物?」

蘇宇笑眯眯道:「難道……成規則之主了?比百戰還強?百戰這些年不在,那些上古強者,居然一點不著急,都沒動靜的,真能忍啊!」

「一個能忍就算了,我不信,一群武夫也能忍6000年,一點動靜都沒!」

「還有啊,不可能將這些上古強者都給封印的,那不正常,早就造反了,既然如此,一定有一些人,可以剋制他們不造反!」

「不但不造反,還能給他們帶來希望!」

蘇宇笑眯眯道:「我覺得吧,這個百戰的太子,不弱啊!」

蘇宇摸著下巴道:「說真的,其實之前我也沒太在意,可最近,我卻是有些在意了。」

雷暴沉默不語,安靜無比,心中卻是有些波濤。

蘇宇笑呵呵道:「別不說話啊!九為極,百戰的智商、天賦、武力,都是極強的!可和實力不匹配!」

「什麼?」

雷暴驚訝道:「宇皇……覺得百戰王……實力不夠?」

蘇宇笑道:「當年多少人給百戰讓道?」

雷暴不說話。

蘇宇笑道:「好,我不說這個,我說別的,那就是,現在人族,還有幾個走肉身道的強者?」

蘇宇看向巨斧:「你是嗎?」

巨斧搖頭。

「定軍是嗎?」

巨斧繼續搖頭。

「人族的肉身道,強不強?」

巨斧點頭!

蘇宇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那麼多人讓道,合道,天王,天尊……不讓道的,都被殺了!反正,活著的強者,有走肉身道的嗎?」

巨斧再次搖頭。

蘇宇看向雷暴,忽然道:「古怪……巨人族,走肉身道的吧?」

雷暴愣了一下,沒吭聲。

蘇宇皺眉道:「巨人族,也走肉身道,走巨人肉身道?可是,巨人族,太古霸主,好像也沒出多少強者啊,反正是不如仙魔神這些大族的!」

蘇宇繼續道:「肉身道……同道相合!」

「若是一個人,走一些人族肉身道,再走一些巨人族肉身道,這個可行嗎?」

巨斧搖頭。

蘇宇無奈:「你們啊……要是大周王在這,就會給我搭話了,你們除了點頭搖頭,就沒別的了!」

蘇宇失笑,很快又道:「我說百戰實力不強,其實是建立在一個基礎上的,肉身道又沒受到規則之主的限制,那麼多強者給百戰讓道,百戰怎麼才這實力?」

「他不敢打獄王一脈,不敢打萬族,代表他就算強,也強的有限,撐死了剛達到規則之主的地步!」

「說實話,九萬年來第一人啊!」

「不受限制的第一人!」

「就和上古一些肉身道人王一個地步,是不是白瞎他這稱呼了,肉身道又不是別的道,無法成規則之主的那種,還有大量的人給他讓道,而且他還是人祖後裔……他是斗王後裔吧,斗王應該也是人祖後裔吧?」

「既然之前不提,那代表什麼,代表百戰更像人祖,而不是斗王!」

蘇宇不斷說著,揚眉道:「可是,他才堪堪達到規則之主的地步……太讓我失望了,不對勁啊,這不對勁!」

蘇宇也只是八卦一下,可這一八卦,忽然覺得不妥。

此刻,雷暴一臉笑容:「宇皇是不是想太多了?」

「閉嘴!」

蘇宇呵斥一聲,不快道:「不要打斷我,我喜歡根據一些現有的蛛絲馬跡,去進行一些合理推導,不要打亂我的思路!」

「讀書人嘛,走一步,多想一步,是好事!」

蘇宇露出笑容:「還有,百戰既然是人祖後裔……據說巨人族也是,那為何不走巨人族大道?肉身道可以合併,百戰知道嗎?」

「還有,巨人族的肉身道,和人族的肉身道,是不是都是人祖開闢的?」

「人祖其實開闢了兩條肉身道?」

蘇宇喃喃一聲:「那百戰如何可以獲得你們的認可,他說他是人祖後裔,你們就信?巨人族這麼蠢的?我說我還是呢,你信嗎?」

雷暴乾笑道:「一切都是謠傳,我們其實和百戰沒什麼關係……」

蘇宇冷冷道:「閉嘴,再說一句,讓你躺著出去!」

三月幾人,迅速圍住了他。

雷暴臉色徹底變了!

