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不配!(求訂閱)

第821章 不配!(求訂閱)

後方。

蘇宇此刻如同反派,追殺一位天命主角,誅殺那些護衛的忠臣。

實際上,蘇宇也沒把自己當什麼好人。

這個時代,誰是好人?

誰是壞人?

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立場罷了,我之英雄,彼之敵寇罷了。

對長眉、長青這些人而言,蘇宇就是最大的壞人。

而蘇宇,對他們也沒什麼不忿不滿,正如長眉所言,各為其主罷了,只是他的主,不夠給力。。。

融入了時光冊之後,蘇宇在自己的天地中,差不多就有三等規則之主的實力了。

而那些規則之主,全部融道天地,蘇宇的實力,再次出現飆升,從三等恐怕要接近二等了,當然,實力越強,提升越難。

不過,此刻有人皇天地加成,蘇宇可能真正意義上在這片天地中,達到了二等的地步。

當然,也只是暫時的。

人皇的天地,畢竟是人皇的天地。

可這時候的蘇宇,的確強大無比!

借力,也是蘇宇一直在做的事,從很久之前借力時光冊,到如今借力人皇大道,蘇宇也不覺得有何不妥,實力不夠的時候,能借力,也是本事!

那個虞,不弱。

恐怕和武皇相當!

擱在上古,也是頂級的存在。

可此刻的蘇宇,以自身開天為基礎,多位規則之主融道,時光冊融入,人皇加成,種種因素下,也是實力駭人!

這一刻,他天地蔓延,繼續追殺!

出了自己的天地,那就不好辦了!

蘇宇真出了天地,會失去人皇之力的加成,也失去了自己天地的加成,那樣的話,他實力會迅速下滑,可能會下滑到三等偏弱的地步。

那樣的話,他也只能和百戰交手,也許可以擊潰百戰,可對上虞,他必敗。

唯有在這片天地中,蘇宇才是如今萬界的最強者!

「今日不解決你們這些麻煩,麻煩只會越來越多……」

蘇宇喃喃一聲,下一刻,默默念叨了一聲,轟!

遠方,正被百戰他們拉著遁逃的雷暴,忽然體內一股股雷霆之力溢散了出來,砰地一聲,雷霆之力爆發,炸的百戰都一個趔趄。

而雷暴,更是口吐鮮血,面露哀色。

他回頭看向蘇宇,嘆息一聲:「宇皇陛下……好算計!」

他體內,居然有一股不屬於自己的雷霆之力,此刻忽然爆發了!

他知道了,什麼時候出現的。

上次,對付月昊的時候!

蘇宇上次聯手三月、雷暴,在蘇宇的天地投影中,蘇宇給他融入了許多雷霆之力,讓他們去殺月昊,事後雷暴其實檢查過自己,沒什麼問題。

可如今,今日才發現,大量的雷霆之力,來自蘇宇世界中的雷霆之力,潛伏在了他體內。

此刻,這些雷霆之力爆裂,頓時炸的他重傷,連百戰都被他牽連了,炸的一個趔趄。

後方,蘇宇一臉淡然:「我的敵人,永遠也不會在我這邊拿到任何好處,我明知你是百戰的人,我豈會一點不準備?」

多正常的事!

上次雷暴入他天地,蘇宇賦予大量雷霆之力,那種情況下,他豈會一點不限制這位,機會難得,當然要限制他才對!

雷暴苦澀!

蘇宇!

可怕的傢伙!

