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瘋子最可怕(萬更求訂閱)

第823章 瘋子最可怕(萬更求訂閱)

這一刻的蘇宇,強大無比。

橫掃諸天,滅罪族,驅萬族,斬百戰,真正的橫掃一切。

什麼算計,什麼陰謀,什麼等待,什麼蟄伏……在我面前行不通!

我自一力鎮諸天!

四年前,從南元走出,征戰不休,殺戮不休,四年後,如今除了這虞,除了那周稷,蘇宇已經橫掃一切敵!

當然……這是說萬界。

萬界,在蘇宇看來,只是小場面。

因為強者都走了!

人皇這些人都不在,萬族上百位規則之主也不在,仙皇那些存在,當年也是二等規則之主,現在還不知道多強呢。

而蘇宇,哪怕此刻不斷融合,在自己的天地內,也只是二等存在。。。

這還是他的自我感覺!

一旦沒了人皇天地附加,他可能在自己天地內都到不了二等,這就是差距。

當然,哪怕到不了二等,他也能戰這虞!

二等,也許是一個分水嶺。

起碼蘇宇看來是如此。

當年,也就四極人王達到了這個層次,以及仙魔神這些大族的皇達到了這個層次,若是隨意達到,武皇這個開天門的,就不會被卡在三等巔峰了。

這虞,和武皇一樣,差不多也在那個層次。

這時候,蘇宇還有人皇之力可借,實力還是要凌駕於她的。

「來不了?」

「被武皇幹掉了?」

蘇宇笑了笑,「若是武皇這憨子,都能殺周稷……那周稷就是個廢物,我倒是不用擔心什麼了!」

武皇是不弱,很強大。

可是,有時候戰鬥不單單看實力的。

周稷若是連武皇都沒辦法應付,蘇宇覺得,這人不足為慮,小人物一個!

哪怕到了三等,也是十足的小人物!

鬥不過武皇,代表鬥不過武王,鬥不過武王,代表鬥不過文王、人皇……更別說和自己鬥了!

好吧,蘇宇猖狂地把自己看的太高。

沒辦法,今日打順了,心情好,膨脹了!

忽然覺得,人皇不過如此嘛!

主要是發現,人皇好像很好說話,好欺負一點,欺負老實人,蘇宇還是有一手的!

當然,人皇是老實人,也只是個笑話。

真老實,成不了萬族之主。

關鍵在於,就人皇那大道,蒼生是我責任,人族是我責任,萬物是我責任……蘇宇知道,人皇其實枷鎖很重,所以也放肆許多。

他一步步朝虞走去,面帶笑容:「虞,談個事如何?」

虞一擊擊退了星月,帶著凝重,沉聲道:「你想談什麼?」

蘇宇笑道:「這樣,我看你好像也是修肉身道的,或者是巨人族的肉身道,你把你大道之力斷了,融入我的天地,我不殺你,你看如何?」

虞臉色鐵青!

痴心妄想!

此刻的她,長槍揚起,仰著頭,高大無比:「蘇宇,你當本宮是百戰那個廢物嗎?」

你想殺我,有那麼簡單嗎?

還斷了道,融入你天地!

你太敢想了!

蘇宇嘆息一聲:「給臉不要臉……你兒子既然沒來,那就先打死你!」

「殺!」

一聲暴吼之下,蘇宇忽然解封下層天地,喝道:「規則之主,全部過來!」

圍殺啊!

誰他么跟你單打獨鬥?

眾人一怔,下一刻,一群人朝上飛去,紅月幾人有些格格不入,遲疑了一下,大周王見狀頓時沒好氣地傳音罵道:「最後的機會,快上,愣著做什麼?」

白痴嗎?

至於蘇宇群毆對手……多正常的事!

又不是第一次幹了!

當他覺得,可以群毆的時候,他群毆對手,從沒含糊過!

當初,西王妃就是被一群強者群毆到肉身爆炸的!

紅月幾人真有些不太適應,因為蘇宇之前表現的太猛,我一人可橫斷萬古,結果打到了最後一人,他忽然喊著群毆……不太適應!

你要是一開始就群毆,大家反而習慣了。

紅月、血影他們儘管不太適應,可看到其他人都併肩子朝外殺,他們也不再猶豫,迅速朝那邊殺去,殺百戰……說實話,畢竟追隨了多年,下不了手。

殺虞……百戰恨她,他們也恨!

更恨!

既然如此,那也別講什麼道義了,那就群毆好了,單獨一個人面對虞,這些人現在有些跌落境界,一個個的,大概也就兩三拳的事。

可是……咱們人多啊!

很多!

而且在蘇宇天地,還是有增幅的,其實削弱的也不算太多,倒是出去后,大家會被削弱不少。

「殺!」

「殺她祖宗的!」

「干她!」

「……」

眾人吼聲不斷,粗鄙無比,粗鄙聲自然是巨斧這些人傳出來的。

而虞,此刻真的變了臉色。

「蘇宇,你一點臉面也不在乎嗎?」

蘇宇眯眼笑道:「殺了你……誰知道啊!」

真是的!

我要臉啊,但是知道我不要臉的,都被我殺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人,那我就是很要臉的人,這個道理都不懂?

真蠢啊!

難道大周王他們還敢在外面說我不要臉?

