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蘇宇發怒(求訂閱)

第807章 蘇宇發怒(求訂閱)

靠人不如靠己,這也是蘇宇一直以來的理念。

和成長環境有關。

從弱小時期,他就只能依靠自己,依靠那時候的時光冊,柳文彥被廢,白楓那不靠譜的成天專心研究,一開始實力還行,到了蘇宇騰空之後,白楓壓根罩不住蘇宇。

實際上,何須騰空,蘇宇養性時期,日月來襲,白楓已經沒辦法照顧到蘇宇。

後來出來的南無疆、雲塵幾人,實際上,本質上還是要差一籌,缺一些親近感。

柳文彥和白楓,是師長,是親友。

萬天聖和藍天幾人,是道友,是大道之友,親近是親近,但是其實和白楓他們這些人還是有些不同的。

當然,蘇宇如今很少去找白楓他們。

讓他們安心做自己的研究好了。

到了蘇宇這層次,白楓天賦顯然差一籌,跟不上節奏了,一旦他跟著蘇宇瞎攪合,也許明天就得給這位老師收屍了。

……

蘇宇沒去多想什麼。

此刻的他,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天地,沒帶太多人,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蘇宇還是帶上了肥球、藍天、通天這三位。

足夠了!

通天可以隨時帶人跑路,藍天可以隨時傳訊,肥球戰力強大。

三位都是天尊戰力,加上蘇宇,哪怕武皇解封,忽然要下殺手,縱然不敵,也能一戰,很快就會有援軍抵達。

解封武皇!

蘇宇心中念叨著,很快,再次趕赴死靈界域。

……

死靈界域。

武皇也在等待著,有些煎熬。

蘇宇……會回來嗎?

雖說,哪怕沒有蘇宇,自己也有希望解封,不過按照現在的局勢,恐怕還需要一兩年,武皇也急,如今,意識恢復,一兩年,那也是度日如年!

武皇翹首以盼。

此刻,最怕蘇宇一去不回,路上忽然覺得解封自己不划算,選擇了不解封,那武皇就要哭了。

給了希望,再斷絕希望,這種人是最討嫌的。

就在武皇等待中,忽然,身影再次浮現,通道開啟,一瞬間,遠方,幾道人影飆射而來。

武皇微微一怔,下一刻驚訝道:「通天這煞筆也晉級了?」

「……」

安靜!

武皇爆粗口,其實不多,此刻,蘇宇都意外這位看到通天,居然直接開罵。

不,也許是真實想法。

他大概煩了通天這傢伙,太絮叨。

而通天侯,也是面色僵硬了一下,下一刻,很快笑道:「武皇,我晉級不應該嗎?俗話說的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武皇沒好氣道:「你就是成了規則之主,我也拍死你!」

煩人的傢伙!

他直接打斷了通天的話,這傢伙廢話太多了。

蘇宇也是笑了一聲,「都是老鄰居了,十多萬年了,何必見面就罵,你們感情應該最好才對!」

武皇暗罵一聲,通天也是笑而不語。

誰跟他關係好?

這是兩人同時的想法。

雖然當了鄰居無數年,可陣營是不一樣的。

而武皇,此刻仔細看去,他認識藍天,也有些意外,「你也晉級了?」

藍天幽幽笑道:「是啊,多謝武皇當初的支持了!」

武皇哼了一聲,支持?

當初藍天進入星宇府邸,雙方的確產生了一些共鳴,那可不算什麼支持。

這傢伙,當日一個日月,居然也到了這個地步,武皇也是意外和震撼。

通天之前也只是三等二等左右,這麼快跨入了天尊層次,藍天也是。

還有那條狗!

武皇朝肥球看去,肥球也好奇地看著武皇,武皇眯了眯眼,肥球也露出一抹疑惑之色,這也許是肥球和武皇第一次面對面的接觸。

之前也隔空看過,可沒現在這麼近。

肥球看了一會,疑惑道:「我見過你嗎?」

武皇皺了皺眉:「噬日神犬!見過一次!當年曾交手過,你也曾和文王交過手,好像被他斬斷了混沌,這是重修大道了?」

這下子,蘇宇意外了!

「你……和肥球交手過?」

蘇宇意外無比!