不但可怕,而且心狠,那一日,他還是蘇宇的盟友呢,不曾想,那時候起,蘇宇就開始謀划他了。

雷暴被炸的重傷,非但如此,此刻,虛空中大量雷霆之力朝他席捲而去,藉助他體內的雷霆之力,不斷爆發,有些要失控的跡象。

雷暴嘆息一聲,陡然一抖手,將百戰的牽扯力撕裂。

剛剛被炸的有些趔趄的百戰,微微一怔,雷暴嘆道:「陛下先走吧!聖母也好,陛下也好,都是巨人族的希望……在這,蘇宇不可敵!我來為諸位,爭取一點時間吧!」

他擺脫了百戰,主動朝蘇宇那邊飛去,不止他,此刻,月羅忽然掙脫了百戰,迅速朝雷暴後方飛去。

百戰臉色微變。

月羅笑聲傳盪而來,帶著魅惑之意:「聖母和陛下先出天地,我和雷暴聯手戰他,兩大規則之主,他蘇宇再強,殺我們也需要時間,足夠二位離開此地了!」

兩大規則之主,要為他們斷後。

百戰臉色變幻,看向虞:「聯手戰蘇宇,還有希望!」

一開始不逃的話,長青和長眉都在,也許希望更大。

但是哪怕現在,只要虞願意出手,還是有希望的!

虞,的確很強!

虞臉色冷漠,繼續朝天地外飛,蘇宇的天地,此刻幾乎覆蓋了上界,地方太廣,而且在他的天地中,還受到壓制。

飛行速度不算太快!

距離蘇宇沒覆蓋的區域,還有一段距離。

虞聽到此言,眼神冷厲,看向百戰,邊飛邊傳音喝道:「愚蠢!出去后,蘇宇敢出來,我獨自殺他!在這,非要和他死戰,白痴嗎?」

從利弊上來看,的確飛出去后戰蘇宇更划算。

在蘇宇天地中戰他,豈不是給蘇宇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用自己最弱狀態,對戰蘇宇最強狀態,這是極其不划算的一件事!

「趁著月羅和雷暴可以糾纏他,我們馬上撤離!」

虞回頭看了一眼,差不多,問題不大。

這倆怎麼也是規則之主,足夠拖延蘇宇一會了,若是在外面,蘇宇也沒辦法輕鬆擊殺規則之主,可在這,他可以鎮壓兩位規則之主,削弱他們實力,強大自己實力,一反一復之下,雙方差距會被拉大。

那時候,再殺兩人,難度就顯得很低了。

不止如此,虞一槍扎出,扎的虛空破碎:「想拖延的久一點,你我轟擊他的天地,消耗他的實力,也比此刻和他死戰要強!」

虞的選擇,也並非錯誤。

如此一來,他們必然可以出蘇宇天地,到了那時候,蘇宇的天地想挪移,也沒那麼簡單,上次從混沌挪移到人山,蘇宇花了七天。

此刻,想帶著天地跑,沒有混沌的地方,比如進入萬界,蘇宇的天地是會被排斥的。

那時候,蘇宇不出來就算了,雙方可以達成平衡。

出來了,那虞就有把握擊潰蘇宇!

百戰沉默。

而就在這一刻,月嘯忽然低喝一聲,掙脫了百戰的牽扯,百戰再次一怔。

月嘯白髮蒼蒼,實力只是天尊,在此刻,並不怎麼樣。

可他,還是迅速掙脫了百戰!

頭也不回,迅速朝月羅那邊飛去!

百戰伸了伸手,飛回去的月嘯,忽然開口笑道:「阿羅,哥哥來救你了!」

哥哥!

那邊,朝蘇宇飛去的月羅,腳步一滯,扭頭看去,眼中忽然露出一抹哀色,「你……回去啊!」

「阿羅!」

月嘯笑呵呵道:「是哥哥沒用,讓你一直受人欺負,今日,你我兄妹,一起戰一場,哪怕死,哥哥也會死在你前面!」

他沒有遲疑,迅速朝他們追去!

遠處,蘇宇面色平靜,繼續朝他們追來,淡淡道:「好一副兄妹情深,好一個替主赴死!我都羨慕了呢!」

敵人的感情再好,那也是敵人!

我若戰敗,也不見得比他們好。

也許會更慘!

蘇宇將心中那微弱的蕩漾,迅速壓下。

我若是戰敗而死,我不是一個人,所有融入我天地的人,可能都會死。

我承擔的,更多!

