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融時光冊(求訂閱)

第813章 融時光冊(求訂閱)

斗將在繼續。

蘇宇一方,正在利用萬族,增長戰鬥經驗,增強戰鬥意識,提升大道感悟。

老輩強者不缺這些,但是新生代的強者缺。

斗將,對萬族幾乎沒任何幫助,這就是被動的給蘇宇這邊增加實力。

然而,萬族別無選擇!

……

混沌深處。

蘇宇沒出現在上界,此刻的他,正在自己的天地中。。。

此地,強者還有不少。

雖然出去了7位天尊,可這邊,萬天聖、南王、鴻蒙在外也是天尊戰力,還有琪王妃、天火在天地中也是天尊,還有幾位強者,也在接近這個層次。

人山之前,人族和萬族斗將之事,蘇宇這邊幾乎是現場直播。

他知道!

無他,有藍天在。

藍天牌通訊,值得擁有,隨時隨地,只要不被封禁,沒界域之隔,藍天傳訊,都是暢通無阻。

「大周王……」

蘇宇喃喃一聲,一旁,萬天聖不動聲色,輕描淡寫道:「他說陛下放屁,也只是那麼一說,意在樹立權威,不是說陛下真的放屁,陛下不要介意他罵你說話放屁的事,大周王不是有意的!」

一句話,他重複了好幾遍,生怕蘇宇忘了大周王罵他的事。

蘇宇無言!

瞥了一眼老萬,蔫壞蔫壞的!

之前破境,和大周王對戰,老萬稍微吃了點虧,大概還惦記著呢。

蘇宇懶得接話茬,大周王還是要揍的,看機會吧。

至於斗將之戰,是蘇宇提出來的,不過蘇宇的確說過,不要死人。

大周王稍微更改一下,蘇宇也沒說什麼。

他是不希望死人,但是真戰死了……大戰當中,死人,也是常見的,蘇宇還沒那麼脆弱。

此刻的蘇宇,倒是沒在意這些,笑了笑道:「天古他們果然還是答應了!」

加上天命,去了七位天尊。

比起實力,是不如萬族的。

可萬族,還是沒敢出擊,這也在蘇宇預料之中,無他,對方主將是天古。

蘇宇笑道:「天古這人……怎麼說呢,智商有,血性也有,唯獨有一點不好,他考慮的太多!不是說要多莽,可天古性格中,欠缺了一點莽……此刻,真要想搏一次,就該殺出來!」

被動應對,也許也是個辦法。

可就算給你拖三個月,可以拖出機會來嗎?

這可不一定!

天古了解蘇宇,蘇宇也了解他,這傢伙之前幾次大戰,很少會出界域,天生的謹慎,幾次蘇宇想坑殺天古,都失敗了。

是好事,但是有時候其實也是壞事。

比如此刻,蘇宇就篤定天古做主,他會答應斗將,若是道天尊,荒天尊這些人做主,那斗將之事,就未必會發生了。

萬天聖想了想道:「也是,天古其實擅謀,當然,有些時候,萬界其實不需要謀,更多的還是實力!」

所謂謀划,都是因為實力不夠。

實力夠了,自然一路橫推!

武皇是三等規則之主,他若是一等,人皇那個層次的存在,什麼謀划,什麼計謀,什麼玩意,我自一路橫推,誰擋殺誰!

蘇宇微微點頭。

很快,不再管那邊的事。

那邊,暫時不會出事,適當小心一點就行。

此刻的蘇宇,留在這,也不是為了裝高冷,南王幾人這時候都匯聚而來。

蘇宇很快道:「我欲迅速拿下萬界,平定萬界之亂!可我一方之力,無法匹敵三方!最好的辦法,是聯一打二!」

聯手一方,打另外兩方。

眾人看向他,蘇宇想要聯手的是萬族,對嗎?