蘇宇齜牙笑著,下一刻,忽然,天地縮小,一個個環圈浮現,將虞困在了其中,蘇宇淡淡道:「不要貼身,太危險了!有隕落的危險!遠程攻擊!」

「布陣!」

蘇宇指揮著,笑著,「分列六方,前後左右上下,一方兩位規則之主,都給我遠程攻擊,打!我來用天地鎮壓她,給我磨死她!」

「蘇宇!」

虞暴怒無比,如此一來,她連殺人都別想了。

蘇宇不理她,當她不存在,此刻,也是迅速抽調四方力量,氣喘吁吁道:「這傢伙,真強!不好弄死,完好無損的弄死她,難度更大!」

「所有控制系強者,和我一起控制她!」

「所有攻擊系強者,都給我用足了力量去殺!」

「速度!」

「她兒子也許要來了,快點,趁著她兒子沒來之前,殺了她,殺完了,殺她兒子,一家人整整齊齊的……」

轟隆隆!

蘇宇天地鎮壓!

而此刻,控制系的強者,還真不少。

天命侯眼中浮現出一條線,那線,迅速纏繞四方,封鎖虛空。

大周王操控忍耐之道,也不斷低喝,鎮壓虞姬,其他人,也各自列隊,在四面八方遠程攻擊,這種打法,一般很少出現,軍中倒是不少,但是強者交戰,倒是很少見的。

可蘇宇……他其實就算軍中之人,大夏府,幾乎人人皆兵,在學府中,也經常教這樣的軍陣!

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出戰,還是跟著南元的緝風捕快去做任務,當時,一群千鈞對付萬石,就是這麼對付的!

被圍在中間的虞,怒吼連連,一桿長槍被揮舞的水泄不通,手持長槍的她,怒吼不斷,一槍扎出,炸的四周封禁破碎!

可是很快,封禁就恢復了!

蘇宇親自鎮壓,壓力還是極大的。

不但如此,其他人,那是十八般兵器,全部往她身上砸!

南王之前被她一槍逼退,現在還憋著火,女人心眼可是不大的,大道之鞭,那是噗嗤一聲,抽裂虛空,就朝她臉上抽打!

砰地一聲,擋住了肥球靴子,卻是沒擋住南王的鞭子,一眨眼,她臉上多了一道血痕!

「你該死!」

虞暴怒無比!

「你們在找死,你們在褻瀆偉大的人祖後裔!」

她是人祖後裔,而且傳承的代數不多。

此刻的虞,感受到了壓力,滔天的壓力,死亡的壓力。

蘇宇這邊,規則之主太多了。

巨斧、天命、南王、紅月、大周王、血影、死靈帝尊、鴻蒙都是規則之主斷道融入,南王其實已經掌控此地規則大道,都不算斷道。

另外,嵐山、天火、琪王妃這些人,在這天地中,也是強大無比,隨著蘇宇天地變強,大家在天地中的戰力,都達到了一個極限。

這時候,這麼多強者聯手圍殺她,眨眼間,她鎧甲破碎,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胸部。

很大!

蘇宇看了看,笑眯眯的,一旁,星月虛影忽然道:「你太無恥了!」

蘇宇一愣,「什麼?」

圍殺她很無恥嗎?

星月還真是頭髮長見識短!

我當然要圍殺她了,難道單打獨鬥,然後說,我一人單挑你……我有病啊!

星月也不說什麼,迅速道:「我要走了……那邊戰況不是太好,萬族這些年損失的規則之主不多,反而後晉一批,比上古還強……人族這邊,損失卻是不小……你小心!」

話落,她虛影開始消散,蘇宇微微變色,倒不是星月要走,而是急忙道:「扛不住了?那人皇的天地,豈不是要收縮回去了?」

「我怎麼知道!」

星月不滿的聲音,隱約傳來,問這個,多無趣,你都不問問,我在那混的好不好?

蘇宇哪管這個,急忙吼道:「別急著走,讓修鍊肉身道的人王,那些還沒死的小心點,過些時日,我可能會把其中的力量抽離大半……讓他們做好準備……當然,我會給他們留一些的……記住了,別忘了,大事,不然死了人王別怪我沒提醒!」

「知道了!」

嗡地一聲,時光長河蔓延而來,星月虛影消失!

雖然很想再看一會,可是不行了,長河之力太兇猛,她再不走,本尊都要出事了!

而蘇宇,這才喘息一聲,急死我了,你要走,不早點說,害得我差點忘了提醒你。

內圍,虞暴吼連連,瘋狂朝外廝殺,卻是無法突圍!

這一刻,虞怒吼一聲,帶著憤怒和咆哮:「蘇宇,你別逼我和你魚死網破!我乃人祖嫡傳,人祖曾留下一些力量,雖然不強,對付你這殘破天地卻是足夠了,你難道想和我同歸於盡?」

蘇宇一怔:「真的假的?」

「廢話!」

虞怒吼一聲,長槍忽然破碎,露出了其中的真實模樣,那是一根竹竿,很細長,虞憤怒道:「此乃人祖帶領人族,走出絕地之時,所用之物!昔年,人祖篳路藍縷,一路帶著人族,走出了絕地,稱霸了諸天……此物,乃是人祖早年常用之物,比人皇的星宇印更強大!」

此刻,蘇宇的確感受到了一些浩瀚的力量存在!