他們信任我,我一聲令下,所有人融道其中,我若是因為一些想法,放棄誅殺敵人,那是對我自己的殘忍,對我這些戰友的殘忍。

蘇宇的心,瞬間冷靜下來,冷漠下來。

就如剛剛誅殺雲水侯,他知道,雲水侯後來也許後悔了,可是……他不能留下任何後患,否則,哪怕只是一位二等侯,都可能會造成萬劫不復的局面!

永遠不要小看敵人!

蘇宇從未小看他的對手,哪怕他的對手,表現的很愚蠢,哪怕如今的萬族,五大規則之主,都在圍殺獄青和月戰,蘇宇其實也小心無比,沒敢大意,一直都在防著他們!

相信敵人會守諾?

相信敵人會仁慈?

那都是放屁!

今日戰勝的是我,若是我敗了,我會比他們更慘!

……

蘇宇快和月羅他們碰上了。

而就在這一刻,一直遁逃的百戰,忽然腳步一滯,旁邊,還在飛行的虞沒顧得上他,剛要繼續飛行,忽然,斗轉星移,眼前一花!

百戰720個肉身竅穴呈現,其中一個,忽然破碎,強行挪移虛空!

一眨眼,百戰和虞出現在了月羅他們身邊。

「百戰!」

一聲滔天怒喝,響徹天地。

虞的氣息瞬間爆發到了極致,冷漠無比地看向百戰!

這一刻的百戰,卻是不再恐懼,不再害怕,面色淡然,彷彿回到了當年,平靜道:「走不了了,現在朝我發火,無濟於事!不如想想,如何聯手戰蘇宇吧!難道你要對我出手,給蘇宇撿個便宜?」

這一刻的他,好像又成了當年那位橫掃天下的人主,看向對面走來的蘇宇,笑了笑:「蘇宇,你……真年輕啊!」

羨慕!

而他身邊,虞臉色鐵青,下一刻,人門浮現,好像還想再逃,而百戰人門也瞬間浮現,鎮壓虛空,讓她動用人門的機會都沒。

「虞!」

百戰平靜道:「想逃,唯有死亡!我們聯手一戰,還有機會!不戰……唯有絕路!你若想逃,我便聯手蘇宇,先殺你!」

「你敢!」

虞怒喝一聲,帶著震怒,威壓爆發:「周奇,你要造反?」

百戰平靜道:「非也!既然都到了這地步,再更弦易轍,那更愚蠢!都已成了叛逆,再造反,豈不是對不起那些死去的兄弟們?唯有一條道走到黑了!可是……你要陪我戰他一場!」

虞臉色鐵青!

「蠢貨,我說了,出去后,他不敵我們!」

她很憤怒!

明明可以逃走的,只要出去了,蘇宇不敵他們的,你這蠢貨,這時候居然犯蠢了!

百戰淡笑道:「你又豈知,出去后,他能不能對付我們?蘇宇成名不久,短短歲月,成就如此輝煌,開天者之威能,你我又了解幾分?不要老是按照自己所想,去判斷他!」

百戰看向對面的蘇宇,笑道:「一直小看你了,哪怕知道你可能開天了,知道你開天了,我也覺得,你以如此弱小之力開天,所開之天,不過貽笑大方……而今,倒是我坐井觀天了!」

百戰感慨一聲:「正如你所言,我雖比你年長許多,可我經歷……未必有你多!」

「我好像也不曾體會到絕望的感覺……今日,倒是可以體會一二了!」

百戰笑道:「今日,我才發現,比起恐懼,最大的絕望,是更恐懼,更絕望!」

他笑道:「當年,我怕了虞,今日,你的出現,打破了我對她的恐懼!」

蘇宇挑眉:「長眉所言是真?你不會真被一個不過武皇層次的女人給威懾了吧?若是如此,你算什麼人主?區區一個武皇,區區一個虞,在上古初期,也不過是第三層次的存在!若是連她你都畏懼,你還想戰那些混沌、天門強敵?」

不過一個偏弱的二等規則之主罷了!

是,蘇宇現在出了天地,三等都難。

的確不如她!