至於百戰,明面上雙方已經聯手,可蘇宇既然這麼說了,顯然是不信任百戰。

罪族……蘇宇應該不會去聯盟吧。

當然,蘇宇往往出其不意,這個也很難說。

蘇宇看向眾人,繼續道:「別想其他,我沒想過聯手罪族!萬族,的確是我目前的聯手目標……但是,還不夠!」

眾人看向蘇宇,不夠是什麼意思?

蘇宇笑道:「不夠,就是缺一個契機,或者說,缺一個讓萬族不得不合作,不得不聽話的台階!」

南王清冷道:「不如我們全部出面,威懾萬族!現在不夠!」

七位天尊,不夠。

萬族那邊,體會不到壓力。

蘇宇點頭:「這也是一個方法,但是還不夠!除此之外……和萬族之戰,也沒那麼簡單就可以結束,最好斬殺一兩位天尊,威懾一下萬族!不死天尊,這些傢伙怎麼會聽話?」

說著,蘇宇又笑道:「這些還不夠,我還需要做一點事!」

眾人再次看向他,你還想做什麼?

蘇宇笑了,「暗中抓捕神魔仙各族,所有人!」

「所有人?」

眾人一怔!

蘇宇點頭,「所有!兵器空間,我們有!所以,我要抓了三大族所有人……他們覺得我們不會滅族,但是……」

蘇宇冷冷道:「我會!萬族不聽話,那就滅族!聽話,我就將人交給他們,帶走,一起進入地獄之門,至於能否活下來,看他們自己!」

「當然,在這之前,我會給他們活命的機會!」

蘇宇幽幽道:「他們若是答應合作……就是我破封的時候!」

破封!

不少人看向遠處的監天侯,蘇宇的意思是,萬族答應合作,他會幫他們破封,晉級規則之主嗎?

萬天聖沉聲道:「那破封后,萬族多出幾位規則之主,若是覺得可以翻盤,不願意離開萬界,那又該如何?」

蘇宇笑道:「多出幾位規則之主,就可以翻盤了嗎?他們多了,我們就不會多嗎?多出規則之主,只是讓他們覺得,有希望在地獄之門後生存下來……活命的機會更大!」

萬天聖皺眉:「這是最好的結果,怕就怕……」

蘇宇笑道:「當然也有前提的,比如殺了獄青和婆龍之後,我才會幫他們解封!」

眾人想了想,點點頭。

蘇宇又道:「抓捕萬族之人,這也是斷了他們的念想,萬族捨不得走,不願意走,不想走,那是一定的!而且他們覺得,我們未必敢對付他們的族人……畢竟仙皇他們還活著!」

「以此為契機,為威脅,趕走他們!」

南王此刻也沉聲道:「可如此一來,其實打破了一些潛規則,以後,再爆發戰爭,也許也會出現這種抓捕普通族人,威脅強者的事!」

這是潛規則,雖然沒明說,可大家都在遵從。

蘇宇,在打破這樣的規則。

也許會對以後造成一些麻煩。

蘇宇點頭:「我知道,但是……以後的事,以後再說,起碼目前不會出現什麼麻煩。」

蘇宇說到這,又道:「這其實也是小事,百戰這邊,堅持了六千年的計劃,不會因為我的一次逼宮就選擇改變!百戰這一次,派出了武極這些人,而他自己卻是沒有出面,他在人境待著做什麼?」

「百戰,正面和我翻臉的可能性不算太大,但是,暗地裡就不好說了!」

「所以,百戰那邊,一定要防好了!」

「不但要防,還要想辦法對付……儘管我不確定他是不是一定堅持,但是,做好對付百戰的準備,這是必須的!」

「還有雷暴這邊,他知道一些關於我的天地開啟的事,此刻,他雖然還在上界,也難免也會告知百戰……」

此話一出,萬天聖微微蹙眉道:「那為何之前要給他展露?」

「威懾!」

蘇宇平靜道:「雷暴說了,其實是好事,讓百戰知道,我是開天者,也許他會改變心意,也許……他會忌憚,因為我這邊實力太模糊!但是,若是我沒這樣的底牌,你們覺得,百戰會忌憚我們嗎?」

說了,其實也是好事,是威懾。

蘇宇又道:「雷暴若是沒說,那也是好事,百戰也許真想對付我,但是,他不知道我天地開啟的事,如此一來,我的實力,我的底牌,就不在他的計劃之中!這算是兩種準備,也是兩種選擇!」

是蘇宇給百戰的選擇,也是給雷暴的。

說還是不說……百戰是對自己下手還是不對自己下手,都會有不同的結果。

眾人思考一陣,微微點頭。

不過,萬天聖有些惋惜道:「那茶樹吸引人的計劃,就用不上了!」

有些可惜,他覺得,其實還是很好用的。

可惜了!