那股力量……怎麼說呢,其實和星宇印、人主印的力量有些類似,但是又不太相同,的確很強大,當竹竿出現的瞬間,一股浩瀚的力量傳盪四方。

四周圍攻的一群人,忽然都有些心驚膽戰。

那股力量……很神聖!

很威嚴!

漸漸地,隱約甚至可以看到一副畫面,一位老人,斬荊披棘,竹竿探路,敲打一些出沒的野獸蛇蟲,那隱約可見的畫面,讓人震動。

一些人,甚至心神震蕩,有些被威懾的樣子。

蘇宇看了一眼,他看的比別人還要清晰,他甚至看到了那老人的樣子,老人很疲憊的樣子,手持竹竿,正敲打著一頭搗亂的小野獸。

蘇宇仔細一看……好像陷入了混沌之中!

他再仔細看去……吸氣!

哪那是什麼小野獸,那是一頭斑斕猛虎,強大無比,在老人面前,卻是顯得格外小,被一竹竿敲的頭破血流,甚至大道之力溢散!

隱約間,蘇宇甚至明悟,這是一頭混沌獸類,可能……可能有規則之主的實力!

而老人,如同驅趕一般的搗亂野獸一般,就這麼輕飄飄地一竿子敲的對方頭破血流,倒飛出去,半天都爬不起來!

「好強!」

蘇宇震動,好厲害!

這……還真是打規則之主跟打孫子一樣啊。

人祖!

這是什麼時期的人祖?

應該是早期的,沒聽虞說嗎?

早期,人祖才用這玩意,就如同早期人皇統一諸天之前,用星宇印一樣!

「百戰難道看的就是這個?」

蘇宇心中想著,是很強大,這麼強大的人祖……蘇宇都覺得,上古末期的人皇他們,真的比人祖強大?

打規則之主,是這樣的?

好厲害啊!

而且,好像地位越高,或者說人族氣運越濃,看到的越清晰,蘇宇餘光掃過,他發現,其他人影響不大,倒是有幾人面露恐懼之色,滿頭大汗。

大周王如此,藍天如此,萬天聖如此……

反而是其他氣運不強,實力一般,或者外族之人,倒是感受不太明顯,只有一些震撼之意。

「人祖……」

蘇宇喃喃一聲,也是,人祖是人族在太古時期的領袖,越是人族氣運昌盛,看到的越清晰,也是正常的。

而就在這一刻,蘇宇忽然感覺又變了!

一下子,他好像成為了那頭猛獸,而就在這一刻,他眼前一花,一根竹竿,打在了身上,砰地一聲,蘇宇覺得自己要死了!

大道斷裂!

強悍無比的肉身,在龜裂,整個內臟都被震的碎裂!

死亡!

這一刻,他好像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真正的死亡……他好像切身體驗了一把,被人祖一竹竿敲擊的感覺!

……

下一刻,蘇宇眼前一花,再次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還在圍殺!

竹竿,倒是還在,可沒了之前那種強悍無比的威壓,虞也是臉色發白,好像剛剛是她故意爆發的,此刻,卻是有些支撐不住,不得不中斷了爆發。

虞冷冷看向蘇宇,冷笑道:「放我走,蘇宇!」

蘇宇一臉發白,看著竹竿,虞以為他害怕了!

而蘇宇,卻是吸氣,不斷吸氣:「厲害,真厲害,這竹竿……至寶!卧槽,給你,真的浪費了!不行,我要這個,我一定要這個!」

蘇宇咽口水了,有些瘋狂:「比星宇印還要厲害,還是攻殺性的兵器……天,人祖的寶物,好東西啊!給我殺了她,今天她兒子來了也救不了她,她爺爺來了都沒用!」

蘇宇暴吼一聲,怒道:「看什麼,大周王,你們聾了?殺!一定要殺了她!大不了死了,我想辦法為你們復甦!這東西,是寶物!我他么都被牽引了進去,體會了一把死亡的感覺……真爽,好些天都沒體驗了,上次還是開天的那次,都過去兩個月了!」

虞愣了一下!

蘇宇卻是一點不發愣,吼道:「快啊!」

死亡的感覺……真爽!

可惜,不能睡覺,和上次一樣,感覺時間停止,可以睡一覺。

至於死亡危機……切!

蘇宇壓根沒在意,我他么從小被時光冊弄的都快瘋了,死了幾千次,上次更是真正意義上體驗死亡的感覺,說實話……也就那樣!

第一次體驗死亡……那會惶恐的,很害怕!

蘇宇有這樣的記憶,那是第一次做夢,嚇得他發燒了好幾天,神志不清,徹夜難眠,差點把自己熬死了,都不敢睡覺,心理陰影!

第二次……差不多,也很害怕!

第三次,還是害怕!

第四次,第五次……一直到現在,蘇宇只想說,去你大爺的,啥玩意,不就這種感覺嗎?

習慣就好!

習慣,才是最可怕的力量。

百戰難道是被這個嚇到了?

蘇宇想了想,也許就是!

那時候,也許百戰真的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死亡的感覺,後來再被虞一震懾,可能真的被嚇到了,人祖那強悍無比的力量,讓他如何敢反抗?

