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瘋狂中的冷靜(萬更求訂閱)

第790章 瘋狂中的冷靜(萬更求訂閱)

竹山。

此刻,竹山無人,一些山峰被挖走,道場被封閉。

有些荒涼了!

儘管食鐵一族離開沒多久,還是稍顯荒蕪,沒了人氣。

三月開啟封禁,一行人進去。

說是一行人……好吧,也沒幾個。

雪蘭不說話,肥球到處看,也就通天忙前忙后,在這開始打雜,此刻,也就他適合打雜,沒辦法,太弱,最弱的雪蘭都是天王,他一個二等合道,在這,不打雜能幹嘛?

迅速給蘇宇他們收拾出了一片空地,搭建了一個竹屋,通天忙前忙后的,也是樂在其中。

來上界好啊!

來了,咱們打死月昊啊,打死獄王一脈那個老祖啊,打死了,我通天就發達了!

不來上界,只能寄希望打死武皇了。

可和武皇好歹鄰居多年,所以還是打死獄王一脈爽。

他忙忙碌碌的,三月也有些不確定道:「陛下,那咱們什麼時候動手?等萬族先動手嗎?」

「怎麼會!」

蘇宇笑道:「先等等,稍微等幾天,給獄王一脈時間,爭取接引那位規則之主……當然,怕他們不上心,要適當的給予一些壓力!」

「八翼虎其實想錯了!」

蘇宇笑道:「獄王一脈若是沒危險,那急什麼?可一旦遭遇了危機,自然就急了!一急,哪怕耗費代價,也會迅速接引那位規則之主出現!」

三月點頭?又道:「那……茶樹他們呢?」

「他們不急!」

蘇宇笑道:「現在大家都沒什麼追求?有時間去胡思亂想,一旦大戰爆發了?到時候?大家就沒時間去胡思亂想了,那時候?才是茶樹他們上場的時候!現在,不出意外?天古這些孫子都在防着我呢!」

此刻?茶樹忽然出現,也許會讓這些傢伙多想。

蘇宇不着急!

我等!

等到大戰一起,大家出現了損失,那時候?雙方打起來了?你都沒時間去考慮,這機緣是否有毒?

對這些心理戰,蘇宇還是有一套的。。

欲拒還迎!

故布迷陣!

讓你們覺得,機緣來的太難了。

這才是好事!

你機緣來的太簡單,反而不珍惜。

「那……陛下?咱們接下來幹嘛?」

巨斧還是茫然,又是等的?又是不等的,咱們到底幹嘛?

蘇宇無奈!

心累!

這一次?聰明人都沒帶上來,帶上來的?都是能打的。

那是一個動腦的都沒。

三月其實不笨?不過三月喜歡站在食鐵族的角度去思考問題?其實和蘇宇思考的問題不在一個線路上,讓三月出謀劃策,三月未必靠譜。

算了,只能靠自己了。

會動腦子的,比如大周王,萬天聖,他們在這,其實就很爽。

可惜,武力和智慧,往往不可兼得。

蘇宇笑道:「我們打架,殺人,一切的目的,其實都是為了強大自己,懂嗎?」

「這是本質,也是核心!」

蘇宇意味深長道:「打架,殺人,不是為了單純的爽,而是為了強化我們!」

「我們進步都太快,短時間內,其實很難進步了……所以現在,最好的,最簡單的,強化我們自己的方案便是,我變強!」

眾人點頭,肥球也點頭,通天侯也瘋狂點頭。

「我強大了,融入我道中的強者,都會強大!」

「而我變強,在於兩點,第一,大道的完善!」

「第二,天地的完善!」

巨斧茫然道:「大道和天地,不是一樣的嗎?」

蘇宇嘆息,解釋道:「不一樣!大道完善,那是大道的事!當然,大道完善,會幫助天地強大,可天地,其實也能自己強大起來!」

「怎麼強大?」

巨斧問了一句,蘇宇笑道:「這就問到點子上了!方法其實不少,第一,吞噬混沌本源……和八翼虎他們一樣,吞噬混沌本源,強化天地!第二,吞噬古獸,古獸都是混沌一族的強者,所以殺混沌古獸,其實有助於我強大天地!第三,擊殺修鍊混沌道的強者!第四,擊殺萬道強者,剝奪他們的大道之力,填充我的大道之力!」

巨斧總結道:「就是多殺人?」

「也算是!」

蘇宇點頭。

巨斧心累。

你他么直接說好了!

