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連鎖反應(求訂閱)

第765章 連鎖反應(求訂閱)

開天,以宇道為始。

宇,天地之四方,有空間之意。

這一刻,蘇宇正式開始開道。

一枚神文飛出,宇字神文。

神文懸浮在空,氣機強大,轟隆一聲,神文炸開!

是的,神文炸開了。

整個混沌,再次一顫,立大道之基。

當這枚神文炸開,虛空中,呈現出一條大道,不,是很多大道,此刻好像聚合到了一起,形成了宇之道!

大道顫抖,不穩。

蘇宇皺眉。

無根之浮萍!

「混沌開道,道無基,無依託,無起始之點……道連混沌,混沌虛浮……」

需要鎮壓之物。

這些,蘇宇之前考慮過,但是唯有真正開道,才能意識到哪裡存在問題,想象再多,也只是想象,真開道,第一步就遭遇了難題。。

「以山鎮之,以印鎮之……」

就在這一刻,蘇宇抬頭看向星宇印,看向人主印,他需要一枚印章鎮壓道之始。

哪一枚合適?

星宇印現在比自己的人主印還要強大一些,但是,星宇印畢竟不是自己的。

道之始點的鎮壓物,最好還是用自己的東西去鎮壓。

星宇印,也許可以後期當成道之終點的鎮壓物。

「開!」

一聲低喝,虛空中,人主印瞬間浮空而來?遮天蔽日!

巨大的大印上?三十六府呈現,人境呈現?很快?空間、食鐵各族界域,紛紛呈現。

大印落下?好像擊破了虛空。

一眨眼,大印化為一座基石?佇立在虛空之中。

而蘇宇?卻是微微有些遲疑了。

以人主印為基,奠基,不是開玩笑的,任何建築?奠基都極其重要?人主印是蘇宇集人族和各盟族氣運為基礎,一旦氣運不穩,或者盟族背叛,都會導致大道根基不穩。

哪怕後期可以彌補,也會造成極大的麻煩?讓大道動蕩。

蘇宇扭頭看向後方眾人,那百般情緒?好像映入心底,有渴望?有期盼,有擔憂。

蘇宇沉默一會?聲音震蕩混沌:「我以宇皇印為大道之基?和各族、各位道友共開此道!」

蘇宇朗聲道:「修道修道?若是修到最後,眾叛親離,也活該我有此劫!」

一聲長笑,蘇宇忽然狂笑道:「人心所向,道之所向!若是各族叛我,人族叛我,道友叛我……那乃我之過,今日,便開萬道之基!」

轟!

一聲雷霆巨響傳出,巨大的人主印,瞬間化為基座,宇之道,一下子有了依託,大道一端,一眨眼,和人主印連接到了一起!

道之始,有了!

有利有弊,然而,開天之道,尤其是如今的蘇宇,哪能面面俱到,能做到利大於弊就夠了。

基座一定,混沌之力席捲四方,衝擊基座。

好像在排斥!

蘇宇在這開天,好像引起了混沌的反擊。

開天就要破混沌!

侵佔混沌空間。

當年,時光大道的主人,死靈大道的主人,開天之道,都曾將混沌化為界域,這也是一種道之爭,個人的道,侵佔混沌的道。

轟隆隆!

混沌無歲月,無萬道,無天地。

可此刻,虛空中忽然閃爍出混沌雷霆,迅速匯聚。

只是基石罷了!

蘇宇頓時皺眉,艹!

開道還有混沌雷霆?

為何在大道圖中,自己沒有看到這一幕?

人皇這不靠譜的,大道圖中沒記載這一幕啊?

這才開始而已。

蘇宇無語,鬱悶萬分,然而這時候,再想這些也遲了,他看了一眼上空的混沌雷霆,好像還在醞釀,算了,管他呢。

還能劈死我不成?

