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武夫!(求訂閱)

第824章 武夫!(求訂閱)

蘇宇騙了周稷嗎?

不太算。

武皇這人,蘇宇不確定他幫誰,但是武皇這傢伙,任何人都不敢確定他不是蘇宇的人。

剛剛和周稷談判,周稷其實知道武皇要回來了,所以很著急,其實蘇宇也有點,因為他的確擔心武皇這個白痴,忽然回來搗亂!

所以,周稷急著達成協議,蘇宇也急。

武皇有可能會履行承諾,也有可能不會,但是蘇宇到了這地步,其實不太願意去賭,沒那個必要。

必勝的局,何必去賭未知!

所以,他沒等武皇回來,就選擇了逼迫周稷他們離開。

要不然,武皇真的百分百幫蘇宇的話,蘇宇可能會選擇留下周稷,正因為不確定,所以蘇宇選擇了放棄。。。

此刻,周稷他們走了。

武皇回來了!

蘇宇一肚子的火氣,瞬間都發泄了出來,現在,萬界就你一個不聽話的了吧?

「打死他!」

蘇宇一聲暴喝,拖著武皇就往自己天地飛,其他人,紛紛上陣,這一刻,蘇宇麾下戰力可是極強的,打一個武皇還是可以的!

武皇臉色那叫一個好看!

「幹嘛!」

「蘇宇,你要翻臉?」

「蘇宇,別太過分了……」

武皇此刻也急了,好多人啊!

艹!

好多規則之主!

什麼個情況?

我才出去一會而已!

轟!

他被拖入了蘇宇天地,大家一起對著他轟,他被迫倒飛到了蘇宇天地中,一到蘇宇天地中,武皇徹底變了臉色!

完蛋!

這一刻,武皇明顯感受到自己實力受到了壓制,而蘇宇一方,人人實力都得到了提升,尤其是蘇宇自己!

此刻的蘇宇,正在吞噬周稷留下的那些氣運之力,也在吞噬周稷斷掉的人族肉身道之力。

還在消化之前沒消化的一切!

人皇的天,漸漸在散去,但是蘇宇的實力,衰弱的不是太厲害。

人皇的天覆蓋的時候,蘇宇具備了二等規則之主之力,此刻,隨著人皇的天,漸漸散去,蘇宇的確在衰落,但是並未衰落太多。

嚴格來說,此刻的他,在這,好像還能保持二等。

當然,比之前稍弱一些。

但是,若是吸收一切所得,也許就和之前差不多了,這代表,蘇宇這一次的收穫,可能抵得上人皇天地對他的加成。

相當於賺了一個殘缺的天!

其實已經是極大的收穫,甚至超乎想象,這天地,哪來的那麼多天給你去吸收。

蘇宇開玩笑一般,一邊吸收著一切力量,一邊笑呵呵道:「別打太狠了,和武皇玩玩就行,武皇好歹是人族……」

聽蘇宇這麼說,其他人倒是沒再瘋狂,不過一個個也是雀躍無比,先打再說!

武皇見狀,也是鬆了口氣,罵罵咧咧道:「老子怎麼了?不是幫你去對付那個周稷了嗎?這是翻臉不認人了?」

蘇宇笑了笑,沒說什麼,繼續吸收消化。

肉身道,這一次蘇宇天地的肉身道真的提升許多。

百戰、周稷都是肉身道強者。

兩人這一次,都斷了人族的肉身道,可以說,人族的肉身道之力,這倆起碼佔據了三分之一以上,而那些上古肉身人王,也佔據了不少。

只剩下那麼一點點,再供無數人族修者修鍊。

現在,這倆斷道,大量的肉身之力,壯大著蘇宇天地中的肉身道之力。

那些人族的強者,之前修鍊肉身道的,斷道后,繼續融入蘇宇天地,繼續修鍊肉身道的,明顯都提升了一截!

這樣的修者,不少。

人族之前那麼多永恆,修的都是肉身道,後來一些人改道,一些人卻是無法改道,只能繼續修肉身道,蘇宇之前天地中的肉身道還是很孱弱的。

前方,一群人打的熱火朝天,倒是沒下死手。

蘇宇卻是在繼續不斷地吸納力量!

眼中,閃爍著瘋狂,很快化為冷靜。

周稷說蘇宇瘋了……蘇宇不覺得自己瘋了,瘋子一般也不會承認自己瘋了。

我是個讀書人……讀書人豈會是瘋子?