真是的,還拐彎抹角的。

蘇宇有些無奈,「我是在為你們講解殺人的作用,而不是單純的為了殺人,其實還是不一樣的。」

巨斧敷衍地點頭。

還不是殺人嗎?

蘇宇這次真沒辦法了,算了,不說也罷。

當然不一樣!

簡單來說,一個殺的毫無目的,一個殺的是有目標的,萬事沒目標,肯定會失敗的,唯獨有目標,有信念,有計劃,才能成功!

巨斧其實懶得多說,肥球也不太想思考,好奇道:「那也就是說,咱們誰都可以殺,殺了都可以讓你強大?」

「不能這麼說!」

蘇宇笑道:「殺了,也得剝離大道之力才行,不是說,你殺了,對方大道爆了,那我能得到什麼?一具屍體?其實意義不大!關鍵在於,殺了之後,對方的大道本源之力,保存的要多!」

「那怎麼辦?」

肥球無奈道:「我們殺了,對方大道就爆了啊,怎麼保存很多?」

「所以,就要快准狠!」

蘇宇笑道:「一定要快,快到對方反應不過來,大道之力消耗不大,屍體保存完整,大道可以剝離……」

懂了!

這一次,通天侯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教我們如何殺人?讓我們不要亂殺,要殺的有藝術,有品味一點?」

蘇宇:「……」

這話讓我怎麼接?

我是這意思,但是,不是你這意思。

好吧,大體上差不多吧!

通天又明白了:「陛下是嫌棄巨斧和肥球他們殺人太不文明了,殺的死無全屍的那種,不好?三月也是,一竹子就敲爆炸了,不妥,是吧?」

蘇宇不吭聲。

通天繼續道:「明白了,陛下喜歡雪蘭這種,冰封敵人,是吧?」

他眼神一亮,「陛下,是這意思嗎?」

蘇宇遲疑了一下,半晌,點點頭。

瑪德!

你說的差不多,可到了你嘴中,總覺得變了味道。

這一下子,巨斧也懂了,有些無奈:「可我們,就會直接砍啊!」

通天也道:「要說這種殺法,雪蘭、琪王妃其實合適的很,女人殺起人來,要文明許多,一個冰封,一個石化,這樣就比較有藝術性了!」

蘇宇懶得和他多說,迅速道:「殺人不在乎多少,但是,要殺的完整,這點是沒錯的!」

「所以,我們接下來不管殺多少,但是,殺了之後要有收益,不能白殺!」

蘇宇說到這,又道:「得給萬族和獄王一脈,製造點壓力才行!不給他們壓力,他們不知道我們瘋狂,得逼迫他們把食鐵族的人送來!」

「那我們現在……」

巨斧看向蘇宇,蘇宇笑道:「先把竹山打造成我們的後方基地,然後,把整個竹山都給我搬到前線去,搬過去了,我們就開始去報復,報仇!口號就是,為了上次的事,報仇雪恨!獄王一脈來的人少,那就吃下,來的人多,我們就退,退到人山附近!」

幾人對視一眼,這麼猛?

上來就干?

「那混沌古族若是插手……「

「照殺不誤!」

蘇宇不太在意,「古獸中,也就少數有點智慧,大多都是無智慧的,不用理會!八翼虎和混沌龍會克制的,他們聚集古獸的目的,是當炮灰,圍殺那位規則之主!」

蘇宇說完,很快笑道:「所以,我們的人設就一個,莽!」

人設,都是自己打造出來的。

讓萬族去猜測去!