開個道而已,何必如此。

「宇」字神文爆開,化為大道,一條清晰的大道之力,如同銀河,在混沌中呈現,此刻,連外人都可以看到,大道初開,如同藍天當日的紅線,萬界都可以看到。

這是大道初次開闢,混沌中呈現大道之力,大家都可以看到。

一道開,開始蔓延。

如同彩虹,朝遠處蔓延而去,無極限,無終點。

不過,四周混沌之力衝擊而來,轟隆隆,巨響聲不斷,在衝擊蘇宇的大道,好像想要摧毀這條大道,不讓大道在混沌中佇立。

「固!」

一聲暴喝,大道再次蔓延,擊穿了混沌。

蘇宇低喝一聲,第二道開始融合。

宇之道,還不完善。

宇,空間萬物,生死輪迴,陰陽五行,一道含萬道,這時候,只是個空殼子罷了。

第二條道,五行之道。

以土道為先!

土為五行之基,蘇宇低喝一聲:「修五行之道的,多看看!」

他要融第二條道了。

結果這話一出,不知是誰說的,聲音不大,很微弱,卻是不少人都聽見了。

「這要是失敗了,大家都看著,會不會尷尬?」

「……」

這麼嚴肅的時刻,居然有人這麼說話,一時間,眾人眼神詭異無比,紛紛朝聲音源頭看去,哪個混賬東西,此刻這麼說話?

天滅嗎?

聲音不太像啊,可是,除了天滅這二貨,誰會這時候說這話?

而人群中,天滅一臉茫然,他發現身邊人都在看自己,好在,很快大家轉移了視線,儘管如此,他還是惱怒無比,暗罵一聲。

幹嘛啊!

什麼事都先看我幹嗎?

這肯定不是我說的啊,哪個王八蛋說的這話?

他也順著大家的視線看去,這一看,天滅齜牙,無言以對。

此刻,大家都看到了說話的那位。

定軍侯!

定軍侯汗都出來了,我就這麼順口一說,這些人什麼眼神啊?

我沒別的意思!

別看了!

他緊張道:「觀道,大家觀道,我不是故意的,我閉嘴,馬上閉嘴!」

一旁,通天侯撇撇嘴。

嘴上沒個把門的,遲早要倒霉,沒看我現在都低調了,很少說話了嗎?

那邊,萬天聖皺眉,低喝一聲:「好了,都觀道,機會難得,開天之道,不管結果如何,開闢過程中,對我們而言,都是大道從無到有,大道誕生的一個過程!」

見證大道如何誕生,尤其是現在,大家可以直接看清楚,這就是最大的恩賜!

一個個的,幹嘛呢。

與此同時。

遠處,蘇宇一枚神文飛出,飛出的同時,融入文明志一頁,土字神文,那一頁書頁上,陡然出現一個蘇宇,土行蘇宇。

氣息不算太強,但是也有日月之力。

忽然,這頁書頁飛出,一瞬間,書頁被拉長,化為一條土之大道,一端連接人主印,一端朝無盡虛空中蔓延而去。

宇之大道,比土之大道要強許多,兩條線條,在虛空中呈現。

而虛空中,混沌雷霆還是沒有落下,繼續匯聚,更多的混沌之力聚集。

道,才開。

混沌還在判斷,是否是真的開天?

還是單純的大道之力經過。

這混沌,也有道蘊存在。

土道出現,從無到有,大家都默默觀察著,領悟著,那條大道上,好像呈現出千萬種影像,土道的秘技,土道的神文,土道的天賦技。

和土有關的一切,都在延伸。

「土生金,聚土為山,有山必有石,有石能生金……」

蘇宇聲音再次傳盪而來,「宇之道,必有五行!五行為基,土生金道!」

轟!

一頁書頁再次飛出,瞬間化為一條大道。

「此刻,只是初開虛擬之道,還未到融合地步,我先開五行,再融五行,五行融入宇之道……」

他一邊開道,一邊給眾人講述著他的開道過程,以免大家沒看明白。

眾人都保持沉默。

開道過程中,給大家觀摩就算了,還願分享開道過程的一切,不得不說,就這一刻,蘇宇氣度無雙,開道是很隱秘的事。

而今,蘇宇卻是敞開了給大家看。

也許大家無法複製,但是都記住了這一切,如何開道都知道,日後,後代有大成就者,完全可以借鑒,這也許是開天闢地以來,第一位留下完整開天過程的天才。

……

蘇宇不怕被大家看到。

大道修鍊,完全模仿,完全借鑒,是行不通的,若是有了自己的領悟,再看看前人的開道過程,也許會多一些感悟。

世間沒有完全相同的兩條道,哪怕後來者和自己開的一樣,也不是同一條道。

他繼續開五行之道。

書頁,一頁頁地飛出!