瘋,也只是給別人看的,不是嗎?

蘇宇向來不覺得自己是真瘋!

他覺得自己很正常!

正常到大家以為他瘋了,那只是其他人不夠正常罷了。

實力,一點點攀升。

那邊,打著打著都有些無趣了,大家其實都想靜下心來,好好體悟一下,不過蘇宇沒下令,大家只好繼續打。

武皇也一直罵罵咧咧的,幹嘛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宇肉身一震,肉身瞬間比之前強大了一截。

此刻,天地中的遊離規則之力,被蘇宇吸納了大半,整個天地,再次擴張了許多。

而蘇宇的實力,到了這時候,比之前可能稍弱一些,但是差距不算大,應該還處於二等規則之主的地步,開天者的恐怖,到了此刻,這才彰顯了出來!

開天,兩個月!

兩個月,蘇宇從天尊實力,跨入了二等層次,當然,這是指在自己天地中,在他的天地中,蘇宇其實已經達到了當年一些皇的地步!

可怕無比!

強者開天和弱者開天,此刻,也有一些差距顯示了出來,強者開天,如人皇,開了一個二等規則之主的天,這天,其實幫助不算大,只能說一個輔助,後期強大了,才能算開天者。

而弱者,如蘇宇,日月境界,天尊戰力去開天,短短時間,這天地達到了二等規則之主的地步,對蘇宇而言,這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所以,蘇宇的實力提升是極其快的,人皇他們開天,一開始卻是幫助不大的,所以哪怕人皇開了天,他也不會貿然斷了自己的道,人皇一定還修了一條極其強大的道!

他的天地沒開到完善的地步,他是不會斷道的,斷了,他就受到局限了,比如蘇宇,其實也受到了局限,他的天地無法挪移太遠,那他出去了,其實也就三等規則之主。

人皇沒動自己的天地,是因為一旦挪移了,他的天地就廢了不少,比蘇宇這邊還差點,蘇宇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一個小循環,天地自給自足,人皇還想藉助時光大道,填充他的天地。

「二等……」

蘇宇喃喃一聲,這是上古末期,明王他們這些人的戰力,當然,他們可能處於二等巔峰之類的,但是應該算是一個層次了。

可無數年過去了,哪怕他們在時光長河中,流速沒達到10萬年,可不斷的戰鬥,不斷的廝殺,直接就在時光長河中,直接就汲取規則之力,蘇宇覺得,這些人都應該有提升的。

「他們也許都達到了一等了!」

「戰王這些三等,可能都達到了二等了……」

蘇宇判斷了一下,可能性很大的。

所以,自己出了天地,只有三等,若是去上游,三等規則之主助戰……其實幫助有那麼大嗎?

何況,自己天地中,一群人現在都是規則之主,但是出去了,卻只能算是一些五等規則之主,正常情況下,四等才是標配,五等只是一些弱小的肉身道人王,他們才算是五等,或者掌握了一條小道,才算五等。

就是月戰、混沌龍他們這些傢伙的實力,這就是當年人皇他們定義的五等規則之主。

打天尊倒是可以,能殺天尊,打規則之主,卻是難上加上。

蘇宇不斷思考著,此刻,他的氣息漸漸穩固下來。

而不遠處的武皇,其實戰力也很強大,蘇宇甚至也隱約察覺到,這傢伙被封印多年後,此次解封,可能很快會晉級,封印太多年了,這傢伙哪怕沉眠、瘋狂,大道也在主動吸納一些力量。

二等,恐怕也快了。

達到了二等,這傢伙出了蘇宇天地,還是萬界第一人!

所以此刻的武皇,倒也不慌,罵罵咧咧的,但是也不著急,看蘇宇這意思,也沒要和他作對的準備。

……

然而,這一刻的蘇宇,眼神閃爍。

武皇……是個麻煩了!

之前解封武皇,那是蘇宇主動製造懸念罷了,讓百戰、萬族、罪族,都不敢相信武皇不是蘇宇的人,事實上,這一招,成功了!

很成功!

沒人相信,蘇宇解封武皇會沒有任何安排,因為大家都覺得,蘇宇是個超級聰明人!

而蘇宇,也正是利用這種手段,讓大家不敢去接近武皇,不敢相信武皇!

這才是賭!

但是很顯然,蘇宇賭贏了,聰明如周稷,照樣被蘇宇耍了一次!