隨便你猜,你想,我就一個字——莽!

上次就是,這次還是。

「所以現在,搬家!給自己留給基地,把食鐵族搬來,巨竹侯他們回來后,還能帶着食鐵族練練兵……」

好吧!

幾人知道了,第一天來,就是搬家來的。

那就搬吧!

很快,幾位強者開始搬家,不是一般的搬,而是將整個竹山道場,直接挪移到前線去,和人山並立,蘇宇要在那邊紮根。

……

這一日,人山那邊,看到了幾位頂級強者,托舉著一座巨大無比的竹山,朝前線飛馳。

各族還沒消化一些消息。

蘇宇這邊,把竹山都給搬過去了。

不止如此,這一日,蘇宇直接進入混沌山外圍,直接挪移了一座座混沌神山,朝竹山挪移,他要在這,打造一個基地。

其實,就是讓大家知道,到哪能找到他。

……

人山之巔。

此刻,一群強者隔空相望,看向距離他們不到百里的竹山。

蘇宇,這是真要和獄王一脈開戰了啊。

這時候,有人開口道:「你們覺得,他什麼時候會來和我們談合作的事?談的話,他大概會開什麼條件,或者說,我們如何用他?」

「不好說,三五天內,可能就會來!」

幾位天尊說着。

正說着,那邊,蘇宇一群人,氣息縱橫,下一刻,一群人直接飛入混沌山,跨過了混沌河。

蘇宇聲音震蕩天地,帶着戾氣,帶着兇殘,咆哮道:「月昊,滾出來!」

「殺了我的人,本皇不殺你,誓不罷休!」

蘇宇氣息縱橫天地,帶着殘暴和兇狠,帶着凶戾,咆哮道:「畜生東西,我殺你,你居然還敢反抗!你居然敢殺我的人,月昊,你自殺,再殺了那什麼雨曦,本皇便饒了你的狗命!」

轟!

一聲巨響,蘇宇一掌拍碎了一座大山,帶着凶戾無比的氣勢,咆哮道:「蕩平混沌山內圍,掃清一切障礙,我要看到這群畜生的老巢!」

「諾!」

伴隨着蘇宇的話語,轟隆隆,一陣轟鳴聲響起。

一座座大山,直接被蕩平!

蘇宇這些強者,打爆一座座大山。

有的山上,此刻還有混沌古獸,都被他們強勢格殺當場!

這一刻,南北兩方,一虎一龍,隔空相望,帶着大量古獸,卻是沒有插手。

而蘇宇,幾位頂級存在,橫行無忌!

一座座山頭被蕩平!

蘇宇厲聲笑道:「待我蕩平了你們的狗窩,看你們還往哪裏躲?」

轟!

蘇宇一拳打爆天地,虛空中,一道人影被他打爆當場,此刻,蘇宇直接天門開啟,巨大的天門,覆蓋天地,映射諸天!!

「偷襲我?窺探我?做夢!你們那垃圾地獄之門,也配窺探我嗎?」

「一群狗東西,居然敢殺我的人,你們問問看,在這上界下界,我蘇宇何時吃過虧?我殺萬族合道數十,殺天王多位,誰敢殺我的人?你們好大的膽子!」

「簡直就是找死!」

瘋狂的蘇宇,此刻那是真的瘋狂,氣息強大無邊,橫掃天地,整個混沌山內圍,被他掀起了一座座塵埃,那是巨山被轟爆的場面!

……

這一刻。

混沌山內圍。

群山環繞之中。

一座大殿中,一位位強者林立,月昊臉色難看,那老祖也是臉色不太好看,「他回來了!」

蘇宇!

他也打聽過上次損失慘重,是誰造成的。

蘇宇!

下界的人主!