武皇淡漠道:「怎麼了?這傢伙,應該就是當年那條噬日神犬!它可能還是最後一條沒改道,卻依舊強大到極致的存在!」

「什麼意思?」

蘇宇疑惑。

武皇皺眉:「你不是無所不知嗎?地獄之門在上古年間,曾隱約破封過幾次!這些強大的存在,包括荒天獸,都是從地獄之門中逃出來的!如今的混沌,是無法讓這些傢伙存在的,這些逃出來的傢伙,有些為了融入萬界,選擇了融道時光長河……比如荒天獸!有些如噬日神犬,不願意融道,就選擇了在混沌中生存……噬日神犬應該是當初最後一條沒改道的存在!」

蘇宇微微晃了晃腦袋,「武皇的意思是,混沌……也有限制?」

這個他真不知道。

八翼虎和混沌龍沒說,蘇宇麾下的混沌道強者,也就茶樹,茶樹到現在,也才勉強進入二等,距離那個層次還遠著呢。

武皇這一下子算是找到自信了,也有你蘇宇不知道的是吧?

他冷笑道:「那當然!混沌都被封印了,地獄之門后才是真正的混沌時代,既然封印了……那也代表那個時代結束了!不會再誕生至高無上的存在!當年地獄之門破封,大量古獸殺出,想復辟混沌,結果恰好遭遇了人族和萬族最強大的時期……結果你也知道,荒天獸這些存在,服從的化為萬族,不服從的就被殺了,一部分躲在混沌中的存在,如噬日神犬,最終也被打成了看門狗!」

肥球疑惑地看著他,蘇宇皺眉:「所以,肥球在太古末期,的確是強大的存在?」

「應該就是它!」

武皇微微點頭,「大道變了,本質上還是一樣的,只是……好像重生了!」

肥球倒是沒太在意這個,蘇宇卻是好奇地看向肥球,上次,混沌龍就說過,噬日神犬強大的事,蘇宇其實沒太在意。

今日聽武皇的意思,他當年都和肥球交過手,以武皇的性格,太弱了,他都懶得記住,也早就殺了。

肥球既然沒被殺,還引的文王親自出手,顯然不弱。

後期卻是被收服了……好像也沒記憶,這算什麼?

蘇宇想了想,也沒過多去猜測當年發生了什麼,只是沉聲道:「那你的意思是,混沌古族,在門外,其實是沒辦法突破的?」

「差不多吧!」

武皇見蘇宇不知道這事,這時候心情不錯:「就是這意思!不過這狗改道了,對它也沒影響。」

蘇宇微微點頭。

難怪混沌龍到了這地步,都沒成為真正的規則之主,合著,他是無法突破,那他們一直盯著獄青,這代表,他們所謂的混沌意志,其實很重要。

是破境的關鍵點!

蘇宇是用不上,可自己這邊,倒是有一位能用上,茶樹啊!

茶樹,書靈,大木頭,肥球,這幾位都是文王當年留下的,發現故居的時候,蘇宇剛成人主,實力還不算太強,肥球、茶樹這幾位,在那個時期,都起到了定鼎作用。

不過,這幾位都沒選擇融道蘇宇的天地。

書靈是文王的書成道,書本成道,還是文王的書,也許不融入更好,茶樹不用說,大木頭痴痴獃呆的,肥球他們沒融,它也沒融。

如今,隨著蘇宇實力強大,麾下強大起來了。

這幾位當初起到定鼎作用的強者,茶樹前兩日,才勉勉強強地晉級了二等合道,書靈才是三等合道罷了,大木頭也是三等。

在蘇宇這一方中,他們只能算是三線存在。

天王和天尊都一大把,二等合道眾多,三等就不算太值錢了。

此刻,聽到混沌古族其實很難突破,蘇宇不由想到了獄青,也想到了婆龍,若是茶樹和肥球他們吞了婆龍的本尊,混沌古族強大自己,大多其實都是互相吞噬。

再吞了獄青手中的混沌意志,那茶樹是否也有希望成為規則之主境的強者呢?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有些時候,不是蘇宇不回報,而是沒辦法,實力這東西,有時候真的得看機緣才行。

現如今,獄王一脈倒是茶樹這幾位的機緣了。

蘇宇心中默默想著。

至於混沌龍和八翼虎,這倆之前跑了,那代表雙方合作就此結束,既如此,蘇宇之前答應的一些條件,自然也就作廢了。

很快,蘇宇不再多想,這事放在心上就行,說出來也沒太大意義。

他看向武皇,雲淡風輕,淡笑道:「好了,這些無意義的廢話就不說了……」

武皇暗罵!

