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 黑心蘇宇(求訂閱)

第810章 黑心蘇宇(求訂閱)

這一日,蘇宇解封武皇,解封死靈帝尊,解封神皇妃。

一日多出三位規則之主!

這一日,蘇宇大義壓百戰,逼宮百戰,答應鎮壓獄王一脈,當然,百戰未必甘心。

……

死靈界域。

蘇宇回來了。

通天幾人跟隨,藍天見蘇宇面色冷漠,並無喜色,不由道:「陛下憂心百戰會毀諾?」

蘇宇沉聲道:「不是!不是擔心他毀諾,而是……他就不會遵守諾言!」

蘇宇凝重道:「百戰到底意欲何為?」

他從百戰的遲疑,百戰的猶豫,百戰最後的一些笑容中感受到了,百戰……也許就不會守諾。

他被蘇宇逼迫的答應鎮壓罪族,可本心還是不願意的。。。

強扭的瓜不甜!

蘇宇眉頭皺起:「哪怕他尊人祖,我想不明白,他為何非要先接引人祖!除非……有一個重要因素,人皇歸來,會對他不利!或者說,人皇和人祖有大仇?」

若是如此,那就可以解釋了。

人皇和人祖仇怨很深!

可兩人,一個太古初期,一個太古末期,哪來的仇怨?

或者,人祖和人皇的立場不同,陣營不同?

這也是有可能的!

看百戰的意思,他就沒想去助戰人皇,這不對勁。

百戰,一定知道點什麼。

又或者,百戰只是單純的不想頭上多幾個祖宗,他想自己為王?

可能嗎?

也有可能!

蘇宇默默思考著,而藍天微微凝眉道:「他若是不守諾,他手底下不說全部,起碼一半人,可能會離他而去!陛下所言,皆為人族!那些人,就算六千年前是逃兵……可逃兵,也不代表真的不在意人族這信仰!」

種族之情,大多種族都有。

神皇妃也不算弱,照樣惦念種族。

人皇這些人,前線征戰,放棄開闢的大道,也為種族。

強者,不代表就不在意種族了。

這是與生俱來的!

這也是信仰!

那些六千年前的逃兵,何況,還有一部分其實是被動的,被動的戰鬥,被動的死亡,被動的逃亡。

沒人性的肯定有!

可全部都沒了人性,還能修鍊到合道,天王,天尊……藍天都不信。

一部分上古侯,他們可能還是一些上古人王的弟子門人,或者是忠實下屬。

如此情況下,百戰一旦不守諾,他們還會繼續跟隨嗎?

那豈不是自絕於人族?

蘇宇微微點頭:「應該會有人逃亡,可是……百戰會在意嗎?」

藍天微微一愣。

「陛下的意思是?」

「他真的在意這些人嗎?」

蘇宇凝眉道:「百戰……大周王說他重情重義,如今看來,卻是有些虛情假意!」

此話何解?

藍天不解,因為百戰目前看來,對屬下還是不錯的,哪怕一部分人,經常和他意志相左,百戰好像也從未發怒過。

蘇宇見藍天不解,解釋道:「不說其他,百戰,我的第一印象是……哪怕不是莽夫,也是一位雄主!霸道,唯我獨尊,你殺我一人,我殺你全家……然而,今日我一拳重傷太古巨人王,那是他岳父!」

蘇宇冷冷道:「我若是有岳父,被人一拳重傷,別說我能斗,我鬥不過,也絕不會輕易罷休!我乃一方霸主,你傷我岳父,那就是死仇!」

藍天微微點頭,通天侯詫異道;「陛下想找岳父了?」

「……」

我去你瑪德!

蘇宇暗罵一聲,我正在說正事,你這不靠譜的,忽然插話做什麼?

肥球一聽,也好奇道:「蘇宇,你要找誰當岳父啊?」

肥球,一直都喊蘇宇的名字,或者喊他「新人主」,蘇宇也不太在意這事,這狗也就認它主人和小主子,若不是蘇宇說要求救他們,肥球大概都懶得出山。

話題偏了!