可蘇宇,從未畏懼過,別說畏懼,他連害怕都沒害怕過,這樣的人物,在蘇宇眼中,不過是上古苟延殘喘下來的一些廢物罷了!

如今是強,可他們算什麼?

蘇宇初入星宇府邸之時,的確不知武皇什麼實力,但是他也知曉,武皇強大無比,隨意一聲怒吼,都能讓永恆炸裂。

那時候的蘇宇,連永恆實力都沒有呢!

武皇的強大,在那時候,簡直就是天人,無所不能,一口氣能噴死他,蘇宇害怕是有,要說恐懼,那還真沒有。

他怕強者,但是不恐懼強者!

百戰好歹是九代人主,十萬年來第一人,他居然被一個虞威懾住了?

不可思議!

百戰自嘲一笑,微微點頭:「一個虞,倒也不至於讓我恐懼到這個地步……我……看到了人祖投影!」

一旁,虞臉色大變!

百戰卻是不管她,笑道:「你可知,那時候看到那一幕,我有多恐慌!可怕的不可思議!哪怕今日回想起來,我也背後生汗!」

「揮手間,界域覆滅,揮手間,大道斷裂!人祖之強,超乎想象!我曾問詢過一些人,上古,可有人做到?他們都說沒有……哪怕文王,哪怕人皇,他們也不曾見到這一幕!」

百戰唏噓道:「如此強大的人祖,對手卻也不弱絲毫,太強大了!強大的讓我絕望!於是,虞的出現,讓我看到了一抹希望……人祖若是可以提前出來,也許可以解決這些麻煩!」

蘇宇挑眉:「人祖的對手是誰?」

「不可名!」

百戰笑了,蘇宇也笑了:「什麼玩意就不可名!行吧,我也懶得問!人祖強大,人祖不敵,那也是人祖的事,看到這些,你就絕望了,被震懾了?」

「算是吧!」

百戰微微點頭:「其實也不止這些,當我知道,獄王一脈的存在,也是人祖一系,知道虞的存在,也是,還知道上古侯中,也有一些是……我便覺得,無法匹敵了!」

「你挺廢物的!」

蘇宇笑道:「不是我嘲諷你,這些人再強,又能如何?現在,是我們的天下!就如我知道,人皇很強,文王很強,時光之主很強……那又如何?他們不在,這裡,我說了算!等他們真出來了,真出現了,那時候是當孫子還是當兒子,跪地求饒還是被人揮手所滅,那也是以後的事了!」

蘇宇笑容燦爛:「我不怕他們強大,此刻,我是爺爺!我就是喊一聲他們都是孫子,又能如何?」

我知道他們厲害!

時光之主,不用問,強大的可怕的存在。

可是……我照樣薅他羊毛!

人又不在!

有能耐,你回來!

回來了,該認慫自然認慫,可人都不在,我因為看到你的投影,我就嚇尿了?

那亡靈之主出現的時候,我就該自殺了,我可是把死靈之主得罪死了!

百戰苦笑一聲:「也許你是對的!也許你和我真的不同!也許,我真的太順利了!我自小天賦驚人,百戰百勝,不曾嘗試過一敗……然而,敗一場,便會一蹶不振了!」

他自嘲笑道:「所以,我很難體驗你那種感覺,你也很難體驗到我的感覺!」

百戰而無一敗!

可見到虞的那一刻,他心理上、實力上都遭受了打擊,多重打擊,心靈上就戰敗了,敗一場,對他而言,太過打擊!

有些人,可以走出來,再次崛起。

有些人,卻是很難走出來了。

百戰這麼多年,都不曾走出來,今日,他坦然說起這一切,其實已經走了出來。

然而……遲了!