你不知道的,就是無意義的,不要臉的傢伙。

不過,這時候的他,倒是對蘇宇忽然多了幾分信心,他麾下這幾位,居然都強大了這麼多,這讓武皇都有些小小的期待……

儘管,他未必答應和蘇宇合作。

武皇舔了舔嘴唇,也不管這些了,有些小激動道:「你拿到了議員令嗎?」

「當然!」

97枚,不是全部的議員令,但是也沒差別了,剩下的兩枚,蘇宇猜測,可能還在巨人族,他也懶得去要了,上次他說4枚,對方很快給了4枚,說明可能不止這個數量。

都一樣!

97枚,也足夠了,畢竟,現在的萬界,本就接近規則消散的時候了,不需要全部議員令,也一樣可以驅散萬界規則之力。

「那你什麼時候驅散規則之力……」

「驅散?」

蘇宇笑道:「不驅散!」

武皇臉色一變,你要變卦?

「吞噬啊!」

蘇宇笑道:「規則之力,那可是好東西,以前我想吞噬,都怕薅羊毛薅多了,導致萬界規則消散!現在,既然想主動驅散,當然是把規則之力都給吞了!」

武皇不在意這個,聽到這話,倒是鬆了口氣。

你愛咋樣咋樣!

驅散也好,吞噬也行,解開萬界規則限制就行!

「那你準備一下,我去生靈界域,為你解封!也順便看看,你的本尊到底在哪。」

就在蘇宇說這話的時候,通天忽然道:「陛下,天淵界域那邊,好像來了個傢伙找你。」

「誰?」

「是鎮南侯!」

鎮南?

蘇宇微微一愣,他找我幹嘛?

算了,懶得管他。

蘇宇想了想道:「讓他到星辰海深處找我,星宇府邸外就行!」

蘇宇不準備讓他進天淵界域,免得麻煩。

我的人都不見了,鎮南若是發現了什麼,別跑去找百戰打小報告了。

話說回來,他找我幹嘛?

月羅和月嘯,應該到了百戰那邊了吧?

難道是為了找我麻煩的?

那也該百戰親自來才行!

算了,不管這些。

蘇宇直接道:「我們走竅穴通道進入萬界,懶得趕路了!」

走武皇體內好了!

而武皇,這一次倒是沒意見,越快越好,他的竅穴,都是通道,萬界那些通道,都是通過他的竅穴,傳送到他體內的。

很快,蘇宇幾人,進入武皇體內,片刻后,進入一個個竅穴傳送門,從竅穴中傳送進入星辰海區域。

……

萬界。

星辰海。

這一刻,風起雲湧,海浪滔天。

距離星辰海最近的,原本是星宏古城,後來古城消失,九界強者差點哭了,興奮的哭了,之前造陸幾次,都失敗了,蘇宇不給造!

如今,蘇宇撤離,百戰不管,九界強者,再次開始耗費大精力,再造陸地!

九界入口相距不遠,以前這裡可是有一座大陸的,都是被蘇宇那混蛋給破壞了。

如今,蘇宇人跑了,大陸也該再次造起來了。

這一刻,九星大陸上,一位位九界強者忙碌著,城池開始建造,一位位強者,心滿意足,有人興奮道:「再有幾日,九星大陸即將徹底完工!我們總算再次回到了萬界!」

快了!

就最近幾天的事了,蘇宇搬走之後,他們就開始動手了,耗費了兩個月,耗費了無數人力物力,加班加點,在萬界,一群強者的情況下,基建搞了兩個月,算是極其龐大的工程了!

蘇宇這傢伙,走的好,最好別回來!