蘇宇無奈!

我說正事呢!

他強行扭轉話題回來:「百戰若是真重情重義,他就不會罷休,看似有雄主氣度,實際上,完全就是扯淡!肥球一擊打的長眉丟人現眼,長眉是他麾下天尊,也是他的傳聲筒!可是,百戰任由長眉被打,我想試探他,他也想看看我麾下強者戰力如何!」

「但是,百戰不想此刻和我翻臉,甚至不希望和我翻臉,否則,他抓住通天,不該輕拿輕放!而是以牙還牙!」

「肥球打長眉臉,就是打他百戰臉,正常情況下,百戰作為一方霸主,豈能如此軟弱?百戰該給通天一個教訓,讓通天顏面盡失!」

藍天微微揚眉:「陛下的意思是,百戰太軟,軟的反而不對勁!作為百戰這樣的強者,被陛下欺辱到了頭上,此刻,就該以牙還牙才對,而他沒有,過度的軟弱,反而代表圖謀更大?」

「是!」

蘇宇點頭,就是這個道理。

今日的百戰,看似軟弱,看似落入下風,看似謙遜有禮,實際上,這種性格,適合謀士,適合大周王這些人,適合長青這些人。

但是,絕對不適合百戰這樣的一方之主!

若是百戰是這種人,那他不可能成為第九潮汐,人人敬仰的霸主!

若是他一直如此,那第九潮汐,大家不會被他折服!

所以,這一次百戰出現,在這六千年中,一定變化極大,圖謀不小,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不和蘇宇起太大衝突。

「百戰……變了!」

蘇宇不認識六千年前的百戰,但是,他知道百戰變了。

和當年不一樣!

到了現在,他手底下人都有些反對他了,之前甘願為他犧牲自己,自爆肉身毫不含糊的鎮南侯,之前居然主動和蘇宇道出百戰一切。

而鎮南侯,臨走那一刻,背影蕭瑟,那種還願意為百戰一戰……但是,有些傷心的態度,是很複雜的。

百戰若是真無能,鎮南侯早就走了,可是沒有。

這代表什麼?

代表鎮南侯其實希望百戰能改變,能變回以前的樣子,希望百戰可以扭轉局面,不枉他追隨一場。

愛之深,恨之切!

鎮南侯,打心眼裡,其實是佩服百戰的,可因為百戰的一系列舉措,讓他傷心了,所以這才有了之前那一幕。

這一切,蘇宇分析著,判斷著。

於是,蘇宇有了結論,現在的百戰,和當年不同!

完全不同!

一個任由手下人被打臉的百戰,是無法得到那麼多強者認可的,甚至甘願為了百戰,放棄人皇皇庭中的上古侯位!

一個有可能,五十多個,不可能的!

何況,還有人為他讓道,可以說,上個潮汐的老人,幾乎都願意為了他去死。

「百戰不對勁!」

蘇宇搖頭,太不對勁了!

這讓他不安!

這時候,藍天也重視了起來,點頭:「按照陛下的話來看,的確不太對勁!從雄主,變成了如今的笑面虎……百戰一定是經歷了什麼大變故!」

他分析了一下,想了想道:「陛下,會不會和巨人族有關,和那周稷有關?」

「怎麼說?」蘇宇來了興趣,笑道:「你說說看。」

藍天分析道:「百戰的變化,我覺得未必是現在,而是六千年前,最後一戰之前!或者說,和巨人族誕生下周稷之後!你想啊,若是百戰一開始就如此,那不會有人追隨他的!那些老古董,對人主防範的厲害,加上傳火一脈還是大周王這種老陰貨執掌,結果居然入了套,傳火一脈,幾乎傾巢而出……大周王真的無法控制嗎?」

藍天笑道:「所以我很懷疑,也許兵窟他們的出現,就是大周王下了賭注,他覺得百戰能贏,能完成他的夢想和目標,所以,他全力支持百戰!」

「大周王眼光很毒的,這點我得承認!」

「可他,卻是在百戰身上下了血本,這代表,那時候的大周王,是覺得百戰沒問題的!直到最後,大周王才可能發現了一些不對勁,抽身而出,保全了自己,但是卻是不得不放棄傳火一脈!」