武皇去找他,其實也是蘇宇一再蠱惑和慫恿。

武皇出關第一天,蘇宇就在說,不要去混沌,那裡有個天下第一人,你去了,小心被殺!

對武皇這樣的武夫而言,無論如何,都要去試試周稷的水才行的!

除非,他確定對方真的很強,很難拿下。

而周稷,作為聰明人,顯然是不太願意和武皇交手廝殺的,所以用計策甩開了武皇……而這,便是蘇宇希望看到的結果!

其實這樣的結果,很符合他的心意。

不過,到了現在,武皇的利用價值沒了,而且,還成了蘇宇統一萬界的阻礙!

下一刻,蘇宇眼神恢復了平靜!

我需要的,是一個不可違逆的萬界!

我需要的,是一個安靜的大後方。

他倒是不怕什麼,就怕自己帶走了大量強者后,會出現一些變故,導致人族滅族!

百戰那麼坑的人,都沒把人族坑到滅族,一旦在蘇宇這邊盛極而衰,從而滅族,那會讓蘇宇覺得,自己廢物到百戰都不如!

此刻,蘇宇站了起來!

……

武皇這時候還在罵人,一邊打,一邊罵。

「你們這些小蟲子,找死嗎?」

「還打?」

「若不是懶得殺你們,我早就殺了你們……」

其他人,也懶得理會。

就在這時候,蘇宇走來了,笑道:「武皇前輩!」

武皇看了他一眼,惱怒道:「趕快讓這些小蟲子滾開,煩人!」

「前輩……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

蘇宇笑了笑,武皇忽然感覺有些不太對勁,蘇宇的笑……忽然讓他察覺到了一些不妥,來自武者的危機感!

蘇宇輕笑一聲:「我對武皇,沒太大惡感!但是……我很快要離開萬界了,去幫人皇,也許武皇不會去的,也不會幫的,因為……雙方有仇!」

「幫自己的仇人,是很不爽的一件事,換成我,我其實也不願意!」

「推己及人,武皇如此驕傲的一人,恐怕更不願意,大概是不願意去幫忙的……」

武皇心中忽然有些發寒!

而四周,大周王這些聰明人,也是臉色微變。

「多謝武皇剛剛幫我拖住了周稷,嚇唬住了周稷……此舉,算是還了我幫武皇解封的人情,所以,我不欠武皇的,武皇,也不欠我的!」

武皇臉色徹底變了。

大周王他們,也瞬間揮手,帶著人撤離到了蘇宇後方,此刻,大周王看向蘇宇,帶著一些問詢和凝重之色,不復剛剛的玩鬧性質。

蘇宇輕笑道:「武皇其實對人族還是有一些歸屬感的……你不是百戰那種叛變人族的叛逆,所以對武皇,我也有幾分尊重!」

「作為前輩,此戰,我會全力以赴,給武皇留下最後的體面,送武皇歸天!」

對面,武皇臉色鐵青,看向蘇宇,沒有吭聲。

他聽懂了!

蘇宇……要殺他!

蘇宇一擺長袍,長袍化為金袍,人主印浮現,化為王冠,佩戴到了蘇宇頭上,一本書籍浮現,蘇宇拿到了手中,那是文明志,其實也是這個天地的核心。

蘇宇看向武皇,平靜道:「宇皇府,蘇宇!今日,在這,送武皇前輩歸天!非道爭,非誅叛逆,只是單純的不希望武皇,成為阻擾我的人!此乃人主所做之事,無關道義,無關傳承,只為……防後患!」

誅殺武皇!

這是蘇宇作出的決定!

武皇,已經成為他這邊最不穩定的因素了!

殺武皇,其實一開始蘇宇有過這想法,後來又覺得不需要,武皇其實也只是個倒霉鬼,是個莽夫,是個蠻子……

可是,到了這一步,蘇宇不是因為自己的喜惡,而是為了整個大局!

有時候,有些事,你不太願意去做,但是,你必須要去做!

武皇臉色徹底變了!

蘇宇,真的準備殺他!

後方,大周王欲言又止,其他人也是微微變色,武極這些武夫,都是臉色微變,剛剛大家還以為開玩笑,蘇宇也好像開玩笑,可這一刻……蘇宇不是開玩笑。

他要誅殺武皇!