百戰遇到虞的時候,可能只是天王,那竹竿的效果更強,加上還是九代人主,氣運最強,最巔峰的時刻,看到的東西恐怕不會少!

這麼一想,蘇宇倒是有些理解了。

可是……可是也沒什麼吧?

我一個小孩子,小時候體驗一下死亡,也沒見我嚇死了啊!

蘇宇無語了!

我他么6歲開始體驗,也沒見我就被嚇死了,這不也熬過來了嗎?

蘇宇還在想著,而虞,卻是臉色變幻了一下,因為她看到了更讓人驚悚的一幕,隨著蘇宇的怒吼,大周王他們原本有些害怕的,可忽然,好像打了雞血一般,紛紛怒吼,朝她殺去!

蘇宇也繼續吼道:「快點,殺了她,一定要奪下那個竹竿!好寶物,我都想好了,一定要給敲碎了,融入我的天地,給巨竹侯或者三月用,我的天,三月,你和巨竹給力點,我這可能會出一個至強者!」

「你倆誰猛,我送誰,不然送九月了……」

「吼!」

三月瞬間身軀壯大,這一刻,巨竹侯也是,下一刻,九月身軀陡然壯大,比巨竹侯都大!

三月憤怒無比,怒吼道:「你倆混賬東西,九月,你這不肖子孫……」

九月居然也要搶!

打死他!

而巨竹侯,卻是不理他,悶不吭聲,手持大竹子,瘋狂無比,朝虞劈砍而去!

打死你!

而就在這時候,一聲怒吼,響徹天地,「我的!陛下,我的!」

天滅陡然化身巨猿,怒吼咆哮:「我也是用竹竿的!陛下,我也是啊!」

轟隆隆!

他化身巨猿,最後的機會了!

我要變強啊!

我不能這麼下去了,我太慘了,我要強大啊,我要殺了虞,奪取這竹竿,成為我的大道至寶啊!

我要成為至強者啊!

蘇宇都說至強者,那顯然,一旦融入天地,可能會出一位僅次於蘇宇的頂級強者!

天滅想著,我的大棒之道……那和竹竿有區別嗎?

沒有啊!

我要殺!

「天滅十八式!」

「滅天滅地滅蒼生!」

轟隆隆!

一根大棒,剿滅天地,橫掃虛空,天滅瘋了,轟隆隆巨響,大棒打在了虞身上,虞稍微一抬竹竿,天滅那來自仙戰侯的大棒,居然一下子被打成了兩截!

而天滅,不驚反喜,瘋狂笑道:「我的,一定是我的!」

太強了!

可這一刻,競爭對手太多了,三月,巨竹,九月,紛紛爆發了!

那邊,四月、五月、六月、八月,都紛紛舉起大竹子,瘋狂朝這邊殺來,四月也是眼珠子都瞪裂了:「我也行的,我也可以!我也會!啊打,打啊!」

「……」

這瘋狂的一幕,看的蘇宇都目瞪口呆。

我……就那麼一說。

這食鐵一族,都瘋了啊!

除了圓月稍微矜持點,其他食鐵族,這是都瘋了啊,天滅也瘋了,這可是三等頂級的規則之主,不是三等合道!

蘇宇就算壓制了對方,對方也很強大的!

你們……不怕全軍覆沒嗎?

而虞,比蘇宇更懵,一時間都被打蒙了!

他們不怕人祖嗎?

她忍不住了,怒吼一聲:「人祖威嚴,你們真的無所畏懼嗎?」

非人族就算了,人族這邊,也不怕嗎?

怕啊!

可此刻……有人沒忍住,小聲道:「陛下更可怕!」

「……」

蘇宇眼珠子一瞪,誰?

胡說八道!

我可怕?

我是仁義的皇者!

和人皇一樣,對屬下,對子民,都是仁愛無比,誰敢造謠?

蘇宇眼珠子瞪的老大,誰敢造謠我?

他死死盯著一人,盯著滅蠶王,盯著這個現在居然到了天王,倒是存在感很低的傢伙,怒道:「你敢造謠?」

「……」

滅蠶王臉色一白,我沒有!

胡說!

不是我說的!

「打死她!滅蠶,你上!」

蘇宇怒喝一聲:「用你的時光,給我踢她,踢她回到衰弱期,速度,隔空踢!」

「……」

滅蠶王咬牙,瘋狂踢腿,整個虛空都被他踢爆了,這一刻,虞都隱約感受到了一點異樣,時光好像在流逝,但是很緩慢!

對她的影響,不算太大!

而滅蠶王,累的直喘氣!

差距太大了!

玩我呢!

我這怎麼踢的動啊?

可是……不敢不踢啊!

蘇宇心眼不大的,這要是不出力,他毫不懷疑,不久后,他在當年的某件事,會鬧的人盡皆知,不但如此,可能青史留名!

罷了,當我嘴賤!

我說句大實話罷了,居然被聽到了,剛剛那些混蛋,居然都沉默不吭聲!

老實人就是悲慘!

……

虞是真的無法置信!

蘇宇,比人祖可怕?

好吧,其實是因為他們影響不算太大,主要威力被蘇宇承受了,而蘇宇……沒在意這個,加上蘇宇的確挺可怕,起碼在某些人眼中,真的比人祖有威懾力!