這個潮汐的新人主。

天龍侯知道的,他們也知道了。

這個在下界戰無不勝的存在,在他們這邊,吃了第一次虧,雖然他們吃虧更大,死了一位天尊,多位天王,數十合道。

可此刻,顯然,這個瘋子覺得自己吃虧了。

他好像從未吃過這麼大的虧。

現在,他帶着他麾下的人來報復了。

「三月、巨斧、雪蘭、通天,還有上次,那條應該是文王的狗的傢伙!」

「這蘇宇本人,比上次更強了,居然達到了天尊領域!」

「果然,這種氣運之子,不死的話,便越戰越強!」

能成人主的,都是氣運之子。

只是沒想到,報復來的這麼快,麻煩的地方在於,一旦出手,圍殺蘇宇他們,必然會讓萬族行動,從而出手。

那老祖微微凝眉道:「當務之急,不是對付這些人,而是接引大師姐!」

大師姐!

是的,接引地獄之門後方的那位,獄王的嫡傳弟子。

一位真正的規則之主!

可現在,蘇宇來搗亂了,一路橫推,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

老祖有些凝眉,很快,沉聲道:「月昊、月羅,你們兩位過去,不求解決那傢伙,阻攔他們!真要被他們推平了前線的一切,反而麻煩!還有,那八翼虎和斷尾龍,不知到底什麼心思,說是幫我們阻攔萬族,可如今蘇宇出手,為何又不出手了?」

八翼虎和混沌龍,按照他們的意思,是來幫他們阻攔萬族的,讓他們有時間去接引他的大師姐。

畢竟,那是地獄之門後方,強大的混沌存在的意志。

混沌強者,自然可以算是混沌古獸的先祖。

可此刻,那兩位,並未阻攔蘇宇他們。

不知是因為不在計劃之中,還是如何?

下方,月羅和月昊對視一眼,月羅嬌笑道:「老祖,那可不止兩位天尊。」

「阻攔便可,真有危險,自然會有人援手!」

好吧。

兩人對視一眼,月羅輕笑道:「那就聽老祖的。」

……

很快,月羅和月昊,從獄王一脈的老巢飛出,迅速朝蘇宇他們那邊飛去。

……

這一刻。

蘇宇也感受到了兩股強大的氣息,頓時笑了,「瑪德,看不起咱們啊,居然就來了倆?」

太少了!

雖然兩人氣息都很強,那月羅的氣息,隱約和肥球黑化后相當了,也許還要更強一些。

果然,獄王一脈強者還是很多的。

而月昊的氣息,其實上次交手過,蘇宇知道他,對方也很強,肥球上次沒黑化,單獨交手,不是對方對手,被打了個半死!

「來的好,月羅給我,肥球,你們幾個,給我乾死那個月昊,讓他們小瞧我們,也許第一天來,就能殺個天尊玩玩!」

蘇宇破空而出,直奔月羅而去!

同一時間,三月、巨斧、肥球、雪蘭、通天,同時朝月昊飛去。

速度都極快無比!

蘇宇眨眼間破碎虛空,抵達前方,瞬間和那月羅打了個照面,月羅看到蘇宇,眼睛一亮,巧笑嫣然道:「好帥的小帥哥……姐姐……」

「去你瑪德!」

蘇宇一看到月羅,就討厭她,沒別的,噁心。

一想到藍天對自己豎起蘭花指的樣子,蘇宇就想打死藍天,可惜,藍天是自己人,而且最近藍天也很少化身嫵媚女子了,更喜歡化身小女孩。

「老子錘死你!」

蘇宇很久沒用大鎚子了,此刻,大鎚子瞬間呈現,擴神錘,想當年也是蘇宇的拿手戰技。

此刻,一鎚子就打了出去!

轟!

虛空炸裂,擴神錘針對的就是意志海,此刻,擴神錘上,更是焚天火焰燃燒,灼燒意志海,一鎚子下去,天地都被打崩了!