而蘇宇,繼續道:「這麼說,一定存在一點維繫你們關係的存在……比如說,百戰的兒子!一位走了你們巨人族肉身道的存在,不止如此,也許也走了人族肉身道的存在!」

「大家讓道,其實百戰都沒侵佔……我覺得,百戰這人,有雄心是不錯,但是讓人讓道,自己侵佔,這不符合他的性格……除非,他為了後裔!比如說,他兒子!」

「他兒子太小了,搶不過大家,所以,大家讓道,讓出來的區域,百戰都給了他兒子!」

「而他兒子,也許是個天才,超級天才!具備了百戰的天賦,也具備了巨人族的天賦,一方面可以走人族肉身道,一方面也可以走巨人族肉身道!」

「甚至他兒子,有雄心壯志,想過合併兩道!」

蘇宇吸氣:「我去,那就厲害了!巨人族可不是弱族!而且,巨人族這麼多年,除了你雷暴,也沒出任何天尊……」

三月舉爪!

蘇宇疑惑:「怎麼了?」

三月這大塊頭,小學生似的舉爪子,很可憐的樣子。

三月小聲道:「陛下,我族也只有我入了天尊,不到天尊,很正常吧?」

「廢話!」

蘇宇沒好氣道:「怎麼能一樣呢?食鐵族是太古霸主嗎?」

「不是。」

「是上古霸主嗎?」

「……不是……」

「那能一樣嗎?」

蘇宇笑道:「霸主種族,不一樣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太古巨人族,怎麼也不會比仙魔神差太多,雷暴實力一般,族中合道數量也一般!肉身道,其實按理說……」

蘇宇再次怔神:「不對啊,雷暴,你走的是肉身道嗎?」

雷暴沉默。

蘇宇皺眉:「雷暴,你不會走的不是肉身道吧?肉身道……沒限制吧?」

雷暴沉聲道:「有限制,我族肉身道,又不是人族肉身道,人族肉身道強大,感覺無限制,我族肉身道弱小,遠不如人族肉身道……」

「是嗎?」

蘇宇狐疑地看著他:「你不會也給百戰的兒子讓道了吧?」

「宇皇多想了!」

雷暴沉聲道:「這都是子虛烏有的事!」

蘇宇若有所思,「假設百戰有個厲害的兒子,假設……我給他取個名字,百打吧!百戰百打,挺好的!」

三月小聲道:「百戰不姓百!」

「嗯!」

蘇宇點頭,「我知道,人祖姓周,對吧?」

「都一樣!」

蘇宇笑道:「就說這小百打,若是小時候就天賦驚人,甚至有返祖跡象,返祖到了人祖那個時期……也許……我能理解,百戰為何等待這6000年了,不惜一切!」

蘇宇眼神閃爍道:「是在等嗎?等他兒子?」

蘇宇眼神不斷變換:「其實,百戰浪費了6000年!我在想,他一個頂級存在,真的會花6000年,去等麾下出現幾位天尊?幾位天尊,就可以改變戰局?但是,若是他在等他那年幼的兒子,6000年,就可以改變許多了!」

蘇宇驚嘆道:「難道……比一般的規則之主還要強大?若是如此,百戰等,其實是值得的!這是底牌啊!一尊強大到,也許……可以匹敵武皇的規則之主?」

「人皇他們不回來,那就是無敵的存在啊!」

「就現在的幾位規則之主,哪怕出現了,也未必可以匹敵小百打,是吧?」

蘇宇說著,微微皺眉道:「可是……按理說,再天才,也該戰鬥啊,那這百打,和誰戰鬥呢?難道……我去,難道說,百戰麾下那些人,其實藏在巨人族,沒閑著,而是陪著百打戰鬥?用數十位合道境強者,和他戰鬥,磨練他的戰鬥意志?」