蘇宇也是唏噓:「可惜了!我看你現在提起,並無太多害怕,也沒太多恐懼!」

「對,因為我說了,壓制恐懼的最好辦法,是更大的絕望和恐懼!」

百戰笑道:「而這一切……還是你給我的!」

「我可沒人祖強大!」

「可是……你能殺我……不是嗎?」

百戰嘆息:「你殺了長眉,殺了長青,而今還要殺雷暴,殺月羅……蘇宇,他們,都是我的戰友!」

蘇宇點點頭,看向他,再看憤怒的虞,笑了:「不如聯手先殺了虞如何?」

百戰失笑:「你手段真不少,此刻,還想占點便宜!殺了虞,那我們都會死!我雖恨她,卻也不恨她……只能怪我自己,心志不堅,我之錯,如今,我還需要借她之力,對付你,豈會翻臉?」

蘇宇笑了,「虞,聯手殺了百戰,我承諾,你可以出去!他現在不死,出去后,真贏了我,也得和你翻臉,你若是有腦子,就該明白!」

虞臉色微變!

百戰也是微微變色:「蘇宇……」

蘇宇笑的陰險:「怎麼了?百戰,你以為堂堂正正的交戰,是我給你的尊重?不不不,你是叛徒!你可知,因為你,導致多少人隕落?」

「不是因為你六千年前的放棄,人族不會死那麼多人!」

「百戰,你害死了太多人,此刻,你居然想讓我給你英雄的待遇……不可能的!」

蘇宇一聲冷喝,震蕩天地:「你是叛逆,是罪人!是人族恥辱柱上的存在!因為你,人族大勝的局勢,瞬間一掃而空!」

「因為你,傳火一脈幾乎覆滅,人族傳承,差點徹底覆滅!」

「因為你,我們鏖戰五百年,無數人戰死!」

「因為你,我們無法肉身合道,只能停步永恆!」

「因為你,人族內訌,上古遺留強者,戰死九成九!」

「因為你,我人族盟友,不是覆滅,就是衰落!」

蘇宇好像在給他定罪,此刻,喝聲響徹天地,怒喝道:「你現在幡然醒悟,想讓我給你英雄的待遇嗎?可笑!何況,你還不是醒悟,若是真醒悟,你就該殺了虞,而不是和他們聯手,再來戰我!」

「百戰,你就是個偽君子,裝什麼聖人,裝什麼君子!」

「你想讓我給你什麼樣的待遇?給你什麼樣的禮遇?你就是叛逆,就是罪人,就是恥辱,你還想我對你如何?」

蘇宇哈哈大笑:「可笑!若是你和我單打獨鬥,我還敬你三分,雖是罪人,好歹還有點氣節!你現在聯手你口中的仇人,來對付我這位人族堂堂正正的人主,你要我如何?」

「我……才是英雄!」

蘇宇冷喝道:「我才是這個時代的英雄,你來殺我,還想留個英雄之名嗎?不,你註定就是恥辱,萬萬年不會被人遺忘,你會一直被人謹記,人族第九代人主,就是個叛逆,罪人!」

百戰臉色發白。

天地下方,大周王這些人,都是微微怔神。

當百戰回來的那一刻,當百戰說要和蘇宇戰鬥的那一刻,紅月和血影這些人,的確有些心理上的變化,陛下……好像回來了!

可當蘇宇,並未給他任何禮遇,而是大聲為他定罪的那一刻……眾人愣住了!

今日,因為蘇宇的強勢,大家好像忽略了許多東西。

而今,蘇宇一說,大家忽然醒悟。

百戰……回不來了!

他此刻再如何,也改變不了一些事實,錯了,就是錯了。

不是一句認錯,就可以挽回的。

他是罪人!

因為他,人族才會在這個潮汐,衰落到了極致!

因為他,才導致人族損失慘重,一次次地掙扎求存。

紅月幾人,臉色發白,低下頭,一個個陷入了沉默中。

按照蘇宇的說法……他們也是罪人。

……

天地之中。

蘇宇氣勢勃發,帶著冷漠,「弱者,自古以來都會被人同情!哪怕他犯了錯,有人會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可錯,也大小之分!你百戰,若是只是怯戰,未必不可原諒!可你不是!你帶走了人皇他們賦予你的一切,你殺了人皇留下的後手,你滅了傳火一脈……你比萬族更可恨,更該殺!」