轟!

月羅剛笑完,迎接的就是一個大鎚子,月羅迅速倒退,再次發出嬌笑聲:「小哥哥……」

「去死!」

蘇宇瞬間狂暴了!

轟!

大鎚子震蕩世界,轟隆一聲巨響,四周,巨山一座座坍塌,轟隆一聲,震蕩寰宇!

噗嗤一聲!

月羅倒退數千米,口噴鮮血,一臉茫然。

瘋了吧!

我這麼客氣,這麼可愛,這麼善良,其實這笑容,這笑聲,都是一種道,一種大道之力,專門影響對方的,哪怕天尊,被自己影響了,也會受到干擾的。

結果,蘇宇這瘋子,你越是影響他,他越是瘋狂。

「噁心!」

蘇宇暴怒,「平生最恨你這種不男不女,醜陋無比,噁心的賤人!我宰了你!」

月羅差點都氣炸了!

你才噁心!

而遠處,巨斧聲音傳來,哈哈大笑:「陛下的眼光,果然和我一致,這女人太丑,真噁心!」

月羅這是第一次,接連被兩個男人說噁心。

巨斧就算了,月羅還嫌棄他噁心了。

結果,蘇宇這個年輕人,小帥哥,居然也嫌棄她噁心。

月羅憤怒,氣息變幻了一下,瞬間化為輕柔,一瞬間,無數虛影幻想在蘇宇身邊浮現。

「宇哥哥……」

「嘔!」

蘇宇差點吐了,暴怒無比,「你這賤人,你找死!」

轟!

大鎚子轟爆了天地!

瘋狂朝月羅打去!

月羅都懵了,為什麼?

難道蘇宇不是男人?

而且,這是幻境,都是蘇宇所想,都是符合蘇宇心意的才對,為何會如此?

「藍月羅,我宰了你!」

轟!

大道之錘,瘋狂轟擊,打的月羅都瘋狂了,為什麼啊?

她的大道之力,對上蘇宇,幾乎毫無作用!

一下子,月羅就落入了下風。

眨眼間,一柄大鎚子砸在了她身上,砸的她瘋狂吐血,厲喝一聲,一柄長劍飛出,剛飛出,蘇宇厲吼一聲,一柄大鎚子化為千萬柄!

轟隆隆!

砰地一聲,長劍被砸的粉碎。

月羅頓時可憐柔弱道:「宇皇……」

「去你瑪德,還來!」

「去死!」

這一刻,蘇宇癲狂了,還來!

藍月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個老男人,我弄死你!

轟隆隆!

巨響聲響徹天地,一瞬間,比那邊四大天尊大戰還要激烈,轟隆一聲,此刻的蘇宇,好像被刺激了,爆發了,轟隆一聲巨響之下,一鎚子砸的月羅倒飛千萬米,鮮血不斷噴涌而出!

月羅都驚呆了!

為什麼?

還有,我不姓藍!

「老祖!」

她不得不尖叫了,瘋子,這瘋子不但強大,而且還不是個男人,正常男人,看到自己大道影響,早就入瓮了,結果蘇宇這瘋子,她越是施展大道,蘇宇越是狂怒!

怒的癲狂!

被藍天氣到了很多次,每一次,蘇宇都想打他,最後憋住了。

今日,月羅居然給自己來這一套!

我打不死你!

大鎚子一下子覆蓋天地,打的月羅不斷潰逃,月羅逃,月昊此刻也瘋狂遁逃,上次被他揍了一頓的肥球,今日上來就發瘋。

瞬間黑化!

黑化之後,氣息強大的肥球,雙爪提起靴子,就朝他打去。

這次,不止靴子了!

虛空中,什麼項圈,皮球,鎖鏈,各種寶物,紛紛爆發,連鍋碗瓢盆都出來了,化為利器,一眨眼,打的月昊遍體鱗傷!