五行之道,很快匯聚,虛空中,此刻蔓延出了六條大道之力。

而下一步,就是融五行,再將五行融入宇之道中。

然而,當蘇宇剛將土和金道融合到一起,正喘息著,忽然,無聲無息,一道雷霆轟擊而來,夾雜著強烈的混沌之力,那是真的一點先兆都沒。

混沌好像感應到了,這傢伙是真的開道,開天,而不是路過,這下子,哪還客氣。

這是道爭!

蘇宇在侵佔混沌的地盤。

轟隆隆!

耳邊,響起了無數雷霆聲,關鍵在於,這一次還不是那種一轟擊就停下,四周,無數混沌之力蔓延而來,化為雷霆,朝蘇宇瘋狂轟擊!

什麼懲罰一會停一會,不存在!

混沌就是要弄死你,幹嘛還要給你喘息的時間?

蘇宇忍不住狂罵:「老子才開道,才開個頭,還沒完善呢!」

至於嗎?

他被那些混沌之力,打的皮開肉綻,無奈至極。

什麼鬼?

我才開道,真的,我就是開個頭,你好歹等我完善了,你再弄我啊!

「狗賊,老子就要佔你地盤了!」

蘇宇怒了,氣人,這個我之前沒考慮過的,平白多了幾分風險。

他咬牙切齒地,很快,嘿嘿笑了一聲,等一道雷霆劈來,他忽然一拳打爆雷霆,抽取其中的五行之力,去滋補自己的五行大道。

頭疼!

不是蘇宇頭疼,而是遠處觀戰的人,萬天聖不想打擾蘇宇開道,可此刻,不得不提醒道:「別和混沌之力較勁,你先開你的道,一時半會的劈不死你!」

幹嘛呢?

跟個孩子似的,還跟混沌之力較勁上了。

蘇宇嘿嘿笑道:「這叫反其道而行,他劈我,我也弄他,奪取他的五行之力,待會我需要那道之力,就抽他什麼力量,剛好也能幫我多一些感悟!」

五行之力被他抽取了出來,這些野生的大道之力,比起蘇宇自己的大道之力,要狂暴許多。

不過,力量不多,融入五行大道中,倒是被瞬間鎮壓吞噬了。

五行大道,倒是蔓延的更長了一些。

而蘇宇,左手劈砍那些雷霆,右手捏出一個個印訣,繼續融道。

杠上了!

我蘇宇,可不是被動挨打的,你打我,我就抽你力量!

轟隆一聲巨響再起,此刻,土道和金道融合了,五行之道,算是基礎大道,蘇宇融合起來,也是手到擒來,土金融合,兩道合一,一下子,鋒銳之氣和敦厚之氣融合,沒有什麼突兀感。

這種感覺,好像兩條道本就是一體。

兩道融合之後,蘇宇開始第三道的融合,水道。

金生水!

三道開始融合,雷霆之力越來越兇猛了,不止如此,隱約間,混沌虛空震蕩,一股強悍的排擠力,好像在排斥蘇宇,要把蘇宇趕出去!

「我偏不走!」

蘇宇吼著,我還就要在這開道。

……

大周王嘆息一聲,看向萬天聖,兩人對視一眼,都是無奈,這傢伙,跟個孩子似的。

雖然蘇宇的確不大,可此刻,讓人哭笑不得。

和混沌較勁!

不過,開道就遇到混沌雷霆,還是讓人意外。

這都沒完善大道呢。

兩人心中,隱約其實都多了一些擔憂之色。

別看蘇宇弄的跟開玩笑似的,實際上,這是危險增加的預兆,可能比之前預期的還要危險。

萬天聖傳音道:「五行、陰陽這些大道,我相信他沒問題,我最擔心的還是生死之道!尤其是死之大道,我擔心他無法融合,一旦無法融合……前期就會失敗,宇道不完善,基礎都沒打好,他就要失敗!」

大周王點頭,傳音道:「他大概會把死道放在宇道融合過程的最後一步,他自己也清楚,此道難融,你有什麼想法嗎?」

萬天聖沉默一會,看向不遠處的河圖,傳音河圖道:「河圖道友,待會蘇宇他融死道的時候,生死交錯,還希望你能出把力!」

河圖微微點頭,沒有出聲。

其實,也有些緊張局促。

死道……蘇宇真的懂嗎?