藍天笑呵呵道:「能讓大周王看走眼,並且吃了虧,我覺得吧,百戰也許就在那一段時間內,突然改變了態度,這才導致潰敗!這事,我覺得問問大周王,也許就知道了!」

蘇宇若有所思,開口道:「為何會想到周稷呢?」

藍天笑道:「百戰一直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成長起來的,唯獨有些脫離的,應該是和巨人族聯姻,生下周稷!至於月羅的事,我懷疑,大周王可能都清楚這事!」

「而在那之後,百戰可能就以人祖血脈自稱,在這之前,也許並未考慮過這些,陛下你覺得呢?」

蘇宇眼神閃爍,有道理!

很有道理!

不得不說,藍天的這一番分析,可能真的猜中了要點。

百戰的改變,可能真的和周稷有關。

蘇宇很快道:「有個數就行,具體情況,也許百戰自己才知道!但是周稷、巨人族、人祖、地獄之門……這一系列的存在,可能都有一個聯繫,有一條線存在……我目前還沒理清頭緒!」

蘇宇不是神,現在線索太少,腦補都有點腦補不過來。

但是,隨著線索增多,他遲早可以分析出具體情況。

正說著,蘇宇眼神微動,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現在他們前方,黑暗中,人影眼神明亮,和死靈完全不同,但是對方的確是死靈!

死靈帝尊!

他破封了!

死靈帝尊並未靠近他們,以免引起衝突。

此刻的他,真身展露,到了他這個境界,其實和活人差距不大,樣貌稍顯枯黃,但是不再焦黑,除了死氣濃郁,更像是半死靈,不像完全體的死靈。

很瘦弱,也有些儒雅的意味。

生前,可能是個讀書人。

「辰,見過蘇皇!」

蘇宇詫異道:「你……這就自稱臣了?你都不開點條件?」

「……」

尷尬!

剛剛還有些儒雅的死靈帝尊,有些尷尬,被蘇宇一句話破功了,也是,容易被誤會,他輕咳一聲:「我……我本名為辰!星辰的辰!」

蘇宇一愣,點頭:「你們這些人,好像喜歡單名單字的。」

死靈帝尊只好解釋道:「也不算是……只是,我們那個時期,不需要太過複雜的名字。譬如人祖,他名為周!譬如死靈之主,他名為……」

剛說到這,他忽然自嘲一笑道:「此地,不宜提及他名!」

這是死靈界域,不好提。

尋常人無意識說出也就罷了,沒人會在意,他知道那位存在,又是頂級存在,他一旦提及,可能會引起死靈長河感應。

蘇宇倒是來了興趣:「有趣,這麼說,你算是開天後期,太古初期的人物,是嗎?」

「是。」

死靈帝尊微微點頭:「此次破封,多謝蘇皇相助!」

「順帶的,何況我之前答應過你!」

蘇宇笑道:「你算是死靈界域,第一批死靈吧?」

「是。」

死靈帝尊微微點頭,「實際上,當初死靈之主,開天的時候,我還曾觀摩過……」

他有些自嘲一笑:「結果,我倒是成了第一批死靈了!也好,沒有死靈之主,也許就沒有我的第二次生命!在我之前,隕落的人,就真隕落了,我好歹多活了無數歲月。」

對死靈之主,他倒是談不上什麼愛恨情仇,對方給了自己死靈的機會,其實也是好事,只是,他們死靈,也算是給死靈之主打工,打工無數歲月,也算償還了。

這是合則兩利的事。

蘇宇這下子卻是來了興趣:「你是說,你還曾觀摩過他開天?」

「嗯。」

死靈帝尊又道:「當然,只是隔空相望,不是近距離的,當日開天,動靜很大!那個時期,大概都有感受,只是我們有些人,膽子稍大一些,靠近了一點,死靈之主其實氣度不凡,也並未驅逐我們,所以得以遠觀!」