正說著,九界中,一位日月修者看向遠處,疑惑道:「潮汐要來了嗎?不對吧,上個潮汐沒多久啊!」

潮汐,10年來一次。

每一次的潮汐,都會讓星宇府邸開啟,當然,上次沒多久,之前一次,也是萬界格局大變的那次,徹底讓蘇宇走上了台前。

距離現在,也就一年多。

按理說,下一次潮汐,不會來的這麼快的。

「來了就來了,如今萬界多變,誰知道什麼情況……不過只是大浪,不會對我們造成太大影響。」

「那倒也是!」

「……」

一群人聊著,不是太擔心,潮汐,也只是浪花大一點,也許還有一些好東西會席捲而來,倒是好事,現在萬界強者少了許多,安靜了許多。

星宇府邸真的開啟,也許沒人來了,九界就在附近,也許還能沾點便宜!

然而,這一次的潮汐,越來越猛烈!

潮汐,其實是武皇運轉功法,之前是自然流轉,10年一次,從而席捲元氣,導致的星辰海掀起狂濤。

可現在,武皇主動傳送蘇宇他們出來,主動運轉功法,這浪花,自然也就來的更快。

……

這一刻,蘇宇倒是沒太在意這些。

很快,他們一伙人從竅穴傳送中走出。

而此刻,蘇宇再次看到了天門。

武皇的天門!

這座佇立星辰海無數歲月的天門,代表了星宇府邸,代表了萬界最大的寶藏地,今日之後,這座門戶,也許就要徹底消失了!

武皇的聲音,帶著一些激動,隱約傳來:「驅散規則之力吧!」

他意識已經徹底復甦,現在,還有一些大道壓制。

外加萬界規則壓制,讓他破封,還欠缺一些。

蘇宇聞言,看了看天空,天門開啟,隱約間可以看到,諸天戰場的確密布了許多規則之力,如同大網,鎖住了整個諸天戰場。

「諸天戰場……」

蘇宇喃喃一聲,是時候了。

徹底解封上下界,讓這一次的潮汐之變,徹底到來吧!

萬年一次的潮汐之變,這一次,只到了6000年,就要徹底開始了,是的,上下界域的聯通,往往才代表了一次潮汐之變的開始。

而結束,一般都是人族之主隕落,諸天戰場封閉,那代表潮汐之變結束了!

「人主隕落,戰場封閉!」

蘇宇喃喃一聲,今時今日,他好像感悟更多了。

人主死了,戰場才會封閉,這意味著什麼?

這戰場是人為設置的,蘇宇知道。

但是,人主死亡,人族氣運薄弱之後,就會自動關閉戰場,這也是為了保護人族吧?

人皇他們當年設置諸天戰場,倒也頗為用心了!

這一刻的蘇宇,大體上了解了戰場如何運轉的。

他深吸一口氣,一枚枚令牌呈現在眼前。

此刻,這些令牌之上,浮現出一道道虛影,有仙,有魔,有神,有龍……

萬族之皇,昔年打造的規則令牌。

代表了他們的意志!

風起雲湧!

整個海面上,浪花更大了,蘇宇其實隱約感受到了後方有人存在,他懶得去管,我又不認識,好像是九界的人在造陸。

閑得慌!

待會,武皇破封,再強的陸地,也得被摧毀。

而就在此刻,一道人影,迅速朝這邊飛來。

那是鎮南侯!

……

這時候的鎮南侯,也不由看向天空。

帶著一些凝重!

蘇宇讓通天通知自己,來星辰海,來星宇府邸這邊找他,他回萬界了?

他回來……難道今日就要回歸人境?

帶著一些心思,鎮南侯迅速朝遠處飛去,眨眼間,穿梭虛空,他已經看到了天門,也看到了天門下的蘇宇,更看到了,蘇宇面前,那一枚枚令牌!

議員令!

「蘇人主!」

鎮南侯心中微微一動,行了一禮,蘇宇扭頭,笑道:「鎮南,你來,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鎮南侯凝重,什麼意思?

「鎮南,真難啊!」

蘇宇笑了一聲,「說吧,找我什麼事?」

「人主,我是代百戰陛下而來……」

「百戰?」

蘇宇笑呵呵道:「不會是為了月羅他們的事吧?」

「和他們無關!」

鎮南侯迅速道:「是為了……」

「等等再說吧,你再說下去,武皇要發飆了!」

此刻,虛空中,勉強凝聚出了一道人影,正是武皇。

他看向鎮南侯,有些不善。

滾蛋!