「若是如此……那也該真刀真槍的殺幾次才行!百戰也不是傻子,他該明白一個道理,溫室下的花朵都是廢物!」

「那這百打,和誰戰鬥呢?」

蘇宇不斷摸下巴:「那得需要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強者要多,混沌?」

蘇宇眼神閃爍:「不會吧?難道進入混沌戰鬥了?混沌中古獸很多,強者不少,混沌龍這樣的存在,應該也有,這麼說的話……若是深入混沌戰鬥,而且他是肉身道,肉身道,其實不太受混沌壓制!」

「因為肉身很強!」

蘇宇說著,挑眉:「八翼虎認識嗎?見過嗎?混沌龍閉關多年,八翼虎好像一直在混沌中活躍!」

「若是如此……代表百戰知道,混沌其實是可以上界的!」

蘇宇又道:「還有,百戰第一次被我解封出來,他和月羅,殺到了混沌盡頭,然後消失了……他么的,不會是去看兒子去了吧?」

蘇宇驚嘆道:「不會吧!」

「……」

一群人,默默聽聽他說。

蘇宇說的跟真的似的!

關鍵是……聽著,為何覺得就跟真的似的。

好像真有這麼一個百打似的!

而此刻,蘇宇陡然看向雷暴,眼神異樣:「這百打,還在混沌中嗎?」

「啊?」

雷暴好像很茫然。

蘇宇眼神變了:「他在嗎?」

「什麼?」

蘇宇冷笑道:「我說百打!」

「宇皇真誤會了!」

雷暴無奈道:「我承認,百戰王在我族中有一位後裔,但是,實力微弱,就在下界巨人族,只是一位永恆……」

「叫什麼?」

「這個我不清楚……」

蘇宇冷冷道:「扯淡,我記得大周王跟我說過,百戰王和太古巨人王的女兒有個後裔,就是當今太古巨人族太子,你居然一無所知!」

「而太古巨人族的太子……好像沒任何名氣,還不如你族的古山,一位日月境強者!」

「另外,你太古巨人族,什麼人都敢選做太子?你一個族長,你一無所知?你就算之前不知道,此次下界,你居然沒回太古巨人族,你回去了,你居然不知道百戰後裔叫什麼?」

蘇宇陰冷道:「可能嗎?雷暴,你裝傻,裝的有些過了!」

雷暴額頭上都有汗液隱約呈現,很快,瞬間消失,一點沒有痕迹。

蘇宇凝眉:「難道我猜中了,真他么是一位雙肉身道的強者?艹!若是如此,那恐怕有些可怕了,這不會是百戰的殺手鐧吧?」

「我之前在想,百戰就算擊潰了萬族,擊潰了獄王一脈,那他如何應對一些其他的危機呢?比如武皇,百戰真的不知道武皇的存在?比如死靈帝尊,他不知道死靈帝尊的存在?比如獄王一脈的規則之主……月羅都是他的人,他會不知道這些人的存在?」

蘇宇坐下,敲著桌子,帶著一些疑惑,「若是這百打,真的存在,而且就在混沌之中……那百戰,其實是可以上界的,他知道,混沌可以上界!」

雷暴沒吭聲。

蘇宇忽然冷喝道:「混沌可以上界,你居然一點不好奇?」

「……」

雷暴迅速道:「宇皇,我……我不敢多問。」

蘇宇冷笑:「你乃巨人族最強者,你居然連一句話都不敢問,你太慫了吧?好,我告訴萬族去,告訴獄王一脈,告訴他們,百戰實力多強,麾下到底有多少實力,他兒子有多厲害……」

雷暴沉聲道:「萬族……他們不會信的。」

蘇宇冷笑:「白痴!那就再開下界,我要帶萬族先去打百戰!」

「……」

雷暴驚呆了!

蘇宇眯眼笑道:「對,先去打百戰!就說為了以絕後患,我擔心百戰背刺咱們,咱們先把百戰打了,打完了,再打獄王一脈,你說萬族樂意嗎?」

雷暴沉聲道:「萬族會擔心,宇皇是不是算計他們!」

蘇宇齜牙:「算計也好,不算計也好,我就是要去打百戰,他們打不打吧?」

「……」

雷暴沉默不語。

而蘇宇,看著他的反應,微微凝眉:「大爺的,還真有啊!看你這表情,不算太害怕,倒是有些擔憂……害怕和擔憂是不一樣的!」

雷暴繼續沉默,我什麼表情都沒,你怎麼看出來的?