蘇宇微微點頭,笑道:「開天者,我想,也未必那麼介意被人觀摩!每個人的道不同,你可以看,未必能模仿,模仿了,那也不是自己的開天道了,只能說,有一些借鑒意義!」

說到這,蘇宇興緻勃勃道:「他開天,有什麼異常嗎?」

「異常?」

死靈帝尊也不知道蘇宇說的是哪方面的,想了想道:「倒也沒什麼異常,開天,吸引了一些混沌古獸前來,阻攔他開天……哦,他抽離了大量時光長河中的死氣,所以開天的時候,時光長河倒是震蕩了一陣,給了製造了一些麻煩!」

「不過他開天之前,就強大無比,倒也沒造成什麼損傷。」

說到這,死靈帝尊想了想又道:「倒是開天之後,死靈之主,忽然說了一句什麼,不知算不算蘇皇口中特殊之處。」

蘇宇笑道:「說什麼了?」

這麼多年了,死了都還記得,顯然,記憶很深刻。

死靈帝尊想了想才道:「他好像是說……晚生了一些年,要不然,也輪不到老傢伙搶佔先機!」

蘇宇一怔,這算什麼話?

老傢伙搶佔先機,晚生了一些年……死靈之主這說的是誰?

能在他開天後,忽然冒出這話,顯然,說的人不簡單。

「時光之主?」

蘇宇喃喃一聲,難道是說時光之主?

死靈之主,為人霸道,一般人大概看不上眼,之所以說他霸道,看他死靈大道,唯我獨尊,唯我一道便可知曉。

大道,才是反應人的本質!

死靈帝尊記得這話,顯然當年也是思考過的,果然,蘇宇喃喃一聲,他也聽到了,很快點頭道:「我們也這麼推測,他可能是在說時光之主。他開天在後,時光之主開天在前,至於這搶佔先機……我們當初都推測是什麼機緣,被時光之主搶佔了,因為他開天更早!」

蘇宇疑惑道:「那我開天,為啥沒什麼感覺?」

我開天後,也沒感悟到什麼啊。

什麼機緣被搶走了?

死靈帝尊期期艾艾,沒說什麼。

倒是通天侯,真想說一句,沒點那啥數的!

你開天……你這麼弱,你感悟個毛線啊,人家那才是大佬開天,蘇宇應該算是開天者中最弱的吧,就和自己一樣,門族最弱!

通天侯腹誹一陣,作為一群人中最弱的存在,你惦記個啥。

你看我,我就不惦記什麼。

我從來不想吃天門,吃地獄之門什麼的。

死靈帝尊的話,蘇宇記下了,死靈之主開天後,可能察覺到了什麼,機緣……機緣被時光之主搶佔了,他後來的,搶不過對方。

想到這,蘇宇又道:「那死靈之主,最後去哪了?死了?被封印了?天門的事,你知道嗎?你既然活到了太古,應該經歷過開天時代的結束吧?」

死靈帝尊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太高端了,不過……」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道:「不過據我所知,死靈之主開天後,開闢了死靈界域,沒多久就不再現世了!開天時代的結束,這也算是標誌吧!」

他又解釋道:「其實,他開天後沒多久,我就隕落了!我也不知道,我該不該算是太古時代的人,也許……算開天時代末期吧!畢竟,在我們那個時代,沒人會特意去區分什麼開天、太古之類的,這都是後來者定義的!」

好吧!

也是,比如現在這個時代,鬼知道後來者如何命名,如何區分各個時代,這都是後來者的事了,當事人是不會說,老子這個時代是上古時代,太古時代的。

蘇宇見他所知不多,雖然見識過死靈之主開天,但是這個蘇宇其實不太感興趣,他也沒親眼看到,問了也白問,蘇宇很乾脆道:「帝尊有興趣當一回死靈王嗎?」

死靈帝尊沉默一會,其實,破封之後,他無路可選,此刻,見蘇宇提及,他也知道,這只是蘇宇客套一下,他沒的選擇!