耽誤事!

沒看我們辦正事嗎?

鎮南侯心中微動:「人主這是……」

「解封上下界。」

鎮南侯心中一震:「人主要解封上下界,這……」

「有問題?」

鎮南侯凝重道:「這樣的話,上下界域,出入無阻!對人族而言,人境無任何壓制力,未必是什麼好事,人主還請三思!」

蘇宇笑道:「沒事,都一樣!順便讓百戰亮個相,沒必要一天到晚躲著,不是嗎?難道躲著,就可以拯救人族了?」

蘇宇搖頭:「躲的累不累?萬族防著,我也得防著!煩不煩?你跟百戰說,我不需要他如何,他幫我先盯死了萬族和混沌龍他們,他可以做到的!我都不需要他去打,幫我盯著就行!我帶人解決罪族!」

這也是蘇宇的想法。

我他么不要你去打,你既然躲,那就給你躲,萬族若是出手,你幫我堵住就行。

我帶人,殺兩位規則之主,希望還是很大的。

百戰也就不願意合作,否則,蘇宇對付罪族,百戰對付萬族,很快,萬界之患平定!

蘇宇將萬界一丟,丟給百戰,其實也行。

我帶著我的人,去上游參戰去!

至於什麼時候打回來,那再說。

可惜,百戰一天到晚藏著掩著,蘇宇煩,也不提和他合作的事。

丟給百戰,其實有個好處,百戰起碼不會在自己走之後,對人族如何。

這樣,其實還是可以放心的。

蘇宇正想著,鎮南侯忽然道:「聽聞人主,此次在上界大勝?」

「月羅他們說的?」

武皇有些煩躁了,「蘇宇,你和這小蟲子說什麼,煩人!」

鎮南侯卻是不理他,迅速道:「人主,百戰陛下的意思是,讓人主……先放放獄王一脈,可以先聯手打萬族,滅了萬族勢力,我們再去考慮獄王一脈!」

蘇宇想了想,笑道:「也不是不行,他願意出力?願意的話,倒是可以!」

百戰要出力打萬族?

好事啊!

蘇宇笑道:「這樣,不需要多,他的人,來攔住五位天尊就行,我就去滅了萬族,都不需要百戰親自動手的,我夠意思吧?」

先打萬族,那也行啊!

鎮南侯來這,還真是為了合作的?

蘇宇倒是意外,也有些高興:「百戰總算是想通了,萬族和罪族,其實都是疥癬之疾,大頭還在後面,在萬界耽誤太多時間不是好事,打下萬界,我們去營救人皇他們!」

蘇宇笑道:「別等人皇他們被人打回來了,打回來了,那就代表打輸了,我們要參戰,就得幫人翻盤,否則,參戰起來,快感不夠啊!」

鎮南侯失笑,失笑之後,就是失落。

蘇宇……是希望合作的,不介意合作,他願意出大力,只要百戰這邊攔下萬族,或者出五位天尊,他就出更大的力量,先去打滅萬族,再去消滅獄王一脈。

他甚至做好了準備,萬界留給百戰,而他帶人逆流而上,去救援人皇陛下他們。

若是百戰能答應……在鎮南侯看來,這簡直就是優厚到無與倫比的條件了。

蘇宇……好像沒準備和百戰徹底開戰。

「那人主……不奪回人境了嗎?」

蘇宇呵呵笑道:「白痴!我要出遠門,有人幫我看家,也不錯,不是嗎?何況,我回來后,人皇也回來了,人境誰當老大,還不一定呢!懶得為人境折騰!現在,我更感興趣的還是門后的強者們……」