既如此,自然無法影響到他們太多。

「蘇宇!」

虞怒吼一聲:「你逼我魚死網破嗎?我一旦真破碎了此物,你這天地,都要損毀七成!」

蘇宇臉色一變:「嚇到我了!」

一下子,他急忙拉扯,「謝謝提醒!人死了可以復生,天地滅了可就完了,好在人皇天地還沒退走,謝謝,我先把人皇天地拉到你附近……你炸人皇的,別炸我的,拜託了,反正他不要了!」

虞一怔,下一刻,面露絕望!

蘇宇……對,他有兩重天!

一層是蘇宇的,一層是人皇的,這人皇的天,還沒消散呢!

而下方,大周王幾人,心中暗罵一聲,這也太不是人了,人皇的天就能炸了?

蘇宇才不管這個,笑呵呵道:「給我打她!虞,你現在主動交出來,自己斷道,我饒你不死,否則,呵呵,你想用什麼手段來逼迫我,隨你便!」

「你要自爆這竹竿……我也隨你,人皇的天放著也是放著,你給炸了,我順手給融了,都不需要通過人皇同意了,求求你,炸了吧!」

蘇宇喜滋滋道:「拜託,求你了!自爆吧!你自爆,再自爆竹竿,百分百可以炸裂人皇的天,一般人還真不行,你給炸斷了最好……」

蘇宇說著,心中一動,忽然道:「別急,稍等,在這炸,未必炸的斷,我帶你去天河口,那邊炸,百分百能炸斷!你別急,稍安勿躁,我搬一下天地,很快的,一定很快……拜託了!」

說罷,蘇宇說干就干,暴吼一聲,忽然,化身巨人,拖著一個巨大的天地,暴吼連連,朝道源之地那邊飛,速度不快。

蘇宇暴吼道:「再堅持一會自爆,求你了,一定要炸在天河口,對準了,不然真的很難炸斷,人皇很強的!他開的天雖然是殘次品……可是,一般人弄不斷的!這樣,你也賺了,要不然,你炸了也白炸,炸天河口,你可以炸了人皇的道,你死了,都可以自豪一下,說我炸了人皇的天,直接就給炸斷了!」

「……」

安靜!

這一刻的虞,絕望,安靜,沮喪,崩潰,瘋狂……

太多的情緒,在衝擊著她!

因為……蘇宇認真的!

他都不打她了,他跑去托著天地,真的朝道源之地那邊飛,雖然很慢,但是蘇宇還是堅持不懈地朝那邊飛,邊飛邊吼:「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稍等,活一會算一會,自爆的早,死的早,一點建樹都沒,再等等!」

「當我求你了,拜託姐姐了!」

「……」

虞姬要瘋了!

「姐姐不好?嫂子行嗎?我和百戰兄關係很好的,我錯了,我早知道,我應該打死月羅,不該給他們當一對死**妻的,我對不起嫂子,嫂子別急,我一定挖墳,不,我一定把他們挫骨揚灰,狗男女,該殺!」

這一刻的虞,徹底絕望了!

蘇宇,是瘋子!

真的瘋子!

徹頭徹尾的瘋子!

他是真的不在乎什麼魚死網破,因為魚死了,網破不了!

炸的,也只是人皇的天!

和他蘇宇有啥關係?

你愛炸就炸,只求你炸的晚一點,等我拖著天地到了天河口再說。

當你遇到蘇宇這種人,你的一切手段對他都沒作用,任誰,都會絕望的!

而就在蘇宇扛著天地,奮力朝那邊飛的時候,一道感慨聲響起:「宇皇,何必呢!」

蘇宇頭也不回:「大侄子,別來這套!正常點!跟我裝十三的,我一般很快會打死,你要是想,我可以成全你!」

「宇皇……還真是直接!」

一聲笑聲傳出,下一刻,一道人影在天地邊緣浮現,騎乘著一頭巨大的妖獸,如同鯤鵬,看向蘇宇,開口道:「我母親……」

「斷道,融入我天地,交出竹竿!另外,你把人族的肉身道全部讓出來,讓你母子團聚!」

遠處,那青年盤坐在巨獸之上,輕聲道:「宇皇就不怕,此刻我殺進去,你真能擋住嗎?」

蘇宇笑呵呵道:「你試試看!大侄子,你要是不敢進來,我就當你是放屁!你要是敢,你就直接進來!」

「那……用信息來換如何?」

青年笑道:「第一,天門所在的位置!第二,武皇的性命!」

蘇宇笑道:「你要是能殺武皇,我算你牛叉!那白痴,大概被你甩了,現在還在混沌中瞎轉悠!至於天門位置……呵呵噠,不是我們的天門能化真門,就是在時光長河兩側,白痴,你跟我賣情報?」

「……」

安靜!

絕對的安靜!