「萬族和我之爭,我從不覺得他們錯了!」

「換在我的角度,仙族想要統一我人族,讓我人族當奴僕,我也會反抗,種族之戰,不過弱肉強食!」

「我狠,他們就弱!」

「他們狠,我們就倒霉,就這麼簡單!」

蘇宇冷漠無比:「你不一樣!百戰,你比他們可恨十萬倍!對萬族,我大不了一個殺字,不需要講理!對你,我要說,我要讓大家知道,你是罪人,而不是英雄!你是人主,人族的主,而你這個主,卻是叛變了自己的國,自己的家,自己的族!」

「你這種人,想死前留下清名?想讓後世人記得,第九代人主,也是一代豪傑,最後時刻幡然醒悟……可笑!別痴心妄想了!我蘇宇活著一日,你就是最大的叛逆!我會將你的一切,銘刻在時光長河、死靈長河、道源之地、我的天地,以及所有書本之中!」

「我要讓你遺臭萬年,讓後來人謹記,你這種人,不配留下任何清名!」

百戰臉色瞬間發白!

這一刻,蘇宇的氣勢,完全壓倒了他!

當他覺得自己醒悟了的那一刻,當他覺得自己也許沒有那麼大罪過的那一刻,蘇宇告訴他,不,你比任何人都要有罪!

你是最大的叛逆!

蘇宇對獄王都沒有如此,只是剝奪了他的王位,對萬族也沒如此,只是擊殺了事,對虞也沒太多憤恨,唯獨對他……恨之入骨!

是真的恨之入骨!

此刻,蘇宇聲音再起:「我原本以為,你有什麼苦衷!你若是不和罪族聯手,我會想,你只是為了等待一次機會,那樣的話,你算不上好人,但是,你也算梟雄!」

「你只是傾向上有些不同,你更傾向保留精銳,製造更大的戰果……那時候,你在我蘇宇眼中,還算個人物!是不太滿意你的選擇,可是,你如此選擇,若是可以擊敗萬族和罪族,那你也算是一方豪傑,梟雄般的人物!」

「可現在……當我知曉,你和罪族是一夥的!你的目的,居然真的只是為了接引人祖,而原因只是因為害怕……百戰,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

蘇宇句句誅心!

的確,百戰剛出現的時候,蘇宇猜到了他的一些目的,覺得百戰雖然心黑,可也是一方梟雄,他在等待機會,創造更大的戰果!

蘇宇雖然不滿,可也沒恨,只能說百戰的選擇和他不同。

可今日一切暴露,蘇宇忽然只有憤怒,憤恨,嘲諷,不屑!

所以,他沒給百戰留下任何顏面,他不配!

對面,百戰臉色發白。

而虞,也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諷之意。

這就是你留下來的結果?

結果就是,蘇宇根本看不起你,沒覺得你留下來是英雄般的決定,只有愚蠢,只有白痴!

虞此刻倒是發話了,帶著淡淡的笑意:「蘇宇,你果然與眾不同,與他人……」

「閉嘴!」

蘇宇一聲冷喝:「你這狗東西,最好給我閉嘴!威懾九代人主,唆使九代人主叛變,你也是罪不可赦!你與百戰同罪!當然,你不算叛逆,因為你本就不是我族之人!你這種敵寇,斬你頭顱即可!百戰有資格遺臭萬年,你這種垃圾,沒資格在我人族史上,留下任何筆墨!」

虞臉色微變。

蘇宇這嘴,真的毒!

而就在這一刻,說話間,蘇宇萬道齊聚,身上氣息陡然暴漲,帶著一些冷漠:「你們既然愚蠢的選擇了不逃,那就都去死!」

「宇為皇,乾坤四方由我掌!」

轟!

天地壓縮,瞬間縮小!

蘇宇氣息更盛!

虞臉色一變,怒罵一聲:「還不殺!」

既然百戰這白痴選擇留下來,那就只能殺了!

還看著做什麼?

轟!

一桿長槍,配合720個肉身竅穴,爆發出無限強大的規則之力,一擊打破虛空!

而百戰幾人,也是同時出手,朝蘇宇殺去!