通天侯好像都知道他想些什麼,笑道:「解釋就是掩飾,沉默就是默認!沉默也是心虛!雷暴天尊,看來,陛下真猜中了!」

通天侯一臉仰慕道:「陛下厲害!看來,真存在這麼一位小百打了!」

蘇宇喃喃道:「我們知道百戰有後裔,但是所有人都沒在意!」

說到這,蘇宇皺眉:「當然,只是我的推測,存在不存在,現在不好說,也許百戰真的比較廢,那麼多人讓道,又蟄伏六千年,也就這實力!」

百戰很廢嗎?

巨斧他們想了想,也不好說。

蘇宇深吸一口氣:「我八卦一下而已,是不是我想多了?」

我就是想八卦一下,百戰的兒子到底叫啥,他女人是誰,長成啥樣,然後八卦了一陣,他忽然想到了許多。

關鍵還有一點,蘇宇看向雷暴,意味深長道:「我想這麼多,雷暴尊者功不可沒,我問你,都到了這時候了,你說就是了,滿足一下我的八卦之心好了,為何到了此刻,都還在藏著?」

蘇宇眯眼道:「又不是不知道這事!我知道,你居然連個名字都要隱藏!雷暴,你是不是太心虛了?」

雷暴張嘴,急忙道:「宇皇真的誤會了,我只是……只是擔心萬族這邊,會針對我!」

蘇宇笑道:「怎麼會呢!萬族又不是不針對你,說了一個名字,就更針對了?」

他笑道:「那你現在說,百戰兒子叫什麼?」

雷暴乾笑道:「這個……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個普通永恆,叫周稷!」

「周記?什麼記?」

「這……社稷的稷!」

蘇宇眼神微變:「好名字!江山社稷,古人眼中,天子也要朝拜社稷,稷,五穀之神!民以食為天,任何人,他都得吃,哪怕我們,雖說辟穀,也是需要吞噬元氣的,這就是吃的,這也是稷!」

周稷!

萬族朝拜之神!

「周天社稷,周,這姓就不簡單,再配合一個稷,狼子野心,可見一斑啊!」

蘇宇喃喃道:「我名為宇,其實也不一般,但是相當常見,稷,這個可不常見!「

「他是什麼實力?」

「永恆!」

蘇宇眼神冷厲:「你蠢還是我蠢?百戰的兒子,六七千歲了,你告訴我,他是個永恆?那是百戰廢物,血脈不行,還是你族那個女人,給百戰戴了帽子?」

蘇宇冷笑一聲:「百戰,一個六千多年前,就接近規則之主的存在,他兒子是永恆?這麼說,這個周稷,不是他兒子,難道是你的?你兒子這麼廢物,我倒是相信!」

雷暴尷尬無比!

這話說的!

蘇宇冷笑道:「一個可能返祖的存在,讓你們說的成了徹底的廢物!我算是發現了,百戰這一脈,都喜歡自污嗎?百戰被人說的成了廢物,莽夫,衝動,易怒……結果是嗎?他兒子,現在也成了廢物,百戰的兒子,六千年下來,還是個永恆,你自己信嗎?」

雷暴不語。

蘇宇凝眉道:「到底什麼實力?」

雷暴沉默一會,蘇宇忽然不再理他,瞬間開始掐指盤算,一瞬間,一枚神文浮現,緊接著,轟隆一聲,神文炸裂!

蘇宇喃喃道:「原來如此,艹,連個名字都不被人知道,合著是怕被人計算!你居然還說了真名!」

而雷暴更震撼:「宇皇……會卜卦之術?」

怎麼會!

你才多大,你怎麼什麼都會!