他畢竟沒死過!

……

蘇宇心中自然也有數。

此刻,真的只是一個開始罷了。

大道開始繼續融合,雷霆只是開胃小菜,五行之道,開始迅速融合歸一。

遠處,觀摩的五行族,都瞪大眼睛看著,生怕錯過一絲一毫。

浮土靈看的最為認真!

五行合一,這也是他的大道,蘇宇正在演化從無到有的過程,再從有到融合歸一,這恰好便是他的道,他的五行大道,也許一開始就是這麼誕生的。

浮土靈看的抓耳撓腮,他恨不得現在馬上親自過去試試看。

可是,他不能干擾蘇宇開道。

情急之下,浮土靈自己身上,五行力量顯露,五行大道分離,按照蘇宇的融合手法,他將自己的大道之力,開始拆分,拆分之後,又開始融合!

轟!

一聲爆鳴,巨響聲傳出,大家紛紛看向浮土靈,浮土靈被炸的滿身都是火焰,見遠處的蘇宇都看來了,他頓時露出訕訕之色。

我不是故意的!

他是真的忍耐不住,想親自試驗一下,太手癢了!

正在融五行的蘇宇,忽然笑了,「過來,近距離感悟一下,我允許你意志力融入一些,探入五行之道,自己切身感悟一下。」

「不可!」

萬天聖暴喝,「胡鬧!你在開道!」

裝什麼大度!

萬天聖都氣瘋了,此刻你在開道,豈能讓人去干擾。

不說干擾,一旦浮土靈心存不軌,忽然破壞五行之道,你開道就直接失敗了,你拿自己未來去賭嗎?

蘇宇朗聲笑道:「沒事,我也想借鑒一下五行族的五行合一道,修道,就在於共同探索,我不是神!我不是什麼東西都擅長,什麼大道都擅長,術業有專攻,在專一性上,我還能比得上修五行幾十萬年的五行族?」

「浮土靈,過來,帶上你族幾位老祖!」

蘇宇朗聲笑道:「彼此借鑒一下吧,在我身邊融道看看……」

浮土靈臉色變幻一陣,咬著牙,下一刻,傳音幾位老祖,迅速朝混沌虛空中飛去。

萬天聖一臉無奈!

蘇宇這傢伙……此舉,到底是好是壞?

等浮土靈他們飛來,蘇宇迅速道;「幫我阻擋一些雷霆之力,想辦法抽取出五行之力,圓滿我的五行道,你們也感悟一下五行融合之妙……」

幾人不多說,之前蘇宇開口子,他們也嘗試過修補和抽取,倒也不是沒經驗。

很快,六位強者,開始阻擋雷霆之力。

這地方,倒是沒太多規則。

沒有人多了,雷霆就更強的說法。

都一樣!

幾人意志力,也開始融入蘇宇的五行道中,仔細體會著蘇宇的五行大道,而五條大道,此刻正在融合為一,有化為一條的趨勢。

浮土靈感受的最為明顯,眼中露出喜色。

自己也開始嘗試五行合一,此刻,倒是沒有出現爆炸的跡象。

他感悟了一下,也知道蘇宇在嘗試,蘇宇也是第一次,他也不敢胡亂動彈,以免出現大道炸裂,浮土靈見狀,頓時道:「宇皇,我擅五行,我來先試試,你指點我如何徹底合一,我給宇皇打個樣!」

「……」

蘇宇失笑。

也不是不行,浮土靈若是可以五行徹底合一,代表自己這邊也行,他也不多說,一股意志力湧入浮土靈腦海中。

互惠互利。

我給你觀摩我開道,你要是願意為我出點力,我也不介意。

而浮土靈接收到了訊息,迅速開始嘗試。

轟!

一聲爆鳴,他身上水火之力衝擊,一下子大道炸傷,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蘇宇微微一震!