「文明長河現文明,萬道齊聚破萬道!」

轟!

萬道之力齊聚,一條長河環繞天地四方,此刻,那文明長河中,走出一位位蘇宇,一位位蘇宇,手持書本,好像在講述萬族文明,萬道文明。

「我為魔,魔道懾萬族,魔運覆天地,接引魔祖!」

轟!

無盡虛空中,好像出現一道虛影,魔族天賦技,魔臨!

接引冥冥中強大的存在!

一瞬間,魔道蘇宇,瞬間強大無比,朝幾大強者殺去!

「我為仙,只求長生不求名,長生不滅方為仙……」

一尊仙族蘇宇出現,仙氣縹緲,歲月環繞,歲月老,而我不老,長生不死方為仙!

「我為神,神聖不可擾,高坐九重天,神祖鎮乾坤……」

一道道蘇宇出現,一位位絕世強者出現,好像在冥冥中接引力量,長生不死,神聖不可侵,魔焰焚天地!

遠處,那些萬族強者,一個個看的怔神!

這一刻,他們好像真的看到了魔祖,仙祖,神祖……那一位位開闢了時代,開闢了種族的存在!

他們……真的存在嗎?

此刻的蘇宇,在他的天地中,製造出了一位位強悍無比的存在。

轟!

這些蘇宇的化身,在講述萬道文明,在闡述開天闢地,在播散文明,在創建種族,在開創時代!

一本本書冊,覆蓋天地。

魔祖火焰焚天,瞬間將雷暴、月羅、月嘯三人籠罩在了自己的書籍中,神祖找上了百戰,也拉扯到了自己的神道之書中。

仙祖找上了虞,也是瞬間將對方包裹在了自己的書中。

然而,虞的確強大,剛被拉扯進入,一桿長槍,直接擊破了書籍,仙祖直接被擊殺當場,可很快,仙祖復生,「我為仙,長生不滅方為仙!」

那仙族化身,被滅瞬間,居然再次復甦!

不過,虛空中,蘇宇臉色微微一白,很快,冷哼一聲,再次操控天地!

一道道化身再次浮現!

此刻,有冥,有龍,有鳳,有靈,有魂……

這些化身,紛紛朝幾人殺去!

都手持書本,為他們闡述大道之根,文明之始!

百戰瘋狂無比,拳鎮天下,打的書籍中的神祖也不斷破碎,然而,神祖神聖無比,光芒四射,百戰幾次攻打下來,自己都受到了影響,目光稍顯茫然!

……

這一刻,萬族那邊,獄青他們,都是臉色變幻。

蘇宇……太可怕了!

不,開天者太可怕了!

而獄青,此刻也是面色變幻,回頭看了一眼地獄之門,死了太多人,此刻地獄之門有些動靜了,她傳音道:「幾位,此刻蘇宇這邊,唯有他、死靈帝尊還有戰力,他在對付那些人……我們若是聯手,必殺蘇宇!蘇宇必死無疑!」

這時候,機會太好了!

好到,只要他們這些人出手,蘇宇必死無疑!

萬族五位規則之主,她這邊,她和摩天尊都是,月戰也接近,這麼多強者,足以聯手打爆蘇宇!

勉強算8位規則之主了!

哪怕一起進入蘇宇的天地,也可以打爆蘇宇的天地,一對十幾,蘇宇再強,除非他是人皇那個層次的,否則,他哪怕和武王一樣強大,對付十幾位規則之主,也不可能贏的!

這時候,萬族這邊,紛紛看向天古。

這一刻,的確,機會太難得了!

而天古,臉色變幻,低沉道:「我們族人,都在他天地中,上界如此,下界如此……以他狠心,哪怕敗,你我各族,種族覆滅!哪怕勝,我們也只剩下這麼多人了!」

可能會贏!

但是,蘇宇之狠心,無法想象,他哪怕敗了,也會擊殺所有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天古傳音眾人,沉聲道:「是博一次機會,蘇宇釋放我們的人,讓我們帶走……還是……博蘇宇殺不了我們的人,我們先殺了他!」

幾人微微變色!