對面,武皇臉色凝重:「你要殺我?」

蘇宇微微點頭:「我會給武皇前輩體面,此戰,我獨戰武皇前輩,在我的人生中,有人可以用,沒用,看我單打獨鬥,其實很少見!我一直覺得,勞心者不需要出力……但是,今日,我給武皇這個面子!」

武皇嘴角抽搐:「那……倒是謝謝了!蘇宇,你比人皇他們還狠!」

「不至於。」

蘇宇笑了,笑的如沐春風,「我若是真狠,現在對武皇,應該是圍殺!」

蘇宇一步步朝他走去,輕聲道:「讓我見識一下,太古霸主,武皇的強大!」

武皇面色凝重。

漸漸地,他感受到了蘇宇的氣息在強大,在壓制,在壓迫他,武皇瞳孔微縮,蘇宇,強的離譜!

隱約間,甚至讓他感受到了當年文王一筆點死一位規則之主的模樣,他有些恍惚,好像看到了當年的文王,笑容燦爛,一筆點出,一頭荒獸被殺,那是規則之主境!

今日的蘇宇,氣質倒是不太像文王了,可笑容,舉動,看自己的眼神,很像當年點死荒獸的文王!

武皇面色越來越凝重,漸漸地,他手中浮現出一桿長槍!

長槍如龍,好像在咆哮!

武皇不再罵人,帶著一些沉重,低沉道:「你想殺我,也要拿出你的本事!蘇宇,你的進步,讓我感受到了恐怖,但是……我乃武皇,為武而生,殺我,你也要付出代價!」

他是感受到了恐怖!

蘇宇的進步,快的無法想象!

可是……他是武皇!

為武而生的皇者!

長槍抖動,氣爆聲震蕩天地,這一刻的武皇,和剛剛的虞實力差不多,可能稍強一些,都是用槍,但是,武皇全神貫注之下,給其他人的感覺,好像明顯比虞要強大一些!

武皇冷冷道:「那就讓本皇,見識一下新一代人皇之力!」

「戰!」

一聲低喝,一桿長槍擊破天地,轟!

一聲炸裂般的聲響,噗嗤一聲,後方,無數人迅速倒飛,個個噴血,駭然無比!

武皇氣息爆發,帶著瘋狂,帶著強烈無比的戰意,帶著殺氣,帶著血腥之意,他是武皇!

太古混亂時期,殺戮四方,平定禍亂,鎮壓一個時代的強者!

那時候,人族混亂,和人族戰,和諸天戰,和萬族戰,他是人族排名前三的太古人族皇者!

他可不是虞!

虞,看似武夫,實際上卻是一直隱藏在暗中,真出手的次數,未必有幾次,不像他,在被封之前,幾乎就是在戰鬥中成長起來的。

而蘇宇,手中翻動著書頁,一道虛影浮現,和長槍碰撞!

轟!

一聲巨響傳出,長槍直接將魔祖釘死在了虛空,武皇氣息強悍,冷漠道:「魔祖?魔族之祖我沒見過,但是魔族上上一代魔皇,我見過,不但見過……他還是被我釘死在了魔界,你用魔道來殺我?太嫩了!」

此話,道出了一些秘辛。

也不算,他太古時期,征戰四方,殺戮四方,魔族的皇如何,他也是人族的皇者之一,釘死一位魔皇,不算什麼!

長槍槍頭震蕩,轟隆一聲,魔祖身軀炸裂開了!

武皇抽槍而回,瞬間避退,後方,仙祖出現。

「蘇宇,這些手段,太嫩,太弱!」

武皇冷笑一聲,長槍揮舞,掃蕩諸天,一槍捅破天地,長槍攪動,攪動的蘇宇天地都在顫動!

……

「好強!」

此刻,大秦王都忍不住震動,傳音道:「老周,武皇和剛剛那個虞,差不多境界吧?」

為何感覺,比剛剛的虞強的多!

「唯武最純!」

大周王有些複雜,傳音道:「武皇是殺出來的人族太古皇!他又不是虞那種躲在幕後的血脈強者!太古末期,諸天混亂,亂世才出人傑,才出了人皇他們!所以在這個亂世中,能打下名頭的,能稱皇的,哪有弱者!武皇是敗給了武王,可武王……那是號稱諸天第三的強者!」

諸天第一人皇還是文王,大家也不好說,這這倆,是第一第二,武王號稱諸天第三,獄王和明王他們都沒否認,也沒說什麼,也許是不屑,也許,武王真的比他們更強!