失敗了?

浮土靈倒是沒太多沮喪,眼神雪亮,迅速道:「宇皇,不是融合步驟有問題,是五行道閉合的時候,水火之道,距離太近,要隔開!」

蘇宇微微點頭,這都是小細節,他不會連這樣的小細節都會去注意。

若是自己水火靠的太近,倒也不會直接失敗,不過大道震蕩,恐怕自己得費力鎮壓下去。

而浮土靈,再次開始嘗試起來。

片刻后,身上氣息變了,不是境界提升了,而是大道之力變了,忽然,一股五行合一的力量被他一拳打出,四周混沌虛空,忽然化為牢籠!

五行囚籠!

「可行!」

浮土靈眼神愈發雪亮,他境界還是那個境界,大概四等接近三等合道的樣子,可五行之力徹底融合之後,他隱約覺得,自己可戰二等合道!

一步登天!

三天前,他才跨入合道境。

蘇宇若有所思,很快,他也五行迅速合一,避開了水火交錯。

轟!

一條五彩斑斕的大道之力,瞬間呈現出來,五條大道徹底化為一條,蘇宇眼神一亮,很順利!

奠定了基礎!

五行道剛合一,宇之道就靠攏而來,這是主動要融五行了。

兩條大道剛接觸,忽然,四周浮現出一幕幕虛幻的圖像出來。

好像混沌化世界!

開天闢地,有五行之力浮現,一片新天地中,開始誕生五行!

蘇宇迅速鎮壓,四周,混沌之力洶湧而來,在排斥他在此地開天。

不允許!

蘇宇不理,五行大道開始強行融合,開天之始。

轟隆!

雷霆聲四起。

遠處,茶樹忽然驚呼道:「有古獸來了,真有,打不打?」

那個方向,藍天瞬間浮現,看向遠處,此刻,混沌虛空中,真的有古獸出現了。

藍天臉色微變,這應該是最近的古獸感應到了動靜,第一時間趕來了。

動靜,在擴大。

他臉色一冷,下一刻,低喝道:「殺!」

必須要趁著古獸還少,迅速斬殺,否則,一旦聚集多了,那才是大麻煩。

藍天撲擊而上,喝道:「速度擊殺,不可纏鬥!」

纏鬥,不允許了!

一旦拖延時間過長,那就是大麻煩,可能會引來更多的古獸!

茶樹也不廢話,恢複本體,無數根須蔓延而出,她和藍天,都具備混沌之力,在這戰鬥,倒是不會被排斥。

轟!

大戰瞬間爆發,藍天也是實力全開,幾乎是眨眼間,不惜一切代價,轟地一拳,一拳打爆了那頭古獸的腦袋。

這是一尊肉身之力達到三等合道左右的頂級古獸。

依舊被他第一時間,第一速度斬殺當場!

他迅速將屍體丟到歸墟之地,喝道:「大明王,製作一些陣符,我們可能需要援軍!」

上次的陣符,除了蘇宇和肥球的,幾乎都隨著自爆炸沒了。

此刻,需要重新製作才行。

大明王拿到屍體,不敢耽誤,迅速喝道:「幫我拆分屍體,來幾個人幫忙……」

一群人,迅速忙碌起來。

而藍天那邊,臉色再變,虛空中,忽然出現三頭巨大無比的古獸,帶著凶戾之氣,從混沌深處飛來,這地方,的確有古獸存在!

其中一頭古獸,還有智慧,甚至會用意志力傳達自己的意思。

「退開!」

「這是混沌,並非萬界,混沌屬於我們!」

藍天懶得廢話,數道身影,直接撲殺而上,獵天榜浮現,遮天蔽日,他不能給這些古獸匯聚起來,否則,鬼知道會來多少。

一旦多了,後期會很麻煩!

……

蘇宇也是臉色一變,還真有古獸。

最麻煩的局面開始了!

此刻,五行大道和宇之道融合了起來,蘇宇氣息也在變化,他也開始加速了,陰陽之道,迅速開闢!

書頁呈現!

浮土靈幾人見狀,迅速撤離,以免在這干擾蘇宇開闢陰陽。

兩條大道,幾乎是蘇宇同時開闢。

陰陽交錯,一光一暗!