月昊和月羅剛出戰不久,別說阻攔了,這一刻,再沒人來,他倆要完蛋!

這一刻,混沌深處,那老祖都驚到了,瞬間喝道:「救援,助戰!」

我去!

瘋子啊!

這四個瘋子,比想像的還要強大。

……

人山之上。

大家都是獃滯。

這……這就殺上去了?

才上界啊!

這幾個瘋子,真不怕死啊!

一下子,眾人你看我,我看你,上嗎?

真的出乎預料!

蘇宇幾人上來就打,而且直接朝對方老巢打!

這也太瘋狂了。

對方老祖還在呢!

那可是至強者!

……

實際上,蘇宇不怕那個老祖。

到現在,他也沒用全力。

不過,第一次就暴露全力幹嘛,給萬族看戲嗎?

此刻,他迅速傳音道:「逼迫他們用地獄之門,通天,給我注意了,一用,你就給我咬上去,死活都要給我咬下一塊肉來,殺是難殺,給我吃了地獄之門!」

通天頓時大喜,迅速傳音:「陛下放心,我就是死,也得咬下他們一塊肉!」

地獄之門投影啊!

好東西!

月羅和月昊會用嗎?

當然!

老祖還沒來,他們都快被這幾個瘋子打死了,超乎想像的強大,再不來人,他們真完蛋了,兩人迅速潰逃,原本想着月羅和月昊強大,哪怕遭遇四大天尊,照樣能打。

結果,蘇宇這邊,四大天尊,以為最強巨斧和三月,反而是最弱的。

見鬼了!

這一刻,月昊被靴子踩的頭顱都要裂開了,披頭散髮的,渾身是血,頓時暴吼一聲,一道門戶呈現,門戶洞開,直接將靴子封鎖其中!

而就在此刻,通天侯眼神雪亮!

出來了!

我就知道,跟着陛下有肉吃!

果然,第一天上界,我就有吃的了。

上次,他沒實力去吃,也沒辦法去吃,這一次……機會來了!

就在這一刻,通天侯迅速傳送自己抵達門戶跟前,瞬間化為一道大門,這門,比那虛影之門更大,一下子,門戶洞開,將地獄之門一口吞下!

月昊一震!

帶着震撼之意,下一刻,剛想震蕩地獄之門,一竹子,一斧子,以及一張大嘴,朝他瞬間殺來!

月昊大驚!

急忙遁逃,再次想操控地獄之門,結果,三大強者再次追殺而來,月昊只能放棄控制,再次遁逃。

可就在這一刻,通天侯那邊,傳來一聲猛烈無比的咆哮聲!

「吃!」

轟!

內部,地獄之門炸裂開,大量的特殊力量,瞬間融入通天侯體內,通天侯不斷咆哮。

這一刻,地獄之門本體所在。

忽然,那黑暗無比的地獄之門,忽然顫動起來!

……

同一時間。

月昊,額頭忽然炸裂開,慘叫一聲,帶着不可思議,不敢置信。

「不可能!」

地獄之門不是真實存在,那只是一股力量罷了,可此刻,這股特殊力量,居然被人吞噬了!

砰地一聲,眉心再次炸裂!

轟隆隆!

趁着他炸裂的瞬間,三大強者,瞬間打來,一竹子打爆了他的腦袋,一斧頭劈碎了他的肉身,巨大的嘴巴,直接將他肉身吞噬,意志海剛要吞噬,一聲厲喝響起,月羅一聲凄厲長嘯,刺耳無比。

所有人耳膜震蕩!

月羅瞬間浮現,一把抓住月昊的意志海,而後方,蘇宇一鎚子打下,砰地一聲,月羅左半身直接被他打的全部炸裂開。

嗡地一聲,月羅消失。

那邊,那位老祖迅速殺來。

「撤!」

蘇宇一把抓住後方的通天侯,眨眼間,帶着幾位天尊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一刻,天地安靜了!