蘇宇笑道:「那也未必!」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蘇宇起身:「所以,我此次留下,幾件事要辦,第一,抓人,從死靈界域進入!和上次一樣,無聲無息地去抓人!」

「第二,在混沌中搜捕混沌龍和八翼虎,將這兩個意外因素解決掉,是擊殺還是擒獲,必須要有個結果!」

他不喜歡任何意外因素出現!

那會導致他的計劃,出現干擾。

「第三……」

蘇宇沉默一會,開口道:「我要去探查一下人族肉身道,和巨人族的肉身道,我要仔細探查一下,是否有聯繫!我有天門可以觀察,但是百戰也許會發現……一但發現,可能會起衝突,做好準備!」

「第四……」

蘇宇看向眾人,尤其是萬天聖幾人,沉默一會:「我原本不想讓大家太早融入我的天地,或者說,給大家更多一點選擇!但是,一旦出現變故,我希望沒融入我天地的天王、天尊,迅速融入我道,壯大我道,讓我更強,也推動大家更強!」

此話一出,萬天聖笑道:「這不是麻煩,反而是我們的機會,你若是需要,我們現在也可融入。」

蘇宇笑道:「那倒不急,多薅一點時光長河的羊毛,時光長河太壯了!」

蘇宇說著,輕聲道:「時光長河……真的強大的不可思議,而且不是現在才強大,而是好像一開天就強大的不可思議!」

那代表,對方一開天,就已經強的離譜。

時光之主,在開天之前,又是什麼實力?

可怕的存在!

也許對方還沒開天的時候,就能吊打所有人。

「行動吧!」

蘇宇開口道:「抓人的事,我就不參與了,我負責開啟一些通道,聯繫各界!」

雖然斷了和星月的聯繫,但是沒什麼關係,星月也不是死靈了,蘇宇此刻,是可以自己開啟的,開了生死大道的他,貫穿生死兩界反而更簡單。

眾人紛紛點頭,而蘇宇,一揮手,一道分身出現,生死之氣平衡:「他會帶你們開啟通道,動靜小一點,不要被萬族提前知曉,三大族為主,其他有天尊的種族,都可以抓,沒有的……倒是無所謂了!」

南王開口:「我也去嗎?」

「去吧,一起去,全部都去!」

蘇宇笑道:「小小的天地,你們在這,太憋屈了,復生到現在,都沒出去過,都出去轉轉,順便看看萬界!」

眾人聞言,也不多說。

此地,都是一些強者,普通人都在天淵界域,來去混沌,倒是自如。

很快,萬天聖帶著人,迅速離去。

偌大的天地,一下子就空蕩蕩了,只剩下被囚禁的監天侯。

……

等人都走了。

蘇宇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中。

遠處,監天侯默默看了他一眼。

而這時候,蘇宇忽然取出了一樣寶物,寶物懸浮在面前,他卻是有些遲疑。

而監天侯,臉色微變,忽然開口道:「你把人都支出去了,是想將時光冊融入天地?」

「蘇宇,你連自己人都不放心嗎?」

蘇宇這是要暗地裡提升實力?

可一些融道的強者,都會感應到的吧?