「定陰陽!」

陰氣下浮,陽氣上浮,此刻,蘇宇開道之地,化為一片虛空,虛空中混沌氣息沖盪而來,正在和蘇宇搶奪控制權。

轟!

大道撞擊聲傳來,大道交錯,力量碰撞,蘇宇倒退數步,口溢鮮血,微微凝眉。

混沌開道,好像比預期的還難一點。

「開天地!」

一聲怒喝,天地神文浮現,瞬間融入兩頁書冊之中,此刻,再次有兩道呈現。

……

「他加速了!」

大周王凝眉:「壓力好像比預期的更大,同時開這麼多道,幾乎不給他錯誤的時間,調整的時間,這可如何是好?」

不可能不出錯的!

蘇宇若是一次就成功了,完全不需要調整,這才是怪事。

萬天聖沒說什麼,看向肥球,迅速道:「肥球,上次的陣符你還有一枚吧?」

「嗯。」

「給我。」

肥球眨眨眼,「要去殺古獸嗎?」

「嗯。」

「我去吧!」

肥球搖了搖尾巴:「我去殺!我比你厲害一點……」

萬天聖失笑,點點頭:「那勞煩前輩了,千萬不要讓古獸闖入他開道之地,否則,麻煩就大了!」

「明白!」

肥球瞬間飛出,口中瞬間叼著一隻鞋,隔空一靴子丟出,轟!

一靴子跺出!

一頭巨獸,直接被它跺死!

……

就在蘇宇開道的同一時間。

上界,混沌之地。

地獄之門。

忽然,地獄之門震蕩了一下,下一刻,門后,一雙雙眼睛呈現。

「好像……出事了!」

「吾等被封印門中……無法出去……讓混沌山古獸前往探查……」

下一刻,一股波動之力傳盪而出。

地獄之門上方,那座大殿中,月昊口中的老祖,正在說事,忽然臉色微變,微微皺眉道:「地獄之門怎麼了?」

一股特殊波動,傳盪而出。

這老祖截取了一段,微微凝眉:「混沌異變?」

什麼異變?

他迅速洞察四方,甚至包括深處,都沒察覺到任何異變。

哪來的異變?

可此刻,忽然,混沌山中,無數巨獸咆哮起來,緊接著,數十頭古獸,在一尊天尊級的大鳥帶領下,瘋狂朝最深處的混沌中飛去!

那地方,連這老祖都不會輕易去,因為很容易迷失。

混沌無方向,無極限,無天地,太容易徹底迷失在混沌中無法歸來。

老祖皺眉,一開始還沒在意。

可下一刻,忽然臉色一變:「不好!」

月昊幾人紛紛看向他!

老祖臉色微變道:「該死,混沌獸離開了……那我們的阻礙……」

此話一出,幾人也是色變。

而就在這一刻,一聲狂笑傳出:「古獸離開了,萬族強者,還不趁機端了獄王老巢!」

混沌古獸,也給萬族製造了不少麻煩。

此刻,忽然跑了一大堆,這不是麻煩是什麼?

那老祖臉色微變,迅速破空而起,喝道:「大膽狂徒,月昊,爾等擊殺這狂徒!」

而他,則是迅速朝混沌森林那邊飛去。

阻攔萬族強者!

混沌獸忽然跑了,萬族可能會動心,機會難得。

至於混沌獸跑哪去了……鬼知道!

……

這一刻。

葬魂山。

百戰陡然回頭,微微皺眉,「出變故了嗎?混沌獸忽然朝深處飛去……混沌深處有變故?」

混沌深處,對任何人而言,都是神秘的。

此刻,大量的混沌獸忽然跑了,這是怎麼了?

上界大戰,難道要提前爆發了?

之前只是小打小鬧,一個巨斧,還不足以引起兩方瞬間就開殺,可現在,萬族也許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果不其然!

就在百戰沉吟中,一根通天大竹子,一竹子朝混沌山深處打去。

三月聲音震蕩天地:「古獸破了,我們機會到了,殺他娘的!」

轟!