此刻,蘇宇回頭,那巨獸上,青年周稷,面色凝重了許多,半晌,開口道:「宇皇……果然是天地十萬年來第一人!」

蘇宇嗤笑一聲:「你跟我玩套路?」

蘇宇冷笑道:「你在混沌中跟古獸玩一下還行!教你的都是些什麼人?長青,假謀士!長眉,舔狗!武極,假莽夫,真白痴!紅月和血影,智商一般,想當古代的錚臣,又缺了點腦子!太古巨人王?別鬧,一個傻子!你媽?也別鬧,腦漿子都是漿糊……」

蘇宇冷笑道:「都不敢丟到萬界去培養的,暗地裡培養,能養出什麼腦子來?抱歉,我雖然比你小,可你蘇爺爺我,從小就斗到大,關鍵在於我還沒背景,都敢欺負你,你呢?你就算培養,大家知道你是太子,誰敢欺負你?糊弄的就是你這種太子!」

「……」

好一番鄙夷!

周稷微微一怔,笑了笑,點點頭:「也許吧!」

蘇宇也笑:「你爹被我打死了!」

周稷想了想,沉默,點頭,「我知道!」

周稷還算平靜:「他……其實和我不算太熟悉……感情的話,也只能說一般般,我只是他和母親意外之下的產物,或者說,他們生我,其實是有目的的!我也算是他們的棋子……這些我懂,只是不太願意去理會罷了!」

「他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培養我,讓我強大起來,肉身強大起來,可以承接人祖的意志……」

周稷笑了笑:「這些我都知道,懶得去說罷了!他們偏偏以為我不知道,可我……不太喜歡參與這些!你以為魔族那邊的承接之法,是為誰準備的?摩多那,你應該認識,魔族那邊,魔皇之前想讓摩多那,承載他的三身……其實,這功法是我母親他們傳遞出去的……」

蘇宇一怔,這個他還真不清楚!

而天地中,受傷的虞,也是心中一震,駭然道:「你知道!」

周稷笑著點點頭:「我知道!」

他看向蘇宇,「很多東西,其實不是無端端的來的!比如魔族之前想復生死靈,其實也是一種嘗試,嘗試著,能否復甦一些強者,接引回歸生靈界域,當然不是當打手,而是當養料,開啟地獄之門!」

「比如摩多那這些人,當成天才培養,其實也是為了試驗一下,意志力覆蓋,是否能佔據身軀……實驗效果還不錯的樣子!」

「神族和仙族,很少會真的這麼做,只是做個樣子罷了,魔族……是真的試驗過很多次的!」

周稷輕笑道:「這一切,其實我都看在眼中,我知道,他們是想萬無一失,為我準備的!若是人祖本尊接引不出來,那就先接引人祖的意志力,而我,現在也是上古時期的三等巔峰規則之主……人祖降臨瞬間,我就可以突破到二等,甚至……一等!然後一切都好辦了,那時候,我的實力,足以橫掃一切了,可以強行打開地獄之門了……」

他笑容平和:「這一切,我都知道,也都懂!可是……父親大人,和你之爭,是人族內部之爭,人主之爭,我若插手,恐怕無轉圜餘地,但是母親……和你還沒仇恨到那個地步!」

「宇皇,你看,能否讓我報了母親的生育之恩?」

周稷輕聲道:「竹竿,你可以拿走……」

「不可以!」

此刻,虞憤怒無比:「稷兒,你殺進來……打破這天地,他奈何不得我!」

周稷嘆息一聲:「母親大人,我救你,是為了還生育之恩!否則,宇皇的事迹性格我也知曉,他會殺了你,奪了竹竿,甚至連你的屍體都會融入他的天地……他不會放過你的!」

「現在,母親大人交出竹竿,而我,也為母親大人付出一些代價,我會主動斷去人族的肉身道,算是彌補宇皇的損失……如此一來,我母子二人,是否可以離開?」

蘇宇吸氣:「你……他么好危險的樣子!這不是大奸就是大善啊!你讓我想起了一個小夥伴,萬明澤,老萬他侄孫子,不是好人就是壞到了極致的那種……我想幹掉你了!」

這傢伙,蘇宇忽然覺得,得幹掉啊!

多危險啊!

老爹死了,他都不管的。

老娘快死了,他才出來了,而且,一口就是自己斷了人族的肉身道,交出竹竿,這些東西,可以說,一次性就把代價給到了極致啊!

而此刻,遠方那青年,周稷,忽然笑道:「蘇兄……還記得我?」

「……」

蘇宇一愣,再看,真愣住了,陡然看向老萬,而萬天聖臉色微變。

那青年,忽然化為了萬明澤的樣子!

老萬沉聲道:「明澤在天淵界……」

萬明澤沒死!

可是,這青年……

青年周稷輕聲笑道:「只是一些遮掩之法罷了,蘇兄說我不曾體驗過人間疾苦,還真不是!我也曾體驗過!我名為稷,我也想看看,嘗試著,如何去拯救這江山社稷!」

蘇宇這次真吸氣了:「你……你是萬明澤?」

「不算是……也算是!」

周稷笑道:「那非我本尊,一道意志力化身罷了!我本尊,大多時候都在混沌之中!」

人群中,萬天聖臉色不太好看,眯著眼:「所以,我那侄孫,被你殺了?」

「非也!」

周稷搖頭:「也許,我該稱呼你一聲二爺爺!體驗人間,體驗一切,殺人取代,並非什麼好辦法,一道神文催生,神文落地為人,自然就有了萬明澤……從一開始,萬明澤就是我,我便是萬明澤,並無殺戮……」

只能說,連懷孕生子都是假的,這傢伙一手操辦了!