死靈帝尊微微躬身:「榮幸之至!若是陛下不棄,那辰,願接下這死靈王之位!」

蘇宇看了他一眼,忽然感慨道:「也不知,我是否給後來人留下了一些禍患!」

死靈帝尊心中微震。

蘇宇再次嘆息:「你當年不願臣服上古,沒辦法之下,上古強者封印了你們!而今,你卻是輕易臣服了我……其實,這不符合我的預期!」

蘇宇自嘲一笑!

「我笑文王他們心軟,笑他們給後來者留下隱患……可真到了我這地步,設身處地地一想,你不曾得罪我,還願意臣服,難道我無端端地殺了你?那我只能冊封你,可是……你是好人嗎?」

死靈帝尊有些尷尬。

蘇宇再次嘆息:「你要是好人,早就給上古打工了,何必給我打工?你只是覺得,上古強者太多,未必有翻盤機會,還不如被封印算了……而我,隨時可能會死,先敷衍著吧!是這意思吧?」

「陛下……誤會了!」

死靈帝尊尷尬:「陛下是開天者……」

「人皇和文王還開了天呢,又如何?」

蘇宇嗤笑一聲:「算了,留下隱患就留下隱患吧!」

蘇宇平靜道:「這都是我死後的事了,不問身後事,不管身後事!我死後,還管那麼多做什麼?我生前,你是別想翻盤了!」

話落,蘇宇探手一招,一方天地大印,再次浮現。

下一刻,蘇宇手託大印,右手舉印,左手抓向混沌,一瞬間,一條條大道之力,貫穿而來,緊接著,一條死氣大道爆發出強大的死氣,映射在大印之上。

「敕封辰主掌死靈之界,封死靈王!宇皇府敕令!」

簡短几個大字,萬道規則編製而成,瞬間落在虛空之上,一瞬間,虛空化為紙張,憑空生成一份金冊,蘇宇大印蓋下!

轟!

一聲巨響,顫動天地,人主印上,浮現出死靈界域地圖,眨眼間,一股氣運之力生成。

蘇宇笑了一聲:「你……我麾下第一尊冊封為王的存在!我曾答應幾人為王,卻是不曾冊封他們,河圖、嵐山,我都曾允諾過,倒是讓死靈王佔據先機……也不知是好是壞!」

此刻,死靈帝尊接過金冊,感受到了一些與眾不同,瞬間明悟一切,低頭道:「死靈界辰,拜謝陛下!」

蘇宇擺擺手:「不用!當然,你現在這個王,有點虛,我畢竟不是人皇他們那樣的存在!你這個王,擱在上古,也就和侯位差不多!」

蘇宇笑道:「好好看守死靈界域吧,除非我徵召,否則,不得出死靈界域!」

「臣明白!」

識時務者為俊傑!

蘇宇只能這麼說,這位死靈帝尊,太識時務了!

但是,這麼聰明,當年又為何不臣服上古呢?

複雜!

蘇宇也不去多想,若是死靈帝尊真要造反,那就殺了,否則,此刻也只能這麼安排了。

「你去見見你的下屬們吧,剛剛動靜不小,其他人大概也都知道了!」

蘇宇沒興趣幫他去介紹死靈,他自己都不認識幾個。

何況,死靈帝尊實力強大,壓服死靈不是問題。

死靈帝尊再次躬身,迅速朝原本的東王府區域飛去!

此刻的他,也很複雜。

……

等他走了,通天侯這才道:「陛下,這就封王了?還有,陛下也曾答應過我,給我封王的,剛剛陛下居然沒提我!」

「有嗎?」

蘇宇笑了一聲,通天侯無奈:「有的!陛下,你不會忘了吧?」

真的有的!

蘇宇笑道:「真的?我記得,好像是你找我討要,說是等我死了,你跟後來者吹噓一下你的地位……但是,我好像沒答應你吧?」

通天侯無言,是嗎?

可我記得你好像答應了啊!

兩人必有一人記錯了,當然,蘇宇不在意這些,笑道:「那就當是吧!前提是,你靠譜點,話少點,不然,我冊封你的話,我就封你為屁王!」

通天侯徹底無言,至於嗎?