而這一刻,蘇宇手指上,冒充一點點鮮血,蘇宇眼神變幻:「雷暴,你們真會玩!真行!好傢夥,一層套一層啊,行,就算百戰暴露了,還有個兒子……真行!」

「你們這套路,真的一套又一套的!月羅,百戰,巨人族,人祖,周稷……嘖嘖,玩套路,你們是真的一流,可是……是不是太麻煩了?」

蘇宇齜牙笑道:「有實力,為何不試試,強勢一點呢?」

雷暴眼神變幻不定,許久,開口道:「宇皇真的誤會了,我也該回去了,宇皇不會攔著我,不給我回去吧?」

蘇宇想了想,點頭:「會!」

「……」

雷暴驚呆了!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

何況,我們還合作了!

蘇宇眯著眼:「算了,我不為難你,就一個要求!你答應我,我就不為難你!」

「宇皇請說!」

雷暴都快流汗了!

蘇宇笑眯眯道:「簡單,明天,送行的時候,你充當我的人,把龍天尊引誘到一邊,不和其他天尊在一起,關鍵時刻,我們對龍天尊下手,你給我瞬間固定住他!」

「……」

雷暴嘴巴張大:「宇皇要對萬族下手?」

卧槽!

瘋了吧?

蘇宇搖頭:「沒有的事,我看他不爽,我剛上來,他居然對我動手,明天走之前,我要打他一頓!」

你猜我信不信?

可是……除了打他一頓,難道蘇宇還真能當著大家的面殺他?

雷暴一時間也懵了!

蘇宇笑呵呵道:「干不幹吧,不幹,我把所有的事情,都給抖摟出去!幹了,我給你背鍋,你就偽裝是我的人,我不怕!」

「……」

雷暴這時候,臉色變化不定,蘇宇笑道:「行,我當你答應了!你明天幹了,我就說,你是給我傳信的信使,要不然,小百打的事,百戰的事,我都給你抖摟出去!你覺得,萬族信不信?就算不信,會不會重視?獄王一脈信不信?月羅和百戰勾搭的事,哪怕大家不信,你猜獄王一脈會不會查一下?一點痕迹都沒嗎?」

雷暴沉默一會,沉聲道:「宇皇……三思而後行!都是人族……」

「閉嘴!」

蘇宇冷漠道:「我認可的人,才是人族!我不認可的,那就是敵人!巨人不是人,這個道理,明白嗎?真要說人族,仙魔神,也許都是人族!萬族之中,人形生物,也許一開始都是人族!既然分離了,那就不算同族,懂嗎?」

雷暴再次沉默,許久,點頭:「我明白了,宇皇的話,我會轉達萬族!」

「那最好!」

蘇宇嘿嘿笑道:「我剛剛卜卦小百打,他是不是發現了?發現了也好,嚇唬一下小百打,我這大侄子,實力可不弱,不過我和他爹同輩,喊我一聲叔叔還是可以的!也許還是你孫子輩的,我和你也同代,喊我一聲爺爺也行,是這個理吧?」

雷暴不語,轉身就往外走。

三月低沉道:「陛下!」

雷暴腳步一頓,蘇宇笑道:「幹嘛?還要真留下他不成?算了,我都是胡亂猜測,讓他走吧!雷暴,記住了,明天你乾的不漂亮,我可就要發飆了!」

雷暴迅速離去!

看著他離去,巨斧這才恍惚道:「陛下……你……剛剛是在說故事,是吧?」

感覺聽天書似的!

蘇宇淡淡道:「不是故事,是事故!」

此刻,一直沒怎麼說話的雪蘭,忽然道:「你……為何篤定,百戰的兒子,就一定是天才?」

百戰有兒子,這點之前就說過。

但是,蘇宇卻是篤定對方是天才,這是為何?

她見蘇宇看來,沉默一會,清冷道:「我母親也是人王,而我,多年下來,也只是進入天王領域!我母親也是強者,應該比百戰要強……他兒子,為何不能是永恆?」

蘇宇想了想道:「你可能比較廢!」

「……」

安靜!