而蘇宇,不由笑道:「真行!真可以!這麼說,其實,一開始,你都在觀察……」

「也不算是!」

周稷又笑道:「藍天,你也知道,他的分身切斷了聯繫,其實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我,也是一樣!我早已切斷一切聯繫,畢竟……人族,還有個大周王這樣的強者在,我也不會貿然分身主體聯繫,只是近日,才吸收消化一些所得所見罷了!」

蘇宇點頭:「所以,你殺了萬明澤!」

「那是我分身……」

「所以,你殺了萬府長的侄孫!」

「那是我分身……」

「所以,你殺了我至交好友!」

「……」

周稷沉默。

你說了算!

你和萬明澤,真的算至交好友嗎?

蘇宇就是在找茬!

而蘇宇,冷冷道:「這樣,你進我天地,和我切磋一番,我就答應你!」

「……」

周稷嘆息一聲:「宇皇,何必如此!我也非傻瓜,進了你天地,我還能出去嗎?」

他沉默一會道:「宇皇若是還不滿意……我和我母親,也可進入地獄之門,我知宇皇忌憚我們,在外攪了你的好事,我可以離開……也好去看看那人祖何等強大?也免得我母親,還想用我肉身去接引人祖!如此一來,也不傷母子感情!宇皇覺得如此,可否滿意?」

蘇宇眯著眼:「你篤定我殺不了你?」

「不,宇皇真要搏命,還是能做到的!」

周稷輕聲道:「我對宇皇,也非不了解,宇皇心狠手辣,真要爆了這天地,捨得耗費代價,我必死無疑!可宇皇不爆了這天地……殺我,還是很難的!至於武皇,此刻的他,恐怕還在找我,不知會耽誤多久,對宇皇而言,此刻,更需要的還是時間,否則,等武皇歸來,也許……時間來不及了!」

他露出笑容:「我知宇皇更在意大局……」

蘇宇齜牙:「不,我更覺得你很危險!所以……我決定了,殺了你,再說其他!」

轟!

蘇宇天地一丟,喝道:「你們繼續圍殺她,我去殺了這殺了我好友的孽畜!」

轟!

一拳打出,蘇宇直接出了天地,周稷臉色微變,也是一拳打出,雙方各退一截,蘇宇卻是暴吼一聲,再次一拳打出,周稷剛要出拳,忽然一震,轟!

下方,那古獸直接被蘇宇一拳打的四分五裂!

炸裂開了!

蘇宇很快笑哈哈道:「開個玩笑,不小心打死了你的坐騎,抱歉啊!這樣,竹竿給我,你斷了人族肉身道,你和你娘團聚,去地獄之門找你祖宗去,我這人,仗義,都不和你計算你殺我好友的事了!」

周稷臉色有些沉重,蘇宇齜牙,抖了抖眉毛:「自家人嘛,剛剛開玩笑的!」

就差說,我看你實力不差,我在外單打獨鬥,未必打的死你,算了,你老實把我要的給我,我送你走人好了!

周稷有些沉重:「宇皇剛剛若是可以壓制我……」

「你死了啊!」

蘇宇笑的燦爛:「那你肯定死了啊,我這不看你不弱嗎?我這人,現實的很,你不弱,那咱倆就是朋友啊,是吧,大侄子!」

周稷沉默一會,很快,也笑了:「那我還要多謝自己強大,否則……今日我和我母親,必死,是嗎?」

蘇宇笑著點頭:「聰明!大侄子真聰明!乖,讓你母親交出寶物,然後你斷了道,我就放了她,你娘倆去地獄之門吧!」

天地中,虞怒吼道:「不!稷兒,殺進來……你我聯手,他……」

蘇宇陡然變了臉色,「那就去死好了!」

轟!

這一刻,一股強悍的力量,陡然在天地中爆裂開,上百條大道之力,忽然炸裂,炸的虞遍體鱗傷,蘇宇暴怒:「殺了她!」

轟隆隆!

一眨眼,大周王他們瘋狂無比,殺的天翻地覆,蘇宇也是冷漠無邊,一條條大道之力炸裂開,炸的虞不斷吐血,蘇宇冷漠道:「付出了這麼大代價,她不死,你就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去贖她!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你要付出更大的代價,而她……也會受更重的傷!」

周稷嘆息一聲,看向蘇宇,「宇皇……一如既往的狠辣!」

真的太狠了!

「我將我父昔年剝奪的人族氣運,送還宇皇,巨人族留下的人祖氣運,全部融入宇皇天地……宇皇覺得夠了嗎?」

下一刻,蘇宇露出燦爛笑容,喝道:「好了,住手,怎麼對待我嫂子的?別打了,打死了,我大侄子要發火的!」

眾人瞬間停手,而此刻,虞渾身都是血,眼中滿是驚懼之色!

這一刻,她再也沒敢出聲了,她怕了!

蘇宇,是真的瘋子!

真的瘋子!

他一言不合之下,就爆自己天地中的大道,他瘋了!

這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哪怕虞,此刻也是驚懼無比,她想象中的蘇宇忌憚,完全是不存在的!