這稱號也太難聽了!

「我一定少說話!」

通天侯嚴肅點頭,好的,以後我就少說話好了,反正,我現在也沒啥想說的了。

蘇宇無言,笑了笑,朝混沌之外走去。

不和通天扯淡,他事情還有很多。

最近蘇宇很忙!

倒是百戰他們清閑,可惜,我天生就是勞碌命,蘇宇心中嘀咕了一陣。

……

蘇宇的天地。

當蘇宇回歸,大周王來迎接的,看到蘇宇,有些感慨,輕聲道:「陛下今日揚威萬界,百戰也為陛下所懾,陛下不愧是最強人主!」

「你定的?」

蘇宇淡笑道:「最強不最強,難道你說了算?」

大周王也不尷尬,笑容燦爛道:「人心所向,人族定的!陛下為皇,而其他人,也只能為王!」

蘇宇嗤之以鼻:「武皇還是皇呢!」

說這個有啥用?

照樣被武王吊打!

打的還特別慘!

慘的簡直毫無人道。

話說回來,蘇宇真有些好奇,忽然道:「武王到底和武皇有什麼仇,把他封印了就算了,把他腿都給劈斷了,還倒沖頭給栽在土裡,這仇怨可不淺,什麼個情況?」

不等大周王開口,蘇宇喝道:「說實話,我要聽八卦,今天心情被百戰弄的不好,沒八卦聽,我就自己製造八卦,目標就是你大周王!」

艹!

大周王心中暗罵,你這是威脅吧?

是的,絕對的威脅!

人為製造八卦,明擺著是要對我不客氣啊!

他有些無奈,今日你大勝啊,你心情還不好,那百戰豈不是不活了?

想到這,大周王愈發無奈,只好遲疑道:「我想想……我好像聽到過一些八卦,當然,真不真,我就不清楚了!」

大周王好像在回憶,蘇宇嚴重懷疑他是裝的!

這傢伙,其實知道,但是就是不想說,逼他,他才能冒出一點真話。

蘇宇的確奇怪,武皇和武王有啥大仇,羞辱……沒必要吧?

強者,也很少會羞辱強者的。

羞辱弱者,更沒必要了。

大周王回憶了一陣,這才道:「據說……只是據說啊!武皇和武王,的確有點仇怨!這仇怨……不太好明說,所以呢,外界也不是太清楚,我只是偶爾聽人提及……」

蘇宇沒好氣道:「少廢話,是,都是你聽說來的,又沒說你是當事者之一!」

大周王無言,這是話裡有話啊,算了,不管了,當沒聽見。

他很快道:「我聽人說,武皇可能睡了武王他媳婦。」

「……」

蘇宇愣住了:「真的假的?」

「咳咳!」

大周王尷尬道:「我只是聽說,具體是不是我也不清楚,武皇自己都未必清楚!這事比較隱秘,也有些複雜!聽說,好像是上古一統的前期,武王弱小時期,有個青梅竹馬……算是指腹為婚的那種吧?大概是這樣!後來,武王外出學道,結交了文王這些好友,之後征戰四方……多年未歸!」

「等武王功成名就之後,覺得有了前途了,衣錦還鄉,想去找這青梅竹馬,後來得知,被武皇的人擄走了!擄走……也許也不正確,不太好說!」

「武皇當年是霸主,人族前三的霸主,他有後宮的,武王的青梅竹馬,算是……算是當地獻給武皇的……所以武皇未必知道這事,而武王的青梅竹馬,也未必知道她的青梅竹馬就是武王……反正就是這麼個情況吧。」

「打下武皇之後,武王發現,他那青梅竹馬,好像已經死了,所以遷怒武皇,擊敗武皇后,狠狠羞辱了一番!」

蘇宇意外,震撼,半晌才道:「不是……武王的眼光……據說,只是據說啊,和巨斧侯一樣的!難道武皇也是這種眼光?」

這八卦,勁道!