而那位老祖,怒吼一聲,「蘇宇!」

真的只是瞬間的事!

月昊的地獄之門被打爆,肉身被打爆,意志海被月羅救下,而月羅也好不到哪去,左邊半身被蘇宇一鎚子打的粉身碎骨!

這太快了!

完全沒料到的!

「哈哈哈!老東西,自己殺了月昊和月羅送給我,是的,現在加個月羅了!」

蘇宇聲音震蕩天地:「這是利息而已!你們居然敢殺我的人!找死!我要殺你們,我洗乾淨了脖子給我殺,殺不了,那就老老實實送我們走,居然還敢反抗殺我的人!」

蘇宇如同瘋子,咆哮道:「小小的利息而已,這是第一次,今天本座剛上界,這一次,老子封印了下界通道,和你們死磕到底!咱們走着瞧!」

「你們不殺了月昊和月羅送來,老子絕不開下界通道,你以為老子是萬族那些軟貨,老子在下界,三年大戰千場,一天一次,等著吧!」

「……」

這樣的瘋狂宣言,這一刻,讓那位老祖都有些變了臉色。

……

同一時間。

人山之上,那些天尊還沒決定好,要不要出手,大戰結束了。

月昊重傷!

月羅輕傷!

此刻,摩天尊忍不住道:「這……他一直如此瘋狂嗎?」

魔戟想了想,點頭:「一直如此!他只要能斗得過對方,就會一直斗下去,一直殺下去,一直打下去!」

這一點,倒不是假的。

蘇宇只要覺得自己能佔便宜,那會一直打下去的。

魔戟嘆息一聲:「他如此死纏爛打,不是第一次了!當初他躲在古城中就是如此,能殺的時候,就會冒險出來殺人,直到殺不了為止!他瘋狂而又冷靜,你們也看到了,那位老祖出現,他瞬間遁逃,毫不猶豫,他一直如此!」

蘇宇是瘋狂,但是也很冷靜!

佔了便宜,瞬間跑路。

魔戟苦笑道:「他還會出手的,不會就這一次,他精力旺盛,永遠不知疲倦,今天只是個開始罷了!」

眾人無言。

那些天尊,你看我,我看你,一時間竟然無言!

難怪下界鬥不過蘇宇!

遇到這麼個死纏爛打的玩意,的確頭疼。

萬族其實知道,蘇宇借了他們的勢,否則,獄王一脈肯定追殺而來,可是……很爽,不是嗎?

這一刻,萬族都覺得挺爽的。

蘇宇借勢就借勢好了!

他們什麼都沒做,蘇宇這夥人一上來,就把兩位天尊,打廢了一半!

這倆,可不是弱者!

而就在此刻,轟隆一聲,氣息爆發,遠處,通天侯吞噬了地獄之門之後,居然晉級了!

一位天尊修鍊多年的地獄之門,被他吞噬,居然讓這位二等合道,晉級到了天王!

「哈哈哈!」

這一刻,通天侯的狂笑聲也傳來了。

「殺!」

「陛下,殺他們!」

「干啊!」

「幹掉那老祖,吞了他的地獄之門,我就能成天尊!」

「……」

這是通天侯的聲音,而肥球,此刻也激動無比:「打死那個月昊,打死他,上次他打我!」

此時此刻,距離人山不到百里,這些人瘋狂嘶吼,整個人山都能聽到他們的吼聲。

一下子,數千萬人,全部看向那邊。

瘋子!

一群!

這是在戰鬥中晉級啊!

這下子,蘇宇這邊,4位天尊,兩位天王了!

而此刻,蘇宇聲音傳盪而來:「釋放食鐵一族,否則,開戰!」

「開戰!」

「開戰!」

「……」

聲音震蕩天地。

傳盪人山!

此刻,天古浮現,微微皺眉:「他故意的!」

是的,蘇宇絕對是故意的。

可是……天古知道,不送走食鐵一族,這瘋子,雖說此刻是故意的,但是,他一定會有別的手段,找他們麻煩,哪怕此刻敵人是獄王一脈!