賭嗎?

「就算殺了蘇宇……罪族和百戰他們聯手,真的不會對付我們嗎?他們……還未必有蘇宇講信用!」

天古最後還是傳音道:「殺了獄青和月戰吧,再拖延下去……蘇宇一旦戰勝,我們恐怕會有更大的麻煩!蘇宇此刻解封,讓我們晉級……我懷疑……他可能會選擇驅逐我們,進入地獄之門,或者天門之後……封印地獄之門,不給我們出來搗亂的機會!」

天古迅速道:「我們五位規則之主,也許進去了……還有一搏的機會!但是,在外,也許連博一次的機會都沒了!」

神皇妃扭頭看了一眼蘇宇那邊,傳音道:「天古……你覺得,他會把我們驅逐到地獄之門后?」

「他若不殺我們,這是最好的選擇!此刻,好像也只有地獄之門,才被徹底定位,可以進出!獄青他們能進去,那我們便能!」

神皇妃幾人迅速思考,真要這樣,去了地獄之門后,會有什麼下場?

天古迅速道:「危險肯定有,甚至遭遇獄王這些強大的存在!可危險……也未必就比現在更危險,運氣好,找到棲息之地,等待仙皇他們回歸……我們也許也能在地獄之門后,拉攏一批混沌古獸強者,再次回歸!」

天古傳音道:「趁著現在,滅殺獄青他們,我們和蘇宇討要族人,主動進入……不給他驅逐的機會!這樣,也許還能避免被蘇宇算計!」

幾位規則之主遲疑了一下,天古沉重道:「幾位,你們是否忘了……南王他們是融了道,但是,沒廢,只是弱了一點,但是,一直沒動!防的,就是我們!」

你們是不是看蘇宇單打獨鬥,就忘了這些讓人了?

他們是比之前弱了一點,可那麼多強者,哪怕弱一點,加上沒衰弱的死靈天尊,幾位規則之主,真的可以去滅了蘇宇他們嗎?

還有,那混沌龍和八翼虎,此刻鬼鬼祟祟的,你們也忽視了他們了嗎?

蘇宇,在防著他們呢!

真到了關鍵時刻,這些人,還是能一戰的,最終的結果,也許是蘇宇的人全滅,他們……也可能會死傷殆盡,那可是蘇宇的天地!

眾人這才驚醒,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他們居然差點忽視了,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蘇宇好像故意在塑造一個理念,南王他們無戰力了!

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下一刻,神皇妃臉色一變,陡然傳音:「殺!」

轟!

一聲巨響傳出,龍鳳兩位強者,瞬間纏繞獄青,荒天尊和聖侯聯手朝摩天尊打去,而神皇妃,長劍之上,規則之力再次爆發,這一次,又一次爆發到了極致,一劍朝月戰斬去!

月戰臉色一變,獄青更是怒吼道:「何其愚蠢!」

太愚蠢了!

轟!

一聲巨響,響徹萬界,月戰暴吼一聲,地獄之門虛影浮現,卻是被瞬間斬裂,頭顱之上,瞬間浮現一道血痕。

月戰帶著一些不甘,帶著一些絕望,忽然扭頭看向獄青,嘴巴張了張……也許,你給我混沌意志,吞噬了它,我晉級,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獄青……你們……也變了!

你們也放棄了族人,更願意用我們的命,去換取地獄之門開啟!

他忽然露出了笑容,下一刻,扭頭看向月羅他們那邊,大滴大滴的血液從口中落下,暴吼道:「月羅,月嘯……記住了,犧牲族人,成全他人的種族……不配存在!活下去!」

轟!

一聲巨響,月戰炸裂,臨死的那一刻,他看透了一切。

所謂聖族,都是笑話!

獄青他們,早已變了!

接引獄王,接引人祖,才是核心,至於其他人死去,沒人會在意的!

這樣的種族……不配存在!

我們,其實連萬族都不如,萬族,還在為種族征戰,而我們,又是為誰?

可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1章 不配!(求訂閱)

8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