蘇宇瞥了他一眼,淡淡道:「知道的多,死的快!」

監天侯瞬間無言。

蘇宇笑了笑,又道:「不是不放心,而是……不能太多人知道,否則,就沒有底牌了!」

蘇宇笑呵呵的,很快又道:「這是時光師留下來的寶物,也是她的大道根本,同樣,這也是我崛起的關鍵……」

蘇宇嘆息一聲:「我其實想留下來,等我見了時光師,我再把此物原狀奉還!」

「我之前開天,沒用上此物,我就在想,我可以留下來,這時光冊,為我提供了最好的崛起資本,而今,我也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破碎它融入我的天地?」

蘇宇遲疑了,他感慨一聲:「時光師沒死!可我若是破碎了時光冊……她的無數歲月的準備,就被我斷了!」

破了時光冊,其實就算斷了時光師的開天道。

說實話,這要是對手,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可既然時光師將時光冊丟出來了,其實也沒想收回去了。

蘇宇是可以自己去破的,何況,上次他還問過肥球,肥球也說,只要蘇宇能去救人,破就破了!

蘇宇很少會這麼遲疑。

今日,卻是有些遲疑了。

斷了時光師的道,她還能再有希望開天嗎?

雖然人家都未必能活下來,考慮這些為時尚早,可實際上,蘇宇是可以不破時光冊的。

監天侯這一次倒是看到了蘇宇的遲疑,忽然笑道:「宇皇不是一直果決無比嗎?只是身外之物,為何宇皇今日倒是遲疑了?」

他也覺得奇怪,蘇宇這人,無所顧忌,居然會遲疑。

「你不懂!」

蘇宇淡笑道:「我這人,沒別的好處,我自私,我睚眥必報,我惡毒,也兇殘……但是,我怕欠人情!時光冊還給時光師,我救了她,那人情就還了,也是一樁買賣!」

「她的時光冊成全了我,而我救了她,還把時光冊還給了她,那就是交易結束了……」

「可若是破了時光冊,順帶著斷了人家的道,這就不好了。」

蘇宇說著,又笑道:「還有一點……」

蘇宇笑容收斂:「我在想,她在時光冊中是否留下了什麼核心印記,一旦破碎,她會不會就此隕落,或者正在大戰,實力忽然跌落,那她被殺了,我可不好交代。」

猶豫,也是猶豫這些。

天門之後,和他無法溝通的。

上次,也只是運氣,除非現在蘇宇自己再死一次,想辦法打破天門虛影看看。

監天侯看了看他,今日的蘇宇,倒是罕見的為別人去思考。

還是個陌生人!

「宇皇……也很複雜。」

監天侯低聲說了一句,有時候蘇宇冷血的嚇人,有時候卻是優柔寡斷的厲害,按理說,既然時光冊能提升他,無需猶豫才對。

結果,蘇宇從開天到現在,他都沒提過要把時光冊融入的事,直到現在,感受到了壓力,這才考慮這點。

「你一個氣運得道的傢伙,不懂這些!」

蘇宇笑了笑,起身,「我其實沒猶豫,融入……已成定局,否則,我不會讓其他人離開!我說這些,其實只是想看看你這孫子的反應!」

監天侯一怔,什麼意思?

蘇宇笑道:「你既然這麼平靜,說明沒看到什麼氣運波動,或者感受到……時光師也是上古重要組成,也是核心戰力之一,既然你沒反應,代表她大概率不會死,很好,我放心了!」

「……」

監天侯怔神,這也行?

他……的確沒什麼反應。

「宇皇……為何不直接問我?」

蘇宇失笑:「你一個敵人,我問你,你能跟我說實話?扯淡!我才不信!你說了,我也不相信你,倒是現在,這種自然反應,我才相信,謝謝了啊!」

「……」

監天侯想罵人!

無恥小人!

蘇宇,還是一如既往的無恥,我說呢,這傢伙忽然在我面前感慨萬千,悲風傷秋的,合著只是為了看看我的反應,想看看,時光師是否會出事。

真他么無恥!

非要拐彎抹角的,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

監天侯閉目,不再理會。

蘇宇,永遠都是這麼無恥,下次自己再相信他會傷感,自己就是白痴。

我說呢,這麼重要的事,這傢伙為何在我面前說。

這時候的蘇宇,過河拆橋了,直接一揮手,將他四周籠罩,不給他繼續看了,你一個階下囚,當我的氣運探查器就行了!