而周稷,其實料到了。

一般人,他真不怕,比如武皇。

其他人,哪怕實力達到了蘇宇這層次,他也不怕,可是,這是蘇宇。

蘇宇,其實早就瘋了。

或者說,一直以來,蘇宇都是瘋子,因為,他從小就被折磨瘋了,吸納了萬明澤的記憶,他有判斷,蘇宇就是個瘋狂而又冷靜到冷血的傢伙。

讀書人,只是他最後的門面。

撕下這層面具,蘇宇才是這萬界最瘋狂的人,任誰,被殺了無數次,也不會是一個正常人。

周稷知道這一切!

所以,他才不希望和蘇宇真的斗下去,斗下去,也許他和虞能贏,但是最後,一定損失比現在慘重的多,他和虞必死一人,或者都死!

和天古一樣,周稷寧願帶著虞,進入地獄之門,去看看地獄之門內的情況,也不希望和蘇宇在這廝殺下去。

這一刻,周稷見虞不說話了,嘆息一聲:「母親,交出竹竿吧!我怕宇皇翻臉……等我母親出來了,我會斷了我的人族肉身道……」

蘇宇齜牙:「我也怕你母親出去了,你也翻臉!」

周稷苦笑一聲:「不會的……我……還想見識一下更廣闊的天地,三門沒出,人皇未歸,宇皇不覺得,現在死了,太虧了嗎?」

「有道理!」

蘇宇點頭,笑了笑,齜牙道:「放人!」

「陛下!」

大周王他們震動,真放人?

一旦虞出去后,翻臉怎麼辦?

賭周稷不會翻臉嗎?

可虞不好說!

蘇宇笑呵呵道:「沒事,話放這,出去翻臉,那今日,不殺了這娘倆,我就不姓蘇!」

說的斬釘截鐵!

周稷沒說什麼,再次看向虞,輕聲道:「母親,交出竹竿!」

虞滿臉的不甘心!

可是……她還是交出來了,很快,她朝天地外飛來,咬著牙,出了蘇宇的天地再說!

至於要不要翻臉……她是想的!

當她飛出去的瞬間,忽然,周稷悶哼一聲,一股大道之力溢散,散入蘇宇天地,周稷輕笑道:「母親,我斷了人族肉身道……」

虞臉色鐵青!

她明白了!

兒子的意思是,沒必要翻臉,哪怕你出來了,可我此刻,受傷了,重傷!

他都沒給虞搗亂的機會!

而蘇宇,卻是眼神閃爍,蠢蠢欲動,我想宰了你!

周稷輕笑:「宇皇……沒必要,不是嗎?我入地獄之門……也許也可以提你探探路,何必呢?」

蘇宇壓下心中的殺機,露出笑容:「對,沒毛病!」

實際上,卻是因為周稷哪怕斷了道,蘇宇發現,他實力居然沒下滑太多!

周稷也露出笑容,下一刻,一方大印,落入蘇宇天地,「這便是我父親交給我的……如今,還給人族……也算替我父親,償還了一切!」

「人死了,一切……也該消除了!」

人死賬消,此刻,周稷將當年百戰剝離的氣運,也還了回來。

下一刻,他一把拉住虞,迅速朝地獄之門那邊飛去,聲音帶著一些唏噓:「蘇兄,你我,都只是這個時代的求存者,無需將敵意針對我……」

蘇宇笑了笑,目送他們離去,齜著牙,喃喃道:「扯淡,殺了你爹,你一點不動怒,殺父之仇……老子相信你才怪!」

若不是沒把握殺我,你早就動手了!

「是個狠角色!」

蘇宇笑了,「可惜……」

沒再說下去,而身邊,多了幾人,大周王沉聲道:「陛下沒把握拿下他?」

「有……但是你們可能都要掛,我嚇唬他們的,我能捨得你們死?」

蘇宇笑容燦爛,帶著仁慈的笑容:「我愛民如子,愛兵如子,我的戰友們,我愛你們,我怎麼捨得你們去死,復活,現在很難的!兵不血刃鎮萬界,何必打打殺殺,豈不是白死了?他們去了地獄之門,那一切好說!」

一群人悶不吭聲!

你別笑啊,笑的我們心裡發寒!

而遠處,地獄之門震動,下一刻,周稷帶著虞鑽入了地獄之門,周稷聲音再次傳盪而來:「蘇兄……抱歉啊,我騙了你,武皇快回來了!」

蘇宇咧嘴,笑道:「我知道,可武皇是個白痴,他回來了,覺得你厲害,也許會對我出手,你知道嗎?」

周稷聲音一滯,下一刻,武皇聲音傳盪而來,帶著憤怒:「艹,真他么狡猾,都快比得上蘇宇了,不如聯手去殺蘇宇……」

轟!

周稷最後一刻,只看到蘇宇帶著一群人,迅速朝武皇那邊打去,蘇宇怒喝聲響徹天地:「打死這孫子!」

轟!

爆鳴聲響起,而周稷來不及看了,他已經消失了!

地獄之門顫動,再次徹底封閉!

周稷最後一刻,也許後悔了,武皇……不是蘇宇的人?

不可能啊!

那我付出這麼大代價,豈不是……全白費了?

蘇宇騙我的,對,他擅長騙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3章 瘋子最可怕(萬更求訂閱)

8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