蘇宇笑容燦爛:「不見一下那些傳說中的存在,不是白來世間一趟嗎?」

話落,看向鎮南:「行了,就這麼說好了,你去告訴百戰,我沒興趣和他爭什麼人境之主的位置,當然,他也留不了太久,我很快會把人皇他們帶回來……人皇他們接管好了!」

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蘇宇又道:「人皇他們若是乾的不好,再推翻人皇好了!」

蘇宇哈哈笑道:「這年頭,拳頭為王,等我們比人皇強了,他也就是個打工的,不是嗎?」

鎮南侯笑了,笑著笑著,沉默了下來:「人主,百戰陛下的意思是,可以消滅萬族,但是,獄王一脈不能此刻消滅,百戰陛下要開地獄之門,接引人祖回歸。」

「嗯?」

蘇宇一愣:「人祖……在地獄之門中?」

「在。」

蘇宇微微點頭:「那也行,這樣,我們先把人皇他們帶回來,第一時間就去打地獄之門!當然,最好是先消滅萬族的規則之主,否則,容易出事!混沌和我們不和,這一點看婆龍獸的意思就知道了!聯合人皇他們,先鎮壓萬族,再接引人祖,消滅混沌……可以一點點地打,最後救文王他們,打天門……我覺得天門最危險!」

這也是蘇宇的感覺。

天門可能比地獄之門還要危險!

因為天門中,文王這些存在,好像一直在被追殺,在逃命,而地獄之門中,獄王比文王弱,卻是混的好像還不錯,還能培養自己的黨羽。

所以要打,得先打地獄之門,消滅混沌,再消滅獄王,人祖若是在,那就把人祖接引歸來,聯合各方,一起去打天門。

這是蘇宇最滿意的狀態,當然,未必能如意。

鎮南侯見他說的頭頭是道,顯然,蘇宇是有打算的,鎮南侯沉默一會又道:「百戰陛下的意思是,先接引人祖,再去上游救援人皇。」

蘇宇一愣:「他是白痴嗎?先接引人祖……第一,人祖在不在不好說。第二,人祖出來了,混沌中的存在不也出來了?第三,人祖厲害嗎?第四,接引不來,把獄接引出來了,百戰負責去打?第五,人祖屬於太古,我們算是傳承上古,人祖出來了,他會救人皇他們嗎?畢竟文王死不死的,和他無關!第六,人祖好像開了自己的分支巨人族,那他是讓巨人族為主,還是人族為主?難道人族還要給巨人族當小弟?」

蘇宇一連串的問題拋出,失笑道;「百戰想什麼呢!當然是先救人皇!地獄之門,滅了罪族,想辦法封鎖地獄之門才對!起碼要拖到人皇回歸……我的想法是,先滅了罪族,然後,百戰幫我看守地獄之門,出來一個殺一個……反正不給他們出來……你覺得百戰能答應嗎?」

鎮南侯默然。

蘇宇笑容漸漸收斂:「什麼意思?百戰……讓你來,難道……是說,讓我先開地獄之門?」

鎮南侯眼神複雜:「是!百戰陛下的意思就是如此!」

他沉默一下,忽然又道:「不止如此,百戰陛下還說,不要打獄王一脈,獄青身上帶著定位之物,便是那混沌意志,殺了獄青,可能會導致定位之物失效,地獄之門無法開啟!」

他迅速道:「所以,獄青不但不能殺,還要一直活著,給予一定壓迫就行,讓她不斷接引人,擴大地獄之門的裂縫!」

蘇宇眼神微變:「扯淡!真擴大了,後面出來幾十位規則之主,他百戰來打?」

「百戰陛下說……人族來打!」

蘇宇忍不住罵道:「去他瑪德!人祖?就算人祖在其中,這麼多年了,人祖也沒打混沌啊!真打了,還能讓獄他們在裡面逍遙?還能讓混沌古族出門?這不是扯淡嗎?」

鎮南侯默然,又道:「百戰陛下說,人祖是唯一的希望。」

「去他瑪德!」

蘇宇再罵!

「百戰真這麼說的?」

「是。」

「也就是說,他的一切希望,在人祖身上?」

「是!」

「他……不可能!」

蘇宇怒道:「怎麼可能!指望一個從未見過的人,指望他來拯救蒼生?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就算是他先祖,也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了?他知道人祖多強嗎?他知道人祖現在什麼狀態嗎?他知道人祖還認不認為,現在的人族,是他的族人嗎?我們對人祖一無所知!對人皇,好歹還知道一點,人皇他們堵在上游,和萬族征戰,這好歹也證明一點,人皇他們是庇護人族的!」

這很明顯啊!

人皇這群人,是願意為人族征戰的,也是願意庇護蒼生的。

他們戰鬥了無數歲月,這一點,就值得信任。

人祖……誰了解人祖啊?