至於其他的,你看什麼看,老老實實地當囚徒就行!

監天侯心累,閉目,不管了。

隨你折騰去!

心中,卻是有些震動,蘇宇融入時光冊之後,是否會更強大?

必然的!

就看他能強大到什麼地步了,而監天侯,其實是可以感受到一些的,蘇宇,其實到現在也算是上古傳承的一部分,他還不算完全脫離。

蘇宇若是強大的厲害,監天侯也會隨之強大一些的。

「又要提升了嗎?」

監天侯心中想著,其實,隨著時間推移,他已經感受到了蘇宇的不斷提升,別看他現在被囚禁了,可實際上,他的實力卻是在提升的。

如今,隱約已經有天尊境了。

「可怕的傢伙!」

蘇宇只為他提供了一點點氣運之力,畢竟他自己開天了,算是半脫離了出去,若是蘇宇一點沒脫離,也許此刻,他監天侯會更強大!

……

蘇宇不再理會監天侯。

人主印中。

蘇宇取出了時光冊,這時候的時光冊,書頁不斷翻動著。

一頁頁書頁展開。

「鐵翼鳥」

「破山牛」

「明光鳥」

「狻猊」

「鑽山牛」

「……」

一頁頁書頁浮現,有圖有字,今時今日,蘇宇才能看到時光冊的全貌,這些字,都很娟秀,和蘇宇的字不同,這應該是時光師書寫的。

時光冊,金燦燦的。

書封之上,之前蘇宇看不到字,好像沒有書名,可今日再看,卻是隱約出現了兩個字。

「食譜!」

是的,食譜!

蘇宇一怔,之前他還真沒細看,他揉了揉眼睛,仔細看,再看,還是兩個字——食譜!

蘇宇再次一愣,再揉眼睛!

還是這兩個字——食譜!

蘇宇徹底愣住了!

什麼意思?

食譜?

什麼鬼!

「這……這女人好兇殘!」

蘇宇不寒而慄,我去,你把這個稱呼為食譜?

我去,這可是神魔仙都有,你連神魔仙都吃?

你也太兇殘了吧!

關鍵是,你家的狗都在上面,你也要吃?

蘇宇齜牙咧嘴,第一次感受到了時光師的兇殘。

什麼時光冊,什麼萬法圖,都不是,她給自己的證道之兵,命名就是食譜!

合著,這位一開始大概也沒打算當什麼時光師,而是想當廚師?

「真行!」

蘇宇佩服,你一個廚子,最後居然整出了時光冊,佩服啊!

蘇宇哭笑不得的同時,也感慨道:「既然是食譜……我把食譜融了,也沒問題吧?」

他看向自己的萬道之源,再看看時光冊。

時光師製造的時光冊,每一頁其實都不弱,時光師畢竟也是頂級的存在,雖然收集起來難度大,可收集的時間長,她本人也是至強者,大道感悟多年,還有文王這個哥哥,對大道感悟也不淺薄。

嚴格來說,蘇宇的一些萬道之力,都未必有時光師收集的強。

一旦融入,哪怕出現一些損耗,可能也是大道之力疊加。

「先融那些沒人融的大道之力……」

蘇宇盤算了一陣,他不準備讓大家現在就知道,也不準備讓大家現在就提升,哪怕融其他人融入的道,蘇宇也會暫時封鎖感悟。

無他,這是底牌。

全部曝光了,那如何絕地反擊?

「抱歉了!」

蘇宇笑了一聲,下一刻,時光冊被他震蕩的有些裂開,一頁書頁,瞬間被他撕裂而下,朝一條大道飄落而去!

這是撕裂道!