眾人都覺得,武皇太慘,被武王鎮壓的凄涼,也不想想,一般人,有沒有資格被武王鎮壓。

就連周稷,實際上真的很強,三等巔峰,結果,也不敢在混沌中和武皇交手,而是甩開了他,可見,忌憚還是很大的。

大秦王也用槍,此刻,看武皇也用槍,之前的虞也用槍,不由多看了幾眼。

越看,越是心驚!

武皇,真的很強大!

看起來咋咋呼呼的,每一槍,都用在了最佳的時機,沒有絲毫的戰力浪費,每一槍都是精妙無比,戰鬥經驗,戰鬥本能,都強大的離譜!

「陛下真的要殺他?」

大秦王還是有些糾結的,武皇好像也沒和大家作對。

大周王嘆息一聲,傳音道:「沒辦法,陛下希望萬界保持平靜,而不是他走了,就出現混亂!武皇,此刻已經成了最大隱患……」

「那也可以驅逐他去地獄之門后……」

「武皇不會答應的!」

大周王搖頭,「他是純粹的武者,你要是讓他去天門后,找武王報仇去,他也許會去,你讓他去地獄之門……他大概率不會去的!」

好吧!

大秦王也不知道說什麼了,作為人族這幾百年的統帥,他也知道,武皇這樣的存在,到底有多麻煩。

只是……還是覺得罪不至死。

他看了蘇宇一眼,蘇宇也是冷漠無比,一頁頁地翻動著書頁,忽然心中嘆息一聲,算了,蘇宇……他其實隱約覺得,蘇宇有些瘋魔。

但是,也是這個時代導致的。

蘇宇若是一直去讀書,去當一個研究員,也許,他不會如此。

可從小到大的經歷,讓他有些瘋魔,讀書,還沒壓下他的瘋狂,很快,他就陷入了不斷的戰爭中,絕望一次又一次地衝擊著他。

到了今日,蘇宇已經完全陷入了瘋狂中。

他瘋了!

大秦王其實有些察覺出來了,也許其他人還沒感受到什麼,或者沒覺得有什麼,可大秦王隱約能感覺到,因為這時候的蘇宇,其實和第一次剛進入諸天戰場的蘇宇,是不同的!

蘇宇剛入諸天戰場,他其實探查過一次,那時候的蘇宇,雖然有些極端,可是,喜怒顯形於色,沒現在這麼喜怒無常!

……

正當其他人觀戰的時候,蘇宇冷哼一聲,低喝一聲:「我掌天地,武道當滅!」

「滅!」

一聲低喝,一頁書頁瞬間消失,而武皇一槍扎出,忽然,感覺戰意消退,下一刻,眼中厲色一閃,「武道當滅?口氣不小,武在心中!我為武皇,我心唯武!」

蘇宇掌控規則,掌控不了人心!

我心中有武!

那武,不滅!

轟!

戰意更盛,一瞬間,武皇氣息大漲,我也許愚笨,但是,我知道,我追求的是什麼,我追求的,便是強大,便是武道!

也許蘇宇覺得他蠢笨,覺得他浪費了天賦,可武皇不在意,不以為然。

天賦是天賦,有多少人又能將天賦化為實力?

起碼,我還算強!

長槍震蕩,沒有太多的套路,也沒有虞和百戰那720神技天賦,只有這一桿槍!

一往無前,殺!

衝鋒!

他一步步朝蘇宇靠近,一步步接近蘇宇,一槍槍殺出,擊碎蘇宇不斷爆發出的絕殺之技!

「殺!」

吼聲不斷,然而,蘇宇實力的確比他要強,還是在自己的天地中,天地鎮壓,萬道規則殺出,各種手段齊出!

蘇宇額頭上,一滴滴汗液滲透,但是依舊不動如山!

文明志,被他一頁頁翻開。

一個個蘇宇,不斷殺出,很快,武皇四周都是蘇宇,無數個蘇宇,都在使用不同的規則之力,不斷和武皇鏖戰!

武皇的喘息聲,漸漸顯露。

他很強!

可是,在這,他鬥不過蘇宇。

出去后,也許還有機會,在這,他沒有。

武皇步伐沉重,再次擊殺了一群蘇宇,殺的屍橫遍野,那些屍體,很快消散在天地間,武皇劇烈喘息著,蘇宇,距離他很近了!

靠近蘇宇,斬殺他!