蘇宇卻是認真道:「第一,你母親沒辦法和百戰比!百戰是十萬年來,第一人!起碼,這十萬年,除了我們這一代,他是最優秀的!」

「若不是如今不如上古,百戰,應該不比武王成就差!記住了,其實現在,因為缺乏一些同輩天才的競爭,導致許多人,其實比上古成就要差!」

「第二,百戰被巨人族接納,斗王沒有,這說明,在巨人族眼中,百戰是比斗王要血脈濃郁更優秀的!」

「第三,百戰的兒子,屬於強強聯合,一個百戰,一個一定是巨人族最優秀的女子!你爹……未必強!」

雪蘭面色僵硬。

蘇宇繼續道:「第四,我只是隨便猜測一下,雷暴卻是遮遮掩掩,有點心虛,為何?」

「第五,我卜卦了一下,瞬間神文破碎,這對我而言,其實很少見!」

「第六,百戰等待了六千年,就等出幾個天尊?真的有必要嗎?」

蘇宇笑道:「百戰上次被封印,那時候他多大?」

三月倒是知道,算了一下,「不到一千歲!」

「是啊,不到一千年的人,他為了一次機會,居然等待了6000年,就為了等待幾個天尊,值得嗎?」

雪蘭凝眉道:「可是……他也許到了一個上限,無法提升了而已!」

蘇宇點頭:「存在這個可能!」

雪蘭鬆了口氣,總算被蘇宇認可了一點。

而蘇宇,很快笑道:「那這就說明,百戰還是個廢物,廢物……不配得到效忠!為何那些上古強者,對他不離不棄?」

「……」

這,雪蘭不知道該說什麼。

蘇宇又道:「你知道他麾下有多少強者嗎?就沒人桀驁不馴的?」

「有!」

蘇宇笑道:「那為何會陪著他,甘願一起蟄伏6000年!上古強者,都這麼蠢的嗎?而且,都寧願放棄人皇的傳承,而轉投人祖?為何?」

「……」

雪蘭無法解釋。

蘇宇嘆息一聲:「不好說啊!也許,他兒子一直在呢,比他還要優秀!」

說到這,蘇宇笑道:「算了,這年頭,誰還沒留一手?」

「除了一些白痴,大家都留了一手,你看,我不是留了一手嗎?」

說著,蘇宇舉起手上的手環,笑道:「將我的猜測,全部告訴大周王他們!另外,問問八翼虎,有沒有在混沌中遇到過一個狠茬子!」

手環上,很快傳來藍天的聲音:「我馬上傳達,陛下,會不會出問題?」

蘇宇笑道:「怕什麼!百戰和他兒子聯手,都不敢冒頭,代表他兒子就算強,也強的有限!也許比百戰稍強一些,大概率不如武皇……不就兩位規則之主嗎?」

說的簡單!

藍天也是無奈,很厲害了好不好!

蘇宇笑道:「沒事,現在強敵還有許多,百戰不會輕易冒頭!就是有些計劃,要稍微變一下了,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真不行……我得去一趟死靈界域了,和武皇談談人生了!原本想弄死他,一想,算了,武皇這種純粹的莽夫,果然還是善良之輩!百戰這類假莽夫,和我一樣不是個好人啊!」

「……」

大家都看著他,這……算是自黑嗎?

不,算是自知之明嗎?

而蘇宇,嘿嘿直笑:「越來越有意思了,你們知道嗎?開胃菜啊,我覺得,很快,人祖、人皇、時光之主、死靈之主、文王這些人都要出來了!這個時代,太刺激了啊!百戰和他兒子,都是小意思,大魚還在後面呢,也許,還有個混沌之主呢!另外,還有地獄之門、天門,說不定還要加個通天門,是吧?」

蘇宇看向通天侯,通天侯瘋狂點頭,喜笑顏開:「陛下,只要陛下幫我強大,我幫陛下,把這些人全部封印在我的門后!從此以後,整個世界,唯有陛下一個時代,這些傢伙,全部給踢進去!」

「不是個東西!」

蘇宇笑罵一聲:「好歹文王也幫過你,你這傢伙,果然沒良心,哪天把我也封印算了!」

「……」

通天侯訕訕,算了,馬屁拍到馬腿上了!

蘇宇起身,笑了一聲,朝遠處的人山看去!

此刻,人山想必也不安靜!

「這個時代,只會越來越有趣,越來越危險……也不知道,你們這群愚蠢的傢伙,能活多久?」

蘇宇低不可聞地說了一句。

大戲,開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5章 大戲開幕了!(萬更求訂閱)

8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