聖侯浮現,帶着一些凝重:「他實力不弱,不比我差多少,食鐵一族,釋放嗎?」

這一刻,幾位天尊,彼此看向對方。

放不放?

蘇宇這幾人一來,就給了大家一個下馬威!

我們很強大,我們很瘋狂,我們不怕死,我們戰鬥中晉級,我們無所畏懼!

四大天尊,兩位天王。

無拘無束!

沒有任何拖累!

孑然一身的來!

此刻,有人嘆息一聲:「放人!留下食鐵族沒用,牽制他們嗎?這些人,真的會被牽制嗎?除了三月,還有誰會被牽制?」

「可是,蘇宇亂來,害死了這些人,三月也會和蘇宇翻臉……要不試試……」

有人剛說完,就聽遠處蘇宇哈哈笑道:「快點放人,否則……強攻人山!獄王一脈,我們合作先滅萬族如何?」

「……」

艹!

這神經病!

信不信我們先聯手獄王一脈,先把你們幹掉?

真以為不可能嗎?

而下一刻,蘇宇再次笑道:「獄王一脈……哈哈哈,通天侯吃了你們的門,好像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訊息,你們要把那規則之主弄出來?大秘密啊,你們和我合作,我不暴露你們的秘密!」

「……」

轟!

人山之上,一道道氣息沸騰。

混沌山深處,你老祖臉色一變,陡然看向剛浮現的月昊,臉色鐵青!

月昊臉色僵硬,通天侯吞噬了自己的地獄之門投影,居然能獲取一些訊息!

該死!

這比自己重傷還要麻煩!

……

「蘇宇,此話當真?」

此刻,人山那邊,月天尊聲音傳盪而來,蘇宇哈哈笑道:「你猜真不真?」

「……」

不猜!

十有八九是真!

若是如此,和獄王一脈聯手對付蘇宇,那是笑話,不可能聯手的!

下一刻,月天尊聲音傳盪而來:「放人!蘇宇,你們和我們,沒必要此刻爭鋒,食鐵族並非囚徒,只是在這居住,既然不願,那就……請便!」

下一刻,巨竹侯他們,迅速扛着一座大山,朝竹山飛去!

「哈哈哈!」

一群強者,笑聲震蕩天地,肆無忌憚,瘋狂無比。

……

這一刻,人山之上,雷暴沒來由地有些羨慕。

修道修道,修到了蘇宇他們這境地,是真的暢快。

放不放?

不放,我就打!

偏偏,蘇宇時機抓的極好,你此刻和他翻臉,你翻不起!

因為獄王一脈,居然在接引一位規則之主出來!

這個消息,一下子讓萬族忌憚了。

不可以!

所以此刻,絕對不能和蘇宇他們翻臉。

雷暴心中羨慕,三月是明目張膽地背叛了出去,可是,萬族不敢動食鐵族一根汗毛,因為那邊,有幾個強大的瘋子存在。

而自己……巨人族,自己是不能帶走的。

也不可能帶走的!

哪怕百戰也很強,沒用,萬族不怕百戰。

百戰,也未必如此瘋狂。

……

而天古,朝蘇宇那邊看了一眼,他心中明白,蘇宇其實不瘋。

只是,那又如何?

他不瘋,你敢不放人嗎?

下界的人知道,你真不放,蘇宇這傢伙,是真的有可能來打人山得。

「我們處處受制……就是因為,顧忌太多,不夠瘋狂,不夠瘋狂的冷靜!」

天古低聲說了一句,瘋子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瘋子,瘋狂的同時,其實冷靜無比,一句獄王一脈在釋放規則之主,瞬間打消了萬族和蘇宇敵對之心!

這才是能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0章 瘋狂中的冷靜(萬更求訂閱)

0%
目錄
共1037章
倒序