武夫,也不是好惹的!

武皇齜牙,露出了雪亮而又森寒的牙齒,咆哮一聲,再次揮舞長槍,朝身前堵路的蘇宇們殺去!

天下之道,唯武最猛!

槍道?

不,他走武道!

萬般殺招皆為武!

學的便是殺人術!

長槍轟隆一聲崩斷,武皇吐血,卻是不顧這些,丟掉長槍,一拳打出,一個蘇宇四分五裂,化拳為掌,一掌劈碎一個蘇宇!

萬般武藝皆為殺!

武皇嘿嘿冷笑,「無槍在手,我照樣能殺!蘇宇,你還嫩了點!」

分筋錯骨,一位蘇宇被他直接扭成了麻花!

蘇宇面色平靜,繼續翻動書頁,又是一個個蘇宇從蘇宇中飛出,本尊腳下,汗液流淌。

武皇是強!

強到,也許真可以和二等一戰,這也是當年他能戰武王的原因,可強,也不是二等,也只能一戰罷了!

對面,武皇繼續殺戮!

規則大道震蕩!

可是,他的氣息也在下滑,殺戮眾多,他消耗太大,時光長河中的力量,都有些無法彌補了,規則大道的強者,沒那麼容易耗空規則之力,可在蘇宇的天地中,時光長河映射來的規則之力,比平時都要少!

漸漸地,武皇越來越弱了。

轟隆一聲巨響!

武皇咆哮一聲,一頭撞出,將一個蘇宇撞的四分五裂!

這一刻,他距離蘇宇只有百米!

對強者而言,這是一眨眼的功夫抵達的地方。

相當於面對面了!

武皇額頭上滿是血液和汗液,汗水滴落,遮掩了雙眼,對面,蘇宇也是一聲感慨:「很強,武道不弱!比百戰他們要精!」

專精!

武皇對武道,研究的倒是透徹,加上天賦強大,廝殺起來,倒是比百戰他們這些分心神技的人更強。

話落,蘇宇和武皇同時暴起!

武皇暴吼一聲,一腳踢出,這一腳,踢破了虛空!

而蘇宇,也是手掌如玉!

單手擒拿,一把抓住武皇的腳,手指抓出,噗嗤一聲,抓穿了武皇的腳掌,而武皇厲吼一聲,一腳踢出,踢的蘇宇手掌崩碎。

蘇宇冷漠無比,迅速錯身,和武皇在虛空中鏖戰起來!

消耗巨大的武皇,戰鬥經驗的確豐富,躲閃避讓,腿腳齊出,踢打拳肘,打的蘇宇也不斷吐血,而蘇宇,畢竟比他更強,眨眼間,轟隆一聲巨響!

武皇第一次倒飛出去,喉嚨被抓出一個血窟窿!

蘇宇得理不饒人,瞬間穿梭,眨眼間上前,手呈鷹爪,噗嗤一聲,抓出一塊血肉,武皇不斷倒退,蘇宇卻是不斷壓制!

雙方此刻近身廝殺,蘇宇也是招招狠辣,大道規則衝撞,不斷壓制武皇,壓的武皇不斷倒退,不斷吐血,身上不斷被蘇宇製造出新的傷勢!

武皇露出一抹絕望之色。

不敵蘇宇!

在蘇宇這一方天地,他不敵蘇宇,哪怕他斬殺了蘇宇無數分身,可那些分身,遲早都會恢復,倒是他自己,在這繼續被壓制下去,他會被蘇宇斬殺!

後方,觀戰的眾人,都是很凝重。

到了近身廝殺的地步,代表蘇宇……要殺人了!

蘇宇耗光了武皇大半力量,自己也損耗不小!

可既然蘇宇選擇了貼身,到現在,也沒讓其他人幫忙,代表蘇宇有必殺信心!

眾人都有些複雜。

武皇,畢竟是人族。

雖然和武王他們不和,可要說背叛,也不算,只能說,雙方都是人族霸主,為了人族霸權,選擇了衝突,這和百戰還是不一樣的。

就在眾人複雜中,蘇宇一聲厲喝,一爪穿透武皇胸口,而武皇也是厲聲咆哮一聲,一拳打的蘇宇骨骼斷裂!

雙方同時倒退,蘇宇抓出了大量血肉!

武皇咳血不斷,看向蘇宇,帶著一些無奈:「我連你……都鬥不過了……」

廢了!