虛空中,一隻巨拳浮空而來,一拳打的那巨竹崩碎,三月卻是大笑一聲:「老傢伙都出現了,看來,古獸真的跑了!」

「你是誰?獄王是你什麼人?」

「你若是獄王之後……你死定了!」

三月身軀放大千萬倍,帶著凶戾之氣,「你這一脈,必死!我父死於獄王之手,你若是獄王之子,縱然可戰規則之主,老子也要宰了你!」

轟!

三月手持巨竹,瘋狂朝對方打去,很快,天命、月天尊幾人紛紛出現。

這一次深入,格外的順利。

因為古獸沒了!

沒有古獸阻攔,他們這些天尊,速度都快的不可思議。

而那獄王一脈老祖,也是微微皺眉。

這還真是……意外驚喜啊!

該死的!

古獸跑什麼?

他也無語,這完全打破了他之前對古獸的印象,這些古獸,已經很少會去混沌深處了,今日為何忽然都跑了?

「混沌深處有異變……什麼異變?」

老祖不敢多想,此刻,最麻煩的是,萬族可能會趁機殺過來。

「月羅,月昊,月冥……」

下一刻,數位天尊級強者,紛紛從遠處飛來,開始迎戰這些強敵,而更遠處,巨斧手持巨斧,瘋狂遁逃。

等月昊走了,他再次殺回來,害的月昊不得不止步,咬牙切齒,再次朝巨斧侯殺去!

這傢伙,最近找事一流!

「巨斧,你我無冤無仇……」

「滾你大爺的!」

巨斧侯咆哮一聲:「三月說了,老子欠那什麼蘇宇一條命,既如此……殺了你這罪魁禍首,老子就算還清債務了,你給老子躺下來,任我殺了,我馬上就走!」

「不對,還有那個誰……你侄女,上次就你倆活著……殺了你倆,我算是給他們報仇了,反正蘇宇也沒死,月昊,給我殺了完事,你倆不死,我不罷休!」

「……」

月昊惱怒無比,「那還是你去死吧!」

這巨斧,說不清!

完全沒法交流!

巨斧就認一個理,他算是欠蘇宇一條命,當然,還命就算了,沒意義。

之前蘇宇不是損失慘重嗎?

他本人又沒死!

當日他襲殺的那群人中,唯有月昊和那雨曦活著,殺了這倆,他巨斧算是還清了人情了。

這倆不死,他就欠著債呢!

「殺!」

巨斧侯的大斧子橫掃天地,狂吼道:「萬族的孫子,打啊!傾巢而出地打,這些獄王的孫子沒了古獸屏障,未必乾的過你們!」

「非要等古獸回來了,你們才幹?」

「那不是傻嗎?」

巨斧侯狂吼著,吼著吼著,又吼道:「百戰,你死哪去了?月羅那個賤人怎麼回來了!你不會又被鎮壓了吧?艹你大爺的,你他么的不會又中了美人計吧?」

「百戰!」

巨斧侯大吼,「月羅這賤人,這麼丑,要屁股沒屁股,一看就他么不是好貨色,你又上當了?你腦子呢?豬腦子嗎?」

他覺得月羅很醜!

那腰扭的,也不怕斷了。

那屁股,一點不夠大!

那臉,也不夠圓潤,要啥沒啥,百戰怎麼能上了她的當呢!

真的想不通啊!

……

更遠處。

一開始還嬌笑著浮空要去迎戰其他人的月羅,忽然面色一僵,轉頭就朝巨斧侯那邊殺去!

有些事……真的沒法忍!

……

而巨斧侯,感受到那氣息,頓時狂笑道:「老子把月羅和月昊都給引來了,殺他娘的!萬族的孫子,加把勁啊!」

「老子先跑了……月羅,你這丑娘們,你也就勾搭勾搭百戰那傢伙了,沒見過什麼世面,老子連武王的老婆都見了一大堆,個個屁股大好生養……不是你能比的,武王大人的眼光還是極好的!」

巨斧侯跑路得時候,還不忘誇讚一句,武王眼光是真的好!

至於百戰……稀奇古怪的!

咱們武夫,當然不能娶這種嬌滴滴的醜媳婦,沒眼光!

百戰這眼光,一點也不符合武夫的審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5章 連鎖反應(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