蘇宇都氣笑了:「鎮南,你在逗我,是嗎?」

鎮南侯低著頭:「沒有,百戰陛下就是這意思,而且,要求人主不要攻打獄王一脈,他會出手,給獄王一脈足夠的壓力……人主,只需要安心對付萬族即可!」

「你確定?」

「我確定!」

鎮南侯頭顱低下,不看蘇宇,「而且,人主執意要打獄王一脈,百戰陛下也許會阻攔!」

蘇宇看向他,深沉道:「你不對勁,你是不是叛變了?所以,故意刺激我和百戰廝殺?」

他為何覺得,鎮南侯的話,有點故意挑撥的意思。

真是百戰的意思?

鎮南侯低著頭:「我從未叛變人族,從未!百戰陛下麾下,如今,天尊加上雷暴,有8位!但是其中,血影、紅月二位天尊,都心向人族!長青、武極都是唯百戰陛下之令是從!長眉此人……一心針對人主,另外,江海、霧山幾位,對人主敵意也不輕!」

蘇宇意外地看著他。

鎮南侯低著頭顱,不看蘇宇,繼續道:「我不知道……到底哪種選擇更好!但是,人主和人皇是一方,百戰陛下和人祖是一方……論對人族的庇護之心……也許……我該有些偏頗……」

「百戰陛下麾下,也有一群人,心向人族,人族是信仰……但是當年,迫於無奈,不得不選擇避戰,不避戰……百戰陛下他們避戰,其他人都要死!」

「南溪幾位上古侯,其實還是心向人族的,只是……之前覺得百戰陛下,能給人族帶來更大的希望!」

鎮南侯低著頭:「我不曾叛變,但是,我當年選擇了追隨百戰陛下……既如此,我會為陛下而戰,若是有朝一日……和人主為敵,人主也不用手下留情!百戰陛下,心意已決,不會因為一些變化,就改變自己的計劃!」

「長眉之語,也許只是百戰陛下的傳聲筒!」

說到這,鎮南侯交出一個巨大的圓球,留在原地,一步步後退而去,後退一截,深深躬身,語氣複雜:「我不知道哪種結果更好!可人主說的和我所想,是一樣的!我不知人祖是誰,我不知人祖多強,可我也知,人皇也好,宇皇也好,還在為人族征戰……不曾停歇!」

「只希望……這人族,能更好!」

話落,鎮南侯迅速遁空離去,背影蕭瑟。

他不知道自己對了還是錯了,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背叛了百戰,可他知道,他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思,希望人族可以昌盛下去。

他沒背叛過!

從一開始,就是如此。

人族,才是信仰!

他所說一切,也是百戰讓他傳達的,只是,他更加赤裸裸地說出了百戰不可能改變心思的意思,讓蘇宇早做打算。

你若是堅持……雙方必有一戰!

這一刻,蘇宇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

無轉圜餘地!

否則,鎮南侯不會是這態度,不會如此決絕。

他留下的,是死氣。

顯然,鎮南侯已經擔心,擔心百戰他們會利用死氣,直攻蘇宇老巢!

這一刻,蘇宇臉色陰沉無比。

半晌,低沉道:「藍天,探查百戰一系的態度,是否如鎮南侯所言那樣!」

鎮南侯一人之言,不能不信,但是不可全信。

蘇宇不是莽夫,若是鎮南侯有問題,和百戰廝殺,便宜了對手,便宜了敵人。

可是……若是真的……

蘇宇眼神瞬間殺意沸騰:「若是他真要這麼選擇,壞了我的計劃,那我……不會客氣的!」

肅殺之意沸騰!

扯什麼淡!

先破地獄之門?

百戰到底怎麼想的?

蘇宇臉色鐵青,不求你給我幫助,但是不能拖我後腿,否則,管你百戰是不是強大無比,我照樣宰了你!

這一刻,身旁的武皇,哪怕急切無比,也沒敢吭聲。

蘇宇這傢伙,發起怒來,說句實話,他都有些心悸。

之前蘇宇心情還不錯,一下子晴轉多雲。

此刻,武皇急的不行,卻也沒敢催促,別讓蘇宇把火氣都發泄到了自己頭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7章 蘇宇發怒(求訂閱)

8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