我真的沒能斗贏蘇宇!

這是何其悲哀的一件事!

至於是在蘇宇天地中……他倒是沒說什麼,開天,那也是蘇宇本事,誰讓他開不了天。

蘇宇喘息著:「你不錯了,比虞他們要強的多!」

「他們?」

武皇蔑笑:「再強的蟲子,也只是蟲子!」

他好像也很狂,冷笑一聲:「天地人三門,天門最強,最難開!開天門者,才是至強者,不開天門,都是廢物,都是蟲子!」

「……」

後方,大家忽然不同情他了!

嘴巴太臭!

按照他的話中的意思,這個世界,不是蟲子的,沒幾個了!

如此囂張跋扈,不被蘇宇打死,遲早也要被其他人打死。

蘇宇笑了笑,沒說什麼,再次上前,眼中狠色一閃,速度陡然飆升一截,噗嗤一聲,手掌呈爪,一爪抓破他的咽喉!

血液飆射!

武皇再次倒退,眼中露出一抹無奈之色,消耗太大,傷勢不輕,鬥不過蘇宇了!

過了巔峰期了!

下一刻,他氣息忽然飆升,冷冷道:「我還能一戰!」

這一刻,他氣息飆升到了極致!

自爆!

後方眾人,迅速倒退!

武皇這種級別的自爆,威力不是一般的大。

「武皇……隕落了!」

武極低聲呢喃一句,可惜了!

這樣的頂級強者,最終還是被殺了,封印了十幾萬年,最終還是死在了人族的皇者手中!

而蘇宇,面色也是凝重,迅速鞏固天地。

而就在這一刻,武皇氣息飆升到了極致,忽然大吼道:「我投降了!你快接納,不然我真自爆了!」

「……」

四方獃滯!

蘇宇一愣!

武皇大吼道:「我投降!蘇宇,你別太過分了,你之前說好了,解封我之後,你我合作,平起平坐,你現在忽然出爾反爾,你是什麼意思?我投降……大不了我降格,我當武王就行,不當武皇了,你把那個太山給撤封了!」

「……」

蘇宇看著他,有些獃滯。

你是武夫!

你……投降是什麼鬼?

武皇色厲內荏,怒吼道:「看什麼,我投降了!我打不過你,我還準備報復太山,我不能現在死了,蘇宇,你想做什麼,你直說,我投降了,你還要殺我?不要逼我自爆了!」

「……」

一群人都獃滯了。

這武夫,他……他投降了?

這什麼鬼?

完全懵了!

在他們的想法中,武皇哪怕戰到最後一刻,戰鬥到死,也不會投降的,大家以為他自爆,他不是,他要投降,以最強的姿態來投降!

不接納,我再自爆!

炸死你們!

蘇宇凝眉,看著他,低沉道:「武夫……」

「武夫吃你家米了?」

武皇大怒:「老子才解封,老子都被封印十幾萬年了!你被封印了十幾萬年,你也不想死,你也想投降!」

我才出來!

這才幾天啊?

你就要殺我,我能幹嗎?

我都快瘋了,被憋瘋的,這才剛過幾天好日子,就這麼死了,太不划算了!

他連投降,都投的這麼囂張!

「蘇宇,大不了老子幫你多殺幾個規則之主……加兩個,五個行了吧?」

武皇大吼一聲,帶著憤怒,好像很憤怒一樣!

好像蘇宇是他仇人一樣……其實也差不多。

可口中的話,卻是不太一樣,再次怒吼道:「蘇宇,別太過分了,我投降……不行,武王不可以封,那……那武侯也行!」

他再次怒吼:「你不就是要去救人皇嗎?老子也去,行不?大不了,老子不和他們碰面,行了不?」

「蘇宇,你不要太過分了!」

武皇暴吼,那語氣,那態度,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呵斥蘇宇是個孫子!

蘇宇木然地看著他。

我白給你最高禮遇了!

你這種人……我應該讓人圍殺了你!

你一個武夫,居然學會了不要臉,不要臉就算了,你還是以最狠的語氣,說出了不要臉的話!

武皇見他不吭聲,更急了,怒吼道:「蘇宇……不,宇皇,給個面子如何?今日給個面子,收我當下屬,咱們以後也好見面,見面不尷尬!」

「……」

這一刻的蘇宇,仰頭看天,武夫……呵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4章 武夫!(求訂閱)

8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