也是鐵翼鳥一族的天賦技,同樣,也是蘇宇第一次開啟時光冊,出現的第一個技能,第一個去修鍊的武技。

一瞬間,這書頁融入蘇宇的撕裂大道中。

蘇宇的大道,好像化為一頭鐵翼鳥,瞬間朝書頁撲殺而去。

而書頁之上,這時候也浮現出一尊如栩如生的鐵翼鳥。

兩頭鐵翼鳥,彼此廝殺。

蘇宇的那一頭,有蘇宇本人加持,加上還在蘇宇的天地,佔據了地主的優勢,眨眼間,將時光師的書頁撕裂,一口將那頭鐵翼鳥吞噬。

轟!

一聲巨響傳出,天地之中,撕裂大道陡然強大起來,壯大整個萬道。

而天地,微微擴張了一點點。

很微弱!

但是,這只是其中一道罷了,這一張書頁,就讓蘇宇有一些微弱的提升,到了他這個地步,提升起來其實很難的!

可現在,時光冊做到了。

蘇宇,算是時光師的傳承,包括他的大道,其實都是借鑒了時光冊,借鑒了時光師,嚴格來說,他的確算是時光師的傳人。

所以,大家的大道,契合度還是很高的。

蘇宇對大道的感悟,大部分也是來自時光冊中,雙方對道的感悟,幾乎是一致的!

一頁頁書頁,被蘇宇撕裂而下。

一條條屬於蘇宇的大道之力,瘋狂吞噬那些屬於時光師的大道之力。

天地,開始擴張了!

……

人主印中。

監天侯看不到什麼,聽不到什麼,但是,他感應到了,他感覺到了,他的氣運之道,在提升,他的實力,也在提升。

既然如此,代表蘇宇也在不斷提升。

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蘇宇現在不弱了,但是如此明顯的提升……蘇宇到底會提升到什麼地步?

時光師留下的時光冊,對蘇宇幫助太大了。

而這,其實也是上古時期,對蘇宇最後的饋贈了,吞噬掉時光冊之後,蘇宇手頭上,就沒有上古時期的饋贈了。

而蘇宇,封印了其他大道,倒是沒封印生死大道的提升。

……

這一刻。

時光長河上游,星月正在幫人療傷,忽然,氣息動蕩了起來,眨眼間,兩股力量糾纏起來,生死之力!

在旁人有些意外的眼神中,星月氣息忽然提升一截。

生死之力動蕩!

好像她幫人療傷,自己有所感悟,瞬間提升了。

這也行?

四周,一些人震撼,這也可以嗎?

遠處,明王也是震動:「星月,你……你又提升了?」

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關鍵在於,此地的時光流速,其實比萬界慢,蘇宇開天都沒多久,換句話說,在這,星月好像隔一段時間,提升一下,隔一段時間,又提升一下。

之前,提升的很微弱,但是這一次,卻是好像一下子強大了許多。

按照此地的流速,在其他人眼中,星月大概是……個把小時提升一下,個把小時提升一下,然後……她就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

原本的星月,其實不算太強大,按照大周王之前的說法,擱在上古末年,星月只能算四等合道,是不如武皇的。

可現在……她多次提升下,本來就強,一下子,就跨入了三等的層次。

當然,那是以前,現在的她,自然還是不如被大周王定義為三等的雪王的。

可是,星月死亡多年,才復生沒多久,眨眼間就進入了三等,還是讓明王他們震撼。

什麼個情況?

而星月自己,也是意外無比,生死大道增強了,不是她感悟增強了,而是蘇宇的生死大道瞬間強化了一截。

為什麼?

蘇宇感悟了什麼?

或者說,他又得到了什麼機緣嗎?

「文鈺的食譜?」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難道是這個?

不太確定!

但是,有這個可能。

生死大道增強,對蘇宇而言,提升難度不低,文鈺的食譜,應該蘊含了一些生死大道的感悟,比如仙族的,比如死靈族的,食譜都有記載。

此刻,見眾人看向自己,星月淡淡道:「正常感悟罷了,死亡多年,對生死之道感悟加深,加上幫諸位療傷,有些小小的收穫!」

「……」

眾人吸氣,這也算小小的收穫?

你一下子就前進了一等啊!