大周王乾笑:「怎麼說呢,那個時期,瘦弱的女子,不能打,不能戰,往往代表只能看,沒任何幫助,所以那個時期的審美觀,和現在還是不一樣的!」

好吧,我懂了!

蘇宇喃喃道:「若是奪妻之恨,這就能解釋了,換成我,幹掉武皇的心都有了,還封印什麼!」

大周王幽幽道:「這也得有個妻才行,陛下,你大概是不會和人有這種仇恨了!」

砰!

蘇宇突然一拳打中他的眼睛,瞬間打的大周王眼圈化為了三月的模樣。

蘇宇哼了一聲:「你是在嘲諷我,還是如何?」

大周王心累!

你他么就是想打我,對吧?

早就猜到你心思了!

他也懶得說什麼,很快道:「陛下,武皇呢?」

至於眼圈黑一下就黑一下好了!

反正待會就消散了!

可是,等看到蘇宇錄製了一下,他還是心累的不行,你他么真不是人,自己打的我,還要記錄下來,要點臉行嗎?

蘇宇才不在意,又聽到大八卦了!

心情瞬間開朗起來!

當然,這事有待考證,未必是真。

不過,我寧願是真的,這樣的八卦才夠勁道,才夠狗血,換成其他理由,什麼武皇殺了武王的兄弟,武皇曾經羞辱過武王……那都很沒意思的!

狗血,才夠八卦啊!

蘇宇心情不錯,很快朝天地深處走去,邊走邊道:「他被關了多年,現在應該跑的沒影了!比天滅他們關的還要久,一放出去,那不是撒手就沒!不過,等他浪完了,大概就會來找我了,他還欠我三個規則之主呢!」

大周王點頭,又道:「那陛下真要對萬族出手嗎?既然出手,那此次助神皇妃續道,就是給自己找麻煩了。」

這可是給自己培養強敵!

「萬族必須要打,但是,打也有策略的!」

蘇宇笑道:「神皇妃這邊,我自有安排!我說了,我不打罪族,但是,我沒說萬族不打罪族吧?這是他們的事,和我無關吧?」

大周王心中微動!

蘇宇淡笑道:「我也說了,我不再接受萬族的投降和投誠,這是實話,仇恨,無法化解的!我人族,這五百年,戰死了多少人,我想,大周王比我更清楚!」

大周王沉默一會,點頭:「死了很多人!」

很多很多!

血海深仇!

蘇宇繼續道:「我這話,其實也斷了萬族的後路,只能火拚!這樣一來,戰,那就是死戰!可死戰,也有區別!是和我死戰,還是和罪族死戰,進入地獄之門,尋找機會,再擇機殺出來!」

大周王心中劇震!

蘇宇眯著眼,幽幽道:「你覺得,是我難對付一點,還是罪族難對付一點?罪族能進入地獄之門,他們可以嗎?應該可以吧!進去了,危險更大,還是在外面,被我圍殺危險更大?」

蘇宇笑呵呵道:「當然,這要看他們的判斷!也許他們覺得我更好對付一點,那就會選擇和我死戰,我不介意如此!」

大周王此刻徹底了解蘇宇的心思了!

蘇宇,想要驅狼吞虎!

關鍵在於,難度還是很大的。

而且地獄之門,也危險無比,萬族是選擇去殺罪族的人,闖入地獄之門博取一線生機,還是會和蘇宇死戰到底?

這一點,蘇宇自己都沒辦法確定。

「可陛下不是說,不會讓萬族干擾百戰打罪族嗎?」

「當然!」

蘇宇笑道:「萬族又不去騷擾百戰,而是去對付罪族,這和我說的不衝突!你覺得呢?」

大周王想了想,點點頭。

蘇宇繼續道:「狗咬狗,我們難道還要拉著狗打架?那不是閑得慌嗎?百戰還得謝我,幫了他一把!」

大周王不知道百戰謝不謝,但是他知道,謝,大概也是謝蘇宇全家!

蘇宇又準備不當人了!

專坑良善之輩!

此刻再看百戰,果然,比蘇宇要善良的多,蘇宇是真黑了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0章 黑心蘇宇(求訂閱)

8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