在場的一些規則之主,哪怕多年後,也沒達到這個地步呢。

遠處,明王也是感慨:「你這進步的太快了,若是擱在當年,你都快趕上我了……」

當年的他,算二等。

當然,現在過去很多年了,實力還是不一樣的。

可星月提升的還是太快了!

而且,星月這淡淡的,無所謂的語氣,算怎麼回事?

明王心中泛起嘀咕,這語氣……真夠……真夠裝啥的,可是,還沒法反駁。

以前星月不這樣啊。

小姑娘家家的,雖然不太愛說話,可還是很懂事的,現在怎麼這麼裝了呢!

你不該欣喜若狂嗎?

你一副,我就是這麼牛的姿態,這語氣,要是敵人,我想打死你,你知道嗎?

明王無奈,算了,和星月計較什麼。

「好事,這樣的話,星月你幫大家療傷就更容易了……」

明王笑道:「好好感悟,我相信你,遲早可以超過對面那個喜歡放屁的傢伙!」

說的是仙皇!

星月一臉淡然:「必然的!」

「……」

去你的!

明王無語,我就這麼一說,小丫頭,你太猖狂了啊,這不合適!

星月卻是沒當回事,怎麼了?

有問題嗎?

蘇宇開天了,他進步一直很快,這裡和萬界的流速不同,蘇宇幾年就到了這地步,也許很快,他又會更強大。

到了那時候,自己掌生死之道,當然也會提升。

萬界過去一年,這邊也不會過去太久。

一年,蘇宇能到自己哥哥那個地步嗎?

他到了,那我和仙皇差距也不會大,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嗎?

所以對於明王的客套話,她是當真的。

明王眼光不錯,居然都知道我可以超越對面的仙皇,嗯,眼光挺好,他後裔大明王眼光也不錯,聽說早就投靠了蘇宇。

這一刻,四面八方,一些強者都是齜牙咧嘴。

這……陛下的妹妹,感覺……有點小狂啊!

關鍵是,狂的她自己好像不知道自己很狂一樣,那輕描淡寫的,讓人很無奈的!

……

而這一刻的蘇宇,也很狂!

隨著大道不斷融入,天地擴張,蘇宇氣息越來越強,忽然一聲大笑:「什麼百戰,什麼周稷,膽敢造反,全部打死!」

一群給我找不自在的傢伙!

給你們機會,別不珍惜!

當時光冊大半融入之後,蘇宇明顯感受到,自己實力壯大了許多,此刻,氣息澎湃,若不是在人主印中,遮掩了氣機,若是在萬界,他都敢去現在打百戰了!

原本的蘇宇,判斷自己,大體上有四等偏弱的規則之主實力。

那是說外界!

在內,蘇宇覺得,四等偏強,甚至接近三等。

而這一刻,蘇宇感覺,在外,他可以打百戰,在內,可以和武皇單挑了!

武皇,那可是真正的三等頂級強者。

蘇宇咧嘴大笑!

時光冊!

好東西!

天地還在擴充,不過生死大道都給融了,也到了後期了,整本時光冊,也沒剩下多少書頁了。

蘇宇封印了一些大道之力,比如天火融的火道,浮土靈融的五行道……

他都給封印了!

否則,這些人,也都會強大一截。

但是現在,算了。

我喜歡給人驚喜!

蘇宇迅速開始壓縮自己的天地,得壓縮到和之前一樣大,讓大家覺得我沒提升,嘿嘿!

真到了關鍵時刻,我一拳打死一個,讓大家目瞪口呆去!

也讓萬族和百戰他們目瞪口呆去!

當我的天地中,走出一些規則之主,走出大量天尊天王,這些人都得傻眼!

這一刻的蘇宇,心情極佳。

時光冊,算是正式被他納為己用了。

這本從小就伴隨著自己,度過無數危機,幫助自己奠定基礎的絕世寶物,這一刻,徹底化為了蘇宇天地的一部分。

「忽然……有那麼點小傷感呢!」

蘇宇笑容燦爛地說出了這話,有些虛偽,傷感,也就那麼一丁點,哪有實力提升來的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3章 融時光冊(求訂閱)

8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